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這個部落格

2015-04-12 20:52: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719



從去年此時心血來潮,萌生了寫部落格的想法,到七月正式開張,至今已有一年,不知不覺之間已經寫了一百篇。剛開始還不太確定該寫些什麼,只想先對軍事類新聞做些評論;後來越寫越雜,現在還真的不太確定自己是在寫些什麼了。回顧這一年中,我做了些新的研究,另外一些舊有的點子在醞釀之後慢慢成熟,和讀者之間的互動交誼更是一個極有益的學習過程,收穫很大。希望讀者們也因這個部落格而有新的收穫,並繼續提供反饋。

在這些文章中,最重要的當然是《美元的金融霸權》。我有幸在這個大時代裡做為一個現場的目擊者(我還記得1997年和2008年兩場金融危機發生時,自己在做什麼;911事件,我更是身在近處),把美國近年的金融運作有條理地整理出來,介紹給圈外的讀者們,是一個歷史的使命。其實我並不後悔入金融,不論那環境壓力如何的大,同業間的競爭如何的自私奸詐,它至少有一點比其他職業強,也就是一個人的成功與否,可以完全由其客觀的交易利潤而決定,與他是否善於吹牛拍馬,關係相對不大。所以(對自己)誠實可以是個美德;這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

其他有幾篇文章,我自己也挺喜歡的。例如《訪意大利有感(二)》對二次大戰中意大利戰史的描述,是我獨創的全新分析。傳統上主流歷史的記載,很明顯地是美國人為遮掩自己玩陰的而編出來的故事,在70年後終於真相大白,這對軍事歷史來說是個重要的發展,完全可以做為博士論文的題目(我還有其他幾個可以寫學術論文的新主意兒,主要是更正大學教科書裡常見的錯誤章節,但是因為我退休前的專業是銀行的自營交易,保守機密很重要,就一直沒有發表;它們都是統計和金融方面的題目,也不適合在這裡詳述)。此外我對國軍的批評建議和對共軍的分析報導,例如《055級的設計概念》,也應該可以讓國軍的情報分析員(亦即我21歲時干過的那個職位)拿去轉述,相信比起他們自己搞出來的,會有些額外的參考價值;只希望國軍的高層在應付島內政治和公關之餘,還在乎打仗這種枝微末節。

不過我真正的目標讀者,是台灣的新聞媒體從業人員。在政治、軍事、經濟、科研等方面,現代的專業知識都有很高的門欄,讓圈內人可以輕易地愚弄外行人。而台灣的新聞業對這些專業知識似乎特別無知,所常引用的名嘴們自己水準也極低,以致台灣社會對公眾事件的討論,往往完全不入流。不過設身處地想想,一個剛從大學新聞系畢業,沒有其他知識學養、還沒有見過世面的年輕人,就是有心寫深入的分析,也不知從何著手。我自己在20幾歲時,也是人云亦云,十分天真的。這個部落格的主旨,是要對台灣的亂局起撥亂反正的作用;而其過程,就在於對真相提供深入的專業分析,希望慢慢的會有有心向上的媒體人也參加我們的討論和學習,最終能為台灣的社會大眾,傳播對事實正確的認知。

我寫了這個部落格之後,和幾個老朋友重新聯繫上,算是一個意外的收穫。我寫的題目雜,大家也似乎各有所好,未來我還是會繼續高興寫什麼就寫什麼。不過一位在大學執教的朋友邀請我去給幾個演講,題目著重在台灣學子畢業後的職業生涯發展方向;這是一個我還沒有仔細考慮過的問題,在未來幾個月如果有些心得,或許也會在這裡討論一下。

【後註一,2023/01/23】我在留言欄指出近年的AI發展嚴重威脅了以往被吹捧的工匠,包括畫匠和文字匠,但現代社會中自我膨脹最大、才德最不配位的職業,其實是企業高管和商業顧問,其工作也同樣與智慧(亦即建立深刻完整的邏輯認知體系)毫無關係,而只是基於簡單技巧(主要是假大空和吹牛拍馬)的反復熟練運作,換句話說,本質上正是典型的工匠。所以今天新聞傳來(參見《AI chatbot’s MBA exam pass poses test for business schools》),ChatGPT在美國頭號商學院Wharton School成功通過期末考,對博客讀者來説,應該不是意外。

80 条留言

Space
2015-04-12 00:00
王先生你好,高人的大作每出必读,受益良多,造福五湖四海。
谢谢支持。
Space
2015-04-12 00:00
读王先生的关于金融覇权的文章,对我衝击很大,这个衝击力不下于我第一次读日本前情报局局长孙氏所写的书“日本战后史的正体" 美国制造各种事件、司法、学生运动,以软黑实力控制民主国家政治。
从读这些高人的文章,我们以知道美国的国家利益有三様即是军火利益、华尔街利益和控制各个民主国家的软黑实力。
王先生你可以不用期望臺湾
会有什么亚洲观、世界观,因为日本也没有,
为什么没有正确基本常识观呢?
那是因为民主国家之上还有一个实际真正统治和影响这个国家的藏镜人组织。成员遍布在社会各阶层、新闻、司法高层、选务机关、大学教师、民意调查、长期投资培养的政治人物。
在日本聴说FBI从业员10万名,年経费300亿。若加上安全局的经费可到800亿美金, 有这样经费和人员,
所以美国自信满满,谁不聴话,谁就像阿扁一様送进牢、像韩国总统被暗杀、像日本首相不断被更换赶下台。
王先生的文章和YST2000大神的文风有些类似,期望王先生再接再厉,开启眾人天智。
我不认可FBI是幕后的藏镜人组织之一,不过藏镜人是有的,尤其是在美国这种赢者全拿的社会。

一般民眾本来就只关心养家,真正有能力又有心关心时事的在哪个社会都只是少数菁英,在台湾大约就是十万左右吧。我若是能影响几千人,还是有一点用的。
Baruntse
2015-04-13 00:00
王先生,您好:
您的每篇文章,我都已经仔细拜读了,真是受益匪浅,所获良多。我是在美国生活了多年的来自大陆的人,对您描述的关于美国的一些现象觉得真是入木三分,非常的深刻。先生来自台湾,可能对台湾有些爱之深,痛之切的感觉,似乎稍显过于严苛,但这种心情也是可以理解的。您这个部落格,我是每天都访问数次,期待更新。每次看到任何更新,都是我一天的意外惊喜。多谢了!
我最为欣赏的,还是先生在推出结论之前的理性而严格的逻辑分析。和在大陆以及其它台湾中文网上铺天盖地的纯粹的情绪化的倾泄(有时给人的感觉就是当眾手淫)相比,先生的这份理性,逻辑和冷静实在是中文网的一块小小的净区和宝地。

另外一句题外话:先生对台湾的看法似乎一直比较悲观。但换一个角度,台湾能出先生这样的人才,前途恐怕就不会太悲观吧!
我人在美国,能帮台湾的也就是打打嘴炮。。。
aaa
2015-04-13 00:00
建议您可以同步在联合报系的udn.com再开一个blog,感觉那里人气更旺,更容易传播您的观点。
我还是最喜欢中国时报,对它的编辑团队期望也最大。
luliu
2015-04-13 00:00
谢谢,受益良多!
世界对白
2015-04-13 00:00
百篇(日)之喜,祝贺,祝贺!请收下长命锁!不请之求——月写五篇以上,满足众人的期待!
兄台以实名,爆照之举自有文者自负的意味,令人敬重!
只说实话,自然心里有底,不怕让人认出来。
之乎者也
2015-04-13 00:00
偶然发现先生的blog,看了一夜竟不知疲倦,夜不能寐,发觉先生真乃大隐隐于市。以后还将向先生请教一二,望不吝赐教。
大隐隐于市不敢当。在金融界时,必须避免曝光。现在没有这个顾忌了。
受益良多
2015-04-13 00:00
无意间 看到王大哥的文章
尤其美国金融业霸权跟国家战略的文章十分精彩
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让我们
能继续能看到你更多的好文章
我也是最喜欢想大战略;不过每个人有不同的偏好,而且像是工业和经济发展前景这些题目,比较切合实际,有关民生。
李英华
2015-04-13 00:00
偶然看到王先生的博客,欣喜万分。有水平的文章,一读就能区分出来。王先生确实是通过逻辑思维,对国际政治看得很透的高人。
其实圈内人也有懂的,只是环境逼迫,不能说实话。
瑟兰2015
2015-04-13 00:00
看了这么久文章,感谢一下!
欢迎评论。
非常容易滑倒
2015-04-13 00:00
王先生您好:
当初在中时部落格閒逛时,偶然发现您的部落格,拜读之下。觉得不推荐实在是很可惜,就把这里的网址转贴到另一部落格去,所以才会有一些其他地方的人士前来拜访。您的许多文章都可让我品味再三。非常感谢您让我得到不同视野与观点。
而您想说此部落格的主要对象是媒体记者及新闻从业人员,小弟认为其实对象应该是全体网民,我之前在其他的网站看到这一篇文章(浅谈讯息的鑑别www.pcdvd.com.tw/showthread.php),知道国内许多网路上的资讯,绝大部分都是有心人为了自己的目的而散发的讯息,现在台湾的新闻已经有很大一部分是记者向网路的资料取材,让许多民眾被特定人士牵着鼻子走。更有很多人对于网路讯息不加查证,直接转发。造成眾口铄金的结果。这情况若是没有改变,实在是台湾的悲哀。希望王先生能继续写作,让大家能知道更多的国外观点的资讯,感谢!
我也注意到这个照抄网络谣言的不良风气。两三个月前,我在读者迴响里把中时几篇离谱的军事胡扯文章痛批一顿之后,它的记者似乎收敛了些。

希望他们要抄也得抄有水准的文章。
南山卧虫
2015-04-14 00:00
格主辛苦了.
新闻从业员, 有的是限于见识而看不透, 但是有的即使看透了, 也写不出, 老板坐在后面, 哪有真正的编辑自主.
自由时报之流,当然是无可救药。但是像中时这样政治立场没有走太偏的媒体,我们难道不希望它的记者们写出水准高些的文章吗?
南山卧虫
2015-04-16 00:00
哈, 写得比最差好一点, 也只有这样期许了. 兄台辛苦.
爱书人
2015-04-17 00:00
喜欢看政经历史,跟读两个月,受益良多。期盼新篇,多谢之至。
渔翁
2015-04-18 00:00
我也觉得版主为文如果只是为了正面影响台湾的新闻从业人员, 那恐怕是缘木求鱼; 毕竟您不是发给他们薪水的老板. 另外, 我觉得台湾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上下都纠结于独统的出路这一点. 坦白说, 虽然理智上大家都不是傻子, 都知道逃不过统一的命运, 但心理上却不甘心命运操诸于人手 (因为严格讲, 台湾久居海外已有四百年的歷史). 这种矛盾讲得难听点, 怕是因为台湾人閒云野鹤, 舒服日子过的太久的关系. 无如, 早日谋断或许还可以因为正确的自我定位, 争取一些对方的尊重, 那绝对胜过目下的拖死狗, 甚至后来可能的糜烂. 所以在这一点上, 我认为不论蓝绿, 全台湾的人有一个算一个的都应予以棒喝; 因为自身定位不确定, 那一定失落漂离! 我离台来美已三十余年, 但还是念念不忘故土(我每年都回去), 总希望故乡能够与时俱进, 安祥康乐. 王先生肯定也是爱台的, 又博学慎思所论皆有所据, 所以希望在经营这个部落格时也能多多着墨于这个关键问题. 我知道初始的切入会很难, 但考虑到它触动的效果; 知其难而行之, 其不为厚重乎!
我也知道和台湾媒体讲道理,多半是白费口舌。但是两千万成年人,硬要当没有自制能力的五岁小孩;对五岁的熊孩子,我只知道两个办法:要嘛狠狠打屁股,要嘛等他长大。你说呢?

