返回索引页
最新回复 RSS 搜索

07-15 14:03

36 条留言

【金融】【戰略】國際金融未來趨勢 | AbzX5
2024-07-10 10:11:00
战略相持是否可浓缩为两条指令: (1)尽快建立亚元(排除印度), 不只是结算而是包括储备功能 (2)二十一世纪农村包围城市国际版, 积极开发五眼/印度以外的国家.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bartho
2024-07-07 07:13:00
关于王博士的八卦

和上一条一样,是王博士的八卦,没什么价值,只是刚好听完节目就看到这个八卦,觉得有点巧合,王博士如果觉得不合适还请删除。从八方论坛开始关注王博士好多年了,第一次回复部落格,发了好几次没成功,没想到上一条发出来了,那就稍微补充一下细节。王英郎77年从清华物理系毕业,在采访中说在清华物理系意识到人外有人,放弃物理,“然而,許多科目遊走在被當邊緣,他漸漸發現了不對勁,曾經最拿手的物理,卻讓自己覺得備感挫折,大學的物理跟高中的物理根本不是同一回事,當時物理系有些人無法在四年內順利畢業,讓他不禁感嘆:「讀物理需要一些天分,那些物理讀得好的人真的是天才!」”,考虑到王博士是75年第一批三年修完學士學位3人之一(参见校清华校史大事記https://archives.lib.nthu.edu.tw/history/timeline/timeline03.html),和节目里王博士的说法一致。

【經濟】【學術管理】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 pedagogicM
2024-07-07 01:40:00
“亚元”结算体系的新进展

这次普京在上合重提建立结算体系,我认为成功概率要大于金砖。首先,上合是军事组织,可以名正言顺的提供军事保障。其次,创始成员国的核心只有中俄,方便两国操作。最后,俄罗斯最近走访周边就是不去印度,我想以普京的才能,应该已经意识到了印度绝对不能有构建金融体系的资格。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bartho
2024-07-06 02:59:00
最新一期龙行天下中王博士清华物理系的同学

最近看到介绍台积电领导层的文章,发现王英郎和王博士描述有点相像,不过要比王博士晚两年毕业。

【邏輯】常見的狡辯術 | MAXWELL
2024-07-04 21:36:00
无题

关于诉诸权威这种事情,我想吐槽一下:之前莫言被人举报,有人指责莫言是“汉奸”,首先声明他的作品我都没看过,所以我不讨论具体作品的好坏,大伙批评他我也没有任何意见,我只对诉诸权威这件事讨论。这里我引用17大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的贺信(https://www.gov.cn/ldhd/2012-10/12/content_2242168.htm):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迅猛发展,中国文学迸发出巨大的创造活力,广大中国作家植根于人民生活和民族传统的深厚土壤,创作出一大批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优秀作品。莫言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他希望广大作家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创作出更多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为中华文化繁荣发展,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新的更大贡献。还有15年国家二把手总理李克强出访拉美(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9CaKrnJLlH9),随行的就有莫言。我的意思即使诉诸权威也不能双标:自己的观点需要官方的认可背书的时候官方的认可就无比重要,你说有问题,官方怎么不处理,而且官方不仅不处理还都认可了你们怎么还唧唧歪歪,难道上面还没有你们聪明吗?那如果官方认可的对象与自己的立场相悖,官方的认可莫非就不作数了?比如某些人说莫言的小说抹黑了我党跟先烈,莫言的小说多半写于2012年之前,这小说的内容可是明明白白的,你都能看得出来,难道上面看不出来?那莫言为什么还仍然能得到上述待遇,照样当了第九跟第十届中国作协副主席(16年到现在),上面不也没有处理。所以我认为与其纠结莫言,还不如把重点放在防治老胡煽风点火上。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Taizi Huang
2024-07-03 01:12:00
您用 Bayesian 思维筛选可靠模型的过程,很像是模拟退火法。

做科研,有好的题目来做非常重要。所以您的博客示范了:1. 好的社科问题其实非常有趣,而且对人类社会的影响和贡献更加直接;2. 用物理学思想(而非公式化)来研究社科问题是条隐藏的大道,只是目前人迹罕至。

現行高考把社科和文藝放在一起,等於是斷絕了正規學術界以科學方法來分析社會議題的道路,只能靠我的博客來啓發下一代;這注定是路漫漫兮其修远。
【經濟】【學術管理】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 MAXWELL
2024-07-02 19:05:00
政府政策左右手打架的案例,我印象里最深的是18到19年那会,首先是开放二孩的预期不尽如人意,18年人民日报海外版谈“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当时减税政策也确实包含了二孩减免个税,但是当时教育部(当年陈宝生执掌教育部的时候,教育部被网民讥讽为“禁学部”,宝二爷被人讥讽为“陈鸨牲”,当年舆论是真有人巴不得把宝二爷请上路灯做挂件)搞了减负政策,把小学公立教育的时间缩减到下午三点半,当时大V宁南山就发文《教育部,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来质疑这种做法,问题之一就是:教育部缩减公立教育时间不等于缩减孩子受教育时间,孩子三点半放学后依旧可以通过家教和补习班的方式学习,这样会使家长陷入到囚徒困境里面,比如你同事报了补习班,你跟着报要花钱,不报是否担心自己孩子会落后他人?那么教育部声称的给孩子和家长减负的说辞是否考虑到这点?会不会加剧家长在教育军备竞赛上的焦虑和压力?还好这个缩减公立教育时间的政策在宝二爷下台之后扭转了,现在已经恢复到之前了。还有一件事就是之前提到的19年十部委联合发文限制公立医院,为社会办医留足空间,如果你家生了二胎,小孩体质弱,容易感冒发烧要去医院开药打针的话,你限制公立医院会不会间接加重家长负担?这样一来一方面政府呼吁民众生娃,也确实给了一些政策优惠,另一方面教育和医疗方面搞这出,是不是变相增加家长在育儿上的成本?

当年连金灿荣老师都站出来批评教育和医疗方面的问题,说:“在科研改革,教育改革,崇洋媚外,决策错误的后面是一个错误的意识形态,是新自由主义的崇拜。我们有了很多成就,但是也有代价。代价之一就是新自由主义渗透到中国的各个角落,导致很多政策错误。比如说我们刚才讲的”四座大山“,医疗,教育,住房,养老,这个是错误的市场化改革导致的。“参见金灿荣老师公众号的讲座文章《新自由主义主义渗透到中国的各个角落,导致很多政策错误》。

【經濟】【學術管理】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 MAXWELL
2024-07-02 10:56:00
政府政策有种左右手打架的既视感,我印象里最深的是18到19年那会,首先是开放二孩带来预期不尽人意,18年人民日报海外版谈“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当时减税政策也确实包含了二孩减免个税,但是当时教育部(当年陈宝生执掌教育部的时候,教育部被网民讥讽为“禁学部”,宝二爷被人讥讽为“陈鸨牲”,当年舆论是真有人巴不得把宝二爷请上路灯做挂件)搞了减负政策,把小学公立教育的时间缩减到下午三点半,当时大V宁南山就发文《教育部,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来质疑这种做法,问题之一就是:教育部缩减公立教育时间不等于缩减孩子受教育时间,孩子三点半放学后依旧可以通过家教和补习班的方式学习,这样会使家长陷入到囚徒困境里面,比如你同事报了补习班,你会不会担心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不是也要报个,报个不要花钱吗?这与教育部声称的给孩子和家长减负的说辞是否大相径庭?会不会家长孩子在教育军备竞赛上的焦虑和压力?还好这个缩减公立教育时间的政策在宝二爷下台之后扭转了,现在已经恢复到之前了。还有一件事就是之前提到的19年十部委联合发文限制公立医院,为社会办医留足空间,如果你家生了二胎,小孩体质弱,容易感冒发烧要去医院开药打针的话,你限制公立医院会不会加重家长负担?这样一来一方面政府呼吁民众生娃,也确实给了一些政策优惠,另一方面教育和医疗方面搞这出,是不是变相增加家长在育儿上的成本,比如孩子报班跟治病方面?

