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工业】科技发展与美式自由无关

2015-05-19 01:59: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735



今天有一位读者在《2025年的中国工业》的迴响栏中,质问中共治理下没有完全的网络自由,也不是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怎么可能在高科技的发展创新上和美国竞争?其实这不是他自创的想法,美国媒体自1980年代针对来自日本的竞争时,就是如此自吹自擂,说华尔街和硅谷(Silicon Valley,大陆称硅谷)只有在美国的绝对自由制度下才可能存在,所以美国将永远在经济上称霸。姑且不论美国的言论自由是假的(参见前文《言论自由的假相》),这个论述和美国对自己民主选举制度的宣传一样,都一样经不起事实和逻辑的考验。很讽刺的,华尔街的确是绝对自由市场经济的代表(参见前文《美式经济学是骗人把戏的又一表徵》、《富豪口袋里的国家》和《美式民主的真正主人》),但是在华尔街搞垮了整个西方经济之后,美国人也不好意思再吹嘘它。但是硅谷和美式自由有真正的因果关系吗?

在19世纪末,美国就是絶对自由主义的温床;相对的,同样新兴的德国还是君主制,在经济和媒体上自由的程度不但低于美国,连与英国和法国都相距甚远,但是在科技研发上,两者却势均力敌,各有所长,这不是很奇怪吗?尤其美国的人口是德国的四倍,它的新发明不是应该远高于后者的四倍吗?

1980年代,日本以不到美国一半的人口从后赶上,但是不但日本的经济和媒体自由的程度比不上美国,在另一个常被留美半吊子学者鼓吹的独立思考教育方面,更是在全球排名垫底的,那么日本的那许多发明是怎么来的?日本在1990年倒下去,并不是因为丧失了自由,而是因为被美国人逼着让货币升值过头(如果美国人自己真的相信所谓美式自由的优势,又何必用政治+金融手段来打压日本呢?),在自由经济下產生了大泡沫。后来为了挽救泡沫爆破后的经济萎缩,日本政府在1990年代还进行了美国式的金融和经济改革(当时号称Big Bang,大爆炸),自由程度一下提高了很多,为什么到现在20多年了,还是没起色?

美国在20世纪建立了一个官僚系统,到现在法令繁琐,自由的程度已不能和19世纪相提并论。过去十几年来,全球经济自由的排名表上第一名的常客是香港。香港的人口和GDP都和瑞典相似,但是瑞典是个社会主义国家,税收重、政府规则多,那么香港的高科技工业应该远胜瑞典了,为什么事实是明显相反的呢?

其实有这些反例的原因很简单:任何经济里,需要自由来创新高科技公司的,只有远低于0.001%的人口,其他99.999%以上只是雇员或低技术从业者。不论大环境的自由程度如何,在企业里是一概没有言论自由(不信的话,你试试看告诉老板他是个笨蛋)或选举自由的(不信的人请向董事会建议由全体员工直选总经理);真正需要自由来研发高科技的,也只有不到0.01%的人口,而且他们所需要的自由也不在言论或选举上,而是能买到好设备的自由,也就是金钱投资上的自由。所以美式的媒体自由只帮助占多数的愚民浪费时间、互传谎言,与高科技发展无关。美式的絶对自由经济,只是让华尔街能自由榨取实体经济的果实,对高科技发展其实是有长期的反效果的。

前面提到的独立思考教育,同样与高科技发展无关。这是因为最聪明的0.01%人口自然就会有独立思考能力,学校怎么教都没有关系,即使念12年的政治教育(即三民主义或马克思主义)也不碍他们的逻辑思维能力,反而是受宗教影响较深的西方社会才有普遍的反智倾向。基础教育对聪明学生的意义,主要在于把他们选拔出来接受高等教育(所以联考要比美式的推荐函公平有效多了,可笑的是教育界的美国粉丝却反其道而行)。因此日本、韩国、台湾的填鸭式教育一样可以產生足够的一流科学家和工程师来出口,而美国反而有超过一半的科学家和高级工程师是进口来的。其实独立思考教育对经济没有贡献,只对民主政治有帮助;这是因为自由经济里少数聪明人就可以把整体推上正轨,在民主制度下却一切都是多数决的。此外,美国的基础教育已经腐化了,与其说是鼓励独立思考,还不如说是训练小孩自私自恋。而自私自恋对高科技是更加没有助力的。

美国之能有硅谷,主要是歷史上在二战后一国独大,1950和1960年代吸收了西欧的菁英,1970和1980年代吸收了东亜的菁英,1990年代吸收了苏联和东欧的菁英,2000年代则有中国和印度的菁英,在富裕的环境下,能雇用最聪明的人,购买最先进的设备,尝试所有可能的技术出路。这些条件,中国现在都能复制了,有些方面甚至比美国还强,那么在高科技发展赶上美国自然也只是时间问题。所谓的自由媒体和经济,只是美国自我安慰的傻话,否则硅谷不应该在加州,而会是在香港。

【后注】写完后想想,这篇文章的题材其实对台湾学术界很有意义,所以把计划改为用它做为第二场演讲的稿子,《美国的欧洲战略史》和《2025年的中国工业》顺延为第三和第四场。

55 条留言

Space在日20年
2015-05-19 00:00
完全赞同王兄的这篇文章的论点,有些观点我也是常常说给日本人听。
例如像言论自由度排行榜由无国界记者组织来制定,背后美国影响力绝大。台湾排名在韩国,日本、新加坡前面,台湾创新科技一定就比别人强吗?台湾排在五十名左右,新加坡是一百五十名左右,中国大陆是排在一百七十多。
台湾呢、完全不知道这个
排行榜代表算是美国政府对民主国家渗透控制的排行榜,听话程度的排行榜。换句话说、听话的国家就容易排名前面一点,对这个国家政府不满意了,你的名次就会退后,美国影响力大小多。看这个排行榜就知道。
和自由科技创新一点关系也没有,
也会有日本人说你看大陆封锁FB、TW,Go网站,将来你的动画、电影、人文艺术肯定发展不起来。
但是日本人也好,台湾人也吧,他们并没有看到中国类似F B 、TW社交媒体的网站一大堆,互相激烈的竞争。
而我们就只能呆在FB、TW里面被大量的网络工作人员脑大量有目的、计划性的政治冼脑,而不自知,进而自大不求进步、催眠自己得到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简单的来说,利用比美国言论自由还自由的言论、来控制影响所谓的民主国家内政,被干涉内政,的国家还不能埋怨美国,要不然就被赶出政治舞台、真是追求尊严、独立、民主国家的绝大的讽刺。,
谢谢你供献的论点。我住美国,对这些“盟友”被洗脑的过程只有原则性的了解,细节就不清楚了。
chenwj
2015-05-19 00:00
看到美国吸纳这么世界菁英,让我想到美元霸权。没钱真干不了事。
我也是为了钱而待在美国的,所以很清楚。

近年来,美国签证越来越难拿,实在是美国国会拿枪打自己的脚。
cidy
2015-05-19 00:00
王兄说得对极了。科技创新的确跟媒体自由没有一分钱的关系。自由的媒体只是用来制造民眾的争拗而已,对科技的发展没有任何帮助。

以中国的相控阵雷达为例,一个88年毕业的技术精英,带领两个同学和一个学弟的小组,在一个几乎是完全封闭(日常生活不跟外界接触,但是可以接触到天量的科技信息)的情况下,不到四年时间,独立开发出自有知识產权的相控阵雷达,现在装在J10上面。就如老邓说的,“给时间,给钱,让娃娃们去试,就一定可以搞出来。”

科技的发展,靠的是数个专业精英和强大技术,资金和行政支持。行政支持这点,只有大陆能够做到。我举一个例子,中国的科技部掌握有现在中国的某个领域的最先进技术的水平和拥有人的资料。一旦国家觉得其他方面需要这方面的帮助,他们立马进行协调,具体实例,比如相控阵雷达需要用UHF(5GHz以上)的石英晶体和扫描电路,科技部会直接协调相关人员作出帮助。这样一来,这个成就立马就会被其他相关行业应用。航空航天,新材料,包括隐形材料,都是一样,只要一旦有人突破,就会带来相关行业的长足进步。

这点,西方体制下,能做到吗?自由经济下能做到吗?

这点再以隐形材料举一个例子,一旦隐形材料突破,立马所有的隐形產品就会像下饺子一样出来。包括隐形导弹,隐形无人机,隐形战略轰炸机,都会出来,时间问题而已。
组织力和执行力是今日中国的基本竞争优势,中共对此非常清楚。美国人却是说什么也不承认,所以才会一天到晚搞中国崩溃论:劳动人口老化了,必然会崩溃;劳动薪资提高了,低阶產业流失,必然会崩溃;房地產有泡沫了,必然会崩溃;股市涨得快了,必然会崩溃;等等。其实人口红利,廉价劳工,房產投资这些都是末节;中国经济的发展靠的是举世无双的组织力和执行力,只要这点没变,发展就会继续下去。
just me
2015-05-19 00:00
Actually, the strength of this nation is the rule of law. Yes, rich people can be above law. But fundamentally, we are all protected by the US Constitution. In fairness, this society is still fairer and safer than many others. Can you post the same kind of articles (bad mouth the country you live) had you lived in Mainland? Personally, if I am asked to rank where I want to live among the three places (1) US; (2) Mainland; (3) Taiwan, my answer is definitely (1) the US of A; (2) the US of A; (3) the US of A. I was born in Taiwan and I grew up there. But I am just sick of those (green) people. Regarding to Mainland, it is my “motherland” but I am so afraid of the people there. Besides, it is not safe! People there still live under “red terror”. So I don’t think you can dispute the fact that US is still the best place for people like you and me. I definitely call US my home, sweet home. This is true to many people from around the world including you (I bet). Of course many Americans are not too smart and many of them are lack of work ethic. But this has opened many doors to people like you and me. Of course US democracy is not perfect (in fact it is quite dirty). Even so, a black dude was elected to lead the most powerful nation on earth. No matter how much you dislike the system, you must give it some credits! Regarding to market economy, of course US is far from a free market economy. We all suffer from the oligopoly of Verizon and AT&T just to name one industry. But disruption is also the rule of the market. Where are Wang, BlackBerry, IBM, and Kodak today? Sooner or later, Apple will be the next. But in a centrally plan economy, disruption and innovation are hard to come by. You mentioned Japan. MITI was very powerful at one point of time when Japan was doing very well. Yes, execution is very important. But I do believe the best execution will come from the brightest people from around the world when they are free to innovate and compete in their pursuit of “unicorn”.
I don’t want to bad mouth Mainland. I am Chinese. In fact, I think I am more Chinese than many Chinese including you. I watch Mainland TV programs and I love listening to “red songs”. I am proud of my heritage. But I am afraid the progress in Mainland is not sustainable. It was USSR first, then Japan and now China. The US of A is still standing tall while facing one after another rising powers. Finally, my disgust of the green people should not turn into a blind love of my motherland. Most importantly, regimes come and go. But my motherland will always be my identity. I am pro Chinese. For the sake of the entire Chinese race, I must be critical to the current party in power – CCP.
First of all, I don't bad-mouth; I just tell the truth.

Second, nobody is saying life in the US is no good. Quite the contrary, that is exactly the point: the people in the US have their good lives paid for by the other 95% of the world. Just the fact that they forced their currency on the world, and then took away the promise of not printing money from thin air, is simply and indisputably the largest theft in human history.

60% of the CO2 in earth atmosphere comes from 5% of its population. Do they bother to pay for it? In fact, they are pointing their fingers at China, which still has only 1/3 of emissions per capita .