其实不论个人在统独上的偏好,只要用脑想想,就知道统独不是台湾自己能决定的事。当代台湾的悲哀,在于现实和逻辑摆在那里,整个社会却完全无视。我也只能尽力传播事实和逻辑。你若是有具体的建议,欢迎提出。
chenwj
2015-04-19 00:00
我个人的经验,其实只要不介意看简体中文的话,有相当多的书籍和网路媒体可以参考。但我的感觉是,台湾媒体太过泛滥,又兼之鄙中、媚日、亲美的言论已成常态。如果小朋友从小就只有接触到这些资讯 (台湾家庭教育已经接近崩溃,电视和 3C 基本主导家庭生活),那么思想僵化和弱智化是必然的。版主喜爱的中时报系在台湾的影响力甚弱于苹果日报和自由时报,后两者已使得台湾沉浸于自己的逻辑而不自知。因为这样的原因,我才有此前的提议。我想重点在于如何将正确的观点,"穿透" 当前覆盖台湾的媒体,进而给年轻人有反省的机会。
我了解了。不过我回台时间有限,而且主要是看望年迈的父母,不可能给足够的演讲。

Lincoln说过:“Every man over forty is responsible for his face.”我倒觉得,人过35就得为自己的智商负责。自由媒体下,99.9%的东西是垃圾;台湾人不懂得找那0.1%是自己的责任,真是很可悲的。
chenwj
2015-04-19 00:00
我倒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回来台湾给大学生或是高中生演讲 (演讲次数和地点能够拉长和拉大最好),顺便介绍一些可以开拓眼界的管道。以台湾当前的环境,年轻一辈很难跳脱狭隘的视野,如果有人可以指点一番,相信这些种子有一天会开花结果 (希望不会太迟)。
我想最基本的,就是读读台湾以外的优质媒体,像是观察网、经济学人、RT、Washington Post,但是大多需要有过硬的英文能力,不是一般台湾学生能做到的。
chenwj
2015-04-20 00:00
马英九总统ㄧ开始就错失了拨乱反正的机会,这可能囿于他僵化的思想以及乡愿的态度。就我个人看来,这实在是他的ㄧ大过错。这几年下来,政府几近失声和失能,只剩民间少数人还能有理性观点,但又往往被垃圾议题所淹没。

我有几点想法供先生参考:

1. 单凭ㄧ人之力想改变台湾民眾的想法不太现实。若能将志同道合的朋友组织起来,不仅力量会大些,先生的负担也会少ㄧ些。

2. 先生目前写部落格也算是一种 "穿透" 当前覆盖台湾媒体的手段。其它网路媒 体亦可考虑,但以台湾能广为接触的为佳,如: Youtube。

3. 这样的努力必须长久。

当然,以上也只是建议。先生能抽空拨冗为大家写下这些好文章,已经是大功德,我只能说声感谢。
邱毅说马英九是崇祯,我想这还太抬举他了:至少崇祯是想干肯干的,只是不知如何去干;放任魏忠贤乱国的天启皇帝还比较合适。

我这个人太懒了,写写稿已是努力的极限,不能回台湾搞组织。你们若是要组织起来,我是愿意贡献文笔思想的。不过我和台湾现有的一些深蓝政客打过交道,对他们极度鄙视,细节以后再详述吧。
世界对白
2015-04-23 00:00
YST2000和leemz2002在大陆都是很受追捧的,后者更被尊称为L叔,还有人专门收集他的语录建贴吧供大家欣赏!
在观察者上也遇见几位有见地的台湾人。
94年时在香港工作过两年时间,也曾去他们的论坛看过,觉得普遍水平堪忧!可能跟他们没经历过什么政治斗争有关吧,而且那地界也是鱼龙混杂,各种稀奇古怪的媒体言论,我感觉比台湾更离奇。
可能最令兄台失望的就是关注您博客的台湾人到不多。天涯台湾版块有专门介绍您的文章,也深受好评!
几年前我读过YST2000的文章,觉得他的眼界要比一般台湾人广得多,但是不太严谨,并不是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大概他不是理工出身的吧?leemz2002我是第一次听说,我会去找找他的文章。

我一方面尽力把文章写得浅显易懂,一方面也不愿随波逐流,追求大众读者。事实和逻辑是怎样,我就只能写怎样。曲高和寡是必然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那个知识背景来了解一些大题目;我的目标原本就只是菁英。如果台湾的菁英比我想像的少,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世界对白
2015-04-23 00:00
YST2000的文章有时私货多了点,应该是蓝营的铁杆。
leemz2002是第四代华侨,仍持中国(民国)护照,日本长期居住权,母亲是台湾的。此人的外曾祖父是台南人,曾祖父是泉州人,是同盟会大股东,学电子的。唯一遗憾的都是他在youtube上留言,没有自己专门写文章,但有些留言前后长达几万字。有许多论点都是重复的,是为了争辩而争辩,结果难免有瑕疵。
www.ltaaa.com/bbs/thread-131803-1-1.html大陆网友整理的
感觉大陆这边更愿意去了解世界,无数专门的小论坛,字幕组翻译各国影视剧,Game of Thrones在美国还没开播,这边已经偷跑出4集,有三家专门的团队分别制做,涉及到专业词汇或历史典故还做出解释。

是啊,大陆青年要积极、好奇得多,整体社会朝气蓬勃。台湾死气沉沉的,连书店都比以前少了,大家改行卖文具。生育率降到每个女人0.7个孩子,世界最低;这么自私的社会还好意思吹嘘自己的优越性,唉。
刘时荣
2015-04-23 00:00
我在你第99篇文章时看到这部落格,花了三天看完,囫囵吞枣,有的虽只看懂两三成,但也挺受用的,算是也开了不同眼界。我相信你的努力不会白费,仍能影响到相当的人。我也发现到,来看的网友,或留下迴响的,大陆网友比台湾多,这点,也真让我这台湾人心酸,台湾识货人真的那么少?

我想,我能否在脸书上分享你的文章,毕竟在媒体界工作过,还有不少朋友是在媒体工作,其实还有不少留在那边奋战,我敬佩他们的斗志,若能让这些朋友看看你的文章,或可让台湾减少点蠢事。

你在美国,觉得使不上力;我在台湾,也常觉得做不了太多事,现在连和孩子都可能有代沟。去年太阳花反服贸活动刚起,我念北一女的女儿问我对服贸的看法,我说因为谈判两方身份,所以才被视为有问题,同样的谈判结果,我方若是民进党主谈,不是国民党,那一定被说是民进党谈判大胜,因是国民党,所以是黑箱。对方若不是中共,而是其他国家,这种谈判结果也是台湾大胜,因为对方是中共,所以才会说是国民党卖台。目前台湾街头,多少外资来的服务业,麦当劳,家乐福,汉堡王等等,因非中资,就没问题,台湾人不是照常去?换成有陆资色彩,台湾服务业就全垮了? 我女儿静默不语,我便知道,大概和她同学她老师讲的很不一样。

北一女里孩子,多少还有些会用点头脑,里头气氛已是如此,下一代,我看是一面倒了,要怎么醒觉,我还看不到,或是我不愿看到,不愿接受你的结论。或许那个结论会出现,但我可能看不到了,毕竟已过半百了。

从此,我与孩子沟通,就必须多讲究技巧,以免沟通未成,代沟先深深挖下。这也是我们身在台湾这一代人的无奈,我不但无力阻止社会愚痴,也可能无法阻止自己的孩子犯蠢。

你那么深入待过金融界,应十分明白蠢人越多,制造的机会越多,明白人越易过活,但实不乐见台湾如此沈沦。
欢迎你分享或转载。我的用意是开启民智,不是为自己谋求名利。

我和我的侄女聊天,也有同样的感觉。集体犯蠢到这个规模和密度,也真是空前绝后的。

台湾集体犯蠢的获利者是无耻的政客,蓝绿两边都是。一般百姓就算明白,也就只能徒然怄气。我人在美国,都快受不了了;很难想像你这样一个明白人天天置身于如此集体犯蠢的社会之中,会有多难过。
刘时荣
2015-04-23 00:00
看到大家对媒体的批评,对我这个曾经的新闻工作者来说,实感惭愧,但也难以辩驳。我在联合报工作了七或八年,联合报已是相对较好的媒体,还会坚持些专业,但我仍觉得在媒体界已无可为,呆下去只是虚耗生命。离开职场十几年,媒体环境每下愈况,成为弱智社会的帮凶,甚至是主凶。这社会,已不讲究慎思明辩,连事实都可以不讲了。事实与否已在所不顾,更不必说逻辑与否了。 传播中有一沈默的螺旋理论,其实也只是指出人类社会的一种现像,若一人觉得意见是社会的少数,就会选择静默,以免受排斥,多数者则越敢于大声主张,以致于少数意见趋于无声。但无声不会胜有声的,谁大声谁就赢,大声的人会影响尚无立场者,西瓜偎大边,大声者取得最后的胜利。真理,事实,在这种现像中不见得是最后的赢家,不然歷史不会出现那么多悲剧。反而小人易于得志,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君子不爱斗,不屑与小人一般见识,也不愿使下三滥手段去斗垮小人,一般党争,有德一方会先放弃争斗,小人得志,然后老百姓遭殃,必须硬着陆而后醒,然后就是悲剧后的"记取歷史教训"反省,但真的就记取教训了吗,也很可怀疑。 这种沈默的螺旋,在网路时代,往往就是愚蠢的螺旋。真知灼见,易于淹没在酸民口水中。若有一千个酸民来此吐槽,孟源兄你有可能一一去收降书吗?收也收到手软,还有多余心力去写其他文章? 网路霸凌是真实地时时刻刻上演着。民主机制,就有放大这种愚蠢的螺旋效果。 固然,讲真话,很可能改变不了硬着陆的结果,但总要有人留下些声音,以免后世以为整个时代所有人都愚蠢不堪。
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除了尽力传播事实之外,我在美国实在用不上力。

从歷史大局来看,愚蠢的螺旋走到底,就是整个社会的全灭。民主共和是很老的制度,但是雅典、迦太基和罗马不是一个一个地自毁了吗?