当年连金灿荣老师都站出来批评教育和医疗方面的问题,说:“在科研改革,教育改革,崇洋媚外,决策错误的后面是一个错误的意识形态,是新自由主义的崇拜。我们有了很多成就,但是也有代价。代价之一就是新自由主义渗透到中国的各个角落,导致很多政策错误。比如说我们刚才讲的”四座大山“,医疗,教育,住房,养老,这个是错误的市场化改革导致的。“参见金灿荣老师公众号的讲座文章《新自由主义主义渗透到中国的各个角落,导致很多政策错误》。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Taizi Huang
2024-07-02 08:09:00
您介绍自己不经过专门奥数训练就拿到全省第一,以及大学总是考满分(即远超课程要求),所以我试图解释“天才”行为的原因。换句话说,您能站得高望得远,并不是脱离物理规律飞上去的,而是自己造了个脚手架直接往上爬,一般人只能造楼梯或者梯子,所以更慢或者不稳。

我想,与操作型定义配合的,就是一个随着经验和思考不断完善的模型。比如您提到科幻作品的品质模型,思考基础正是科幻作品属于艺术而非科学。所以假如对艺术欣赏已经有深刻体会(即建模了),那么很自然可以套用在众多子类中,找寻共性和不同。再比如我之前提到的“知识层次”模型,就是我自己手搓的一个 toy model,用来给知识分类。虽然很粗糙,但是能总结我过去的经验,也能推理出一些合理的结论。把玩模型带来的收获,非常直接利落。

更远一点,您一直在给读者示范“一位物理学家如何思考社科问题“,而在此之前,您已经给整个人类世界建模了。这份努力令人敬畏。

是的,年輕時很輕鬆拿到全省第一,但這在全球尺度下依舊不特別突出。高頻交易把高等金融又推進了一步,應該算是禍害,雖然那不是我的本意;參考Oppenheimer對曼哈頓計劃的反思。真正為人類的知識和福祉開闢新領域,是如你所説“以物理學的方法來研究社科問題”,這是花了幾十年苦工(到處“建模”之後,更難更重要的是必須把個別模型組合起來,成爲完整而準確的認知架構)的成果,爲的是不辜負自己的天賦,所以想要對人類公益有所回饋,參考《留給人類的知識遺產》一文。

我剛開始寫博文不久,有位老同學就評論我是在將社科“公理化”,亦即數學化;這其實不算完全精確,因爲社科的複雜度太高、信息不對稱太嚴重,研究起來純粹的Deduction往往不適用,反而是Inference用的多,而且必須同時考慮許多可能性不爲零、卻又互相矛盾的脚本,所以除了操作型定義之外,另一個極爲重要的思維模式和技巧,是Bayesian分析,也就是腦海中同時保持著在既有認知模型下與已確定事實邏輯自洽的不同版本,隨著公共消息的到來,不斷更新對各個機率的估算,當頭號解釋的機率達到一定標準(通常70-90%),就可以拿來公開討論,並進一步推演理論、擴充認知模型。如果預測失準,則必須回頭自我檢討,是基本模型有偏頗(如果嚴格遵循科學方法,這不應該發生,至今也並沒有發生過),或是細節分析做錯了(這是檢討的重點,但發生的頻率不高),還是額外命題假設(通常是爲了簡化問題而不得不做的,例如假設Prigozhin智商在綫)有誤,又或者公共信息根本就是假的(這即便保持謹慎、努力過濾,仍不可能完全排除,所以只能當成force majeure)。熟讀博客的讀者應該已經隱約接觸到Bayesian思維,這裏做了一點提純解釋,以後遇到新案例我可以特別提示大家注意。
2024-07-03 01:20 回复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Taizi Huang
2024-07-02 03:04:00
您过去多次提到用 First Principle 进行推理。前几天您介绍童年经历后我才确认,原来这个习惯从小就熟练掌握,这确实是非常惊人的天赋。书本从来只是参考,从基本事实出发进行正向推理,才能直达问题核心。

這在做科學分析、研究客觀議題的時候是長處,但附帶作用是我無法直接將心比心,理解一般人的思維(如同有不同指令集的CPU,可以用Emulation來彌補,但效率很差),在政治和營銷方面是致命的缺陷。

你是從那句“操作型定義”有感而發嗎?的確,操作型定義是第一原則思維的重要成分,其作用,一是直指事件本質,二是維持邏輯嚴謹。這裏再提供一個例子:我討論劉慈欣的時候,說他寫的是三流科幻;一般人這麽說,純粹只是空口駡人,但在第一原則思維之下,我其實是早就曾經以操作型定義分類了一流(探討社會結構和法規如何適應新科技)、二流(利用虛構誇張的環境來探討人際關係和情感)和三流(求爽)科幻,才對其做出嚴謹的論斷。本季有一齣大受歡迎的日本動畫,叫做“葬送的芙莉蓮”,很多影評人認爲它在藝術性上達到史無前例的高度,正是因爲幾乎所有動畫都屬於三流,而芙莉蓮卻是極爲少見的二流幻想佳作。



還有,《社會主義國家應如何管理資本》一文中,對“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定義(為資本利益最大化,還是社會公益最大化),也是典型而純粹的操作型定義。前面我説操作型定義有利於直指本質,該博文是明顯案例;至於邏輯嚴謹,這裏也可以做一個示範:有人認爲當前的中共體制是“官僚資本主義”,但從前面的定義出發,可以立刻簡單看出事實證據不足以支持那麽強的論斷,你只能說它是“官僚市場主義”,至於其中的自由市場成分是爲了資本利益還是社會公益,顯然在不同的總書記之下,有不同的優先考慮。
【經濟】【學術管理】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 criteria
2024-07-02 01:51:00