I have been writing dozens of articles explaining that the US is strong not because of its "systems" but because of luck and shameless killing/robbing/stealing. If you want to dispute any of those, just lay out your arguments, but please don't pretend that they do not exist and just go on a rant using only baseless statements to the contrary.
md51
2015-05-19 00:00

看事情还是要看全面一些。中国的体制有优势也有缺点。这是总的概括。第一,中国缺乏基础学术翘楚。我指的是,全世界范围内,基础学术领头人。比如数学,物理学,化学,以及交叉学术的第一流的翘楚。中国缺这种人。这种人里面,华人本来就不多,外国人是第一流的人才,往往是不会到中国来的,你见过那个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 举家迁到中国,在中国生活,在中国做研究。

第一流的科学家如果请不来,自己培养也是路子。但是,很不辛,中国到目前为止没有培养出世界顶尖的学术翘楚。这令大陆人感到非常尴尬。带领大陆搞两弹一星的是蒋介石培养的人才,为毛泽东所用。大陆人嘴上不讲,心理明镜似的。这一点,大陆确实惭愧。所以有了钱学森之问。

第二个问题,以我所见,大陆的科技体制是苏联的计划经济体制的变种,你可以称作计划科技体制。大陆网友形象一点说叫做“点科技树”。把科技比作树,树有从小树苗,经过施肥,浇水,阳光雨露,然后长成参天大树。中国的科技体制就是把科技当做树来培养。这种体制的确有助于培育参天大树。而一党政治,完全执政,能够充分调配一切资源,集中优势办大事,这就是中国体制的最大秘密。其实也算不上秘密。我们知道,西方人也知道。

但是,你不要忘了,西方人的技术平移比中国人厉害的多。手机从蜂窝通行技术变出来的,从军用平移到民用这才有了手机的普及,这是西方人厉害的地方。因特网是国防部高级预研局孵化的,从军用平移到民用,这才有信息化,这难道不是西方人厉害的地方。错了,这不是西方人厉害的地方,是西方科技体制厉害的地方。西方科技体制 讲究 技术平移。

中国今天的科技平移显然是不够的。中国的科技体制下孵化那么多的成果,有平移到民用么?

当然,可观上,中国是科技跟进者,容易平移的,美国这个科技领先者已经平移过了。中国只是填平和美国的科技差距。

但是,我不知道中国科技体制下有高科技平移的 机制。也许现在正在改革,一切都不清楚。因为,在中国改革不一定能改成功。

当中国的科技平移能成功,能把高科技平移到民用,成就一大片中国高科技企业,以至于推动中国的工业革命,这个时候,才能说科技体制 ,既保留了苏联科技体制的优秀之处,又吸收了西方科技体制的优秀的地方。

中共号称要吸取一切人类优秀人文财产,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内在要求,马克思主义哲学就是批判吸收黑格尔的辩证主义和费尔巴哈的唯物论,批判吸收以往人类一切优秀文化因子,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哲学。

马哲是中共的哲学原则。中共必须讲究学习,批判吸收,为我所用,这是中共执政哲学的内在要求。

我希望中共的科技体制,在“点科技树”的时候, 除了要培育参天大树,还要技术平移,拓展民用空间。这样,既富裕了中国,也改造了世界。


我想中国人(至少广东人、上海人和福建人)是天生的商人,有平移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只要制度上允许就行了。

要发展基础科学,首重诚实。中国科学界目前真正的短板是学术道德,其他的只是时间和金钱的问题。
世界对白
2015-05-19 00:00
广告——为了方便大陆毒菜统治下网友阅读到先生的大作,经先生本人允许后在百度贴吧建立了“王孟源吧”,专门转载先生的文章。tieba.baidu.com/f
亲们!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哈哈!(^_^)
谢谢你代劳。
渔翁
2015-05-19 00:00
任何进步的原动力都是来自于竞争
公平竞争一般会让人更努力,不过美国人是不相信公平竞争的,连美国驻北约司令都在上周说:“We don't believe in fair fight!”
Kun
2015-05-20 00:00
王兄并不是说住美国不好(事实上华人在美国一般都在中產阶级以上),只是揭穿美国
自由民主这个假面具而已.美国的富有部份来自对外不公平的竞争与掠夺.至于对内
,人权纪录极差(美国是全世界监狱人数比例最高的国家,只占世界人口的5%,却拥
有全世界25%的受刑人。每99个美国人就有一个正在服刑,这个国家的司法系统让请
不起律师的穷人如果惹上小麻烦很可能就要入狱。根据统计,私人聘请的律师比公
设辩护人可以让你平均少判三年刑期。)社会流动性在工业化国家中只比英国义大利
好一点(在美国,如果你父母是属于最穷的20%,那你有近一半的机会这一辈子都属
于这个族群。相反地,如果你父母是属于最有钱的20%,那你有35%的机会这一辈都
停留在这。)www.epi.org/.../usa-lags-peer-countries-mobility/
这样一个国家你愿意住在这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你享受了部份别人帮你略夺的
果实,而这个国家的丑恶面和你没有关系.对于许多大陆人也一样, 只要不从事社会
运动,上访,为法轮功辩护或呼吁多党轮替,像刘晓波或高智晟,这些政治破害和大多
数人也没有关系."Red terror"恐怕是歷史的过去造成你目前的一种想象,除非你也
是社会运动工作者.
我想他只是复述美国媒体的报导,CNN和纽约时报的读者都会像他这样想的。
caspase
2015-05-20 00:00
Regarding to Mainland, it is my “motherland” but I am so afraid of the people there. Besides, it is not safe! People there still live under “red terror”.

Very typical imagination about the China mainland and the mainlander. I grow up there in the countryside. All I can tell you is that it is safe, it is safe enough not to be shot by some strange people or brutal police. If you calculate the number of crime per capita, you would find the place you live is truly amazing. The homicide rate per ten thousand inhabitants is 5 in USA, whereas it is only 1.12 in China mainland. USA is at least four times more dangerous than your motherland in this aspect!
Red terror has been long gone. The latest guy that use red terror for his own purpose was Bo Xilai, and he is now in jail. I guess you probably never lived in China mainland before. You know chinese, please drop your bias and take a look at your motherland. Forget about the west media trash talk. Or go there during your holiday. Then we can discuss a little more, rather than just imaging and giving such unconvincing conclusion.
Maybe you can recommend a few websites for the poor brainwashed ABC to visit. I have been told that there are hundred of channels with millions of complaints online at any given time.
chenwj
2015-05-20 00:00
从上述各位的评论,我有几个疑问 (望大陆网友莫怪,毕竟台湾这边不容易得到内地确切的消息)。1. 薄熙来ㄧ案,网路上的消息,我实在看得迷迷糊糊。上面评论有说到薄熙来搞红色恐怖,这是怎么一回事? 2. 要怎么定义所谓的 "颠覆中共政权的活动"。3. 前面问题衍生出的另一个问题。我担心该定义放的过宽,会导致共產党太过安逸而腐化。所以问题是,共產党是依靠什么样的机制维持政权,而又不会腐化?
我先插几句话:
1. 薄熙来搞唱红打黑,打黑是由王立军办的,不但不遵守程序,基本上是我说谁是黑谁就是黑;不过比起文革还差好几个数量级。
2. 一般在街头示威,要求改变政体而不是政体内的反腐,就算是 "颠覆中共政权的活动"。在网上喊喊比较安全些,尤其是只针对个别官员的。
3. 习近平和王岐山的看法是既然党干有特权(其实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都必须有人操作公权力,所以必然会有权力集中),他们就有义务在道德上达到比常人更高的标准,这些标准是由党纪委来执行的。
foxpeter
2015-05-20 00:00
美式的自由,造就了掌握麦克风者,就掌握了科研方向。我自己在台湾做科研,就遇到这样的问题。大老们在媒体前夸夸其言,影响政府的预算分配。导致于整个科研预算过度偏重某些领域,反而一些台湾早已领先的科研,失去国际地位。最明显就是农业方面,过去台湾在农业的科研,一直是世界领导地位。可是某些大老们当权后之后,影响整个科研预算,偏重追随国际流行的科研课题。说实在,科学哪有冷热门的差别。我一些做非“大老”口中国际热门研究领域的朋友,反而被新加坡、香港和大陆的学术界囊括。他们发展可不是侧重流行性,反而是全面性发展。
台湾在1970和1980年代的快速发展,靠的也是有高度组织力和执行力的政府。不幸的是蒋经国死后,李登辉特意把它打烂了。现在台湾有的,就是零散的一些能干的技术人员,被其他组织力高的国家吸收去,是迟早的事。
just me
2015-05-20 00:00
Wow, you guys had a party! Sadly, you guys didn’t even realize what I was trying to say. Fundamentally, CCP and DPP are the same kind. They have no interest to build a lawful society. All they care is how to keep their power unchallenged. In Taiwan, DPP promotes “democracy” as “I can do whatever I want”. In Mainland, CCP does not care the rule of law as long as its status is unchallenged. Of course Mainland becomes “probably the most liberal country” (to individuals). NPR did have an interesting report about this phenomenon. Based on the report, indeed, CCP is very tolerable. However, when it comes to gathering to protest, the “freedom” is gone! In other words, you can say all kinds of bad things about CCP. Your posts will not be deleted. However, once you start saying you want to start a protest and ask people to join, your post will be censored. So tell me who has been “brainwashed”? I will say this one more time. I support reform within system (under the rule of CCP). But I am very disappointed so far. CCP must start building a lawful and civil society. Tolerating personal lawless behaviors in exchange of one party system is not sustainable! It is the very reason why I said Mainland is not a “safe” place to live. It is a wild west!
Here are my specific questions:
(1) Is centrally planned economy really a better system in the longer run? I really hope so but I am not optimistic. Japan’s MITI was a good case to study.
(2) Can Mainland rely completely on home grown talents? I mentioned Silicon Valley model. Mainland cannot even keep her best and brightest talents, let alone attracting foreign talents. Pollutions, corruptions and the lack of rule of law turn people away.
(3) Indeed, innovations do come from a small group of talents. However, the problem is how to generate, identify, keep and use talents. I believe the only way is to create the environment and let people compete by offering equal opportunities. In Mainland, princelings dominate business world. Market force is pretty much equal to party force. This is very bad in the long run.
Yes, I enjoy reading The Times. Certainly I might be influenced to some extent. However, with my background, I believe I am more insightful when it comes to topics about Mainland and Chinese. FYI, I don’t watch CNN. I watch Netflix, YouTube and CNTV. Speaking of CNTV, this is my question 4: The firing of 毕福剑 is a “red terror”. Tell me not!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0) True, you cannot do street demonstrations as freely in China as in the US, but so what? The priority of the people is better lives, not the right to be beaten up or occasionally killed by the white police on the street.

1) Any large scale economic activities have to be organized and enforced with dictatorial power. Under Roosevelt, this was done by a competent Federal bureaucracy, just like Japan from 1950-1980, Taiwan from 1970-1990 and China today. When the bureaucracy is gutted (by "Free Market" fundamentalists in the US, by internal decay in Japan and by 李登辉 in Taiwan), the economy starts its decay also. Furthermore, as I have pointed out several times, when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wield its dictatorial powers, the big companies will. At leas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ares about the people; big companies by definition have the mentality of a psychopath.

2) Do the best and brightest still want to go to the US? Five years ago, I had exactly that conversation with a Silicon Valley boss originally from Canada, and our consensus was "not as much as before, and still dropping".