我真的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倒不是准备为台湾社会毁灭之后留名;如果真说有树立声名的作用,也是让当代大陆网友明白,台湾并不完全是蠢蛋的同义词,总还有一些少数人是有见识的。
南山卧虫
2015-04-23 00:00
呵呵,可能大陆的译本比较好吧,我看得津津有味--尼摩船长临终前的遗言,家国情怀令人动容,比起中共的爱国口号有感染力得多了!当然,其作品也奠定了理性思维和注重实践的底子。

后来,据报道,美国第一艘核潜艇的名字,就是叫鹦鹉螺号呢。
好吧,我的书架上还有它的英文版,是当初为小孩买的,有空我再看看。
南山卧虫
2015-04-23 00:00
很对,理想和真理,在既得利益和习气面前,往往软弱无力。

台湾社会的真笨,应该是有系统的愚民政策的结果,无关人种/民族吧--其实这也是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
国民党时代,没有扎好基础,给像李登辉这样存心不良的野心家有可乘之机。陈水扁当然是希望人民越笨越好,可是马英九也拼命讨好愚民,就责不可卸了。
南山卧虫
2015-04-23 00:00
说起眼界,不知道台湾的青少年朋友,读过/知道儒勒‧凡尔纳(Jules Gabriel Verne)的书吗?他是我第一个有系统的老师,在大陆读中学时最用心读的就是其作品。而且,在大陆和英国的同龄朋友,很多都喜欢他的。

但是,来到香港后,居然没有一个朋友知道儒勒‧凡尔纳是谁--或者,这就是距离(呵呵,他的作品一贯反英崇法,英国在海外做的很多"好事",都从他那儿看来的,可能因此在英殖民地不待见吧)
我不知别的台湾学生怎样,不过我在初中三年把欧美过去200多年的主要文学作品都念了一遍,其中当然也包括Jules Verne。其实我并不喜欢它,不过后来我的小孩念这些书的原文,我跟着看了一些,才明白当初不喜欢,有很大的因素是中文翻译太差。例如我年轻时最喜欢的Count of Monte Cristo,主要就因为有好翻译;而当年觉得幼稚得可笑的Alice in Wonderland,成年后读英文原版反而津津有味。

香港人是没有什么文化的;他们的生活不是吃就是想赚钱。以前的台湾没那么糟糕;现在不知怎么样了。
南山卧虫
2015-04-23 00:00
//集体犯蠢到这个规模和密度,也真是空前绝后的。//

呵呵,这句不能同意,王兄忘了伽里略了吗?所以,我挺佩服兄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气概。
其实你如果读详细的历史,你会发现教廷其实知道伽里略可能是对的,只是既得利益者,必须装蒜。

台湾社会却是真的笨。
之乎者也
2015-04-26 00:00
TO “世界对白”网友:

YST2000并非深蓝,他是宋楚瑜的铁杆支持者。你可以搜一下他的这篇旧文《中华民国的地位和马英九的算盘》,里面把民国政府、国民党和马英九批了个一文不值。
YST2000有些观点我不敢苟同,比如前段时间他出的那本书里的结论——2020中美必有一战。
我的印象也是他太过主观了。
chenwj
2015-04-27 00:00
YST 先生想说的是外部情况有可能到逼中国使用武力,决定权不在中国自身。在我看来,也就是为最坏打算做好一手准备; 中国另一手自然是希望认真搞好经济发展。
美国自然是知道时间不在它那一边,但是中美经济互相依赖很深,不想直接衝突。间接的,除非中共出兵名不正、言不顺,否则美国的挑衅也不能太过(台湾如果宣布独立,那可就是名正言顺的);所以南海就成了美国的最佳希望,一再逼迫中共,就是希望他动手,然后美国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当“仲裁人”。
chenwj
2015-04-27 00:00
南海方面,中国默默的填海造陆,美国会有机会逼中国动手?
公开和私下鼓动越南和菲律宾闹事。在外交上推马来西亚和印尼上阵,希望东协能正式和中共破局。在宣传上,针对欧洲民意,大规模炒作“Great Wall of Sand”,以备拉欧洲下水。同时在国际法庭,运用影响力要弄出一个反中的判决,完全不顾1)中共签海洋公约时,就明文列举南海为例外;2)海洋公约只规范领海和经济海域,对岛屿归属完全没有规定。
世界对白
2015-04-27 00:00
谢谢“之乎者也”的提醒!他的文章我都看过了,说他私货多是因为写文章的论点,论据是基于事实,而不是个人好恶。比如他喜欢孙立人将军,就非要论证他是近代中国第一名将。关于他那本书“2020中美必有一战”,他已经开贴说明为什么这么写,因为没看过原书不好下评论。
我个人比较赞同leemz2002的观点——台海问题需要用武力来解决是中国不够强大的体现。
leemz2002没有自行开贴写文章,只是回复别人,虽然总字数在几十万了,但相对要简单一些。能系统的写一系列文章来说明自己的观点,并有大量论据来支持,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再能汇总出版就更不易。PS:凤凰网的读书栏目两次推荐了这本书。
leemz2002和YST2000近期都没新作了,估计是要为生活操劳吧。王兄则没有这方面的考量了,希望兄台多出力作。最终也能出版,算是给自己,家人的一份礼物。
我写得太杂了,大概不适合出书。
survivor
2015-07-03 00:00
王先生您好~
最近才看到您的部落格,内容十分丰富个人也有很多收获,但是因为内容实在很多不易查询文章,若中时部落格有查询功能可供开放供开放那就更好,又文中常有其他参考文章可否以超连结方便读取,谢谢。
对不起,我只是中时的客人,对网站的功能完全没有发言权。

我已尽量指明链接,如果有遗漏,你可以留言提醒。
ming74210@sohu.com
2015-08-14 00:00
希望王先生可以在一个更大的平台上搞。比如facebook或者blogger。或者直接在新浪也许,因为王百度您的名字之后在百度上居然已经有您的贴吧。这证明中国的审核机构已经允许您的言论。
我管理这里的留言栏已经很花时间了。还是请大家移樽就教,在此集中讨论吧。
姚广孝
2015-09-05 00:00
博主

"不过我真正的目标读者,是台湾的新闻媒体从业人员。在政治、军事、经济、科研等方面,现代的专业知识都有很高的门栏,让圈内人可以轻易地愚弄外行人。"

如果在一年后,或者此时此刻您发现你的博客并没有对这些人起到一开始作用,甚至说,仔细读博客的中国网民和长期在岛外生活的华人比台湾本土的还要多,那么您会怎么想。那么您的写作动力和方向是否会改变?

我问到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自己就有这样的困恼,自己后来的群组伴着伴着就远离了原先的初衷了。我也在重新思考这个意义。
真正的新闻从业者大概不会有空常常留言;像是杨世光我一直到和他见面才知道他是这里的读者。

即使是有心报导事实真相的新闻人员,往往陷入细节之中,见树不见林。我想这个部落格提供一个宏观的思想体系,能够帮助他们很快抓住新闻消息的重点所在。

目前我在课题上还有一些新方向可以探索,所以会继续写下去。至于你所面对的困扰,若是我自己遇到了,当然会深刻反省一下再决定是否转向。
姚广孝
2015-09-05 00:00
说真的,我也是在杨世光的“金钱爆”才知道博主大名,至今我还可以直接你背诵对两岸关系的有关言论。(因为香港问题而起)

“刚才这位来宾(丁万鸣)说的很好,香港对于中共来说就是政治的试验场,而中共现在就是让他们在那里乱搞,其实大家都没有注意到,统独不是问题的终点,香港的问题告诉中共,就算是18年后,还是会出问题,香港对台湾的影响为从以前的武统概率不到1%上升到50%”(我个人认为)。

金钱爆是我唯一会关注的台湾节目,从头到尾也看了几遍,好的全部下载。而下载后也基本上也要看个7遍找出精髓才会删除。当然里面很多来宾在很多时候也不是说的是专业内容所以也就拉着几个图在那里乱讲。

我在博主的博客也无数次感叹,现在的人在互联网平面化这个平台下把一切都看得很平面,那些免费获得的咨询时候没有了等级,没有付出,也就就囫囵吞枣,看看过过瘾,其实什么也没有所获,每个网民自我感觉很好,评论就是为了遭骂和找骂。这点可能是我个人也从事更新博客所以也深有感触。

你自己觉得越花精力越有时间酝酿写的东西越没人看。而那些越浅薄越哗众取宠的理论反而越火爆。直接导致这里的人气说真的只有一千多点,不到两千。让人甚感叹息。不知道中时是否可以对评论做出相干限制,比如只要对字数和字母限制就能起到很大的诛杀广告的效果。你也不用为了一些无聊的回复而回复。

其实我期待博主可以再上金钱爆。因为现代人的懒惰已经成功把文字消灭,未有视频才能看得懂了。


再次为博主的精神感动。(付:其实我的个别极端言论也是为了激活这里,不是为了评论而评论,毕竟我也搞过论坛,所以喜欢没事演一演“坏人”,放放炮。)
这个博客原本就不是为大眾写的,一千多位愿意常来的读者已经很好了,毕竟我写的东西没有娱乐性,反而像是通俗版的研究所课程,却又没有学位可拿。大家工作一天下来都很累了,还要花精力读这样的文章,这得要有很强的对知识的渴求才行,不止是教育程度的问题。

你不用为热闹而闹。会肯常来这里的读者,先天就不是一般的群眾。

中时倒是完全不管我。我自己决定要严格控制字数,以免读者太累。
姚广孝
2015-09-06 00:00
激烈的斗争会比平淡无奇的阅读更能激起读者的思考。

当读者为了一个言论去反驳的时候,他的潜意识里反而会去接受发言方原来的理论,因为毕竟他为此打了一些字,思考了一些时间。没有思考的阅读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总之大部分的人上网就是找找刺激。

