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戰略】【國際】從SWIFT制裁俄國,看中國的對應之道

2022-03-11 15:08: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71980706



烏克蘭

烏克蘭爭議自2014年的廣場政變至今已有八年,其間俄國一方面積極强化自身經貿金融體系,以承受既有和可預見的歐美制裁措施,另一方面主動爭取歐盟決策核心,與Merkel達成默契,簽下Minsk協議,並建設北溪二號管道,賦予德國在下一輪衝突中置身事外的餘裕。很不幸的,在Merkel退休過程中,英美果然趁機挑起事端,而繼任的德國新政府毫無戰略警覺和眼光,即使在北溪剛好建成,法、意兩國領導也已經積極溝通,試圖安排歐俄和解的背景下,依舊拒絕終止冷戰結束以來北約的前侵策略,自願步入昂撒集團預設陷阱,成爲新冷戰的前綫炮灰。

Putin和Scholz在2月15日會面不歡而散,幾日後冬奧順利結束,俄方隨即對烏克蘭發起全面軍事行動,代表著完全放棄七年來的多邊外交策略和辛苦而得的成果(一旦烏克蘭易幟,Minsk協議和北溪二號就純屬多餘;俄方剛剛遣散了北溪歐盟公司的所有職員,正式接受幾十億美元投資打了水漂),改以單邊手段解除來自北約的軍事壓迫,這很明顯是Scholz先背棄兩國外交默契才可能發生的結果。其後英美自然要求歐陸國家承擔起制裁俄國的兩敗俱傷損失,並且開始準備資助對俄佔烏克蘭進行游擊騷擾(例如英國外交大臣Liz Truss公開支持英國傭兵加入對俄作戰,已有丹麥跟進)。這樣不但立刻造成歐盟經濟大失血,而且在東歐留下長期戰亂的潰爛創口,手段之辣、用心之毒,令人髮指;然而德國和歐盟領導階層居然毫無所覺、全力配合:前者打破二戰後傳統,捐贈武器資助交戰方(不過我並不把德國再軍事化本身算是個威脅;這是因爲依照他們當前的行政效率,10年内都不可能有任何顯著的戰鬥力提升,届時歐洲整體的衰落早已明顯化,他們的國力絕對無法負擔高昂的軍費,所以在那之前,即使這一屆政府冥頑不靈,下一屆也必然會放棄再武裝的企圖);後者則同意多方面封鎖、制裁俄國,其中最受矚目的,是將俄國的主要銀行踢出SWIFT網絡之外。

SWIFT

SWIFT是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的簡稱,1973年由一群歐洲銀行合作成立,任務是建立自動化、標準化的電子訊息網絡來取代舊有的轉賬匯兌手續。其後普及到全球,並在美國設立了一個重要的分部。2001年九一一事件之後,美國國會立法通過了愛國者法案(Patriot Act),授權並要求國安部門對全世界電信做全面監控,其中也包括了SWIFT,連歐盟内部的所有交易記錄也被强迫轉交給CIA、NSA和財政部,然後依美國國内法來做單邊懲處。一個典型的案例,是2012年丹麥人Torben Nødskouv向一家德國批發商網購古巴雪茄,通過銀行轉賬支付了13萬7千克朗(約當2萬美元),但因爲美國對古巴實施貿易制裁,這筆錢被SWIFT自動沒收。這當然違反歐盟法律,但受害者依舊申訴無門。

同樣在2012年,美國首次直接使用SWIFT作爲外交制裁手段,目標是伊朗的主要銀行。原本伊朗早已全面無法使用或擁有美元,但失去SWIFT之後,和歐盟之間的歐元貿易也因而停滯,經濟受到嚴重打擊。這裏的重要細節,在於SWIFT基本上依舊是歐系銀行的同盟,24名董事中只有兩人代表美國銀行,以及中、俄、日、澳、加、新、港、南非各一人。基於美元的長臂管轄早已是國際上的家常便飯,包含所有金融系統和通道,但受害者還可以改用歐元;通過進一步劫持SWIFT來做制裁,美國封閉了使用歐元進行國際貿易的替代管道,而且因爲歐元是歐盟的内定貨幣,這也實質管控了歐盟的對外貿易。

2014年的第一波東烏衝突期間,就有將俄國排斥出SWIFT的企圖,後來因爲Merkel的反對而作罷,俄方隨即建立了自己的支付通訊網絡SPFS。中國的努力更早,在伊朗受到制裁後一個月,人民銀行就開始籌劃CIPS(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2015年年底正式啓用。目前每年價值140萬億美元的國際跨行支付中,SWIFT占比90%以上;CIPS的數字表面上似乎相當於5%,也有説法認爲只占0.5%,目前我尚無法確認如何可靠地解讀這些互相矛盾的統計資料。

外匯儲備

理論上,SWIFT只是一個支付管道,受到制裁的國家想要繼續使用歐元,儘可以改用其他通訊方式,除了SPFS和CIPS之外,電傳打字機、電子信函、電話、電報和甚至信件都是潛在的替代。所以實際上,被SWIFT踢出系統,完全不是媒體上所吹噓的“終極核選項”,而只是美國依靠貨幣霸權對敵人做金融打擊的許多步驟之一,其實際意義在於防堵對方改用歐元,因而必然伴隨著關閉其他後門的手段,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扣押受害者的外匯儲備。這個明顯違反國際法的强盜行爲,在伊朗、委内瑞拉、古巴、阿富汗等國被制裁的過程中,早已被使用過,這次被應用在俄國身上之所以驚人,純粹在於後者的經濟體量和國際地位,遠非那些弱小國家可比。

1990年代中期,美國金融財閥利用美元的低利率,對第三世界大幅放貸,然後在1997年收網,憑藉著協同一致的拒絕結轉(Roll over)美元貸款,以及在貨幣市場的杠桿做空,成功擊破許多亞洲國家的金融護盾,然後由IMF出面,强迫這些國家賤賣優質民族資產,例如韓國的三星就是因此而被外國財團獲得多數股份。事後新興工業國家普遍記取教訓,纍積史無前例的外匯儲備,雖然短期内避免重蹈覆轍,長期下來卻反而增強了美元的國際額分,容許美國對外輸出通脹壓力,這也是在其後25年美聯儲得以簡單印鈔來資助國内無度消費的基本原因。

俄國也是1997年危機的受害國之一。Putin掌權之後,努力整頓經貿,長期維持財政和貿易雙重盈餘,得以建立龐大的外匯儲備,當前總價值高達6300多億美元,僅次於中、日、瑞士,位居世界第四位;其中超過半數是歐元資產,美元計價的只略高於1/7,這顯然是已經考慮過昂撒陣營的永恆敵意和美元霸權的搜刮機制了。然而德國和歐盟出乎理性預期的自我傷害,依舊讓俄方的準備落空,一夕之間失去對大半外匯儲備的掌控。接下來俄國必須面對的,是對盧布的賣空攻擊:既然俄國中央銀行無法動用自己的外匯儲備,自然也無力在貨幣市場對抗賣壓。美國這個操作的用意,卻已經不再只是搜刮資產,而在於通過截斷外貿,引發經濟混亂,以達成政權更迭的最終目標。

新外交態勢

本月這一系列事件,代表著冷戰結束後,現代世界歷史專注在和平經濟發展的全球化階段正式終結,昂撒集團成功裹挾歐盟,逆轉了30多年來歐陸核心國家緩步尋求外交獨立的努力,在歐洲重新建立新一場冷戰對立。德國的新政權徹底放棄了Merkel的務實路綫,不惜充當損失最大的炮灰,尤其值得中方警惕。美國的如意算盤,毫無疑問的必然會想要利用這場衝突作爲前例,在有合適藉口時把各種協同打擊手段複製在中國身上,將新冷戰帶到全球每個角落;届時中方將不再能依靠理性的德國總理做出制約,反而面臨比美國還要更歇斯底裏地使用經貿制裁手段的歐盟。昂撒媒體已經對中方多次栽贓,香港、新疆、和未來幾年有相當可能的臺海衝突,都可以簡單引發歐美聯合經貿制裁。然而中國對外貿的依賴,遠高於俄國,受制裁的影響倍增因子也會是數倍於俄方;這才是德國政略轉向的真正威脅所在。

與此同時,第三世界國家卻對昂撒集團的宣傳和作爲普遍表現出疑慮:印度和阿聯酋在安理會表決中,選擇做出和中國同樣的棄權;土耳其、以色列、南非、沙特都拒絕明確表態;就連以親美著稱的巴西現任總統也不想參與對俄制裁。此外歐盟國家並非鐵板一塊:法國的Macron顯然明白事實脈絡,曾經盡力安排歐俄和解,可惜因Scholz作梗無功而返,現在迫於昂撒輿論攻勢才假意附和;意大利的Draghi同樣參與了對俄談判,在上月試圖轉任虛位總統失敗之後,反而可能在總理任上多留幾年,成爲另一個智商正常、可以理喻的歐盟領袖;而德國新政府在關閉北溪的問題上,也曾拒絕美方要求數個月,證明其仍對本國工商精英的專業意見有若干尊重。

貪婪如美國現政權,也極可能會想要等到對俄鬥爭告一段落,再轉過頭來打擊中國。中方必須認清,俄中不但唇亡齒寒,而且如果俄國能成功存活,過程中對歐盟所作的任何反擊都將有嚇阻作用;所爭取到的時間,也是在賦予中國額外的機會來做好一切準備。因此中國的對應之策,分爲短期扶助俄國,和長期預做抵抗兩大類,以下分別討論:

短期因應措施

昂撒宣傳鋪天蓋地,歐盟群衆民意沸騰,中國作爲臺面上的旁觀者和調停者才能對俄國做出最大幫助,所以不宜公開頂撞,招惹暴民怒氣,一切實際作爲以低調爲上,多做不説,靜等西方幼稚民衆的注意力自然過期消退。公開外交,應專注於“和談解決”、“民生優先”、“互相尊重”等等中性辭令,與法、意和第三世界區域强權合作,推動和談;如果能形成非正式聯盟,同步發話,將會有最大效果,也有利於為稍後討論的長期策略扎下基礎。

中國的巨額外匯和全面工業實力,是俄方當前最需要的救生丸。因局面還在迅速演進之中,政策細節討論不可能趕上時效,這裏只提供原則性和組織上的建議。首先,人民銀行應該立刻和俄國中央銀行成立永久性(原因參見下文)、副行長級別的聯合辦公室,統一指揮貨幣市場運作。國務院則可以考慮建立臨時性的跨部門小組,處理幾個事項:第一應俄方要求來統籌提供所需物資,並視己方需要嘗試買下被歐盟拒絕的俄國產品;第二研究如何幫助中國企業替代即將撤離俄國的歐美公司;第三與俄方協同,重新安排因戰亂和制裁而被打斷或干擾的交通綫。至於加速推進天然氣管道的建設,我已在上一篇文章(參見前文《2022年國際局勢的回顧與展望》)裏特別强調過了,不再贅言。

當前美國經濟已出現嚴重的通脹信號,美聯儲若不積極加息,可以確定會進一步惡化;與此同時,各級政府依舊面臨龐大的結構性赤字,美聯儲若積極加息,會使公債利息支出大幅飆升,財政收支徹底失衡,而且各類金融資產的極端泡沫一夕之間被刺破,絕非美國虛弱的實體經濟所能承受。中俄在自身情勢穩定之後,應該在合理範圍内積極采納所有可行手段,包括讓人民幣穩步升值(如果能與其他出口國協同,更爲理想,參見下文有關亞元銀行的討論),盡可能將通脹局限在歐美自身,從根源上削弱西方對外作惡的能力。

長期對應的原則

中國出口型製造業的過度强大,原本讓所有其他新興工業國心有疑慮,不願走得太近;未來5-10年,中國的經濟會繼續以高於全球平均的速度成長,從而產生更大的國力不平衡,更加不容易説服這些國家參與中方主導的國際整合。然而中國準備面對昂撒聯合歐日未來必然會嘗試的全面制裁,除了健全自身之外,更重要的是預先爭取盟友,並且通過國際組織、條約和既成慣例來事先固化他們的立場。現在由於歐美的過度擴張,對第三世界產生心理震撼,後者的主要成員全都對歐美制裁俄國有兔死狐悲的反應,反而為中國創造了一個稍縱即逝的良機,可以先抓穩俄國,建立新聯盟的核心,然後再以其作爲示範,逐步吸引其他國家進入以中國為中心的衛星軌道。換句話説,中國應該徹底摒棄韜光養晦的被動心態,積極主動地建立替代性國際經貿體系,升級多邊關係,充分把握當前由俄方做出重大犧牲才爭取到的機會,主導新世界秩序的重組。

昂撒集團對不順從的國家,打擊起來無所不用其極。雖然金融經濟制裁的效率最高、代價最小,如果中國的軍事力量露出破綻,美國同樣會想方設法做針對性的攻擊,因此這方面的準備也不能輕忽,尤其戰略性軍力格外重要:畢竟必須先消除美方做核訛詐的可能,才談得上其他方面的鬥智鬥勇。在這一點上,Putin早已做出示範:他優先投資重建核武,而且嚴防死守,務求在核嚇阻上滴水不漏,非常值得中方借鏡。

即使只看金融經濟制裁的手段,美國也從來沒有道德和法律的下限。每次受害者根據上一輪制裁做好準備,美方總是樂意無限加碼,直到對手承受不起爲止。所以即便這一次對俄的新制裁,已經包含了扣押存放在歐美銀行的主權資產,也不代表未來美方想不出更離譜的新花樣,例如對美國國債直接賴賬作廢,或者連民有的股權和地產也一並沒收。唯一能杜絕被掐脖子的辦法,是嚴格檢視所有西方主導的國際經貿政治法律體系,設法對所有節點做出替代。在這個過程中,最要不得的心態,就是懼怕與美國脫鈎;事實上,只要是歐美主導而中方對其有依賴,那麽幾乎可以確定會被用來制裁中國。我將在下面挑選一些最需要替代的組織和工具做討論,但本文的清單絕不是詳盡無遺的;中方有必要另外做出全面、系統性的檢討。

長期對應的策略:軍事方面

前面已經提到,有足夠的戰略嚇阻能力,是與美國對等周旋的必要前提。這裏的所謂“足夠”,指的是同一個數量級的第二擊核彈投送能力;換句話説,在承受美國先發打擊之後,還必須有夠多彈頭能突破美方的導彈防禦系統,摧毀數百個目標。當前中國的核武備,遠遠低於這個需要,亟待加速彌補。尤其抗打擊能力最佳的導彈核潛艇,剛好就是中國軍工技術落後美國最遠的項目,必須賦予更高的重視和優先。

彌補核潛艇技術弱項的一條捷徑,是引進俄軍的最先進樣本;這裏戰略導彈潛艇可能太過敏感,因而可以專注在攻擊核潛艇上,亦即Yasen-M。我建議購買四到八艘,除了供核潛艇研發單位參考之外,也立刻增强海軍的遠洋戰力,為戰略導彈潛艇和航母戰鬥群提供護航服務。因爲潛艇的身份識別靠聲紋,中俄兩國共用一個型號還有額外的好處,也就是當其中一方保持中立時,敵方即使偵測到潛艇也不能簡單確定國籍,也就不能貿然攻擊。此外,俄國軍工企業可能用得上這筆外快;如果俄方願意以貨易貨,中方還可以順便推銷自己的先進水面艦艇,以對第三世界做免費的廣告。這次俄軍入烏作戰,頗受限於中大型無人機和實時偵測信息網絡的不足,這些裝備也是可以供俄方考慮的選項。

長期對應的策略:金融方面

在金融方面,基本是對既有歐美體系節點做替代;這必然會需要中俄兩國央行的長期密切合作,所以前面提到的聯合辦公室,應該做爲永久性的機制。

我們首先考慮SWIFT。支付系統在電子信息技術上的要求很低,中俄應該能夠很快整合既有的兩個系統,推出統一的標準,然後强制要求所有在兩國有分行或者想要使用兩國貨幣的外國銀行,都限期采納。中方應該指定幾家廠商,以平價對外國銀行提供裝機服務,務求迅速普及;對人均收入水平極低的落後國家,更可以考慮以援助形式推廣。國際支付系統正在面臨新一代技術的挑戰,包括數位貨幣和零售支付系統的跨境聯網;在這些方面,中方已經有足夠的本土技術和經驗,不難快速升級,努力的重點方向是要尋找更多國家的合作。此外,信用卡網絡也可以連帶整合並推廣。

本文稍早提到IMF在1997年金融危機期間,為美國財閥搜刮亞洲民族資產打了先鋒;這個角色很可能會在當前醖釀之中的下一波全球性通脹危機下重演。與亞投行所模仿的世界銀行相比,IMF才真正是國際金融體系的樞紐之一,不但一再充當昂撒財團對外金融搜刮的白手套,而且實質上作爲不挂名的國際破產法庭兼最終資金來源,有著很大的規則制定權和執行權。建立替代IMF的機構,是將財務虛弱國家從英美金融桎梏下解放出來的必要步驟:如果中國想要聯合第三世界,一同抵抗歐美制裁,就也必須提供財政破產重整的服務,而衆籌顯然優於自己獨自掏腰包。

不過SWIFT和IMF,都還只是歐美主導下國際金融體系的零部件,那個主導權的根基,其實在於美元和歐元的貨幣霸權。其中美元佔大約60%的國際額分,歐元佔20%,相對的,人民幣額分低於3%。原本歐元是替代美元的最佳選項,現在歐盟被美國裹挾,中、俄和所有第三世界國家都只能另謀出路。然而任何金融工具都自帶很強的網絡效應:市場額分越高,交易阻力越低,自然吸引用戶,貨幣也不例外。要將人民幣的額分在短時間内提升一個數量級,先天就面臨極大的阻力;與此同時,美國對衝基金虎視眈眈,人民幣作爲中國金融體系對外的防火墻,又不能輕言自由浮動兌換,也就更加難以在國際上推廣。

我認爲這個難題的最佳解決方案,是基於一個多年前中方曾經構思過但被迫放棄的選項,加以改良擴展;這裏我指的是IMF的SDR。SDR,亦即Special Drawing Right,本質上是一籃子貨幣的合成體,類似股市的ETF,也是一籃子股票的集合,然後整體再被當成一支新股票來做交易。SDR是現成的貨幣籃子,但沒有被拿來當流通貨幣使用過;當年中方的提議,明顯是對美元和歐元的挑戰,所以很自然地被IMF拒絕了。現在中國和其他國家對替代貨幣有了更急迫的需要,也就應該聯合起來,獨立於歐美體系,建立新的籃子貨幣,名字可以叫做“亞元”,以沾“美元”和“歐元”的光。

籃子貨幣容易建立和推廣:只要成立一個亞元銀行,任何財務健康的國家都可以相對簡單地加入,貢獻若干自己的貨幣,增加亞元籃子的總值,然後亞元銀行發行對應著所增價值的新亞元,作爲交換。如此一來,各成員國仍然保有既有的獨立貨幣,國内金融體系絲毫無須變動,完全封閉也不要緊。亞元只用在國際貿易、外匯儲備和國際大宗貨品定價上,不受單一國家的掌控操弄,是理想的國際通用貨幣;而且可以先小幅試用,再視情況增減投入。中、俄是先天的創始成員國;伊朗、委内瑞拉的財政不平衡,不適合加入,但也可以純粹作爲使用者;只要再爭取到沙特、阿聯酋和卡達,立刻有了全球油氣定價權,從而獲得和歐元叫板的底氣。雖然亞元銀行的規則細節,有待仔細考慮謀劃(尤其對希臘式的財政失衡和土耳其式的貨幣濫發,必須預做防範;換句話説,必須有維持亞元與成員貨幣之間合理匯率範圍的穩定機制,我建議參考Keynes在1944年Bretton Woods會議中所提出的原始方案,亦即所謂的Bancor+國際結算組織,但最終細節當然應該由中俄專業團隊通過嚴謹論證來協同決定);在當前歐美金融霸權的緊迫威脅下,這顯然是值得優先嘗試的方案。

長期對應的策略:國際治理

第三世界國家的廣汎合作支持,對本文所有的建議都會有幫助,而且事實上是其中絕大部分倡議的成敗關鍵。中方應該從既有的“一帶一路”基礎上,更向前邁進一大步,參考歐美的前例,建立一系列永久性國際組織,將合作關係綁定固化,不但成倍增强對抗制裁的能力,而且對圈外國家也會很强的示範和吸引作用,就如同歐盟會員資格在過去幾十年對東歐國家,包括烏克蘭的政治路綫有高度影響一樣。

然而這些潛在合作對象的經濟、政治、地緣背景差異很大,顯然不宜以官僚習性一刀切强制爭取,必須循序漸進、步步爲營,因應國家需要、國際情勢和各國國情做出彈性選擇和隨機適應,這要求有非常高級別的外交決策者持續做出專心處理,否則會有弄巧成拙的危險。中方應該先仔細考慮是否能夠並且願意投入足夠的高層管理和決策資源,再決定參考或采納以下的建議。

這裏我認爲,應該模仿二戰後的歐洲,建立一系列初級的跨國合作組織,由中俄扮演當年德法的角色,優先吸引周邊和重要新興國家,以作爲第三世界凝聚力量的核心。可以立刻建立的組織有:

1) 對應著歐洲經濟共同體(EEC)的歐亞經濟共同體(Eurasian Economic Community),初始會員包括中、俄、哈薩克斯坦、香港,未來潛在會員包括東盟國家、蒙古和白俄;這裏的入會資格,必須是財政和貿易收支平衡的經濟體。會員之間的實惠,從相互關稅全免開始,逐步統一工商業標準,建立共同的監管機構,協同跨國交通建設,然後慢慢向關稅同盟(亦即對圈外國家采取統一的關稅政策)邁進。

2) 對應著歐洲煤鋼共同體(ECSC)和歐洲原子能共同體(EAEC)的歐亞能源共同體(Eurasian Energy Community),初始會員包括中、俄、哈薩克斯坦、伊朗、巴基斯坦,以及如果能爭取到的話,阿聯酋、沙特和卡達。入會資格是油氣出口國,以及中俄核電技術的進口國。我認爲世界正在向新能源轉型,油氣出口國也會想要引進新能源技術,所以應該把兩個類別合並在同一個機構之中。這個組織的長期任務之一,是統一長途電力輸送標準,建立洲際電網,以互通有無。

3) 歐亞空間合作組織(Eurasian Space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初始會員包括中、俄、哈薩克斯坦,以及任何有衛星發射或製造能力的國家。這個組織的實際目的,是作爲裝點和平合作的公關樣板,以及加强多邊交流的通道,並沒有實際經濟或國安意義,所以入會資格相對寬鬆。

印度作爲中俄之外最重要的第三世界國家,原本應該是外交爭取的對象,然而印方由於文化和歷史傳承,對中國有極爲深刻的非理性敵意,不是中國單向友好態度所能影響改變的。拒絕其加入中國主導的國際組織是正確的原則,否則就將複製上合組織實質癱瘓的惡果。如果爲了安撫印度而必須遞出橄欖枝,唯一可以容許印方參與的,是歐亞空間合作組織。

歐洲經濟共同體建立之初,號稱是爲了消弭未來戰爭的可能;這是歐亞經濟共同體可以照抄的外交公關説辭。一旦歐亞經濟共同體步上正軌,就可以設法推動適用於整個組織的“反歧視/反制裁法”,讓任何參與對成員國做制裁或歧視待遇的外國企業,自動喪失所有專利、版權、商標和減稅優待,並且納入特別監管,由專門機構天天拿著放大鏡來做檢查。

在更長遠的未來,中國會有對所有現存的國際法庭和仲裁組織做替代的需要,這是應該預做準備,然後視國際局勢發展見機(例如某國際法庭發生醜聞或重大變故)出手的事項。

【後註一,2022/03/11】本文成稿於十天之前,至今歐俄對峙局勢已進入下一階段,亦即美國正在全面施壓,要求德國立刻徹底禁止俄國油氣進口,而且不惜先做示範。雖然美方尋求替代供應商,要比德國容易得多,代價也相對低得多,這仍然是一個重要的戰略升級,很可能接下來會有類似敘利亞的化學武器栽贓事件,以鼓動民意逼迫德國采納自殺性政策。俄方顯然已有預期,正在外交宣傳上準備預先消毒;未來一兩周,將是這方面博弈的關鍵時段。

【後註二,2022/03/21】我以前反復解釋過,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是美國建制派精英集團對外宣傳顛覆的統籌機構之一。這次Biden政權執行的烏克蘭戰略,成功綁架德國和歐盟,正是建制派宣傳機器多年努力的成果;然而扣押俄國外匯儲備卻嚴重損害了美元的信譽,美國國内的金融財閥必然會有怨言。五天前《紐約時報》忽然刊登專文(參見《Hunter Biden Paid Tax Bill, but Broad Federal Investigation Continues》),證實Hunter Biden的Macbook以及其中所含的電子信件不是俄國假造,引發又一波對Biden家族在烏克蘭有貪腐的指責。我認爲能讓《紐時》對一個民主黨建制派的傀儡總統如此捅刀的勢力,除了華爾街之外,就是以色列,但後者實在沒有理由出手,只有前者對Biden忽視美聯儲的警告,主動破壞既有國際金融秩序,極可能引發資金大幅流失,會有很强的不滿。

因此我强烈懷疑當前這些民主黨系的幕後權力精英正在内訌,尤其剛剛又看到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資深“經濟學家”在《華盛頓郵報》(2020年Hunter Biden醜聞爆發後,《華郵》就是領頭指控Putin假造證據的建制派喉舌)發表社論(參見《Ignore the naysayers. Dollar dominance is here to stay.》),宣稱美元完全不受威脅,論據是美元額分還沒有任何下降!這顯然不是誠實的專業意見,而是政治性的檄文,反而更加暗示背後有隱密的權力鬥爭,所以我在上面做了一些簡單的分析,只能説是邏輯上較可能的真相,達不到博客平常要求的嚴謹性水平,然而這類議題的事實一般永遠不會公佈,間接推理是不得已的辦法。這並不是清談,而有著嚴重而近期的後果:期中選舉只剩不到八個月,基本可以確定共和黨會大獲全勝,届時Hunter Biden的電子郵件將足以引發總統罷免案;如果華爾街依舊對Biden懷恨在心,這個罷免案就會有通過的可能!

【後註三,2022/03/25】今天我才看到敘利亞總統Assad一周前所給的一個演講(參見《President Bashar al-Assad on the Ukraine war》),雖然他的論點對這個博客的讀者應該不算新奇,但我想它在當前局勢下有重要的代表性,亦即是第三世界國家治理階層的普遍心聲,值得有興趣的人去一探究竟。

【後註四,2022/04/04】留言欄有人問起Kazakhstan軍方和US Central Command之間的合作,我提到USCENTCOM只是戰區級別的司令部,美軍共有11個,其中6個是地理性質的,參見下圖:

【後註五,2022/04/19】俄烏戰事一個正面的附帶效應,是許許多多良心人自動自發地挺身而出,對歐美假新聞機器做批評打擊。剛剛看到又一個吹哨人(前任北約研究員)十天前發表的文章(參見《Former NATO Military Analyst Blows the Whistle on West’s Ukraine Invasion Narrative》),值得關心國際事務的讀者參考。

【後註六,2022/04/20】在過去八年,作爲其奪權的手段之一,烏克蘭的新納粹勢力不斷對親俄派做出綁架、處決和暗殺,受害者至少數千,可能上萬。俄國出兵之後,他們更是變本加厲,先針對政客,然後在過去幾周開始有系統地清除媒體和自媒體人;Gonzalo Lira是外國人、知名度高,但本土的被害人其實遠遠更多,甚至連俄佔區都不安全,例如今天位處Kherson的知名博主Valery Kuleshov在自家停車場被人用自動步槍連人帶車打成蜂窩;這裏是烏方自我慶功的文章(參見《Rich Biography of a Pro-Russian Blogger Shot Dead in Kherson: Crimean Trace》),其中吹噓這已經是該市被俄軍解放之後的第二起類似事件。

【後註七,2022/04/22】《The Dreizin Report》是另一個良心博客。昨天的博文(參見這裏)中,列出烏克蘭總統特別顧問 Oleksiy Arestovich(過去三年是Zelensky治下的實質宣傳部長,知情人往往拿他來和Joseph Goebbels以及Baghdad Bob做類比)受訪的談話,翻譯如下:“(當前)烏克蘭的理念,烏克蘭的主要國家理念之一,是盡可能多地對自己和他人撒謊。 因為如果說真話,一切都會馬上崩潰,因此有必要不斷發明新的虛假話術。 這是我們根本的、不平衡的邏輯矛盾。”

讀者如果有耐心看完Dreizin的那篇博文,最後一段還有Zelensky自己所發的視頻,他顯然是剛剛享用了古柯堿;難怪兩天前Lavrov接受印媒訪問,被記者拿Zelensky的談話要求評論時,回答說:“(Zelensky)什麽話都說的出來,視他剛剛喝什麽或吸什麽而定。”

【後註八,2022/04/28】根據最新的媒體爆料(參見《BOMBSHELL new Hunter Biden emails emerge》),在2019年Biden籌備大選期間,Hunter Biden向他要了80萬美金來支付生活費用。雖然賬目明細表和電郵通訊是剛剛才被揭露證實,但兩年前競選過程中就有風聞,卻被《Twitter》、《Facebook》和主流媒體全面封殺禁言。讀者應該拿這條新聞來和【後註二】做對照,考慮我所討論的Biden將做不滿總統任期的可能性。

【後註九,2022/05/11】今天看到《NY Times》的這篇社論(參見《America and Its Allies Want to Bleed Russia. They Really Shouldnt》),是開戰以來第一次有昂撒主流媒體如此高調地與宣傳主旋律(英文叫做“The Narrative”)唱反調。考慮到三月底《NY Times》已經揭過Hunter Biden貪腐案的瘡疤(參見【後註二】),我們基本可以確定該報幕後有反Biden的勢力。最近有傳言,Obama對Biden極度不滿,可能會支持Harris上位;雖然沒有任何實證,但值得繼續觀察。

【後註十,2022/05/18】今天消息傳出,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被免職查處。回想2015年股災期間,我說監管單位的政策反應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事後果然有多人被查;和現在對比,頗有Déjà vu之感。孫的貪腐雖然可能不是直接和外人互通款曲,但連基本的職業操守都做不到,談何開創人類新時代的壯舉?

【後註十一,2022/05/27】這裏有一篇文章(參見《SERVANT OF THE CORRUPT》)詳細解釋了烏克蘭政權和巨富互相勾結的貪腐行爲,值得有興趣的讀者一探究竟。

【後註十二,2022/06/01】最近烏克蘭士兵投降視頻越來越多,但基本說的都是俄語,有英文翻譯的(參見《WOW Ukraine Soldier Surrenders to Russia on Call with his Mom says Russians are the good guys!》《18th Marine Battalion of 35th Brigade, appealing to public for help to withdraw ( with subtitles)》)很少見,所以和讀者分享。這種視頻當然可以僞造(例如即使大家都知道俄軍對手機管制很嚴,烏方一樣日常發佈“截聼的俄軍士兵電話”),不過類似的幾千個俄方視頻至今還沒有任何一個出現破綻,如果是造假,那麽俄軍執行了人類有史以來最成功的宣傳造假作業。

此外,我剛剛第一次看到關於亞速營戰俘的視頻(參見《Exclusive footage from the colony in Yelenovka -Prisoners of Azov who surrendered in Mariupol.》),在此供大家參考。

【後註十三,2022/06/01】過去幾天這個截圖被廣汎轉載,是昂撒謊言戰的很好總結。其實這些標題來自《The Telegraph》的一個專欄作家,他的水平在英美媒體算是中上程度了。

【後註十四,2022/06/08】根據本期《經濟學人》報導(參見《Has Russia legalised intellectual-property theft?》)在歐美對俄國做出全面制裁之後(似乎發生在三月中旬),俄方的反制措施包括剝奪了所有“不友好國家”的智慧產權;讀者可以拿來和正文倒數第二段的建議做參照。

【後註十五,2022/06/16】蘇聯解體之後,俄國曾對高等教育體系做了大幅改動;但與中國教育部不同,這並不是因為俄方被洗腦,接受了美式教育理論,而純粹是爲了和歐洲對接,方便學生出國留學,所以勉强忍受低效、僞劣的制度。現在既然歐美的制裁已經帶來全面脫鈎,那麽自然沒有理由繼續犧牲學生的數理邏輯水平,所以State Duma正在研究新法案,準備恢復蘇聯時期的教育制度(參見《Russia plans to create a new system of higher education》)。

【後註十六,2022/06/19】這場俄烏衝突是人類至今自媒體報導遠遠最豐富、迅捷的一場戰爭,全世界有興趣的人,都可以追蹤觀察戰場細節,例如烏方陣地周邊佈滿上百個彈坑,幾乎每天都又有新的案例視頻。這裏是一個比較少見的觀點,一群烏克蘭士兵在地下掩體承受近爆彈著的震撼(參見《Russian Artillery is a Alarm for alertness of Ukraine Forces》)。

【後註十七,2022/06/23】第14次金磚國家領導人會議剛剛開幕,習近平致辭特別强調應立即加緊擴員(參見《习近平:金砖国家不是封闭俱乐部,应推进扩员进程》)。這其實是錯過在第一時間建立以中俄爲核心(亦即排斥印度)的世界新秩序,亡羊補牢的手段;畢竟若是賦予印度五大創始國之一的地位,會有永久性的頭疼。既然來不及搞“兩大創始國”的架構,那麽十幾個創始國就自然代表著沒人有特權,要靠威望和實力説話,這是錯過三月那個機會之後的最優解。

我想順便指出,所謂“中國自有國情”、在國際無爲而治是智慧,是顛倒因果的自我安慰。從上面那個例子可以簡單看出,客觀的理性戰略計算,不但普世皆准,而且也是中國執政階層念兹在兹的考慮。他們之所以沒有抓緊每個機會,不是不想,而純粹是巨型官僚體系反應慢的結果,所以必然也是最高層時時用心改進的重點之一。

【後註十八,2022/06/30】前天消息傳出,伊朗將成爲金磚集團的第一個新成員;然後昨天俄國媒體報導(參見《Iran and Russia Revive the North-South Transport Corridor》),俄國已與伊朗達成共識,要重啓“北南通道”計劃。上周我說Putin下決心與西方攤牌,大政略就必須也改爲東進加上南進,“北南通道”正是南進政略的核心,使俄國與印度之間的貿易綫不受北約鉗制,參見下圖。請注意,這個重啓是在今年一月就達成默契,昨天正式確認公佈;我們不能排除伊朗以加入金磚做為同意合作的先決條件的可能性。

當然,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俄方需要的戰略夥伴能優先進入金磚,而巴基斯坦卻連旁聽的資格都沒有,這個落差所反映的,正是過去幾個月我反復討論的建立新國際秩序過程中的主導權議題。

【後註十九,2022/07/17】九天前我在回答留言欄97樓的時候,提到Pompeo減肥應該是為選最高公職做準備。這其實是去年我看到他的新照片時,立即就有的反應(剛被證實,參見《Mike Pompeo ready to run against Donald Trump for presidency》),原因是衆所周知,他是Koch Brothers的人,非常適合在白宮做代言人。不過他沒有州長或參議員的經歷,分量不夠,2024年參選的主要意義在於嘗試從Trump那裏釣一個副總統提名,2028年再選總統是比較切實際的時段。

【後註二十,2022/07/24】根據報導(參見《US concerned about Zelensky’s safety》),Jake Sullivan在7月22日出席在Aspen舉行的國安會談期間,發表演講,談到“美國關心Zelensky的人身安全”。雖然主流媒體全部噤聲,但許多自媒體爭相轉述,並普遍解讀為Biden政權正在考慮安排讓Zelensky當烈士,例如《Zelensky Is About To Be Assassinated By The Americans》。我認爲言之尚早,因爲這個説辭也可以為把Zelensky接到美國、設立流亡政府,預做準備。

【後註二十一,2022/07/25】四個多月前,我在【後註二】討論了Hunter Biden的貪腐案很可能會在期中選舉前後迅速升級,成爲美國國内政治鬥爭的藉口和焦點。今天共和黨籍參議員Chuck Grassley發表公開信(參見《To Honorable Merrick Garland and Honorable Christopher Wray》)給法務部長Garland和FBI局長Wray,要求解釋兩年多前Hunter Biden將筆記本電腦遺留在修理店,被FBI扣押之後,不但沒有追查,而且反過來有系統地抹黑修理店主是俄國間諜。這應該是共和黨方升級的一步,但最終是否足夠迫使Biden辭職,還是要看民主黨内訌的結果。

【後註二十二,2022/08/06】過去五個多月,我曾多次在視頻訪談中估算俄烏雙方的傷亡數字。昨天網絡上出現一份號稱是烏克蘭國防部内部的機密文件(參見《Casualties Leak》;雖然目前無法證明其真實性,但内容合情合理,如果是僞造,必須是專業情報組織所爲,而且是比MI6高明的情報組織;但本次衝突中,俄方在宣傳戰的大戰略原則是以真破假,沒有理由爲了這種小事而破例),比我簡單估計的平均每天1000人還要慘烈,這裏是一些重點:1)傷亡總數(未明確解釋是否包含内政部所屬的納粹民兵,也未解釋輕傷不計的標準何在)為191000人,但不含失蹤(MIA),後者因爲太多而無法統計;2)即使在全民動員之後,當前國防部所屬部隊(AFU)的建制滿員率依舊低於48%;3)重傷人員和任何出一點毛病的西式武器都必須外送到波蘭救治修理。

【後註二十三,2022/08/06】民主黨剛剛成功在國會通過一個新法案,得以花費3000多億美元來推動新能源(另外還有一些相對較小的開支項目,用來補貼醫療保險等等)。雖然這只是Biden去年要求的1/10,但參議員Manchin放棄阻撓還是有點出人意外。他的動機可能來自遏制通脹,因爲這個法案的真正重點在於增稅7000億美元,連名字都叫做“Inflation Reduction Act of 2022”。民主黨政客似乎終於瞭解,在當前的通脹海嘯之下,他們在年底的期中選舉必然慘敗,因此必須至少擺出有所作爲的姿態,並且無所不用其極地想方設法暫時把通脹壓下去,這裏頗有嫌疑的一招,是由能源部信息局(Department of Energy, Energy Information Agency, EIA)在8月3日發佈汽油需求急降的奇怪結論,隨即導致WTI批發價的崩潰,參見《Gasoline Demand Dip That Spooked Market Sparks Furor Over US Data》一文中的質疑。

【後註二十四,2022/08/09】昨天FBI突襲搜索了Trump在Florida的莊園住所Mar-a-Lago(參見《FBI executes search warrant at Trumps Mar-a-Lago in document investigation》);這是違反美國200多年憲政慣例的驚人事件,原因在於文件是機密與否的決定權屬於總統,所以卸任總統向來都有著不成文的特權,可以隨意將機密文件帶走回家,等自己的總統圖書舘成立,再視情況轉交,以便集中管理。要破例,不止牽扯到FBI本身,而且必然要由司法部長正式授權,然後再由聯邦行政庭法官(Federal magistrate judge)批准。很巧的是,這位法官正是當年Jeffrey Epstein的辯護律師(參見《Judge who OK’d Mar-a-Lago raid Obama donor once linked to Jeffrey Epstein》),以致立刻有各式各樣的謠言滿天飛,其中最活龍活現的,說Trump帶走的機密文件中,有揭發Deep State重大惡行的證據,所以必須及早扣押消滅。

雖然這些陰謀論者可以議論說這麽粗糙的操作,必然激怒支持Trump的民衆,對民主黨期中選舉的選情反而有不利的影響,所以不應該是為選舉而爲,但我認爲Deep State留下嚴重文件證據,還落入Trump手中,而他又能憋上好幾年不大嘴拿出來誇耀,這樣的敘事更不合情理。我們已知當前民主黨高官這兩年的表現,一再證明他們極度不入流,那麽既然爲了阻止Trump在2024年重新選總統,用司法手段提前下絆子,是我自2020年大選結果出爐就預料的必然,現在出現粗暴過激的手段反倒不一定是不合理的。

【後註二十五,2022/08/11】今天前CIA官員Larry Johnson發表新博文(參見《DID DONALD TRUMP BAIT THE FBI?》),討論一個關於Mar-a-Lago突襲的陰謀論變種,頗有點意思。他的關鍵觀察在於,不但FBI本身事前事後瞞著媒體,連Trump陣營(例如Junior)也都一並憋氣憋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才由Trump自己在社交網絡上公開宣佈;這是詭異反常的現象(不過還不足以用來做邏輯否定,因爲合理的解釋還是存在的,例如FBI可能認爲兹事體大,Trump那方則一開始搞不清楚狀況,等等)。過去兩年的特別檢察官調查,已經證實2016-2017年的所謂RussiaGate,是Hillary競選團隊有意編造的謊話,由FBI配合演出,所以Larry Johnson推測,有可能是Trump故意泄露風聲,假稱自己擁有可以證明FBI不止是被動地受騙於Hillary,而原本就是Co-conspirator共犯的文件,誘使他們打破憲政慣例,以便在期中選舉前激發支持Trump的民意熱情。一般的陰謀論往往必須假設不合理的人性反應或者機率極小的機緣巧合,然而這個理論雖然證據薄弱,但邏輯算是合理,所以在此簡單復述介紹,供大家參考。

【後註二十六,2022/08/13】今天消息傳出(參見《RUSSIA BUYS 1,000 DRONES FROM IRAN AND EXPANDS THE LEVEL OF STRATEGIC COOPERATION》),宣稱俄軍已向伊朗訂購1000架察打一體無人機;這將大幅助益於對抗烏克蘭的遠程火力,例如HIMARS。這項采購計劃是自2009年俄國向法國訂購Mistral兩栖攻擊母艦之後,最重要的對外武器訂單,也是歷史上俄軍首次從“第三世界”引入主要武器系統。之所以會破例,而且對象不是技術層次更高的中國,很可能是基於【後註十八】中所討論的地緣戰略需要,另有中國試圖維持中立姿態的考慮。

【後註二十七,2022/09/02】這是三年前Rand智庫所發的方案論文(參見《Extending Russia, Competing from Advantageous Ground》),但我剛剛才留意到;内容主要建議美國不要直接參與對俄軍事行動,而是利用顔色革命在其周邊但不是本身挑起事端,然後聯合歐洲以經濟戰、尤其是能源制裁勒死俄國。因爲它與今年俄烏衝突的實際進程有相當的重叠,我們無法排除Victoria Nuland(此次事件的幕後導演,美國國務次卿)拿它當原著劇本的可能性。

【後註二十八,2022/09/08】德國網絡新聞媒體《Weltexpress》剛剛公佈了一份Rand在今年1月(亦即俄烏戰爭爆發前一個月)為美國國務院和中情局所準備的機密報告(參見《Documentation: A confidential RAND report dated 01/25/2022》),題目叫做《Containment of Germany for United States And the World》,詳細討論了利用綠黨引發德國對俄國做出自殺性制裁,將能徹底打垮作爲歐盟政治架構基石的德國工業,從而對歐洲釜底抽薪。

雖然博客從八年前就反復介紹昂撒傳統的離岸平衡手策略,連第一綫和第二綫炮灰的分工職能都解釋過幾十次,但美國人自己向來小心謹慎、避免留下直接證據。這篇機密報告是首次實錘了NeoCon的用意和設計。然而我還無法絕對確認這個爆料的真實性;在歐洲基本已經自裁的今日,有些許可能是某人爲了喚醒民衆,選擇編造文件以喚醒大衆。不過即使在最糟情況下,這篇報導也會屬於細節錯誤、主旨正確的類別。

【後註二十九,2022/09/10】博客從三年多前就開始預估這一波通脹性經濟危機,各方面的前因後果都反復仔細探討過了;今年的新發展純粹只是歐盟主動為美國擋槍,所以過去幾年所談的歷史性崩潰轉爲適用於歐洲,那麽美國的經濟前景如何呢?簡單來説,美元堅挺和美國能源自給自足消弭了相當程度的外來通脹壓力,但内部供給鏈問題仍在,美聯儲增息依舊遠遠落後於現實發展,所以通脹只是暫停、而不是消失。與此同時,軍工、能源和金融財團在歐洲的盛宴則為經濟不斷注入新獲得的資金,抵消了加息所帶來的經濟增長阻力。不過最重要的正面因素,還是在於企業(Corporate)和家庭(Household)都受益於過去三年美聯儲和聯邦政府的天量印鈔注水,現金儲備處於歷史性高點,美元匯率達到20年來最高位又對其購買力加成,所以當前沒有整體經濟崩潰的財務背景環境,必須等到這些儲備被逐漸消耗之後,如果美元份額能如我所預期的被迅速削減,而經濟沒有找到足夠的替代補藥(例如在歐盟之後又瓦解消化一個日本量級的主要經濟體。),才會有大幅下行的危險。至於這需要多少時間,請參考下圖;這是家庭資產净值和GDP的比率,可以簡單看出2021年後半達到歷史新高的625%,最近三個季度下降了50%,距離上次2008年經濟危機全面開始的450%還有125%,大約需要一年半到兩年;這個時長的估計對應著近似展開序列的首項(第零級估算值)。

【後註三十,2022/09/15】Rand智庫正式否認【後註二十八】所討論的機密報告的真實性。這對專業的公關人員來説,毫無困難,畢竟美國的實際作爲有目共睹,報告不論真假,都適合做開啓話題的引子;事實上Rand的否認反而提升了其能見度,高調談論更加名正言順,例如可以這樣開場:“近日一份爭議性很高的報告描述...”

【後註三十一,2022/09/20】剛剛看到有人下功夫把已證實的美國對烏軍援一一列舉出來(參見《The Full $16Bn List of What Biden Has Sent Ukraine...》),對軍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

【後註三十二,2022/09/28】《Dreizen Report》(參見《Checkers?? USA Plays Chess》)針對北溪被炸事件做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分析,值得參考。他指出事件後網絡上普遍出現的“俄德有秘密接觸”假説,並不必須是100%的空想,而可以有一個間接的佐證,亦即俄方在事發後(他整個敘事的最大不確定性,就在於這兩個事件孰先孰後;目前公開訊息有矛盾,所以請大家對Dreizen的理論繼續存疑)立刻宣佈延遲五天認證東烏四州的入俄公投,可能與其有因果關係。這裏的邏輯如下:東烏入俄不但讓俄軍能夠名正言順地升級戰事,事實上强迫俄方必須升級,然而烏方很可能會以關閉最後一條天然氣管道來做報復;這在有北溪做備份的背景下,毫無實際影響,但在北溪被炸之後,就成爲强大的威脅。美國人選擇這個關鍵時機來炸,已經很可疑;Putin因而必須花五天時間來謀求應對之策,更加印證德俄之間很可能有秘密談判、準備妥協。現在沒有了供氣的手段,這個妥協失去意義,俄國的財政再次面臨潛在問題,德國的經濟則萬劫不復,而且即使原本沒有秘密談判,經濟後果的結論依舊是有效的。

【後註三十三,2022/12/13】我從俄烏戰事初起,就指出歐盟對俄經濟制裁,其實是圖利美國的產業自殺,連帶著有益中國。不過剛剛看到這條新聞(參見《European wind turbine manufacturers face tough 2023》),還是有點吃驚,風電這樣的傳統歐洲强項居然都開始崩潰:歐盟廠家不但基本棄守第三世界市場,連在本土都面臨中國廠商的嚴厲挑戰。

【後註三十四,2022/12/19】剛剛在留言欄145樓批評了昂撒的狠毒無恥,就看到一篇印證這個結論的文章(參見《How British colonialism killed 100 million Indians in 40 years》),介紹一個新學術研究結果,估計英國光在1880-1920的40年之間,就殘殺了1億6千5百萬印度人,遠超昂撒文宣所指控的蘇聯、中共、北韓等等共產國家殺害自己國民的數字總和,以往卻從未被公開討論過。

【後註三十五,2022/12/29】俄國副總理兼工商部(Minpromtorg)部長Denis Manturov在接受《Tass》采訪(參見《следующий год будет переходным к новой модели развития промышленности》)時,解釋CR929進展不順的核心問題,在於中方堅持使用歐美子系統,而俄方堅持采用中俄自行開發的替代品。下一輪談判將在2023年第一季進行。

【後註三十六,2023/01/03】人民銀行終於開始認真購買非美元資產(參見《Central banks buy gold at fastest pace in 55 years; Analysts are pinning China and Russia as big buyers》),但步調依舊落後於其他國家。

【後註三十七,2023/01/14】今天看到《Moon of Alabama》轉載法國人類學家Emmanuel Todd受訪文章的英譯版(參見《Emmanuel Todd On The Third World War》),覺得這位我第一次接觸到的當代戰略思想家有著遠高於任何臺面上知名“戰略專家”(含Mearsheimer,更別提Niall Ferguson那種昂撒版的龍應臺)的水準,在此綜合他和博客既有的論述標識出一些重點。

首先,因爲美方至少早在2009年就已認清中國是威脅其霸權的反抗力量根本來源,所以任何掩飾、躲藏、和緩的企圖都是徒勞。中國制定對應政策時,唯一值得避免刺激的聽衆是歐、日、韓等外圍附庸;針對霸權核心,越是畏首畏尾,就越鼓勵他們得寸進尺,也越迷惑己方的内部團結、影響民心士氣。去年俄國揭竿而起之後,西方集團和人類社會的對立明顯化、尖銳化,上述這個博客反復强調的道理也就更加重要明確。但這裏還有一個簡單的系理,值得大家注意,亦即在這個集團對抗和去全球化的大環境下,中方不可能置身事外,也就不可能最漁翁得利,真正會自動在雙方消耗過程中獲得最大利益的,必然是印度。例如中俄要建立新國際治理體系,不得不凴白賦予印度平起平坐的第一級地位;美國再工業化策略也必須將勞力密集產業優先轉移給印度;昂撒國家内部理工人才培育不足,原本主要由華裔彌補,未來必定會將份額轉交給印度人。所以進一步引申,歐俄兩敗俱傷,直接受益最大的也並不是中國,而是美國和印度,那麽既然這兩者都是堅持要與中方做零和博弈的國家,中方當然有間接的損失;不幸的,中國在此事上並沒有太大的迴旋餘地(博客以往沒有深挖這條邏輯路綫,只給了結論的原因),能做的只有盡可能扶持俄國經濟,並避免資助印度。

其次,Putin高調提倡傳統價值觀,以替代社會主義作爲整合第三世界大政略的文化思想核心,Todd也予以點明,值得中方參考模仿(請讀者參考去年我在視頻訪談所討論的,儒家是典型的理性人本主義,而任何理性人本主義都必然也是社會主義)。當然這方面還有更深更廣的學術理論考慮,例如宗族結構向來是社會和國家體制的決定性因素之一,反映出的現象包括婚姻倫理;多年前我就思索過這一點(參見前文《表亲与Cousins》,不過我想絕大多數的讀者都沒有明白那篇文章的真實用意,那也難怪,我原本想先鋪好基石,然後再建立大廈;這類“基石”性的簡介文章在博客早期很多,後來大部分被用上,這篇是落單的孤兒,最近幾年這類討論會只寫在後註或留言欄),然而並沒有建立出讓自己滿意的完整思想架構,也就沒有再寫後續文章。這一方面是因爲既有的西方理論甚爲偏頗,是為殖民主義正名的歪曲人類學/歷史學體系的一部分,無法簡單修正;另一方面此題牽扯過廣,我沒有足夠的時間精力全神研究,從頭做到尾。我建議有志的中國年輕社科學人投入這個方向(亦即用宗族結構和婚姻傳統來解釋不同民族的政治文化差異)。

【後註三十八,2023/02/25】前天上《龍行天下》節目(參見《美國的貨幣危機與中國的三份文件》),順帶提到產生滯漲危機所需的先決條件;這其實是本月初爲了回復兒子發問而整理出來的思緒,並不來自經濟學界的既有知識,所以讀者可能聼不出相關背景和用意,在此簡單解釋一下。

小孩所提的問題是:MMT(Modern Monetary Theory)說無限印鈔沒有負面效應,固然明顯忽略了美元作爲國際儲備貨幣的紅利和危險,但最近幾個月通脹率下降,美國經濟學界出現許多認爲這輪危機已經安然度過,美聯儲應該立即停止緊縮的文章(例如這篇:《James Galbraith: The Quasi-Inflation of 2021-2022 – A Case of Bad Analysis and Worse Response》),其中列舉細節,强調沒有强力工會的經濟體系就能自然將通脹局限化,其謬誤之處何在?我爲了提供完整的認知架構,爲他列舉並逐條分析通脹危機惡化的三要素,亦即貨幣超發、供給鏈問題、和連鎖反應的機制。這裏前者提供能量條件;如果把滯漲比喻成一輛重載貨車衝下斜坡超速失控的過程,貨幣超發決定了斜坡的坡度。供給鏈問題(例如能源價格上漲和這次的新冠疫情)則是啓動下衝的導火綫。連鎖反應機制(典型的是50年前的美國工會工資議價能力,也是小孩這次所提問題的核心)對應的是斜坡是否平順、利於加速;這對刹車作用强弱(對應著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的確有相當影響。

當前美國金融資本有很大一部分不願意看到資產(含股市和債市)價格持續下跌,所以積極鼓動學術界代言人編造説辭,要求美聯儲轉爲寬鬆。但他們當然是以偏概全,只用供給鏈問題已經緩和、和連鎖反應機制弱於70年代兩個論點就試圖“證明”沒有通脹危險;事實上貨車一旦啓動,供給鏈的導火綫功用已經完成,而且目前美元超發遠超當年,全靠60%的外匯儲備市占率來緩解,一旦這個機制被反轉,那麽斜坡的有效斜度驟然大幅升高,若達到接近斷崖的程度,豈是地表粗糙就足以減速停車呢?

【後註三十九,2023/03/05】一年前俄烏戰事升級,我曾將美國推動戰爭的短中長期利益考慮一一列舉,指出其中的短期立即利益集中在金融、軍工和能源三項產業。能源包含原油、精煉油和天然氣三大類,以下是去年天然氣一項的產能和價格波動圖。請大家注意,即便有Freeport LNG Terminal的爆炸事件,美國對歐盟的LNG出口量仍然增長為2.5倍,價格則增長為4倍,所以總出口金額增長為10倍;因爲1立方英尺的天然氣相當於1030 BTU,可以算出美國天然氣生產商在2022年一年單只從歐盟顧客就獲得230億美元的額外暴利,若計入對全球的出口,則比前一年增收600多億美元(含以管道輸送給加拿大和墨西哥的200多億美元)。而且這裏用美國國内價來計算出口量,不但不包括對自家消費者的剝削(2022年内銷約爲出口量的4.5倍,所以金額接近3000億美元),也不含出口交易商的獲利。LNG在歐盟卸貨的到岸價,在2022年平均約爲$40/mBTU,亦即比離岸價格又增加為四倍,因而可以簡單估計交易商大約從歐盟增收700億美元。加上出口給亞非的LNG,美國天然氣產業的總產值達到5000億美元,約爲2021年的五倍,佔年度GDP的2%。

【後註四十,2023/03/19】烏克蘭的財政無底洞,連鈔票由自家隨便印、而且在金融軍工能源上已經撈到幾萬億的美國都不想承受,必須轉交由IMF接手,以便拿第三世界所交的資金來打擊第三世界對北約的反抗(第一批次150億美元,參見《IMF Approves Rule Change That Would Allow New Ukraine Loan Program》)。這當然違反原有的IMF章程,但歐美很簡單就把規則改了。博客自創始以來不斷强調必須優先建立替換IMF的國際組織,主要考慮在於為第三世界國家提供沒有私心的破產仲裁;當前IMF悍然將人類世界的公款拿來給北約私用,則是割席分坐的最佳理由,只是九年來無動於衷的相關單位主管,很可能無法忽然培養出國家急切需要的眼光魄力。

【後註四十一,2023/08/10】根據《The Intercept》報導(參見《SECRET PAKISTAN CABLE DOCUMENTS U.S. PRESSURE TO REMOVE IMRAN KHAN》),新泄露的外交密件證實2022年4月Pakistan總理Imran Khan下臺,的確正如當時博客所推測,是美國國務院所安排推動。我一再强調,中方不干涉他國内政,並不代表應該坐視殖民帝國搞侵略或顛覆;這個原則適用於去年的Pakistan,也適用於現在的Niger。

349 条留言

j3307002
2022-03-11 17:28
這次俄羅斯打烏克蘭幾乎可以說是將來大陸若武統台灣的預演,未來大陸如果武統台灣,受到歐美的制裁只會比俄羅斯多而不會比俄羅斯少.順便請問一下王先生,韓國總統大選當選的是號稱要遠中的尹錫悅,請問王先生您認為韓國政權的更替會不會對韓國周邊乃至於東北亞政局產生負面影響呢?
在最近歐洲局勢演變下,很可能導致韓方外交全面倒向美國;這是中國無法阻止的,不過是次要戰略方向,原本就不值得大動干戈。
2022-03-12 01:52 回复
贞曜
2022-03-11 21:39
王先生好,我有三个问题一、在国际范围内进行联合的工作,在当前背景下应该是易急不易缓,而且广泛涉及方方面面。那么大陆有国际事务思维的行政人员储备(及调配效率)能够有效支撑起一年内的高速扩张吗?二、亚洲国家无论舆论基调如何,我假定因为与俄罗斯距离甚远,实际上在涉及核心利益的问题上更能保持务实心态,那么当前西方世界的对立是否有可能再次提醒亚洲国家调整对国际事务一些潜移默化约定俗成立场的认识?三、在假定不实际发生成规模且连续的军事冲突的前提下(也就是俄中的防范足够有说服力/强硬),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如果充分发挥这次以俄罗斯和欧洲为本土的对抗中浮现的变革因素,那么是否反而促成了一种(相对而言)相当低烈度的秩序重建?
乌鹊南飞
2022-03-11 23:13
美国成功裹挟欧盟,说明之前拉住欧洲简单取胜的希望破灭?所以接下来必须和俄国以及广大第三世界深度合作,那么一得看第三世界此次被震慑的程度(欧洲经历两次世界大战才痛悟开始联合)二得看中方高层觉醒的层次与执行速度。
你還記得博客已經倡議好幾年,要拉穩歐盟、孤立昂撒的大戰略嗎?當時雖然Merkel理性務實、Trump得罪盟友,歐盟爲美站隊的機率爲零,但我還是未雨綢繆,説過應該趁早讓利,簽訂投資協約,徹底綁定中歐關係;那個邏輯就是Merkel、Trump總會退休下臺,届時會有危險,即使危險看來不大,買個保險是值得的。結果中方斤斤計較,到Trump敗選才急著出手,沒來得及辦成;所以這次歐盟放棄中立,雖然似乎是所有人始料未及的黑天鵝,但我絕對是曾經考慮過這個可能性,並且做出針對性建議的,只不過是被中國學術、智庫界的噪音淹沒而沒有被采納實踐罷了。現在亡羊補牢,工程浩大,但我至少把方略講清楚,其他人看不看得懂、能不能做到,非我所能强制的。
2022-03-12 02:00 回复
yoyomama
2022-03-11 23:39
王先生你好,現在的狀況這是否也代表以抬高歐元作為取代美元替代品,也會有極大的風險。俄羅斯已經儘量採用歐元代替美元做外匯儲備了,但仍然是一個制裁命令就被限制了。另外,如果兩岸統一戰爭發生的時候,台灣的外匯存底以及台灣政府、民間的海外資產,是否也可能會一紙命令直接就結束換主人了。看現在俄國的狀況,好像也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正文中已經明説了:美國人的行爲是沒有下限的,包括核生化栽贓都不能排除。
2022-03-12 01:16 回复
游客 越雷
2022-03-12 00:57
王先生,您好。请允许我来给读者们分享一下王先生今天在电视上说的内容。王先生大致说了“一带一路已经过时了”“埃及可能要和以色列起冲突了”“沙特和阿联酋对俄罗斯 1有兔死狐悲之情(因为他们也经常出手打不听话的小弟)” 2本来把特朗普伺候的很舒服,特朗普还要给阿联酋f35,结果拜登上台后要阿联酋排除华为和其他的中国投资,还对沙特太子杀记者之事多次指责,所以沙特和阿联酋想搞平衡。王先生,您好。我个人有几个问题,一是我认为这次俄乌冲突有不小的可能会持续一个月以上(当然,不是指打一个月,是指可能会在一个月后双方才会正式停止军事行动)。这个情况有可能吗?我是认为欧美政府都在摆烂(大陆网络用语,指碌碌无为,不做正事,只搞点小事情装装样子)。二是埃及可能会和以色列起冲突是为什么?是不是因为俄乌冲突导致粮食不足,再导致军事冲突?三是王先生一直担心大陆被踢出世界经贸体系,可是大陆的网友都觉得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还说“把大陆踢出去就相当于人把自己的动脉给切断一样”四这次俄乌冲突会不会导致土耳其,伊朗,沙特这些地区小霸主做些什么?
這次錄音失敗,我還在尋找原因;先向大家致歉。不過我説的是埃及有一點點可能性會和Ethiopia打起來,不是以色列。

我已經説過,Putin這次的大戰略以政治解決為方針,軍事行動的頭號任務是殲滅亞速營。目前後者被包圍在Mariupol,由東烏民團和車臣部隊負責攻堅,這也是當前俄軍唯一努力攻堅的攻擊方向。我原本估計的三周,還剩下一周時間,應該足以完結戰鬥。其後我預期俄軍行動會以運動爲主,占據戰略要點,對城市圍而不攻,等待烏方投降。

至於問題3,要求我評論爲什麽網絡言論那麽笨,違反《讀者須知》第六條規則,嚴重警告一次,再犯拉黑。

問題4的答案,其實也在正文裏:他們敢怒不敢言,只待有人帶頭,做出沉默但實質的抵抗。
2022-03-12 01:51 回复
AbzX5
2022-03-12 01:59
读完之后, 我首先想到的是, 要先做宣传动员了. 俄乌危机, 意味着四十年的韬光养晦彻彻底底结束了. 王先生提到的种种建议, 工程浩大, 需要众人齐心努力, 任务艰巨. 问题是多数人没有理性思维的能力理解四十年超过多数人半辈子经验的巨变, 更加需要国内舆论宣传上, 公开,明确的指出这一变化, 弥补众人理性不够的麻烦, 否则一旦官员沾染这种思维惯性和鸵鸟心态, 恐怕会坏了大事. 秦国灭楚尚且要60万大军, "大战"前要动员充分, 避免重蹈覆辙.
你説的沒錯,但兹事體大,全國只有一人能拍板決定。然而雖然近年我開始小有名氣,這篇文章或許有部級官員會注意到,要一路上達天聼,機率還是不大的;山野閑人,略盡人事而已。
2022-03-12 03:03 回复
AbzX5
2022-03-12 05:41
"正文中已經明説了:美國人的行爲是沒有下限的,包括核生化栽贓都不能排除."王先生真的对英美宣传套路太过了解了, 话音刚落, 今天经济学人上我就已经看见了这篇暗示俄罗斯未来会使用化学武器的指责, https://www.economist.com/news/2022/03/11/could-russia-use-chemical-weapons-in-ukraine
MI6和白頭盔已經在敘利亞玩過一次的花招,美國國務院那些蠢蛋無需任何想象力都可以照抄。
2022-03-12 05:50 回复
ws921013
2022-03-12 07:13
最近没怎么关注这些新闻,刚想翻墙看看russia 24的youtube频道发现居然已经被美国屏蔽了。回来看了大家的讨论越发感受到国际局势的巨大变化,从一开始我以为俄罗斯根本不会出兵最多也就是维持以前的扯皮打闹,发展到现在欧美不惜代价打压俄罗斯,这形势变化真的太快了,也令我更加担忧中国面临的威胁。我甚至都有些怀疑这是不是欧美集团孤注一掷的战略,想趁中俄羽翼未丰时赌一把先下手为强?因为光是看到王先生列的这些”待办事项“就给我一种悲观的情绪,真的有一种时不我待的感觉。个人感觉体制内和金融界的精英根本没有短期内实现这些目标的意图和能力,战略上还比较短视和迂腐。我作为体制外的平头百姓真的担心中国在未来的科技战,金融战,舆论战等领域陷入被动,甚至输掉战争。
中國國内長期的難關是學術改革,短期則是整合先進工業技術(例如半導體和精密機械)研發升級;照理後者是舉國體制合力辦大事的理想題目,似乎是中央重視之後就不會有太大的困難,但過去兩年半導體方面依舊是一團亂,讓人不得不擔心。

在對外方面,我想若是層峰能嚴格要求、明確授權,還是有一點希望的;畢竟外交部的人員水平優於中宣部,年輕一輩之中應該有可堪大任的人才,關鍵只在於必須先把5、60嵗過度自卑的官僚邊緣化。
2022-03-13 04:37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3-12 13:05
现在看如果世界变化是一条混沌的曲线,优秀的政府也顶多能在某些时候做出切线的行动,能因时而异,因事而异者居然看不到几个。美欧有那么高智商提前扼杀早就干了,这次先是美国的蠢蛋(是否有可能他们知道德国新政府这些人无力抵抗美国要求?那这样似乎不好形容他们蠢了)步步紧逼,然后是德国蠢蛋割肉饲主,接着一向被认为有智慧的普京也犯傻贸然开战,我实在很难相信中国接下来能做出如此困难的最优解。博客这种建言形式对战术微调都稍嫌慢,何况战略急转?想请王先生预测一下中国未能及时做出战略调整后的局势。
那麽自然會很被動了;如果美國的金融經濟危機不是太嚴重,連台灣獨立都有很大的可能(雖然大概只能維持不到一個月,不過美國原本指望的就只是事後的制裁,亦即由他們主導的脫鈎)。這些危險在明眼人看來,猶如懸在頭上的鍘刀,大陸的學術和智庫界卻依然視而不見,也算是又一個寰宇奇觀。
2022-03-13 06:47 回复
     
2022-03-12 13:12
 還有一件事情值得擔心,有可能美國打算在韓國搞事情,之前韓國在面臨經濟抵制之後文在寅的親中路線把前任總統朴槿惠的薩德THAADC反導系統給暫緩,最近幾天大選新任韓國總統尹錫悅是親美右派的反撲,可能美國會利用這個機會又在東亞挑事,因為美國可能不想直接介入台海戰爭(打不贏),那麼韓國的代理人衝突就可能會演變成美國聯合歐盟對中制裁的借口,可能需要提前預防
yyds
2022-03-12 13:30
中国一直以来依附欧美金融体系和平崛起,无非寄希望于两点1、希望用中美贸易和中国市场诱使美国保持相对理性,2、希望欧洲保持中立。然后希望利用产业优势通过一带一路占据市场份额(想要复制美国崛起的路径,但是忽略了两点1、美国的地理优势使他可以吃到战争红利加速崛起,而且美洲大陆自然资源在能源、粮食可以自给自足,2、英国当时是金本位,英镑也不是世界结算货币,无法吃到金融红利)目前来看1是中方一厢情愿,2也宣告破产。俄罗斯作为能源粮食出口大国,中俄优势互补,特别俄罗斯被金融制裁契机,进一步扩展金融合作,利用中国对东南亚的控制能力和俄罗斯对中亚的控制组成新的联盟,提前准备与欧美金融脱钩,这样才有与欧美谈判的筹码,稳定世界格局,这个底层逻辑是否对应王先生的建议
不只是周邊,亞非拉所有的區域强權都必須視情況爭取。
2022-03-13 05:04 回复
zhaofei
2022-03-12 14:53
德国从最近的新闻看德国还保留有最后一丝理性,在英美的不断挑唆下,依然拒绝制裁俄罗斯的油气出口业务,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我説過很多次了,Scholz那批人只有在國内工商精英明確禁止下,才敢忤逆美國,層次和小學生差不多。
2022-03-13 05:05 回复
貓靈子
2022-03-12 22:01
  現在看來,盎薩集團與中俄同盟之間各有弱點,接下來的一年半會是兩大集團非軍事搏殺的關鍵期,盎薩集團有兩個致命的弱點,一是英國政府施政之紊亂,其政權或是經濟恐有崩解之虞,二是美國國內的通膨高漲,內部維穩會受到極大的挑戰,另外,英美的主政者除了習慣於忽悠百姓與在國際間玩弄權謀術數之外,在對國政的管理上,都是在亂搞.  中俄目前在經濟與話語權上,受到盎撒集團煽動諸國一起圍攻,尚處於守勢,以個人所處的學校內部,相信盎薩說詞與相信中俄說詞的比例為20:3,可見盎撒說謊帝國的厲害!這世上原本就蠢人多而智者少,即使受過高等教育,資質不夠的人想要學到高深的判斷能力,實際上還是頗難的.  現在中俄要如何共同面對盎撒集團的非軍事化攻勢?考驗普丁與習近平對國際局勢的判斷能力.個人對中俄有信心的地方在於:縱然整體實力仍略遜盎撒半籌,但在內部組織力與領導的判斷力上,中俄比盎撒強的多,只要步步為營,有效回擊盎撒集團的小動作,至少能立於不敗之地.
昂撒媒體在過去兩個多禮拜的敘事,除了控訴俄軍的“罪行”之外,就是描述烏克蘭英勇抗敵、殺傷無數。一個客觀的聽衆,就算對前者無法質疑,至少應該看出後者隨時間越來越自相矛盾。所以這些人不是被矇騙,而是自願相信謊言,媒體報導只是感官刺激的手段,如同看娛樂性電影一樣;那麽即使排演、剪接的痕跡很明顯,他們依舊Suspend disbelief,也是再自然不過的。
2022-03-13 05:13 回复
criteria
2022-03-12 23:09
说一点中国国内:李克强明确表示自己今年退休,所以目前中国的对外战略大动作,按之前惯例,应该会在二十大一中后了,而且后续接班的新人也需要一点时间适应。这样会进一步挤压布局时间,希望高层能打破常规,提前布局。从先生这篇文章的分析来看,给中国进行准备的时间不多了,但由于一直聚焦于GDP,不光是外部战略转型,其内部的各种麻烦也极难短时间打扫干净,只能期盼习的智慧了。
唉,至少正確方案已經被公開提出來,能不能采納全看自己,沒有別的藉口了。
2022-03-13 05:15 回复
gwt333
2022-03-13 02:30
由于收音的关系,看了四遍王先生周五参与的访谈节目,您的文字精练,访谈广博,有许多不同的感受。近期果然开始关于化武的舆论战,预测一如既往的准确。在货币如此浮滥,资源国家的窗口期,Putin攻势凌厉,如果是中国应更可能引而不发以势逼人吧。想请教,在离拉欧洲抗昂撒的形势想去甚远,您提的战略提议也都是拉拢欧亚大陆块临近关键国家的情况下,经营如此着力的非洲,及对方势力范围拉美的战略应该是如何呢?By the way,看台湾媒体社会舆论,在乌克兰的未来几乎确定暗淡,看了之后,反而在脑中预演抵抗剧本,真的只能一声叹息。既然这里是理性的桃花源,虽然鄙人愚钝,也不能一味索取,应努砖加瓦。为大家推荐一个判断分析预测形势的方法,出自Ray Dalio的《原则》---即对所有人的可信度进行加权,像这次俄乌冲突,乌克兰结果如此明显的情况下,可以排除许多宣传口,节省不少时间。这次鄙人提前不少预测到了原油和小麦的行情,也算是这四五年持续在这学习的收获了。
答案在正文裏;《長期對應的策略:國家治理》那一節的第三段:“周邊和重要新興國家”。
2022-03-13 05:17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2-03-13 02:35
請問中國選擇何時在經濟體量上超過美國有沒有戰術價值?人民幣穩步升值的一個附帶結果就是中國的GDP(以美元計算)會提前超過美國,而時間點由升值節奏決定。雖然中美的GDP比由99%增加到101%並無太大變化,排名的反轉卻有國際政治與宣傳上的作用,對第三世界國家選邊站應有助益。但先生也提到一些會讓新興工業國有所疑慮的因素,請問要如何取舍?
新興工業國擔心的是進出口,不是GDP,所以名義GDP超出美國只有正面的宣傳效應,不過依舊只是宣傳效應,不值得過度重視。
2022-03-13 05:20 回复
AbzX5
2022-03-13 10:25
一些需要争取的新兴拉美, 非洲国家并不在欧亚大陆, 取名叫Eurasian Economic Community可能不太方便?
passer_by
2022-03-13 19:44
有几个问题想请教王博:1.这次欧洲倒向美国是默克尔退休后的必然,还是普京造就的偶然? 欧美这次联手可以走多远?特朗普之流重返后,欧美之间会不会又出现裂缝?2.美国的衰退会因此有转机吗?(似乎内部结构性的问题并不会因此解决)3.按理说大陆在思考台海终局时应该已经考虑了可能的最严重制裁,这次俄罗斯的情况只是让其可能性变大?
     