3) In the world over, it is the privileged families that control the businesses. The Economists did a study a couple of months ago and found that China has a MUCH HIGHER percentage of rags-to-riches company owners than the US. But even if this percentage is very low like in Korea, it does not mean the economy necessarily sucks. Really good scientists and engineers derive much satisfactions from their work, not from the prospect of becoming multi-billionaires. Besides, which Silicon Valley boss is a technician any way? They are just sales people who enrich themselves on their employees' work. How is this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from the horror you describe of China?
世界对白
2015-05-20 00:00
其实西方发达国家号称的自由公平地竞争本身就是伪命题,他们有几个不是靠掠夺奴役弱小国家人民起家的!拿美国来说,依靠资金,军事的优势吸引了全世界高端人才,建立了无数科研机构,确立了其优势地位。可研发出的很多科学成果并没有也没打算投入商业生产造福人类,目的只是为后来者设立门槛,以便形成长久不对称的统治服务。这难道不是一种垄断或者干脆可以称为科技独裁。
重竞技体育项目之所以要分重量级就是为了弥补不同人之间的差异,人为的创造相对公平的环境。美国可以算是重量级拳王了,他当然不希望分级了,最好对手都是轻量级选手,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打伊拉克时造成十万多无辜平民死亡,那叫误伤,可以被原谅。911叫恐怖袭击,则十恶不赦。问题是实质上造成的伤害有什么区别吗?
许多跨国财团的做法也同样,也靠这种不对称的优势全球掠夺财产。他们十分清楚只有象老共这种体制才能和他们对抗,所以天天鼓吹自由经济国家不能过多参与,要公平竞争,视中国的国企为眼中钉肉中刺。前苏联的解体不能说就是这种体制的完全失败,我认为到目前为止视作实践的失败比较客观点。
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做的不够好,是目前中国被诟病的地方之一。我想非要让一个轻量级的年轻人面对世界重量级拳王时再不让上脚,恐怕不能叫公平的自由竞争吧。国家和民族间的竞争不是喊口号,所以国家为了胜利都会不惜一切手段。领先的一方肯定是要维持有利于他们的规则,落后的一方当然想做出改变。注:中国专利申请连续三年世界领先。
如果西方真的象传说中的那样仁义道德,为什么不免费开放自己不使用的专利给落后国家人民利用?在现行规则下后发国家有机会赶超?
老美打别的国家时为什么不说自由公平的竞争,你没有航母那我也不使用了!可能吗?
美国已经占尽便宜了,现在还要想办法搞TPP来“制定新规则”。这些规则当然不是公平的,而是只有美式的做法才合法,中式就是非法。所以我觉得TPP定是会定的,但是那些规则太离谱了,不会成为新一代的“普世价值”。
世界对白
2015-05-20 00:00
前些日子观网上刊登了一大学外教说的话“多亏我聪明的学生,才使我能用上谷歌和非死不可“我在下面的留言是”那您也够抠门的,30元包月VPN“
真的有使用需求和愿望的人怎么都能上外网,而且老共这么做也是为了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稳定的环境。
西方自发式民主的成功有大量可借鉴的,但目前外来嵌入式的民主鲜有成功的例子。为什么会这样呢?在强力打破原有平衡的基础上,一党独大多年后并没有一个等量级的政党存在,那弱小的政党想尽快赶超只能剑走偏锋,其结果往往弊大于利。民进党的做法就是煽动民粹,埃及前独裁统治者被释放,第一位民选总统刚被判死刑,国家又回到起点上。
真的爱中国,认同中华民族的人都不会希望短时间内进行激进的变革,除非是想趁天下大乱浑水摸鱼。
PS:兄台有空带家人回来看看大好河山啊!(^_^)
我家人都去过了。
之乎者也
2015-05-20 00:00
天哪,红色恐怖是多么遥远的事情,遥远地就像台湾曾经的白色恐怖一样。看了上面的回响,居然还有这么多海外同胞相信今天的中共仍在搞红色恐怖。在中国,只要你一不参与颠覆中共政权的活动,二不刑事犯罪,几乎没人管你在做什么。我反而觉得今天的中国社会,由于法律的不够完善,在某种程度上反而自由地过了头,很多领域有很多空子可钻,早就了很多投机者和野心家,有点像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
尤其是诈骗或传销,不是刚抓了台湾人主导的3000人传销网吗?
夜炎火
2015-05-20 00:00
In reply to the comment above: Can you post the same kind of articles (bad mouth the country you live) had you lived in Mainland?


I am not sure whether the blogger has ever lived in Mainland China and thus can provide much insights on this issue. But this question is frequently asked and indeed deserves a little more than just emotional reaction and finger-pointing. So here is my personal thoughts. By the way I am mainlander Chinese.

The simple answer is yes, and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do it all the time, if not living off it. Bashing is everywhere, on blogs, on Wechat, on traditional forums of course, and even on video sites dedicated to Anime. You can see bad-mouthing about China, about CCP, or both, of all types and from all perspetives that are ever conceivable. In fact, China is probably the most liberal country (out of all major ones) in the world in this respect, because critizing the government is not only allowed, as in many western countries, it is even somewhat encouraged and has become a fashion among many intellectuals (examining the reason behind this is worth writing several books and therefore, is omitted here). Since you probably can read Chinese, I suggest you throwing yourself into the Chinese internet world for a few days. I believe you will be amazed by the harshness of the numerous critiques made by Chinese people, the pervasiveness of them, and the fact that they are still there for you to read.
I have never set foot to mainland China, not even for transit.

But you are right, most Americans have been brainwashed to believe that Chinese have no freedom to criticize their government. The truth is that, not only do they air criticism all the time, their complaints get acted on, unlike in the US.
渔翁
2015-05-20 00:00
我想在这个议题下网友们的讨论都是缘由于东西文化的差异; 中国是一个早熟的文明国家, 在两千多年以前就以礼乐治天下, 讲求的是和谐共生. 之后儒家宣扬的仁爱使之成为歷代施政的中心思想, 而直到现在, 这种影响在很大范围内都还没有消除. 又中国大地物產富饶, 就算完全封闭, 也可以自给自足, 所以中国人自古就没有外向的侵略因子.

反观西方那就就完全不同了; 或许因为地处苦寒又种族眾多, 自古就是一种完全分裂加上强烈竞争的态势, 那么影响所及, 人性的黑暗面就会比较突出.

我青年时代读的一本小说; 康拉德的黑暗之心 (后来翻拍成一部电影现代启示录).作者以一个西方人的立场表达了对人类前景的悲观, 其中重点有二; 之一是他认为人类文明是如同纸张一般的薄弱, 一捅就破. 第二, 破损它的就是人类的一种情绪; 恐惧. 害怕不安全, 害怕贫穷, 害怕被剥削, 害怕不自由........而等这些问题都解决后开始富裕起来了又害怕好景不常. 所以一但这种恐惧的心理驱之不去(很可能还连锁这贪婪), 那残忍自私就继之而来, 结果就会发展到互相抗争, 直到彼此两败俱伤都被消灭为止.

但我想这位十九世纪末波兰裔英国籍的作家在当时应该是没有涉猎过东方那种温和的文明, 所以才会如此悲观. 不过那是一百多年前的着作了. 放眼当下, 欧洲大部分的国家似乎都已经有点开窍, 知道唯我独尊的时代已经过去, 必须放大眼光求取共济共荣. 但是同属西方阵营的美国却是例外; 因为超强的地位, 所以她到现在还沾染着康拉德所提示的那种人性阴暗. 因为这种勃背, 我敢肯定如果美国不经过一次彻底的文化更新, 她会从内部开始腐烂, 同时也会遗害世界. 因为以歷史长河为尺度, 她现在还只是一个爆发户; 一个肌肉发达的蠢人而已.
您说的很好。文化议题不是我的专长,不过欧洲和美国从二战学到不同的结论,是很明显的。
Amy
2015-05-21 00:00
身为一个被鼓吹“素质”教育观点忽悠瘸了(当然主要还是自己又蠢又懒)的90后表示实在不能更赞同 也为下一代下下一代们担忧 转几个微博上看来的对现在大陆教育改革的观点
@王小东: 他们自己做不出优秀的小学生都能做的数学题,就把稍微难一点的考题全踢出去 //@王小东:我这代的优秀人才犯的一个重大错误,就是看不起教育学,不肯去学,结果让一群低劣的人钻了空子。他们现在要出年轻时考不过别人的那口恶气,祸害我们的后代
我在哈佛时,有很多台湾同学是教育系的。当时哈佛台湾人最多的三个系依序是教育系、公共卫生系和东亜系;前两者都是相对容易申请进的。

我想“低劣的人”讲得太过了。学社会学或人文的,本来就在逻辑方面比较弱,对权威也比较崇拜,所以会人云亦云。
Kun
2015-05-21 00:00
完全赞同,我"族群"是指ethnic group,是无法自由选择的群体.并非泛指任何群体,如果是可以自由选择的,比方共和党,民进党或是公司,甚至国家,当然是可以批评的.
即使是黑人,在受到普遍歧视的同时,他们自己也有不求上进的过错,甚至有霸陵亜裔的习惯。

我并不是说你错,只是现实社会总是很复杂的。在美式民主下,媒体把事件简单化,随简化的方向可以达到完全互相矛盾的不同结论。偏偏愚民还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在内斗的同时,大家一致相信America is #1。
Kun
2015-05-21 00:00
我认为污辱或是调侃族群和个人是不同的事情,惩罚应该也要有所区别,污辱或是调侃整个族群如果不加以限制,会让大多数人在不知不觉中对该族群形成偏见產生歧视,至于调侃个人,不论对象是毛泽东,蒋介石或孙文,或许让你不舒服,甚至让你厌恶,但都不应该受到惩罚.因为一个人的功过是可以评论的,这是我个人信念的问题,请大家不要和我争.

央视撤换毕福剑 我认为是商业考量,和意识形态无关,这不能算red terror, red terror是对刘晓波,高智晟这样的人才存在的. 至于薄熙来一案,我认为要十年后才可能稍稍弄清真象,刘少奇,贺龙死后多久才被平反呢?像饶漱石,高冈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平反,也许永远都不会,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这个世界并不存在客观的歷史,歷史永远是胜利的一方写的.
不该批评族群的先决条件是个人无法选择族群,所以族群的缺陷不是个人的错。