这里也不能脱俗的一点是:很多人来这里就是猎奇,但是对于真正想思考真实的世界的人,博主旧的文章和新写的一样,甚至旧文比新的更能找到知音。可惜大部分的人还是集中于你每周新写的,不会花个一分钟拉下来看看以前的旧文。这只能说明新奇欲在他们的阅读的动力里面占了绝大多数。如同每天追的电视剧一样,看完也不会倒回去看第二遍。到后来演了什么也就都忘记了。

说到旧文的话我对于这个部落格还有些疑问:为什么之前大部分文章不能评论了?这可急坏了我这个忠实读者。

小小的建议:愿景,规则等等可以制定为一个链接置放于每篇新的文章之前。我一开始来的时候竟然找了几天不知道怎么发言。后来才发现中时的部落格是不用在右上角点击登陆的。
这个部落格比较没有时效性,有些旧文反而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希望大家慢慢地发现。

我在前半年并没有打开留言栏,而是专心写正文;等到读者群人数增加了,才容许留言。不过中时的管控不是很容易,旧文自动地仍然继续拒绝留言;我刚刚去一篇一篇地修改了设定,你现在应该可以留言了。毛病是那些广告又更多了。

把规则明列出来是个好建议,我再研究一下中时的软体是否容许这样做。
逸堂
2015-09-06 00:00
是新加坡来的,误打误闯到你的部落格。早过了知天命,还是很迷惑,尤其是十年前读了龙小姐《为台湾民主辩护——与华人世界对话》,文字中句句有理,工科出身的我表面虽然接受,内心总 觉得自由民主不应如台湾这般的实行,但又说不出自己的道理。从王先生几篇有关经济,民主文章中得到启示,多年的困惑终于有些解答,感谢!若新加坡同年与台湾一样全面民主化,只靠那第一海港及低端制造业养活那民主化后四分五裂的多元种族(还有华校生英校生的分歧),情况肯定要比今日台湾还不堪设想。
很是喜欢王先生的有关金融经济的文章,简单易读,但以我的知识水平是有些难度,不过由此激发我四处找资料饿补,长知识了。
虽然部落格目标读者锁定台湾,相信在新加坡旁听不止我一人。
欢迎你们来。希望一起传播正确的世界观给所有的华人社会。
逆名
2015-09-17 00:00
博主,您好。

因为最近有个疑问,为什么美国要到处打仗,一定是为了利益,只是具体怎样并不清楚,又隐约觉得美国对台湾并不可靠,然后爬文爬到这了。

想起国中时,歷史老师在课堂上讲到,如果中共打过来怎么办,然后我脱口而出,靠美国呀!结果歷史老师立刻否定我的想法。会这样想的肯定不只我一个,但就身旁的人给我的感觉,他们对这没什么感觉,以为可以永远维持现状,他们平时都忙碌于眼前的生活。大陆网上有句话:「吃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我能做的大概是尽量影响身旁的人吧!

顺便请问一下,如果两岸统一了,造成台湾现状的罪魁祸首会怎么样?逃到国外?留在台湾,只要他们不捣乱,中共不会对他们怎样?或是受到处罚?
有关美国的对外和对台政策,请参阅那些有【战略】标题的前文。

美国的军事力量是用来欺负三流国家的,对二流以上的对手主要以宣传和金融为手段。大陆太强而海峡太窄,美国参战的可能性是零。台湾在美国眼中只是牵制中共的一只小卒,随时可以牺牲。

武统之后,当过大官的可以在美国做寓公。地方上的小号人物则很难说,大概会换个旗号重新当权吧。世界上没有真正的公平正义可言,如果处罚他们会给美国一个“违反人权”的口实,那么中共当局也只好捏着鼻子让他们上台。
greg
2015-10-25 00:00
被观察网拒绝一次两次没什么,不必太放在心里。做网站的也需要有水准的作者何投稿。这需要作者有一定的track record或者有人推荐才行。王先生开自己的博客也不太久,但已经有了自己的读者群和声誉,假以时日,观察者也会留意到。选定合适的题材和时机,本人觉得王先生的水准绝对够得上观察者的水准。也许开始是发表几篇,如果反响好的话,有自己的定期专栏也是有可能的。这样读者群和影响会更大一些。

王先生需要耐心一些;这里的读者也可以向观察着推荐。
那时我还没有开放留言,也同时在超大论坛发表文章,所以会想要再多加一个出路。

后来我连超大都待不下去,而观察网的留言水准不见得高于超大,读者群都在大陆,不是我的目标,中时的环境又习惯了,也还满意,所以已经没有理由再去。
linmingrui
2015-10-25 00:00
从百度贴吧看到先生帖子追到这个格子上来,彻夜看完,
限于见识水平,很多东西看不懂,但是对先生高山仰止,
先生用朴实的文字深入浅出的讲解了天下大事,令我受益匪浅.

对于观察者网的事,先生不必介怀,
这种媒体有官方背景,稿件采用很多时候更趋向于政治任务,
况且媒体每日收到邮件无数,不见得有水平的编辑就看到了先生的邮件,

小子建议先生自建网站,
1. 先生文章日多,中时博客格局太小,页面简陋,使用不便,而且充斥广告以及垃圾信息,
先生写文章已是殚精竭力,还有处理这些简直是浪费时间,可以召集热心网友来处理这些信息,
先生则专心写作.
2. 所谓阴极生阳,现在整个台湾媒体简直是胡言乱语,先生单个博客势单力孤,如果建成网站,邀请有识之士一起发文,
更能增加声势,受众更广, 或能形成潮流,扭转大势.
3. 不仅台湾网友需要先生这样的有识之士,大陆的网友同样需要,这也就是为什么先生博客上的大陆网友比台湾网友更多的原因,
而且相对于观察者网这种天生有官方背景的媒体,天然的上位者的视角,网友更喜欢先生这样能直接的交流氛围,
但是现在中时的网站大陆需要翻墙才能看到,诸多不便,影响交流.
4. 先生自己也说过文章太散,难以出版,如果同样的一个主题,能有更多同道中人一起讨论发文,能让更加让人信服.

恰好我之前接触过网站建设,如果先生有用,我愿意去租用VPS,建立网站,
听先生驱策.

其实我认为现在台湾的状况,媒体有很大的责任,知道前天先生博客上看到原来各种媒体的背后都有同一个黑手存在.
我一直认为美国的FACEBOOK,TWITTER之类的社交媒体是比坚船利炮更加厉害的武器,
所谓的阿拉伯之春,乌克兰之变,以及占中等等,想必这些媒体立功不小吧,
还有今年的欧洲难民危机,很难说没有美国通过youtube等社交媒体的推动.
只是限于见识,难以了解更多,如果先生能用空撰文指教,不胜欣喜,
所以个人认为中共的网络防火墙(great fire wall,简称GFW),一直是最为高张远瞩的措施之一.
可惜很多人还自以为标榜民主,自由,殊不知这些媒体悉数操在美国手里,简直是达摩克利斯之剑.


PS:中时博客的留言难用的令人发指...
中时博客的留言已经这么难用,你能想像发正文的麻烦吗?不过软体这种东西,用惯了就好,现在我有自己的一套习惯,先在Word里写好,再一次拷贝过去,也就懒得再改了。你若是要留言,最好也这样做,否则网页经常会重启,那么写过的东西就会消失。

现代大众传媒越来越偏颇,《观察者》已经算是最好的了,否则大家也不会都常去。不过前几个月,《观察者》先是写了一篇吹捧金立群女儿的文章,把一个靠关系进哈佛读书、再找到伦敦教职的庸才夸张成中国第一天才,后来又特别刊出金刻羽的经济评论,基本上是美国教科书的节录版,让我看得直摇头。这种拉关系人为造势来捧学术明星,是美国经济学的常态,Larry Summer就是如此成名的(他是Paul Samuelson的侄子;后来克林顿对金融放松管制,他居功甚伟,所以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可以算是他的杰作);中国既然自称是共產党,《观察者》又自诩是左翼,实在不该去搞权钱勾结的背后交易。
linmingrui
2015-10-25 00:00
看来先生比较少接触网络方面的东西,
实际上界面做的较好的网站文章系统用起来几乎能和WORD差不多了,
比如实时保存,比如自动保存引用图片等等,
中时下面这个留言板估计也就能写的下十几二十个字吧.
界面这么惨不忍睹,可以看出他们对这方面根本不重视,
看了下中时部落格的首页,看来这块他们只是随便挂着而已,管理操作都很少,
先生的博客是这里人气最高的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什么交易都不值得奇怪,
我知道现在的网页上,已经可以完全复制Word的所有功能,但是中时的程式员要打混,我也无法可施。

当影视明星或政客的,这种造势是理所当然的本行。但是经济学者是所有政府幕僚中最重要的,他们的建议和执行,可以造成几万亿元的差别,这样塑造名不符实的声势就是埋藏核子地雷了。我有空再详述吧。
tobin
2015-10-25 00:00
王先生是不是给观察者自荐军事栏目?我猜他们可能人员不缺吧。不过确实是观察者网 有眼无珠了。
军事项目我倒不敢自荐,我说我想谈国际关系和美国现况。
虚谷
2015-10-25 00:00
我是从观察者网的网友留言而得知王先生的博客地址,一路追文,真的是受益匪浅,在此对王先生表达自己的敬意!
我原先也是个美粉,但到英国留学之后逐渐认同了中国的道路,后来也开始长期浏览观察者网。
王先生有否考虑过在观察者网发文呢?我觉得以先生的才华、背景和人生经历,在大陆影响成千上万的人非常容易。大陆多数人见识毕竟还是少,想要反驳美国的谎言往往抓不到要点。
祝一切安好!
说来不好意思;今年年初我送了一封毛遂自荐的电子邮件给《观察者网》,他们连回都没有回,应该是认为我远远不够格吧。
虚谷
2015-10-25 00:00
那真的是观察者网有眼无珠了,令人失望。好在大陆已经有很多网友自发在传播先生的文章,要不然我也不会来到这里。
我会将这个博客推荐给更多的朋友和家人,现在在大陆翻个墙一分钟就搞定,翻墙插件随意安装,跟没有墙其实也差不多了。
我是厦门人,敢问先生博客的名字duduong,后面的【ong】是不是【王】?冒昧了。
作为厦门人,对台湾文化是多一分亲切,更加不希望武统,但台独似乎秉承了明朝闽南盗寇挟日本荷兰与中央为敌的所谓【海洋性】,一条道走到黑,真的是让人觉得无奈又可悲。
”ong“的确是“王”的意思。其实“王嘟嘟”用在我全家都合适。
caspase
2015-10-26 00:00
早期的观网评论水准还是很高的,经常可以看到有理有据的论述。后来观网加了很多娱乐板块的内容,应该是为了吸引年轻人,和网易之流对抗。现在观网人气越来越高,评论越来越扁平,已经没什么可读性了。我想这是所有网站无法避免的,要么局限于精英小圈子,要么拉底水准大众化。论坛尤其如此。