2022-03-14 20:02
 https://big5.sputniknews.cn/20220314/1039984522.htmlhttps://russian.rt.com/ussr/article/975435-ukraina-obstrel-donbass-rossiya-peregovory最新看到的消息,烏克蘭使用圓點U戰術彈道導彈襲擊頓涅茨克市區而且針對平民並非軍事目標,這代表什麼?第一可能烏克蘭並不想停火只是想提高衝突為美國利益服務,第二這種戰爭和過去8年的模式相同如同我預料的不可避免地讓衝突升級(總不可能永遠挨打),烏克蘭不但利用西方媒體的信息戰優勢單方面發起針對平民的軍事攻擊,根本就是一個被控制的傀儡政權,根本不打算為自己人民著想,然而到現在為止沒有英美主流媒體報導我擔心得事情是如果發生這些西方人民還當作什麼都沒看到,而單方指責俄羅斯這不是就是西方主動挑起戰爭媽?而且2月17號烏克蘭就已經在炮擊烏東城市,西方媒體還是維持靜默我很多年前曾經以為俄歐關係修好對雙方都有利,後來在2014年烏克蘭內戰之後就已經看透一點,歐洲的民主政治受到美國與論戰影響很深,而政客寧願服從受英美操控的民意做損人不利己的事情討好西方,所以後來就對歐洲不抱任何期望,因為除了法國其他歐洲國家幾乎沒有獨立的政治,只要美軍還在德國土地上加上控制德國媒體德國也不可能真正有獨立的政治
世界对白
2022-03-14 21:21
杨老虎和沙利文的会谈据说又要不欢而散,目前看到的信息谈判重点好像并没有直切核心问题,还是拘泥于美军在乌克兰设立的生物实验室这种很难搞出什么名堂的议题上。记得08年金融危机时大陆民众第一次大规模讨论美债、金融安全等话题,官方也正式对美国提出关切,之后美国一位将军还是官员曾公开表示“恶意”抛售美债、美元举动将被视为战争行为。而这次对俄罗斯制裁直接冻结了其国有外汇资产,甚至是个人财产,中方完全可以在这话题上做文章,毕竟这对各国政府包含富豪的冲击才最强烈。反正都是嘴炮,应公开要求美方做出书面保证,存放在他那的资产要得到必须是安全的,甚至可以延伸到要求美欧各大银行也要做出同样表态。虽然没啥卵用,但起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不是。
這又回到外宣問題;然而國際法原本就漏洞百出、因人而異,在記者會上喊一喊,西方世界根本不理會,然後也無從升級申訴。我不是說不該批評,而是現在外交上該做的要緊事情很多,這種道義上的宣傳只應是聯絡第三世界過程中私底下幾句話的戰術細節,不是公開反擊的主軸;參見正文中的完整討論。
2022-03-15 02:50 回复
strawrange
2022-03-14 22:09
王博士你好请问一下疫情是否会对后续的国际形势有影响?目前除了中国以外,大部分地方都已经恢复常态(基本放弃防控)。本来国内上海等大城市也是在尝试“精准防控”,即在不影响人们正常生活和经济活动的基础上,进行防控。但是这次疫情很不同寻常,上周五开始上海突然严格管控(比2020年政策更加严厉,居家办公+很多人居家14天隔离+不允许堂食),深圳更是直接封城。这样突然非常严格的管控政策势必会影响经济活动,不知道王博士如何看待疫情对于未来局势发展的影响?十分担心中国会因此“与世隔绝”。(我个人是很支持精准防控的,和在控制重症与死亡率的基础上,慢慢尝试放开的)
從絕對清零到只處理重症,必須是因應許多背景因素而做的優化選擇,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病毒本身特徵的演化。現在Omicron已經向著高易感性和低毒性邁出一大步,所以才會有各種想要改變策略的觀點,這些並不是完全錯誤的説法。不過我個人覺得單從美國每天死亡1000人左右,就可以看出Omicron的致死率依舊比流感高出一個數量級,所以才會在一個多月前評論過:如果能夠清零,還是清零的好。這個結論仍然有效,可能有變的,在於是否還“能夠”。中國的地方治理水平,因地而異;吉林做不到的,上海不一定做不到,我們再等等看後者處理善後的結果吧。



你違反了《讀者須知》第五條規定,嚴重警告一次,再犯拉黑。
2022-03-15 11:02 回复
杨修解字
2022-03-15 08:24
王先生,您好!在货币工具的使用上,我有一些看法,请指教。中国在此时应该审慎的考虑使用港元作为一个货币结算的中间媒介。港元具有美元锚定,自由兑换,独立于人民币体系,以及植根于香港金融网络的特点。使用港元作为第三方结算货币其功用与使用欧元是有类似的。其缺点在于香港的资本规模小和现下的政治形势不确定而有所限制,但是这些短板是可以改善的。如果以港元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外贸结算货币,主要承担资本项投资和国际金融交割,甚至国际资本交易,那么就可以通过自身对于港元与人民币的汇率调节而建立起一道对冲国际资本的防火墙。对于港元的短板,中央可以对香港的经济发展进行规划,定位香港作为金融,贸易,品牌服务,航运,市场拓展为主的自由港。将部分国内的产业资本并入香港以扩充其整体资本容量,并且注入部分金融资本而扩大港币的流动性。港币的广义货币量的增加以港元债券的形式由央行进行调节。使港元成为人民币与国际金融对接的减压阀门。同时,央行仍旧持续推广人民币国际化,其主要面向针对第三世界的独立经济体,尤其是以非洲,南美和中亚。依此方向,就可以形成一个哑铃型结构。一头是以建立人民币为主体的发展中国家经济结算体系,强化人民币在跨国贸易中的主导地位,投资以基础设施建设以市场营运环境配套为主,金融投资可以以发展中银行为名义的类似于人民币特别提款权。另一头建立港元为结算体系的面向大陆法系的西方发达国家。与此同时,保持现有的人民币货币结算政策。愚浅之见,敬请赐教。
     
2022-03-15 20:27
 幫大家補充知識,二戰結束後凱因斯提出過班柯+國際清算同盟機制,後來美國財政部長懷特否決了不採用(遊戲規則是美國決定),而採用美元(當時是金本位)作為國際結算貨幣,但是這個決定會導致特李芬難題Triffin dilemma,也就是各國儲備美元那麼美元將流出國際市場造成美元升值,那麼美元會因為過度升值而出現貿易赤字,那麼為了平衡貿易赤字當美元升值到一個程度又不得不印鈔票,而印鈔票會導致金本位的數量和美元得數票不匹配(35美元換1盎司黃金),最終金本位時代的美元不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尼克森後來改用國債而不是黃金當作美元發行基礎,但是這個矛盾至今只有解決一半,也就是即使廢除金本位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還是不可避免的導制美國貿易赤字和長期的製造業掏空,對美國來說就是印綠紙片換別國的商品這樣不勞而獲,但是滿足金融業投機的需求如果發行亞元可能會碰到很多類似的矛盾機制,有需要仔細論證,如果各國還保持貨幣獨立和自己的央行(不採用歐元的統一央行)且亞元的發行基礎改成各國一藍子貨幣那誰來控制亞元的發行?誰來平衡國際貿易赤字和盈餘,還是說當年凱因斯提出的是用各國的貿易份額佔比例來決定額外的信用發行規模?然後對貿易盈餘或赤字課稅或補貼?要繞開SWIFT那樣被美國控制有沒有必要發行央行數字貨幣?
薛丁格的貓
2022-03-15 23:50
白白輸血~一、GDP的算法與民眾的真實感受間,有很大操縱空間不說,其組成含有"淨出口",對中國這樣的國家比重還很大,在美歐連外匯儲備都可凍結的無恥招數下,中國是否應當有自覺並建立對內的話語體系,不再以GDP成長為重要目標,轉而設立其他跟共富裕更相關的指標(例如就業率、薪資中位數、貧富差距、實務產出等?),如果一味追求GDP拚出口,美歐一個藉口,那些本在無限印鈔背景下已經不斷貶值的紙張,瞬間還更成了廢物,幾十年的資源、勞力出口,變成白白給對手輸血。二、最新的局勢下,即使是短期戰術而言,聯合歐元打擊美元還有意義或可能嗎?盎薩集團真的是把博議論玩到極限,權謀很高!
Niets
2022-03-16 01:34
王先生,今天消息传出沙特正考虑接受人民币为石油贸易的货币,并邀请习近平出访。如果此事成真,便很可能实现您提到的“歐亞能源共同體”。您觉得沙特抛出的橄榄枝是否代表他们在认真考虑废除石油美元,还只是用来和美方讨价还价的策略。
昨天已有朋友私下問過此事。我認爲的確是沙特表態,願意跳槽,現在就看中方如何把握這個機會。

更早已經有消息證實,EAEU(前蘇聯成員國之間的經濟合作組織)在三月十一日和中方達成協議,將共同建立“全新的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計劃的核心是一個合成貨幣。再早一天,王毅和歐盟國家外交部長通電話,討論協同調解歐俄爭端,選擇的對象是法國和意大利,但不包含德國。中國政府需要的只是好建議,有了正確方向之後執行效率真是很高,所以我們又一次看到問題出在智庫和學術界。
2022-03-16 10:33 回复
wangxiaoxiao
2022-03-16 06:46
我来越俎代庖问一个不少人海外人士关心的问题:假如某天中国受到俄国如今面临的制裁,而博主被人举报长期为中共摇旗呐喊,您是否考虑过你(或者说有华人背景而不反中的人)的资产会被没收?(就如在欧美置产的俄裔富裕阶层现在一样)抛开因贪赃枉法和意识形态入魔这两类人不谈,守法打拼积累了财富的华人是不是该早做预备?
路哥哥
2022-03-16 12:51
如果接受沙特跳槽,是否需要提供军事保护?
美國在沙特的駐軍的確有重大影響,我預期中沙雙方會采取溫和漸進的方式,在短期内只在經貿和金融上合作,參見正文。
2022-03-16 14:34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3-16 15:21
恭喜王先生的文章上达天听(十天就有相对的动作,应该不是其他人的建议吧)如此看来,建立了向上传达的管道,之后的建言也会更加容易?
AbzX5
2022-03-17 09:57
沙特下注中国之后, 如果美国的决策层仍然狡诈不减当年, 肯定会想尽办法去挑拨同样和中国关系良好的伊朗与沙特之间的关系, 以使联合破裂, 如果美国决策层水平不够, 那可能会同时得罪伊朗和沙特. 中国是否要注意调和双方?
其實去年底雙方就開始接觸,談判和解的可能,我在博客也提過。雖然至今還沒有重大進展,隨著石油供應短缺,美國被迫重回伊朗去核協定,伊沙和解更加名正言順。中方當然應該試圖進一步調解,尤其是Yemen衝突,但真正來自美國的威脅,是在沙特發動政變。
2022-03-18 01:53 回复
SirChen
2022-03-22 09:40
請教王先生,美國是否有在近期內(例如半年內或今年內)對中國發動金融/制裁閃電戰的可能? 因爲這次美歐對俄發動如此巨大規模和深入的制裁,中方必然學到教訓並已經開始思考應對方案,不過這個應對準備可能需要很多年,那與其坐等中方築起長城,美方是否有可能一不做二不休近期直接發難,找個藉口(例如找到中國軍援俄羅斯的"證據")逼迫歐洲加入聯合制裁,讓世界立即重回冷戰?
當年陳水扁爲了炒弄選舉而公開搞臺獨的時候,美國還有意願踩刹車;現在的美國執政團隊,以及他們所操弄的第二綫炮灰如德、日、韓,都已經把刹車系統拆下來扔進垃圾堆,如果蔡英文不趕快長出一點戰略智慧,在面對戰爭懸崖時依舊只聽命於主子的口令,那麽軍事升級就成爲無可避免的選項。然而當前英美集團本身内部問題極度嚴重(參見過去幾年的【國際】和【戰略】文章,包括這篇正文和尤其是【後注二】;這些因素可能導致理性的自顧不暇,也可能導致非理性的狗急跳墻),俄國在烏克蘭也不尋求速戰速決,未來幾個月的歷史發展方向有很大的不確定性;不過在俄烏衝突期間另外向中國挑起嚴重事端,違反英美行爲模式,發生機率並不高(亦即即使栽贓中國軍援俄方,也只是爲了施加宣傳和外交上的壓力,並不是鬥爭的主軸),真正要造假來强迫升級對抗,可能還是會如【後注一】所討論的那樣針對俄軍以“化學武器”為藉口。
2022-03-23 04:46 回复
     
2022-03-22 10:47
 中國應該如何應對美國可能針對中國和俄羅斯貿易銀營行被美國實施二級制裁?二級制裁意思就是美國開始威脅中國的銀行不准跟俄羅斯做貿易否則又威脅要制裁中國銀行(例如杜中國部分銀行剔除SWIFT系統),那麼中國銀行短期如何應對?因為建立亞元和中央銀行數字貨幣CDBC等繞開是長期的效果王博士之前寫過一文章【國際】【宣傳】如何破解當前歐美的宣傳攻勢請問這文章裡建議的主要策略,在現在美俄衝突升級的當下相關策略對中國還有效媽?最近一星期YouTube已經封鎖幾乎所有俄羅斯相關的大型頻道,除了俄國本地人收看以外,全球其他國家的網民都看不到,只能到RT網站才能看到相關原始新聞比如俄羅斯第一頻道、Россия24電視台、俄羅斯衛星通訊社、RT、俄羅斯紅星電視台之前有訂閱過現在YT上都已經出現這一行字「此頻道未在您的國家 / 地區提供。」可見得不只是歐洲和北美連台灣地區也封掉了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2-03-23 05:24
我讀到復旦大學唐世平教授今年一月以博弈論模型推論俄烏情勢的文章,《對2022年烏克蘭危機的博弈論模型》 ( https://fddi.fudan.edu.cn/a1/ab/c21257a434603/page.htm ),推論出“只要普京相信俄羅斯能佔上風並保住烏克蘭東部的機會有40%,進攻就會獲得至少與其坐以待斃一樣多的收益”,請問此推論是否有一定道理? 模型總是簡化的,比如說先生提過英美數年內發生金融危機的概率,就沒有被納入此模型中。是否有一套系統性方法來決定如何簡化博弈論模型並使其有用?
這場危機是全球大博弈(尤其是中、美、歐和第三世界)的一小部分,也是世界歷史進程中多個層次(包括500年來西歐主導世界和昂撒的300年霸權!)的轉捩點。只看局部和短期,就好像圍棋棋局下到中盤,挑出一個2x2的格子考慮下一步棋,毫無意義。
2022-03-23 05:40 回复
彝圪學殅
2022-03-23 07:21
只看局部和短期,没法找到最优解,但若单论预测能力,时常反而更准确?也许普京决定发起战争,而后俄军又推进速度缓慢,就是因为只看了局部或短期。(联想到先生以前提过最成功的商业主管平均智商是120而不是越高越好,也是把“预测能力”改成“人情世故”后的类似的效应?)
     
2022-03-23 20:36
 2022年的俄烏戰爭將決定東西方力量對比這場戰爭是佔總人口85%的第三世界資本主義國家對抗西方只佔15%人口卻主導國際體系控制全球60%經濟和話語權的西方帝國主義的挑戰這個結果假如俄國失敗會導致西方集結所有力量去對付孤立後的中國資本主義,中國的經濟體量只有美國或歐盟的70%,而歐美聯合完全有可能圍堵中國,第三世界國家將在被壓迫100年,烏克蘭政府充其量只是代表美國的魁儡政權,多極世界對社會主義和全球多數人口人民的福祉有利,其提條件是在於先要有讓後發國工業國家發展生產力的條件應該幫助第三世界國家發展生產力經濟和工業,歐美帝國主義絕對不會讓東方國家有發展生產力的可能,而東方國家絕不會當歐美帝國主義的附庸國和經濟殖民地,矛盾就從這種對抗中產生
     
2022-03-23 20:49
 從世界體系的強弱來說多極世界有有助於未來世界建立社會主義,西方以全球10%的人口和壟斷60%GDP資源去壓迫第三世界國家才是這場戰爭的主軸世界大致分為三類國家1.食物鏈的頂層是主導金融資本 技術和規則制定權的分道最大一塊蛋糕2.中間一層是中國這類以做製造業和代工提供大量廉價勞動力的國家3.而最底層是出口原材料,再用高價進口外國製造的高價值質產品的資源型國家俄羅斯很顯然不願意永遠當這最底層的資源型國家舉個例子,並不是資源有限導致落後,最大的因素是人口,比如說半導體工業的基本原料是沙子 其成分是二氧化矽製作成的晶圓,但是卻沒有任何一個孤立的經濟體能獨立發展出來 ,就算你有足夠的原料(沙子)也不能製造出來是長期的封鎖和孤立,不平等的遊戲規則和世界貿易體系,導致了落後而不是資源有限,經濟發展需要廣大的分工和人口是生產力決定上層件建築,你不能叫落後國家人民餓肚子去對富國輸出革命馬克思就說過落後的經濟模式就是導致落後的上層建築2022年的俄烏戰爭將決定東西方力量對比這場戰爭是佔總人口85%的第三世界資本主義國家對抗西方只佔15%人口卻主導國際體系控制全球60%經濟和話語權的西方帝國主義的挑戰這個結果假如俄國失敗會導致西方集結所有力量去對付孤立後的中國資本主義,中國的經濟體量只有美國或歐盟的70%,而歐美聯合完全有可能圍堵中國,第三世界國家將在被壓迫100年,烏克蘭政府充其量只是代表美國的魁儡政權,多極世界對社會主義和全球多數人口人民的福祉有利,其提條件是在於先要有讓後發國工業國家發展生產力的條件應該幫助第三世界國家發展生產力經濟和工業,歐美帝國主義絕對不會讓東方國家有發展生產力的可能,而東方國家絕不會當歐美帝國主義的附庸國和經濟殖民地,矛盾就從這種對抗中產生,所以一般的幼稚左派以為應該站在歐美虛偽反戰的立場和雙重標準(北約發動科索沃戰爭)來決定支持哪一方是愚蠢的
拍拍熊大師
2022-03-24 16:55
王博士您好, 我自己分析判断,美国会在23年下半年到24年的农历春节前这个时间段在台湾复制在乌克兰的操作,逼迫大陆开战。依据主要是您之前的分析,和我自己进行的扩展分析。 在假设成立的情况下,因为蔡英文会提前知道这个情况,并是美方计划主要的执行者,很高的可能性她会让这个爆发的时间点在台领导人湾选举前。这样可以推迟大选,在无法抗据美方之命的情况下,这样也是对蔡最有利的。后面还可以带着台湾终身流亡总统头衔拿着台湾几千亿的外汇存底去美国生活,它不香吗~ 我想问,在这一次的成功实践经验之下,针对两岸的情况,美国人肯定会坚持有效手段,进一步布局新的手段。那么乌克兰这一波,主要是割欧洲经济的韭菜,俄罗斯本身内部的早有准备难以收割,且经济体量小割也割不到什么。而台海这边,大陆是最大经济体,超过东盟+日本+韩国,虽然难割,但大陆必定是最令美方觊垂涎三尺的目标。于是想请教博士 这2年里美方会准备出怎样的收割手段呢? 一旦开打会不会出现基辅这种局面,台军会有样学样打散埋伏在各种民用建筑设施中,挟持民众与解放军对峙?
當前國際儲備貨幣、管理機制、同盟結構都在迅速轉變、重組的過程中,美國本身則面臨通貨膨脹、經濟泡沫、以及多維的政治内鬥等等不確定性,的確把種種黑天鵝事件的機率從基本為零提升到不可忽略的地步。但是你所作的分析,假設臺海衝突的時程由蔡英文決定,這必然依舊是錯誤的:蔡所能做的,最多最多,只是在美國要求她打擦邊球的時候,在越界多遠的斟酌上,稍稍可以有點影響,要說主動選擇戰爭爆發時間點,是你太高估台灣的分量了。至於打游擊戰,烏克蘭的Neo Nazi勢力龐大,幾萬人被安插到各級部隊做政治基幹,寧可戰死也不願被俘;台灣有對應的死硬分子嗎?

臺海戰爭打起來之後,當然是昂撒集團聯合所有願意聽話的附庸對中國做全面制裁,這是博客從八年前一開始就解釋清楚的邏輯;這次對俄制裁的經驗,表明了將來會包括扣押外匯、取消欠債、沒收中國企業海外資產等等選項。然而在軍事上也有動手的可能,才是我最擔心的事。這裏我不是指派地面部隊到台灣參戰、或者設立禁飛區,那純粹是去送死,而是考慮戰略層面上中國和俄國的兩大不同:首先中國是昂撒霸權的立即和首要威脅,俄方不是;其次中國的核武力量比美俄小了不止一個數量級。所以在中方完成占領之後,美國會有動力和底氣來繼續升級。這裏有Not mutually exclusive的兩條路綫:首先可以對中國貿易做全球海上封鎖,欺負中方欠缺海外基地的弱點;其次是逐次升級挑釁(例如故意讓自己的航母被擊沉,以挑動國内民意)、結合作假栽贓(例如在臺北或東京引爆核彈),最終得以在西方暴民背書下對中國做全面核打擊,徹底抹除中華民族在地球上的存在。這篇正文在金融和外交的正題之外,特別去談核武備,你想是爲什麽呢?

歐盟在Merkel退休之後,全面倒向昂撒集團,雖然事先看是小機率事件,但這個機率並不是零;換句話説,雖然可以不預期,但必須做準備。這是爲什麽多年來我反復强調要把握Merkel的務實態度,加緊綁定中歐關係。但是歐洲徹底淪爲美國附庸的邏輯後果,推論到底,也同時會使核戰成爲可能,所以我也明確論斷過,加緊提升核反擊能力是保障中美霸權和平交替的絕對必要。這種需要至少十年全力以赴的努力方向,中方卻一直拖到去年才開始著手,這很顯然是無用的智庫和學術界又一次清談誤國的案例,我們只能希望國家足夠幸運,不必面對最嚴重的惡果。
2022-03-25 02:44 回复
     
2022-03-25 19:17
 看完王博士對可能爆發中美核戰爭的風險的確值得擔憂,但是中方是有二次核反擊能力的,二次反擊能力代表在承受首輪先發制人核打擊之後,還有足夠多的核武投射能力生存下來讓對方不敢輕易發動核戰爭只是中國能力上和地理位置上處於相對不足,首先一點俄羅斯距離美國本土非常近最近距離只有6000多公里,遠東的鄂霍次克海可以作為前射洲際彈道和核潛艇的發射陣地,摩爾曼斯克的外海是北冰洋和白海等有俄羅斯2/3的水下核力量,而且北冰洋根本難以反潛反潛機無法探測水底下的東西(除了使用攻擊核潛體的聲納),而洲際導彈再穿過北極距離美國的距離8000KM以內的射程就足夠覆蓋美國形成有效的二次反擊能力,而這兩個發射場都在俄羅斯空軍的保護範圍內和近海但是反觀中國除了核彈頭數量不足,地理位置距離美國非常遠是一個劣勢,例如南海適合作為潛艇的活動場所但卻距離美國太遠導致彈道導彈核潛艇必須穿過第一島鏈的反潛網才能打到美國本土,而中國最近的陸上ICBM發射場在中國東北,穿過北極也可以覆蓋美國本土,但這條發射路徑不是很安全,因為南韓可能會被逼安裝美國的反導系統,導彈在發射階段就不安全,而如果不要求太高的機動發射能力,中國有東風-5B這類重型得液體燃料洲際導彈可以確保足夠遠的射程和攜帶足夠多的核彈頭,但是他的缺點就是太笨重又太大,和東風-31A 東風-41這類導彈比起來機動能力就不夠
AbzX5
2022-03-26 00:03
王先生提过, 核攻击潜艇技术与美国差距大, 可以暂时通过和俄国交易来解决. 但海外海军基地缺乏这个问题如何筹备? 西太平洋距离近还好说, 是否应当先加快印度洋/波斯湾的布局?
必須等正文最後一節所談的跨國合作組織上了軌道才談得上,整體來説至少十年,緩不濟急,只能靠加强陸路交通來暫時彌補,所以和俄國的基建合作應該包括升級歐亞鐵路系統。
2022-03-26 01:15 回复
Niets
2022-03-26 03:14
关于王先生对22楼的回复,我想请教三个问题:1) 在盎撒全面核打击中国的推演下,俄国和其核武库会扮演什么角色?还是俄国在此之前已经崩溃?2) 中方的战略核潜艇在短期内追赶俄亥俄/哥伦比亚级基本无望,但若只是在南海的壁垒海域内活动是否能提供足够的核威慑(特别在095/巨浪3服役后)?3) 面对海上封锁,中方是否能依靠其工业产能扩大海军规模,从而维持与东盟的贸易关系?
1.不確定性因素太多,很難仔細推論。不過我不認爲俄國會崩潰,就連顯著萎縮的機率都不大。然而要俄國核武發揮作用,只在中俄雙方有軍事同盟的前提下才算保險,但是軍事同盟有如開空白支票,是很大的地緣戰略負擔。

2.這裏的重點不在於要求096達到哥倫比亞級的性能,而在於095必須能和海狼級+最新的Virginia改進型一戰,否則後者可以橫行南海,狩獵096;此外,巨浪三必須有足夠的數量。

3.東盟離中國很近,維持貿易交通不是大問題,危險在於必須通過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大宗商品,例如來自沙特的原油和巴西的鐵礦。
2022-03-26 07:12 回复
路哥哥
2022-03-27 20:35
请教王先生,中国和所罗门群岛的合作,是否是重要的战略?
passer_by
2022-03-27 23:51
最近外交部动作频繁又主动,给人一种紧迫性的感觉。似乎是看到俄乌有感,在为未来超前部署?是否已经形成一个方略了?
希望如此吧。這篇正文已經把中長期的對應措施擇要討論,但美俄雙方仍在持續升級衝突之中,隨機應變不是我一個只有間接管道的外人能來得及影響的。至於清談,已經有太多網紅搶著炒作熱門話題,我沒有興趣參與。
2022-03-28 02:33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2-03-29 14:55
我認為中國的核武策略應該要放棄「你毀滅我十次,我只要毀滅你一次就夠了」這樣粗糙的思考了。主要原因在於美國是否打核戰爭,是由上層0.1%美國人的利益決定,而他們不會考慮其它99.9%美國人的生命。中國核武對美國的威懾性,在於對那0.1%美國人的威懾性。當美國選擇打核戰爭時,那0.1%的美國人必然有各種防護準備,那麼目前所謂「毀滅你一次」的核打擊,真的能使那0.1%的美國人感到相互保證毀滅的威懾嗎?我想這才是應該要思考的方向。(我注意到這點,是從觀察美國這次對疫情的處理而來:若以全美國的死亡數來看,其防疫政策當然是荒唐透頂,但僅以病毒對上層美國人的威脅程度來看,其政策有一定的合理性。)
這個考慮是我在論證過程中,認爲不証自明的簡單事實,所以不必囉嗦。

此外冷戰結束後出現的現代導彈防禦系統,進一步對戰略核武的數量做打折,而且整體規模越小、必須打的折扣就越大。
2022-03-30 03:58 回复
     
2022-03-29 20:28
 同意樓下的說法,其實大眾有這種核戰爭足以毀滅地球10次,只需要有毀滅地球1次就夠的想法是個幼稚的想法根本不理解核武的真實威力,其實核武的爆炸威力是被誇大的,核打擊戰略分為有限核打擊戰略和無限核打擊戰略,先不說大眾常說的沙皇氫彈這類笨重的自由落體是的核武重達60公噸沒有實戰能力只是冷戰時期心理威攝,巨大的重量和體積只能裝備在圖95戰略轟炸機上,真正有實戰能力的是核武的戰鬥部也不過1~2公噸,而每公噸的爆炸當量以目前物理學和工程極限來說在500萬頓TNT/每公噸戰鬥部(單彈頭),而在裝備分導式多彈頭技術之後每個分導核彈的威力有所下降通常為十幾萬噸例如美軍的W88為47萬頓TNT和W76彈頭的15萬噸(150KT),但是核爆當量和有效殺傷半徑是三次方根的關係也就是核爆當量提高1000倍殺傷半徑只提高10倍,例如2萬噸的原子彈有效殺傷半徑如果是1公里,那1000萬噸的氫彈也不過是幾十公里,這就是殺傷半徑和能量之間的關係為三次方根所以分導式多彈頭通常需要十幾枚中型彈頭才能摧毀一座大型城市(例如紐約或洛杉磯),而美國的人口很分散人口超過10萬的中小型城鎮就多達326座,鄉村更不用提了,換算下來每座城市還分不到1枚中方的彈頭,最壞情況下如果美方發動先發制人核打擊戰略那麼會有相當一部份核武器還枚發射出去就先被摧毀,能保證發射出去的通常是戰略核潛艇和移動式的TLE發射車,而受限於中國離美國位置太遠如果要提高有效射程導彈戰鬥部的重量會縮小到1公噸,就像早期的俄羅斯也使用過一種戰略欺騙(2010年以前)說白楊M洲際導彈能攜帶10枚分導多彈頭,但時候來亞爾斯RS-24洲際導彈才能攜帶4枚中型彈頭,通常那種一枚導彈能攜帶10枚800KT彈頭的是固定發射井式的液體燃料發射的洲際導彈如R-36(SS-18北約代號“撒旦”)或是薩爾瑪特、中國的東風-5改型這類,而這類機動能力不夠或有限的導彈在敵方先發制人核打擊戰略下生存能力堪憂,而核武使用方式還分為地爆和空爆,如果採用空爆會減少大量輻射塵,再經過一定半衰期之後距離足夠遠(十幾公里外)在地下室吃碘片儲備食物和飲水數星期的人能夠生存下來的,因為半衰期是每隔一段時間放射性就減少一半,更何況美國鄉村和其他北約成員國也不會受到毀滅性影響還有大量人口可以生存,而美國有326座人口超過10萬的城市,如果依造大型城市需要10枚彈頭、小型城市需要1枚彈頭,美國的城市數量可能比中方的核彈頭數量還要多.........採用地爆方式就是用輻射塵來殺傷影響也會持續比較久範圍比較大才是相對核武處於弱勢的國家會採用的戰略,所以那些說核武可以毀滅地球的說法是完全外行話,再來美蘇冷戰的高峰期蘇聯有4萬枚核彈頭、美國為3萬枚,經過三輪核才軍之後以清縮小到6000枚的規模(這些只是庫存彈藥而不是能夠立即發射出去的平台和實際部屬)實際上的核威攝能力是可以理性計算出來的,中國雖然可以從河南省或更內陸的地區發射東風-41和東風-31來提高核武生存但是這樣提高射程就會縮小戰鬥部攜帶的彈頭數量核當量就會減少,而一艘核潛艇可以攜帶超過100枚核彈頭和數十枚洲際導彈是最好的二次核反擊平台,甚至可以考慮學俄羅斯開發洲際核水雷這類突防手段
criteria
2022-03-29 21:12
从今天的伊斯坦布尔会谈来看,泽连斯基不跑去伦敦当寓公的概率比较大,现在唯一担心就是美英不惜一切代价用包括但不限于生化武器和小型核弹在乌克兰使用,以此来觉黄普京与泽连斯基的会谈。目前欧美有炒作切尔西老板同是俄罗斯富豪中毒的假新闻,这很让人担心。
這兩天Abramovich忙得很,又是參與和談,又是陪烏克蘭代表一起中毒,中毒後還能跑去Moscow和Putin見面。好玩的是,這些消息的初始來源都是已知MI6幕後主控的宣傳管道(例如《The Times of London》),然後由《BBC》之類的國際主流媒體引用轉發,轉發的時候還扭扭捏捏,能不提出處就不提出處,例如這裏: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1jlyVJ_wdM,只説“據報導”;就連Google都還告訴讀者訊息的來源,國家級的媒體卻拿匿名的小道消息來大作文章。

現在我給讀者們出個練習題,看看以下兩個可能解釋裏,哪一個比較邏輯自洽:1)Abramovich有超人的金剛不壞之身,加超人的超音速飛行能力,加超人電影導演安排串聯重要事件連續發生的上帝地位;或者2)Abramovich不甘心放棄在英國的大筆資產,請當地的財閥政客“朋友”們幫忙扭轉民意,後者把洗刷公共形象的任務交給MI6和BBC辦理。

西方和附庸國的普羅大衆願意對英國媒體照單全收倒也罷了,中國的公共論壇從上到下依舊樂意撒佈這些明顯的謊言,我認爲有檢討反省的必要,至少當編輯的必須要求基本的真假分辨能力;參見前一條留言回復的必修課程建議。
2022-03-30 04:55 回复
desertfox
2022-03-30 11:12
幾點看法 俄國入侵烏克蘭造成的結果是歐盟被美國綁上戰車,中國也被俄羅斯的行動推上風口浪尖,這對中國而言這並不是什麼好事。因為以聯盟的實力而言前者要強過後者,中俄與其他對歐美不滿的第三世界國家彼此之間的聯繫是很鬆散的。 這種不利的局面我想都是因為普亭的誤判,也就是他對俄軍作戰能力過高的估計。俄軍大舉出動但戰事並沒能很快的結束,我對他們的表現很失望。尤其是戰爭初始基輔東北的機場已被俄國傘兵佔領但地面部隊不能配合鞏固周邊,影響重大。因為如果計劃成功,大量的機降部隊可以很快地衝入基輔佔領烏克蘭的首都,這樣對烏軍抵抗的意志會是很大的打擊。 現在好了,打成添油戰,西方那些無腦政客就會得寸進尺,在美國的吆喝下對俄制裁的解除可能遙遙無期,如此中國就很可能會被拖下水。 凡事應該從最壞處做思考和準備,所以我有一個問題,中國有沒有可能成為一個封閉的經濟體而存活?就是只靠著輸入原材料而以國內的市場來維持他的經濟?我會這麼想並不是悲觀而是就現實的考量,亦即永遠都不要低估西方國家的貪婪以及他們仗勢橫行的無腦。對擁有3千枚核彈的俄國都能這樣子沒有底線的下狠手那何況對中國?最後一點,中國現在好比是開磁器店又家大業大,那是否應該把貨架子做的牢一點或加上護罩呢?現在西方對中國核武的估計大約是三百多枚核彈頭,但以我對中共居安思危這種習性的了解,我認為應該不止如此,尤其這20年來他經濟發達財力足夠,怎麼可能就只有這個數目呢?投送系統不如美俄這沒錯,但既然東風四十一夠得著,尤其就因為投送系統的單薄那你是不是怎麼也得增加一些核彈頭呢?
AbzX5
2022-03-30 13:43
王先生的提议很对. 我们大多对日本的帝国主义非常警惕, 这归功于在中国近代史课程中, 重点教授了学生抗日战争的历史. 可是话语世界, 对于盎格鲁萨克逊的警惕心远远不够, 这显然是因为世界近代史并不是必修课程, 现有的一些教材也没有重点教授盎格鲁萨克逊的"丰功伟绩". 希望将来能补上这重要一课.
AbzX5
2022-03-30 13:46
抱歉, 请将我的发表删除, 本篇不是教育主题, 不应该放置于此
JoeyZhang
2022-04-01 22:50
王博您好,如何看待今日哈萨克斯坦与美国军方代表进行会晤,讨论军事设施安全合作问题?
消息出處?
2022-04-02 04:01 回复
magkey
2022-04-02 09:32
为楼上补上出处,简体中文版可以看下面链接https://www.inform.kz/cn/article_a3917351原始消息出自哈萨克国防部https://www.gov.kz/memleket/entities/mod/press/news/details/347869?lang=kk我用谷歌翻译了第一段,意思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武装部队总司令、军备部和美国武装部队中央司令部代表在维和训练中心举行会谈。”
好的,謝謝。
2022-04-03 02:30 回复
JoeyZhang
2022-04-02 15:28
很抱歉,在提出问题的时候,没有给出信息出处,但还好,楼上帮我给出了官方出处,事实上,我的消息来源是国内几家比较可靠的新闻自媒体共同确认的消息。国内近期舆论纷争不断,最为可笑的当属上海党校校长的“弃俄投美派”,他认为俄罗斯即将崩溃,应该果断抛弃俄罗斯,迎合欧美进入世界大势。此言论当然实属可笑,不必讨论。还有一小部分人认为,此次俄罗斯实属暴露了自己军事实力并没有“神话”,导致其势力范围内原本的下属国,如中亚五国等,脱离俄罗斯的威压“控制”,因此,中国应该在此时与俄罗斯合理讨论外蒙古的问题,和中亚国家的问题。我原本认为这是“短视”的策略,但是,哈萨克斯坦这一举动让我动摇,换言之,即便不是背刺俄罗斯,但是是否中国应该进取,开始争取周边原本附属俄罗斯国家的势力,否则,你不进,美国就进来了。
你有沒有閲讀原始消息來源?哈方人員來自後勤部,美方則由US Central Command派代表;機翻可能成爲“中央司令部”,但實際上是“中西亞(加埃及)戰區司令部”的意思,是美軍11個戰區司令部之一。這明顯是例行外交性的中低層軍方交流,大家找藉口坐下來開幾天會,公款吃喝,交換名片,拍照片發新聞,只不過剛好被翻譯成“軍事設施安全合作”,實際上美方的PPT談的是老舊彈藥的庫存管理。

在博客傳播網絡無腦謠言,違反《讀者須知》第六條,嚴重警告一次,禁言兩個月,再犯拉黑。
2022-04-04 05:09 回复
makludi
2022-04-03 10:31
关于Hunter Biden与乌克兰方面的邮件有几点我不是很明白。第一,按照现在的说法,hunter和海外财团之间交往过往极其平凡,那为何当时trump利用国家机器也只能从一台破电脑里找到一封收件人为vxxx.pxx.ukraine@gmail.com这种看上去是拙劣栽赃的邮件呢?第二,从最早的报道里,这封邮件被电脑修理店的老板issach发现之后,他上交给fbi的同时,也做了一份copy并交给了trump的人,而本文提到的nyt的报道是从某个file cache里得到的邮件记录,我认为这里是指从司法部负责调查此事的人手上拿到的。这是不是说民主党内部其实在总统选举当时就知道这个是真的,所以一直有人拿这个留着准备对付当时的民主党牌面,现在的总统拜登。
首先,Trump並不對國家機器有確實的掌握:William Barr的忠誠對象在於共和黨内建制派的一個分支,所以那台電腦上繳司法部之後,就沒有下文了。目前的消息都來自修理店老闆的備份,由不屬於共和黨宣傳體系核心的《NY Post》試圖揭發,但立刻被民主黨主流媒體圍剿,貼上“俄國栽贓”的標簽之後,天真群衆才會認爲“拙劣”,博客讀者應該看得出它不像是造假。其實不但民主黨政客和媒體知道那是真的,共和黨人也知道,問題正在於那家(以及還有類似的)公司是美國政壇行内人靠全球霸權為自己撈錢的日常管道(參見《從Manafort案談起》),兩黨都有大佬積極參與,所以不但Barr不想碰,共和黨黨工也沒人願意附和《NY Post》,只有金融系用不着拿這種酬佣性的小錢,可以收藏起來當把柄。
2022-04-04 07:10 回复
AAB
2022-04-03 16:37
Germany says Putin agreed to keep payments for gas in euros | News | DW | 30.03.2022Although it might be premature to speculate before it is even agreed to, I am wondering why Putin would offer to take Euros as payment via the unsanctioned Gazprom bank, nearly immediately after the Ruble-for-gas decision. From the German reaction I'd presume it is not a major concession on the Russian side, but the sum effect would still be taking Euros as opposed to forcing Ruble/gold-purchase.Am I missing something or is there likely to be other (hidden) terms in the agreement, considering how Scholz was more or less hogtied to the negotiation table with the short 'technical' interruption in the pipes? Or is it just unrealiable 'journalism' again?
The most likely cause of this inconsistency is again Scholz's idiocy. What Putin said was probably something like "I am not asking for ruble payment on April 1. It is too short a notice. " What he actually meant was of course that there would be a grace period of a few weeks.

On a side note, I did not publicly predict this ruble requirement because I was not sure Putin would be cool-headed/cold-blooded (in the "sangfroid" sense) enough to go all way, not because it was not the obvious right move. In fact, I myself would have done it much earlier and much more broadly, requiring "friendly nations" to do so as well. Accommodations can always be made on a case-by-case basis. Other differences in opinions include the bombing of Ukrainian oil storage: it's something I would have done in the first week of the war, not the fifth. Furthermore, the Russians still have not destroyed any major bridges, not even those near the EU border. Putin was clearly hoping for a rapid collapse of the Ukrainian regime and wanted to minimize both the civilian casualty and the rebuilding costs. While this line of consideration could not be ruled out a priori, it was not something that I personally would base a war plan on. The facts on the ground now prove that 30 years of anti-Soviet education leaves its deep mark on the Ukrainian populace. Recall that the brainwashing power of education systems is an old topic on this blog.
2022-04-04 08:55 回复
沐然无风
2022-04-04 12:36
证监会发布关于就《关于加强境内企业境外发行证券和上市相关保密和档案管理工作的规定》,原有条款删除现有调查应以我国监管机构为主进行或者依赖我国监管机构的检查结果。经济日报推动深化跨境监管合作——证监会就修订《关于加强在境外发行证券与上市相关保密和档案管理工作的规定》公开征求意见 _中国经济网——国家经济门户 (ce.cn)中问跨境监管合作有什么积极作用,负责人回答删除了原《规定》关于“现场检查应以我国监管机构为主进行,或者依赖我国监管机构的检查结果”的表述。这体现了中国监管部门对跨境审计监管合作一贯的开放态度,也符合相关国际惯行做法,将为安全、高效开展包括联合检查在内的跨境监管合作提供制度保障。以及另一篇社论经济日报:保障跨境监管合作安全高效 (thepaper.cn),经济日报是国务院主办直属党报,等于说是国务院态度,之前拒绝交会计底稿,现如今妥协,王博士可以解读下吗?
這似乎是延續過去十年,要“與國際金融體系接軌”的一系列政策,或許有什麽玄妙的配套手段還未公佈,但當前我根據公開事實做分析無法認同,邏輯論證細節請大家參考《我對引入美國投行的一些看法》。我想等二十大之後,金融戰略決策人員汰舊換新,再做進一步的評論,現在只能祈禱這批一心想要和華爾街挂鈎的人,至少不要否決創立亞元的建議。
2022-04-04 17:25 回复
yyds
2022-04-04 20:22
现在局势很明朗了,美国通过俄乌冲突控制了德国和东北欧,基本控制欧盟,有欧盟背书,美国更有底气在亚太提高冷战,美国下一步基本明牌就是鼓动台湾独立(但是蔡英文没有选举压力,内部不受独派掣肘,聪明的话再捞两年),最晚2024年 ,中国有统一的压力,参考俄罗斯,中国在金融层面依赖于欧美更甚,没有理由不做准备,我觉得中方表面上虽然强硬一些,行为模式、逻辑思考还是韬光养晦时期的模式,甚至还有人希望于跟美国更多挂钩,更多利诱寄希望于美国心慈手软(开放金融利用华尔街游说美国政府大概也是这种逻辑)
我昨天已經解釋過了:中共政府新舊交接,是掃除接受昂撒宣傳洗腦舊官僚的一個契機;問題只在於危機已經提早到臨,出手反擊的機遇稍縱即逝,我盡力把核心的思路和方案反映出來,其中又以建立亞元最爲關鍵,希望不要因肉食者的固化思想而被擱置,畢竟天予弗取,反受其咎。
2022-04-05 07:01 回复
AbzX5
2022-04-06 02:22
王先生之前谈过, 俄国已经在乌克兰实验室上预备了叙利亚化学武器之类的指责重演, 在乌东地区也抨击了亚速营屠杀, 但是没想到现在俄军从基辅撤走, 西方选择在基辅附近布查镇炒作屠杀, 与卡廷惨案做联想, 俄国舆论战比中方强, 尚且招架吃力, 换做中方怕是不堪设想. 希望乌克兰战事能对中方高层有所触动, 积极准备.
Putin這次前後一共只投入了19萬兵力(含東烏民兵、車臣部隊以及後期增兵),攻打光現役軍人就有26萬的烏克蘭,不得不開闢北綫戰場,分派5萬精兵佯攻基輔和Kharkov,另外還有2-3萬人在南綫佯攻Odessa,綁住了2/3的烏克蘭總兵力(亦即所有二綫和三綫部隊),勉强在東綫主戰場凑出1.5:1的局部優勢。但即便如此,也不足以全綫進攻,必須優先解決盤踞Mariupol的亞速營,並且撤回北綫佯攻部隊,然後才可能對剩下的6萬烏克蘭野戰兵團形成必需的3:1優勢,完成包圍殲滅;這將是未來一個多月的戰事主軸。

至於Putin用兵爲什麽如此摳門,我已經反復討論過了,可能是一方面低估了過去30年烏克蘭教育體系對國民宣傳洗腦的力量,另一方面則必須保留預防北約干預的戰略預備隊。不論如何,這依舊違反了兵貴神速的原則,所以引發了一連串的戰略和戰術代價,其中最基本的就是讓對手能回過氣來做出針對性的反擊。既然對手的幕後老闆是謊言帝國,這種造假栽贓的事也必然會發生;事實上博客在戰爭一開始就預測過了。

詠春拳的總訣之一是“千招千破,唯快不破”,軍事也如此,所以我也反復解釋過,正確的手段是做好萬全準備,一旦開戰就以絕對優勢兵力速戰速決,不讓對手有喘息回應的機會。這裏我指的不只是對手試圖做出對應性的兵力部署和調派,宣傳顛覆的造假手段也是需要時間來謀劃並執行的,所以一樣適用。



其實從目前已知的事實觀察,若真要做邏輯推演,還可以得到更多的結論,例如Putin並沒有把駐西伯利亞的遠東部隊大幅調動投入歐洲戰綫,這暗示著(亦即不是100%決定性的嚴謹證據,只有機率上的指向性)事先並沒有和中方達成默契和協作。
2022-04-06 07:08 回复
楊光
2022-04-07 00:56
亞元是當務之急在先生的提點下,觀察到世界格局變動得很激烈,Merkel退休後的歐盟鬧事猶言在耳,盎薩集團無下限的砲灰戰術,本身的色厲內荏,部落客讀者都可以從先生觀點上認知,其他國家幾乎都在看老大哥對俄國的處置來決定國家的走向。雖然情感上滿認同普丁的家國英雄情懷,但迄今我仍想不透,打的時機(外界看起來不是名義之師)與拖沓的打擊戰略,對俄國的好處與戰略目的,也沒有更多訊息提供來猜測其意圖。(在台灣,我深深覺得中方跟俄國千萬不要低估龐大宣傳洗腦教育造成的民意,它會造成許多的後遺與悲劇,自己對先生的智慧提點永持感恩,對盎薩的口蜜腹劍我則深惡痛絕,周遭的親朋好友,小十年左右的朋友幾乎無說服的契機,要嘛不談要嘛吵架,95%沒有相信你的可能)。 儘管可能未來仍有許多的黑天鵝事件,目前因為美國對俄國的金融制裁,而打開了一個重建全球金融新契機,美元霸權幾乎是露出一個武術上的空門,你不狠狠打一槍都對不起自己,這是至今局面上最值得好好把握的;故在此呼應一下先生的亞元架構意見,對第三世界的使用美元的地區小霸權而言,從龍而上完全是名正言順且必要的,難道還要坐等第三次被洗或被凍結外匯儲備制裁。這龍由盎薩集團的頭號敵人中國來當,開第一槍剛好而已,天時、地利、半個人和皆備,就看你中方敢不敢。雖然可以想見後續還會有更多只要美方有利的就全球化,沒有利的就區域保護的事情,會更多更加激烈。但以現在的局勢演變,讓這一門強大武器少一半威力,卻是當務之急,就怕中方傳統偏安戰略思維,第三世界各國又因強大宣傳而被民意綁架延誤事機。 另一方面,我也覺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私下加強俄國的各種實質交流,經濟、貿易、軍事等,也是當務之急,這個節骨眼,想跟美國合作或想獨善其身或當不沾鍋的,不是沒有智慧就是太鄉愿了,民族復興的大步應從普丁打開世界格局之始,從此展開才是。
有關Putin該不該在二月底急著動手,我已經多次論證過,在國際大環境之下不是最優的。他一個很聰明的人,爲什麽會那樣決定,當時就有傳言可能是烏克蘭正在集結大軍,要一舉打下東烏,所以Putin決定搶先出手;最近有更多的軍事細節被暴露,證實烏軍的確是在準備如此作戰,開戰日期定在三月底。但是我在戰前就評論過,即便如此,最佳的反應依舊是預先集中遠程火力,對烏方先做幾天殺傷再派軍入境,以杜絕國際口實。他的戰略戰術選擇,簡直像是有意要給英美所有可能機會來綁定歐盟,然後又不積極還擊,實在很難解釋。

在這樣的背景下,未來幾個月充滿了許多重要的歷史轉折點:德國會被迫立刻放棄進口俄國油氣嗎?放棄之後,經濟後果會有多嚴重?夠不夠推翻現政府?中國能不能采納亞元建議?能不能爭取到中東產油國加入?事後歐盟經濟所受的打擊會是致命的嗎?換句話説,歐盟在這場經濟危機中保持完整嗎?貧窮國家在新冠和通脹雙重打擊下,有多少個會淪入當前斯里蘭卡的困境?有多少政府會被革命推翻?會不會因而有戰爭?在俄軍完成殲滅烏軍主力之前,Zelensky會有足夠的智慧趕緊妥協嗎?如果沒有,那麽Putin會滿足於强制實施當前的要求,還是如我在一月討論的,拿下整個南方沿海的俄語區?法國大選的結果如何?新總統能對歐盟做出懸崖勒馬式的挽救嗎?英國保守黨在地方選舉的落敗會有多慘?Johnson是否因此下臺?女王能再活多久?上一次人類社會身處這個級別的分水嶺峰頂,是1989-1991年那個時段,開啓了後冷戰全球化階段,這次的轉折,會帶來什麽樣的國際秩序?一級强權之間能避免全面戰爭嗎?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問題,我們繼續觀察吧。
2022-04-07 07:56 回复
     
2022-04-07 01:14
 從開戰後沒多久我就擔心這種良心打法可能讓西方有可趁之機,包括宣傳方面的雙標和假新聞,俄方顧慮太多沒有速戰速決,西方只會讓傷口越來越大現在,西方可以偽造布查大屠殺無中生有一個對俄方的指控,然後製造給烏克蘭更多軍事援助和經濟制裁的正當性,而俄軍的戰俘被烏克蘭施以酷刑卻沒什麼人報導至於8年前,法國戰地女記者博內爾紀錄片《頓巴斯》中文字幕版,這是烏方真正的發動大屠殺和人道主義災難被法國良心戰地記者博內爾(Anne-Laure Bonnel)報導過,但是也被Yiutube封殺了,該影片中戰地記者採坊在噸巴斯東部地下室待了1整年的噸巴斯居民,和被殺死的嬰兒的母親,街上還有炮彈但坑,以下YT站點已經不能觀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PGD2Dd0bzk幸好中國B站還有備份該影片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Z3411V727?fbclid=IwAR2vam73k2Kw0Ydyg6pcxIvFX0ifdFHnG_v4dig9Bo3pZVctHpkeVVFG5E4諷刺的是科索沃戰爭時西方也有過相同的招式,說科索沃發生Račak massacre查拉克大屠殺事後調查是反抗軍被穿上平民的衣服,北約製造的開戰藉口,西方的資訊戰和洗腦已經達到可以任意發動大屠殺而不受懲罰(烏東這8年、敘利亞白頭盔、伊拉克的災難、越戰等等),而沒有發生大屠殺的一方卻要受制裁和莫須有的罪名顛倒黑白的境界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2-04-07 12:37
俄盧布已回復到戰前的價值,證明資源本位是有效的,這應該能給中東產油國一些啟示。請問亞元是否應設計成錨定參與國的資源與製造業能力,由中俄軍事力量支持,來和以金融與美軍做支撐的美元競爭?我思考假設一個國家只有一項經濟優勢,對美元的依賴程度由弱到強應為:資源國、製造國、貿易國、金融國。中國同時是製造與貿易的大國,其製造業和資源國合作對抗美元不難,但貿易部分仍從金融國獲利美元甚多,不易放棄,因此建立亞元時會有這兩種力量拉扯。不過現在應該到了要做決斷的時候了。
亞元如何設計,牽涉到的專業考慮太過艱澀,所以我在正文裏只草草帶過,反正人民銀行的主管一定會被咨詢,他們懂得其中的奧妙,自然應該同意是最優解,這裏只粗淺解釋一下。像是歐元這樣沒有財政聯盟(亦即各成員國的稅收和支出相互獨立)的合成貨幣,最大的問題在於兩點:首先彼此之間匯率固定,無法視各經濟體的經濟健康狀態和貿易順逆差來做調整;其次各國的財政順逆差也有不同,嚴重逆差必然導致貨幣增發,最後爆發希臘式的危機。歐盟至少還有統一的市場監管標準,而且有長遠、持續的整合意願;中國建立新國際貨幣的主要用意,卻是在於取代美元和歐元,做爲鬆散國際社會的公平通貨,所以這個新貨幣聯盟也必須很鬆散,尊重各國的主權和自由。

用多個國家貨幣組成的籃子來作爲新合成貨幣的本位,自動滿足上面的所有要求:各國仍然保有自己的貨幣在國内使用,匯率可以浮動,增發完全自由,亞元銀行只要預先訂立規則抵抗要求救援資助(執行上是增發亞元來換該國貨幣,等於是人爲地維持其成分占比;所以股份不能固定或只依GDP計算,而必須考慮貨幣濫發的處罰)的政治壓力,就不會有金融上的大損失和危險。參股的國家甚至可以隨時退出,也可以選擇投入的深度,而且成立快、彈性大,是遠遠最優的方案。資源國家現在看來是最重要的成員,其實是世界經濟周期進入整體通脹階段所引起的暫時現象,十幾二十年之後局面可能完全不同,不過難關在當下,所以爭取他們確實是首要優先。中俄的軍事力量也的確會是必要的保障,雖然不足以全面對抗美軍的全球優勢,但在亞洲保護不被顔色革命輕易推翻,應該還是做得到的。至於不作爲,那等同於把幾十年纍積的國際資產送給美國當人質,是明顯的下下策。
2022-04-07 13:41 回复
     
2022-04-07 12:46
 看樓下討論我的看法是其實整個烏克蘭政治人物有許多是美國籍直接空降到烏克蘭,烏克蘭的國籍法允許這些候選人是外國人背景然後被頒發外國人國籍,有太多例子如薩卡希維利他同時有多個國家的國籍,還有很多部長級人物是美國和烏克蘭雙重國籍例如錢鑾財政部長,納塔莉·亞列西科從小都是在美國長大有美國國籍,但父母那一代是烏克蘭人,被臨時空降到烏克蘭有些甚至是政變的策劃者,烏克蘭沒有可能有獨立的政治,經濟上是寡頭統治和是政治上都是魁儡 補充:烏克蘭國會於2014年11月2日宣佈,接受三名外籍人員擔任烏克蘭政府的部長職務。這三人分別是美籍烏克蘭人納塔利亞·亞列西科、格魯吉亞人亞歷山大和立陶宛人艾瓦斯拉。Zelensky會有足夠的智慧趕緊妥協嗎?他其實不在乎妥協烏克蘭老百姓死活和他無關,他的最大目標就是把戰爭時間拖長給俄國放血這就符合美國最大利益,所以每次有和平的機會這個演員總統一定會努力避免和平,就向上次俄烏談判烏克蘭主動派兩架直升機越境身入俄羅斯陸入38公裡去打俄羅斯儲油槽就可以看出來,俄國一撤軍他就製造布查大屠殺的假新聞,都可以看出他努力想要提高戰爭的時長、努力增加烏克蘭和俄羅斯兩敗俱傷的局面為美國利益服務的魁儡政權而已 德國會被迫立刻放棄進口俄國油氣嗎?放棄之後,經濟後果會有多嚴重?夠不夠推翻現政府? 我猜測德國國內是拉鋸戰一方面政治菁英和工商界努力想避免這兩敗俱傷的愚蠢的決定,但是媒體與論被控制不允許他們這麼做,一開始它們沒有足夠重視來做前期準備,後來戰爭開打意識到已經太晚了,但是德國已經被美國滲透太深被逐見波蘭化、烏克蘭化都只是時間的早晚,因為英美烏克蘭製造大屠殺不受懲罰、而俄羅斯沒有屠殺卻要背莫須有的罪名這麼扯的事情也就只有被長期洗腦足夠愚蠢的西方人民才可能相信,我對西方人民的愚蠢程度是有信心的,人類的心理學機制很可能導致大眾沿著人類思維慣性去認知要它們180度的扭轉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國內嚴重被斷油斷氣糧食價格大漲,但這也只會加強他們更加恨俄國和相信美國媒體宣傳的程度,這就是人類固有思維認知和思維慣性的程度,除非非常極端的狀況出現(例如德國革命)否則絕大多數普通人不可能扭轉固有思維和認知,而有能力對事實和邏輯做檢討的只佔總人口極小的比例 至於普京很可能優柔寡斷,普京在剛執政的2000年代曾經有過讓俄羅斯加入北約和歐盟這樣天真浪漫的想法,但是他有能力做檢討改變自己是有智慧的,但我覺得還不夠,2014年他沒有派兵佔領烏東,當時奧德薩 哈爾科夫有說俄語人民起義成立的哈爾科夫和奧德薩共和國,但俄國沒有派兵支持只支持了頓巴斯地區兩州,當時俄國國內也支持他這麼做因為發生奧德薩屠殺事件,但是後來普經長期佈局8年的和德國天然氣管道北溪二號也被歷史證明是浪費時間,因為美國要攪黃事情的可能性很高,雖然在2014年以前烏克蘭也有親西方的聲音但是當時老百姓並沒有一面倒的親西方還有支持俄羅斯的地區黨親俄民意支持,但是在更加長期和深入的洗腦8年的時間足以改變一切人民的思想變成一面倒,烏克蘭逐漸納粹化和法西斯化是更加的嚴重,再多的政策調整和前期準備,都比不上要面對180度扭轉人民思想來的困難,但在2014年以前至少有30%的人口是會親俄的這個裡利會隨時間指數遞減
華刀出鞘
2022-04-07 17:27
2020年4月,在翟东升教授的微博粉丝群中看到一篇翟东升推荐的和Warren Coats合作的的未来国际货币需要回归实物的文章,我觉得不可思议,写了一篇小文章反驳了这个观点并对未来有点小遐想,文章为:《未来国际货币的小遐想》链接:https://blog.udn.com/seawitor/171990240,关键在最后一段抄录如下:未来的国际货币能够以不超过十种主要货币提供足够的选择权。而以欧元为例,各个小国为了避免自己被国际强权货币的盘剥,需要让渡自己的部分主权来形成强势的地区货币。地区货币组织本着为地区负责的态度发行地区的信用货币,也防止了地区货币的滥发而造成国际问题。再以地区货币的强势地位和身份加入一篮子货币组织后,而作为一篮子货币组织的成员,无货币发行权而对相关信用货币的发行拥有监督权,相互监督相关货币的发行以稳定货币之间的汇率。需要形成东亚元,南亚元,西亚元,南美元,北美元,欧元和非元等,然后设置提款权和兑换权来作为一种相对静态的机制来作为国际货币已支撑国际贸易。王博士将这篇文章发出来的时候,我阅读完之后也把我的那篇小文章发到了UDN的博客,很高兴能在前一个留言看到关于这个建议的具体论述。这个操作的核心是让渡出来货币发行的监督权共享,然后地区货币发行并不是主要的难处。
     