不过如果一个族群正因为族群的归属性而普遍犯错时,还因为对错只应用在个人上的原则而拒绝面对这个问题,那就走偏到絶对个人主义,不但问题不能解决,还鼓励族群更加胡闹。

我觉得美国人已经搞到本末倒置:只要是以群体的名义犯的错,个人就没有责任。例如大公司干坏事(如故意污染或偷抢拐骗),只罚钱而不处分决策者。钱是小投资人的,他们才真是无辜。
caspase
2015-05-21 00:00
2012年以前,中国大陆确实存在相当大的危机,整个社会如同一口高压锅,就快要到了炸锅的临界点了。大陆高层权斗也非常厉害,胡温二人根本无力再管经济发展以外的事情。2002到2012这十年,是大陆经济飞速发展的十年,更是互联网急速爆炸的十年,然而由于缺乏管控,使得互联网乱象频出,而民众的不满在网络世界也有了发泄的渠道,而这种发泄也反过来影响了很多人对政府和社会的判断。本届政府上台后,习近平可以说是以雷霆万钧之势迅速巩固了权力,使各方面的统筹规划有了一个主心骨,这也许就是博主所说的Any large scale economic activities have to be organized and enforced with dictatorial power.三中和四中全会的主题毫不夸张的说是振奋人心。现在习近平有余力统战网络媒体www.guancha.cn/politics/2015_05_21_320406.shtml。他是要把网络的声音聚流,在保障政治稳定的前提下,多元的思想为中华崛起服务,而不是做绊脚石。我是十分赞同的。
在西方所谓没有言论自由的大陆,你可以看到网民公开讨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优缺点,以及哪种主义适合中国。而在言论自由的西方,却极少看到这种辩论,民众对待除西方民主政体以外的体制,几乎视为洪水猛兽。这不是很讽刺吗?
台湾媒体就更不用说了,对我来说它就是客观公正的反义词。前不久韩国kbs出了一部纪录片《super china》,在韩国收视率超过10%,里面对中国的看法是褒大于贬。这样规模宏大的纪录片背后不可能没有政府的支持,而且片子播出前不久中韩刚刚敲定自贸协定。很明显韩国已经铁了心要借中国强势崛起的东风发展了,而这个协定敲定之后,最大的输家就是台湾。但台湾人真的厉害,对这个协定和这部纪录片完全无感,我看过台湾一个节目对super china的评论,里面说中国是超级了但还不高级,还给出很多国外‘禁止乱扔垃圾’‘禁止踩踏花草’的中文标识作为证据,台湾那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鸵鸟心态显露无遗。
子曰:“必也正名乎”。先清理公眾意见(一般腐儒以为“名”只是名号或名分,那太肤浅了;孔子是以名分来代表社会规范,所以接下来才能说“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是为政的第一步,马英九连论语里的基本教诲都不知道,总统当得乱七八糟是必然的。
caspase
2015-05-21 00:00
I am happy to recommend some websites.
http://club.kdnet.net/. This is probably the most popular website regarding politics in China mainland. Over ten million member, talking about everything. There you can find many harsh and sarcastic comment about the government.
www.163.com This is the website I don't like. But it does attract many young people. You can read the comments of the news, many of them are very provoking. People curse CCP and even the country itself like crazy.
I am surprised these websites are tolerated in such a 'dictatorial' country the west described.
Honestly, I do think it is necessary that Xi Jinping pay attention to restrict this kind of media misleading people many times.

To answer one of the specific questions from 'Just me', I want to say nowadays China has much more attraction for talented scientist. Simply because the government is willing to provide supports including making new policies for them. Maybe you can google 'plan of 1000' and you will find many talented scientists have already given up their tenure positions in US and move to China. These scientists is reshaping the research environment and atmosphere of China. Here are several examples.
Wang Xiaodong, nobel class biochemist, currently in Beijing.
Shi Yigong, Structure biologist. Tsinghua
Deng Hongkui, Peking
Han Jiahuai, cell biologist, Xiamen.
Xie Xiaoliang, Peking.
They are now even more productive then before!
Thank you very much.
caspase
2015-05-21 00:00
评论毕福剑事件得先了解毛泽东在中国社会的地位和争议,相信大家在博主之前文章的评论中也了解到大陆对于毛存在非常大的分歧。毕福剑作为央视名嘴,本身也是中共党员,他的言论实际上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引起左右两派激烈的对抗。而他受到的处分几乎只是象征性的。相比之下快船老板donald sterling只是私底下对女友抱怨黑人,整支球队都丢了还被终身禁赛,哪个更体现恐怖?
美国人对Sterling还很得意,认为是文明进步的表征。其实不改善黑人的生活,只在口头上给优惠,又有什么用。
chenwj
2015-05-21 00:00
之前台湾对国内缺水无感,对今年夏季用电可能短缺也无感。又怎么能期望它对国外大事有感呢? 八卦和选举新闻早已经淹没台湾民眾的视野,好像整个世界都围绕着台北市转 (还不是台湾自己)。幸好我家里从小就少看电视,脑袋还保有一丝清醒。台湾是自由过了头,going nowhere。希望大陆的领导人能有清楚的认识,以台湾的教训为戒,延续现今习进平的路线稳步前进。当今台湾的死结可能只有靠大陆从外部打破了,如果大陆也像台湾这么乱,那真是不敢想像。:-)
中共自邓小平起,就是不管教条主义、天下潮流,自己做自己逻辑分析出来该做的事。习近平是邓小平的真传人,在这个原则上很坚定,例如在国民福利上就非常理性小心,如果不能持续长久的,他就不做。
chenwj
2015-05-21 00:00
说要过去大陆生活ㄧ段时间,我想对大部分的人还是比较不现实。ㄧ来生活习惯却有不同,二来也不是每个人在大陆都有工作,这段期间的生活费还是要考虑的。所以我对马英九总统对台湾媒体这样放纵非常失望。有良知的媒体至少也要做到不要放大两岸之间的负面观感; 更进ㄧ步,则是要让两岸民眾更多的了解彼此差异,并且互相理解。不过换个角度想,中国的话语权相对西方来讲 (从台湾可以接触到的部分) 还是太过薄弱。特别是台湾习惯使用 Google 和 Youtube,上面关于中国的负面消息可以说是相当多的。这一类的负面消息经常会掩盖中国内部发出的声音。想想真是可怕。我自认看到这类负面消息都还算淡定,但还是免不了会受到影响,担心中国内部会出什么大事。
我在美国看到有关中国的媒体报导,至少有80%是明显错误的;其中有一半是恶意中伤,另一半则是被洗脑过、人云亦云的。台湾更糟糕。
cidy
2015-05-21 00:00
If all you have is a hammer, everything looks like a nail.

米国佬手里的hammer就是:美军和美式民主。

所以他们解决任何问题,都会选这两样东西。
美国人对美式民主制度和宪法已经完全神化了,不分政治左右趋向,一提到自由、民主和宪法人人肃立起敬,点头称讚,准备唱歌。
foxpeter
2015-05-21 00:00
「在美式民主下,媒体把事件简单化,随简化的方向可以达到完全互相矛盾的不同结论。偏偏愚民还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 」实在太同意你这句话!一个社会事件的发生,背后的因素总是交错,综合因素產生的结果。简化法搞得好像万事都只有一个理由,只要去除、解决或是拥抱该理由,就可以臻至完美社会。几十年下来,这样的简化法,看不到问题被解决,反而制造更多的问题。相反地,大陆靠着组织力,多管齐下式的解决问题,反而突破了许多美式自由无法解决的问题。
台湾在媒体愚化民眾这方面,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大家都受够了;这个部落格就是给有脑的台湾人一个避风港。
世界对白
2015-05-21 00:00
89年后,港澳办侨办大院内有一六十年代东南亚排华事件归来的知识分子(已是中国籍)天天骂当时的总理。先是到之前他在水利部任部长的家楼前骂,还有去邓大人亲家门口骂,不过瘾又去钓鱼台门口骂。(都在半小时路程内)持续了挺长时间,没见有什么大事,现在也过的好好的,退休金也不少拿。
薄熙来被抓后,有一人民大学的教授(女)不是公开宣称成立新党,尊薄熙来为永远的党领袖。现在不还在大学上班嘛。
最神奇的是一号称满清遗留在广州的那支,姓爱新觉罗的主,天天要求恢复帝制,想带领全国人民要回外蒙和外东北。
据我观察只要不和所谓境外势力勾结,讲一些政治观点和个人诉求方面的,老共也没工夫搭理你。反之象艾未未这样的(NGO赞助对象)就是重点防控对象,刘晓波则是提出了明确政治主张加境外势力。
大陆这边群体事件多以个体诉求为主,象多地发生过房子降价后业主围攻开发商。之前有个别利益集团吃相太难看引起不满,造成部分人借机发泄生活中的不如意。比如钓鱼岛事件反日游行发展成打砸日本车。但总的来看大多数人还是改开的受益者,社会距形成89年范围还相差很远。

美国人很急着用带路党使力,中共紧张是有理由的。

普丁对美国人原本也有幻想十几年了,到最近才知道必须把受美国资助的NGO和政客圈起来进行隔离。
之乎者也
2015-05-21 00:00
to chenwj网友:
1、关于薄熙来案,目前比较靠谱的一种说法,是薄熙来在中共党内高层竞争中失势,被政治局发配西南边陲,不甘心失败,遂打算利用中国社会贫富差距大,部分底层百姓仇富的心理,想打起毛主义的旗号,煽动底层民众作乱,为自己谋求政治利益,此为中短期目的。如果能借机使得天下大乱,他便能以穷人代言人的面目出现,火中取栗,此为远期目的。(到今天大陆居然还有不少支持者为薄熙来鸣冤叫屈,说明民智开启和社会财富公平分配仍然任重而道远)。因为很奇怪,以前他在大连市、辽宁省任职时,他是以改革派、开明派官员的身份而着称的,但忽然却变成了毛主义代言人,前后变脸之快,只能说明所谓唱红打黑不过是他谋求个人政治野心的手段,他手下任用的一批人搞了一些干涉司法,敲诈勒索的事情,但总体来说是声势大雨点小,而且很快就被中共给收拾了,和“文革”那样真正的红色恐怖还远不能相提并论,不过是一个野心家最后的绝望表演而已。

2、关于如何界定“参与颠覆中共政权的活动”,主要是现实和网上的区别,在网上说什么都没人管你,最多被删帖而已,有兴趣的网友可以去新浪微博(类似twitter和脸书的部分功能)看看,里面支持中共和反对中共的大陆网友每天骂得不可开交,十分搞笑。现实中就不行了,如果去街头游行呼吁中共下台之类的就会被抓。当然海外有人谣传大陆不准许任何游行示威活动,这是不对的,实际上每天大陆各地的游行示威活动非常多,只要不涉及反对中共政权的活动,那你可以随便示威,前两天四川还有一个县的大量民众因为高铁线路可能不从他们那里经过而向政府抗议,新闻里搞得沸沸扬扬。总之就是政治方面管控很严格,其他方面反而自由过了头。

3、第三点也是很多人所担心的,政治理由会不会成为某些官员打击异己的手段,目前来看暂时没有。这一点只能寄望于中共继续完善制度,和领导人的自我道德与制度约束。这个问题太大,非我所长,只能解答至此。

说两句题外话,无论政见如何不同,但中国社会必须稳定,不能乱,这是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最大公约数,也是中共目前执政最大的民意基础。希望中国动乱的人,无论其以左或右的何种面目出现,其背后都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回想起2008年,当时我还是孟源先生所说的那种被美式价值观所brainwash的人,看到刘晓波茅于轼等人发表的零八宪章,前面提到的民主化、多党制都很赞同,但看着看着感觉不对劲了,后面鼓吹在所有少数民族地区施行民族自决,立即让我对这些人的动机产生了怀疑。完全是在为美国肢解、搞乱中国的政策背书,所以我后来对这些人没有好感。
谢谢您的回答。中共统治的细节不是我的专长,很高兴有人能提供资料。
之乎者也
2015-05-21 00:00
看到上面有网友为台湾朋友推荐凯迪社区和网易新闻评论区等网站,我再推荐一个天涯杂谈,这些基本都是中共的反对者扎堆聚集的地方,浏览量也非常之大。上面提到的新浪微博上中共反对者也数量不菲。其实不仅网上可以骂,现实中骂也是没事的,你在公共场合批评中共绝对不会有人来管你,但是只有一条,不要聚集人群游行示威对政府进行抗议,但事实上针对政府的游行示威也没事,只要别反对中央政府特别是反对中共的核心体制,各级地方政府还是可以抗议的。实际上每年各地针对各级地方政府的示威抗议活动如汗牛充栋。看到有些台湾朋友对中国大陆误解太深,真的认为这里是万马齐喑、镇压横行的社会吗。现在大陆长期生活着上百万台湾同胞,自己来看看,生活体验一段时间就知道实情了,何必听西方和台湾媒体洗脑呢
谢谢。
之乎者也
2015-05-21 00:00
说到薄熙来案和毕福剑事件,就绕不开毛泽东的问题,这确实是中国社会未来可能存在的一个隐患,记得以前孟源先生也谈到过这个问题。未来一旦社会矛盾加剧,或者经济出现问题,就不可避免地有野心家跳出来拿这个问题做文章(薄熙来就是最近的例子)。关于毛的评价,在中国社会两极分化争执地很严重,赞者称其建立了一个世界上行动能力最强的严密组织为今天的经济发展埋下伏笔,称其奠定中国初步工业化的底子,在美国全面禁止前搞出了核武器等等。恶者骂其搞经济无方,贪恋权位打击异己,行红色恐怖,治国荒唐,将国家拖入濒于崩溃的边缘等等。但是毛在底层民众中的支持率还不低,这也是薄熙来之流得以钻空子的基础。所以这个问题现在很难办,有点像中共的负资产了,我的看法是中共高层刻意避免关于毛的争论,想让这个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下去直到式微,成效如何目前还未可知。