这里增补一段,希望王先生不要怪罪。联系之前的“毒教材”事件,人民教育出版社(现称人民教育出版社有限公司)原来是事业单位,在大陆俗称“有编制”,虽然不是公务员,但内部结构依照公务员模式管理,其组织愿景没有盈利的目标。由于不涉及盈利,所以在很多方面天然没有那么严重的功利主义,结合原来《中国的学术管理问题来自基本的逻辑谬误》及用下方pedagogicm找出的中国03版教材与现今教材进行对比,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国有新闻出版单位以盈利为目的,对国祚有极为负面的影响。这点与《社会主义主义应该如何管理资本》契合。我认为在中国这个极为功利的社会文化,涉及保障全民福利的行业就不应将其设置为企业,因为企业的第一目的是盈利,而不是承担社会责任,而应该让其成为非盈利机构。这里事实需要补充一下,人教出版社从事业单位转为企业单位是2010年。可以看出当一个单位的目标从提供优质公共产品转变成盈利后,其课本内容质量下降极为严重。



教科書編審改爲盈利能賺多少錢?“提升效率”能省多少錢?作爲全民思想教育的核心成分又值多少錢?稍稍用點腦子就能立刻看出這是典型的丟西瓜、揀芝麻的傻事,偏偏整個龐大的中央官僚體系,包括衆多的部級和國級官員,還硬是推動、批准了。“大内自有高人”的反證到處都是,但蠢到這個地步的也算少見。
2024-07-02 02:05 回复
【經濟】【學術管理】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 criteria
2024-07-02 00:09:00
王先生有所不知,中国的新闻出版行业可以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所有体制内的新闻出版单位都登记在这里(https://www.nppa.gov.cn/bsfw/cyjghcpcx/)。观察者网内部员工虽以编辑、主编自居,然而他们没有资质,在新闻行业就是没有采编权,只能转载。在大陆,新闻采编、出版发行的权利依旧掌握在国企(传统纸媒)手中。现在就形成一种尴尬的处境,国企有资质,可以被监管,然而不是舆论主流,现在的自媒体平台有流量,但是缺乏监管,因此乱象丛生。潘建伟等人自然会通过监管的漏洞愚弄百姓。而且无论体制内外,所有的新闻及出版机构都以进行全面转企改革,完全以盈利为导向,在没有违反政治红线的前提下,目前以完全沦为为金主服务的宣传工具。

ps:其实从俄乌和巴以在YouTube Facebook x的审查力度来比较,中国大陆的言论自由可谓太过火了。

我們要追尋真相,必須采用操作型定義,否則公關換個詞匯就能矇蔽事實。在操作型定義之下,《觀察者網》正是當代世界典型的“主流”、“正規”媒體:包裝精美、流量龐大、維持著“新聞業尊嚴”(“立牌坊”)的假象,但實際是為金主和主管的人情私利服務,這也正是我在《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一文中所總結的必然規律之一(定理2)。至於執照上寫什麽,與我們的話題(亦即他們是否又當又立)毫無相關。
【工業】【能源】再談氫經濟 | 後註二十七
2024-07-02 00:00:00
後註二十七
最近才剛剛得到“2024最創新企業獎”“Most Innovative Companies of 2024”的氫動力飛機初創公司Universal Hydrogen正式倒閉(參見《After a series of test flights in Moses Lake, Universal Hydrogen, pioneer of hydrogen-powered flight, goes bust》),付之一炬的九位數字美元主要來自沙特。這又一次示範了兩件簡單事實:1)獎項可以靠忽略獲得,或者直接購買,因而毫無參考價值;2)在美元霸權之下,投機資金不合理地極度充裕,使得明顯沒有任何實用前景的“未來科技”也能魚目混珠、幾億幾億美元地割韭菜。



【經濟】【學術管理】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 MAXWELL
2024-06-30 10:29:00
如果王兄知道,可以删掉留言。

【經濟】【學術管理】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 MAXWELL
2024-06-30 10:24:00
给王兄提个醒,《观察者网》没有发行报纸,虽然跟很多体制内人士多有互动,而且很红,但应该还是算自媒体。并且观网的员工没有记者那样的采编资质。

21世紀都快過去1/4了,當代的正規、主流媒體就是以網絡為核心,畢竟他們自己内部的頭銜也是“編輯”和“記者”。
2024-07-01 03:27 回复
【金融】【戰略】國際金融未來趨勢 | 迷途知返
2024-06-30 08:57:00
博主在【後註七】定论“美國已經徹底渡過這一波通脹危機”。

既然通胀已被抑制,美联储有了空间从容降息,让美国经济喘上一口气,使得高悬的国债问题可以继续苟下去。降息也可以为疲态尽显的 AI Ponzi 泡沫提供额外流动性,火上浇油以便收割更多的外国韭菜。反观美元的外部强敌却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金砖货币”,因为金殖帶路黨等一再作梗而难产,沦为画饼。更可笑的是,其自贱自残更甚于有驻军的欧日韩等美国仆从国,依旧不断地割肉饲鹰,贡献“岁币”,为美元提供价值支撑(降低本币对美元汇率,购买美国国债,对美供给廉价工业品都等效于对美输出通缩,为无根的联邦白条信誉背书,从而支撑美元的世界霸权)。

综上,是否可以说,由于挑战者的失策,美元霸权近期已经幸运“上岸”,未来两三年美元的实质国际购买力/美元汇率不太会断崖闪崩,世界人民还是必须不断支付美元铸币税?

P.S.: 先生对于“姜萍事件”评论的始末,明眼人看的一清二楚,不会被那些满地乱滚,口吐白沫的跳梁小丑误导。清者自清,先生不必为了那些低端人士影响心情,毕竟他们不是目标听众。拉黑即可。

是的,美國經濟態勢在未來兩三年内一片大好。中方應該立刻重啓談判、盡速敲定替代美元的新國際貨幣(但必須避免對印度之流做出妥協),並且在中美脫鈎、割裂全球經貿體系的過程中,積極出手爭奪個別市場。這其實很類似一年前的俄烏戰場,在錯過一舉斃敵的機會之後,進入戰略相持階段,Putin面對咄咄逼人的夏季(原本廣告為“春季”)攻勢,Aggressive Attrition是最佳策略:先挫敗敵方銳氣,然後反過來全綫施壓,令其疲於奔命,消磨戰力資源,等待他最終的崩潰。

還有,你不用擔心我的心情。原本我年輕時最大的毛病是沒有耐心,從學習到精通進度快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對重複性的工作也容易失去興趣;年紀漸長之後,一直提醒自己要改,然而還沒有完全成功,再加上失眠問題,最近幾個月(以前也有過這種興致的低潮期)對更新博客有些意興闌珊,這場爭議反而重行提高我的鬥志。
2024-07-01 06:12 回复
【金融】【戰略】國際金融未來趨勢 | 後註七
2024-06-30 00:00:00
後註七
通脹危機需要三種要素:1)貨幣超發,這提供背景大環境;2)供給面問題,這是導火綫,例如1973年的能源危機和2020年的新冠疫情;3)價格滾雪球的機制,在1970年代是極度强大的工會,在過去三年則是工資回升和財團壟斷的提價權(Pricing power due to reduced competition)。前者有稍微緩解貧富不均的功效,但為美國實體產業的競爭力雪上加霜,博客已經反復討論過了。今天看到非金融業獲利的成長圖,印證後者,在此提供讀者參考,請特別注意2020年之後的爆炸式增長:





因有人民銀行和歐元銀行的無私犧牲奉獻,再加上這次的價格滾雪球機制弱於1970年代,美國已經徹底渡過這一波通脹危機,參見下圖中的藍綫(紅綫是滯後6個月的平均值)。這代表著在過去一年無數媒體上的“金融專家”胡亂猜測、反復橫跳之後,美聯儲終於真正獲得降息的自由: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Quasicat
2024-06-29 23:56:00
(上一条留言不小心发出,我再补充一段)

以上力量,截至目前为止,未能撼动阿里。令人摇头的是,金灿荣在6月20日还公开声援了诈骗方,一度让保卫真相的形势急转直下。我个人认为,博主若是就该诈骗事件发声,虽然大概率不会对阿里产生直接影响,但是却有可能施压到数学圈发声(我对数学圈的腐败堕落已有深入认识、批判,不在贵地多说了)。我提供以上信息,是为社会公益而努力;博主如何优化社会公益,是博主之事。另注:请微博不要转发我的这条留言,以免给部分不理性的网友提供了现成靶子。

好吧,那我明確聲明:

1)如果真的是作弊,那麽此事件是對教育界、學術界和整個中國社會文化的侮辱和傷害。

2)不論是否作弊,阿里這種資本集團,都不應被容許參與升學標準和教育内容的制定,因爲美國的經驗已經證明資本奪權必然從學術話語權開始,參考Rockefeller創建芝加哥大學以及Ford和Carnegie家族資助商學院興起的歷史。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Quasicat
2024-06-29 23:48:00
关于博主批判诈骗事件对于社会公益的影响

我不可能算清博主能如何做到社会公益的最大化,但是能提供更多的事实作为论据。我个人认为博主若能在适当时机对阿里-王闰秋-姜萍团伙诈骗事件进行批判,仍会提升社会公益。

今天,至少在b站,所有关于该事件的负面视频已经在搜索中被全部屏蔽,这是认知上的大屠杀,对于诈骗事件的抗争已经陷入至暗,不知会令多少有识之士失望。我知博客是学术研究之地,不适合作此类斗争(在节目上进行批判可能是一个合适的选择)。但是如果这样事实相当清楚、易懂的反诈斗争都失败了,学术圈中其他远远更难斗争的骗局,胜算如何呢?

我以下简单综述当前(不全面)的斗争形势。阿里-王闰秋-姜萍团伙诈骗事件已经演化了半个月时间,此事持续消耗舆论资源,为很多值得舆论关注的事件挡住了火力。现在抗争诈骗的群众已经疲惫,尝试了各种办法,曝光了大量线索(诈骗方却只有一开始几个漏洞百出的视频、采访;阿里已经暗中篡改了视频,几家媒体已经删了报道),但是诈骗团伙持续装死,事件热度也持续下降;国内数学圈中又有种种利益关系,敢于出力、发声者极少。我个人认为资本若在此事件中指鹿为马成功,其对社会公益的损害会超过韩春雨事件。

目前在国内,比较有影响的、公开抗争的勇士有:

1、知乎、b站等网站上的各路半实名网友:他们在事件发生的第一周顶着王闰秋、知乎给出的巨大压力反击诈骗。假设诈骗团伙是清白的,那么现有信息完全能锁定、告倒这些网友,但是诈骗团伙没有这么做。

2、赵斌,一位值得敬佩的中学数学竞赛教练:他于6月17日实名发声质疑(应该是有专业背景者中实名的第一人),现在已经被满天乱飞的谣言、暴力冲到沉默了。(他只是有勇气求真了而已!他有什么错?!)

3、清华大学物理系的何教授:他一直在声援抗争的有识之士,并于昨天贴了一张冲阿里达摩院的“大字报”(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Wx4y1t7jN/)。

4、一小部分今年的参赛选手向赛事组委会发出联名信(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59628342/answer/3539037805)

5、一定量的知乎网友向赛事组委会发出联名信(https://zhuanlan.zhihu.com/p/704683797)

6、一些人向天津大学数学学院举报了田金方有学术不端、伙同王闰秋-姜萍作弊的嫌疑;一周以来,未见回应

7、袁新意,北京大学北京国际数学研究中心教授:他于6月27日发文《姜萍事件的疑点分析》(https://zhuanlan.zhihu.com/p/705650067)。

8、涟水县教育体育局在6月27日实锤了姜萍的一次月考数学不及格。

此外,丘成桐只在清华大学的求真书院内部抵制了阿里数学竞赛,要求学生以后参加书院以外的活动必须得到书院同意。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AbzX5
2024-06-29 14:19:00
原来王先生一开始就有点怀疑这件事。我还纳闷先生不是以前甚至刚好就在同一期里还反复说过,不是时事评论员,怎么就违反自己的准则开始追赶时事了,原来是口误造成的误会。作为老读者,我当然也没有上纲上线的意图。对升学以及教育部的批评是对的(好像在台湾类似的事叫做“多元录取”?)。不过一些弊病主要在高考,中考基本纯看分数,不太可能操作。先生可以关注一下清华北大招生办主任被抓贪污的事,这些招生办钻的空,就是利用高校所谓的少量自主招生名额在正常的高考外,非奥数项目中作弊。

網民是愚蠢的,自然會因爲小失誤而忽略大實話,中外皆然。美國建制派和主流媒體利用這一點來打擊異己幾十年,原本非常成功,但帝國虛弱導致財富分配不均加劇,吃虧的民衆纍積了怨氣,那些主流機構逐步喪失公信力,接著才有Trump這種“我在第五大道開槍,一樣能當選”的習慣性撒謊者崛起,代表著選民完全忽略他的私德缺陷和建制派對他的抹黑。但這並不是美國的救贖,因爲對抗邪惡和虛假的不是正義和真相,而是浮面上對衝、但實質上等同的另一版本邪惡和虛假。

中國的網民噴子比美國還多、還自由,更方便利益集團驅使;即使沒有利益集團出手,他們的自私天性和邪惡本能也會自然而然地將槍口對準得罪人的實話者。這次我因爲過往的直言不諱,吸引了這些噴子的集火(參見下一個段落的分析),網絡熱點原本就是五分鐘熱度,當負面熱點聚焦在我身上,不論我所説的道理多深刻、多正確、多重要,都會被立即忽略,反過來成爲熱點的燃料,只能暫時避過了。受損的當然是公益,但現實如此,最優解不理想也只能接受。

順便評論一下節目中的凡爾賽。炫耀自己的能力和成就其實嚴重違反我的性子,低調才是本能,例如博客頭三年連發明高頻交易都不提;十年下來,我都已經是知名公衆人物了,蔡正元還以爲可以拿“副總”級別的資歷來壓人。這次也同樣是因爲看到有人自炫為武漢市的文科“狀元”(參考節目中論證的解元和榜首),才公開部分自己的對應資歷(主要來自這兩年返臺與老同學相聚時,他們的囘述);目的不是攀比,而是爲了更好地吸引慕強的新讀者,武漢狀元的意義在於暗示了輿論似乎可以接受,但大陸噴子原本就對高智商的台灣人有極大潛在反感(這似乎是為博客結仇的頭號原因),實測結果並不理想,反而刺激這些噴子的痛點,讓他們變本加厲地謀求自私情緒的發泄。
【心理】爲什麽事實與邏輯對群衆無效? | 龙发
2024-06-29 13:15:00
“事實經過其實很簡單:姜萍是中專生,剛在奧數的初試得到第12名,因其性別和中專生身份引發群衆注意,包括作爲新聞從業者的唐湘龍。”