2022-04-07 18:09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情,為什麼2014年後烏克蘭親俄派不見了烏克蘭反對派地區黨(親俄的烏克蘭東部政黨)多位官員和議員法官等等2014年後被殺的報導一個也沒有— повесился экс-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Харьковского облсовета Алексей Колесник;— застрелился член оппозиционной Партии регионов Станислав Мельник;— повесился мэр Мелитополя Сергей Вальтер;— найден мёртвым замначальника милиции Мелитополя Александр Бордюг;— застрелился бывший 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Запорожской областно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и Александр Пеклушенко;— бывший депутат от Партии регионов Михаил Чечетов выпал из окна своей собственной квартиры, в результате чего скончался;— одесский прокурор Сергей Мельничук также выпал из окна, со смертельным исходом.烏克蘭邁丹政變後總共有這些官員被殺 死因不明洪哈爾科夫區域市政局阿列克謝Kolesnik前主席;- 射殺了的地區斯坦尼斯米勒反對黨的成員;- 絞死市長謝爾蓋·梅利托波爾沃爾特;- 警察局的副隊長發現 梅利托波爾亞歷山大Bordyug死了;- 射殺了扎波羅熱地區總局奧列克Peklushenko的前主席;- 地區黨的米哈伊爾Chechetov前副主席 從他自己的公寓,從窗口跳樓;- 敖德薩檢察官謝爾蓋Melnychuk
     
2022-04-07 18:25
 其實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情,為什麼2014年後烏克蘭親俄派不見了烏克蘭反對派地區黨(親俄的烏克蘭東部政黨)多位官員和議員法官等等2014年後被殺的報導一個也沒有— повесился экс-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Харьковского облсовета Алексей Колесник;— застрелился член оппозиционной Партии регионов Станислав Мельник;— повесился мэр Мелитополя Сергей Вальтер;— найден мёртвым замначальника милиции Мелитополя Александр Бордюг;— застрелился бывший 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Запорожской областно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и Александр Пеклушенко;— бывший депутат от Партии регионов Михаил Чечетов выпал из окна своей собственной квартиры, в результате чего скончался;— одесский прокурор Сергей Мельничук также выпал из окна, со смертельным исходом.烏克蘭邁丹政變後總共有這些官員被殺 死因不明洪哈爾科夫區域市政局阿列克謝Kolesnik前主席;- 射殺了的地區斯坦尼斯米勒反對黨的成員;- 絞死市長謝爾蓋·梅利托波爾沃爾特;- 警察局的副隊長發現 梅利托波爾亞歷山大Bordyug死了;- 射殺了扎波羅熱地區總局奧列克Peklushenko的前主席;- 地區黨的米哈伊爾Chechetov前副主席 從他自己的公寓,從窗口跳樓;- 敖德薩檢察官謝爾蓋Melnychuk 補充:只要把這些名單一個個輸入進去查詢就會發現一個事實,這些市長和議員檢察官等一個個莫名其妙的死亡,西方媒體沒有任何報導這不是巧合https://ru.wikipedia.org/wiki/%D0%92%D0%B0%D0%BB%D1%8C%D1%82%D0%B5%D1%80,_%D0%A1%D0%B5%D1%80%D0%B3%D0%B5%D0%B9_%D0%93%D0%B5%D0%BE%D1%80%D0%B3%D0%B8%D0%B5%D0%B2%D0%B8%D1%87沃爾特,謝爾蓋·格奧爾基耶維奇 前任烏克蘭梅利托波爾市長2015年2月25日,他被發現在家中被絞死。[20]儘管法醫專家傾向於自殺的版本,但梅利托波爾市長的死亡案件正在“有預謀的謀殺”一文下進行調查。根據扎波羅熱地區內政部新聞中心的說法,有關此案的信息已包含在藝術第 1 部分下的 ERDR 中。烏克蘭刑法典第 115 條(故意謀殺)。國家檢察官丹尼斯·科爾赫表示,在調查收到死亡證明後,針對謝爾蓋·沃爾特的案件將結案。 https://www.pravda.com.ua/rus/news/2015/02/25/7059689/
ant
2022-04-08 04:39
王先生提出的 “鬆散” 新貨幣聯盟很有意思,尤其是各國仍維持自己的貨幣。我想,最困難的還是如何訂定百分比,一定要超然不能有政治成分在做決定。另一點我了解的不透徹是,參股的國家和不參股的,應該都可以用亞元交易。是否參股的和不參股的差別,在於是否本國貨幣在 “一藍子” 裡?若如此,這對小國來說可能沒有參加的必要。對大國來說,參股就相對重要。這場俄烏戰爭,我最看不懂的是普丁的戰術運用。沒有更多資料,我只能懷疑普丁有些意氣用事,或有私人感情在裡面。這幾年,所謂民主國家的政客們似乎越來越只重短利,似乎總是在做殺會下金蛋的鵝這種事。譬如美國這次的制裁,美國政客有否考慮對美金霸權的長遠影響?還是他們考慮了覺得沒影響?王先生提到美國商界的反彈。我在想,這種影響應該是未來十幾二十年的變化。選民記憶都是短的。工商和企業界的意見,真的能影響政策?
我對亞元的構想,的確是中國主導,爭取主要資源國合作,容許友好並富裕的中型國家有限參與,小國跟著用就是了,至少亞元銀行不會像歐美那樣去沒收外匯儲備。這裏要小心的是,如何處罰濫發自己貨幣的成員國。一個非常重要而簡單的原則,是中國必須勇敢站出來占據舞臺中心的聚光燈焦點,不要畏畏縮縮地搞多邊平等,否則必然是邀請自私國家來白占便宜。這其實是比不建立亞元更大的危險,因爲要看出建立亞元是正確方向並不困難,The devil is in the details。從這届中國政府搞盲目金融開放、無限擴張上合、一帶一路跪求參與、亞投行自願當凱子等等前例來看,這樣子把正確戰略決定在執行細節上搞砸的機率很高,所以我也故意在文章裏留下一個綫索:直白地批評了邀請印度入股的思想,但放在最後那個章節,以避免若干讀者看到一半就起反感。不過如果幾個月後國務院公佈,亞元銀行創始成員包括印度,我們就可以簡單判斷國家和人類整體利益又被某些思想扭曲的傻子懦夫打包白送了。

Biden這次聽從Hillary系的NeoCon,斷送美元霸權,金融系的不滿已經明白顯示出來,若是Obama系決定藉機落井下石,就可以簡單推出己方的Harris上位,這是我最近剛剛詳細討論過的事,讀者應該仔細閲讀,不要重複發問。



Harris依附Obama,然後一起對Biden捅刀的可能性,共和黨媒體也注意到了,大家可以參考以下這個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58Bx0Ebppw
2022-04-09 00:22 回复
2022-04-08 16:45
 還是看不太明白亞元的設計,這裡面一定有一些基本的原理被忽略,如果亞元比造凱因斯二戰後設計的Bancor和國際清算連盟ICU的參股比例設計,是用國際貿易的份額來決定,並且為了維持貿易再平衡,對有大量貿易赤字的逆差國家允許貶值自己貨幣增加出口,對任意貶值自己貨幣有大額貿易順差的國家需要支付超額利息率,會這麼設計是否是因為凱因斯認為可以藉此避免一個國家赤字太多需求太多而供給太少導致經濟危機?可以查到一些布雷頓森林體系建立前凱因斯的斑柯設計理念Each item a member country exported would add bancors to its ICB account, and each item it imported would subtract bancors. Limits would be imposed on the amount of bancor a country could accumulate by selling more abroad than it bought, and on the amount of bancor debt it could rack up by buying more than it sold. This was to stop countries building up excessive surpluses or deficits. Each country's limits would be proportional to its share of world trade ... Once initial limits had been breached, deficit countries would be allowed to depreciate, and surplus countries to appreciate their currencies. This would make deficit country goods cheaper, and surplus country goods more expensive, with the aim of stimulating a rebalancing of trade. Further bancor debit or credit position breaches would trigger mandatory action. For chronic debtors, this would include obligatory currency depreciation, rising interest payments to the ICB Reserve Fund, forced gold sales, and capital export restrictions. For chronic creditors, it would include currency appreciation and payment of a minimum of 5 percent interest on excess credits, rising to 10 percent on larger excess credits, to the ICB's Reserve Fund. Keynes never believed that creditors would actually pay what in effect were fines; rather, he believed they would take the necessary actions ... to avoid them.
yyds
2022-04-09 02:29
请教下王先生,上海已经错过封控的黄金时期,各种外溢,基层基本瘫痪,连物资保障都做不到,全去抗疫了,城市已经失能,这么大代价真的能把奥密克戎清零吗?这样下去东南沿海经济都要停摆,还想吐槽下内宣,各种控评、闭眼宣传,阴谋论甚嚣尘上,国内第三针接种率不算低了,参考新加坡的数据,真的有必要这样清零吗,关键是能力不够了
上海雖大,執政者必須考慮全國;幾周努力雖累,一旦棄守就無可挽回。政策當然不應該是頑固的教條,但從理性第一原則分析,繼續嘗試清零也有其正當性。至於什麽時候越過臨界點、必須做最優解轉換的判斷,目前沒有任何證據指出高層怠忽職守,所以我建議你稍安勿躁,為公益做小小的犧牲是公民的責任和光榮,以鄰爲壑、自私自利則是社會自我銷蝕的腐朽思想,即便是殺人盈野、稱霸全球的昂撒集團都無法永遠負擔,何況是正面臨他們全力打壓的中國。
2022-04-09 03:33 回复
Submarine
2022-04-09 10:50
至少按照美国cdc的统计数字,新冠对于各年龄段的致死率有显著不同。和18-29岁的年轻人相比,65-74岁的老龄组的death rate约为65倍;75-84岁为140倍,而85+达到了340倍。况且考虑到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其医疗资源没法和美国相提并论,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不平衡,农村和城市的医疗资源水平极度不平衡。按照现在的Omicron的罹患率,一旦全面放开,发达城市的老年人还有可能得到医疗保障(没有医疗挤兑的前提下),农村地区尤其是欠发达的农村地区的留守老年人又会是怎样的惨状?我一直没办法接受某些国内城市居民的“应死尽死”的言论,因为动态清零政策需要社会付出很大的代价,也确实影响到经济发展。但是为了自己的荷包就要坐视在城市里给他们送外卖或是送快递的农村劳务人员的父母“应死尽死”?这些人难道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吗?Omicron的最新变种BA.4已经在南非快速蔓延,我们还是需要继续观察病毒的变异情况和接下来疫情的发展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你説的都是一個負責任的執政者必須優先考慮的事項,然而在英美體制下鬧得最歡的少數當事民衆可以簡單通過嘩衆取寵的媒體來逼迫政府棄守對全國整體公益的維護,長久下來政客連公益何在都完全不必管了,所以Churchill說他們的制度是最不壞的,其實是靠著殖民帝國優勢,一面燒殺劫掠、一面造假撒謊的又一案例。中國當前許多網絡上的自私言論,正是在示範被昂撒體制充分利用的人性醜惡。
2022-04-10 02:19 回复
passer_by
2022-04-11 18:01
勒庞有可能击败马克龙吗?如果勒庞胜选的话,对局势有什么影响?对中国是好事还是坏事?
機率不大,但不是零。

Macron雖然是當前歐盟主要國家中最不笨的領袖,但Marine Le Pen卻有可能比他更獨立、務實。這種個人因素,事先不可能完全確認,但我們可以保持審慎樂觀的態度。
2022-04-12 02:12 回复
初学者
2022-04-12 23:16
美国物价和劳工工资会螺旋上升么?
yyds
2022-04-13 17:51
我明白王先生的意思,美国想通过巴基斯坦颜色革命想给中东国家一个教训,虽然巴基斯坦政权更替对中国影响不大,但是对阿拉伯国家还是有影响,国际关系在中美对抗的影响下,早已变为零和博弈,中国即使不主动出击,也应该主动防御,而且如果阻止美国搞颜色革命对第三世界国家都有积极影响,我觉得中方思考方式还是在扩大一带一路的贸易逻辑里,但是这种软控制在俄乌冲突背景下在欧洲已经被证明是不可行的(优先级远低于地缘冲突考量,而且需要区域大国领导都做最理性判断),思维应该由全球经贸合作转为金融安全(大通膨的背景下,一带一路费效降低,)建立新的金融体系(锚定俄罗斯天然气,中东石油,吸引工业化国家共同参与)
我倒不覺得美國國務院那票人有足夠的智商和先見,會去關心中東高層的感觸;這裏更可能的是“印度不聽話,南亞還有什麽國家可以拿來做示範施壓的?”那條思路。剛好Khan和軍方在半年前爲了ISI的新任首長人選發生過衝突,雖然後來前者退讓了,但軍方還是很不高興,所以也藉機支持反對黨。不過只因爲整個事件有2/3(亦即軍方+Sharif+美國的前兩者)是内鬥,就以爲不關中方的事,是典型的庸人思維;這其實是中國在百年未有的變局下,向正確策略試水的大好良機,只需要求反對派做出空口表態,就能創建健康的先例,再容易也不過了;所以當消息傳出,證實中國什麽都沒做的時候,我是非常失望的。
2022-04-14 05:48 回复
路哥哥
2022-04-13 19:14
世界是否会有粮食危机?英美媒体说中国囤积了世界一大半的粮食,如果出现粮食危机,中国面临道德绑架,该如何应对?
還能怎麽樣?指出美國和澳洲都是世界最主要的糧食出口國之一,所以他們如果要改銷售為捐助,中國很樂意配合、暫停購買,然後一切用人均來談。就這麽簡單的事,還需要在博客討論?
2022-04-14 04:58 回复
楊光
2022-04-14 13:01
一些心得小補充從現在來看,毛時代訂下中方與第三世界的合作方略是正確的,中方也做得還不錯。但又有一條「不干涉其他國內政」的思維,我也覺得尚屬合理,但這邊有一個重要前提是大家都不干涉。邏輯上來看,我不干涉沒問題,但你容許各種境外勢力去干涉,推演到後來也沒你的事了,自己玩去吧...這樣的概念。所以這邊是有一點境外勢力干涉的苗頭,你得做些動作去表明中方的立場做些警告,勸昂薩維持中立,不然大家看著辦。 其實,我個人覺得中方與盎薩集團的博弈從先生發的文章來看(有一篇統計西方媒體抹黑中國的文章),很早就開始了,另一種形式的八國聯軍早已慢慢形成。再加上百年未有之大局,隱隱有加速的現象,趁現在昂薩集團各個利益山頭因政治因素產生隔閡,無法統一陣線之際,形成中方集團戰線至關緊要。很多時候,是怒其不爭,先生對談中提到馬英九的鄉愿,我當時也是同一時間想到他那一副不沾鍋的態勢,這種經過血與淚的教訓,整整幾代人的隔閡,可能沒有身在其中的人無法體會,對一些看著明白的人,再次發生是很欲哭無淚的。戰略博弈是要下場的,你不下場玩,既沒媒體力量補強,又無適當實力展現,一副隔山觀虎鬥,沒有人會認同你合作意向的。
毛時代曾經廣汎資助國際共產組織,甚至試圖和蘇聯爭奪主導權,這種當凱子還多面樹敵的事,以當時中國國力而言,顯然不是最優選擇,所以鄧掌權之後,外交國安就不再考慮意識形態了。但那是基於當時中國國情和世界局勢所做利弊分析的理性結論,並不是怕事,否則也不會和越南打那麽些年。現在中國政府、學界和民間,開口閉口就是“外交傳統”、“老祖宗的智慧”之類的胡扯,其實和歷史事實完全脫節,純粹就是懶得用腦又兼怕事的庸人在找藉口。

還是那句老話:一切都應該以事實爲基礎,根據第一原則來做邏輯推論,精算利弊得失。凡是無視事實邏輯,只談類比聯想(上面所談的假“傳統”,就是忽略時代背景,只看過去30年韜光養晦階段案例的無腦類比)的,必然是在自欺欺人。
2022-04-16 11:51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4-15 17:06
 其實有辦法繞過美國的金融制裁也不需要建立全新的一套貨幣體系(雖然會付出其他的代價),那就是越來越多國家願意恢復金本位制度結合中央銀行數位貨幣CDBC來做支付清算體系的輔助,只要宣布央行貨幣有法定含金量例如俄羅斯是以1公克黃金換5000盧布,而假如俄國和伊朗貿易,雙方都如果改用黃金而不是美元,並且黃金存在莫斯克和伊朗的中央銀行地下金庫裡,那美國就沒有任何辦法凍結或是沒收該國的外匯儲備資產,除非北約一路打到莫斯科地下金庫搶走實體黃金,但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兩國要做貿易結算也很容易貿易雙方根本不需要把黃金搬來搬去,只要貿易國雙方成立一個清算機制,比如A國和B國有1000億美元貿易額,但是A國對B國進口450億、出口550億兩者相互抵消之後只剩下5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金額,可以等累積到一定程度以後再定期(比如1年或3年)用船或飛機運送一次黃金進行實體清算,雙方在央行資產負債表上只進行虛擬的結算,先記在帳上,如此在配合中央銀行數字貨幣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簡稱CBDC 就不需要透過第三方的系統例如SWIFT,當然也可以以傳統的方法來做只是這樣更有效率這樣做長期下來唯一的缺點只不過是央行的貨幣政策受到黃金的剛性制約而已,因為各國央行在二戰後早已放棄金本位體制,需要在經濟蕭條的時候寬鬆貨幣以解決資本主義的相對生產過剩,而在經濟過熱時期緊縮貨幣、提高利率或縮表、降低存款準備金率能對宏觀經濟進行逆週期調控強制把經濟週期壓平,以此來解決經濟危機和失業,而匯率的調控其實只要把法定的貨幣含金量定期稀釋一下這就等於降低匯率了,例如每年的法定含金量稀釋2~3%,這就等於寬鬆
楊光
2022-04-16 17:39
感謝指正,是我沒深思所看文章資料而進行簡單的推演類比,考慮毛當時的時代背景與國力,與昂薩集團的勢力,最優解,確實是韜光養晦蹲下發展,而非成群結黨形成勢力。
我批評的不是你,而是那些在2009年美國内部權力階級達成一致,醖釀要消滅中國已經過了13年,期間經過2014、2018、2021三次升級,眼看著核戰都成爲可能選項的前提下,還在拿“高築墻、廣積糧、緩稱王”來念經的人。當年朱元璋放緩北伐也不過13年,期間不斷積極用兵、肅清周邊强敵、統一整個南方,何嘗有一日是自掃門前雪來著?現在中國改開已經40多年了,還想繼續當縮頭烏龜,連邊界上的盟國被顛覆都不敢開口,其愚蠢懦弱真是無以復加。
2022-04-17 01:00 回复
marshmarou
2022-04-17 17:36
对巴基斯坦局势的一些看法王老师,您好我是通过龙行天下的节目了解到您。之后看到了您的博客几篇文章和八方会淡的节目。您对世界大事和大势的分析让我影响深刻。基本上认同您的观点也从您的演讲中,文字中获益良多。这里我就想谈谈我对于巴铁政变的一些不同想法,请多多指教。我认为中方的态度,我认为并没有大的失误,只能说是常规操作。从自身利益角度说:巴方的政变对中巴关系影响并不大。谢里夫家族的确会改善巴美之间的关系,但这种改善非常有限。我想推动对美关系的改变应当是军方的意思,因为军方有购买F-16的需求。尤其是在印度更新阵风之后,他们就更加的渴望。有一点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巴军方对于他们的F-16 somehow有一种令人费解的着迷。(具体是哪里看来的我忘了 但是这是一个重要因素)巴军方虽然买了J10C,但因为刚刚到货,我估计他们尚未作出正确的评价。因此,我主观的(毫无证据,不负责任的)猜想巴军方想趁这次美国惩罚伊姆兰汗的机会,搞一批新的F16。美方也可以借此机会杀鸡儆猴,同时看看能否打击J10C的外贸势头,顺带给自己中选拉点票。但更重要的是中方肯定是判断中巴关系不会有重大风险的前提下,不愿意主动下场干预巴方内政。很重要的一点是自缅甸那个大坝事件开始,中国奉行的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执政反对派都搞好关系,不拉偏架。这样可以保证在政权交替频繁的国家,无论谁上台,中方的投资都不受影响。所以,如果中国下场干预了反而不好,因为当其他国家默认你不会来管本国政治的话,才会默许中国和自己的敌对势力交往。换句话说,你关心的只是生意而不是我的家事,人家才会放心的和你交往。这点上是中方自邓小平以来一直秉持的原则。例证就是邓小平提过中国不会支持东南亚国家的华侨政治势力,才换的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相对友好的关系。所以,中国不能刚有强权的势头就想着在各个地方维持亲中势力,拉偏架。否则不就和昂撒集团一样了?这是中国选择的道德形象,我认为是正确。以上观点仅供参考,望多多指教。
蔚藍海洋
2022-04-17 17:54
 俄軍公佈美軍士兵護照信息 無線電呼號“刻赤”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5xSnHTzchg在馬利烏波爾有北約軍官被俘虜的視頻被公布了,還有相關證件的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3VlF67mqsQ看見的之前得訊息有幾分真實性
蔚藍海洋
2022-04-17 18:50
 德國女記者Alina Lipp在馬裡烏波爾發現大量雙手被反綁著的平民百姓屍體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EkwUUtoRXcAlina Lipp # Deutsche Journalistin# Wahrheit über Ukraine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qasqyn36CQ
梦游
2022-04-17 19:46
我想"marshmarou"的回复代表了很多人对不干涉内政的看法。这里对消极“不干涉内政”最主要的辩护理由是为了让他国国内政局不影响经济投资,与此同时由于常年只看到欧美外交纵横捭阖、干涉内政的各种表现,所以对“积极排除他国干涉”与“干涉内政”的区别缺乏直观认知。然而当下的时代主题已经不再是“和平与发展”了,而是“竞争与冲突”了,这不必然意味着大规模战争,但肯定意味着各种摩擦、站队以及金融、经贸、科技、秩序的对峙。因此,中国要保障的不是简单的“经济投资”,而是由自己主导的区域秩序以及具备战略影响的“战略投资”。而他国一旦加入甚至有倾向参与或加入对美国霸权不利的合作或秩序,就会面临外部干涉的危险。中国未必要干涉他国政局,但要展现出愿意替合作方抗压他国干涉的能力和意志。以中国与所罗门的安全协议为例,中国并没有直接去干涉其内政,但是为该国不屈服于澳大利亚淫威的意志选择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还有中方最近向塞尔维亚通过运20军机多架次运送军资,也是同理。对于巴基斯坦一事,其应对的难处之一在于其运作在表面上符合法律程序,同时接替者也同样欢迎与中方的合作。然而正是因为如此,事先要求各方表态自己的政治运作与外部干涉无关以展现出中方的掌控力也没有什么实质风险,同时也向外界传达出政局无论发生了什么变化,中方都知悉、掌握甚至默许的信号。这样才能给旁观者一个靠得住的观感。如果给人的感觉是中方和吃瓜群众无异,事后才知晓或者无动于衷,就不太好。从这个意义上讲,中方还有很多人对于时代主题的变化缺乏认知和准备,没有完全做好自己挑头建立秩序的心理建设,还在处于感慨旧秩序逐渐崩坏的阶段,没有去思考未来的世界局势的全新形态。
你對相關邏輯論點的詮釋是正確的,不過你回復的那個對象是新登記的賬戶,根據《讀者須知》第九條規則自動刪除。現代網絡文化鼓勵群衆望文生義、隨口發言,不但必然是傻話、蠢話,而且阻礙有心求真的人做認真的研究討論。博客要求先對議題有深入理解才能發言,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健康習慣。
2022-04-18 10:02 回复
天天天
2022-04-17 20:13
我想王先生的意思是可以把不干涉政策放大成一個同盟,美國人可以搞一個民主同盟,為什麼中國不能搞一個不干涉同盟呢?讓不干涉成為同盟之間認可的外交政策,進而作為一種外交識別,可以團結反盎撒同盟的取向,事實上不干涉政策應該是最容易得到認可,不僅符合中國的王道,而且國際上現實有一批國家有切實的需要,外交上的合縱連橫本來就是找各種不同理由的,不是說"一帶一路"或是"堅持不干涉"不行,而是只有這樣是不行了。美國把中國的對外企圖"抹黑"成朝貢體系,但是當年朝貢的國家哪一個不是賺得波盆滿盈,我想幹脆大大方方承認就是某個體系,當然不用朝貢這麼封建的字眼,可以詳述歷史上和中國交好的國家得到過多少好處,相對於要付出給美國的,不如就攤開這筆帳給大家算一算。
要是人類都能理性精算,世界早就大同了。 所有的宗教迷信,包括白左思潮、紅衛兵、中醫教等等,都必須對理性客觀的利害分析預先準備好預防性的套路説辭,才可能裹挾足夠的群衆在非理性的道路上狂奔到底。例如上個月我說能給德國利益和做出損害的都是俄國,然而綠黨和其支持者不但不理這個結論,而且對這類考慮完全嗤之以鼻,因爲那是“邪惡”的。類似的理性論述對臺獨也無效,因爲“人生不只是錢”。其實不道德的是為私利而綁架公共政策(“損人利己”、“壞”,參考這幾天有關新冠防疫的討論),解決方案正是一切都應該取決於整體公益。那些邪教故意將公益和私利混肴,把所有的利害得失計算都説成“不道德”,實際目的卻是爲了强加自己的迷信偏見於社會群體之上(“損人不利己”、“蠢”),才真是最可惡、最危險的。參見以往這方面的博文和留言。
2022-04-19 03:35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4-17 20:37
 為什麼俄軍不一開始就速戰術決的可能原因,最近有一種奇怪的說法,普京打算在開戰前用情報部門收買烏克蘭軍方高級將領,因為之前有成功的例子可循20萬軍隊進攻40萬軍隊有一個成功的案例——伊拉克戰爭。美國在花出30億美元經費後,共有近500名伊拉克高級軍官接受了賄賂,簽訂了不抵抗協議。這就是金元開路的非現實戰爭,如此花小錢辦大事的成功案例,自然會有其他國家想有樣學樣。2022年3月,據記者安德烈·索爾達托夫和伊琳娜·博羅根的消息,他因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前夕提供虛假情報信息而被捕https://meduza.io/feature/2022/03/11/putin-nachal-repressii-protiv-5-y-sluzhby-fsb-imenno-ona-nakanune-voyny-obespechivala-prezidenta-rossii-dannymi-o-politicheskoy-situatsii-v-ukraine消息來源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五局局長,謝爾蓋·貝塞達。關於“特別軍事行動”的真相,或許這本來就是一場模仿美國伊拉克戰爭模式的“金元戰爭”。俄羅斯在FSB五局的預算中投入重金,用於掌控烏克蘭軍方和政界關鍵人士,但錢進了該局正副局長的口袋。
蔚藍海洋
2022-04-17 20:45
 感覺有可能是的西方造謠的假新聞,因為出處雖然是一俄文網頁IP地址卻在波蘭
PharmDoc
2022-04-18 07:52
籃子貨幣容易建立和推廣王先生,您好!This russian economist echoed your suggestion in your last interview with Stone at Dialogue 360 for building a new finanical system with a basket of sovereign currencies to de-dollarization. Interesting read! Great minds think alike. Always a pleasure to watch and read your interviews and blogs.Pepe Escobar published the interview of Sergey Glazyev via the Cradle.Exclusive: Russia's Sergey Glazyev introduces the new global financial systemhttps://thecradle.co/Article/interviews/9135
蔚藍海洋
2022-04-18 22:52
 再馬里烏波爾被俘虜的,蕭恩平娜英國軍情6處MI6的特勤人員,再俄羅斯電視台中接受採訪的視頻 Россия1 電視頻道採訪鏡頭轉載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XCcHn1ZRFs烏克蘭親俄派梅德韋丘克的妻子向這個俘虜視訊通話希望交換俄烏雙方交換戰俘,這個英國MI6的官員傳言還參加過過敘利亞內戰,他也希望英國首相約翰遜拿烏克蘭俘虜的親俄國會議員來交換這是否就是之前網傳的北約軍官?
criteria
2022-04-19 11:49
昨天招行行長田惠宇被免去職務,另有任用。同時伴隨著招行股票大跌,聯繫招行近些年來的一些劣跡來判斷,層峰在20大前開始清理金融領域被洗腦的舊官僚,應該是這個月道目前為止國內為數不多的好消息了。您之前提過的Gonzalo Lira已經失聯4 天了,希望其性命無虞。揭露Ukrainian false flag的人卻被追殺,更加說明歐美的無可救藥了,可謂「小人之使為國家,災害並至,雖有善者,亦無如之何矣」,願為眾人抱薪者,不凍斃於風雪。王先生也請您多多注意。
中國政府在過去一年多,一直默默地在清理地方財政和金融,尤其是地區小銀行被土豪當提款機的現象,排查起來非常吃力,又不討好。這其實是普世性的難題,其他國家只能等爆炸之後來收拾殘局(例如1990年美國的Savings & Loan危機,以及2017年以來印度的影子銀行問題),中國勉强算是未雨綢繆,雖必須付出代價,但至少和外國對照下是較優的。招行當然不是小銀行,那麽或許清理金融界已經進入下一個階段。

Gonzalo失蹤之後,有些人說風涼話,認爲他太過招搖、自取其咎;其中大部分是原本就沒有什麽良心可言的,所以自然難以體會為傳播事實真相而犧牲奮鬥的思路,不值得我們理會討論。不過另外還有極少數是同路人,例如《Moon of Alabama》,多年來小心隱藏身份,似乎有資格做批評,但我想在此為Gonzalo辯解一下:和原本就專注在揭發政治黑暗面的MoA不同,Gonzalo並沒有事先計劃要做像是拆穿烏克蘭納粹政權謊言的工作,他的本行是經濟/金融方面的記者,多年來談的主要是歐美資本主義體系的剝削性,不但沒有必要匿名,而且必須實名報導才有公信力。他做公開評論已經很多年了,忽然戰爭在身邊發生、宣傳戰謊言滿天飛,他人剛好處在關鍵地點,有許多獨家的信息;不談的話,對不起良心,匿名談的話,沒人理,所以繼續用既有的管道是唯一的選項。對這樣的選擇,我只能說很佩服他的勇氣和執著;譏嘲他不夠謹慎的,連事後諸葛亮都算不上。

我自己在八年前開始寫博客的時候,也只想要糾正台灣公共論壇的一些錯誤認知,用實名絕對是有助於建立公信力的做法。後來博客討論的越來越廣汎深入,開始碰觸尖銳敏感的話題,要退縮或匿名重來,已經太晚了;這時只能把局面看作考驗自己良心和勇氣的挑戰,在不影響傳播真相的前提下,盡可能避免招惹事端,例如我至今仍然沒有從大陸的任何機構(不論是公家或私營)收過一分錢。這樣的慎重當然不足以保證絕對安全,但如果沒有願意為理想和公益犧牲冒險奮鬥的知識精英,一個國家民族還有前途可言嗎?
2022-04-20 05:24 回复
passer_by
2022-04-19 18:10
1.乌克兰真的能火速加入欧盟吗?一个打烂的乌克兰加入后,欧盟是不是会破产?(毕竟一个希腊就够呛了)2.芬兰和瑞典是不是基本会加入北约了?对局势会有什么影响?
1.這是非常極端的自殺性政策,歐盟從移民和財政的角度都承受不起,硬幹的話反而會動搖其根基。我對歐盟官僚沒有什麽期望了,但若干國家挺身做出理性決定還是合理的預期。

2.有不可忽視的可能:雖然兩國的民意是50-50,但白左政府已經決意要硬闖。不過未來半年國際局勢有很大的變數,她們不一定如願以償。
2022-04-20 06:23 回复
AbzX5
2022-04-20 07:50
俄乌战争之后,苏格兰方面是否还会继续推进独立?还是说共同外敌会遮盖内部分裂?
俄烏戰爭不是主要變數;五月選舉、首相職位、以及女王健康才是。
2022-04-20 08:33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4-21 00:58
 Gonzalo Lira 失蹤前報導的消息同樣的事情已經發生兩次你想知道澤連斯基政權的真相嗎?Google收尋這些名字:弗拉基米爾·斯特魯克丹尼斯·基列夫米哈伊爾和亞歷山大·科諾諾維奇內斯托爾·舒弗裡希嚴達克修德米特裡·詹吉羅夫埃琳娜·別列日納亞Vlodimir StrukDenis KirevMijail y Aleksander KononovichNéstor ShufrychYan TaksyurDmitri DjangirovElena Berezhnaya如果您在 12 小時或更長時間內沒有收到我的消息,請將我的名字列入此名單。-----Gonzalo Lira在3月26日發布以上內容剛剛查這些人的名單當中也有馬克思主義者Gonzalo Lira說出這真相之後2022/04/15 人間消失,有傳言他被烏克蘭安全局綁架,2014年邁丹之後烏克蘭反對派地區黨(親俄的烏克蘭東部政黨)多位官員和議員法官等等被殺的報導一個也沒有,當時是波蘿申科政權— повесился экс-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Харьковского облсовета Алексей Колесник;— застрелился член оппозиционной Партии регионов Станислав Мельник;— повесился мэр Мелитополя Сергей Вальтер;— найден мёртвым замначальника милиции Мелитополя Александр Бордюг;— застрелился бывший председатель Запорожской областной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администрации Александр Пеклушенко;— бывший депутат от Партии регионов Михаил Чечетов выпал из окна своей собственной квартиры, в результате чего скончался;— одесский прокурор Сергей Мельничук также выпал из окна, со смертельным исходом.機器翻譯烏克蘭邁丹政變後總共有這些官員被殺 死因不明洪哈爾科夫區域市政局阿列克謝Kolesnik前主席;射殺了的地區斯坦尼斯米勒反對黨的成員;絞死市長謝爾蓋·梅利托波爾沃爾特;警察局的副隊長發現 梅利托波爾亞歷山大Bordyug死了;射殺了扎波羅熱地區總局奧列克Peklushenko的前主席;地區黨的米哈伊爾Chechetov前副主席 從他自己的公寓,從窗口跳樓;敖德薩檢察官謝爾蓋Melnychuk補充:只要把這些名單一個個輸入進去查詢就會發現一個事實,這些市長和議員檢察官等一個個莫名其妙的死亡,西方媒體沒有任何報導這不是巧合 https://ru.wikipedia.org/wiki/%D0%92%D0%B0%D0%BB%D1%8C%D1%82%D0%B5%D1%80,_%D0%A1%D0%B5%D1%80%D0%B3%D0%B5%D0%B9_%D0%93%D0%B5%D0%BE%D1%80%D0%B3%D0%B8%D0%B5%D0%B2%D0%B8%D1%87 沃爾特,謝爾蓋·格奧爾基耶維奇 前任烏克蘭梅利托波爾市長 2015年2月25日,他被發現在家中被絞死。[20]儘管法醫專家傾向於自殺的版本,但梅利托波爾市長的死亡案件正在“有預謀的謀殺”一文下進行調查。根據扎波羅熱地區內政部新聞中心的說法,有關此案的信息已包含在藝術第 1 部分下的 ERDR 中。烏克蘭刑法典第 115 條(故意謀殺)。國家檢察官丹尼斯·科爾赫表示,在調查收到死亡證明後,針對謝爾蓋·沃爾特的案件將結案。 https://www.pravda.com.ua/rus/news/2015/02/25/7059689/如果再發生這麼明顯的大清洗證據西方媒體還不報導還替烏克蘭辯護可以斷定無藥可救的民眾高達99.9%以上
蔚藍海洋
2022-04-21 07:41
 看到一篇文章,俄羅斯總統的經濟顧問謝爾蓋·格拉濟耶夫Глазьев, Сергей Юрьевич預測美元崩潰以後的世界https://www.business-gazeta.ru/article/544773翻譯您如何看待美元壟斷消失後的世界?— 我們目前正在起草一項國際條約草案,以引入一種新的世界結算貨幣,與參與國的本國貨幣掛鉤,並交換確定實際價值的商品。我們不需要美國和歐洲的銀行。一種基於現代數字技術和區塊鏈的新支付系統正在世界上發展,銀行失去了它們的重要性。以私人銀行為基礎的古典資本主義正在逐漸消失。國際法正在恢復。所有重要的國際關係,包括發行世界貨幣流通,都開始在協議的基礎上形成。與此同時,國家主權的意義正在恢復,因為主權國家正在達成協議。全球經濟合作的基礎是共同投資,以改善各國人民的福祉。貿易自由化不再是某種優先事項,國家優先事項得到尊重,每個國家都建立了這樣一個系統來保護它認為必要的內部市場和經濟空間。也就是說,自由全球化時代已經結束。在我們眼前,一種新的世界經濟結構正在形成——一個完整的結構,其中一些國家和私人銀行在貨幣問題、使用武力等方面失去了私人壟斷。也就是說,自由全球化時代已經結束。在我們眼前,一種新的世界經濟結構正在形成——一個完整的結構,其中一些國家和私人銀行在貨幣問題、使用武力等方面失去了私人壟斷。也就是說,自由全球化時代已經結束。在我們眼前,一種新的世界經濟結構正在形成——一個完整的結構,其中一些國家和私人銀行在貨幣問題、使用武力等方面失去了私人壟斷。謝爾蓋·格拉濟耶夫被人稱為俄羅斯的“經濟沙皇”,是當今世界最具影響力的經濟戰略家之一。2004年曾競選俄羅斯總統,2012 ~ 2019年擔任普京經濟顧問,2019年以來,受普京委託,擔任歐亞經濟聯盟(EAEU)一體化和宏觀經濟部長,執掌俄羅斯超級大戰略的制定和實施。自2014年烏克蘭爆發顏色革命以來,北約勢力直接滲透基輔政權,格拉濟耶夫力主克裡米亞加入俄羅斯以回擊北約進逼,而且親自參與了克裡米亞的回歸,成為首批被西方制裁的俄羅斯政要之一。2014年西方啟動對俄羅斯嚴厲的經濟制裁,格拉濟耶夫當時就已經斷定烏克蘭早晚必有一戰,提醒普京盡早開始做經濟戰和金融戰的准備。10年前他就預言這一天必定到來
Fanboy
2022-04-23 00:13
今天收到的好消息,Gonzalo Lira还确认健在,但目前还软禁在Kharkiv。Moon Of Alabama对此的评论是公众的关注还是起到了一些保护作用。
設法施壓營救他的良心人很多,《Moon of Alabama》不是主要力量,參見《The Duran》、《Redacted》、Scott Ritter、《The New Atlas》等等,他們在過去幾天發動讀者群聯係自己國家的外交單位,要求對烏方做出質詢,總共有至少上萬人次,這才保住Gonzalo的性命。
2022-04-23 01:01 回复
passer_by
2022-04-23 11:05
王博对中所的协议有什么看法吗?中方和所方能够抵抗美方未来的破坏吗?可以算是中方为他国提供安全保护的一个先例吧?
是向正確方向走出的第一步;中方應該會堅持,但所方很難説,尤其美澳必然出盡狠招、賤招,對應起來靈活手腕和決心毅力都很重要,是外交部的新考驗。
2022-04-24 03:53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4-26 07:00
 烏克蘭納粹開始對俄羅斯政要下手了,幸好被俄羅斯聯邦安全局提前發現逮捕,不過我覺得防不慎防,保護這些人不可能跟保護普京一樣的安全規格,這些恐怖分子還鎖定RT電視台記者而且可能已經偽裝成難民流入莫斯科,還有今天烏軍炸俄羅斯布良斯克120兵工廠及油庫已經有視頻流出https://sputniknews.cn/20220425/1041099493.htmlhttps://sputniknews.cn/20220425/1041097428.html帶有被捕罪犯口供的俄聯邦安全局視頻顯示,除索洛維耶夫外,在莫斯科被捕的新納粹分子還曾討論謀殺基謝廖夫(“今日俄羅斯”國際新聞通訊社社長)、西蒙尼揚(“今日俄羅斯”國際通訊社和RT電視台總編)和其他人的可能性。此前,俄聯邦聯邦安全局公共關系中心發布消息稱,按基輔指示原計劃殺害俄羅斯著名記者弗拉基米爾•索洛維約夫的新納粹分子被拘留。該消息指出,在拘押犯處的搜查中查獲了自制爆炸裝置,8個燃燒瓶式樣的點燃裝置,6把PM手槍,槍管鋸短的獵槍,RGD-5手榴彈,一千多發各種口徑子彈,毒品,帶有團伙成員照片的偽造烏克蘭護照,民族主義書籍和服飾。布查“大屠殺”調查結果公佈 多國聯合調查團公佈烏克蘭布恰鎮及伊爾平遇難者屍檢結果 真正“凶手”曝光,結果發現那些平民不是被集中槍決而是被炮彈破片殺傷的,因為在屍體內部發現榴彈砲破片死法都一樣,又一烏克蘭說謊的證據,可惜國際媒體不報導
makludi
2022-04-28 14:44
请教一下王先生,最近几天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一直在跌。这一次,是不是中国应该坚决动用外汇储备保证人民币的稳定,不接受通胀转移?如果是这样做,那是不是给中国制造业升级继续以在外贸上强势的时间又缩短了一些,或者说保证人民币的稳定,在这个时间可以通过打击美元带来更大的收益?
三月初正文發表之後,我收到體制内金融方面人士的私下來信,說人民銀行的主管因循苟且、目光短淺,不會自願主動出擊,只有在最高層强力要求之下,才可能有動作;然而20大在即,許多核心執政官僚心有旁騖,所以正文中所討論的建議再怎麽合理,只怕短期内不會有結果。

我對中方政壇的内幕毫無所知,無法置評,只能希望那位專業人士的意見太過悲觀;不過從過去幾周人民幣匯率變動來看,或許是我自己太天真樂觀了。
2022-04-29 07:45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4-30 00:3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wE5aeXOZLI 視頻烏克蘭攻擊頓涅茨克,頓涅茨克最大的市場被烏克蘭炮彈打擊地上看到一堆民眾屍體就是買個菜而已,就死一大片人這個算大屠殺了,還可惜知道這消息的人恐怕在西方不到千分之1
蔚藍海洋
2022-04-30 04:45
發生在中國央行的事情也同樣的發生在俄羅斯央行身上之-1十幾年前我就聽過一個俄國人說普京當時沒法控制俄國的央行,看到一篇文章俄羅斯總統的經濟顧問Sergey Glazyev也經曾建議普京調整央行的政策,他批判俄羅斯央行的政策迎合IMF每次一升息雖打掉了通膨,俄國實體經濟和製造業就得不到貸款而蕭條,但這也卻是美元霸權之下無奈的選擇,但我覺得俄國的綜合國力和實力難以自己組成貨幣同盟(需要中國加整個第三世界才有可能和美元霸權抗衡),他在這篇文章中大加讚賞中國長期的貨幣政策讓位給實體經濟,讓製造業獲得廉價的貸款支持長期的經濟成長率,而不是讓虛擬的金融業侵蝕製造業發展的資本,同時還說中國的儲蓄率和投資長期接近50%才會有如此高速的經濟成長。https://www.business-gazeta.ru/article/544773 翻譯 他在內文中說:我給你舉個例子。2014年美國對俄羅斯實施制裁時,我問我的中國同事:“你認為美國人可以對中國實施制裁嗎?” 他們肯定不是。據說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美國依賴中國,就像中國依賴美國一樣。也就是說,美國對自己來說會更貴。兩年過去了,特朗普對中國發動了貿易戰。而北京現在明白,美國是敵人將不惜一切代價淹沒中國的經濟奇蹟。在此之前,我的中國同事的論點不是很有說服力,而你提到的我的書並沒有對我們的政治和經濟精英產生很大的影響。我的論點被駁回。儘管我們多年來一直在說應該放棄美元。外匯儲備本應從美元工具中撤出,從歐元到黃金有必要轉向自己的貨幣和金融體系,與合作夥伴一起發展自己的本國貨幣結算。俄羅斯不是有一個同樣聽話的美國傀儡嗎?只有烏克蘭被殭屍化嗎?是的,在這裡應該指出的是實際上我們與央行發生了同樣的事情,但是在其他問題上。在我們繼續討論中央銀行之前,讓我澄清一下。您說您正在努力引入一種新貨幣以什麼形式和什麼團隊合作?我們已經這樣做了很長時間。10 年前,在阿斯塔納經濟論壇上,我們提交了“通過公平的世界經濟秩序實現可持續增長”的報告,其中包含一個向新的世界金融和貨幣體系過渡的項目,我們提議在該項目的基礎上改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體系。所謂的特別提款權,並在修改後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體系的基礎上——創造一種全球會計貨幣。順便說一句,這個想法當時引起了極大的興趣:我們的項目被公認為國際最佳經濟項目。但實際上,以官方貨幣當局為代表的所有州都沒有對這個項目感興趣,儘管 Nursultan Nazarbayev 的出版物緊隨其後,提出了新的貨幣建議給哈薩克斯坦。
蔚藍海洋
2022-04-30 04:53
發生在中國央行的事情也同樣的發生在俄羅斯央行身上之-2因為文章太常只好分成兩段,上了禮拜看到一個消息3月26號俄國塔斯社就有報導歐亞經濟同盟緊急和中國方面搞了一個視訊會議要建立歐亞元,是博主這篇文章刊出的10幾天以後,看來動作很快但是卻碰到一些阻力https://www.business-gazeta.ru/article/544773 翻譯 阿爾金?挺有趣的。關於這個主題的文章甚至發生在《消息報》上。但是這件事並沒有涉及到談判和政治決定,直到今天,它還是專家的建議。但我確信目前的情況正迫使我們非常迅速地創造新的支付和結算工具,因為美元實際上將無法使用,而盧布,由於中央銀行的無能政策,事實上為國際投機者的利益行事找不到可持續性。客觀上,盧布可以與人民幣、盧比一起成為儲備貨幣轉向基於本國貨幣的多貨幣體系。但是我們仍然需要一些等價物來定價……現在我們正在研究歐亞經濟聯盟的交換空間概念,其中一項任務是形成新的定價標準。如果我們希望金屬價格不是在倫敦而是在俄羅斯形成,就像石油價格一樣,那麼這意味著其他貨幣的出現,特別是如果我們不僅要在歐亞經濟聯盟內行動,而且在廣義上的歐亞大陸,處於新的世界經濟秩序的中心,包括中國、印度、印度支那、日本、韓國和伊朗。這些都是大國 都有自己的根本國家利益。在當前有關沒收美元儲備的故事之後,我認為兩國都不想使用其他國家的貨幣作為儲備。所以需要一個新的工具。從我的角度來看,這樣一個工具,首先可以成為某種合成結算貨幣,它會被構建為這樣一個聚合指數。可以舉一些例子嗎?好吧,比方說,在歐盟就有過這樣的經歷。它就像一籃子貨幣。所有參與創建新記賬貨幣的國家都應有權在該籃子中出現其本國貨幣。共同貨幣被形成為一個指數,作為國家貨幣的加權平均組成部分。在我看來,我們必須在此基礎上加上商品:不僅是黃金,還有石油、金屬、穀物和水。一種商品約束,據我們估計,它應該包括大約 20 種商品。事實上它們形成了世界價格比例,因此必須參與形成新結算貨幣的籃子。並且需要一個國際條約來確定這種貨幣的流通規則,並創建一個像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這樣的組織。我們十五年前有人提議改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但現在已經很明顯,必須在沒有西方的情況下建立一個新的貨幣金融體系。也許有一天歐洲美國也將被迫承認。但到目前為止,很明顯,我們將不得不在沒有它們的情況下進行建設,例如,在上海合作組織的基礎上。然而,這些只是專家的發展,我們將在下個月提交給當局。
蔚藍海洋
2022-05-02 11:55
 首發:尼基塔·米哈爾科夫 -《這雙腳是如何長出來的》(中文字幕版)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UnuSoeseOo這檔俄羅歷史節目有系統的解釋為什麼特別軍事行動不是等烏克蘭先開打在反擊,或許可以解答一些博主之前的問題
AbzX5
2022-05-06 11:08
金融时报报道中方的银行加上汇丰一起开会讨论防范可能的制裁, 看来上面警醒了, 但愿是积极采取行动的开始 (有官员问可不可以资产转成日元或者欧元, 我看了这话有点担忧这位官员水平).https://www.ft.com/content/45d5fcac-3e6d-420a-ac78-4b439e24b5de
這種無硝烟的全面金融戰爭,商業銀行哪有能力“防範”或“準備”?唉,反擊之道我在第一時間就解釋清楚,他們非要掩著耳朵、閉著眼睛去摸爬滾打,帶來的無謂風險和損失最後又是國民和人類一起買單。
2022-05-06 12:45 回复
AbzX5
2022-05-06 13:54
那位官员提问所显示的应对不足,实在吓人。新闻最后说一致认为没什么好办法,我往好处想,希望这么多人无能为力的丑态汇报给最上层后,能带给最上层足够的震撼,引起高度重视
先向所有讀者致歉:這個周末生病,在床上躺了兩天,所以沒有照顧博客。

一個龐大的官僚體系,内部人員素質參差不齊是難免的;事實上,有才華的必然是極少數。我以前反復論證過,中國政府已經算是選拔人才效率最高的。當然這是相對來看,所以有很大的比爛成分。美國固然社科界極度愚昧瘋狂下流,中方人員再怎麽尸位素餐也略勝一籌,真正讓人擔心的,卻是歐美的自然科學界還沒有衰敗到那個程度,而中國吃香喝辣的都是職業騙子。
2022-05-10 00:41 回复
SirChen
2022-05-10 14:27
在此提供Gonzalo Lira的新消息,如果王先生覺得發在這裏不妥先說聲抱歉再麻煩王先生刪除。Gonzalo Lira又在Youtube上發聲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XnOFXUmVv0,似乎他很多的電腦通訊器材都被烏克蘭政府沒收了,他同時預測到今年底歐洲的經濟將會崩塌
利刃
2022-05-11 20:27
王老師你好,北約準備就芬蘭與瑞典加入一事,是否對中國有利? 如北約只在俄國周邊擴張,不在亞洲擴張,只會加劇俄國在西邊的部署,從而降低中俄邊境的壓力。中國也不願意看到一個強大的鄰國,在自身周邊,不過考量到美國也因此受益,我就想不明白了。
humanism
2022-05-16 10:59
请教请教博士,张维为教授发表如下观点:“我们可以考虑推动建立一个平行的、锚在人民币与实物资产上的跨国金融体系”,是不是可以理解,国内智库还是在期待着人民币的国际化,增强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好像没有人提出与俄罗斯联手颠覆美元霸权。https://www.guancha.cn/ZhangWeiWei/2022_05_15_639787_s.shtml此外,在美国加息的背景下,国内依然“量化宽松”(降低外汇储备金比例,降低首套房贷款利率),导致人民币汇率大跌。感觉会打击第三世界国家与中国联手推翻美元霸权的信心。
和俄國央行的聯動,必然是最高機密,民間智庫學者不可能知道。

國内新冠疫情引發經濟下行壓力,稍作寬鬆有其道理。我構想的匯率操作,不是日常的利率調整,而是通過多國協作、政策宣言和外匯買賣來改變市場預期。



留言欄還在接受初級班,但前提是必須虛心發問,而不是趁機發表自己的長篇大論,也不能把博客當成網絡上聊天扯淡的論壇。你的另一個新留言違反《讀者須知》第二和第三條,刪了。嚴重警告一次,再犯拉黑。
2022-05-18 03:01 回复
弃车成杀
2022-05-16 22:48
王博 我有个事情一直没想通 你的“亚元”方案如何规避美国的二级制裁? 比如说美国发现中国的A银行通过“亚元”或者人民币 和俄罗斯进行交易 他就制裁A银行。 固然亚元的交易数据肯定是保密的 但是以美国人的情报网络 他知道哪个银行在和俄罗斯交易还是可以的。 比如前几年中国的昆仑银行就被制裁了 然后别的银行也不肯和他搞业务。 这个问题我想了半天没想明白。。。。
“亞元”和美國制裁是兩回事:前者是從戰略上去刨美元的根;後者則是戰術上規避美國的打擊,可以簡單建立專責銀行和企業。
2022-05-17 11:40 回复
范特西
2022-05-17 09:20
回57樓可以參考俄國央行行長
humanism
2022-05-17 23:27
关于芬兰瑞典申请加入Nato一、关于芬兰瑞典申请加入NATO,有以下几种思考,请博士指导:1、白左领导人因俄对乌采取的行动,对俄将来可能的入侵感到害怕。个人认为,很明显俄没有实力(包括军事、经济等)入侵。即便害怕俄可能的入侵,也可以在有相关迹象时,申请加入NATO。故本条原因可能性极低。2、美国在背后煽动芬兰、瑞典,促成北约北扩,刺激俄新的对抗行动,为进一步对俄施加制裁找借口。从美国在俄周边不停煽动颜色革命的过往行为,以及欧盟对俄制裁陷入瓶颈(尤其是受到匈牙利、塞尔维亚等国阻挠)等情况来看,本条可能性较高。二、土耳其拒绝两国加入NATO,金灿荣教授认为土耳其只是想捞些好处,最后美国说服土耳其的可能性比较大。不知道这点,博士怎么看?两国入NATO最终会成功嘛?
zhaofei
2022-05-18 15:03
1Michael-Hudson最近的访谈(Calling to Account the Hereditary Warrior Class | Michael Hudson (michael-hudson.com))提到他听说在与伊朗、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战争中美国国务院会解雇说阿拉伯语的阿拉伯专家,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解雇了国务院和中央情报局的所有俄罗斯专家, 所以“他们有人不知道俄罗斯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其他国家发生了什么”。 与王先生反复提到的美国高层愚蠢短视很符合。
其實這個議題我以前談過,亦即冷戰期間美國曾經有系統地投資社科、尤其是國際研究,培養了大批瞭解各國風土民俗、熟悉當地精英結構的人才。冷戰結束之後,這個體系先被擱置忽略,近年來更是受到有意的排擠打擊。打擊的真實深層原因倒不是爲了省那點小錢,而是這些專業外事人員剛好就是能夠揭發美國政治領導階層國際貪腐管道(參見該系列博文)的群體。相對的,想在全球搞全面顛覆侵略的Neocon恰恰是最方便這類國際貪腐的政策藉口(參考最新的400億美元援烏法案連最基本的審計都豁免),所以不但被共和黨的Dick Cheney挑選重用,政黨輪替之後也可以改名為Neolib進入Hillary主管的國務院擔任副國務卿和助理國務卿等職務;Hillary退休之後,輪到Biden家族享受這些特權管道,所以他也順道網羅了這群幕僚,其中專門負責在東歐針對俄國搞事的,就是Victoria Nuland和她丈夫Kagan的整個家族。這些Neocon/Neolib的本質是非理性的蠻幹,懂事的專家當然必須先滅口,類似從李登輝開始、台灣執政政黨一直致力淘汰有良心、有能力的專業官僚。



Neocon和Neolib的重點不在於con vs lib的左右路綫之分,而在於那個“Neo”“新”字:他們特別著重製造國際衝突、混亂、腐敗和戰爭,其創教(此前Neocon、Neolib的教義和此後截然不同)聖經是美籍猶太人Richard Perle在1996年為以色列所制定的政策白皮書《A Clean Break》(參考https://en.wikipedia.org/wiki/A_Clean_Break:_A_New_Strategy_for_Securing_the_Realm,以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1LYNy8bhf8),執行則交給美國,所以自然是先從中東開始著手,而且即使後來把目標擴展到東歐和東亞,也依舊由猶太幫主導。他們不計代價也要搞亂世界的核心任務,特別方便財閥政要渾水摸魚,因而可以通吃兩黨、長盛不衰。
2022-05-20 00:36 回复
AbzX5
2022-05-19 05:15
孙国峰被查, 是否可以理解为上面要处理无能贪腐的金融官员, 换上合适的人负责将来(20大后)的金融应对措施?
沒有證據或理由可以那樣解讀;畢竟他只是個技術官僚。
2022-05-19 07:21 回复
梦游
2022-05-20 15:40
顺着央行货币政策司长孙国峰被查的新闻搜了一下,查到去年10月份央行科技司原司长王永红被查。看来中层技术官僚确实腐化的很厉害啊……。只能希望二十大以后金融口能有所改善吧,否则即便是伟大的战略也会被这帮人在战术层面扭曲掉。
借此處宣佈:剛剛上了唐湘龍的節目,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7HbsVBxYo&t=5s,其中提到烏軍疲態畢露,未來幾周軍事局勢的演變,可能會對全球外交態勢有良性的影響;我下周末會上史東的節目,做進一步的討論。

此外,許多大陸聽衆對“過去20多年中國外交戰略上基本毫無作爲,所幸運氣極佳”那條論述非常不滿。博客讀者應該知道,這指的是2001年Rumsfield原計劃在2004年挑起臺海戰事、被911事件打斷;2008年金融危機後,美國虛弱不堪,以致雖然立刻開始宣傳動員,對中國做全面妖魔化,Obama/Hillary政權卻被迫反復推遲戰略圍堵,一直到卸任前才出臺TPP和TTIP;然後2016年Trump又意外當選,打斷了建制派的長期戰略部署,並且把對華敵意公諸於世;2022年,又是俄國主動觸雷,代替中方承受西方的新一波全面打擊。這裏的一系列正確戰略認知和反擊方案,都是我提前好幾年預先帶頭提倡,運氣好的,才有中國官方姍姍來遲,運氣不好的,例如當前的貨幣政策,當局還在拖泥帶水、猶豫不決之中。這其實是我一直不熱衷於上大衆媒體節目的主要原因之一:我做的是學術性、教育性的邏輯論證,那些節目聽衆習慣的卻是娛樂性、政治性的主觀反射動作,聽到新觀念,想的不是去原始來源追查細節、補充知識,而是坐地反噴。不過反過來看,明知普羅大衆是無可救藥的愚蠢,也要為國家和人類的前途,努力教育其中少數有理性思考能力的人,原本就是博客的使命;既然還有許多改革沒有被采納,我也只能强迫自己、捏著鼻子和非理性者打交道。



戰術被扭曲,是股市這類國内利益分配的體系會有的問題;貨幣政策則是大國博弈、人類歷史轉折的關鍵,即便有突破性的戰略建議,也必然需要體制内的專家先認可,才有被采納的可能。這裏的問題在於如果他們日常關心的是蠅營狗苟之事,哪可能有餘裕去考慮相關的宏大背景和複雜取捨?反腐固然是必要的糾正,但也會打破組織内部的理性氣氛,阻礙專業意見的客觀交流取捨,讓有心人藉機無限上綱,抹黑出事者的所有立場。例如孫國峰剛下臺,同一天《觀察者網》就有文章宣稱因爲孫反對Modern Monetary Theory,這代表著官方對MMT的肯定;還好幾個小時之後文章就下架了,應該是《觀網》編輯被提醒其作者別有用心,不應爲他站臺。
2022-05-21 02:02 回复
弃车成杀
2022-05-21 07:06
王博 我想把你在《观察者网》关于汇率的那段放在这里 好么? 在标准经济学理论中,影响汇率的最主要因素是利率差 而且用的是名义利率(nominal interest rate)。 但是一般人不懂的是,为了简化讨论 模型已经先取时间趋于零的极限 所以预先排除了通胀那个变数。 然而实用上即使是最粗糙的理论近似,也应该用实际利率才对 也就是扣除通胀之后的实际投资回报率。 美国现在PPI 已经升到了12%,5%的长期债券利率乍看之下虽然高,除非通胀在两三年内完全被压制否则实际利率可能还是负值,所以人民币汇率不一定要反射动作式的贬值,如果汇率政策能让美国通胀加剧,反而可以形成越来越坚强的正反馈。
這裏的“標準經濟學理論”,指的是例如Krugman, Obstfeld & Melitz所寫的《International Economics》這類的“國際金融”或“國際經濟”的教科書。其所用的模型極度簡化,完全脫離現實,應用起來絕對不能照本宣科,必須深入瞭解所有的隱性假設,否則政策分析的結論反而適得其反。
2022-05-21 07:28 回复
Fatgirl
2022-05-21 13:51
身為一個經濟學的外行人, 第一次聽到現代貨幣理論覺得挺不錯的,但是之後看到4~5個youtuber講述MMT,內容完全一樣, 好似念同一份講稿一般, 突然讓我警覺這該不會是一個很容易讓任進入笨蛋峰的理論? 大家聽了都覺得很有道理,再經由網路增強複製的笨蛋理論?
你猜對了。

中國學術界推銷MMT的論述,一般是强調商業銀行在收取存款、轉頭放貸的過程中,已經實質增加了通貨(M2),所以應該根據MMT把這個發行貨幣的權力完全歸公。這其實是徹徹底底的謊言:MMT並不真的鼓吹禁止商業銀行提升資產和(實質)發行通貨;而且要限制它們無序增長,早就另有一套機制(準備金)。MMT的核心論點,在於主權貨幣可以無限超發,而不會有任何不良後果;這種無中生有、憑空創造財富的好事,當然是美元這類享有極高杠桿率的國際儲備貨幣才做得到,而且實際上是在出賣祖傳的無形資產,亦即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
2022-05-22 12:27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5-21 18:41
今日的中共和赫鲁晓夫之后的苏共颇有相似之处。都是信仰逐渐崩塌,对美国妥协让步,关注和平竞争而忽视被围堵的危险(实质上是日趋保守,不想激烈冲突影响到执政阶层的利益(显出习的难能可贵)),政治上则是“左”是斯毛(实际上他们是右,真正的左派反对派已经被消灭了)右是自由主义,两边都是自杀。执政的中派只能在中间摇摆,不时地抬起这个打击那个。最让人感到讽刺又心酸的是,即使走资,最佳的策略依旧是类似世界革命的联合大部分发展中国家。因为当时指出的敌强我弱,美西方的敌意不可化解,第三世界有共同诉求等原因时至今日依旧未变,公式是确定的,参数未变,解自然也不变。中共有这份智勇吗?只能祈望如此了。
最高層顯然明白這些道理,問題是中層的官僚或蠢或壞,我一個山野閑人只能通過大衆媒體對著一群布衣談正道,自然事倍功半。
2022-05-22 12:48 回复
yyds
2022-05-23 12:52
俄乌冲突加速欧洲的衰败,欧洲已经无法形成稳固世界第三极(以俄罗斯的能源、矿产,东欧的廉价劳动力,和欧洲市场形成的经济循环体系),未来会形成两强的世界格局,两强格局是不稳固的,此消彼长,虽然短期内中国的比较优势不会消失,国际贸易体系也不会瓦解,国际分工和互利共赢的逻辑不会改变,但是随着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断供和封锁,中国产业升级,世界必然会形成两个科技产业和供应链,既然两强格局无法改变,与其被动进入冷战,不如着手消弱对手实力,缩减冷战规模和时间,减小冷战带来的风险,尽可能的把握可控因素,把不可控风险尽量降低,任何政策都要保证10年后的经济增长,而不是只看眼前,毕竟不冒险有时候是最大的风险。 ps.以我的观察如果美国没有实质把亚洲变为北约那样的军事集团对抗,中国不会有实质的反应,但是这样的政策还是太消极、太被动,退一万步说,就算美国以军事实力海上封锁中国,那中国也可以背靠俄罗斯能源封锁南海,登陆琉球群岛,甚至攻击日本本土,逼美国来近海决战
美國若是封鎖中國海運,中國先反過來封鎖日韓兩國,要求他們驅逐美軍、退出同盟合約就行了,不必一步升級到冒險登陸作戰。
2022-05-26 13:45 回复
AbzX5
2022-05-27 11:10
请问王先生, 之前在唐湘龙节目上说乌方兵力已经不足, 已经快打光了, 这让我感到意外. 乌克兰毕竟也是人口4千万的国家, 又是主场作战, 应该能动员不少兵力, 怎么会这么快打光. 我原以为兵力紧张的应该是俄罗斯才对, 普京出于国内的政治压力, 基本上不敢动员义务兵, 只能靠合同兵打. 是否在军事上有我们外行不明白的地方.
我指的是有正規訓練和良好裝備的野戰部隊快要見底了;現在緊急奔赴戰場的,例如本月新出現在前綫的四個旅,不是地方民兵(三位數番號)、就是後備役動員出來的大叔和老伯(番號是60+),頂多四五周的基本訓練,只有當炮灰的意義。

二月仗一打起來,就有幾百萬烏克蘭人出國避難,其中包含了大比率的壯丁。Zelensky所謂百萬雄師、70萬動員,都是説給歐盟民衆聼的宣傳吹牛。就算硬是拉夫拉出這個數字,也不可能有足夠的裝備和軍官來配套。就連烏軍正規部隊,最近都屢屢發生前綫軍官抛棄單位、私自逃生的事件,昂撒媒體故意無視罷了;這是因爲懂軍事的,自然能看穿烏克蘭當局的謊言。

Putin並不是不敢動員,而是沒有必要;其實俄國國内民意沸騰,要求盡速打垮烏克蘭的聲浪很大。俄國義務兵在法律上只能用來保衛國土,除非正式宣戰,不能出境戰鬥。當前俄軍的做法是接受義務兵中志願上前綫的人,帶著他們的重裝備成建制地分散開、配發給東烏民兵的步兵單位;因爲這些是二三綫的部隊,所以用的是俄軍最老的現役裝備,例如本周被昂撒媒體拿來説事的T-62。其實對面烏軍的機械化裝備基本打光了,坦克是否先進根本不重要。
2022-05-28 00:29 回复
AbzX5
2022-05-27 11:15
抱歉, 严谨的原话应该是"预备队快用光了, 之后再没有可用的", 特此更正
賤畜王孟源
2022-05-28 22:29
繼續講幹話啊中國封鎖日本航線,太平洋你打算怎麼封鎖,腦殘人住美國,卻愛中國,然後希望自己的故鄉被併吞,以寫英文信向FBI檢舉還支持俄羅斯的侵略戰爭,真是老廢物ㄧ個
AbzX5
2022-05-29 01:37
请问Craig Hooper在下文中所谈到的乌克兰军队接受训练并北约化的计划是否可行? 乌克兰在西面还能留有足够受训的兵力, 并有足够时间完成这种转换吗? 既然现在乌克兰正规军就已经耗尽, 那他的这种说法恐怕无法实现了.https://www.forbes.com/sites/craighooper/2022/04/18/ukraines-shift-to-a-new-nato-arsenal-is-unprecedented-and-inevitable/?sh=5a68052b74bc
2014年Putin一念之仁,給了北約和烏克蘭八年的時間來重建機械化兵團,眼看著要被俄軍用全部總兵力的1/5花四五個月就完全消滅了。這次烏克蘭只剩下一半的領土、1/3的GDP、不到1/4的壯丁,你準備花多少時間和金錢來重建戰力?海空軍、裝甲和火炮損失殆盡,新武器哪裏來?美國新通過的400億美元援烏法案中,填補已發送武器空缺有90億,新的“援助”反而只有60億(其中還包含了美方説了算的“訓練費”),其他的分發給各式各樣的利益集團(包括搞宣傳顛覆作業的國務院和NGO);換句話説,這個夏天烏克蘭頂多只能拿到過去三個月所接受美製武器的2/3,這足夠扭轉戰局?