PS:关于毛的问题,请各位大陆网友切勿在孟源先生的blog里进行功过争论,这个话题在大陆网站上也是一旦涉及,持不同看法的双方必然会吵得天昏地暗、口水遍地。不要污染了此处一方净土为好。
你对他的正反评论我都同意;在这儿我只加注一点:奠定中国初步工业化的底子和后来从文革中复苏起来,靠的都是共产党里几十万无私而肯干的干部。中国读书人素有忧国忧民的传统,而1930和1940年代的爱国菁英大部分进了共产党。把1950年代发展的功劳给了毛,是不公平的。
南山卧虫
2015-05-21 00:00
//If all you have is a hammer, everything looks like a nail.//

哈哈,巴菲特用这名句来解释炒股心理。
1960年代的名句,巴菲特那时还年轻。
南山卧虫
2015-05-21 00:00
//在西方所谓没有言论自由的大陆,你可以看到网民公开讨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优缺点,以及哪种主义适合中国。而在言论自由的西方,却极少看到这种辩论,民众对待除西方民主政体以外的体制,几乎视为洪水猛兽。这不是很讽刺吗?//

或者,在欧美大媒体上,讨论一下犹太人的罪过以及对当今世界的影响。结果一定很有趣--奇怪的是,中共怎么不搞个马甲,挑挑这事儿呢?或者,中共实干兴邦,来实的不来虚的。
没人敢啊,除非你一辈子都不工作了。
怀素
2015-05-21 00:00
关于the great firewall, 再补充一点:自古以来,中国人修墙的逻辑,主要都不是为了防止自己人出去,而是阻挡外敌入侵。GFW也一样,2008年前后老美用Google 和FB从情报搜集到煽动暴乱,在中国搞了不少事情,引起中共高度警惕,所以才开始认真建墙。其另一个副效应就是国内百度腾讯以及新浪微搏的崛起,并把G,F两家轰出了市场。国内用户想要翻墙其实很容易,但是有了这道墙,想从墙外到墙里搞事,其技术上就难一些。比如从国外ip 往国内传输海量数据就会有延时,这对于防止和监控网络攻击大有帮助。
另外,现在在欧洲搞科研的(包括我本人及朋友们)基本上都在考虑回国发展的事,有一些已经拖家带口的全搬回去了。毕竟作为外国人,在欧洲发展的天花板触手可及,拼教授的机会极低。况且现在整个欧洲的经济环境都不景气,科研经费越来越难争取。作为外国人想要独立申请经费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回国是不错的选择。其困难在于国内本土派实力也日渐丰厚,加上想回国的越来越多,所以好位置难找且竞争激烈。百人、千人、小千人各种计划,想争取到也不是那么容易。所以大部分人都退而求其次,先想办法跟国内建立各种联系与合作,维持良好的交流,以待合适的机遇。
搞高科技的一般以事业为导向,逐水草(研究资金)而居。中方资金充实而西方阮囊羞涩,自然就会有动力回去。
怀素
2015-05-21 00:00
还没有人说毕老爷的事。首先,毕老爷是党员,党员是有党纪的,什么场合什么话合适不合适说,这是有规矩的。赶上习总整党,正是最关注党员自律问题的时候,就算开玩笑也需要有些党员的觉悟。这种时候开这种玩笑,社会观感实在不佳。要说没自由,谁让你入党的呢?入不入党可是绝对的自由选择。一般老百姓天天拿中共及其领导人开各种玩笑,微信微博各种段子层出不穷,租出车司机更是随时随地都在骂,谁也没觉得恐怖。其次,毕老爷是公众人物,话语权和影响力都极大。关于毛,菁英阶层或许看法各有分歧,可在广大民间其形象仍然是不可触犯(很多老百姓家里都有毛像保平安,出租车、运输车司机尤爱在车里挂毛像)。所以毕老爷的言论才会触犯众怒,掀起如此巨大的波澜。他被央视冷处理,其实更主要的恰恰是源于民意的巨大的舆论压力,而非什么党专制的红色恐怖。事实上,官媒对于毕老爷事件的看法是相当中性的,而其关注焦点更偏重于对用手机偷拍私人场合谈话并公之于众的这种做法的讨论 (参考环球时报社评: 毕福剑风波验证互联网舆论的变迁;以及那两天最被广泛转发的人民日报的一篇旧文:“神题”侵害大学精神)。最后,毕老爷只是节目暂时换了主持人,没失业也没其他什么事儿。估计等个一年半载舆论风声过了,他就会复出。
我也认为他的解职是暂时的。这个待遇比我在《言论自由的假相》里提到的美国主播要好多了。
Dofin
2015-05-22 00:00
拜读了您的文章,果然识广虑深,佩服!不知王兄有无听说过《智商与国民财富》(IQ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 这本书,各个国家的发展方式和结局是否与此有一定关联。
我觉得IQ测量的是成就而不是潜力,所以有很大的文化影响在里面,不一定是遗传的。

在欧美有认为亜洲人天生聪明的,但是不被主流学术界接受。在美国,只有犹太人自吹自擂自己族裔IQ高的文章才能上大眾传播媒体。
foxpeter
2015-05-22 00:00
有太多人因简化法则,而倾慕美式自由。会说出美式自由和科技发展有关的人,多是简化法则的影响结果。分析二战后,为何美国的科技大跃进,超过战前的欧洲。也正是因为战争,导因于不少欧洲的学者于战争初期往保持中立的美国移动。美国真正的参战,也以珍珠港事件为分界。在此之前,美国吃尽战争双方国的豆腐,军火商、贸易商等等大发战争财。所以直接把美式自由和科技发展划上等号,无视战争的影响,直接简化其他背景因素。这样的简化,似乎又意涵一些政治目的,让美国在二战后,向世界各地推介美式民主的利器。
这些简化是美国人自己编的,在冷战后期对颠覆苏联起了很大的作用,现在宣传战的矛头指向亜洲了。
just me
2015-05-22 00:00
Just watched the first new show of 星光大道. Finally, CNTV put up the first two shows. I love it, as always. It is my opium. Who does not want to see the rise of motherland? Who does not want to see a harmonious society? Of course I am proud of my heritage and culture. 家有诗书如沧海! American culture is superficial and shallow. American democracy is not real because “elected/public servants” only serve the interests of lobbyists and rich people. American economy is mostly crony capitalism. Howe could God bless America if God does exist? However, I must point out these:
Mainland has its own problems. To be critical to US really cannot help or solve Mainland’s own problems. The most important competition is not even with US. Clock is ticking and CCP will collapse sooner or later if staying on the same course. Reform within system under the rule of CCP is currently the best option. But the reform cannot merely be lip service.
DPP’s “I can do whatever I want” and CCP’s “I can tolerate you doing whatever you want as long as you don’t challenge my authority” are equally bad! Learn from the mistakes and experiences of Taiwan. The “economic miracle” cannot be sustainable if the society and the people are not catching up.

Similarly, this blogger is constantly feeding you guys opium. I don’t believe “American exceptionalism”. But I do think that US can offer some great ideas to our pursuit of “Chinese dream”.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我家就在岸上住
听惯了艄公的号子
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I have to give you a warning here. Another case of attack or refusal to acknowledge logic conclusion will be automatic delete.

Making unsubstantiated attack on me or any other commentators without logical or factual support is not going to be allowed. Debate is good, but insults are not.

If you don't like the rule, go live and wallow in your fantasy land. This is my blog, and the rule is: You don't have to be right, but at least have to be open to logical falsification of your opinion. After a long debate, simply coming back and restating your already falsified thesis is a big no-no.

我决定把这篇违规的留言保留做为反例,以后类似的恶性留言会被删除。

这篇留言是恶性的,体现在两方面:1)“Feeding Opium”是纯人身攻击,没有任何论证的支持; 2)“The economic miracle cannot be sustainable..."是前面已讨论过的话题,留言者的论点已被驳斥,不应该忽视这些论证而重复已被证偽的口号。

总之错误的理论可以提出,但是必须能虚心接受逻辑的证偽。
md51
2015-05-22 00:00

其实,我有这样一个观点。那就是 无论 国民党还是共产党,在发迹初期(国民党我指的是20年代共产国际帮助孙中山建立黄埔军校提供武器)都受到 苏俄的扶持。

而在国内两党长期厮杀的过程中,国民党和共产党 不得不 相互学习。

设想两个人在搏斗,生死之搏,除了自己与生俱来的,自己学会了的,之外就是向搏斗的另一方(对手)学习。

这期间,由于共产党长期处在弱势的一方,更加苦练内功,也就是强化组织的严密性。

共产党向国民党学的地方太多了。就比如简体字,这个最没有争议。最早是国民党在大陆的时候,准备搞简体字,连样本都搞出来,但是国民党没有时间推行。等中共执政,一有时间,就这个国民党未尽的事业推行了下去。如果中共对国民党一切政策都象国民党在台湾一样闹抵触情绪,搞汉贼不两立,中共大可以不推行国民党留下的简体字政策。

事实上,就是国民党看到大陆推行简体字之后,放弃了在台湾推行简体字。

说到血腥土改。现在的人都离那个时代隔了很多代了。但是,我绝对相信是存在的。

不过,楼主在评价 中共血腥土改的时候,也请看看 蒋介石及国民党的血腥屠杀。

《苦难辉煌》精彩书摘

第三节 谁人看中毛泽东

有人翻遍历史,得出在中国欲成大事者,实践上必须具备三个条件:
其一,爱才如命;
其二,挥金如土;
其三,杀人如麻。

近代中国恐怕没有哪一个比蒋介石更加具备了。就江山改姓、王朝更迭来说,普天之下,也只有姓蒋。
蒋介石早年赴日本留学,在给表兄的照片背后题诗一首:

“腾腾杀气满全球,力不如人肯且休! 光我神州完我责,东来志岂在封侯!”

