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國際】【宣傳】如何破解當前歐美的宣傳攻勢

2021-04-26 02:40: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62032391



(本文寫於三月中下旬,因其他管道要求獨家時段而延遲在博客發表)

我在一年多前,就預警美國民主黨上臺之後,必然會利用新疆議題來破壞中歐關係,然而事到臨頭,外交部依舊是左支右絀、手忙脚亂,讓衝突不斷升級。而華語界的評論者,不是無視現實、自我慶祝,就是埋怨立場、一味怕事,兩者都只有負面價值。當然上峰已經很明顯地下令不得退讓,但不論這是出於戰術性、還是戰略性考慮,前綫的執行人員都有責任在維持己方尊嚴和利益的前提下,避免中歐關係的惡化。我覺得過去幾天的外交對話,並沒有很理想地達成這個任務,讓人看得心急,所以抽空寫了一篇短文,希望能有實際的影響和貢獻。因爲目標對象特殊,所以必須從頭説起,比較囉嗦,博客的日常讀者請見諒。

==================================================================

本周歐盟響應美國的號召,以新疆為話柄,對中國實施制裁。表面上是兩者沆瀣一氣、狼狽爲奸,實際上歐美的出發點有本質性的差異:美國是始作俑者,其體制幕後的權力精英從保護自身的國際利益出發,必須打擊國力上升到足以威脅霸權的任何國家,所以早在十幾年前就預先安排宣傳藉口,對其國内國外的受衆做洗腦,準備對中國做全方面的誣衊,新疆只是幾十個被嘗試的口實中,獲得受衆最大反響的那個,而歐洲則是最大最重要的受衆。

美國建制派對内對外的宣傳口徑,近年來被華語界貼上一個標簽,叫做“白左”;其實是把舊有的基督教和種族主義重新包裝,深藏在將現代科學和倫理學的詞匯搬運、扭曲、重組而製成的糖衣外殼之内,其核心思想依舊是白種人先天優越、是全人類的救世主;白種人所傳播的教義,是普世真理;由白種人統領的國際體系,是天然規律,不可侵犯。但凡敢拒絕這些原則的,都是壞人、甚至非人,可以使用任何手段來打入地獄。

這個表面上反對宗教和種族主義,實際上繼承其非理性自我優越感的白左思想體系,從1960年代在美國和北歐發源,很快傳遍西方工業國家,成爲主流學術界、媒體和知識分子階級世界觀的基礎;近年來更加走向極端,產生了“政治正確”至上的“Woke Culture”和“Cancel Culture”。由於白左宣傳享有脫離現實真相、本身邏輯不必自洽的編造自由,仍在堅持舊有宗教和種族主義的美國右派爲了互懟,也依靠抹殺事實和違反邏輯來與其競爭。這個對立,往往會迷惑外界的觀察者,以爲是真假善惡之間的鬥爭,實際上是同一個愚蠢、虛假、邪惡、醜陋的文化的一體兩面。

所以當遇上中國這樣由有色人種建立、獨立於西方宗教思想體系之外、又不願承受剝削使喚的自主國家高速工業化,崛起到可能與西方世界平起平坐之時,受威脅的不只是美國的霸權利益,也是歐系文明中根深蒂固的優越感;既然這個優越感是歐美左右兩派思想的共同核心,自然可以用來統一立場,一致對外。

看穿西方宣傳思想體系的本質,讓我們能夠在戰略上藐視他們;但在戰術上,他們有著百年來包裝無數資本利益的經驗,又不受事實和邏輯的羈絆,花樣層出不窮,必須審慎以對,給予高度的重視。

歐美的知識分子同樣受白左思想的矇騙,都是謊言鏈的第二手;但美國的政經領導階層是第一手的啓動者,而歐洲的政經精英卻處於第三手的被動反應地位。我們在選擇應對戰術的過程中,必須對這個差異有充分的認識和考慮。最直接的效應,是美國(以及英、澳、加等Anglo-Saxon系國家)的媒體和聽衆完全不可能接受任何爭辯和説理,可以徑行忽略。歐洲是被欺矇利用的一方,才應該是中方宣傳反擊的重點;但正如所有陷入邪教或傳銷洗腦的被害者,他們已經沉迷於非理性、反科學的思維,光是列舉事實和邏輯,必然無效;中國官僚體系所慣用的,反復直述標準結論,更加只會有反效果。

這裏唯一可行的方案,是利用白左思想中的自我矛盾,依循他們自己的敘事規則,指出他們違反所信教條的行爲。因爲他們對事實和邏輯已經免疫,這些宣傳上的反擊不能有任何深度和長度,越淺顯越簡短越好。換句話説,最近中國駐外使節,有發表長篇大論來列舉事實和論點的,都是在浪費口舌和版面資源。正確的戰術,是一次只專注一個議題,用一兩句話解釋清楚,反復强調,然後用簡單的實例來作佐證。這些例子不須要與核心議題有邏輯嚴謹的因果關係(Causation),但必須是受衆無可否認,而又有明顯連帶類比關係(Correlation)的事件。

實際應用上述的原理在新疆這件議題上,可用的核心反擊論述是像西方的“無罪推定”“Presumption of Innocence“原則,亦即中方沒有在輿論上得到“公平審判”“Fair Trial“。中方可以指出美系媒體的渲染,既沒有實證、也沒有旁證(Circumstantial Evidence),完全依賴利益相關者和瘋狂妄想者的一面之詞。而媒體這種不負責任、不加核實的仇中態度,反過來鼓勵越來越離譜的編造,正是“Fake News”的典型運作機制。

光是這樣幾句話,當然不會被當真,所以必須附帶對方無可反駁的實例。我在過去幾年,一直未雨綢繆,準備提供這些宣傳上的彈藥,例如2019年12月《現代英美的假新聞體系》一文所介紹的,英國人韓飛龍(Peter Humphrey)對西方媒體宣稱他收到來自上海青浦監獄外籍犯人的求救信,夾帶在他們被强迫無償勞動所生產的英文賀卡產品中。然而簡單的網絡搜索就可以發現,韓飛龍幾年前在青浦監獄服刑期滿之後,回到英國住在一個叫做Surrey的小鎮,而他所宣稱的這張求救卡片居然是在相鄰的Tooting鎮上買到的,距離他的住所不過幾分鐘車程。這樣的巧合機率是天文數字,和英國媒體不加核實、直接照印的反應,都是極佳的把柄。然而當時中國官方完全無視這些細節,只用一句“查無實證“來回應,在西方人眼中等於是默認,對當前的新疆爭議不但無益,而且幫助對手加强先入爲主的有罪認定。

短期内,中方應該充分利用仇中謊言露出的破綻,反復劃清重點,也就是所有的指控都來自有仇(如韓飛龍)、有癮(如Adrian Zenz)和有鬼(CIA和美國國務院所操控的諸般機構和人員,例如世維會)的造謠者。進一步可以要求歐盟列出切實的指控細節,説好如果證僞必須懲處假新聞來源,然後尋找客觀的第三方國際組織公開認證,類似WHO在新冠病毒溯源過程中的角色。

長期來看,應該把反制假新聞制度化,建立專業國際組織,在第一時間審查指控的實證基礎,要求將指控依照法律標準明列出來,並且對造謠指控者、傳謠的媒體和無端提起制裁的政客要有事後追訴、懲罰的機制;換句話説,就是一種專門處理毀謗罪的國際民事法庭。

問:目前主要是在介绍“白左”是什么,能否将近2年来的手法进行分类,总结特点并举例说明?

答:白左教條向來本身邏輯就不自洽,所以運作規則必須是先極度簡化成爲口號,反復洗腦成爲普世公理,需要時翻出來直接當標簽來貼,受衆心中自然跳過邏輯推理而直接定義好壞。在誣衊中國的應用上,美國和其所間接掌控的歐洲媒體主要通過三個角度:“人權”用在新疆和新冠防治;“民主自由”用在香港和台灣;“軍事侵略”用在南海和印度。這其中以新疆“人權”議題最嚴重、也最離譜。中方回應的基調,除了正文中建議的,在當前爭議升級的關頭上,要求對方先明確定義指控細節(例如奴隸勞工采集棉花),以便逐一駁斥,並避免事後改變説辭、重訂標準之外,平時最有效的對應,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例如美國指控中方在新疆做種族滅絕,我們應該把北美印第安人從17世紀初到21世紀的人口消長與同時段新疆維族的人口數字做對比。澳洲原住民的人口變化,和北美也很類似。此外,維族平均收入和平均壽命在過去30年的成長,也應該統計出來和北美、澳洲原住民做比較。

問:能否举例并进行论述支撑?

答:正文中稍後,以及這裏前一個答案,都給出實例示範。更進一步,可以考慮把英美假新聞對其他國家的誣衊也一並提起,例如俄國反對派Navalny自稱被Putin用神經毒素試圖謀殺,還提供了“俄國特工”的口供,這種明顯的自導自演,與Peter Humphrey的編造如出一轍。其實要接受他的説辭,邏輯上必須假設整個龐大的俄國,只擁有一種神經毒素,幾年前在英國“下毒失敗”之後,還找不到更有效的毒藥來換用;這是漫威漫畫中反派故事的邏輯,幼稚到可笑的地步。Putin一直隨便Navalny去搞,可能就是因爲後者的故事漏洞太多,以爲他會自取其辱,沒想到仇俄勢力滲透德國軍政單位太深,連給Merkel的報告都敢造假。像這樣的歷史經驗,至少可以用來做爲與俄國協作的嵌入點。

另一個被忽視的造假故事,則更加嚴重,非常適合中方反擊之用,也就是OPCW(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禁止化學武器組織)幾年前在英國MI6幕後控制的“白頭盔”組織(全名“叙利亚公民防卫”)假造敘利亞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的證據之後,參與調查的報告被土耳其裔的總幹事强迫篡改。這件事在過去幾年被OPCW内部的專業人員反復泄露,但歐美主流媒體一致封殺,只有美國異見網站《Grayzone》堅持揭發,參見《5 former OPCW officials join prominent voices to call out Syria cover-up》。我認爲這是非常適合中國外交部在正式場合(如聯合國大會)大做文章的題材。

問:能否进一步细化说明实现路径?

答:在多次舉證,證明西方媒體有系統地造假之後,應該聯合其他被害者,尤其是俄國和非洲國家,要求對誣衊其他主權國家的假新聞,提供上訴抗辯的管道。英美必然會以“新聞自由”為説辭;中方的反擊,應該一方面指出美國要求Facebook和Twitter來管理監控網絡新聞,連前總統Trump都禁掉了,怎麽能把私營企業都享有的權力拒絕賦予聯合國級別的官方組織?另一方面則可以從“無罪推定”和其他法律權利出發,指出美國憲法保障嫌疑犯在法庭抗辯的權利,國際上,ICCPR(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章第1節(Article 14(1))明文規定:“All persons shall be equal before the courts and tribunals. In the determination of any criminal charge against him, or of his rights and obligations in a suit at law, everyone shall be entitled to a fair and public hearing by a competent, independent and impartial tribunal established by law”“所有人在法院和法庭上一律平等。 在確定對他的任何刑事指控或其在法律訴訟中的權利和義務時,每個人均應有權由依法設立的主管,獨立和公正的法庭進行公正和公開的審理”。國家是人民的集合,14億人的共同權利,怎麽可以被無端抹殺?

這裏最理想的目標,是設立一個反制對外國做毀謗的國際民事法庭,供受害國家對虛僞的國際誣衊指控做正名反擊之用。如果做不到,至少應該有反假新聞的審查組織,在第一時間標識一面之詞,公平裁定某條消息欠缺實證;並且對帶頭散佈謠言的賬戶(亦即媒體以及幕後的董事、總經理和總編輯)做記點統計,一旦成爲纍犯,就賦予“造謠慣犯”的標簽。這都是Facebook和Twitter應美國建制派要求已經日常進行的工作,沒有理由聯合國不能照辦。

【後註一】多年來我在留言欄反復提起《GrayZone》,到本篇博文,更明確在正文内指出其對中方的參考和佐證價值。雖然《觀網》主頁編輯在當前審查標準下,選擇不轉載最近的博文,昨天我很高興看到他們對Max Blumenthal做了專訪,參見《专访马克斯·布鲁门特尔》

【後註二】雖然我在留言欄,已經把民主黨對下一波追訴新冠起源責任宣傳攻勢的籌劃醖釀反復解釋過了,但今天(2021年六月25日)看到《NY Times》也發了長篇大論,如此一來下至《Vanity Fair》、上至《The Economist》、左派的《NY Times》和 《CNN》、右派的《WSJ》和《Bloomberg》、中間派的《Reuters》全部到齊,應該是只等聯邦政府的“調查報告”一出臺,就會正式發動全面的國際抹黑攻擊。上周《Lancet》一個為中方説話的專家被迫從WHO離職,這是非常不好的徵兆,似乎是外交部無視我的警告和建議,沒有主動占據科學高地,整合專業良心力量;希望事情不會有我擔心的那麽糟糕。

【後註三】我以前曾經專門撰文介紹過Sabine Hessenfelder(參見前文《高能物理界的新動態》);不過她並不是當前英語世界中最佳的科普作者,那個頭銜應該屬於Ethan Siegel。他作爲《Forbes Science》的專欄作家,其科普文章是我所知最博學、最深刻、最詳細、最準確的(他自己的專業本行除外;這是因爲他還在做研究,所以關心的必然是仍然處於Speculative階段的議題,也必然須要在許多可能理論中挑選自己喜歡而且方便發論文的路綫;很不幸的,這是所有尖端科研人員的通病,包括Hessenfelder在内,基本無法避免)。這裏(參見《Ask Ethan: How Can You Be So Sure That Covid-19 Didn’t Happen From A Lab Leak?》)是他在六月11日發表的對新冠起源的解説,非常精確、有效、全面地駁斥了英美當前的所有陰謀論,這正是我反復强調的國際良心專業人士的作用。雖然他的論述層次太高,不適合外交部直接拿來引用,但是動員中國科研界與歐洲專業人員交流討論的時候,這篇文章是完美的準備稿

【後註四】2021年七月7日,24名生醫專家在《Lancet》為武漢實驗室發聲。結合過去幾天一系列相關報導,似乎外交單位終於同意我向來的建議,亦即藉助國際良心科學人的力量,把爭議轉化為科學與政治的鬥爭。雖然有點晚,但希望還來得及打破Biden上臺以來醖釀已久的這一波宣傳抹黑攻勢。

【後註五】2021年七月8日,《BBC》登出一篇介紹美國華裔與當地右翼民粹合流的文章(參見《Going undercover to infiltrate Chinese-American far-right networks》),雖然口氣很委婉,内容也沒有什麽出人意料之處(基督教原教旨主義信徒,Proud Boy贊助者,參與衝擊國會,迷信QAnon;《大紀元》和其他抹黑中國的謠言製造機則當然一字不提),但英美宣傳管道願意談一個敏感的題目,本身就反映出幕後操控者的特定政治需求。這裏我認爲英美建制派開始有所警覺,爲了提防這些豬隊友一味胡搞捅出難以遮掩的醜聞,準備事先劃清界綫。

【後註六】去年(2020年)夏天,美國曾鬧出一波“神秘中國種子”事件:有幾百個消費者對媒體宣稱曾經莫名其妙地收到來自中國的植物種子,引發了全國性恐慌,各種陰謀論層出不窮,聯邦和州級的農業和衛生組織紛紛介入,深怕這些種子是變種雜草或夾帶病毒,但都查無實據。當時我除了懷疑那些人無中生有、杞人憂天之外,也考慮了另一項可能,亦即美國電子商務界十分流行的一個騙術,叫做“Paypal payment & non-delivery scam”:騙子利用美國郵局提供追蹤服務並不詳列派遞的街道地址、只確認送到某個鎮上(以“保護隱私”)的特點,故意把便宜的垃圾貨品發送到同一個鎮上隨機選擇的錯誤地址去,如此一來支付系統如Paypal誤以爲貨已送到,就會駁回買家要求退款的申訴。那些神秘種子的包裹,往往有海關標簽說内含物是首飾,似乎與這個可能性相吻合;但是這個騙術的收件人姓名,必須對應原買家,而不是假地址的住戶,這和我看到的報導有抵觸,所以當時我只能在心中標識“存疑”,遠遠不足以公開討論。

猜測歸猜測,這類疑問最終還是要靠跑腿追根究底、徹查事實,才能真正水落石出。經過一年的沉澱,終於有美國記者願意花時間發掘真相,他的研究結果發表在《The Atlantic》上(參見《THE TRUTH BEHIND THE AMAZON MYSTERY SEEDS》),原來果然是庸人自擾,每一個被仔細檢驗的案例,都是美國買家自己在2020年初網購種子,沒注意到賣家來自海外,後來因爲新冠疫情影響中國商業運作和國際郵務送遞,這些包裹延遲了近半年才送到,買家已經忘記自己曾經訂購這些廉價物品。再加上植物種子依法不能簡單入關,於是這些中國商家故意假稱是其他商品,進一步引發誤解,然後Fake news利用仇中、恐中心態炒作起來,才成爲又一樁可以抹黑中國的故事。等到一年後真相被澄清,早已不可能扭轉大衆的印象,又一次印證了我多年來在本部落格反復解釋(例如《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的道理:也就是“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如果我們不想被陰謀論帶歪,就務必堅持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的原則,正是出於這個考慮,我始終特別强調Occams Razor和Russells Teapot的重要性。

【後註七】2021年八月29日,“世界对白”送來私信 :“ 有两位读者都拿这篇文章来讨教,搜:‘从冠状病毒专利的角度看新冠病毒溯源:大卫·马丁在德国新冠调查委员会上的证词’(參見《硬核助攻外交部!从美国冠状病毒专利,深挖新冠病毒真正来源!》,初始來源是:新青年说1921 微信号)。”以下是我的評論:

唉,那篇討論是David Martin基於自己接觸過的一點事實(亦即專利申請),然後出於個人對陰謀論的信仰、對背後科學的無知、以及有心忽悠的動機,在邏輯上做出一連串跳躍、發明和誤解,所得到的歪論。

首先,如果他稍有點生醫常識,就會知道在2012年CRISPR被發明之前,基因修改是一件十分困難而且不精確的工作,根本不可能對病毒做出他所討論那個級別的人工演化(在那之前,只有像731部隊做大規模人體實驗才有一點可能得到所求的病毒演化,但那顯然和Martin所談的是兩回事)。其次,美國企業和個人一遇到新的機會,就機關槍打鳥,把所有合理和不合理的技術和“模式”通通注冊申請專利,是上世紀就開始的事;他自稱行内專家,卻故意不提,顯然是有意忽悠聽衆。連CDC去搶注病毒基因的專利,也是衆人皆知的事,不過原因不是CDC自己想要拿病毒幹什麽,剛好相反,是因爲90年代就有Patent Troll搶先登記,事後再對真正的研究人員強收過路費,所以CDC爲了保護學術界免費研究的自由,才會被迫出面下場搶標。

美國專利系統在70、80年代,被一個搶注條碼專利的人徹底破壞,早已喪失原本的精神。到了1999年,又出現了另一個被資本收買而做出的詭異判例(亦即Amazon的“1 click patent”,開啓了“Business Process”也可以申請專利的先河)所以才會有他討論的2000年代那批搶注專利的風潮。當時連我工作的幾家銀行都不斷要求把日常業務流程整理出來申請專利,就更別提生醫界了。你就算要申請拿黑洞來發電,也絕對過得了美國專利局的審查;但這裏的邏輯斷點,在於有那個專利,完全不代表有相對的技術和能力去做到,甚至連去嘗試的意願都往往不存在,純粹就像中國流行搶注商標一樣,占地攔路搶錢罷了。大陸的陰謀論信徒,對台灣那個“高端”疫苗利用文字聯想來誤導消費者(它至少沒有字面上的謊言,也不難查明),譏嘲交加,但對這種符合自己偏見的同類騙術,卻極樂於相信傳播,這已經不是五十步笑百步,而是百步笑五十步了。

更進一步去深究,M.CAM的董事長David Martin,其實是個典型的Crackpot(他的正業是賣書和給演講,亦即Self-help Guru,自稱是“Fully Human”,參見他的Youtube Channel),M.CAM則是典型的一人公司(雖然可能有雇用專門對一人公司提供非專業助理服務的第三者接綫生),網絡流傳的訪問視頻,也絕對不是來自什麽“德國新冠調查委員會”。那個做翻譯的“新青年说1921微信号”,如果只是不懂專業細節還情有可原,這麽簡單明顯的事也去編造出來,顯然是有意要為大陸現在流行的陰謀論火上加油,順便賺取點擊流量。問題在於,你搞這些反智的陰謀論,只有國内的傻B爲了求爽而樂於相信、討論和傳播,在有實際意義的國際論壇上,反而是拿槍打自己的脚。你以爲歐美的知識分子不會去查M.CAM和David Martin是怎麽回事?(參見《New ‘Plandemic’ Video Peddles Misinformation, Conspiracies》)“德國新冠調查委員會”更加容易揭穿,因爲它根本就不存在。

這個“以毒攻毒”的反智宣傳策略,不但是在訓練外宣的目標聽衆,只要看到來自中國外交部的發言,就直接當作謊言(事實上這個案例也的確是謊言)扔進垃圾桶,而且自然會吸引全世界最愚蠢瘋狂的人作爲盟友,正直懂事的人則成爲敵人。我一再説過,國際宣傳事關國家利益,不能因爲搞假新聞是不道德的事而不加考慮,《RT》就是正面的例子。但俄國在MH17一事上徹底理虧,把水攪渾毫無負面代價;中方在新冠起源上沒有類比性。此外你必須量力而爲,否則弄巧成拙,就有很强的反作用,尤其絕對、絕對不能由外交部官方直接下場去搞。中方光是在這個外宣策略選擇上,就明顯展示出所有承辦的相關人員(不含趙立堅和其他發言人,因爲他們只是拿稿照本宣科,決策不是他們的責任)不入流和不適任的程度,下起想出餿主意的智庫和推薦騷操作的幕僚,上至批准自殺行爲的副部級官員,都應該被要求寫檢討書才對。

【後註八,2022/05/02】我建議中國搜集美國官方謊言、編訂合集,已經有許多年了,至今沒看到什麽動作。這裏是美國良心人所製作的簡易版(參見《Theyre still LYING about this in Ukraine and The White House | Redacted Live with Clayton Morris》,和我所設想圖書館級別的資料庫相差甚遠,但已經比中方强多了。

【後註九,2022/05/03】昨天推薦的視頻被“自願”下架了。大家除了繼續關心《Redacted》的頻道之外,這裏我再提供一個冰島博客的鏈接(參見《The Vineyard of the Saker》,讓對最近這一波國際良心人串聯起來說實話讀上癮的人可以去消磨更多的時間。

過去幾年我反復推崇《RT》在反擊昂撒洗腦上的作用,並用來和中國的外宣組織做對照。歐盟在二月被昂撒宣傳徹底綁架之後,有無腦網民自動以爲那代表著《RT》的失敗,然而歐美内部的覺醒人士,原本就必然是極少數(別忘了那句老話:普羅大衆是愚蠢、極易欺騙的),頂多只算是俄方的盟友,而不是主要目標對象。這次俄烏衝突,逐漸演化為全球受害者對西方霸權的自發反抗,其實正是過去十多年來《RT》在國際輿論上提供了照妖鏡的最終成果。換句話説,真正的戰綫遠遠不只是烏克蘭境内的軍事鬥爭,更重要的是宣傳和金融上的生死搏鬥,所以俄方在後兩者獲得明顯優勢,《RT》總編Simonyan是和中央銀行行長Nabiulina同一級別的大功臣。

【後註十,2022/05/16】《Gray Zone》剛剛爆料(參見《Operation Surprise: leaked emails expose secret intelligence coup to install Boris Johnson》,有吹哨人泄露内部電郵,證實2019年Theresa May被逼宮下臺,幕後推手不只動員了大衆媒體,還將原本負責對外宣傳顛覆的國家情報機器轉而向内,由MI6和NGO的高管主導,扶持Boris Johnson上臺,以完成硬脫歐任務。這是真正多行不義、惡貫滿盈,以致走火入魔、反噬自身的案例。

【後註十一,2022/07/09】《Gallup Poll》剛剛發表了2022年度美國人對社會公共組織的信任度調查(參見《Confidence in Institutions》。媒體主要專注在對總統的信任從去年的38%降至23%,以及對國會從12%降至7%;但我覺得最重要的其實是,對報紙從21%降到16%,和對電視新聞從16%降到11%,相對的,有24%的美國人相信太陽繞著地球轉,而烏克蘭戰事的真相還遠遠沒有出盡呢!

【後註十二,2022/07/25】今天的《Moon of Alabama》有一篇文章(參見《Another Crazy Plot By A Ukrainian Secret Service Just Blew Up - Flimsy Excuses Follow》,詳細地解釋了昨天開始傳出、俄烏之間的一場間諜戰和口水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去研讀,這裏不多贅述。不過我想特別指出烏方的重要諜報運作,居然有《Bellingcat》的深度參與;而《Bellingcat》當然是昂撒體系中的重要Fact-check“事實核查”機構,被所有主流英文媒體廣汎引用。然而真正關心國際事務的人都知道,它和《白頭盔》一樣,同是MI6下面的直屬機關;只不過台灣、香港和甚至大陸媒體,自動轉載他們的謊言不知多少次了。

【後註十三,2022/07/27】昨天《Science》刊出一篇新論文(參見《The Huanan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 in Wuhan was the early epicenter of the COVID-19 pandemic》,確認華南海鮮市場是新冠的起源地。我希望這樣重磅的研究結果,能終於終結過去兩年多來,一連串試圖將科學議題政治化的愚昧心態。

【後註十四,2022/07/28】對昂撒體系的法治人權和新聞自由還有一絲迷信的人,請參考昨天英國政府制裁(含不經法律程序,直接扣押財產;參見《A British YouTuber has been sanctioned by the UK government for spreading pro-Russian conspiracies》)英籍自媒體記者Graham Phillips(參見《Graham Phillips》)的消息。他的罪行是人在東烏,實地報導事實真相。

【後註十五,2022/08/02】延續上面【後註十四】的討論,這裏是幾天前另一位英國公民被本國警察正式逮捕、扣上手銬的視頻報導(參見《Its no jokes!》;請注意報導中所解釋的,這類案件是當前英國執法的日常!),這名邪惡罪犯的無恥罪行是在社交媒體上轉發了譏嘲變性人的笑話。然而來自古老落後文化的人可能難以理解昂撒民族無限優越的體系和制度,我想提醒大家在那些先進國家旅行居住期間,務必留意言行,不論覺得白左思潮如何奇怪都不要評論,以避免觸犯當地高深莫測而且虛擬不成文的法條。

【後註十六,2022/08/08】昂撒宣傳體系的慣用伎倆之一,是所謂的“Mirroring”或者“Projecting”,亦即中文的“做賊喊捉賊”。有超過半數的對外抹黑指控,實際上是英美自己肆無忌憚所爲的罪行。例如中國所有的新武器,都被描述成偷竊來的設計,然而中俄都已實戰部署高超音速武器,美軍卻還在進行基本設計試驗;三天前消息傳出(參見Tass報導:《Academic research institute director Alexander Shiplyuk arrested on high treason charges》),俄方負責高超音速武器的一名研究主管,剛剛因叛國罪被逮捕,這人出賣軍事機密的對象,應該是很明顯的。

【後註十七,2022/08/20】我引用過幾次的前CIA官員Larry Johnson,其實是血統純正的原版美國人,有好幾個直系先祖父母參與獨立戰爭。他本人在退休之後,曾經是主流媒體的常客,在民主黨系電視網如CNN、NBC、ABC、CBS、BBC等等的新聞訪談節目中都多次出現,甚至還當了一年NBC的正式雇員。然而20年後,他的博客卻成爲深刻批評昂撒宣傳體系的實話者聯盟之一員,這當然是出自親身經歷的迫近觀察和尊重事實的良心作用。這裏(參見:《MY LAST DANCE WITH BRIAN STELTER》)他給出一個簡單的實例:他在美國上所有的新聞節目,都必須先通過“Pre-interview”,將談話内容預先提報審查,唯一可以言所欲言的例外,卻是昂撒媒體抹黑為Putin代言人的《RT》。

【後註十八,2022/09/30】英國MI6/美國國務院轄下的假新聞體系有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亦即所謂的民間專家和智庫。實際上個別“專家”還有可能是Useful Idiot,智庫和NGO卻是需要穩定財源的,所以基本都是昂撒情報單位有意建立的幌子組織,或者是在專業機構裏安插一個分部。這裏(參見:《The Tech Site That Took On China’s Surveillance State》)建制派媒體《The Atlantic》吹噓一個設在賓州的假新聞製造厰,叫做《IPVM》,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看看。

【後註十九,2022/10/04】剛剛在《觀察者網/風聞》看到這篇轉載的花邊新聞(參見:《英国气候活动家一边被警方抬着,一边接受采访...》),注意到沒有任何讀者理解其幕後的宣傳洗腦運作,所以在此解釋一下:英國在10月1日爆發全國性的一連串抗議,如果你真正去研究組織、計劃、推動的過程,會發現其核心訴求是抗議權貴操弄政府、剝削百姓,然而這是主流媒體絕對不能報導的事,但游行就在自家城鎮裏發生,也不能不聞不問,所以解決方案就是假裝示威者主要來自“極端”訴求,尤其是氣候活動;其實那批人在這一波抗議中佔極少數,但如果不去發掘真相、簡單轉載英美主流媒體,那麽看到的就全是他們出鏡。博客多年來一直强調白左議題是財閥有意製造出來,轉移社會注意力用的;這裏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後註二十,2022/12/09】我從博客一開始,就堅持不用英文發稿以自保,可能有些人會以爲我在杞人憂天。這裏有一名德國“中國通”Thorsten Pattberg所揭露的内幕(參見《The Coming Purge of the China-Hands》),解釋他出道立刻遭到嚴格的審查和迫害,很快理解所謂的“China Studies”不是要研究中國,而是研究如何打垮中國。不乖乖合作、試圖抗議“Coercion”和“Blackmail”的同僚,都被“Decomposed”“肢解”!!其他的,即使願意復述新疆假新聞以求職業活命,仍然會活在嚴密的持續監視之下,稍有不慎,生涯當即不保。如果讀者對德國媒體知識界怎麽淪落到成爲美國剝削吸血自己國家民族的幫凶有所疑惑,應該可以從這篇文章裏得到答案;要是想得到更多細節,作者還著作有《Shove Your Democracy Up Your Ass》一書, 詳細解釋昂撒“民主”是如何被强行插入德國的屁股,亡國遺民的悲憤溢於言表。以往我反復解釋過,中國的崛起是全世界被壓迫人民的新希望;這其實包括了德國人,只是他們絕大部分沒有這位學者的自覺罷了,參見他的另一本書《The Xin-Civilization》

【後註二十一,2022/12/15】我自2016年大對撞機論戰之後,開始有心地矯治大陸輿論、端正公衆認知。不過那並不一定需要自己寫新博文,如果有國外作者的現成文章,尤其是出版過全書的,一個簡單的介紹反而可以引發更廣汎、更迅速的影響。這裏最成功的案例是2019年初的《美國陷阱》,一舉扭轉了14億人對美式長臂管轄的瞭解,而且有助於解決當時的一場國際危機。

雖然我以往就知道Thorsten Pattberg這個人,但到上周才注意到他出版的書,立刻想到這不但是中方研究中歐關係學界所急需的内幕訊息,而且遠遠更為重要的,他也是外宣反擊新疆假敘事的最佳入手點,所以當即私下設法安排國内媒體翻譯轉載那篇文章,用意是要引發大衆關注,從而鼓勵媒體公司進一步引入出版全書,然後外交人員自然有了極佳的武器可以在國際意見戰場上做反擊(請注意,正如正文和留言欄反復强調,反駁假新聞最有效的方法,是針對造假來源做批判,而不是軟弱無力的空口否認),而Pattberg也能在毫無中國官方參與的前提下,得到他應得的經濟囘饋。希望讀者一起努力,幫助推廣消息。

【後註二十二,2022/12/16】昨天上《【觀點│龍行天下】大陸解封會如何影響全球經濟?》,順便為Pattberg廣告了一下,然後收到回饋,說Amazon把網頁書名改了;這應該是因爲“Ass”一字在英文中算是髒話的緣故,不過上面我給的鏈接仍然有效。這裏順便提醒大家,我自己並沒有讀完全書,只看了被引用的片段(亦即《The Coming Purge of the China-Hands》那一章節),而且我在節目有口誤,他的討論分佈在【後註二十】所提的兩本書裏,而不單是一本,所以請以【後註二十】和【後註二十一】的敘事爲準。如果有讀者願意當先鋒去探索可能有趣的内涵,那很好,不過我不能100%保證品質;如果讀者時間精力有限,可以先看看我給的那段章節,或等《觀察者網》刊出它的中文翻譯版,再決定後續是否深入閲讀整本書籍。Pattberg絕對是看出昂撒體系虛僞本質的人,但敢於離經叛道,難免文字裏帶著一股瘋勁,閲讀時必須隨時準備排除太極端的説法,去蕪存菁之後應該還是對大局有幫助的。

【後註二十三,2023/01/03】我推薦的Pattberg文章,後來被《觀網》翻譯轉載,然後他們又進一步做了新的專訪(參見《裴德思:西方的中国研究有多虚伪?学习中国竟然不让去中国大陆》)。這當然是好事,但兩篇中文版都做了刪節,如果讀者好奇英文原版有什麽額外的特別激進内容,可以看看這裏

【後註二十四,2023/02/07】以下是張十分傳神的圖片,我猜是AI根據“Uncle Sam,Aging Big Bad Wolf”提示而產生的,那麽這爲AI作圖的正確運用做了很好的示範。

【後註二十五,2023/02/14】有讀者問我對Ohio Chemical Disaster的看法。其實這類污染災害,在美國是家常便飯(當然這個事故的確很嚴重),真正值得評論的是媒體封鎖和洗白,例如一開始所有主流媒體都極爲低調,與此同時,當地警方逮捕了試圖深入采訪的記者(參見《NewsNation reporter released from jail after arrest》),隨後《Newsweek》趕緊發表了一篇完全沒有Fact的“Fact Check”(參見《Fact Check: Was Journalist Arrested in Ohio for Covering Train Derailment?》),唯一的論點是記錄逮捕過程的視頻證據不完整(參見《Bodycam Footage of Reporters Arrest Contradicts Initial Reports》),所以必然是欺騙(“Misleading”)。

不過民粹派自茶黨至今,也有十幾年的歷史,纍積了不少自己的小媒體和自媒體資源,所以Deep State無法完全壓制消息傳播。現在共和黨系的《Fox News》也開始加入批評的行列(參見《Tucker: This is a disaster》),不過箭頭指向Buttigieg,Biden反而是次要目標,這顯然是爲了預先準備下次大選的黨爭邏輯,參見前文《美國大選中的危險人物》以及這個視頻討論《【觀點│龍行天下】俄烏戰爭會擴大嗎?》

250 条留言

ant
2021-04-26 07:40
看王先生的文章總是會有共鳴的感覺。中國的制式回應常讓人看了著急。就如先生說,“查無實證”在西方人眼裡就是默認。我再加一句,“干涉內政”在西方眼裡也是默認。如何反駁呢?我的視野不像王先生在國與國,我想的比較在人與人。譬如新疆問題,很多西方媒體更喜歡說新疆是中國侵略來的土地。若是我來反駁,我會說,新疆自1750左右就屬於中國。美國在 1776 才有獨立宣言。加州到了1848,夏威夷更晚。這麼一比較,若有人要說新疆或西藏不屬於中國,那同理該把美國自己和美國每一個州都拿出來比對。這對歐洲每個在十萬八千里海外有小島領土的都可用上。至於人權上,我會反問來者,一直說中國,我們來說說你自己最熟悉的,就是你自己的國家人民吧。美國印地安人,澳洲的白澳政策,加拿大到 1997 年最後一間寄宿學校才關閉。我會這麼反應,因為我知道很少人會真的花時間了解。我就是要點破這點,若來者對自己的同胞都不清楚,對中國的批評只是偽善。我想請教王先生的,是最近 Biden 對 Armenian Genocide 的作為。提一個一百多年前的事,似乎盤算裡不是只有道德高處。不知道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
大一統理論
2021-04-26 08:12
除了新疆議題宣傳以外美國故意定下不可能達成的2030減碳50%目標,這樣就顯得西方很環保,最後會攻擊中國排碳總量世界最高形成國際輿論壓力,但是全球碳排放量呈現指數增漲的趨勢地球生態系也是不可維持下去的,1960年代二氧化碳大約要10年才上升10ppm,現在平均不到4年就上升10ppm,幾十年後時間可能會縮短到2年....然後是1年就是指數增漲,這個指數增漲的趨勢就算新能源的開發也不可能長期壓低的,因為畜牧業和工業消費品的生產都會製造排碳量和碳足跡,而關於暖化西方媒體總是避重就輕,甲烷比二氧化碳溫室效應強20倍,之前我也在留言中回復美國吃一堆牛肉人均排碳比中國高太多,而中國肉類主食是豬肉,美國汽車人均擁有量也高過中國4倍,另外歷史排放總量和人均排放總量西方國家都高於開發中國家,中國是總量最高但人均還是低於美國一半,但這是最近10幾年才不斷上升的事情,從工業革命200年以來西方碳排量歷史累積的碳存量在大氣中,只要資本主義追求利潤不斷進行指數擴張暖化問題是無解的,如果以碳排放是基本人權每個人都必須消費一些基本生活必需品來衡量,地球上每個人應該有人人平等的碳排放權,只是全球總量需要受到統一的管制,那麼顯然西方發達國家不可以有比開發中國家更多人均碳排放權,他們就必須要跟落後國家買碳權付錢給開發中國家,並且用技術和資金支持他們發展環保產業,但是實際上美國的資本主義制度根本做不到這一點政策是沒有延續性的(想想看連新冠病毒防疫和疫苗分配都沒有全球統一的全球政策,因為世界沒有統一的社會主義政府而資本主義生產是無政府狀態,減排議題在這種制度下根本不可能做到只能淪為互相扯皮),還有一點為什麼共和黨反對減排碳民主黨支持這一個問題其實不難想通,因為民主黨背後的金主是華爾街金融資本家,共和黨背後有石化產業金主,而金融資本是幾乎沒有任何實體經濟和製造的生產當然不反對減排碳,但是金融資本是非生產性勞動也沒有創造實體財富使用價值,只是對剩餘價值總量進行再分配,而且碳權交易的遊戲規則有利於金融資本方面,因為金融資本家的碳權金融衍生品交易可以從產業資本家的利潤裡抽稅,因為金融資本的利潤只是總剩餘價值分割出去一部份給貨幣資本家,是非生產性勞動不可能無中生有的創造價值或實體商品,因此民主黨支持共和黨反對的原因在此,這裡必須從「生態馬克思主義」的研究角度來觀察才可能看出問題之所在,關於生態馬克思主義我認為資本主義為了利潤而生產就不可能做到減排,因為必須進行指數擴張資本主義才不會發生利潤率下降趨勢而崩潰,而宇宙中沒有任何東西能進行長期指數擴張,除非轉變為計畫經濟為使用價值調節生產,至於有人問為什麼連德國都開始親美,其實這是資本主義金權政治的本質必然發生的現象,媒體與論和教育被控制
大一統理論
2021-04-26 08:21
之前我留言裡的觀點是英美的宣傳優勢是語言和殖民主義歷史天然造成的優勢,再加上掌控全球最大收尋引擎和社群網站演算法和網路巨頭的優勢,至於RT或許可以一陣子佔據優勢但不可能永遠,5~6年以前RT新聞在西方曾經引起過極少數裡性知識份子的反思,但是這影響不過只佔人口千分之幾的比例,絕大多數底層民眾是不會去看外國新聞的,然後最近幾年RT也在一些國家被禁止或是受到莫名其妙的阻礙,這和歐美標榜新聞自由背道而馳
大一統理論
2021-04-26 08:30
之前我留言裡的觀點是英美的宣傳優勢是語言和殖民主義歷史天然造成的優勢,再加上掌控全球最大收尋引擎和社群網站演算法和網路巨頭的優勢,至於RT或許可以一陣子佔據優勢但不可能永遠,5~6年以前RT新聞在西方曾經引起過極少數里性知識份子的反思,但是這影響不過只占人口千分之幾的比例,絕大多數底層民眾是不會去看外國新聞的,然後最近幾年RT也在一些國家被禁止或是受到莫名其妙的阻礙,這和歐美標榜新聞自由背道而馳,補充英國在前陣子就有考慮過禁止RT若中國採取同樣的策略會被同樣對待,2017年美國社交網站推特(Twitter)在一份聲明中透露,公司決定封鎖RT電視台以及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所掌握的所有賬號的廣告。至於YouTube RT北美洲訂閱戶大約100多萬只能影響人口千分之幾的比例,而且Google是一家美國公司,前幾年常常有大量直播主有莫名其妙的後台演算法把某一類為中國發聲接露美國資本主義的黑暗面的直播主訂閱數量不增長被演算法自動被退訂的奇怪事情發生,你難保這種事情就不會重演,畢竟連川普都可以被禁言
安歐門
2021-04-26 10:11
人類世界,拳頭大就是真理,千古皆然,有何稀奇,中美爭霸,談什麼國際正義,強者一向無理,弱者才需爭理,哪天中國真強過美國,會比美國講理?當然不會,論誰對誰錯,都是廢話。
大一統理論
2021-04-26 10:26
之前我留言裡的觀點是英美的宣傳優勢是語言和殖民主義歷史天然造成的優勢,再加上掌控全球最大收尋引擎和社群網站演算法和網路巨頭的優勢,至於RT或許可以一陣子佔據優勢但不可能永遠,5~6年以前RT新聞在西方曾經引起過極少數理性知識份子的反思,但是這影響不過只占人口千分之幾的比例,絕大多數底層民眾是不會去看外國新聞的,然後最近幾年RT也在一些國家被禁止或是受到莫名其妙的阻礙,這和歐美標榜新聞自由背道而馳,補充1英國在前陣子就有考慮過禁止RT若中國採取同樣的策略會被同樣對待,2017年美國社交網站推特(Twitter)在一份聲明中透露,公司決定封鎖RT電視台以及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所掌握的所有賬號的廣告。至於YouTube RT北美洲訂閱戶大約100多萬隻能影響人口千分之幾的比例,而且Google是一家美國公司,前幾年常常有大量直播主有莫名其妙的後台演算法把某一類為中國發聲接露美國資本主義的黑暗面的直播主訂閱數量不增長被演算法自動被退訂的奇怪事情發生,你難保這種事情就不會重演,畢竟連川普都可以被禁言 ,補充2 美國在聯合國是常任理事國有一票否決權聯合國不會通過接露英美媒體和網路言論謠言這種法案,關於聯合國的本質在韓戰已經看得很清楚了 聯合國和美帝國主義曾經聯合一大票國家以聯合國的正當性發動帝國主義侵略戰爭,本質上是個大國權力的橡皮圖章而已,而另外成立反英美媒體虛假宣傳國際組織如果只有中國俄羅斯和委內瑞拉、非洲伊朗等國家參與,那對西方國家人民基本是免疫的因為洗腦宗教的固有心理機制已經把那幾個國家訂為邪惡國家,而且會去觀察國際有哪些組織皆露美國犯下的罪刑的人民基本上都是上層知識分子菁英他們許多經濟利益是和民族國家資本主義制度綁定在一起的,如果接露英美美體的黑暗面反而會被主流大眾99%的人口和底層說是陰謀論,在網路上發這種言論就會被版主刪文
Alfrenus
2021-04-26 14:26
我个人十分怀疑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包括驻外使馆人员是否真实明白自己的职能究竟是什么,每一次对外界恶意中伤的长篇驳斥,感觉更像是做内宣,对国民展示中方有理有利有节的姿态,换言之只不过是另外一种官僚主义或形式主义,恐怕也不仅仅只是斗争策略失误的问题;就外宣而言,虽然我并不赞同像RT有时候睁眼说瞎话的策略,不惮于公然编造假新闻,用“魔法”来打败“魔法”,但cgtn简直就是cctv的外文版(实际上也确实是cctv的人马组建的),甚至连cctv还不如;就外文素材的搜集以及反驳论据上的组织以及呈现而言,cgtn连观察者网的自建视频栏目都不如,白白占据宣发渠道,cgtn大部分内容都只是采访或转发国内的资讯,没有能力自己发表社论或制作评论类或政治脱口秀类的节目。例如,美国运输部长Buttigieg前段时间称,他很不满意中国拥有比美国更好的基础设施,因为美国一直以来在各个方面都是领先的。这个新闻在国内有热度,但似乎没有人对内以及对外点出这句话本身的谬误性和危害性,而是曲解为拍中国的马屁:第一,美国并不是各个方面都是领先的,更不是一直领先的,美国在许多领域相对于世界其他国家都是落后的甚至是反动的,美国政客应停止以这种荒唐无理的方式持续对美国民众进行的洗脑,承认以及反思自己的不足和缺陷;第二,不仅是美国,世界上任何国家或地区的民众都应当享有良好的基础设施,这在一定意义上应当被囊括在人权的范畴之中,美国人是人,中方自然也支持和希望美国人民能享有廉价优质的基础设施,但这并不因为是美国人,才应当享有这一点。Cgtn如果要学习rt的话,我不确定是否能够争取到欧洲民众对中国的理解,但起码应该做到语种频道的细分,直达外国观众,而不是等着外媒的“选择性”转发;至少要做到对驻在国所发生的事件具有阐释和评价的能力。中国国内有一大批来自外国的留学生,也有许多生活在中国,认同中国的政治体制,热爱中国文化的外籍人士,这些人完全可以经过一定的培训招为己用,而不是让这些人在国内视频平台上恰烂钱(说好听的话讨好中国人);中国的入籍以及绿卡政策是十分严格的,基本上不允许留学生在华工作,不允许在华外国人配偶工作,留学生毕业之后如果不能找到中国人结婚的话,极有可能是要被迫回国的,但由于中国资本和海外利益的孱弱,又不能够在海外为这些毕业生提供优质或排他(例如会中文者优先)的就业机会(主要是人文社科类的学生),我实在想不通有这样的资源为什么不考虑加以利用。
正因爲中國決策體系(不是指若干個人,而是整體共識)到了2019年底,才明白美國的真實用心,到了2020年底才決心正面反擊英美的宣傳抹黑,那麽執行單位自然還來不及針對新局面、新任務而優化,所有人員的既有寫作風格也必然還是以往為内部消費、官僚審查所形成的習慣。但他們之中應該有不少聰明人,尤其是年輕或在海外見過西方式宣傳的,看到合理的建議,有可能會有助益。

我一個山野閑人,不可能手把手地帶他們,寫幾篇文章已經算是盡力了。如果讀者中有體制内的人,那麽進一步傳播相關知識和技巧,是你們的責任。
2021-04-27 01:52 回复
AbzX5
2021-04-26 19:20
首先,中央一定要下定决心放弃过去不干预的做法,一定要认认真真地安排白手套和我方的NGO渗透欧洲, 其实严格说来,这并没有违反不干预的政策,因为发声的都是民间组织,政府并没有干预欧洲内部的事务,哈哈哈其次,我想指出RT和我们还是有区别的,他们倾向于加入保守的一方,直接攻击政治正确的价值观,俄罗斯人好歹也算是白人,以前也当过欧洲宪兵,所以他们打保守牌,实际上是将来有利可图的。东欧国家加入欧盟之后,许多年轻人都去经济发达的地区,例如德国工作,留在本地的大多数是价值观保守收入一般的人,所以保守牌对于这些地区的人和欧洲内部对白左价值观不满的人很有效果。缺点是他们没有办法说服那些白左和那些没有加入欧盟还在做梦的人。所以RT既然在正面战场抗日,我方就要在敌后战场抗日,要打环保科技牌,而不是保守牌,要大力鼓吹环保新疆的概念。据我的观察欧洲人对中国的电动车发展和太阳能都有极大的赞赏,甚至很不满欧洲的政治家跟随美国为难中国的环保产业。所以我们就要用一个简单粗暴的故事,就说美国石油公司痛恨新疆太阳能新能源。当然,我们也要继续揭露生化武器白头盔的虚假,不过这个主要是针对欧洲的上层人士。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是否关心复杂的国际机构问题存疑。美国石油公司打压新能源,诬蔑中国新疆的人权这个故事,是个简单粗暴的俗气故事,甚至带有一点点阴谋论,但是在大众传媒的今天,我们应当挑选最利于传播的故事,而不是最正确的故事。美国的民主党在选择一题的时候,也是反复做了很多实验挑选了一个效果最好的议题,对我们的一天也不能太单一,要多准备几个多测试。
是的。我的短短幾篇文章,不可能把所有的細節都提一遍,但是原則既然建立,實例也給了好幾個,執行單位應該有聰明人能夠舉一反三。像是上周王毅的“可口可樂”說,以及駐澳大使的“奶牛”說,雖然不完全是正文中例證的意思,但也可能是受“不須要與核心議題有邏輯嚴謹的因果關係(Causation),但必須是受衆無可否認,而又有明顯連帶類比關係(Correlation)的事件”這類句子的啓發。
2021-04-27 02:43 回复
狐禪
2021-04-26 19:42
歐美即便在外交事務上有許多破綻可掀,但「功高震主」的罪名,會是外交攻勢發動者的絆馬索。這不能不說是「封建遺毒」。
GUI-龟
2021-04-26 23:31
中国外宣拉跨的问题在于人手不够首先纠正3楼的一些错误。CGTN是有多语种频道的,Youtube上CGTN的频道里有个频道栏,里边全是其他语种的CGTN频道。另外,CGTN有社评节目,只是数量不多。 再讨论4楼中国组建NGO的观点。NGO至少明面上要和中国政府切开关系,这就意味着党委没有NGO的人事任免权,中央能控制的官僚体系、事业单位、国企里尚且一堆反贼,如何保证中国政府养大的NGO不会变质跳反?其次,中国到底要不要干预其他国家,就像沈逸说的,这是要彻底想清楚的战略问题。中国得提供美国给不了的好东西,不输出美国喜欢输出的坏东西,才能获得其他国家的支持,重建更加合理的国际秩序。从地缘的角度说,中国邻国众多,如果邻国发现中国会干预其他国家内政,自然免不了担心自己政权的安危,美国随便挑唆几个国家就会让中国陷入多头应付的窘境。文章里利用联合国平台作为发力点是正确的方法,虽然联合国建立的本质是给弱小国家一个发牢骚的地方,但它就是占据了道义制高点,作用和汉献帝差不多。 中国外宣的问题在于合格的人员不够。郭正亮作为脑袋比较清楚、愿意说真话(不能扯到民进党话题)、又和大陆颇有交往的民进党人士,曾在网络节目里评论过这个问题,他了解的情况是中国真正懂西方人思维,说的话西方人能听进去的人非常少(这些人还不一定在外宣体系工作),绝大部分涉外人士缺乏和西方人直接辩论的锻炼,目前中国会找一些外国网红(比如郭杰瑞、火锅大王)做宣传,但因为不成体系,所以效果并不好。中国确实应该招募一些认同中国的外国人做外宣。 PS: 其实李子柒能那么受外国人喜欢,我个人认为某种程度上是她的节目迎合了外国人对中国的想象(东方主义),中国就应该是一个田园风光的农业国。当然李子柒能把节目做大是好事一件,多少能吸引一些外国粉丝爱屋及乌喜欢上中国。
很難想象一個14億人的超大型工業國,連個位數的愛國私有企業都找不出來。如果真是如此,那麽中國不配崛起,被美國欺負打壓也是活該。
2021-04-27 03:16 回复
Fanboy
2021-04-26 23:47
不知道王先生是否听说过daniel dumbrill。他是一个圭亚那裔加拿大人,从香港暴乱开始,制作了很多诚实地发掘中国真相的英文视频上传Youtube,意图反驳主流媒体的偏见,拆穿谎言。我想如果英文读者有人想要看到关于中国真实一面的视频,还是能看得到的。前几周外交部直接播放了他对于新疆问题的见解。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当然也就支持了中方的看法,但是我感觉实际上是在损害他的Credibility,未来有可能被打上五毛的标签。当然,China Youtuber远不只有他一个人,王先生认为主政者对于这些人应该抱有什么态度?
西方宣傳系統原本就是放任各種謊言傻話充斥,自然淹沒少數説實話的聲音,這樣主流媒體才能以“仲裁”的身份來獲得控制群衆的權力。中方必須依托“權威機構”做正面對抗,同時由NGO之類花錢買廣告來做側面支援;這是目前唯一可行的路綫,能不能做得到是另一個問題了。
2021-04-27 03:03 回复
desertfox
2021-04-26 23:57
我認為對付西方國家的宣傳只能用王先生的辦法。另外對第三世界國家的宣傳可能更重要,因為這是將來的市場也是原材料進口的地方。不必介入他們的內政但是在輿論上不能讓西方國家搞分化,因為中國現在也成為了一個龐然大物會讓他們有戒心。不過這些國家大多屬於被西方殖民過的地區,在那裡搞宣傳應該比較好切入。
第三世界的精英和媒體也是英美深入滲透洗腦的被害者,宣傳戰的戰場環境和性質與歐盟是同樣的,所以反擊策略也是一樣的。
2021-04-27 02:32 回复
AbzX5
2021-04-27 00:10
回 6 楼, 外宣人少不是什么大问题, 关键是有没有下决心, 只要肯投钱招人, 做出来一点不难, 现在传统媒体都在缺钱裁员, 问题主要还是过去没有真正下定决心在舆论战方面投入, 不少高层几年前还在吹中美夫妻论, 避免刺激美国方面, 中方甚至也没想到新冠之后, 美国舆论战会主动放弃中国战场, 把重点转移到欧洲. 至于党委什么的, 媒体都是编辑负责制, 和党委没什么关系, 怎么挑选合格的编辑可以是董事会的意思, 况且对外宣传不需要控制太细, 所谓小骂大帮忙, 董事会在中方手里即可.培养组织人还需要一点时间, 目前只能暂时动员一些退休的外交人员顶上, 只是说辞方面要精心准备. 民主党方面应该是尝试了不少故事, 新疆是经过测试认为对欧洲效果最好的. 我的建议是使用"美国石油公司阴谋打击新疆新能源"的故事来针对普通欧洲民众, 当然也欢迎准备一些其他故事, 例如"美国打击法国 Total"也是很好的故事, 多搞几个, 集中火力在最优的故事上反复宣传.
反擊固然是長期戰略上的最佳途徑,但還是先在新疆這個話題種下懷疑的種子,才是避免中德關係惡化的當務之急。編輯出一些短視頻,簡單呈現指控者的小辮子,例如那個維族女子前後説法自相矛盾,德籍人權鬥士發推指控Nike鞋箱裏出現維族奴隸勞工的求救信、結果那雙鞋是越南生產的,等等,然後結合伊拉克“WMD”和“非人道屠殺”的歷史視頻,應該對歐洲觀衆會有效果。我說應該有NGO(“Asians Against Warmongering”?)出手在側面助攻,指的就是資助這類廣告。
2021-04-27 02:54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1-04-27 16:49
我注意到中方外交部在新疆議題上的反擊,是有幾次提過歐美不應有罪推定,但並沒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亮點或金句,也沒有造成廣泛報導。而駐歐使節的長篇大論,即使在中國國內報導,也大多是「強烈譴責,堅決反對」等連自己人都感到不耐的千篇一律的標題,對懷有既定偏見的外國人自然是影響力接近零。就我所知,中方駐外人員有嚴格的發言紀律,規定哪一類的話必須經由上層授權才可對外發言,其餘則依固定套路而行。這種紀律的形成在官僚系統中自有其用處,尤其可避免素質能力不高的官員犯錯,但在現今快速多變的輿論戰線上便顯得戰術僵硬。先生之前曾建議運用民間組織與友好國家。如果由他們先執行本文中的戰術,從各方面抬高輿論勢頭,再由官員舉重若輕地拋個標題金句,可能是最佳戰法。(最近Putin那一句「我祝他身體健康」真是經典之作。)至於中方最近在西方針對新疆的指控上特別高調強硬回擊,除了戰略上的態度轉變(應對美國政府換屆),我猜想另一個可能原因是新疆議題關連到脫貧這個中方最重要的內政,這造成了中方高層面對新疆議題和香港議題時的不同反應。先生說過,美國的策略在追求把中國體制定義為非法,由此推之,美方最大的勝利將是把中方最優秀處判定為非法,比如說高科技中的5G,而在內政上就是脫貧。如果不將對於新疆的抹黑徹底止住,美國那幫瘋子下一步可能會升級為攻擊脫貧政策,形成「脫貧=強制勞動=非法」的國際輿論,動搖脫貧政策的正當性。最壞的結果是,國際上第三世界發展中國家對中國模式產生疑慮,中國國內因脫貧政策不計成本執行而受損的利益集團會藉勢而起,因脫貧政策而感覺受到勉強的一部分百姓也被挑動心生怨言,整個國家的損失就太大了。
我覺得脫貧和新疆外宣的關係,有點牽强;可能性是有的,但不大。
2021-04-28 01:34 回复
YueMing
2021-04-27 20:31
个人对中国的外宣很不乐观! 以我在瑞典为例,瑞典新闻记者直接用BBC对新疆的那个谎言报道后,我驻瑞典大使提出了抗议,但是抗议的文章全是老一套,结果被瑞典媒体解读说中国的驻瑞典大使对该记者进行威胁,另外在瑞典的相当部分华人也是一直唱衰中国,但凡中国有点不好的,马上就上到整个体制问题,那些在华人里比较有影响力的人还不时的撰写文章来刻意抬高瑞典多好!新疆的议题,YT上有个维族的年轻女的到了美国后,前几年以游客身份进入新疆,专门找了那些对政府有不满的人,在火车上巴士上等任何地方都问到那个教育培训机构的问题,不少人就都是抱怨的口气跟她说,她的那个视频有700多万人看,反观其他那些揭露BBC谎言的TY博主,最多也就是5到6万人观看,而且还基本是中国人观看。我先生是个很理性的瑞典人,他很支持中国政府的做法,他的看法是人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了,为什么要反对呢?以人权民主自由的名义来对抗中国,他感觉很好笑而且也可悲,所以我不时的会让他转发些YT上那些驳斥欧美谎言的视频,然后他那些视频下面就会有瑞典人说看中国的外宣来了!中国的外宣真的太弱了,我看不到有改变的迹象!按我同学--一个大学历史教授的说法是中国根本不想当世界的领头羊,所有哪里会有特意的外宣,还有中国最大的威胁历来是来自内部,哪会有功夫管外部的海浪滔天!
正是因爲外宣太微弱了,所以目前必須集中力量在突出疑點之上,盡力提醒受衆聯想2003年針對伊拉克的那一波開戰宣傳。

中方一直以爲自己可以置身事外,任由俄國和敘利亞蒙受英美抹黑,的確是太天真了。
2021-04-28 05:11 回复
路哥哥
2021-04-27 20:46
不知王先生是否了解《南华早报》?我感觉这样一家香港媒体,还是阿里持股的媒体。对中国的报道,画面视角和BBC差不都,很多用词和内容的风格也差不多。是不是应该整治一下?
要整治並不難,換總經理和總編輯就行,但是阿里願意嗎?