本周Kissinger出面建議烏克蘭割讓領土,然後昨天《Washington Post》登文采訪當了逃兵的一整個烏軍連;這都是在為即將急轉直下的戰局做鋪墊,讓西方讀者做好心理準備,事後才方便為一連撒了幾個月謊話的主流媒體脫罪,把責任扔到匈牙利、德國、意大利和Zelensky身上。

從戰略層級來看,這次美國安排烏克蘭挑釁俄國出手,其用意是預先整合北約,為打擊中國提前統一戰綫(若是直接在臺海搞事,歐盟置身事外的可能性太高);而其攻擊的手段分爲軍事、經濟和宣傳三個層面。現在後兩個方向已經完敗,等軍事上也全面敗退,甚至Zelensky政權崩潰,歐盟還會有胃口摻活臺海嗎?日韓還敢搞事嗎?我在唐湘龍節目中說,中方一向運氣極佳,這次可能又要躺贏,就在於此。
2022-05-29 08:41 回复
楊光
2022-05-29 22:53
持續追蹤觀察近期想追蹤一下戰爭的進度,中文媒體幾乎無所收穫,台灣更是難如登天,只好去RT搜尋,赫然發現好幾篇文章寫得非常的好,既客觀又公正,且尊重事實。有一篇美國退伍軍人所撰寫的文章,Ukraine is winning the battle on Twitter, but in the real world Kiev is losing the fight for the Donbass.(By Scott Ritter)https://www.rt.com/russia/554729-us-ukrainian-perception-donbass/ 個人覺得寫得不錯,提供給大家參考。裡面有提到蘇聯軍隊剛開始的作為有可能是被情報誤導的結果,解決了我部份的疑惑以及後續假攻基輔戰役,斷了烏克蘭大部分前線的補給與裝備,定下勝機之作。(見證先生當時的戰術執行論述)。 觀看俄方各重要人物的說法,我認為先生說的2014年當時普丁的一念之仁是對的,整個俄方政經體系無疑的真正做到非常徹底的檢討與反思,並以實際行動進行改革。這場仗會打是遲早之事,但普丁的一念之仁造成整個烏克蘭親俄人民損失巨大,我猜想普丁的內疚與當時情報單位的誤導是啟動的關鍵。 以現在局勢來看,普丁是個世界最頂級的舵手(個人覺得說他是俄方民族英雄不為過),忍辱負重,硬生生打開一個局面,不管是宣傳、經濟、政治各方面都足以讓各國有"識"之人認清或決定道路。更難能可貴的是在宣傳上以不變應萬變呈現現實世界與網路世界的訊息差,放大性的呈現昂薩集團的謊言(詳見上面Scott文章),經濟金融戰更是體現出戰鬥民族的強悍與智慧,硬生生拖垮歐洲,並打穿美元的一處罩門。 這兩點我認為中方是比不上的,以觀網文章「林毅夫:保持快速发展是中国驾驭变局的基础,是当前最大的政治」,初看覺得似有道理,但深思後總覺得打不到靶,外部環境會讓你全心發展嗎?最急迫的金融防禦手段呢?全球化已漸轉向區域化協作,戰略調整?假設歐洲會遵從經濟利益而不理美國政治考量,那何來德國的騷操作呢?現代金融的人才,總覺得沒經過華爾街實戰的洗禮,不會清楚那群高端玩家的邪惡伎倆,就缺少了從容應對之感。守護人民辛苦努力的成果是國家應有的義務,對比中方最近才開始處理金融人員,更顯得俄國央行行長的珍稀與厲害。 先生的一籃子銀元設計,類似ETF的想法,最近思索過後,發現它的彈性與性質非常非常適合現在的世界態勢,可讓其他各國放下對中國的戒心,唯一的問題在於各貨幣間的(權重?)匯率穩定機制,但在目前美元強勢的威脅下,大家急著保護自己國家資產能放下藩籬的機會很高。可看著現在人民幣的走勢,不安感真重。 另外,觀察美國奶粉之亂,個人覺得又是美國國力下跌的另一個象徵。以此為鏡,真心認為因為利益糾葛形成另類的不處理"惡"的社會氛圍與官僚文化是會傷到國家根基的,如同大陸的學術圈、教育圈(醜圖意識形態事件)與武漢弘芯半導體爛尾一樣,儘管法律責任或許很輕,但道德與社會責任仍需盡責處理才是。主事者任重道遠阿。
《Defense Politics Asia》是一個新加坡人的視頻網站,他從原本完全中立的立場出發,幾個月下來自然而然地演變爲“Putin的走狗、反烏的先鋒”,据他自己說,是因爲“RT does propaganda with truth.”(還記得我對新冠起源陰謀論的批評嗎?)而烏方和昂撒媒體剛好相反。

Scott Ritter是長久以來一直反戰的人士,在這個議題上站對了立場,但他的人品很有問題,對事實真相也不夠尊重,我建議大家不要理他。例如Gonzalo Lira被囚禁期間,Ritter造謠說已被處決,這並不是對抗昂撒謊言帝國的正確手段。而且他私德很差,曾經因爲戀童癖進過監獄(和Assange不同,被正義自媒體人查證不是誣陷)。所以Lira自己和《Dreizin Report》都對他深惡痛絕,Larry Johnson則只是就事論事地批判Ritter的胡扯(參見https://sonar21.com/debating-scott-ritter/)。

中方的精英階級,的確有很大的思想、認知和態度問題,即使是外交部這樣有心做事的單位,都屢屢不得其法,像是人民銀行、中宣部、教育部、科技部,那更是等而下之,和Nabiulina形成極大的反差。我從2014年注意到她,發現我想到的策略她也在第一時間就想到而且執行了,所以才會在幾年前就評論過“她是個厲害角色”。中國體制内完全找不到這樣的人,自然也談不上主動開拓民族崛起的國際空間;這是爲什麽林毅夫可以只談保持内部發展,也是爲什麽我認爲美國自身戰略戰術錯誤、以及俄方的積極作爲,對中國的國運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我對中國當前面對的内部難題,大部分還是審慎樂觀的,例如半導體和教育部,這些問題有目共睹,一般民衆也能簡單看得出來,反而必然會被解決。真正讓我憂心的,還是學術管理的一味放任,因爲這個議題的天然專業特性,我預期很難讓高層理解其惡劣和嚴重程度。我最近開始破例抛頭露面,真正的用意就在於盡可能廣汎地撒佈這方面的知識,希望能有奇跡,將正確的認知和策略傳達上去。
2022-05-31 09:21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5-30 02:39
按照您之前的分析,俄军胜利是必然的,俄国对美欧制裁也早有准备,因此俄国胜利不算运气,那么运气成分指的就是美欧愚蠢的领导阶层,不知己不知彼,竟主动挑衅俄国,但是他们的愚蠢与劣质化又是财阀有意造成的,那么最终这个运气成分就落在trump搅乱了民主党围堵的步调,且拜登正好接收了希拉里班子的战略蠢材上?
我說運氣,指的有兩點:首先美方完全可以在成功整合歐盟、重建北約紀律之後,適可而止,既不擅自扣押資產、斷送美元的信譽,也不强迫歐方自斷經濟命脈、試圖禁用俄國油氣。烏克蘭原本就不可能在軍事上獲勝,那麽自然也沒有必要(對國家戰略而言;實際上美國決策精英爲了大撈一筆,很有必要通過那個400億的援助法案)反復加碼、升級武器支援。不知分寸的後果,就是弄巧成拙、因小失大,徒然在金融戰和宣傳戰上碰了一鼻子灰,也讓俄方的軍事勝利更有分量。

其次是俄軍的表現可圈可點;雖然第一階段因爲政治誤判而采取了錯誤的部署方案,但人員損失有限(~1500陣亡),裝備補充不成問題。一旦進入第二階段,穩扎穩打,就無可挑剔。大家別忘了,烏方寧可枉送大批士兵的生命,也要爭取好看的TikTok視頻,所以只看這些剪接出來的片段,必然會得到扭曲的結論。俄軍戰術上真正的弱點,只在於對無人機還沒有很好的對應,但這是人類第一場雙方都批量投入無人機的戰爭,北約自己的反無人機激光武器預期2026年才能入裝,中國雖有原型,也沒有普遍列裝部隊,而俄國可以少量緊急部署,已經算是國際第一梯隊了。不論如何,俄方戰果遠超觀衆的預期,這必然會對北約的向心力做出進一步的打擊,從而在中方沒有主動出手的背景下,就預先擠壓了美國在臺海製造事端、升級施壓的運作空間。
2022-05-31 14:39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6-01 10:06
 美國前總統小布希和利用視訊變臉軟體偽裝成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的俄羅斯冒牌演員通話,無意中說了很多大實話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QthmcFYKCE
其實小布希並沒有怎麽參與過去20多年Neocon主導的撈錢Fest,而且智商太低、也不夠格當執行人,只不過充當個傀儡罷了。他所承認的真相(亦即美國自私自利、説一套做一套)因而很明顯,早已是衆所周知的事實,並沒有太深刻的意義。
2022-06-02 03:03 回复
賤畜王孟源2
2022-06-01 18:39
不敢面對現實啊?從基輔被打退,還說效果好,黃俄孝子台海開戰,掉你全家路燈,支那賤種
AbzX5
2022-06-03 00:40
这两天有消息说金砖国家成员要扩大到阿根廷,伊朗,印尼. 本来我觉得BRICS是个方便联络有志气发展中国家的工具, 也不仅限于欧亚大陆, 但糟糕的是印度也在里面, 恐怕会坏事, 有点可惜. 有什么办法把印度隔离吗, 还是只能另起炉灶?
印度不但沒有爭取的必要,而且反而會癱瘓任何國際組織,是我一年多前開始在博客明確指出的結論,很快就成爲華語公共論壇的主流認知,其實讓我很欣慰,知道博客的影響力比早年要强多了。不過不但官方不瞭解這一點,也還沒有得到學術界的呼應,我除了在輿論意識的鬥爭中繼續執行鄉村包圍城市的戰略,並沒有很好的其他選項。
2022-06-03 02:35 回复
SirChen
2022-06-03 10:03
今天是6月3日,兩個月前謠傳沙特要邀請習近平主席訪問並宣佈接受人民幣購買原油的事情沒了下文,這幾天王毅外長訪問南太諸國空手而歸,可能都是不久前巴基斯坦事變中方袖手旁觀造成的惡果,王先生當時對此大發雷霆真是很有先見之明。看來套着「戰略定力」外衣的懶政不作爲必須要等到二十大開完才有可能改變了,還好俄羅斯在經濟戰場和軍事戰場上沒丟人,不然後果嚴重。
事實上並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說王毅空手而歸,也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巴基斯坦事變已經有惡果;但是。。。

邏輯上可以事先確定必然會有嚴重惡果,而且也可以確定這些惡果在事後很難找到證據;所以。。。

在明眼人看來是再自然也不過的正解,對庸人來説卻是驚人的瘋狂。五年前我說美國已經擺明要謀殺中國,所以必須摒棄互利共贏的幻想時,有哪一個官員和學者不會把我當瘋子看?你記得電影《Zootopia》裏的樹懶嗎?官僚體系先天就是那樣,何況是沒有像樣學術界預先提醒的話。
2022-06-03 13:41 回复
AbzX5
2022-06-04 00:44
关于巴基斯坦事变的恶果, 已经有消息说拜登要访问沙特了.
我一個體制外的人很難直接影響決策,必須三步走:民間人士=>學術界=>官方。經過博客和讀者群多年的不懈努力,最近中國學術界終於開始有國際戰略上的正確反思,不過我還沒有看到在外交戰術上的實用建議(連英美假新聞,都還在簡單否認,而不是直指媒體造假),大概是來博客學習的人還不夠多;我們只能繼續等待。



剛剛在《觀網》的社論欄一連看到兩位知名的學術和智庫界人士發表新文章,内容無關緊要,但是他們不約而同地在開場白討論自己最近的評論和推測準確性如何,這雖然是博客的日常,卻是中國社科界的新現象,剛好示範了我所談的三步走路綫,所以在此進一步解釋一下。

我人在體制外,對戰略、社會、行政、外交、金融、經濟等方面的建議,只能先教育民間的讀者群,通過大家的留言評論影響在大衆媒體發文的學術人士(“鄉村包圍城市”),然後慢慢傳播給整個學術界,一旦成爲主流正統意見,才能改變官方政策。不過我以往提過,除了正確有用的知識之外,我也試圖示範應有的理性態度和科學方法,而這些態度和方法中最基本的,包括了避免清談、堅持實用;而要有實用性,就必須做嚴謹、精確的預測,然後不斷回頭復盤分析。所以被有識之士如張文木教授反復批評為廢話專業的中國戰略學術界,現在終於感受到競爭對比的壓力,而開始談預測的準確性,是一件好事。

然而光是願意做預測,是遠遠不夠的。這裏有幾個常見的陷坑:首先,預測只在有爭議性的話題上有意義(亦即計算機科學所説的“信息量”或“信息熵”)。我在《讀者須知》一文中已經解釋過,預測的準確與否,必須看事前事後對與錯的機率對比,定量來説是對錯比值的對數差;否則可以天天預測明天太陽會從東邊升起,必然會有100%的勝率。

其次,預測必須用詞精確。這個可能、那個也可能,等於什麽都沒有說。其實現在的物理和科技公關稿也特別喜歡玩這種文字游戲:“新理論可能推翻標準模型”在邏輯上自然也代表著“可能沒有推翻任何東西”,如果不詳細標明機率,純屬騙人的空話。

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我以前提過的Diagnosis->Prognosis->Prescription這個分析鏈,也就是預測(Prognosis)必須建立在嚴謹的事實證據和完整的邏輯推演(Diagnosis)之上,否則大家凴運氣胡猜,1000人之中就大機率會有一連猜對10次擲硬幣結果的幸運兒,然而他的實際智慧值依舊是零。這個謬誤其實正是中醫教的核心教義所在:屠呦呦不但做了雙盲實驗,證實青蒿的功效,而且進一步確認有效成分,把青蒿素分離提純,並對它的分子結構、化學性質和殺蟲機制做了詳細深入的研究。能對任何其他中醫藥材做出同樣研究的,才是科學;不在乎科學標準而純靠“經驗”、“感覺”來散佈傳言、妄做論斷的,就是宗教性的傻逼;明明有資源可以做科學研究,卻不願做、不去做,只管吹牛賺錢的,則是詐騙集團。
2022-06-09 02:00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6-06 17:55
我对中共高层的纯洁性没有那么乐观,实际上之前您认为习近平能上台,必然要经历蛰伏乃至欺骗既得利益集团,这种情况本身不就说明了一些问题吗?时至今日,中央政治局仍在不断地落马,被目为接班人的孙政才与被视为左膀右臂的傅政华等等,我们只能希望别选到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坏人,能选到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好人。1.中共高层相当程度上由高干子弟以及高干的门生故吏及其子弟构成,这个阶层极其狭窄,且本身并不是由智商定义。即使有外界补充,精英度能否维持,是问题。打虎官方通报中时常出现的“政治骗子”,侧面反映了这一点。2.中层官僚的全面腐化最终必然影响到高层。3.中共官僚的腐化从夺取政权,不,实际上延安时期就开始了(整风运动期间国统区来的知识分子还希望能像原先那样针砭时弊,“暴露黑暗”,结果被整了一次,建国后50年代大鸣大放又被整了一次),改开只是大大加速了这个过程,这个事实因此被毛派拿来当作毛“远见”的证据。的确,毛部分程度上是反对官僚腐化,他不允许党外指责党内官僚的问题,但同时他也明白必须对此有所动作。
乌鹊南飞
2022-06-06 18:27
但是因为毛(1)擅用、喜用权谋,左右横跳,拉左打右,拉右打左,加上多疑性格,对谁都不太相信(这就导致凡是轻信他的,把他当同志看,以为只是党内不同思想路线斗争的人,最后都被消灭了(身段柔软的邓就活了下来)。例如53年让高岗去调查刘少奇在白区被捕的档案,企图联高反刘,但是高岗事机不密,走漏了反刘的风声,于是毛泽东就先联合刘干掉了高,之后又一直敲打刘,最终干掉,毛因个人疯狂而造成的这一系列政治风暴,极大损害了中共的政治生态(连毛自己也说,高饶事件之后,党内鸦雀无声)和声誉)(2)对科学,理性不够尊重,为压倒右倾派别,一再给计划加码,最后酿成大跃进等惨祸(中共的成功真就是闷头干出来的,一群人怀着救国救民的理想往死里干(在国民党白色恐怖和斯大林传过来的红色恐怖夹击之下还能继续干,真的只能称为往死里干)至于懂不懂马列,懂多少马列,基本上属于天知道,这也导致他们对主观能动性特别看重)(3)同时还有个人崇拜制度(苏共20大后反对个人崇拜,中共最初跟进(毛和赫的政治交易),之后反对(中东局势紧张,苏联主张退让,中共希望苏联趁机配合解决台湾,因此有823炮战,苏联恼火中国在别的方向放火,中国恼火苏联不帮忙,同时还有毛对赫的轻视,考虑到反个人崇拜和国内政治斗争的联系等等,最后酿成决裂,而个人崇拜导致没人能制衡毛泽东后来的疯狂做法))最终局面逐渐走向崩坏,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声誉一落千丈,为资本主义复辟(茅于轼,张五常,张维迎等原教旨芝加哥派在经济改革中发挥了很大作用,大下岗之类的惨剧就有他们的功劳,不然我也不会用资本主义复辟这个词)铺平了道路,毛对此要负最大的间接责任。whatever,毛反对党内官僚的腐化,同时又犯下如此滔天的罪恶,他死后党内官僚自然可以名正言顺地把整个政策倒转过来,原先对干部严厉甚至恐怖的约束一转而变为放纵(学术界也一样)(至于放纵对粗放资本主义有利这种事,有一定因素,但很可能不是主要原因,中共对这些可能只有本能和朦胧的理解。)中国这样一放就狂奔了40年。王先生感叹的中共为国为民的理想逐渐沦为口号,真正是其来有自。这只能说是共业,毛铸就了前业,改开过程中形成后业。最近读了一些文献的一点愚见,只希望别被骂的太惨。这中间最推荐王凡西的《毛泽东思想论稿》,剖析相当精辟,解开了一些被中共官修历史困扰多年的迷惑。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wangfanxi/1964book/wang-1964bookindex.htm 《毛泽东思想与中苏关系》是其中四章,被单独抽出来发表: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wangfanxi/1972book/wang-1972bookindex.htm
游客 越雷
2022-06-07 22:45
王先生好。我冒昧总结一下王先生的新视频,顺便说些个人看法和疑问,请王先生不要删除,大陆网友可能看不到视频,我还想请微博小编把这总结搬运给看不了的网友们。第一集:00:00-09:15王先生说想扩展读者群体,是按照数学的标准和理性来分析国际政治的,读者经常冒犯博客规则第八条。(子曰:必也正名乎)9:15-13:58说英国的新闻搞预设立场并围绕预设立场“找话说”“做话说”,从几百年前英国和法国争霸时就有了,再兼现在英美依然掌控传媒帝国,他们故意让有利于他们的fake news泛滥。各国都有仰慕者或者小弟(比如德国之声dw,foregin affairs还有Atlantic等等)foregin affairs算是知道内情但利益相关所以搞fake news,但是德国之声dw和Atlantic就是忽悠人的同时自己也信了,普京骂这些是“谎言帝国”(比如说中国大陆在新疆搞zz灭绝,搞集中营等等)等等,最后说就事论事的说俄军打的还不错,可以拿“A”(不过个人认为王先生应该再加上揭露棱镜门的斯诺登,还有搞maga的特朗普,这两位也多次批评假新,实际上也经常成为fake news的受害人。这些媒体更像是汉末的那些四世三公或者魏晋的门阀世家,门生故吏遍全行业,水泼不进)13:58-最后批评国内媒体也搞预设立场,而且也围绕预设立场“找话说”,“做话说”(但是比英美媒体的程度轻一些),拿席亚洲老师举例,预设立场是“解放军比俄军强,俄军的问题解放军没有”。说席亚洲老师在一篇文章上说俄军某种迫击炮没有制导炮弹,但实际上有,还使用了。(席亚洲老师也在视频里面回复,说不一定是激光制导炮弹,而且又把王先生当成“教授”了)
席亞洲在觀網的回復,我剛剛看到了,真是讓人搖頭。增程彈尾部噴火,是非常明顯的特徵,他硬是說那張照片“模糊”(其實幾周前照片刊在觀網自己文章的時候,是高清版,模糊是放在《八方論壇》視頻才造成的),所以無法確認,明顯是睜著眼睛説瞎話。這還沒有考慮到重炮從Mariupol城區向兩三公里外的Azovstal射擊,哪用得着增程彈?更別提增程彈所帶來的精度損失,反而是定點打擊堅固工事這個任務所不能接受的。

其實我批評大V網紅,素來都針對他們不尊重邏輯和真相的心態問題,知識不足反而不是重點,畢竟現代社會極爲複雜,再博學、再謹慎的人對細節掌握也會有遺漏,包括我自己在内。這裏我在前後文已經特別强調問題核心在於預設的“Narrative”,結果他不但無視辯證的主旨,轉換話題做狡辯,而且還故意造假撒謊。雖然每次我批評這些非理性的愚昧態度,總會有不少噴子立刻自告奮勇、强辯硬扯來示範自己的愚昧(光從這些人不知道、不遵從邏輯辯證的規則,既不舉證、也不談邏輯,就可以確認他們的愚昧),照理説我們應該感謝這些志願者才對。但席再怎麽説也是知名媒體的編輯,對中國軍迷群體整體理性程度特別低負有很大的責任;我以前寫過一篇博文專門批評過,後來以爲他有所改正,但顯然是過於樂觀了。

我認爲最合適我自己的頭銜是“王老師”;你把席亞洲也稱爲“老師”,對我和其他尊重事實真相的人都是莫大的侮辱。禁言一個月,再犯拉黑。
2022-06-09 01:54 回复
游客 越雷
2022-06-07 22:51
第二条视频:主要是批评国内教育系统问题太严重,一点都不诚实,一点都不负责,毒教材骇人听闻。上海市政府一开始没有及时行动,中间也没有有效指挥志愿者工作,导致中间商上下其手,最后拖累全国。次要批评乌克兰政府贪污腐败,对境内俄族人各种迫害等等。(这集大部分都是王先生以前文章的内容)第三条视频:00:00-05:00左右预测俄罗斯应该是要拿下乌克兰东部边境和乌克兰南部边境,大约要把边境线推200-300公里。认为普京应该等到三月底乃至四五月再打的观点不变。还预测大约再打两三个月乌克兰就坚持不下去了(我看有人预测断断续续起码打到年底,可能变成“泥巴地里打烂仗”)视频中间,说波兰想拿下乌克兰的利沃夫地区(慈父吃的,王先生批评慈父短视)。还说欧洲会在未来的经济危机中被美国吸血(大约是欧洲每损失五块钱,美国吸血一块钱,以这个比例居然能估算出来啊),说要是欧盟崩溃了,波兰就是“破巢之下,岂有完卵”,现在要吃利沃夫也是短视。(吐槽一下,欧盟该不会在英国之前倒霉吧)。视频最后,简介“新保守主义”,创始人的儿子现在还在当“新保守主义”大佬,说新保守主义原来是美国60年代学运的一股(偏右,而且因为支持以色列,所以不反战),后来新保守主义掌权后鼓吹“不在中东搞拉一打一(扶埃及等国领导人,集中打击伊朗,减小对美国利益的损害),而要对不符美国意识形态的国家都就行大大小小的打击(无论是否有害美国利益)”
我以前反復列舉過中國崛起過程中,有著多次幸運過關(亦即沒有對問題的正確認知和作爲,全靠外部自然演化來消弭威脅)的案例。其實這些案例的背後,總結起來就是美國自身戰略和戰術上的錯誤,而這些錯誤正是Neocon主宰外交國安政策的結果,所以我才特別去研究Neocon,爲的是要寫一篇博文來詳細討論。
2022-06-08 03:08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6-07 23:1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8fkpqqgb10俄烏戰爭的勝負手:金融戰才是主戰場如何看待這部視頻說的俄羅斯第五局?我是以半信半疑的態度去看的
游客 越雷
2022-06-07 23:25
王先生,英国首相鲍里斯在不信任投票里面过关了,你预测的他会下台还靠谱吗?听说特朗普在共和党里面拉清单整纪律,感觉很像你之前说的80年代后共和党调整重组后有若干革命党的模式了。那共和党可能出墨索里尼吗?第三,我看最新留言说沙特要用人民币结算部分石油是谣传。我一开始就不信。我一直是悲观的,我认为大陆政府其实没有想打倒美国的意思,遇到可以挖美国墙角的机会都是绕着走的,用网友的话就是“东亚有孤忠”[捂脸]都是美国压的太过了,所以像物理原理一样,反作用力导致了大陆政府对抗美国。我一直认为,中美就是在封闭箱子里面的两个不断充气的气球,肯定会相互挤压摩擦的,但是我非常怀疑中国的斗争意志,我认为大部分人都不敢相信美国不可能放过我们[恐惧]
我去年對英國政壇的分析並沒有修改的必要,這場不信任投票醖釀發生在5、6月正是博客估算那些幕後力量互相衝突的必然結果。至於爲什麽不信任案沒有通過,其實也很簡單:最近幾個月保守黨内的兩個儲君Truss和Sunak都自爆掉了(還記得Laschet在探視水災時開懷大笑的照片嗎?);前者一連串的蠢話蠢行讓她獲得英國版Harris的光環(Biden提前下臺的最大阻力,也在於Harris的公共形象),而後者更慘,夫妻檔出現了逃稅醜聞,而且還是利用外國國籍來玩的,其政治前途基本止步(這個爆料當然可能是支持Truss的Murdoch系搞的,但沒有證據)。在不信任案水落石出之前,沒有讀者留言討論英國政局,我也就沒有機會介紹這些新發展(除了《2022年國際局勢的回顧與展望》【後註九】);其實它們事先就代表著讓Johnson撐到今年底的原計劃再度成爲保守黨幕後支持者的選項,所以投票結果難以預料。現在結果出爐,也並不代表Johnson安全過關、或者Truss已經出局(雖然Jeremy Hunt呼聲上來了),只是將替換首相的時間稍作延遲,而且不會太久(最可能是2-6個月)。

目前的公開信息,的確指向中國對沙特是拆臺美國(美元)霸權的關鍵沒有足夠認識和決斷,以致在中東和巴基斯坦方向都犯了嚴重錯誤,白白放棄了大好良機。所幸俄國依舊在引領這場第三世界對昂撒獨裁的反抗,中國或許能繼續搭一班順風車,不過乘客一般是必須向操盤者付費的。
2022-06-09 09:36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6-07 23:31
 關於精確制導武器我很早就在俄羅斯軍事論壇上看到https://topwar.ru/197297-ssha-peredali-dvigatel-dlja-pervogo-tureckogo-istrebitelja.html第五代蘇57戰機已經在執行戰鬥任務了。Su-57 的第一槍擊中了烏克蘭的。最新的 Kh-59MK2 空對地導彈戰鬥使用的第一個鏡頭。6 月 5 日上午,襲擊發生在基輔左岸的 Darnitsky 汽車修理廠。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dVOEoBgT1UKh-59Mk2是隱身巡航導彈原本設計是給SU-57反艦用的,當然也可以對地攻擊所以俄羅斯一值有在使用精確制導砲彈,包括2K25紅土地制導砲彈 不可能在任何情況下都使用,不過遠程精確制導武器的價格很都是很貴的彈藥的庫存有多少我就不知道了席亞洲的評論我也有看,不過我是覺得俄羅斯的軍隊信息化建設比如無人機方面太晚才開始,重視程度不夠,俄羅斯是有開發過一款自殺式無人機(或稱滯空型彈藥)KUB-BLA在烏克蘭使用過,不過美軍也提供了烏克蘭很多彈簧刀自殺無人機,,但為什麼不像美國這樣大量使用使用JDAM或JSOW或類似中國的制導多管火箭炮?為什麼俄軍反輻射導彈等武器無法完全壓制烏克蘭防空導致開戰3個月以後還有少量烏克蘭戰機可以起飛?為什麼不直接轟炸烏克蘭機場就讓他們妹戰鬥機可以用?預警機方面只有A-50U電子設備已經很老舊,A100預警機因為經濟制裁和半導體出口的禁令可能研發時程都被拖得很久,俄軍缺乏像空警500這樣的東西.....
俄軍受困於國家經濟財力不足、以及電子工業技術落後,以致在預警機和精確制導彈藥上無法像美國那樣批量部署,固然是真實的缺失,但不是軍方本身的責任。俄國自尊心太强、加上對中方有忌憚,沒有事先引進足夠的零部件,這如同戰事第一階段的誤判一樣,也是政治和文化方面的問題,同樣不能怪到軍隊頭上。至於對基礎設施只做最低程度的打擊,則是政略級別的選擇,也不是將軍們能置喙的。我的核心論點,在於:1)純粹只看俄軍的戰略選擇和戰術執行的話,其表現至少是合格的,遠超網路視頻、照片和消息所給的浮面印象;這是因爲烏方不但有昂撒媒體的加持,而且把宣傳誤導視爲最高優先,對人命和誠信都毫不在意。2)俄方的整體戰力雖然不如美軍,但沒有代差,要做戰略防禦是足夠的。
2022-06-08 02:49 回复
AbzX5
2022-06-09 09:59
听了王先生的节目, 我怎么觉得如果说经典的离岸平衡手好比是1.0策略, 是正规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 是要真金白银撒钱支持盟友的, 而现在Neo-Con搞的2.0策略, 纯粹就只是传销诈骗装大款, 象征性的撒点钱, 实际上钱自己人拿走了, 却骗你去当炮灰. 这好比粉饰财报的会计技巧, 短期节约了成本, 但却是以过去父辈长久流血牺牲累积的战略承诺信誉为代价的. 一旦别人认清一毛不拔的诈骗伎俩, 岂不是盟友体系立即涣散? 这是我过于简化的"小儿写文章"总结, 具体还是静候王先生新博客专业的逻辑与事实论证.
你已經抓到一個重點了,亦即短綫操作、圖利頂層。剛好1990年代Jack Welch在企業管理上成功引領那個風潮;美國原本就是僞裝成國家的一個企業集團(Conglomerate),那麽在外交大戰略上也依樣畫葫蘆,不是很自然的嗎?

與此同時,他們可以壓榨盟友,靠的是白左教的興起,從而使17世紀以來的近代地緣政治鬥爭,退化成爲中世紀的宗教戰爭。東羅馬帝國(歐盟)衰落的轉折點之一,就在於十字軍(北約)在東征異教徒(俄國)的路上,順便攻破並搶掠了同屬基督教(白左教)的君士坦丁堡(德國工業);how is that for eating allies for lunch?

我宣佈新博文題目之後,請讀者剋制好奇心,不要提前東問西問,否則干擾寫稿,損害的是所有讀者的共同利益。
2022-06-09 15:09 回复
Taizi Huang
2022-06-10 12:34
经济学人(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2/06/09/why-the-west-should-be-wary-of-permanently-seizing-russian-assets)也开始提到,扣押俄罗斯国家或者个人的海外资产从短期看对俄乌战事无影响,从长期看是在动摇美国主导金融系统的基石,甚至在法律上也不过关。只是文末仍然鼓励军援乌克兰,看来还是嫌乌克兰人死得不够多。
英國媒體比較嘴硬,美國政府、軍方、情報和媒體在最近幾周已經紛紛開始為戰敗卸責預做準備了。最新的是這篇《紐時》的文章:https://www.nytimes.com/2022/06/08/us/politics/ukraine-war-us-intelligence.html,居然宣稱Zelensky把美國蒙在鼓裏;這很顯然是情報部門怕被Biden/Blinken/Sullivan等人拿來當背鍋俠,事先準備擊鼓傳花、把鍋丟給烏克蘭;當然這是Biden自己批准並采用的策略(參見https://apnews.com/article/russia-ukraine-donetsk-education-business-85a2489b4fe1042cd03b0ae6f4421a04),也是上個月我在唐湘龍節目裏就預言過的。
2022-06-12 04:19 回复
passer_by
2022-06-12 14:48
想请教两个问题:1.经过这次俄乌战争的起伏,中国的战略环境相对于战前是否还是恶化了?2.2026年前后武统的概率是增大了还是减小了?
20世紀末的學術界建立了共識,確認地質變動、氣候變化和生物演化等等自然歷史的現象都有一個共同的特徵,也就是絕大多數時段處於穩定態,當這個長期穩定態終於崩潰的時候,過程是迅速而突然、而且細節上是隨機、混沌的。抽象來説,這是大Scale之下Phase Transition的自然結果:只要系統的規模夠大,就會有這個趨勢。其實人類社會也遵循類似的規律,所以後世的歷史學人才得以將過去劃分出不同的時代。

我們正在經歷冷戰後建立的全球化國際秩序的崩潰過程。如前所述,這個過程在巨觀上是必然、但微觀上是混沌的;例如美俄之間的金融戰和俄烏之間的軍事衝突,雖然有客觀的戰略利益脈絡主導,但執行細節依舊取決於極少數人主觀的一念之間,而執行細節的取捨卻是勝敗的關鍵;這些勝敗得失稍有出入,就影響世界歷史的未來走向。中國如果選擇不參與金融戰,那麽作爲一個被動的旁觀者,更加只能靜待主動玩家之間的鬥爭塵埃落定。所以要談戰略環境是改善或惡化,端視俄方是否勝出、勝出多少、如何勝出。已知事實指向審慎樂觀。

上面只能“審慎”樂觀的主要考慮在於,雖然過去三年我一直估算美方這次的滯漲衰退應該足以導致霸權失落,但這個邏輯推演是建立在美國之外的主要玩家都能避免重要、明顯戰略錯誤的假設之上。現在歐盟如此積極、主動、反復地采納自殺性政策,把原本是美元最佳替代品的歐元搞成先死一步的墊背,美國熬過這場劫難忽然不再是極小機率的事件;而中國在貨幣金融上的不作爲,如果持續下去,更可能會把那個機率翻轉過來,容許昂撒霸權苟延殘喘到再下一場金融危機。

武統時段是邏輯鏈的遠遠更後端,連美國這波經濟衰退的程度都還在未定之天,要精確估算其概率所需的假設層面太多、不確定性太高,毫無實際意義。我覺得和幾年前相比,可能Expectation Value沒變,只是Standard Error反而大幅增加了。(學過統計學的讀者可能覺得有點奇怪,武統是個“Dummy”或者“Boolean”變數,談何SE?這裏我考慮的理論Framework是所謂的“Limited Dependent Variable”,内含一個“Utility”或者“Latent”連續變數,對應著所有主要玩家對引發武統的綜合貢獻;因爲它是連續變數,所以可以談Standard Error。有興趣進一步瞭解細節的讀者可以搜索“Probit”函數,那是Limited Dependent Variable的一個簡化特例。)
2022-06-13 03:11 回复
九筒
2022-06-13 07:21
请教王先生在欧元无法有效替代美元份额,中国主导的联合货币又迟迟不能推出的情况下,王先生目前还在观察哪些能影响美国经济衰退程度的dependant variables呢?一个强有力的大份额美元替代品,是美国霸权此次旁落的必要条件吗?
其實我前兩年已經都詳細討論過:這次美國經濟衰退,正規銀行界早有預期,留下非常足夠的資金儲備,所以完全不會有類似2007、2008年Lehman Brothers崩潰的事件。中產階級受益於股市和房市,儲蓄也相當充足。真正的軟肋在於影子銀行界;他們利用上次金融危機後正規銀行的監管被收緊,在過去15年大幅擴張,一般估計光是Private Equities一類,净資產就超過十萬億美元。不過他們的杠桿借貸周期平均是兩年,所以不會馬上出現周轉危機,必須等美聯儲持續加息、收緊銀根,先收回目前閑置的兩萬億Reverse-Repo現金,然後在一兩年後才會開始吃緊(這個遲滯效應也發生在恆大身上),引發體系崩塌。

所以替代美元,是這個經濟周期就打破美國霸權的充分條件,而不是必要條件。然而如果美元繼續堅挺,那麽美聯儲會有一年多時間來收拾爛攤子,期間若是因爲從歐盟吸血、或出現其他利好事件,説不定美國國内通脹提早溫和化,那麽就可能又可以矇混過關。畢竟烏克蘭的人力物力資源有限,雖然目前俄軍進展緩慢,但烏方要撐過年底而不全面崩潰,機率基本爲零;其後能源和農產價格轉為疲軟,國際通脹壓力會有所疏解。
2022-06-14 02:55 回复
彝圪學殅
2022-06-17 14:44
歷史上1972年水門案發生後,Spiro Agnew比Nixon更早一步在壓力下辭職,這才讓Nixon的總統位置過渡到了新副總統Ford手中。請教王先生,如果真的發生了Biden彈劾案並且有了即將通過的苗頭,民主黨的幕後大佬會不會循舊例,也想辦法先把Harris踢出局, 避免政權徹底落入不學無術之徒手中?
有可能,但這也是爲什麽Harris拼命巴結Obama的緣故,參見https://nypost.com/2022/04/06/barack-obamas-humiliation-of-feeble-ol-joe-biden/和https://nypost.com/2022/04/06/president-biden-ignored-while-obama-was-at-the-white-house/
2022-06-17 23:42 回复
MAXWELL
2022-06-20 13:05
王博關於NeoCon的分析解答了我之前的一個疑惑,即為什麽打別國親美派臉的人不是他人,就是美國人自己,因為這畢竟與我們比較熟悉的常識「降則撫之(給胡蘿蔔),叛則討之(上大棒)」實在大相徑庭。布熱津斯基當年寫《大棋局》的時候也提到過:「只有在美國十分短視地同時對中國和伊朗采取敵視政策時,把俄國與中國和伊朗結合在一起的聯盟才能搞的起來。這樣的結局當然不能排除。」而這種短視的政策還真就一語成讖,被美國搞成了。要知道普京當初可是親美的,然後被美國人當凱子耍,在14年的俄烏沖突之後才全面倒向中國,這點博主已經在文章《【美國】【戦略】從烏克蘭看今日美俄的政略與戦略》裏面闡述過,我也就不班門弄斧了。與普京唱二人轉的梅德維傑夫也是如此,2010年奧巴馬和梅德韋傑夫簽約,奧巴馬和梅德韋傑夫共同宣布,如果伊朗拒絕暫停鈾濃縮,美俄會聯手對伊朗製裁,而後2011年梅德維傑夫還對聯合國第1973號決議(授權在利比亞建立禁飛區)投了棄權票,徹底宣判了卡大佐的死刑,梅也因此遭到了俄國內部的譴責,在2011年12月22日,這是梅德韋傑夫最後一次在俄羅斯聯邦議會發表國情咨文,他說盡管利比亞發生戰爭,但是他並不認為和北約的關系特別糟糕,並且宣稱烏克蘭完全有權尋求和歐洲的一體化。而他對美國的讓步不僅沒有得到美國的善意,美國反而得寸進尺顏色革命了烏克蘭。這種NeoCon主導的外交國安政策的失誤,導致別國親美派土壤的消失,既然親美不給活路,那就只有反美來搏一搏了,而這反而為未來美國霸權的瓦解埋下了伏筆,這也算是中國的運氣。
你對NeoCon的理解正確,但對Putin和Medvedev的印象有問題:當前俄國政論人士的共識是,他們兩人事先講好,由前者扮黑臉、後者扮白臉,實際上前者才是老成穩健的溫和派。Putin在2004年北約東擴之後,就明白無可退讓、開始準備帶頭起義、反抗昂撒霸權,但因爲雙方實力差距太大,暫時只能口頭抗議,即便如此,也引發NeoCon的警惕和反感,所以才會有讓Medvedev假扮親西方的需要,以爭取更多積聚力量的時間。別忘了,2008年金融危機和2010年希臘財政危機,俄國經濟受傷都很重。Putin重新上臺後,NeoCon又積極針對烏克蘭搞顔色革命,2014年事件爆發,Putin依舊覺得準備不夠充足,所以只拿下Crimea,把攤牌的時間又拖了八年。

過去這一周忙,不過有關NeoCon的那篇博文,我還是會寫的。
2022-06-20 18:35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6-20 21:44
Maxwell的对普、梅的看法是中文圈比较流行的。您说其实普京才是普梅中的温和派,这隐含的意思是梅德韦杰夫其实是鹰派?他之前被西方广泛赞誉的自由化和亲西方倾向都是彻头彻尾的伪装?这有点颠覆。如果是说他们两都是介于鹰和鸽之间的温和派,恕我有点吹毛求疵,似乎不应说普京才是温和派。
我已經說了,這是當前俄國政論界的共識,如果我不是看到相當數目的不同評論員都這麽說,是不能下那樣的結論的。參見這裏把它做成梗的圖畫:(網址過長,必須分段,請讀者自行連接囘不間斷的地址)

https://blogger.googleusercontent.com/img/b/R29vZ2xl/AVvXsEhpGf8avoXOVmH5BOyDyfMyRPZZFeO21_

Tww6WXyga0aQ9OveaYxoCxWo89AUGEhlh4GRkjLSjrGV41rmh0fqk5JM1SX1osRztUUqzj4ZXXQ4AJttLSbBSvEST5zd2qPsij

WVzc6arMF45W56TcgFQqjZL7LbEa_0cYEIcmujIZPWP0YwX6UjAZYxu1/w408-h338/Medvedev-Putin.jpg

今年俄方在二月攤牌、四月在貨幣戰勝出之後,Putin和Medevedev終於可以暢所欲言,說心裏的話。Putin講歐美還是純理性的批判,亦即如同博客這裏的論述;Medevedev卻直接破口大駡,威脅要消滅“European Degenerates”。
2022-06-21 00:31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6-22 19:16
剖析格拉济耶夫的欧亚元概念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Xr4y1s7i2很高兴有中国学者开始提到亚元概念,可惜对印度拖后腿作用认识不足,且宋鸿兵不算主流经济学家。
啊,原來俄方學術界也有人曾經想到這一點(我原本不知道,只是估算既然籃子貨幣是最優解,中方提議後,Nabiulina必然會支持),那就難怪今天出現消息,中俄已經準備要通過金磚組織搞正文中建議的合成貨幣,參見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2_06_22_645913.shtml。當然這並不是完美的結局:如果依照我的建議,在三月俄方還打得很辛苦的時候,主動先正式提上外交談判桌,中方的姿態就會高得多。現在俄國已經大獲全勝,國際秩序的重組必須由俄方主導,並且必然讓印度坐上董事會,與中俄平起平坐。這是躲在後面讓俄國打前陣的缺點:風險低,但沒有功勞,在30年一次的國際架構重組過程中,平白損失了應有的話語權,徒然因爲俄方平衡中國的需要,讓印度白佔便宜,而且日後會有長期不斷的頭疼。

順便提一下,中方在這場第三世界反抗昂撒霸權的起義中,並非100%以靜態的存在來“出力”:除了和印度一起購買俄國油氣、資助後者的外匯收入之外,其實還更進一步減低了自己成品油的外銷,所以對提高歐美通脹有一點額外的推動作用。不過這並不是出於外交大戰略的考慮,而只是一個純粹的巧合:亦即過去這年基於環保政策,持續減低煉油廠產能利用率,以致外銷量降低了超過一半;在當前的金融戰大環境之下,主要的影響是抵消了印度向歐洲轉出口產自俄國原油的成品油供應,維持全球煉油產能瓶頸,使得美國石油財團得以隨意加價,趁亂將煉油的毛利率從不到20%一步提升至62%,進一步增强了歐美的通脹壓力。

當然這種間接、附帶的貢獻,遠不足以拿上談判桌作爲決定未來國際架構話語權的籌碼。此外,這個作爲不但不是出於打擊霸權的考慮,而且反而是爲了取悅歐美白左,難免給予有識之士啼笑皆非之感,唉。
2022-06-23 01:53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6-23 17:43
 3月26號我就看到一篇消息俄國塔斯社就有報導歐亞經濟同盟緊急和中國方面搞了一個視訊會議要建立歐亞元,是博主這篇文章刊出的10幾天以後王老師很麼看待格拉奇耶夫批判俄羅斯央行保持匯率堅挺這篇文?https://www.business-gazeta.ru/article/544773博主可以用google翻譯俄文 大致上能看懂95%另外Nabiulina其實在蘇聯時代是蘇共委員是一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他必定清楚資本主義深刻的矛盾1990年,她在莫斯科國立大學(國民經濟史與經濟研究系)完成了研究生學業準備了博士論文,部分研究結果發表在四位作者的著作《勞動異化:歷史與現代性》1989年看到上面這篇文章,俄羅斯總統的經濟顧問謝爾蓋·格拉濟耶夫Глазьев, Сергей Юрьевич也經曾建議普京調整央行的政策,他批判俄羅斯央行的政策迎合IMF每次一升息雖然打下了通貨膨脹,俄國實體經濟和製造業就得不到貸款而蕭條,但這也卻是美元霸權之下無奈的選擇,但我覺得俄國的綜合國力和實力難以自己組成貨幣同盟(需要中國和整個第三世界才有可能和美元霸權抗衡),他在這篇文章中大加讚賞中國長期的貨幣政策讓位給實體經濟,讓製造業獲得廉價的貸款支持長期的經濟成長率,而不是讓虛擬的金融業侵蝕製造業發展的資本,同時還誇讚中國的儲蓄率和投資長期接近50%才會有如此高速的經濟成長。我的感覺是這位經濟學家其格拉耶夫的立場比較偏向讓盧布貶值增加出口,而Nabiulina可能希望保持盧布匯率堅挺,王老師怎麼帶這樣的觀點
首先,你違反《讀者須知》第四條規則,警告一次。

Nabiulina身爲央行行長,她的首要任務是避免2015年資本外逃所帶來的匯率崩潰,和其後對經濟和政治的一連串連鎖打擊。現在這個危險已經過去,她自然會逐步下調利率。

在美國霸權虎視眈眈之下,如果不能打倒美元,最優解就只能是管制外匯;這是正文裏已經詳細解釋的道理。這次俄烏衝突的最主要意義,就在於終於有人領頭起義,打破被壓迫者所面臨的囚徒困境,讓第三世界能安全地合作起來,推翻歐美獨霸的既有國際體系。
2022-06-24 02:32 回复
RD-170
2022-06-23 18:21
 在美元霸權的現實下Impossible trinity三元悖論或稱不可能的三位一體矛盾是國際金融學中的原則,指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完成下列三者: 資本自由進出(Capital mobility) 固定匯率(Exchange rate) 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Monetary policy)所以俄國如果要放棄傳統的策略浮動匯率之下升息抑制通膨,只有採取外匯管制和取消浮動匯率不讓資本自由進出這樣就可以用相對低的利率貸款給俄國自己的本土企業來進行普京的進口替代戰略,因為俄羅斯要本土製造取代很多被歐美製造的卡脖子的產品,他的企業就需要廉價貸款,高利率狀態下很可能沒有人要投資,在第要防止資金流入房地產和投機行業確保進入實體經濟還需要銀行監管和相關防止炒房的政策,一個國家如果想要發展製造業來強國就必須有低利率政策,但又要防止美國在升息週期時的匯率貶值(跟著美國升息會打擊國家國經濟刺破房產和股價的泡沫被剪羊毛)和由此導致的通貨膨脹又不能累積大量美元外匯儲備而被美國凍結和經濟制裁,這多重目標都要實現是困難的,目前的政策還有什麼在優化的空間嗎?如果能投推翻美元霸權這些開發中國家遇到的困難就可以解決掉很大一部份
你是經濟系的學生嗎?美國經濟學教科書依舊被普遍翻譯采納,用來教學,這是一個很大的潛在問題。我並不是說Keynes(除了他的學説之外,我對他的個性也很認同,畢竟他不但也是理科出身,喜歡解奧數類的數學題,而且常常不給情面、直接罵人笨;他的一位同僚曾經抱怨,Keynes自封爲經濟學界的Einstein不是問題,他把其他學者當白癡來斥責才是問題所在;我想指出,Einstein有整個猶太媒體界自動自發當免費公關,Keynes可沒有那個運氣)之後,昂撒學術界就沒有具備洞察力的經濟學者,而是整個行業從Milton Friedman開始,被資本徹底滲透掌控,研究方向預先被過濾,結論則被有意扭曲或以偏概全,以服從昂撒體系的資本利益(尤其是跨國資本)為最高原則。這裏就是很好的一個例子:三元悖論的研究主要來自歐洲各國之間從50-90年代的貨幣交易史,當時那裏最大的經濟體是西德/德國,而德國馬克遠遠達不到壟斷獨霸,地位甚至還不如英鎊。實際上正確的結論應該是,一個沒有全面全球霸權(包括貨幣、宣傳、外交和軍事;參見1985年廣場協議)的國家,不可能同時完成那三項金融政策目標。你針對俄國這次金融戰戰術所做的評論,細節基本沒錯,但必須放在前述的理論認知下來考慮。
蔚藍海洋
2022-06-23 18:21
 在美元霸權的現實下Impossible trinity三元悖論或稱不可能的三位一體矛盾是國際金融學中的原則,指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完成下列三者: 資本自由進出(Capital mobility) 固定匯率(Exchange rate) 獨立自主的貨幣政策(Monetary policy)所以俄國如果要放棄傳統的策略浮動匯率之下升息抑制通膨,只有採取外匯管制和取消浮動匯率不讓資本自由進出這樣就可以用相對低的利率貸款給俄國自己的本土企業來進行普京的進口替代戰略,因為俄羅斯要本土製造取代很多被歐美製造的卡脖子的產品,他的企業就需要廉價貸款,高利率狀態下很可能沒有人要投資,在第要防止資金流入房地產和投機行業確保進入實體經濟還需要銀行監管和相關防止炒房的政策,一個國家如果想要發展製造業來強國就必須有低利率政策,但又要防止美國在升息週期時的匯率貶值(跟著美國升息會打擊國家國經濟刺破房產和股價的泡沫被剪羊毛)和由此導致的通貨膨脹又不能累積大量美元外匯儲備而被美國凍結和經濟制裁,這多重目標都要實現是困難的,目前的政策還有什麼在優化的空間嗎?如果能投推翻美元霸權這些開發中國家遇到的困難就可以解決掉很大一部份
你是經濟系的學生嗎?美國經濟學教科書依舊被普遍翻譯采納,用來教學,這是一個很大的潛在問題。我並不是說Keynes(除了他的學説之外,我對他的個性也很認同,畢竟他不但也是理科出身,喜歡解奧數類的數學題,而且常常不給情面、直接罵人笨;他的一位同僚曾經抱怨,Keynes自封爲經濟學界的Einstein不是問題,他把其他學者當白癡來斥責才是問題所在;我想指出,Einstein有整個猶太媒體界自動自發當免費公關,Keynes可沒有那個運氣)之後,昂撒學術界就沒有具備洞察力的經濟學者,而是整個行業從Milton Friedman開始,被資本徹底滲透掌控,研究方向預先被過濾,結論則被有意扭曲或以偏概全,以服從昂撒體系的資本利益(尤其是跨國資本)為最高原則。這裏就是很好的一個例子:三元悖論的研究主要來自歐洲各國之間從50-90年代的貨幣交易史,當時那裏最大的經濟體是西德/德國,而德國馬克遠遠達不到壟斷獨霸,地位甚至還不如英鎊。實際上正確的結論應該是,一個沒有全面全球霸權(包括貨幣、宣傳、外交和軍事;參見1985年廣場協議)的國家,不可能同時完成那三項金融政策目標。

你針對俄國這次金融戰戰術所做的評論,細節基本沒錯,但必須放在前述的理論認知下來考慮。
2022-06-24 06:13 回复
MAXWELL
2022-06-25 09:17
请教王先生欧洲再次爆发欧债危机的概率有多大,欧洲央行本来说要退出过去的刺激计划,但是之后意大利,希腊国债收益率暴涨,欧洲央行又转向要创建一个新的购债工具,来遏制南欧债券收益率的猛涨。国债收益率暴涨导致借贷成本飙升,以意大利和希腊这类国家的财政状况会不会重蹈当年的覆辙,昔日欧盟救希腊都够呛,这次意大利如果也出事了,那篓子只会更大。欧洲现在不加息通胀高,加息了南欧国家承担不起借贷成本的话,财政很可能会翻车,而且麻烦的地方在于美联储的加息会把欧洲带进沟里,而美联储加不加息不是欧洲说了算的。
昂撒權貴利用霸權搜刮全球,利潤最高的辦法要求先搞亂目標對象,這是爲什麽NeoCon在過去20多年獲得重用、並通吃兩黨的基本原因。一旦成功地搞亂、搞垮,接下來提現有三個步驟:1)首先壓榨己方的納稅人,趁著群情激憤,透過緊急預算大幅投入軍工和其他費用,從中獲取回扣;Biden和國會之所以急著通過400億美元的援烏法案,就是爲了這道開胃菜。2)既有資源的掠奪,例如二、三月間,俄方被扣押的那幾千億美元海外資產。3)事後抄底,以破產價格收購戰敗方的優質民族資產;這其實才是最大、最重要的獲利,1990年代初在蘇聯、1997年在東南亞、以及過去一百年來拉丁美洲反復出現的金融危機,都是典型案例。這次運作的目標原本是俄國,沒想到反過來把歐盟、尤其是德國打殘了;這對昂撒權貴來説,反而是件大大的好事,因爲歐盟的財富比俄國還要厚實得多。在抄底之前先做空,不但可以確保加速歐盟的衰敗,而且獲取利潤,連日後的購買經費都預先解決了,不是無本萬利、一舉多得的完美運作嗎?

