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战略】【外交】习安会有谱吗?

2014-10-18 23:31: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652



今天台湾媒体转载了纽约时报转载匿名日本官员的小道消息,宣称“APEC习安会有谱,中日僵局融冰”(详见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018000881-260301纽约时报的文章在这里:http://www.nytimes.com/2014/10/18/world/asia/leaders-of-china-and-japan-are-likely-to-meet-briefly-for-first-time.html)。具体的内容是在十一月的APEC会议期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可能只见15分钟,但象徵意义重大。”“安倍与习近平的会晤已筹画数月之久,两国对此进行多番外交角力。虽然目前还未收到大陆最终答覆,但日方对中日领袖会晤信心满满。”

其实这个谣言在两个多礼拜前就传遍了美国外交界。美国政府在2011年委托学术界创办了一个国际关系智库,叫做Good Judgement Project;与一般的智库不同,它用智商测験再加上时事考试从全美挑选了几百名民间的志愿者,让他们对未来几个月内可能发生的国际事件进行投票。据称其预测的准确性远超所有其他的智库,甚至明显优于美欧的预言期货市场(也就是让你对未来事件下赌注的网站;GJP只挑有兴趣和能力的人来做预测,那些人人都可以乱猜的网站当然比不上)。我是GJP的成员之一;在2014年十月1日,Good Judgement Project就已经列出了习安会(必须是正式会议,不只是握手寒暄)是否会在年底前发生的问题,我给的机率是15%。

为什么只有15%呢?我在前文《美国的欧洲代理人板块重整》里已经提到过一些美日在今年的外交折衝过程。其实虽然中日在2012年就因为当时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把钓鱼台国有化而开始交恶,但是野田只是为选举而做术操弄,并没有任何略上的企图。随着2012年年底日民党选举失败,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重新上台,中日关系却因为安倍高调访问靖国神社并公开否认日军在二战的暴行,而持续恶化。日本企业在中国的投资和中日之间的贸易,也因此而连续萎缩了两年;这对中共经济影响很小,对孱弱的日本经济却是雪上加霜。日本为了安倍的小动作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可是安倍并不是因偏激而无知,他早已料到会有这様的损失;只是他有一个大的战略构想,其目标只有在牺牲对中贸易的先决条件下才有可能达成。这个目标就是日本的国际地位“正常化”。

在二战结束后,占领了日本全境的美国人,深知日本的军国思想甚为深厚,文过饰非更是日本上层阶级的特权习惯,要日本对其暴行深切反省、痛改前非是缘木求鱼。所以若是日本復兴了,极可能如同一战后的德国一様,再次发起侵略战争。可是当时美国有对抗苏联的需要,在韩战爆发后,日本在冷战中的战略地位又更上一层楼(详见前文《美国的东亜战略史》),因此美国没有其他选项,必须扶持日本经济快速復甦。于是美国人一方面替日本人写了新的和平宪法,禁止其对外用兵,并容许日本在广岛和长崎高调组织反核纪念运动(反对的是美国人自己丢的原子弹!);另一方面,又学英国的榜样(中东和南亜在二战后争端不断,很大的原因是英国在撤离前所划的国界就是故意要引起这些争端的;我日后有空再详述),特意留下了日本和邻国日后磨擦的种子,例如独岛、靖国神社和钓鱼台。