新的總編輯也必須有西方式的技巧,中宣部那一套在外宣上只有反效果。
2021-04-28 01:41 回复
雷霆霹雳震霪霾
2021-04-27 23:53
3楼恐怕所言非虚最近由于学业的原因加入了一个题为‘目前国际局势下中国国际舆论战略’的讨论群,里面都是国内舆论相关领域的专家,且很多人都有官方背景,比如网信办十佳讲师,社科院智库高级研究员。结果上来大家先达成一致:美国肯定会越来越好,中国一定会完蛋。然后从各种方面论证,比如美元霸权,并且所有人都是站在美国的角度嘲讽中国作为弱者竟然不自量力胆敢在强者面前维护自己的利益。最后大家就如何如何绕开审查把‘中国要完’这一观点告知大众交换了经验。不得不说虽然只是管中窥豹,但这情况实在震惊到我了。
他們沒説錯啊。國際輿論的確是中國力量最微弱的方向,和英美差了不知幾個量級。美元霸權也的確是相當牢固,連美聯儲都覺得以往的那一點矜持和謹慎其實沒有必要,完全可以全力開印鈔機。這一輪交鋒,中方完全無視我的建議,不吃虧才是奇怪的事。

我的籌劃都假設中方采納理性最優解,這次看來又是做不到了。過去20年,中國的機運實在不錯,就算自己沒有做好(例如沒有準備好外宣、沒有整頓學術界、沒有及早理解美國的用意、沒有盡全力打倒美元),也會有突發事件,至少緩解問題,更經常是把問題代爲解決了(例如911解除了美國主動挑起臺海戰爭的計劃,2008年金融危機延緩Obama的外宣攻勢,Trump當選更是打破美歐既有的同盟默契)。但Merkel的退休可能是個轉折:如果綠黨在九月執政,然後全面聽從Biden,連劣質美元資產都照單全收,那麽即使泡沫爆破,也依舊只是2008年的重演,歐元區受傷比美國還重,反而加强美元的霸權。這次美國的貨幣運作,比12年前放大了4倍,有了十萬億美元級別的新財富注入,完全可以滿血復活,再拖十幾年到下一個泡沫。

我已經50好幾,人生的挫折經歷多了,知道很多事急也沒有用。這些國際策略的道理,七年來講得明明白白,一直免費供華語界參考,其用意是就算我得不到任何利益和名聲,至少把正確認知和策略傳達給掌權者;結果中國14億人,居然連一個能學習上傳的都沒有。有管道、有權力的只拼命想著爭名奪利,吸取公共資源;絕大多數知識份子渾渾噩噩,全然不顧環境的險惡,只想著滿足反射迷思(例如對中醫教的迷信),在公共論壇上製造噪音、妨礙理性聲音的傳播,成爲改革的絆脚石、既得利益者的貼身護衛。我自己孤軍奮鬥、無償付出,已經絕對盡力,無愧於心。如果中國人能改,自然最好,這一波失利應該還不會傷筋動骨,中美博弈只不過有所延長;如果不能改,那麽中國社會的確有很多比美國還要腐敗得多的成分(例如學術界),為整體人類著想,這樣的霸權交替沒有足夠的正面意義,也就沒有什麽好在乎的。
2021-04-28 05:31 回复
GUI-龟
2021-04-28 00:17
针对9楼提到的私营媒体问题做一些补充9楼提到的《南华早报》就是当下中国私企掌握的媒体,国内互联网巨头(阿里系、腾讯系)通过股份控制了相当多的媒体(符合6楼提到的方法)。这些媒体有没有起到外宣的作用?我个人有点怀疑。不过我不是外国人,没有办法验证外国人吃不吃这些媒体的宣传。另一方面,马云当年收购大量媒体,是为了给他的支付宝制造舆论声量,好反对官方监管他的金融业务。去年天猫总裁找小三的舆情爆发,微博(阿里系自媒体平台)第一时间全网删帖(有关部门后来约谈了微博),后来蚂蚁金服被约谈,微博又是封杀话题,最后中宣部才公开说不允许资本操作舆论。 中国肯定存在任正非这样能把企业利益和国家利益捆在一起的商人,不过实在是稀少。国内媒体最接近RT的应该是观察者网,同样写过"马云是从人民中出来的人民富豪“文章。从现状来看,靠私营媒体组建宣传队伍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反帝不反资。 这个回答有一些关于CGTN组建时的秘辛(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605414/answer/1182699777),答主他们当年受命做过课题调研,用于改革筹建CGTN。他当年做调研出的报告结论是:第一,广泛吸纳西方媒体内部人员。第二,外宣和情报工作结合,炒作非主流信息。第三,立场灵活,尤其在俄罗斯历史问题上。当时被领导泼了冷水,理由主要是担心掌握不好尺度,犯了赫鲁晓夫全面否定斯大林的错误(在意识形态方面,赫鲁晓夫全面否定斯大林是苏联崩溃的开始)。新中国历史存在如何评价毛泽东的问题,这个问题处理不好会直接撕裂中国社会(虽然95后大部分能够平视西方,但40岁以上的人依旧是河殇派居多),习近平刚上任时只能用”前后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来打马虎眼求最大团结。另外,前三十年新中国取得了很多成就,但也搞了不少大跃进之类的荒唐事。外媒自然会拿这段历史反击,中国媒体如何处理呢?RT可以把所有锅都甩给前朝,中国可没这个条件。中国在找到中国政治论述,将新中国历史完全理顺之前(即绝大部分国民都认同的历史论述),中国媒体尺度放太大存在自己内部先分裂的危险。假如给某家外宣媒体放开尺度(允许它们双标带节奏),国内南方系反贼自然会跟着要求放开尺度,这些人可是巴不得拿到准许攻击国内体制和国内路线。美国分裂成今天这样依旧可以运转,中国能不能经得住社会分裂完全未知,现在中国政府的做法就是靠绩效合法性捂盖子装看不到,以拖待变。 PS:这个答主还提到了“党媒央媒涉外报道和对外报道由外交部统一指挥”,CGTN拉跨、外交部直接上阵看来是至少是外交部层级的决定。
這些内幕消息雖然無法確證,但聽來合理。有關毛的歷史定位會是中共永遠的痛脚,也是我們多年前就討論過的議題。
2021-04-28 05:02 回复
MARKING_Y
2021-04-28 02:18
回 3樓. GUI-龟国内基本真正爱国的企业(无论是国有国资还是私有)少的可怜,大家都是想着捞到融资后立马到美国上市(互联网公司更甚,BAT三巨头有两家在美国挂牌),少数真正有爱国情怀的实体企业都在互联网金融复合体的全面打击下大幅缩水,指望他们搞NGO来间接报国,既无经济收益,还容易触碰政治红线(这是很多中国实体企业最忌畏的事,因为基本没多少家实体企业身家是完全干净的,而政府有n种方法来搞你)。即使通过政府找白手套间接资助来操作,很有可能也只会落得骗完补贴还投敌的,最后事情还搞砸的下场(类似先富带后富,然后富翁都跑路)。我认为与其指望那些文革后全面右转崇洋的老一辈“人民资本家”们报国,直接用新生代的年轻人来执行这类“敌后渗透”任务更为现实。因为他们的认知时期处在中国的强盛期,对国内外政治认知更加全面客观,所以对付外面的舆论渗透有更强的抵抗力。类似之前的“帝吧出征”,只不过化整为零的同时运用美国的那套舆论战方法加以“学习培训”,师夷长技以制夷,让欧美自食其果,达到互相对等恶心的效果。但难点始终在于对欧美人心态的把握和中国政府上下各级是否真的有打这种“超限战”的态度。因为不少从邓 胡时代出来的官员始终把“韬光养晦闷声发大财”和“维稳和谐大事化小”作为信条,导致在这场互相抹黑的战场上自缚手脚(外宣内用,对外效果微弱)。在对付欧美思想心态的把握方面方法有很多(大家所说的亲华外国人,爱国的长期留欧美的当地通等等),但是老人政治这方面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几乎无解。
國内如果沒有愛國企業,那麽至少東南亞有些吧?

現在看來,内奸太多(高能所的人,你們不覺得羞愧嗎?),的確只能讓美國贏這一回合,靜待下一代年輕人成長起來,健全内部。不過正是如此,所以教育改革和學術反腐不是更爲重要嗎?儘快打倒中醫教這樣的非理性思想毒瘤,不是更急迫嗎?你看這次《寫真地理》的孵蛋醜聞,明明是學術界買賣論文版面的生意,卻被大事化小,成了編輯監督不嚴的個別問題。顯然學術腐化根深蒂固,不能指望隨機事件引發改革,只有明智之士群策群力、正面批判,才有撥亂反正的可能。
2021-04-28 05:16 回复
贞曜
2021-04-28 04:06
美元这一轮的注水,连欧美自身的文章都开始呼吁关注货币信用和债务可持续性。内在金融逻辑对大部分普通人和官僚政客以及名义上的学者来说或许太过复杂,但凭空多出这样一大笔钱,一定存在需要被转移的潜在成本,这种简单的因果关系欧洲人总该能够明白?国内和国际环境不完全接轨,大众普遍抱有一种事不关己自顾自发梦的心态还可以理解,欧洲人竟然可以毫无警觉心吗。我之前有见到一两次外交方面中国或俄罗斯提醒“国际社会”重大金融风险,即使只不断强调这一点,使其成为一个常规议题,也能起到相当的正面作用吧?
不要假設博客解釋的簡單道理對其他人也是明顯的。這是真理的特性:有人説穿了才理所當然。

這篇正文討論的是戰術,前一篇文章討論戰略;在那裏我選擇用美元霸權和金融危機做結尾,不正是因爲那是聯歐制美的關鍵所在?我從《美元的金融霸權》一文開始,多年來反反復復地解釋這個道理,至今中國政府卻依舊在溫吞吞地建設人民幣的國際地位,根本就緩不濟急。

錯過2020年代中期的這個泡沫爆破,代表著必須多等十幾年才有中美力量反轉,那麽台海問題也就不會在2030年之前有乾净利落的解決方案。這些事項都是連帶的,大家不要覺得我性急:我只不過是看得遠、看得清罷了。
2021-04-28 15:51 回复
AbzX5
2021-04-28 05:59
回十一楼: 外宣倒灌这个事情其实不难解决, 美国的外宣机构理论上不被允许在国内播放, 而且有语言作为天然障碍. 单独针对英文世界发生的事件一事一议, 并不一定会反过来对中文世界造成影响. 南方周末这些媒体原来就是奉旨造反的, 这是我党引蛇出洞的媒体, 现在国内舆论早已经变化, 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已经没用了, 什么要求比照外宣的自由度, 根本就不用理睬.我想借助这个话题, 谈谈一个更长远的问题. 外宣问题本质上是一个意识形态系统工程. 上游是党校, 党建, 作意识形态理论, 中游是一些宣传性的智库, NGO, 对环保等具体议题出报告, 一直到下游才是媒体发行渠道, 引用这些报告, 然后针对一些事情提出合理质疑来"带节奏", 如果上游孱弱, 显然是无源之水. 我们显然要重建一个新的意识形态支撑, 把过去的东西逐渐搬到新的地基上来. 这个新的意识形态基础要同时满足以下几点:要能够包容过去正确的决策, 够继承过去的理论, 特别是唯物主义, 不能完全否定过去要能够对社会的发展有积极正面的作用, 鼓励领导人物勇于担责, 整个社会崇尚求真务实要能对西方有一定的吸引力, 起码可以部分的吸引西方理性知识分子的认同要能打破西方民主法制的神话, 还原被扭曲的概念, 有利于揭露西方的伪善这就是我为什么喜欢看这个博客的原因, 这里所有讨论意识形态问题的内容, 概括起来大致可分为三个层次, 即(1)目标 (2)方式 (3)手段.(1)第一层次是"目标", 自由和平等的宏大目标, 涵盖左右, 所谓社会主义, 就是建立一个自由和平等的社会,这个口号从法国大革命开始就深入人心, 这是真正的普世价值, 然而西方从第一层目标, 就开始了扭曲. 西方资本首先要鼓吹"自由大于平等", 故意不提自由和平等是同等重要的价值, 其次, 他们还把普选民主塞入这个普世价值. 可是民主和法制都只是手段, 而不是目的本身, 所以民主和法制并不是不可以修改的神圣东西.(2)第二个层次是"方式", 就是要提倡选贤任能和逻辑事实. 阎学通写"Leadership and the Rise of Great Powers"就提到, "制度决定论"最大的问题就是, 国家崛起的时候和衰落的时候, 起码表面上用的基本是同一套制度, 你怎么能用同一套制度同时解释一个大国的崛起和衰落? 显然选贤任能, 组织选拔真才实学的人才是根本, 制度都是要人来维护更新, 修订执行的, 缺了责任心, 指望制度能自动的修正运行, 这不是神话吗?西方就在这里犯了"撒谎"和"自私"两个错误. 明明英美实际上实行的是精英民主(Trustee model of representation), 政治人物有权违背民意做出不受欢迎的决策, 实际希望搞的就是小圈子里的选贤任能, 却不敢承认, 偏偏喜欢吹嘘民意最大(Delegate model of representation), 这是撒谎.中华文明都提倡要兼济天下, 天下为公, 但是西方资本却鼓吹主观为自己, 客观为他人, 宣称人人自私, 社会才会进步. 这个谬误熟悉本博客的人都知道, 此处不细提. 这样一来, 民主实际上真的沦为了Delegate model, 成了不同利益集团平衡利益分配的场所, 政客都是律师. 而中国既然提倡政治人物要天下为公, 那么思考问题的方式必然是"工程师"式的长远规划, 而不是那些律师的短期博弈. 这样一来, 政治当然是一门科学实践, 自然要讲事实和逻辑, 就是要组织纪律, 就是要治理学术腐败, 而不是宗教斗争, 西方把政治当做宗教, 就是落了下风.(3)第三个层次是"手段". 民主, 法制的概念被降低到第三层. 既然民主只是实现目标的诸多工具之一, 那么当然不排除有其它更好的方法手段, 这样自然就打破了西方的神话. 事实上, 罗马共和国就是典型的混合制度, 有民主, 有贵族, 还有独裁官. 把手段扭曲成目标, 等于把宗教仪式说成是圣经的原意,那就是宗教战争的老把戏了, 毫无意义."三个层次"理论, 最大程度把过去对的, 优秀的保留, 把错的扔掉, 相信一定能启发这里的读者, 广为流传. 可惜我不是长者, 不然必要大力弘扬王先生的思想.
你的理解大致正確,但是第一層次不是普世價值。我上月討論過,普世價值只可能來自史前演化過程,所以也必然不完全適用於現代工業社會。真正最基本的目標是社會公益最大化,普世價值做爲精神生活品質的一部分,只是公益的許多成分之一。

三個層次,作爲政治和倫理的基礎,並不是有意設計來專門適用於中共,而是普世真理,任何有心向上的國家社會,都能受益。我做這些建議和分析,不是爲了圖利中國,而是爲了全人類的福祉,必須有一個誠實、理性、和平、公道的新霸主來取代美國。

前天有讀者私下寫信,說我會是一代大師,我回復說我永遠都不會是。這是因爲要成爲宗師,必須花大功夫做兩件事:第一是要把學説整理出來,然後針對當代主流學術界反復闡述推銷;第二是結黨收徒,創立山頭。即使是孔夫子也不能免俗。我則不但志向不在此(而在於有實際影響和貢獻),而且沒有耐心寫學術論文,更加不想玩政治性的門派操作。要是有體制内的年輕官員,想拿我的建議去實用,我會非常高興;如果是學術人士,願意把這裏的思路整理、演繹,成爲主流能接受的形式,然後作爲論文發表,我也歡迎。一個簡單的Citation,指引更多人來博客學習這些道理,就很足夠了。
2021-04-28 15:37 回复
wsc2879
2021-04-28 12:46
如果德国真的选出绿党组阁,有没有可能德国甚至欧盟在绿党的领导下衰弱下去。最终变得无从轻重,不会成为美国和中国的对手
歐洲不可能成為中美的主要對手。

中國超趕美國,也就是未來5-15年的事,誰管德國在那之後是二流還是三流?

奇怪,怎麽一連兩個人都看不懂簡單的解釋。原本我會把這類留言刪掉,但它們成雙出現,我怕前面的那個重要評論真有不清楚的地方,就暫時留下不刪。
2021-04-28 14:48 回复
hair
2021-04-28 12:59
王先生好!好久没有发言(不过一直都在关注文章),先向王先生问好!前不久先生都还在说美国下一个泡沫破灭的时候就是美元的终结。怎么今天先生好像态度大变,“即使泡沫爆破,也依舊只是2008年的重演,歐元區受傷比美國還重,反而加强美元的霸權". 发出这样的文字,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的籌劃都假設中國采納理性最優解,這次看來又是做不到了”;你不懂這是什麽意思?采納最優解才能保證5年内打倒美元、超越美國、可以在臺海自由行動;不是最優解就必須碰運氣,有可能要多等10年。
2021-04-28 15:16 回复
雷霆霹雳震霪霾
2021-04-28 14:45
王兄可能没理解我10楼所表达的意思王兄可能没理解我10楼所表达的意思,我想说就我看到的情况,国内相关领域的专家普遍立场就有问题。目前美国很强势不假,但他们的职责不就是应该站在中国的角度去考虑如何在严峻的形势下破局吗?然而他们多数人都觉得该立刻投降,任由美国发配。王兄置身事外尚且能为中国出谋划策,国内领皇粮的学者却普遍是这种态度,也难怪宣传工作做得差了。
我理解你的意思,只不過借用那個留言來討論重要的分析。

如果中國的普通高級研究員也能有我的心態和見識,那早就輪不到一個台裔美籍人士來多嘴;依我的懶勁兒,也根本不會想在博客做國家戰略建議。正因爲這些道理,整個華語界就我一個人能解釋清楚,所以才被逼得下功夫來寫博文,否則我寧可把時間精力用在閲讀和學習上。
2021-04-28 15:21 回复
貓靈子
2021-04-28 20:04
  我的理解是:美元霸權實為美國霸權最重要的支柱,當然最強的一點也會是最弱的一點(這點跟格鬥一樣,必殺技被破解-你就不必玩了),目前各國都使用信用貨幣(法幣)而不採用以金銀為本位的實體貨幣,所以作為全球儲備貨幣的美元有其先天性的優勢,因為多數國家持有美元(美債)作為發行自身貨幣的儲備,這種路徑依賴不可能短時間就打破,真要找美元的麻煩,迫使其不能再隨意地用濫發貨幣的方式吸全球的血,就只能靠其他主要強國主政者的覺醒與合作,要不然只能被動的被美國予取予求.  真要讓美元霸權鬆動?要靠中俄歐三方的緊密合作,歐元有較佳的被信任度,中國有強大的工業生產力,俄羅斯雖窮,軍事武力卻仍屬兇悍,三方若能緊密合作?美元與美國的主政者就真的頭大了!搞出這套美元吸血模式的混帳(應是猶太人無誤),是毫無道德底線的惡棍,專務以鄰為壑.所以中方若要拉攏歐盟為援,或至少使其保持中立,應將主要的外交訴求擺在打倒/削弱美元霸權,讓歐元的被使用率和能見度大幅上漲,這種主張至少很投歐盟境內實業家與金融業者的胃口.所以在對歐的工作上,中方的外宣單位實該以簡破繁,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法,教訓那些無知的白左,這是利己利人的事情.  現在的主要麻煩是歐盟方面若不能配合?中國方面在宣傳上又不能及時改採正確的戰術,仍受制於往日的官僚制式化反應,這次美國金融業在幾年後出亂子的大好機會,恐怕又會讓美國佬和美元逃過一劫.最佳的狀況自然是中歐俄緊密合作,重挫美國的實力.次佳的狀況是歐盟與中俄和美都保持距離,那中方至少在台海區塊採取自由行動,用攻勢作為完成統一並迫使日本在中美之間採取理性的戰略(保持中立),最差的情況就是讓美國於受了傷後,又靠濫發美元來回復傷勢,搞不好變得更難對付.
謝謝你用自己的話把這個分析重述一次,希望能幫助其他讀者理解清楚。

不過如果出現你的“次佳”結果(歐盟被美元輕度收割,但在外交上不絕對站隊,亦即延續Merkel的政策,又不對美元劣質資產做事先的嚴密提防),中國在周邊的軍事行動自由終究還是有限,有事後面臨外交情勢大幅惡化的可能。
2021-04-29 01:37 回复
路哥哥
2021-04-28 22:44
虽然现在的宣传问题非常大,但是这个问题之前讨论过,世代更替才能根本上解决。因此现阶段大概只能忍受这种让人丧气的感觉。我看王先生的文章普遍有几万的阅读量,如果百分之一的概率,这几万人中刚好有几十个能成为十年后的领导层,那也算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希望如此吧。剛開始寫的時候,當然不能指望有什麽影響;後來有了額外的管道,但依舊是喊破喉嚨沒人采納,眼睜睜看著美國依照預期路綫步步進逼,失望是難免的。
2021-04-29 01:39 回复
AbzX5
2021-04-28 23:17
回复王先生 14 楼:你说的对, 已经讨论过, 第一层次确实应该是"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普世价值是其中一部分. 公共利益因为涉及众人的利益, 在自由和公平间的取舍确实要以公共利益最大化为指南, 至于个人利益, 偏好自由还是公平, 那都是私人偏好.不过, 既然你指望你的思想广为流传, 为社会带来正面价值, 又不原意做著书立说和结党收徒的事, 那么至少应该发一篇短小精悍的论文概述, 囊括本博客的一些链接, 然后发表在学术期刊上(可以考虑在台湾用中文发), 这样自会有学术圈认同你的后来人引用你的工作, 扩大影响力. 网络博客毕竟不是同行评议的来源, 学术界若引用多有不便.
這裏的問題在於,一方面我沒有時間和興趣做這種整理闡述的工作,另一方面我對這些問題的思路,很大成分是天然自發的,要完整把結論歸納出來,反而並不容易;以下我詳細解釋一下。

讀者可能因爲我老是說“事實與邏輯”,就以爲我有一套複雜的、系統性的Doctrine,其實剛好相反,正因爲我只抓最基本的原則,遇到任何議題,就必須從最底層的事實現象重新用邏輯推導一次。一個簡單的類比,是大學數學課裏,有很多人是靠背誦定理和應用來過關;我卻從來不會死背任何結論,學習過程只留下一個大致的印象,明白正確的大方向和邏輯架構,解答問題的時候,往往必須把所需定理重新推導一次。但是我的邏輯推演感覺像是反射動作,並不多花時間;好處則是絕不會誤用定理,而且容易舉一反三。

這種思考方式用在社科方面,雖然容易看出新的、全面的解答,但也就沒有固定的敘事結構,也就很難歸納整理。換句話説,不但我每次重訪議題就可能看出新的關聯和推論,即使是既有的描述也是從多個角度出發的,和一般學説的抓出現象一個片面、然後反復搜尋佐證來填充篇幅,完全相反。
2021-04-29 02:38 回复
路哥哥
2021-04-29 12:24
中国和欧盟之间的会议,欧盟每次都说要讨论人权问题。中国是否可以顺水推舟,那我们就谈谈人权问题,标准是什么?是否要尊重客观事实?是否有权把自己的看法强加于人?以此来回击对方的态度。而不是总是回避问题。
歐盟什麽時候想要“討論”人權來著?純粹是在媒體鏡頭前作秀罷了。
2021-04-30 02:13 回复
貓靈子
2021-04-29 18:19
  王兄:其實在第一眼看到16樓提出的問題時,個人的直覺反應是四場戰爭,兩場是虛擬(田中方術小說-銀英傳上的描述),兩場是實例.前者是:達貢星域會戰(同盟軍大勝)與亞斯提星域會戰(同盟軍依靠楊威利的力挽狂瀾,沒有被全殲),後者則是老蔣的東征(蔣軍大勝)與老毛在中央蘇區的反圍剿(蔣軍大敗).這類戰爭的勝敗關鍵,都在指揮者對於內線作戰和外線作戰訣竅的運用,誰能先敵一步佔據先手?誰就有優勢!  假設如王兄所料,美國經濟在特定時間出了問題(就危機處理而言:紙總是包不住火的-從無例外),非常明顯的,只要中俄歐三方事先準備妥當,美元霸權就極可能會陷入三方有紀律且配合性的圍攻中,喪失其優勢地位會是大機率的事件!相反的,三方如果在配合上出了問題,反會給美國各個擊破的機會.想到中國外宣單位在俄羅斯被美國的話語權抹黑時,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對此就感到非常扼腕,適時的援助盟友,就是對主要敵人的重大打擊!而中國外宣單位的決策者可能受限於官僚慣性,或是未得到層峰的授權,對於可以主動出擊和側翼進擊的良機白白放棄,實在非常可惜!以中國政府的管理水準尚有此失策,歐盟那幫仍在緬懷往日榮光的老貴族,就更不用指望了!  另外,高度同意歐盟採行次佳方案後,中國如果主動發動武統,對於中國的外交會有大幅惡化的影響此點,因為在整個地緣局勢上來看,東亞的日韓菲越等國,可能會在中美之間保持中立,避免成為中國的下一個打擊對象,至於歐盟方面,反而可能會轉向與美結盟(因為美國透過煽動白左起而奪權,會更基容易,抹黑中國後,以西方民粹的慣性,務實派就準備下台了),至於印度也可能轉向與美進行更緊密的反中合作,整體而言,中方仍將得不償失!  至於被武統後的台灣,個人估計普通百姓的死傷不高,軍人的犧牲也少(國軍大機率會一打就散,長官帶頭落跑),但後頭的整風運動會讓多數腦筋轉不過來的人很難挨(李登輝搞得反智教育與大幅度的宣導反制思維,要負全責),對多數台灣人而言,這是一個很壞的結局!
美國網絡上,有很多專門把高中和大學的常用課本濃縮簡化,以便偷懶學生臨時抱佛脚的服務,最有名的叫做Cliffs Notes。你這是在當這個博客的Cliffs Notes嗎?

我年輕時也迷過《銀英傳》,可惜它爛尾。這兩年出的新版,被愚化很嚴重,目標觀衆智商水準降到初中之下,完全不值得看了。

在中美戰略博弈中,沒有考慮印度的必要。

如果有“整風運動”,台灣至少還有希望。我怕的是那些負責執行的中級官僚在這件事也敢懶政,隨便把權力丟給藍營政客,那台灣真要萬劫不復了。
2021-04-30 02:28 回复
K.
2021-04-30 10:08
.对于外宣这个议题,我一向抱有和您不太一样的看法。 我认为,宣传是现实的衍生物,而非相反。宣传不能改变现实,只能解释现实。 现在最根本的现实是什么,是中国和西方的对比(广义上的对比,从空间上是白人国家及其仆从,从时间上是最近一百多年以来)的差距实在太大。对于西方来说,解释“为什么西方这么领先”是很容易的——在你领先的时候,你的一举一动都是领先的原因;而中国解释“为什么西方有严重问题,中国可以赶超西方”是很困难的——也就是反过来,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会觉得,如果你没有领先,那你说什么都没用。 您也清楚,现在西方国家从上到下的心态类似19世纪的清朝,如果19世纪有一个外国想改变外国人在清朝的形象,在清朝大力宣传欧美当时的成就(还得是清朝政府允许),您觉得清朝人会因此改变对外国的看法吗?他们从上到下绝大多数人的态度只会是“根本不看”,这是一种幸存者偏差,会去看这种宣传的人,本身就是潜在的会被这种宣传影响的人,而这种人的比例是非常少的,现在《RT》式的做法就是如此。 但是,只要现实真实存在,它早晚会被所有人体认到,而在19世纪的清朝或者现在的西方这种积重难返的情况下,这个体认的过程是很难用宣传改变的,顶多只能在一个很小的程度上加速或迟滞,为什么清朝的心态直到甲午战争才改变,因为对现阶段的智人来说,战争是可以最直接、最无可辩驳地让普通人体认到国家强弱的方式,如果现在中国对美国取得了类似的军事胜利,整个世界的舆论会马上扭转过来,但是很遗憾,不能指望美国蠢到这种程度。 在战争不可能的前提下,一种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就是对天灾的“战争”,碰巧这个时候来了新冠疫情,这场“战争”的结果是中国大胜、西方大败,这本身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直接使西方放弃战略进攻,转为战略防御——我之前也在别的回复里说过这个问题——,但是这整个过程都和中国的外宣没有什么关系。 西方现在把本来用于用于进攻的“军力”全部收缩回去加强防御,那么这个防御至少在短时间内一定是很坚固的,但是中国自身已经在19世纪和改革开放之前两次证明,如果最根本的现实没有改变,无论在精神上怎样龟缩防御都没有用,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对内的宣传力度不可谓不强,人民接受宣传的渠道不可谓不单一,结果怎么样,只会在到达临界点之后全部反弹回去。 也就是说,中国继续把现实往对中国有利的方向推进,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外宣,而技术上的外宣搞得好还是坏,顶多只有数%的影响,不能改变大局,如果现在中国和西方的对比像俄罗斯和西方的对比一样,就算中国的外宣比《RT》好十倍,也不会有什么根本性的改变。 但是,我们也不应过于悲观,中国通过三十年高速发展,以及对新冠“战争”的大胜,已经成功地在国内战胜了西方的攻势,在国际上迫使西方进入战略相持,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现在马上开始战略反攻是不现实的。
你的邏輯思辨不夠嚴密,往往在很基本的思路就誤入歧途,須要進一步反省和改進。

這裏你犯了Strawman Fallacy:沒有人說中國的外宣有可能全面挑戰英美,我討論的是對足以挑起戰爭的最極端抹黑(“種族滅絕”)、在第三方(歐洲人)心中種下一些疑點。2003年,美國準備入侵伊拉克之前的那波WMD宣傳攻勢,在伊拉克本身的外宣能力=0的前提下,德法都還有足夠的疑慮而決定拒絕參與。有這樣的前例,現在中方的反擊成果居然比當年的伊拉克還差,我們討論如何改進外宣絕對不是好高騖遠。
2021-05-01 04:43 回复
K.
2021-04-30 10:11
(文章太长分开发)我对未来十年舆论态势的看法是: 1、只要中国继续顺利推进和西方的强弱之势逆转的过程(这是大前提),十年之内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无论再怎么不愿意,终究会体认到这个事实; 2、在他们体认到这个事实之后,有两个发展方向,其中一类人属于极度疯狂、和中国有仇的,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愿意承认,也不可能被宣传改变,但这种人的比例终归很小; 3、大多数人(现在已经有一部分人是了)其实是慑于西方(说穿了就是美国)长久以来的舆论霸权,即使意识到了这个趋势,也不敢公开承认这个事实。 我为什么说宣传不能改变现实,因为在以上的这三个环节——1)体认到现实;2)一部分人有病;3)大多数人不敢说出口——,中,技术上的外宣都不会产生根本性的影响。 至于什么时候会转为战略反攻,既要看中国(发展趋势不能改变),也要看美国。如果美国再遭到一次2008年或者2020年那样的严重失败,无论是对上述的(1)愚民还是对(3)威慑,就都兜不住了,只要这个“防御体系”被打开一个口子,对美国来说很可能就不可收拾了。 而且到时候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前面说到的战争。中国不能指望美国蠢到在不利的战场上主动开战,但是,如果中国到时候在对自己有利的战场上主动开战呢?中国又正好有一个非常完美而正当的理由。我不是预测要发生什么,只是提出一种可能性。 —————— PS:您是不是把《银英》和《亚尔斯兰战记》搞混了?烂尾的是后者,《银英》没有烂尾
《銀英傳》的結論不是“君主立憲制是最優解”?這樣明顯的胡扯,對我來説,抹殺了之前幾十個小時對歷史相對尊重的氣氛。
2021-05-01 04:47 回复
路哥哥
2021-05-01 05:41
王先生用伊拉克举例说明宣传的重要性,我的疑问欧盟国家的决策层,应该有自己的情报系统,对中国和伊拉克的情况应该有自己的比较接近事实的判断吧?特别是中国这样重要的国家,他们有驻华大使馆,一定也有情报人员,难道真的不知道实际情况吗?只不过中国是工业化崛起的大国,因此他们有很强的焦虑,对伊拉克可能只需要考虑自身行为。不过对欧盟的宣传自然是重要的,但是更多的是防止普通民粹被洗脑后绑架决策层做出非理性的仇中行为。
德國的情報系統是所有政府單位中被英美滲透最嚴重的一個,沒有之一,不能對其有任何指望。

2003年,德法能夠看清真相,有幾個特殊原因,這裏我依重要性的反向來羅列:1)在阿富汗之後,體驗了海外戰爭的難處,對入侵另一個中型國家有疑慮;2)美國内部主流傳媒已經有少數披露WMD情報可疑的討論;3)負責監督伊拉克核子設施的國際原子能組織有不少歐洲籍主管,可以拿到第一手的資料;4)當時德法的領導人水準高,有戰略眼光和魄力。

2021年Biden試圖拉攏歐盟,在經濟外交上對中國宣戰;德法決定對中國采取口頭譴責、實質合作的姿態,原因只有類似上述的(1)(已經經濟制裁俄國,明白兩敗俱傷的道理,而中國體量更大)和(4),並沒有(2)和(3)。九月之後,若是綠黨上臺,就連(4)也不見了,所以是個可預見的危機。
2021-05-02 05:05 回复
曾國民
2021-05-01 10:04
雖然個人英文不是挺好,還是努力將這幾年的中文論述大致英文化了,希望能順利出版,並對中國在國際輿論戰上,有戰略上的助益。為了中國與人類,大家一起努力!
等等,你這是什麽意思?我說歡迎轉述,條件之一是原文照登,這已經排除了翻譯這個選項。

我寫作的原則,是只用中文,即使我寫英文更流利方便些;這是自保的基本手段。美國對敢説實話的人,什麽陰招都使得出來。如果是白人如Assange和Snowdon,還看看談的是否算機密;華裔賤民則必須有自知之明,法律系統的監督保障機制(亦即媒體和政客)一律不適用,人在家中坐,尚且可能禍從天上來,絕對不能自找麻煩。

這些道理,我都談過幾十遍了,《讀者須知》裏還特別强調要先讀完整個博客。哎。
2021-05-02 04:32 回复
K.
2021-05-01 10:26
这正是我说的问题,您还是把他们想得太好了。我把他们分为三类:1)无知;2)坏;3)不敢说,但是其实现在网络这么发达,(1)里面哪里有真正无知的?现在已经不是几十年前报纸广播的时代,政府只要愿意就可以轻易阻止民众获取信息,他们并不是「客观上无法接受到事实,如果接受到事实就会改变」,而是「主观上根本不想接受,即使把事实摆在眼前他们也故意视而不见」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不是真的觉得、以及在乎「中国在XXX干了XXX坏事」,而是中国的崛起,特别是疫情对欧美的伤害让他们非常焦虑,所以他们必须找一个靶子来发泄,以此逃避这种焦虑,所以他们愿意、而且必须相信「中国干了XXX坏事」所以即使做得比《RT》好十倍,把事实摆在他的眼前,他的主观上就不会接受,而是会去接受他想要接受的东西,也就是那些假新闻,如果他不是这种人,他又不是不能获取到信息,他早就已经接受了,也就是现存的一部分(3)我前面说的那么一大串的意思就是,必须等中国进一步发展,或者再发生一些重大事件,让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逃避现实,这时他们才会逐渐转化为(2)或(3),而在这个过程中宣传能起到的作用不能说没有,但是是很有限的,不可能靠宣传起到把占决定多数的人拉过来的作用
你的事實觀察就是錯的,後面的邏輯演繹沒有意義。

歐美知識分子對新疆事件,無知的大約佔99%,知道真相不敢説或説了沒人聼的佔1%,有心使壞的其實和無知那一類重叠,占了其中的大約一半。換句話說,他們並不是明白事理而故意説反,而是根本不在乎事實。

你可以爭辯無知的比率或許不到99%,但“哪裏有真正無知的”就太離譜了。連DC有個披薩店地下室關了一大批幼童,專供民主黨戀童癖政客享用,都有近40%的美國選民相信;“5G導致新冠”在歐洲也是流行説法。這類的例證成千上百,一致指向歐美民衆中無知的佔絕對多數這個事實。
2021-05-02 05:01 回复
desertfox
2021-05-01 10:55
我覺得K的想法太急躁了,中國現在的情形跟俄國不同,後者是當年自我閹割混到現在被人逼到牆角,所以他沒有什麼豁不出去的,然而中國還不到這一步。一帶一路已經鋪出去了,方向也正確不能因為西方國家杯葛,就出於強硬導致破罐破摔,其實這也包括其它的地方譬如中南美(最近哥斯達黎加的大選就輕易的被老美翻轉),非洲以及兩岸關係,這些地方跟你的發展都息息相關。另外也不要忘了中國周邊鄰國眾多,歷史上早在歐洲殖民之前中國就討伐過很多國家,這包括越南緬甸韓國。還有中亞五國他們跟中國的關係都很好嗎?拜託,早在漢代對這些地方的經略對他們來講那就是中國人的入侵。何況在近代這些地方就是俄國的勢力範圍。 然而我完全同意你中國的外宣對西方社會而言那就是雞同鴨講人家都懶得聽。但這同時又是一個向西方各國的政府表達中國意志的必要管道,畢竟國與國的外交跟老百姓扯不上關係。所以為了避免對手的誤判形勢,這方面當然需要講究。這𥚃我同意王先生的講法,那就是要言不煩越簡短明確越好。 所以外宣是必須要去應付和講究的,我舉個例子。新疆人權根本是小case, 歐盟跟風當然是為了在討價還價的時候增加籌碼,你可以一巴掌扇回去。但如果他們講新冠起源在中國又由於中國的輕忽所以造成了全世界的災難,你也不解釋就回說沒有這種事不然就放馬過來?中國目前還沒有能力跟全世界為敵,將來也不可能,不是嗎? K最後的戰爭論我不太清楚你的意思,我的猜測是以武力攻台做為對於歐美國家的鉗制和要挾?畢竟全世界52%的晶片都出自台灣。沒錯攻台在我看也就是一個禮拜的事情,既使老美插手也不管用,因為台灣太近了。但是後果會怎麼樣?在我看中國將會被全世界孤立,因為你破壞了目前全球最重要產業的供應鏈。後果是你的天然資源進口將會被完全掐斷。沒辦法,因為雖然你的海軍在亞洲無人能夠匹敵,但是跟老美比還是差得太遠,他的航母和核潛艇足夠窒息你。 當然了,台海問題中共的底線是很清楚的,講起來也沒有人能夠非議。第一台灣不能搞獨立,第二外國不能武力介入兩岸關係。那麼這些問題也必須要靠外宣去說清楚講明白不是嗎?台灣近,歐洲中南美非洲遠,你的影響力是沒有辦法靠依武力投射的,因為你不是美國,他的攤子比你大得多了。所以暴衝只會搞壞自己!
他的説法太離譜了,我也不知道爲什麽,不過沒有繼續討論的必要,到此爲止。
2021-05-02 04:48 回复
貓靈子
2021-05-01 18:46
  關於中國外宣問題,個人的看法如下:(一)要清楚自己的受眾是誰?  據觀察,目前許多有心協助中方外宣,或是注意到外宣重要性的人,最致命的一個弱點,就是弄不清自己準備搞宣傳的主要受眾是誰?中方真正該搞外宣的對象,一是歐盟國家,二是第三世界國家.而絕大多數的中方宣傳部門的官僚與民間的愛國宣傳義勇軍(我幫YST市長代為管理的城市裡就不少這種人-不諱言,這些非理性的聲音,讓我非常頭痛),卻將主要受眾擺在國內的小粉紅和思維類似的人身上,結果外宣被搞成內宣,公戰變成私鬥(鬥中國境內的公知派),這種行為堪稱糊塗!(二)情報缺乏  中共往日能在內戰中握有較高勝算的主因,就在於情報的準確.在在目前的外宣戰場上,由於美國的中央情報局和國務院下轄的組織,對全球各地的情報掌握就比中國方面更確實,在外宣的鬥爭上,自然能經常性地讓中方陷入被動(例如:白左在美國外宣單位的惡意煽動下,對華就抱持高度敵意-以為自己在替天行道)!中方實應亡羊補牢,用自己的方式,花錢培育人才增進對於各國情資的正確了解,化解情報上的被動.(三)缺乏良將  良將之所以能經常性的打勝仗?接受高層的正確戰略指導後,在實際戰場上能臨機應變,採用正確的戰術來個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主因(但指揮層峰要對下採馳疆統帥的模式,給予前線將領一定程度的授權,像蔣介石那種指揮模式,要吃大敗仗)!而目前中方的外宣體系,基本上屬於一個龐大而臃腫的官僚體系,多數人都抱持著虛應故事的態度,只求完成分內工作(不踰矩),無法在實際做宣傳鬥爭時,發揮主觀能動性去打擊對手,整個組織缺乏足夠的戰鬥力.這事其實不難處理,層峰只要拔擢幾個肯幹的,換掉幾個尸位素餐的,下投自然會風氣一新.(四)要用簡單口號來取代長篇大論  看了王兄的論點才想起往日中共在打內戰時,他們的宣傳部門只向百姓宣講兩件事:  1.跟著我,每戶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睡炕頭!  2.你家分到田地了嗎?各位願不願意參軍以保護你的田地?  講難聽點,蔣介石政權就是被這兩個簡單的口號叫垮的!前人能做到的事,後繼者只要搞對方法,沒理由做不到.中方的外宣單位的沉痾已深,短期內若如王兄所建議的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堵住白左的口,是一種行之有效的防守反擊策略(已想了許久,個人承認:沒有更有效的招),長期來講,要奪取宣傳上的話語權,就一定要讓主動出擊的口號簡單化+有效化,一次性地打到對方的痛點!只要把對手的宣傳單位打到比現在的中方宣傳單位的反應水準還差,就成功了!攻擊才是最好的防禦!
你的Cliffs Notes越寫越全面了...

我反復說歐盟是外宣的重點對象,其實指的主要是德法,頂多稍微兼顧意大利和西班牙,其他小國如瑞典、捷克等等無關緊要,當前外交部人才資源短缺,可以略過。
2021-05-02 04:53 回复
YueMing
2021-05-01 19:49
观视频有些节目还是可以的,可惜的是正如29楼所说的基本是对内的,对欧美国家的人没有影响,感觉中国的外宣实际还是说给海外华人听的,对其他的听众没有影响!我想的是我们看过王博士的文章了解了他的初衷,我们每个人都尽自己的能力尽量把他的文章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个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只是效果比较小,却总比没有效果好!
請大家“遵循”我的建議,打擊英美宣傳的邏輯漏洞,而不是“翻譯”我的文字,把自己的戰略戰術解釋給對方。
2021-05-02 05:31 回复
夜炎火
2021-05-01 20:56
王先生苦口婆心講得辛苦了。其實問題還是出在人本身,不是能力而是覺悟。就算水平不如王先生,大陸官員也是有不少人才的。然而關鍵是現在這批當權派,基本是60後,也就是文革中成長,改開後幻滅的一代,典型就是方方。心理上根本就是身在漢營心在曹,所謂的吃飯砸鍋。指望他們能在中美對抗發揮什麼積極作用是不太現實的,能少一點背刺少一點吃裡扒外就很好了。習堅持不退,恐怕也有再站一班崗把這撥人熬過去的想法,等80後上來情況會大偉改善。
看這個情勢,只怕到了2027年他依舊不能放心下崗。
2021-05-02 04:57 回复
Alfrenus
2021-05-02 09:33
目前欧盟似乎在对外放风,表示中欧投资协定获得批准已经极不可能,但同时又指责中国国企在国内具有比外资更为显著的不公平的优待(政府采购领域);国内舆论场上似乎倾向于认为欧盟只是在进一步勒索要价,并且中方也没有兴趣陪欧盟继续表演下去;而前几天李克强和默克尔召开了视频会议,可能是希望稳住之前的谈判成果。抛开外宣和外交策略的角度而言,中方高层似乎仍然是比较清醒的,希望稳住与欧盟的关系,但不能排除双方误判的可能性。与此同时,德国绿党的支持率领先,中欧关系的前景真的不太乐观。或许像王先生之前所提出的建议那样,在Trump决定打贸易战的时候,中方就应该对通用下手,与其说是威慑欧盟,倒不如说是给德国执政联盟做牌;绿党如果执政的话,汽车产业这张牌在中方手里反而成了鸡肋。请问王先生,若欧盟诸成员国大选中右翼势力普遍得势,能否对冲欧盟白左的无脑冲动?
你還記得我有關打擊通用的策略建議,很好;當年很多讀者以爲我在走極端,幾年下來局勢明朗化,其背後的邏輯考慮應該比較容易理解了。

綠黨並不能忽視汽車產業,因爲後者不只代表著巨額利潤,也是大批優質藍領工作之所繫。德系車企已經普遍放棄内燃機技術(亦即不再開發任何傳統動力的新車型),所以綠黨也不會有特別找他們麻煩的動機。

我提過,今年人類社會必須開始面對新冠的後遺症,尤其是迅速加劇的貧富不均現象;未來幾年歐盟政治的主戰場,不是左右之分,而是建制派與民粹派的鬥爭。換句話說,綠黨的興起,並不代表德國民意的左轉,而只是民衆不滿和憂慮的發泄。
2021-05-04 05:29 回复
AbzX5
2021-05-02 10:07
这个26楼的家伙居然要翻译成英文, 还要出版, 甚至还说什么为了人类? 偷东西还要害主人人身安危? 太可恶了, 王先生还是考虑早点回台湾, 顺便办个台胞证吧.
是這樣計劃的。
2021-05-03 02:35 回复
YueMing
2021-05-02 15:17
对不起王老师,我在此跟您说明下我说的转发您的文章是指给那些真正对中国的未来关心的人,而不是把您的文章翻译成别的国家的文字或是让任何人都来观看,这样反而给欧美国家有机可乘同时也会对您造成危险,我自己是2019年您上史东的八方论谈节目关于孟晚舟案件后开始拜读您的博客,加上我在瑞典的一些亲身体会,那之后转变了我之前对欧美国家的民主自由人权的真正认知。非常感谢您的付出!
沒事,不是針對你。

我對轉載的要求,一直只寫在留言欄,沒有在《讀者須知》明白解釋,是疏忽了。我剛剛加了一條後注,方便新讀者理解配合。
2021-05-03 02:37 回复
GUI-龟
2021-05-02 18:31
讨论一下“入关学”看了K的回复,作为一个喜欢浏览政治讨论的大陆人,我大概能猜到K的思想来源十有八九是近几年从知乎起源的“入关学”。因为这种论述在中国大陆的年轻人中很有市场,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拿出来专门讨论一下,顺便给不太了解大陆民间政治思潮的读者做做科普。 “入关学”是知乎政治讨论中逐渐产生出来的一种思潮(我推荐大家读读这篇文章,它介绍了大陆民间爱国阵营政治思潮的变化,https://zhuanlan.zhihu.com/p/120432699),观察者网也有编辑做过节目(文字稿链接:https://www.guancha.cn/dongjianing/2020_04_17_547292_1.shtml),我简单概括一下:“入关学”是一种对地缘政治关系的比喻。现今世界秩序的主导者是西方国家,好似中国历史上的大明,中国则是山海关外正在崛起的女真人。大明是当时的文明中心,面对女真人等关外民族时,有一种文明人对野蛮人的心态,女真人不管如何讨好、模仿大明,都无法改变这种心态。因为建州的资源有限,如果女真人不入关,自己的发展就会陷入无限内卷的竞争中。而大明即使变得腐朽了,如果不被入关者推翻,就可以继续从自己主导的秩序中获利(有点像美国通过美元霸权从全世界掠夺财富,“入关学”创始人之一山高县直接将美国称呼为“北美奴隶主种族灭绝反人类匪帮”)。因为大明占据了世界文明中心的话语权,可以定义什么是文明,所以女真人不管做什么都会被定义成野蛮。这种情况下,与其磨破嘴皮讨好大明,不如直接把自己当成蛮夷,待我等蛮夷入了关,取代了大明,自有江南大儒替我释经(昔日文明中的知识分子论述女真取代大明的正当性)。 这种简单粗暴的论述虽然有很多经不起推敲的地方,但也反映了一些事实:1.白人(尤其是盎格鲁-撒克逊民族)对其他种族天生带有种族优越感,直接点的就是右翼,稍微掩饰点的就是白左,其他种族的人无论做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比如美国人普遍有个潜意识就是“比赛必须是我赢,如果你赢了,一定是你作弊”,冷战后的世界秩序是美国主导的,中国人在这种不公平的秩序下硬是干出了成绩,美国人非但没有老老实实承认中国的成绩,反倒要搞死中国掠夺财富。历史上冲击过英美主导体系的苏联、日本等国,哪个不是这种待遇?2.中国资源有限、市场有限,如果中国14亿人只局限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所有国民只会陷入无限内卷的激烈竞争中。想要打破现状,中国人必须走出去,在全世界发展才行。3.当今世界秩序极不合理,天下苦美久矣,全世界非西方国家期待一个更加合理的新秩序(这里特指非西方国家中想为本民族干些实事的有识之士)。
有關K的説法,我已經説過討論到此爲止。你的論述牽扯到入關學,所以姑且留著,請大家不要追敘評論。

任何相關性類比(亦即沒有絕對因果關係的論述)都頂多只能有部分適用範圍,範圍極限之外就會與事實真相脫節。博客這裏已經基於第一原則(First Principles)、對所有相關議題做過完整全面精確的邏輯分析,沒有任何必要去理會低級簡單粗略的聯想式思維。
2021-05-03 03:32 回复
GUI-龟
2021-05-02 18:34
字数限制接上文“入关学”有一定解释力,同时简单粗暴易于传播,在大陆互联网内传播很快,同时因为国内自由派多是反思怪,动不动就炮口对内要中国人反思自己(比如拥有数百万粉丝的自由派科普自媒体“回形针”拿了环保NGO的钱,说巴西农民砍伐雨林是为了给中国猪生产大豆,因此中国人吃猪肉是导致全球暖化的罪魁祸首。再比如新冠病毒蔓延到全世界后,央视主持人阿丘呼吁中国人要向全世界道歉),引发中国年轻人反感,“入关学”那种“自贬为蛮夷”的说法对他们很有吸引力,更是增强了它在爱国群体中的传播力。 “入关学”的产生的根本原因是中国的崛起事实和官方政治论述的空白(官方社科领域跪倒在西方面前的人实在太多,出工不出力,你们不干活写论述,那只好民间爱国人士自发写论述了)。它作为一种民科,对于中国社会有一定积极影响:一是团结了爱国群众,在官方论述空白的大背景下凝聚了共识,二是鼓舞了一批年轻人。这其中最著名的是曹丰泽(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501717),他是拥护“入关学”的知乎大V之一,现实里是一个本硕博都是清华的土木专业学生。他读书的时候最喜欢在知乎上驳斥自由派、西化派的歪理邪说,主张中国土木人的未来在非洲。今年他毕业了,以他的学历,完全可以去体制内安安稳稳拿到高薪的稳定工作和一线城市户口,但他却毅然去了坦桑尼亚并在知乎上晒出了他的工作合同。昔日那群讨厌曹丰泽、造谣“曹丰泽劝别人去非洲,自己留在一线城市体制内”的自由派、西化派全都闭了嘴。这事在大陆政治讨论的圈子里小火了一把,曹丰泽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详述自己的心路历程(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960793/answer/1855029644),文章充满了理想主义,十分感人。我觉得中国这样的年轻人越多越好,他们对世界的认识欠缺可以补足,但想造福整个世界受苦受难人民的理想可没法补足。 不过要注意的是,“入关学”的本质是民科,它可以作为一种简单粗暴、易于传播的政治论述来团结国内群众,但分析问题的时候不能受到“入关学”的影响。这方面desertfox已经详细解释过了,不再赘述。 PS: 居然有读者擅自翻译博客并在英语世界传播?《读者须知》有的人可能就是不会去看,王博士实在不行可以在以后的每篇新文章开头处直接加上自己对文章转载方面的要求。
宗教性狂熱,是激起個人對公益做出犧牲奉獻的捷徑,但也帶來非理性思維的種子,長期下來,整體結果必然是負面的。一年多前,新冠剛開始流行,有愛國大V傳播陰謀論,我急著闢謠,就是基於同樣的考慮。博客這裏已經反復示範如何從嚴密邏輯出發,樹立正確三觀,理性地排除自私愚昧的傾向;這才是建設健全社會的正道。