中國外匯的最佳處理方案,就在於等歐盟經濟崩潰之後,和美國人競價,至少逼他們多出點錢。
2022-06-26 08:31 回复
梦游
2022-06-25 11:36
关于王先生提出的对不可能三角理论的修正,我自己思考了一下,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理论上,对于拥有全球霸权的国家,即便它只主动选择资本自由流动以及独立自主货币政策这两项,只要全球所有其他国家主动将自己的货币与该霸权国家的货币之间采用固定汇率政策,那么该霸权国家也就相当于实现了对其他国家货币的固定汇率。而之所以其他国家会对霸权国家货币采用固定汇率政策,要么是基于保持出口竞争力和创汇的需要,要么是基于霸权国家对不服从国家的威逼利诱。再结合现实世界,鼎盛时期美国的货币正是对王先生对不可能三角理论的修正的最好例证。进一步一想,王先生提出对不可能三角理论的修正对我的震撼在于,不仅是更进一步让我意识到经济学原来有这么多门道和思维陷阱,更是感叹于我从学习不可能三角理论到现在这么多年,直到看到王先生这个回复,还没有见到有哪位教授或研究者明确指出不可能三角理论的适用前提,基本上全都是照搬套用和讲授。当然也有可能是我见识浅薄,不知有其他高人。
你的理解正確。我喜歡偷懶,所以只提了一句廣場協議,行内人自然應該懂。

我的原創意見(主要是指出表面上沒有關聯,但實際上有因果關係的命題),在博客俯拾皆是,很多是推翻或修正學術界正統共識的,就等著年輕學者拿去寫論文。

發表論文時,請別忘了給博客一個Citation。
2022-06-26 02:20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6-25 12:02
现在国内有一种说法,说是俄国初期的军事受挫是因为情报部门玩忽职守,本来计划去收买乌克兰的军政要人,结果经费被贪污掉了,连金灿荣都采信这个说法。但是简单搜索可以看到关于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第五处被清理150人,处长被捕(第五处处长被捕的消息出现得更早,在3月底,是另一个俄罗斯裔反俄记者报道的,可以看出假新闻的进化路径),是因贪污所致的报道虽多,但均集中在4月11和12日,且消息都来自泰晤士报,源头则都出于一人的手笔,Christo Grozev。搜索可知此人参与了2018年俄罗斯前特工在英国“中毒”和2020年纳瓦尔尼“中毒”事件的新闻“撰写”工作,明显不可信。这新闻背后昂撒体系斧凿与组织调配的痕迹过于明显,但是中国居然对此照单全收,连金教授也如此。(最近碰到一个体制内和智库有关系的朋友,他们也是这个说法)我都有点怀疑自己了,请您评论一下吧。
這件事我當時就聽説了。它的來源脈絡是典型的MI6假新聞生產綫,然而剛好Putin一輩子所犯最大、最明顯的錯誤,幕後必然有類似這個故事的緣由,這就讓我很爲難:要談的話,事實證據爲零;不談的話,它不但完全符合邏輯,而且能彌補當前認知的一大空洞。

後來我決定不主動提起,等有人來問,有機會和空閑能將前因後果解釋清楚,再做討論。這裏的重點在於,那個故事的細節很可能有所編造、不可盡信(不過別忘了:不以人廢言),但是從Putin的戰略、戰術錯誤可以反推,俄國情報系統必然曾經出了大簍子,只不過不一定和貪腐有關。正確的態度是存疑,靜待五處主管是否被處理、如何被處理的真相。
2022-06-26 02:46 回复
梦游
2022-06-26 08:23
说起美国对欧洲的做空,我注意到最近日本的国债市场似乎也遇到做空的力量。虽然这次俄乌冲突中美国没有直接要对日本出手的意思,但日本至少在原材料价格方面也受到了冲击。考虑到日本已经连续10个月逆差且没有扭转的迹象,2022年第一季度GDP负增长,4-5月份核心通胀率开始高于2%,不知日本也会和欧洲一样在未来近期进入衰退,以及会不会也在之后被美国顺便抄底收割呢?另外说个题外话,王先生曾提到岸田文雄曾提出“新资本主义”,可能会有对日本国内经济进行改良的构思,不过现在看来似乎日本仍然在沿用安倍经济学,安田文雄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毫无作为。
有關日本的必然衰退,我在2015年討論過金融和貨幣層面,去年談了因電動車興起而完全喪失工業競爭力的問題,這兩者都依舊有效,請自行復習。當前日本中央銀行的政策,只不過是不再將無可避免的崩潰向未來無限拖延罷了。

我對岸田文雄的樂觀評估,原本就聲明是小機率但無妨一試的類別。
2022-06-26 23:53 回复
pedagogicM
2022-06-26 22:11
王老师,请问对不服从国家的威逼利诱是否指代“全球霸权国家”对全球必需品的垄断?在英国鼎盛时期是以工业品和香料等稀缺资源的垄断;二战结束后的美国拥有垄断地位的工业能力和黄金持有量,至70年代由于产业转移导致的美国工业衰败,垄断石油的定价权成了美国达成汇率稳定从而达成货币三角的必要因素。对于饭圈,从当下中国大陆社交媒体的观察,去年的整治行动应该是因为饭圈文化出现了危害国家的事件,比如流量明星去参拜侵华日军军官的神社、强奸粉丝,而并没有真正意识到饭圈文化作为一种危害极大的亚文化,必须被彻底清除。因为官方自己也在推广饭圈文化,例如近几年炒作丁真、王冰冰和最近的谷艾凌。而学者基本上对饭圈危害的闭口不谈,可能是发声就会极大概率触碰了资本利益集团的逆鳞。这是因为大多数饭圈都有资本的推动,更不用说有一些甚至有官方和利益集团的戮力。至于整顿教育界,特别是基础教育界是否存在窗口期?因为毒教材事件可以代表在基础教育显现出整体性的腐化,倘若未被问题教材腐蚀的几代人无动于衷——70后到05后,则在未来会出现类似台湾和香港的情况,而霸权交替也被迫中止?
昂撒霸權對維護自身穩定所建立的壁壘,是全面覆蓋的:其中有强迫性的,如軍事;有欺騙性的,如宣傳;也有對真正必需品的壟斷,如大宗資源、國際貨幣、先進技術、基建資金、國際組織等等。當然壟斷之後,被拿來做脅迫,正是第三世界普遍有怨恨的原因。

你的理解正確:我的確認爲飯圈文化對社會風氣和國家治理有著基本、廣汎而長遠的惡劣影響。

學術管理和教育體系的腐化,是同時摧毀國家精英的思想和創出的大毒瘤,足以讓中國的興盛一兩代人就後繼無力。
2022-06-27 00:09 回复
弃车成杀
2022-06-30 10:10
博主 你的新博文啥时候出来
世界对白
2022-07-01 05:16
代转:王博认为这次金融危机最可能的脚本是欧洲崩溃,但美国靠吸血欧洲活下去,而以前王博的访谈说过中国的崛起是美国利用美元霸权低价收购金融危机中破产国家优质资产的竞标竞争者,那么中国虽然二十大无法有太多精力做政策上的出击,但是似乎可以授意国内资本提前准备,在金融危机到来时收购欧洲优质资产至少获得大量经济利益。不知这个建议是否可行。。。
上周我在87樓已經順帶討論過了。

博客已有數百萬字,内含上萬個議題的討論,許多是我原創的觀察和分析,值得有心人仔細探索。我知道大部分辯證零星撒佈在留言欄,有時看來只是隨口一句邏輯敘事,如果讀者心裏只想著單一議題,就可能沒注意到連帶的其他應用;然而博客這裏已然把世事脈絡做了大幅濃縮提純,除了反復閲讀、慢慢咀嚼,並沒有更速成的學習方法。
2022-07-01 07:25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7-01 15:48
 關於昂薩帝國和歷史上的羅馬帝國是靠什麼維持統治的真相,兩者有一點相同羅馬帝國曾經實行過奴隸制度有5000萬左右人口其中有500萬左右的羅馬公民大約佔帝國總人口的10%,羅馬自由民雖然也受到頂層大貴族寡頭或元老院的壓迫看起來好像也是受剝削階級,但是實際上羅馬公民是有特權的,比如有在競技場觀看和政府免費配發的食物或酒水,羅馬自由民和奴隸的待遇不同有權力有自己的私有財產和土地,而羅馬軍隊總數量只有80萬左右因為組織和紀律高於全帝國多數5000萬人口的奴隸足夠完成鎮壓和統治(雖然有類似斯巴達克斯的奴隸起義),帝國早期依靠這些對帝國忠誠有私有小塊土地的農民和愛國主義者(羅馬公民)占全國5~10%人口建立起來的軍隊完成對帝國的統治,並且新征服的土地和民族都成為羅馬的一部份和戰利品和奴隸,但是到了後期元老院的大貴族對土地兼併和私有財產之下無節制的貪欲財富往元老院寡頭少數人集中的規律,即使有凱薩這樣的人誕生,也是無法逆轉這的趨勢,最終自由民變成無地農民軍隊本身的性質也發生變化,變成雇傭軍,羅馬公民和底層的人甚至一部份奴隸合流起來推翻了元老院統治以往帝國都是依靠不斷對外擴張落奪資源和人口來維持帝國內部的矛盾不崩潰,但是當擴張達到一個臨界點財政無法平衡就靠貶值貨幣,或在銀幣內部加入廉價金屬來取代銀,但是貨幣貶值也達到一個極限最終帝國還是崩潰了,一開始是財政先垮掉然後靠貨幣貶值,最終沒有錢養軍隊,軍隊在拿元老院這些人來開刀....美國崩潰可能也會有一個類似的過程
梦游
2022-07-03 10:42
关于美国有较大概率熬过这次经济危机,可不可以这样理解。这次美国经济危机原本是一个其他国联合起来家打击美元,从而极大削弱美国霸权的天赐良机。结果欧洲主动愿意自残,而人民币国际化又不具备迅速顶替美元的条件;合成货币虽然可以担此重任,但欧洲自残的一系列行为原本事发突然,再加上中国错过主导合成货币最好时机的情况下,能否赶上美国经济危机减轻前的时间点具有较大不确定性;与此同时,收割欧洲乃至日本给美国带来的利益也有可能一定程度上缓解美国的经济危机。对此我思考了一下原本打击美元策略的逻辑,这里推论的事实前提之一是欧洲的相对理性。而对这一事实前提的检验,通过复盘看到现在看到欧洲外交国防政客的人员配置,回过头来想,是不是对于这个事实前提的可靠性估计有所不足呢?至于欧洲的非理性表现,个人认为不仅有长期自然演化的原因,也来自美国深远布局的影响。从这个意义上看,做事后诸葛亮的分析,欧洲的非理性行为或许是一个能够事先预期的情况。假如美国能通过拉盟友垫背来熬过这次经济危机,对于中国而言应该做的事情确实如王先生在这篇文章中所说,做底线核力量以及新国际秩序的工作。在经济层面的话,我理解中国应如王先生其他文章所述在新能源领域持续发力,并积极争夺原本欧洲和日本强势汽车产业的机会,从而进一步削弱美国盟友的经济实力,让美国在下一次经济危机中成为孤家寡人,不再有其他盟友可以用来垫背。
歐洲的決策不可能在事先預料確定,是因爲它取決於一個人的一念之間。Von der Leyen和Baerbock再怎麽瘋狂愚蠢,如果德國總理能看清形勢、下定決心,完全可以否決、壓倒她們的妄動。當然,Scholz是律師出身,素質和Merkel差一大截,但問題在於主官本人不須要懂事,只要能重用有才華的幕僚,一樣可以做出正確的選擇。例如我在瑞聯銀的時候,總裁的智商不見得比Scholz高,但他對我的老闆完全信任,我的老闆又對我言聽計從,結果實際上執行的戰略就是我提議的計劃,自然是足夠高明的。預先判斷Scholz的素質當然不難,但我無法確定他是否有能幹的幕僚;事實上,民間觀察者是不可能獲得那麽詳細的信息的。
2022-07-08 06:37 回复
華刀出鞘
2022-07-03 21:15
王先生,有一种这样的说法,该如何反驳?美帝霸权这种庞然巨物的轰然倒塌必然会落石无数,余震绵延,如果在败落的过程中以自我妄动来逐步发散掉他的能量,避免在外界暴力摧毁强烈打击的爆裂下惹火烧身,因此最好的办法是逐步的衰落和缓慢的败退,最好在一定的范围内控制住他的衰落。如同2008年的救火而不是配合普京的提议出手打击,尤其是资本主义的衰落是理论上确定的,大陆的教育里念叨上百年了,也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做好思想、人才、理论和架构上的准备。尤其从大陆最近的这系列事件来看,我们内部的准备与我们所期望的准备还差的很远,虽然就这样我们在效率和公平上已经是世界大国政府中的已经远远超越他们了。
博客已經反復回答過這個問題:昂撒霸權幾百年來的核心戰略-離岸平衡手,正是要提前打擊任何可能的挑戰者;那麽中國怎麽可能幸免?何況美國針對中國,在2001年Rumsfeld就已經準備擬定計劃動手;到2009年,Omaba和Hillary團隊也以打擊中方為第一優先;到2017年,Trump公開撕破臉;2021年,Biden政權變本加厲。一連四届政府都把中國視爲頭號敵人,靠著運氣躲過前幾次劫難,所以現在必須把頭繼續藏在沙裏?運氣的特點,就在於它是獨立隨機變數,過往的經驗,對未來沒有預測能力或借鏡價值;識別過濾隨機偶然事件,正是邏輯因果論證的重點。
2022-07-08 06:49 回复
MAXWELL
2022-07-04 08:36
请问王先生,您认为欧盟会加速衰败,有相当的几率欧盟会垮掉、经济崩溃成为三流国家甚至解体,请问您认为这个过程大概需要多少年?
乌鹊南飞
2022-07-04 11:21
我真心建议大家发言之前先沉淀,酝酿一下。一些明显拍脑袋的话就不用说了,比如问欧盟崩溃要几年,王先生之前解释过好几遍混沌系统只能预测趋势,你还要问具体时间;又比如事后诸葛亮(你自己也知道!)来说欧洲自残是可以预见的,王先生早就给大家反复讲过欧洲被美国渗透的事,但是也讲过分析政治只能基于公开信息,像肖尔茨是否蠢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预先知道?而且王先生早就警示过要早点拉住欧洲。王先生之前说过,博客的评论区是一个函授班,那么我们的发言都相当于作业。如果突然想到一些东西,不要急着打出来,先记在备忘录上,没准过几天你就自己得出结论了,或者发现有什么地方讲的不通,甚至完全错误,或者一些地方凭印象发言,其实需要去详查资料。在这个沉淀,查资料,思考的过程中,大部分杂讯就过滤掉了,即使最后有东西真的想不通,发言的质量也会提高,能大大节省王先生的脑力。
謝謝你的體諒。這幾天雖然忙又累,但如果留言欄的發問不是這麽令人沮喪,我也不會如此提不起勁來;尤其上周那個相信Scotland Yard的警官就有能力對Johnson任期做出正確預測的,基本是Astrology信徒的水平,居然還是老讀者,我一想到就自覺回避。
2022-07-08 08:19 回复
MAXWELL
2022-07-04 13:03
如果王博认为我的发言不妥,请删掉,我愿意禁言一个月。
蔚藍海洋
2022-07-04 18:02
 一個帝國的崩潰不會是線性的,內部和外部的壓力是有一個正反饋機制,所以在整個系統沒有達到臨界點發生「相變」以前一切都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就好比水在達到100度C以前是不會發生沸騰,好像沒任何事情發生一樣,但是當水分子的溫度和運動速度大於掙脫往內部的擠壓的壓力之後水就突然沸騰了,在達到臨界點以前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美帝國的現實是,資本要有利潤就要維持指數增長,而資本報酬率長期大於經濟成長率R>G,美帝國內部精英一定知道必須向外掠奪剩餘價值來維持國內平衡,通過不可能持續下去的財政赤字和低利率相全球借錢和在其他國家引發通帳或者資產價格泡沫的坡度來剪羊毛,但是一切指數增長的系統在長期來看都不可能永遠維持下去,如果帝國不擴張就會死亡,因為內部的高社會福利是維持穩定的基礎,而發達帝國主義國家的社會福利需要依靠剝削第三世界,透過貿易和金融的不平等交換機制來達成,所以美國必然要和中國起衝突,甚至剪盟友羊毛起(曾經的廣場協議、今天的歐盟),這是修昔底德陷阱的根本原因,如果不從三世界剪羊毛那就是從盟友那裏榨取資源,而後一種會加速美帝國的衰亡,因為盟友體系也就是整個歐美日只占全球人口10%左右,以往卻壟斷全球50%GDP和絕對的話語權和遊戲規則,美國自己本身只有3.3億人口只佔全球4%不到,如果剪盟友羊毛長期來看必定失去歐盟的支持,或者歐盟的國際影響力和經濟實力大幅衰弱也是會間接削弱美國,只是不如美國本土直接爆發危機那樣迅速有效而以,而那些歐盟那些民粹白左為了支持美國虛假的意識形態也付出自己生活水平大幅衰退的代價
蔚藍海洋
2022-07-04 18:13
 一個帝國的崩潰不會是線性的,內部和外部的壓力是有一個正反饋機制,所以在整個系統沒有達到臨界點發生「相變」以前一切都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就好比水在達到100度C以前是不會發生沸騰,好像沒任何事情發生一樣,但是當水分子的溫度和運動速度大於掙脫往內部的擠壓的壓力之後水就突然沸騰了,在達到臨界點以前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美帝國的現實是,資本要有利潤就要維持指數增長,而資本報酬率長期大於經濟成長率R>G,美帝國內部精英一定知道必須向外掠奪剩餘價值來維持國內平衡,通過不可能持續下去的財政赤字和低利率相全球借錢和在其他國家引發其他國家通帳或者資產價格泡沫的波動來剪羊毛,但是一切指數增長的系統在長期來看都不可能永遠維持下去,如果帝國不擴張就會死亡,因為內部的高社會福利是維持穩定的基礎,而發達帝國主義國家的社會福利需要依靠對第三世界的超級剝削在內部發福利維持全球10%人口的穩定,透過貿易和金融的不平等交換機制來達成,而開發中國家通常沒有足夠的經濟、軍事、話語權反抗這個體系(中國、俄國例外),所以美國必然要和中國起衝突,甚至剪盟友羊毛起(曾經的廣場協議、今天的歐盟),這是修昔底德陷阱的根本原因,如果不從三世界剪羊毛那就是從盟友那裡搾取資源,而後一種會加速美帝國的衰亡,因為盟友體系也就是整個歐美日只佔全球人口10%左右,以往卻壟斷全球50%GDP和絕對的話語權和遊戲規則,美國自己本身只有3.3億人口只佔全球4%不到,如果剪盟友羊毛長期來看必定失去歐盟的支持,或者歐盟的國際影響力和經濟實力大幅衰弱也是會間接削弱美國,只是不如美國本土直接爆發危機那樣迅速有效而以,而那些歐盟那些民粹白左為了支持美國虛假的意識形態也付出自己生活水平大幅衰退的代價
Fanboy
2022-07-05 00:58
最近被先生提到的古希腊民主故事引起兴趣,就去读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史。这里要指出一个小错误,您在4月15日上唐湘龙节目的时候谈Lesbos岛时说,雅典击败Methylene以后第一天会议决定杀死全部公民,第二天反悔派出船说不要杀全部,只要杀击败几百个,结果船到的时候已经杀了1000个,也就是1/4的公民;这里根据修昔底德的记载,是第二艘船其实在动手之前赶到了,决议的结果就是要杀1000人以上,并且把所有的土地都抢占了。不过这个小差异并不影响主旨。读这段历史,最出乎我意料的是雅典民主的高效自残。指挥马拉松战役的Miltiades,战后不久被公民大会莫须有地叛国罪判处死刑,之后改成囚禁要罚金,罚金交不出来就死了;Themistocles 带领雅典建立海军,击败波斯入侵,战后又玩弄斯巴达人给雅典人争取到制造城墙,奠定雅典霸权的基础,结果一切做好以后,又是毫无理由的被公民大会陶片放逐了;远征西西里前后,三军主帅Alcibiades有一个莫须有的亵渎神像案件,而公民大会对其态度不断反复,直接导致他叛逃斯巴达,为之后的战败埋下严重隐患;最不能理解的是在Arginusae战役之后,因为风暴无法救援水手,公民大会居然判处打了胜仗的8个将军全部死刑,之后雅典就再也没有胜仗了。这样的制度,实在只能靠先天的财富累积存活,稍微遇到相应的挑战就会快速垮台。
謝謝更正。視頻訪談無法暫停,全憑記憶,細節出錯,在所難免;請大家繼續依照《讀者須知》的要求,分辨主旨和旁支,做出適當的反應。

你對雅典治理效率的觀察是正確的;我鼓勵有閑暇的讀者也去閲讀那段歷史。我在最新的《八方論壇》采訪中,特別强調英國民主體制其實起源自Viking部族分贓的慣例,是貴族和武士階級制衡國王、以及彼此之間做利益交換妥協的平臺。後來商業活動興起,開始有平民致富,慢慢要求參與政治分贓,才事後找出希臘前例來裝點門面;就如同俄國建立Odessa,用了希臘文學的典故,然而除了名字之外和古希臘毫無關聯。這裏的重點在於,英國政治在幾百年崛起過程中相對高效,其實正因爲它是假民主(如果古希臘那種事事都要全民公投算是“真民主”的話),否則早就自我毀滅了。即使到了20世紀,終於有了全民投票,因爲是間接民主,而且社會階級分層明確,所以還不算太糟糕;最近信了白左,開始搞公投,不就很快面臨分崩離析了嗎?
2022-07-08 07:19 回复
干煸鱿鱼须
2022-07-07 14:46
关于乐玉成被调离外交系统王博士您好,虽然知道您不喜欢通过单一的人事变动做判断,但由于和本篇文章高度相关,还是想问问您怎么看乐玉成被调离外交系统?乐玉成是外交部排名第一的副部长,杨洁篪的嫡系,一带一路外交方面的负责人,与俄罗斯关系颇深,俄乌战争前还说过‘中俄关系无上限’。此番调动可以说是被贬去养老了。这种异常的人事调动,结合中国智库的发声(比如阎学通狠批中俄关系过密),让我不禁忧虑中国高层并没有意识到俄罗斯的胜利,心里想的不是: ‘后悔没早点支持俄罗斯获取谈判筹码,让印度白白得利,现在应该赶紧拉其他国家进来补救’。而是:‘幸亏没支持俄罗斯,受到牵连的话和欧美的小生意就做不成了,以后一定要更加亲近欧美, 和俄罗斯保持距离’。(我个人接触到的体制内中层干部的接触几乎全部是后者这种严重与现实脱节的认知)
criteria
2022-07-07 23:55
王先生,今天Lira 在 The Duran的直播中谈论了彭培奥自己最近的演讲,按照Alexander的理解,这揭示了美国现政府,特别是布林肯的打算即:“通过承认台湾的国家地位来迫使中国提早展开台海战役“且已经被提上了日程(如果总结的不够准确请先生指正)。Lira预测台海战争将在18个月内发生。从目前来看,这次以俄乌战争为借口在经济上掠夺欧洲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否则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就打起掠夺日韩经济的主意。倘若Lira从这份演讲稿中推论的结果即“台海在18个月内开战”为大概率,对于在英语国家和日韩留学和定居的华侨也需要提前做好计划。【1】 Lira这次直播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PEsRn9L8Ns) 讨论台海的时间大致在1:12:40-1:19:40 【2】 彭培奥的演讲文字版 https://archive.ph/hi3Dm 关于台湾的重点在倒数 10 11 12段
criteria
2022-07-08 00:37
王先生,今天Lira 在 The Duran的直播中谈论了Mike Pompeo最近的演讲,按照LIra的理解,这揭示了美国现政府,特别是布林肯的打算即:“通过承认台湾的国家地位来迫使中国提早展开台海战役”且已经被政府内部提上了日程。Lira预测台海战争将在18个月内发生。从目前来看,这次以俄乌战争为借口在经济上掠夺欧洲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否则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就打起掠夺日韩经济的主意。倘若Lira从这份演讲稿中推论的结果即“台海在18个月内开战”为大概率,对于在英语国家和日韩留学和定居的华侨也需要提前做好计划。【1】 Lira这次直播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PEsRn9L8Ns) 讨论台海的时间大致在1:12:40-1:19:40【2】Mike Pompeo的演讲文字版 https://archive.ph/hi3Dm 关于台湾的重点在倒数 10 、11 、12段
不是“最近”的演講,是今年三月3日給的,也就是俄軍還在被動挨打期間,NeoCon勝利在望,所以Pompeo有點得意忘形。我已經反復解釋過,NeoCon和傳統霸權主義者合流,挑起烏克蘭戰爭,目的是先整合歐盟、復興北約,然後才能統一戰綫,在臺海做決戰,徹底打垮中國。當然這裏的前提是必須先戰勝俄國;然而他們始料未及的是,Putin臥薪嘗膽20多年,準備充分,在金融、宣傳和軍事三個戰綫都大獲全勝,那麽接下來歐美自然無力在西太平洋搞事,反過來是西方國際體系和各國政權的崩潰,這不是正文已經詳細討論了的嗎?

此外,Pompeo也不是Blinken的密友:NeoCon内部本來就龍蛇混雜,有瘋狂的Ideologue、也有愚蠢的白左跟班、更有一些是財閥或政要的代表。Pompeo和Blinken雖然同歸最後一類,卻分屬兩黨,所代表的權力精英集團並不重叠。Pompeo去年減肥成功,很可能是準備2028年選總統(含2024年選副總統的可能)。他至少智商正常,可以理喻;當然這裏的“理”,指的是有射程的真理。
2022-07-08 07:46 回复
九筒
2022-07-08 00:50
回98楼criteria尝试用王先生以往的观点回应一下。Lira这个看法可能犯了几个错误:1. 布林肯,苏利文这样的NeoCon不是美国真正的权力主体,他们个体可能极端ideological,但是无法替背后的主人越俎代庖。就算个人胆大包天地推动战争,如果不是财阀集体授意,事后也会被迅速修正。2. ”在经济上掠夺欧洲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不一定是正确的。美国的石油和军工目前的确是大赚特赚,但是升息导致的经济衰退还没有完全到来,股市和资产价格的损失还无法估量。3. 台海战争和在乌克兰代理战争的规模,烈度,和后果完全不一样,不能简单地类比。台海战争的逻辑前提是,绝大多数美国财阀对”挑动台海战争美国能大胜,战争中他们的统治能稳固,战胜后能赚钱“形成了一致共识。至于布林肯和蓬佩奥自己怎么想的,不是重要因素.
SirChen
2022-07-09 10:26
承前一則,Lira 在 The Duran直播中的論點我仔細聽了一下,他認爲Neocon已確認將俄羅斯和中國視爲一個敵對聯盟,即便在東歐對此聯盟發動攻擊陷入劣勢,但Neocon的唯一戰略就是雙倍下注(Double Down),因此Lira認爲他們很有可能決定在西太平洋對此敵對聯盟開闢第二戰場,也就是給予台灣正式外交承認以引發台海戰爭。我不太同意Lira的判斷,因爲從最近幾次中美雙方外交和軍事人員的交鋒結果看來明顯美方底氣不足,尤其是軍方看起來很不願意在近期開戰。
前天我已經解釋過了:NeoCon固然有瘋狂的核心和愚蠢的外圍,但它在英美體制内終究只是工具、而不是真正的統治階級,連心腹代表都算不上(所以才必須有Pompeo和Blinken這類“闢仗使”監軍)。國務院、MI6、以及Lithuania這種工具的工具,當然會想要無限升級,但統治階級的其他工具組織,例如國防部,更別提財閥自身,面對必敗的局面,還是有克制能力的。

從Pompeo演講所能得到的正確結論,其實正是我在兩個月前唐湘龍節目裏所説的,中國在外交戰略上運氣極佳,美國最凌厲的打擊手段,一而再、再而三地自行夭折,俄烏戰爭是最新案例。過去一年我反復解釋,昂撒集團挑起俄烏衝突,真實目的在於提前整合歐盟,然後自然可以簡單地支持臺獨,引發臺海戰爭;Pompeo只不過是高興得太早,説漏嘴罷了。



説的再清楚一點:三月初,俄軍因爲部署錯誤而承受相當損失的時候,金融戰、宣傳戰也才剛開始,美國權力階級全都自以爲勝券在握。作爲共和黨系的NeoCon,又準備要選最高公職,Pompeo怕被民主黨拿走全部“戰功”,所以必須搶先一步公開談NeoCon戰略的終極目標;其用意是出於黨爭,要能在選舉中邀功,而其所真正反映的,就是博客八年來所一直强調、美國兩黨一致反中以維護霸權的共識。

至於俄方勝利讓中國躺贏,其效應也早已明顯化:最近兩個月,Blinken多次主動要求外交接觸(當然只是暫時停火,而不是和談),前倨後恭的態度變化非常明顯。這個轉折不正完美地對應著我所指出的,美方權力核心理解在烏克蘭失敗的時段嗎?有疑問的讀者,可以回頭去復習五月我在兩個視頻訪談中所作的解釋和預測。
2022-07-12 11:17 回复
狐禪
2022-07-09 16:11
96樓 閣主所言「英國民主...始於分贓」,這的確是洞見。如此政治與中國儒家的民本思想完全背道而馳。政府施政以民為本,人民也願為政府之本,這是為什麼日本無法征服中國的根本原因。視諸中東之戰烏俄之戰,莫不以權勢傾軋為主,毫不考慮社會民生福祉。這也將是白人集團對中國毫無勝算的理由。只要中國自己沈得住氣,顧好民生,那所有外來的入侵勢力,都會被吞噬(讀作 同化)--歷史一直就這麼寫的。
我想特別澄清:昂撒的“分贓”雖然聽來是貶詞,但和古希臘的“民主”相比,其實是遠為優越的:這是因爲前者專注在利益分配之上,所以先天就是理性的討論;而後者的問題出在一般群衆的非理性心態,因而損人害己的決定是日常。

讀者應該復習我對工運和學運所作的對比,以及有關“損人不利己”的一系列文章,尤其注意這些議題的一個共通脈絡,亦即沒有理性思維能力的普羅大衆,其對公衆事務的參與應該被局限於反映與自己切身利益相關的問題;第三者做評論,即使是作協主席或文化部長,如果不能尊重事實真相、遵循理性邏輯,就純屬情緒發泄、挑動愚民,不應該被廣爲傳播。

至於牽扯到隱性社會成本的議題,因爲並沒有明顯的直接受害人,那麽反而必須更加小心謹慎地權衡利害得失,切忌將決策過程下放給Activist、媒體或市場,否則必然會被有心人利用、扭曲,不但問題不能解決而越演越烈,而且連帶地腐化整個國家社會,拖累其他應作的改革(細節機制參見前文《談全球暖化》、《有關環保和全球暖化的幾點想法》和即將刊出的新博文《社會主義國家應該如何管理資本》)。
2022-07-19 00:05 回复
yyds
2022-07-09 16:55
现在的国际工业体系是以二战后冷战时期美西方国家贸易分工体系为基础发展而来,国际秩序和法律、国际组织也是西方创建,为欧美资本所服务,因为要扩展市场,吸收廉价劳动力所以拓展了第三世界国家,美元为首的国际支付体系也是建立在此之上,欧美话语权、意识形态输出也是在此之上,如果说中国崛起打破了西方先进=制度先进的论述(欧美话语权实质受到影响),那么俄乌冲突俄罗斯取胜就彻底打破西方谎言帝国,是里程碑式胜利,在第三世界影响很大(中方希望用金砖国家体系取代现行欧美体系也是顺水推舟,部分考量可能也不想刺激欧洲),第一步打破欧美话语体系,第二步促进国际组织改革(最为重要的是替代以美元为首的支付体系)第三步是在欧美经济断崖式衰落时彻底改变世界贸易格局和所占份额(需要一定的科技、军事实力背书)。
乌鹊南飞
2022-07-15 01:47
请问王先生,哈萨克斯坦近来的不合作倾向是怎么回事?
小國擔心被吸收吃掉是正常反應,Lukashenko也曾努力對俄保持距離,但Tokayev最近閙得太過,有以下幾個可能的背景因素:1)擔心Putin偏袒Nazarbayev;2)Tokayev本身是白左教的信徒;3)一月政變並沒有英美的直接參與(亦即是我當時解釋的,由外逃大亨主導,在MI6能插手之前就結束了);4)因爲Kazakhstan的地理位置,扼住俄國向東的交通咽喉;5)BRICS形成正式的國際政經板塊,反而制衡俄國對中亞的控制,放大小國的話語權,正如歐盟内部那樣。

這是當前大局面之下,一個無意義的Distraction,Putin應該會盡力息事寧人;然而如果(1)或(2)的情節嚴重,Tokayev一意孤行,就會害人害己,但機率實在不大。
2022-07-15 11:59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7-17 02:53
 前幾天烏克蘭用M142海馬斯多管火箭炮打擊俄羅斯赫爾松的彈藥庫,還用砲彈炮擊頓聶次市中心居民點根本是恐怖攻擊活動,而且這些美制多管火箭炮數量雖然不多但都是制導砲彈,而且齊射一論打玩就跑,如果俄羅斯要摧毀海馬斯需要許多無人機(結果前幾天就有俄羅斯接受伊朗無人機的消息)結果7/15號俄羅斯用X-101巡航導彈炸了烏克蘭前蘇聯的南方設計局的南方機械製造廠,烏克蘭南方設計局曾經是研發R-36M (北約代號SS-18)撒旦洲際導彈的基地,現在還在為烏克蘭維修圓點U戰術導彈,為什麼俄羅斯拖到現在才開始攻擊這些地方以下是轟炸相關視頻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JcrNyWcBJwhttps://topwar.ru/199103-zhiteli-dnepropetrovska-publikujut-kadry-s-raketnymi-udarami-po-zavodu-juzhmash.html這些東南部軍事工業基礎設施被摧毀後在戰爭結束後俄羅斯後還有辦法重建嗎?
華刀出鞘
2022-07-19 20:25
从五月份开始,在两个半月之内,拜登参加了东盟峰会、东亚行、美洲峰会、G7峰会、中东之行,把全球范围内能拿出来的交情都走了一圈,然而成果寥寥,所有的底裤都漏了出来。真的是难以想象,美国在如此虚弱的状态下还自曝其短,紧锣密鼓的筹集这一系列外交行动,可以看出拜登的团队是多么的愚蠢,哪怕是坐在美国整天唱空城计都比把底裤漏出来强啊。对比川普在短短时间内砸完了三千亿的关税筹码和科技牌,仅仅是在他看不起舆论和外交上没有怎么大动手。拜登基本上补齐了所有的牌。而在美欧联合对俄罗斯使用了金融牌之后,终于拜登基本上砸完了美国手上能使所有的牌,剩下的唯有军事了。配合着佩洛西访台的消息,黔驴技穷的美国使用这最后一张牌的几率是不是也越来越大了?那个草包一样腹中空空的美军摆样子唱空戏骗经费还行,这张牌也敢揭出来给人看吗?
美國國防部的專業性還是遠高於國務院和國安會的,俄烏戰爭中完全不碰那些宣傳胡扯,像是莫斯科號沉沒就不予置評,逼得主流媒體去編造“不具名的高級將領”來發表“國防部的意見”。太平洋戰區司令是政治任命,等同駐日韓的總督,性質和國防部本身有基本差異,我們不能把他們混爲一談。

然而即便美國政治精英是如此的不入流,他們不也成功地搞垮了歐盟和日本嗎?這裏的獲利可是以萬億來計算的;尤其絕大部分很快地進了他們幕後老闆、也就是軍工、能源、金融和政要的口袋,我覺得他們今年的年度考績(指幕後老闆所作的非正規評審)會是很好的。
2022-07-20 05:00 回复
criteria
2022-07-19 23:18
最近俄罗斯应该是中东话语权最重的国家了,特别是今天Putin、Erdogan和Raisi将在Tehran会面,并同时敲定了和Iran的400亿美元的能源合作协议。这项协议的价值和此次访问,可以说明伊朗进入金砖国家已经敲定,但有一点让人担忧,即中国在中东乃至金砖国家中的话语权可能受到抑制,而经营8年的一带一路项目,至少在中东的效用,远小于一场准备8年的俄乌冲突和对al-Assad政权的支持。同时,如果南海的事态加剧,则会让中国更加分心,无法分出更多精力去和俄罗斯协调在中东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领导权,从而导致在未来新国际秩序的构建中落于不利地位。一旦一个经济实力第一的大国不得不受到来自俄罗斯及其盟友在金砖国家体系中的过度制衡,则会对新秩序的稳定性带来潜在隐患。
我以前已經解釋過,歷史大勢一般在很短的相變過程之後,會有很長的穩定期。我們正處在一個30年一次的過渡期,一旦新架構固化,要修正就非常困難。遠的如中國爭取聯合國成員身份花了20多年(直到發生了一個新相變),近的如IMF的額分至今仍由美國獨占否決權,不都是中方花費了無數心力資源來試圖扭轉既有國際體制的案例嗎?所以不擔心當前話語權的人,都是睜眼瞎子、非蠢即壞。
2022-07-20 01:51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7-22 12:10
 凱因斯和班科體系,我的感想是懷特計畫和凱因斯的國際清算同盟,今天看起來懷特是美國工業衰落的主要推手(凱因斯計畫能長期保持美國外貿平衡),雖然佈雷頓森林體系和各國儲備美元和金本位對戰後最大債權人美國金融資本有利,但是將導致美元升值和美國大量貿易赤字,從而導致美國從二戰前的出口製造大國神壇跌落,因為美國將不能任意貶值自己的貨幣增加出口,那美國要平衡貿易(在20年後美國的順差必然轉為逆差)必然也跟著貶值長期赤字的情況金本位當然也保不住,最後只對美國金融資本有利,對長期掏空美國製造業來講是必然的二戰結束後凱因斯提出過班柯+國際清算同盟機制,後來美國財政部長懷特否決了不採用(遊戲規則是美國決定),而採用美元(當時是金本位)作為國際結算貨幣,但是這個決定會導致特李芬難題Triffin dilemma,也就是各國儲備美元那麼美元將流出國際市場造成美元升值,那麼美元會因為過度升值而出現貿易赤字,那麼為了平衡貿易赤字當美元升值到一個程度又不得不印鈔票,而印鈔票會導致金本位的數量和美元得數票不匹配(35美元換1盎司黃金),最終金本位時代的美元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尼克森後來改用國債而不是黃金當作美元發行基礎,但是這個矛盾至今只有解決一半,也就是即使廢除金本位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還是不可避免的導制美國貿易赤字和長期的製造業掏空,對美國來說就是印綠紙片換別國的商品這樣不勞而獲,但是滿足金融業投機的需求 如果發行亞元可能會碰到很多類似的矛盾機制,有需要仔細論證,如果各國還保持貨幣獨立和自己的央行(不採用歐元的統一央行)且亞元的發行基礎改成各國一藍子貨幣那誰來控制亞元的發行?誰來平衡國際貿易赤字和盈餘,還是說當年凱因斯提出的是用各國的貿易份額佔比例來決定額外的信用發行規模?然後對貿易盈餘或赤字課稅或補貼? 還是看不太明白亞元的設計,這裡面一定有一些基本的原理被忽略,如果亞元比造凱因斯二戰後設計的Bancor和國際清算聯盟ICB的參股比例設計,是用國際貿易的份額來決定,並且為了維持貿易再平衡,對有大量貿易赤字的逆差國家允許貶值自己貨幣增加出口,對任意貶值自己貨幣有大額貿易順差的國家需要支付超額利息率,會這麼設計是否是因為凱因斯認為可以藉此避免一個國家赤字太多需求太多而供給太少導致經濟危機?
九筒
2022-07-22 17:41
王先生今天在《龙行天下》的讲解实在是精彩!我知道先生一向用词严谨,所以当听到金砖货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占据20%至50%份额,而欧元可能“没人用”的判断,对即将到来变化的magnitude还是感到震惊。1. 20%及以上这一份额估计,是推导自于替代欧元目前20%的份额,以及可能被抛弃的美元资产吗?2. 基于这个判断,欧元区有可能解体吗?3. 金砖联盟是否应该着力组织IMF的替代品,在接下来几年参与破产国家的重组?4. 金砖联盟成员的内部矛盾,比如中印,沙伊,有可能成为影响本次革命失败的导火索吗?
九筒
2022-07-22 19:00
王先生今天在《龙行天下》的讲解实在是精彩,信息量太大了!我知道先生一向用词严谨,所以当听到金砖货币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占据20%至50%份额,而欧元可能“没人用”的判断,对即将到来变化的magnitude还是感到震惊。基于这一判断,欧盟有可能政治解体吗?金砖联盟是否应该积极组织IMF的替代品,在接下来几年参与破产国家的重组?王先生提到了IMF援助的剥削性,那由中国主导的收购重组应该有哪些道义上的优势呢?
視頻訪談,談不上“嚴謹”,例如Chrystia Freeland已經從外相升了副首相,而且二戰期間當烏克蘭納粹宣傳編輯的,不是她父親,而是外公。不過Freeland的確曾經公然撒謊,說她外公是二戰前就移民加拿大。此外,和阿富汗接壤的是蘇聯,而不是俄國。當然如果美軍留在阿富汗,還是必須擔心被俄國買人頭的。

金磚貨幣的前途如何,目前的不確定性太高,達不到我在《讀者須知》裏要求的70%信心底綫,所以一直沒有在博客提。換句話說,20-50%的估算,應該是Unbiased,但是Error很大。

有關歐盟是否會解體,我在節目中已經回答過了:應該會,但可能不是很快。以歐洲財富的底蘊,苟延殘喘一段時間並不太難。

替代IMF,不但在節目中已經明確回答,而且博客已經討論多年:這是建立新國際政治經貿架構的必需品,中方沒有提前佈局,把AIIB浪費掉,實屬極不明智的作爲,亟須加緊彌補。

道義性來自合理性,也就是價格不要太離譜。



囘了你的問題,才注意到你的賬戶太新;難怪問的都是我解答過的事。只好拉黑,罰你再等六個月。
2022-07-22 23:47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2-07-30 10:43
一籃子貨幣歐元區尚且因為各成員國間的經濟、財政差異,造成實際執行上的諸多困難,例如:升息抑制通膨一事,對德國及義大利的利害關係就不盡相同。金磚10國(或更多)將來若能成立一籃子貨幣,彼此之間在貿易分工上正好互補性極強,但經濟發展程度與財政狀況卻比現在的歐元成員國差異更大,該如何調和彼此之間的差異,避免各別成員國為了調節國內經濟情勢而為之貨幣或財政政策,傷害其他成員國利益呢?
正文中已經正面、而且多層次地未雨綢繆,例如第一層防護是不讓印度加入。然而現在主導新國際秩序的是俄方,那麽中國就只能在規則制定上下功夫。正文中已經討論了一些基本的原則,但中方似乎對防範會員國濫發貨幣的考慮,既不用心、也不積極,我們也就沒有必要進一步空談理想架構;就像過去20年半導體產業發展的案例那樣,内部到處都是蛀蟲,甚至當年搞出漢芯的騙子依舊還在國内開公司騙錢,那麽外人爭論技術細節的優先順序是毫無意義的。
2022-08-01 12:45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2-08-09 23:51
1970~1980年代查詢1970年到1980年美元供給量/通膨/利率/失業率的資料:1970年美國開始大印鈔票,兩年後通膨上升,隨後美國更正式撕毀布列敦森林體系。自此之後,美國似乎陷入升息打通膨、失業率升、印鈔、失業率降、通膨、升息打通膨、失業率升…..的往復循環,直到1978~1980年通膨再次飆升並失控,時任FED主席的Paul Volcker一口氣將利率升至20%,並忍受兩年明顯的衰退,才終於真正制伏通膨。歷史總有驚人的相似,經過一連加息9碼及油價下跌後,通脹似乎有機會暫時觸頂(儘管離2~2.5%的理想水位仍相去甚遠),很多經濟學家開始鼓吹明年中後應開始降息,看來美國這一輪通脹很可能複製1970~1980年代的歷史,不知何時才會下定決心處理?若如是,新儲備貨幣的成立就更須加快腳步,方能趁美方尚未制伏通膨的機會窗口,藉由迫使美元回流加速刺破泡沫,以打擊美方經濟。
1970年代美國的通脹越演越烈,其背景是歐洲和日本在Bretton Woods被撕毀之後,不約而同的開始進行去美元化,以致美元佔國際儲備貨幣的份額出現明顯持續的下降,造成對其國内通脹的正反饋。

我自2014年博客一開始就關注這一輪美元濫發問題,强烈建議中方必須積極去美元化,正是借鏡了當年的經驗,並考慮到中國在當前國際經貿體系的地位,所以最優解是和歐元聯合起來,將通脹局限在美國自身。現在德國新政府自願割肉喂鷹,固然有幫助美國苟延殘喘的效果,但若是第三世界能聯合起來,最終結果還是不變的,只不過必須多等幾年,讓歐盟、英國和日本的崩潰先明顯化。
2022-08-10 01:24 回复
AbzX5
2022-08-14 06:38
我注意到除了法官和司法部长, 现在FBI的局长是2017年任职的ChristopherWray, 此人也是Federalist Society成员(先生之前在波音案脱罪里介绍过), 那么他自然是具有共和党建制派/财阀色彩的人. FBI发起搜查, 并得到法官, 司法部批准, 再参考先生提过"Trump只在党内初选有效果, 在大选只有反效果", 那么就能想到民主党, 共和党建制派双方都会有动力让Trump出局. 这样一来, 就很像是民主党和共和党建制派联手对付Trump了.
美國現在只要是共和黨籍的政法系統官員,全都是Federalist Society的會員了。他們代表的,的確是傳統建制派,和各大智庫、主流媒體、以及其他Deep State組織的聯係合作,都有脈絡可循,只是不會被廣汎報導,所以一般民衆難以注意罷了。

共和黨建制派對Deep State(狹義的Deep State指的是事務性常任官僚和他們的政務官盟友所組成的利益山頭,廣義的則是不論政黨如何輪替,實質掌握國家權力的資本和權貴集團;這裏我指的是前者)打擊Trump的企圖,至少是樂觀其成,這也是爲什麽現在聲援Trump的國會議員零零落落的原因。然而我在一年前所評論的,Trump只控制黨内初選,在大選中反而是毒藥,那是在Biden把建制派的名聲徹底搞砸之前的現象;現在拜與對手比爛所賜,Trump又有大批“堵爛票”(Protest Vote)可以依靠。而且Deep State越是拿國家機器來打擊他(還有Alex Jones、Roger Stone、Steve Bannon等人以及一月六日抗議者;都是媒體和法庭聯合起來鷄蛋裏挑骨頭,誇大構陷、雙標執法),選民的怒氣越是上升。如果總統大選是今年進行,那麽基本可以確定Trump會重新當選了。實際上還有兩年多,美國政壇各種狗皮倒竈的事還難以預料,但期中選舉的結局已經很明顯,會是共和黨大獲全勝。然而這裏真正獲利的,依舊是建制派,所以只不過再一次示範英美民選制的傳統真諦,亦即民衆的“選擇”毫無意義,兩邊同樣是資本的代言人。

Trump目前還是民粹反抗力量的核心,但那並不是因爲他有理想或領袖特質,純粹是覺醒民衆別無選擇、無可奈何的妥協。然而他執政四年,雖然和建制派衝突不斷,對竊國的大盜卻並沒有任何實質處理成果,右翼反建制派(左翼被白左洗腦太深,完全沒有作用,更不願意和右翼合作)中教育程度較高的那批人已經開始另外組織起來,這是我正在關注、並且希望寫入下一篇博文的題材。
2022-08-15 02:15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8-15 03:48
有时候真感觉这些右翼反建制派自我矛盾到可笑,一边赞赏中俄,一边条件反射式地反对一切和社会主义沾边的事物。他们当然比现在在台上的接地气,但是真能理解是什么造就美国的伟大吗?这也正是财阀的毒辣之处,把社会主义的名实分开,阉割掉左翼接地气的部分,把这部分功能转给右翼,这样左翼永远成不了事,右翼永远不明白努力的方向。
其實右翼的國家主義,和左翼的社會主義,在内政上基本是同一個道理,都是運用國家機器來維護整體公益的最大化,只在對外人的態度上相反。美國若能主動放棄全球霸權,搞成對外絕對中立,專心對内公平分配,以他們資產之豐富,不見得不是一個可行的改革方案。問題在於資本,而且大部分是國際資金,已經完全捕捉了國家和社會的所有控制杆,這股新力量要逃脫前輩們被扭曲誤導或打壓抹黑的命運,並不讓人樂觀。
2022-08-16 06:26 回复
蔚藍海洋
2022-08-16 13:06
 為什麼右翼的國家主義,和左翼的社會主義,在內政上基本是同一個道理?科學社會主義的本質解釋不同、目標也不同、還是只是看起來很像?國家絕不是從外部強加於社會的一種力量。國家也不像黑格爾所斷言的是「倫理觀念的現實」,「理性的形象和現實」。勿寧說,國家是社會在一定發展階段上的產物;國家是表示:這個社會陷入了不可解決的自我矛盾,分裂為不可調和的對立面而又無力擺脫這些對立面。而為了使這些對立面,這些經濟利益互相衝突的階級,不致在無謂的鬥爭中把自己和社會消滅,就需要有一種表面上站在社會之上的力量來抑制衝突,把衝突保持在「秩序」的範圍以內;這種從社會中產生但又居於社會之上並且日益同社會相異化的力量,就是國家。--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國家】階級統治的工具,即在經濟上佔統治地位的階級,為了維護本階級的利益,鞏固其統治地位,通過軍隊、警察、法庭、監獄等手段對被統治階級實行專政的工具。國家不是從來就有的,它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和表現。在階級矛盾客觀上達到不能調和的地方、時候和程度,便產生國家。在原始社會沒有私有制,沒有階級,因而也沒有國家。國家不同於原始社會中氏族組織的特徵是,按照地域來劃分它統治下的居民和公共權力的建立。國家的歷史類型有:奴隸制國家、封建制國家、資本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國家四種類型。迄今為止,人類歷史上出現過奴隸制國家、封建國家、資本主義國家、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社會主義國家等各種類型,但歸納起來可以分為兩大型,即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剝削階級專政的國家和大多數人壓迫少數人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國家是一個歷史範疇,不是永世長存的。隨著階級的消滅,作為最後一種類型的無產階級專政國家將因其喪失作用而逐漸消亡下去。(──取自《社會主義辭典》)【國家消亡】指無產階級專政國家的自行消亡。從社會發展的規律來看,無產階級專政國家的消亡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階級鬥爭、科學實驗和生產鬥爭的發展,最終將導致消滅一切階級,消滅工農之間、城鄉之間、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之間的差別,從而進入共產主義的高級階段。這時,作為階級統治的國家就隨之失去作用而歸於消亡。顯然,今天所有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都遠遠沒有發展到這個階段。因為在國內還存在著階級和階級差別、國外還存在著帝國主義的情況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是不能削弱的。
蔚藍海洋
2022-08-16 13:12
 為什麼右翼的國家主義,和左翼的社會主義,在內政上基本是同一個道理?科學社會主義的本質解釋不同、目標也不同、還是只是看起來很像?國家絕不是從外部強加於社會的一種力量。國家也不像黑格爾所斷言的是「倫理觀念的現實」,「理性的形象和現實」。勿寧說,國家是社會在一定發展階段上的產物;國家是表示:這個社會陷入了不可解決的自我矛盾,分裂為不可調和的對立面而又無力擺脫這些對立面。而為了使這些對立面,這些經濟利益互相衝突的階級,不致在無謂的鬥爭中把自己和社會消滅,就需要有一種表面上站在社會之上的力量來抑制衝突,把衝突保持在「秩序」的範圍以內;這種從社會中產生但又居於社會之上並且日益同社會相異化的力量,就是國家。--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國家】階級統治的工具,即在經濟上佔統治地位的階級,為了維護本階級的利益,鞏固其統治地位,通過軍隊、警察、法庭、監獄等手段對被統治階級實行專政的工具。國家不是從來就有的,它是階級矛盾不可調和的產物和表現。在階級矛盾客觀上達到不能調和的地方、時候和程度,便產生國家。在原始社會沒有私有制,沒有階級,因而也沒有國家。國家不同於原始社會中氏族組織的特徵是,按照地域來劃分它統治下的居民和公共權力的建立。國家的歷史類型有:奴隸制國家、封建制國家、資本主義國家、社會主義國家四種類型。迄今為止,人類歷史上出現過奴隸制國家、封建國家、資本主義國家、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社會主義國家等各種類型,但歸納起來可以分為兩大型,即少數人統治多數人的剝削階級專政的國家和大多數人壓迫少數人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國家是一個歷史範疇,不是永世長存的。隨著階級的消滅,作為最後一種類型的無產階級專政國家將因其喪失作用而逐漸消亡下去。(──取自《社會主義辭典》)【國家消亡】指無產階級專政國家的自行消亡。從社會發展的規律來看,無產階級專政國家的消亡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階級鬥爭、科學實驗和生產鬥爭的發展,最終將導致消滅一切階級,消滅工農之間、城鄉之間、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之間的差別,從而進入共產主義的高級階段。這時,作為階級統治的國家就隨之失去作用而歸於消亡。顯然,今天所有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都遠遠沒有發展到這個階段。因為在國內還存在著階級和階級差別、國外還存在著帝國主義的情況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是不能削弱的。以上只是標準的馬列主義解釋,但問題是為什麼無產階級無法自我消亡,原因是無產階級沒有自覺性,能夠理性客觀察覺並且認識世界的是少數理工科份子,絕大多數人其實是被媒體和教育等力量所軟性控制,隱密又察覺不到,因此無產階級從來就不是一個有自覺的階級,需要一群被稱為無產階級先鋒隊的領導人物主動引導看起來像專制但卻實行民主制的政府(這個本質的差異就是馬克思主義變成列寧主義的關鍵)
蔚藍海洋
2022-08-18 20:08
 怎麼看烏克蘭15位跨黨派國會議員主動倡議成立國會友台小組?這種狀況中國有必要保持中立嗎?https://tw.news.yahoo.com/%E7%83%8F%E5%85%8B%E8%98%AD%E5%9C%8B%E6%9C%83%E6%84%9F%E8%AC%9D%E5%8F%B0%E7%81%A3%E6%8A%97%E4%BF%84-%E7%B5%84%E6%88%90%E8%B7%A8%E9%BB%A8%E6%B4%BE-%E5%8F%8B%E5%8F%B0%E5%B0%8F%E7%B5%84-232713496.html最近烏軍炮擊紮波羅熱核電站,然後再謊稱說是俄軍自己炸自己,西方媒體一樣報導,西方人民一樣相信這洗腦謊言
atomic
2022-09-04 08:10
 亞元的發行要如何自我調節國際貿易的進出口平衡,例如有順差和逆差的國家,貿易順差國通常採取貶值本國貨幣增加出口的政策,是否會導致其他順差國的貨幣競爭性貶值?美國的製造業之所以被掏空是因為,他的貨幣是別國的儲備貨幣,會導致它生產的商品價格高於價值,但這是因為金融資本投機的需要,但長期來看高匯率會高估他自己的生產要素和商品的價值,匯率的高估導致商品出口失去競爭力,因此製造業產業外移長期被金融資本和虛擬經濟掏空是一個長期的必然的現象美國在二戰剛打完時在佈雷頓森林體系成立之初一開始還是工業和製造業最大國,因為他的金本位制度設計的缺陷正好滿足金融資本投機的需要,因此掏空了製造業二戰結束後凱因斯提出過班柯+國際清算同盟機制,後來美國財政部長懷特否決了不採用(遊戲規則是美國決定),而採用美元(當時是金本位)作為國際結算貨幣,但是這個決定會導致特李芬難題Triffin dilemma,也就是各國儲備美元那麼美元將流出國際市場造成美元升值,那麼美元會因為過度升值而出現貿易赤字,那麼為了平衡貿易赤字當美元升值到一個程度又不得不印鈔票,而印鈔票會導致黃金的數量超過美元的發行量不能匹配(35美元換1盎司黃金),最終金本位時代的美元佈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尼克森後來改用國債而不是黃金當作美元發行基礎,但是這個矛盾至今只有解決一半,美國要不斷增發國債再QE才有美元貨幣,來滿足全世界的貨幣需求量,整體來看還是美元貨幣從美國流出才有可能讓全世界有美元正常貿易,這是美國貿易赤字的根本原因(不是別人掏空美國)也就是即使廢除金本位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還是不可避免的升值和印鈔的週期循環,導致美國貿易赤字和長期的製造業掏空,對美國來說就是印綠紙片換別國的商品這樣不勞而獲,但是滿足金融業投機的需求,而這種由虛擬經濟產生的利益結構不是川普路線或是其他任何總統能扭轉的,至於美國為什麼會採用長期看來經濟自殺的體系,因金本位對戰後最大債權人美國金融資本有利,但是將導致美元升值和美國大量貿易赤字,從而導致美國從二戰前的出口製造大國神壇跌落,因為美國將不能任意貶值自己的貨幣增加出口,那美國要平衡貿易(在20年後美國的順差必然轉為逆差)必然也跟著貶值長期赤字的情況金本位當然也保不住,最後只對美國金融資本有利,對長期掏空美國製造業來講是必然的懷特計畫和凱因斯的國際清算同盟,今天看起來懷特是美國工業衰落的主要推手(後來懷特被美國以蘇聯間諜判刑)凱因斯設計的班柯反而能長期保持美國外貿平衡,凱因斯的設想是對貿易順差國課稅或是收取超額利息率,而對貿易逆差國補貼來建立一個貿易動態平衡機制,發行亞元可能會碰到很多類似的矛盾機制,需要仔細論證思考,如果各國還保持貨幣獨立和自己的央行,不採用歐元的統一央行,歐元統一央行產生的問題是強勢國家如德國對其他歐元區成員國有大量順差,例如希臘不能貶值自己的貨幣來解決問題在古典金本位時代,有一個貨幣匯率自我調節的機制因此沒有這個匯率問題,一次世界戰以前因為各國的貨幣都是和黃金有固定的掛鉤比例,有順差的國家也不能印黃金這就導致順差國貨幣升值到剛好貿易平衡為止,這種自我升值的動力才會減弱,而逆差國因為匯率低生產要素價格比較便宜長期來看出口將會增加匯率會自我升值到貿易平恆為止才會減弱,這個是金本位時代匯率的自我調節機制,但是古典金本位制度最大的缺陷就是它無法面對資本主義週期性的相對生產過剩危機,當勞動生產率提高物價會下跌引起通貨緊縮、失業、商品滯銷,而且長期來看債務無法被償還的爆發大規模經濟危機的惡性循環,因此二戰後各國都採用凱因斯經濟政策才在局部短時間內化解這種矛盾,也就是財政刺激+貨幣擴張來抵銷掉資本主義自我通縮的趨勢
atomic
2022-09-04 10:15
 亞元的發行要如何自我調節國際貿易的進出口平衡,例如有順差和逆差的國家,貿易順差國通常採取貶值本國貨幣增加出口的政策,是否會導致其他順差國的貨幣競爭性貶值?美國的製造業之所以被掏空是因為,他的貨幣是別國的儲備貨幣,會導致它生產的商品價格高於價值,但這是因為金融資本投機的需要,但長期來看高匯率會高估他自己的生產要素和商品的價值,匯率的高估導致商品出口失去競爭力,因此製造業產業外移長期被金融資本和虛擬經濟掏空是一個長期的必然的現象美國在二戰剛打完時在佈雷頓森林體系成立之初一開始還是工業和製造業最大國,因為他的金本位制度設計的缺陷正好滿足金融資本投機的需要,因此掏空了製造業二戰結束後凱因斯提出過班柯+國際清算同盟機制,後來美國財政部長懷特否決了不採用(遊戲規則是美國決定),而採用美元(當時是金本位)作為國際結算貨幣,但是這個決定會導致特李芬難題Triffin dilemma,也就是各國儲備美元那麼美元將流出國際市場造成美元升值,那麼美元會因為過度升值而出現貿易赤字,那麼為了平衡貿易赤字當美元升值到一個程度又不得不印鈔票,而印鈔票會導致黃金的數量超過美元的發行量不能匹配(35美元換1盎司黃金),最終金本位時代的美元佈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尼克森後來改用國債而不是黃金當作美元發行基礎,但是這個矛盾至今只有解決一半,美國要不斷增發國債再QE才有美元貨幣,來滿足全世界的貨幣需求量,整體來看還是美元貨幣從美國流出才有可能讓全世界有美元正常貿易,這是美國貿易赤字的根本原因(不是別人掏空美國)也就是即使廢除金本位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還是不可避免的升值和印鈔的週期循環,導致美國貿易赤字和長期的製造業掏空,對美國來說就是印綠紙片換別國的商品這樣不勞而獲,但是滿足金融業投機的需求,而這種由虛擬經濟產生的利益結構不是川普路線或是其他任何總統能扭轉的,至於美國為什麼會採用長期看來經濟自殺的體系,因金本位對戰後最大債權人美國金融資本有利,但是將導致美元升值和美國大量貿易赤字,從而導致美國從二戰前的出口製造大國神壇跌落,因為美國將不能任意貶值自己的貨幣增加出口,那美國要平衡貿易(在20年後美國的順差必然轉為逆差)必然也跟著貶值長期赤字的情況金本位當然也保不住,最後只對美國金融資本有利,對長期掏空美國製造業來講是必然的懷特計畫和凱因斯的國際清算同盟,今天看起來懷特是美國工業衰落的主要推手(後來懷特被美國以蘇聯間諜罪起訴)凱因斯設計的班柯反而能長期保持美國外貿平衡,凱因斯的設想是對貿易順差國課稅或是收取超額利息率,而對貿易逆差國補貼來建立一個貿易動態平衡機制,發行亞元可能會碰到很多類似的矛盾機制,需要仔細論證思考,如果各國還保持貨幣獨立和自己的央行,不採用歐元的統一央行,歐元統一央行產生的問題是強勢國家如德國對其他歐元區成員國有大量順差,例如希臘不能貶值自己的貨幣來解決問題在古典金本位時代,有一個貨幣匯率自我調節的機制因此沒有這個匯率問題,一次世界戰以前因為各國的貨幣都是和黃金有固定的掛鉤比例,有順差的國家也不能印黃金這就導致順差國黃金流入貨幣升值出口減少到剛好貿易平衡為止,這種升值的動力會自我減弱,而逆差國黃金流出因為匯率低生產要素價格比較便宜長期來看出口將會增加匯率會自我升值到貿易平恆為止才會減弱,這個是金本位時代匯率的自我調節機制,但是古典金本位制度最大的缺陷就是它無法面對資本主義週期性的相對生產過剩危機、失業、商品滯銷,當勞動生產率提高物價會長期下跌下跌引起通貨緊縮,而且長期來看債務無法被償還因此爆發大規模經濟危機的惡性循環,因此二戰後各國都採用凱因斯經濟政策才在局部短時間內化解這種矛盾,也就是財政刺激+貨幣擴張來抵銷掉資本主義自我通縮的趨勢
星光晨
2022-09-04 16:08
G7G7限定俄罗斯石油价格,俄罗斯反向停止欧盟天然气。这样双方操作下来,只可能再次推高石油和天然气价格,这样拖垮的不仅仅是欧盟,更多第三世界国家也将破产。欧盟这是拉着第三世界向美国输血续命,G7(除美国)这班领导人除了拿钱办事,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愚蠢到要这么干。
AbzX5
2022-09-08 06:58
https://www.basf.com/cn/zh/media/news-releases/cn/2022/09/BASF_first_plant_Zhanjiang_Verbund_site.html分享今日新闻, 湛江BASF一体化工厂今日成功投产, 仅次于Ludwigshafen和Antwerp的第三大一体化基地. 各级大员都兴高采烈的祝贺BASF, 比当年特斯拉都热闹. 工厂从2019年开始筹办, 如今局势下BASF尝到甜头, 后续可能会追加.君士坦丁堡(德国工业)被十字军搞乱的预测正在一一应验. 俄乌战争, 俄国得地, 美国得钱, 中国得产业, 欧洲得美国人的口头赞许, 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
五年前談中美貿易戰,一個人曲高和寡了兩三年;今年討論世界新變局,卻是立刻就有無數人模仿附和。例如兩個月前受唐湘龍訪問,解釋了半導體先進製程被制裁,在全球脫鈎的背景下反而沒什麽大不了,一周之内光是《觀網》就出現兩篇台灣人的文章提出同樣的論點,我還特別恭喜唐湘龍,節目有影響力。

不過我從來不想當網紅,大V的關注也就沒有什麽意義,真正重要的是必須能影響政策方向。
2022-09-08 09:46 回复
无力感
2022-09-09 04:58
请问如何看待乌军最近再伊久姆附近的战事美国的军援会持续多久为什么提供HIMARS 300公里的弹种?还援助AGM-88哈姆反辐射导弹,之前乌军在赫尔松反攻死很惨交换比估计超过20比1,因为那里是个大平原无天险可守自杀冲锋5天内损失超过2000人6000人伤亡,但最近乌军却集结几万人往俄军在哈尔科夫的后勤伊久姆市和哈尔科夫中间的和巴拉克利雅,这种攻势会不会对后勤造成影响,哈尔科夫一带都是树林,而俄军再东方2022军演有5万人在被卡在远东,乌军好像是趁俄军这个时候偷袭,俄军陆军野战部队只有28万义务役的10几万部队不能出国,人力资源上是否能应付这场战争,普京扩大俄军14万兵员估计都是增加到陆军,俄乌战事的未来走向会是如何另外欧洲的天然气被切断到了冬天影响会有多大,中国好像把天然气高价转卖给欧洲,请问之前您再节目的预测现在还是一样吗
乌鹊南飞
2022-09-09 19:33
从施罗德厉行改革重振德国开始,到俄乌战争德国自杀为止,德国地位从欧猪到欧盟柱石再到崩溃,仅仅在十几二十年时间内就完成了360度旋转,令人咋舌。
Schroeder的改革除了他個人貢獻的人和(例如與俄國和解,建設北溪一號,從而大幅降低能源成本)之外,也受益於許多天時地利因素,包括中國的崛起和歐元區的建立(這原本是法國引領主導的)。真正讓人嘆息的,是Scholtz的愚蠢和無能:原本德國的天時地利依舊在極高水平,Merkel留下了北溪二號、英國脫歐自爆、Trump自絕於國際體系,很自然地為歐盟開拓了一條康莊大道,可以在軍事上置身事外、經濟上奪取英國的服務業、外交上占據國際規則制定權、金融上取代美元,完全足以使歐盟晉身新多極世界中的領頭地位,奠定未來30年富裕生活的基礎。歷史上一手好牌轉眼間打成褲子都輸光的例子,固然是有的,但都來自軍事失利,像他這樣上任不到半年就通過和平過程斷送全球一級强權的國運,別説事實經驗上史無前例,就是在純理論上也匪夷所思。
2022-09-10 02:22 回复
无力感
2022-09-10 05:02
 与其说德国总理愚蠢无能,不如说德国老百姓愚蠢无能,因为政治人物是他们选出来的,那之前的施罗德和梅克尔也是民选怎么就不会犯这种错误呢?合理的解释可能是20年前美国意识形态对德国的媒体的渗透没有现在这么深,前面两位符合财团的利益又懂得用短期政策讨好选民利益侥幸上位,施罗德出自贫困家庭出身后来努力读书的高材生又加入社会民主党,梅克尔来自东德是个苏联时代的物理学家虽然他是右派,但是受过苏联理工科底子教育,但是越后面一代教育和媒体越腐化民众就越不可能运气好选出理性的领导人,这样假设就合理了,美国总统选举也是越来越烧钱,已经跟100年前一堆中产阶廷出身的总统的状况不一样了
无力感
2022-09-10 05:07
 与其说德国总理愚蠢无能,不如说德国老百姓愚蠢无能,因为政治人物是他们选出来的,那之前的施罗德和梅克尔也是民选怎么就不会犯这种错误呢?合理的解释可能是20年前美国意识形态对德国的媒体的渗透没有现在这么深,前面两位符合财团的利益又懂得用短期政策讨好选民利益侥幸上位,上位后再采取有利整体国家的政策,施罗德出自贫困家庭出身后来努力读书的高材生又加入社会民主党,梅克尔来自东德是个苏联时代的物理学家虽然他是右派,但是受过苏联理工科底子教育,但是越后面一代教育和媒体越腐化民众就越不可能运气好选出理性的领导人,这样假设就合理了,美国总统选举也是越来越烧钱,已经跟100年前一堆中产家庭出身的总统的状况不一样了
etcetera
2022-09-10 07:53
Moon of Alabama / Dreizen 今天有關烏克蘭東進的新聞:俄國在Izium/Izyum(?)區域似乎沒有正規兵力所以烏軍東進已經到達Oskil河邊把河西俄軍南北截斷,補給可能有問題。我這好像不是主流媒體的宣傳。抱歉我對軍事從沒研究過實在沒法判斷他們的評論是否正確。不知道王博士認為是俄軍太輕敵了嗎?Dreizen 甚至認為有可能導致核戰?
烏軍在過去半年,靠著英國和波蘭重新訓練了一批正規軍,這次將5個旅投入Kherson戰綫踢了鐵板,3個旅打Izyum反而長驅直入30公里。

這有三個原因:首先Kherson以北是典型的Steppe地形,草原一望無際,人口密度又低,村落既少又小,在絕對懸殊的空優和炮兵劣勢下,靠裝甲兵和步兵來發動攻擊純屬自殺;相對的,Izyum在主要河流之畔,屬於丘陵地帶,又有大片的茂密森林,限制了空軍和炮兵火力的打擊,有利於多數兵力的發揮。

其次,俄國動用的正規軍真不多,半年多來一直捉襟見肘,必須靠民兵和武警(叫做“National Guard”,不過美國的National Guard有等同正規軍的編制和重武器,俄國的就只是純粹輕裝的警衛部隊,類似中國的武警)來填補;即便如此,和全民動員後的烏克蘭兵力對比,依舊是反過來的1:3,這是史無前例以少打多的攻勢持久戰。在Kherson戰綫正規軍比例較高,而且是素質過硬的空降部隊,所以戰力優於烏克蘭正規軍;而在Izyum西側的突入口,卻是俄軍守兵最弱之處,只有很少數的武警,他們的戰力比東烏民兵還弱得多,基本只夠維持秩序和警戒邊境,遇到重點打擊,掉頭逃跑是唯一選項。

第三,Kharkov和Izyum戰綫由俄軍西部戰區來負責,一直是表現最差的。3月底開始從Izyum以重兵向南切入,五個多月下來不但寸土未進,而且戰損比很難看,我聽説(但未證實)西部戰區司令已經因此被撤換過了。其實以俄方的空軍和炮兵優勢,只要有進攻方1/3的兵力防守,就沒有潰敗的道理。戰區司令再怎麽魯鈍、情報再怎麽失準(其實兩周前就有公開消息指出烏軍準備在東北方向另開第二戰綫),總該有至少一個旅的預備隊,剛好足夠擋住三個旅的進攻。我們再觀察幾天吧,如果烏軍能夠繼續深入,那麽才證明俄軍出了異常嚴重的問題。

從戰略觀點來看,現在Putin和他的高級將領都在遠東,戰事忽然出現反轉,難免給人過於托大的印象。不過俄國國内的輿論譁然,反而敦促他糾正兵力投入不足的錯誤。我從戰事一開始,就指出這絕對是錯的;即便Putin在戰略上準備好打持久戰,有多餘的兵力至少也有減低傷亡和風險的作用。