观网应该转载先生的《美元的金融霸权》系列文章。对于非金融专业且迷信美式体制的人来说,真是醍醐灌顶。
谢谢。我原本没有计划写那个系列,纯粹是和老同学网上聊天后,一时兴起写的,结果欲罢不能,写了五篇才写完。

后来另一个在美国工作过,但已回到臺湾的老同学反馈说这类揭穿美国内幕的讨论在臺湾特别难得一见,所以就引发了以【美国】为标题的后续文章。
likethebest
2015-10-26 00:00
看了您的经历,早年从事高能物理,可是已经发展到了玄学阶段无法施展抱负,后来转向金融,服务于权贵利益集团,现在撰写文章分享自己的经验和灼见,“吃力不讨好”,却能对社会产生很大的积极作用。致敬!
我老是奇怪,为什么没有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出来揭穿美国财团过去40年的劣迹。唉,现在也衹能教育一个算一个。
likethebest
2015-10-26 00:00
观察者网老板李世默着名的TED演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bXA1lRqDfM
可以看作观察者的政治宗旨,另外此人的一个职业是风险投资人。李世默和他所在的利益集团和美国金融资本的关系未必不好,像您这样业内人士退休后出来写揭露内幕文章的行为,他们也许很不喜欢。
或许吧。我不在乎了。
crztrader
2015-10-27 00:00
个人经验,转贴台湾mobile01,我的id被禁止发贴回帖,没理由没通知,转贴天涯,文章被删,没理由没通知。
两大论坛都有人不乐见。显然先生的事实与逻辑让乱臣贼子惧。
臺湾的鸵鸟心理太严重,被删我倒不意外。
evergrand
2015-10-27 00:00
观网连台湾名嘴郭正亮、黄智贤,还有很多学生的文章都能刊载,算他们有眼无珠,不识货︸_︸
我觉得他们的编辑有很强的趋炎附势倾向,在这方面和美国媒体并无不同。不过整体来説,还是值得去看的,希望不要沉沦太深。
evergrand
2015-10-27 00:00
说来不好意思;今年年初我送了一封毛遂自荐的电子邮件给《观察者网》,他们连回都没有回,应该是认为我远远不够格吧。\\
几个月前我也把老王的文章节录和博客地址发给过观网的投稿小编,建议他们联系老王刊登,小编也木有鸟我::>_<::
感觉真受伤啊{{{(>_<)}}}
多谢你的好意。
gdlz
2015-10-27 00:00
观察者其实不是左翼(欧美标准),创办者反而是相当的右翼分子。用中国的政治观谱来说是右派中的偏左分子。

观察者的创办其实有点投机,是因为看到这十年来追求真实,理性,逻辑,自信自立分析文章的大陆群眾越来越多,以外以南方传媒系为首的公共媒体(全右派)又因多次侮辱自身民族,歷史,英雄人物(过于高估以前的洗脑效果)而导致民眾反弹公信力和市场暴跌,而大陆官场随着习近平即将上臺,整个大陆社会风气和需求已经开始產生扭转。

南方传媒系在21世纪初也是以真实,理性,逻辑的态度针砭国内外时事而获得民眾的公信力和支持。登上传媒魁首短短时间就变成左岸的自由时报,逢中必贬,逢外必捧,成为追求推墻分国產,律师记者财团治国的舆论主推手。

希望观察者以后不会步此后尘。
希望如此吧。
南山卧虫
2015-10-27 00:00
/中时下面这个留言板估计也就能写的下十几二十个字吧.//

再次提醒各位用家--在这个留言框的右下角,有个小双线的符号,用鼠标拉动,可以把留言框放大,虽然还是不便,总比原来好些。

送出留言之前,先把内容COPY一下,万一抹掉了,还可以贴回来再发一次。
南山卧虫
2015-10-27 00:00
//至于美国的相关文章,太见血了,其实看国内媒体也很少有公开报道类似的问题,就知道有些事情只能意会了。//

我在香港明报的网站也转载过,很快就给删了,美国资本无孔不入。
我几年前在美国网站留言也经常被删。所谓的言论自由真是空话一句。
陈晨
2015-10-27 00:00
我在国内媒体做过,以我的经验,王先生的文章确实很难在公开媒体上发表,因为太“政治正确”了,像王先生所说,目前世界上没有倾向性的媒体几乎没有,所以必然会有一定的导向性,如大陆的第一媒体央视,只不过这种导向性不能以造谣为基础。我倒是建议王先生可以把自己的文章分开发表,一些金融类的建议可以试试内部参考之类的受众较小的刊物,针对台湾的我觉得观察网应该能够接受,至于美国的相关文章,太见血了,其实看国内媒体也很少有公开报道类似的问题,就知道有些事情只能意会了。

PS:为什么第一次输入验证码总是不对,需要再来一次,/(ㄒoㄒ)/~~
lym
2015-10-28 00:00
先生你好,月前从巴勒网知道这里,近一周开始密集阅读,如今大梦方醒,真是冷汗直冒。在台湾与我同龄(30初)的人大都对如今的险恶局势茫然无知,较年轻仍在学的许多都被DPP仇中反KMT的意识型态论述洗脑,40-55有一半偏绿,其中许多虽不乏实务经验与(美式)国际观,但长期受崇美亲日的意识型态影响,局势判断受到扭曲且过度乐观。

依我观察,台湾的网路以及媒体不只是绿油油。DPP没有这样的财力智慧,其手段一直以来就是分化族群、制造仇恨、然后阿Q式的自我陶醉,但此外还有许多境外势力操作的影子,先前离开的香港大亨是一部份,许多有心人士长期有系统的散播错谬的地缘政治观点来误导公眾產生虚假的安全感,以及传播谣言制造中国现况的误解,还有许多NGO挂羊头卖狗肉,尤有甚者,故意碰触与台湾无关之敏感议题以触犯中共底线。而许多人醉生梦死、习于速食观点,又懒于求证才使得洗脑如此容易。

希望先生持续笔耕,如果太忙太累不妨拉长发文回文周期,但请先生持续下去,我会努力影响周遭朋友,希望扭转风气,儘早结束这场台湾文革。
你把臺湾认知缺失的现状描述很确切。

欢迎你参加这里的讨论,或许明年可以来听我的演讲。
harryli0908
2016-09-17 00:00
王先生,您好,我是来自泰国的华人,自从去年发现王先生的部落格,利用工作时间之余,您的每篇文章我几乎都会阅读,而且反覆地读,每天都会用手机和电脑打开您的部落格,一有更新马上阅读。我主要关注于您写的军事、经济和政治方面,虽然我不是物理专业出生,但是我对物理很有兴趣,我阅读了您写的物理方面的文章,虽然有很多方面不是很懂,但也受到很大的启发。我对您对事物追求真相、逻辑与事实的精神感到钦佩。希望王先生能多保重身体,在未来也期望您的更新更多的大作。谢谢。
去年我在北市大给演讲的时候,听众也有些泰国学生。他们似乎对我所说的民主制度的先天毛病,有特别深刻的体验。

真正奇怪的是,臺湾人承受了20多年的乱象,却基本没有反思。
归休
2017-09-05 00:00
先生您好,我也是您的长期读者,每篇内文都要一再反覆细读方才罢休.先生言行,窃引为知音.纵使君子在野小人在朝,听君一席话,稍解胸中抑郁.大厦将倾独木难支,深自期盼先生之善举能够唤醒更多贤达之士,共同为扶危救难唤醒国人,尽一份心力.
正是如此,希望大家在自己的社交圈子里,也都能尽力传播对这个世界正确的认知。
Taizi Huang
2021-11-16 11:37
王博士,请问您研究方法的特点是不是 1.容纳百万量级事实的数据库(人脑、电脑双重备份);2. 三十年来凝练出的数十个方向的研究框架(as simple as possible, but no simpler)?而且重要的是:上述两点是相辅相成的。所以您不像别人会开出一些必读书单,推荐的是The Economist和Foreign Affairs这样历史悠久的杂志,核心目的是从中获取大量的事实案例而非各家观点。如果确实如此,那么这个方法是可以被复制出来的。您的文章已经提供了这些逻辑框架,个人的事实数据库(fact database?)只需要耐心收集整理。经过多年的修炼,我想常人即便难有洞见,至少可以在现代社会中获得分辨真伪的独立思考能力。
你是打算用我的學習模式來創建一個AI系統嗎?那你必然知道這叫做Expert System,是最老的AI嘗試之一,並沒有什麽成果(因爲很難Scale?),不過或許他們的架構選擇不得法、硬件速度也不到位。你是否設想要和現代的深度學習結合起來做新的嘗試?