其實有關翻譯成英文這件事,《讀者須知》原本沒有明説,我已經加了後注。
2021-05-03 03:01 回复
貓靈子
2021-05-02 22:39
先向王兄與各位告罪:最近本校的校長極力在推廣閱讀理解教學,身為他的主要手下,我不敢怠忽職守(雖然這不是我的主要業務),也有努力參加研習與推廣活動,不知不覺就把新進所學用上了!
博客這裏還在不斷吸收新讀者,偶爾來些簡化版的概括總結對他們是有幫助的。
2021-05-03 02:50 回复
MAXWELL
2021-05-03 21:12
王先生,中国长安网因为发布了一张印度人火化尸体和中国天河号点火升空的“点火”对比图,招到了一众谩骂,被指责不应该对逝去的生命幸灾乐祸,这事情还传到了外网。如果人人能都从人道主义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官媒这种做法的确不合适,但是问题就在于见识多了西方国家的双标甚至是赤裸裸的双标感觉又有点怪,还记得去年疫情爆发的时候一些西方国家可没少拿疫情的事编排中国。这让我想起来911的事情,我一开始听人说被恐怖分子杀死的是无辜百姓怎么可以幸灾乐祸觉得有道理,后来见识了美国和他们的盟友在中东犯下的罪孽,美国人还可以在911的多少周年纪念哀悼一下受害者,可那些被他们杀死的中东无辜百姓又找谁喊冤。
那張圖本身沒什麽大不了,不值得評論;真正讓我不舒服的,反而是把事情閙開等等的後續發展。它明白顯示中國傳媒界依舊沒有搞清楚外宣和内宣的差別,而這樣的内容顯然是只適合後者的。

當前中國外宣的重點對象,是歐盟、尤其是德法,然後再兼顧第三世界(不含印度)。把内宣依照外宣的標準來檢討内容細節,不但是虛功,而且實質上將不合適的内容提升到國際視野中,等於是自己拿槍打自己的脚。網民無知倒也罷了,專業人士也看到熱點就跟著起鬨,這正是我反復强調應該避免的網紅心態。
2021-05-04 04:54 回复
雷霆霹雳震霪霾
2021-05-04 14:54
回复我发现从去年起很多原本客观中立,乐于报道中国正面成就的西方网络自媒体号 (比如caspianreport, polymatters) 也都开始集中描写中国的负面。不排除这些作者对中国的看法产生了改变,但我认为主要的原因还是黑中国能得到更高的点击率。所以西方能在不花一分钱的情况下让人们从抹黑中国中获利,吸引更多自媒体加入这个行列,再引发民众对中国的负面新闻更大的兴趣,制造声势影响原本中立的人群,从而恶性循环。中国想要争取西方民主的信任就必须打破这个循环。但贡献这些点击率的观众主体往往是最不理智,最不可能被中国的外宣打动的人群(比如说印度人)。这些人可能在现实生活中话语权比较低,但在自媒体眼中是真金白银的点击率,没理由不去讨好他们。
對手有鋪天蓋地的抹黑能力,自然會有無數庸人附和;當前反擊的重點在於指出破綻、種下懷疑的種子。
2021-05-04 16:15 回复
路哥哥
2021-05-05 17:34
请教王先生,中欧投资协定的实际情况如何?欧盟中止了中欧投资协定的审议,启动和印度的谈判,印度都烂成这样了,是不是与印度的谈判不是重点,主要目的是施压中国?中国除了在宣传上尽快破除抹黑外,还需要什么具体做法吗?
歐盟的核心名義上是三頭馬車:Council(成員國的談判桌),Commission(“國務院”)和Parliament(“國會”),但實際上政策由前兩者協調策劃,後者基本是橡皮圖章(噓...歐盟不喜歡外人談這件事,因爲只有獨裁國家的國會才適用“橡皮圖章”這個標簽),平時是打屁作秀的舞臺,Commission也會時不時扔一些骨頭給他們啃,你要是把他們的話當真就上當了。
2021-05-06 03:55 回复
GUI-龟
2021-05-06 00:13
把台湾当成训练外宣新军的练武场中国长安网图片事件反映出中国的外宣队伍实在拉跨,不是胡锡进那种红而不专的,就是南方系那群专而不红的。我觉得中国完全可以从零组建一支外宣新军,就拿台湾当摸索经验的练武场。我的理由如下:1.以台湾社会的现状来看,新军宣传就算彻底失败,台湾社会也不会烂到哪里去,而且宣传战也不像武统那样会引发一连串的严重后果;2.只要外宣新军能在对台宣传战中摸索出一些外宣经验,都是实实在在的收益,顺带收获一些台湾民意;3.中国干涉台湾内政完全不存在打破“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战略的顾虑;4.中国具备了精确测量台湾民意的能力,比如2020大选有大陆学者的得票率预测精确到了小数点之后;5.台湾和大陆同文同种,文化隔阂少,适合新手练手;6.民进党养了一批1450,他们的专业程度比现在的宣传体系强了不知道多少量级(整个台湾岛的舆论被民进党完全操控,大陆网站也有大量疑似台湾网军留下的评论),和他们交手是能真正获得实战经验的;7.目前来看,欧洲绿党上台概率不小,中美届时就会进入长期对峙的状态,台湾问题一时半会难以解决,更有组建外宣新军的必要。 至于具体执行层面,我觉得完全可以采用KPI制度来管理,将台湾按地区划分成若干区块,每支新军分队负责一个地区的外宣,每隔一段时间考核一次台湾民意,连续不达标就下台。人员方面,大陆任何有志于外宣的爱国人士都可以参加,宣传方法不限,只要能满足KPI打赢宣传战就行。发动群众(我对现在的外宣队伍和新闻体系彻底不报希望,况且现在是自媒体时代,其他专业有本事的人同样能做好媒体工作),在实战中总结外宣经验,培养出一批又红又专的实战派外宣干部。另外,因为是外宣新军不是正规媒体,所以在某种程度上也避免了宣传历史包袱的问题。
中國外宣的重點對象是歐盟和第三世界,要打破的是白左迷思;台灣的民意完全不同,沒有練手的價值。就像藥物實驗,在用上人體之前,只能先用其他哺乳動物來做,拿植物做出的結果毫無意義。
2021-05-06 04:01 回复
desertfox
2021-05-06 10:52
我也覺得拿台灣當試驗區沒有多大的意義,因為那裡是一大堆裝睡的人。而對西方的宣傳應該化繁為簡就攻擊他們現在的貧富差距,族裔不平等等的問題。意思就是明告西方國家在你解決這些問題之前你沒有資格批評我。而擊敗對手最快的方法是打擊他的軟肋,西方國家沒有嗎?那多得是!這當然只能談目前不要追朔既往。你去說新教徒登入東岸的時候北美大陸有3百萬印地安人,等到橫貫鐵路到達西岸之後只剩下40萬。人家會說陜甘回亂的時候從開始到左宗棠平亂,中國西北的700多萬回民被屠殺殆盡只有少數的東干人西逃至中亞。所以咱們不來虛的,只講實在的就是講現在。而在目前歐美各國的內部問題那是多如牛毛,那麼抄一抄就可以作為彈藥,來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所以反守為攻應該是要按照這樣的思路,
一方面歐美的黑材料極多,不勝枚舉;另一方面,中國智庫界始終拿不出自家整理的相關統計數字,比《經濟學人》一家雜志還差了幾個數量級。我一直說,中國的智庫應該少寫一些含糊籠統的八股文章,多花些工夫建立國際政治、經濟、社會方面的統計數據庫,但這必須有明白事理的高級官僚來主導;現在他們連打擊學術造假都做不到,其他的政策都是奢想。
2021-05-07 03:45 回复
YueMing
2021-05-06 17:19
台湾跟香港有个共同点就是都是教育的问题导致现在大部分的人都对大陆仇视,李登辉刚上位时就说过教科书的更改30年后就有成效,进入21世纪后的现在不就是正好,而作为国民党这个愚笨的先天不足的政党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所以国民党这个政党真的该彻底消失,否则只会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香港现在开始改还有机会,台湾是没机会了。
其實大陸也是一樣的:一群被英美宣傳徹底洗腦的教授,盤踞在北大、清華這樣的最高學府,不斷毒害未來國家精英階級的腦子。就算是要尊重學術自由、保留異見供參考,不能把這些人送到沒有學生的研究機構(例如智庫,反正這些智庫的產出原本就和現實脫節)嗎?任由他們以指數繁殖,真的是維持多元意見的必要手段嗎?

在自然界的演化過程中,一個健康的族群必須事先纍積突變,維持基因的多樣性,在環境發生大變動之後,才能有適用於新環境的現成基因特徵來提供生存力。一個大國的學術界,也是如此。但是,適合纍積的突變/異見,必須至少是中性的,不能先天就有極大危害,否則就應該迅速淘汰。在中國面臨現任霸主的深刻敵意和全面打壓環境下,保留這些帶路黨實在是極爲奇怪的選擇,更別提放任他們污染下一代領導人才。
2021-05-07 04:52 回复
世界对白
2021-05-07 07:29
“始終拿不出自家整理的相關統計數字”,深以为然!媒体能不能打最直观的体现就在于遇到突发新闻有没有第一手现场资料,而大陆这边最多就是外派记者演播室连线,然后转述当地或欧美大媒体的报道。这次印度疫情爆发“随水”一天就连线五场,而他不过是身处印度一个偏僻地区的“中国女婿”,之前是专业风景人物摄影师兼写博客,跟他同场的还有一位中国留学生。反观武汉疫情爆发时,欧美媒体“文”能拿到你家最高学府在职教授写的他们想要的评论文章,“武”能派遣线人以建设者的身份进入火神山、雷神山传回偷拍到的画面!这种反应能力一定是日积月累建立起来的,需要持续的资源投入,而不能马上见成果又是这边相关媒体、机构最不愿意做的。现在遇到要到嘴仗了,还拿出几年甚至十年前的视频说事,哎!
其實除了整理統計數字之外,另一個外宣上的基礎建設,是搜集整理歐美歷史視頻,日後可以作爲指出其自我矛盾的證據。這些都不是什麽大工程,中宣部隨便花幾千萬雇用幾個智庫和媒體公司,就能簡單做到。這幾年對外情勢急轉直下,卻仍然一點動靜都沒有,的確已經不是主管素質不夠、想不到、做不到的問題,而只能是根本就不想做。
2021-05-08 01:26 回复
世界对白
2021-05-07 07:48
看看人家就算是研究机构的觉悟有多高,图表中死亡数最低的要用深黑色,最高的用红色,其他都是以国家为单位,轮到本国就以州了,有效地避免太扎眼!UW IHME研究认为,全球新冠疫情的真实情况要比现在报告的数量至少翻倍。https://komonews.com/news/local/uw-study-true-global-covid-death-toll-is-more-than-double-the-official-toll
西方的主流學術界和傳媒界,有兩次大戰加上冷戰的百年時間,來建立並磨合維護霸權、打擊潛在對手的宣傳機制,所以這類小動作,稍微用點心,就能看出其鋪天蓋地的存在。不用心的人,只能是有意視而不見。
2021-05-08 01:29 回复
MAXWELL
2021-05-07 08:52
作协文联给予知识分子较大的宽容是改开后对文革的矫正,现在看来的确矫枉过正,这群被英美宣传彻底洗脑的教授过去七八年还是很有市场的,但是现在尤其是在经历新冠后,之前疫情爆发初期出现的这些学者的言论(吹捧欧美的自由民主制度才是解决疫情的良方)现在来看很多都被彻底打脸,舆论也有所改观。但是王先生所疑惑的也是我一直不理解的,如果强硬整这些教授又容易被人诟病为“文革2.0”,把他们打发到一个没啥实际意义的智库里面自娱自乐跟周围隔离开来,也算是个“良性肿瘤”,不知道高层是否考虑过,还是有所顾忌?除了智库之外作协和文联我也觉得应该逐步裁减,现在知识已经不再是稀缺品,一个湖北省作家协会就能一年拿2897万人民币的拨款,过去这些机构的存在可能是国家掏钱让一些作者给群众生产更多的精神食粮,但是现在我觉得已经没有这个必要,而且作协里面豢养还可能是方方这样写《软埋》给土改翻案挖中共墙角的作家,不如美其名曰”自由化“”市场化“像西方先进自由市场经验看齐,把这些机构自由化掉,让这些作者去自由市场凭本事谋生存,而不是官方供养,理由啥的,自由市场派几十年来编的理由还少?
自私、虛僞、勾結外人的,在體制内活得很滋潤;誠實、肯幹、爲國著想的,反而被放逐出去、自生自滅。這個現象不只出現在社科,基礎科研也是一樣的,高能所的作爲我們耳熟能詳,不是嗎?即使是芯片設計和製造這樣的重要的工業項目,公款也被批量花到漢芯、華芯通、弘芯這類騙局之上(而且在被揭露之後,毫無後果,連追回部分公款的企圖都沒有),真正自主的龍芯反而被餓得半死不活。

這個博客用極爲精簡的語言來討論中國政策改革的方向,寫了幾百篇文章、幾千個討論,還遠遠不到完整的階段,不正是因爲中國體制現狀的不合理成分極多極深,亟待有志知識份子做出睿智並且持續的努力?
2021-05-08 03:45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1-05-07 10:41
不少中國學者在批評西方時,喜歡拿西方學者對西方問題的研究與批評來舉例,這在當下固然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效果,但長期而言壞處不少。我想到的有三。首先,過度偏重引用西方研究,反而維護了西方學術話語體系(從公信力,研究方法,到專有名詞的使用等等),削弱中方獨立學術研究的影響力。其次,撿現成的研究結果,不利於己方培養獨立研究的能力與建立自身的數據庫。最後,西方學者對於真正能動搖西方根基的研究結果,不見得願意公開發表,或是想發表也會被封殺。這些只能靠中方學者與智庫自身實實在在地獨立研究才能得到。
歐美真正的純學術界,其實反而沒有什麽逃避“動搖西方根基的研究結果”這類的現象;例如對美國資本主義制度的内部矛盾,向來都有深刻的討論,只是被排斥出主流,上不了臺面,有興趣的人必須下工夫去找罷了。這裏我所針對的,是應用類、也就是學術和媒體的交界面,各式各樣扭曲印象和結論的小動作,到處可見。

中國現代文人研究西方制度,是極度的懶惰,不但只看主流、臺面上的半學術性宣傳稿和宣傳性的僞學術論文,而且連獨立的邏輯判斷都不做,學而不思,只獲取浮面印象,正好落入對方有意設置的陷阱。

建立自己的統計數據庫,正是獨立自主分析思考的基礎資源。中國剛剛在芯片生產器材的對外依賴上吃了大虧,國家治理的哲學和原則,怎麽可能不如一個工業類別重要呢?
2021-05-08 00:49 回复
AbzX5
2021-05-07 10:52
王先生的办法好, 搞几个边缘化的智库, 把要职上不合格的, 年纪大的统统弄过去, 圈起来. 搞不好作家协会设立时候的实际功能也是如此.
雷霆霹雳震霪霾
2021-05-07 11:12
我对43楼的理解我猜测对邓小平文革拨乱反正以来,在学术界进行类似‘整风运动’就是一个及其敏感不可触碰的雷池,甚至会撼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的政治合法性。记得金灿荣教授有一次说过如今中国高层认知下有两个最基本的处事准则就是‘1 不侵略其他国家,2 不搞文革把学者撸下去’
再有智慧的法則,一旦固化不知變通,獲得神聖性,必然會有跟不上時代的一日。我强調事實與邏輯,一切從第一原則出發,不依賴簡單的類比和因循,才能避免這類迂腐和愚昧,從而獲得最優解。現在是21世紀了,理性思維不是新鮮罕見的才能,沒有藉口不檢討過時的“祖宗之法”。
2021-05-08 00:29 回复
路哥哥
2021-05-07 13:15
一些学者文人的言论,普通人都能认识到非常离谱,但却一直存在,这确实是个问题。但社会问题最大的难点就是需要形成共识,只有大家都觉得是问题,才能解决问题,否则标准执行无法展开。总体上我认为只有社会整体的进步逐步净化这些问题,我觉得趋势是向好的,关键是速度,美帝能给我们多少时间。
狐禪
2021-05-07 19:55
43樓 回版主「中性」是要看條件的。鐮刀血球惡性貧血的基因突變對族群是否有益,得看瘧蚊致病的狀況而定。糖尿病的基因會傳下來,是因為可助人類對抗腸道病毒。因此難以事先一概而論。在美國出版界,之前可見"Anti-intellectualism in American life”,近期可見"Antidemocracy in America"及"Lies my teacher told me"和"Political animals"等等「大逆不道」的文章。如何處理多樣性,是中國文化的盲點,因為一直強調「天道」,「王道」,「正道」唯一,結果只能在非主流中冒出替代品,難以進步。這是該多思量經營的。
“中性”指的當然是大致的、整體的中性,而不是絕對的、片面的。瘧疾篩選出鐮刀血球基因,幫助其擴散繁衍,正代表著整體上不止是中性,而且是正面的;如果這個基因曾經只導致貧血(亦即瘧疾是全新出現的環境大變化;事實上瘧疾歷史極爲長久,鐮刀血球突變應該是事後發生的突變,根本就不適合作爲我們討論的案例),或者其致命程度大幅提高,它早就被演化過程淘汰了。你想不出合適的例子,是因爲Survirorship Bias:真正負面的基因必然早已消失,所以不容易找出例證。

我認爲在最高學府結黨收徒,傳播敵人有心設計來顛覆其他國家、並且已經反復成功過的惡性宣傳,是絕對負面的;那麽中國或者自清、或者將其隔離、或者等候演化天擇來將整個國家文化淘汰,是嚴密邏輯的自然結論。把這種Clear, severe and immediate danger和“王道”之類的文化趨向混爲一談,是典型的邏輯謬誤;你應該重讀《常見的狡辯術》。
2021-05-08 02:46 回复
j3307002
2021-05-08 00:52
先前g7外長聲明支持台灣加入who論壇與wha,之後法國參議院又以304票全票通過支持台灣參與國際組織,請問王先生,這代表西方開始聯合反華,還是這些只是西方又一次口惠而實不至的行為?
哎,前兩個月已經反復討論的事,怎麽還有人來問?個別讀者的懶惰,乘以博客讀者的人數,就是我無可應對的無意義工作量。

中國已經輸了這一輪的論戰,現在只能承受這些表面的譴責,靜待德國九月選舉的結果,看新政府是否會維持Merkel私下實質合作的策略方向。
2021-05-08 01:27 回复
AbzX5
2021-05-08 15:44
我记得王先生之前在八方论坛上还说过, 人类未来的大问题, 其中一个是贫富悬殊的问题如何解决, 当时王先生说思考了一番, 觉得还是有可能解决, 不过后来就没有听王先生再提过. 我翻了翻整个博客好像也没有写过解决方法的文章.
很困難、需要很多步驟、時間跨度太大、國際環境背景要求很高,和博客這裏要求高度確定性的原則有矛盾,沒辦法一次寫出完整而嚴謹的策略建議。反過來看,因爲它們都是正確的施政方針,我在留言欄裏常常會討論其中的各個成分。換句話說,其實都提過了,只是沒有整理出來、放在一起、加上“解決貧富不均指南”的標簽。

簡單來説,首先必須全面清除資本在國際間逃稅和躲避監管的隱藏處所(例如香港),而這必須有中美歐三方共識才可能發生,那麽在中美霸權博弈階段就不可能有大的進展,但是像最近美國提議制定全球企業稅最低標準,起碼面朝正確的方向,所以中方應該予以支持。

然後在國内經濟監管上嚴打獨占性企業(別忘了,獨占是自由市場經濟的必然結果);全面整頓稅務,從收入稅和交易稅轉向財產稅(包括房地稅;可以有較高的個人免稅額,避免傷害中產階級,不過中國民衆沒有誠實繳稅的文化傳統,所以依舊會有很高的政治代價)。

在宏觀貨幣管理上,換檔到較高的通貨膨脹平衡值(用意在於減低資本纍積的速度,但這只是一小部分,更重要的是消除大戶和散戶之間投資報酬率的差距,亦即必須解決割韭菜現象,所以就有接下來的金融改革項目);在金融上,消滅所有不為實體經濟服務的不勞而獲方法。

在科技研發上,維持高效和競爭力,這要求建立良好的學術界風氣,消弭造假、誇大,打破學閥山頭勢力。這是博客近年的重點話題之一,讀者應該很熟悉了。

在社會階級的管理上,必須提供優質、廉價的全民公共教育,以及入學和參政的絕對公平門檻,以保證垂直流動性;在醫療之類的基本社會服務上,加大投資,盡可能消除城鄉差距。

前面提的每一項,都是巨大的改革工程,而且面臨既得利益集團的强大阻力。

我光是談學術風氣問題,就用了五年時間、十幾篇文章才解釋清楚;中國政府采納實行,則一點苗頭都還看不見。解決貧富不均的難度和複雜度,又高出幾十倍,目前我只能指出大致的方向、以及可以立刻實現的部分政策。這個龐大艱巨的任務,在我的壽命期限内是不可能完成的,那只好等待年輕世代持續的努力。
2021-05-09 10:00 回复
狐禪
2021-05-08 16:01
敘述不清以致被為認為是詭辯,當然是為文者不是,在此致歉。再將邏輯舖陳清楚。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中性」是在沒事時的看法。鐮刀血球基因在當今歐美無瘧疾區域可算是「中性」,因為致病率是1/4,但對養尊處優的「現代生醫研究者」而言,則可能視之為百害無一利的病態,除之為宜。此外,膚色基因也是:變白變黑對黃種人而言是「中性」,但對在赤道或寒帶人類而言,則是在保護免受紫外線傷害(熱帶者黑)及維他命D生產(寒帶者白)間的權衡,這就不是「中性」了。面對歐美惡意宣傳,這對中共而言,本就是演化中碰到的正常挑戰。物種因應之道不外迴避或對抗,總之,要想法子撐過去。命硬者得永生就是演化定律。然而沒有指定那些「智庫」人員以找出歐美宣傳中的事實與邏輯漏洞為作業,這也是相當令人不解的。
AbzX5
2021-05-09 13:05
谢谢王先生的解答, 的确贫富悬殊的解决评论, 大部分都在其他地方见过, 很熟悉. 对于消除国际资本逃税的躲藏空间, 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 假设未来中国社会经济发展良好, 财富分配合理, 内需旺盛, 经济活动占全球很大的比重, 中国以外的国家经济活力已经被资本竭泽而渔, 那么那些躲藏的逃税资本就不可能永远躲在外面被通货膨胀慢慢消耗, 肯定会想来投资中国, 一旦他们投资中国参与经济活动, 岂不是就要被征收流转税, 所得税? 这样是不是就能成功制服逃税的资本? 当然, 这是在中国发展良好, 税收制度没有被资本腐蚀的理想状况.
不可能消滅中國以外的投資機會,尤其是亞非低開發國家,永遠都會對資本有相當大的需求,所以也就必須付出必要的回報。不過作爲一個真正王道的國際領袖,可以制定合理規則,盡可能將資金導向實體經濟發展。
2021-05-09 22:12 回复
desertfox
2021-05-11 10:17
我覺得在王先生給51樓的回應裡面最重要的是提供優質廉價的公共教育。因為作為全球第一的人口大國,中國公民素質的優劣決定了它或者給予國家社會以紅利或者相反的帶來負擔拖累發展。而學校教育在中國除了術業之外德育尤其重要,因為儒家思想數千年來維繫了這個民族的團聚不散。雖然基督教文明也講真善美但是我認為那是以個人為出發點,這不同於儒家講仁義道德那是專注於集體意識所以更適合於現在紛亂的環境。, 然而教育就跟植樹一樣,育苗之後還是需要整枝修葉才能成材,所以社會教育也不可或缺。什麼是社會教育?那是公眾輿論和社會風氣的導正。而以我個人的印象大陸在這方面做得並不好,這包括前面大家所討論的各項弊端和改正的建議,簡單地講這不是打貪和減貧就能解決的。風起於青萍之末,我不敢講大陸現在的社會風氣是驕奢淫逸但是浮濫是確實存在的,而維穩是不能沒有底線的。 再講外宣,這是本篇的主旨。這兩天觀綱有一篇鄭若麟的"輿論戰靠外交戰狼是遠遠不夠的"我覺得很中肯。他的潛台詞是中央放不開手腳,而我從很早就認為確實如此。中國不是沒有人才,一個駐外的記者都能看出問題所在,那做不做端在於領導層能不能夠堅持中國共產黨實事求是的精神。這是一個認知是否能和擇善固執連貫的問題,我覺得也是正碓的膽識和衝動之間差別之所在。說起來和稀泥做苦工任何一個普通人都會的。
我倒覺得改革基礎教育和高考制度,反而是中共的强項,只要願意做,至少相對於其他步驟,並不是太難解決。

至於社會風氣,我一直强調那是政策的結果,而不是獨立的“文化”因素。地方官不和稀泥、嚴格執法,百姓習以爲常,就能逐漸建立對公益和法律的尊重。現在的亂象,是幾十年來官員考核以GDP當唯一標準的後果,只要改正内部人事選拔制度,自然綱舉目張。
2021-05-12 05:46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21-05-11 11:24
看到有人討論解決貧富差距的看法,我也有個看法,其實100個小羅斯福也救不了資本主義,跟富人抽全球統一的財產稅的前提是什麼?世界沒有一個統一的社會主義政府國家和國家之間競爭最低稅率,人口比較少的小國定一個低稅率變成避稅天堂可以吸引跨國公司賺得大量本國利益,愛爾蘭就是一個例子,導致中美歐等人口大國稅收減少,但如果說中美歐達成共識前提條件是有一個全球統稅率,這可能要求一個統一的全球政府,因為資本主義國家的本質是各國產業結構形成的壟斷利益集團相互競爭,自由競爭演化成壟斷國家資本主義,利益集團控制的國家之間相互對抗就形成帝國主義矛盾,想做這種事的人很可能就上不了台因為沒有金錢和政治獻金在現今資本主義政治體制就不可能當選,就算僥倖當選4年後也會被搞掉跟也無法控制國會和司法和川普一樣一事無成,再來大型壟斷公司也不能拆解分成更小的事業單位,我打個比方把英特爾和台積電拆解成10幾家公司每家公司資本額都太小連12吋晶圓5nm都做不出來只能20年前的八吋晶圓90奈米製程,把波音拆解成100家公司搞不好連螺旋槳飛機都做不好、把Google拆解成10家公司網路收尋引擎效率必定更差,做不了大規模研發,也就不可能有創新 規模經濟會導致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因此壟斷是天然的,最佳的解決方案應該是把大型壟斷公司的一部份變成公營事業,用公有制企業取代私有制企業,並非公有制企業就沒效率,法國、中國等有很多國企一樣很多做大做強的例子,最後公有制企業的唯一障礙只要在管理上克服官僚主義就需要至下而上的改革...再來談到中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我認為這個階級必定要逐漸的消亡,如果以一定的財產來劃分階級,上世紀1970年代中產階級佔美國人口比例60%現在可能不到39%,因為資本追求利潤的動機會導致資本天生有積累積聚和集中的趨勢,任何想要保存這個階級的手段也不過就是一種社會改良主義,試圖讓資本主義和僱傭勞動剝削體制+生產資料私有制永恆存在下去,從這個角度來批判我更佔成自由貿易,自由貿易起到破壞現存資本主義生產關係的作用,資本主義的發展導致他自身創造出來的生產力資本家自己都駕馭不了,必定會誕生自己的掘墓人-國際無產階級,資本不聽從國家的管制跨國追求利潤,國家作為一種資本的最後保護人和階級鎮壓的工具想要努力維持資本主義體系到永恆是不可能的,整個資本主義世界必定會炸燬,全球世界革命會爆發誕生真正的國際社會主義國家-世界蘇維埃聯邦而中國 美國 歐洲各國和全球200多個國家都會成為這個世界蘇維埃聯邦的加盟共和國,這不可能用改良主義者的手段達到只有不斷輸出革命、一國國家又一個國家的輸出直到世界的盡頭為止、現在世界需要的不是保存這個腐朽的資產階級專政體制,而是徹底的炸燬,小資產階級和中產階級只是一個反動的歷史上短暫存在的階級他的消亡是必然的,正如馬克思所言「無產階級沒有什麼好失去的能失去的只有鎖鏈而已,他將獲得的是整個世界」“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後解放自己”這句話出自《共產黨宣言》,原句是:被剝削被壓迫的階級(無產階級),如果不同時使整個社會一勞永逸地擺脫任何剝削、壓迫以及階級差別和階級鬥爭,就不能使自己從進行剝削和統治的那個階級(資產階級)的控制下解放出來。著資產階級即資本的發展,無產階級即現代工人階級也在同一程度上得到發展;現代的工人只有當他們找到工作的時候才能生存,而且只有當他們的勞動增殖資本的時候才能找到工作。《共產黨宣言》公開宣佈必須用革命的暴力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建立無產階級的“政治統治”,以無產階級專政代替資產階級專政的思想。可能有人認為這過於激進,只因為對資本主義的運作本質缺乏了解,時代和生產力發展到哪裡人的認識就發展到哪裡
criteria
2021-05-12 00:24
向王先生請教王先生您好,昨天在成都發生了由於在校生墜亡而引發的遊行示威事件,此次遊行示威事件的模式與之前在香港的暴力遊行示威模式類似,本人認為境外勢力參與了此次遊行事件。之前先生曾說過,美國在對中國進行人權等問題的誣陷還未抓住中國的社會痛點(例如996)進行攻擊。而此次事件已網上掀起軒然大波,造成很不好的影響。因此想請教先生,此次事件是否說明美國已經學會如果抓到中國的痛點進行攻擊,同時折射出中共在內宣上的反應遲鈍和情治單位缺乏阻止對普通民眾滲透的手段?初次留言,如有不周請先生海涵。
你覺得美國的一流學生,會不想進法學院、商學院或醫學院而選擇去國務院吃公家飯嗎?即使是喜歡政治議題的,儘可以搞國内的選舉和黨爭,名利雙收。

美國國務院的年輕幹部很多是世襲家業、職業官僚或外交人員的子弟,素質完全沒有保證,他們對這種事的反應沒那麽快的。我覺得頂多就有少數帶路黨參與,更可能剛好有局部地方性的民憤,遇到有組織能力的帶頭人,所以規模較大。
2021-05-12 05:42 回复
MAXWELL
2021-05-12 12:21
我最近这段时间看见一些官媒(包括人民日报、参考消息等)多次点名批评校外培训乱象。2021年1月,中纪委发布评论文章“点名”在线教育,称资本助推之下,在线教育企业竞争加剧,行业乱象频发,内耗严重,呼吁加强对在线教育行业监管。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2021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称,要大力度治理整顿校外培训机构,称“这是当前面临的紧迫难题”。而且针对群众反映强烈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乱象,北京市市场监管局对“作业帮”和“猿辅导”两家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均处以警告和250万元顶格罚款的行政处罚。可能高层对教育的问题也开始有了一定的反思,这几年百姓对教育部可是怨声载道高层不可能不察觉。
願意改革很好,但是改革不得其法,則後果可能更為糟糕,滿清和蘇聯都是例證。

光禁止校外培訓,完全是揚湯止沸,要根本解決問題,還是必須大幅增加對義務教育的投入,並嚴抓各級教師、教授、行政人員的素質。
2021-05-12 23:10 回复
路哥哥
2021-05-12 21:35
我对中国的感觉是,硬性的可量化的东西,做的不错,比如基建,这个是无法推脱的,这些事情做没做一目了然!但是软性的不好量化的依赖个人积极性的事情,就差点,比如媒体教育,如何积极的去表达,如何全心全意的教育好学生,没有直接证明是做没做的证据。
這是大型組織的通病,你覺得在中國特別明顯,只不過是因爲中共至少願意對官僚做量化的評比;歐美的政客自帶民選的光環,幹得再爛也是選民自找的。

中方改進的方向是一方面調整評比的標準,盡可能合理化和全面化,另一方面傾聽民意,讓民衆通過自媒體來反應問題,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上層管理必須認清隱性的、文化上的長期任務。例如我昨天討論的,要建設良好的守法習慣、社會風氣和民族性,就只能嚴抓紀律,禁絕和稀泥、鬧事的有糖吃等等消耗國家公信力,來換取任職期間安穩假象的官場伎倆。
2021-05-12 23:23 回复
Real
2021-05-12 21:59
舊版留言嘗試前一則較長的留言似乎沒有發送成功,再試著切換舊版發一則較短的概括。問題一,美國的對一帶一路策略。對歐洲用了新疆,對東南亞用了緬甸南海澳洲。那麽對非洲以及中東用了什麽?如果煽動非洲,有什麽能防範的手段?還是說只是短期集中精力在最重要的歐洲,先不顧非洲中東?問題二,作爲個人層面,我們該不該瞭解關注國際事務?我認識的人不乏容易受輿情煽動的,但是又很反感回避政治(他口中的政治涵蓋國際事務等等話題)。理由往往是跟”與我生活有什麽關係“。
美宣對非洲的説辭,是“債務陷阱”,但這連英國人都覺得離譜,像是《經濟學人》在過去一年已經兩次介紹學術界專業論文,證明查無實據。

關心時事本身是好事,但是一知半解就跟著起鬨卻是絕對的壞事。請復習《爲什麽事實與邏輯對群衆無效》一文:一個負責任的現代公民,應該事先警惕自己必須先爬過笨蛋峰,纍積足夠知識、建立對事實和邏輯的初步掌握,才有發言權力的原則。
2021-05-12 23:32 回复
苟且偷生
2021-05-13 16:38
感觉这样的方法像当年中苏论战“長期來看,應該把反制假新聞制度化,建立專業國際組織,在第一時間審查指控的實證基礎,要求將指控依照法律標準明列出來,並且對造謠指控者、傳謠的媒體和無端提起制裁的政客要有事後追訴、懲罰的機制;換句話説,就是一種專門處理毀謗罪的國際民事法庭。”我有疑问,万一英美发起攻击的议题是TG不敢再内宣碰触的,这个国际组织不等于动摇内宣防火墙的武器么?这样搞等于当年中苏论战,当年敢,现在?我不太相信TG敢和英美大论战,关键TG自己内部一堆见不得光的事情
我指的當然是跨越國界發新聞的國際性媒體;就像美國有些罪行,必須跨州才能在聯邦法院起訴。中國網絡有防火墻反而可以明確定位為内宣。
2021-05-14 06:14 回复
desertfox
2021-05-14 10:46
我想請問樓下所謂TG見不得人的事,指的是那些?是現在還是以前?你説的是中共建政以後的各種政治運動包括文化大革命?還是目前持續的打貪追究既往?或是我前面所強調的社會風氣敗壞和大家所討論的包括學術界的各種弊端?你不攤出來(而且必須要有根據),我就不曉得你想要表達什麼?,
他的留言邏輯問題很多,但因爲剛好可以讓我解釋相關細節,也就沒有被刪掉。

除非原作者想回復,這個議題沒有疑義,不值得大家深究,討論到此爲止。
2021-05-15 02:03 回复
苟且偷生
2021-05-15 02:35
to desertfox:我的意思是说,中方参与组建一个权威的专门反击谣言的国际组织,渐渐深孚众望,因此也变成双刃剑——任何对中方的谣言攻势,如果不能在这个国际组织里有力的抗辩,等于认证“谣言”为真相。难道TG就没有内宣中不能碰触的,见不得光的事情的证据被英美拿到?譬如美国可以以国家安全为由,公布五眼联盟国家里TG高官家属的资产。那中方怎么处理?如果不能再国际组织上有力抗辩,等于伤到自己(认证“谣言”为真相)。内外网不可能完全隔绝,中国大陆一年9000万人上外网。又譬如一些民族问题,有部分措施属于半强迫,虽然用意是好,但不符合国际上的政治正确。
聯合國的組織有哪一個做到接近事事躬親的?它們的公共形象,一方面是國際權威,另一方面極度官僚、低效,所以“默認”效應可以忽略。

我的建議始終强調,審查的標準是提出抹黑的媒體有義務提供證據(無罪假定)。你偷換概念了吧?
2021-05-15 04:29 回复
Real
2021-05-15 17:30
前天留言的一些追問感謝王先生的回復,今天剛剛回顧了您在八方論壇關於大選前談大選的論述。看到您憤恨地把經濟學人丟在桌上,說這就是明年的大方向。一方面是佩服先生遠見,另一方面也覺得這確實是順理成章地推斷,前提是信息依據準確且全面的話。曾一度期許大陸相關官員有我看不到的内部消息從而有不同的應對,十分遺憾大陸這個應對結果幾乎只剩在對内宣傳,聲音基本傳不出去,完全看不出有什麽有效應對預案。年初3-4月僅一個月的輿論造勢還是讓西方獲得了莫大的成效。(google關鍵詞熱度trends.google.com,世界範圍xinjiang僅僅暴增了不到一個月便回復到了原水平,想必是目的已達成)從這裏我不想問這個到底該怎麽辦,因爲原文已有論述。我想問的是如果想後知後覺,如何收集足夠可信的作爲邏輯推斷依據的信息?您曾多次提過經濟學人雜志背後資源豐富。我也有打算訂閲,不過我是工科出身對經濟學完全不瞭解,擔心看不透他在信息上層似是而非的話術掩飾。我想很多像我一樣對時事感興趣的人,消息來源主要是大新聞媒體和小自媒體。但是大媒體,我看當地msn的推送首頁,實在是越來越離譜。例:11號加拿大幾個媒體在傳一個叫美團ceo發焚書坑這首詩,諷刺領導人不讀書,股票暴跌10%。去核實后,一方面股票下跌(自5月2號)和發這首詩5月6號時間對不上號。另一方面這首詩本身”竹帛煙消帝業虛,關河空鎖祖龍居。坑灰未冷山東亂,劉項原來不讀書。“和諷刺不讀書有什麽關係?這讓我覺得從大新聞媒體裏面提取信息的難度越來越大了。至於自媒體,絕大部分都是過濾消息後去取悅特定群組的,區別只是立場。充斥著强詞奪理,避實就虛,偷梁換柱的伎倆,不足為信。這個就不舉例子了,其實他們比起大部分台灣媒體感覺是小巫見大巫。。。Q1:先生有一句話深得我心,誠實且理性的人在同樣的信息下,一定會導出相同的結論,因爲邏輯是舉世皆准的。我的問題總結來説就是在這時代,可靠信息該如何獲取?關於先生前面提到的Dunning-Kruger效應,我個人的理解是,愚昧之丘正是因爲瞭解的信息不夠深入。對於時事判斷,坦白説我從來不敢斷言,因爲作爲一個看客,時事消息永遠是二三甚至更多次轉手加工。不同於已發佈的科學論文,只要讀懂了就能瞭解當前學術水準。時事方面很難判斷我是不是還在那個愚昧之丘上。我原本的問題也涉及這各部分,我有朋友極力回避政治話題,但是又很樂於吃瓜。例如這次成都49中,他會喜聞樂見的傳播化學老師搶出國名額,監控銷毀等流言蜚語。我指出其不足為信后,如果提到當前大環境境外輿情對華惡劣,内部帶路黨復蘇這種話題,則會被馬上打斷。我自己其實也不知道自己在DK曲綫的哪個階段,也不好爭辯什麽。Q2如果我就算對時事感興趣,也始終難說能不能離開愚昧之丘的話,那功利來講,是不是還不如乾脆不要關注了?如果還是應該關注那有什麽理由充足到能駁斥回避政治的這種行爲。除了說他容易被利用,因爲我不認爲被煽動的人會輕易承認。
有關該如何建立獨立分析時事的能力,以突破謠言和誤解的烟幕,以前片片段段地反復討論過。這裏你針對性地問,我就系統性地回答:這需要三個條件:1)對社會經濟規則和人性自然趨勢有足夠的經驗和認識,能簡單看出不合理的論述;2)對各類主要議題的關鍵細節,不論屬於什麽專業,都至少有定性的掌握;3)熟悉邏輯思辨規則,能高效地抽絲剝繭,抓出因果關係的主軸。

你問如何獲得這樣的能力;很可惜的,這裏的答案是你的問題有一個隱性前提,就是一般知識分子也能做到,而這並不成立。你只要仔細想想就會明白,上述三個能力中每一個所需的天分、機遇、時間和努力,都不是普通人能企及的。我個人向來懶得去追熱點、人云亦云,正是因爲整個華語世界只有我一人能把這些事解釋清楚,才被迫花時間來寫作。

寫作的意義是什麽呢?一方面是對當權者建議正確的策略,另一方面則是教育華語界的高級知識分子,在培養前述三種能力的過程中,做出示範和引導,因爲網絡雖大,很不幸的這類示範和引導卻只有這個博客才能提供。然後視個人資質、環境、心態和努力,在我親自回答各種疑問之後,或許有人能在幾年内學得我自己花了幾十年培養的能力,從而成爲建設科學理性社會文化的尖兵。

回到你問的Q1,在西方宣傳和網紅文化不斷有意無意扭曲新聞、製造謠言的環境下,如何獲取可靠的信息?答案正是這個博客的宗旨:堅持事實和邏輯的科學態度。我之所以幾十年不間斷地努力提升這方面的能力,是因爲天生喜歡求真,破解那些愚昧和虛僞的謊言是很有趣的挑戰。做爲新來者,你慢慢地學習嘗試,有疑問在博客這裏可以得到可靠而且深刻的解答。

至於Q2,從功利的角度來看,個人的確沒有必要關心世界大勢;多數群衆絕對可以做出這個選擇,我只建議他們不要站在笨蛋峰上,高聲回應網紅大V創造的謠言。但是對在乎公益(別忘了,這正是“好人”的定義)的少數人來説,有了這個博客的指導培訓,就沒有藉口坐視壞人和蠢蛋占據輿論的制高點,侵占腐壞我們共享的人類社會。
2021-05-16 05:52 回复
路哥哥
2021-05-16 13:28
王先生说:整个华语世界只有我一个人…那是否意味着华人世界出问题了?王先生一个人是好是坏属于特殊情况,那总体来说,是否意味中国的前景不太乐观,除非欧美自己作死,让中国躺赢?
在我解釋清楚之前,(至少在公開管道上)只有我一人懂;解釋過之後,網絡上自然有無數人轉述。例如美元如何搜刮世界,在2014年之前,華語界沒有人能把機制說對的,現在《觀網》隨便一個讀者留言都談得八九不離十。他們大概不知道知識的源頭何在,但真理一旦說明白,感覺就是天經地義,即使幾分鐘之前還是完全想不到的。

做爲一個台裔美籍的陌生人,我不可能有直接可靠的政策建議通道,但是如果我的解讀成爲網絡上的常識,那麽至少幕僚和智庫會受影響,間接地加速決策層采納正確的認知和對策;例如我談美國的社會真相和對華戰略意圖,很明顯地在2016-2019年期間有星火燎原的效應。

我寫了七年,並不是像學術界人士那樣反復推銷同一個理論,而是解釋清楚一個道理之後,就轉而批判下一個公共意見的誤區,周而復始,至今已經澄清了幾十件重要的政治社會議題。在這個過程中,唯一一再重複强調的,是科學的方法和原則,這是因爲它們真正有永恆的普世性,而且是獲得正確結論的關鍵工具。
2021-05-17 01:16 回复
AbzX5
2021-05-16 21:36
王先生当然不是第一个怀疑英美宣传的化人,但绝对是华语世界第一个做出科学分析的人。对我来说,这个博客里的分析范例,让我明白自己所受的系统科研训练并不只是运用于理工科,也能运用于社会的外交经济政治。掩盖真相最好的办法,并不是直接封锁消息,而是加以夸大扭曲到明显荒谬的地步,大隐于市
要掩蓋真相,並不只是對它扭曲,而且要散佈無數彼此矛盾(而且有不同專業層次,見下文)的謊言,讓一般人接觸真相的機率降到極低,然後才針對性地抹黑實話和說實話的人,如此一來,連偶然撞見真相的讀者也會心存疑慮。正是因爲這個危險,我寫作特別嚴謹小心,避免留給有心人口實。

散佈謊言也有很精細的技巧:必須層層佈防(Defense in depth,又譯為縱深防禦),視讀者的教育層次和專業水平,各有適恰的説法。這裏底層不必太費心,靠著民主、自由口號和開國神話,自然會有火鷄(例如龍應臺和楊安澤)主動帶領其他火鷄要求過聖誕節;主流媒體的偏見也無須太過隱蔽,可以用“新聞自由”為藉口,把主觀和客觀議題混爲一談;關鍵在於最高端的大衆媒體,例如《經濟學人》,得要先在專業議題上維持超人的資訊搜集和深刻的學術探討能力,然後夾帶少量的私貨,而且持之以恆、長期保持一致性,才能成功洗腦教育程度最高的讀者群。
2021-05-18 03:28 回复
歪比巴卜
2021-05-16 23:37
提问感觉这一次新疆问题,国内的判断貌似是美国想通过造谣新疆来离间中国和穆斯林国家之间的关系?因为看到金教授(4月26日)是这样判断的,沈老师(4月19日)也很确信地直接在演讲中说美国的犹太人游说集团介入煽动了新疆事件,然后这段时间外交部的资源也是集中在中东推“两国方案”的落实(从而支持阿拉伯世界反制以色列和西方的抹黑?) 因为王博之前说过要谨慎对待以色列,不能让犹太人集体加入美国基督徒的仇中阵营,所以想请教一下这种反制的利弊几何? 另外感觉①就算是面对以色列,阿拉伯世界也根本不团结也不可靠,中国怕是使不上力②当前主要目标应当是颠覆美国的美元霸权,比起拉拢欧盟合作,阿拉伯世界孱弱的经济实力根本于事无补。所以这一次出招,中国是不是找错了方向?
你説的“國内判斷”,我們只能看到學術界的意見,政府的内部討論,並不一定與其一致。不過從實際執行的外宣策略來看,的確很可能也一樣把美國炒作新疆議題的主要目標聽衆,定位為穆斯林國家。這是從基礎思維上就搞錯的戰略誤解;過去幾年我一再强調歐盟才是當前中美博弈外交戰綫的重心,而且基於這個前提精確地推導出美國民主黨政權上臺(Biden會勝選,則是獨立的另一個分析預測)之後必將拿新疆來説事的預測;希望這個Insight早日傳播開來。
2021-05-17 01:26 回复
desertfox
2021-05-16 23:39
中文媒體中頭一個當然當之無愧,這裡說的是系統性的,有事實根據的,有條理的鋪陳出美國的利己獨霸和對世界的危害,華人世界裡王先生當然是頭一個人。很簡單,我年近七十旅美近四十年,常時接觸的中外媒體自媒體無數,而中文媒體中如上述的道出真相就僅此一家別無分號。王先生的建言大陸那邊不會聽不到的,採納不採納是一回事,但無論如何提醒的作用是一定有的。
希望如此吧。美元的搜刮機制、美國對華戰略意圖、長臂管轄的真相、波音在品質信譽上的破產,現在都已經成爲全民共識,中國學術界的諸般隱患,則似乎正在傳播開來,希望不久的將來,我也可以把它劃歸為“完工”類別,存檔留念。
2021-05-17 01:31 回复
AbzX5
2021-05-17 18:22
之前讨论解决贫富悬殊问题的时候,我对把收入所得税,流转税变为财产税的提议很感兴趣。虽然完全转变一时之间不太可能,但是趋势是对的,可以先从房地产税开始,而且为了降低阻力,可以房产税抵扣个人所得税。房产的产权登记在中国大陆基本已经完善,藏匿基本不可能。免征面积每个成人30平米,一个儿童60平米,鼓励生育二胎。未来理想状况下,中央征收流转税为主,地方征收房地产税为主,辅以较低的所得税,补充社保养老支出。这其实就是现代版的摊丁入亩。清朝人口的增长与摊丁入亩有很大关系。如果税制处理得当,不仅缓解贫富问题,人口问题也能缓解一部分。
是的。不過稅法這方面的難點不在於概念,而在於執行細節,不但要配合國家整體的階段任務,還要方便查稅,更要符合社會的公平標準,然後還要留下未來隨經濟演變而更新的餘地,不是圈外人能多置喙的,所以我向來只談原則性的大方針。
2021-05-18 03:25 回复
歪比巴卜
2021-05-18 10:56
短线舆论战的战术问题王博也曾经说过的英美短线(长线在于5年以上的潜移默化抹黑)舆论宣传攻势的一个关键点在于议程塑造的时效性“如果他们在舆论场上制造了一个议题,你不立刻反驳他(换句话说就是该反驳需要在短期内拥有足够多的曝光度→曝光度又需要①简短有力的口号式论点②真实新颖的新闻和视频素材③专业有公信力的权威专家背书)那么就相当于你默认了他强加给你的罪名(僵硬公文内宣式的,查无此事式的反驳也算是默认),那么美欧愚民甚至于绝大部分政客就会把这件『罪名』当做『常识』记住”,于是美国在欧洲推动相关反华政策的时候,就不会受到民意的掣肘,阻力大大降低。 所以短线宣传战最优先的重点不仅在于曝光度,更在于迅速(迅速的反驳也是足够曝光度的基础和前提),因为英美制造出来的热点一消,受众们的注意力早已又被爆炸的信息流向前推走了。(我们本身对外热点议题制造能力太弱所以只能借力) 我想国内从事对外舆论战的工作者们可能没有这种“抢速度抢时间”的敏感度,我看见到这些天不少国内媒体还在慢悠悠地列举一些反驳的论点论据,但这一轮的较量已经分出胜负(至少是在对外和欧洲战场已算是尘埃落定),只能继续巩固内部民意。让人心急哦。
MI6、CIA和那些NGO主要靠的是管道獨占、“公信力”優勢和文化加成(亦即被忽悠的白左在其他不直接相干的Content中,將假新聞指控做為“已知事實”前提),光有迅速精確的反擊並不足以獨自抵消英美的洗腦攻勢,所以俄國有了《RT》依舊被壓制在相當被動的態勢。不過好的反擊還是有些作用,而且是目前唯一操之在我的手段,中國官僚體系動員學習的效率低,的確讓人心急。
2021-05-20 00:37 回复
狐禪
2021-05-18 20:12
65樓能讓識外的人攘外,這看來理所當然,但中國歷史中卻不是這樣。清朝的黃遵憲,是曾出使美、日的外交人員,也能以理挫頓外人厲氣,更寫了一部關於日本的觀察--日本國志,希望朝廷能重視,但因無助他人官運而被忽視。最後還差點送了命,要不是外國勢力施壓(沒錯),他可能就在戊戌變法後被祭旗。中共會保留這個「傳統」嗎?那得請教有識之人了。
他至少做到一省的司法長官,並屢次直接參與國家外交策略的制定。不過破格用人其實是體制本身絕對排斥改革之下的不得已手段;中共對合理改革的接受程度已經是全球最高,我只須要把正確的知識傳播出去,就可能(也的確已經)做出影響。
2021-05-20 01:40 回复
AbzX5
2021-05-18 20:48
回复65楼的评论,对岸的中国近代历史教育,重点恐怕多在晚清辛亥革命及中共建政后的文革大跃进,对于中华民国在大陆期间的其他事情,以及中共建政后除了文革之外的六十年,由于属于匪区资讯,过去大多语焉不详,近来应当有所改变,但是我还是经常看到对岸评论喜欢拿文革和晚清事例来附会解释今日。今日中国大陆实际已经深受芝加哥学派无良学术的洗脑,社会实际情况早已面目全非,不能简单的用所谓传统来附会解释,还需重新观察,具体分析。
小屁孩一个
2021-05-20 05:54
是否有必要适当开放互联网?目前在舆论方面中方惨败,我个人觉得有一部分原因是中国人基本上被隔绝在世界社交之外,中国民间和西方网民之间没有交流的平台,那普通人自然没机会了解真正的中国。想要国内媒体突然咸鱼翻身我是非常悲观,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应该适当放宽互联网的限制?其实对年轻人来说,像是各种网络游戏就是一个很好的社交平台。一起娱乐和游戏也是建立信任的一种方式,比如我在steam(一个国际性游戏平台)上有台湾好友,两岸有什么新闻,就可以直接交流获取一手信息。当然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但是我觉得中国人迟早要融入世界,不可能永远都靠墙保护自己吧?
成都49中的事件剛過,你哪兒來對互聯網交流的信心?
2021-05-20 08:48 回复
小屁孩一个
2021-05-20 11:59
倒不是说我对互联网交流有多大的信心,只是我对现状实在有些失望,有些病急乱投医了。我本人在美国社交媒体上的一些经验是,他们为了说服我,总会搬出“我有一些台湾/香港朋友告诉我...” (他们当然不会为大陆说什么好话)。他们对大陆的了解完全来自西方媒体和港台同胞的叙述。前者是他们从小耳濡目染的咨询来源,后者是他们心目中许多事件的受害者/亲历者。对他们来说可信度远远高于中国政府的任何声明。像字节跳动这样的公司,为了避免互联网审查,特意将国内的抖音和海外的Tiktok分开。所以Tiktok上存在大量反华内容,中国政府似乎也没有动力监管,我想不明白。字节跳动完全可以学习google和facebook,给欧美的用户推送一些反映中国客观情况的视频,同时对流入国内的信息做更严格的审查。我可能是想当然了,实行起来肯定会遇到欧美国家的极大阻力,但像字节跳动这样添倒忙的公司,还在国内赚得盆满钵满,让我有些不适。
抱怨無濟於事,躁動弄巧成拙。一般網民可以做出的貢獻,是在國内公共論壇發出理性的聲音。
2021-05-20 13:13 回复
小屁孩一个
2021-05-20 13:14
哎,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占用了先生和各位读者宝贵的精力和时间,实在抱歉。留言如有不当,请王先生帮忙删除,感谢!
年輕人徘徊迷惘是正常的,我能救一個就救一個。