其次是俄國管理下區域的百姓,突然明白有可能被納粹重新占領並清洗,其士氣和態度必然要受影響。然而這也可能激勵他們積極組織民兵自衛,幫助緩解俄軍兵力不足的問題。

但是影響最大最深遠的,是重振北約的士氣,堅定了Von der leyen和Stoltenberg戰鬥至最後一個烏克蘭人和最後一立方米天然氣的決心。然而在Putin眼中這不見得是件壞事,對中國和第三世界來説則絕對是件好事。
2022-09-10 12:43 修改
MAXWELL
2022-09-10 08:44
关于欧洲工业流失的问题,在欧洲有色金属行业协会(Eurometaux)本周披露的信件中,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嘉能可(Glencore)、瑞典矿业公司波立登(Boliden)等40多家欧洲有色金属行业的CEO和细分行业协会一把手集体联署致信欧盟官员(包括冯德莱恩、弗兰斯·蒂默曼斯、玛格丽特·维斯塔格等人),担忧未来的冬天可能会对其许多业务造成决定性打击,呼吁欧盟采取紧急举措,来保护其战略性的电力密集型产业,并阻止其在欧洲日益恶化的能源危机以及严重威胁该行业生存的背景下出现永久性失业(permanent job looses)。其中提到:由于电力危机、硅和铁合金产量的的大幅削减以及铜和镍行业受到的进一步影响,欧盟50%的铝和锌产能已经被迫停产;生产商面临着比去年高出十倍的电费和煤气费,远远超过了他们产品的销售价格;还提到从过往经验得知,一旦工厂关闭,往往会成为一个永久情况,因为重新开放意味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和成本。之前6月底金灿荣教授在节目里(《金灿荣:美欧傲慢的基础在一点一点消失》)也谈到:欧洲缺乏战略自主被美国绑架甚至欧洲对美国依赖到了一种自发的程度有点像一个“妈宝“,制裁俄罗斯主力是美国和欧盟,但是现在这个制裁觉得欧盟搞不下去了,再搞个半年,下一个冬天到来,俄罗斯还“活着”,没准欧盟就“死”过去了。 Eurometaux披露的公开信链接在这:https://www.eurometaux.eu/media/qnhn5k30/non-ferrous-metals-ceos-letter-on-energy-crisis-06-09-2022.pdf
自從四五年前我開始上視頻訪問之後,博客就面對一個新問題,亦即原本爲了追求精簡,非必要不重複細節,然而我在聊天過程中隨口談過的論證和結論,並沒有寫下來,是否要在博客再復述一次?此外,我的邏輯始終是環環相扣的,沒有寫下來的論證部分,要引用並不方便。

你討論的歐洲工業如何流失的議題,其實我在上個月唐湘龍的節目上已經解釋過了:德國和歐盟面臨的不是沒有天然氣和石油,而是它們的價格大幅上漲、甚至以數量級計的程度。換句話説,這不是兩次大戰期間的物資短缺,而是金融性的超級通脹,而且是史無前例只有歐洲獨自承受的超級通脹(請注意,三年前我在《八方論壇》節目中,已經詳細解釋過下一場經濟危機會是某霸權集團獨自承受的超級通脹;今年發生的新轉折,只在於歐盟志願為美國替死),所以受打擊最早、最嚴重的是高能耗工業、尤其是可以用進口替代的高能耗工業,也就是化工(BASF和SKW Piesteritz)和那篇報導所談的冶金。

大衆媒體熱議的冬天將至,其實影響的是民生用能源,所以嚴重性在於政治層面;不過正因如此,歐洲的這群愚蠢無良政客必然優先保障政治性需要,真正事關經濟命脈的工業用能源供應,早已絕望。歐洲的自我救贖,必須先徹底清除幾乎所有主流的政治、媒體和學術精英;就算他們能做到,也不是三天兩頭的事,何況綠黨的支持率還在上升之中,昂撒系傳媒已經開始為Habeck和Baerbock繼任總理宣傳造勢,甚至可能出現兩者相爭的局面,若不是因爲要有幾萬條人命陪葬,這可以算是人類政治歷史上的最大笑話之一!
2022-09-11 06:23 修改
乌鹊南飞
2022-09-10 17:06
很难想象直接面对北约的西部战区是打的最差的,这是被渗透了还是腐化了。
我不像小孩那樣有興趣學俄文,所以不適合詳細討論這種俄方内部的内幕細節,不過四五月間西部戰區已經在Izyum和Kharkov打得亂七八糟的時候,我心裏聯想到的是沈飛。這類組織文化的腐朽,當然不是只換個主官就能扭轉的。
2022-09-11 06:09 修改
玉兔捣药
2022-09-11 01:18
 如果要打持久戰,之前看過您的視訊說俄軍每月消耗數百萬發炮彈,俄軍如果炮管因為堂壓過高磨損達到壽命極限或是彈藥庫儲存備不夠怎麼辦?目前再消耗前蘇聯生產的彈藥儲備,就拿炮管來說如果炮管要承受很高膛線壓力,壽命通常只有2500發左右就容易金屬疲勞,那麼俄軍或許有1萬多門火炮庫存可以消耗,但是達到金屬疲勞壽命2000~4000發以上會導致炮管榨膛等事故的發生,這問題怎麼解決 那麼可以計算出一個數字4000發*1.2萬門火炮=4800萬發炮彈,如果每約消耗數百萬發炮彈生產新武器彈藥的週期很長跟不上消耗的速度怎麼辦?但是精確制導武器就沒有太大後勤補給壓力問題,因為他消耗的可能是半導體晶片光學感測氣和光纖陀螺儀等裝置會比炮彈的消耗數量小整整一個數量及,因為一般火炮CEP很差可能打20發才命中,但是成本來說還是傳統或火炮便宜,但吃後勤補給
Fatgirl
2022-09-11 06:29
這篇回文本來要該貼在王先生說希望蔡英文突然長出腦神經的那篇文章,不過實在找不到是哪一篇,所以貼在這裡我時不時及就會關注蔡英文假學位的進展,雖然王先生說這個事無關緊要,但是很明顯的最近的大陸圍台軍演,大大的幫助了蔡在英國的官司,學校甚至政府機構開始用避免蔡被敵人傷害來拒絕公開資料以及封鎖提問,現在台灣處境越危險反而蔡睡的更安穩,美國要她宣布台獨她反而可以完全解除假學位的糾纏,順便那個諾貝爾和平獎之類的
我對這件事的評論,不止是說它不重要,而且是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用私德議題來攻擊政治對手,固然是昂撒體制的日常,對真正在乎國家人民福祉的人來説,卻明顯是一條歧路,畢竟政治應該是公益最大化的過程,所以政策才是唯一值得考慮爭議的事項。去扯私德問題,先天已經落入謊言帝國的圈套;縱情於參與製造左右互博假象的人,同樣也是幕後黑手的棋子和幫凶。
2022-09-11 06:49 回复
AbzX5
2022-09-11 11:52
如果半年英国和波兰就能训练出八个旅的正规军, 那么俄方应当增多少兵为宜? 一战时德国, 俄国在刚开战时民众支持战争, 但后期便爆发革命, 执政者遭到推翻. 俄国国内舆论目前是支持战争, 但俄国今日意识形态已不是当年苏联, 反而接近沙俄, 今日执政者对动员更多士兵可能有疑虑. 在乌克兰已经全民皆兵的情况下, 如果要打赢战争, 恐怕非大规模动员不可, 并转入战时经济大规模生产军火. 我担心这点兵力和军火弹药撑不住, 先生是否有粗略的估算.
一般估計俄軍在烏總兵力最高為19萬,當前約15-17萬,其中約半數不是正規重裝部隊。烏克蘭在動員之後,號稱100萬,實際約50-60萬,其中大多數為只能守戰壕的民兵炮灰,但受過3-4個月基本訓練的“正規軍”可能依舊略多於俄方,有8-10萬人。當然不論是正規和正規比,或者民兵和民兵比,俄方都在單兵和幹部素質上占優,但是在至關重要的C4ISR上,俄軍只在戰術層級有優勢,在戰略層級面對的是整個北約的體系,所以才會吃情報失準的虧。

昨天我已經討論過俄軍在戰術方面的失誤,但戰爭出現失誤是難免的,國家領導人的責任之一是提供足夠的冗餘,以減低失誤的頻率和危害。然而俄方的這次特別軍事行動,戰綫長達1500公里,還要在主攻方向集中力量,又要在占領區維護治安、避免襲擾破壞(例如核電站、機場、彈藥庫等等),十幾萬部隊怎麽用都不夠。這筆賬只能算到Putin頭上,因爲即使考慮到要維持戰略警戒,防範北約突襲,俄國再多投10萬部隊進入烏克蘭的能力還是有的。至於你談1917年革命,其實説反了,因爲一戰受沙俄百姓反對是因爲傷亡過多、戰事膠著不利;現在多派10萬人反而能減低傷亡,而且防止戰事反復,恰恰是避免民意反轉的正道。



至於Putin爲什麽會犯兵力投入不足的錯誤,《Moon of Alabama》剛發表了一篇新評論,認爲他可能有意讓戰情出現反復,包括犧牲Izyum的居民接受納粹暴行,以便激起國内民眾對升級投入的共識。我覺得這純屬臆測,沒有任何證據支持;依循博客既有的科學方法和原則,在沒有足夠確實資訊的情況下,我們應該遵守Occam's Razor,繼續接受最簡單、直接、常見的解釋,亦即Putin是類似Merkel的優秀官僚,所以也具有優秀官僚的務實、保守、謹慎性格。現在Putin的確可能必須將戰事升級,但這是被動的反應,而不是主動設計出來的計謀。
2022-09-11 16:23 修改
makludi
2022-09-12 14:33
关于王先生回答评论中关于俄方情报劣势的部分,我有疑问,俄罗斯既然不能从中国买武器军火,难道连卫星情报侦察支持也没有么。情报交换可以做到极其隐蔽,如果双方合作真紧密,那没有理由连这点都做不到,亦或中俄之间并没有互信到可以提供卫星侦察帮助的地步,或者中国并不愿意承担合作后被俄方故意泄露拖下水的风险,或者中国的卫星在欧洲客观上并无法提供有效侦查。
其實俄方最需要的,還是長航時察打一體無人機和新一代的反炮兵雷達。這裏拉不下臉的原因是歷史傳承和自我膨脹所帶來的心理障礙,而且雙方都有。

組織的規模越大、歷史越久,不成文的規矩就越多,因不合時宜而脫離現實最優解的機會也越大;不過這些默契也有潤滑官僚體系運作的功用,所以長期政略的變革不但必然有阻力,從客觀來看,也的確應該謹慎爲之,而且值得考慮對自身幹部做針對性的教育溝通。
2022-09-13 01:38 回复
玉兔捣药
2022-09-12 15:11
 俄軍終於有大動作了烏克蘭全境電力和能源基礎設施售空襲大停電斷網斷電哈爾科夫完全癱瘓,很多老百姓說連網路都中斷 包括第二大城哈爾科夫,有消息說發電廠被巡航導彈襲擊,大概是報復烏軍之前炮擊核電站,導致俄羅斯南部沒電用反應爐停機,那麼就乾脆大家一起停電
玉兔捣药
2022-09-12 15:19
 俄軍終於有大動作了烏克蘭全境電力和能源基礎設施遭受空襲,大停電+斷網包括基輔+哈爾科夫完全癱瘓,很多老百姓說連網路都中斷、電車和地鐵無法行駛 包括第二大城哈爾科夫,有消息說發電廠被巡航導彈襲擊,大概是報復烏軍之前炮擊核電站,導致俄羅斯南部沒電用反應爐停機,那麼就乾脆大家一起停電,我看到一些俄國網友在俄羅斯軍事論壇上說烏克蘭無法在現代條件下沒有暖氣沒有電過冬,早就應該做了,或許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同胞的殘忍就像克勞塞維茨在《戰爭論》裡說「在像戰爭這樣危險的事情中,由仁慈而產生的錯誤思想是最為有害的。不顧一切、不惜流血地使用暴力的一方,在對方不同樣做的同時,必然會取得優勢。由於厭惡暴力而忽視其性質的做法毫無益處,甚至是錯誤的。」
玉兔捣药
2022-09-13 13:29
 阿賽拜薑突然對俄羅斯的盟國亞美尼亞宣戰,大概是趁俄軍兵力不足偷襲集安組織成員國亞美尼亞,亞美尼亞是東正教國家,阿賽拜薑背後一定有北約或土耳其的勢力,這可不是納卡衝突,而是對對方領土直接攻擊,但現在俄軍兵力不足自己的烏克蘭問題都解決不完很難應付,其實納卡衝突就已經證明無人機的價值但俄軍還是太官僚導致對新科技的發展視而不見(幾年前已經量產少量查打一體無人機),但現在才開始重視無人機產業和半導體真的太晚了
薛丁格的貓
2022-09-13 20:13
唏噓三年來,先生一直強調要聯合歐元以快速打擊美元,終於在北京冬澳時看到曙光(中俄油氣交易以歐元計價),沒想到德國領導人愚蠢至此,實在令人唏噓。美國這一次靠著:一、儲備貨幣地位(得以大量印鈔)而得之巨量財富以繼續支撐消費,二、歐盟崩跌之紅利(挹注經濟),三、強勢美元(減緩通脹壓力),給了FED一定程度的貨幣政策空間,即使升息,未來微幅衰退或軟著陸的機率很大,看來,終結昂薩禍害世界的日子,還得再多等一等了。然而,從9月美國眾議院將審法案來看,頗是令人費解:就算靠著對歐洲及新興市場吸血,美國可以安然度過此番危機,但歐洲應已無力他顧,此時在亞洲地區挑事,美國真有勝算?還是美國政要自知,時間已然不在他們這一邊,晚來不如早到,趁著吸血以至內部經濟有撐,軍事等綜合國力又還有局部優勢之際,急著將首要對手盡早扼殺之?
博客八年來始終解釋得很清楚,讓“盟友”去當炮灰是一舉兩得的妙招:除了本身不付代價就能打擊對手之外,盟友衰弱或崩潰也是吸血吃肉的大好良機。然而美國人一直在公開訊息上小心謹慎,從來不談後者,那麽外界的觀察者也就無法完全排除“走狗烹”是“狡兔死”之後才考慮的附帶、備用、次要手段。

【後註二十八】所談的Rand報告,如果屬實,是第一次證明“盟友”其實是和對手同一級別的打擊對象。即便不屬實,經過這次俄烏衝突大獲“成功”,NeoCon和他們背後的權貴政要也絕對會總結經驗,學習到在中俄實力堅强、又有第三世界普遍支持的前提背景下,專注在打擊然後消化炮灰才是效費比最高的選項。所以即便原本理想中應該在圍剿中國的過程出大力的歐盟現在自顧不暇,美國在東亞挑釁反而很可能會變本加厲,其主要目的不再是要推翻、瓦解、或圍堵中國,而是要打爛日本、韓國和台灣,以接收這些地區的資本、技術和人才,在2024年來自歐洲的養分開始枯竭的時候,能有另一場新的盛宴。
2022-09-14 05:14 修改
jay2005195
2022-09-14 02:12
台湾政策法有什么危险性,中方会如何处之?会否提前摊牌。
美國的典型套路,是由立法機構先天外飛來一個異常離譜的點子(參考Pelosi訪臺事件),經由昂撒媒體炒作,在全球公共認知層面把非常極端的手段正常化,然後一面否認其代表“官方政策”,一面視對手和國際的反應來決定是否做出“退讓”。這個“台灣政策法”也不例外;其中有個很明顯用來忽悠中國的籌碼,是要把台灣正式列爲“非北約盟友”。試想,這若是通過立法,豈不是强制美方參與臺海戰爭?美國人最不願意的,就是在面對强敵的時候,自己先上第一綫。我以前已經强調過,縱觀歷史,自從1812年第二次獨立戰爭結束,200多年來美國對外用兵400多次,卻從來沒有一次是主動參與事先沒有壓倒性優勢的戰局。何況現在的中國海空軍,是100年來對美軍最嚴重的威脅;而NeoCon和權貴政要心裏想的是生意和利潤,不是自殺。所以中方的正確對策,是抓住美國人言不由衷的辮子,由官方高調“鼓勵”、譏嘲這個法案,尤其是那個盟友地位;若是一面公開抗議、一面私下交涉,試圖做出妥協,就正中其圈套了。不過這雖然很蠢,卻是外交部最可能做的選項,因爲他們不是博客的長期讀者。
2022-09-14 05:10 修改
criteria
2022-09-14 11:46
昨天教皇抵达Kazakhstan,并在此停留3天。而习近平也将在9.14-16号访问Kazakhstan和Uzbekistan,同时教皇也透露出梵蒂冈有与中国有进一步接触的意愿。如果Varican City能在该任教皇治下与中国建交。我认为Francis至少是目前欧洲所有在任领袖中,战略眼光排名前三的。https://globalnews.ca/video/9127475/pope-francis-arrives-in-kazakhstan-says-he-is-always-ready-to-visit-china/上一则留言关于无人机的新闻的确失实,在这里向其它读者和王先生道歉。
Francis是社會義工出身,有著對弱勢群體的深刻同情,問題在於他幾十年來閲讀學習的管道還是昂撒主流媒體和思想學術體系,所以在許多關鍵事實上和一般歐洲精英一樣被矇蔽了。

如果中梵能建交,當然是件好事,但在當前歐洲的大環境下,機率不大。
2022-09-15 08:42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9-15 01:50
如果日韩都乖乖当替死鬼,美国是否有可能借着削弱“盟友”反抗能力的机会,复制二战后裹挟西欧强制站队的例子,塑造一个衰弱但是更死硬顽固的西方集团?
那要美國願意同甘共苦才行得通;現在美國對歐洲可是吃乾抹净,對日韓台也會是一樣的。歐洲眼看著要成爲21世紀的拉美,這樣的集團能有什麽力量?

昨天我談外交部該如何回應美方的《台灣政策法》時,可能沒有説清楚:這裏的目標聽衆,根本就不是美國,而是日、韓。中國應該把握每個機會,指出歐洲追隨美國對俄制裁的惡劣後果,重點强調美國人躲在後方,趁機榨取盟友脂膏的事實。那篇Rand的機密報告,尤其是值得大作文章的把柄;日韓的媒體不想討論,就該由中國官方設法提醒,讓他們不得不報導。不過實際上除了博客的讀者群之外,根本不會有人注意;我把“博客的長期讀者”和“不蠢”劃上等號(請注意,我並沒有談因果關係的方向,所以由此就斷定我自大的人,其實是在招認自己沒有邏輯能力,甚至沒有欣賞邏輯的能力),固然是玩笑話,但反映的不止是事實,也是多年來的心酸和無奈。



有關那個“博客長期讀者”的玩笑話,既然已經點明了,我想就解釋清楚,以避免誤解。

我的意思是,會成爲長期讀者的人,不一定有很强的邏輯能力,但必須事先就有欣賞邏輯的能力,然後在公共議題上只要點出脈絡和重點,自然會理解並同意正確結論。相對的,連邏輯擺在面前都看不見的人,不但不可能接受博客的論述,我反過來還急著把他們趕走,以免妨礙大家討論正事,那麽自然不會成爲“長期讀者”。

有很多人因爲機緣不巧,沒有及早發現博客這個理性的桃花源,這當然並不代表他們的天資不好。如果興趣不在公共事務,或者工作家庭事情忙,無法關注相關話題,自然也不會因爲不看博客而成爲蠢人。就連我昨天説的,落入美國人反復使用的套路陷阱是件蠢事,也和人蠢不蠢沒有關係;聰明人絕對也做蠢事,蠢人也可能誤打誤撞。所以這裏唯一的標準,在於是否能夠並願意尊重事實和邏輯(很不幸的,在現代社會中,這和學位高低似乎沒有太大的正關聯)。我向來批評是蠢人的,都不含嘗試做邏輯分析卻不幸得到錯誤結論的案例,只限於不知事實邏輯為何物,卻硬要在公共論壇高調品評公共事務的人,例如方方和龍應臺,以及網絡上的許多噴子。
2022-09-15 11:11 修改
Apus
2022-09-15 02:59
王先生在评论里提到的“非北约盟友”好像只是提供武器和融资的便利,并不一定有互相防卫的义务,不知道是不是我理解有误。如果只是武器和融资,倒是符合美国加强台湾军事能力和解决台湾军事预算和特别预算不足的目的。我虽然把王先生的文章和评论都看完了,但自知注册未满半年,所以麻烦王先生看到后把这条评论删除
Fatgirl
2022-09-16 10:16
Rand的報告沒有全文解密的話可信度實在不高,畢竟造假的成本太低了,如果可以看到全文就會好多了
沒錯,但真實性在這件事上原本就不相干,因爲美國人消費利用盟友的直接事實證據太多了,需要的只是導入話題的引子。
2022-09-16 11:20 回复
弃车成杀
2022-09-17 10:40
https://zhuanlan.zhihu.com/p/543858036王博 你所说的影子银行是这里所说的杠杆贷款么? 似乎美国的金融机构又把当年的次贷危机的套路玩了一遍 只不过这次是企业债
不是,我指的是Private Equity。你那篇文章談的是高利貸,規模相對很小,倒霉的也只是窮人。
2022-09-17 11:16 回复
華刀出鞘
2022-09-17 19:42
撒马尔罕的上合峰会结束了,出乎意料的是习近平在峰会上唯一没有会面的还是莫迪,这是在正式场合也不留给印度体面了。虽然也在情理之中,近两年来一系列在印度发生的针对中国及其中资企业的营商环境变化,边境问题以及美国的眉来眼去等等,也不值得中方去深交。(我原来知道生活中有的人认识了是倒了八辈子霉,但是从来没想到过这个道理会应用到外交中。)这次峰会中普京也是在一个比较友好的情况下完成了自己的表现,唯一的杂音也是印度公开提出对俄乌战争的关切。尤其最后的记者招待会,普京站着无任何提示的回答记者提问,表现尤其亮眼。批准埃及、沙特、卡塔尔、同意巴林、马尔代夫、阿联酋、科威特、缅甸为新的对话伙伴,收获满满。稍有遗憾的是没有沙特阿拉伯小王子来参加,毕竟不是中方的主场。请教王先生,您对这次峰会中各方有何评论?
我很滿意。其實以前也討論過了,執政階級已經明顯瞭解對印度的正確策略定位;既然上合和金磚最方便作爲國際新秩序的核心組織,俄方也不可能會配合排除印度、另起爐竈,那麽最佳方案就是廣收會員,盡可能衝淡印度的話語權。
2022-09-18 06:29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2-09-19 12:39
116、117樓一、拜登在最新的媒體採訪中,有意洩漏美國在台海有事時出兵的意願。一如先生所預估,美國在東亞挑事的意願與動機更大了!就在台灣政策法通過初審之際持續釋出挑釁動作,這是否可以推論:(一)中方雖然沒有公開嘲諷,但目前至少尚無私下妥協;(二)chip 4進度遠遠不如預期。兩因素使美方更急於加速攪亂東亞,一面試圖空手套白狼,一面希望加快資本外逃,好將資金與產能移往美境內?二、昂薩對盟友吸血,固然短期內有其內部經濟之需要,但長期來說,豈不是飲鴆止渴? 3~5年後,昂薩陣營除了美方自己,其餘都江河日下、虛弱不堪,則兩陣營競爭的勝負天平,很明顯向中俄伊傾斜….,萬一歐洲大陸內部覺醒離其而去,則海權時代更將徹底告終,英美從世界島變成世界孤島。是我的思慮有漏洞,還是美國政客之短視近利已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一.1.其實過去這一年最高層對外交部顯然有所督促,所以他們或許已經不再遇事就先委屈求全。

一.2.是的。NeoCon遇到不順利,只知道一個解決方案,就是再升級。

二.美國人原本就喜歡短綫操作,過去40年的GE經營模式進一步扭曲政經管理階層的心態,最近幾年内閣人事水準又急速下降,別說三五年,就是兩年後的下一場大選都看不到,眼中只有最近的選舉和正在進行的鬥爭。
2022-09-20 01:25 回复
AbzX5
2022-09-19 14:38
土耳其居然也考虑加入上合,现在既然已经扩大成员,已经稀释了单个国家的声音,是否允许民粹倾向的土耳其加入呢?这段时间美国对中国电动车产业链的贸易保护手段逐渐提出,也许上合能在未来,替不幸失去欧美市场做准备
既然大外交政略是廣收雜兵,就沒有排斥土耳其的理由。

美國有自己的Tesla,排拒中國電動車商沒有顧慮,是必然會不斷加碼的事。歐洲倒不必放棄;他們對環保聖母的地位還是真正在乎的。
2022-09-20 01:30 回复
中文房間
2022-09-20 08:48
 最新的消息頓涅次克和盧乾斯克準備舉行入俄公投,赫爾松也希望他們盡快獲得入俄公投俄羅斯衛星通信社報導https://sputniknews.cn/20220920/1044095400.html
SirChen
2022-09-21 11:24
回123樓,前幾天美國軍方在國會聽證會上暗示會用核威懾讓大陸不敢發動武統台灣(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security/2022/09/15/china-nuclear-weapons/),再配合台灣政策法以及拜登過去一年多次明確說當大陸發動武統時要保衛台灣,美國似乎是想在大陸擴核完成前(西北360個核彈井全部完工裝彈戰備值班至少還要三年以上吧?)的窗口期就以台灣問題對大陸進行核訛詐?大陸要麼接受美國的步步進逼切香腸切到台灣實質獨立且武裝起百萬被洗腦的覺青戰士,要麼冒着被美國先發制人核打擊但無法進行保證完全摧毀核反擊的風險提前發動武統。請問王先生大陸方面有什麼好的應對辦法呢?
其實已經談過了,只不過沒有明確地把核威脅拿來一起討論。這裏最關鍵的戰略節點在於日韓,尤其是韓國:如果他們選擇中立,那麽美國無利可圖,去冒核戰爭的危險毫無意義,這是中方自然消弭這個極爲不利選項的上上策。
2022-09-22 01:16 回复
中文房間
2022-09-21 15:26
 最新消息在烏克蘭東部和南部4個州打算在9月23號~27號舉行入俄公投之後,普京剛剛發表全國電視講話,宣布已經簽署了動員令,看來之前的預測沒有錯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普京發布全國講話https://sputniknews.cn/20220921/1044139772.html以下是重點紹伊古稱,俄羅斯在特別軍事行動中損失5937人14:38 21.09.2022烏克蘭已經損失了一半的軍隊紹伊古表示,烏克蘭損失超10萬人,其中 61207人死亡,49368受傷紹伊古表示,與其說我們在與烏克蘭作戰,不如說我們在與西方集體作戰14:36 21.09.2022紹伊古表示,特別軍事行動過程中戰鬥工作艱巨,軍人們在光榮地執行戰鬥任務14:30 21.09.2022俄防長紹伊古開始發表電視講話14:25 21.09.2022紹伊古評估俄羅斯可動員資源接近2500萬人局部動員所面向人群只佔可動員資源的1%多一點局部動員期間將徵召30萬預備役軍人普京表示,俄羅斯正在阻止那些尋求統治世界的人俄羅斯現在和以前一樣,正在阻止那些尋求統治世界、威脅分割和奴役俄羅斯的人14:23 21.09.2022普京稱,西方已開始核恫嚇西方“已經在進行核訛詐,而且這不僅僅是指西方在鼓勵炮擊扎波羅熱核電站從而可能造成核災難的行為,而且北約主要國家的某些高級人士還聲稱可能對俄羅斯使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14:15 21.09.2022俄羅斯將於9月21日開啓動員活動動員活動從今天,即9月21日開始。責成地方負責人對軍需機關的工作提供一切必要協助。
yyds
2022-09-21 23:54
请教王先生,上合组织扩容固然好,但是上合组织初衷是维稳反恐,整个框架是反恐设计的,如果要拓展应该往哪个方向走?各国侧重恐怕有点不同吧,比如俄罗斯恐怕想要建立类北约,中国想要本币结算,印度想要供应链,伊朗在搞颜色革命,第一步可否反颜色革命先建个情报共享机制
這是一個好問題。短期内上合的任務很簡單,就是作爲“非北約”“Not NATO”,這當然包括反顔色革命,但在實際執行上,並不像北約那樣有明顯的“紀律”(美國説了算),而是作為名副其實的多邊機制,為中俄對外出兵提供國際法上的正當性。別忘了,除了中國原本就在乎法理之外,Putin在過去7個月也已經反復證明他尊重程序到了迂腐的地步(可能是爲了和美國做對照,爭取第三世界好感)。有了可以真正行動的自由,自然形成有效的嚇阻。

長期,在昂撒的威脅消退之後,上合的未來是未定的:可能萎縮為反恐,也可能繼續擴張成爲全球性的國際安全保障機構。
2022-09-22 01:19 修改
中文房間
2022-09-22 13:28
 突厥國家組織有土耳其、亞塞拜然、哈薩克、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五個成員國,以及匈牙利、土庫曼兩個觀察員國。突厥國家組織也有可能從一個民族合作集團,提升為一股有可能破壞區內俄羅斯及中國力量平衡的政治勢力。最近亞塞拜然和亞美尼亞的戰爭、甚至支持東突厥斯坦(新疆恐怖組織)、哈薩克斯坦可能都有突厥和土耳其的勢力在,上合可能會因此變成什麼事情也做不成,最近中亞很多國家在發生邊境衝突,是針對俄羅斯來的
Fatgirl
2022-09-23 02:46
請問如果亞元之類的貨幣成功了,讓人民幣的國際份額成長到20%以上,這樣難道不會造成人民幣大幅升值使得大陸出口競爭力大幅下降嗎? Ps 我是經濟的外行人
間接的合成貨幣不會是問題,因爲人民銀行增發以滿足國際需求的時候,亞元的其他成員國也必須對等增發。換句話説,升值的壓力由大家分擔了;這是解決美元堅挺、不利出口的最佳方案,參考德國在建立歐元後,輕鬆保持匯率穩定的經驗。

這個考慮,我在介紹新亞元概念的時候解釋過的;照理讀者不應該重複發問,而是自行溫習既有敘述,不過因爲這個問題有相當的專業性,一般讀者可能過目即忘,破例一次。
2022-09-23 07:57 回复
中文房間
2022-09-23 10:58
 今天和昨天烏克蘭又炮擊頓涅次克公車和市場,有許多平民被烏軍炮擊死亡,我覺得俄羅斯這次公投烏克蘭有可能挑性,之前赫爾松已經發生過類似情況,比如說大規模炮擊投票站或是發動恐怖攻擊阻礙正常投票,而紮波羅熱核電站還不斷被炮擊,IAEA保證核電站不被攻擊的安全協議有很大機率就和當初的明斯科協議一樣是個不能被保證執行的實際上無效協議,有沒有可能因為烏克蘭持續大規模挑性升級成核戰爭或使用戰術核武的可能性?
星光晨
2022-09-24 04:28
四州公投王先生,四州公投后俄罗斯现阶段目标是否明确为拿下四州完整领土?拿下四州完整领土后,在四州周围做低烈度消耗战,依国际情况,等待和谈或者再进攻拿下敖德萨跟哈尔科夫,这个时间可能是几个月或者几年?
星光晨
2022-09-24 06:53
四州公投王先生,四州公投后俄罗斯现阶段目标是否明确为拿下四州完整领土?拿下四州完整领土后,在四州周围做低烈度消耗战,依国际情况(可能等几个月到几年),等待和谈或者再进攻拿下敖德萨跟哈尔科夫等州?
yyds
2022-09-25 09:37
请教王先生,怎么看德法领导年末要访华?德法搞不定泽连斯基,跑来访华有什么意义,俄军刚开始动员,年底能完成军事目标吗?就算俄罗斯有意和谈,中欧俄能绕开美国达成协议吗?而且Scholz也不像脑子突然转过弯来了,美国需要一个破产的欧洲,中国需要什么?一个不强不弱的欧洲?
正如Putin所發現的,Scholz和Macron不管當面說什麽好話,一轉頭又是乖乖做昂撒集團的小狗。所以和他們的外交,沒有談戰略議題的意義,不過講講經貿還是可以的;尤其現在正是新興的中方電動車企業要出國攻城略地的關頭,確保這個進程的順利發展還是有相當價值。而Scholz和Macron在國内經濟受到嚴重打擊的前提下,在貿易政策上也必然有求於中方,做些交換固然是互利,中方的收穫應該可以更大。

俄國固然打贏了第一波金融戰,但這裏的關鍵在於能源價格的上漲。一旦第三世界和歐洲的經濟衰退明顯化,油氣價格有隨之崩潰的可能。所以我一直覺得Putin不速戰速決是個戰略錯誤;夜長夢多,就算他不怕北約對烏克蘭的加碼支持,經濟形勢的危險也是難以控制的。如果我來決策,既然已經動員,就會儘快解決軍事議題,以便專心應對即將來臨的這一波全球經濟問題。

美歐不可能同意Zelensky認輸,只有在軍事上兵臨城下,迫使烏方出現政權更迭,才可能迅速達成妥協。同樣的,歐洲現在的這群領導人也不可能承認錯誤,只能靠替換來變革;然而這在宣傳媒體一面倒的背景下,並不容易,我覺得有可能拖過冬天。

中方的策略,應該是盡可能和歐洲維持表面上的客氣,繼續深化經貿上的交流,一方面搶占新能源市場,另一方面吸引歐洲的先進工業轉移來華。至於政治和外交層面的問題,做旁觀者就行了。
2022-09-26 01:00 回复
中文房間
2022-09-28 00:29
 北溪天然氣管道洩漏產生強烈水下爆炸,可能是誰破壞的?https://sputniknews.cn/20220927/1044305436.html
南山臥蟲
2022-09-29 12:24
有個重要的戰略判斷要請教王兄——美國是否試圖逼迫俄國在歐洲戰場使用核武?!數年前曾與王兄探討日本擁核的問題,當時王兄說過(大致內容):目前美國的政治領導層,非理性化的程度越來越高,已不一定可以用常情常理來推斷了。
照常理,應該沒有人會想要引發核戰爭,但NeoCon的確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他們一再炒作俄方將使用戰術核武,剛好就是既往製造衝突、鼓動升級的套路,難免讓人起疑。如果真是如此,他們的思路是希望,1)俄國成爲國際社會唾棄的對象;2)方便美國對中方做核訛詐。
2022-09-29 23:57 回复
AbzX5
2022-09-29 14:21
手段真的毒辣, 我做梦也想不到居然还能这么直接炸掉. 更让我吃惊的是, 欧洲媒体大多不敢指明是美国人炸的, 反而说可能是俄国人炸的. 不过欧洲老百姓再傻, 到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了, 纷纷留言大骂媒体, 大骂美国, 成为罕见的一幕. 虽然已经晚了, 但这件事可能会刺激一些欧洲人反思美国的宣传.
我對昂撒的評語,向來都是“心狠手辣、下流無恥”;那可不是説著玩的。你只要看看James Bond系列電影,能把全世界頭號恐怖組織MI6描述成英雄、神人,就知道必須把他們的宣傳反轉180°才能找到真相。

歐洲冬天冷,不方便搞示威抗議;縱觀歷史,革命一般不發生在嚴冬。例如1848年民族之春,雖然始於當年1月,但一開始局限在不下雪的Sicily島,到4月才在歐陸普遍爆發。又如1789年法國大革命,從5月起始,7月到達高峰,Bastille Day就在7月14日。當然這不是一個真正的鐵律,可以拿1917年的2月革命做爲反例;然而其實當時也先只有零星的罷工,大幅示威抗議到3月才發生,只不過在俄國特有的東正教曆法上還算“February”。
2022-09-30 06:08 修改
中文房間
2022-09-29 15:41
 從北溪1-2號天然氣管3處接連爆炸來看,不明白事情的人也應該要明白一個道理,君子永遠無法戰勝小人,因為小人沒有道德包袱所以可以不擇手段,就算核戰爭(戰略核武)爆發,死的是老百姓寡頭資本可以躲在地下碉堡裡等輻射塵過了之後照樣吃香喝辣,但是對一個負責任人的領導人核大國來說要考慮到自己百姓也同樣遭受對方惡霸核報復的風險,但是這就像賽局理論理的膽小鬼博弈一樣勇者勝,於是不能退縮,但又不能發動戰略核武只能發動戰術核武的可能性,但是即使爆發小型戰術核武也不是美國本土受到攻擊,那他們就更沒有包袱但是英美昂薩霸權在宣傳予論上佔有優勢,勢必發動宣傳戰把首先使用核武說成十惡不赦的人類公敵國家,但是自己不擇手段砲擊核電站和進行屠殺平民暗殺破壞等等英美掌控的國際主流媒體可以裝成沒看到,而畢竟懂事的人只佔絕對少數,愚民占大多數
中文房間
2022-09-29 22:01
 有一消息說烏克蘭在和核武器專家級情報部門在基輔斑科瓦大街討論利用車諾比核電廠的核廢料製造髒彈 烏軍方已在哈爾科夫多次演練蘇-24戰機攜帶髒彈攻擊俄領土或俄佔區 然後西方再開動宣傳機器栽餦嫁禍給俄羅斯,我相當擔心這些小人會這麼做
南山臥蟲
2022-09-30 10:44
//如果真是如此,他們的思路是希望,1)俄國成爲國際社會唾棄的對象;2)方便美國對中方做核訛詐。////正如Putin所發現的,Scholz和Macron不管當面說什麽好話,一轉頭又是乖乖做昂撒集團的小狗。所以和他們的外交,沒有談戰略議題的意義,不過講講經貿還是可以的//在上述背景下,有兩個問題,目前在中文圈裏(乃至決策層的反應來看)似乎還沒有足夠重視——擴軍、止核——前一個問題,半年前就想提了,後來考慮暫未十分逼切而作罷,現在很逼切了。但兩個問題都茲事體大(含宣傳及後續),寫起來恐怕須另成一文,有勞王兄費心,酌情處理。擴軍半年前,李克強總理提出本年度軍費預算案,當時俄烏戰事已起,但預算僅以日常增幅應之。現在看來,必須追加預算——起碼,明年必須大大大幅增加預算方可應對;而且,必須加得理直氣壯(看看歐美怎么加的),這才是海盜看得懂的文字,也是戰略震懾!止核若俄真的被逼動用核武,地球上唯一能「制止」它的,只有中國!站在藍星文明,人類命運共同體,乃至中華民族復興的角度來說,中國都應盡力「制止」。「制止」的方法,就是讓俄國放心,不要讓它被逼入牆角——層層加大援俄力度,去到極端,就是中俄締結軍事同盟。當然,再推下去(NeoCon亦層層加碼),就是「世界人民大團結萬歲」了。中方不應浪費法、德元首來訪的機會,曉以大義和利益,把這個問題說通說透——亦算是「勿謂言之不預也」。
擴軍這事,不是三天兩月就能見到成效的,現在才開始已經來不及了。所幸習近平一上任就著手,軍改和山東艦都是積極備戰的案例,真正沒有及時擴充的,只有核武一項;不過這個錯誤也已經在一兩年前就被理解並改正了,我們無須再談。

至於俄烏戰爭的核子升級,Putin或許有點迂腐(過去八個月有不少非最優解的選擇,我覺得最好的解釋是Putin學法出身,所以過於拘泥於程序),卻絕對不是傻子,不會輕易上當。烏克蘭引發核戰,我現在只能想到兩個可能:1)Zelensky用髒彈攻擊俄方(有報導宣稱他自己公開承認有此計劃);2)美國用我談過的栽贓手段先把Kiev炸了。在這些非常嚴重的前提下,中國並沒有什麽事先“做好準備”的餘地,只能事後譴責美國,規勸俄方不要衝動,並自求多福。如果北溪被炸還不足以喚醒Scholz(很可能如此),那麽中國外交官説什麽都不會有用。
2022-10-01 02:59 修改
游客 越雷
2022-09-30 21:25
王先生您好。第一,您之前回复留言说普京搞“部分动员”是为了早点结束战斗,可是现在北溪管道被炸,俄罗斯和老欧洲已经无法媾和,没有快速解决战斗的条件了。第二,普京之前宣传要拿下敖德萨等地,是不止现在搞公投的四州的(虽然现在四州也不全)。从这方面来预测的话,要么之前说要敖德萨的话就是空谈,这样可能明年结束,要么至少得打到2023年底,短期是无法“结束战斗”的。我想问问王先生,您当时觉得“快速结束战斗”是什么时候结束?现在要改结束的时间吗?
游客 越雷
2022-09-30 21:29
王先生,我还有一些关于俄乌战争的军事方面的问题。这仗打了大半年了,为什么俄罗斯一直没有断了乌克兰的电力,没有干扰断了乌克兰那边的通讯。俄罗斯也没发射大量导弹把乌克兰的机场跑道,机库,军营,军事仓库,或者装甲车坦克集中的地方击毁(也就前两周有消息俄罗斯炸了乌克兰电厂,这几天又没类似的消息了,而电子压制不能通讯什么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这那像是在打仗啊,打仗是要么不做,要么做绝的事情。泽连斯基在战前民调本来只有20%-30%了(还闹违宪,闹抓反对党),结果现在一步步涨回来,俨然要成乌克兰“国父”了。我越看越觉得俄罗斯和乌克兰要重蹈北宋和静海节度使的旧事。抱歉,刚刚太情绪化了。我想最问王先生的是,您在刚写部落格时预测可能的武统:“火箭炮、巡飞弹、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在开战时先炸若干小时,击毁跑道机库,防空阵地,装甲车仓库,然后空军大规模空袭,,接着登陆接着打。战争期间,通讯应该被电子战飞机全程压制,从头到尾压制”这个预测还能继续用,还靠谱吗?现代战争还能做得到这些吗?俄罗斯还能再搞几次大规模空袭导致断电断网断交通吗?
游客 越雷
2022-09-30 21:40
南山卧虫先生,你好,我单独吐槽一下你的留言。我觉得你的留言太“大空”而且不符合实际情况。且不说法国,德国的舒尔茨领导班子就是无脑向着美国的代理人,晓以大义和利益恐怕没法打动这个领导班子。像唐雎和秦王或者曹沫和齐王一样当众拿刀架在脖子上说不定会有效果(不过这是做不到的,不可能发生)。而且我对部分读者对美国炸北溪表示难以置信、邪恶什么的,就很不理解。长这么大没被欺负过吗?没有遇到过被欺负反而迎合施暴者,甚至内心觉得自己积了德,减少了其他人的被欺负程度,没见过这种脑子不清楚的人吗?这种人很容易找到的。
游客 越雷
2022-10-01 00:01
王先生,您好,我有两个问题。 第一,您觉得这几天北溪被炸,以及在未来几个月可以预测的后续事件,有没有可能导致拜登团队在美国内部形象上涨,乃至中期选举时保住一个议院(原来至少有可能,现在是不是涨到66%以上的可能了)甚至有机会保住两院?那之前拜登团队就不会成为坡脚政府了。 第二,为什么王先生不是从军事结果上来考虑俄乌冲突,主要猜测从俄罗斯会和欧洲媾和,再来个类似明斯克协议的协议?可是第一,县官不如现管,明斯克协议在时,乌克兰也在杀东边亲俄派,俄罗斯也明里暗里扶乌东亲俄派。第二,打仗应该不是几个大官宣布不打就可以不打了的,就像当年“赫鲁晓夫和艾森豪威尔试图缓和结束冷战”或者“勃列日涅夫和尼克松想缓和冷战”但是冷战没有因此缓和。所以就算普京和马克龙,舒尔茨媾和,这仗也停不下来啊。 第三,以前我看侯景黄巢只是觉得他们军事能力和组织能力好,结合现实世界来看,侯景黄巢之流的政治能力和战略眼光比史书上记载的强不少,也很高啊。成功的破局者难度真大。 最后有读者托我问一下普京未来要怎么处理他说要拿下敖德萨,第聂伯什么什么州等之前说要拿下,让乌克兰成为内陆国的计划?
中文房間
2022-10-01 13:26
 接下來戰事會如何發展?在4個州公投加入俄羅斯之後烏軍在紅曼發動總攻大約有3萬多兵利加上北約的雇傭兵,很多是有多年經驗的雇傭兵比如英軍的退休人員,現在紅利曼處於被包圍的危險之中,如果紅利曼失守那麼北頓涅次克很危險
中文房間
2022-10-01 17:21
 接下來戰事會如何發展?在4個州公投加入俄羅斯之後烏軍在紅利曼發動總攻大約有3萬多兵利加上北約的雇傭兵,很多是有多年經驗的雇傭兵比如英軍的退休人員,現在紅利曼處於被包圍的危險之中,如果紅利曼失守那麼北頓涅次克很危險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普京就新地區加入俄羅斯向公民們發表講話全文 https://sputniknews.cn/20221001/1044405581.html看來是要準備大動作的樣子
水滴o
2022-10-03 01:52
 有人拆解伊朗沙賀德-136無人機(目前伊朗出口給俄羅斯的軍用自殺無人機)發現使用使用德洲儀器的的TMS320 F28335 DSP晶片當控製器件之一,這晶片是民用品老型號,但禁止輸出給伊朗與俄羅斯,從這狀況看出來自製無人機還是依賴大量西方電子零件和半導體工業,俄羅斯在民用IT科技的落後導致其軍隊資訊化建設的落後是導致戰爭失利的原因之一,從2003年伊拉克戰爭開始中國已經學習到這方面學習到教訓所以20年前就開始軍改了https://twitter.com/UKikaski/status/1574698271775379456?s=20&t=oW4biGkRrj5ITUu6DJTkCQA captured Iranian Shahed-136 kamikaze drone was found to contain a US manufactured microprocessor (Texas Instruments TMS320F28335 MCU) which is embargoed for export to Iran and Russia. Embargoes are worthless... 比如說之前看過現代有很多低成本組件可以把傳統砲彈改裝成精確制導砲彈,其原理只是拆掉傳統炮彈的引信加裝模組化套件就可以改裝成精確制導砲彈,套件使用民用GPS導航和加速度計和陀螺儀Micro Electro Mechanical Systems(簡稱MEMS微機電系統)加上一片彈翼控制方向,可以把傳統炮彈的CEP圓概率偏差在20~30公里外降低到10米CEP以內的水平,在這樣的低成本套件和模組改裝傳統彈藥變身成精確制導彈藥,俄軍的彈藥庫存消耗可以小整整1-2個數量級,就不需要高度依賴後勤和鐵路運輸,也就不容易被烏軍海馬斯偷襲,然而俄軍缺乏這種能力
中文房間
2022-10-06 18:30
奇怪的軍事行動正如俄羅斯聯邦國防部多次表示的“正在按計劃進行”的烏克蘭特別軍事行動引發了越來越多的問題。主要問題是這是一個什麼樣的計劃,如果它規定放棄那些相信俄羅斯永遠來了,開始獲得俄羅斯護照,現在被迫逃離或害怕烏克蘭當局報復的人的領土?如果頓涅茨克在特別軍事行動六個月後繼續受到烏克蘭炮火的攻擊,烏克蘭繼續軍事化和增加西方武器的供應,源源不斷地暢通無阻,這是一個什麼樣的計劃?讓我們談談特別行動的既定目標以及我們今天擁有的目標。八年的明斯克協議以及在軍事行動開始時對局勢的錯誤評估在 2014 年吞併克里米亞並在頓巴斯開始反抗基輔政變當局的起義後,愛國社區一再呼籲克里姆林宮吞併盧甘斯克、頓涅茨克,乃至整個歷史上的新俄羅斯。有機會做到這一點“幾乎沒有流血”——在克里米亞之後,烏克蘭軍隊沒有對俄羅斯提供任何抵抗,烏克蘭軍隊士氣低落,許多指揮官準備站在俄羅斯軍隊一邊,如果他們出現在烏克蘭的大草原上。前頓涅次克人民共和國、退役FSB上校伊戈爾·斯特列爾科夫多次聲稱,烏克蘭軍隊指揮官與他談判,他猶豫不決,準備在俄羅斯出兵時站在民兵一邊。然而,相反,莫斯科僅限於向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提供援助,並與烏克蘭簽署了明斯克協議,隨後宣佈的 LPR 和 DPR 未被莫斯科承認,將在特殊的,實際上是自治的條件下返回烏克蘭,並且必須通過烏克蘭聯邦化的過程。因此,克里姆林宮希望將烏克蘭獨立日的結果“歸零”,並通過頓巴斯影響烏克蘭政治。多年來,各種政治學家和電視節目主持人一直向俄羅斯公眾保證,俄羅斯不能向烏克蘭派兵,否則“第三次世界大戰將開始”,奸詐的美國人正在故意“引誘”俄羅斯聯邦。因此,莫斯科不需要干預烏克蘭內部衝突,烏克蘭將在自己的錯誤和罪行的重壓下自行分崩離析。事實上,基輔在美國和英國的支援下,宣佈遵守明斯克協議,不斷提出延遲實施的原因,而烏克蘭則提高了軍隊的作戰能力,訓練的軍隊美國和英國的教練。烏克蘭砲兵通過向和平的頓巴斯市開火來“訓練”,破壞者通過炸毀民用物體來“鍛煉”。烏克蘭社會充滿了反俄宣傳。經過將近八年的時間,莫斯科開始意識到與烏克蘭達成協議是不可能的。然而,他們並沒有完全意識到,2014年還遠未到來,八年來形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早在 1 月 3 日,也就是特別軍事行動開始前一個半月,伊戈爾·斯特雷爾科夫在他的 Telegram 頻道中做了一個預測,其中他非常準確地描述了它會是什麼樣子:烏克蘭正在盡一切可能為戰爭做準備。她的傀儡師也是。而在俄羅斯聯邦,“一言以蔽之”並沒有為一場真正的嚴重戰爭做好準備。所有秘密採取的軍事措施(不是來自敵人,而是來自外行)都適合為下一次“小勝利”的短距離戰役做準備,這些戰役用卡拉什和馬車來對付民兵。SOV的開始表明上校的預測是完全合理的。策劃烏克蘭軍事行動的人沒有考慮到,2014年的烏克蘭和2022年的烏克蘭是完全不同的國家。人們的情緒也發生了變化,更重要的是,烏克蘭士兵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如果說 2014 年他們主要是準備與俄羅斯團聚的俄羅斯人,那麼 2022 年他們主要是烏克蘭獨立的意識形態鬥士,受到來自美國和英國的教官的大力宣傳和培訓。那麼,出現的主要問題 - 下一步是什麼?假設我們的部隊能夠堅持到動員後備隊接近,局勢穩定下來。讓我們假設有可能擊倒烏克蘭武裝部隊並到達扎波羅熱和頓涅茨克地區的邊界。下一步是什麼?軍事衝突不會就此結束。作者: 維克多·比留科夫(盧甘斯克) 全文太長可以去這裡看https://topwar.ru/202758-strannaja-voennaja-operacija.html
yyds
2022-10-06 22:45
乌东四州公投进俄罗斯意味着直接挑战二战后雅尔塔体系所建立的联合国秩序,俄欧之间似乎没有妥协余地了,而且就算能让基辅政权更替,那也不意味新政府能接受四州直接并入俄罗斯,这是最优解吗(我觉得可以承认四州独立,然后可以通过谈判让四州以独立加盟共和国身份回归乌克兰,给彼此一些谈判空间,还可以制衡基辅新政权,缓缓图之),政治目标从不切实际的和谈到直接吞并,那为什么一开始不全力速战速决,军事上逐渐加码是最忌讳的,最重要的是与欧洲两败俱伤,正中美国下怀,直接联动道台湾问题,我觉得中方要加速建立去美元化循环贸易体系、海外军事基地也要提上日程。
雅爾達體系和“聯合國秩序”,在30年前就被打破,Putin只不過正式承認既有事實罷了。我們如果仍舊自欺欺人,只會方便美國維持霸權;這是連中東國家都已經理解的道理,中方沒有藉口繼續把頭埋在沙裏。

我從戰事一開始就指明,速戰速決才是正確的戰略方針;但是Putin似乎是受限於國力、民意和循規守法的習慣,必須不斷嘗試和解,結果演變成添油戰。所幸軍事不是這場鬥爭的主戰綫,在經濟和外交上俄方大獲全勝,所以現在彌補應該還來得及。至於歐盟的自殘,不是俄方能扭轉的,Putin已經仁至義盡了。
2022-10-07 03:05 回复
criteria
2022-10-08 22:31
王先生,克里米亚大桥被炸断,是否是乌克兰因为担心继续攻击核电站遭到普京的核反击而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从目前的效果来看,这样的目标既能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制造话题度,又逼欧洲继续出钱出枪。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别的考虑?
criteria
2022-10-09 01:30
王先生,这次克里米亚大桥被炸后俄军换帅是否说明普京终于意识到不能再对乌克兰妇人之仁?从目前的效果来看,这样的目标既能引起全球媒体的关注制造话题度,又逼欧洲继续出钱出枪,很担心乌克兰会更加卖力的破坏俄罗斯的地标性设施。
原本想就地回答,但越寫越多,乾脆出一篇新博文;請稍待片刻。
2022-10-09 07:05 回复
gwt333
2022-11-10 23:51
王先生日安,现在阿根廷也启动人民币结算机制了,越来越多的国家看清、拒绝美国的剥削了,目前中国确实更代表全体人类更良善的方向。记得前几期您在唐先生的节目里预测人民币20%的份额,那些观众充满质疑。现在看来,照这个趋势估计您的预测又一次成真,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准。
這都是小打小鬧,無關宏旨。真正要緊的是有Saudi參加的金磚貨幣;我在半年前估計會是在今年底或明年,現在看來像是後者了。
2022-11-11 09:08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11-12 04:32
阮富仲访华之后联合声明提到了尽快完成老街-河内-海防标准轨铁路评审。中国还是要帮越南建铁路,虽然目前还不是纵贯南北的大铁路。我甚至觉得如果不是印度一再高调在边境搞事,仅仅是在经济领域对中国公司搞区别对待,中国对印度可能都不会像现在一样强硬。
因爲俄國揭竿而起,提前對昂撒霸權攤牌,當前的國際事務重點在於團結第三世界一同反美,只要不是涉及主權的緊迫矛盾,都可以暫時擱置。
2022-11-13 16:33 回复
criteria
2022-11-13 22:51
最近美国的科技公司开始大量裁员或停止招聘,按照先生您之前提到观察美国经济的框架来看,即使欧洲已经舍身饲虎,依然缓解不了美国糟糕的经济状况,可否认为美国依然会在这次危机中崩盘的概率很大?
不是。你應該復習四五個月前我在《龍行天下》所作的評論,當時我解釋了2022年的前兩季的確不算明確的衰退,這是因爲金融和高科技兩大高收入職業還沒有開始裁員,仍然足以支持整體消費水平不做明顯的下降;換句話説,美國這輪經濟危機,要等高收入者也開始緊縮支出才算正式開始。不過經濟衰退和危機,是周期性現象,在冷戰後平均十年一次;對霸權交替有決定性影響的經濟崩潰,則必須達到百年一見的程度,亦即超過2008年金融危機,至少與1929年大蕭條同級。這在英國和歐盟都有大機率會發生,在美國則還沒有徵兆。
2022-11-14 09:51 回复
zaonhe
2022-12-06 11:37
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港币以后还会锚定美元吗?
不會,但變革的時間點很難説。
2022-12-07 02:34 回复
MAXWELL
2022-12-07 10:51
来自新华社的报道新华社北京12月7日电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7日宣布:应沙特阿拉伯王国国王萨勒曼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2月7日至10日赴沙特利雅得出席首届中国-阿拉伯国家峰会、中国-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峰会并对沙特进行国事访问。这下彻底官宣了。
此事英文媒體提早三天有報導。

辦阿拉伯峰會而不是一對一訪問,可能代表著完整合作架構已經談攏,可以對所有區域國家公開並做邀請。
2022-12-07 12:53 回复
韭菜盒子
2022-12-08 17:20
# Inflation Reduction Act与美国同盟体系的松动目前看,IRA已明显造成了日、韩和欧盟对美的经贸摩擦。韩国已经和美国正式交涉,但目前看,韩国似乎注定要单方面吞下苦果(https://www.joongang.co.kr/article/25121402)。更值得关注的是欧洲,荷兰、法国,甚至德国绿党都对美国表达不满。王先生如何预测此轮美欧摩擦的后续进展?是否有可能导致美欧关系的重置?荷兰是否借此机会对华出售EUV光刻机?对中方又会有什么其他的有利进展?
我對歐洲政客的智商並不樂觀。此事有可能反過來成為歐盟也采納保護主義的藉口,對中國貿易產生進一步的障礙,尤其是過去兩年我反復擔憂的新能源車出口,可能首當其衝;Stellantis中國分公司最近破產,更加給予他們破罐子破摔的餘裕。
2022-12-09 00:40 回复
zaonhe
2022-12-09 22:41
军事上说,阿拉伯国家有和以方开战的可能吗?
MAXWELL
2022-12-10 00:44
博主之前推测的“辦阿拉伯峰會而不是一對一訪問,可能代表著完整合作架構已經談攏,可以對所有區域國家公開並做邀請”,有了最新的印证,习近平主席最新发表的主旨讲话《继往开来,携手奋进共同开创中海关系美好未来》提到的都是中方与海合会的合作,其中一个重点:构建能源立体合作新格局。中国将继续从海合会国家扩大进口原油、液化天然气,加强油气开发、清洁低碳能源技术合作,开展油气贸易人民币结算。设立中海和平利用核技术论坛,共建中海核安保示范中心,为海合会国家培养和平利用核能与核技术人才。同时还看到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探讨中国和海湾国家建立共同自贸区的可能性。
照理來説,人多嘴雜,如果不是核心議題都已經談完敲定,不會找周邊次要國家參與;這是我推論的依據。不過Circumstantial Evidence,只能說是70-90%確定;宣言上的外交詞匯,反而沒有什麽特別分量,我們還是繼續等事態的後續發展,應該就是明年吧。



此外,收到私信:‘有博主说阿拉伯语媒体报道“互不干涉内政”、“阻止外部势力对海湾地区事务的干涉”、“与中国就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的必要性达成一致”、“一致同意寻求为新世界建立共同的未来”等,(不過)中方的通稿没这句“阻止外部势力对海湾地区事务的干涉”。’我無法獨立驗證;如果有讀者通曉阿拉伯文,請賜教。
2022-12-12 03:24 修改
MAXWELL
2022-12-12 10:06
我在沙特官媒沙特通讯社的中文版官网上找到的一些类似的描述,比如《中沙峰会结束时发表联合声明》里提到:中方表示支持沙特维护国家安全稳定,坚决反对任何干涉沙特内政的行为,拒绝任何针对平民、民用设施、土地和沙特的利益的袭击。在《利雅得阿中合作与发展峰会最后声明》提到:强调人权领域国际合作必须建立在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反对将人权问题政治化,将其作为向国家施压和干涉其内政的工具。我还看到《利雅得海湾-中国合作与发展峰会发表最终声明》里提到了伊朗的问题,我估计是中方为了方便让沙特加入金砖上合而在沙特伊朗之间斡旋。《中沙峰会结束时发表联合声明》:https://www.spa.gov.sa/viewfullstory.php?lang=ch&newsid=2408127#2408127《利雅得阿中合作与发展峰会最后声明》:https://www.spa.gov.sa/viewfullstory.php?lang=ch&newsid=2408314#2408314《利雅得海湾-中国合作与发展峰会发表最终声明》:https://www.spa.gov.sa/viewfullstory.php?lang=ch&newsid=2408167#2408167
MAXWELL
2022-12-12 10:11
链接之间的间隔我是删掉了的,但是发出来还是有,我也没有办法,udn这边问题多多,请博主包涵。
K.
2022-12-12 20:47
>>“阻止外部势力对海湾地区事务的干涉”我也不懂阿拉伯语,不过可以用别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转述这句话的出处是这里,有报道截图:https://weibo.com/1671109627/MiPHy1Ehs,使用阿拉伯语Online OCR可以得到文字,然后用Google翻译,从文字中随便选一句Google也可以找到原文网址(很长,我压缩了:https://reurl.cc/06m83x)。我想他可能指的是这句话(机翻):沙特王储强调,只有从该地区撤出“民兵”,并停止外国干涉其事务,才能加强该地区的安全与稳定。这里的“民兵”不知指什么(特意用引号框起来,我查了一下,这个词的确是民兵),如果是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或也门民兵,这里的“外国干涉”就是指伊朗。当然也有可能是指美国。反正中东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外国势力支持的“民兵”。
如果這的確是原始出處,那麽此事是誤譯,而且可能是有意的誤譯。可惜網絡的激勵機制,先天就是鼓勵假大空。
2022-12-13 04:53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12-12 20:48
私信提到的可能是这个https://www.gcc-sg.org/ar-sa/Statements/SupremeCouncil/Pages/Declaration43.aspx 2022年12月9日海合会最高理事会第四十三届会议声明,在区域与国际合作一栏,的确提到了根据阿拉伯国家联盟宪章,拒绝任何一方干涉和威胁阿拉伯国家,但是这应该只是例行声明,一年前的第四十二届会议声明有同样的拒绝干涉表述。这个会议声明有很多例行公事的部分,比如年年谴责伊朗。P.S. 这次果不其然伊朗就因为中海联合声明中涉伊部分对中国表示抗议了。
好的,這也是負面結果;根據Bayesian原則,那個説法是虛構的可能性又提升了一步。
2022-12-13 04:56 回复
MAXWELL
2022-12-17 09:16
博主长期以来对于某些部门的不解与疑惑可以与翟东升教授在节目《翟东升:未来两年美国对华政策趋势》结尾部分里谈到的看法相互印证,翟东升教授谈到美国对华竞争压力的阈值,上限是不能打仗,下限是不能友好,不能稳定,不断施压。而且并非美国单打独斗,而是美国整个体系对华施压,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美国其实挺舒服的。按照翟教授的判断,并非国力对比美国对中国有什么优势,按照翟的算法,中国综合国力其实已经超过美国,而是因为美国是玩体系的高手,而我们没有全球视野,只看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然后更加重要的是,中国国内的斗争意志并没有真正建立起来,并没有真正统一到习总书记说的“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思维上来,中国国内东南沿海还有四个涉外部门,尤其是涉外的经济部门,他们特别怕痛,他们又特别会说,所以导致中方在对美的应对上不是特别统一,所以美国反华的任何举措从来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惩罚,从来没有实质性的风险,反而可以在政治经济上获益。翟教授认为中方这种犹犹豫豫的口头行为不一致的行为,实质上是在鼓励美国实施有控制的对华竞争和施压,然后持续破坏中美关系基础,恰恰最终导致的结果是非常高风险的。不过上述说法是翟教授的一家之言,如果其他读者有不同看法可以致信他本人。至少他的观点与博主一直以来 的观点相通,中国在对美反制方面意志不坚定不统一,没有做到及时对等的反制,反而导致美方食髓知味、变本加厉。
那很好。翟教授是中國學術界出類拔萃的人物,名氣和地位都比我高,有他也認可並幫助推動正確的認知,要進一步影響政策決定就更有希望了。

不過從2017年Trump開啓貿易戰至今都已五年,美國連續升級數十次,身居高位而仍在夢想著綏靖的反動派,居然還佔有强大的話語權,也真是天下一大奇事。
2022-12-17 10:16 修改
Apus
2022-12-18 11:18
翟东升教授其实有很多观点都和王博士接近,最近他的这篇文章《关于真实世界运行的底层逻辑》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0423531?spm_id_from=333.999.list.card_article.click主要解释了“这个世界的底层逻辑其实是暴力,在暴力的基础之上才有政治,在政治所提供的规则、秩序和权利边界中才有经济活动;市场不是一种自在自为的存在,市场本身就是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并说到研究政治学、国际关系、战略或者历史专业的人多数都能赞同这个观点,而纯经济学家们的第一反应则是太可怕了。这和王博士对美国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批判类似。后面提到“为什么经济学、新闻学、语言学、哲学等学科背景训练出来的自由主义者会比其它学科偏多”时提到美国大学的经济学更多的是用工具做理想模型操作数据,并不教经济史,这个观察和王博士及Michael Hudson教授的观察也一致。
這些都是博客多年來試圖教育讀者的論點,我很高興翟教授同意並且用學術性的字眼和格式詳細解釋。