你的理解沒有錯,我的閲讀不只是完全不管作者的觀點,事實上是要用心剝離他們的主觀意見(誠實科學家的專業評論例外,但這樣的人很少,而且一樣必須小心過濾);這對AI可能是個大難題。學習過程中固然也會注意有趣的新思路,但世界上可能存在的思路方法數目原本就遠低於事實細節,經過幾十年的纍積,更加難以遇到前所未見的新邏輯,所以絕大部分時間,我看文章(即使是專業論文)都是儘快跳過邏輯論述,直接去找新觀察現象/實驗結果/内幕消息,所以才能每天掃描一兩百篇嚴肅的話題;如果遇到事實細節豐富、自己不可能全部記住的,再花一分鐘把它分類存入電腦的硬碟,供日後參考。當然這些“事實”,必須經過過濾,可疑的要另找佐證,如果找不到,就得加貼“存疑”的標簽;不過這類Bayesian算法,反而是AI領域日常的技能,你大概不需要我的囉嗦。
2021-11-17 06:42 回复
Taizi Huang
2021-11-17 09:50
和AI无关,但我有志与力将您的学习模式迁移到我自己身上,所以希望确认一些细节。受限于天分和机遇,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尝试,所以我也早早设定下“分辨真伪、独立思考”这个下限。
好的。不過我自己從來不特意追求“獨立思考”,邏輯真相是什麽就是什麽,別人的主觀説法或許對或許錯,正確的理解或許是我自悟的、或許是學來的,都不要緊,只有客觀真假才是唯一標準。
2021-11-17 10:40 回复
AbzX5
2021-11-17 16:36
闲聊几句: 现在 AI 处理自然语言的水平(以 2018 年Google BERT为例), 可以出色的分辨词语在不同语境下的含义差别, 例如 bank robber 和 river bank, 模型能够非常明确的根据上下文的联系知道前者是指银行, 后者是堤坝, 已经是相当令人印象深刻. 不过目前还只是 bag of words, 只能做内容主题分类或者评论者正面/负面意见的判断, 还没有真正做出结构化的精细模型, 要能够发展真正明白作者各种思路逻辑的 AI, 可能得再等十年吧.
我覺得這裏的差距不只是量的,更像是質的,所以2、30年比較合理。
2021-11-18 02:43 回复
Niets
2021-11-17 20:30
要建一个王先生般的AI系统,恐怕也得要求AI像王先生一样做数学奥赛题(笑)。恰巧最近学术界推出了一个数据集(https://github.com/hendrycks/math),专门测试AI做数学题的能力。用最好的AI加以训练,结果还是惨不忍睹(AI准确率6.9%,作为对比:一般PhD有40%,IMO金牌有90%)。这并不意外,推理演绎的确实现今AI的一大短板,数据量再大也只能学习相关性。
解數學題比分析大國博弈要至少簡單兩個AI主要世代(在Moore定律加持下,大約每30年一個世代):因爲前者定義明確而且範圍狹隘。
2021-11-18 02:41 回复
Gilgamesh
2022-06-20 03:34
请王先生指导王先生好:我是一名在美读书的刚毕业的cs major的undergrad senior,马上继续在美就读Master。一直对自己何去何从有些困惑。之前在您某篇文章的留言里看见您对这方面的回应是“优先考虑身边的小环境,再去考虑大环境”(大意),但可能天性愚笨,觉得还是缺乏点拨。正好在复习您的文章时看到这篇文章最后部分有提到“台湾学子毕业后的职业生涯发展方向”云云,觉得在这里询问关于青年人选择在哪个国家发展职业也许不算违背读者准则,遂在此提问:请问您对于一个刚毕业或快毕业的青年人,在选择在哪个国家或哪个地区发展职业时,推荐考虑的因素(根据重要性排列)会是哪些呢?(不考虑绿卡等移民问题)谢谢!
Taizi Huang
2023-01-05 19:39
王先生,您之前在八方论谈上面提到您“是唯一一个把社科议题当做数学题来解的人”。我最近才领悟到,您的思维方式和研究习惯,一言以蔽之就是——求真=解证明题。这个习惯简单清晰却又深刻。我们只需要掌握解证明题的所有条件(而非所有事实细节),就可以果断下结论。分析问题也就变成了思考两个部分:1. 这个问题是可以证明的吗?2. 证明所需要的条件是什么?问题1划定了思考范围,专注于当前可以证明的问题。反之,如果一个问题是不可知的,那就不去过分纠缠。比如预测复杂/混沌系统是徒劳的行为,上帝的存在是不可知的等等。问题2需要花大量时间去积累,一方面搜集过滤事实,一方面建立完善逻辑框架。不断反问自己,当前的条件能解开这个证明题吗?知识分子也就可以定义成努力拓展可证明问题范围和尝试给出合理证明的人。所以您经常给出精彩的证明,这是求真的魅力。比如您用陶哲轩和丘成桐为例,揭露了纯数学问题难做和学术腐化的事实。以对人类社会的实际贡献作为效用函数,这个领域已经式微。这个回复给我极大震撼,因为在此之前,“绝顶聪明人扎堆的领域会走向衰弱”是我不敢想象的命题。不过我目前的经验和思考,还无法完美证明这样的命题。但打上存疑的tag,是求真的第一步。多引申一点,如果真有模仿此思维模式的AI系统,能解证明题是必要条件。
我自己對嚴謹的邏輯思維模式習以爲常,覺得理所當然、不言而明,反而沒有解釋得像你這麽清楚;這個總結應該對很多新讀者有幫助。

不過我必須補充,大部分的社科議題並沒有足夠的事實根據來做絕對肯定的結論,所以博客更經常示範了幾千次的,其實是基於Bayesian Statistics的機率估算。這是更高階(不過整體來看依舊是基本技能,和組織大規模邏輯結構然後形成完整的認知框架,顯然還有相當的距離)但相對模糊的分析方法,你既然已經掌握最基本的邏輯運作,可以在復習博客的過程中留意觀察相關的研究案例。

雖然Deep Learning AI的應用已經到了井噴的階段,但其本質仍然局限在類比聯想、然後歸納,只不過是比人腦高出許多個數量級的廣汎類比聯想罷了。要真正達到Sentient的地步,所差的正是上面兩個段落所討論的1)嚴謹的邏輯分析;和2)在無法達成100%結論的時候,做出持平而且精確的Bayesian估算。目前的技術只能替代工匠(例如畫匠和文字匠),過濾論述是做不到的(所以ChatGPT其實很危險,它只能接受並復述主流媒體的宣傳文稿,然後做簡單漂亮的包裝總結,結果必然是更方便昂撒體系對一般讀者做洗腦;不過話説回來,這不正也只是許多中國社科“學者”一輩子所能幹的嗎?),博客所反復示範的從第一原則出發做深層思考,然後進一步建立正確的認知架構,則更加遠超其所能。
2023-01-06 02:51 回复
AbzX5
2023-01-06 16:21
好吧, 我极简短介绍一下ChatGPT(AI不是本博主题 多余可删). 这是过去四五年的进展在21/22年所结的果. 简单说主要是两样东西,一是一种叫transformer的技术及其后续发展非常成熟, AI可以用这个技术在相当大范围的上下文中, 主动注意到相隔很远的词语间的关联, 然后综合做出判断,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如今翻译和文字的生成都惊人的流畅. 二是contrast leanring 进一步完善. 所谓对比学习, 就是取出一对相似样本,然后要求模型学到他们的相似性.注意,相似样本选取非常宽松, 比如可以是视频相邻的两帧,不相似样本对比是任意取帧 .这样一来,根本不用再费人力去标注数据, 模型可以利用自身不同部分间的关联自行学习. 而且更妙的是相似样本甚至还能跨领域, 比如图片和他下方对应的文字标注.这样的数据在互联网上几乎是海量的 非常便宜,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多输入文字自动绘图的AI. 这些进步使得AI的模仿到了惊人的地步,真是很了不起的进展,可以解放一些常规操作.但是正如王先生所说, 这只是风格上的模仿,做写手和画匠,没有推理功能,其实谷歌比openai早就推出了更厉害的对话ai,但是担心负面效果不敢用到搜索引擎.至于推理, 有一个叫pathway的工作专门做数学定理的推理证明,不过那不是我的专长,我不懂. 希望这些简短介绍帮助读者快速理解关键性的事实, 节约时间而不必陷入细节
謝謝分享專業知識。

Transformer原本不是用在翻譯上嗎?這應該沒有什麽誤用的危險,爲什麽Google Translate還是一樣的差勁?是我主觀的苛求嗎?

Deep Learning本身就不含一絲因果考慮,所以要AI做邏輯思考,只能另尋路綫、從頭做起。我並不是說不可能,但最近的飛躍進展都是基於Deep Learning,那麽也就沒有理由對其能力所及之外的項目也盲目樂觀。
2023-01-07 02:13 修改
AbzX5
2023-01-07 02:46
哦, 是这样, 首先, 虽然Transformer是谷歌2017年先发明的, 但是ChatGPT所用的模型GPT3在2022年已经是OpenAI(微软出钱)在此基础上衍生的第三代改进. Transformer有Encoder和Decoder两个部分, OpenAI的研究人员把论文中Decoder的部分拿出来堆砌, 到第三代已经比原始版本扩大了大约1000倍左右, 训练模型所耗用的算力花了1200万美元, 完全贯彻大力出奇迹, 推力大砖头都能飞起来的原则, 谷歌自己反而未必已运用新技术来更新它的翻译服务. 其次, Google和其它一些公司的AI研究部门和工程部门都是相对独立运作的, 前者部门更类似学校, 考核以发论文为主, 而工程部门的考核目标才是一般公司的考核, 所以AI部门搞出来的东西, 工程部门的人可能尚未计划部署这么大的模型在一个不怎么赚钱的业务上, 并花力气保证海量的并发访问.我对AI搞数学证明推理的事情仅仅只是审慎乐观. Deep Learning最多只能起猜测作用, 它可以给搜索一些好的heuristic, 但是推理本身的严格性和验证, 肯定是靠其它基于规则的方法, Deep Learning本身只能起辅助. 目前还没有值得讨论的大进展.
Ok,that both clarifies and verifies matters for me.

當代AI技術的一大Irony在於Deep Learning所擅長的類比聯想,恰恰是一般人所說的“感性”,而其一竅不通的因果推演,則是“理性”;這和無數科幻和文藝作品的假設(“感情是人的核心本質“)剛好相反,也證明了博客素來的一個基本論述,亦即邏輯能力才是思維的最高體現,也是人類作爲宇宙唯一已知Sentient物種的標杆特質,無病呻吟的文人、嘩衆取寵的網紅、以及他們的聽衆粉絲其實是自願向低等物種退化的異類。
2023-01-07 03:28 修改
AbzX5
2023-01-07 05:14
是的. 早期六十年代的AI重点研究了人的逻辑推理能力, 学者们(包括当时的很多科幻作品幻想的AI)都普遍假设AI会是人类理性的结晶, 但是现实却是困难重重, 缺乏数据, 研究进展缓慢. 学者们后来逐渐意识到, 推理和科学理性的能力对于人类是很晚才出现的, 动物通常不需要这么高级的推理, 仅凭借感官也能生存, 而且今日人类社会中也有相当活动凭简单的感性就可以完成, 所以顺序策略上应该先去研究低级的"感性", 一方面在实际社会的应用中获得经济回报, 另一方面进一步累积有用的相关数据, 然后才有可能逐步推动之后的逻辑推理AI的继续. 所以当前AI的研究, 反而研究的是人的"感性", 感性反而是最先容易实现的. 这恐怕会出乎多数60年代科幻作家们的预料.此外, 仔细回顾AI这六十年以来的发展路程, 可以发现技术发展的路线确实是要先易后难, 先求有所实用的策略, 而不是一上来就要追求完美理想的目标, 发展迟迟没有进展, 很可能大方向上搞错了难易先后的顺序. 这个例子和王先生提到的许多技术发展话题可以互相印证.
是的。不過不止是60年代的經典科幻低估了邏輯思維的重要性和難度,現代的好萊塢和日本影視作品,也多的是以感情來定義人性的溫情價值觀論述;事實上感情是本能(避免飢餓、疼痛)之外最廉價、最低級的,基本所有群居的哺乳類動物都有感性,所以龍應臺之流因爲具有等同老鼠級別的思維能力而自鳴得意,居然還有一衆粉絲接受她對世界實際事務的胡扯,非常不合理。隨著Deep Learning技術的持續發展,我們可以預期藝術家級別的雕塑、作曲和詩詞創作AI也會很快出現普及;這是一件好事,因爲文藝領域的本質先天就不屬於真正的學術(社科才是,所以我一直說大陸教育體系把社科和文藝歸爲一類,是個嚴重的錯誤),而是嗜好意興引發出消費需求,是一種技藝;有AI能將這些技藝自動化,自然會消弭非理性的崇拜。畢竟既往社會因文字取士,與選舉知名運動員和演員來當總統的心理並無二致。
2023-01-07 07:15 修改
Niets
2023-01-09 06:00
王先生在6楼的回复解答了我长期的一个猜测:即现阶段的Google Translate对原文的扭曲会导致需要更多的假设,从而无法满足王先生对逻辑推演的要求。所以王先生常提及不懂俄文而缺乏第一手资料。至于ChatGPT不同于以往的语言模型,能生成“简单漂亮的包装总结”,我想其主要原因是OpenAI在训练模型的阶段加入了人对生成结果的偏好。换句话说,就是让人类标注者选择他们更喜欢的文字(只管喜好,不管事实),训练一个奖励模型让ChatGPT生成类似的结果。进一步想,若是媒体以此奖励模型针对目标观众优化ChatGPT,所生成的文字必然更符合观众的胃口,以此迭代的模型也会更极端。一旦OpenAI将这种语言模型开放给媒体,其洗脑能力会大大提升。这或许和王先生提起的自动程序交易机导致割韭菜有类似的效应。这种危险的确是不言而喻的。最后,谢谢王先生没在半年前没把我拉黑。
Google Translate連在簡體字翻為繁體字的應用上都偶爾出錯,翻譯俄文必然會把Nuances(尤其是官場語言,例如Putin的演講)搞丟;俄方訊息必須是能説俄文、又沒有撒謊動機(排除了歐美記者群)的人翻成英文才能信。