不過爲了博客的整體效率,還是請你把博文和留言多讀幾遍,有了深刻的心得,再來參與討論。
2021-05-20 13:30 回复
AbzX5
2021-05-20 16:58
最近, 华春莹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推荐了一本德语书, Die scheinheilige Supermacht, 内容是介绍美国少数精英和利益集团如何通过媒体操控舆论,批评西方国家的主流媒体已深深嵌入美国的话语霸权中,丧失独立思考能力. 当然, 类似的内容王先生已在本博客反复提过多次了, 王先生之前也提过欧洲大陆知识分子对英美的不诚实其实也早有察觉和反思. 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 王先生多次提到的英美宣传, 在华语世界知识分子中以及中共决策层里, 应该已经得到传播, 产生了较为积极的影响. 而且这次选择的是一本德语书, 不仅拉拢欧洲的意味非常显著, 而且说明决策层也开始主动的从没有被英语垄断的世界选取资讯. 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说明王先生的努力应当没有白费!
回顧過去一年多,我對外宣的預警和建議,沒有被及時采納,問題似乎不是中方的智庫和幕僚看不出新疆議題的潛在危險,而是他們把危險的焦點錯誤定位為穆斯林國家,沒有從大戰略角度理解英美造謠的真正目標聽衆是歐盟,所以現在才會如此被動。

他們應該已經明白這個認知誤區,並且開始亡羊補牢。我説過,這一回合中方確實失利,希望下一輪會有較為完善的準備。
2021-05-21 03:25 回复
AbzX5
2021-05-21 04:55
说的对. 其实很多人, 包括我在内, 第一个怀疑的目标就是穆斯林听众而不是欧洲听众, 原因也很好理解, 毕竟过去中美联手对付苏联, 曾逼得苏联拿起英俄大博弈的旧剧本想南下打通印度洋, 结果在阿富汗被受资助的塔利班拖入无底洞. 21 世纪初的 911, 更是导致美国战略重心转向反恐. 这两次和穆斯林有关的大改变, 中方都是亲历者和受益者, 自然是对处理穆斯林格外小心, 即使收到目标在欧洲听众这样的正确意见, 考虑到北约在欧洲的军事存在, 中方始终对欧洲有多大的战略自主意愿和能力抱有有怀疑, 所以重点没有放在欧洲. 不过, 现在随着新疆形势的稳固, 以及巴以冲突的再起, 中方对处理穆斯林关系越来越有信心, 这个时候, "听众目标在欧洲"的正确意见自然会凸显出价值了. 这是我的猜测.
蘇聯對西方的威脅是軍事+意識形態,中美的敵對卻主要發生在經貿+金融方向上,所以民主黨智囊群始終是以制定新的國際經貿規則為戰略主軸,那麽歐洲自然是主戰場。

中國智庫的戰略理解,至今表現得很不專業,才導致對歐宣傳這事落了嚴重的後手,目前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還好那不是主力決戰的總戰役,真正關鍵在於如何撬動美元的霸權地位。但在這方面,我看到的也是消極、遲疑、被動、遠低於所需的重視和投入;或許我們只能希望會再一次有像2001、2008和2016年那樣天上掉下來的餡餅,亦即美國面對下一個經濟危機會有無需外人加一指之力的自我崩潰。
2021-05-26 13:45 回复
wsc2879
2021-05-21 11:22
“不過破格用人其實是體制本身絕對排斥改革之下的不得已手段” 这让我想到了美国民主党政权提拔一些有色人种的个人担任高官。美国这个体制不想做出真正的体制改革,提升人民生活水平和教育程度,从根本上达到缓解社会矛盾的作用。只是提拔一些个人从而可以安抚人心。最近国会通过的反亚裔仇恨法案和一些媒体讨论提升亚裔在电影电视剧的曝光率也是只为了安抚人心而已?这样理解对不对?
不是的。光緒(以及中國歷史上其他末代君王)破格用人,是爲了做徹底的改革;美國白左搞有色人種的任命,純粹是形象工程,是爲了避免直面階級不平等和種族歧視這些真正的核心問題,而做出的敷衍手段,吸血的利益集團不痛不癢。黑人至少還拿到入學優惠,亞裔卻必須做黑人優惠的墊脚石,所以那些入閣的亞裔面孔,更像是每年11月被象徵性“赦免”的兩隻火鷄。
2021-05-26 09:59 回复
desertfox
2021-05-22 08:11
中歐貿易協定被凍結中方的反應又是急躁和長篇大論,其實簡單地回應,很遺憾但是貿易的本質是互利中方不可能接受任何附加條件,歡迎歐盟隨時恢復談判。這種事情是實力的比拼,歐盟需要中國的投資也依賴中國的市場來提振他的經濟,所以我認為最後歐盟還是會妥協但是中方實在沒有必要講話那麼硬梆梆。
根本就不用理他們,歐盟的財團自然會想辦法買糖給他們吃。
2021-05-26 10:08 回复
oboe
2021-05-22 23:10
中國崛起的過程中,挑戰的對象不只是美國的霸權和制度,還包含了各國對既有民主體制的信仰,很容易引發其他國家潛意識的恐懼與牴觸。如果在宣傳上,強調採行的是解決中國自身問題的有效制度,避免觸發與西式體制之間進行對比;應對美國的輿論攻勢時棉裡帶針,甚至以攻代守(每年提出美國人權白皮書、主動評論美國的各種事件),且宣傳重點指向美國以外的地區。這樣做等於強勢對美應戰(文宣戰),請問利弊之間是否值得?
oboe
2021-05-22 23:26
中國崛起的過程中,挑戰的對象不只是美國的霸權和制度,還包含了各國對既有民主體制的信仰,很容易引發其他國家潛意識的恐懼與牴觸。如果在宣傳上,強調採行的是解決中國自身問題的有效制度,避免觸發與西式體制之間進行對比;應對美國的輿論攻勢時棉裡帶針,甚至以攻代守(每年提出美國人權白皮書、主動評論美國的各種事件),且宣傳重點指向美國以外的地區。這樣做等於強勢對美應戰(文宣戰),請問利弊之間是否值得?(實在抱歉,前一次發言時段落間不該空行,但是發文後無法刪除或修改,煩請版主刪除,懇請原諒!)
體制差異,正是英美對中宣傳打擊的定格(“Frame”),所以必須轉移話題。

中方要反擊,簡單得很,只要依照以下的順序理清思路:1)對手是誰;2)主要聽衆是誰;3)對手和聽衆之間有哪些矛盾;4)對手有什麽弱點;5)什麽話是聽衆能聽得進去的。2017年後,我花了兩年來大聲疾呼(1),然後又花了最近兩年來反復教導(2),順便把(3)、(4)、(5)也都解釋了幾百遍。不過按照過往經驗,中方學習每一個步驟都要花兩年,所以大概還要再吃六年虧才會學乖。

非要撞得頭破血流才能獲得正確的認知,真不是智慧的表徵。
2021-05-26 13:40 回复
任我笑
2021-05-24 10:24
今天在东方学刊上读到一篇题为《构建大国学术》的文章,文中提到的中国重获话语权的办法颇具参考意义,概况起来即:1. 发展普遍性理论;2. 解构西方话语;3. 研究非西方国家。其中提到由于中国自80年代以来放弃意识形态高地,使得中国思想学术体系沦为美国主导体系的外围。中国如果想改变英美主导数百年的国际格局,就必须能提供具有普遍性的理论,而不能总是以”中国特色“解释自己的政策和理念。文章后半部分提出中国以”历史“为根基构建政治理论而非以”形而上“的方式构建理论,读来颇有先生以事实为依据的味道。在此分享供参考。文章链接:姚中秋:构建大国学术 (fudan.edu.cn)
是的,從事實和邏輯出發,以科學理性態度,嚴謹地論證政治、社會和經濟理論,建立不受英美利益階級污染的認知,是新一代中國學術人的責任。

不過,在嘗試這麽重大的任務之前,應該事先或至少同步做到以下幾項:1)整治學術貪腐、嚴打造假和誇大;2)從小處做起,建立獨立自主的歷史資料和數據庫;3)改革中學和大學教程,培養社科研究人員的邏輯能力和理性思考習慣。
2021-05-26 10:30 回复
AbzX5
2021-05-24 17:12
回复 78 楼, 我也赞同充分利用历史和 21 世纪经济学成果重建学术政治. 确实没有必要再搞什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刚提出的时候苏联还没解体, 现在大国只剩下中国了, 去掉"特色"二字, 完全可以直接叫"中国社会主义", "特色"二字暗示你是衍生版本, 实际上到了要自己开宗立派的时候了.
我覺得連“中國”兩字都沒有必要,“科學社會主義”更加合適。
2021-05-26 10:31 回复
AbzX5
2021-05-26 17:25
哈哈哈哈, 王先生真是所见略同, 其实最理想的名称的确应该是"科学社会主义", 不过"科学社会主义"一词在马克思主义中已有专门的内涵, 马克思一般把 Charles Fourier 和 Henri de Saint-Simon 这类早期的社会主义称为Utopian socialism, 他们的想法可以看作于今天白左, 而马克思称自己基于对资本阶级分析批判的社会主义为 Scientific socialism. 马克思所说的科学社会主义, 肯定没有"选贤任能", "美元霸权"之类的新内容. 也许可以继续使用"科学社会主义"的名称, 或者取名"21世纪科学社会主义"以示区别等等.谈到这里, 我忽然意识到犹太人的确很擅长研究学问, 无论是自然科学, 社会科学还是神学, 圣经旧约和资本论都是他们编撰的, 并不只是写八股文, 按照今天的观点, 他们真的会认真收集资料建立"数据库". 马丁路德做宗教改革的时候, 早期犹太人在神学理论上还帮了他不少忙. 也许我们中宣部理论局, 应该少聘一些八股文学者, 而多请一些犹太裔学者来帮忙, 笑.
“科學社會主義”一詞早於Marx。19世紀中期以後的共產主義思想家開始認爲“科學社會主義”是真正理想的目標,不過Marx自謙,並沒有把自己的理論用上這個標簽,是Engels事後才如此評價。

現代西方的社會主義者,一般認爲蘇聯和中共都是修正主義(列寧和鄧),或者挂著社會主義羊頭的集權主義(史達林和毛)。如果在習近平治下,能全面推行我建議的改革,那麽用“科學社會主義”不但名副其實,而且自動標識一個進化過程,要建設原本就是全世界社會主義者心中的理想目標,所以我覺得合適。

此外,英美的資本分贓制都敢竊占“民主”和“自由”兩個標簽,中國采用“科學”一詞來和他們對比,實至名歸。
2021-05-27 06:20 回复
desertfox
2021-05-27 06:42
如同我所預料的,美國人不會放棄打新冠起源這張牌。建制派很沉得住氣,三月的時候就要情報機構就這個問題展開調查(或者設計栽贜)。而拜登今天攤開這個問題時機選擇的不錯,因為不像川普因為應付疫情不當而誣蔑病毒來自中國武漢實驗室的充滿甩鍋味道,拜登以四個月的時間大致控制了國內的疫情,給人的印象是他是講究科學的。那麼在這個時候拋出病毒起源的問題就顯得光明正大理所當然。我說的時機不錯是因為現在除了已開發國家之外,全球其他的地方還是在水深火熱之中譬如印度巴西,而連日本台灣赿南馬來西亞在最近疫情都有反覆,那麼這個時候不煽風點火更待何時?因為人性在遭遇到困難的時候天生就是會遷怒的,美國在這個時候同樣以受害者的姿態出來要求調查,這個風潑我認為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中共應該已經會預想到這一點,現在就要看他們怎麼應付了,
其實我對這事有點吃驚,因爲任何生醫專業人士都知道它是胡扯,所以Biden政權如何與白左“尊重學術”的表象做出協調,會有難度。

這裏最可能只是共和黨(WSJ顯然是共和黨勢力)在搞鬼;如果真有民主黨協作,那麽可以論斷以下兩點:1)中方的外宣反擊能力被徹底看扁,以致再離譜的説法都有恃無恐;2)WHO的領導階層可能被美國外交勢力“關注”過了,後者預知前者不會出面扯後腿,才能放手搞陰謀論。
2021-05-27 09:42 回复
路哥哥
2021-05-27 13:26
CNN专门搞了一个武汉实验室的栏目,这样情况下,是否可以驱逐这样的媒体了?
先等WHO回應再做解讀。
2021-05-27 14:00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1-05-27 14:15
接著樓下討論。Fauci這兩天的改口,讓我感覺他在執行一個扮演學術圈代表的任務。Fauci的專業性與學術地位固然無庸置疑,但就我觀察,他也是個玩政治的高手。(去年美國疫情剛爆發時,Fauci曾大力建議民眾不要戴口罩,但卻不說真實理由是為了保護有限的醫療物資,而謊稱口罩無用。當時我想他以專家身分這樣把美國民眾當傻子,事後不怕被究責嗎?結果是他的聲望扶搖直上至今,而沒什麼人在乎他說過的渾話。)另一個給我類似印象的專家兼玩政治高手的是WHO幹事長 Tedros Adhanom,因此先生論斷政治影響專業,是極有可能的。另外如果背後是共和黨的意思,請問先生是否是Biden用外交政策換取共和黨對其內政的支持?如果這個推斷成立,Biden政權將來表現出其它的”無腦”反中作為(對比於白左立場的”聖母”反中),也是可預期的。
Fauci一輩子在聯邦官僚體系當主管,當然是政治至上。

目前真正用力的推手,還都是共和黨系,民主黨系只在助攻;這並不一定代表後者真心參與這個宣傳攻勢,也可能只是想看熱鬧,所以還不能確定會鬧到多大,WHO的態度尤其是一大變數。我覺得這事又閙開,中方反應依舊不得其法、以致火上加油是主因:否認本身就是默認話題合理、值得討論,連帶地也接受闢謠證僞的責任;其實很簡單地根據Russell's Teapot原則,强調美方有義務提出具體證據就行了,順便可以指出美國情報機關的報告 Is not evidence but in fact more often evidence to the contrary。這些都是正文裏已經反復强調的重點,但是中方智庫顯然不想懂就是不想懂 。

至於後續發展,這個博客的討論,在於政策建議,順便做公民教育,向來要求有足夠資訊來達成大機率的邏輯論斷(參見《讀者須知》的70%最低標準)。因爲關鍵事實還未發生,我已經要求大家靜等幾天,觀察事態發展。按耐不住、非要立刻擺龍門陣的人應該到其他網絡管道去。
2021-05-28 08:10 回复
Real
2021-05-28 02:38
輿論對新西蘭以及巴以衝突最近一些日子看新聞,看到了一些媒體尤其是澳洲媒體,對新西蘭開啓了猛烈攻擊。然後也看到了所謂的從加沙地帶衝突,以及主流媒體提及的“反猶”情緒盛行的宣傳。這裏面有些地方想不明白,望先生賜教。1.支持新西蘭自媒體(因爲沒有MSM支持)評論總會説新西蘭有獨立自主的傳統。然而我不認爲這些理由在利益碰撞前還能有很大的説服力。説到切實經濟利益,比起澳洲這種寧可斷臂也要打到底,新西蘭的貿易爲什麽能不被犧牲?究竟有什麽因素,使得新西蘭的外交政策沒有向其一派盟友的壓力屈服,而保持的相對中立?2.這次的“反猶”標簽,説實話我認爲實在是莫名其妙。看起來像是效仿LGTB畫出來的政治正確迫使大衆噤聲。比起巴勒斯坦孱弱的反擊,以色列對加沙可以用單方面霸凌來形容了。尤其是炸掉80萬人產能海水淡化厰以及全境唯一一個能測新冠的病毒研究所。(從greyzone podcast聽來,尚沒有從其他源頭認證)在我觀察來看以色列的目的蠻明顯的,就是不會親手屠殺,但是靠壓榨生存資源,讓加沙那個小地方的龐大人口進行“自然淘汰”。然後再繼續逐步蠶食。這一觀察如果有誤,希望先生指明。在美國再一次召集18囯盟友聲討新疆之際,這次巴以衝突讓美國看起來顯得十分被動甚至尷尬,盡管如此還要造勢袒護猶太人,鼓吹反猶太人這個論調。這實在是不像一般認知中的美國與他的狗崽們的形象。這次反倒是美國像狗崽子。這裏面究竟有什麽原因?難道真的就是傳言的猶太人商人對美國政界的莫大影響力?
1. 同一句話,是否對照歷史背景細節,會有不同的理解。這裏的重點在於,有特別歷史的不是New Zealand,而是澳洲。澳洲在二戰期間開始脫英入美,二戰後迅速與美資進一步結合,然後又出了Rupert Murdoch,成爲現代Anglo-Saxon右翼民粹的發源地。這些因素,在NZ都不存在,所以相對看來,後者可以説是“有獨立自主的傳統”。

2. “Anti-semitic”在1970年代之後,早被以色列游説集團濫用到與字面意義完全脫節的地步;現在它的意思是指任何批評以色列的人。

猶太人對美國政治、經濟、法律和社會的全面掌控,我在2015年就仔細解釋過了。你會再問這個問題,顯然是沒有讀完博客。違反規則,禁言一個月。
2021-05-28 18:50 回复
Zhang
2021-05-28 21:36
请问, 法国,德国承认在非洲种族屠杀, 是什么用意
懂德文和法文的讀者,應該會看到些事先的公開討論。我沒有這樣的外語能力,原本不適合談這件事,還好他們的内宣不一定是真實考慮,所以可以在這裏做點簡單的猜測和評論,雖然必然有細節遺漏,但仍可能對真相做部分的描述。

如同美國,歐洲的先進核心近年也經歷了左右黨爭撕裂社會的窘態;雖然各國内部政黨的立場不完全相同,所有右派的主要訴求卻都是反對移民。2016年英國脫歐和本周瑞士放棄與歐盟升級條約關係的基本民意動力,都是重商主義國民不願意將社會福利賦予來自東歐的歐盟公民。但是其他地區主要的移民問題卻在於外來的穆斯林,包括德法在内。

極右派憑著反移民迅速擴張勢力,與其對立的白左也就可以旗幟鮮明地走向相反的極端(這裏討論的是正常智商國家,現實中也有奇葩,像是捷克,就能夠歇斯底裏地在國内排斥移民、同時卻也心安理得地在國際上搶當聖母;相比之下,瑞典反而還有邏輯一致性),傳統的溫和派主流政黨幾乎都在急速萎縮之中。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拿歐盟的前五大國家(德、法、意、西、波)來詳細檢驗一下:他們的極端政黨不是已經執政,就是在下一個選舉裏面舉足輕重。

德國的中左派SPD已經式微,今年選舉是執政的中右派CDU/CSU對抗白左主導的綠黨;後者幾乎可以確定會是下一個執政聯盟的成員之一。法國傳統的兩大政黨LR和PS更慘,同樣都已經淪爲小黨,明年大選看來會如同上一次,是中間派的Macron與極右派的Le Pen之間的競爭。

在白左思想已經正常化、主流化的政壇大環境下,德法中間派執政黨雖然分別面對著極左和極右的對手,但同樣有必要做出左右挪移,盡可能搶占民意光譜上的空間,所以做出象徵性的道歉和聲明,不但可行,而且是很自然的。



我預期有些讀者會把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和這件事聯係起來,但這是典型的自由聯想,沒有嚴謹的邏輯因果關係。認爲德法是爲了與中方爭奪影響力才道歉的人,必須先回答:1)爲什麽早已撤出非洲一個多世紀的德國,會有和法國一樣的考慮?2)英國在2013年就做過類似的道歉,如何解釋?3)爲什麽他們只針對一個小國或一個部族的單一屠殺事件,而不是對整個殖民歷史做出道歉?4)爲什麽同屬歐盟的意大利、西班牙和比利時沒有發聲?5)Macron只説“法國有責任”,這真的對非洲人的心理有足夠的安撫作用嗎?

中國的存在,當然幫助非洲國家在對歐談判中能夠挺直背脊,但他們的訴求主要是在投資和貸款,不是道歉,所以頂多只能說有點間接的效應。
2021-05-29 06:34 回复
ant
2021-05-29 16:13
剛剛看到加拿大原住民寄宿學校又發現了 215 原住民小孩屍骨。這其實不是新聞,但有新事證表示這件事還有得發展。西方國家最喜歡說,他們對這種事已道歉,但道歉是一回事,實質補償是另回事。沒有補償的道歉是最廉價的道歉。所以我對最近一年來的 Black Lives Matter 抗議認為根本是白人自我陶醉自我開脱而已。不是他們真的想改變什麼,若要他們每人多繳 10% 税來補償被害人,馬上跑得無影。最近這一連串的,在西方國家後院連爆的種族事件,開始覺得有些巧合。我知道先生認為跟中國影響力無關,我也認同。不知是不是有在背後運作,但來的倒是合時。若接下來澳洲也爆發對澳洲土著的新事跡,也不奇怪。說新,其實是人盡皆知的骯髒事,只是重給人們提個醒。還有,澳洲土著生活仍然是在貧窮綫邊緣,酗酒情況嚴重。有心人可以去挖挖看。前面有人提為何紐西蘭人跟澳洲人不一樣。就我所知,紐西蘭還真是少數幾個(唯一?)白人和原住民共存的國家,不像美國,歐洲和澳洲滿手鮮血。
Anglo-Saxon靠殖民屠殺致富、種族滅絕立國,是博客一貫重點介紹的歷史事實;New Zealand沒有做得徹底,只是The exception that proves the rule。偏偏他們還有臉在歷史課本裏指控西班牙的Conquistador全面屠殺南美印第安人;然而現代Bolivia的人口,90%以上還是原住民血統,美澳除了Alaska是14%、Northern Territory 25%之外,哪一個州超過10%?而且美國的數字來自人口普查,由國民自報,然後官方有意誤導,把任何有一點血緣的都算成100%或50%;甚至純白人冒稱原住民來騙補或自我陶醉,例如Elizabeth Warren,也是很普遍的事,所以實際比率很可能是低於官方數字(全國號稱純種原住民佔人口0.9%,混血0.7%)。其實就算相信這些不嚴謹的統計數字,NZ也只有15%、Hawaii 9%、Tasmania 4%;大家可以看出,這裏列舉的幾個例外,都是小島、沙漠或苦寒之地,之所以沒有把原住民趕盡殺絕,是因爲農業條件不好,沒有太多人想要移民,也就沒有必要做種族滅絕,並非忽然轉性施仁。非常可笑的是,正因爲Anglo-Saxon的種族滅絕最徹底,所以現代殖民地原住民所造成的麻煩也就最低,反而給他們膽氣來頤指氣使,在國際上冒充白左聖母。

英文輿論系統不必官方出面撒謊就成功建造錯誤印象,是典型的宣傳誤導伎倆,博客的讀者應該都能簡單看出是個騙局。
2021-05-30 07:17 回复
Zhang
2021-05-29 22:14
5月28日上午,中国科学院第二十次院士大会,习近平强调:"加快建设科技强国 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找准主攻方向是前提,要科学系统谋划实现“四个面向”的解决方案和路径,加强科技供给,补齐科技短板,提升国家创新体系整体效能;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的源头,要敢于探索“无人区”,甘于坐冷板凳,坚持问题导向,下好“先手棋”;体制机制改革是“牛鼻子”,要发挥新型举国体制、“揭榜挂帅”等制度作用,释放支持全面创新的制度潜能;参与全球科技治理是外部动力,要以全球视野构建开放创新生态,让科技更好增进人类福祉;人才是科技竞争的根本,要激发各类人才创新活力,更加重视人才自主培养,为人才充分解绑,让科技人员把主要精力投入科技创新和研发活动。"这中间会涉及到你一直强调学术界的改革了吧?https://news.cctv.com/2021/05/29/ARTIFC7z4pnfs6ocIzB5agiA210529.shtml?spm=C96370.PPDB2vhvSivD.ERPyWJCsPwT9.12
這篇八股文説的更像是是增加投資,而不是整頓紀律,所以和所需改革剛好相反。我並不是不支持基礎科研,加大投資是有必要的,但中國學術界極爲腐敗,整頓清理必須是最優先,否則徒然送錢給有權力、有地位、不要臉、敢誇大造假的騙子學閥,例如大對撞機、核聚變和量子計算,短期内論文數量會大增,但實際上並無任何真正價值,同時圈子風氣和組織效率都會進一步降低。學術風氣已經是中國和百年前美國相比,少數明顯的短板,不先矯正就直接打錢,只會雪上加霜,養肥一個大毒瘤,成爲未來帝國衰敗的種子(我一直很喜歡Hari Seldon,這裏有意模仿他的口氣)。

《讀者須知》已經明文要求,不能用俳句格式。違反規則,禁言一個月。
2021-05-30 04:38 回复
AbzX5
2021-05-31 21:32
令人激动的好消息, 丹麦帮助美国窃听欧洲政要的丑闻爆发! 机会来啦, 机会来啦!https://www.politico.eu/article/press-report-merkel-and-eu-leaders-spied-on-by-nsa-via-denmark/
對現任的Merkel和Macron來説,這不是新聞;對可能勝選的綠黨和法國國民聯盟,如果假設他們有理性思維能力,自然會有影響,但我對那個假設是否成立,沒有信心,因爲現代西方民選體制下政客的水準,已經明顯低於傳統印象中普通知識份子應有的程度。
2021-06-01 01:27 回复
路哥哥
2021-06-04 23:37
为什么不能例举美帝是基于霸权和种族仇视,因此多对中国报道都是抹黑造谣,为什么不起作用呢?
中方覺醒太晚,一方面任由外宣墮落,另一方面也以爲美宣抹黑俄國事不關己,所以既沒有組織、人才、能力,也欠缺國際上的協作。英美的宣傳機構有百年的經驗,二戰和冷戰更是綁定了歐亞非的一大群死忠聽衆,所以宣傳戰還未開始,中方已經面臨少輸就是贏的局面。

一旦仗打起來,中宣部、學術人和媒體界不堪一用,只好把非專業的外交人員趕鴨子上架。他們不懂現代營銷和公關的技術,依照既往的習慣照本宣科,其實是必然的,無可深責;你看正文這裏給的建議,每一條背後的概念都來自商學院,外文系沒有教過嘛。不過習近平把任務交給外交部,最低的期許應該是要遵從國際交涉的基本原則,不能拿槍打自己的脚;換句話説,要明白在話語權上敵極强、我極弱的現實,盡可能將損失局限在無可避免的最低限度上。

很不幸的,就連這個最低期許也沒有成功;我舉一個博客這裏已經詳細討論過的例子:新冠病毒的起源。一年多前疫情剛在武漢爆發的時候,因爲活體野味市場是一個爆發點,全世界很自然地依照SARS的往例,懷疑病毒的物種跳躍在那裏發生。這其實是天賜的好運:自然突變是隨機的,根據國際慣例,國家完全沒有責任;如果美宣硬要找茬,不但歷史上有1918和2009年的瘟疫源自北美,可以簡單反擊,而且2003年SARS的外宣經歷也沒有傷筋動骨,只要再高調取締野味交易自然就能化解敵方的抹黑,獲得國際中立人士的諒解。

然而外交部明明知道中國對冠狀病毒的研究中心之一剛好在武漢,卻一點預見能力都沒有,不瞭解趕快把“野味市場起源論”板上釘釘已經是最佳結果。好在Trump政權極爲幫忙,不但立刻泄露了可能的抹黑方向,試圖扯上武漢實驗室,而且還特別示範如何拿槍打自己的脚,用上了“生化武器論”。既然新冠病毒本身的基因組合顯然是天然的(這是又一個天賜的好運;要是事實相反,中美雙方互相指控生化武器來自對方,美方外宣必勝無疑),那麽全世界的生化專業人員自然成爲中國外宣的無償盟友,紛紛高調出面批評共和黨胡扯。

在這樣的背景下,外交部只要簡單重複一句“我們尊重科學專業常識”,就可以把對方的陰謀論攻勢化解於無形。偏偏有人把習近平“不能退縮”的指令,誤解為要無腦出擊。中國有14億人口,其中有多達7億的智商在100以下,而且正是這群人特別喜歡上網胡扯,養肥了無數網紅大V;但是14億人中只有個位數字的外交人員負責代表國家發言,他們理應展現出比全國中位智商高出5、6個標準差(假設有7個外交發言管道,7/14億=1/200000000,對應著5.73個標準差,也就是智商186的等級)的戰技水準,你怎麽能去在乎那些既不懂生化、也不懂外宣、更不懂戰略的低等半數人口的集體幻想?

Biden上臺之前,已經明智地和共和黨劃清界限,執政一開始也沒有在這方面出手的跡象;我原本私下指望外交部發言人扯上陰謀論的失誤,已經被Trump政權的類似錯誤所抵消。很不幸的,民主黨的外宣機器在幾個月的深思熟慮之後,認清了正確的戰術方向,決定重新發動攻勢,而且這次有備而來,所提出的指控,是與已知科學事實全無抵觸的“學術樣本意外泄漏論”,那麽依靠美國的既有外交影響力,再加上歐美學術大佬的愛國情操和種族偏見,很自然地扭轉了國際輿論的態勢,造成新一波的外交壓力。其戰略目的是要强迫中方開放所有原始病理樣本,如果能和武漢實驗室扯上任何關係,那麽法理上中國就必須對整個新冠疫情負全責,這是災難性的後果;如果扯不上實際關聯,可以設法栽贓,最不濟也可以含糊其辭,在世界人民心中留下對中國的疑慮和敵意。

因爲後果太嚴重,中方不能冒那個風險,所以必須堅決拒絕進一步深入的國際調查。於是外交部的責任,就在於對這個決定來向國際社會做交待,把它合理化、合法化。回頭去炒作“生化武器論”是絕對的自殺性行爲,立刻自外於全世界的正義和專業力量。至於正解,這裏事關重大,不能拘泥於科學和道德原則,必須把我以往反復討論過的狡辯術和破解法,正反兩方的技巧一並綜合運用。最基本也最有效的狡辯術,是隱性地轉換話題。在這個案例上,對應歐美大衆媒體,應該把他們去年指責中國人吃蝙蝠的文章高調挖墳鞭尸,指明其與新指控之間的邏輯矛盾;然後一有機會就提起伊拉克的WMD,嘲笑美國在聯合國撒謊的歷史,並且反問那些媒體在2003年支持美國指控的報導是否依然有效。若是被逼到墻角,那麽只好自説自話,假裝美方的指控依舊只是共和黨的“生化武器論”(好在Biden偷懶,讓共和黨勢力打前鋒,中方可以挑選對方最離譜的論述;你看,即使在外宣上强勢如美國,搞陰謀論也只有反效果,何況是弱勢的中國),復述病毒天然來源的科學證據。遇到專業聽衆,則必須回歸理性論述,引用Russell’s Teapot原則,特別强調沒有正面證據,空口說白話,被控方沒有責任應答,就像美國右翼指控Hillary曾經在DC一家Pizza店的地下室,關押著未成年的性奴,Hillary也並未出來提供反證。
2021-06-05 04:48 回复
歪比巴卜
2021-06-05 13:02
所谓“国际调查”是否可以理解为对华“搜查令”?美国警察想要搜查私人住宅时,都需要事先提供足够确凿的证据(来获取搜查令),那美国提出充分证据前,就没有资格调查中国。然后如果是情报部门提供的所谓证据,能否提“银河号事件”对内对外宣传『美情报部门』的不可信之处?(抓住拜登启用情报部门这一点,攻击美方具有政治图谋?)
這個“必須先有正面證據,才能認真調查”的原則,有“法”和“理”兩個角度:前者是你現在問的,後者則是我昨天講的Russell's Teapot。我在正文裏討論一般外宣的時候,兩者都提議過,但在新冠起源這件事上,只能用後者。這是因爲新冠起源不只牽扯到國際形象,還有賠償或甚至成爲人類公敵的危險;如果自己先談起法律上的權利,就已經默認國際法庭可以强制執行命令,而歐美要找國際法庭來下令,簡單得很,中方必須有點預見,不要自找麻煩。
2021-06-06 01:42 回复
北美码农W
2021-06-05 23:47
简单复述下王博对于中国外交部门人工起源论的观点:相对于自然起源论 ,人工起源论的问题在于:自然起源论会得到诸多中立学者和机构的力挺 ,而人工起源论不会,因为这是阴谋论并且反科学 ,而这些中立学者和机构是我们那羸弱的宣传的最佳的盟友,现在,我们自己先承认了人工起源论,相当于变相让这些学者和机构闭嘴 ,而若是没有中立人士的仗义执言 ,这场舆论战就简单的演变成中美舆论机器的硬碰硬了 ,中方必然会轻易败下阵来另外,我个人想把王博的一些言论整理成通俗易懂的视频向广大中国青年推广 ,想先征得王博的同意,尤其是关于高等教育和学术腐败这些看法
你如果反復重讀我對重要事件的長篇討論,可能會注意到我的考慮比其他人深了不止一個層次,而且包容全面的相關細節。這其實是我的思考習慣,只是在博客做評論的時候,往往一開始會偷懶只把最終結論(去年我不是簡單地說,趕快認了“野味市場起源論”嗎?)簡單寫下來,這是因爲要解釋給別人懂,比我自己想清楚,要辛苦得多;只有在被讀者細究或者事關重大的前提下,才會花時間去討論深入和細緻的邏輯推演。例如那個東南亞免疫假説,去年我只寫一個段落,等到有人再問,我又剛好有時間,才囘了四個段落的版本。當然那也不是全部的考慮,但要寫得更詳細,工作量隨指數增加(別忘了,我寫作和一般學術人剛好相反,追求字字是乾貨,廢話佔比是零,在這樣的自我要求下,解釋同等細緻的内涵,文章壓得越短,所需的工作量越大),而我的時間有限,必須要用在閲讀和思考上。

“新冠起源”是個重要話題,我原本在準備寫正文,剛好有人談起,就直接囘在留言欄。你所歸納的,正是“一個段落”的版本,雖然抓到重點,但不可能包括所有邏輯推演的細膩之處(當然我只寫了七個段落,所以也不可能是真正完整的論證,例如美宣的强勢,也體現在它可以犯錯重來,中方沒有這個餘裕,因此更加不應該去搞陰謀論),在轉述的時候,必須留下鏈接,讓程度高的聽衆能滿足自己的疑問。

做視頻也可以。我對文章轉發的要求是給出鏈接,並且不做扭曲;但是視頻不是念稿,必然得做出新詮釋,所以你必須對聽衆特別强調你的視頻是你個人對我文章内容的二次創作,不能保證精確或完整。如果聽衆有疑念,可以追溯原文,但務必記得,我只對自己的文字負責,別人的詮釋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2021-06-06 05:42 回复
歪比巴卜
2021-06-06 11:50
CGTN较快出了一篇反驳,博主提到的地方基本都有用上,观感还不错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FgCW0gTdnc&t=5s。另外,您说的对,从法的角度辩驳,事先就承认了“受审”的可能性,美国在国际机构的影响力和政治能量相较中国又有压倒性优势(在这个论述的定格下一定会输),是我考虑不周。不过感觉实验室话题的热度略有下降,个人疑心现在这一波热度,只是为了给90天后的调查报告做铺垫,希望我们这边能利用好这(不到)90天的时间做好准备(①停止阴谋论②别照本宣科搞八股③强调来自自然的科学信据④援引茶壶原则拒绝回应⑤指出情报机构的动机和不良记录)别懈怠了,像上次新疆议题一样手忙脚乱
雖然我向來不喜歡囉嗦,同一個道理説過一次就不太想再重複,但因爲這個議題很重要,特別一連寫了三篇文章,卻沒有立竿見影的結果,有點灰心。不過或許中國體制對行政細節講究共識,所以需要額外的時間來消化吸收合理的建議。

此外,我以前解釋過,診斷和預後主要看客觀環境而定,所以旁觀者只要有足夠的邏輯分析能力,也可以達到很高的確定性;處方卻必須考慮許多主觀因素來優化,所以外人頂多只能給出例子來做啓發。在這件事上,未知的主觀因素包括團隊既定的任務、既有人員的專業偏向、外交總戰略的明確定義、與外國政府之間的默契、和國際組織的私下協作、以及最重要的:國内研究人員對病毒起源的追蹤分析。我通常會偷懶,把診斷、預後和處方都放在同一篇文字裏,但是讀者應該留意,明白前兩者可以有很高的精確度和完整性,後者卻只供參考。

美國當然不會在這件事上放過中國,暫時的聲浪消退只是在為下一波攻勢做醖釀準備。這一次民主黨主導的宣傳打擊,吸收了去年的教訓,把重點放在尋求科學專業人員的支持,中方失去了以往Trump政權的助攻,如果仍然不好好應對,後果會很嚴重。



既然民主黨捲土重來,把重點放在尋求科學專業人員的支持,那麽中方自然也應該考慮如何爭取國際學術界的認同。這裏我們必須設身處地,理解學術大佬的心態:首先,部分有種族或政治偏見的,無可挽回,可以徑行忽略。其他沒有先天偏見的,則自然會重視科學誠信原則,中方必須盡可能以事實和邏輯來服人。但即使是政治中立的學者,往往也在乎行業本身的前途:如果每次有新病毒疫情爆發,附近的實驗機構都自動成爲嫌疑犯,顯然不是學界人士所樂見,這是中方可以運用的心理按鈕(Button),不過比較適合在專業論壇上提起。
2021-06-07 08:06 回复
zaonhe
2021-06-06 23:45
东南亚及南亚和我国的野生动物走私猖獗,是时候公开严打一下了https://www.yicai.com/news/100518160.html
中國做好自己就夠了;當國際聖母是白左的專業,沒有必要去搶他們的飯碗。
2021-06-07 01:52 回复
BluE_CaT
2021-06-08 18:04
昨天复旦有一个39岁的应用数学青年教师被解聘时精神崩溃,用刀捅死了学院书记。此君09年从Rutgers读博毕业,之后发的论文质量颇高,回国后先去了苏州大学,然后转职到复旦当AP,但是6年考核期过后没有达标被解聘,此前妻子也离婚了,似乎是心态崩了。现在国内为了刷论文数量,一个终身教职通常会招多个(有时多达数十个)AP来“养蛊”,然后用极严的论文数量要求来刷掉大部分人。请问王兄对于这种中式的“tenure track”制度有什么看法?
如果你的描述屬實,那麽是學術界山頭化、封建化的又一惡果。問題在於,你有第一手的消息來源嗎?如果沒有,就是在傳謠。
2021-06-09 08:10 回复
AbzX5
2021-06-09 02:46
此事有待更多细节. 据我了解, 事情发生的顺序应当是这样, 这位统计学的博士, NIH的博后, 回国先在苏州大学任职, 后由于婚恋问题, 精神受影响, 工作不顺, 未能在苏州大学通过tenure评审而失业, 由于他本科是复旦大学, 因此过去复旦的老师愿意帮助他, 介绍他到复旦来工作, 实际上进复旦任教比苏州大学要困难. 可惜这来到复旦后迟迟无法进入状态, 也没能通过评审, 最后被辞退时发生报复杀人事件. 为这场悲剧哀悼, 我们先等等更多细节.
剛剛看到濟南泉芯也爆雷的新聞,據傳背後憑著政治能量空手套白狼的主使叫做曹山,武漢弘芯也是他的傑作;就這兩家公司,被他摸走、消失、浪費的公款,居然高於大對撞機!然而一點政治、法律、財務責任都沒有,難怪王貽芳有恃無恐。

中國的政、經、學界問題這麽多、這麽大、這麽嚴重,偏偏有人喜歡追個別殺人案這種八卦新聞,居然還到這個博客來浪費大家時間,我也很無奈。一念之仁,沒有把他立刻拉黑,或許我是錯了。
2021-06-09 11:26 回复
AbzX5
2021-06-09 09:52
作为这个博客的读者, 我之前在看到泉芯和弘芯的事情时, 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先生提到的比较高铁技术成功和汽车产业失败的例子, 令人叹息. 也许国家要除了现有的半导体大基金外, 还要参考台湾过去"工研院"的经验, 设立一个中央级别的机构, 专业统筹布局技术研发.
半導體製造這門生意,全世界現在只剩下一家半的一流公司(即臺積電和三星),中國科技部居然以爲可以交給貴州(華芯通)、湖北(弘芯)、江蘇(德科碼)、四川(格芯)和山東(泉芯)這些省級政府去搞,三五年就想趕上全球割喉式競爭40多年後僅存的碩果,其邏輯思維真非常人所能企及。
2021-06-09 11:29 回复
乌鹊南飞
2021-06-09 17:50
八卦新闻这个词用的太好了,这几年这种细碎之事报道的占比节节升高,舆论也越来越上纲上线,最近高考,一个考场提前打铃,一个考生用手机作弊,一个姐姐的准考证被弟弟藏起来,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居然也能吵得沸沸扬扬的,包括这些个别杀人或自杀的事件,也是个个群情激奋,非要找出一个杀人者之外的刽子手一样。不过也只有您这样有足够底气的人敢说这话,我是不敢在网上直接拂网民的逆鳞,非得被网暴不可。关于半导体研发,我想原因之一是路径依赖吧,改革开放的经验就是分权,下放,试点,看起来国家队亲自领头不是一个难想到的办法,但是如果没有外人点破其中的利害关系,我看是非得撞得头破血流不能领悟,就像外宣一样。有时候我都在想是不是直接给中南海写信更有效点。与时俱进真是一件难事,中国中央政府在智力上并没有特别的突出,让王先生激赏的是他们的学习态度吧。
好奇心和歸屬感都是天生人性、普世價值,所以與同好擡杠、起鬨也是全世界互聯網的通病。但那些扯淡是純娛樂,和實際政策不應該有任何交集,這是中國體制的優點之一,我以前反復解釋過了。這個博客表面上是網絡交流,實際上是學術探討和政策建議,所以才必須反其道而行。

能虛心學習的是中國決策階級,你説“智力上並沒有特別突出”的卻是智庫和社科學術界;前者其實很希望後者能給出像樣的建議,只是管理不得其法,把智慧產出當成粗鋼一樣追求超大總量,那麽反而導致平均水平進一步降低,就算有偶然幾顆鑽石,也會被淹沒在堆積成山的沙礫之中。
2021-06-10 12:19 回复
路哥哥
2021-06-09 20:56
读王先生的文字,感觉前些年对中国看法比较积极,最近这一年相对比较悲观,尤其是在科研和宣传方面。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你的觀察不是錯覺。

還是以半導體產業爲例:我在2015年曾估計臺積電的霸業穩固,要到2025年前後才會有變數,但是現在來看,把期限延展到2030年(林毅夫最近說中國三年就可以替代ASML,我絲毫不知他的依據從何而來)應該都還不夠大陸的晶圓廠追上臺積電的製程(然而要把那個預估算入我出錯的10%,還言之過早,因爲我當年的預測不只基於產業競爭,也包含了國際政略和軍事情勢等等考慮)。這裏内外的因素都有:對外是Trump啓動對中國的貿易戰,中方在戰略本質上都錯估,把謀殺當成搶劫,沒有立即對等反擊,鼓勵美國持續升級,最終找到科技戰的軟肋要害;對内則是最核心的產業政策也迷信西方自由主義經濟學,荒腔走板,徒然圖利財閥,這不但已經浪費了幾千億經費、大約10年時間,而且把從國内外引進的專業人才錯置,一次性地消耗了他們對先進製程的暫時掌握。這兩方面都被我事先就反復評論,預先解釋正確路綫,但高層智囊顯然有盲區,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四而五、五而六、六而七、、、(單在半導體投資上,至少已經有7、8個大規模爆雷)地重犯同樣錯誤,這是把改開政策初期有效的外交和經濟原則,推到無限極端,因循守舊,不知變通的結果。我曾講過Colonial America一匹馬跳河的故事,這些人的思路就和那匹馬完全相同,而我的確是沒有想到負責14億人福祉的執政精英,會連續多年堅持向美國馬學習智慧。



年紀大的讀者不一定記得每個留言回復,這裏我重述一次那個故事:17、18世紀美國有一個醫生,一天晚上收到消息,必須緊急出診,他騎馬來到附近一條小溪,發現暴雨把便橋冲壞了,他不得不冒險强迫那匹馬跳躍過河,還好沒有出事。第二天他從患者那裏返家,到了小溪旁,便橋已經修好了,他正鬆了一口氣,跨下的馬忽然加速,在前一天的同一地點奮力一躍。。。

六年前我假設智商等同馬匹是普選國家才有的問題,或許我是錯了:中國的崛起可能還是要靠大家比爛。當然我會繼續努力教育華語世界,但是提升民智,不能只靠一個人,所有的理性知識分子都有責任。
2021-06-10 05:04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1-06-09 23:15
智庫~相比於直接民選制,先生更推崇中共的官員選拔制度,也認為這是中國有機會在整體國力上超越美國的原因之一,然而現代社會分工精細、複雜,政府組織或許不應只局限於傳統政府官員,而應該是”政府官員+智庫”,如果從這樣的角度歸類,則目前中共政府組織的總體治國能力就未必優於美、英了,說得更仔細一點,個人覺得是內政的管理與改革優於英美,但外宣與外交能力遜於英美。舉兩個例子,第一、經濟學與國際金融有中上程度認知者,應該都不難理解美元霸權的可怕與可惡,普京一再公開宣示去美元化並採取拉歐打美的策略,實在看不懂中方在這個議題上有甚麼好躊躇不前的;第二,外宣部分,以新冠議題為例,最近的外交部記者會雖然也強調科學精神與美國栽贓他國的歷史,但又時不時扯到美國迪特里克堡實驗室,顯得有點違和。從貿易戰、去美元化到外宣,整體上給人的感覺是,該採守勢的領域冒進,該採攻勢的領域卻過度保守。因為問題的本質明明不難,中共的反應卻又出乎意料的不如人意,因此,個人猜測,或許是因為中國大陸內部問題不少,在”忠誠的人才”有限的情況下,領導高層大部分的精力耗在內政管理與改革上,無暇他顧,因此也就更凸顯了智庫的重要性,先生在智庫改革上早已有建言,但此屬長期藥方,短期來說,在國際金融與國際宣傳等問題上,可能還是得有勞如先生等大才者,詳細列出短中長策略,甚至附上執行步驟,如我等之才則負責盡力將相關訊息流傳出去,儘管效用未知,但總比不為好!近來感覺先生及一些網友似乎有些失落、沮喪,然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不管多艱難,只要還有一點點希望,大家都不要放棄。順帶一提,在台灣,宣導王博士的理念是很不容易的,動輒被貼標籤,即使至親好友也可能翻臉,但我和朋友們也沒有放棄,王博士您的文章在台灣其實也有不少支持者,只是個性及環境使然,他們大多是潛水者。
這個博客的終極目標是對人類社會做出最好、最大的可能影響,所以文章寫作向來是以政策建言為基本設定。我最近解釋過幾次,博客建言的重點在於診斷和預後,至於處方,執行者應該有自行決定細節的空間,所以我一般只簡單舉例示範。

美元霸權是個典型的案例:中方顯然連應該出手的認知都沒有,所以解釋其必要性遠比詳列執行方法重要得多。其實Trump早已不分青紅皂白、不顧中方的妥協和退讓,得寸進尺,把美方的牌都打光了,中國打擊美元根本不會有更壞的後果。這種死豬不怕開水燙的邏輯,俄國人早已實踐示範,公然高調地去美元化,結果美國根本就沒有出手、也無從出手。這裏有部分原因是美國經濟學界有共識,知道美元霸權的副作用之一是貿易逆差,既然減低逆差、重建本土工業在Trump之後成爲全美政壇無分左右的政治正確,美元霸權也連帶被視爲雙面刃,在政權對外折衝的過程中,優先順序反而還不如美國互聯網企業在歐盟的逃稅自由來得重要。至於如何把美元推下神壇,俄國也同樣做過示範;他們那個中央銀行行長是個厲害角色,中方只要願意合作,她自然能想出各式各樣的花招,用不著我來越俎代庖。

外宣實在讓人看得着急,我才被迫反復地談策略細節,其實道理簡單得很:堅持理性的陣地,把中美對抗重新定格為科學專業與政治宣傳之間的搏鬥,然後中方自然獲得一群極爲强大的盟友,亦即全世界所有沒有預設政治種族偏見的科學從業者。一旦明白這個原則,如何執行就順理成章;我真沒有預期這麽清晰淺顯的道理會如此難以理解,唉。

我知道台灣的有識之士,早已被愚民噤聲;兩代之後,回顧“綠色文革”期間的瘋狂,或許歷史學者會引用博客這裏的討論,來證明台灣的理智火苗並沒有被徹底毀滅。
2021-06-10 11:26 回复
Fatgirl
2021-06-10 05:28
中國在晶片的策略真是很奇怪, 三星怎麼追台積電,作業照抄不是很簡單, 抄作業這種是不是華人最擅長的嗎? 如果能拿到ASML的光刻機實在看不出來有甚麼困難的地方,三星也不過從台積電挖了人就彎道超車追過2,3名, 從台灣挖人中國比韓國簡單一個數量級
你忘了更基本的,錢;有錢自然有人,有錢才有器材,有錢才有時間。主導者一文不出、純粹騙補,這連做馬鈴薯片都不會成功,更別提芯片了。
2021-06-10 12:44 回复
desertfox
2021-06-10 09:14
同意薛丁格的貓的看法: 但是我認為中國不是沒有智庫(這其實也應該包括整個學術界),只是其功能在近年弱化了,或曰不務正業趨於功利?又因為中國近年國力的增長和習的強勢,西方警惕之心大起已經走向對中全面壓制的道路,以致現時中國在安內攘外之間顯得有點捉襟見肘。所以我認為現在才是考驗的時候,除了要保持改革開放的成果之外還必須更向前邁進,那麼中共體制內糾錯和調整政策的功能在這個時候就必須發揮。其實西方目前也是亂成一鍋粥,那麼今後就要看誰能夠沉得住氣而把握住正確的鬥爭方向和方法了。 習近平最近對於規整外宣的指示,直接間接的都可以看出王先生這篇文章的影響。然而我跟學丁格的貓一樣的也覺得王先生在最近的幾個回覆裡面卻顕現出了失望之情,這讓我很納悶?發聲之後有了回嚮卻覺得沮喪,何以然?
樂觀的看法是習近平最近對基礎科研和外宣都做了講話,展示出新的重視;悲觀的看法則是還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會有實際的改革,或者改革會采納正確的方向。中國政府是如此一個龐大而不透明的機構,我很怕關鍵細節在層層上報的過程中被扭曲了,尤其學術界的封建山頭,指望領導的幾句勉勵就能讓他們主動改過自新,是非常不切實際的;真正的改革只能來自外部,那麽就必須從組織結構改起。我們再等著看吧。
2021-06-10 12:40 回复
AbzX5
2021-06-10 10:4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Qcxs0Dc8c0泉芯一事, 去年十月媒体就有报道. 此事更像是一个来路不明的江湖骗子, 诈骗地方政府招商引资, 或者和地方政府合谋搞政绩搞钱, 去中央部门要钱的老套故事, 应该不是中央主导的. 中央在这件事上负有失察的责任, 地方政府更不用说, 连尽职调查都没做好. 我怀疑中央虽然知道此事极为困难, 但是多少还抱有侥幸心理, 认为既然地方想自己搞, 不如让他们试试, 还是部分受了过去思维的影响, 未能重视芯片前所未有的困难之处.川普贸易科技战, 中国误判准备不足, 确实延误中国科技发展至少 4~5 年, 但幸好此事是在2015 年之后发生, 如果早五年十年, 虽然更早能够让国家警醒, 但是面临的困难将是极大的. 现在亡羊补牢, 应该还有机会, 王先生 2025 年的判断现在还不能就归入 10%的错误.我个人还是那个观点, 既然科技部要管的事情很多, 很难保证在一件事上全力以赴, 那么这一两项最核心, 最困难的产业技术工作要由一个中央的专门强力机构来统筹管理. 现在投入的管理资源还是不够.
如果一個江湖騙子,能夠一連在兩個省份,用同一套伎倆,各騙了幾千億,不管背後的機制如何,這個體系有必要做出嚴格、深刻的反省。尤其這個騙子和他的前輩們,沒有一個被追責,更是匪夷所思,典型無政府體制的徵兆;所以我以前曾經説過,中國政府的管理往往不是太嚴,而是太鬆。另一個類比,是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銀行巨頭也是沒有一個被追責,但那顯然是巨富竊國的後果,中國政府對財閥能出手、肯出手,對騙子卻百般維護,我已詞窮,或許可以說“匪夷所思的平方”?