學術專業做久了,必然會開發自己行内專用的一套術語體系;這一開始可能是爲了更好地解釋新觀念,但年深日久往往就成爲不入流者哄騙外行人和新來者的最佳工具。越是沒有實際内涵的專業越是容易落入這個陷阱,過去20多年多次有理工科人用AI惡作劇寫社科和文藝類的假論文,發表在後者的學術期刊上,就是針對這一點做諷刺。最終要扭轉這個惡劣現象,必須靠既懂正道又熟悉行内術語的人來傳播正確認知;我只能做到前者,而翟教授才能兩者兼顧。
2022-12-19 03:21 修改
Apus
2022-12-18 11:23
抱歉,回复有字数限制。最后翟东升教授的结论是,美国精英们已经从新自由主义的梦里醒来,开始牺牲经济利益换取安全和政治利益,但中国这边仍然有太多人沉浸在自由主义、理想主义的美梦之中,期盼着美国人会回心转意。这一点王博士很早就提到了,大陆有更多的人慢慢醒来。但是就我自己周围的观察,80后90后中相信美国那套新自由主义占大多数,05后里盲目乐观的民族主义者比前面的世代增多,所以如果在亲身感受过冷战斗争的中方高层手里无法把美国霸权拉下马,我个人对后面并不太看好。
AbzX5
2022-12-18 19:01
我对"这个世界的底层逻辑其实是暴力"补充一点, 其实我后来熟悉昂撒资产阶级崛起的史实后明白, 从科伦威尔处死查理一世, 英国内战一方对另一方的残酷(英国人口十分之一战死), 美国内战北方对南方的残酷杀掠(30%南方20~45男子战死), 英国殖民者持剑经商, 建立东印度公司这样的武装企业等等, 这些行为都是非常暴力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小时候流传的故事里, 变成了英国资产阶级感动了贵族和解, 北方将领善待了投降的南方等等荒诞的吹嘘. 真不知道这些谣言究竟是国内的自由主义者们凭着想象编造的, 还是他们也只是简单相信了英文的宣传材料.博客已经多次谈过这个问题, 若有冗余可删除此留言.
昂撒是近代以來最暴力的民族,然而其宣傳洗腦是把其他國家的合法合理暴力完全抹黑,對自己的非法而且極度殘忍的暴力(包括人類有史以來最大最慘的種族滅絕)卻反過來美化成爲挽救世界的努力,偏偏愚蠢的民衆就吃這一套顛倒黑白的胡扯。所以博客多年來反復指出暴力不但不必然是壞事(以私害公的暴力才是邪惡的,例如黑道和昂撒;但問題的基本在於“以私害公”,而不在暴力,後者只是放大前者的嚴重性罷了),而且是公權力的必要基礎。這裏既然你引發這個話題,我就説得再清楚一點:孫中山所說的“政治是管理衆人之事”,是幼稚園程度的認知:家庭、學校、公司、工會、社區、教會等等,哪個不是“管理衆人之事”?政治是政府的運作,而之所以有必要成立政府,純粹是爲了執行必須强制的公共事務(收稅、監管、司法、治安、戰爭等等),而要能有效地“强制”就必須先獨占暴力;所以正確的定義,是“政治是獨占並運作暴力以保障公衆利益的努力”,這一點毛澤東有著徹底的瞭解,只不過他不懂經濟,所以對“公衆利益”的認知有偏差罷了。
2022-12-26 04:43 修改
彝圪學殅
2022-12-19 14:08
相较于相似处,我更着眼于翟教授与王先生观点的不同处。翟教授最近在中国社科院美国所做了《全球化调整期与中国的战略新机遇期》的线上讲座,(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lvig2ZF18g)(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rbiSlvssSI)其中前90%在讲他一贯的思想理论体系,确实和博客相符之处颇多,对人类近代史既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提的也同样是博客相同的关键问题:中国崛起是能掌握机会窗口,从而抓住“天命”100年,还是昙花一现。随后他自我解答说到中国有个“慢变量,真危机”,我甚至一度以为他也要说是学术管理问题了,但他的结论却是人口问题。因此他对于“怎么办”的结论和先生的结论再次偏离了。他推论了一个较为鹰派的观点(“鹰派”是他自己的用词): 在未来对美博弈中,中方赢面较大,中国应该敢于斗争,甚至不断加码,美国迟早会怂,届时必然是太平洋够宽能够容纳中美两个大国;但是亚洲大陆人口太过密集,未必能容下中印两个大国,因此短期虽然印度起不来,长期战略应为卧榻之旁不容印度酣睡(今年中印新生儿1:3,意味着40年后印度活跃劳动力是中国的3倍以上)。自从先生在《后新冠时代(二)》的留言栏第一次指出学术管理问题的严重性之后,我也一直想进一步请教先生: 任何对国力发展规律性有足够了解的人应该都可以认可先生:“中国学术腐败->两代人后人类总体尖端科技进展缓慢+中国也无法维持内政外交双赢->中国作为新霸主反而成为问题根源+中国崛起成为昙花一现”的逻辑推演,但不知先生对该命题的逆命题,即“中国如果整治好了学术腐败->中国便能够获得百年天命”怎么看,是大概率能够成立的吗?如果定量的来看,学术腐败带来的损失和低生育率带来的损失,哪个更大一些?可否也顺带定量比较其余问题如,金融资本膨胀、城市化带来的风险集中、职业教育低入学低工资等?我之前在另一个留言栏提过,翟东升其实也注意到了学术圈的腐败问题,但他没有如先生那般把它放在第一严重的位置。而他已经是整个中文政策圈里最先知先觉的几个人之一了,其他人距离跟上他的步伐还需要几年时间。
印度在未來10-15年,可以繼續依靠基建和消費性產業來維持相對高的經濟成長,但是一旦前進到先進工業的門檻,它的弱點就會暴露無遺。這裏我指的是教育的普及性;所有在20世紀之後(亦即沒有依靠殖民利益和先發優勢)才邁進先進工業國行列的地區,都在東亞儒家文化圈内,都是在經濟起飛之前,就已經極度重視教育。印度不但能受像樣教育的人口比率極低,產出的精英即使是理工科,也整天想著拿MBA,在人力素質這個極度重要的因素上,他們還不如越南;這基本保證印度無法產生像TSMC或華爲這樣的企業。此外,在昂撒主導全球、所以印度可以靠英文優勢為他們打工的階段,吸引外資不是問題;但當前的Golden Billion和第三世界開始撕裂,十幾年後塵埃落定,印度就無法左右逢源了。

我批評學術腐敗,其實專注在理工科研。它的確是目前可以看出的最嚴重長期問題,不過當然不是唯一的長期問題,例如習近平退休之後的交接,如何保證困難的改革和反腐能持續下去,幾年前我也討論過。
2022-12-21 02:24 修改
criteria
2022-12-20 01:52
回146楼从17年洞朗以及近段时间的中印边境冲突来看,中印最后大概率会走向直接冲突,这并不是因为中国要遏制印度崛起,而是中国在解决目前的主要矛盾后(两岸问题),其它的领土问题会从次要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同时,效仿之前处理与其它邻国边境划分问题上,在领土上吃一点亏换取边境稳定的策略并不适用于印度。以目前印度现况,除非印度进行文化改革重塑,印度并没有发展前景,我认为翟先生是看了很多国际战略分析的主流文章,目前商科和国际政治的期刊都在吹捧印度,可能是因为那些在印度营商失败的案例宣传的不够。
是的,只要中國自己能持續改革,尤其整頓科研學術界,那麽中方必然會在未來幾十年的科技、經濟、政治、外交和軍事等方面,都對印度保持絕對的全面優勢;後者再怎麽冥頑不靈,也不會構成真正的威脅。
2022-12-21 01:47 回复
AbzX5
2022-12-20 10:01
翟东升毕竟是国际关系和经济学专业的,没有学过物理,对陌生的可控核聚变,氢能源,量子通信计算,对理工科的学术腐败话题不发表评论是正常的。人口问题现在着急其实早了点,王先生也谈过无需重复,即使人口真的不够了,我个人认为东南亚也有大量文化相近的移民可用。在我看来观点差异比较大的是对MMT的评论。翟观点中立,认为MMT虽然是无锚的货币体系,但是只要美国仍然是世界的中心国家,美元霸权不倒,那么MMT是可以成立下去的,他甚至言语间还暗示将来若中国能变成新的中心国家,也可以考虑这么干,并用这种特权来补贴中国的年轻人,提高生育率。王先生否定MMT,而且如果美国霸权下去后,又来一个新霸权一样用老办法,那对整个世界而言并不是好事
我自己不但是金融專業,而且是金融專業中極端少數願意考慮體系整體得失而不只是如何占體系便宜來賺錢的人。此事已反復專門著文討論過,其邏輯解釋得很直白了,有疑問的讀者請務必先自行復習,我在下一樓一並總結。
2022-12-21 02:52 修改
乌鹊南飞
2022-12-20 12:45
是的,翟东升之前提出给年轻人发福利就是因为他认为mmt是可行的。最近几年他甚至鼓吹金融开放,资本开放是和美国脱钩,收割美元霸权的良机,中国的储蓄能在上海深圳的交易所变成资本和投资(王先生已经在对投行看法一文的评论区有过批评)还因为亲身见识过华尔街犹太人的能量(上午美国和中国的官方活动办不成,下午犹太人打过招呼就突然成了)而幻想华尔街能在中美纷争中帮助中国。并且透露央行和人民大学的学者都赞同通过开放金融来加速人民币国际化。难怪王先生总感到央行的官员掣手掣脚。总的来看,翟对西方经济秩序和理论是持默许态度,所以他想出的最好的结果就是中国成为下一个美国。最近翟还因为主张资本项目开放和一个民科马霞闹了一点纷争,单看马霞本身履历和行事,毫无疑问她就是个哗众取宠的,但是偏偏她可能拾了一些流转了七八道乃至已过时的牙慧,比如主张拉欧元打美元,反对资本开放,离岸人民币和在岸人民币隔离运行,保证资本受控流动(弱化版的欧亚元)等等,等于当了一个丑角游街,可能对王先生观点的推广不利。
美元的國際地位,對美國的實體產業有著絕對的腐蝕作用。對外的金融掠奪,直接圖利華爾街,再怎麽分發福利,也會加劇貧富不均(因爲政府能直接掌握的獲利,必然只占少數)。經濟比政治,還有更多反直覺的現象,但只要小心,並不難看出要點,例如這裏MMT的基本假設是印鈔就可以無中生有,憑空創造出新財富;事實上只要金融體系壯大起來,它自然會繼續繁衍、追求進一步的利潤,而最簡單、而且基本無法防治(因爲金融產品先天就是100%人造的,可以隨意修改、複雜化)的利潤,就來自人爲地製造信息不對稱;信息不對稱必然導致資金配置的低效,從而引發比賬面利潤高出幾個數量級的隱形社會(含國境外的人類社會)損失,只不過一般金融系或經濟系的教授們看不出來罷了。

這還沒有談到對世界做金融剝削,完全與中國的國際大政略以及傳統文化背道而馳。
2022-12-21 02:22 修改
Apus
2022-12-21 13:25
我感觉翟东升教授支持MMT可能仅仅是为了应对全球其他主要国家大规模增发货币,导致通货膨胀,中国不得不被动的帮他们消化通胀(因为工业产品很难对应着原材料的涨幅涨价)这一问题,但是后果就如王博士所说的,最终可能导致金融业的无限虚拟化扩张。对此,温铁军教授也支持国家在逆周期调节的时候宏观扩张,增发国债。但是他认为,过去人民币对冲美元外汇流入来增发人民币并大量持有美元,应该转为,把人民币作为国内生态空间资源价值化交换(生态资源交易市场)过程中的交易中介货币,也就是说,把人民币的的发行回归到国家主权可控的生态资源价值化进程中。不知道王博士对温教授的观点怎么看呢?另外,温教授的用词比较学术化,我可能会转述不准确,如有错误还请熟悉的观众指正。
美元和歐元外匯用來保障人民幣升值以將通脹反施彼身的過程安全,不好嗎?美國在這一波升息吸血階段,中國見機抄底不需要外匯嗎?正當的用途多得很,只不過人民銀行假裝看不見罷了,用不着慌不擇路、劍走偏鋒。
2022-12-22 04:39 修改
AbzX5
2022-12-21 14:21
"生态资源"定价, 操作起来会比"碳汇"还糟糕. 由于术业专攻, 王先生这里也不谈农村问题.
你把我的回復先搶答了。
2022-12-22 03:39 回复
Apus
2022-12-22 03:56
回151楼。首先,如果政策大方向无误,只是操作层面暂时没有好的执行,那么应该改进的是操作而不是否认政策,否则任何改革都无从谈起。西方国家现代化所走的(工业化-城市化-金融化)道路早已被认识到是有问题的,中国不能再他们的老路,那么就必须自己探索一条没有国家走过的实现现代化道路。其次,生态资源只是所在地在农村,它的价值化政策则和农村问题关系不大,反而是和国家的货币政策、产业政策、内循环怎么实现、脱贫攻坚等等关系更大。国家对乡镇投入的几十万亿基础建设,如果只是为了把农业产品运出来和把工业产品卖进去,指望农村留守的那点老人儿童,那么回本可能得100年,具体的你可以参考中央关于“两山”的论述的政策。
Apus
2022-12-22 04:04
不好意思,我写回复的时候还未见王先生的回复,麻烦王先生看到后帮忙删除。
AbzX5
2022-12-22 12:45
对博客的推理分析,以及主要认知框架, 都认真加以消化吸收. 但是要做到阅读巨量的第一手材料, 反复假设并验证, 最后提出原创意见, 自己仍然差得太远. 这是做真正学问的基本功, 需要不断磨练.
搜集事實資料,的確最花時間,而且事先基本無法確定哪一條會是未來有用的那0.1%,只能凴一些簡單原則和直覺來過濾,所以家庭、工作環境和個人性格、愛好都是重要前提。我自己也是退休才有餘裕盡情閲讀思考;不過前妻來自做小生意的家庭,是那種汲汲營營、一天到晚想著找活掙錢的人,離婚之前的那幾年,我必須天天忍受所謂“浪費生命”、“懶惰無用”的譏嘲辱駡,對做學問有很不好的干擾影響,所以年輕人尋找志同道合的終身伴侶是很重要的。其實到現在,還是常常有人找我“合作”,要拿我的文章和知名度來兌現;順便警告一下,連可以24小時對我囉嗦的人,我都不會理會,請外人不要騷擾。
2022-12-23 02:13 修改
criteria
2022-12-28 01:18
王先生,您如何看最近的Serbia,可否看作另一场对抗golden billion体系的事件?您认为近期走向冲突的可能性大吗?
Kosovo最近的態勢升級,是獨立派主動挑釁(細節有許多網站報導,讀者請自行發掘,我不在此贅述)的結果,幕後顯然有歐美NeoCon的策劃鼓動。然而歐盟已經自顧不暇,NeoCon固然只知道繼續放火、無限升級,稍有殘存理性的人必然不願意另開一個新戰綫。所以此事的發展要視歐美政權内部的鬥爭而定,無法事先精確預料;我覺得真正打起來的機率小於50%。
2022-12-29 05:44 回复
AAD
2023-01-03 19:5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biHMLDsnh8看到一篇對法國經濟結構的分析,其實和昂薩差不多只不過採取了深耕戰略
梦游
2023-01-09 23:19
在看到王先生有关风电的后注后,我注意到中国去年底下线了单机H260-18MW海上风电机组,单机5.5MW漂浮式风电机组也在去年中下线了。记得就在几年前中国单机功率还落后于欧洲不少呢。中国在光伏风电及新能源汽车取得领先优势后撤补的钱正好可以投到半导体和储能方面。最近传闻半导体行业会出台万亿元的补贴政策,希望储能也能获得更多重视吧。不过我发现的是不少人会对几十年后都未必有商业价值的科技抱有不切实际的浪漫幻想,却对当下极有可能改变经济和地缘政治格局的新兴产业缺乏认知。
是的,18MW是中國第一次搶得風電技術世界第一的頭銜,原本值得大吹特吹,結果本周官媒炒作的卻是純騙錢的核聚變EAST。科技管理部門的無能、浪費、誤國,真是罄竹難書。

三天前我出席一個以新能源為主題的網絡座談會,在座有好幾位經濟研究機構的所長和主任,所以特意以比平常更尖銳的語言來抨擊科技管理單位的盲點,尤其强調核聚變的無用和液流電池的潛力。希望他們能聽得進去。
2023-01-11 02:21 修改
薛丁格的貓
2023-01-11 13:43
一、這1、2個月金融市場與經濟基本面呈現一種詭譎的態勢,當預勢基本面不好的數據出爐(ex : PMI下跌),金融市場反而因為預期不再升息(或幅度很小)而走升;反之,則會走跌,這種金融與實體經濟近乎脫鉤的現象,是否可以看成是MMT禍害多年的結果之一?且因積重難返,可見的未來也不會改善?二、2022年底,王先生在<龍行天下>說,….讓美國通脹長期化…..,….則美國就會被迫升息、收回貨幣(吐出所佔的不當便宜)。關於這一段,我的理解是:讓美國出現一年以上的停滯性通膨方有機會一舉打垮美元霸權。不知理解是否有偏差?然最新數據顯示,美國薪資月比增幅有所趨緩,儘管未來經濟基本面不看好,但停滯性通膨在美國發生的機率恐怕是不大了,頂多就是一個稍強烈一點的下行週期,待週期性調整結束,美國將再次復甦,美元自然可暫保霸主地位,但因美國國債仍高,未來再透過寬鬆緊縮以對世界進行收割的威力會弱一點點。三、關於通脹,最近讀到一項關於台灣討論通脹的資料,原來台灣的CPI計算方式,其項目權重還是參照OECD對新興國家的標準,早已不符台灣現狀,所以真實數據被嚴重低估(例如 : 房租一項嚴重失真);反之,美國在這一方面,似乎比台灣做得好很多。大陸CPI也一向漂亮,恐怕也有類似於台灣的問題,如果既不能知彼也不能知己,如何做到百戰不殆?P.S.:又近每月第三周先生上《龍行天下》時間,先生幾乎每次都出現時間不夠的情況,建議爾後主題順序可由先生來設定。個人淺見:比起已初具成果的外交戰略,科技管理與金融改革更為重要,也是先生最有別海內外所有”專家學者”的部分,不妨提到前面或以一整集的時間來說明。
有關Powell的貨幣政策,其實是在複製1971年Nixon打破Bretton Woods開始拼命印鈔到1973年第一次能源危機,通脹壓力持續纍積後Arthur Burns的和稀泥方案,亦即只做出足夠避免通脹率持續惡化的最低努力,所以在70年代中後期,美國年通脹率穩定在5-7%的範圍内,歐洲和日本雖然開始替換美元,短期内倒還不是特別難受。問題在於Burns的運氣不好,他賭的是他所能控制的需求面被調整為中性之後,供給面的天然波動能自行解決難題,結果拖了幾年沒有好轉,工會的薪資談判反而將通脹固化了;他1978年下臺的時候名聲還不太臭,但1979年第二次能源危機徹底打破均衡,證明他賭輸了(有點像Alan Greenspan2006年退休時還是“Maestro”,兩年後出了世紀級的金融危機,名聲一下爛了大街),Carter只好緊急再換上鷹派的Volcker取代Miller,接下來是家喻戶曉的20%短期利率。

Powell有前例可以借鏡,應該自認是條件更好的:不但這次能源危機的規模較小,而且美國的工會早已名存實亡,更重要的是歐盟、英國、日本不但沒有抛棄美元,反而捨身喂鷹,連中國人民銀行都在最關鍵時段全力配合美聯儲壓制美國國内第一波的通脹壓力。當然也有負面因素,亦即美國的產業虛擬化、金融化,而且過去20年的印鈔幅度比1970年代初期短短幾年要大得多;不過這些都是慢性問題,説不定能自然解決(例如中方金融主管繼續為美國犧牲自己國家的利益,開放金融搜刮),所以我完全理解他的邏輯。
2023-01-12 02:17 修改
Taizi Huang
2023-01-15 04:36
知乎上有人翻译了Todd的采访(https://zhuanlan.zhihu.com/p/599076410),但因为参考的文本内容不全(https://lautjournal.info/20230113/la-troisieme-guerre-mondiale-commence),所以该中文翻译缺少了中间三小节的问答。法语原文的链接是:https://www.herodote.net/Textes/todd-ukraine-guerre-mondiale.pdf,可供读者参考。
好的,謝謝。
2023-01-15 06:00 回复
AAD
2023-01-15 08:49
 其實父權社會結構家庭之所以在傳統上和第三世界國家普遍,馬克斯和恩格斯分析過,《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rx-engels/21/005.htm馬克思分析國美國人類考古學家摩爾根的研究,發現人類在狩獵採集時代以前是母系社會,後來因為私有財產權觀念的發展才逐漸變成父系社會,婚姻制度也因此而改變為一夫一妻制因為這關係到財產繼承,如果不能確定孩子的父親是誰就無法確定繼承人,人類學其實是一個廣泛採用歷史唯物主義分析方法的學科,那現在第三世界為什麼普遍是父權主義,我覺得主要原因是工業化社會發展的越久,跟農業時代不同傳統農村控制生產資料的通常是父權,現在代很多第三世界農村家庭已經進入城市打工,工業化越久的國家就會逐漸改變他們的價值觀,同時資本主義為了提高剩餘價值的生產女性勞動和工作是普遍現象因此造成女性經濟地位的上升至於兩強對抗導致印度的發展其實這是一個經濟趨勢,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和德國對抗最大受益者是美國,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得到聯合國安理會席位也是出於二戰後美蘇出於現在對印度的考量,同時因為類似賽局理論的囚徒困境類似的原理,但是資本主義是零和賽局,本質上世界市場和可供剝削的活勞動空間是有限的,且資本技術構成和有機構成比較高,因此剩餘價值的生產和利潤本質的來源也是有限的,老牌帝國主義國家內利潤率有下降之趨勢,所以才轉移工業生產能力到第三國以低人力成本擴張剩餘價值之生產,必然會讓非對抗的第三國佔到工業化的好處,歷史就是以這種方式進行下去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工業生產能力才可能傳播到第三世界去《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是恩格斯的一部重要的著作,也是國內外學者較為重視和經常使用的學術資料。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在該著作中,恩格斯系統而科學地闡釋了人類歷史的早期階段,論述了家庭的起源和發展,私有制和階級的產生以及國家的產生原因和階級本質。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為了更加有效地探討社會結構的內在機制,恩格斯明確指出:“一定歷史時代和一定地區內的人們生活於其下的社會制度,受著兩種生產的制約:一方面受勞動的發展階段的制約,另一方面受家庭的發展階段的制約。”這裡有一個重要的範式轉向,即如果說以前馬克思主義理論所關注的重心還是主要落在生產場所(如工廠)的話,那麼恩格斯在此處即打開了另一個重要場所的研究,即家庭。由此,也打開了通過家庭這個社會最基本的單元,去逐步展開並透視整個社會結構的研究路徑。為此,有的學者認為,恩格斯在該著作中的做法,是在某種程度上執行馬克思的遺志。因為,恩格斯在寫作《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時,大量地佔有和利用了馬克思對摩爾根《古代社會》一書所作的摘要和批語,並根據時代發展的最新成果,又補充了相當多的材料。
SirChen
2023-01-16 10:08
請問王先生金磚貨幣會在今年問世嗎?我看這幾個月都沒什麼風聲放出來,難道是協商卡住了?不會又是被印度攪黃了吧... 真是令人心急
Saudi應該最晚在八月的高峰會議期間加入金磚,那麽乾脆等一等,反正石油定價才是新貨幣的最重要關鍵。
2023-01-16 11:15 修改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3-01-17 05:54
依先生所言,是否可推斷出國際治理體系將分裂為二,一是以中國為首的Westphalia體系,一是以美國為首的中心—外圍體系。前者正在吸收後者中的外圍國家而成長,後者中的外圍位置正被英、歐、日取代以供美國吸血,另外還有像印度這種體量大的國家能在兩個體系間左右逢源。這樣的分裂狀態能長期穩定嗎?如果必然會以一方消亡告終,此消亡是會是漸進的還是會加速?
這裏的答案有兩個層面:最優解當然是中方積極主動地領導新國際體系的設計和建立,但實際上他們既缺乏眼光能力(主要在於學術界欠缺能提供引導性原則和設計細節的人才)也沒有意願一步站到臺前聚光燈下,因而最可能的現實發展是半被動地參與由俄方主導的多邊談判。不過你所描述的也是Putin心中的願景,所以結果應該是大差不差。

至於過程進展速度,美國已經熬過了通脹危機的急性期,短期内沒有崩潰的危險,未來幾年會延續過去20年的漸進衰敗。當然,也出現了SEC和FTC的改革企圖,不過拖延續命可以,要說力挽狂瀾、扭轉頹勢還是遠遠不夠的。
2023-01-18 01:13 回复
SirChen
2023-01-18 09:30
「至於過程進展速度,美國已經熬過了通脹危機的急性期,短期内沒有崩潰的危險,未來幾年會延續過去20年的漸進衰敗。當然,也出現了SEC和FTC的改革企圖,不過拖延續命可以,要說力挽狂瀾、扭轉頹勢還是遠遠不夠的。」請教王先生,既然在短期內沒有崩解危機,是否表示美國暫時沒有在東亞開闢第二戰場的迫切性?因爲最近日韓台一連串的動作給我感覺都是不斷在推高衝突,很擔心是美國想引爆這裏的火藥桶。
製造對外戰爭以解除國内矛盾,固然是昂撒體系的故技,但那指的是欺凌第三世界弱國的必勝戰事,超强對抗剛好相反,内部的衰弱向來引發戰略收縮。例如Neocon在2009年就掌握民主黨外交決策權,是金融危機後的自身虛弱幫助少數理性的聲音暫時延緩對華軍事挑釁。現在唯一可能節制Neocon在東亞持續升級對抗的,除了如同14年前的金融經濟大崩潰(時機已被中方錯過)之外,只有俄方在烏克蘭大獲全勝,引發北約或美國内部的混亂。
2023-01-18 11:46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1-18 22:12
說來悲哀,早就成為美國的眼中釘肉中刺,2008年中國還主動現身擋子彈(推出過大、過當的經濟刺激,使至今仍在為此不當政策還債),這一次稍微好一點點,但仍因事前沒有預案、事後沒有正確的經濟思路,又錯失良機。但最近有幾件事情:一、日本調高殖利率控制曲線(狗不敢反抗主人,帶主人若要狗的命,多少也得跳一下),美元兌日圓出現明顯下滑;二、升息趨緩後,美元指數下挫,2022年12月美國進口物價又再次上升;三、與此同時,道瓊指數回彈至撒錢高峰以來的9成左右水準(個人懷疑2023年的基本面是否得以支撐這樣的水準?)。其中二與三,看起來泡沫又起來了一點點,或許攻擊美國金融的機會之窗尚未完全關閉,如果新合成貨幣真能在今年內成形,再加上俄國勝出,就算不能給予致命一擊,至少有機會一定程度的打擊昂薩,並且加速霸權交替時間。
其實2021和2022年,美國面臨全面供給鏈問題,成本以倍數成長,匯率漲跌個2、30%根本不影響他們下單進口。結果人民幣匯率依舊遵照2019年之前的舊有公式運作,隨日幣和歐元起伏,基本是自願承受同比例的割肉飼鷹。最近美國通脹緩解,容許附庸國貨幣部分回升,人民幣也才有所上漲。我的質疑在於,如果金融單位的最高主管,完全無視經濟、金融、貿易和戰略現實,盲目遵循大幅傷害國家利益的簡單綫性公式,這是隨便一個小電子表格都可以做到的,那麽國家養他們來幹什麽?

美國金融界的資金汎濫極爲嚴重,美聯儲的升息只做了避免通脹持續惡化的最低程度,一年來量化緊縮所回收的美元佔總量的九牛一毛,所以資產市場定價仍然偏高。然而全面崩盤的危險已經渡過,危機轉爲慢性,美聯儲得以繼續走鋼絲;要讓他摔下來,必須等下一個黑天鵝事件。金磚貨幣當然會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打擊,但目前我還不能確定其時間點和緊迫性;換句話説,其對美國經濟金融的負面效應必然是很大的,但如果平攤為多年的逐步影響,那麽就可能不足以獨自引發非綫性的連鎖反應,就像承力結構對static load的彈力極限明顯高於dynamic load;這也是爲什麽四年前我就提早警告要好好把握這輪通脹危機,一年前則特別着急的原因,現在已經追悔莫及了。
2023-01-19 05:40 回复
酸的甜果馅饼
2023-01-19 05:11
王先生说“製造對外戰爭以解除國内矛盾,固然是昂撒體系的故技,但那指的是欺凌第三世界弱國的必勝戰事。”但比如一战就出现了帝国间大战或者二战中的德国纳粹,算不算对外输出战争来转移国内矛盾呢?我认为这本质就是转移阶级矛盾,当贫富差距、阶级矛盾无法弥合的时候,统治者通常会将其转移为民族间的仇恨,妖魔化一个敌人来掩盖矛盾。中国古代的统治者同样可以借如与游牧民族的敌对等问题开战,以转移国内的阶级矛盾和统治危机。
英國和美國霸權的一大差別,在於前者非常樂意單獨打壓Near peer,而後者在整個歷史從未如此冒險過;這個差異來自美國在地緣戰略位置上的天然優勢。
2023-01-19 05:30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1-19 13:00
關於先生所提線性公式一事,衍生一些想法:經濟學從支出面(需求面)採C+I+G+(X-M)計算GDP,固然有直觀且易於計算的好處,但對於深入理解經濟運作真相,卻可能產生反效果,例如:經濟學家輪流吃屎創造GDP的笑話。經濟發展的目的既然是造福人類,創造真正的”附加價值”才是可長可久且有意義的行為,照Y= C+I+G+(X-M)的公式去規劃,容易掉入追求短期績效的陷阱,或許中方某些金融或經濟主管官員,當有經濟成長的壓力時,如果G無法大幅增加(債務不宜失控)、民間投資I意願又不強、民間消費短期也不易拉動(消費力早被高房價透支),很自然想到的就是拉動出口,但出口產品競爭力短期來說是持平的,於是就透過降價(壓低本幣匯率)來提高數字,可殊不知,在現行美元體系下,這是近乎”資敵”的行為:拿更多流血流汗流淚造出的實物去換紙張(美元),完全不符合國際貿易等價交換原則。
經濟活動的總量其實有多種算法,其中兩種比較常用,你説的是入門經濟學拿來教GDP的那一種。但不論怎麽算,差別都很小,這是因爲它們必然都基於呈報和問卷資料,最終依舊是只能反映經濟交易浮面數額的會計算法,而GDP在作爲治理參考上真正的主要缺失有二,都屬於不可能用會計手段來解決的偏差(bias,相對於誤差error而言):1)忽略隱性社會成本和收益;2)忽略服務和產品的品質。後者在市場競爭下依然經常有大幅偏差,是資本為追求壟斷暴利,日常進行公關炒作,創造信息不對稱的結果,長期下來更可以做出制度上的扭曲,例如美國的健保醫療業和律師訴訟業是典型案例,全球浪費在量子計算、核聚變和氫能上的錢,也是有意詐騙的後果。
2023-01-20 20:38 修改
zaonhe
2023-01-20 13:12
关于今年击溃美国的问题,我有些不成熟的想法想要请王先生解惑。在俄乌战争后,欧盟一系列自损制裁的背景下,假设我国采取激进的货币手段,是否会首先引爆欧盟的金融问题?在复杂的国际背景下,引爆欧盟会不会带来诸多不确定性,后果是否未必于我们有利?且以俄罗斯在6-9月的作为,Putin一部分的考虑有可能也是不想让欧盟过快内爆。当然我如此说,并不是认为我国的金融官员会有任何这样的先见之明和复杂思考。。。只是纯粹好奇这种假设下的发展
是的,因爲歐洲國家選擇割肉喂鷹,可能會是首先引爆英國、然後歐盟的急性危機,然而這是非常間接的金融效應,不會有什麽外交或宣傳上的後果,畢竟美元才是國際儲備貨幣,直接壓力還是來自與美元的兌換匯率。就算美國的金融經濟能撐得過,北約也會陷入全面混亂,徹底解除美國在東亞出手的餘裕;這又有什麽不好呢?歐盟官員以美國利益為優先考慮,受盡明眼人的譏嘲,難道你認爲中國主政者應該優先保護歐盟的利益(間接保護美國)嗎?Putin根本不理會歐盟的得失,純粹優先建設國内民心士氣,這是我特別寫博文强調的事,你若不同意,可以提供反面論證,空口白話、顛倒黑白是博客不容許的。
2023-01-20 21:52 回复
zaonhe
2023-01-21 00:27
标题抱歉,实是我思虑不佳。若Putin对欧洲有信任,则必不可能开战,而以开战后欧洲的表现,更不可能对欧洲有任何幻想。
Putin對歐洲的心態,是把他們當作不講理的鄰居,一方面沒有期望,另一方面既然不能搬家,也就不好做得太絕,基本是放棄+防範。
2023-01-21 00:40 回复
Niets
2023-01-26 15:01
最近巴西和阿根廷在商讨建立南美洲的货币“sur”,西方媒体对此纷纷看衰(https://apnews.com/article/brazil-government-argentina-caribbean-93ad4e85a7193fcf0d0876757bb14dd0)。不知王先生有何看法?
令我感到不安:既然金磚貨幣正在籌備之中,巴西並沒有理由另起爐竈。這裏有兩個可能:1)金磚貨幣談不攏,只能做到貿易上改用各國既有貨幣;2)正文中所討論的,必須提防雙逆差國家的考慮被重視,所以至少排除了巴西和南非;如果能順便剔除印度,那更是理想。不過中方金融決策實在太讓人失望,我不敢再自動假設他們能遵從簡單合理的思慮;我們再等等吧。
2023-01-26 22:24 回复
MAXWELL
2023-01-27 00:36
来自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报道,拉夫罗夫与安哥拉总统洛伦索举行会晤后对记者说:“就在这几天刚提出的这些倡议,有关必须考虑建立金砖国家货币、建立拉美和加勒比国家货币的倡议,正是在向这个方向前进。”同时还指出金砖国家将在八月南非峰会上讨论建立统一货币的倡议。(https://sputniknews.cn/20230125/1047373215.html)
本月初我也估計是八月收Saudi之後,一並宣佈合成貨幣;正文中也詳細論證了巴西、南非和印度不適合作爲創始國。雖然中方金融主管不入流,俄方卻是懂事的,所以我並不是悲觀,而只是去年被人民銀行嚇怕了,不敢簡單樂觀。
2023-01-27 01:07 回复
napoleonjm
2023-01-27 13:26
后疫情时代中美经济演化可能王博士,你好关注您的博客好几年了,这次是第一次留言。关于疫情管控开放后的中美经济政治演化有些不成熟的推导,还望王博士指正点评。国内疫情管控的放开意味着政府的发力点在经济扩张与刺激,如果能够成功刺激发展,那么会进一步推高全球通胀水平,令美联储陷于以下选项及结果:1. 为抑制通胀,不得不维持利率在高位(至少无法持续降息)。美股萎靡,消费受打击,进入经济衰退2. 为避免衰退,继续降息印钞,进一步推高通胀,美元贬值,动摇储备货币地位。而美国为了避免出现以上困境,会采取的对策:1. 在全世界制造危机,让自己成为资本避风港以对冲以上选择带来的负面后果2.制造中国周边危机,让世界觉得中国是不安全的,此消彼长。如果中国未来疫情及地缘政治应对得当,则成功推高通胀,同时人民币升值,推动资本流入,推高股市。美国会更偏向维持利率。反之,则美国通胀压力降低,更偏向印钞。
薛丁格的貓
2023-01-28 23:09
160樓謝謝王博士在回應欄中,透過應用力學來舉例,讓我更好的理解博客上討論的其他事情,這正是您曾經在八方論談節目提過的,用數學的方式來思考當下的社科議題,感謝您再次示範,讀者我有些心得分享如下 :最近不少人看到中國大陸2022年正式進入人口負增長都憂心忡忡,甚至極度看壞中國的未來。誠然,人口負增長是個重要議題,但眼下卻還不是個絕對緊迫的問題,因為它的影響力是有機會被逐年平攤和緩的,且人力資源下滑帶來的生產力減少,完全可以透過生產力(技術)的提升來填補(甚至超越),試想,美國人口僅中國的1/4不到,但美國的總體生產力不仍優於中國嗎?因此,盡速完成產業升級並且持續保持優勢才是面對此一問題的重點,而手段則是徹底進行學術與教育改革。
你説的是Static Load Threshold高於Dynamic Load嗎?那並不是數學,而是物理和工程學上的常識;當然,對一般社科學人來説,同樣是絕對陌生的概念。另一個他們完全不懂的案例,是經濟周期波動的起因:這裏的真正機制在於非綫性自發不穩定現象,類似Karman Vortex Street這類渦流,但學經濟的當然又是摸不着邊,結果兩次諾獎給的都是高中物理級別的理論;這一點我以前也提過了。

是的,人口結構是典型的慢性長期挑戰,只要能1)預見問題;2)找出解答;3)有效執行,完全可以剋服。現在人口問題本身已經是全民共識,需要理解並整頓的只是學術和教育方面的腐敗現象。
2023-01-29 02:20 修改
Submarine
2023-01-29 10:50
想请教王先生一个问题:既然金砖货币对美元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为什么美国不阻挠这个货币的产生呢?金砖国家里,印度、巴西和南非都应该是美国可以拉拢威胁的对象。另外,人口问题是公众议论的热点话题,有大量的来自各个自媒体或者外媒的评论和文章都在讨论这个话题,其中看衰中国经济发展是主流,但我认为其中的很多讨论有“先射箭再画靶”的嫌疑。
因爲現在美國的外交大戰略由NeoCon主導,他們的特質之一就是沒有智慧、不尊重專業、不在乎現實,只看到打垮瓦解俄國的獲利,完全不想想己身的軟肋。第三世界既然連俄烏衝突都不給美國面子,替換美元的事是西方沒收俄國外匯資產倒逼出來的,除了内部賣國賊作祟,哪有理由不全力推行呢?

至於人口結構問題,就算沒有能力看出解決方案,至少也應該有點自知之明,瞭解這種長期慢性阻力,別人會有剋服的辦法,最最起碼不是可以先來博客確認一下嗎?凡是蹲在家裏誇誇而談、拍腦袋說中國必敗的,都明顯是在遵循“我沒聽過,所以不存在”的邏輯,也就是Dunning-Kruger曲綫裏笨蛋峰的典型居民。我説過很多次,請大家不要引用不入流的他人言論,參見《讀者須知》第六條。
2023-01-30 01:36 修改
Taizi Huang
2023-01-31 01:33
王先生,您提到(市场)经济周期应该是内生性的非线性失稳过程。那么我想合理的推论就是:遇到经济过度失稳的情况,政府作为外力必须介入才能避免国计民生的更大损失;相反,如果经济周期是外生的,那么政府干预就是多余的,因为按照他们的说法,“市场会自行达成均衡状态”。所以纠正经济学界的这个错误认识,同时也是在打破市场经济的神话,是非常有价值的。周期性的非线性失稳过程,可以类比的例子还有大地震(我之前的专业)。大地震的特点是断层面广(>数百千米)、断层移动距离大(峰值>数十米)、持续时间久(>数十秒),具有周期性(数十-数百年)。大地震理所应当是断层自发产生的应力释放现象。但是由于地震学家对地震临发震的孕震(nucleation)过程缺乏认识,不得已把(内生的)动力学问题简化成(外生的)运动学问题。我们看到的大地震地区的断层滑移分布(slip distribution),仅仅是能够通过波动方程计算,匹配地震台站记录的波形,但不具备真实的物理意义。以2011年日本大地震为例,已经发表了>50个滑移分布模型,我们却很难评判其中孰优孰劣。请问经济周期的内生模型应该是类似Karman Vortex Street这种形式的吗?我自然的启发是,能否利用经济学上的证明来尝试证明地震的nucleation过程也符合该模式。那么既然经济危机的确切时间是无法预测的,地震的精确预测(在现有的观测手段下)也是不可实现的。也许这是一个有意义的尝试。
你既然有興趣討論,我就談得再深一點。其實經濟景氣程度,當然也受外來(Exogenous)意外變動所左右,而且這些大大小小的外來因素非常多,反而形成研究經濟周期動力機制的真正困難所在。這是因爲它們無所不在,又有著確實的影響,所以每次經濟衰退,必然都有一堆負面的因素,可以簡單拿來解釋,特別方便低級學人偷懶、批量發表無意義的類比聯想論文。但從長遠的角度來看,這類外加因素顯然應該遵循隨機的Poisson Process,如果假設它們完全左右經濟榮枯,那麽經濟成長就會是發散性的Random Walk,顯然不符事實。所以至少必須假設還有内發性的回歸平均機制(換句話説,實際上這個内發動力機制應該兼有失穩和回歸性,而當前昂撒經濟學界選擇性地只看片面),兩者叠加之後,才可能有目測上的“波動”現象;但這樣的僞周期機制,其規律性和可預測性都近乎零,依然不符合實際的現代經濟歷史記錄。事實上放任政策導致經濟泡沫,是有金融常識的人可以在爆破前幾年就簡單斷言的事,博客這裏已經反復示範過。所以現代經濟周期的實際主導機制,在於内發的不穩定性,外來的隨機變動,一般應該被視爲加成的導火綫,而且隨著人類科技能力和組織程度的提高,内發因素越加蓋過外來影響。例如古代天災的確對國運有立即和決定性的打擊,但同等程度的災害在21世紀,越來越像是日常政務處理;即使出現新冠這樣百年一見的Pandemic,固然導致嚴重的經濟下行,但其作用明顯獨立於真正的“經濟周期”;後者的内發過熱問題依舊需要處理,中方一樣花了兩年多來壓制房地產炒作,而把外加和内發因素搞混的歐美國家,不就必須面對50年來最大的通脹危機嗎?

地震和渦流,同樣都是内發的周期性現象,然而其確實的動力機制是完全不同的(至少當前的理論,遠遠達不到有統一性的地步)。這沒有什麽太大的問題,因爲經濟周期本身,也有其獨特的内發不穩定性機制;這裏的確只有定性的共通,不過在定量上,我覺得經濟周期和渦流更接近些。
2023-02-01 23:57 修改
陳閱增
2023-02-02 12:57
參考「97樓和87樓與王博的討論」,這次法國的民運導致法國政權更疊的概率是否值得考慮?這次法國的民怨沸騰固然是多年貧富不均的體現,馬克宏希冀於提高退休年齡來填援助烏克蘭的財政窟窿,終於在國內點燃了民怨,就連一些左派政黨也積極參與,倘若法國出現政權更疊,則能加速烏克蘭的潰敗。最近美國對華為製裁升級,如果法國的政權崩潰能在歐洲形成多米諾骨牌,博士在「龍行天下」中所說的中國通過購買歐洲芯片先進製成技術的路線就有希望了。
法國人素來喜歡上街(這點英國人是相反:他們的護士比法國人受虐嚴重多了,到最近才開始罷工,居然還有著普遍的猶豫自責心態,可見昂撒對内部民衆洗腦之成功)或甚至革命,但當前的反對潮流顯然還沒有到1968年5月的程度,歐美Deep State又已合流,對權力的掌控更加全面。既然55年前都沒有導致政權更迭,現在談Macron下臺,當然是言之過早。其實就算幾個月之後,情勢持續激化,Macron被迫辭職,也只是換一個資本的傀儡罷了;更嚴重一級的第六共和,機率相當低,而且依舊不能保證帶來真正的改革。總體來看,歐洲未來的命運,更可能是日本式的失落N年,而不是洗心革面的重新出發;我想等待的轉折點也不只是政權更迭(已經在幾個歐洲的次要國家發生),而是政體崩潰,這裏英國的危險最大。
2023-02-03 00:23 修改
薛丁格的貓
2023-02-04 15:38
按博客所言:在英美,上層想讓你看到”新聞”你才看得到。近日高空氣球事件吵得沸沸揚揚,布林肯還藉此延後訪中,儘管中方已承認該氣球確實為中方所有,但這等刻意為之的小題大作,一方面讓NEOCON對內拉高仇恨;二方面是否是替已可預見會毫無成果、不歡而散的會談找台階下?以順勢取消之。
你說的兩點,都有影響,但我覺得最主要的原因,在於美國居然真的爲了這件小事而全國震動,Biden沒有及早下令擊落,已經成爲政壇千夫所指,所以Blinken絕對不能在新聞熱度還在的關節眼兒上,再捅馬蜂窩。
2023-02-05 03:02 回复
MAXWELL
2023-02-11 10:09
除了翟东升教授之前节目里提到的观点可以与王博相互印证外,金灿荣教授在2020年的演讲中(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55352&s=fwtjgzwz)也谈到了新自由主义对中国的腐蚀,与王博之前对于某些部门的担忧同样可以相互印证。 金灿荣教授提到了科研管理方面的崇外(过于推崇SCI)以及学术不端(数据造假,被著名期刊如《柳叶刀》集中撤稿)问题,这也是博客老生常谈的话题,但是不知道金灿荣教授有没有注意到自然科学方向的学术界(社科界的腐烂金教授肯定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有下面的论述)已经变成了一个既封建又官僚的利益山头(这在饶毅举报曹雪涛、裴钢,以及科技部后续对这件事的调查通报就能看出来中国学术界腐败之深)。按照金灿荣教授的看法,他认为估计在一段时间,整个精英层包括政府内的管理人员,他的崇洋媚外,这样一种指导思想决定的。他形成了一种潮流,就形成了一个应该是巨大的失误。而这种潮流的背后就是一个意识形态,还是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占了上风的一个结果。新自由主义风靡中国,在中国的政界、商界、学界占了主导地位。然后就形成了很多包括现在大家批评很重的医疗、教育、住房、养老“四座大山”,让中产阶级苦不堪言。金灿荣教授认为这背后是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对自由主义的崇拜,对市场万能的迷信;在科研改革、教育改革、崇洋媚外、决策错误的后面是一个错误的意识形态,是对新自由主义的崇拜。金灿荣教授之前也谈到改开之初,中共淡化了意识形态,但是我们淡化,美国不淡化,所以虽然改革有很大成果,但也有代价,即新自由主义渗透到中国的各个角落,导致很多政策错误,具体表现例如前面提到的“四座大山”就是错误的市场化改革导致的。
criteria
2023-02-11 22:15
MAXWELL這實在太難了,借魯迅的《拿來主義》來批評當代社會亂象都顯得隔靴搔癢。特別是歐美對其它地區國家文化思想系統性的扭曲(這點參見Edward Said的Orientalism),這些能夠揭露邪惡真相的學術自然會被歐美主流刻意埋沒,或者只突出其中最無關緊要的部分。現在只能希望有實權的人以正確的思想剔除掉這些外來的糟粕,構建自己的理論體系和評價標準,這樣才能樹立「四個自信」。不過這是否是一個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3-02-19 05:41
最近Yellen如此急切想和中方談,是否表示美國債務將出問題?先生在160樓說美國金融危機轉爲慢性,必須等下一個黑天鵝事件。請問債務問題是可能的黑天鵝事件嗎?
我自《美元的金融霸權》以來反復解釋過,只要美元依舊是國際儲備貨幣,美國在財政和貨幣管理上就可以爲所欲爲。這句話翻過來說,就是赤字和QE的負面作用,只在於威脅美元的國際份額;然而因爲全球經濟體系的慣性以及美國在國際治理(含政治、軍事、經貿、文化、學術、宣傳等等)上的統治性地位,這個負面作用效應十分間接而且微弱,這也爲什麽多年來我一直强調中方必須積極主動地針對美元這個關鍵做反擊的原因。

當前的情況也不例外:聯邦政府的債務危機,在零級近似層級(亦即依效應大小從近而遠做展開之後的領頭項,Leading Term)純屬政治作秀,沒有經濟金融上的實際影響。在下一級近似上,對美元名譽影響是負值,但很小,基本可以忽略不計。再下一級,對當前的通脹壓力,也沒有直接的效應,必須考慮對美聯儲QT政策的間接影響,才有值得討論之處。

去年年初美聯儲從QE反轉為QT的時候,總資產(亦即印鈔的總量)大約為$8.8T。一年下來縮減約5%,到了$8.3T。然而從美聯儲各種貨幣窗口的交易量來看,顯然銀行業並沒有因爲流失了$500B的現金而感到資金短缺;這正是幾個月前我談過的,美國經濟的各個層面,含家庭、企業到金融機構,都因爲2019年以來的急劇QE(總額$5T)而纍積了大量剩餘資金,需要時間來逐漸消耗。上次我說家庭和企業大概要到2023年年底或2024年才會用完這些剩餘儲蓄,金融方面其實也差不多。

講了這麽多細節(沒辦法,你問的是高階修正而且是間接效應,要討論就必須先談領先和直接的展開項),聯邦債務爭議的真正作用,只在於先暫時(六個月?)停止發行國債,緩和現金被美聯儲QT抽走的影響,然後在國會作秀完畢、將國債上限再次上調之後(今年夏天?秋天?),會有$1T這個數量級的聯邦債券一次性洗劫金融體系,從而對美聯儲QT產生競爭性的加成作用,其後美國金融系統才有可能會重新面臨2019年的現金短缺危險,進一步迫使QT提早結束,參見我在《從回購利率暴漲談美國經濟周期》一文的討論。
2023-02-20 03:20 修改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3-02-20 07:32
謝謝先生詳細解答。讓我獲益更多的是先生以實例示範了如何將各項因素依效應大小逐級探討的思考過程。在我經驗裡,此過程鮮少在社會科學的研究發表中呈現。少數優秀學者也許有同樣思考架構,但發表時只會直接討論有效作用的因素(即先生解答的最後一段),更不用說大量平庸學者、網紅名嘴只自由聯想到任一因素,便夸夸其談,標新立異。我自己即使無法以同樣思考水平得出答案,但從先生的範例中學習識別正確的分析方式,也能過濾掉大部分外部噪音,對自身進步十分有助益了。
你能看懂我的用心,很好。美國國債本身無關緊要,是博客已經評論過幾百次的議題,所以我假設你問的是高階修正項,順便示範如何將多方面的因果分析,針對一個特定問題整合成爲精確的估算,所以必須根據效應大小和作用遠近(亦即從直接到間接)來做二重展開。我以往反復批評過的類比聯想,即使僥幸撞上真正邏輯相關的議題,也必然會是盲人摸象、斷章取義;連既有事實都不全面考慮,怎麽可能對未來做準確的預測呢?沒有準確的預測,則談何政策選擇最優化?

熟悉高能物理的讀者,應該知道行業的基本理論工具是量子場論,而場論的計算太複雜,根本不可能有確解,所有的高能物理理論計算,都是序列展開的近似,這叫做Perturbation Theory,所以把這個思維方式應用在社科議題上,對我來説當然是件駕輕就熟的事。
2023-02-23 00:16 修改
AAD
2023-02-24 12:02
 看了龍形天下1980年代關於美國的停滯性通貨膨脹我的看法如果美國資本願意降低利潤率,工資上漲不一定引發通脹,商品售價也可以維持不變,因為由降低利潤空間來吸收,商品的生產價格=不變資本成本+可變資本(工資)+利潤(剩餘價值)這三個部分組成,但是為了增加利潤又不引發通脹,又沒有政治可能性大幅度壓低工資,所以產業資本才轉移到中國等亞洲國家,並利用美元霸權由亞洲國家進行生產創造,美國負責用美元綠紙片分配勞動成果也就是不勞而獲,生產價值的國家和分配價值的國家完全在實體上和概念上都是分離的,一個國家中國勞工負責創造價值只拿到少少的工資,美國則不勞而獲的分配而轉移產業資本到亞洲國家對美國來說還有一個好處,因為中國當時土地和原材料價格到建立廠房都比較便宜,除降低人工費用還降低了資本的價格,資本的價格降低,利潤率的分母縮小了利潤率提高了美國之所以不願意採取由資本家吸收工資上漲把實體產業留在國內,除了控制通脹,還有利潤率下降可能引發的經濟不穩定因素,每個資本主義相對生產過剩的週期會有的波動,一些企業會破產倒閉,平均利潤率水平越低除少量壟斷性高利潤率企業能夠支撐,會有越來越大一部份企業破產倒閉但是全世界範圍來看 全球商品價值總量=生產價格,但是商品價值可以在局部地區高於價格例如美國輸入中國廉價商品,另一些地方價格高於價值例如中國購買西方高端科技商品還有被金融資本剝削的狀況下,美國多賺的就是中國減少的,所以當時勞工才這麼低薪現在時過境遷中國產業升級也會提高全世界的資本有機構成,還會壓縮美國不勞而獲的市場空間也就是中美衝突的根本原因 ,中國也需要開闊新市場降低內部利潤率下降和生產過剩的趨勢,所以也需要自由貿易中國也把低端產業轉移到東盟
MAXWELL
2023-03-01 13:13
来自俄罗斯卫星通讯社的报道,俄罗斯驻利雅得大使谢尔盖•科兹洛夫表示沙特希望加入金砖和上合组织(https://sputniknews.cn/20230212/1047858174.html)。同时拉夫罗夫也谈到正是在最近几年,希望加入金砖国家、上海合作组织的国家数量急剧增加,目前约有20个。他补充道,这是那些在本地区发挥显著作用的国家——埃及、土耳其、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和一些非洲国家。看来沙特在今年加入金砖上合是十有八九了。
希望如此吧。二十大的新官要上任了,過往的失望可以暫時放下,看看他們如何表現。
2023-03-02 01:46 回复
韭菜盒子
2023-03-07 12:31
此次两会期间,习近平首次点名批评美西方的制裁(http://www.gov.cn/xinwen/2023-03/06/content_5745092.htm),为18年中美矛盾爆发的首次。我的解读是,习自贸易战以来种种克制的表态主因是内部掣肘,尤其是中共上层的亲美派官员,二十大后,这些人彻底失去政治影响力,习也首次获得巨大的自主外交空间。或许,我们不必对打击美元过于悲观,此为旁证之一。
去年二十大期間,博客已經明説,習近平不是排除異己,而是淘汰被昂撒洗腦的掣肘官員。這其實從幾年前他延長任期開始,就是最合理的解釋;不只是公開訊息,有些不便在此討論的資訊,也支持這個看法。
2023-03-08 05:45 回复
K.
2023-03-11 00:01
中国调解了沙特和伊朗
一年前俄烏戰事初起,Saudi拒絕支持西方陣營,就已經代表著MBS準備和伊朗和解,因爲這是加入上合以及金磚的先決條件,現在只是原則性談判終於完成,可以正式公開。實際上早期的斡旋是Putin推動的,但因爲當前的歐美制裁氣氛,由中方接手調節工作,並在北京宣佈可以避免旁生枝節;這也是過去一年中俄分工合作(亦即和戰立場上的白臉和黑臉)的示範案例,參見正文的建議。

未來半年國際上還會有一連串的重大轉折(連墨西哥都已表態希望加入金磚,更極端的可能還有以色列,這是沙伊和解後以方的最佳對應方案,不過不知道中俄有沒有胃口去策反),金磚貨幣只是其中的核心項目。
2023-03-11 02:40 修改
干煸鱿鱼须
2023-03-12 10:54
易纲意外留任王博士如何看待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意外留任?虽然这应该只是一个过渡期安排,但他仍可能继续干一到两年,这会对组织金砖货币产生负面影响吗?
感到意外,然而這並不影響博客既有的核心論述,亦即過去幾年有高官否決出手打擊美元,是一個極大的錯誤,只不過現在的新推論必須更改爲,幕後的責任人是比易綱層次更高的人物;這是因爲很難想象未來這一年人民銀行還有比與俄國協作、建立金磚貨幣更重要的任務,行長必須是層峰信任能完成任務的人。
2023-03-13 02:09 修改
AbzX5
2023-03-13 12:12
刚刚得到震惊的消息, 墨西哥申请加入金砖国家. 这也太快了, 搞不好以色列后面真的会被策反.
是嗎?我沒看到正式宣佈,至於墨西哥總統談話說有意願,則已經反復發生幾次了。

墨西哥和以色列,都和美國綁定很深;現任的Obrador是有反美傾向的左翼,但下一任很可能會反復。如果由我做決策,會先讓他們成爲觀察員,要求他們盡責任(尤其是采用金磚貨幣),但暫時不給投票權。等美國進一步式微,邊緣成員反復的可能性和危害都減小之後,再正式接納升格。
2023-03-14 04:23 回复
AbzX5
2023-03-14 04:56
抱歉, 搜索之后发现确实还没有正式的消息, 尚不能算数. 下次留言前应小心查证.
好的,那警告一次。請讀者注意,復查發言細節,應該是發問者的責任;我的時間精力是很有限的公共財產,請勿虛耗。
2023-03-14 05:41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3-14 20:36
<從回購利率暴漲談美國經濟周期>25F 引申一、關於SVB,聯準會、財政部果然針對流動性問題採取行動,例如:儲戶存款的擔保及建立新的工具BTFP,其中後者是否可視為某種程度針對銀行業的紓困,並且是另一種形式的QE? 另外,事件急遽惡化前,SVB的信評S&P BBB+(Stable),KPMG也剛完成查帳,Paul Krugman說本案是道德騙局及管理失誤,究竟是騙術太高明?查帳能力太弱?亦或是這又再一次體現美式金融監管制度根本大有問題?二、事件後除了閱讀有關信評的資料,也一併聯想到CDS,有幾個疑問想請教王老師,影響CDS報價的因素不少,例如:債務、貨幣穩定、利率等等,複查幾個國家的評等及CDS報價,發現美英國家信評及CDS報價還優於中國,美國有美元霸權兜底可以理解,英國在去年一度爆發國債流動性危機後還能如此,似乎單純只是因為昂薩掌握了世界金融秩序所致?進一步觀察CDS報價與外匯存底似有反向關係(註),於是聯想到一個問題,如8月金磚順利擴容,2023年底前推出新貨幣並被新興市場多國採納,即使具有大量美元外匯存底的國家(如:中國),不可避免會被昂薩掌握的信用評級機構攻擊降評,屆時資產以金磚貨幣計價,負債則以美元計價,要如何避免負債端遭提高利率的風險?更遑論一些外匯存底薄弱且外債高企的國家(例如博客提到的墨西哥,擔心會因為外債問題,連觀察員都不敢當)。註:尚無進行嚴謹統計分析,只是看圖說故事,希望沒有違反規定。三、SVB事件後,暫時最可能的劇本或許是減緩升息幅度甚或暫停、提前停止QT,但若通脹仍高下,再疊加金磚貨幣成立(原本的美元儲備回流),家庭儲蓄枯竭,美國很可能會面臨猶如1970~80年代的窘境,個人覺得,中國還有一個地方可以出手助推其危機,亦即勇敢施以貿易戰。儘管中國輸美的產品,絕絕大部分不像美國輸中的半導體設備與軟體具有絕對壟斷地位,但在規模經濟優勢及供應鏈短期調整不易的特性下,美若想在短期間取代那些原本由中國輸入的商品,通膨問題勢必雪上加霜,因此,發動貿易戰,中國不必太過擔心損及自身經濟,反而可以打擊對手。
1)會計既不在乎實質真相,也不在乎邏輯自洽,它只是固有規則和慣例的反復運用。然而提升一個meta level來看,這些規則和(尤其是不成文的)慣例是怎麽定的?當然是多元的資本權力山頭彼此妥協的結果,所以會計事務所和信用評價公司事先沒有預期SVB出事,根本就沒什麽好奇怪的。

2)昂撒的信評當然優待自家的主權信用,參見上文。

3)我自2019年不知説了多少次,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是在走鋼索,寬鬆則通貨膨脹、緊縮則泡沫爆破;我們現在看到的這些地區性銀行出問題,只不過反映了這條鋼索越來越窄的事實,然而摔下去的時間點還是難以事先確定,我依舊看好八、九月的金磚貨幣發行+國債上限上調這個double whammy(雙響炮?)。至於以調高外銷價格來進一步推動通脹,時機已過,歐美的貨品消費從火熱轉爲蕭條,國際消費品貿易進入買家市場,硬要去搞會得不償失。
2023-03-15 06:51 回复
沧浪之水
2023-03-15 10:02
国务院换届这次换届,国务院上层大换血。所以,部委层级就暂时大致维持原先的班底,这样有利于形成一个平稳的过渡期。过渡期大约半年。供王先生参考,您暂时不用太失望。
criteria
2023-03-16 01:23
请教王先生,这次全球文明倡议,是否可以标志着中国终于从幕后走到了台前,真正敢于叫板盎格鲁撒克逊所主导的西方文明,以及背后的话语体系?我记得去年这个时候还非常担心由于换届时间问题影响中国未来的战略机遇与规划,目前来看应该还算及时。
是的,我認爲層峰已經下定決心,現在只等著看執行者的水平;外交部頗有新氣象,人民銀行則一言難盡。
2023-03-17 11:09 回复
干煸鱿鱼须
2023-03-16 20:41
王博士怎么看南韩总统最近对日本的一连串示好?虽然是他个人的政治投机行为,但会不会对东北亚的政治格局产生一系列影响?
如同Von de Leyen一樣賣國求榮,無可挽回。也好,要是美軍敢全球封鎖中方民船,中國可以反過來封鎖這些從屬國,順便威脅其境内的美國駐軍。
2023-03-17 11:12 回复
韭菜盒子
2023-03-23 16:41
今天看到翟东升教授对国际经济体系变革的最新论述(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22537846?spm_id_from=333.999.0.0)翟教授主张,借鉴凯恩斯思路,组建全球央行,发行金砖货币,该货币购买力锚定一揽子商品的加权平均价。并运用区块链技术,对新货币进行数字赋能,加强全球金融治理。金融体系上,仿照国开行和农发行,设立IMF的替代组织,为各国实体基建和产业发展提供长期信贷。最后,以平衡贸易取代自由贸易,并成立新版的WTO处理全球贸易争端。文章的末尾,翟教授委婉地点出,主动打击美元,引爆美国内政危机,才是避免中美战争的唯一法门。希望主政者能有足够的智慧,使得修昔底德陷阱不要发生。后注:又看到消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俄罗斯研究专家”冯国军至今还在鼓吹乌克兰有权加入北约,俄国攻打乌克兰是因为俄式帝国扩张(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956856&page=1),不知道国家养这些只会拷贝欧美宣传稿的“国关专家”干什么。
如果有讀者想從頭復習博客内容,我想點明貫穿多年的一條論證脈絡,亦即中方在21世紀面對美國霸權帝國的凶殘打擊,應該如何應對,是博客自一開始就想要解釋的重要議題,但因爲正道與當時的主流意見完全相反,我不得不從委婉地留下伏筆做起,先介紹如美元國際地位、美國戰略歷史、IMF和SWIFT的殖民主義作用等等基本知識,一直到Trump上臺,美方終於撕下假面具,直接發動貿易戰,我才敢把正確的戰略回應明説出來。然而即便長年保持如此的耐心,在當時還是連老讀者都有許多無法接受“不能挨打不還手”的簡單邏輯,更別提“美元是美國霸權的軟肋”這個結論。還好過去五年是華語世界在國際政略方面民智爆發的轉折,以博客讀者群(含爲了剽竊而來潛水的網紅;讀者私下向我反映,看到照抄或重寫的文章,不計其數:列舉來源出處真有這麽難嗎?公共論壇由一群竊賊主導,真的是健康的現象嗎?)為核心,正確認知迅速地散佈出去;很不幸的,中國學術界卻依舊掉隊。現在翟教授這樣的頂尖人物終於完全接受並公開宣揚真理,希望學術圈能儘快做出正向淘汰,不再拖國家的後腿。

另一個拖國家後腿的,是受昂撒教育洗腦的官僚。博客自2019年開始就反復解釋了美國經濟危機的必然演化路綫,而且連時間點(三年)都明確指出來。人民銀行如果還有一絲理性,就應該知道不能繼續買美國長期國債,外匯投資於債券必須只限於2022年之前到期;不這麽做的結果,就是可能高達20%的虧損。我在本月稍早的《龍行天下》節目做了這個定量計算,不過引申應用到人民銀行的外匯管理,只説了一句“一言難盡”,觀衆可能無法全部領會,在此簡單澄清。

既然已經回顧《龍行天下》中一個匆忙提過、沒有解釋清楚的細節,順便在此也對另一個論點做補充説明;稍有離題,請勿見怪。SVB固然是美國金融貨幣政策左右爲難下的病徵,但因爲大銀行財務健康,收拾善後並不危及國本;相對的,歐洲和日本的經濟、財政和金融都要更虛弱得多,美聯儲可以接受的5%利率,歐日明顯承受不起,卻又不得不因應跟隨,前景遠遠更爲陰暗。瑞士政府在整合瑞銀和瑞信的過程中,强迫變更契約,將若干Contingent Convertibles的條文徑行作廢,侵害了歐洲債權人的利益以及歐盟國債市場的信心,讓ECB焦頭爛額,是這個深層問題的最新表徵。關心國際態勢發展的讀者,應該特別注意未來一年有關ECB和日本中央銀行的新聞。
2023-03-24 05:21 修改
游客 越雷
2023-03-23 23:08
王先生您好。之前有读者问“要是欧美经济不稳定,会不会影响中国外贸”,您说“只要经济没崩溃应该不会”。现在欧美经济好像不稳定,请问会影响中国的外贸吗?会因为影响外贸而让经济受损吗?
現實世界裏的政治經濟治理是個比爛的游戲,中方可以追求完美,但達不到也無須焦慮,只要强過其他國家就算贏了。因而,歐美經濟的自我爆破在短期内當然對全球都有負面影響,但中國只須要做到受影響最低;這並不難達成,而且長期來看,反而有助於轉向發展西部内地和與第三世界的經貿關係,理順與美國脫鈎的過程,在大政略上是件好事。
2023-03-24 01:41 回复
AbzX5
2023-03-24 14:57
我记得非常清晰, 翟东升教授原先注意力都集中在研究Nixon Shock之后的国际货币政策, 多年来反复谈了很多次这套体系, 这的确是他的研究老本行, 属于所见略同吧. 但是怎么去建立新的更合理国际货币政策, 这个问题他原先是没有什么研究的. 他原本的观点要么是建议资本可以跟随美元潮汐去做投机发财(我没有乱说, 见他卖的网课), 要么山寨美国的这套体系, 换成中国来享受国际铸币权, 然后拿出来给中国年轻人发福利, 解决生育率问题. 但是这一次忽然注意到了Keynes的方案, 意识到了长期会导致去工业化的副作用, 肯定是受了博客这里原创观点的影响, 因为这个博客是中文世界中最早思考并注意到凯恩斯方案的, 没有之一. 我也很高兴正确的方案得到广泛的传播, 但是没有介绍原创出处, 令人有些遗憾.
博客是華語世界獨一無二的存在,任何用心回溯過舊博文的讀者,都知道我在大議題上,始終遠遠早於其他人做出正確論斷。這個現象反復發生了千百次,即便我出於環境必要和天生性格,向來選擇網紅的相反,亦即自抑低調,確實已知的成就和影響也不一定明言,但新讀者看到名氣大的作者開始複製博客結論,興高采烈地以爲這可以拿來對照,依舊讓我啞然失笑:他們顯然違反了《讀者須知》第一條規則,但禁言是不得已才用的嚴厲紀律工具,我很不想依據間接邏輯做定論。