从1926年“三二○”中山舰事件到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事变;从1941年1 月皖南事变到1946年6月26日大举进攻中原解放区,蒋介石每每突然间向中国共产党人举起屠刀。仅1927年4月到1928年上半年,死难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工农群众和其他革命人士,就达33.7万人;至1932年以前,达100万人以上。罗亦农、赵世炎、陈延年、李启汉、萧楚女、邓培、向警予、熊雄、彭湃、张太雷、瞿秋白、恽代英、方志敏等大批中共的优秀领导者皆被杀害。

周恩来曾经万分痛心地说过:“敌人可以在几分钟内毁灭了我们革命的领袖,我们却不能在几分钟内锻炼出我们的领袖。”

大批领导人的被害,曾使中国共产党处境艰难。

国民党爱国将领陈铭枢在《“九一八”第四周年纪念感言》中写道:“呜呼!不知多少万热血青年,就在这‘清党’明文的‘停止活动’四字之下,断送了最宝贵的生命!国民党为‘救党’而屠杀了中国数百万有志有识的青年。
这个损失是中国空前的损失,即秦始皇之焚书坑儒亦必不至于此。”

蒋介石用屠刀在中国造成的白色恐怖,可谓全世界顶尖的白色恐怖。

相较之下,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党人是有幸的。

列宁被捕流放过两次。

托洛茨基被捕流放过两次。

布哈林被捕流放过三次。

加米涅夫被判处终身流放。

加里宁多次被捕流放。捷尔任斯基多次被捕流放。奥尔忠尼启则多次被捕流放。古比雪夫多次被捕流放。
斯维尔德洛夫先后被关押和监禁达12年之久。

斯大林被捕流放竟然达到7次之多。

若沙皇尼古拉二世也成为蒋介石,布尔什维克党中央能存几人?谁又将去领导改变了整个20世纪的十月革命?

在中国,共产党人只要一次被捕,便很难生还。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被捕后本已叛变,蒋介石也只让他活了三天。蒋记政治词汇中充满了“枪决”“斩决”“立决”“斩立决”“见电立决”;根本没有“流放”这个字眼。
====================================================================

共产党血腥土改,是要获得贫苦底层农民的支持。你说的血腥涂改,到没一个村子随便找几个地主富农开刀,然后阶级诉苦,于是底层农民就帮助共产党了。

这个共产党肯定干过。但是,不是时时都在干,在46年之后,内战再开,干的可能更组织化,更血腥。

就是在井冈山,以及长征流窜的过程中恐怕都在干。但这程度恐怕与国民党从27年4.12清党屠杀共产党和国民党左翼,到32年之前 达100万以上,不可同日而语吧。

地主富农被共产党无辜宰杀固然冤枉。那么从27年到32年,中国大致损失100万进步有志人士,整个中国冤不冤枉?


你看,国民党 屠杀了100万中国有志进步人士,有共产党也有国民党左翼,还有数不清的党外人士。当然,这都在国民党名义上统一中国之前干的。算是地方政府,算不得中央统一政权。

中共长期被称作匪,它搞血腥土改,杀了不少地主富农,搞土地革命,力争底层农民的支持,苦苦挣扎,四处流窜,最后跑到陕北延安才缓了一口气。


我给个评价:如果不是蒋介石以及国民党右翼血腥屠杀共产党以及血腥镇压左翼人士,中共能和平的搞工人运动,那么,中共何至于走到 武装革命的地步?何至于非要跑到 农村,去获得最广大人民的支持?何至于非要 用 血腥土改作为手段?


就像我隐隐的感觉到,49年以后,中国某些动物的灭绝,乃是一系列原因传导所致。道理不难明白,人要活,要吃饭,要生存资源,动物就必然遭殃。而给中国人带来苦难的是外国侵略者,是帝国主义,他们给了中国人深重的苦难,而等到中国人缓过气来之后,动物遭了殃,最典型的,也是我心痛就是 华南虎,白鳍豚,还有我不知道的苦难。

须知,一国的苦难,不知是一国人的苦难,连动物都难以幸免。

近代,为什么中国往往走极端,行极端的事?国民党清党需要屠杀到100万人的地步么?这极端不极端?

比之沙皇的手段,太极端了。

毛极端不极端?一手发动文革,整个国家疯癫10年,许多知识分子被迫害致死,极端不极端?何苦?

但是,你若深究 中国人为什么在近代这么处事极端,你真的深究下去,我族往往行为极端就与异族压迫我族,深重的民族苦难 是分不开的。

长达100多年的民族深重压迫,导致了数代中国人心理扭曲,行事极端。我认为值就是原因的传导。

外族压迫我族,传导到我族心理扭曲,行为极端,而心理扭曲,行为极端有害苦了中国人和中国动物。

所以,如果非要我说,我要说,一切都要归罪于 外国对我国的民族压迫,对我的侵略。


附:央视 大型11集纪录片《苦难辉煌》尊重原着,但不照搬原着
http://tv.cntv.cn/videoset/VSET100165016252

我对土改的消息来源,一个是我祖父,另一个是去年在《观察者网》上节录的一篇学术论文。这篇论文还提到用土改来提升农民参军意愿是刘少奇的发明,一旦采行,兵员问题就解决了,他还受到很大的褒奖。

当然我同意20世纪初期的中国是十分混乱、原始而残酷的,所以我们现在看来很残忍的事,在那个时代背景下就没有同等的道德包袱。不过历史本来就是现代读者与老故事的互动,在理解时代背景差异的前提下,我们还是可以做评论的。
md51
2015-05-22 00:00
共产党是如何创党后用28年取得天下,如果愿意嗅嗅那段风云诡谲的历史,金一南教授的《苦难辉煌》,我鼎力推荐。

这个书就是用审美的视角在审视那段风云激荡的历史。
我对这段历史是有Mixed Feelings的。一方面国民党贪腐严重,理想主义的青年大部分入了共产党;另一方面共产党动员农民参军的手段,是血腥土改。名义上是为了斗倒土豪,实际上是每一村随便找几个中富农家庭来开刀;一旦村民觉得自己是谋杀共犯,在内战战场上就肯出力卖命。
caspase
2015-05-25 00:00
说到黑人这个种群,我认为确实黑人在智商上可能先天不足。2010年德国max planck研究所发表了尼安德特人的基因组图谱,证明除非洲以外的人种的基因组里,存在1-4%的尼安德特人的基因。也就是说原始人类从非洲外迁,经过中东和欧洲的时候跟那里的尼人发生了小规模的混血,直到今天这些混血基因在除黑人以外的基因组中都可以找到。也就是说黑人是较原始的人类。至于这些混血基因是不是会造成黑人以外的人类更加优势,则是很有趣的一个课题,不过这个课题,在美国大概没人敢做吧?
的确是没人敢做。

不过我对这个假设存疑,因为没有办法分辨先天和后天的影响。在社会学上,把Correlation错当Causality是常见的错误。一直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因为西方先工业化而认为白种人比黄种人优越,其实我认为那只是歷史的偶然。
passingby
2015-05-25 00:00
是不是可以大胆设想一下:
两党竞争的选举民主制度已由经验事实说明不适合大多数发展中国家
也许可能跳跃发展到"无党竞争"体制 也就是藉由各种新型态匯集民意的手段和方法 跳过"政党"这个中间人
而只要想办法将中国共產党"虚级化" 中国就离无党政治很近了...
空想一则 诸君莫怪
你了解了一个重要的真相:共產党本来就不是西方制度下的那种“政党”,它在中国是与政府平行的单位。在苏联,这个制度最后逐步腐化了,但是中国有2300年的强力中央政府传统,所以在文化上更适合它。
怀素
2015-05-25 00:00
关于精神鸦片的指责,请允许我再多说两句。我想在这里发言的各位没有人认为中共以及中国政体和社会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大家谈论的焦点也不是要去唱衰美国并赞颂中国。只不过大家渐渐有一个共识就是美国式的选举民主未必就是世间唯一的救赎之途,没有美式选举的国家也未必就万劫不复。正如同李世谟在他的TED演讲(Tale of two political systems) 里说得那样,这个世界上有多样人种,多样文化,以及多样宗教,怎么可能只有唯一的一种普世必需的政治体制?而中国所行之道路,也没必要去与西方投票选举制度你死我活的一争高下,只不过是说明,想要实现公平透明并且有效的政治治理,也许还有其它途径可循。我个人也认为全民投票只不过是民主的一种操作手段,但不是民主的本质。而投票的有效范围值得三思再三思。个人以为一旦投票的人数的人群内部的差异程度超过一定的范围,其结果就很难维持理性,或者说有效性。简单说,美国宪法也是由区区55个人经过讨论决定的,而这55个人几乎全部参加过独立战争,超过一半的代表受过专业的法律训,多数做过议员甚至州长,除此之外,其余代表皆是工商界的有钱人。这55个人,很难说对当时的美国社会有多么广泛的代表性,但是他们讨论制定了美国立国之本的文献,而且至今鲜有人对制宪会议的合法性有任何异议。话说回来,如果当时参与讨论的不仅仅是这55个人,而是按人口比例加入了印地安人以及黑人奴隶或者白人平民的代表,这宪法估计得流产。西方民主制度发展到现在,随着选举的普及化,其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就是选民价值观及文化背景的分裂,大家很难对社会发展方向达成共识。个人认为,美国未来最头疼的恐怕还不是黑白之间的问题,而是拉丁裔的迅速膨胀,到白人总数低于50%的时候,美国社会的走向会越发的不确定。
另外,选举只能在形式上决定政治决策者的任命,却无法对其执政行为进行监督。虽然说有任期限制,但是诚如王兄讲过的,其纠错成本至少也是几年的时间。目前,中共改革的大致方向是,决策者任命的权利交于菁英内部,但在决策者执政过程中进行公民参与与监督。去年习总提了8个“是否”作为衡量民主的标准,把选举搁在一边,这8项分别是:1.国家领导层能否依法有序更替;2.全体人民能否依法管理国家事务和社会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3.人民群众能否畅通表达利益要求;4.社会各方面能否有效参与国家政治生活;5.国家决策能否实现科学化、民主化;6.各方面人才能否通过公平竞争进入国家领导和管理体系;7.执政党能否依照宪法法律规定实现对国家事务的领导;8.权力运用能否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这已经是一套相对完整的评价体系。其挑战在于建立并执行相关的制度,以满足这8个执政评价标准。其相关的改革大约是中国未来两到三任领导人需要共同面临的挑战,其成败则关乎十几亿人口的前途命运。而这些改革的方向未必会最终走向多党投票。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中共眼下就面临着19大的布局。按照惯例,习李的继任者仍该在近两年内浮出水面。虽然在习的强势领导之下,大家对他的十年任期有了信心。但是制度化的真正挑战,很可能在习李之后的十年。大家都在看。
说回到美国,大家都公认美国仍然是这个世界的老大,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地方。我个人希望美国能够作为人类文明的一个航标而持续的繁荣下去。事实上,个人以为中共的体制到今天还没有崩溃, 恐怕还得感谢以美国为主的西方世界的各种批评与威胁,这令中共始终处有一种随时会垮台的高度的危机感,并不断地做出改进。如果美国真的衰落,欧洲又不能复兴,那么中国的发展反而对失去借镜与参照,变得不可持续了。正如道家所言,有无相生,无此即无彼。对立产生竞争,竞争促进发展,失去对手的胜者自然会日渐衰落。所以,我很希望看到美国国内出现有力的改革,让这个国家继续作为人类文明前行的参照之一(但不是唯一)。
我同意你的说法。中共的制度当前看来比欧美的民主制有效的多,但是它不但依靠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治遗产,因此是一个特例而不是一个模式,而且人治的成分很高,要制度化还有很长的一条路(不过至少习近平知道必须走这条路)。

我对美国倒没有你这么看好。西方在历史上解决贫富悬殊问题,一向只能靠全面战争;但是在核武器时代,全面战争是打不起来的,而美国现在的致命恶疾,不是种族,而在贫富的差距,我实在想象不出美国人如何能在和平的环境下,爬出这个自己挖的坑。
mindarla
2015-05-26 00:00
西方先工业化,应该就是源于它们对外扩张的积极性,在大航海时代发现很多科技落后,在外交上无主的土地,有了大片可以扩张人口的土地,人口一扩张就產生大量的需求,当时的生產力无法满足,因强大的需求而產生了工业化。