同樣的,既然以往高鐵和電力供應已經實踐過正確的發展路綫,而汽車工業則完美地闡釋了反面案例,還不把半導體當一回事,放任自由市場機制來搞,同樣也是匪夷所思的決定,其失敗是完全可以預測、也的確被反復預測的定局。
2021-06-11 00:13 回复
歪比巴卜
2021-06-10 11:42
(续)需要指出的是a.智库中也有真诚相信自己胡说八道和被cia拿钱”点化“的区别;b.这条”产业链“没有一个背后的统一协调机构;c.他们单独都是”自运行的“,并不是被设置出来专门针对中国,真实的行动逻辑更像是《域外管辖权》中各自按照利益最大化自然达成分工的司法部、律师团、企业界。但只要目标出现,这整条产业链就会联动起来,像食人鱼一样围攻受害者。具体案例像是美国cia的颠覆遭到中国的去极端化政策的挫败,然后拿钱点化郑国恩,他出了报告,媒体就会铺天盖地地报道,记者也会奋不顾身去实地拍扭曲视频,然后再用各自技术手段在【西方垄断的平台GFTY,或是直接吊销执照驱逐CGTN】屏蔽削弱中国的声音,推送西方的宣传,最终在国际舆论掀起狂潮,然后美国再要求欧洲(或世界范围内)的白左里应外合推行损人不利己的反华政策。 而支撑这个反华宣传产业链大厦的基础是1.美国及西方仍然在大部分领域领先非西方的事实(生活水平、科技、军事、金融);2.这样近百年的事实在西方世界中(甚至在部分非西方)塑造出了根深蒂固一体两面的种族主义文化(白左和右翼);3.客观上维持了一定程度的信息流动自由(恶补博主的博文ing,发现博主很多对美国深刻的批判也受益于美国媒体披露的信息,当然我知道这种媒体的自由肯定不是绝对的a.资本控制媒体,缺乏对那些真正权力中枢即财阀的信息b.过度自由导致垃圾信息充斥阻止一般公众获得真实情况,并持续对民众愚蠢化c.各种制造出来的认同和政治正确,例如犹太人禁忌,并且美国能维持这样的程度的自由同样是a.够无耻得来的富强而不怕颠覆b.美国相比中国近现代以来的历史包袱少c.虚伪的传统和种族主义的民众),正因为以上这三个基础和一条完整的媒体宣传产业链(还有这里没提的NGO)构成了美国霸权三根支柱之一的【虚伪的洗脑宣传】。 知道了对方这套组合拳怎么运用的了,如果拿这些对比我国各个环节的工作,就会发现…智库的数据资料、情报的国别研究、记者的实地调查能力、媒体的新闻制作能力、工业化视觉特效、海外推送平台发展都是弱项…作为一个新读者,最近也在狂补博文,博主1617年的博文和回复都是阳光洋溢,最近却是阴雨连绵,不时还雷电交加狂风大作…我心里也很难受,”足够正面意义不足“更是让我咯噔一下,回顾博主的文章,14年开文以来视角逐渐从军事、金融,到科研、社会宣传,这也是中国同时在威胁美国霸权三根支柱(货币、军事、宣传)的证据,给我的感觉是博主也是逐渐才发现美国的各式各样的宣传(政治、经济、科研)不仅是在腐化美国自身,更是在腐化全世界,其中中国正是在80年代开启了对美国的全面学习,而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繁荣的表象和未曾看到早却已开启全面腐化的内核,人过了35岁就难以改变,我想那个年代很多聪明人如今都在当政,他们当时认为学到了美国富强的关键,可惜却是财阀腐化后的结果。(我至今记得我高中历史教科书上写着,美国靠芝加哥学派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度过了通胀危机) 希望博主批评指正,谢谢。
你的留言讓我很爲難:基本思路是你讀博客的心得,例證應用卻加了一些你自己的觀察,整體論述沒有大問題,如果是獨立的文章,可能比許多網站上的評論精確深入得多,但放在博客這裏,就只是一篇模擬作業,並沒有本質上的新意突破,裏面也沒有什麽博文舊有論點需要修正。

《讀者須知》裏第3條禁止讀者自説自話,你的留言不算犯規,但是一樣是我沒有興趣深究的細節和復述。第4條禁止讀者以導師的口氣對我下指令,你反過來以學生的姿態把一份我沒有出的作業交上來,要我批改,但這個博客不真是網課,教育性的效應,只能是附帶的。換句話說,我對留言的回復應該是新的解釋,或至少對既有細節有所澄清,總之是必須對博客的内容有增益。偶爾有讀者留言超出我的能力或所知,那麽也可以Stand on its own,但你所談的還達不到那個程度。

你寫了兩篇,顯然花了不少心血,雖然我都不想評論,還是只刪了第二篇,這一篇留下給大家參考。請體諒我時間精力有限,專注在對多數讀者有意義的話題上,並且精簡你的論述。

至於我最近幾年對中方逐漸有嚴厲的批評,正如DesertFox所説,是因爲美方攻勢急速升級,不但中國舊有的韜光養晦、以靜制動路綫不再合適,既有官僚體系的動員學習過程卻漫長低效,而且美國這些猛攻也自行露出要害破綻,然而時機稍縱即逝,不加把握實在可惜。

習近平一再證明他有足夠的眼光、決心和手腕來做最困難的改革,像是貪腐官僚和壟斷性企業,全世界都只有中國能有效打擊壓制;封建學閥和商界騙子相形之下,抵抗力量微不足道,處理難度照理是低得多,然而他們卻能長期、反復地做出極爲嚴重的危害,這顯然和前述的對外策略一樣,是認知盲區的問題,剛好都是我能貢獻、也的確花了許多年解釋的重點,只是正面的成果還有待確認。
2021-06-11 11:03 回复
右先生
2021-06-10 11:46
我个人比较关注宣传方面的问题,现在有一些心得和大家交流,希望得到大家批判指教。在我看来外宣的本质是:为自己的行动创造合理性,重点在于制造认同。从中国的观点来看“宣传”这个词本身偏中性,所以才明面上就写着“宣传部”这种部门,然而在欧美历史文化中,因为二战希特勒的“政治宣传”和70年代以来“政府才是问题”的氛围,导致“宣传”即“Propaganda”成为一个极度负面的词语,所以在欧美文化中,一切来自于公权力的政治信息都是值得怀疑的(这跟我们国内出了事等政府公告的心态是完全相反的),所以他们不会直接用政府部门来搞外宣(因为在他们的世界观中,政府本身就是邪恶的),非西方世界,尤其是中国这,打击你发声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把你发声的机构,无论是政府、宣传部、外交部、媒体都先把你跟国家、政府联系起来,把你打成”政府宣传机器“,紧接着你说的话都是想洗西方听众的脑,公信力自然就烟消云散。 但即便是对欧美来说,政治宣传的客观需求也是存在的,所以英美在政治宣传上,冷战中实践出来的共识是利用“媒体”和NGO进行政治宣传,本篇主要讨论媒体(媒体在他们文化中相当于第四权,并且利用媒体自由这一政治正确,通过媒体“迎合偏见”的报道来“扭曲事实”,这种宣传模式就规避了政府参与),而用"媒体"来进行政治宣传的关键,在于要有新的“信息”来创造新闻。那么怎么获得新的“信息”呢?在我看来有三个来源(1)学术界和智库中的部分“学者”(因为这些智库有大量积累的数据和资料,让他们可以通过研究来扭曲解释现实,具体就是写书or发报告来发明新概念给你扣帽子,例如“威权主义”“债务陷阱”)(2)情报机关的资料(对你监听渗透得来的不利于你的机密)(3)记者实地的调查(通过镜头拍摄技巧、采访问题设置来扭曲现实)。有了这三个源头,再来具体看美国“媒体涉华宣传产业链”的构成,①上游是:(政府)情报机构、智库、记者→②中游是:各大报,各种不同媒体→③下游是:利用上游内容+各种炫目声光电特效拉满做出的新闻短视频广告文字(例如vox和Lincoln Project)→④最后在各个【西方垄断的平台】上抵达他们的听众,这些平台包括各自国家内部的电视、广播、报纸,以及互联网(谷歌搜索引擎、脸书、推特、油管,这些平台都对中国正面的声音都有或多或少的限制)→⑤听众获得这些几乎一边倒的“新闻”后就会受到影响,从而在国内外的民众中制造广泛的认同(污名化中国)→⑥这个时候美国政府再出现,以回应“民意”的角色,推动既定的国内外各项反华政策。至此,一个完整闭环的美国宣传洗脑产业链就出现了。
Submarine
2021-06-10 13:07
其实不少国内半导体业内人士知道现在的投入根本不足,甚至对于国内半导体突破美国封锁的概率持悲观看法,可能只有不到10%的几率。中央缺乏一个核心层去全盘指导和规划,可能的原因还是中央不清楚这其中的困难,所以在依靠惯性去安排政策。截止到现在,还是地方政府和企业自己在主导,很多爱国的业内人士和海外人士在拼尽全力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安全为代价,甚至连资金都要自筹。这其中各地政府和各个企业良莠不齐,前行者困难重重。比较突出像是华为和合肥政府。一个贷款并把其他行业的盈利都投进去了,另一个卖地贴血投资。
這是被芝加哥學派理論思想荼毒心靈,不管自身和他人的實際經驗打臉多少次,依舊堅持迷思,是典型的邪教迷信現象。

我對中醫教口誅筆伐,就在於希望能從文化層次徹底杜絕這個普世人性的弱點。
2021-06-11 02:12 回复
zaonhe
2021-06-10 14:05
在中美贸易战之前,国内社会中从中产以上,有大批到美国学习投资工作定居的人.其中媒体,学术,金融这些行业由于美国在这些领域的"领先",很多国内业者,尤其通过其子女,在美国有相关利益的恐怕都不在少数,从而影响着这些人的长期资产配置.这个现实不存在对错,也不会直接影响高层的判断.但是在执行层面,中层和基层从业人员的这些利益冲突,恐怕会影响对美策略的执行力和有效性.
這類揣測無法定量分析測量,多談無用;我們還是專注在有實際意義的思路上吧。
2021-06-11 01:48 回复
desertfox
2021-06-10 22:51
"悲觀的看法則是還沒有任何跡象顯示會有實際的改革,或者改革會采納正確的方向"或許是因為中國的走出去也是摸著石頭過河,因此在相關機構的組織和功能上都需要時間去完善。另外中共一向強調不打沒有把握的仗,尤其他現在的體量和改革開放之初不可同日而語,內部穩定和維持百姓已經提高的生活水平變成很重的負擔。因為剛上了一個台階要顧慮的地方很多,以致看起來就是一付束手束腳讓人著急的模樣。不過我想只要知道自己不足的地方並且去重視他,假以時日問題就能夠得到解決。所以現在就是考驗智慧和定力的時候了。
是的,我能做的,只是引發權力階層對某些議題的重視,現在這一步成功了,距離發生實際影響卻還遙遙無期,我只能Sit on my hands and wait;這是我現在的焦慮所在。
2021-06-11 01:46 回复
歪比巴卜
2021-06-11 22:00
高铁、电力、家用汽车、高制程半导体。我看了这四个产业的不同归属有个推测,会不会是涉及国家战略安全领域的产业,决策层更倾向于中央直辖来督促管理,而偏向民用和市场经济领域的产业,决策层就会把这种机会下放到地方去试点经营。高铁电力都涉及到国家领土整合、社会稳定,盈利往往不是第一位的。而小汽车和高端芯片本质上还是民用经济领域(至少决策层这样判断的?)你搞差了顶多挨饿,但不决定生死(我仅存的军事常识貌似告诉我高制程芯片远超一般军品所需了?)当然我同意在半导体产业领域这个判断可能①低估了难度②高估了地方政府的能力③低估了敌对势力将半导体武器化后能对整个现代经济体系的伤害。我想决策层潜在的心理还有:既然湾湾这个省政府都能搞,咱随便整一个省也该可以...
你的猜測合理,但無法確證,只能說或許吧。

以狹義國家安全為分界標準的認知和原則,當然是錯誤的:我在《熱帶風暴之後》一文中解釋過,自由市場經濟很明顯不適用於長周期事業,所以臺積電其實是依靠政府力量再加上一連串很好的運氣建立起來的:正確的工業政策,應該是只要1)事關下一代經濟發展的重要成分;2)需要長周期、大投入的開發,就必須全國合力、統一規劃。電動汽車的關鍵技術是電池,它有手機等等消費品市場可以做Bootstrap,等效開發周期是短短一兩年,交給私有企業和自由市場是合理的;半導體落後世界一流技術達五個世代,代表著十年以上的高投資、低回報,這要是能靠私有資本來搞,Marx也不用寫《資本論》了。
2021-06-12 02:48 回复
路哥哥
2021-06-12 00:18
对106楼的说法,我的看法是,高铁和电力属于类似计划经济的范畴,就是国企卖给国企,这个好掌控。半导体属于民营企业,供货给最终给普通消费者的产品厂家,这些厂家不是国家能统筹的。
乌鹊南飞
2021-06-12 01:24
第一层原因应该是说对了,就是没把半导体和汽车当成战略产业,但是这种错误判断给国家造成的严重伤害是多么大啊。这不是一句以为伤害小就能搪塞的。台湾半导体的发展,既有当时台湾人的智慧,也有产业转移的契机,以前的评论区也提过的,这种事情大陆相关人士不可能不知道。你对原因的原因的分析过于想当然了吧,大陆的决策者和智库就算再差,也没有到想当然耳来治国的水准。
其實總體策略原則一旦被接受,就很難改變。這裏鄧小平留下的外交上韜光養晦和經濟上走市場路綫,在當時都是絕對正確的不二法門,畢竟40年前中國還很羸弱貧窮,不宜在國際上貿然出頭,在工業發展上,也必須從消費品輕工業做起,自由市場顯然是最高效的。但時過境遷,方程式的參數變了,最優解自然不再是同一個。中國在2010年左右,就應該在外交和經濟管理上準備開始轉型,可惜一直沒有出現類似當年王滬寧在政體設計上獨排衆議、又能上達天聼的前瞻性學者。
2021-06-12 03:28 回复
desertfox
2021-06-12 03:14
說來就來,歐盟也加入英美要求徹查新冠起源。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在我看這只是起頭後面會連續不斷。如果排除了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接下來就會從疫情是由中國向外擴散來究責。到了這一部分,西方可以下作到煽動民意:中國人是野蠻民族好吃野生動物所以造成了這次的災難,他們輸出了病毒然後大量生產防護裝備及疫苗向全球出口大賺其錢,而同時世界各國卻經受了人民大量死亡經濟受損。這種鬼扯甚至可以無限上綱到:中國短短幾十年就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是因為他們在全球各地吸血。中國有全球最龐大完整的製造業,其低價的商品出口到世界各地造成各國相關產業的萎縮和大量的失業。中國人的一帶一路是製造債務陷阱,變相的據有沿路各國的港口以及其它的交通系統⋯趕走中國人讓他們留在自己的國家不讓他們出來世界就太平了! 如果上面這假設成為事實中國要如何應付?我希望這些都是我的胡思亂想.
我反復解釋過,美歐同樣都不待見中國在高科技產業上形成的新挑戰,所以中方從美元著手,不但是對美國的國力釜底抽薪,也是把國際焦點轉換到新的矛盾上,讓美國成爲世界公敵,在戰略和戰術上都轉守為攻。

棄上策不用,那麽只能見招拆招。這裏的重點是抓大放小:武漢實驗室不能被扯進去,其他的抹黑只能任由他們去嘟囔,畢竟瘟疫在現代也經常發生,過去和未來都有許多其他國家養蠱爲患的案例,有點頭腦的人自然看出仇中媒體在搞雙標。
2021-06-12 03:27 回复
AbzX5
2021-06-12 05:45
王先生您在之前的留言中提到, 美国经济学界有共识, 认为美元霸权会给美国带来贸易逆差的副作用, 我也多次观察到了类似的论调, 看来不是我的错觉. 中方应当公开喊话宣传美元霸权和贸易顺差只能二选一, 既然美国想要重建国内产业链, 改善贸易平衡, 就必须考虑至少让出部分美元霸权. 美元霸权在过去是我无法想象的事, 但是现在机会成熟了, 连我这样愚钝的人, 近来也开始觉得此事真的有可能做到. 我觉得此事应该是在中央考虑之中了.
問題是美國現在全國存心要置中國於死命,所以不可能有任何誠懇、互信的交流,即使是客觀上可以雙贏的交易,在這種心態下,也必然會被多層次的疑慮排除掉。所以美元霸權對美國的價值,只能讓美國人自己決定;不過美元對中、俄和歐盟的價值都是絕對負面的,那麽中方利用這個利益共同點來促進國際合作,當然也是自然合理的。
2021-06-12 08:19 回复
desertfox
2021-06-12 09:52
我覺得如果我的擔憂真的成為事實的話,那在外宣的反擊上就應該徹底撕破臉,歷數一遍西方幾百年來的殖民史並強調它的餘緒至今仍然存在,就此做一篇大塊文章,朝東西分化各過各的路子走。同時要露出牙齒,因為地緣的關係日韓台誰不識相的話後果自負。中歐貿易協定停就停誰怕誰?美國要跟中國貿易脫鉤隨你,看你的零售業不死一大片?我的意思是做最壞的打算,該來硬的就來硬的,並且準備打仗!但是在這一切在發生之前可以明白無誤的先私下通告那些想打壓中國的西方國家尤其是美國在中國周邊的狗腿子。(我要毁滅你的經濟就是分分秒秒的事)。至不濟中國改革開放的積累到了目前這個份上,開打之後走上封閉型的經濟總應該還可以吧?
大國治理不能意氣用事。歐洲想佔口頭便宜就讓他佔,該簽的投資協定總歸是會簽的,反正時間在中國這一邊,只要他們不全面倒向美國,中方就實質獲勝。
2021-06-12 10:17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21-06-12 18:06
看到以下討論,我之前有一些感想這其實本質上也是市場經濟和中央集權的矛盾,如果不能把兩種制度有機結合到一起,都會產生自身無法克服的弊端評論溫鐵軍影片:「歷史上長期形成的社會治理經驗,為什麼基層社會治理成本高? 」之感想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62032391簡單來說▲這矛盾可以歸結為中央集權VS市場分工,越是現代的社會大數據人工智能資訊科技和交通都極其發達,中央集權應該得到強化,但是超越生產力發展的過度強化的中央集權,會導致官僚主義降低整體經濟效率,官僚主義不只是政府而是任何大型組織包括大型資本公司都有的現象,歐洲古典時代是商業社會和重視貿易的海洋貿易文明,中國春秋戰國是封建社會,但是越往後面中央集權就越是強化,明清中央集權強於 宋朝所以宋才會有木蘭買馬的問題,不然宋朝怎有宰相,還有相權?但是清朝卻沒宰相,可見從底層到上層社會都沒有完全被中央控制,有很多分散式平行處理的機制,市場機制也是一種無數的資本家控制的不統一的分散式平行運算系統,但這還不是真正的民主,因為生產資料還掌握在私人手中而不是國家社會和無產階級手中,之前我在其他地方論述過市場經濟的本質 ,市場經濟是由無數的勞動生產者、資本家、消費者甚至是無數的人組成的一套平行分工體系,之所以在某些方面和表現出具有比官僚主義高的效率主要原因在幾個方面1.生產力和科學技術還不發達的社會,交通、資訊、土地、能源、森林、自然資源、人口、大氣、制度等有太多「生產要素」需要進行統一優化計算,因此個人不論他是多能幹的獨裁者還是多能幹的資本家,都不可能完全處理一切信息,所以只好交給一套平行運算的系統,也就是貨幣和商品經濟的分工,「那隻看不見的手」貨幣商品經濟發揮作用反而是高效率的,是生產力發展的必經過程,到了一定階段自由市場經濟又不可避免的會碰到一個瓶頸2.當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以後很複雜得事情或組織管理有可能被扁平化,例如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更強的資料處利能力和分析能力、更好更快的交通,更低的網路通訊和溝通成本、對社會科學更精確的認識,利用科技和生產力讓管理組織和流程的扁平化在造變成可能,國家資本主義開始表現出一種超越自由市場經濟的效率,但是這時候還不是民主制度,因為生產資料仍然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並且由少數人所控制,少數人占有全社會勞動成果的矛盾越發明顯3.官僚主義的本質,其實是一種科層式架構,每一層的人對上一層的負責信息傳遞經過幾十層會失真,而最高層無法理解底層的需求,最底層的無法知道整個經濟體的全貌和運作的真相,這不是只有國家才存在的現象任何大型組織企業都存在的現象,一個只有10個人的小公司和1萬員工的大公司官僚化的程度是不一樣的,而有14億人口的國家官僚化的程度也是不同的,最高統治者無法具體干預每一件事情否則他1天只有24小時,古代社會皇帝只有能透過烽火台和養馬的驛站來進行全國緊急通訊,貨物只能靠南北大運河或極奇低效率昂貴的陸路運輸,這篇文章中有提及★房地產制度應該如何做頂層設計才符合「社會主義」也是相同的原理在提高效率完全的中央控制和完全的放任自由市場都不能解決問題,以上是我一點小小的看法
大一統理論
2021-06-12 18:10
看到以下討論,我之前有一些感想這其實本質上也是市場經濟和中央集權的矛盾,如果不能把兩種制度有機結合到一起,都會產生自身無法克服的弊端評論溫鐵軍影片:「歷史上長期形成的社會治理經驗,為什麼基層社會治理成本高? 」之感想http://blog.udn.com/rinoalove486/163669589簡單來說▲這矛盾可以歸結為中央集權VS市場分工,越是現代的社會大數據人工智能資訊科技和交通都極其發達,中央集權應該得到強化,但是超越生產力發展的過度強化的中央集權,會導致官僚主義降低整體經濟效率,官僚主義不只是政府而是任何大型組織包括大型資本公司都有的現象,歐洲古典時代是商業社會和重視貿易的海洋貿易文明,中國春秋戰國是封建社會,但是越往後面中央集權就越是強化,明清中央集權強於 宋朝所以宋才會有木蘭買馬的問題,不然宋朝怎有宰相,還有相權?但是清朝卻沒宰相,可見從底層到上層社會都沒有完全被中央控制,有很多分散式平行處理的機制,市場機制也是一種無數的資本家控制的不統一的分散式平行運算系統,但這還不是真正的民主,因為生產資料還掌握在私人手中而不是國家社會和無產階級手中,之前我在其他地方論述過市場經濟的本質 ,市場經濟是由無數的勞動生產者、資本家、消費者甚至是無數的人組成的一套平行分工體系,之所以在某些方面和表現出具有比官僚主義高的效率主要原因在幾個方面1.生產力和科學技術還不發達的社會,交通、資訊、土地、能源、森林、自然資源、人口、大氣、制度等有太多「生產要素」需要進行統一優化計算,因此個人不論他是多能幹的獨裁者還是多能幹的資本家,都不可能完全處理一切信息,所以只好交給一套平行運算的系統,也就是貨幣和商品經濟的分工,「那隻看不見的手」貨幣商品經濟發揮作用反而是高效率的,是生產力發展的必經過程,到了一定階段自由市場經濟又不可避免的會碰到一個瓶頸2.當生產力發展到一定階段以後很複雜得事情或組織管理有可能被扁平化,例如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更強的資料處利能力和分析能力、更好更快的交通,更低的網路通訊和溝通成本、對社會科學更精確的認識,利用科技和生產力讓管理組織和流程的扁平化在造變成可能,國家資本主義開始表現出一種超越自由市場經濟的效率,但是這時候還不是民主制度,因為生產資料仍然掌握在少數人手中,並且由少數人所控制,少數人占有全社會勞動成果的矛盾越發明顯3.官僚主義的本質,其實是一種科層式架構,每一層的人對上一層的負責信息傳遞經過幾十層會失真,而最高層無法理解底層的需求,最底層的無法知道整個經濟體的全貌和運作的真相,這不是只有國家才存在的現象任何大型組織企業都存在的現象,一個只有10個人的小公司和1萬員工的大公司官僚化的程度是不一樣的,而有14億人口的國家官僚化的程度也是不同的,最高統治者無法具體干預每一件事情否則他1天只有24小時,古代社會皇帝只有能透過烽火台和養馬的驛站來進行全國緊急通訊,貨物只能靠南北大運河或極奇低效率昂貴的陸路運輸,這篇文章中有提及★房地產制度應該如何做頂層設計才符合「社會主義」也是相同的原理在提高效率完全的中央控制和完全的放任自由市場都不能解決問題,以上是我一點小小的看法之前的連結有錯誤
這是支持E-Government的額外理論依據,應該放在《台灣大選後可行的内政改革》一文之下。

最近有不少讀者無視《讀者須知》第5條的要求,讓我爲難;請自律。
2021-06-12 23:42 回复
狐禪
2021-06-15 20:17
宣傳的目的,就是要以量變造成質變。而要見到美國的質變,不妨找個指標。有位女士 Teresa Buczacki ,中文姓名是 韓秀。他從小(1948 兩歲後)在中國長大,1978或79年回美國才開始學英文。中間的經歷,讓他回美國之後在國務院專門讓中共的宣傳穿幫。他寫了許多中文書:多餘的人,長夜將盡,雪落哈德遜河...有十幾本。中共要是沒法讓他對這個政權的觀感產生質變,對美國的影響力會相當有限的。國內恐怕沒人聽過這位女士,也就不曉得中共自己得補多大一個洞。
貓靈子
2021-06-15 23:09
  個人有個感覺:中國方面無論政府或是智庫,對於美國採取的各種宣傳戰手段,是在真正交手後才開始逐漸地適應,在沒弄清對手的意圖前,經常性地處於被動挨打的狀況,這可能和中共這個龐大的官僚體系存在的既有慣性與惰性有關,王兄長期居住於美國,對美國政治外交軍事均有深入的觀察,對美國的各種手段的研判,基本上都是對的(至少對的判斷佔絕大多數),這十分不簡單.  為今之計,只能祈求中方的參謀團能在這些較量中早點總結經驗,發揮集體智慧,及早做出符合理性與堅持立場的正確因應.就像二戰時的俄軍一開始被德軍打得東倒西歪,後續適應戰場後,就開始能和德軍互有攻守到後來居上一樣,如果中共的參謀團不能做到這點,提供給上層的決策者正確的建議,中國人會吃更多的苦頭,尤其是中國已成美國頭號打擊對手的當下.註:官僚集團是個很奇妙的東西,它一方面是一種社會穩定的力量,稍一不慎也會變成保守腐朽的團夥.要它做出改變很難,但只要條件許可,並不是做不到.像中共的官僚集團在文革過後,迅速轉變原有的共產主義內鬥模式,轉而推動改革開放就是成功的例子-有智慧的政治家要革新社會,厚植國力,都要有這等眼光與魄力.
我討論過,二戰時蘇軍能有學習改進的時間,主要因爲德軍在1941年底的補給問題達到災難性的程度。這裏的類比是美元,所以我一再强調打擊美元才是釜底抽薪的高效戰略方向。

軍事戰術和戰略的優劣,可以很明顯地從戰鬥和戰役過程中做出結論,但是宣傳搏鬥卻是爭取人心的,沒有立即明確的勝負,尤其如果連關鍵的宣傳對象都沒有搞清楚,把外宣和内宣混爲一談,關起門來聼家裏小粉紅的傻話,則必然越學習越糟糕。
2021-06-16 05:27 回复
desertfox
2021-06-17 07:18
想請教王先生,打擊美元,在目前的情況下俱體的做法應該如何佈置?
目前美元依舊是絕對强勢,只能蠶食;若是美國跌入嚴重的經濟危機,則可以鯨吞。這兩者的實際戰術,有所差異,尤其是下一個經濟危機的細節還屬未知,所以我只討論前者。

貨幣的國際地位體現在許多方向上,包括貿易、定價、儲備、兌換、銀行等等,彼此互相加成,所以打擊美元也必須全面出擊。

在貿易上,中國顯然還沒有用心用力地去美元化;照理這是最基本的手段,俄國已行之多年,所以從這裏就可以簡單看出中共高層並沒有下定戰略決心。其實正如我以前討論過,不只是貿易,像是援助和貸款都不應該繼續使用美元。

我說“定價”,指的是大宗貨品,尤其是期貨。中國近年建立了内部自有的期貨市場,固然有些許斬獲,但金融市場有很强的慣性和網絡效應,如果只靠自己對抗全球,注定會頂上很低的天花板。“兌換”也是同樣的情況:我以前提過,建立外匯期貨市場很容易,吸引交易量卻極難,連人民幣換歐元都還是以美元為中轉最方便划算,那麽人民幣直接兌換其他貨幣的期貨當然也是擺設而已。正因爲金融市場的强大網絡效應,交易越集中於少數貨幣、效率越高,所以連兩種國際貨幣都不容易做到,更別提“多元”;而偏偏中美博弈已進入高峰期,打擊美元的關鍵時段是未來15年内,所以中方實在沒有餘裕慢慢提升人民幣的地位;短期内唯一有實用性的可能替代,只能是歐元。

在貨幣儲備上,各國中央銀行原本就趨於保守,IMF又被美國實際把持,中方能做的,主要是在美元熱機循環到了收割階段可以出手截胡。中國的私營財團受體制規範,先天只想著洗劫國内經濟,然後伺機轉移資產到國外,在美國財閥眼中是韭菜而不構成競爭力量,所以只能由國營金融財團出手;這需要人才、組織、資源和策略的預先準備,我怕的是如同最近的外宣一樣,臨時抱佛脚會弄巧成拙。

在銀行方面,美國削減歐元威脅的手段之一,是用各式各樣官方和非官方的手段來打擊歐系銀行,在過去十幾年非常成功。這其實是中國對歐外交的另一個嵌入點,中歐投資協定是很好的開始,但中方似乎是出於外交戰術考慮而做出的讓步,並沒有理解到金融戰略上的意義:當前全世界勉强算是能挑戰美系投資銀行的,只有歐系,這是又一個必須藉助歐元來打擊美元霸權的原因。中系銀行和影子銀行可以出手的方向,是到亞非第三世界去資助、控制新生的互聯網支付系統,這顯然對去美元化的努力會有反哺作用。

以上談的是中方單獨執行的可行方向;國際上的聯盟協作可以提供新的可能。兩年前曾有金磚貨幣的相關討論,這因爲印度公開全面投入美國陣營而自然作廢。但俄國是去美元化的急先鋒,中國與其合作是理所當然的事,至今遲疑不決是很嚴重的失誤;南非和土耳其等等區域性强權也可以爭取,畢竟他們正是美元對外收割的主要對象。
2021-06-17 09:04 回复
何求谓我心
2021-06-17 22:20
昨天已经有报道中央要求刘鹤副总理主持领导半导体的开发和相关金融支持工作,相信先生应该也注意到了。这是否可以证明在几个省市的半导体产业连续暴雷之后,中央终于开始扭头转向正确的方向?希望国内高层能够吃一堑长一智,避免重复摸石头过河,
是的。其實這事我從部落格早期一直説到現在,不知多少次了。半年前那篇《從假大空談新時代的學術管理》,重點雖然是基礎科研,也還特別把美國半導體產業政策的成功經驗又談了一遍;後來回響很大,聽説有不少讀者轉發給認識的官員,事後中國產業政策的計劃人還出面接受訪問,為自己辯護,所以上達天聼是合理的推測。再加上最近這些省級胡搞的結果紛紛爆雷,做出政策轉向雖晚不遲。

基礎科研和外宣雖然獲得新的重視,改進的步驟還不明確,我依舊擔心;這個半導體產業政策卻是已經走上正軌,多年的囉嗦終於有了實際影響,讓人欣慰。

請尊重《讀者須知》第5條規定,選擇相關正文來發留言。



在可能的主導人選之中,劉鶴是唯一兼有經濟學底子和層峰的信任,又不迷信自由主義市場的人,所以他來做這個工作很合適。
2021-06-18 02:11 回复
2021-06-18 11:48
對王先生點出的問題深有同感。中國的外宣完全就是說給國內的小粉紅和民族主義者聽的,而完全不在乎給外界的觀感。我生活在海外,雖然知道英語系媒體對中國的很多報導和評論都是很缺乏深入了解的,但是中國的外宣把我完全推到了反中的一邊。這也無怪乎在全世界,反中已經成為了深得人心的普世價值。美國或者說英語系媒體不需要做什麼有意的抹黑或者帶風向,中國靠自己的外宣就可以把自己搞垮了。中國的愚蠢更是拖累了全世界中國以外的亞裔群體,沒有人會想和中國有什麼關聯。這種在全世界盛行的反中價值和中國國內喊的震天響的“厲害了我的國”對比之下,我對中國的未來不抱任何希望,更不希望這樣的國家強大,它帶給全世界的荼毒和威脅遠遠超過現在的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錯誤的結論必然來自錯誤的事實和邏輯。你這裏的錯誤前提很多,不過最基本的是“我感覺怎麽樣,就是對的”;這正是美式洗腦的核心,必須推翻客觀絕對的是非對錯標準,建立對自私態度和愚昧心理的徹底崇拜(不止是寬容!),才能對其的所謂“自由”、“民主”價值觀自圓其説。事實上你的感覺,唯一的意義在於呈現了你自己的人品和智商,與公共事務沒有其他的交集。

反映到你的論述上,先有了那個感覺至上的前提,才能接著推論“中共外宣説得不夠漂亮,就應該成爲人類公敵”的奇談。評論一個政體的價值好壞,當然並不是一個淺易的話題,但所用的標準至少必須與實際民生有所相關。尤其現今的人類社會,依舊是高度的不平等,有至少1/7的人口屬於赤貧狀態,也就是經常性的沒飯吃。把個人的感覺應用在公共議題上,必然要先忽略這些底層民衆的痛苦,所以前面我說這是極端自私的心態;而且這種極端自私,是英美傳媒有意推廣的:所謂的一人一票、民意至上,這個民意顯然不是公益,甚至不是私利,而是愚昧的意識型態,只有這樣,財閥掌控的媒體才能可靠地扭曲選舉、竊取公權力,英國脫歐是一個典型案例,新冠疫情下有歐美群衆不願戴口罩則是這種洗腦的副作用。

當前人類社會的高度不平等,是過去兩百多年英美霸權有意而且用心維持、創造出來的問題,藉以廉價榨取這些落後國家、地區、族群和階級的資源和人力,畢竟如果人類有了大同社會,人人都是吃飽喝足的中產階級,Matt Gaetz要到哪裏找17嵗的援交女孩?Jeffrey Epstein怎麽能批量收買15嵗的性奴?如果你不想理解這個殘酷的事實,而拒絕學習經濟原理,那麽更淺顯的案例也很多,例如Obama剛上臺,就對阿富汗增兵,其中一個附帶的小作業是對巴基斯坦北方的Taliban活動地區進行無區別(Indiscriminate)的無人機攻擊,結果當然是多次將婚喪禮集會搞成人間地獄。當年聯合國還和美國公開爭辯,前者估計每年被殺的1000多人中,至少一半是無辜的,後者則宣稱能從5000米高空100%絕對準確地辨識受害者的政治屬性。這只是美國每年在外作孽的一小部分,主流英文媒體固然視而不見,但像是《Gray Zone》這類的良心組織已經把真相整理出來,放在YouTube上,你連5分鐘都不願意投入,卻自認有權在公共論壇上爲虎作倀,幫助邪惡帝國打壓國際政治上唯一的希望,成爲屠殺和搶劫全人類的共犯,除了是被自私和愚昧徹底洗腦之外,怎麽有可能呢?

我的文字被轉載到大陸之後,也有小粉紅和你一樣,視我為異端邪説;他們的論點,説來説去,就是我的立場不堅。其實我哪有什麽主觀的立場?我的一生奉獻給對真相的追求,事實如何,我就如何說。當然你可以說,那些小粉紅的本質和香港的黃絲、以及台灣的綠衛兵一樣,都是先確立立場,然後把主觀偏見無限放大升級。但這裏的差別在於,從理性客觀的標準,也可以論證出中國遠優於英美的結論;這不是預設的立場,而是普世皆准的邏輯論證結果。
2021-06-19 02:05 回复
AbzX5
2021-06-18 15:24
外宣问题是策略问题, 不是价值问题, 楼下港独台独请自重, 本博客以逻辑和事实为重, 胡言乱语不受欢迎.
南山臥蟲
2021-06-19 18:00
原本是某廢青的一篇發洩式留言,隨手可刪,居然引出王兄一篇「討賊檄文」式的鴻文,亦異數哉。或者,這也是該青至今對人類社會的最大貢獻了(亦可幸哉)。//推論“中共外宣説得不夠漂亮,就應該成爲人類公敵”的奇談//王兄厲害,我推測,該青自己也無法如此簡潔地提煉出自己廢言亂語中的這條(偽)邏輯鏈條,遑論破之。令我想起,多年前在母校工作,做會議記錄。有同事說:XX,真佩服你呀,我們鬼扯了一通,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些甚麼,你的會議記錄居然寫得頭頭是道,井井有條。由此,我有個小小的建議——在外宣(等)方面,戰略眼光,歷史見識,反應預判等等等等,都要花大量時間和心力去培養的,急不應事。但起碼在行文論事,見招拆招這方面,倒可能急就章一下的。例如,某智庫或資源方,可篩選五十至一百名有一定水平的青年,然後請王兄作導師(可網授)——他們每天的任務,就是密集式操練上述的「簡潔提煉邏輯鏈條」的工作。反正,像上述廢青這樣的反面教材,滿坑滿谷,隨手可摘。三至六個月後,希望訓練出一批能「掄刀上陣」,起碼能上了得枱面的「即應式寫手」吧。「即應式寫手」是我剛起的名詞,大致上就是能即時反懟回去,但又不至於淪落成噴子的那種寫手。
南山臥蟲
2021-06-19 18:45
(王兄,這篇才是,間隔弄好了)原本是某廢青的一篇發洩式留言,隨手可刪,居然引出王兄一篇「討賊檄文」式的鴻文,亦異數哉。或者,這也是該青至今對人類社會的最大貢獻了(亦可幸哉)。//推論“中共外宣説得不夠漂亮,就應該成爲人類公敵”的奇談//王兄厲害,我推測,該青自己也無法如此簡潔地提煉出自己廢言亂語中的這條(偽)邏輯鏈條,遑論破之。令我想起,多年前在母校工作,做會議記錄。有同事說:XX,真佩服你呀,我們鬼扯了一通,都不知道自己說了些甚麼,你的會議記錄居然寫得頭頭是道,井井有條。由此,我有個小小的建議——在外宣(等)方面,戰略眼光,歷史見識,反應預判等等等等,都要花大量時間和心力去培養的,急不應事。但起碼在行文論事,見招拆招這方面,倒可能急就章一下的。例如,某智庫或資源方,可篩選五十至一百名有一定水平的青年,然後請王兄作導師(可網授)——他們每天的任務,就是密集式操練上述的「簡潔提煉邏輯鏈條」的工作。反正,像上述廢青這樣的反面教材,滿坑滿谷,隨手可摘。三至六個月後,希望訓練出一批能「掄刀上陣」,起碼能上了得枱面的「即應式寫手」吧。「即應式寫手」是我剛起的名詞,大致上就是能即時反懟回去,但又不至於淪落成噴子的那種寫手。
美式民主獎勵自私和愚昧,雖然是我多年來反復討論的議題,但最近歐美民衆對新冠疫情的反應給予我更深的體會,確認這是英美政治體制對社會文化最核心的長期影響,而且是有意、必然和普世的。最近沒有精力寫正文,剛好有人頭送上門來,開啓這個話題,就藉勢發揮一下。

我十八嵗讀《Foundation》,印象深刻,其中有兩個細節左右了我一生自我改進的方向:第一,當然是“Psychohistory”能以科學方法來預先計算政治和社會的歷史進程,雖然是純科幻,但其基本原理卻是合理、可實用的,後來我一直努力推展、實踐、並探求這方面的極限,這個博客就是成果報告;其次,是你所提的,將一堆無意義辭藻迅速排除,只濃縮留下信息的核心,這是第一集中Foundation還很微弱的階段就已完善的研究,對我的學術和職業生涯有更大的影響。我反復説過,現今高能物理理論的典型名教授(例如Brian Greene、Lisa Randall、Michio Kaku、Nima Arkani-Hamed)一生幾百篇論文,濃縮下來什麽都不剩,就是我應用這項技術處理後的結論。

這個能力需要以龐大的知識庫以及精確迅速的邏輯思維為基礎,是幾十年不斷自我改進的結果,沒有速成的法門。
2021-06-20 00:50 回复
sync1997
2021-06-20 04:18
简直是邪教的集大成者看這位freedom hk留言。簡直是民主神教荒謬言論的拼湊的集大成者。外宣不力和推導出反中是何邏輯。難道宣傳得力,把你忽悠的信了,就開始做小粉紅了麽?那請問您現在如何確信那沒有被忽悠麽?難道這個世界只分成信仰這種神教和信仰那種神教的兩類人?然後從你個人信或者不信,推出全世界反中是普世價值,不知道邏輯何在。外宣不力→使得你反中→全世界反中是普世價值→海外華人遭殃→所以要消滅中共。此中每一個→都邏輯上毫無關聯,卻又看起來那麽令人自我陶醉。只能看出此種人等以自我為中心,是極端自私無理性的類型。那麽您跟邪教的信徒,區別在哪?王先生多年一直倡導邏輯和理性。我們這些所謂唯物主義教育下成長起來的,很容易接受這種觀念。但我在國外生活,卻發現很多人更容易喜歡這種邪教式的信仰,當然沒有這位仁兄那麽誇張。 但這種論調確實是很好的精神鴉片,一旦現實不如意,便很容易主動去吸食。比如臺灣很多人士即使因為政府愚蠢的做派把人害死,卻依然堅持認為是中共放出了病毒。比起接受現實的殘酷,當然找一個替罪羊同時把自己想象成站在正義一邊來的更容易心裏舒暢。我實在對這種行為感到尤其悲觀,如果每一個人都能理性思考,自然選票式的民主能夠玩的下去。但現實中,恐怕蠢人居多,願意吸食鴉片的人多。我自己感覺做一個真正獨立思考的人是非常苦痛的事情(大量的自我邏輯訓練,對假新聞的分辨能力,從海量的新聞得出合理結論的能力,都是長期苦痛的自我訓練才能達到),所以我覺得願意吸食鴉片也是很多人自然的選擇。這個問題困擾我很久,王先生,請問和解?
我已經反復討論過了:堅持以科學原則來治理國家和規範社會。這不是精英政治,因爲完全沒有預設的身份或財富門檻,而是任何願意理性思考、討論的人,都可以自由參與,貢獻所思。舉世的難處都在於如何將危害公益的言行與實際政策隔離開來,各國有各式各樣的體制方案,中國遠比英美優越高效,只不過後者殖民掠奪的纍積豐厚,一時之間仍能維持較高的生活水準罷了。
2021-06-21 05:45 回复
Alfrenus
2021-06-20 10:44
和王先生的主题有关,但同时也可以回复给Freedom HK的那位网友:十分感谢王先生对于我前面提出疑问的答复!也祝贺王先生的意见获得了大陆政府的回应!Freedom HK, 不意外的话应该是一位香港人士,当然也有可能是台湾人,毕竟作为集合概念的香港人和台湾人确实有许多类似之处。香港人(而且是亲陆人士)对于大陆当局的批评,最常见的无非就是指责中国大陆政府是自绝于世界,自绝于现代文明。不过,排除国内某些号称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的国际派人士,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于当世界公民是不感兴趣的;休要讲海外华人华裔对中国大陆的观感如何,至少香港反送中风波期间,我是亲眼看到罗马和米兰两地无数中餐馆在店门上粘贴了“反对港独”的标语的,我也认识很多已经在意大利工作生活多年但只拿绿卡不愿意入当地籍的中国人,也认识很多早些年移民到意大利,然后现在想办法把孩子送到中国大陆去念大学的,就是不愿意断了作为中国人的根罢了。香港人在欧洲大陆华裔华人社群当中的名声之差,不是你在香港或English Speaking countries所能够体会的。中国大陆甚至大陆人在西方名声差,香港人自己发挥了多大的作用难道你们自己不知道?毕竟自认为是西方阵营的一员,随着苏东集团的解体,还是觉得与有荣焉的;但可惜的是东方阵营可没垮,也没被西方给收编。对于外宣而言,我觉得其实也可以调动在欧洲的华侨和留学生;毕竟大陆留学生在意大利与香港台湾留学生对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既然言论自由和游行示威的自由在欧洲是被标榜为最珍贵的价值的话,华人华侨和留学生群体自然也可以借集会游行表达自己的呼声和诉求。只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驻外使馆人员组织了,这些人的官僚习气和洋奴习性已经让见识过了的人无话可说了,毕竟他们既没有组织能力,更会污蔑我们留学生给祖国惹事抹黑。
我以前討論過國族認同的來源,是因爲結成黨派組織先天有競爭優勢,那麽原本沒有組織的群體,最終也會被迫模仿以求對應和生存。既然地域、文化和宗族關係是普遍而既有的基礎,根據它們而組織起來的國族認同就成爲人類社會的常態,並且由於它有益於國家内部的共同利益,而道德正是利於公益的個人行爲規範,所以幾千年下來,國族認同也往往成爲道德規範的一部分。

不過你如果仔細讀這個博客,就會發現我從未基於國族認同來做推論;剛好相反,我一再强調我的論證是無關國籍、立場的。這是因爲國族並沒有明確的定義:臺獨可以簡單把族群的邊界劃在臺海,當然理論上任何人也可以隨便自劃邊界,選擇有無限多,那麽實際上勝出的定義,就看宣傳洗腦的功力,所以美國對内可以强調愛國,可以爲了維持統一打南北戰爭,不惜殺死殺傷5%的全國人口,對外卻搞各式各樣的顛覆分化。

唯一有時空普世性和邏輯一致性的是非對錯標準,必須以全人類公益為評價標準(亦即經濟學裏的Utility Function,效益函數),這也是我一貫的論證前提。
2021-06-22 05:27 回复
路哥哥
2021-06-20 16:16
为什么中国私营企业只想把财产转移到国外?就算有钱人在中国不能像美国那样,但中国人去国外不是二等公民吗?中国也没有再搞一次“共产”的迹象。
你把富豪和上中產階級搞混了。英美的政客嚴重依賴億萬富豪資助,即使是外來的華裔,只要小心低調,每年幾千萬的政治獻金還是很受歡迎的。
2021-06-22 03:13 回复
Wandering Mac
2021-06-20 16:54
每一次讀王先生的文章都能有更多突破表象的見解,這次專門註冊了一個帳號來參與回覆。看到文章下網友們的回覆和王先生的互動,我覺得很有感觸。我長期生活在香港,像樓下那位(或許是香港?)網友的留言固然離譜和自說自話,但卻是我周圍許多人情緒上很直覺的反應。在我的觀察看來,在西方排山倒海的輿論渲染下,許多跟隨propaganda一起大聲叫囂的不是什麼中美博弈裡面的stakeholder,更像是在做一種賭博下注以及人云亦云的旁觀者。我想這一點在香港還是有相當大代表性。許多人由於自小接受的教育,想當然就把自己歸到了西方陣營的那邊,覺得那裡就是自己的利益和未來所在。事實上在我看來,國際政治的博弈是一碼事,每個人日常的生活好壞卻是真正和每個人相關的。這種“與有榮焉”,看到媒體上英國或者美國今天又badmouth了中國,就覺得自己好像出了一口惡氣。我反正很難理解這裡面到底有什麼邏輯關係,就像我之前在youtube上看到的一個紀錄片的場景,許多美國的窮人生活窘迫,然而他們卻大力支持完全的放任市場競爭,並堅決抵制優化社會福利制度一類可以令他們直接受益的政策。這種“與有榮焉”和“我窮只是因為我是暫時落魄的資本家”一類的心理,真的像王先生之前在採訪裡提到的“Turkey voting for Christmas”。那個網友提到很多華人想要和中國保持距離來讓自己安全,所以和propaganda一起叫囂。我猜想或許是為了顯示“我是美國的自己人”?我之前看到的這篇文章https://www.currentaffairs.org/2020/10/the-new-sinophobia-and-the-japanese-american-incarceration裡面講到了這種心態,而結論也顯而易見,面對洶湧、暴力和零理智的種族主義,作為被歧視和針對的種族,你的政治立場無濟於事。我想起在2020年除covid剛開始肆虐美國的時候,紐約的那個Andrew Yang的發言(show more Americaness, less Asianess 諸如此類的言論),相比起來真是天真到不亞於自己主動把人頭伸到別人的鍘刀下。說回王先生的本文,中國外宣的問題固然是需要外宣部門和其他相關部門去做改進和不斷調整的。對於我本人來說,生活在海外的環境下,保持沈默以及不去傳播轉載那些西方的propaganda已經是我本人能做到的所有分內之事了。畢竟,我沒有責任和義務去指出許多人把關於“民主自由”的討論上升到宗教信仰一樣的高度是荒謬的,海外這些媒體上的propaganda煽情的論述也基本上屏蔽了基於事實的自由討論的可能。回覆本文的網友們中有人提出依靠在海外的華人協助推進外宣困境的改善,我對這件事的態度比較保留,畢竟這是外宣部門的業務範圍和工作任務;而他們目前的表現,直白來說,相當失職。一次寫了好幾個話題,希望能為文章的討論加入一些新增的看法,感謝王先生簡練的文章,以及對真實的堅持。
是的,人性自然尋求認同感,國族認同還有些天然的理性成分,意識形態認同就被英美玩成純粹的人為騙局。因爲英美社會的核心思想,就在於種族優越性和主導權,試圖融入是明顯的火鷄式選擇。

我討論外宣,也從來不推薦個人去打游擊戰;這是因爲可能的成效極小,而後果卻極爲慘重。我兒子建成正確的三觀和對歷史事實的認知,我固然感到欣慰,但年輕人氣盛,在美國社會不小心露出口風,被職業扼殺是很大的危險。我再三警告他小心,但依舊是件非常擔憂的事。
2021-06-22 05:10 回复
Submarine
2021-06-20 20:16
席亚洲和苏师傅的《观棋有语》第95期节目的部分内容有关外宣事宜。其中的苏师傅应该是曾经在中共外交系统(情报系统)工作过的人士,讲起外宣的事情也是“怒其不争,哀其无能”。节目中有关这一次“加强国际传播建设”的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大致内容比较精彩(就是张维为参与讲解的有关外宣问题的中央集体学习)。链接如下: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SB4y1u7Jg据苏师傅从张维为和其他与会的专家那里所了解的信息来看,对于“外宣能力不能和国力相匹配”的问题主要是两个方面来进行讲解:1. 传统文化讲究“纳于言而敏于行”,“公道自在人心”,但是这一套传统的价值观不能和现今的国际舆论形式相匹配。过去的“公道自在人心”是因为有人替你去传播,问题在于现今没有人会为你说话。2. 英美的舆论场过去抹黑中国,但是还会允许中国有有限度的正面形象出现,现如今基本连一点正面的描述都不会给中国。中国不说没有人会知道,或者知道的都是被扭曲过的事实。3. 中国的打法和内部有问题。中国发现外宣问题在18大之后,18大之前只满足于讲好“中国故事”,有抹黑就反驳,反驳不了当看不见。另外,国内学习新闻传播学的人士受到80-90年代的意识形态影响比较严重,有关西方新闻哲学和国内的马克思新闻哲学的分歧撕扯严重,所以至今内部都没有形成统一共识。这批人政治上不可靠,经验不够,新闻传播的功底也远不如西方同行,内斗的本事倒是很强,“拉出去”打宣传战实在不行。考虑到外宣能力的不足已经影响到国家外部和内部事宜,包括一带一路、新疆和病毒溯源问题等等,中央对于这个问题应该是要着手解决。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解决这个问题绝非易事。现在所要面对的挑战应该就是拜登政府将要在不到3个月时间后所发动的一波攻势,新冠病毒溯源问题应该是导火索。
這些都是次要原因,實際上的主因是現代傳媒環境從日報的普及開始,至今不到兩百年,完全被英美霸權時期覆蓋,所以只有他們才有資源、能量和動力去搞外宣。你看那些抹黑扭曲的Fake News伎倆,全都是19世紀在英國國内政治鬥爭中就發明;所謂“自由”、“民主”的敘事和詞匯,則源自20世紀初,打擊新興德國的需要;冷戰時期對付蘇聯的成功應用,把英美外宣推上巔峰,自然成爲財閥想要直接控制的資源,從Murdoch開始,逐步走偏,越來越有走火入魔的跡象,所以中方其實不能、不必、也不該企圖模仿對方、一簇而成,只要針對英美宣傳的偏斜之處,做出持平、科學、簡短、明確的對應,自然就會獲得全世界的理性知識分子作爲天然盟友。
2021-06-22 03:25 回复
乌鹊南飞
2021-06-21 03:53
回“路哥哥”:美国是富人的天堂,即使华裔亦如此。中国和外国对资本控制的力度大大不同。都是以前说过的,尤其第二点反复强调,这次又强调了一次“受体制规范”。私营经济发家之路很大一部分就是靠侵吞国有资产,以小偷和诈骗起家自然也不会别的,在本地待着他自己心里都是不安稳的。
是的,這些現象俄國富豪明顯示範過多次。資本一方面暗自明白自己只是遇到風口的豬,另一方面又必然會想方設法把已得的財富地位永遠固化下來,第一步是先組織起來;中國有魄力和能力來解散湖畔大學,英美體制可是先天就留下上位給財閥的。
2021-06-22 03:11 回复
乌鹊南飞
2021-06-21 04:09
既然又开始讨论宣传,我正好有一个多年的问题:使用诸如百度,搜狗输入法等中国互联网产品的时候,经常会显示联想词,联想搜索,这些联想但凡沾边,都是要么对中共不利,要么有利中共的对手,诸如国民党,日本,美国。。。的语句,比如我搜索花园口,居然联想是不炸黄河大堤中国更惨,搜索最近逝世的赞比亚国父卡翁达,联想是坦桑尼亚背叛中国,搜大饥荒,居然联想搜索是大饥荒蒋介石空投粮食...这种情况我小时候就存在,当时我就奇怪,这不管的吗?结果直到现在还是这样。有的联想词条打死我都想不到,我真的很好奇是这些公司有意为之,还是单纯就是民众的猎奇。
desertfox
2021-06-22 04:31
昨天在觀網有一篇曹野蠻這個斯洛伐克在華女子寫的有關中國外宣的文章,無論她的建議如何,這篇文章我個人覺得是蠻中肯的。因為外交上的縱橫捭也有如在戰場上的廝殺,需要知己知彼,而她這篇文章主要就是闡述這個宗旨。 無如㡳下網友的回應卻多是負面,或許曹以往的文章多是稱讚中共的各項建樹,這次文風一轉隱隱然有批評之意大夥就受不了了?如果在這些人眼中,外宣做不到跟人握手那就去吵架,而政府也屈從於民意的話,我恐怕中國雖然已經走出去了,但肯定走不了多遠。希望我是多想,也希望中國的內宣要避免煽動民粹,台灣社會的弱智化殷鑒不遠,力氣用錯地方是最可惜的事, https://www.guancha.cn/CaoYeMan/2021_06_21_595194.shtml
其實一般人沒注意,過去這個月中國最成功的外宣,是關於雲南野象群的報導,無形中就讓全世界知道,中國也有人對野生動物付出相當的尊重和保護,稍微抵消了多年來中醫教爲了莫須有的功效、追采獵殺野生植物動物而造成的生物環境破壞。

然而這類新聞,可遇而不可求,要把社會的真相(更別提美化的版本)呈現給世界群衆,電影和電視才是最高效的管道,可惜中國的影視娛樂界淪爲撈快錢的另一個資本游戲場,爭先恐後地追逐最低級的觀衆,藝術性和娛樂性兩失,根本沒有國際上的競爭力。