六十多年来,继承了日本军国梦想的右翼政客,只能在美国眼角边的阴影下,偷偷摸摸地重建日本的争潜力。在安倍之前,最成功的是中曾根康弘。在他的任内,日本建造了快滋生反应炉(Fast Breeder Reactor)和钸(Plutonium)回收处理厰,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以“民用”为幌子,提炼了足以建造几百枚原子弹的钸原料。(不过就是因为要为平行的秘密军用计划让路,日本的民用核能监督机构执行力很弱,没有称职地保障核能电厰的安全,间接地导致了2011年三月的福岛核灾。)等到安倍二次上台的2012年,欧巴马试图抑制中共崛起的略路线已是非常明显。安倍是个聪明人,有略眼光,知道美国的策略是鼓动日本、台湾、菲律宾为马前卒,当他们与中共真的开斗,美国只会出卖他们,袖手旁观,等尘埃落定,再领导“自由世界”对中共做经济制裁,亦即鼓动乌克兰去斗俄国的同一策略(详见前文《从乌克兰看今日美俄的政略与战略》);如此一来,不但美国不必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严重打撃中共,其他强权也会因制裁中共而蒙受经济损失,而那些当了炮灰的马前卒更是只能死心塌地当美国的奴才,任由美国通过军售和贸易协定来掠夺其国家财富,可谓一举三得。于是安倍将计就计,假装是个不顾现实后果的激进军国主义者,处处设法激怒中共,连百亿美元的经济损失都淡然承受。欧巴马心花怒放,既然日本自愿当炮灰,和平宪法里对海外用兵的限制当然得废除了;于是双方实际上各怀鬼胎,在表面上却是指天划地,宣誓对美日同盟其心不移。等到2014年四月,欧巴马访日,安倍早已重新“解释”宪法,让日本获得了“集体自卫权”,也就是对外用兵的能力,再请欧巴马在记者会上为日本成为有军事权力的“正常”国家正式背书。欧巴马不疑有他,明确地说出美国支持日本对外用兵;没想到记者会一开完,安倍原本口头承诺的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美国为自己量身订做,一并围堵中共的贸易协定)谈判上的让步就烟消云散了。安倍继续用好酒好肉招待欧巴马(有报导说是日本有史以来,给予外宾最豪华最昂贵的接待),但是TPP,用美国的成语来说,就是Dead As A Doornail,死得和门钉一様。

从四月起,安倍对美国已经不再有所求,与中共的贸易利益就成为最重要的战略考量。于是先是民间的企业家,接着是退休的官员,最近是议员团体,一波波地前往北京进行友好访问,苦苦哀求要重建中日关系,具体的就是要进行习安会。其实在2013年,安倍还在天天惹中共的时候,日方就千方百计要让安倍和习近平或李克强拍张合照;当时的用意是要证明中共拿日本没办法,日本再怎么闹,中方也得忍气吞声逆来顺受。习李当然不会受这种侮辱,在国际会议里一见到安倍头就转开了。如果那时GJP就询问习安会的可能性,那答案只能是零。现在安倍的要求没了那个侮辱性,是真正寻求改善关系,可是中共是有民族骨气的;安倍不在钓鱼台问题上做实质的让步,只是暂时性不去靖国神社,诚意显然不够,而且安倍连美国主子都敢当猴子来耍,习近平是不可能信任他的。所以虽然李克强前天在米兰和安倍握了手,习安会还是只有在安倍做了重大的幕后让步的前提下才有可能,15%已经是很客气了。

【后注】果然如我所料,安倍必须在钓鱼台问题上做让步。还不到一天,就有消息(详见http://thediplomat.com/2014/10/japan-caves-to-china-on-senkaku-island-dispute/)声称安倍为了能和习近平握手寒暄,已经同意在钓鱼台问题上,承认主权有争议。这就是美式文化下的现代社会:你撒谎了一辈子,终于同意说一句大家都知道的实话的时候,还要别人感谢你。

4 条留言

史谛夫
2017-06-20 00:00
试译所本文所连外交家杂志的文章

日本屈服于中国有关钓鱼台列屿*的争议(译文)
为确保与习会晤,日本安倍晋三屈服于中国长期来对东海争议的要求。
Zachary Keck 撰
2014年10月18日
外交家杂志
*译注:原文「尖阁诸岛」乃日人对钓岛的称呼


据日本媒体报导,为了确保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会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同意
在东京就尖阁诸岛与中国的争议做出重大让步。

如香农(Shannon) 今天早些时候在「中国权势」(ChinaPower) 所指出,日本官员现期
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下个月于北京的亚太经济合作 (APEC)
会议上能会面。此行将是两国元首担任现职之后首次进行的会唔。这是长期以来日
本对中国的魅力攻势,导致了广泛的幕后谈判,旨在确保在 APEC 的国家元首会唔。

该次会唔,日本官员承认将较具象徵性而非实质性意义,对日本而言来得并不便宜。
实际上,若日本媒体报导准确,东京似已屈从于之前阻止国家元首会唔的主要问题。

本周四,「每日新闻」报导说,日本为确保下个月两国元首会晤,向中国提出了一
份三方针提案。据引述「日本政府来源」的报导,日本提议在与习会晤时,安倍将
先重申尖阁诸岛是日本国境所固有的领土,随后亦「承认中国」对该岛屿「一样亦
有所宣示」。然后他建议中日两国通过相互对话随时间来寻求解决这个问题。这些
都将不会被纳入首脑会议之后正式发布的联合声明或其他文件中。