這裏還有一些客觀的考慮:首先,我既沒有、也不想追求官方或學術上的身份地位,所以雖然借鏡者不列舉意見來源有恃無恐(相對的,他們若是要引用林毅夫的意見,大概率不會不提來源;博客並不認可這種因人而異的待遇,參考兩天前Kim DotCom的Twitter鏈接被一視同仁地標明列舉),我權衡厲害得失之後,卻也必須忍辱負重、以傳播正道爲先,即便是非常特定的細節被抄襲借用,因而可以100%確定博客為直接來源,一般也忍氣吞聲,畢竟肯支持博客論述的,已經是學術界中出類拔萃的人物,比起遍及社科界的公知要強上萬倍。另一方面更嚴重而普遍的是,中國網絡論壇剽竊成風,尤其博客位居海外,專注在陽春白雪,不求競爭流量,更加方便非學術的網紅將創見據爲己有。這裏的惡劣影響,除了直接攔截潛在讀者之外,也間接地將博客分析的原創性抹殺了,後續的引用者可以簡單假稱是受公共輿論啓發後的獨立發明。

我並不是在怨天尤人。前面已經説過,放任這些現象持續發生,是我權衡過自身處境、客觀條件、人生目標和實際可行性之後的有意選擇;管理微博賬戶的“世界對白”,早年就曾經埋怨過無數次我不積極“維權”的決定(這裏有一個額外的考慮,簡單解釋一下:“維權”是法律議題,不但可以用重寫文章來簡單規避,而且舉證責任在於原告;“剽竊”則是道德議題,適用範圍遠遠更廣,而且“原告”證明時間上的先後順序之後,自證無辜是被告的責任義務;尤其如果犯行反復發生,基本無可辯駁)。不過博客一直有教育性的一面,也就是實質上的網絡書院,所以希望至少書院成員理解相關真相是合理的。至於對真相和洞見純粹只是看熱鬧或想要藉機剽竊的人,請得了便宜之後不要賣乖,畢竟我從來不要求閑人捧場,只有反過來驅趕不入流者的習慣。
2023-03-25 07:40 修改
Apus
2023-03-24 19:38
看看复旦冯玉军的学术生涯,本科研究生都是历史系,法学博士,后来进了国际关系研究所。博客好像讨论过历史系出身的问题。比如在中文互联网公知领域十分出名,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的秦晖(被清华辞退)在2022/09/11关于俄乌的讲座上称,“布查屠杀和纳粹、日本行径无差”、“普京所谓乌克兰是纳粹完全是谎言,乌克兰只是极少数人是纳粹”等等,作为一个历史教授,毫不查核事实,完全照搬西方舆论谎言。即使且不论错误事实,逻辑也有问题,比如称“西方在2022前基本没有军事援助,如果从2014开始就像现在这样援助,俄罗斯根本不敢发动战争”。但是由于出身历史系,对不熟悉历史的普通人有很强迷惑性,比如他把克里米亚类比苏台德,称“苏台德当时也有德国分离主义。捷克加入了法国支持的“小协约国”,德国产生了安全关切。1938年,苏台德动荡,捷克政府对亲德派镇压,造成伤亡。但“克里米亚动荡”乌克兰完全没有镇压,而普京借口发动战争。”,“乌克兰和俄罗斯合并时间比捷克受奥地利统治时间晚,且乌克兰独立时间比捷克早,如果普京要管教小兄弟,希特勒就更有理由管教捷克了。1938年捷克已经是小协约国成员了,2014乌克兰只是有意向加入北约,且俄罗斯自己也曾有这种意向。”最后他得出“西方的绥靖主义正是西方民主的体现,是政客顺应人民,不敢随意发动战争的体现,由此他批评拜登即使俄乌开战了,还明确表示不会参战,这助长了普京的霸道。”完全是歪曲事实,和逻辑迷惑的综合体。
把自欺欺人的公知調離教育界,轉送到閑職,是博客多年來的反復建議;或許未來一兩年可以實現,再等等吧。
2023-03-25 01:23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3-03-25 09:22
循先生183樓的回覆。假如歐、日發生金融危機,美國會救嗎?若歐、日向中國求助,中方應如何應對?是否有可收攏以對抗美元之處,還是該任其毀滅?
瑞信和德銀現在的窘境,過去15年美國的幾百億罰金功不可沒。瑞士出手拯救瑞信的過程中,必須撕毀一些金融衍生品的契約,美國司法體系正在研究如何用長臂管轄再撈一票。要美國去幫忙,你想多了。

這些金融資產内含許多未爆炸彈,再加上銀行業原本就對政治和監管非常敏感,連沙特都學乖了,中方完全沒有理由去碰;這是過去幾年我反復説過的事。
2023-03-26 01:20 修改
pedagogicM
2023-03-27 01:21
对于186楼,我想追问王老师。对于社科文科,只是将公知清除出队伍是否就已经足够?据我观察,这些公知依仗权威来腐化学生,即使这些人离开,他们的"门徒"也会继承这些公知的"衣钵"。如果不扭转他们的社会评价,他们依然会有不小的影响力,特别是他们充满迷惑性却毫无逻辑论证的理论框架和叙述体系,对普通人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公知任職教育界的影響,除了直接傳播扭曲的認知之外,更嚴重的是後續運用職權提拔得意門生,彼此串聯、安插職位。這其實是學閥的通病,但整治學閥、清理體系難度很高,公知卻有立即而且巨大的危害,必須及早處理,所以應該儘快調離教育行列,不但解除邪惡思想繁衍傳播的機制,而且也截斷新人公知上升的人事管道。當然實際上不可能把老公知的學生趕盡殺絕,但若是有不知悔悟的頑固分子留在教育界,再依循調離原則個別處理就行了。真正須要額外小心的,反而是已經進入行政系統的公知門生;二十大把正國級清理乾净,但中層仍有不少潛水公知和芝加哥學派信徒,整頓學術思想、排除昂撒遺毒,任重而道遠。
2023-03-28 00:28 回复
系色
2023-03-30 18:51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人民银行卖了了2000亿的美国政府公债,又买了2000亿的美国机构公债。他们究竟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购入货币黄金呢?
和SVB的管理階層一樣,把美國經濟系和金融系的教材奉爲聖經,資本霸權體制機構當成無上神殿,只要是信評AAA的債券就認定是寶貝,成天在裏面鑽研挑選利率高0.5%的,即便本金剛剛承受20+%的虧損也沒有任何反思,反正人民銀行不像SVB那樣會出現擠兌和破產的問題,國王新衣絕對可以穿到退休。
2023-03-31 02:06 修改
cmhshirley
2023-03-31 05:33
您提到的下半年的金砖会议和国债上限的双响炮具体会造成哪些影响呢?既是预期内的事情,比如美国最后提高国债上限,大家都会有所准备,短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吧,更像是慢慢蚕食,温水煮青蛙
拜普選和媒體之賜,美國的反智運動早已大功告成(參考我在上月《龍行天下》節目所説的“理性的人本主義必然是社會主義;要排斥後者,而又不能公開動人本主義,就只能推倒理性”的論述);當代的美國政商“精英”,什麽時候有超過一周的先見來著?我在2019年就精準預言的潛在問題,美聯儲不是到2022年麻煩完全爆發之後才恍然大悟嗎?
2023-04-01 01:17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3-31 15:07
189樓購買機構債的實際數量應是1218億,理由是機構債比國債利率還高,相反的,持有黃金並無孳息。至於債劵本金跌價部分,可能一大部分是以"持有至到期日"的會計科目,所以理論上可以不評價。且不談攻擊美元,或黃金可錨定本幣價值等事,光看有了俄國的先例,央行官員竟還不認為美國會賴帳,就夠令人瞠目結舌!!這麼簡單的道理,美國伊利諾大學的博士易綱竟不懂?與教育、學術的腐敗相較,直此中美生死鬥之際,改革央行的無能與賣國,恐更具急迫性。
你說的會計區分叫做Available for Sale(AFS)和Held to Maturity(HTM):前者是應對提款的準備金,必須Mark to market(亦即依實際市場價格起伏計算其價值),後者是長期投資,在賬目上依據購入價計算。SVB的資產有大約10%是AFS,主要放在國債;這部分的虧損早就公開,沒人在乎。上月出問題,是因爲存戶在2022年不斷提款,資產總額下降太多(約17%),被迫將原本HTM的Mortgage Backed Security(MBS)也認賠變賣,以致Equity Level(净資本)跌破法規下限,在周一被報導之後,立刻引發大規模擠兌,無可挽回。人民銀行雖然不怕存戶擠兌,但美國的敵對態度不斷升級,若是臺海形勢有需要、或者層峰下決心出手反擊,這些美元資產必然要在一夜之間換成現金,届時就連名義上的會計賬目都無法遮掩。

不過中國政府的金融專業管理階層已經腐爛至極,“無能”和“賣國”仍舊是Understatement;昨天不是剛剛又傳出劉連舸被捕的消息嗎?
2023-04-01 01:08 回复
韭菜盒子
2023-04-01 19:17
请教王老师,如果台海战争爆发,美方执意炸毁台积电该如何破解?美国在台耕耘日久,找几个台奸来干这脏活不难,中方也因此缺乏理由对美军亚太基地进行报复。
criteria
2023-04-07 22:46
这次Macron访华成果颇丰,验证了先生一年前以及之前八方论坛中对Macron的评价。这次与Macron签署的联合声明,可否看作因《中欧投资协定》无法落实,而将前者化整为零的做法?从联合声明文件来看对中方和法方都更合适,其中很多条目都是对《中欧投资协定》的优化,还能排除掉被昂撒掌控的欧盟国家从中作梗。
Macron和Von der Leyen之流有一個基本差別,亦即他明白當前歐盟的局勢和政策純粹圖利美方,對自身傷害很大;然而他也顯然無力做中流砥柱,一旦Merkel退休,就只能同流合污;這可能是因爲他有難言的把柄或利益牽扯,我們外人無從得知確實詳情。

不論如何,德法的工商階級依舊是當前能夠維護中歐關係的唯一主要力量,這是爲什麽電動車革命摧毀歐系車企在中國的利益,是值得關注並應對的事。換句話説,當前中方的對歐外交戰略指導原則,應該在於防止雙邊關係的持續惡化,靜待歐盟内部即將到來的政治動亂塵埃落定之後,再考慮全面爭取或打擊。
2023-04-08 02:16 修改
南山臥蟲
2023-04-10 09:50
金磗會議,普京單刀赴會,看來王兄倡議的"金磗貨幣"頗穩了。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972750&s=fwtjgzwz按照G7的前例,可否特邀馬克龍參與其事,例如,最後一兩天的會議——在廣州松園習馬閑遊會之前,本不敢多想,現在似乎可請教一下,王兄認為實操上是否可行?
就算貨幣談崩了,還是會有其他協議和組織擴張的重要宣佈,大家願意和Putin握手言歡,更有外交上的意義,所以他有很好的理由出席。

至於Macron,霸權集團對他的掌控,可能不是很穩,否則沒有必要讓Von der Leyen緊急厚著臉皮硬是跟著;中方似乎也心裏有數,特別安排了廣州之行,以便習本人和Macron再好好談一次(此行的蹊蹺不在於Macron的行程,而在於習近平也去了),談的内容重點則應該正是博客讀者熟知多年的美國各番對外剝削掠奪伎倆,以及去年以來第三世界團結起來的逐步反抗。不過這類努力,中俄兩方都已經嘗試過好幾次,結果始終是Macron道理聼進去了,卻沒有能力膽量違逆國際白左霸權集團,所以我依舊不敢樂觀。
2023-04-11 02:35 修改
南山臥蟲
2023-04-11 09:53
王兄修訂嚴謹,有勞了。//此行的蹊蹺不在於Macron的行程,而在於習近平也去了//其實我也是看到此點。補充一個參考點——法國可供昂撒下手的政團弱點似乎較少,勒龐一系可能更加不賣賬,故此馬克龍反而(在此點上)更不易被顛覆了。
不對。此事我在4/23的學術討論會上有重點專注討論,請稍候。
2023-04-29 02:12 回复
cmhshirley
2023-04-13 01:31
恕愚笨,有两个问题请教。1 后注二十九提到,美国经济暂处于平缓阶段,但当储蓄耗尽会触发新的危机,这是否意味着以往每十年的经济危机小时,美国大概率一直处于下行阶段,还是说周期性震荡下行。2. 大厂裁员好几轮了,是应对通货膨胀的压缩开支吗?如果这两年经济平缓,大规模裁员不会继续,也不太会波及其他行业吧
cmhshirley
2023-04-13 01:42
上一个留言打错了字,麻烦老师删一下了。恕愚笨,有两个问题请教。1后注二十九提到,美国经济暂处于平缓阶段,但当储蓄耗尽会触发新的危机,这是否意味着以往每十年的经济周期消失,美国大概率一直处于下行阶段,还是说周期性震荡下行。2.大厂裁员好几轮了,是应对通货膨胀的压缩开支吗?如果这两年经济平缓,大规模裁员不会继续,也不太会波及其他行业吧。
humanism
2023-04-14 16:47
易纲见鲍威尔今天看到一条新闻,即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会见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回想起王先生说过人民银行还有投降派,非常担心人民银行会不会被骗继续购买美债以及会披露金砖新货币的进展。不知道先生如何理解这条新闻。附上链接供参考。https://www.guancha.cn/economy/2023_04_14_688317.shtml
易綱被昂撒宣傳和美式經濟學洗腦太深,真正把人民銀行搞成美聯儲北京分行(參見https://www.economist.com/finance-and-economics/2023/04/20/is-china-better-at-monetary-policy-than-america)。幾年下來,光是會計上有跡可循的外匯浮虧就是幾千億美元,戰略上打擊美元的錯失時機,更是價值幾萬億的機會損失,過去十年所整肅的幾萬貪官,去掉半導體大基金那些人之後,危害加起來都沒他一個人大,現在居然還不讓下臺,真是天下第一奇事。
2023-04-29 03:06 修改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
2023-04-16 06:54
鲁拉访问中国鲁拉率庞大访问团访问中国看来天下苦美元霸权很久了,鲁拉一来就提为什么不能使用其他货币呢?新开银行行长罗赛芙和鲁拉长期合作在巴西地区反美,希望巴西全国人民脱离贫困这两位总统以前还是左翼游击队员后来被美国的代理人陷害坐牢看到这巴西总统句话感觉先生的预测正确率提高了
AngryHedgehog
2023-04-24 09:00
外部环境恶化。随着日韩菲摆明要充当美国马前卒,以及欧盟外交负责人borrell表示要巡逻台海,是否意味着美国已完成盟友整合准备在东亚搞事?中国有何应对之道?我并非问台海,只是想问中国还能如何分化西方阵营?
我在4/23的學術研討會中,討論的正是這個議題。請稍候幾天,博客會發表會議記錄。
2023-04-29 01:53 回复
pedagogicM
2023-05-06 23:52
王老师,您怎么看待俄罗斯在与印度的能源交易希望放弃使用卢比(Rupee)?看到最近中俄的交往异常频繁,我认为应该可以说明中俄之间的一些信息不对称正在消除,同时战略互信到达了全新的高度,不知道是中方讲清楚了印度的危害,还是最近俄罗斯吃到了印度的苦头,希望俄罗斯可以同中方一道消除未来新的大宗商品支付体系中印度的危害。
中俄互信合作還在持續升級,是正確的敘述,但對俄國想和印度改用人民幣只有間接的影響,直接的因素是Nabiullina並不信任一個貿易財政雙重逆差的半工業國貨幣。
2023-05-11 07:51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5-17 14:17
2023年3月最新數據!!!!時隔8個月,中國再次增持美債200多億美金。不可思議!!!!若排除間諜賣國說,唯一能猜想得到的是,人民銀行官員對於中美生死鬥一事完全無感,水準與商業銀行理財專員無異,認為升息近尾端,買入債劵待未來停止升息甚至降息後,債劵價格上漲將有資本利得。在第三世界國家(如巴西、中東)均清醒的時刻,中國竟有這樣的金融高官及這樣的國政協作,看來世界人民得再多受苦幾十年了………。另由人民銀行的儲備現況似乎可反推,短期來說,金磚貨幣應該是沒戲了,總不可能中國作為其中最大實體經濟體,但因為黃金、石油儲備少,其份額占比反而低過俄國,但若讓中國占比高,憑的難道是美元儲備高嗎?豈不荒謬………https://news.cnyes.com/news/id/5180369
從2014年一開始,博客就委婉但明確地反復解釋金融貨幣策略的重要性和其後應有的戰略考慮;對中國的專業主政者,卻一直賦予Benefit of Doubt(“寧縱勿枉”?),八年不予指責。直到一年多前,本波危機最後的直接出手機會也被無視,這些人繼續以SVB主管的心態來管理人民銀行,我才終於確定他們是名副其實的賣國賊,並做出針對性的批評。如今宵小依舊在位,持續既有的錯誤政策是自然的;我當然希望金磚貨幣能有驚喜,但也必須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
2023-05-24 04:05 回复
SirChen
2023-05-18 12:27
回198樓從下面這個影片來看,我其實懷疑人民銀行根本沒有進出美國政府債,只是讓它自然到期,每個月報告的數字可能只是債券部位以市價評價的結果,如果債券市場價格上漲看起來就是總金額變多了https://youtu.be/oWCougLnOlQ?t=2189s「......我們現在對美國國債的態度,基本上是(持有)到期的,我們不會去拋售國債,因爲拋售國債這是一種敵對行爲,美國國會是有法案的。當另外一個持有美債的國家大幅拋售美債的時候它(美國)會把這個當作一個敵對行爲來看,而且這樣對中國的外匯儲備也是個巨大的風險。現在的做法就是到期了我就兌現,而且兌現以後過去我們好像沒有地方用美元,所以你去買國債。現在的做法是,因爲有'一帶一路',有海外投資可以用的地方,所以基本上就是美債到期了我就把它變現,變現以後我去搞實際投資,搞實際投資的收益遠遠好於美債的收益......」
這依然沒有跳出美國中小銀行主管的心態窠臼。我們再等三個月吧,如果金磚貨幣沒有下文,那麽事情就真正大條了。
2023-05-24 04:08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5-24 10:19
關於中國增持美債一事,近來已在內地引起一定的輿論反應,許多愛國自媒體者也發出不少批評,但我默默觀察了底下的留言,扣除根本不懂金融者的胡扯外,有大約20%的比例竟是替人民銀行護航,而護航者的論調不外乎是”國家肯定有國家這麼做的用意,說不定私下做了利益交換,只是我們不知道”云云,又是”大內自有高手”那一套的自我安慰。我相信會看王老師的博客或是那些愛國自干五視頻的人,至少本質上是真心希望中華民族好的,但如果真心希望中華民族好,更應該秉持王老師凡事講”事實與邏輯”的原則下,當批評則批評,才能除惡務盡!畢竟人都有弱點,資本滲透+洗腦多年,重要單位有些腐敗份子也是很正常的,如果因為”愛國愛黨”而凡事皆護航,反而是害之。最後,我看不少自干五回應那些“因愛國而誤國者”也回得很辛苦,與其一句一句互懟,不如推薦一下,請他們來博客這裡讀讀書,從頭有系統的學起,於國於民於己都是好的。
不要因爲立場而對人做取捨。博客所堅持的最基本原則,就是事實與邏輯;雖然我在留言欄的個別評論,節錄下來好像是天外飛來的定論,實際上都是九年來根據幾萬個事實證據,用1000多萬字反復論證後的結論,而且彼此互相支持,形成完整的理論認知架構。如果有人不懂邏輯辯證,無論立場何在,都沒有參與公共事務討論的資格,純屬噪音,應該徑行忽略排斥。
2023-05-25 06:04 修改
薛丁格的貓
2023-05-25 10:29
翻查維基百科,Nabiullina畢業於莫斯科國立大學,僅有本土學歷的她,純係俄羅斯自身培養之人才。近半世紀的東北亞(或說儒家文化圈),因為職涯發展與教育體制,大體上,從高中開始多數學生就自願或非自願地分為三大類:對邏輯思考最有興趣者,準備當工程師、科學家或醫生,最無興趣者選擇文科,中間者可能就是去讀法律、經濟、金融。(王老師當年若不是”誤入”高能物理,相信今天應該是一個頂尖工程師,但對國家而言反倒是個大損失了)上述恐使經濟系學生天然對英美洗腦的抗拒能力偏低。這些年,金融資本凌駕產業資本(參考溫鐵軍老師的說法)的畸形發展下,從事經濟或金融者不少又發了財(這產業喜歡留洋者,推測高位者留洋派居多),這現象對於當事人本身及社會的認知,又有進一步洗腦的加乘效果,2、30年下來,很可能使整個相關產業鏈的人在有意無意間,不知不覺地成為現行美元體系的擁護者。或許,中共中央找尋金融領導層時,應優先考慮純本土人才,特別是畢業於中國人民大學這種未被”假自由主義”荼毒的學府,甚至破格提拔!大破方能大立!
我曾仔細考慮過如何整頓中國人文思想界的腐敗墮落,其最簡單的第一步,就是大幅縮減高校的社科和文藝類招生名額。畢竟這些科系有50-90%的學生並不是因爲興趣而做的選擇,純粹是為了文憑而尋找能混入大學的門路;入學時已經矇蔽本心、走後門近路,畢業後若不是學非所用,必然劣幣驅逐良幣、能怎麽混就怎麽混,畢竟昂撒宣傳歪論是現成的,直接抄襲當然是第一選項。所以將經濟系規模減半,文藝、政治和金融削減90%,兼有節省經費、提升素質、避免高學歷失業等等明顯而立即的好處。再考慮到我前幾年曾經反復解釋過,這些眼高手低、滿腹怨氣的高校畢業生,正是製造現代社會内部動亂的定時炸彈,長期的國安態勢、社會文化和學術風氣也會因此而大幅改善。

至於迷信美國人文社科學術資歷,導致高層所托非人,反而是腐朽文化的後果,而不是原因。
2023-05-26 03:49 修改
酸的甜果馅饼
2023-05-26 02:52
王老师。大陆的文科大多内容空洞,即使学生存在兴趣,但学的东西大多无用,难以生产任何有用的东西,最后只加重了对建制的依附性,想独立发起事业,帮助群众工人的文科知识分子是极少数的。特别是大陆的马克思主义学院,或者其他的文科学院,纯粹只是为了生产文化景观和正统性。里面的学者靠苦哈哈的内卷搞教职,搞到教职也赚不了几个钱,很多就拿自己的学位变现,不是用糟粕国学和群众讨饭,就是和富商勾兑当他们的文化资本符号,或者去社交媒体当无下限的公知。小资产阶级面对当前就业困难,随时处于阶级跌落的风险中,他们不想沦落成体力无产阶级,只能拼命的内卷考研考公,考研人数5年翻了一倍多,考公报录比几千比一也不罕见,他们都想混个饭碗吃稳定的体制饭。但纵使目前中国文科很垃圾,我认为它就和古代科举差不多,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当前的矛盾,给他们一丁点油头内卷防止内部暴雷,如果突然削减人数,不会对当前中国社会制造更多不稳定因素么?
正因爲平均產出太低,以致資源不夠分配,所以必須緊縮名額。至於考公,理工科招生一樣浮濫,願意轉行的多得很;至少他們入學時還有志氣,在學期間也練習過理性邏輯思維,來做管理和領導的工作,遠遠更爲合適。

你的邏輯非常不通,考公僧多粥少所以比須多訓練沒用學科來減輕社會矛盾?會犯這種錯誤的人沒有資格在博客發言,禁言兩個月;請好好地研讀博文並深入思考,最好是天天做數學證明題,如果下次再犯,我只能把你拉黑,好給你六個月時間多做進修。
2023-05-26 04:01 回复
酸的甜果馅饼
2023-05-26 05:41
王老师,我并没有单指考公,我认为今年的考研文科招生和考公录取岗位的数量一定会继续扩大的,23年公务员就扩招了16%。扩大的意义本身就是提供一定社会身份地位的再生产,作为一个分配社会资源的渠道缓解就业压力。那些庞大冗杂的办公室科员们的工作产出也不会高,很可能做着完全没有意义的工作,有编制的甚至清闲,真正付出的外包人员反而没有保障,做不到同工同酬。当前扩招至少提供了一部分就业。而中国推崇学历和编制的社会风气,给他们的社会评价可以一部分可以替代其薪水。大学生宁愿考公考编上岸当躺平一族,也不愿意当劳动无产者。不是因为劳动者即使生产的再多,也分配不到他们头上么?那些一线的农民和工人面对这样的分配格局和贫富差距,可能靠他们的生产实现阶层跃升么?底层人民靠所谓的高考逆天改命么,那不过是既得利益者的蛋糕。这难道是鼓励劳动生产的社会么,国内教育本就盛行着考试就是为了实现阶层跨越精致利己的资本主义文化,用这个鼓动他们内卷来不劳而获当人上人还用分文理科么?不根本改变这种分配格局、教育系统和学术风气,削减文科人数意义也不大。那些在学院里的文科老师,不过是海外归来的既得利益子弟。国内教育系统很大程度就是个分赃系统,具备这样的功能。作为一个分配利益的系统,本身就有维护现行教育秩序的作用,很多这种文科从业者的存在,就是为了满足靠一个学位符号就能不劳而获、轻松悠闲的幻想,来激化学习内卷,而不是鼓励劳动。就算砍一刀文科学生,无视文科学阀利益。整体考研录取人数也不会降,中国当前的就业环境,考研考公至少给了一个纾解就业压力的渠道,维持了其靠考试改变命运的宣传产生出的幻想,当今中国文科考研本身卷之又卷,竞争及其激烈,现在突然缩招文科,一定招致这批文科人的怒气和不满,一定程度上就会激化当前的矛盾,这帮人难道不喜欢颜色革命么?当然可以把他们引向更有用的学习,但是我认为一刀砍了考研招生人数,现在会加剧定时炸弹的爆炸。谢谢您的批评。我没有控制住想诡辩的键盘,如果长篇的同义反复的解释令您不满,我愿意接受拉黑。以后静静学习博文和练习证明数学题。
試圖直接改革風氣以提升品質,極爲困難,削減名額以控制數量,自然就二桃殺三士,間接提高品質,事半功倍。正因爲整體腐敗不堪,大刀闊斧地割掉腐肉才成爲最佳選項。此外,AI即將取代這些學科的基礎碼字工作,人力需求進一步減少,存留下來的應該是理解AI原理、熟悉運作細節的人,不正該從理工科找人嗎?

我並不喜歡拉黑。禁言其實是閉關靜修、自我提升的機會。
2023-05-27 02:30 修改
AbzX5
2023-05-26 14:16
关于王先生提到的文科削减招生规模的建议, 我提一个商学院遇到的例子. 我来美国过了很久, 才知道商学院招的博士, 和文理工科博士都不同 (商学院并不只有赚钱的MBA项目). 但是这些博士录取数量被严格控制, 录取要求高, 奖学金非常丰厚, 毕业后也基本不愁工作. 因为严格控制数量, 教职数量和求职者比例大致均衡, 不需要去工业界找工作, 收入比工学院还高, 更不用提与文科比较了.
這件事,我以往討論過了:美國的商學院師資,即便是三流小學校,也比理工科收入高出四五倍,原因就在於他們表面上是“學者”,實際上是宣傳話語術體系中,負責扭曲學術理論(另一個主要分支是大衆媒體)的核心人物,本質是“公關”。二三十萬美金的起薪,在學術界很驚人,對資本來説,卻是零錢。
2023-05-27 02:29 修改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3-06-05 06:36
我讀到翟東升教授在書中談到中國發展太快,以致沒時間靠代際更迭替換掉守舊的經濟與金融政策精英。我想這的確可能是中國特有的問題,但無論是先生不斷提到的短視自利的壞人,還是翟教授討論的不知變通的蠢人,造成的禍害是一樣的,都應設法從體制中移除。以下引用《货币、权力与人》書中的討論:「在21世纪之前完成学业的中国学者中,多数人在思考货币与金融问题的时候仍有小国心态,因为伴随他们学习成长的重大经济事件记忆是东南亚金融危机,他们脑海中的参照系是韩国、新加坡、泰国、菲律宾等小国在美元资本流动的冲击之下毫无抵抗力的经验教训。正因此,他们认为必须紧紧抱住三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认为中国绝不能承受人民币国际化和资本项目放开所带来的冲击和风险。历史上,先进国家都是花50年以上才逐步实现工业化,而我们则只花了20年(1992—2012年)。由此带来一个问题,即缺乏政策精英的必要代际更迭。试想,一个政策专家在他35岁时以青年学者或者中层干部的身份去美欧的大学和机构中学习进修,当时的中国还是典型的穷国,而当55岁的他作为中坚力量参与中国内外经济政策的制定和谈判的时候,中国经济体已经成长为比所有对手都更有实力的谈判者,但是该专家的思维可能仍然不自觉地停留在20世纪90年代。时代进步太快,以至于人的认识赶不上时代的脚步。笔者认为这是一部分资深经济学家过于保守的主要原因所在,也是不少从西方学成归国的经济学家们总是唱衰中国崇拜西方而被实业家们鄙视的原因所在。」
基本問題就是眼界太低、見識淺薄,而究其原因則是思維素質不達標、邏輯方法沒掌握。其實人文科對天分的要求比數學系還要嚴厲,不但同樣是只有最頂尖的人才才可能突破創新、發掘真相,數學的庸才至少還可以做教學科普,人文科的庸才卻必被忽悠、誤國誤民。所以照理前者的高等教育名額應該少於後者才對,結果現在是百倍於後者,那麽成爲藏污納垢的糞坑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2023-06-06 05:45 回复
南山臥蟲
2023-06-14 10:58
計劃趕不上變化。如果我是馬克龍,也會這麽幹——已經壞了北約在日本的好事,回不去了,只好幹到底。//(观察者网讯)2023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定于8月22日至24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办。据法国《言论报》6月12日报道,本月初,法国总统马克龙同峰会主办国首脑、南非总统拉马福萨通话,提出了参加本届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的想法。//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3_06_14_696749.shtml
Macron的忠誠一直是在歐盟主流那邊。在新冷戰格局下,他若要領頭跨邊和解,還沒有公開拿出足夠的投名狀;至於私底下如何,我們等著看俄方的反應來反推吧。
2023-06-15 11:07 回复
干煸鱿鱼须
2023-07-01 16:22
潘功胜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潘功胜作为资历最老的副行长,外汇储备局长,此番升职,可能代表央行的原有策略将被延续,短期内不会有激进的转向。比较奇怪的是潘连中央候补委员都不是,原本应该是准备退休了的,现在再次被启用,不知道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我一個外人只能指出正確方向何在,實際的人事秘辛無從得知,也難以立刻作評,必須等到新任官員有了政策取向才可判斷。

不過,至少郭功勝不是旅美香蕉人,而且出身自唯一像樣的社文科學府:人民大學。
2023-07-02 03:47 回复
邻居家的猫
2023-07-01 17:03
王先生好,同步一则消息,2023年7月1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召开领导干部会议。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同志宣布了中央决定:潘功胜同志任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免去郭树清同志的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职务、易纲同志的中国人民银行党委副书记职务。考虑到部长任免需要提请人大表决通过,易纲的离开应该也是迟早的了,今天是中共建党102周年,被先生批评为“卖国贼”的人民银行领导被退休,也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巧合”,考虑到下个月金砖领导人峰会就要召开,此番人事的调整不知是否意味着高层对人行领导对金砖货币的不主动甚至阻碍也不耐烦了,当然一切可能还需要观察。
兩年前是美方通脹危機急性化的關鍵時刻,一旦錯過,匯率就不再是絕對關鍵。美國接下來的下一波危機在於財政赤字,這可能要到2025年前後才會急性化;我計劃在本月的《龍行天下》中做討論。

當然正如博客9年來反復强調,替代美元國際儲備體系是長遠金融戰略上的最大關鍵,任重而道遠。
2023-07-02 03:50 回复
Harcourt
2023-07-13 23:08
匯率請問王先生 為什麼您說 "一旦錯過,匯率就不再是絕對關鍵"? 美國經濟如您所講原因,比想像的更有韌性,六月的服務性通脹似乎以及進入下行通道 向軟著陸的方向前進。反觀中國, 央行在當下似乎放任外匯波動(是否是上策?),於此同時從利率水平的角度反應,經濟動能有一定失速,並且存在廣泛的產能過剩 和通縮風險。請教王先生當下政府如何能破解這個局面,難道再搞一次大規模的刺激嗎? 王先生也提到中國科研的相對效率問題,請問王先生有沒有下一代產業革命的概率在美帝發生的可能?
rongbing mu
2023-08-03 01:29
王先生,请教一下金砖货币有关的最新发展。1.中俄的黄金储备量不仅比不了布雷顿森林时期的美国,而且远不如目前西方国家。黄金储备量会制约金砖货币流通量吗?2. 印度和巴西都放出了反对扩员和联合货币的消息,您怎么看?我斗胆推测一下,中俄可能是已经达成了不带印度和赤字国家的共识。印度自己也有心捣蛋,而巴西的卢拉从年初的鼓吹联合货币到现在熄火,可能是印度巴西都害怕在中俄主导的金砖+里面没什么话语权?是不是只要中俄沙特够坚决,其他的捣蛋鬼也坏不了事儿?
我從一開始就預見到這些問題,所以才會做出中俄沙搞籃子貨幣的建議;也不知是中方決策者不懂(考慮到他們的專業建議來自易綱,實在難以讓人有信心),還是其他國家不容許。等幾周,看實際宣佈的協議吧。
2023-08-05 05:09 回复
jay2005195
2023-08-03 09:23
@楼上 巴西印度明显是不想被拉入反霸或反西方联盟。如果说不想被中俄主导,难道想被西方主宰吗?现在世界被西方主宰着,全球还没形成摆脱西方秩序的联盟就谈分赃, 那也太目光短浅了。
rongbing mu
2023-08-03 16:20
@210 我把观点明晰一下。印度和巴西不同,他们是真的目光短浅,左右逢源还为此沾沾自喜。巴西则远没有印度那么麻烦,我只是对卢拉从年初的高调到目前风声有些不解。第一个着手做做区域联合货币和本币结算的巴西显然不是不想掺合反霸权。这里有两种推测,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3_08_03_703736.shtml这篇最新的报道显示“巴西反对扩员”有可能是昂撒媒体(Reuters)的舆论战。还有可能是一揽子货币和金本位货币都同时在商议,但是巴西不在篮子货币里的考虑中。Either way,巴西远没有印度麻烦,是可以争取的对象。
干煸鱿鱼须
2023-08-05 02:41
对于中国最近一系列人事异动的担忧最近秦刚被免职是无可争议的中国最火政治新闻,但这也只是冰山一角,军方的人事变动更加触目惊心。火箭军司令员和政委均被免职,现任战略支援部长以及前后勤保障部长也在接受调查。根据军队中传出的信号,这次泄密牵扯的人员之多范围之广造成的影响远超96年台海危机,相关方面的情报恐怕已经被卖了个底儿调。听说美方情报的突破口大多为官员的留美子女,这点可以和我个人认知相佐证。接触到的高级军二代一方面十分依赖和满足于中共提供给他们的优越的物质生活和高人一等的社会地位,另一方面又极度痛恨中共尤其是习近平政府,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情报无偿告知美国,让CIA立刻展开斩首行动。比苏联解体前的人心思动有过之而无不及。去年央行选择帮助美国度过难关,有没有可能是习近平和其势力在对自己军事能力,国安能力的极度不自信的情况下,禀着‘绝对不能逼美国狗急跳墙,只要对方一动武一切都完了’的思路做出的摇尾乞和行为?从去年看到央行的一系列骚操作开始我心中就有这个担忧,但一直在安慰自己应该遵循汉隆剃刀。习近平毕竟不是超能力者,他还要依靠庞大的官员体系去运作国家。而如果大部分官员都已经把鸡蛋放在美国的篮子里了,一旦与美国对抗升级,习甚至都不能保证自己的绝对亲信是不是还站在自己这边的话,那么表面上与美国对抗,但关键时候帮助对方渡过难关也许就是维持中共这艘大船不散架的唯一方法了。
易綱犧牲中國利益以拯救美國的行爲,絕對沒有習近平正確理解後的許可,因爲後者的所有對外政策都與你的論述相矛盾。

但其他的中高層人員思想扭曲,以致被英美學術歪論所迷惑(蠢)和情報單位所滲透(壞),則是博客反復批判過的問題(但前者遠遠更普遍更嚴重)。習近平留任,可能就有在60後和70後之中找不到合適繼任者的因素在。
2023-08-05 04:48 回复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
2023-08-06 11:15
 关于黄金储备量会不会限制货币流通量,我分析的结论如下当然我的分析可能会犯错请指教中国是世界最大黄金生产国每年生产黄金500公吨约占全球12%,第二大和第三大黄金生产国是澳大利亚和俄罗斯2020年的数据每年产300吨,2022年全球黄金产量3612吨,且最近16年全球黄金产量每年平均以3%的增幅数扩张已经连续扩张了10年,2006年全球黄金产量只有2300吨,增加了56%,大约和全球经济年增长率相当,如果根据货币方程式MV=PT 货币数量*流动速度=价格*数量 那么黄金在变成各国储备货币以后开始如果没有增加需求就不会大幅度增值而是变成一的稳定期,当然在取代过程那段时间可能会上涨但是如果回顾十年前一些炒黄金的文章就会发现当时炒作的重点是什么,全球高品味金矿开采量已经快要枯竭,因此黄金会大幅上涨,确实高品位金矿已经快要几乎勘探和开采完毕,但是绝大多数生产的黄金都是以铜矿和铅锌矿这类伴生矿物的副产物开采出来的,而中国开采的基本金属比较多因此才变成全球最大黄金生产国,有点类似中国禁运半导体原料镓和锗不是因为中国专门去生产这两种金属,开采铝顺带开采出这两种稀土,即使西方有储量直接开采这两种金属也会亏本,因为全球最大的铝开采业在中国,中国并没吃亏从储量来看虽然美国和欧盟各国有大量黄金储备,但是印度和中国民间的储备量更大,人类5000年历史以开采的黄金总量约21万公吨、全球央行总共只有4万吨,储量大多在中印两国民间,且美国和欧盟的结构性贸易逆差「如中国电动车产业的崛起未来会让中国获得大量顺差增加欧盟的逆差」和结构性财政赤字和如果在未来越来越大「西方储备的黄金肯定会外流到贸易顺差的国家」不然买不到制造业国家的商品,而中国的储备量会不断增加因为如果中国不买美国国债而是买黄金....那中国自己生产的黄金就没必要出口,而是直接让央行买下来,凯因斯讨厌金本位的原因和金本位真正的问题是,如果发生全球性经济萧条或生产过剩、周期性经济危机,央行的货币发行量是稳定的被全球黄金生产量锁死了,不能逆周期调节在萧条时大幅增加货币发行量、压平经济周期和波动率,所以凯因斯才说「黄金是野蛮的遗迹」1930年大萧条时就是个例子,但好处是任何一国都不能直接印黄金而是要付出一定劳动才能从国际贸易交换到商品,不能像美国增发国债印美元购买全球商品,因此有利于取得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信任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
2023-08-06 19:08
 补充但是我底下的分析只是以最终金砖货币变成金本位取代美元欧元的地位来看最终的平衡阶段,这需要额外耗费时间假设金砖货币是黄金代替美元欧元短期内会有负面影响,因为这会引发取代过程中的黄金短期大幅升值,美国IMF、欧盟各国已经储备的黄金会让他们短时间内发一笔小财,这个个国家金库储备没有被花完之前他们不用面对他们的贸易赤字、财政赤字等结构性和内政的制度腐败,如果黄金升值了6倍,那么美国就等于凭空多出3兆美元,这可以让美国撑过几年时间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问题才开始出现,金本位时代表现为黄金外流,速度没有王博士建议的直接用主权货币取代釜底抽薪那么快,一夜之间让它们失去全部
pedagogicM
2023-08-11 00:22
中菲近况最近菲律宾在仁爱礁与中国发生冲突,中方这边应对相较以前大为改观,值得高兴,然而让我不解的是菲律宾近期的所作所为,这任菲律宾总统无论是从本国经贸角度还是考虑到近期与中国达成的各项经济协议都不应该在美国教唆下充当马前卒。请教您是否可以认为马科思的水平远不及杜特尔特,与尹锡悦、岸田文雄水平相当?同时,对中国来讲是否一个杀鸡儆猴,进一步确立南海地位的好机会?
思考這個問題所需的事實和邏輯基礎,其實都在博客的記錄裏;熟讀過的讀者應該能夠自行回答。

2019年《再談統一》一文,在復習2025年是臺海變局可能關頭的預估(原本在2015年所作)時,就提過Duterte卸任是一個重要變數。這是因爲菲律賓如同緬甸和泰國,深受昂撒宣傳洗腦的滲透荼毒(這一點,博客留言欄剛在幾周前又討論過),所以民意先天是高度反中的。Duterte這樣可以無視愚蠢民意的總統反而是異類,一般政客不論自己私下意見如何,都必須討好資本和主流媒體所操弄的民意。

至於中方如何處置,考慮到俄烏戰事還沒有塵埃落定,歐盟依舊神經緊張,而中國又明智地選擇置身於反殖民鬥爭的第二綫,那麽當前的對等反擊顯然已經足夠。
2023-08-11 03:00 回复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
2023-08-16 17:46
 王博士怎么看俄国塔斯社这篇报导,为什么南非外交官说金砖货币没列入议程?https://tass.com/world/1649803Single currency not on agenda of upcoming BRICS summit — South African diplomat还有这篇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说法?BRICS New Development Bank: No Common Currency Yethttps://www.silkroadbriefing.com/news/2023/07/06/brics-new-development-bank-no-common-currency-yet/我有不祥的预感 或者这是为了让西方松懈的战略欺诈?有没有可能是层级不够高不知情?副总裁不可能知道决策,这可能是十几人最高领导层在小房间里就能决定好的,至少要到普京和习近平或央行行长和国务院总理这一层级或者只是金砖里中俄沙特伊朗4国推动和南非没什么事?但8月2日俄国塔斯社另一篇报导俄罗斯官员又证实会讨论一篮子货币协议https://tass.com/economy/1654043BRICS basket of currencies may be discussed at August summit – Russian officialAccording to Deputy Prime Minister Alexei Overchuk, "maybe the leaders will decide to instruct the relevant expert departments to study this issue."
當前的訊息很混亂,既然會議很快就開始,大家稍安勿躁,再等幾天自然會知道多國折衝的實際妥協結果。

至於策略上的考慮,我從2014年開始鋪陳理論基礎,俄烏戰事初起就斷言是實踐的時機,而且不但立刻給出最佳選擇,連其他選擇會有什麽問題都反復解釋過了;中方如果人謀不臧,堅持要在錯誤路綫的墻上撞得頭破血流,我也沒辦法。這裏我想指出幾個已經被驗證了的細節預測:(1)印度是建立新國際儲備貨幣的最大障礙;(2)中印的確因爲金磚是否大幅擴員而發生激烈衝突(參見https://www.rt.com/news/581310-china-india-brics-currency/);(3)籃子貨幣是最可行的方案,Nabiullina的背書可以簡單證明。
2023-08-17 05:20 回复
passer_by
2023-08-22 16:42
王博好,想问下为什么是由中方和印方发生激烈冲突?为什么不是由俄罗斯出面规劝印度呢?而且一直以来都是因为俄罗斯忌惮中方才非把印度拉到各种组织中,现在反而因为印度而碰到各种阻碍,很好奇俄罗斯对此是如何看待的?
當下俄國不可能下場得罪印度。

此外中國自己搞不清楚狀況,任由非蠢即壞的官員選擇錯誤的政策手段,難道俄國能置喙嗎?

這問題太可笑了些,自己反省一下,不要把我的時間和博客的版面當作個人可以隨便揮霍的東西。
2023-08-23 12:11 修改
criteria
2023-08-24 21:46
王先生怎么看这次金砖扩员?从目前的结果来看成中有败,UAE、Saudi Arabia的加入众望所归,Iran估计是在Russia的强烈要求下,Egypt坐拥苏伊士运河可以理解,但是Argentina和Ethiopia着实让人摇头,特别是Argentina那位总统候选人如果上台可能比印度对金砖货币造成的麻烦更大。从理性的角度分析,新加入的成员可以稀释印度在金砖国家中的话语权,这对SDR形式的金砖货币有益,但是像您提到的Qatar以及Algeria难道不是更好的选择吗?最重要的一点,这次关于金砖货币以及新的国际贸易结算体系只字未提,这一定是中国金融界为美元立的又一大功,希望先生的大战略不会又被搁置八年再被拿出来哎。
當前世界有足夠財政紀律和工業體系的國家寥寥無幾,像你這樣挑挑揀揀完全不切實際。反正金磚有了印度之後,根本就不可能作爲國際治理的決策核心來有效運作,只能當作一個鬆散聯盟用來整合外圍國家。我不是從一開始就不建議金磚貨幣嗎?其廣義的原因正是取代美國霸權所建立的新國際秩序,必須有一個核心,而有資格進入核心的,除了理所當然的中國之外,頂多只有俄國和改革如果成功的Saudi。換句話説,正如昂撒把Golden Billion劃歸一個四層的洋葱,尊重第三世界的新國際體系也還是必須有從内外到外的幾個層次;這並不是像美國那樣爲了方便將搜刮來的利益向自己集中,純粹是爲了有效治理而別無選擇,否則就會倒退100年回到毫無作用的League of Nations。

至於易綱,兩年前的匯率操弄已經足夠他入祀忠犬祠;這次更離譜,直接抹煞Nabiullina的專業意見,護主如此奮不顧身,他的牌位必須排在von der Leyen之上了。
2023-08-26 01:52 修改
SirChen
2023-08-25 09:19
請教王先生,目前看來新合成貨幣遙遙無期,則對短中期的未來展望是否有需要重新評估?美元霸權的壽命是否又延長了5~10年?若短期內在美元霸權不會受到大挑戰的情況下,是否美方狗急跳牆(在東亞-台海朝鮮半島南海-主動跨紅線)的機率降低了一些?且因爲貨幣霸權仍在手,數年後會遇到的財政危機也能以印鈔手段得到很大緩解?
以下是博客在SVB危機期間所作的既有分析:美國經濟沒有立即危險,必須等到家庭、公司和金融機構的流動現金大致耗盡,才會受到真正的擠壓,這還需要大約12-24個月,届時美聯儲可以簡單地將QT反轉為QE來“解決問題”,而QE對美國經濟的附帶惡果必須靠美元作爲國際儲備貨幣來稀釋。

所以你的問題的答案是“是的”,是上述邏輯論證的自然結論,除非未來24個月内替代美元有顯著新進展。
2023-08-26 06:40 回复
韭菜盒子
2023-08-25 13:38
“我们重申支持一个以份额为基础且资源充足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为中心的强劲、有效的全球金融安全网”截取自金砖峰会声明https://www.gov.cn/xinwen/2022-06/24/content_5697423.htm
我重申金磚組織不適合作爲貨幣核心,只適合當推廣機制。
2023-08-26 06:26 修改
陳閱增
2023-08-25 16:17
替代美元並完成霸權交替無從談起。中國大陸一再強調要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這次幫助南南國家度過難關的卻是100億美元專項資金,大陸主流甚至對這次金磚峰會的成果彈冠相慶。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王博這麼多篇文章指明了一個最簡單的道理:何為正道。大陸發展多年,人心反而偏離正道越來越遠,那麼現在層峰要做的第一要務就是斧正人心,但這十年通過反腐以及所謂的思想建設來衡量沒有成功,那麼現在挑戰霸權失敗是必然,自然會有易綱這類德不配位之人作祟,閱讀博客多年,見聞讀者中批評中國種種亂象及官僚不作為的評論多如牛毛,這顯然是精神教育上的缺位,大陸現在視仁義禮智信為糟粕,僅有趨利避害的人性而全無舍生取義的人性。上周大陸新聞報導有一個土豪因間諜罪被抓,在大陸好像稱謂“官二代”,按理說不缺錢財,叛國如果不是圖財,那一定是人心出了問題,這些大陸經濟發展最大的收益者竟然覺得受益的不夠要自掘墳墓,這實在太可笑了。大陸土豪的主流倘若只有享樂和賣國這兩個方向的話,在反腐這麼多年還能出現這樣的事情足以見得大陸的腐化與台灣不分伯仲。 大陸如果能取代美國固然是好事,然而大陸在選材製度上的腐朽最為嚴重,從上到下,上層為功名利祿臭不可聞,不啻學術腐敗,哪怕為幾個自帶流量的考生也要爭得不可開交。學生無人引路,網紅粉絲等有害文化哪個不在校園內成為主流荼毒後生,這樣在未來還能入則有法家弼士,那才是奇蹟。只願王博不要為大陸的不爭氣而生氣,於失道者,示其正路。於闇夜中,為作光明足矣。
你所談的現象都實際存在,但不足以做出你的結論,原因如下:

1.“富而好禮”原本就是殖民帝國搜刮全球才有的餘裕;

2.功利主義是自由市場競爭的必然附帶心態;

3.自私自利的壞人存在於任何社會;

4.中國擅長的中央集權官僚體制先天具有抑制財閥和隔絕噪音的潛力;

5.中國獨有的士人傳統能在惡劣環境下保持部分清流;

6.所以社會和經濟的腐敗案例不是重點,學術界和教育界的系統性腐化才是國家前途的大坑。

以上其實都是博客多年來反復討論過的議題,讀者應該自行歸納,就自然能夠避免過度樂觀或悲觀的論斷。這正是“中庸”的真意:不是和稀泥,而是把問題的所有方面都做出詳盡的觀察和客觀的分析,從而賦予適當的權重,因求真而自然不落極端;畢竟自然界先天排斥奇點Singularity,而社會議題如果真到了無可挽回的地步(例如亡國滅種),那麽自然也就沒有繼續討論的必要。
2023-08-26 03:11 回复
為什麼事實和邏輯對統治階級也無效
2023-08-25 18:54
為什麼事實和邏輯對統治階級也無效我是博客老读者从2015年开始看很少发文章博主这2-3年对未来国际政经大事的预测1.英国脱欧导致经济崩溃苏格兰独立--事态后来的发展是虽然英国经济付出一定代价但后来出乎预料苏格兰没独立2.新冠疫情美国印钞导致严重通膨或过度升息而紧缩导致美元经济崩溃--后来被欧盟和中国央行易刚一起救活了美元霸权领导阶级对此认识不足3.俄乌开战乌克兰撑不过3个月德国只愿意给钢盔---后来防御方转入消耗战时间被拖长4.俄乌战争导致短期国际体系遇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同上领导人对此认识不足5.2025年中国有50%概率统一台湾---还没发生无法评估我的感想是必须重新评估对未来1-2年事件预测的准确率,或是预估事件的方法如果用先验假设而且有良好的理论模型来预测,尤其是根据统治阶级的心理状态认知能力和根据普罗大众人性的普遍原则而不是频繁使用贝叶斯统计事后在修正参数,应该也改变理论,会不会提高准确度?而且每发生一次结果不如预期应该都要重新回去修正预测的理论模型,发现新的事实后用新的政治经济理论模型预测测,这样做才科学博主对统治阶级的期望和建议也有一大半没被听进去1.比如量子计算机、核融合、人造淀粉这类伪科学还在搞,全钒液流电池还是一样大规模投资不足2.美元霸权没被取代中国央行出了个易刚3.突破英美大众媒体宣传谎言的建议也几乎没被听进去,或太晚实施4.俄乌战前拉拢欧盟用欧洲分化西方国家的建议也太晚实施导致错失良机有没有可能事实和逻辑也对统治阶级无效?虽然我这样说很大逆不道,但这也没办法我喜欢有话直接说不想憋着,西方和东方就是寡头政治和专制之间的竞争,没有一套制度是完美的,因为人性充满缺陷,理性的人类并不一定出现在最顶层的统治阶级,救只能看着国家衰落无能为力,长期读者看了很无力感,老臣无力可回天阿
薛丁格的貓
2023-08-25 21:34
217 F您說的問題切中時弊,但個人以為稍嫌悲觀,現在遠遠還沒到”必然”失敗的時候~~一、中國問題不少,許多更是積弊甚深短期難以化解,這是有理性、有智慧的愛國人士早就知道的事,另過度逐利、腐敗無能、反智民粹…等等問題已是普世現象,歐美在這幾方面的問題恐怕不會比大中華地區好吧?(註1)但不可否認,他們有較多的家底可以揮霍。二、官二代叛國一事固然令人心痛,但壞蛋的慾望本就沒有止盡,若改革或反腐傷害了他們的利益,即便是不當得利,他們也不會自我檢討,還會做出反擊。世界各地不也有大把的政客或無良資本家,已如此有錢,卻連買贖罪劵的心都沒有?臺灣的蔡家、蘇家沒錢嗎?清廉否?Amazon的財富更不用說了,但為了賺更多的錢,竟讓基層員工連上廁所都困難(註2)。三、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處境多麼艱難,人心多麼離散,時至今日卻成了抵抗西方殖民的帶頭者,除了少數菁英,多數人都是跟風者而已,並非不能改變。總之,如果終究只能比爛後勝出,耐力與意志力就更顯重要。周旋到底吧!套句任正非先生的話:除了贏,無路可退。註1 : 儘管有疫苗風波,整體而言台灣在新冠防疫上仍屬可圈可點,專業官僚的能力與執行力仍好過歐美。註2 : https://www.ctwant.com/article/110639
是的,我覺得全球反殖民鬥爭雖然被中國體制内叛徒拖了後腿,但整體大勢已成,頂多稍有延遲。

俄國式的叛徒處理方案固然很爽,但對解決問題幫助不大。

至於中國本身的前途,關鍵在於學術和教育改革;雖然不見端倪,但爲時未晚,大家繼續努力。
2023-08-26 03:39 回复
criteria
2023-09-21 16:50
对后注四十一的补充,根据The intercept的报道《U.S. Helped Pakistan Get IMF Bailout With Secret Arms Deal for Ukraine, Leaked Documents Reveal 》,及Andrew Korybko在《The Intercept’s Latest Leak Might Deal Irreparable Damage To Pakistani-Chinese Relations》的讨论, Imran Khan的下台不光导致Pakistan成为乌克兰的武器供应国,同时以此接受IMF的资助,换句话说,这届Pakistan政府努力的要求被美国殖民。因此中国不仅没能保护好第三世界的亲华政权,同时一带一路投资在中巴经济走廊的几百亿美元(纳税人的钱)可能打水漂,固然这是遗祸,但值得深思。这件事情有一个非常有力的间接证据,这次新晋金砖成员中,俄罗斯极力推荐伊朗,巴西邀请阿根廷,但中国反而没有任何想要引荐Pakistan加入的消息。
投資打水漂是真金白銀,不推薦進金磚無關痛癢,任誰都知道該如何選擇,除了中國外交智庫之外。
2023-09-22 07:43 回复
韭菜盒子
2023-09-22 20:52
中美成立经济领域工作组为落实中美两国元首巴厘岛会晤重要共识,根据国务院副总理、中美经贸中方牵头人何立峰与美国财政部部长珍妮特·耶伦达成的共识,中美双方商定,成立经济领域工作组,包括“经济工作组”和“金融工作组”。“经济工作组”由中美两国财政部副部长级官员牵头,“金融工作组”由中国人民银行和美国财政部副部长级官员牵头。两个工作组将定期、不定期举行会议,就经济、金融领域相关问题加强沟通和交流。
系色
2023-11-20 09:34
彭博社11月20日报道,阿根廷总统候选人马萨承认米莱赢得阿根廷总统选举。这人的政策(无论是否实行),简直是想把整个国家打包了卖掉。阿根廷才加入金砖,就发生这样的事。是否可以预见中国对于阿根廷所有的外交努力全都灰飞烟灭?央行手上换来的阿根廷币全成为废纸?
是個真實的問題。

這也是不應該試圖用人民幣替代美元儲備功能的另一個原因(參見新博文):美國當年是先取得軍事霸權,接著是宣傳霸權,最終拿下貨幣霸權之後,才敢搞全球化,根源就在於沒有軍事護航的全球化經貿根本不可能保障規則,連資本自由進出都有讓國内的金融秩序被外人攪亂的危險。這裏新博文沒有提到的一個典型案例是1929-1933年的德國:正因爲一戰戰敗,被迫將經貿金融對戰勝國開放,所以1929年華爾街引發金融危機之後,在歐洲工業國中德國受害最深,最終導致Hitler上臺。

中國不是戰敗國,也沒有外軍占領,居然對美國的金融掠奪也予取予求,實在是天下奇觀。
2023-11-20 23:03 回复
criteria
2023-12-10 23:56
看到一则新消息(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will-israel-defy-washington-target-hezbollah-lebanon-hamas/),Blinken施压以色列在今年年底结束战争,这个紧急程度甚至比您最近讲座的几个月还要短,看起来Biden和民主党为了连任和打击中国什么都顾不上了。Netanyahu经过这次战争,其政坛危机已经解除,现在停战的选择权的以方,如果巴以在春节前就会停战,明年的台海实在令人担忧。
沒有你想的那麽糟糕。如果以方屈服於美方要求,急著停火,就很可能來不及清除Hamas在Gaza的勢力。這裏若是停火條件對Hamas優惠,那麽美國國内猶太財閥必然會找Biden的晦氣,他應該内顧不暇;若是對Hamas嚴苛,則戰事隨時可以重新爆發,美國也無法放開手在別處搞事。

罩門的意義,不只是必救,也代表著難以一勞永逸地防護。
2023-12-11 01:49 回复
2023-12-14 12:20
请问王先生怎么看最近中美对越南的拉拢黄仁勋宣称要在越南建芯片厂,习近平高调访越发文要建立中越命运共同体。记得王先生之前说过投资越南是资敌,现在中国貌似想要把越南拉入自己的产业链。请问该如何对冲美国对越南的拉拢?
和對印度一樣,冷眼旁觀是最佳策略。

習近平常常讓人聯想到雍正,原因是兩者在内政治理上的勤奮、嚴厲和魄力頗有相似。但別忘了後者還有兩個很大的缺點,第一是外交戰略較爲天真,例如對沙俄蠶食鯨吞國土采取懷柔寬讓政策,第二是對科學求真不夠重視,喜歡縱容迷信,以致不在乎是否跟上西方科技發展。我個人非常希望有他身邊的幕僚能適時提醒,不要重蹈前人覆轍。
2023-12-15 03:39 回复
小玫瑰
2023-12-17 15:53
楼上有位读者留言“因为这个博客是中文世界中最早思考并注意到凯恩斯方案的,没有之一”与事实不符。我想以事实为依据,严密地逻辑推论为准绳的作风才是对王老师真正的尊重,因此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予以指出。实际上早在2009年周小川先生已撰文《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其中明确体现了2008年危机对中国金融高层的触动,直接指出国际储备货币是问题的核心,同时明确提出“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以及明确表示了“凯恩斯的方案可能更有远见”并对其未能实施表示遗憾。从文中“建立凯恩斯设想的国际货币单位更是人类的大胆设想,并需要各国政治家拿出超凡的远见和勇气”完全可以看出周小川行长彼时的长期战略思考(详见http://www.pbc.gov.cn/hanglingdao/128697/128719/128772/2847833/index.html)。只是这样就更加难以理解后面为何转向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方向去了,明明周小川行长在文中已经明确指出“对于储备货币发行国而言,国内货币政策目标与各国对储备货币的要求经常产生矛盾”,说明他知道其中利弊。至于易刚对于王老师呈上去的提案的无视与对Nabiullina方案的不配合,那就更加匪夷所思了。此中种种因由无从得知,但试想如果不浪费时间,从2009年有了想法就开始布局准备的话,今天何以如此被动。真正爱之深责之切,痛心不已。另外王老师在本篇正文中有“唯一能杜绝被掐脖子的办法,是严格检视所有西方主导的国际经贸政治法律体系,设法对所有节点做出替代。”对此,上月27日习近平主席主持的政治局会议上明确强调“要坚定维护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主动参与国际规则制定,推进国际关系法治化。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推动全球治理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以国际良法促进全球善治,助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以及涉外法治人才的培养(详见https://cpc.people.com.cn/n1/2023/1128/c64094-40127414.html),这明显说明领导人在战略上有意主动参与国际规则制定,推动新的更加公平的国际规则,这与王老师的vision完全一致。真心希望下面执行起来最后不要变成一纸文件实际上又是形式主义。
“聼其言而觀其行”,在充滿各種虛僞的政壇尤其重要;專業上知曉其原理,但卻因各種主觀因素反其道而行,實際上比起懞然無知更可惡、更難辦。不是有句老話:“裝睡的人永遠叫不醒”嗎?學術詐騙集團如此,金融貨幣主管也是如此。

博客當然不是世界上第一個思考凱因斯方案的,連凱因斯自己也不是;但我應該是華語世界第一個能夠明確解釋所有脈絡、並敢於强力倡議正確措施的學人。畢竟學識必須匹配品格,才能對國家社會做出正面貢獻。
2023-12-18 03:51 回复
小玫瑰
2023-12-17 15:55
三月SVB事件想请教下王老师,其起因我知道是因为储户提款太多,总资产缩水较多所致。我的疑惑和好奇是这个问题的根本是SVB的负债管理做得不好吗? 一般都会做LDI,就算第四类负债比较难处理,但起码也要做压力测试吧,美国其他金融机构实操起来也是这么不靠谱吗,就是他们真的做LDI和stress test吗? (我知道王老师说过美国其他银行那时是比较健康的,但是王老师是针对他们的存款准备金比较多)
唉,銀行界的壓力測試,我是真正動手做過最前沿、最高端的開創性研究的,算是業界的權威之一。

實際上這些測試裏最重要的,正是各種黑天鵝事件;然而它們先天就是統計曲綫上的尾巴,不可能從歷史案例簡單推論。偏偏政策監管必須要求能明文寫下細節的規範,以防止作弊。正因爲以上這個基本矛盾,壓力測試不可能完全成功;最好的銀行防爆政策,是增高安全儲備底綫,例如現在正在美國國會吵翻天的Basel III Endgame;但這又直接壓縮銀行的獲利率,所以JP Morgan帶頭强力反對。

SVB正是因爲歷史案例只用了不到50年,所以沒想到通脹復發會造成長期國債在短期内價值就大幅縮水。
2023-12-18 03:38 回复
pedagogicM
2023-12-26 11:01
王老师,Houthi在Bab al-Mandab Strait袭击欧美商船会不会是俄罗斯和中东联合制定的计划?因为从时间逻辑上,这一切都发生在俄罗斯与沙特伊朗接触之后,袭击发生后,油价立刻反弹,这相比于石油减产要好很多,而且也间接声援了Palestine。这里最让拿不准的是中远海运也暂停在红海的接载,从中东对Houthi的行为保持沉默来说,这大概率是中方胆小怕事在具体事件上的又一次表现。
第欧根尼
2024-01-13 22:06
gonzalo lira去世了,他还是没能熬过俄乌战争。他是一个知行合一的人,a man who have guts。作为一个他的读者,我认为他的选择与他所受的文学训练有关,他自己也并没有那么在乎被不被抓,要不然他也不会轻描淡写说出他受刑求的过程。唉。
揭穿特權階級的謊言先天是一項困難、昂貴、而且危險的工作,雖然是增進人類公益的重要努力,但受益群衆中卻必然會有很大的愚昧成分,從而受利益集團誆騙而反過來成爲打擊傷害實話者的第一綫,因而只有智(看穿真相)仁(關懷公益)勇(迎難而上)兼備的真正社會主義者才會主動承擔這個吃力不討好的任務。

每個實話者聯盟的成員都面臨不間斷的危險和代價,但Gonzalo Lira始終是最無畏的;現在他捨身取義,值得所有有良知者哀慟悼念,更是我輩理性社會主義者的楷模。
2024-01-14 06:53 回复
第欧根尼
2024-03-07 08:41
Victoria nuland离职意欲何为?
Trump來勢洶洶,國會共和黨人因而堅決抗拒烏克蘭軍援,拿不到錢孝敬軍工爸爸,多留10個月沒有任何實際意義(即便剛剛從助卿升到副卿),還不如早同僚一步,先到過氣政閥的養老院占位。她最後選擇與當初提拔她轉進民主黨陣營的Hillary一起到Columbia禍害下一代學子。
2024-03-23 00:47 修改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