説到這裏,我聯想起上月有位清華教授批評劉慈欣的作品,說不如金庸的小説。他的論點是三體的人物描寫極爲扁平,沒有任何真實的人性。然而我覺得金庸的人物雖然比較鮮明些,也不是文學裏最豐滿、最深刻的呈現。我同意金庸遠優於劉慈欣這個結論,但真正的理由是,現在沒有人會想要放棄部署隱形戰機,改用降龍十八掌來訓練軍隊,但劉慈欣的胡説八道,卻有意地(他多次以未來科技專家的身份出席會議、發表談話;金庸先生可從來沒有自稱是武術教練)欺騙了幾千萬大學程度的讀者,想要把可以用在半導體、發動機和基因技術的經費,浪費到大對撞機、核聚變、火星殖民這種純幻想的空話上,讓其他騙子有機可乘,國家在崛起的緊要關頭,還要自縛手脚,罪莫大焉。
2021-06-22 09:14 回复
desertfox
2021-06-22 08:51
從我的團長我的團之後這十幾年來大陸的連續劇我只看過一部延禧攻略,我不是說我的標準多高,但是大陸近年的影藝和娛樂界就如同王先生所說的對外根本走不出去,對內只會腐蝕人心。
有外宣功效的,不能是古裝劇,不能是科幻片,不能是戰爭片;既不能是“主旋律”,也不能反過來做無病呻吟的社會批判;必須是無形中介紹當代生活環境。一個很合適的類別,是偵探劇;英國因爲有Authur Conan Doyle和Agatha Christie百年前留下的傳統,再加上成本低、娛樂性强、選景彈性大、製作方便,至今還是很喜歡拍這類電視劇集,而且水準很高。可惜這裏的關鍵在於劇本;英美電視製作早已進化到由編劇當製作人的地步,但中國還處在剛好相反的原始狀態,編劇是最低級的打雜。
2021-06-22 09:09 回复
路哥哥
2021-06-22 09:24
王先生说的现代剧做外宣,核心思想就是展示的内容作为背景,顺带着让别人无意识就认识了真实的中国。国外媒体大概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报道中国时候,不但撒谎,还故意用“阴间滤镜”和奇怪的拍摄角度。
需要有合適的糖衣包裝,而偵探故事不但超越文化隔閡,而且反而會引發對異國情調和生活細節的好奇心,非常適合做外宣;但必須有好劇本,中國電視界差得太遠了。
2021-06-22 10:00 回复
AbzX5
2021-06-22 09:57
无形装逼, 最为致命. 故意宣传中国, 手法就太粗糙了, 要多多从环保, 扶贫, 太空下手谈中国, 而且要针对美国当地人关心的话题, 顺便带风向. 外宣天天谈中国, 肯定没人看, 得多谈谈当地新闻, 多学学当地左派.我原本还吃惊, 怎么会有人看了科幻小说就把它当真, 但是经王先生一提醒, 我才发觉, 小说里确实有外星人封锁了粒子对撞机, 导致人类应用科技发达, 基础物理停滞的情节, 本博客读者觉得是常识的, 对一般公众未必显而易见. 刘的小说其实反应了80, 90年代中国人面对美国外星人般的先进科技的沮丧, 然后探讨的是中国古代为何有技术没有科学的老话题. 好在有王先生和杨振宁出来反对对撞机. 太空方面, 有消息说打算上面打算利用现有技术, 成熟的空间对接技术, 先发展能力和SpaceX猎鹰重型类似的921火箭, 分批多次在地球轨道集合, 然后再登月, 而不是急着去发展长征9号. 这又让我想起王先生之前谈的波音登月博文.如果我们花钱的时候, 多多参考美国正反两面的意见, 应该会减少浪费的概率.
我一開始也沒想到,這麽多名義上受過高等教育的群衆,居然會把科幻小説裏的科技和政策當真了。但是與學術詐騙集團搏鬥了5、6年之後,一再發現正面對手其實不堪一擊,這些騙術會有市場,始作俑者正是躲在一邊賣書數錢的劉慈欣。
2021-06-23 03:19 回复
AbzX5
2021-06-22 10:02
刚刚看到王先生说拍侦探剧的评论, 我忽然觉得说得太对了, 内地对香港现代繁荣的印象, 其实很多都是来自香港发达的警匪动作片, 这类警匪片往往潜移默化中就将香港繁华的都市生活传递给了观众, 确实很有效.
歪比巴卜
2021-06-22 10:27
不经常看剧,不过最近年轻人之间主旋律剧《觉醒年代》算是火的一塌糊涂(自己陪朋友看过好几集,拍得可以),周围不关心政治的同学也都在讨论...反映现代都市和悬疑破案剧的《长夜难明》和《沉默的真相》还行,不过按照博主的看法以上三者都不太适合外宣,仔细一想按照这个框架去找,恐怕都市肥皂剧挺适合展现现代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中国版老友记?)像是前阵子三十而已或者什么媳妇美好未来什么的在韩国和非洲挺火(只不过这里的读者真的会看这类型的剧吗哈哈哈哈233)
AbzX5
2021-06-22 12:24
我记得香港80年代初的时候,有一部剧叫做最佳拍档。那是麦洁在美国当了很多年的特效摄影师,后来海归,与其他新艺城的电影人才开发的都市侦探剧,就是山寨007,加入了港式搞笑作为包装。要知道,在80年代之前的时候,香港的电影都是邵氏古装片。80年代之后,都市题材现代题材的动作片警匪片才开始涌现,这一方面是城市的发展,另一方面是把过去武侠片的传统引入了现代动作片。最佳拍档第一部拍的时候,可以看到背景当中,香港城市的天际线并没有那么辉煌,那个时候成龙也开始拍警察故事,可是80年代的香港警察人员仍然是相当腐败的。大陆什么时候不拍古装剧了,开始拍警匪片,商战片了,职业剧,才能有外宣效果。当然,这种片子肯定是需要中宣部统一谋划改革管理方式,才能推出
wl5624492
2021-06-22 14:04
的确,侦探/警匪剧常有追逐戏码,背景经常夹带私货。让观众误以为是自己发现的,更容易被感动。例如大陆的治安非常好(有盖洛浦的排名做背书),相对的美国治安饱受诟病。就可以穿插民警帮助小孩的镜头。民警单膝跪着,显得比孩子更低矮,警民融融,与佛洛依德形成鲜明对比。再比如罪犯被逼跳天台的场景,其结果无外乎死亡/借助高科技逃生。而27楼=1楼的重庆则不同,跳楼后安然无恙,骑上共享单车悠闲的离开,这样的剧情绝无仅有。随后转到空拍的俯视全景,不仅能展示重庆的奇景,更是想怎么夹私货都行。但正如王先生所言,首先得有好的剧本才行。影片都没人看,私货就送不出去。
放這些私貨,著手越輕越好;其實根本不必有心去放,把特別不合適的材料過濾掉就已經很佔便宜了。

解決影視製作水準低下這個問題,治標是提升編劇的地位,治本則必須清除資本短期逐利的環境因素,然後修改規章和組織,將主導權放到有長周期思路的團隊和企業手裏。這得要授權給能人、經多年努力才有可能,但中宣部和文化部最缺的似乎就正是有腦子、有理想的能人。
2021-06-23 01:15 回复
Niets
2021-06-22 16:04
看到王先生对刘慈欣的评价,我提出一些不同的思考角度,希望能抛砖引玉。1)刘的作品中经常探讨一个文明在极限环境下的生存之道,一种说法认为《三体》三部曲描述的就是光年尺度上的中美对抗。而其中一些观点(例如“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对如今中国有一定借鉴意义(特别是针对西方伪史论者和小粉红)。2)刘的作品对激发大众对科学教育的兴趣有帮助。诚然他的成就不及王先生推崇的Asimov,但矮子里拔将军,他作品(像《乡村教师》和《朝闻道》)的内涵相比大陆网络上流行的一些毫无营养的网文还是好的多。3)《三体1》拿到雨果奖之后在西方有了一定的影响力,连Netflix也决定投资拍摄。虽然我对那两位(也是Game of Thrones的)编剧不报很高的期望,但这些剧集或许能让西方观众对中国产生一些不同于主流媒体的观感(比如达到像日本动漫对传播日本文化的效果)。
我只嘗試讀過《三體》,而且不論如何努力提醒自己要堅毅,依舊只能簡單看完第二部,第三部説什麽都沒辦法强迫自己開始,實在太痛苦了。這裏最大的問題,我以前提過一次,也就是他對科技的描寫,只有大一的程度,對人性則連初中二年級都不到,至於你所謂的“生存之道”,全都是美國人説的“Jumping the shark”,或者英國人會説“Deus ex machina”,這對一般理性受衆應該是Turnoff,如果有人甘之如飴,只能是品味低下的表徵。

《三體》在國際上得獎,其實是個典型的白左政治正確;別忘了,白左正是一手打擊中共官方,另一手則提拔可以渲染的亞裔樣本人物。《BBC》最近雇了黑人女星來重拍《Anne Boleyn》,大陸網民各種譏嘲怒駡、自我感覺極爲良好;劉慈欣得獎本質上是一樣的道理,他們的反應卻剛好相反。Obama喜歡《三體》,也不能算是什麽有力的正面背書,畢竟他並不以戰略修養和科技知識著稱。

至於外宣效果,我已經説過了,科幻片一點用都沒有,你以爲《Netflix》做決定時沒有考慮這一點嗎?雨果獎給獎的時候呢?你若是被美國人扔了一根毫無實際營養的骨頭,就興奮得不得了,這反映的不是極度自卑和不自信嗎?和台灣群衆的心態如出一轍,五十步笑百步,所以我對假理性的網民沒有好話。

最後我想提醒你,不要被幾句胡亂編造的假哲學句子唬住,不論它們是如何氣勢磅礴,也應該先動動腦用點邏輯:傲慢是無知的自然後果,不是獨立的現象;喜歡《三體》的人,不正是因爲無知,所以才會爲它感到驕傲?弱小和無知才是歷史上被淹沒的族群中,99%的通病,剩下的1%是運氣。



或許有人會想到Asimov作品中,對科技的描寫也不實際;這沒有錯,但這裏的真正差別在於Asimov從來不假裝那些科技不是純幻想。而且他文章的核心其實是人群社會對新科技的反應,這才是一流科幻的題材。在似乎無解的危機下硬是翻出一個方便到曖昧程度的奇跡,在《Foundation》是糖衣包裝,在《三體》裏卻是故事的硬核。換句話説,Asimov其實談的是社科議題和群體現象,劉慈欣卻是在扯科技和戰略,而他對這兩者都沒有任何真正深入的理解,又偏要裝逼、自稱專家,把群衆帶往災難性的錯誤方向。
2021-06-23 01:23 回复
路哥哥
2021-06-23 01:28
我对三体为什么会火有个自己的猜测。这有点类似中医,中医里说阴阳五行,金肺心火木肝等,什么食物冷什么热。看似玄之又玄,其实没什么文化的人听了自己都能发挥扯一通,还显示自己悟性强。三体里的一些物理概念或者黑暗森林理论等,一般上过学的人也能领会,还能跟着秀自己的知识!大概就是外行人吹牛,听众能听懂,自己还有能力插一嘴。让受众有种智力上的参与感,大概是种好的营销。乐一乐没事,就怕类似小孩子看了武侠剧,以为学会了轻功要从楼顶往下跳。根本问题,还是自己的知识和逻辑不足。
“Quantity has a quality all its own.” 這句話通常被認爲源自Stalin,但史學家至今仍找不到確證。

文化思想的傳播和軍隊的訓練部署有個共通的特性,也就是一旦流量高到足夠程度,它的實際品質如何就不重要了。劉慈欣作品的低級庸俗,本身不是問題;毛病出在大銷量自動帶來影響力,而他卻剛好是把與真實世界的聯係對照當作主賣點,主動鼓勵讀者把幻想和現實混爲一談。爲了賣書,差點就要浪費掉萬億級別的科研資金,進而斷送國家未來的前途,消滅世界人類的新希望。不論怎麽批評,都不爲過。
2021-06-23 03:31 回复
AbzX5
2021-06-23 03:35
抱歉, 对三体再反复啰嗦两句, 不适合的请删除: 三体表面上是科幻, 但实际上是一个有趣的政治童话. 稍加解释大家就能明白了, 剧中的外星人拥有高科技, 但是道德水准却并不比地球人高多少, 还急于扩张侵略地球. 地球人虽然科技落后, 但是长于谋略, 外星人虽然科技先进, 但是社会比较透明, 不擅长阴谋. 面对外星人的高科技, 一些西方白左和经历过文革对人性失望的中国人, 都丧失了信心, 反而热衷于一起帮助外星人, 接受外星人降临. 人类后来只有应用科技发达, 但是基础物理停滞不前, 和外星人交手惨败. 前两部的结局是人类用"谋略"终于暂时打败了外星科技.王先生你把这些拼起来就知道刘慈欣在说什么了. 中国人长于谋略, 美国人科技先进, 中国人可以通过谋略弥补和美国科技上的差距, 暂时威慑住美国, 韬光养晦. 经历文革打击, 改革开放后中国出现了一大批盲目崇拜西方的公知, 反而欢迎美国人打来. 中国历史上应用技术发明不少, 但是没有基础科学, 如果不重视基础科学研究, 和美国开战可能会被美国的技术代差碾压. 这就是典型90年代一般中国知识分子对中国和美国比较简单悲观的认识.但是我真万万没想到, 居然有人把粒子对撞机的虚构情节当真了! 好在经过这么多年, 一方面有王先生将一些真实的情况介绍到华语世界, 另一方面, 我们这波人在美国也有了一手的生活, 工作经历, 而不是再听一些公知胡说八道了, 中国那种 90 年代以来对美国形成的简单且错误的认识, 确实不应该再继续了.
你説的這些中國社會的文化現象和歷程,我在和大陸讀者交流之後,已經有所認知,但這並不影響《三體》的核心敘事處處顛倒是非的事實:不但在基礎對應應用科研的價值評估上,他説的與正道剛好相反,就連宣傳“謀略”這些Cheap tricks,全世界哪有玩得過Anglo-Saxon的民族?《三體》浮面上似乎是要重建民族自信,實際上是對美宣的虛僞前提照單全收,然後再藉用好萊塢的慣常技巧,扭曲邏輯、人性和常識,硬是拗出一篇小粉紅能自我感覺良好的爽文。這種表面上有自信,本質上卻繳械投降、讓中國年輕一代落入美國式愚民陷阱的思想毒藥,偏偏在現實政策選擇上又有超大的危害。十四億的華語世界,我居然又是第一個出來説清楚的人,唉,當今華人思想界的水準,真是讓人搖頭嘆息。



當前中國人口和三國時代相比,至少多出40倍;如果只算受過高等教育的,比率會更加極端。三國時代能有兩位數字的一流謀士,照理現在應該有四位數字的同級人才。真相只有一個,因此英雄所見略同,我也渴望有其他人能互相聲援,但是在一件接著一件的重要公共議題上,我都是第一個解釋清楚的人;難得有清華教授出來批評劉慈欣,居然是基於龍應臺式的文學欣賞角度。這明確揭示了在人才教育、選拔和管理體制方面的嚴重危機,即使算入現代大衆媒體和互聯網的愚化作用,都不是正常合理的現象。
2021-06-23 04:59 回复
AbzX5
2021-06-23 07:17
这个事情, 我认为是过去中国大众与英美社会长期脱节造成的结果. 假设忽略通胀和 GDP高估低估的误差, 简单来说, 中国大陆在 2019 年才达到人均 GDP 一万美元, 而台湾早在 1992 年就有人均一万美元, 相差 27年, 中国大陆在 1986 年才正式实施九年义务教育, 而台湾大概是在1968 就已经实施, 相差 18 年, 平均下来 22.5 年, 我记得王先生之前说过自己年龄在 50~60 之间, 那么很容易得出, 中国大陆类似人士对美国的认知水平, 大概相当于王先生27.5~37.5 岁时候的水平. 我的年龄刚好落入这个区间, 这个博客的大陆读者相信不少大概也是这个年龄段, 算是中国大陆普遍实施义务教育后的第一代"成品", 恐怕也是第一代会英文的. 我父亲不要说英文了, 连小学都没毕业, 我母亲高中学历, 三年前才平生第一次来美国旅游. 人的正确认识恐怕得要从实践中来, 假如一个人private pilot的机会都没有, 连小飞机都从来没有开过, 那么尽管驾驶战斗机和小飞机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前者比后者难几个数量级, 但是一些起码的常识性的概念就会阻碍认知, 分辨知识的真伪. 这实在是一个社会认知水平发展到一个程度, 才能结合部分已知经验, 排除明显的数说八道, 开始往正确的方向思考. 希望随着整个社会的提高, 之后平均认知水平会越来越好.
我覺得你把問題看小了。這裏不止是對英美認知瞭解不夠深入,而是研究社會、文化、政治的人,普遍欠缺邏輯思辨訓練,沒有獨立檢驗事實的信心和能力,非常容易人云亦云,成爲美宣的天然受衆。

我認爲問題的根源,在於以前討論過的文理分科做過頭了。古代的士人,表面是學文,思維訓練卻是從“格物致知”做起的。現代文科學人只會互相抄襲,將前人的文字重新排列組合,空話廢話填滿篇幅,有幾個人能偶然想起格物致知?理工科已經吸引走多數的邏輯人才,餘下的學生還依照文藝能力來選拔進入社科,然後又只繼續訓練表達能力,原本有天分的人也會被帶歪,把聰明才智用在自欺欺人之上。
2021-06-23 08:06 回复
第欧根尼
2021-06-23 08:01
插個題外話,我原本也看不上國內的影視作品,自己從來不看。可是出了國在美國高校裏面,接觸到越南,馬來西亞,泰國的留學生,發現國內的仙俠,歷史劇,清宮劇居然在東南亞人裏大受歡迎,曾經一個越南同學拉著我看他們盜版的瑯琊榜,還說喜歡三國演義和水滸傳(他們國家均有盜版改編小說)。盡管說我們在世界範圍內的文化輸出不值一提,但在周邊東南亞的影響力實際上已經顯現出來了,這一點被很多人所忽略。就像我們歷史上籍籍無名的“金雲翹傳”傳到越南就是他們的國寶一樣,中國的文化影響力對於周邊小國依舊不可小覷
這種文化的輸出,和我討論的外宣,是兩回事。就像很多人可以對希臘神話耳熟能詳,但這對當代希臘的外交經貿,一點貢獻都沒有。

外宣最基本的任務是賦予外國受衆對本國正面的印象。這裏又分親善和敬畏兩種感覺;我認爲當前的中國,對前者的需要更大更急迫,所以本月其實有兩個外宣的大消息:雲南野象遷移,和進駐空間站,分別產生親善和敬畏的效應,但我把前者挑出來作爲頭條。
2021-06-23 08:32 回复
路哥哥
2021-06-23 11:04
我想王先生对外宣的说法,大概是:让外国人热爱中国文化当然很好,但是当务之急的任务应该是展示中国是一个“正常的国家”,中国社会不是西方宣传的怪物,甚至中国人的衣食住行还挺先进的。完成这个基本任务,很多国外的摸黑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你的理解是正確的。

一旦把政府高效、人民幸福、國力强盛的真相成功傳播出去,下一步應該是揭Anglo-Saxon國家的瘡疤,最好能破壞英美媒體的公信力。至於像是孔子書院這類的文化輸出,優先順序是極低極低的,可有可無。奇怪的是,多年來中方的實際外宣策略卻正是專注在文化輸出上。前面那個留言提到他的越南同學也追中國的古裝劇,可是南海島嶼歸屬有衝突的時候,你想那個越南人會因此而不參加示威抗議嗎?香港動亂期間,美國國務院和CIA去搞顛覆的中國通,不正是學生時代進孔子書院學中文的同一批人?
2021-06-23 15:17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21-06-23 13:00
關於外宣,這個世界上99%的人沒有能力分辨虛假的意識形態和現實與邏輯之間的關聯不管是東方還西方,更不會去思考官方的說法和意識型態和實際的做法是否一致,比如說中國常常被世界各國反共人士貼上共產主義標籤,甚至拜登這樣的美國總統競選時都被川普貼上共產黨標籤,但是實際上發生的事情可是天差地遠1.比如說在中國「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曾經是一群理想主義得學生創立的裡面有些人搞一些讀書會,後來被官方取締,參與的人被北大校方開除退學,部分人士還被國安人員帶走拘禁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會 這就是宣傳和實際的不一致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8C%97%E4%BA%AC%E5%A4%A7%E5%AD%A6%E9%A9%AC%E5%85%8B%E6%80%9D%E4%B8%BB%E4%B9%89%E5%AD%A6%E4%BC%9A2.之前我聽某些同志說,香港還發生一件事情立法會前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因為參與了反送中事件某些集會遊行,涉嫌違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而被捕。梁國雄曾是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同盟成員,信奉不斷革命論、世界革命等托洛茨基主義理論。他常穿著印有阿根廷共產主義革命家切·格瓦拉頭像的襯衫,配合一頭披肩長髮,成了他的招牌形象,故得到「長毛」這個綽號,他以中國共產黨創始人陳獨秀的詩句「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為座右銘。任職議員期間極力爭取並關注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回購公共事業(如領展)、訂立最低工資和標準工時等民生議題。我想或許這些左派是革命左派只是想藉著反送中引起群眾關注,但是實際上中共官方才不管這些反正參加抗議就抓https://zh.wikipedia.org/zh-tw/%E6%A2%81%E5%9C%8B%E9%9B%843.第三件事情是佳士事件,或稱佳士工潮、佳士工人維權事件,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D%B3%E5%A3%AB%E4%BA%8B%E4%BB%B6是指2018年7月-8月,深圳佳士科技有限公司的部分員工爭取組織工會,而遭公司解聘,及衝突中被當地警方抓捕的事件,共產黨在外界的刻板印象因該支持工人階級合法罷工或稱取權益,但是實際情況是中國今天996制度資本家壓榨勞工,中國工人階級至今沒有任何合法途徑可以爭取自己權益,而中華全國總工會是國共內戰時期1925年創立至今,當初也是一個工會組織後來被官方收編,在今過至今80多年的時間已經成一個進步組織退化成一個官僚主義和橡皮圖章,這點和蘇聯史達林主義的歷史很像,實際上中國工人沒有任何合法罷工權益,如果要組織工會很大機率會被取締成有組職顛覆國家等等莫須有的罪名,但是馬克思本來就認為工人階級應該有組織的罷工爭取自己權利,而至今官方共產黨缺乏代表工人階級利益,至少罷工權利在許多發達國家是合法的這又是宣傳和實際不符合的例子4.而到了西方國家那裏包括台灣,只要有一點點左派意識形態就會被馬上貼上麥卡錫主義標籤 因為很多認在大腦裡已經形成了中共=馬克思=妖魔化共產主義這樣的意識形態,所以才說實際上的東西和宣傳上的不一致,而99%的人沒有能力分辨,或許是因為人性本身有兩大獨立隨機變數 就是99%的人「愚蠢」和「自私」,少數自私的人控制99%愚蠢的人,而1%不愚蠢的人如果不幸生在底層無產階級也無法反抗,單存是人性自私可能還是有民主只要大多數底層人民都能是「理性的自私」,但現在問題是底層有很大人口基數還是有1%得機率生出聰明又無私的人,而這群少數人被壓迫下只能做什麼選擇?
AbzX5
2021-06-23 13:13
有道理. 我想到一个旁证. 虽然钱学森, 钱三强, 钱伟长是否真如家谱所写, 皆为钱鏐后人, 但是有据可考的, 钱伟长由钱穆抚养, 是叔侄关系, 钱穆写"国史大纲", 而钱伟长和钱学森一样都在加州理工喷气推进实验室搞力学. 原子物理学家钱三强的伯爷爷是晚清的骈文家钱振伦. 这些原来典型的士人读书氛围浓厚的家族, 后人转型改搞理工, 照样能成为名家, 说明的确是表面学文, 实际仍是格物致知做起的学问, 所以最后能文理相通.看来教育, 学术的问题真的很大.
不只是清末民初的書香世家,轉做理工以救國,現在隨便哪裏來的天才學生,你想他喜歡可以客觀評比程度的理工科目,還是憑老師主觀自由心証來判定好壞的文科?偶爾有少數人才進了社科,學金融學商多賺錢啊,哪個有本領闖出事業的會想要留在學術界寫一輩子的八股文?現代工商社會,一流人才的出路太多了,不像古代除了從政還是從政,所以原本應該有幾千人夠格當一流謀士,結果大部分都在實驗室或交易廳忙碌,沒有工夫管國家戰略和社會發展。不過即使如此,也不應該只剩個位數;這是社科教育和智庫管理失敗的後果。
2021-06-23 15:07 回复
GUI-龟
2021-06-23 15:50
《三体》拿到雨果奖不是白左直接导致的,相反是白右拉票的结果我有一段时间喜欢看科幻小说,也关注过奇幻科幻小说的相关新闻,因此对这个事情比较了解。 《三体》拿星云奖的背景和投票数据分析可以看这两篇文章(《科幻界的小狗党运动》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915500/answer/118488981,《2015年雨果奖投票分析》https://zhuanlan.zhihu.com/p/20181627),我简单概括一下。 从20世纪50到60年代之后,科幻小说的创作者和受众主要是白人男性,选题和写作风格也比较倾向于这些人的趣味,比如早些年的罗伯特·海因莱因就是代表。后来白左运动的兴起,科幻小说也开始了多元化,这引起了右翼作家群体(多为保守派白人男性)的不满。这些人认为白左作家能拿奖不是因为写得好,而是吃到了白左运动的红利。因此一些右翼大V开始成立拉票组织(Sad Puppies和Rabid Puppies,也就是小狗党),给自己喜欢的作品拉票。 到了2015年雨果奖初选阶段,小狗党拉票的六部作品全部进入前九名,没有被小狗党拉票的《三体》只排第七。后来第二名作者说自己是小狗党发起人,为了避嫌退出。第四名作者不想让其他人认为自己是靠政治态度入围的,也跟着退出。《三体》这才进入前五,获得入围资格。 “小狗党事件”让2015年雨果奖决选成了热门话题,决选也变成了小狗党大战反小狗党的网友运动。反小狗党大V号召网友把初选阶段小狗党拉过票的作品都踩下去,而Rabid Puppies发起人则开始推荐《三体》,最终《三体》获奖。根据事后的一些分析来看,Rabid Puppies发起人至少给《三体》拉到了500票。如果没有这500票的话,《三体》会比另一部《地精皇帝》少300票。 Rabid Puppies发起人自然把《三体》获奖的成果算在自己头上,发表了一篇名为《恭喜!别客气》的中文标题博客来祝贺刘慈欣。刘慈欣在获奖采访中说“小狗门事件让很多其他因素介入雨果奖,客观地说含金量不足,多少损害了雨果奖的公信力。这次雨果奖的获奖作品有一定的偶然因素,而且是很遗憾的一届雨果奖。”,算是得罪了小狗党,结果他的《三体2》在下一年的雨果奖初选阶段连提名前15都没进去。
我不是文人,不説沒有實證的空話。我在留言欄論證過程如果有看似跳躍的邏輯,不是因爲那些步驟以往已經詳細討論過、無需重複,就是旁支末節,除非有人追問,否則不必詳談(這一類涵蓋更深一層邏輯的探討,如果處處求全,整體論述被多次打斷,會違反博客這裏文字簡練易懂的原則,例如昨天我第一次談上個月的外宣成果,曾經直接忽略空間站,後來有機會才又深入解釋),再或者是有公開、明確的事實證據,讀者可以簡單自行查證。這件事屬於最後一類;謝謝你花時間解釋給其他讀者,不過我自己當然知道,所以才敢斬釘截鐵地說《三體》得獎完全源自白左思潮的政治考慮。當時他們正和右翼民粹做激烈鬥爭,還有什麽比推選來自中國的三流作品更能侮辱對手的?當然如果《三體》沒有實質接受美宣的前提,反過來對中方外宣有益,白左絕不會考慮提名。

至於小説的優劣,認爲它是一篇純粹為幼稚讀者所寫的爽文,才是高級科幻愛好者的主流意見;只是由於特殊的歷史背景,在白左政治考慮下,不公開批判罷了。換句話説,小粉紅以爲是中國之光的作品,其實在歐美行内人心中,反而是中國文化落後、品質低劣的例證;就像英美在過去20年對印度經濟發展潛力的吹捧,是在確定後者永遠追不上的前提考慮下,所説的宣傳反話。
2021-06-24 02:48 回复
第欧根尼
2021-06-23 15:57
先生所言极是,展现亲善的外宣是目前的重中之重。想到一个我校的坏学长 — Enron scandal里臭名昭著的Lou Bai(白露龙)。这哥们是个天才trader,却没有道德底线,最后居然还是整场闹剧里唯一一个全身而退的高层涉事人员。而此人父亲Shih-I Pai(柏实义)却是马里兰大学物理系的奠基人之一,是空气动力学的专家,曾经也为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华民国建设第一个航空工程系竭智尽力。他们父子二人经历可以说是二十世纪中国和美国的社会缩影,老一辈勤勤恳恳做学术,做理工曲线救国,baby boomer这一代在美国却自甘堕落,同流合污捞钱,毫无社会责任感,可见橘生淮南。Documentary:'Enron,the smartest guys in the room'https://movie.douban.com/subject/2268042/?from=subject-page离题有点多,抱歉。
是離題了。原本我會刪這條留言,不過剛好本期的《Economist》有一篇相關文章(參見Hard truths about SoftBank | The Economist),值得推薦。它談的是孫正義和軟銀,原本一年多前已經瀕臨崩潰,但受益於美聯儲的無限放水,又滿血復活。這裏最有意思的細節,在於孫正義在過去幾年高調起用一批來自Deutsche Bank的交易主管,而這批人的專長就在於佔投資人和雇主的便宜;這正是我20年前和Deutsche Bank打交道的經驗。而且孫所雇的,居然是一個印度人團隊,他們比美國人還要更無恥、自私、糟糕。如果美國真如我所預期的,在未來5年内出現經濟金融危機,那麽孫正義和這批印度人或許可以抱著掠奪的贓款舒服地退休,但是軟銀這個機構除了由中方監管維持的阿里巴巴之外,只怕會面臨連續而全面的爆雷。

我不太想要繼續這條討論鏈;如果讀者真有深刻的心得,也請移步到金融類文章下留言。
2021-06-24 03:47 回复
AbzX5
2021-06-23 18:43
社会科学吸引不了人才加入这件事, 貌似西方传统上是靠让世家子弟去学习来解决的. 中产阶级的子女普遍偏好学习实用的工科, 好将来毕业赚钱养家, 而豪门世家子弟有花不完的钱, 不用急着去赚钱, 所以鼓励感兴趣兴趣的去学, 以至于常常有穷学工科, 富练体育, 贵族学文科的玩笑话. 这个问题不知道中国该怎么处理, 政府智库高薪招募相应人才, 以鼓励人才加入社会科学学习?
這件事我以前反復討論過了,解決辦法是在大學和研究所階段大發獎學金,例如1958年的《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國防教育法案》。這裏名字說“國防”,實際上投資的對象不是軍工技術,而是基礎科研和對外的社科研究。上一任的霸主英國當然覺悟得更早,他們為這個目的所設的獎學金名氣也更大,叫做Rhodes Scholarship,美國後來也模仿過,亦即Fulbright Scholarship。這些都是博客以前屢次推薦給中方參考的方案。
2021-06-24 03:01 回复
K.
2021-06-23 22:57
《三体》是刘慈欣最热门的一部小说(就像其他人说的,这其中不乏运气因素),但是如果不算其中的科幻点子的话,我认为不如他另外的一些短篇小说。刘慈欣的那一套的确是“你有科学,我有神功”的现代版“你有科学,我有谋略”,他是一个在80年代接受高等教育的人(1963年生),这一批人几乎毫无例外地对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有十分幼稚的刻板印象(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三体》里面“像神一样科技发达的外星人”已经明显得几乎不能说是影射,但是,绝大多数人类的认知没有办法超出他所处的环境,放在当时,您让他怎么办呢,说难听点,他不下跪投降已经很不错了,他写的这种“非科学”幻想不仅是对读者,首先对他自己来说是一种心灵支柱。.另外,他的大多数作品都创作于15~20年前,当时还没有关于对撞机的争议(至少国内没有),对撞机在绝大多数人的认知中还是最尖端科技,他也只不过是拿这个作为人类科技的象征,您要他一个电厂工程师在当时就意识到这么复杂的问题也太难为他了。.这也是目前中国文艺创作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现在占主导的这一代人(60~70年代出生)严重缺乏自信,严重缺乏常识,特别是对欧美发达国家的印象非常不切实际,刘慈欣真的已经算是矮子里拔将军,他有什么毛病,和他同代的作家至少严重10倍~50倍。而且他们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也基本不可能改变观念……我们又没有办法让他们立即退出历史舞台,对不对……
Bravo!你所寫的是在理性、誠實的前提下,為劉慈欣做開脫的極限。不過濃縮起來,你的論述終究只説了《三體》這類作品其來有自,並不抵觸反方的核心論點。這裏我為讀者方便,再總結一次:1)在文學上,《三體》是低級的爽文;2)在思想上,《三體》基於非理性的美宣謊言;3)在人品上,劉慈欣冒充科技和戰略專家,是個騙子;4)在國家政策上,《三體》有極大的危害,若不是楊先生和我挺身而出,差一點就要讓中國的學術科研完全出軌。

兩年前,我曾在《觀網》的新聞報導下留言,不過博客的讀者不一定看到了,所以也在此復述一次。那篇報導談的是劉慈欣挂頭牌出席科技發展座談會的討論,我的評論則是:“請科幻作家來談科技發展,和投票給演總統的演員當總統,有什麽差別?”
2021-06-24 03:32 回复
歪比巴卜
2021-06-24 01:40
我想这里没人说三体是个彻底糟糕的厕所读物,也没人说大刘在文艺创作领域或是政治立场不如其他中国作家。批评的重点是『他应该有自知之明』(作为观众的我们也应该有),他始终是个『作家』,而不是一个『科学家』,然而他出名后的所作所为,无论是有意无意都在裹挟群众想把国家资源虚掷在一些看不到前景的项目上(因为他和他的部分读者群体,大对撞机和核聚变项目突然凭空多了很多狂热的声量,一些不轨学者也就有机可乘。另外,心虚可被批驳的学者和狂热的群众,谁的危害更大呢?)这才是比『他同时代的作家严重10倍』的地方。
K.
2021-06-24 09:46
我不是为他开脱……其实早在《三体》没得奖的很多年前,我就很反对《三体》里的思想,并且在网上进行过辩论(不能在这里细说,恐怕被人确定到我的身份),我觉得《三体》确实是过誉了,刘慈欣最佳的作品是他的另外一些短篇小说,但是《三体》得奖之后反而就不能说了,否则会有人说“你不就是看他得奖在酸吗?”,只能在这里匿名说一下。刘慈欣是点子型的科幻作家,《三体》更是他的科幻点子大放送(事实上我怀疑都放送完了,所以《三体》之后他几乎没有作品),但是很多(非常多的)人却不看这一方面,而是拿着《三体》进行政治和战略上的空对空胡说八道,这实在是令人叹息。
是得有多腦殘才會以中國作家得雨果獎爲榮?另一個得獎作品不是更露白嗎?

Asimov就是最典型的點子作家。但點子得靠智商;Asimov15嵗上大學,19嵗開始寫科幻,當大學教授反而是後來的副業(他曾拒絕加入DARPA,以免影響寫作自由),劉呢?東抄西抄,也只能騙騙沒有接觸過西方科幻的人。不信的話,去查一查什麽是Sinclair Molecule Chain。
2021-06-24 10:30 回复
K.
2021-06-24 10:34
另外您说他伪装成科学界人士,这也是有原因的,您可能不了解,中国从建国到80年代末,科幻遭到的阻力一直非常大,科幻被很多人,其中甚至有科学家,质疑为不符合科学(不是哪一篇不符合科学,而是整个科幻门类没有存在的价值),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科幻要么是单纯的科普,要么是非常低龄的儿童小说,可以说直到刘慈欣这一代才是真正的“正常的”科幻作家。(在他那一代里,他至少还有一些不错的作品,其他人要么只有一两篇好的,要么全是垃圾)甚至导致一种特殊的现象,大批中国科幻读者不是去讨论科幻小说或科幻概念,而是把大量精力耗费在所谓的“硬科幻”和“软科幻”之争(这个争论的本质是,如果科幻里描述的科学不够真实,科幻作品是否有价值,至今还能看到许多空洞的长篇大论讨论这个问题),刘慈欣作为那个时代的过来人,同时也是他那一代中最成功的,他肯定希望洗刷这种污名,所以他其实是要证明“科幻是科学的”,当然,我们都知道这个争议和他的证明都是很无谓的,但他的这种行为真的是由来有自,在他经过的那一个时代,中国科幻作家会承受非常大的压力,如果他们不能证明“科幻符合科学”,科幻就没有了。而他到这个年纪,也不可能改变观念了,"just remember that all the people in this world haven’t had the advantages that you've had."
這個爭議不只是“無謂”,而且是非常有害的;這一點我已經反復論證了。

科幻的重心從來就不是科技,而是社會;假想出新科技來,只不過方便對照社會結構和傳統,以凸顯約定成俗、沒有什麽深刻道理的習慣,幫助讀者提升理性視野。《三體》的作用剛好相反,有極强的愚化效果,所以說它是三流科幻,都已經太客氣了。
2021-06-24 11:08 回复
GUI-龟
2021-06-24 17:09
《三体》大火的社会背景《三体》系列能火是因为第三部(恰好是王博士没看的那部)对圣母婊的讽刺和中国社会民众心理的契合。《三体3》最精彩的部分实际只有几章而已,我根据回忆和情节梗概简单介绍一下这部分的剧情(记忆久远可能有错,还请见谅)。《三体3》着重塑造了一个圣母女主程心,把白左政治正确里所有关于悲悯的要素集中在一起差不多就是程心的形象。第二部结束后,地球通过一种能够和三体世界同归于尽的装置对三体人进行威慑,使三体人不敢进攻地球(类似于美苏冷战时期的核威慑),掌握装置开关的则被称为执剑人。在第二部主角罗辑担任执剑人的五十年间,三体世界向地球传输了大量无关紧要又高于地球科技水平的技术,使地球文明变得越发繁荣,民主和人权得到空前发展。社会的繁荣使民众忘记了生存的前提,开始追求博爱、进步之类的道德概念,渴望通过沟通与三体世界和平相处。罗辑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渐被民众开始讨厌,形象从救世主变成了恐怖的独裁者和罪人(第二部中罗辑验证宇宙威慑猜想的实验,导致一颗星球被摧毁),民众开始呼吁更换执剑人。程心在与三体人沟通后,决定参加执剑人的竞选,其怀抱婴儿的母亲形象和充满大爱的人设十分满足当时地球人的文明口味,高票当选。在执剑人交接后,三体人马上发动进攻,程心非但没有启动开关,反倒不忍心地球被毁灭而把开关远远扔开。最终所有装置都被摧毁,地球丧失了对三体人的所有筹码。之后就是三体人对地球人的统治(民众在这个阶段反倒忘记了是自己选择的程心,对程心破口大骂),所有地球人都被赶到了澳大利亚,且不允许拥有工业革命后的科技。地球人一开始还向三体人抱怨说粮食只够维持一个月,结果被三体人回应“粮食怎么会不够吃?你们身边不都是粮食吗?希望你们都能活下来,而不是变成粮食”。《三体3》出版于2010年,那时中国互联网上已经有了一些政治正确的苗头,比如狗粉、女权、废死什么的。《三体3》对白左圣母的讽刺满足了主流民众反政治正确的政治诉求,在《三体》获得雨果奖之前,中国接触过科幻的人就普遍开始讨论《三体》了。2015年雨果奖之后,主流媒体开始对《三体》进行报道,不接触科幻的人也开始看《三体》,这些人从来没看过科幻小说,自然被小说里一个又一个闻所未闻的点子惊得目瞪口呆,而《三体3》透露出的政治态度也十分吻合这些新读者的口味(中国民众深受文革历史和黑猫论的影响,因此主流崇尚的是实用主义,讨厌政治正确再自然不过),一下子就大火了。小说里讽刺白左圣母的语句和概念也开始广为流传,比如“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毁灭你,与你何干?”,“降维打击”等等。顺带一提,如果翻看2016年国内对美国大选的网络讨论,会发现川普在中国有几乎一边倒的支持率。奥巴马八年,欧洲爆发了难民危机,欧洲圣母义工被难民奸杀的新闻不断被报道,欧洲接收难民的政策在中国成为笑料,“白左”这个词也是在这个阶段被发明出来的。与此同时,政治正确在中国舆论场的声量逐渐变大,川普反政治正确的人设就成了中国主流民意的一种寄托,大众认为川普当选可以打击愈演愈烈的白左运动。
啊,原來如此。這種浮面的類比,並不基於嚴謹的邏輯論證,所以“相似”靠的是感覺;我已經解釋過,在公共議題上,感覺唯一應有的意義在於呈現個人的人品和智商。這裏劉和他的粉絲在人品和智商上頂多就是中等程度,成爲主流文化來主導社會,自然會有愚化作用;這是因爲現代大衆媒體和互聯網先天會競逐最低級的内涵和受衆,所以與其相對的“主流”文化就負有維護理性的責任,否則國家社會的腐化就失去任何刹車節制,台灣和英美是前車之鑒。
2021-06-25 04:41 回复
ws921013
2021-06-24 17:22
其实我是有些同情刘慈欣的,因为他很可能都没意识到成了他小说中”傲慢无知“的人。我认为原因还是王先生之前说的,我们的文化,娱乐和教育界出了大问题。众多快餐爽文的风靡畅销,各种文艺作品的无病呻吟反映的是我们大众的审美扭曲,而许多人都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偶尔有人指出这个问题往往又因为势单力薄以及涉及面太广而石沉大海。个人观察近几十年来我们的文艺欣赏水平是在下降的,而且受西方价值观影响很大,这其中和教育体系以及资本操作有很大关系。我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能迅速改善,可能只能先从文理不分科入手提高学生的综合素养。
求“爽”是現代大衆娛樂的核心目標,不只是小説,連新聞和政論也被嚴重污染愚化。像是雨果獎,原本成立的宗旨,就在於作爲品質和品味的中流砥柱,為程度高的小衆提供一個意見平臺,那麽比較隨意的讀者(Casual readers)如果能超越爽文,也可以有選擇的依據。但是這種專業性不高(這裏相關的是“科幻讀者”這個“行業”)的機構,必然會出現政治性的交互作用;既然美國仇中早已是無分左右的政治正確,雨果獎當然不可能獨善其身,它對中國科幻作品的選拔,有著是非顛倒的扭曲標準,也是很自然的。
2021-06-25 01:49 回复
AbzX5
2021-06-24 22:05
你的观察是正确的. 刘慈欣自己就认为, 假想有想象力的未来技术反而是科幻作品最重要的部分, 社会反应是次要的,这是他的作品特色. 我本来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直到发现真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把幻想技术当真了. 文艺作品越是明确的让读者意识到这只是小说家言, 创作自由越大, 这是一种很科学社会主义的观点.
真實的科技探索,是10000個可能方向(“點子”;不過不是劉慈欣這類民科級別的點子,而是行内人做研究過程中想到的點子)裏,只有1000個經得起理論初步檢驗;這1000個之中,只有100個能通過第一級的實驗驗證;這100個之中,只有10個能在簡單的效費比估算後過關;然後這10個點子交給創投基金,基金只要10個裏有1個搞成,就算很了不起。科學的根本在於求真,技術的關鍵在於實用,民科級別的胡思亂想,反其道而行,那麽流行之後成爲騙術橫行的思想基礎,在所必然、是事先就可以簡單預見的。這也是我昨天說“科幻的核心從來就不是科技”的邏輯根據:既然是民科幻想,當然是假的、不實用的,這樣的“科”和“技”,其價值是絕對負面,越是當真、越是受歡迎,對社會民心的腐蝕就越大。科幻作爲虛構小説的一個類別,有什麽特別的價值?一般小説的優劣,取決於對人性的描寫是否深刻全面。人類歷史上可能出現的遭遇,已經包含了所有文學創作的需要,根本不必再去憑空創造虛無的假科技背景。所以硬要去假想科幻,就只能在科技或者其社會影響上做文章;既然前者是危害極大的錯誤方向,做社會探討不只是理想中的目標,而且可以用嚴格的邏輯推論證明是唯一值得寫、值得讀的作品類別。以上我用三個段落就完成科幻發展方向的論證,糾正了大陸科幻行業40年的迷思。在這之前,中國的文學和社會學學者沒有一個能達到正確的結論,這不是整個文科教育出了大問題的又一個表徵嗎?
AbzX5
2021-06-25 02:41
非常有趣的观点, 没想到王先生的观点这么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 这个左翼的戏剧家就反对主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演什么像什么, 以及后世逼真的好莱坞特效等等), 而认为应该在观众越来越投入看戏的时候, 想办法让观众清楚地知道这是戏, 自己在看戏. 他认为, 社会会制造一些虚幻的意识, 比如说讲一个穷家女爱上富二代,经过剧作家重重巧妙的可信的安排最终结局美满, 这使人相信阶级背景差异这么大, 却还是有可能实现, 这种不切实际的幻象, 会麻痹人的心智, 使人忘记身处的社会存在强烈的阶级剥削. 这种戏剧使得人们短暂地忘记自己所处的现实, 并且觉得自己也有机会以这种简单的方式改变生活, 就像中彩票一样, 而忽略了绝大部分人是不会中彩票的.虽然我对王先生严厉反对硬科幻的说法持保留意见, 我从来觉得硬科幻也只不过是游戏, 毕竟民科不能当真, 但考虑到现阶段不少大众的确被迷惑, 而科技的发展又太过专业, 所以同意的确要加以批评. 如果将来硬科幻的作品能够通过各种方法"疏离"观众, 透过某种办法, 反复提醒观众这是戏, 不得当真, 那么我认为还是可以接受. 在大众对科技发展普遍树立正确的观念前, 现阶段只能严厉批评了.
你誤解了;我的結論並沒有那麽極端。“逼真”純粹只貢獻爽度,對普羅大衆是投其所好,我不反對。真正重要的是知識分子的態度,必須有超越普羅大衆的理性覺悟。這個覺悟如果能來自觀衆對議題的深刻瞭解,那是最好;但若是連知識分子級別的觀衆也被迷惑了(這正是“宣傳洗腦”的定義),那麽就必須堅持對事實真相的尊重,而放棄部分擬真的程度,總比禁掉虛構元素要溫和容易。尤其這裏我說“放棄擬真”,指的不是作品本身,而是作者在真實世界中的姿態;劉慈欣高興寫三流作品,普羅大衆喜歡看,那都由他們,但主流知識分子必須知道他在胡扯。
Submarine
2021-06-26 11:56
我倒是觉得您的担心恐怕会成为现实。高层确实注意到这个问题,但是缓不救急,整个系统的调整是个大动作,现在只能依靠外交力量在斡旋和反击。美国确实挑选了最为有力的攻击点,也是最有可能拖住中国崛起势头的方法。半导体上的失利导致发展被延缓几年的时间,就是不知道宣传战上一连串的失利是否可以拖垮中国?
中方與歐洲生醫研究機構有合作關係的專家不少,沒看到任何動員跡象,真讓人百思不解。
路哥哥
2021-06-26 14:17
古今人才对比是否合适?比如刘邦的班底,韩信好像没学习过什么东西,就变成军事奇才了,张良也就莫名其妙得到一本书。类似朱元璋很多也就是身边的一些穷哥们。共产党打天下的时候,也有不少没什么文化但是会打仗的将军。这是不是古今人物智商差不多,但是今天的社会复杂度要远高于古代。类似以前的土法炼钢入门简单,今天的高级钢铁冶炼就难了;农村很多人都会盖房子,但是盖摩天大楼却要非常专业的人才。因此古代那些人才,凭借是个人的机智,今天确实需要非常专业的训练才行。因此很难说据此说古代的训练比现在好。
你把一流和一般人才混爲一談了。如果全中國有大約一千多個一流天才,這個標準不正應對著百萬人選一嗎?你心目中的那些專家真的夠格嗎?那個公開質疑楊先生的研究生,顯然自以爲了不起,但他到了二十好幾,連自己行業的基本原則和定位都搞不清楚,把王貽芳這種四、五流學人當作神仙一樣膜拜,說他是九流可能都太寬厚了。雖然最近我把選拔、教育和獎勵機制並列,但那是因爲在現代專業細分的背景下,二、三流的人才也可以有重要的貢獻。其實對真正一流的頂尖人物來説,只有選拔才是最重要。人類的聰明才智固然有其上限,但這個上限依舊遠高於一般人的想象,只要思考訓練的大方向是正確的,格物致知的基本條件滿足了,自然有天才能脫穎而出,回應時代的召喚。當然專業細節的指數式繁衍,的確會把精煉的工匠技術和獨立的天才創造混肴起來,也可能成爲浪費時間精力的泥淖。尤其是行業組織一旦達到足夠規模,就自然有官僚慣性,即使無正事可幹,也必須繼續發明出新課題來忙碌,高能物理理論去搞超弦是典型的例子。你覺得真正一流的人才,是那些留下來寫出無數玄學論文的“大師”,還是有足夠見識和膽氣、願意堅持科學原則而轉行,另外開創出新事業的人?
路哥哥
2021-06-27 02:13
我曾经幻想,如果魔鬼满足我一个愿望,我就让让一万个绝对忠于国家的人才进入国家核心机构担任领导。这样这个国家本身就是充满理想的,自然会源源不断培养选拔人才。之所以这样幻想,我始终没想明白选拔制度最核心的问题,选拔的推论,必然追问谁能当担选拔者,一个超大型国家,还要解决相互掣肘的问题,更需要各个部门相互配合,需要系统性具备忠诚优秀人才才能完成这个任务。要解决这个问题,又回到选拔问题,这似乎是个死循环。王先生说过反腐很难,因为你反对的人同时又是你的团队依赖的。同样道理,国家领袖,习近平即使开会要解决宣传问题,但是面对当前拉跨的宣传队伍,估计也无可奈何,大概是同样的道理。
林庭雨笙
2021-06-28 03:18
假大空的空与必要的科研投资成本王老师你好,您在删掉的回复中提到过一万个科研方向中能有一个最终实现实用就不错了。结合您以前提到过学术圈中存在的“假大空”现象,那么,您认为那些未实现实用的9999个科研方向应该属于“假大空”中的“空”呢?还是说,它们并不属于“空”,而应该算为必要的科研投资成本?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空”与必要的投资的成本之间的界限在哪里?
楊光
2021-06-28 16:06
宣傳宣傳是個很有趣也很重要的議題,有時看到中方外交人員的"強烈反對"堅決.."等措詞,在中國以外的人聽起來就是八股與官腔。原因無他,目前整個環境是不對等溝通,在美式自由民主世界人民眼中,專制極權的政府或國家就是退步與恐怖的代表,你說再多都是敵不過恐懼的人性(可見美式的宣傳洗腦之厲害)。為何恐懼,因為在此民主自由宣傳體系,他們所宣傳的是專制的惡、不自由的壞處與各種領導階層的壞,會讓個人權利損失或被抓隨時降臨;並不會宣傳專制的優與好的地方。看民進黨現在被台灣人民說無能,最後說專制獨裁,"專制"仍是一個負面詞彙,大陸體制仍潛移默化中被打一槍。(COVID-19事件,個人覺得非常非常的可惜,中方沒有好好的著墨一番,機會稍縱即逝,等西方喘過氣來,如先生說的可能又要面臨一波連打) 回頭看看美式電影中,那追趕槍戰中的唐人街或中國市場就是雜亂與汙垢的代表,這種情況已經整整宣傳了多年,包裹著正義與爽度的糖衣,挾帶著各種私貨(產品廣告、文化置入),深深影響著先進國家或開發中國家(包含中國)幾代人。此時中方再啟動所謂的文化偉大,各種說明,都會大打折扣,受眾們已被置入專制是落後與危險的代表,自由與民主是正義與進步的象徵等假想印象。 個人覺得比較好的還是得從根本做起,專制與獨裁的議題是繞不過去的坎,中方首先得讓西方或其他國家的理性人,認識中國是個自由進步的國家,這邊有一個重點(因為不對等溝通,越刻意越糟糕),需得不經意間讓他們觀察到各種角度的中國。需要的是異中求同,像席主席的穿鞋合適回應,鄧的黑貓白貓,我覺得都是很棒的表達。又如先生說的大象遷移議題,資料中你也可以夾帶私貨,帶上幾秒或幾張繁華或友善的中國都市風貌,這種潤於無聲的宣傳滲透,才是西方人玩的伎倆。我個人跟朋友說明大陸的情況時,都直接了當地說,專制落後或貪腐低效的政府不可能建設成這麼現代化的城市與民生設施,你自己去看看。通常他們都會愣一下,然後思索一下說這還不是專制獨裁,舉國之力的結果。這樣就夠了,不管信不信,先給個高大上的印象。 個人覺得很疑惑的是,中方似乎沒有幾個民間機構或國際公司在進行這塊的著墨,你至少扶持幾個暗盤,發出幾個聲音阿。說來諷刺,民進黨這部分倒是做得很好,一步一步的蠶食整個台灣的媒體,也許有美國的介入吧。
要在長期的宣傳戰中,始終占據壓倒性的優勢,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先徹底抹黑對手,這樣以來,不論對手説什麽,都可以用“謊言”的標簽簡單打發。英美不但做到這一點,而且還成功地竊用“民主”、“自由”的標簽來神化自身。正確的對應之道,當然不是自説自話,也不是試圖講理,而是在戰術上用正文中所强調的簡短明證和歷史類比來質疑英美的公信力,在戰略上則另外搶占更光明正大的高地,也就是科學和專業。

你顯然對中宣部和文化部不熟悉;他們連自己的本分工作都搞得烏烟瘴氣,怎麽可能去安排暗盤呢?
2021-06-28 22:02 回复
南山臥蟲
2021-06-29 12:00
//我同意金庸遠優於劉慈欣這個結論,但真正的理由是,現在沒有人會想要放棄部署隱形戰機,改用降龍十八掌來訓練軍隊,但劉慈欣的胡説八道,卻有意地(他多次以未來科技專家的身份出席會議、發表談話;金庸先生可從來沒有自稱是武術教練)欺騙了幾千萬大學程度的讀者,想要把可以用在半導體、發動機和基因技術的經費,浪費到大對撞機、核聚變、火星殖民這種純幻想的空話上,讓其他騙子有機可乘,國家在崛起的緊要關頭,還要自縛手脚,罪莫大焉。//正想舉此一例。建議王兄專就劉氏現象撰文分析之,於公於私,都有好處。於私,可增流量;於公,應趁劉氏於學術領域的權威未變成王貽芳前,早早剪除,免留後患。請酌,謝謝。
清理整頓中國的科幻文學界,還真不夠格作爲我努力的重點方向。劉慈欣和王貽芳相比,也有一個本質性的差異,亦即後者對公私利益的衝突瞭然於心,前者卻是出於認知上的誤解。我之所以會把心裏過去幾年的相關牢騷在留言欄寫下來,是因爲有必要讓博客的忠實讀者在與一般大衆討論大對撞機、核聚變、火星殖民這些話題的時候,心裏有個底,否則老是有“中國之光”在幕後作爲思想前提,就無法觸及論證的真正關鍵,亦即性價比和可行性。

幾天前收到特稿邀請,另談一個重要議題,現在還在組織醖釀思路的過程中;如果真要先整理出一篇談科幻的文章,也只會是既有留言回復的重新組合。
2021-06-30 04:40 回复
Wandering Mac
2021-06-29 16:11
王先生在回覆裡提到的,就如英文媒體目前在輿論操作上管用的伎倆其實很多源起於英國19世紀的國內政治鬥爭,中國在目前的對外的回應的口氣也基本上是在回應國內問題時所用的。有時候我也會想,在英美的輿論偏袒之下,很多國家真是活得相當滋潤,例如中東一眾國家如沙特、以色列,南亞的印度,甚至是東亞的台灣。上述地方的內部問題按照英美的標準必須大力撻伐,而實際上英文媒體卻對此或是避重就輕,或是把一些正面的事件拿出來大力讚賞,客觀上支持了這些地方的劣政繼續加大力度執行,而無需顧慮對“人權”或者“自由”的實際侵害。這也是王先生多次提到的“民主”和“自由”在英文媒體的濫用下早已丟失了本來的定義,甚至是英美自身後來加入的很多講法都在邏輯上無法自洽。不過在這裡想請教王先生,在中國目前客觀上在國際輿論中完全被按在地上痛打,在可見的未來狀況基本只會更壞的情況下,我本人的一個直覺便是這個國家在這方面的無能對我的利益是一種非常直接的侵害。尤其是王先生的後記裡提到的現象,我也觀察到在目前的英文媒體上,中國故意洩漏病毒的輿論已經形成,子彈已經上膛對準了中國。我無法預測往後會如何發展,在這種近乎全世界壓倒性的輿論壓力下中國會如何求生。我想很多人跳到英文媒體一邊幫助搖旗吶喊,或是一些華人成天強調自己的whiteness或者Americaness,這可能是一個邏輯出發點,簡而言之是在趨利避害。對於這種行為在邏輯上的漏洞以及可能的後果,我沒有能力指出來,雖然我也在時時訓練自己的基於事實的邏輯推導能力,以及加大閱讀量以充實知識。但是對於一般的生活在海外,過日常生活而非政治宗教化狂熱的華人來說,王先生從邏輯和實際情況來說有什麼樣的建議,抑或是一些經驗?
“這個國家在這方面的無能對我的利益是一種非常直接的侵害”這句話,讓我目瞪口呆;你有必要檢討一下自己,是不是被台灣或僑界的愚昧公共論壇所污染,把智商往下拉的太多了?我在2013年返臺,只讀了6個禮拜的《自由時報》,就深深感受到智商歸零的壓力。如果是中毒幾十年,我建議你把博客反復多讀幾遍;重建理性邏輯能力的過程,可能是非常緩慢而痛苦的。

你那句話有什麽邏輯問題呢?太多了,我得要一步一步來討論:

1)當前英美的抹黑攻勢,目標對象主要是歐洲、次要是其他對中美博弈還沒有站隊的國家。他們對内的洗腦,早在十年前就已經完成,和現在中國的反應毫無邏輯因果關係。

2)至於其反中的原動力,來自Anglo-Saxon的種族優越感和自私無恥傳統,中國唯一“討打”的作爲,是高效的政治和經濟,威脅了美國的霸權,在外宣上的抵抗與否根本不是原因。事實上剛好相反,如果中國的外宣都聼我的,見招拆招,把英美在國際上不斷羞辱,固然對中國本身有大益,但居住在英美的華裔僑民反而必須面對老羞成怒的暴民,處境會比現在還要糟糕。就連袁紹都不能就事論事,爲了自己的錯誤反殺了田豐,你覺得英美民衆有更高的智慧?