建议王先生修改奥数为其它名字,例如其原名阿里巴巴全球数学竞赛或者网上开卷数学竞赛,这个比赛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奥数。

奥数比赛得奖可以高考加分的,阿里这个比赛可操作性太大,不具备加分,先生用奥数二字,容易掉进另一个阿里数学竞赛是否具备高考加分的漩涡里。

好的,謝謝更正。以後會注意,正文也會修改。
2024-06-29 22:04 回复
【金融】【戰略】金融史觀(二)當前局勢 | MAXWELL
2024-06-29 10:05:00
友情提醒一下博主,之前那个用户“干煸鱿鱼须”当完舅舅党之后就销号了,点进头像主页会显示此会员尚未建立网络身份。我个人建议一下,如果博主因自己时间紧凑没有仔细深入研究提问者提问的背景资讯,而有人有意无意提供了偏颇或者歪曲的背景信息,博主应当留心。

那麽“酱爆洋白菜”呢?這兩人(或同一個人)是偏執還是壞人?人心難測、網絡匿名,太多信息不對稱,使得惡劣人性可以隨性發揮,“慎獨”是只有極少數人才能做到的。

君子可欺之以方。陰招占據信息不對稱的好處,可以跨越若干智商上的差距;然而博客是理性知識分子的避風港,如果時時刻刻想著勾心鬥角,必然有損主要任務。最好的解決方法是我繼續堅持理性邏輯分析,如果有人故意送錯誤信息,而我沒有立刻過濾,那麽大家可以提醒我。
2024-06-29 22:03 回复
【心理】爲什麽事實與邏輯對群衆無效? | 後註二
2024-06-29 00:00:00
後註二
今天上《龍行天下》節目(參見《中國知識界的幾個嚴重問題!》),評論“姜萍事件”引發一些人的反彈;他們並不是博客的目標聽衆,但這次的經歷剛好可以為真正的博客讀者(亦即以求真為上、真心想學習科學方法的人)示範講解邏輯辯證的細節,所以討論於下。其實博客長期揭穿謊言,難免纍積了一大堆仇敵,這些人的特徵是明明願意花幾千個小時緊盯我的每一言每一語(從而證明他們内心知道我説的實話有價值),然而精力卻集中在尋找任何藉口來做扭曲;甚至我後來請湘龍轉發的澄清啓事,指出我一開始就考慮了報導有誤的可能性,這單純是爲了證明我沒有輕信可能的騙局,我還親自提供了湘龍沒有强逼的證據,在他們嘴裏卻變成“甩鍋”,然而分析和結論全對,有何過錯?談何甩鍋?這是典型的將枝微末節無限上綱的伎倆(參見《常見的狡辯術》),内容找不到錯誤,就拿解釋不清的技術失誤來一口咬定、混肴視聽。這些蒼蠅當然沒有資格污染政策,也無法污染博客(因為有“紗窗”,亦即《讀者須知》的規則),但在《龍行天下》這種用來面對大衆以吸收新讀者的管道,它們的嗡嗡噪音可能會有影響,這既是他們的目標,也是博客必須批判的理由。



事實經過其實很簡單:姜萍是中專生,剛在阿里數學競試(唐湘龍和我當時都誤以爲奧數,謝謝讀者更正)的初試得到第12名,因其性別和中專生身份引發群衆注意,包括作爲新聞從業者的唐湘龍。於是當他提前五天聯絡我以確認節目時段之時,順帶建議談論此話題;我在第一時間就回復,消息的真實性可疑,不方便討論(這裏的含義是,我無法將此事件當成事實根據來做邏輯論證)。後來唐湘龍也未强迫,但我經過幾天的思路醖釀,覺得博客有四個早已辯證成立的結論,與此事件有連帶相關性(Association,而不是Causation,也就是聯想相關,而不是因果相關;這是我上大衆媒體所作的妥協,亦即在不危害邏輯嚴謹性的前提下,試圖藉著感性聯想挑起聽衆的興趣),可以藉此介紹給新聽衆,就改變主意、同意去討論。這些相關議題分別是1)男女智能差異以及正確的政策對應、2)奧數在中學教育的應有地位、3)高考是唯一的公平升學標準,這三者的正確性完全不受姜萍是否作弊所左右;唯一的因果關聯在於4)對教育部的批評,但我一并提供了其他幾個無可質疑的證據,少掉姜萍一項也不影響結論。當然,我原本也計劃要指出姜萍事件真實性存疑,並强調我所作論證並不依賴其為事實例證,但年紀大記性差,在時間壓力下就忘了。



我在同一個節目中也提到,博客有兩個任務:解釋世界真相,以及教導邏輯辯證;前者除了結論可以拿來作爲制定政策的基礎之外,也同時充當教育上的案例。前述姜萍的事件,我們可以從這兩個角度分別做分析。首先,邏輯辯證是一個架構,事實證據是其地基。我們作爲沒有内綫消息的觀察者,即使將邏輯發揮到極緻,創造出完美的架構,仍然不可能保證所依賴的公開消息完全正確。從這裏我們可以達到幾個進一步的邏輯蘊涵(Logical Consequences):1)我們必須對新聞報導保持質疑心態(Skepticism),尤其是剛爆發的熱門新聞,參考這次我的原始反應,以及兩個月前我在《龍行天下》節目中,拒絕評論伊朗轟炸以色列的突發新聞。2)我們必須有足夠的背景知識,來對報導做初步過濾,這主要依賴閲讀和經驗。3)我們必須接受公開消息的先天不可靠性,在追求自己可控的邏輯分析要盡善盡美的同時,承認來自錯誤原始訊息的結論偏差為人力不可及的必有代價,也就是即使分析全對,也可能會有錯誤結論,例如我對Prigozhin政變是否有Putin預先允許的論證(這一點並不直接適用於本案例,因爲姜萍成績的真實性從一開始就沒有被采納為事實證據;換句話説,不但分析沒錯,邏輯結論也依舊全對)。