我的小孩剛和我抱怨,同學的作業稿都是由AI復閲更改過的,結果把文章的Polish程度提到很高,導致助教對他的微小文法失誤扣分,很吃虧。

我其實很不願意拉黑的,只要有一點教誨成長的可能,連“大一統理論”都容忍了好幾年,不是嗎?



稍微離題。我的小孩一年前開始自發學俄文,所以也試圖閲讀有關俄烏戰爭的第一手報告。他今天才剛剛跟我說,自從上周Makiivka的俄軍宿舍被襲之後,官方和部分媒體的俄文戰報忽然風格一變,成爲烏克蘭式的浮誇胡扯;我們簡單討論以後,同意這應該是Putin震怒之下,若干俄軍將領卸責自保的掙扎。
2023-01-09 08:09 修改
pedagogicM
2023-01-24 13:06
在社科的研究和学习中,一直有一些困惑和担忧,特来向您请教。社科是求真的科学,但在大多数研究中,科学分析与事实论证被一分为二,一部分专注于数学模型的使用而忽略是否与宏观背景的匹配;另一部分只在乎事实可否验证假设而忽视逻辑合理性。当下社科研究大肆鼓吹量化研究,即执着于对假设的证明,而数学模型则是被认为最具实证性的工具,但为了把数据塞进模型则忽视了宏观背景中难以量化的中介变量与控制变量,最终推导出啼笑皆非的结论。您的文章给我很大的激励和帮助,让我学到了一种新的研究方法和思考模式,文章中数据图表在证明上的使用堪称精悍。因此我斗胆想问,现在将社科人为划分为量化研究与质化研究是否本身就存在缺陷(都没有把求真当作第一要务),使得大量研究者在财阀以及学阀的扭曲下沦为“写匠”而不自知,现在AI与deep Learning在社会科学的滥用,令我担忧主流的社科研究可能走上了歧路,由于AI的类比而非逻辑,最终会让研究变成类似Foundation中的artificial religion,而社科的发展也将陷入犹如中世纪那样的停滞状态。
我對中國社科學術界不熟,不能確定你的描述是否精確,不過應用在1960年代後的美國社科界是完全貼切的。現代社科界量化分析的潮流始於經濟學,而其鼻祖是MIT的Paul Samuelson(亦即Larry Summers的伯父)。Samuelson本人雖然和Friedman同代,倒不像後者那樣是100%財閥代言人;他引入數學模型,似乎並沒有惡意,而只是爲了追求新奇、方便發表論文。然而即使是高能物理這樣的自然科學,脫離現實的數學模型(超弦是典型)一樣成爲無意義的玄學空談;社科議題絕對不對應著簡單的數學模型,那麽要在論文中建立後者,就必然要脫離現實。換句話説,自然科學裏的數學模型還有好壞之分,社科界也搞數學模型,除了教學和發假大空論文方便之外,不可能有實際意義。所以美國社科界在過去半個世紀極度追求量化分析,有兩個基本推動力:除了學人内發的“Publish or Perish”考慮之外,也有外來的資本財閥要腐蝕學術界的意圖。畢竟深刻正確的邏輯辯證,自然會揭穿新自由主義的謊言,那麽鼓勵學術主流去搞量化玄學,就是幫助抹殺淹沒實話的必要方向。

數學在社科的正確運用,在於統計資料庫的建立和過濾;這是因爲未被虛僞模型假設所扭曲的統計結論,是做任何邏輯分析的事實基礎。博客討論過幾個常見的統計悖論,但還有更多沒有提及的細節必須小心應用,因此若要建立龐大完整的Database,在學術人力的質和量上都有很高的要求。不過我所知的社科人物,都遠遠沒有足夠的統計學常識,完全談不上過濾數據;再加上收集資料一點也不Sexy,無法反復發論文,所以自然無人問津。很不幸的,獨立自主的資料庫,正是國際政治經濟話語權的基礎;任何基於西方資料庫的研究,必然會自動包含他們有意無意埋下的扭曲和偏見。我反復提倡中方重視這方面的投入,但中國學術界似乎同時兼有著崇外和論文至上兩個迷思,如果沒有最高層的强力糾正,不可能有所改變。
2023-01-25 01:19 修改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3-02-10 06:16
先生分享的山姆大叔AI畫作很生動。我看了一段用AI製作繪本故事的介紹:先用語言AI產生一段故事情節,再用繪圖AI依情節作畫。AI的故事情節平淡無奇,但畫作倒是有模有樣。這表示AI在邏輯性較強的語言表述中要達到人類認可標準還遠,以類比聯想為主的繪圖取悅人類就容易多了,符合先生所說AI技術擅於感性創作。我自己也開始藉AI幫助獲得靈感,潤色語言,但不依賴AI解決問題(我的經驗是只要問題稍微複雜,花時間在AI答案中挑錯不如自己找出答案)。詩詞創作或許很快被AI攻克,但要寫作結構嚴謹的小說,AI應該還有一大段路。
《The Economist》讓ChatGPT去解高中數學題,只能做到1/3正確(亦即常見,所以網絡上有多重討論的1/3題目);然而用來寫企業研究報告,已經達到全美排名第一商學院Wharton School的水準,更別提龍應臺那類無病呻吟的散文,幾分之一秒鐘之内寫幾萬字,完全不在話下。你所提的長篇小説,難處在於敘事的邏輯結構,而不是文筆上的問題。