3)從道德觀點,這種爲了利益或仇恨而全世界造謠抹黑的邪惡行爲,真的應該被怪到受害人沒有更有效地抵抗嗎?你自己有沒有公開批評過《大紀元》或《自由時報》?如果有壞人闖進你家,你選擇躲起來保命,結果女兒被强暴了,你事後有臉來怪她沒有盡力抗拒嗎?

4)從時間來看,我在中學時期就注意到“民主”、“自由”那些敘事不像科學論述,反而類似宗教教條;來到美國沒幾年,就徹底看穿Anglo-Saxon言行之無恥。我有資格批評中國外宣的後知後覺是因爲自己比他們早覺悟了幾十年,而且還花了無數心血來做教育工作;你呢?

至於僑民該如何自處,這得視個人環境而定。我自己正在準備離開美國;其他人可能沒有這個選項,包括我兒子暫時都如此。我能事先建議的是,不要指望模仿黑人建立政治影響力,亞裔沒有那個本錢,徒然養肥幾隻踩著衆人頭上、換取個人私利的樣板忠狗。
2021-06-30 04:20 回复
AbzX5
2021-06-30 16:15
最近注意到了中国外交的一些新动向: (1)中国声援阿根廷对马尔维纳斯群岛的主权, 可能要逼英国放手殖民地, 我记得印度洋上有一个很重要的殖民地迪戈加西亚岛被英国租给了美国. (2)中国要求调查加拿大原著民学校小孩被杀害的事件. (3)中国28日在联合国称要关注美国人口贩卖问题, 其实就是非法移民带来的问题. 这些动作效果如何? 有没有帮助?
我也注意到了,而且覺得很欣慰,因爲又有一個重要政策建議被接納。別忘了,它正是這兩篇博文的宗旨,當時就可以確定有執政單位讀過,但外交上反守為攻,先得徹底撕破臉,亦即改變幾十年來的大戰略,幾周前我不是還擔心他們沒辦法下決心去實踐嗎?

這類長期戰略方向的改變,需要不斷持續努力才能有實效;所幸中美博弈還有5-15年的高峰期,總會有結果的。
2021-07-01 01:52 回复
sync1997
2021-06-30 20:03
這位Wandering Mac先生,跟之前的freeHK的說法如出一轍這位Wandering Mac先生,跟之前的freeHK的說法如出一轍。想把中共外宣的失敗作為合理化自己趨利避害行為,最終想得出中共外宣失敗所以中共自己該死的結論。其實內在的是自己扭曲的邏輯體系。 比如您的第一段是承認歐美媒體本身連雙標都算不上,存粹是洗腦的操作,您的第二段卻實質是服從媒體強權,認為這種強權下中共的宣傳沒有反抗的機會,並且順從強權便如臺灣一樣可能得到一些好處,來合理化自身趨利避害的茍且行為。 可惜,這是白左白右都看不上的行為。你即沒有白左嘴裏的自由精神,也不講程序正義,也沒有白右嘴裏的反抗精神,因為你屈從於強權。那請問您是想做那種人?還是覺得如蔡總一樣,對內草菅人命,對外跟人家的狗爭搶奉承的位置? 本不想太啰嗦,因為以我蠢見,你若生活中也是這樣想,就已經無可救藥。 只是上次對王先生表達過對世人喜歡吃精神鴉片的失望,王先生回復猶如當頭一棒。其實我看王先生其實對中共的內政不慎熟悉,可能更覺得英美體製的邪惡,不能讓這種製度毀滅人類的感情更多。人類只有把理性和科學邏輯奉為圭臬才有希望,可能中共只是更接近理性的那一個而已。這世界也沒這麽不堪,連理性都不能接受,所以至少我們可以從自己做起,並開始影響周圍人的行為,也比培養這種扭曲的邏輯,讓自己吸食鴉片,有雲泥之別。
精神鴉片的確是我批評的對象之一(只針對知識分子而言,普羅大衆追尋娛樂無傷大雅)。不過我必須提醒你,這位Mac和上次的freeHK相比有一個本質上的差異,就是後者的思路完全基於感覺和意識形態,而前者卻是從自身利益出發,只不過沒有深思熟慮,找錯了發泄的對象。我以前曾經特別撰文討論“損人不利己”和“損人利己”的對比,並且解釋過前者其實可以更糟糕。上周有朋友來訪,閑談中他們也問起爲什麽我對龍應臺特別嚴厲;他們說一般人認爲龍只是笨,而其他藍綠政客則邪惡無恥得多。我的回答是,在現代媒體環境下,公共人物的笨,可以比邪惡無恥的後果更為嚴重。這裏的機制就在於愚化群衆、藉著身體力行的示範作用誘導他們走上損人不利己的歧途:壞人說謊話,總有痕跡可循,笨人說蠢話,卻是絕對誠心誠意的。 我並不是說Mac是壞人;自己的利益無端受損,想要抱怨是普世人性,而且不能算是非理性的反應。我之所以不太高興,是因爲這裏的正確利害分析,博客早已反復解釋過,不去找始作俑的美國人或爲虎作倀的法輪功和民進黨算賬,反過來怪到主要受害人頭上,才是他所犯的邏輯謬誤。這個謬誤是技術性的,而freeHK犯的卻是根本性的錯誤。
2021-07-07 22:52 回复
路哥哥
2021-06-30 20:24
感觉得这个人的视频(https://youtu.be/aTa6dvrRvdU)符合王先生对外宣的说法,即展示真实的中国,也嘲讽了外媒的无耻。这个应该可以借鉴一下。
是的,不過英美内部民衆十年前就被洗腦完成,早已沒救了,畢竟“It’s Easier to Fool People Than to Convince Them That They Have Been Fooled”(一般說來自Mark Twain,不過查無實證,所以應該是後人僞托)。現在外宣的重點對象,只能在於歐盟和其他未站隊國家;即便如此,大部分民衆依舊不會聽得進去這樣的講理(雖然比八股文要好得多),必須是更簡短、有力、高調、反復的揭瘡疤才可能有實際影響。

這裏我舉一個近期的實際例子:中方批評日本排泄核廢水之後,外媒就忽然爭相報導中國核電站的一個小事故,這顯然不是巧合,而是有意發掘出來小題大做、用以矇蔽普羅大衆的宣傳烟幕。外交部發言人應該高調地强調,Fake News拿一個在美國每年發生多次的0級事故來説事,誤導受衆去和福島的7級事故相比,顯然是有意騙人的手法,句點。殺人誅心,公共辯論中最有效的伎倆是人身攻擊,Trump一輩子只靠編造謊言和强加幼稚標簽來攻擊敵人,結果在美國能做到總統,那麽中方用實話來直接打擊美宣體系,自然更加是名正言順、理所當然。換句話説,外宣的首要聽衆是歐盟,頭號打擊對象則是英美媒體;你引用的這個視頻認識到後面這一點,是我最欣賞的角度。
2021-07-01 03:46 回复
路哥哥
2021-07-01 19:49
美国这几天垮掉一栋楼,中国网民在嘲笑美国考古式的救援。这样的事件是否值得在更高层级上批评?比如可以安排记者在外交部提问,发言人可以回答:我们注意该事件,我们对事件中的不幸遇难者表示哀悼,我们也发现到当前的救援工作非常低效,我们督促美国政府增加救援投入,不要让那些本可得救的人,因低效的救援速度而遇难。生命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当前的救援方式严重伤害了这项基本人权。我们会继续关注救援的后续情况。
原本“生命權是基本人權”是可以强調的外宣説辭,但這件事有吃人血饅頭之嫌,還是不碰爲宜。
2021-07-02 00:37 回复
MAXWELL
2021-07-01 23:39
最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建议将世界自然遗产澳大利亚大堡礁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并且世界遗产委员会主席是中国人。用环保的大旗来打压澳大利亚符合博客里提到的以白左之矛,攻白左之盾的方法还可以顺带打击澳大利亚的旅游业。况且美国在特朗普时期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反而给了中国便利。
可惜這裏的旅游收入只是個零頭。
2021-07-02 00:41 回复
雷霆霹雳震霪霾
2021-07-02 00:05
最近在BBC看到一篇文章说武汉实验室泄露论给川普助长声势。如果情况是真的,并且民主党政府对此也有认知,会不会投鼠忌器,在此话题上稍微手下留情?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57616323
如果由Biden公開宣佈,就是民主黨的“功績”。
2021-07-02 00:40 回复
路哥哥
2021-07-02 21:54
中国抗疫取得了如此成绩,结果彭博却搞一个排名,把美国排第一。感觉中国该争取类似的话语权了,比如各种国家能力排名,各类信用评级,各类大学排名。
這是霸權交替過程中,必然會出現的許多亂象之一:短期來看,中國無力創建自己的版本;長期來看,這些美宣機構睜著眼睛説瞎話,不正是打擊自己的公信力、挖自己的墳墓?我以前已經解釋過,外宣是霸主的專利,所以重心轉移慢於整體國力消長;這是爲什麽我始終建議采取戰略守勢、盡可能爭取國外天然盟友的背景考慮(另外還有中宣部的顢頇和外交部的稚嫩等等)。
2021-07-03 14:38 回复
MARKING_Y
2021-07-02 22:25
回到宣传问题,王先生曾说道中国近期最成功的外宣就是火星探测器成功着陆运行和云南大象群。证明了这类人文科学自然话题的宣传性比100个直接对外宣传“社会主义好”,更能突显大国风范。这次载人航天建立太空站更是一次强力的全球广告(这点王先生之前也提过,航天事业是烧钱的但也是最有力的外宣之一)。这个广告对欧洲科学人员的效果无疑是巨大的,中国也设立了门槛不再做“老好人”这点也令我欣慰(中国太空站全部中文操作系统,外国航天员想使用必须得学习中文) 现在问题在于“载人登火”这个上,中国订立了2030登火计划,美国也应激性的给NASA注资重启登火计划,王先生觉得“载人登火”是有近期现实可行性的项目呢还是又一个“星球大战”计划?因为在目前如此严峻的国际环境下,载人登火的成功与否,有可能成为新旧强权交替的催化剂,也有可能让美国继续维持霸权现状同时让中国的处境更为艰难。目前感觉中国在这方面有领先优势(中国航天是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虽然官僚问题和人才挽留问题是个绕不开的坎),而NASA目前已经失去了现成的技术和人才库,只能去找马斯克和贝佐斯这两个互联网公司出身的资本骗子来建立登月登火计划,感觉很大概率会演变成中国光刻机的美国翻版(或者可预见的无限期延长)。
見下一個讀者的評論。

你的程度還不夠質疑這個博客的正文論述,請先檢討一下是否真的已經把所有近萬個討論都讀完、讀懂、讀通了。
2021-07-03 14:47 回复
AbzX5
2021-07-03 01:18
这个博客已经谈过多次深空探测没有经济价值, 只有广告意义, 既然只有广告意义, 在中国没有取得霸权前, 用钱的地方还很多, 打个小广告即可, 没必要搞火星载人这种花费极大的项目.我个人外行的估算是地球轨道集合方式载人登月(921火箭?)和火星无人取样返回两个项目, 花费勉勉强强能接受(如果花费仍然太大, 也欢迎王先生批评我个人的外行估算). 火星取样返回此前人类也没有做到过, 同样有广告效用,而火星载人则花费实在太大, 根本并不适合在2033年的时候搞, 可以等中国成为新霸主后再谈, 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像F35项目和第一次海湾战争那样忽悠他国出钱. 现在美国人要搞, 可以诱导他们去搞. 假设美国工业退步到重返月球都要一拖再拖, 那中方更没有必要急着展开火星载人计划了. (额外提一句, 我好像记得上面的意思2033只是去火星取样返回, 火星载人并不现实)
搞太空競賽,除了廣告之外,還有一個可能的實用價值,亦即戰略忽悠,消耗對手的資源。不過這種詭詐伎倆,不是中方的强項,不搞也罷。

有關載人登火,我猜測是有研究主管出來吹牛,被若干媒體誤傳了;照理中國政府不會衝動到在登月成功之前就啓動遠遠更貴、更難、更沒用的登火計劃。



我用語向來追求精確,不過有時太過精簡,可能會產生誤解。我在回復3樓留言時所説,總師被媒體報導誇言載人登火,這裏的重點不在於國家是否真的立項(事實上我不相信已經批准),甚至不在於總師實際説了什麽,而在於這樣的新聞沒有引起任何批評,完全印證了群衆被洗腦的論述。
2021-07-05 04:25 回复
desertfox
2021-07-03 10:18
全程聽完習近平的演講,必須說這次演說的撰稿人是裡外兼顧巨細彌遺很能反映中國共產黨在宏觀上的充分掌握。雖然文字上還是傳統的共黨八股,但是內容確實是有其真切的地方。我注意到整個演講裡與會者共有三次長時鼓掌並配合以歡呼表示極端讃同。頭一個是對敵外勢力的打壓一定會強力反應,第二個是對統一台灣決心不變實力充足,第三是對年輕的一代寄予厚望而且充滿信心。 另外習在共黨領導的傳承上從毛鄧江胡一個都沒有遺漏,這讓我很放心,這表示我錯怪他了,因為中共目前的成就是幾代人接棒完成的,所以他並沒有攬前人之功來為自己造神。 然而裡面還是有敗筆,因為太強調外來的馬克思主義,也太強調所謂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而外來的和中國的這其中明顯的就是是有衝突和矛盾。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是同意王先生的提議:說是科學的社會主義不就好了嘛,因為既然是你頭一個提出來這個名詞,那就是中國的不是嗎?而科學的那就是不分中外合適即用,那馬克思主義就是適合中國的國情,這樣講起來就裡外兼顧,老外也沒有話說。 最後我雖然討厭他的歪脖子,但是他的聲音帶磁性,是中共所有領導人裡面我認為最吸引人的。整體的講我認為這次中共建黨百年紀念大會辦得很成功,對內對外都是很好的宣傳。外國媒體都有報導但是沒有一家有護旗隊踢正步的錄影,算他們識相。 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21_07_01_596533.shtml
你説的很好,正是我建議“科學社會主義”之前,已經思量過的考慮;這裏我再補充幾點。

首先,Marx創立現代共產主義思想,著作中最大的空白遺漏在於政權(State,不是政府Government)應有的角色和作用,所以日後實際掌權的共產黨人,是在沒有理論根據的前提下自行摸索,其中Lenin最早奪權,他的經驗也自然被記錄下來充當後人參考,所以才會有馬列並列的説法。然而Lenin的選擇顯然達不到Marx的高度,重新嘗試探索在所難免。

在中國,毛的版本在文革後壽終正寢,鄧小平反思的結論是大家都知道的,以實驗和成果為導向的步步爲營策略。習近平雖然在對内對外的政策戰略都做了重要的改革和修正,在思想層次卻是完全繼承鄧的遺產。既然是摸著石頭過河,當然是因時制宜、與時俱進,難以事先歸納出一個簡單標題。我的思路是,可以更深一層來看(英文是A higher metalevel):現代中共的政策雖然沒有固定方向,但那正是不預設立場,遵循科學方法和理性原則,追求公益最大化的結果,所以稱爲“科學社會主義”再恰當也不過了。

自稱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是在前面討論的鄧思想前提下,有意做出的籠統説法。換句話説,它是毫無内涵意義的廢話(還記得上周有人提過,這個博客的慣例是把内容重點迅速高效地濃縮出來?),而且是故意的。這對内還不是問題,反正知識分子對改開以來的治國方針當然心裏有數,但是放在外宣就很尷尬:自由市場體制裏充斥著各式各樣、毫無意義的空洞廣告詞,歐美群衆久經訓練,一看便知,然後自然誤解為中共是在哄騙聽衆。用“科學社會主義”做出精確的總結,不但名正言順,在外宣上大幅加分,對内也時時提醒群衆要建立以科學理性為基礎的社會文化,那剛好就是這個博客的宗旨之一。
2021-07-04 01:05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21-07-03 10:37
如跳脫出框架思考,樓下討論到的許多問題的本質很可能就是每個人出生兩大獨立隨機變數「非理性愚蠢的程度」和「人性自私自私的程度」相互疊加的效應產生的,比如非理性程度和自私自利的程度每個人都有所不同如果假設人性是這兩大隨機變數常態分配並且給每隔變數一個機率,可以推論出社會的演化動力學,例如假設存在4種類型的人1.「愚蠢但是私人的人」2.「愚蠢但是無私的人」3.「聰明但是自私的人」4.「聰明但是又無私的人」如果無私的人出現機率是P1=1%,而愚蠢程度是P2並且理性程度較高的人出現機率也是1% 那麼同時出現兩者在一個人身上的機率就是1%*1%=0.0001大約萬分之1,且每一個階級的後代(不管富人或窮人)都可能生出不同類型的人並且是隨機分配,比如川普的智商可能就不如他爸,還可以在社會中看到很多例子比如一個博士生要跟一個只有小學畢業程度但是50年前買了精華區房地產的房東繳房租,例如民粹主義和愚民政治媒體宣傳之所以有效雖然這些媒體被資本控制本身要負很大責任(王博士的批判我同意),但是對理性思考的知識分子這種低智商宣傳就起不了作用,根本原因如果是這兩大隨機變數在每個階級當中的分配狀態和週期性演化的惡性循環導致體制崩壞和腐化(並且具有第4.類兩大特質的人被私有制週期性的洗到社會底層),所以如果拋開生產力進步這一變數單獨看人性,中國歷史上才有不斷的農民起義推翻一個腐敗舊王朝之後開國皇帝來一段開明專制或許維持2-3代人的高效率,之後又再度腐化然後新的剝削階級取代舊的,新朝代取代舊的死不斷惡性循環的迴圈,自私程度這一個隨機變數每人都有所不同沒有人是絕對無私和絕對自私,絕大部分人都是中庸的,比如人類不可能像螞蟻或蜜蜂一樣當蜂巢遇到危險就犧牲自己保衛整體利益,總是站在全人類的利益角度思考的必然是少數,但是人類是社會性動物有一定程度的無私對整體的生存有利,那麼這種無私的基因就被保留下來了,導致惡性環圈的具體路徑是這樣:「當一個國家政權剛成立的時候,統治階級是從推翻上一個時代的既得利益者當中發展起來的,這種人可能是具有無私的和理性程度較高的特性所以才維持幾代人的開明專制,之後這些統治階級的後代透過社會財富世襲(在資本社會中)或者是權力世襲(例如嫡長子繼承制),但是不管父母在優秀永遠有機率生出愚蠢或是自私的後代,而從底層人口基數最大和統計學角度來說底層社會的無產階級人口大於上層階級的人口總數,所以如果中國古代沒有科舉制度只需要幾代人上層階級必然是愚蠢又自私,而下層社會雖然也有許多蠢人但是因為人口總數大必然也有許多天才再來是關於民主,如果所有人都是理性的又自私的貨這是理性又無私的民主都可以有效運作,因為自私理性的選民(無產階級)必然會選出符合自己利益的候選人,但是自私和愚蠢兩大隨便數疊加在一起就會產生「火雞投票過聖誕節的惡性循環」再來王博士之前的問題為什麼科研體制管理水平效率低下也可從這裡思索,因為天才不能保證一定出生在中產階級家庭以上,如果一個天才生在中國農村或農民工底層家庭他必然要去工廠工作或去送外賣,那麼必然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而考試制度不能保證克官的篩選人才,中國的教育制度有效地創造出出大量工程師發展經濟,但是永遠培育不了愛因斯坦這類的人物
大一統理論
2021-07-03 10:46
如跳脫出框架思考,樓下討論到的許多問題的本質很可能就是每個人出生兩大獨立隨機變數「非理性愚蠢的程度」和「人性自私自私的程度」相互疊加的效應產生的,比如非理性程度和自私自利的程度每個人都有所不同如果假設人性是這兩大隨機變數常態分配並且給每隔變數一個機率,可以推論出社會的演化動力學,例如假設存在4種類型的人1.「愚蠢但是私人的人」2.「愚蠢但是無私的人」3.「聰明但是自私的人」4.「聰明但是又無私的人」如果無私的人出現機率是P1=1%,而愚蠢程度是P2並且理性程度較高的人出現機率也是1% 那麼同時出現兩者在一個人身上的機率就是1%*1%=0.0001大約萬分之1,且每一個階級的後代(不管富人或窮人)都可能生出不同類型的人並且是隨機分配,比如川普的智商可能就不如他爸,還可以在社會中看到很多例子比如一個博士生要跟一個只有小學畢業程度但是50年前買了精華區房地產的房東繳房租,例如民粹主義和愚民政治媒體宣傳之所以有效雖然這些媒體被資本控制本身要負很大責任(王博士的批判我同意),但是對理性思考的知識分子這種低智商宣傳就起不了作用,根本原因如果是這兩大隨機變數在每個階級當中的分配狀態和週期性演化的惡性循環導致體制崩壞和腐化(並且具有第4.類兩大特質的人被私有制週期性的洗到社會底層),所以如果拋開生產力進步這一變數單獨看人性,中國歷史上才有不斷的農民起義推翻一個腐敗舊王朝之後開國皇帝來一段開明專制或許維持2-3代人的高效率,之後又再度腐化然後新的剝削階級取代舊的,新朝代取代舊的死不斷惡性循環的迴圈,自私程度這一個隨機變數每人都有所不同沒有人是絕對無私和絕對自私,絕大部分人都是中庸的,比如人類不可能像螞蟻或蜜蜂一樣當蜂巢遇到危險就犧牲自己保衛整體利益,總是站在全人類的利益角度思考的必然是少數,但是人類是社會性動物有一定程度的無私對整體的生存有利,那麼這種無私的基因就被保留下來了,導致惡性環圈的具體路徑是這樣:「當一個國家政權剛成立的時候,統治階級是從推翻上一個時代的既得利益者當中發展起來的,這種人可能是具有無私的和理性程度較高的特性所以才維持幾代人的開明專制,之後這些統治階級的後代透過社會財富世襲(在資本社會中)或者是權力世襲(例如嫡長子繼承制),但是不管父母在優秀永遠有機率生出愚蠢或是自私的後代,而從底層人口基數最大和統計學角度來說底層社會的無產階級人口大於上層階級的人口總數,所以如果中國古代沒有科舉制度只需要幾代人上層階級必然是愚蠢又自私,而下層社會雖然也有許多蠢人但是因為人口總數大必然也有許多天才,而在已經腐敗的朝代中發動新的農民起義取代舊的剝削階級是第4.類人的主要貢獻,是時代創造英雄不是英雄創造時代,然後又可以在滾一輪惡性迴圈(如果沒有生產力進步)這會永遠持續下去再來是關於民主,如果所有人都是「理性的又自私」的或「理性又無私的」民主都可以有效運作,因為自私或無私的理性的選民(無產階級)必然會選出符合自己利益的候選人且人口總數最大,但是自私和愚蠢兩大隨機變數疊加在一起就會產生「火雞投票過聖誕節的惡性循環」再來王博士之前的問題為什麼科研體制管理水平效率低下也可從這裡思索,因為天才不能保證一定出生在中產階級家庭以上就沒有社會經濟條件讓他向上發展,如果一個天材生在中國農村或農民工底層家庭他必然要去工廠工作或去送外賣這是最現實合理的選擇,那麼必然造成社會人材資源的浪費,而考試制度不能保證客觀的篩選人才,中國的教育制度有效地創造出出大量工程師發展經濟,但是永遠培育不了愛因斯坦這類的天材,總而言之有4.聰明又無私的人的特性並不能保證永遠成為統治階級,會被私有制或是權力世襲週期性的洗到底層,因此不斷的發生這種惡性循環
大一統理論
2021-07-03 11:13
補充:歷史唯物主義需要把生產力進步考慮進去,無產階級先鋒隊4.才有可能引導社會跳脫出這種惡行循環再來我想問,有沒有可能未來基因工程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人性的缺陷可以被生產力改造?所有政治、媒體、宣傳、科研的困難最根本是人性的缺陷被反覆利用「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永遠沒有學到教訓」
大一統理論
2021-07-03 11:16
總而言之有4.聰明又無私的人並不能保證永遠成為統治階級,會被第3.類的人私有制或是權力世襲週期性的洗到底層,因此不斷的發生這種惡性循環補充:歷史唯物主義需要把生產力進步考慮進去,無產階級先鋒隊4.才有可能引導社會跳脫出這種惡行循環再來我想問,有沒有可能未來基因工程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人性的缺陷可以被生產力改造?所有政治、媒體、宣傳、科研的困難最根本是人性的缺陷被反覆利用「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永遠沒有學到教訓」
大一統理論
2021-07-03 15:31
或許跳脫出既有思考框架可能發現解決辦法,非理性程度和自私自利的程度每個人都有所不同,如果假設人性是這兩大隨機變數常態分配並且給每個變數一個機率,可以推論出社會的演化動力學,例如假設存在4種類型的人1.「愚蠢但是私人的人」2.「愚蠢但是無私的人」3.「聰明但是自私的人」4.「聰明但是又無私的人」如果無私的人出現機率是P1=1%,而愚蠢程度是P2並且理性程度較高的人出現機率也是1% 那麼同時出現兩者在一個人身上的機率就是1%*1%=0.0001大約萬分之1,且每一個階級的後代(不管富人或窮人)都可能生出不同類型的人並且是隨機分配如果第3.類的人 「自私又聰明」在上層階級當中的人口數量遠遠高於 第4.類的人「聰明又無私」,那麼本質上是第3類人在和第4.類人在爭奪對第1第2類人的統治權,這是第3.類人和第4.類人之間的戰爭,而第4.類人在一個國家剛誕生的時候在上層階級的比例最高因為上一個政權的既得利益者被推翻是無產階級先鋒隊的功勞,然後隨時間逐漸減少直到體制崩壞,而第1~2類人口(1.愚蠢又自私或2.愚蠢又無私)也占據上層社會相當比例並且隨時間放大,但是第3.類人口(簡稱頂3.)的的總數在上層社會遠遠高於頂4類但又少於第1-2(頂稱頂1.2)類所以能夠控制其他上層社會,想要獲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必然要控制媒體 教育和住房等等,防止誕生在底層的3.類和4.類(簡稱底3和底4)人材往上爬瓜分他們頂3.類人的資源,必須把向上發展的大門關小一點直到最終完全關閉,而在底層社會第4.類人和第3.類人都有共同利益就是引導1和2類人推翻既得利益者的統治並且因為人口基數大和機率的必然性最多的第4.類人不是誕生於上層統治階級而是誕生於底層底4和抵3在底層的數量大於上層得數量,力量對比發生翻轉,於是惡性循環又重新開始了,如果基因改造人可行才有可能能解決這種惡性循環矛盾,但是頂3也可以掌控這個技術導致網更壞的方向發展之前討論的大強子對撞機核融合是浪費資源 或許不是那些人不知道這是浪費資源,而是頂3比頂4更多,而必然要造成社會資源浪費,而原因不是中國沒有3或4類人材去搞科研,因為大多數的3~4類人材都是底層,如果一個天材生在中國農村或農民工底層家庭他要去工廠工作或去送外賣這是最現實合理的選擇,找工作資本主義企業是根據工作經驗來篩選人才,不是根據人的本質,而很大程度上人脈 家庭資源,而底3和底4人才因為可能連初始條件都無法積累而發生惡性循環,比如愛因斯坦也曾經失業過,之前報導過數學天才張益堂因為沒有推薦信而去速食店賣炸雞的(這算不算浪費),否則無法解釋全球人口這麼多但是絕大多數底3和底4都沒有這個社會經濟條件去搞科研,之前李克強不是還說中國有6億人口月收入不到1000人民幣(大約4300台幣)?這不就證明我這個假設抱歉上兩篇打太快有文字錯誤
路哥哥
2021-07-03 18:51
请教王先生,我的一个疑惑:“科学社会主义”中,“科学”二字为什么不是废话?因为我提出的观点或者主义我当然认为是科学的,因此前面再加个“科学”二字,是否多余、甚至是自夸。顺便说下我的看法:一个口号提出应该简洁的表明自己的主张。我想一个主义无非是提出一个主张(价值观)以及实现这个主张的手段(方法论)。社会主义因为在西方宣传下被污名化,因此他的主张根本就不会被人正视。更好的方式是否应该提炼出社会主义的内涵:对底层人民、弱势群众的关怀,共同发展、共同富裕等;实现这个目标的手段,就是中国追求的治理方法。因此这个口号,是否应该着眼如何提炼这些内容,从而脱离马克思之类的人物。类似西方的主张“民主、自由”是核心价值观,选举、新闻自由、市场自由等是方法论(虽然不靠谱,但宣传简单)。
社會主義是什麽?馬列毛鄧所説所做的?它們根本就沒有一致性,互相矛盾,不可能充當定義,更別提成就參差不齊,導致你説的西方媒體可以很容易就把社會主義汙名化。而且從理論角度,一味低頭追尋前人的脚印,視野極其狹隘、不思進取,除了水八股文的篇幅之外,毫無實際意義。

我反復解釋過,政治的目的,在於公益的最大化;各式各樣的政治體制和理論,都只是爲了達到同一目的的不同路綫選擇。資本主義的基本假設是什麽?只要追求資本利益的最大化,全社會的公益也自然最大化;這在理論和實踐上都可以簡單證明是胡扯,我不多贅言。

相對的,社會主義的邏輯前提何在?政策必須始終並直接以全民整體公益為評量標準。這在字面上看來很合理,毛病可能出在哪裏呢?首先,政策設計與實際結果之間,往往有著複雜而且出乎意料的作用和反應,必須對經濟學、政治學、社會學、心理學等等社科學科進行深刻、甚至是開創性的思考,才能事先計算預估。如果做不到,就只好步步爲營,以實驗結果為導向(摸著石頭過河也有它的問題,亦即如果不高瞻遠矚、從理論上看出正確的大方向,就會被局限於局部最優解,而且組織内外的利益集團都可以試圖建立執行上的障礙,阻止國家社會追求全局最優,例如反腐、打擊中醫教,都不是例行官僚行政所能觸及的,參見下面關於人性的討論)。文革就是沒有考慮政策實際後果、强硬胡搞的典型案例,反而被資本主義宣傳機器拿來反襯自身的優越性。

其次,直接追求公益違反了人類的自私天性,公權力内部先天就暗藏極大的腐化壓力。這要求一個超政府組織,能夠强加嚴格的紀律。這個難關在歷史上更爲重要而且常見,蘇聯和絕大多數亞、非、拉的社會主義政權都是絆倒在這裏;中共在2012年之前,也曾面臨類似的困難。

所以“中國特色”這個形容詞不但毫無實際意義,隨便什麽版本都可以說是中國特有,而且歷史上實踐社會主義的兩個大坑,中共都曾經摔進去過,這算哪門子特色?反之,“科學”兩字,不但是對改開以來最高指導思想的精確總結,而且是避開和爬出大坑的最佳指南,和“廢話”剛好相反,你是怎麽扯到一起的?我沒有看到你的論證,就只有一句空口白話的論斷;嚴重警告一次,再犯禁言。
2021-07-04 10:17 回复
AbzX5
2021-07-04 01:40
回路哥哥: 科学社会主义的问题已经反复讨论过了, 我把我参与的一些留言列出, 请再读一读.(1)首先在 http://blog.udn.com/MengyuanWang/155869077 文章中2021-03-04 09:54:00, 2021-03-08 08:36:00 两则留言已经说明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政治是一门科学, 西方有许多保守人士认为政治本质上是信仰问题, 所以明确科学一词很有必要, 不科学的社会主义例子就是白左.(2)其次, 本篇文章 2021-04-28 05:59:00, 2021-04-28 23:17:00 两则留言已经详细讨论了科学社会主义与西方提倡的民主自由有什么异同, 有什么吸引力. 按照这个大致的理论框架, (a)公共利益最大化的是最终目标, 普世价值同时包含了自由和平等, 而不是只讲自由 (b)民主只是科学手段之一, 他本身并不是普世价值, 不要误把手段当做价值, 民主也不能保证能科学的处理自由和平等的矛盾, 实现公共利益最大化(3)最后, 本篇文章 2021-05-24 17:12:00, 2021-05-26 17:25:00 两则留言已经讨论过了为什么要取"科学社会主义"这个名字.
GUI-龟
2021-07-04 10:23
“科学社会主义”这个词在马恩时代就有了恩格斯所写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文中明确提出了“科学社会主义”这个词。大陆历史课本和政治课本里也有这个词,用来说明社会主义的发展有一个从空想到科学的历程。至于中国为什么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和中共历史有关。中共闹革命初期,当时党里嗓门最大的是王明那帮人。王明在莫斯科留学期间系统学习了马列主义,不仅俄语说得好,还见过斯大林,履历非常唬人。可惜他本人只会依据教条生搬硬套,一通错误决策之下差点把中共给搞团灭了(湘江战役)。之后遵义会议让毛泽东指导革命,革命才走上正轨(可惜1957年后,毛泽东的一通胡搞也把中国折腾得不轻,不过这里谈论的是毛泽东之前的功绩)。毛泽东的思路和之前的马列有很多地方不一样(比如农村包围城市),是根据中国国情对马克思思想的具体应用,也就是所谓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强调的是要根据中国具体国情建设社会主义,不能用理论生搬硬套,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并不是邓小平提出来的,早在毛泽东领导革命的时候就已经有这句话了,针对的就是王明差点把中共搞团灭,以及后来毛泽东成功打下江山的事)。 中国对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反复强调马克思主义是活的理论,其实强调的是实践。马克思提出的东西只是一个模糊的目标,至于具体怎么实现则要结合实际情况酌情而定。
“科學社會主義”這個標簽在19世紀的使用,我們幾周前已經討論過了。我現在談的是21世紀的重新利用(Repurposing),請不要離題。英美的“Democracy”和古希臘也不盡相同,2000多年前的老標簽不是在現代重獲新生?

革命奪權和長久治理是兩回事。打著社會主義招牌建立政權的,至今在一百這個數量級,但治理成功到全球一級富裕程度的,只有半個,亦即中國有望在20多年後達到目標。顯然後者比前者難得多;革命奪權的所謂經驗和理論(例如農村包圍城市),對後者基本沒有意義。這個博客近萬條討論,有哪一條是在談如何革命奪權的?這是因爲我的長遠志向,是要幫助全人類建立大同社會,所以社會主義如何進一步發展,自然成爲重要關鍵。讀者如果不一起面朝這個角度來思考,反而去扯無關的瑣事,對博客討論來説是負面的貢獻。

我昨天已經説過,“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個空洞的標簽對内不是大問題,主要的毛病在於外宣。隨著中方的國際地位提升,外宣的重要性也迅速提高,尤其在中美博弈的生死關頭,國際輿論已經成爲美國打壓的主要手段;你沒注意到那是這條討論鏈的起源嗎?這篇正文的標題呢?

再提醒你一次,不能無視博客既有的論證而自説自話。我做辯證的目的在於求真,不是求勝;如果讀者忽略已經鋪陳的事實和邏輯,自顧自地寫意識流,固然永遠不必認輸,但我們也永遠無法達成求真的共識,徒然浪費時間。如果你不想改,請離開,另找地方殺時間自娛。我的時間寶貴的很,只有追求和傳播真相才值得花費,讓你自我感覺良好不在我的職志之列。尤其我才剛批評因循苟且、固步自封的態度,你就來扯不相干的歷史細節,實在很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禁言一個月,好自反省。



還有,“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毛只在它方便自己的時候,才拿來當政治鬥爭的口號;他搞大躍進和文革期間,誰敢談這句話?對這個原則有誠心和一致性的是鄧小平,所以也只有鄧才有資格被引用為出處;畢竟實踐也是檢驗人格的唯一標準。
2021-07-04 13:20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21-07-05 09:21
看到樓下回文,我覺得實踐不應該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點是正確的,列寧就曾經批判過完全忽視社會主義理論或革命理論的想法,否則納粹和日本軍國主義也可以說他們是在實踐檢驗真理標準了,科學社會主義既然提到「科學」,科學應該有理論和實驗,理論和實驗結果相互補充相互修正,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正確的理論來指導社會實踐,然後把實踐的結果的錯誤反虧到理論模型去做修正之前錯誤的理論,然後才可能把新理論修的越來越真,在實踐已經徹底行不通的時候有時候整個理論都要重大修改甚至放棄,舉一個例子來說「極端自由主義者」的社會實踐就和理論矛盾,那就必須拋棄自由主義,以此類推...再來就是理論如果用到很少的假設就能解釋很多複雜現象,這個理論就是好的
大一統理論
2021-07-05 09:29
看到樓下回文,我覺得實踐不應該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點是正確的,列寧就曾經批判過完全忽視社會主義理論或革命理論的想法,否則納粹和日本軍國主義也可以說他們是在實踐檢驗真理標準了,科學社會主義既然提到「科學」,科學應該有理論和實驗,理論和實驗結果相互補充相互修正,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正確的理論來指導社會實踐,然後把實踐的結果的錯誤反虧到理論模型去做修正之前錯誤的理論,然後才可能把新理論修的越來越真,在實踐已經徹底行不通的時候有時候整個理論都要重大修改甚至放棄,舉一個例子來說「極端自由主義者」的社會實踐就和理論矛盾,那就必須拋棄自由主義,以此類推...再來就是理論如果用到很少的假設就能解釋很多複雜現象,這個理論就是好的補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20世紀以前的防守牌當時中國國力太弱向外輸出意識形態必定引起大國之間的矛盾,既不能讓自由主義者上風又不能讓社會主義被完全否定,這是新中國成立的正當性,那麼既然是中國特色就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毛時代有向外輸出第三世界這種意識型態,後來定鄧小平放棄這種輸出很可能就是考慮到要發展經濟不能跟美國全面起衝突),當時一定是追求一個和綜合國力相稱的政策,就向物理學沒有「有中國特色的物理學」、「有中國特色的數學一樣」,既然是科學色會主義,因為「是科學」就變成放諸四海皆準的客觀標準,等於基本國策從防守改成進攻,就向火星上物理定律一樣適用一樣.......
對的,科學也有事實和邏輯兩個成分,缺一不可。
2021-07-06 02:04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21-07-05 11:45
以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來說是建立在3個基本框架上的改良,德國古典哲學、英國的政治經濟學、法國的空想社會主義1.唯物辯證法的馬克斯哲學吸收和批判了黑格爾唯心主義辯證法、費爾巴哈的機械唯物主義(基督教異化論)後來有了黑格俺法則學批判導言2.英國政治經濟學就是吸收了優點和批判了缺點 從英國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的勞動價值論基礎的政治經濟學發展出剩餘價值理論、從西斯蒙第那裡吸收了相對生產過剩和1805年資本主義歷史上第一個經濟週期和危機(早期資本主義李嘉圖沒有觀察到資本主義有10年一次的經濟週期 後來第二次發生李嘉圖還否認,一直到李嘉圖死後反覆的發生已10年為周期的資本主義週期性相對生產過剩經濟危機)主要內容在資本論3券3.從聖西門、歐文的空想社會主義實驗失敗中吸取教訓,當時有一有錢的英國資本家做慈善花大錢在美洲建立一些社會實驗(以歐文為代表,不知各位有沒有聽過),又有了歷史唯物主義(生產力與生產關係),階級鬥爭是推動生產力發展受阻的社會歷史進步的動力這樣的思想.........馬克思還看過達爾文的演化論、研究過微積分,但卻沒有把它應用到他的經濟理論上科學社會主義一般來講指的是這套理論框架,如果懶得去讀馬恩全集和資本論長篇大論的讀者至少共產黨宣言這篇小文章應該要看才能理解,什麼是科學社會主義,他絕對不是教條主義而是不斷吸收和批判改進各種先進思想,試圖找出真理的過程,從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和自由主義者那裡馬克思也學到很多東西
Marx不談如何行使政權來推動社會主義建設的細節,固然間接導致了歷史上各式各樣的極端政策,但也與那些災難撇清關係,至今仍然可以作爲未來理想國的大方向指引。不過我關心的正是這些未來建設過程的細節。
2021-07-06 04:16 回复
sinianhe
2021-07-05 12:33
科学是避开和爬出大坑的最佳指南感谢科幻论题已经转移到新篇,我还是喜欢探究 以公益的最大化为目标 这个更加宏大的命题(貌似有点类似王博年轻时放弃计算机的理由,哈哈哈哈)我现在更加支持王博的 科学社会主义,只不过有一个疑惑:‘“科学”两字,不但是对改开以来最高指导思想的精确总结,而且是避开和爬出大坑的【最佳】指南’我认可 科学 是 精确总结,但作为最佳指南,我有疑惑:'the best' 最高级 是否基于逻辑推导,还是不需论证的公理 ?恕我愚笨,目前我没有在博客中找到相关话题,我自己也不能找到自洽解释。我并不反驳,只是希望王博能给出更加精准的定义。
兩個大坑,頭一個是不深思熟慮,靠直覺下政策,不就是典型的反科學嗎?那麽除了堅持科學原則之外,還有什麽解決方案?第二個大坑表面上是組織紀律的問題,但中共本身曾有的困難(還有蘇聯也是)並不源自沒有强大的組織,而在於領導階層受英美宣傳洗腦,相信了“自由”、“民主”、“市場”那些宗教教條,自我束縛,不要求紀律,所以要對症下藥同樣必須依靠科學理性,獨立做出分析和決定。這些獨立達成的結論,固然有“中國特色”,但它們的價值終究來自科學,而不是為差異而差異。
2021-07-06 04:25 回复
路哥哥
2021-07-05 22:52
据我观察,BBC因为拍了不少被认为优质的纪录片,提高了它在一些人心中的格调。同时它的纪录片和自己的新闻媒体用的都是同一个标志,这有利于将二者绑在一起,强化它们的媒体形象。另外一点,它的纪录片涉及面非常广,能够引起世界各地人的兴趣,便于吸引国际观众。在涉及一些话题的时候,也无形渗透了自己的文化解读权。因此中国是否可以参考:拍一些知识性的记录片,让大家爱看。同时参杂一些历史和政治类的题材,将殖民历史,中国的建设成就等表现出来。将这些优质的纪录片放在外宣平台上发布,为自己的媒体吸引观众。
AbzX5
2021-07-06 06:52
我认为将来科学社会主义建设的大致方向就是, (a)既要有一个强大的公共部门, 也要有繁荣的私有的市场参与. 例如, 我个人认为新加坡的政府住房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略过各种复杂的细节, 新加坡住房政策的本质上就是让多数人, 一辈子有一次买住房原始股的机会. 多年后可以在二级市场上抛售住房, 但是以后你只能买二手房了. 土地具有外部性, 垄断性, 国家通过一个强大的公共部门来垄断一级市场, 进行财富再分配, 给人民发原始股, 然后人民可以将资产再到二级市场上流通, 这是很好的办法. 中国大陆过去经济适用房政策有点类似, 售价中没有地价, 只有建设成本, 低于市场价很多, 但是当时政策没有限制购买次数, 也没有产权登记的数据库, 导致能买到原始股的人能够反复出手在市场上套利, 无法监管.所以我的一个设想是, 推动经济适用房2.0版本, 将经济适用房改革和房产税改革结合. 原来的经济适用房改革对比, 要求购房者(1)从未有任何贷款, 购房记录 (2) 直系亲属(父母和成年子女)拥有的住房都不超过一套 (3) 两人共同申请或单人35岁以上 (4) 一辈子只能买一次经济适用房 (5) 5年后才可自由出售 (6) 每年缴纳1%左右的房产税. 这样的做法, 还有助于推动房产税改革, 既然你享受了经济适用房的好处, 当然更愿意缴纳房产税也是人之常情. 原先你要通过银行贷大量款买房, 现在经济适用房等于国家直接将土地低息"贷"给你, 有助于降低金融系统杠杆.(b)另一个政治技巧就是先做增量改革. 例如以教育改革为例子, 我的一个设想是, 未来将大学扩招改革和全国统一的新高考改革结合起来. 中国大陆在1999年有过一次扩招改革(一年高达30%), 当时中国高等教育人数还少得可怜. 我个人估算, 中国的大学只要再扩招一倍, 基本能大大缓解升学压力, 不会比发达国家难太多了. 所以, 国家可以每年扩招10%~20%, 改革连续5~10年. 录取办法 (1)考试客观题直接电脑打分, 分数前10%者(大概几十万)集中到北京中心, 将剩下的主观题, 由评卷人按照统一的标准批改. 这样学生不必考两次. (2) 剩下90%考生主观题由各省自行评卷 (3) 录取时, 入围北京阅卷的考生第一批先填报学校志愿, 录取完后剩下90%再第二批录取. 同时也保留旧高考, 学生可以先参加全国完全统一录取的新高考, 新高考先进行, 然后再参加按照旧模式的高考.这样旧高考的总体名额不减少, 新高考名额全部来自扩招增加的名额, 最大程度的减少改革阻力. 5~10年后, 继续推动存量改革, 逐渐减少旧高考的名额, 全部转移到新高考上去, 最终10~20年完成整个改革, 实现全国公平.当然细节需要专业人士执行, 但我觉得大方向是对的. 现在住房公平和教育公平是最大的问题, 如果能把他处理好, 才能解决社会很多的矛盾.
大一統理論
2021-07-06 12:51
在以下這篇文章中有提及★房地產制度應該如何做頂層設計才符合「社會主義」是根據地租產生的「第一性原理」在提高效率http://blog.udn.com/rinoalove486/127091879我一以來主張的社會住宅分配方法,不是那種「蘇聯式赫魯雪夫樓」公家分配房屋單元房的分配方法,因為每個地段都有級差地租存在,級差地租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城市土地區位的不同使用價值不同之緣故,而要優化土地利用效率必須結合市場經濟手段 簡單來說▲社會的勞動被少數地主佔有成為地租,有一個解決方式政府蓋永遠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或公屋,然後這個住宅租金以市場定價,出價最高的標得租房權,把收來的租現金流加入社會總地租資金池,這個資金池除以全國總人口變成無條件基本收入的平均值返回給人民,以平均法退還給每個人,這樣地租越大他的正反饋效應越大也就是每個人無條件基本收入越多就抵銷掉租房的成本,正負的現金流互相抵銷每個人繳的租金=0元,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用級差地租調節不同地段區位的租金,而且公宅不需要估價師這就避免了官僚主義,要租在最好的位置上就要多付出超過無條件基本收入的金額,而住在3-4線城市租金可能少於無條件基本收入額,就是你賺到的補償金,而住在平均房租的地段上就剛好抵銷等於免費,另外租約不能訂太長最多只能租5年,5年後重新競標出價最高你可以重新得標一次只是租金價格更新為5年後的市場價格,否則有人可以利用時間套利70年前低價買入租約然後永久壟斷住在這裡為什麼應該這麼做的原因在於城市級差地租的本質
大一統理論
2021-07-06 13:08
為什麼應該這麼做的原因在於城市級差地租的本質,所以新加坡的方式比起162樓下面這篇文章的方式有缺陷,而且缺陷隨時間放大會出現供給和需求無法平衡的短缺問題(組屋需要排隊,也不能選位置),因為沒有市場價格機制動態調節,而且新加坡的組屋制度雖然有很大優點(雖然有超高住宅自有率相當於廉價住房,但所有權被轉給私人了),且本國人民的組屋還是有地租把房子租給外國人,那麼移民的房租偏高  級差地租是城市地租的主要形式,它與農業級差地租由土地肥沃程度、位置不同和投資差別所形成的優劣等級不同,城市級差地租主要是由土地位置和投資所決定的。城市中的地塊,位於市中心還是市郊,其地租水平有極大差異;而任何地塊又都可以通過基礎設施建設來增加收益,形成級差地租;如果原來的土地區位優勢差距消失了,新的更大範圍的區位優勢差距又會出現。因此,級差地租永遠是城市級差地租的主要形式。根據區位和投資的不同,城市級差地租分為兩種:級差地租Ⅰ是由城市土地位置的差異引起的超額利潤,在我國應當完全歸於國家;級差地租Ⅱ是由於國家或企業在地塊上進行投資使土地增值而形成的。其中由國家投資的部分應當歸於國家。級差地租一般都產生於土地經營的壟斷特點。  城市級差地租可以分為巨集觀和微觀兩個層次:  (1)巨集觀層次的級差地租是從城市在全國分佈中的比較而論的,包括以位置差異為基礎形成的城市區位級差地租、由產業投資與公共設施投資因素綜合形成的城市功能級差地租和依賴城市規模經濟集聚的“自然力”形成的城市規模級差地租。  (2)微觀層次的級差地租主要指一個城市內部的級差地租,一般按形成要素分為區位、產業和公共投入部分,與經濟高位區(市中心、副中心、商業繁華街等)的距離是城市內部綜合級差地租形成的重要因素。  在完善的市場經濟條件下,城市級差地租的存在會使各類選址形成自由競爭,從而導致效益最高的單位佔據市中心位置,效益比較高的單位佔據市中心以外的位置,而效益較差的產業和居民區則處於接近市郊的地帶。城市土地租金的特點城市土地相對於農村土地,其經濟特性主要有:(1)稀缺性。城市土地隨著經濟發展越來越相對缺乏;(2)報酬遞減性。城市土地上的建設樓層超過一定限度,投資利潤將持續下降;(3)儲蓄性。城市土地能起到一種儲蓄銀行的作用,一般不會貶值;(4)區位性。城市土地的“地段”極其重要,位置常常是決定其租金和價格的關鍵性因素;(5)交通依賴性。城市土地的交通條件極為重要。
大一統理論
2021-07-06 13:12
162樓所謂級差地租的本質,如何形成,城市土地租金和農業土地租金的比較l.城市土地租金的形成依賴於社會條件。農村土地的利用,雖然也要投人勞動進行開發,但農作物生長更多地依賴於土地的自然條件,因而農業地租的形成與自然條件的差異關係密切。而城市土地是作為具有城市功能的土地發揮作用的。城市土地則需要人們經過長時間的開發,投人大量土地資本改良原有狀態,也就是由社會條件形成的。例如,要使荒地或農業用地轉變為具有城市功能的土地,必須進行平整土地,興建道路、橋樑、供電供水等管道,建立排污、排漬、交通、通訊等基礎設施等多方面的土地開發活動。通過對土地的投資,使土地資本與土地物質相結合融為一體,成為適合於建設需要的城市土地。城市基礎設施越健全,交通運輸越發達的城市地段,其土地資本含量就越高,土地價值和地租、地價也越高。可見.城市地租主要是由社會條件形成的。2.城市土地租金來源於平均利潤形成之前的扣除。無論是農業土地租金,還是城市土地租金,其實體都是剩餘價值,但作為農業地租和城市地租的剩餘價值有不同的來源渠道。在農業生產中,由於土地所有權的存在,阻礙著非農業資本向農業轉移,使農產品能按照高於生產價格的價值出售,由這種農產品價值高於生產價格部分而形成的超額利潤,轉化為農業絕對地租。而城市各產業部門,由於資本的轉移和利潤的平均化,使那些有機構成低的部門的超額利潤,不可能轉化為城市地租,因而只能在剩餘產品的價值中先扣掉地租部分,然後再參加利潤率的平均化,最後形成平均利潤。3.城市土地租金往往與建築物租金難以分割。由於城市土地的主要用途是“給勞動者提供立足之地,給它的過程提供活動場所”,因而城市土地的開發利用,必然離不開地面建築物的建設。地產與房產不可分割的特點,決定了地租與房租、地價與房價的密切聯繫。商品房產權的買賣、租賃,包含著土地產權的買賣和租賃,地租、地價往往隱藏於房租、房價之中,地租、地價的變動又為房租、房價的變動所掩蓋。正是由於地租與房租難以分割,在土地產權和房屋產權不清晰的場合,往往造成城市地租被土地使用者所佔有,也給城市土地投機提供了可能。
大一統理論
2021-07-06 13:51
回161樓如果土地產權被出售給人民,是違背憲法土地公有化和國有化的社會主義,所以中國在改革開放以前是依造蘇聯模式「設計一個赫魯雪夫樓」也就是政府分配單元房人民沒有私有產權,類似古巴和北韓這兩國也是學習「蘇聯赫魯雪夫樓」的制度,後來中國房改之後官僚直接設計出一個地上權制度,現在中國大陸只有地上權70年,沒有地下權,70年後政府要收回房子的,問題就在於只要地上權的時間太長就不可能產生市場機制動態調節,那就是壟斷產生的地租實際上被轉給私人了因此才造成土地投機,比如說如果30年前在上海買房房價只有現在1/20都不到,當時的市場價格比較低,但是一次性出售70年地上權給私人,而30年後上海人均GDP的成長幅度是當時無法預測的,地租會始終佔有人均GDP一定比例,所以如果依造161樓的辦法「如果市中心租金收益率有3~4%個百分比,國家用1%房產稅出售土地並且5年後給可以賣出土地」這制度一旦設計出來會產生一個後果1.根據馬克思的地租理論,房價是被動產生的是虛擬資本是先有了地租 然後市場根據平均利潤率近出土地市場形成地價,公式「土地價格=地租/利息率或地租收益率」,利息率是市場條件形成的,也就是根據央行或經濟型況升息或降低來被動決定的房價(部考驢銀行貸款和槓桿情況下),2.第二大缺陷是存在套利空間3%的租金收益率扣掉1%房產稅還可產生2%的現金流收益(純地租),而你又說5年後可以把房子或土地賣了,而就是純地租被資本化的價格被動決定房價, 那這2%地租收益的佔有權就是可能低於市場平均利潤房價就下跌調整到地租率%=市場收益率%在5年後被賣出(如果產權是70年)就可以套出幾百萬現金的利潤等於給少數人輸送大量利益 3.根據第1和2不難發現矛盾在哪裡了,既然是先有地租才根據資本市場平均收益率產生虛擬的房價,抽了房產稅就會導致房價下跌,而房產稅的稅基是房價或地價,假設官僚有辦法準確測定每一棟房子的市場價格,會引起蛋生雞和雞生蛋的連環下跌(負反饋循環),還有房價卻不可能是官僚預知他是多少難以測定(如果用公告地價來抽稅你可以看看台灣許多地方政府公告價格都低於市場價格)一樣給少數人輸送利益
AbzX5
2021-07-07 01:02
回复 大一统理论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 您的核心观点就是住房只租不卖, 将地租收入全部归属公共财政再分配, 反对人人都有一份产权的做法, 因为现代社会需要流动性, 不能把人绑在产权上. 现实中的确, 刚在城市工作不稳定的年轻人会选择租房, 等到结婚, 职业稳定后才选择到中产阶级郊区买房.不过我想提醒你注意, 政策不能太过复杂, 要考虑执行成本. 社会既需要一个强大的公共部门, 也需要诸多繁荣的私人部门, 因为财产权的过度集中, 必然意味着权力的过度集中, 政府将为此付出无法履行的巨大管理责任和建设成本. 过去的社会主义建设经验早已经证明这条路走不通, 并不仅仅是房租没有市场化的原因. 国有企业改革之所以成功, 是因为国有资本退出了一般性的流通生产环节, 集中到关键基础设施和上游资源垄断性行业后取得的成果, 减轻了负担, 也增加了效益.回到住房, 如果国家只租不卖, 政府需要承担所有的建设成本, 这将是天量的债务. 反之, 国家如果只占领上游垄断性资源的分配, 由于土地是天然存在的资源,那么就不需要付出建设成本, 建设成本可以通过出售住房回收. 国家已经通过比市场价住宅低的价格, 以差价获利的形式将地租尽可能均匀的返还给每个购房者. 而且, 一定年限后, 住房可以出售, 也解决了流动性的问题, 流动性不是反对人人获得住房原始股的理由. 购房者搬家后需要重新以市场价购入新房屋, 但过去出售旧房的获利, 也就是国家再分配的地租已经获得.至于升值, 只要这种升值的红利能够大致均匀的分配给每一个人, 那么并不会造成问题.
24岁是学生
2021-07-07 10:47
对于LGBT问题应持的立场先生好,四个月来一直在学习您的文章以及观察您和其他访客的交流。这次有些问题希望先生指教,初次发文如有不合规定处请多包涵:今日得知微信官方封禁了大陆各高校的LGBT学生社团的公众号,消息传来后不仅推特上在讨论,我个人的朋友圈里也有不少人在转发抗议此行动并声援这些社团的文章。在欧美把政治正确奉为圭臬的现在,我担心该举动会引起欧美白左的进一步攻击。首先我很疑惑的地方在于,在目前还未有确切证据证明大陆的LGBT社团与反中势力勾结的情况下出手,结果引起民间不满的行为是否妥当?此外若欧美传媒以这起事件作为新一波反中宣传的材料,中共该如何应对?最后就是在中国大陆基于由年龄阅历导致的政治立场分野(中老年人普遍对同性恋持保守态度,年轻人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学生则喜欢用来自欧美的口号来表达同情或支持),大陆对于该议题的政策是否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我到目前为止还未发现博客里的朋友探讨该议题,或许与政治正确、身份政治相关的东西跟其他相比格局略低。但我担心这件事会无谓地激起大陆民众间的对立,而恰好本文的标题正是《如何破解当前欧美的宣传攻势》,故盼望先生能拨冗解答!
我想了想,也有可能你不是在管閑事,而是切身利益相關。從這個角度,如果你受到生命、人身自由和財產的威脅,可以明説,我相信中共政權不會置之不理;然而你若只是不方便、不順意,或者不喜歡其他社會成員的心態,那麽對不起,世界就是這樣子,充滿了偏見和愚昧。正義之士能關心的,亦即國家爲了長期共同利益而必須改的,只限於有嚴重危害的偏見和愚昧,例如階級傲慢和學術腐敗等等。要是放著這些前十名的問題不管,而把很有限的社會對話頻道寬浪費在排名幾百萬的鷄毛蒜皮小事上,那麽這個國家民族自然會很快失去自我糾錯的能力(這正是媒體財團鼓吹白左的原始用意),開始迅速腐爛僵化,歐美是前車之鑒。學生閲歷不足,知識極其有限、自我認知卻無限膨脹,由他們主導的團隊來討論社會和政治議題,基本不可能有什麽理性、全面的思維,所以必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請復習《爲什麽事實與邏輯對群衆無效?》中介紹的Dunning-Kruger曲綫;我在上月説過,即使考慮專業本行,本科教育也只算是簡單的入門介紹,那麽現實中極爲複雜、精微的政治議題,連政治系教授往往都摸不着邊(同樣參見我在上月所提的,這些教授關心“格物致知”嗎?瞭解科學思考原則嗎?聽説過Occam's Razor和Russell's Teapot嗎?學過邏輯悖論嗎?熟悉統計陷阱嗎?這些基本的分析工具都沒有,如何正確地理解政治社會現象?),你想學生處於曲綫的哪一部分?我也一再强調過,英美財閥操弄白左,主要就是通過“進步”“Progressive”媒體(因爲太過成功、普遍,後來被右翼民粹加上“主流媒體”的標簽),一方面事後美化、吹噓那些無腦、無用的示威游行,另一方面則是事先把選定好的鷄毛蒜皮小事(而且基本都内含謊言;事實上作爲謊言載具,正是它們的實際功能)像一塊紅布一樣在目標牛群眼前反復揮舞,激發“義憤”。工運至少推動的是工作環境和待遇等等實際議題,原本就是公益的基本成分,學運卻幾乎必然是在管閑事,而且是財閥通過白左體系精選出來的閑事,其最主要的特點,就是激化族群對立。回到你原本的問題,爲什麽在沒有和英美間諜組織直接聯係的前提下,這些搞LGBT的社團也受到政府的關注?答案很簡單:政府的責任不只是打擊間諜,反而主要是維護公益。而現代社會公益最常面臨的威脅之一,就是擁有公共發聲平臺或甚至決策權的笨蛋(參見有關龍應臺和馬英九的討論),尤其是接受白左洗腦的笨蛋;我不是才剛指出他們可以比邪惡無恥更糟糕?以上這些論點,都是我已經談過百遍以上的老常識,你卻毫無所覺,只怕在LGBT這個特定話題上,你也無力自行從全民公益最大化的角度來做分析,所以我在這裏特別詳細解釋一次。不過我實在沒有閑空老是給巨嬰喂奶,所以下不爲例,請你把博客從頭到尾讀上N次,直到有一點心得,再來參與討論。白左談LGBT,自動把它標爲“人權”,然後接著推論人權必然凌駕於民主多數決原則之上,所以必須賦予他們“Pride”“自豪”。這裏每一步邏輯,從前提到結論,都是Mushy Thinking(漿糊腦子)、胡説八道。基本人權屈指可數,生命保障(包括治安水平)、人身自由(亦即不會無故被關進牢房)和經濟機會平等(包括就學標準、托拉斯壟斷和政治性罰款)才是超越多數決意見的普世價值。LGBT在中國會被槍斃嗎?會像在美國那樣被暴民私刑毆打?會因爲性向而被關起來嗎?入學就業有專項標準以便減分排斥(例如美國的亞裔學生)嗎?會被政府起訴罰錢嗎?既然沒有違反基本人權,也無關生活水準(別忘了,GDP的損失也是隱性的人命,參見《政府的第一要务》 ),那麽次一項重要的公益考慮,就是文化上的主觀偏好。然而LGBT在自己臥房要怎麽搞,中國政府並沒有干涉呀,這裏的實際議題在於他們是否應該被容許公開高調地談自己的性事,或在大街上半裸跳舞擁抱。白左說這“不影響他人”,但那也是謊話;人類社會有著許多沒有特別道理的文化傳統,如果不違反基本人權,也不影響經濟產出,那麽它們不但不妨害公益,而且反而成爲公益的一部分,因爲它們是多數人主觀舒適感的來源。例如在公共場合當衆做愛,也同樣是不直接“影響他人”,那爲什麽不立法强迫大衆接受?如果一個LGBT的隱私,在無意中被公司發現,因而被開除,那是明顯地違反了他的基本人權,政府有理由出手保護(不過實際執行力道有多大,是另一個問題;畢竟中國的富裕程度和政府的行政資源都有限,當前就業方面的各種歧視很多、很普遍,包括醜人、胖子、病人、老人都很容易被解雇,有必要對LGBT做特別優先待遇嗎?)。但這並不是白左要求的重點所在;他們的訴求,被幕後財閥有意安排成爲過分、扭曲、虛假的極端,用來撕裂社會。那麽中國政府未雨綢繆,提前解除這些假社會議題背後的壓力,不是一件值得稱贊的明智之舉嗎?反過來看,你們這些搞學運的,才是國家民族的禍害;中共真正的錯誤,在於沒有把歷史事件用科學原則去想清楚、講清楚,爲了延續舊時的權宜,依然在美化五四運動。89年已經吃了一次大虧,還不知道學乖,將來只怕會有不斷的麻煩。
大一統理論
2021-07-07 18:03
看到樓下討論一篇很有意思的觀點「以社會主義為招牌的政權成立至今有超過100多個,為什麼只有中國能把經濟發展水平持續提高?並在未來30年可能超過西方」主要原因在於1.古巴、朝鮮、越南、南斯拉夫、蘇聯,並非他們不想持續提高到超過西歐北美的人均所得,但是他們經濟內循環的規模支撐不了「全產業鏈在國家內部」發展,比如說古巴在1960年代是一個很有理想的政權而且在教育和醫療方面讓許多脫貧,識字率大幅度提高,但是不管醫療和教育制度在先進只要碰到鐵一般的經濟規律「規模報酬遞增」大產業航空、電子、重化工業在內部發展就不可能,因此古巴如果沒有蘇聯核導彈支撐安全,他支撐不過1960年代就會被美國入侵,而且就算靠地緣政治活了下來,古巴人均GDP一直沒有破1萬美元的原因在於美國經濟制裁因此只能搞搞旅遊業,如果沒有這種制裁封鎖讓古巴經濟在全球自由分工可能人均GDP超越歐洲小國和新加坡不是難事,前蘇聯和20多個國家人口規模5億搞了一個產業鏈相互分工的經濟互助發展委員會「簡稱經互會」分工下古巴才能發展,這也是北韓70~80年代人均生活水平比中國高「經戶會一垮」北韓就被中國超越而且北韓沒石油,而經戶會整體人口規模一直都沒有超過西方和全球化分工的產業鏈,,蘇聯是這100多個國家人口規模第二大的約3億多還是無法超越西方整體分工的規模和精細化程度,人口規模有多重要舉個例子民航工業日本有約1億多人口一直有能力造出大型運輸機,但是卻不可能在民航客機市場超過空巴和波音,不是日本不想而是就算造出來只能做內銷單位成本太高沒有競爭力,這裡中國是唯一超過人口規模10億等級的國家因此才有可能在國家內部搞全產業鏈做內銷市場活下來突破西方封鎖和科技制裁,前蘇聯一樣受到巴黎統籌條約制裁,很多精密數控機床都要依賴進口,這裡「一國社會主義」和「國際社會主義」之所以在蘇聯剛成立托洛斯基和史達林發生路線之爭原因就在於這裡,蘇聯經濟內循環的人口規模不可能超過西方時間一長就會落於下風,而一旦老百姓感受到生活水平不如西方下意識憑直覺會懷疑體制,而不是去分析經濟學規律「分工決定產業鏈精細化程度」規模報酬遞減程度和產品的單位成本,而人口又決定分工2.這100多個國家有些是在很落後地區建立的,比如阿富汗、非洲等等很多是依造蘇聯模式在建設缺乏體制創新,比較特別是南斯拉夫的鐵托,南斯拉夫基本國策是兩邊搖擺一般靠向蘇聯一般靠向美國等西方,所以在兩邊都要到不少物資和技術人均GDP有超過蘇聯,但是他的基本缺陷在於南斯拉夫地方分權的架構在鐵托一死南聯盟就分裂了(後來又有北約入侵)
離題太遠了,到此爲止。