提升一個Meta Level來檢視思維過程,則可以看出巨大的本質差異。博客一貫宣導的邏輯思維模式是將零星的敘事以Causation作爲骨架連結起來,總結歸納為一個完整的流程/架構;這裏的重點在於提純敘事與敘事之間的因果關聯,不切合、不連入這個架構的敘事則自動被抛到一邊。而沒有受過邏輯訓練的思維則相反,完全忽略因果關聯,每個個別敘事被單獨賦予兩種標簽:第一個標簽是此敘事對主話題是正面還是反面,第二個標簽是自己主觀上喜歡還是不喜歡,最終選擇自己最喜歡的那一條敘事來大聲呐喊,冒充邏輯結論。以此次事件爲例,我說奧數得獎的前提之一是智商在145以上,這純粹是在介紹背景參考知識,本身完全正確,但也與辯證主軸毫無關聯(事實上,從上下文可以明顯看出,我的意思並不是智商“高達”145,而是智商“只需要”145,所以普通高中就有會一兩個,精英高中可能上百;換句話説,不是褒獎,而是帶著輕微的貶義)。但不懂邏輯的人就將此敘事單獨認知為“正面”標簽(亦即支持姜萍),然後走“王孟源說姜萍智商145”=>“王孟源說姜萍智商很高”=>“王孟源誇贊姜萍”=>“王孟源確認姜萍沒有造假”=>“王孟源翻車”的聯想跳躍。這裏的每一步都是錯誤的假邏輯推導,而之所以會選擇這個方向做跳躍,則取決於“喜歡王孟源翻車”的那個標簽。這個情緒很可能來自我既往對私利謊言和錯誤認知的批評,然而沒有邏輯能力的人當然也做不到自省(邏輯思維的價值在於它是科學求真的必要成分,只有邏輯思維能提供正確真實的認知,對世界如此,對自己也如此),所以他們不但不會公開承認,連私下對自己也不會坦誠。



近年AI的發展,證明感性思維的難度層次遠低於推論式的高等邏輯(亦即數學裏的邏輯,“低等邏輯”則指計算機科學裏的“邏輯”;更形象地說,程序本身的邏輯是低等邏輯,程序員編纂大程序的思路才屬於高等邏輯)。博客也提過,心理學已知智商差異超過30點就會有溝通困難,上一個段落所討論的思維模式差異很可能是主因之一。然而這並不代表感性思維沒有演化上或經濟上的價值,剛好相反,它不但是人類最基本、最普遍的思維模式,同時也是人際關係的基礎。這是因爲它對應的,正是英文所謂的“Small Talk”,最放鬆、最不費腦、最舒服的交流,因而也是能讓一般人暫時放下功利計算的管道。瞭解這一點之後,自然有以下幾個邏輯蘊涵:1)好的推銷員正是能針對這種思維模式,逐步牽引,創造出新情緒的人;如果能將這些新情緒固化,就完成所謂的“洗腦”,參考李登輝扭轉統獨民意的過程,以及Steve Jobs的推銷術。2)習慣於邏輯思維的人,對推銷洗腦有免疫力,但也同時放棄了對別人推銷洗腦的能力。3)原本情商和智商是相對獨立的不同智能,先天既無關聯、也不矛盾,但前述的機制使得兩者產生後天矛盾;換句話説,智商高的人即便有感知領會他人情緒的能力,但也受限於溝通障礙,無法表現出情商。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Happykelee
2024-06-28 22:57:00
补充相关的高考升学议题

没有想到今天博客的热点基本上这期节目的"姜萍"事件,但是正如先生讲的“對教育部的批評,少掉姜萍一項也不影響結論”,其实换成最近国内讨论的另外两个高考升学议题即可。

一个是,“李雪琴高考加分”事件:李雪琴是中国娱乐圈里少有高学历且北大本科学历的艺人,她当年在辽宁省最好高中(之一)的最好班级就读,本来这个班就是该省清华北大主要生源地,但是十年前高考加分混乱,该校为了确保这批学生能够稳上清北(事关该校和当地教育系统官员政绩),给这些学生运作成“国家二级运动员”,拥有20分左右的加分,李雪琴当年就被运作成为“游泳二级运动员”,但是令人讽刺的是最近她被发现在某节目中声称自己并不会游泳。而且由于该校过于明目张胆造假被人举报,第二年就被查处并惩罚并有相关新闻报道,此后对于高考加分的选项逐渐限缩并取消。

第二个是,“王艳儿子北大体育生录取”事件:王艳两岸三地比较知名的身份是琼瑶《还珠格格》里晴格格的扮演者,后来嫁给富商隐退。其实,这个事件应该是当下最破坏教育公平且理应引起更大关注的事件,但是显然利益相关方在压制舆论。原因是,权力阶层为子女升学有诸多漏洞可钻,其中一个就是通过所谓高水平体育生和艺术生招生进入顶尖名校。但是,这个漏洞在今年理论上从各个维度被较好地弥补,从而使得这些名额回流到了高考统考的考生身上。但是王艳一家的能力还是超乎想象(https://weibo.com/u/6154203482,链接是关注升学博主的微博号,有相关介绍),她们还是将自己孩子以体育生的身份成功运作进北大。也就是这个高水平特长生招生改革只是堵上了那些试图通过体育或者艺术升入顶尖名校的普通家庭的捷径,而对于真正的权贵依然无效。最令人感到讽刺可笑的是,这还是新政实施的第一年,王艳等人就无视政策公然运作,狠狠扇了相关政策制定者的巴掌。

根据博客规则,我自认为为自己尚未有留言资格,所有对教育公平性问题不做过多讨论,仅提供案例。

我不是説過,當利益有衝突的時候,第一個被犧牲的就是真相?我所做的評論(女權、奧數、升學、教育部),哪一個不是切中時弊?哪一個不是有益國計民生?但大多數人或者爲了爽噴(最廉價的私利)、或者爲了報仇(更明顯的私利),硬要無限上綱,在邏輯主軸和結論都毫無問題的前提下,非得抹黑我的視頻節目,後果必然包括這些升學亂象和階級固化少了批評的聲浪,在乎公益的人到底是爲的什麽來跟著起鬨?
2024-06-29 04:29 回复
【金融】【戰略】國際金融未來趨勢 | 梦游
2024-06-28 20:59:00
我理解中国近期最重要的外交工作之一就是解决欧盟在汽车关税方面的发难。从这次特朗普与拜登的竞选辩论结果看,似乎是中国说动欧盟不完全追随美国的绝好素材。希望中国能把握住这个机会。

美國的金融大亨們已經判定Trump當選,開始集體跳船,但歐盟那些歐奸,尤其是von der leyen和Kalas,受獨立於美國聯邦政府的指揮體系(亦即深層政府的外事機構,例如ECFR)所管轄,所以即便Trump上臺後作風不改,歐盟甚至有可能單獨和俄國交惡。與中國的貿易衝突符合Trump的行事邏輯,更加不會受影響。
2024-06-29 04:09 回复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Quasicat
2024-06-28 20:30:00
关于阿里-王闰秋-姜萍团伙诈骗事件

此次诈骗事件对于社会公益的损害非常大,强烈建议博主以更有效的方式勘误今天的节目,尽可能降低负面影响。

我从6月13日事件发生起便对此事进行科学研究,到6月16日已经分析出此事是诈骗的概率为1,只在一个测度为0的集合上还有自洽的理论解释。此后,我还尽力辅助了反诈舆论战,但是无奈资本的力量远远强于已经看到真相、有良心、有勇气斗争的人民群众,所以有识之士对于诈骗的反击至今未能取得胜利(定义:至少诈骗团伙公开道歉,真相得到普遍传播),仍需继续努力。在此背景下,博主更应完全收回错误的叙述,最好能对此次资本诈骗事件进行批判,莫要让有识之士寒心。我之前考虑过在博客留言批判此事;现在看来,发生了更大的负面影响,我不如早早借贵地揭露骗局。