然而,如果报告属实,安倍承认有领土争端,且提议通过相互对话来解决此问题,
就代表其对中国长期以来的要求予以巨大让步。

日本政府自来一直拒绝承认其与中国之间存在着领土争议,就在北京称为钓鱼台列
岛的尖阁诸岛上。日本已多次表明:「关于尖阁诸岛并没有领土主权未决的问题。」

中国同意习主席与安倍晋三首相间的元首会晤之主要前提老早就是要日本承认领土
争端的存在。如 2013 年 6月共同通讯社所报导,「即使去年12月政府随首相安倍晋
三就职而更替后,中国一直呼吁日本承认有领土争端乃是举行高峰会的先决条件。」
同一份报告指出日本拒绝这样做,因此领导人的峰会在可预见的未来似乎不太可能。

去年九月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双方亦就此议题公开地争吵。首先,中国外交部长
王毅在大会召开前的智库演讲中说道,中国愿意与日本重启对话,但首先,「日本
需认知有这个争议存在。全世界都知道有这个争议。」

安倍首相在联合国首脑会议后出现在新闻发布会对王做了回应。「鉴于歷史事实并
依据国际法,尖阁(诸屿)是日本固有领土,岛屿受日本有效控制,」安倍在记者会
说道。虽然东京不愿状况升级且希望与中国开启对话以避免武装衝突,安倍坚持认
为「对我们自己的领土主权,日本不会作出让步。」

在中国,有些人已将该让步视为日本软弱的徵兆。具体而言,「环球时报」引用中
国当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日本研究主任杨伯江的话说:「安倍承受经济的压力,而为
求恢復与中国的对话并推动双边关系,所以他必须向世界展现他想对话的意愿。」
贞曜
2020-06-08 00:52
数天前日本媒体开始报道今年的习安会基本告吹,今天则看见日本媒体声称日本拒绝加入美澳英等关于香港的谴责声明引起了欧美国家的不满与失望(虽然这个声明里根本没有欧陆国家…)。为了避免吸引Trump的火力,日本会积极反华是可以预期的;从香港的情况来看,在经济遭受重创、自身又没有自主研发疫苗的情况下,似乎安倍也不想过度刺激中央政府。只是无论日本刀切豆腐两面光的手艺怎样炉火纯青,五六年后不易辙改弦恐怕就只能亲上前线了。
安倍的心中終究是仇中的,只是日本人對Trump的行爲風格看得比澳洲人清楚,中美脫鈎之後如果繼續跟著他,顯然會被送進榨油厰壓成油渣,所以至少在大選前先觀望一陣,若是Biden上臺,一切問題迎刃而解,若是Trump連任,只能小心騎墻了。
2020-06-08 01:34 回复
贞曜
2020-06-08 03:06
Biden胜选,美国仍将继续战略收缩。日本将更加自由更加“正常化”,因此在自民党的方针下,除非根本策略有所修正,与中国产生直接冲突的可能也将大增。从日本各阶层的舆论以及日本本身的政治生态来看,实在很难发现自我矫正的动能。毕竟到了今天,日本上上下下对与韩国的贸易争端还抱持着打狗般傲慢无匹、刻薄无知的态度。
Biden當選,中美戰綫回到外交宣傳上,中方在經貿方面能夠略有喘息,而歐洲也不會再對美國亦步亦趨,不管日本搞什麽花樣,到2025年中方的高科技自主化有初步成果,美國連貿易戰的選項都沒有了。