而华夏文化不强调扩张这件事,大多人都眼望中央,很多士人被贬到边疆就写诗诉苦了,又怎么会想要去海外扩张发展呢?而在没有需求的情况下,自然没有工业化的动力,虽然这件事样本数太少难以证明,可是我有点认为西方先工业化是必然的结果。
我以前推荐过Ian Morris的《Why The West Rules-For Now》。我想这本书已经相当偏袒西方了(主要是主观而随意地把中国歷史上记载的经济数据往下修),但是它也认为你所说的这个“对外扩张的积极性”是地缘因素而不是文化因素。

我们观察的事实是他们扩张了,所以也可以说有了扩张性的文化。但是这个扩张是有明显的地缘利益因素(即必须绕过被新兴的土耳其截断的丝路而建立新的海运路线),那么再把文化列为扩张的原因,就是不科学的,因为你违反了Occam's Razor。更有可能的是文化是扩张的后果。
姚广孝
2015-08-27 00:00
很多人的回复离题万里,动不动就鬼扯到什么政治上,其实是对博主的不尊重。借鸡下蛋抬高一下自己罢了。

我想结合我的经历说一说这个原议题:美式自由和科技发展。

我想很多人会把美国和美式自由混淆。就好像很多人会把“你会喜欢活在蒋经国威权时代还是现在台湾现在自由的马总统时代”混淆其中的核心,乍一听其实很多台湾人会觉得选择后者。这就是混淆概念,蒋经国肯定比马强,但是世界上哪个国家的人喜欢活在1970年而不愿意活在2015年呢?时间这个载体把载体上的人给搞混淆了。

我原本在我生活的前22年是生活在中国的,后来一直到现在生活在香港。我不敢去提科技,因为我是文科出身。但是我的思想的确是在香港颠覆了我很多既有的观点。后来的客观的想想,这也是因为载体,我在中国的时候是人均4000美金的经济体,香港是其十倍。那么我当然想当然的觉得香港人的理念比中国强,也就墨明棋妙的同意了自由的环境下更有利于思想的发展。因为香港的载体平台高太多了,两个地区的理念压根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的对比。相同还有前几年大陆流行的中国老太太和美国老太太也是一样,最核心的两个老太太每个月的工资就天然不同。

(我在这里不敢对科技做出批判,但是对人文科学而言,我现在还是坚持美式自由更有利于文科的发展)

因为后来我的想法又发生了变化。

如果我们想想两个平台相同的地方对比又会如何?

比如台湾和中国深圳,或者台湾和上海。人均GDP都差不多。那么这个时候,好像还是自由一方要强。对于中国的历史,哲学,文学,或者其他,基本全灭。中国人这几十年就没写出一本有着世界影响力的图书。但是我看过几本台湾作者写的历史和文学,我觉得水平要普遍高于大陆作家。中国的自由的宋朝的科技创新好像也要高于后面的元,明,清。

我最后想提一提美式创新,这个到底和自由有多大的关系我也不知道,但是科技也要讲究创新,自由的氛围的确有利于创新。而中国传统的文化氛围下,创新精神其实是被打压的。
政治上的创新当然需要政治上的自由。文化上的创新则需要文化讨论的自由。科技的发展创新需要的是研究和实验的自由,在这方面制压自由的往往是钱。别忘了,不但纳粹德国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在极权制度下发明了很多创造性极高的新武器,当美国要发展原子弹时,也是把几万名工作人员锁在新墨西哥的沙漠里好几年。换句话说,美式自由遇到真正迫切的科技发展需要时,就被美国人自己踢到一边去了。
canada_goose
2015-11-20 00:00
美国现在的问题中国全部都有类似经歷。

共党的发家史其实也是打着民主的旗号。他用人民当家作主的口号破坏控制区经济,打压知识分子。甚至在上位后搞文革,发动群盲,残害众多学者,极大延缓了后来的中国科研发展。

现在的中国科技发展,是共党在面临生存危机时自我学习改革后终于理解经济和人才的重要性的產物。
中共的反智歷史,主要责任在毛泽东身上;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其最深刻的基础就是理性。
语路人
2016-04-18 00:00
中国的几项科技发明,多是拜留学外国的留学生所赐
其中以留美国的为最多,如今你说科技发展和美式自由无关,当年如果没那些留美的中国的几项科技成果会那么快就能完成吗
一项技术从脑袋到实用有一定的时间,但是中国这几年科技为什么有跳跃式的进展我想大家心里有数,你就不用在硬柪了吧
留美的学者回到”没有自由“的中国,反而能大放光明,不正是支持我论点的证据吗?我不懂你的逻辑何在。

我知道你没有逻辑能力不一定是你的错,但是还是必须为其他读者指明。就像如果你染了艾滋病,不一定是你的错,但是我不能让你捐血,污染血源。
K.
2017-08-26 00:00
杨振寧:

非常高兴中国从那时候到现在有了惊人的发展。我想这些发展再过一两百年,会被认为是人类发展的歷史上一个大奇迹。当然,日本明治维新以后,也是奇迹般的成长,可是它的困难的程度、人口的规模、经济的规模以及当时整个世界的局势,拿来跟中国今天的奇迹比,还是非常小。

从这方面来看,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因为我小时候看见了中国落后的情形,后来到外国去,看到了中国人被外国人欺负、藐视的情景。像翁帆就没有这个经歷。没有这个经歷,对于今天中国的成就跟我的感受不可能是一样的深。我非常高兴,在我晚年的时候,能够看到中华民族已经成为21世纪世界的领袖之一。大家都说20世纪是美国的世纪,我想现在要是问世界上有见识的人,同意不同意21世纪将是中国的世纪,绝大多数人都会同意的。

天津的具体发展我不太清楚。不过我记得我曾经这样讲过,我离开中国的时候是1945年,假如那个时候是旧中国的话,1971年我回来,所看到的是新中国,改革开放以后,我所看到的是新新中国。新新中国不得了的发展,是我今天特别有深深感受的地方。

网上常常有很多文章,说中国科技不行。我一直认为,这是因为没有弄清楚。中国科技的发展不是非常之慢,而是非常之快。因为你必须从起点来看。1930年前后中国才有研究生。陈省身先生就是最早的一位。而他在1944年就发表了一篇文章,震惊了世界数学界。南开大学前几年举办了安葬陈先生骨灰的典礼,安放了一块石头,上面刻的就是陈先生那篇文章的精髓。从整个发展的趋势来看,我是很乐观的。改革开放以后,许多从中国到美国念书的研究生,他们的学习态度、学习能力,还有他们的人生观,跟美国的学生不一样。中国的文化传统,中国的教育哲学,是中国伟大復兴的动力之一。

单讲政府对于科学家的态度,美国和中国就完全不一样。可能大家不是很瞭解。像李书记这样和我们学科学的人一起交流,这在美国可以说是不可能发生的。举个例子,1986年里根是总统,那一年包括我在内的约10个科学家获得了美国“国家科学奖章”。我们要排队进白宫,10个人在白宫的侧门等候,因为下小雨,所以大家都不太高兴。至少等了半个多小时才一个一个经过安全检查进入白宫。进去以后,里根总统讲了几句话,我们就一个一个走到他的面前,他给我们颁发了奖章,并与每人照了一张相以后就离开了,没有同我们一起喝咖啡,我们每个人只拿到了一张自己和里根在一起的相片。这不是一个大的事情,可是所反映的是美国整个社会的状态。那么你说为什么美国的科技发展这么成功呢?这有别的原因。可是单讲政府对于科学发展的态度,中国政府的态度是远远超过美国的。

www.guancha.cn/.../2017_08_26_424549.shtml
就算是年轻一代的人,如果愿意好好读歷史,现在到国外仍然能享受被歧视、欺负的经验,也就一样能感受到中国近年成就的伟大。

问题在于有些人越是被当成奴才、小狗一样踢来踢去,他们就越恭顺,尤其是香港和臺湾人。
弃车成杀
2021-08-04 10:07
https://pan.baidu.com/s/1vPj0y6_fr_LcFR0U9FZBLg 提取码 u524 这是我读了你这篇文章的一些想法和 反驳
AbzX5
2024-02-04 14:59
我认为政治上可能存在一个不可能三角, 即科学(理性), 民主, 自由三者不可能同时成立. 一个运行良好理性社会, 民主(普选)和自由(言论)两者最多只能实际有一个(实际最多可能只有0.9). 民主制度下, 民众的各种言论会对选举产生影响, 政治人物及背后力量必然使用各种隐蔽的手段和传播学技巧,去干预扭曲舆论, 最后甚至主动利用反智宣传, 代价必然是整个社会腐化堕落, 无法再公开讨论理性议题.相反, 假如一开始就承认民主根本做不到, 最多只能做到共和制度(一定门槛的民主/委员会制), 那么不仅拥有选贤任能的富裕, 反而能获得更多的自由, 尤其是言论自由, 因为门槛以外的人随便怎么胡说八道, 都不能影响理性决策. (当然, 对于那些反智宣传, 仍然会有少量必要的分级隔离, 所以说实际最多是0.9. 但这种分级隔离远比民主国家轻).这个不可能三角早期并不明显, 因为许多民主国家当时实际上有很多门槛, 种族隔离以及战争刚好塑造一个外敌来调和民主和自由的互斥.为了社会保留一定的多元和学术批评, 民主和自由两者当然后者价值更高. 中国既然要走科学社会主义的道路, 那么就应该领悟这二选一的道理. 因此, 意识形态上根本没有必要在"民主"问题上支支吾吾, 强行要去戴民主的帽子, 不要再去谈什么社会主义民主政治, 反而应该干脆大大方方承认民主就是行不通, 所以我们社会主义就只搞共和制. 这样一来, 言论自由的压力反而变小, 反而能摆脱僵硬的舆论监管审查负担. 当西方的政治正确越演越烈, 言论越来越受限, 假如中国舆论反而愈加放宽, 完全可以反超为新的自由世界领袖, 一举占领舆论宣传的道德高地. (西方阵营国家冷战时期常自诩"自由世界"而非"民主世界", 因为有不少是受美国扶植的独裁政权). 而且中国解决了挨打, 挨饿问题, 之后要解决挨骂的问题, 也需要一个道德高地.
你的説法我不認同。

民主有三重意義:民有、民治、民享。“民有”主要是虛名,沒有什麽實際價值。“民治”則完全行不通,越是事事公投,越方便資本或其他利益集團(例如中科大)通過媒體操弄輿論,參考脫歐。“民享”也就是公益最大化,這才是民主的真義,但因爲與人類自私天性直接衝突,所以有著複雜而基本的矛盾,這正是政治學的核心問題。

我認爲中西文化的基本差異,正來自針對上述問題的解決方案:中國自2200年前發明郡縣制,開啓了中央集權的治理模式,100年後就很自然地在諸子百家的衆多學術理論中選擇了最配套的儒家,然後經過1000年的實驗演進,奠定了科舉選賢的人事制度,延續至今,才演化出獨特的社會文化與結構。相對的,羅馬帝國的集權統治既沒有貫徹到基層,也沒有存活過蠻族入侵;西方文明經過長期的封建分立,一直到300年前才勉强開始凝結出現代國家治理體系。以美國爲例,到南北戰爭才在理論上確立聯邦政府的權威,到20世紀初聯邦開始徵收所得稅才有實際上權力的貫徹,然後經過羅斯福新政到Johnson的Great Society,才算補齊了中央政權的組織和能力;然而即便如此,既有的地方(參考前文《談美國的反種族歧視運動》所討論的美國警察體系)和私營(例如美聯儲和NASD)權力機構依舊存在,形成互相掣肘、叠床架屋的窘態,效率極低而且完全無力抵抗利益集團的滲透。