至于姜萍的智商,用多次月考数学不及格来说明已经是抬举了,毕竟她已经写下了“主=6”这个深刻的讽刺笑话,超越了数学。至于实现诈骗的可能理论,可以参考文章《对王闰秋团伙帮助姜萍作弊的可行性及动机分析》(https://share.weiyun.com/Gk5jzhbY)。此次诈骗事件,恰恰说明中国有相对来说很公平、高效的发掘数学人才的教育体系,能做到把骗子挡在门外,能做到有识之士同仇敌忾,遵循事实与逻辑追求真相、保卫真相,与诈骗团伙斗争。中国的教育体系是存在问题、需要进步,但论据绝不能是一起恶性诈骗事件,反而中了资本的圈套。

我个人分析此次诈骗事件存在以下层面:

1、皇帝新装:几个傻子骗了全世界,离谱且破绽百出,而且有相当一部分人至今还被蒙在鼓里(此处呼应博主的文章《大众媒体的内建矛盾》、《为什么事实与逻辑对群众无效》等)。

2、资本的指鹿为马、权力测试。

3、强暴所有人的理性、良心、尊严(资本告诉人们“主=6”,就问“主”到底等不等于“6”)。

4、阿里与一部分做题家们巧立名目办数学竞赛、联合挣钱。

5、阿里的这个数学竞赛布局多年,逐年加码炒作,利用做题家们对名利的欲望以建立信誉、影响力,进而冲击、动摇中国的高考体系。今日有中专女生凌驾于博士之上,还是在数学竞赛上造假,明日二代们想借各路比赛飞升,还困难吗?

6、民粹,而且是用假新闻搞乱舆论,恶化社会风气,鼓励诈骗;挑动人民内斗,激化群体对立,转移阶级矛盾。

另注:此次揭穿骗局的战争,首先打响于知乎,而后阵地扩展到b站,再掀起其他平台上的斗争;幽默的是,观网直到昨天当地部门实锤姜萍月考不及格之前,盲目相信诈骗的人仍占据上风。

從我的觀點來看,這真是一場倒霉至極的無妄之災。明明自己依舊遵循一貫的科學原則來做科普,卻只因自己口語能力弱而招來各式各樣的抹黑指控,唉。

從一開始,我因對八卦新聞的心理排斥,一直不想去深究姜萍事件的真相。與此同時,我有足夠的智商知道可能會出問題(參見和唐湘龍的電郵對話),所以做出自以爲安全的擦邊討論,沒想到不但因爲操作失誤染了一身腥,而且現在騙局還升級,越演越烈。資本操作和學術詐騙原本是我會進場評論的要事,但現在説什麽都越描越黑(參考出現在其他論壇的甩鍋論述),只能暫時Sit it out。這是我所計算的公益最大化,認爲我算錯的可以提出論據來指明。
2024-06-29 04:42 回复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Taizi Huang
2024-06-28 18:57:00
下面是和唐湘龙的有关这次节目的邮件往来

------------

唐湘龙:(2024/6/16 12:09 AM)

本來這個月我們的節目時間是6月21日。下個星期五。不過,6月28日的來賓张经義,他是華府的白宮記者,當天正好是拜登和川普的電視辯論時間。他必須在辯論會的現場。

所以能夠像上個月一樣再和您對調時間嗎?

就是這個月我們的節目時間調整到6月28日。

Meng-yuan Wang:(2024/6/16 11:30 PM)

沒問題。

唐湘龙: (2024/6/17 6:36 AM)

謝謝。那我們就6月28日見。

唐湘龙:(2024/6/23 9:36 AM)

孟源:你對阿里巴巴數學大賽的姜萍現象有興趣嗎?

Meng-yuan Wang:(2024/6/24 4:21 AM)

沒有特別注意。可以談,但前提是事實已經明朗;我不希望事後發現報導根據有錯。

唐湘龙:(2024/6/23 6:14 PM)

不確定。我不懂。我只是想,你這個天才兒童也許有注意到。比較能理解這個領域,這類競賽所代表的意義。

沒有一定要談的意思

Meng-yuan Wang: (2024/6/24 6:18 AM)

只要當前的報導不是假造的炒作,我願意談。

唐湘龙:(2024/6/23 6:23 PM)

說真的,這只有你能判斷。畢竟不在天才的世界裡。你來決定吧。

謝謝轉載,請參考《爲什麽事實與邏輯對群衆無效?》的後注2。

大家注意,我也看得見這裏明確地寫著唐湘龍並沒有相逼,公開這段對話的用意在於證明我從來沒有輕信騙局,而不是“甩鍋”;除非你能提出我在甩鍋的正面證據,否則可以簡單認定你在惡意抹黑。
2024-06-29 04:37 回复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Taizi Huang
2024-06-28 18:47:00
王先生委托世界对白在微博发一个声明,对白可能还没看到邮件,所以我先在这里转发一下。

---------------

姜萍的事似乎有反復,我想借《微博》做一個聲明,請轉發(包括我和唐湘龍的對話,但必須先屏蔽我和他的電郵地址)。

我在節目裏談姜萍是應唐湘龍的要求,參見下面的對話。其實從一開始,我對報導的真實性就存疑,所以節目裏的分析刻意不依賴其為邏輯辯證根據,純粹拿來當作聯想性的話題引子。三個議題分別是男女智能差異、奧數在中學教育的應有地位、以及高考是唯一的公平升學標準,它們的正確性完全不受姜萍是否作弊所左右;唯一有邏輯因果的話題是對教育部的批評,但我一并提供了其他幾個無可質疑的證據,少掉姜萍一項也不影響結論。不過雖然邏輯主軸毫無問題,若是有各別字眼可以更正改進,歡迎讀者在微博討論。因受訪談格式以及時間壓力所限,我難以在這類節目中保持博客的嚴謹級別,以往口誤也非罕見,這次則理應明確宣佈已經考慮過事件真實性可疑,並解釋姜萍造假也不影響論證結果,請大家理解包涵。。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Qgd
2024-06-28 18:37:00
姜萍事件

一个智商145的学生在现在的中国是不可能因为贫困子弟的身份沦落到中专的。一是优质的学校都是公立的,学费相当便宜。而且国家对贫困生有非常完善的免学杂费制度和助学金制度。二是优质的学校会抢成绩好的学生,而以中国的内卷氛围,学生从小到大要经历层层考试,天才是非常容易被筛选出来的。从姜萍月考83分的那张试卷难度看,她不可能是天才。

我觉得姜萍事件反应的是阿里这种大资本试图腐蚀教育,想争夺一部分高等教育话语权。



是的,如果我對這類八卦新聞有興趣,就可能注意到這些細節,那麽接下來應該就會依你所建議的方向做分析。但是我從一開始心理就排斥八卦、沒有做好功課(請注意,這也是操作錯誤而不是原則錯誤),節目開始前問了唐湘龍,他説沒變卦,我就照原計劃,假設真實性未定來談,偏偏又忘了詞,才給人曲解的空間。
2024-06-29 04:11 回复
【基礎科研】高能物理界的新動態 | 酱爆洋白菜
2024-06-28 10:38:00
不认同王博士对姜萍事件的观点