如果是Trump連任,美國更慘,連日本都不敢爲他站隊,中方若是能聯合歐洲打擊美元,到2025年美國霸權已告終結。
2020-06-08 12:42 回复
乌鹊南飞
2024-03-30 05:28
2019年安倍邀请习近平访日的原因是什么呢?是以RCEP为契机进一步深化合作呢?还是说仅仅只是在trump执政下的一个投机行为?如果没有发生疫情的话,2020年习近平访日能顺利成行并与日本有进一步合作吗?现在看一圈下来,原先期望中共拉住欧,日,韩一个都没有实现,同时还把金融开放和免签等牌(原本王先生希望能中国以对欧系资本开放金融服务(不过对欧开放金融所带来的衍生品和金融“创新”的危险就降低很多吗?)换取与欧盟深度经贸合作)全部单方面地拱手送出,实在让人扼腕。22年俄乌开战之后,我询问欧洲被裹挟之后中国的前景,王先生就说,並不是大勢已去,還有正面的因應之道,問題在於原本只需要一點戰術伎倆,現在則必須全面動員,做出戰略轉向,這很可能不是當前的中國思想界有能力達成的共識。现在果然如此。当时我又感叹德国这短短十几年从欧猪到欧盟霸主然后又自我割喉的过程,现在看来,似乎这种拿枪打自己脚的事情,每个国家都要犯。就如同现在拿ai来复盘以前围棋、象棋的名局,基本上经常会有好几次胜率跌宕起伏的过程,而且是无论棋手还是解说者都没发现的,无他,水平差距太大了。每个国家的政府看似都囊括了国内的精英,但是要真正达到人类智力的最高端水平却是可遇不可求,可叹。俄国的团队现在来看算是相对最高的,但是偏偏俄国的国力又衰弱,无法全部施展他们的才华,这么多年努力也只能勉强稳住国内,复兴的期望还遥遥无期(杜金就对普京在能源高价期没能复兴俄国工业颇有微词,是不是太苛求了?)不过现在trump声势正旺,如果当选,中国是否又能再次躺赢?只不过王先生期望的改变中国文化糟粕,实现社会主义的理想遭遇的挫折依然没有改变。在trump的助推下,中国是能比较容易超过美国,还是说,因为内政理念的僵化混乱,世界将进入全球都在疯狂比烂,螺旋向下,没有霸主的时期?(反而这正是中共所期望的“多极化”,没准他们还会宣称实现目标了呢!)
五多年之後復盤,基本可以斷定當時安倍向中方示好,純粹是戰術運作,想套套小利;戰略上跪美仇中,不可能有任何鬆動。

中歐全面投資協定是2020年12月簽的;不過美國控制歐洲輿論,歐盟議會因相信新疆、香港等謊言素來反中,其對該協定的反對早有端倪,所以我在2021年急著建議中方加碼讓利,要趕在年底Merkel退休之前發動金融、奢侈品和機械工業等利益集團出面游説。畢竟中歐不像中美那樣有霸權歸屬的你死我活矛盾,互利雙贏可以是事實而不只是帶路黨一廂情願的口號;此外歐洲不像昂撒的無恥,更多是天真(參考WTO被閹割的過程),只要協定正式簽訂生效,即便von der leyen想作妖也難以發力。

我已經幾次提過,美國打擊中國的戰略手段之一,在於拿走出口市場,這方面最關鍵的外交戰場十年前是歐洲、五年前也是歐洲、到現在更加是歐洲。而中方的節節敗退,固然有歐洲知識界和媒體的愚昧崇美一個重要因素,自身内部的戰略雜音(例如“中美夫妻論”)和戰術失誤,也是原因之一。我在兩周前的座談會上討論過如何補救,結論是當前客觀環境已不容許,必須等到明年德國大選才有翻盤的可能。

Putin是不世出的戰術大師,其政略及外交手段的靈活優化,為現代歷史僅見。對外,明明是派兵侵入一個聯合國成員主權國家的合法領土,卻能在歐美全面抹黑之下,向其他國家解釋清楚自己的動機和理由,站上道德制高點,甚至還因此成爲第三世界普遍仰慕的對象,從而獲得全面的國際主導地位。對内,不但徹底清理執政團隊的帶路黨,任用如Nabiullina這樣的能臣幹將,而且從金融、學術到百姓,完全打破對昂撒教條和敘事的既有迷思。光在這兩件事上,中方就望塵莫及。

Trump的當選,應該會有助於2025年之後,中國爭取殖民帝國外圍成員的努力。除此之外,直面的鬥爭並不會有任何緩解。中方真正的毛病,依舊在於自身,也就是科研管理的嚴重腐敗和金融政策的方向錯誤。很多人擔心“未富先老”,其實問題出在“未王先腐”。靠比爛,或許可以勉强勝出,但這樣背負著許多吸血蟲的勝利既不持久,也對人民無益。最可笑的是,居然有很多網民只在乎國籍,而無視潘建偉等人作爲吸血蟲的事實。
2024-04-06 05:18 回复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