當然,博客已經反復論證過,中式的集權體系絕非完美,而有著兩個很大的軟肋:第一是高度依賴人治,尤其最高層的品德和能力極爲重要,基本必須接近完人,否則自然會有身邊的人利用其盲點來鉆漏洞、謀私利;其次,對專業集團的腐敗尤其欠缺抵抗力,因爲這些人可以用政治權力來打壓專業批評,同時用專業權威來通過政治審查。過去十年,我試圖以理性智慧來引導意見領袖、揭發專業利益集團的伎倆、解釋公益最大化的正確方向,然而不但在解決科技詐騙和學術腐敗方面毫無建樹,連金融賣國都沒有阻止;這不只是我個人的失敗,也是全人類的損失。我在過去兩周深切反省,覺得自己可能是太高估理性論述的力量,畢竟99%以上的人口完全沒有任何邏輯思辨能力,所以先天就不可能被真相和智慧説服。假設有人穿越到雍正或乾隆時代,以100%精確的先見對鴉片戰爭和其後的百年屈辱做出警告,我想這人必然會被處死而不是喚醒執政者;我説了這麽多實話、得罪了這麽多利益集團,還能苟且活著,已經算是幸運的了。
2024-02-15 11:49 回复
洋芋片好吃
2024-02-04 19:55
 1樓的留言有一基本矛盾就是怎麼定義民主,民主應該定義為「人民的控制權平等」還是人民的「經濟基本權力平等」?如果是控制權因為人類智商和理性的理解能力學習能力本身就不平等差異極大且理性程度較高學習能力強的人都是少數和珍貴的為避免民粹,所以我認為「人民不應該有控制權民等的民主」,但是政府應該確保人民的「經濟基本權利平等」比如住房、教育、每個世代間上升通道的機會平等等等,因此人民只有主權沒有統治權的經濟民主就是很合理的,這裡又有一個矛盾你不可能擁有你不能控制的東西,且控制的人也無法保證百分之百忠誠於人民,因此不論是政府官員採取中央集權專制還是西方的社會菁英或財團代理人統治的共和制政體(西方古代是寡頭政治例如羅馬和希臘的奴隸制後來轉成封建社會)兩種制度都無法確保對大多數人有利,因為人性是這樣每個人出生的時候總是充滿一些隨機性,有人一出生智商就180但是無比自私,有人一出生就智商高但卻無私,但大多數人是愚蠢的且自私的,即使在機緣巧合下偶然誕生了一個既理性又大公無私的領導人這大概是伯拉圖說的哲學王,他也無法百分之百確保接班人和繼承者能繼續有效統治因此中國歷史總是脫離不了300年一個朝代的循環,西方也無法脫離寡頭政治人性的自私和貪婪人類歷史政治制度不就是這三種之一嗎?第一種就是短命的民主政治----給愚蠢統治,這裡的民主定義是控制權民主,他不可能存在因為會導致制暴民政治國家會在很段時間內垮掉過度到另外兩種穩定的政治體制第二種就是西方長期實行的寡頭政治-----給自私統治,由少數社會精英和寡頭來進行統制雖然克服人類的極端愚蠢,因會因為人類的自私本性島導致極大淂貧富差距,最後整格國家聯人類本身都可以被私有化,西方歷史上存在很久的奴隸制、農奴制、19世紀開始流行的資本主義民主共和國本質上也是寡頭巨富家族在統治第三種就是中國古代秦漢和開始的中央極權專制------他是交給運氣統治,運氣好就碰到明君、運氣不好......但是長期而言他的數學期望值也就是後代的皇子優秀與否還是符合人性出生嬰兒是隨機的演化規律(可能出現自私或無私、聰明或愚蠢的人兩個隨機變數)300年朝代週期循環最後一點就是所有政治體制都無法在長達百年的週期裡百分之百確保政治體不不往寡頭化演進,這大概就是朝代輪迴的原因,除非幾百年後未來科技足夠先進能夠改變人類基因,否則就是永無止盡的輪迴而以,不論科技管理還是國家管理、公司管理、甚至是居民大樓委員會的小區管理哪一種管理不是符合以上規律的?
洋芋片好吃
2024-02-04 20:44
 1樓的留言有一基本矛盾就是怎麼定義民主,民主應該定義為「人民的控制權平等」還是人民的「經濟基本權力平等」?如果是控制權因為人類智商和理性的理解能力學習能力本身就不平等差異極大且理性程度較高學習能力強的人都是少數和珍貴的為避免民粹,所以我認為「人民不應該有控制權民等的民主」,但是政府應該確保人民的「經濟基本權利應該平等」比如住房、教育、每個世代間上升通道的機會平等等等,因此人民只有主權沒有統治權的經濟民主就是很合理的可以採取專制手段達成,這裡又有一個矛盾「你不可能擁有你不能控制的東西」,且控制的人也無法保證百分之百忠誠於人民,因此不論是政府官員採取中央集權專制還是西方的社會菁英或財團代理人統治的共和制政體(西方古代是寡頭政治例如羅馬和希臘的奴隸制後來轉成封建社會)兩種制度都無法確保對大多數人有利,因為人性是這樣每個人出生的時候總是充滿一些隨機性,有人一出生智商就180但是無比自私,有人一出生就智商高但卻無私,但大多數人是愚蠢的且自私的,即使在機緣巧合下偶然誕生了一個既理性又大公無私的領導人這大概是伯拉圖說的哲學王,他也無法百分之百確保接班人和繼承者能繼續有效統治因此中國歷史總是脫離不了300年一個朝代的循環,西方寡頭也無法脫離寡頭政治人性的自私和貪婪人類歷史政治制度不就是這三種之一嗎?第一種就是短命的民主政治----給愚蠢統治,這裡的民主定義是控制權民主,他不可能存在因為會導致制暴民政治國家會在很段時間內垮掉過渡到另外兩種穩定的政治體制第二種就是西方長期實行的寡頭政治-----給自私統治,由少數社會精英和寡頭來進行統治雖然克服人類的極端愚蠢,但會因為人類的自私本性導致極大的貧富差距,最後整個國家連人類身體本身都可以被私有化,西方歷史上存在很久的奴隸制、農奴制、19世紀開始流行的資本主義民主共和國本質上也是寡頭巨富家族在統治第三種就是中國古代秦漢和開始的中央集權專制------他是交給運氣統治,運氣好就碰到明君開明專制、運氣不好......但是長期而言他的數學期望值也就是後代的皇子優秀與否還是符合人性出生嬰兒是隨機的演化規律(可能出現自私或無私、聰明或愚蠢的人兩個隨機變數)300年朝代週期循環最後一點就是所有政治體制都無法在長達百年的週期裡百分之百確保政治體不不往寡頭化演進,這大概就是朝代輪迴的原因掌握權力的階級希望把財富和權力傳給後代的機率大於傳給賢能的人但後代能夠保證基因優秀的機率是更低了,除非幾百年後未來科技足夠先進能夠改變人類基因,否則就是永無止盡的輪迴而以,不論科技管理還是國家管理、公司管理、甚至是居民大樓委員會的小區管理哪一種管理不是符合以上規律的?不管什麼制度都有缺陷不可能完美,只要有缺陷就可以利用bug放大利益集團 ,除非人類的基因可以改良
AbzX5
2024-02-06 07:26
没问题, 你当然可以重新定义民主, 但为什么打舆论战我不建议这么干? 把民主的定义改成你所认为合理的版本, 就是这些年来宣传部门在反驳"中国不民主"时的做法, 但效果如何呢? 为什么效果不好, 因为别人已经在这件事上做了上百年的文章, 谎言一层叠着一层, 普通人根本无法突破, 早就占领了民主的话语权, 早就牢牢掌握了民主概念的定义权, 所以你怎么定义的, 你说了不算, 他说了算. 这种情况下, 战术选择就不能顺着对方的话说. 在不影响社会科学理性实质下, 应该另辟蹊径, 农村包围城市. 等到站住了, 再来抢民主的定义权.当然这是未来的事, 如果中国不能经受当前金融/学术反腐的考验, 这些构想也就无从谈起.
AbzX5
2024-02-16 11:44
我同意您的说法, 如果民主仅仅指民享, 当然完全没有问题. 但我所谈的还有另一个问题. 正如您所说, 一般人所提的民主意涵有三项(民治, 民有, 民享), 而实际只有民享一项才是可行的, 那不就意味着一般人口中所提的民主大概只有33%正确性? 在还没有掌握国际舆论, 话语权, 定义权的情况下, 就主动去提民主的口号, 岂不是为了那正确的33%而不得不忍受其余67%的副作用?
資本早就把“民主”定義為“民治”,正因爲實際上是資本掌控的媒體説什麽,選民就投什麽。
2024-02-16 11:51 回复
洋芋片好吃
2024-02-17 11:19
 中國古代的社會主義能夠維持穩定的關鍵原因是…而現代卻不能現代的專制國家壽命只有80-90年有可能比不上古代的君主專制可能長達300年更穩定,原因在於世襲的不確定性更高,而蘇聯社會主義專制的壽命就更短更容易寡頭化了,在史達林列寧時期相對穩定到了赫魯雪夫伯尼日涅夫這一代領導人就開始寡頭化了,因為蘇聯領導人不能世襲傳給子孫不是家天下,就有當權者會有機率會想辦法利用權力尋租轉成私有財產再轉給子孫,然後想辦法把公家的產業變為私有,這就是蘇聯後期領導層自願把整個國家讓寡頭掏空給西方繳械投降的原因,相反的古代的君主世襲專制卻更符合人性,當整個國家都是君主的私有財產,君主就沒有理由把整個國家掏空因為這會毀壞自己的產業,留給子孫的東西就少了,而皇子為守住家業和祖先新辛苦打下的江山會用心經營天下讓民有所養經濟得以發展 另一個相反是北韓權力可以世襲三代領導人反而想要用心經營國家,反而把國家當成家產治理領導人就不會想要掏空國家去和外國買辦聯合讓子孫跑國外變成寡頭資本家的方式來傳家,儒家所謂變大私為大公就是此原理,他符合人性因此能長久運作下去,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為天下之大公。這就是中國古代的社會主義能實現的原理因為充分利用人性…….而儒家思想只是強化了君主制,而且能夠使得皇帝和士代夫階級的利益綑綁,並且來自社會底層的聰明人因為科舉得到官職也不會想要謀反 相反的向敘利亞的阿薩德這樣權力世襲都不穩固差點被西方顏色革命,還有蔣介石蔣經國這種現代專制不到兩代就終結了,領導人如果心念一轉發現財富和權力都沒辦法傳給子孫一定會想辦法利用權力還在的時候多撈一些錢藏到國外去,將來以資本家寡頭的形態讓後代享用,這就導致很多現代專制國家的壽命都很短,而且立太子、立儲君、防止外戚干政這些現代專制國家都沒有制度化導致整個很不穩定,還需要擔心西方顏革,相反的俄羅斯國內有一少數派菁英就是想透了這點,因此還想讓俄羅斯恢復沙皇制度呢,他們想透徹了認為西方民主制度並不適合俄羅斯,而現代這個俄羅斯半民主制也很難長久穩定不寡頭化,但是現代的俄羅斯並沒有恢復沙皇制的條件這就是麻煩的地方…….他們是一心一意真想天下蒼生和人民呢……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