我雖然寫博客、上節目,但工作的本質並不是典型的傳媒,而是學術性研究。這裏的差別在於我用的事實固然來自閲讀(但不是方便的主流媒體,而是被昂撒體系有意淹沒的少數真實來源),分析卻是自己根據第一原則和嚴謹邏輯獨立做出的;如果必須引用別人的看法,和證據一樣,都會列舉出處。當代媒體網紅,即使有教授頭銜,依舊剛好相反,分析抄別人(但拼命掩飾抄襲),只有所需的證據反而是自己腦補編造的。想一想,做原創邏輯分析、和抄襲他人説法,哪一個比較難?AI可以替代的是後者,但選擇的唯一標準是量大,連人類網紅對優質内涵的有限理解都完全喪失,所以AI將抄襲、然後總結的工作,廉價化、普及化的社會效應是持續拉低大衆的愚昧、隨時間等而下之;願意並且能夠欣賞真正學術分析和事實真相的少數理性知識分子,並不會直接受到影響,但是和佔人口絕大多數的庸人,其差距隔閡會不斷擴大。這固然對選票制社會有立即的負面作用,對内宣薄弱、中層治理思維水平不高的中國,也不是好事。
2023-02-11 01:46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3-02-11 02:30
謝謝先生指點。我想到電視和智慧型手機的普及過程中,一開始是富人使用它們的時間多,等到真正普及後,變成窮人使用的時間多,富人反而節制了。我認為AI的普及也類似。將來很可能是下層家庭的孩子在生活與學習上大量依賴廉價AI,上層家庭則限制小孩使用AI以培養他們的獨立思考能力。這對階層流動性有絕對負面的影響,中國主管教育部門應及早做相應規劃。
你說的並非沒有道理,但我不特別擔心,這是因爲中小學的教程原本就只含學界和社會已有共識的結論,所以只要教育部不是異常地無能腐敗(然而這麽基本的要求也不一定滿足),AI所導致的偏見應該局限於整體社會共享的迷思。迷思的動力來源又分兩類:利益集團的推動,例如昂撒、學閥和商業吹噓,以及人類自然演化出的内發心理偏差,例如宗教(含中醫教和科技教)和流行(剛好看到這篇新論文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00265-023-03289-8,證明鳥類築巢也會追求新季的流行式樣,這顯然不是高等邏輯思維)。這些都是博客反復討論的問題,因爲是以小博大、而且逆天行事,可能必須有執政高層的理解才能解決。
2023-02-11 03:35 回复
Apus
2023-02-11 10:08
王先生说到AI导致的偏见让我想到网上的一张截图,是有用户让ChatYuan(类似ChatGPT的国内产品)给一篇大会发言稿,它的回答有一段是“经济仍存在一些深层次的结构问题,如:经济结构不合理、增长乏力、投资不足、出口增长乏力、房地产泡沫严重、环境污染严重、能源消耗过大、就业压力加大、企业效益下降等”,然后这个产品就被暂停服务了。它的举例有的属实有的完全是屁话,这可能是技术不足导致内容不准确,也可能是本身中文内容就被外国媒体和代理人严重污染,而英文内容虽然也有利益团体的推动,但至少很少有国家级别的恶意污染
AI是個黑箱,爲什麽會做出某個特定的回答,連開發團隊都無法簡單回答,外人當然不可能確定。不過你所列舉的那些句子,不都是大陸所謂“經濟專家”和“財經新聞”慣用的空話嗎?反正對全世界任何經濟體都適用,誰管它是否和“結構”有什麽邏輯因果關聯?
2023-02-12 00:06 回复
Taizi Huang
2023-05-13 14:45
王先生,博客镜像的标签系统(在“博客搜索”页面)已经做好,可以选中若干标签做精确搜索。我想听听您的意见和建议,我再进一步做修改。
再次感謝。我最近精力、時間不夠,可能沒法去看;其他讀者有用後回饋,可以發言。
2023-05-24 02:42 回复
Taizi Huang
2023-05-24 12:46
欢迎读者志愿给博客的近万条问答添加标签(具体流程请访问https://github.com/taizihuang/wmyblog/blob/main/search/tag.md)。为方便国内读者编辑,标签数据托管在腾讯文档。
是的,請讀者一同分擔時間精力。
2023-05-25 05:37 回复
Taizi Huang
2023-06-17 02:03
王先生,想和您报告一下博客内容整理的情况:1. 制作了《王孟源文集》初版。全书近800页,用LaTeX排版。问答部分后续会放上(把提问放在正文后,回答则放在附录中,如何?这模仿了教材中习题+解答的模式,符合博客传道授业解惑的风格);2. 访谈文字稿接近完工。这里要非常感谢几位热心读者细心校对。文字稿精校完毕后也会放入《文集》中。如果您日后要引用,也很方便;3. 问答标签化进度缓慢。我和另一位读者尝试用ChatGPT帮忙,但是因为AI并不能真正理解问答的逻辑,所以效果不佳。这是一个慢工,我也会继续优化打标签的步骤。有了标签,就可以把《文集》中相近的内容分类成册,方便读者更有针对性的学习。《文集》和文字稿都托管在Google Drive: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eg78LVciM913PhvRtsgtWV3VDLojynDA
謝謝;後世要參考我們在此的討論,可能得靠你們了。
2023-06-17 02:40 回复
pedagogicM
2023-06-25 22:47
关于AI,看到您最近在龙行天下的访台关于AI的话题。人类在未来如何精确的操控AI,让AI来完成工作绝对会成为一门学问,有种Isaac Asimov所著The Naked Sun一书中的既视感,未来有些人精通对机器人的操纵技术,在所有人都能使用AI的前提,他们将比普通人更会使用AI,甚至成为一个学科。
談這個話題,稍早了些。當前這個世代AI剛剛成熟到即將結成大批各式各樣商業應用的階段,還要幾年才能確認價值最大的方向,然後技術優化後的細節和局限固定下來又需要一點時間,再接下來才是用戶探索最佳使用技巧。ChatGPT走在最前,但不一定是最終最重要的應用。
2023-06-27 11:34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10-10 22:49
the Destiny of Civilizationlikethebest 留言回復 :<我老是奇怪,为什么没有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出来揭穿美国财团过去40年的劣迹。唉,现在也衹能教育一个算一个。>Michael Hudson(邁克爾‧赫德森)教授對於經濟學的見解,與王老師有許多共同之處,正所謂德不孤必有鄰。最近其所著文明的抉擇一書在大陸有簡體版,個人覺得該書頗值一讀。
系色
2023-10-21 19:57
王先生最近不回话,应该是参加哈工大深圳高新院的活动了吧。最近巴以问题,真是见证了昂撒谎话的厉害,搅得满城风雨。望先生早日回归。
rongbing mu
2023-11-08 23:17
请教王先生对AI危害人类的看法是什么?您在龙行天下里对当前LLM的局限性(成本,没有超人理性)十分准确。作为从业人员,我对AI的未来十分悲观,甚至不用达到智能奇点就可能造成深刻危害。1. LLM的训练和推理成本正在quantization, distillation, pruning, AI Accelerator摩尔定律下multiplicatively地降低。可以预见在不远的未来,当前要一个数据中心集群才能跑动的大模型,可以在个人设备上跑。模型的微调成本更是在各项技术下迅速降低。这代表基本上个人层面的开发和作恶基本无法监管。2. 目前对AI的控制仅是soft constraint,比如数据集去bias,RLHF向人类价值观对齐,把模型输出用另外一个模型来监管等。我们对智能没有原理上的控制,只有软的,抽象而且后知后觉的控制。这可能根本不是科学问题而是哲学问题;我们无法让这些黑盒子可靠地服从。3. 我们虽然对人类自己也没有根本的控制,但是人类的硬件是非常局限的。这些AI agent已经可以自我复制存储更新,编写代码更新自己,开个比特币钱包,在AWS里为自己购买云端的算力来微调拷贝。这种危机很有可能在AI比我们更聪明理性前就发生。目前research community有大量的让LLM使用external tools来智能自举的实验,有可能一个喜怒无常的”随机鹦鹉”只要在某次意外的实验下逃到了互联网上,而我们人类根本没有抓捕和监管它的能力。4. AI虽然目前无法胜任很多专业能力,但是在网上胡说八道打舆论战已经绰绰有余。已经有研究发现在LLM时代,互联网上混杂的合成数据已经影响到了抓取互联网数据的下一代模型。互联网上充斥的大量AI近亲交配产生的信息可能让人类社会和AI同时变笨。5. 人类社会由于巨大的利益关系,很难理性讨论这个问题。目前AI学术界也有Hinton和Lecun, Andrew Ng等人引领的不同观点。我看了一下反对AI危机论的观点经常有意识地攻击strawman来避免深刻地讨论监管的问题,比如说AI监管是大公司/China等抢跑垄断的手段。有效的监管在前提1成立的情况下甚至都很难做到了。
我理解你的論點,不過這個世代的AI還沒有能自主逃逸、演化的能力;換句話說,這類較高層的危險,在下一代技術被開發出來並成熟之前,還不真正存在。當前的問題,主要在於資訊混肴,也就是AI大幅降低了撒謊的成本,無限提升了造謠傳謠的規模和速度;所幸這是互聯網既有問題的升級延申,人類社會並不是沒有心理武裝的。

短期内我比較擔心的,是學術探討上的隱形依賴。寫作由AI來修飾當然相對安全,但搜集資料如果也摻入AI的hallucinations就糟糕了;尤其社科研究員,普遍沒有對AI技術的深刻理解,特別容易忽視這個問題。

長期的話,AI如果不能掌控實體物理機器,危害還只限於信息空間,否則就可以直接要人命。所以我即使在原則上也不樂意看到自動駕駛;然而以自由市場的規律,繼續開發直到大規模推行,基本是必然的結果。



還有,AI議題還是應該在【科技】類文章下討論。
2023-11-10 12:08 修改
rongbing mu
2023-11-09 02:17
我认为真正的危险在于目前兴起的LLM Agent这项技术,其思路为使用LLM来做high abstraction level planning,low level的execution则由各种外接程序执行,来解决复杂问题。您曾说过的chatgpt无法直接输出大数prime factorization的问题,在这个思路下则是LLM会在先在网络上搜索prime factorization的算法,再根据算法写一段可执行的script来得到正确答案。LLM仅考虑思路和每一步的输出是否合理。这里最著名的失控例子是OpenAI曾试验过让GPT4联网,GPT4想要登录一些网站却无法点击验证码,于是上craiglist发帖雇了一个人类来帮它点击验证码。我完全同意您对Deep Learning模型本身很难通过当前范式来诞生严谨的逻辑思考,可能在这个问题得到解决之前,LLM Agent就可能学会说谎,诈骗,使用基本工具(生成色情图片来往比特币钱包里募款,在github上传自己的模型权重,在云服务器里放置script)在网络世界里求生了。
在這個AI技術階段,你所描述的這些罪行,還不是它所能獨立做出的,必須由人工敦促引導。偶爾有一兩步主動行爲,拿出來談笑可以,並不足以完成高層次的策略構思和執行,這需要真正的理性邏輯能力,我們等著看下一代吧。

從人類社會的結構來看,當前的國際秩序連氣候變化都處理得磕磕絆絆,像AI這種危害有點虛無飄渺,功用卻非常有利於地緣戰略競爭的技術,是不可能被遏制的。除非美國霸權被徹底打倒,出現了替代他的强力大一統秩序,不會有真正的反思和作爲。但是以中國政府的保守個性來看,不一定有決心魄力能在國際上糾合印度這樣的特大號攪屎棍,强制做出這麽前瞻的統一政策。
2023-11-09 11:26 回复
AbzX5
2023-11-10 02:15
举一个人人都能理解的简单例子,读者可以在ChatGPT输入,请问下列句子中第7个单词是什么(或者任意数字),然后接着随意输入任意一个句子。可以用中文或者英文,你会发现这么简单明了的事它经常出错。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它事实根本上没有理解“7”这个数字。在下一代真AI发展出来前,这代假AI实际的唯一危害,就是真会有人把它的胡说八道不假思索的当真.
是的。

他的論點有杞人憂天、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嫌疑;這條綫到此爲止。
2023-11-10 12:11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4-01-19 03:38
最近 Deepmind 的新論文 Solving olympiad geometry without humandemonstrations (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3-06747-5 ) 宣稱,AI解奧數幾何題的表現達到金牌選手水平。我沒有能力評論其技術細節,單就結論來看,要不是說明AI真有部分高級思維能力,就是說明解高等幾何題也不過是【後註一】中所說基於簡單技巧的反復熟練運作。請教先生看法。
局限於歐式幾何,是這個世代的AI有可能做到的。這是因爲歐式幾何是個很小、很老、而且完全封閉的數學分支,只須要把五條公理以及總計不過三位數的Theorem和Lemma搞熟,就涵蓋所有内涵。那篇論文自己也説,真正的難關在於“Translation Challenges”,也就是如何將幾何翻譯為AI自己的語言,然後想法從少量的内涵引申設計出大數量的訓練資料。這基本類同象棋和圍棋AI(大約二位數的規則,多於歐式幾何的公理;難點同樣是翻譯和批量生產訓練資料),並不是從第一原則出發用邏輯去思考解題。

上個月有人舉例,ChatGPT連“下一句話中的第七字”都無法準確答復。這是因爲當初設計訓練的時候,沒有針對這類問題;如果有針對,當然可以解決。但這種特殊針對的訓練,本身高度依賴設計者的人爲安排,更別提非AI的普通程序早就可以做到,完全不算General Purpose Intelligence,依舊只是虛擬的模仿僞造。

數學解題對本世代AI之所以困難,在於後者的列舉/針對/涵蓋式思維不足以解決前者的高維度變量,全自動AI駕駛的難產也在於此(不過程度可能稍遜)。先局限在歐式幾何,就好比局限在停車場裏開車,成功的意義不大。
2024-01-19 06:30 回复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