姜萍其实从事件上热搜第二天开始就受到了广泛质疑,目前其作弊的证据已经十分明显,其真实数学水平可能只有普通初中生平均水平。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803063514371542828&wfr=spider&for=pc

县政府证明其在满分150分的中专月考中一次拿到83分,一次只拿到51分

https://bbs.hupu.com/626989054.html

这类考试的难度,可以参考这个,普通高中生应该可以轻松拿120分以上。

姜萍在采访视频中写数学公式时频频出现低级错误,可以推断其连最基本的高等数学概念都不熟悉。

阿里巴巴的数学竞赛没有任何监考措施。姜萍的数学老师有极大的帮助其作弊的嫌疑。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AbzX5
2024-06-28 10:34:00
对姜萍事件, 我认为王先生下结论太早了, 没有收集足够的信息, 也不够严谨. 教育话题不是时事, 但姜萍事件是时事. 首先,阿里数学竞赛也并非传统的奥赛,初赛是网上开卷考,所以奥赛不能作弊的说法是不对的. 其次, 姜萍中考628, 达到普通高中的分数, 是她自己选择了去念职高. 大陆中考根本不存在推荐信之类的因素, 完全就是靠分数, 所以批评也不成立. 最后, 网上有姜采访在黑板上推演的视频, 网友发现她把sigma求和符号写成/2, n阶导数漏写上面的n, 希腊字母大写gamma写成T, pi z n 写成 pi z^n 等等一系列错误. 当然你可以认为这只是笔误. 但问题是, 姜萍的答卷使用LaTex排版回答. LaTex并不难, 但是非常繁琐, 对语法细节要求很高. 那么这样一来, 就很可疑了, 一个擅长使用非常繁琐的排版语言LaTex怎么会在黑板的公式推演上容忍很明显的大量笔误. 这些笔误在专业的数学看来简直是不能容忍的. 所以这件事真相恐怕还要再等等.

這些細節,當時我不知道,原本也不在乎。事實上我從來不追熱門八卦,只是唐湘龍在我腦海中留下一個話題火種,醖釀了五天之後,我覺得可以拿“奧數女生”(而不是這個特定的女生姜萍)做題材來介紹博客既有的論證。原計劃還包括了兩分鐘解釋我對事件真假不予置評,但如同好幾個其他的重點題材,講著講著就忘了。

我發澄清稿,不是做錯了論述,更不是違反了科學原則,而是操作失誤、忘了做出完整的敘述,以致不習慣邏輯思維的聽衆可能會有誤會。我對視頻訪談的自我要求標準是盡力,所以原本準備做出努力緩解這類誤會,但我事先也就知道不可能做到嚴謹,各式各樣的口誤必然會發生,忘掉重點論述其實每次都有,這次只不過忘掉的論點特別容易產生誤解罷了。

所以總結來説,論證内容沒錯,表達失誤剛好能被曲解為誤判;但博客一向的原則是摒棄外表的包裝、追求深層的真相。這裏的真相是我的邏輯論證有效,那麽包裝出錯就是包裝出錯,請不要無限上綱。畢竟完全避免口誤的方法只有一個,也就是根本不上節目,偏偏這也是那些因以往謊言被我揭發而結仇的留言者的目的,而最後受損的還是公益,所以我雖懶,還在强迫自己勉爲其難,請大家想清楚自己站在下面兩個選項的哪一邊。

純為公益的實話(但結結巴巴、時有口誤,而且剛剛犯了嚴重的操作失誤) <----> 私利謊言被揭穿而籌謀報仇已久的噴子
2024-06-29 04:20 回复
【基礎科研】高能物理界的新動態 | MAXWELL
2024-06-26 17:26:00
Sabine Hossenfelder在油管的频道国内有UP在B站搬运并制作了中文字幕。https://space.bilibili.com/35860312?spm_id_from=333.788.0.0

好的,至少華語界多了一個批評假大空的聲音。

不過她也有盲點,例如在三年前仔細研究了核聚變之前,她也不知道那是騙局;金融資本炒作,和主流媒體對反殖民勢力的抹黑,更加是她一輩子都不可能理解的事。
【工業】【能源】再談氫經濟 | 後註二十六
2024-06-26 00:00:00
後註二十六
博客多年來反復指出氫能源的安全性和經濟性問題太大,絕對不可能滿足消費者層次的應用;因而讀者應該對韓國國家工業安全認證機構“Korean Institute of Industrial Technology”審核加氫設備的報告造假被抓包的新聞(參見《Government agency faked test results on hydrogen refuelling equipment》)早有心理預期、毫不吃驚。

【戰略】【國際】簡評當前的G7對華態勢 | 乌鹊南飞
2024-06-19 19:57:00
欧洲对中国电动车加征关税,又一项早就预警的事变成了现实(22年初的《2022年国际局势与展望》)中国政府真的预见不到电车产业此消彼长之下可能面临的关税制裁吗?对汽车关税的反击是找猪肉的茬,对依然是一副对手里的牌极度爱惜完全不舍得打的姿态,贸易战放弃对美企制裁是这样,台海军演放弃进入台湾领空是这样,这次还是这样。

我在座談會上聼到行内人抱怨,中國制定產業政策和外交政策的過程,沒有美國那樣制度化和系統化,人治的自由度很高,欠缺大規模長期規劃。這印證了博客以前談過的,不做預案、令出多門、拍腦袋決策的傳統;是典型的改革型政府,但可以考慮略作折中。
2024-06-29 03:20 回复
【學術管理】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 | 乌鹊南飞
2024-06-17 02:36:00
谷歌工程师:OpenAI让通用人工智能倒退了5-10年https://b23.tv/gAM1IRL 又一个追救护车式科研的危害案例。

【經濟】【學術管理】金融史觀(三)政策建議 | 酱爆洋白菜
2024-06-15 23:11:00
回复52楼

对不起我确实不应该用普通民众的舆论为切入点讨论科技产业。

前几天看了复旦研究员Gallop Chen关于芯片法案的讨论节目,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2f421X7RD

之后加入了他的讨论群,其中一些对于大陆芯片行业和华为的观点很有意思,和王博士之前的观点稍有冲突:

Chen表示,华为的做法更像是战乱时期的割据军阀,自己处于对抗敌军的前线,但不听中央指挥,跟友军配合得稀烂,对于中国芯片行业的整体发展功过难以评价。

嘉宾普遍表示华为被美国制裁时是中国企业集体扛压,举全国之力去帮你脱困,现在回馈的完全不够。应该开放部分生产权限给其他企业做科研,业务拆分出子公司,芯片基金会持股,对外开放部分小产能。

期间有嘉宾批评华为拿着国家资源,自己搞出了突破,利用自己技术优势,对其他行业进行破坏,形成事实上的技术垄断。Chen表示赞同。

对于之前芯片大基金的乱象,Chen和其他嘉宾认为这是可预见的磨合混乱期,是必要的试错成本,跟新能源汽车一开始的情况一样,不能证明之前的方向是错误,也不能证明华为的加入对于起到关键性作用。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