西方制裁是一個外來因素,但絕大部分“社會主義”國家的内部組織和政策選擇也有嚴重問題:你不能說大躍進和文革是外加制裁的必然結果;Stalin的殘暴、Khrushchev的莽撞、Brezhnev的腐敗和Gorbachev的天真幼稚也不能怪到英美頭上。事實上,領先團隊對後來的競爭者無所不用其極地打壓,是自由市場的必然現象,有智慧、尊重科學思考原則的領導人,原本就應該把它納爲主要考慮,事先根據客觀環境來決定發展步調和方向;我不是還特別寫了《恐龍的起源》嗎?當然,這依舊是件極爲艱巨的任務,所以才會比革命奪權困難罕見得多;不過那不正是我所説的重點嗎?

至於你談體量,則完全Off the mark;剛好相反,越小的經濟體,越容易致富,畢竟真正賺錢的,不是完整的工業體系,而是有利基的高端服務業,尤其是金融,香港是很明顯的例子。小國既然不可能支撐全產業鏈,硬去追求,本身就是個錯誤。
2021-07-08 00:30 回复
AbzX5
2021-07-08 00:35
这里的难处在于, 当年闹革命的时候, 除了武装起义, 中共也干过不少煽动学生运动的事情, 如何评价学生运动和如何评价农民起义一样, 都是很棘手的问题.
至少不要再做高調的美化;非要提起,就必須也談學運要有效,得先升級為武裝鬥爭。搞學運的SB總是幻想:1)他們代表正義;2)示威鬧鬧(即使是吹冷氣、吃外賣的示威)就能勝利;既然不方便公開指出他們實際上有多笨,那麽只好强調第二點,看他們願不願意為幻想挨子彈。
ws921013
2021-07-08 05:17
对89学运的一些看法我认为五四运动在当时救亡图存的背景下还是有积极意义的,现在宣传得比较多的也是为国共两党的建立打下了基础。我认为当局可试图说清楚五四运动的局限性以及为什么89学运无法和五四运动相提并论,这样或许可以提高年轻人对学运的认识。关于89学运,我认为它和现行的LGBT等运动有很大不同。我的看法是89学运反映的是中国老百姓几千年来比较关心的主流价值,即安居乐业和反腐。在80年代经济动荡官僚腐化的背景下,老百姓对政府不满是情理之中。学生一腔热血被人利用固然不智,但也令人同情。我可惜的是这其中确实是有一些人怀着以天下为己任的理想参与了学运,格局比LGBT要高上不少。而广大老百姓或多或少对这些学生心里还是支持的,否则我想89学运最后不会闹得那么大。拿我自身经历来说,如果没有习的上台反腐,我对共产党和中国的未来是不抱任何希望的,甚至有破罐子破摔的心态。我生活在大陆中部的一个小县城,从小司空见惯的就是各种贪污腐败,社会不公,后门关系,以及白猫黑猫能搞到钱就是好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理论。而我身为留守儿童在家中又受祖父老一辈共产党的那种正统教育,这种理想和现实的矛盾让人倍感失望,一直到习的作为才让我看到一丝希望。虽然现在还是有弄虚作假,中饱私囊的事发生,但至少这些官僚比以前收敛许多,不至于明目张胆地炫耀自己的腐败行为,这也是我支持习的原因。所以我认为只有较好地解决贪污腐败社会不公的问题才能防止类似89学运这类思潮的产生,而LGBT之类的游行示威不是目前老百姓关注的重点,政府的封禁不会引起大范围的争议。
這裏的問題在於,學運除了很容易誤入歧途之外,即使偶爾撞上正當理由和目標,也沒有什麽卵用。像是反腐這樣的改革要求,牽涉到權力階級的頭號切身利益,不可能經由抗議或對話來改變,否則“占領華爾街”運動早在十年前就應該讓美國中興了。中國體制才容許習近平這樣有理想、有決心的領導人上位,並且上位之後容許他做深刻的改革,但是這個改革的能力恰恰來自權力的集中和對理性的尊重,剛好先天就不可能接受學運這種街頭運動的影響。這不是巧合:學生處在Dunning-Kruger曲綫的左側尖峰,如果體制愚蠢到經常性地接受他們的意見,國家早就垮了,例如烏克蘭;如果體制只是假裝接受他們的意見,選擇性地搞黨派鬥爭,那麽最終獲利的必然還是幕後的權勢階級;如果體制是誠實高效的,必然專注在實事實幹,以實際公益最大化為導向,那麽當然必須系統性地對愚蠢的學生意見置之不理。我們又回到民主政治的基本悖論:亦即基層民衆的政治參與程度,與同一批民衆的共同利益,有天然的抵觸;換句話説,因爲火鷄先天就是火鷄,被騙投票過聖誕節之後,到了餐桌上還是會繼續歌頌那個結果(參見現在脫歐派的輿論説辭),所以“By the people”和“For the people”是不可能同時做到的。量子物理的基本前提之一,是Uncertainty Principle:動量和位置的測量精度,有天然的抵觸,不可能同時獲得確值;這裏是類似的現象,或許可以叫做Democratic Uncertainty Principle?偏偏人性喜歡自己參與主導的感覺,而且越是靠近笨蛋峰的頂端,這個趨勢越强,那麽原本就坐在笨蛋峰峰頂的學生階級,當然非常喜歡搞學運了。學運不可能引發體制内的健康改革(這裏的Corollary是,學運能引發的體制内改革必然是有害公益的,例如太陽花運動),卻是革命奪權的必要手段。然而進一步考慮,革命奪權成功上臺的新政權,並沒有任何保證會比舊政權優越,而且是否優越,也和事先有沒有學運毫無邏輯因果關聯。別忘了,紅衛兵就是典型的學運;所謂“Taliban”的字面原意,也正是“學生”的意思。既然學運的對體制内改革的貢獻是負值,對推翻政權才有推動作用,那麽除了像是英、美、台灣這類政體不必擔心CIA搞顛覆,可以純粹拿它來哄騙人民、以作爲幕後Plutocracy+Kleptocracy的傀儡之外,哪個精神正常的政權應該去鼓勵它呢?中共在對舊有貪腐政權做革命的階段,當然必須采納奪權的有效手段;現在已經執政70多年了,還在鼓勵奪權的重要成分,難道是自認貪腐、無可救藥,必須為下一個革命做籌備?這裏的邏輯混亂真是令人咂舌。所以你的結論(“只有...才能防止學運...”)是徹底的顛倒因果;事實上是只有先避免學運,政策上才可能有理性的考慮和有效的執行,最終才有能夠反腐的客觀環境;這是鄧小平在89年,經過慘痛實踐後所領悟的真理,23年後也的確留下一個繁榮穩定的國家供習近平來發揮。
大一統理論
2021-07-08 08:06
關於小國家發展經濟,目前後發國家能超越西歐北美發達國家水平的只有亞洲四小龍和以色列,正好是因為冷戰的政治紅利,在不然竟是產石油的小國如卡達,或與美關係的特殊利益集團如以色列,而歐洲高所得小國很多是殖民時代和地理大發現以前就有了資本主義原始積累,如荷蘭、葡萄亞、比利時等等很少有例外的,我的意思不是小國應該試圖建立全產業鏈,而是要有外部大環境小國就不能得罪美國,在一開始的時候採取保護主義保護重點的新興科技產業,而在中後期新興產業有了競爭力要依托國際貿易比較優勢和分工,而台灣是吃了許多冷戰政治紅利這條路才走得通比如蔣經國時代的孫運璿和李國鼎(台灣半導體科技的關鍵人物),南韓也是如此,如果古巴也想發展半導體一定會被美國經濟制裁,不管古巴教育、住房和醫療做的多好,這都超越他的能力範圍之外而德國和日本在一戰以前崛起是因為第二次工業命當時產業規模不需要很大,分工沒有限在精細因此需要的人口反而不多,第一次工業革命比利時和盧森堡這樣的小國都可以成為強國、第二次工業革命大約需要5000萬左右人口門檻上升很多,第三次工業革命只有歐盟 美國和中國有能力在內部建立比較齊全的產業,日本都要被出局如果沒有這些事件蘇聯不會腐化這麼快,史達林的大清洗大約造成500多萬人犧牲(之前看史料連研究馬克思的莫斯科圖書館館長都被處死),有許多是有革命理想的紅軍這些人如果沒死至少可以堅持1~2代不腐化,包括國際主義的托洛斯基派別,加上莫斯科大審判很多列寧時代的上層領導人物+軍事指揮員都在莫斯科大審判中被加一個莫須有罪名處死,才會在二戰剛開始被納粹打個措手不及,就算資本主義能支撐數百年,到二戰後甚至連研究生命科學DNA的科學家都被政治力干預,以中國歷史上長壽的朝代(即使有科舉制度延壽)腐化的平均周期大約在300年左右,美國剛好碰到300年大限因此很可能步上這個下場,而俄羅斯帝國羅曼諾夫王朝也大約支撐了300年(前一個朝代是留里克王朝),新中國成立才不過70多年因此還能支撐很久
dsadsa848
2021-07-15 09:22
有外交智库学者提到了外宣变内宣,民粹化的问题https://www.dwnews.com/%E4%B8%AD%E5%9B%BD/60251398/%E5%A4%96%E5%AE%A3%E7%97%85%E4%BA%86%E8%A2%AB%E6%B0%91%E7%B2%B9%E6%83%85%E7%BB%AA%E8%A3%B9%E6%8C%9F%E5%8C%97%E4%BA%AC%E5%AD%A6%E8%80%85%E7%9B%B4%E8%A8%80%E5%A4%96%E4%BA%A4%E5%AE%98%E4%B8%8D%E8%83%BD%E8%87%AA%E9%99%8D%E4%B8%93%E4%B8%9A%E6%80%A7
帕尔帕廷
2021-07-15 14:23
最近參加了一堂講座,發生了論戰,講師鼓吹“強調中國自信是不健康”,我以為正是財閥洗腦的典範。在此打出,應有代表和警戒思考意義。全程大致如下:大陸一些官媒鼓吹“中國自信”,但效果往往高級黑。如共青團中央以國內農村的天空去回懟比較日本的角落垃圾。由此引申,國內充斥無限放大自己偶爾的閃光點而把對方偶爾的陰暗處無限放大的自嗨騙人號。天天說自己了不起,真能進步嗎。天天發現問題,促進社會政府公民改進,才是媒體該做的。一天到晚喊中國人你要自信,我就奇怪了,這意思是以前不自信,那不自信的中國不照樣在發展嗎,還發展的更快。自信了對發展有好處嗎?沒任何證據,覺得自己不好才能進步,若樣樣好,還進步個啥。乾隆皇帝最自信,結果呢?我們改革開放以來幾十年對西方仰視,結果殘了嗎?我們六七十年代對西方蔑視,結果好了嗎?把對方想的比實際更好一點,我看沒什麼問題。像運動員,把對手想的強一點,訓練可以更賣力氣,到了真的比賽會更容易。所以這幾十年對外謙虛學習的態度沒什麼不好。你要真能像美國二戰後那樣,總量人均工業科技都是世界第一,那你再說老子天下第一。美國太自信,不也出問題了。
帕尔帕廷
2021-07-15 14:26
(接上:互動環節的交鋒)問:所謂自信是制度自信,不盲學美國或朝鮮吧?答:這不就是乾隆說的,天朝自有天朝的玩法,不和你們英國鬼子玩。制度就是要變化的,不存在有沒有自信的問題。如果確實無法順延時代,你的自信就成了自大。如果可以順應,你想不自信也不可能。你就是樣樣行,最好也能不自信就不自信。居安思危。問:改開三十年成果是美國拉中打蘇和指望洗殘中國的意外產物,中國不就是靠關鍵領域不鬆手的制度自信才安全崛起?答:這解釋太想當然了。事實上中國並沒出現制度上的鬆懈,而是越來越緊。我們自己關起門來搞的教育和媒體,搞好了嗎?我們開放出去的,都搞好了。
帕尔帕廷
2021-07-15 14:30
問:政府必須監管,不然引狼入室。答:政府很多問題並沒有監管好,在很多該監管的地方放任自流。很多監管還不如資本主義國家。這是權力階級利益分配的結果,他們故意的,基本無解。是有跳出來想解決些問題的領導,但階級立場決定了基本不可能。因為他的整個權力基礎不允許。即使一時突破了一些,但很快會被官僚階級的隨機應變化解掉。就像打在棉花上。(字數限制的bug太噁心,抱歉)
帕尔帕廷
2021-07-15 14:33
問:權力交給專業官僚,還有望讓多數人過好,交給財閥,必然衰敗。答:中國兩千年官僚封建王朝給你點贊。官僚階級在中國這塊土地上才是土著,tg只是外來人員。問:你這是縱向比,問題在於以前我們沒開放市場活力,而開放也不是無節制的。答:因為官僚階級的利益不在開放,只有商人或所謂資本家才是。說到底還是階級利益,而不是所謂冠冕堂皇的天下,或今天叫,人民的利益。如今tg的開放已在收縮,因為官僚階級越來越固化,他們和國內資本家甚至已達成了某種聯合。由此形成了不太穩定的官僚資本階級。官僚階級本身很難產生財富,需要資本家為他們進貢。所以絕對的閉關自守也是不可能的,不符合官僚利益。不過古今中外都如此,無解。表面功夫做到就行了,不奢求什麼。
帕尔帕廷
2021-07-15 14:36
問:官僚夠專業,風氣也對,不至於走向最壞結果,但資本家的專業就是無道德貪婪。答:官僚可以不絕對自私,資本家就不行嗎。資本家的自私在市場充分競爭下至少是會創造價值的,官僚則永遠是拒絕競爭的。當然我也說過,面子上做到就行了,面子有時會帶動裡子,但本質的東西變不了的。(完,抱歉長)這幾輪下來,大家明顯被這種“批判現實主義”蠱惑了,全場鼓掌。這種觀點比常見措辭更陰險,更蠱惑,我們不得不防。相信王先生若在場,定能幾招秒殺。
AbzX5
2021-07-16 01:45
我有新的思路. 我认为过去"外宣"的说法太笼统了, 实际上外宣要细分为侨宣, 外宣, 敌宣, 三者传播规律都不同. (1) 海外华人与中国大多有联系, 熟悉情况, 主要障碍来自台湾资助的华文反中媒体, 侨宣的解决, 实际上有赖于习能否第三任期解决台湾问题(当然明显荒诞不经的法轮功主媒体保留效果更好). (2) 外宣对象主要是非英语国家和英语国家中对政治兴趣不大的民众, 对于他们, 要低调间接的表达出中国是个正常国家, 反衬出英文媒体报道中国的荒诞不经, 就算宣传成功了. (3) 最后才是敌宣, 也就是主动发动攻击的盎格鲁萨克逊国家精英, 对于这些人, 建议要上特殊手段, 需要向俄国借点人, 派出"白皮郭文贵"卧底搞乱地方阵营才行.现阶段中宣部没有专门外宣机构, 只有国新办和CGTN负责外宣, 建议成立专门机构负责对外三宣才能把工作做好.
你的看法我不同意。

首先外宣針對的目標受衆,僑民無關緊要,敵方不可能接受中方説辭,只有歐、亞、非、拉這些第三方才兼具價值和可行性。其次在内容上,雖然針對第三方,依舊要和戰兼顧。和平議題又分内外:國内的進步和富足(這又分親善和敬畏兩種效應,參見上月的討論),以及對外一帶一路的雙贏;與美宣對戰也分攻守:進攻是揭Anglo-Saxon和Fake news的瘡疤,防守是聯合全球良心和專業人士,對抹黑謠言見招拆招。正因爲内容的類別已經太多,在目標對象上必須精簡,否則徒然亂了自己的陣脚。
2021-07-16 02:52 回复
路哥哥
2021-07-19 08:23
WHO总干事谭德赛是不是被美国收买了?会不会造成大麻烦?
不是被收買,而是被脅迫了。我早説過,WHO的專家意見才是關鍵,中方必須動員外交和科研行業資源,支持鼓勵他們說實話。
2021-07-21 03:52 回复
wl5624492
2021-07-19 20:29
近期外交部一直猛批昂撒的血腥历史,碰巧加拿大又连续自爆,可见中央采纳了您的策略。惊讶的是今天"环时"做球给外交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kaT2HUkG58)除了德堡阴谋论外,更强调美方政治打压,不尊重科学,希望世卫公平对待溯源问题。您觉得这样的发言能否得到正面反馈?加上楼下提到的谭德塞改口,是否会很被动?另,关于反驳假新闻,前几天外交部把彭博社的抗疫排名公然鞭尸是好的表现。最近又有外国网红被主流媒体扣上通中的帽子,其中一名德国女孩准备反告媒体。可否趁机把事搞大,用侧翼资助她打赢官司以打击媒体信用?很抱歉,还有两件无关的事想请教您:一是【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人民币比例被提至30.4%,完全剔除美元 】这代表中俄已经合作,又或者只是俄方的试探?二是阿富汗的局势。中方肯定不能往坟墓里跳,但最近发生的恐袭表明巴基斯坦境内也很不稳定,这牵扯到中方的生命线。中方又该如何应对?
我也注意到最近外交部終於開始拿Anglo-Saxon集團的歷史和文化來做文章;至於他們的靈感是直接來自我的建議(參見《再談Biden任期内的中美博弈等議題》),還是間接地經由多年來部落格對華語公共輿論的潛移默化、引發其他作者的轉述演繹,我們無法確定。

中方應對美方壓迫WHO的正確做法,是由國際性英文媒體(例如《RT》或《Grayzone》)出手,尋找必然存在的WHO内部良心人士,暴露美國政治壓力如何運作,並且與2003年Iraqi WMD劃上等號。

俄國央行去美元的過程醖釀已久,和中方沒有什麽關係;反而是後者慢了不止半拍(當然中俄國情不同,中方的去美元化不能從自己的外匯儲備做起,第一步重點是貿易和援助),顯然高層有必要對專業管理人員强調不能只看金融財務、必須服從大戰略需要的考慮。

Taliban如果完成統一,就必須從革命奪權轉爲治理發展的模式。20多年前,他們采取毛式思路(亦即理念空想壓倒現實真相,剛好也是臺獨的基本心態,所以才會有紅綠衛兵的先後對照),結果自然失敗(在軍事失利之前,經濟和内政已經出現嚴重問題和挑戰)了;這次捲土重來,似乎有些反思。若是他們執政後有心搞實際建設,又能維持政局穩定,那麽中方小規模謹慎合作是合理的。
2021-07-20 10:31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1-07-23 03:45
學者Kishore Mahbubani最近提到,德國前總理Schmidt在1998年聯合國討論會提出,應該要有一個人類責任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esponsibilities)與《世界人權宣言》相互補充,結果沒有一個西方國家附和。這個故事給我啟發。我認為人類責任宣言是很好的想法,可矯正西方國家濫用人權議題的歪風,而且特別適合由中國提出(內容需要重新擬定)。一方面它契合中國的文化(儒家)、國情(社會主義)、與國際理念(人類命運共同體),另一方面,許多責任具有普世性,符合人類的生物本性(如成年人對下一代的責任),提倡起來不難獲得非西方陣營的支持,也確實對人類整體有實際好處。請教先生的看法。
我對這事不熟,不過聽來合理。當然在中美已經撕破臉的前提下,執行起來可能不容易;但這是中方誤信英美外宣幾十年的後果,就在2017年整個華語世界還只有我一人敢説美國的對華政策就是“謀殺”,想要未雨綢繆實際上是沒有可能的。
2021-07-24 03:02 回复
大粉红
2021-07-24 14:13
谭德赛反水,大概率是因为提格雷战争。谭德赛作为提格雷人,多次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提格雷人的处境。而西方国家明面上已经制裁埃塞政府,背地里也很可能给了提格雷解放阵线帮助。
Submarine
2021-07-26 03:44
事实上不单单是英美的宣传攻势,还包括民进党和法轮功为代表的来自华文圈的骚扰攻势。民进党的1450网军不仅在毒害台湾人的思想,而且还不断地在大陆进行他们一直念叨的“认知作战”。任何大陆的社会热点事件总少不了他们的声音,从新冠疫情、49中事件到这一次的河南暴雨,各种刻意制造的谣言不断地被喜欢阴谋论和有特定目的的人群在网络上传播,甚至可以出圈被外文媒体转述。1450在新冠疫情前期传播的谣言甚至导致更多地武汉市民涌向当地医院,恶化了当时武汉医院的交叉传染情况。一方面来说,普通网民和老百姓需要对于谣言要有足够的警惕心理。另一方面,政府对于这种社会热点事件的反应能力和速度都需要不断提升,因为对手也在不断进步。当然依然有很多阴谋论爱好者和反共反华人士不断地信谣传谣,甚至可以自我鼓吹“谣言倒逼真相,当时我永远也不相信真相”,这些人也需要打击。
中宣部無力履行職責,是我們吐槽過幾百次的話題;請自行復習。
2021-07-27 07:49 回复
Submarine
2021-07-26 20:26
刚才看到报道,北师大新闻传播学院执行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喻国明教授,身为国内新闻传播学领域排名第二的绝对权威,在河南灾情面前冷嘲热讽、移花接木、造谣生事,不断抹黑救灾报道。网友指出他的错误,还被倒打一耙污蔑为“有组织的反攻倒算”。不仅如此,这位权威在去年武汉疫情初期于美国访学,对于美国民众不带口罩大加赞扬,力挺方方的“日记”,种种劣行不胜枚举。这也不断地证明一点:国内的新闻传播学界真的是不堪使用,冰冻三尺绝非简单就能化解的。
教育部無力履行職責,也是我們吐槽過幾百次的話題;請自行復習。
2021-07-27 07:52 回复
雷霆霹雳震霪霾
2021-07-26 22:40
回167楼,我也是传播学学生最讽刺的是,这位教授还是深获宣传部门器重的‘网络舆论治理’ ‘整治网络假新闻’ ‘增强政府公信力’ ‘传播中国价值观’ 等重要项目的负责人,地位不可撼动的学术泰斗。怪不得年初国安部门抓了一批接受境外势力雇佣的大学生,全部是新闻传播专业的。
那麽理工科學生應該考慮當記者或編輯,以便從内部做改革,不是嗎?
2021-07-27 07:53 回复
Alfrenus
2021-07-28 17:53
感觉西方向WHO施压要求对中国进行二次新冠溯源调查的浪潮越来越大了,CGTN联系到了WHO专家组的一位俄罗斯籍的专家,https://twitter.com/Frontlinestory/status/1420316548183379972?s=20感觉如您所述,的确不太合适由CGTN出面,由GrayZone或者RT更合适;然而,目前似乎只有这一位俄罗斯籍的专家出面说明了WHO受到了美国的压力,但是其中的细节信息都不甚明确,而且言谈中也提到了自己俄罗斯国籍的背景因素。我担心其他专家是否受到本国的政治压力而没有勇气站出来说明真相。
歐美科學界願意說真話的人,還是不少的,問題在於中方的宣傳和外交主管單位不知道動員己方的學術人去交流協調,而後者似乎忙著假造自己的論文而沒空或沒臉和國外正義人士交往。

留言時,請注意不要在文字後面留下太多空行。
2021-07-28 21:39 回复
PKT
2021-08-21 07:53
90天期限就快到了看前一段时间cnn和nyt的论调,感觉是在为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找借口。请问王先生,民主党后面还会重点打溯源这张牌吗? 有没有可能直接伪造关键证据?
你説到關鍵了:Biden原本計劃的調查報告已經延期過一次,最近也不再積極造勢,顯然是找不到合適的材料,那麽最後的疑問就在於他們敢不敢直接僞造。不過幾個月前我已經解釋過,不能太配合WHO的調查,正是因爲原始數據給的越多,越方便有心人斷章取義,製造假結論;中方既然沒有上當,美方自然很爲難。
2021-08-22 01:22 回复
criteria
2021-12-07 20:48
请问王先生,最近公布的《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对中国外宣能起到多大的正面效果呢?英文媒体中,除了半岛和CGTN有报道外,在其它媒体上鲜见。
零。

這類中國學術和智庫界推薦的處方,不但是虛功,甚至可以適得其反(例如陰謀論),正是問題持續惡化的主因。
2021-12-08 05:58 回复
yyds
2021-12-10 06:00
1、拜登民主峰会每年4亿美元预算搞支持“自由独立媒体”“民主改革者”,是不是又要搞全球范围假新闻,和颜色革命。2、中方跟美方示好你拿个看重冬奥逻辑思路大概是美国如果不搞意识形态,那中方就可以利用经贸关系有足够的弹性可以制衡,如果美中进入新冷战,那很多国家不得不选边,政治考量优先于经济考量,但结果看来事与愿违,中方又大张旗鼓批判美民主,战略逻辑没有问题,但战术选择总是南辕北辙
文科生基督徒
2022-01-20 20:57
关于中德关系最近德国媒体FA做了一个以两千多名精英人士为基础的问卷。问卷主要关于新上任的德国政府,其中76%的被访者对于新联合政府表示满意,但是除了德国国内议题之外,这个民调中有一组数据很有意思。差不多四分之三的受访者对于中美关系非常不安。78%的人担心欧洲企业需要在中美两国中进行选边,此数据与2019年的同一个媒体的差不多内容的民调基本一致。但是与2019年不一样的是,当时大约二分之一的商经精英站美国,而本次这个人数比例上升到了四分之三。接受采访的人士中包括了89名超过20000个雇员以上公司的董事会成员、19位部长或者州长、31名地方与联邦政府官员。请教王老师:如果说中欧关系稳定在于欧洲商界需要与中国合作,在商界稳定的基础上可以忽略掉一些政客的杂音。那么,这个民调透露出来的危险信号--商界似乎也有所动摇--是否有办法防范化解,使得欧洲在中美争霸中不至于站到美方那边去?最近中方做错了什么吗?(应该没有啊)有些担心,故而请教王老师。
歐美的民調問卷,本身就是宣傳洗腦的一部分,我無從評論起。
2022-01-21 05:47 回复
criteria
2022-01-21 00:06
的确如先生所言,不应该把精力用來跟小国生气。斯洛文尼亚又跳出来,说明美国希望中国最好在这一段时间内疲于应付,并分化中欧关系,同时造成欧洲内部法德这种和中国经济利益深厚和利益轻微的小国的观念冲入,迟滞欧盟一体化进程。所以中国在还没建起像《rt》这种有效宣传之前,是否忍气吞声微妙?
我說的是不用和他們打嘴炮,直接一劍封喉。
2022-01-21 05:46 回复
Submarine
2022-01-21 21:10
我记得王先生说过,宣传中国最好的剧种是“能够无形宣传当代生活环境”的剧种。腾讯最新网剧《开端》算是最近几年国产网剧的代表作之一,演员演技普遍过关,情节紧凑又不失生活气息,内容既有悬疑、穿越loop、动漫二次元等等比较符合现代小年轻们审美观念的元素,也有普通老百姓的众生相和对于网络软暴力的批判。这种类型的电视剧虽然不算侦探剧,但也应该算是能够比较全面介绍现代中国大陆面貌的网络电视剧之一,唯一的问题就是英文圈观众还是太少,华文圈为主。
必須先樹立内部娛樂媒體的健全文化,全面改進生態,然後才能慢慢建立口碑。韓國走低級大衆娛樂的速成偏鋒,尚且要10年左右才有成,中國不必心急,至少去年開始的大整頓都是正確的方向。
2022-01-22 01:40 回复
criteria
2022-01-21 22:52
回174楼 通过以亚文化为载体传播可能效果更好。因为现在电视剧的制作成本很高,同时审查要比动漫这种类型严格不少。像是去年国产动画《link click》,算现代剧,至少油管上英文圈讨论不少。国内做动画好多导演就是编剧,算是另一种解决问题。个人认为做外宣主要宣传对象应该是青少年,而动漫这类亚文化也在年轻人中比较流行,以其为载体也相对能更好的跨文化传播。毕竟过了35岁stereotype就很难改变了,对他们宣传估计事倍功半。
必須是全面的努力;我以前提偵探劇,只是較爲高效、優先。
2022-01-22 01:41 回复
AAB
2022-02-06 18:26
Happy New Year again. The 'apartheid' row recently made me look more into Amnesty International (AI henceforth), and the Xinjiang report was very much immune to criticism by virtue of proving/asserting virtually nothing substantial. The so-called measures of repression are only hinted at by claims that 'people are intimidated into silence/compliance', and 'examples' are 'cited' from unilateral accounts from journalists. Everything is practically hearsay. I don't really see how a case could be made against these 'claims'. And still newspapers cite them as if from a peer-reviewed article.I'd like to infer from AI targeting Israel 'apartheid' that it is not directly in the pockets of NED or similar instruments, but simply another case of a relatively autonomous propaganda device coming back to bite the US (deep state/Israel lobby?) in the rear. Would you happen to have any insight as to how the PRC could navigate or co-opt these 'authoritative NGOs' in the future, or are they likely to simply persist until the liberal worldview relaxes its vice-grip on the 'western' collective consciousness?
那個報導我上周也看到了,當時就沿你問題的思路(亦即他們並不是假新聞的設計人,而只是被利用的白左信徒)考慮了幾秒鐘,思索如果中國外宣單位有頭腦靈活、熟悉白左思路的人來全權負責,可以嘗試邀請幾個Amnesty International智商正常的人員長駐新疆,熟悉事情真相。但那兩個前提(中方頭腦靈活、AI智商正常)顯然是無法滿足的,所以也就沒有深究的必要。
2022-02-07 02:15 回复
AAB
2022-02-06 19:24
An amusing instance of blatant hypocrisy and double-standards for AI as documented by a blog focused on the disinformation campaign targeting Russia:Fascists in Ottawa. None in Kiev! | IRRUSSIANALITY (wordpress.com)
白左原本就是雙標者聯盟,這是新聞嗎?他們越是拿“俄國洗腦”來抹黑,越是讓右翼民粹憤怒,對昂撒集團的内部分裂,只有火上加油的作用。
2022-02-07 08:33 回复
pedagogicM
2022-06-02 22:30
王博士,听了您最近在八方论坛的采访,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您在采访中提到英美对俄罗斯的“The narrative”是否和英美话语体系建立以来所形成的“stereotype”是同一种传播谎言的模式?还是“The narrative”是由“stereotype”构成的呢?比如欧美对“中国很邪恶“, “在新疆的种族灭绝”等刻板印象,都是来源于DW、VOA或者 The Economist的文章或者新闻(都是子虚乌有的造假),欧美通过传播这些浩如烟海的谎言,形成了一套对中国的“commonsense”。这个宣传逻辑和最近的俄乌冲突的“false flag”是一种模式,通过文章和新闻的持续轰炸从而塑造一种客观事实上错误的大众认知。在中国大陆也有过相同的宣传架构,例如 “德国人做事很严谨”这个“stereotype”就是通过在《读者》、《意林》上刊登很多德国人做事一丝不苟的故事(真假未知)。导致从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在大陆普通人极为信任德国机械产品,直到“Volkswagen emissions scandal“才破除一些大众对德国的神话。目前随着短视频的流行,谎言的传播甚至不需要长篇大论,只需要一分钟几次的刺激就能将一个meme植入别人的大脑中,而随着TikTok渐渐脱离中国沦为英美宣传的走狗,这让我对中国对新媒体的治理很悲观。倘若论述有不周之处,请博士批评。
Narrative是新戰術目標,Stereotype是既有占領區。我並不介意你的這個問題,但是爲了維持公平和紀律,還是必須執行《讀者須知》第九條的規定;考慮你的賬戶已經有5個多月的歷史,這個對話留一天再刪。
          
2022-08-21 03:11
 俄羅斯國防部指控烏軍在瓦西利夫卡開始使用生化武器肉毒桿菌導致俄軍集體中毒,還用路邊炸彈暗殺馬裡烏波爾市長,前陣子看到俄羅斯新聞在烏軍佔領區撤退後當地區民挖出少女屍體被強姦後活埋,更早一些的消息是烏克蘭用海馬斯多管火箭炮炮擊法院遠開庭審理納粹戰犯前的審前拘留中心,很顯然是想湮滅證據,但是這些西方媒體完全不報導,可見得就算烏克蘭使用生化武器和大屠殺都沒有什麼明顯的代價,這種弱化自己國民和全世界智商以胡作非為的手段和惡性競爭宣傳實在太可惡Russian soldiers in Ukraine hospitalized with severe chemical poisoning – Moscow https://swentr.site/russia/561214-ukraine-chemical-poisoning-moscow/
中文房間
2022-10-01 12:13
 如果英美的情報單位B為寡頭資本A服務,而情報單位B又控制新聞媒體C,新聞媒體C控制國家和人民思想D,那麼能否對寡頭做出經濟制裁來打擊英美從而影響英美國家政策?邏輯是這樣的A控制B ->B控制C -> C又控制D,那麼本質上是A作為核心控制D不是嗎?如果A是一切亂源的始作俑者,直接對A做出個人的人身的或經濟制裁能不能達到效果? 比如其子女和家屬的安全或者本身做終身制裁能不能達到效果? 比如不要公開制裁而是暗中使用特工以牙還牙,防止他們危害世界,以不擇手段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威攝力可能還比較大
中文房間
2022-10-06 17:52
 西方威脅要「斬首普京」所以對一個蠻橫不講道理的西方講再多道理其實都無用,而烏克蘭最近又威脅俄羅斯核潛艇艦長的家屬發動恐怖暗殺,如果對西方寡頭對等反制一樣會受到一個難題西方的單方面宣傳洗腦優勢,而建立英美的謊言資料庫如果西方人民不看或只有極少數去看同樣也是無用,因為西方民主政治的權力其實掌握在大多屬選民手中,而西方人民絕無可能知道被寡頭資本或新保守派利用,這就是洗腦.......其實這就是劣幣驅逐良幣,道德感越低的越可能獲勝的原因,如果普京還堅持一切奉公守法那麼很難獲勝,炸北溪管道就是如此 我得到的消息是澤倫斯基威脅處決別爾哥羅德核潛艇艦長和俄核力量第12總局司令,連他們的住家地址和家屬電話手機信箱等等個人資料都在網路上公開,烏克蘭真沒人性對人家家屬公開這種隱私,應該對美國和烏克蘭政府高官(白手套)和背後的寡頭資本也做同樣的威脅才有效用,君子無法戰勝小人,堅持一些條條框框的東西,但是對方根本不吃這套,這才是「對等反制」的真正意義
韭菜盒子
2022-10-19 21:31
#习近平主席视察新疆的内部讲话New York Times在其报道中(https://www.nytimes.com/zh/2019/11/16/world/asia/xinjiang-documents-chinese.html)引述了习近平在新疆视察的内部讲话,以作为中国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的“证据”。然而,仔细阅读习近平主席在新疆视察的内部讲话全文后(https://uyghurtribunal.com/wp-content/uploads/2021/11/The-Xinjiang-Papers-An-Introduction-1.pdf),不难发现习主席通篇都在谈如何帮扶新疆少数民族困难群众,告诫干部剔除大汉族主义思想,以及坚持民族平等团结,甚至还在具体操作上要求军队定期去帮少数民族困难群众打扫庭院和收割庄稼。造谣者用以佐证其谣言的“证据”居然是对其谣言的直接反驳,更讽刺地是,这文件居然是造谣者自己发布的!涉疆谎言之拙劣、盎撒洗脑体系之严密、欧美知识阶层之堕落,以及中国宣传系统应对之笨拙,无一不令人扼腕叹息。
是的,我有同樣的感慨。

這次美國設計俄烏衝突,原本就沒有指望在軍事戰綫獲勝,而是要靠金融經貿方面的打擊來推翻Putin政權,結果俄方準備充分、平安渡過,還進一步在國際輿論上有效反擊,英文自媒體出現了許多自幹五,幾個月下來串聯成爲“實話者聯盟”。這些人對昂撒霸權的本質完全看透,博客多年來解釋的道理,他們基本全部理解,唯一的例外就是新疆。而其原因正是,他們雖然疑心這裏也是昂撒捏造出來的口實,但事實真相完全沒有傳播出去,實話者也找不到任何證據,就只能默認Occam's Razor,而接受“主流説法”。這裏的責任,只能算到中方自己的宣傳體系頭上。



我想解釋得更直白一點:這裏中方錯失的機會,是聯係實話者聯盟的主要成員,提供詳細明確的駁斥和證據;至於選擇哪些成員,我可以簡單提供名單,可惜國務院官員不是博客的長期讀者,連這個機會的存在都不知道,更別提如何著手。
2022-10-21 08:44 修改
Submarine
2022-12-13 15:37
看到这次疫情政策调整下的众生相有感,总结起来就是:上层混乱,地方茫然,基层疲于奔命、疲惫不堪,至于社会面的思潮那更是五花八门。不过对于社会面,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老百姓确实吃到了疫情防控的“苦头”。叠加经济下行的问题和国内国外舆论“避重就轻”的宣导,相当比例的老百姓显然是不满意、不合作甚至反对疫情防控,因为他们相信病毒并不致命,疫情早已经结束了。而国内媒体圈子是疫情政策迅速开放的显著推手。以最近知名的吕大记者为例,上个月这位记者就公开支持所谓的“举A4白纸”运动,号召放开疫情防控和自由表达政治意见。最近,北京无数人在家发高烧硬挺,而这位记者不戴口罩去教堂打卡拍照,得了病发低烧可以直接入住小汤山方舱医院的顶级病房,顶级专家为她亲自诊断病情,吃的退烧药在北京被炒作到300元。最后的结果是,电视台把她奉为典型,公开发布这位记者“深入一线,深入群众”的报道视频。
這是昂撒宣傳洗腦體系中“第四權”的那一條,利用民衆先天的愚性來瓦解公權力,方便資本與媒體人勾結,從中謀取私利。現在英美自家人都不信了,中國公有媒體體制還把這種低級謊言奉爲圭臬,的確反映出既蠢又壞的現象。不過最高層似乎早已明白這個問題,只不過病竈深入臟腑,需要時間來逐步淘汰那批人;我們等新任文宣主管上任之後,再做觀察討論吧。
2022-12-14 00:34 回复
SirChen
2022-12-13 19:31
回應樓上,我試着以台灣經驗來解釋這個現象,就是二十大整個領導班子確定大換血,但是政府職位交接是明年開春才進行,目前舊人馬可以用「看守政府」來形容,那些沒升職沒連任準備要退下來的官消極怠工是可以預期的。
是的。習近平之所以非要幹到第三、第四任,很大的因素是前兩個任期内並不完全掌控人事,無法貫徹改革;這純是爲國著想,對他個人來説,額外的權力和時間毫無私人價值。
2022-12-14 00:39 回复
韭菜盒子
2022-12-14 22:46
回上楼,你的说法有明显的事实漏洞,这次防疫转向必定是得到习近平首肯的。首先,虽然政府换届要到明年3月,但地方省委书记不少已经更换完成。根据公开资料,已经完成换届的省份里,至少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山东、河南、广东、重庆、陕西、新疆的省委书记为习近平嫡系(实际肯定更多)。即使中央机构有意在换届期间对防疫胡作非为,习对政权的掌控也使得他们没有能力胡搞。更何况,趁着总书记外访期间对防疫做出激进改变,造成全国不可逆后果,性质上与政变无异,习已掌控所有暴力机关,他们没有理由拿自己的身家性命打赌。这次防疫变动必然是经过习首肯。这次防疫转向令人非常困惑。首先这不符合中共稳定压倒一切的行为模式。其次,疫情中心的北京,其市委书记尹力除了是习的亲信外,本身就是医学专家,在福建和四川主政时取得了非常好的防疫成绩,做出这样的决策实在匪夷所思。现在几乎全国所有药店的退烧药已经全部售罄,哪怕解封前几个月发布消息好让药企及时扩大产能也好,现在的决策真的远非最优。我也希望这次的防疫混乱和年初的上海封城和河南村镇银行事件一样,是习的反对势力故意给他挖坑,可偏偏事实和逻辑都不支持这一点。或许,我们不得不下调我们对习近平治国理政能力的评估。
Hanlon's Razor雖然沒有Occam's Razor那麽基本、重要(因爲前者其實可以看作是後者的應用特例),但在做社科分析時非常有用。它説:Never attribute to malice that which can be adequately explained by stupidity.

這裏顯然沒有足夠證據可以斷言是有意破壞,所以我自己始終談的是新舊交接期間的混亂。至於習近平,在專業議題上必須完全依靠專家建議,他本人直接關心的是政局穩定;如果行政業務班底沒有高效運作,出現慌亂是自然的,和他個人有沒有批示無關,因此而推斷治國能力不足更加是邏輯上的Overreach過度伸張。
2022-12-17 03:09 修改
AAD
2022-12-16 21:43
 http://rinoalove2586.blogspot.com/2016/02/blog-post.html西方媒體的資訊戰和妖魔化俄羅斯,恐俄症歷史的研究整理http://rinoalove2586.blogspot.com/2016/02/1612.html被遺忘的歷史:1612年莫斯科保衛戰及二戰波蘭瓜分捷克斯洛伐克,西方雙重標準教育我8年前收集的昂薩媒體霸權系統性假新聞資料,當時就覺得怎麼和事實真相偏離這麼多的那麼離譜,開始系統性思考這一切,原來這現象從幾百年前就開始了
Taizi Huang
2022-12-17 12:24
王先生,我和彝圪學殅一起翻译了《The Coming Purge of the China-Hand》,链接是 http://tiny.cc/wp32vz,也许对文章传播有些帮助。翻译错误的地方,也希望读者能帮忙指正。
好的,謝謝。請一並聯係“世界對白”,以便在《微博》也做宣佈。
2022-12-18 01:46 回复
韭菜盒子
2022-12-23 00:51
好的,我接受交接班的混乱妨碍了中国政府做出最优解,但防疫混乱的责任习逃不过去。目前中国经济的状态是百业萧条。因为人们纷纷感染,企业停产,物流堵塞,全国学校纷纷停课,所有公共场所空无一人(除了医院发热门诊人满为患),这是20年5月份以来从未有过的全国性萧条。更不要提生命的损失,社交媒体上时不时就能刷到老人孩子染病去世的消息,就连我朋友的哥哥也因重症在ICU去世。习本人至少要为此负部分的责任。无论是国内(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易炼红:尽量延峰有效削峰平稳渡峰),还是国外的材料(习近平的领导风格:让下属无所适从的微观管理),都指向习对防疫亲力亲为地亲自指挥。尤其是第一篇材料表明,习在20年初疫情突发时候,对防疫做了非常全面的部署,从加强救治,到食品供应,到舆论安抚,甚至对外宣传。实在很难想象3年后,无论是对病毒的认识还是习的权力都远胜当年的今天,重大防疫转向前的部署严密性会不如当年。我认同习近平作为政治家的雄才大略,过去十年在反腐、环保、民族政策、经济改革、对外斗争成绩斐然。但是这一次的防疫,他搞砸了。
criteria
2023-02-06 22:20
最近看到先生后注中Pattberg博客的新文(https://thorstenjpattberg.substack.com/p/danger-the-world-on-chinese-terms)特来求证是否他对您以及观网存在误会?倘若并非空穴来风,您直接删除。
我也不知道詳情,不過好像《觀網》不先照會作者直接翻譯轉載,讓他很不高興,可能影響後續合作(《觀網》當然在上海出版界有人脈,參考《美國陷阱》的前例)。這是很可惜的,因爲他的經歷,值得更多中國人理解。至於我自己,原本就只計劃做個介紹,並沒有人打電話威脅我;真正觸犯權貴利益的事(例如揭發量子詐騙),電話也會是直接打給媒體主管。
2023-02-07 00:27 修改
韭菜盒子
2023-03-24 20:13
最近观外交部发言,惊喜地发现经过三年的实战,外宣反击已然颇有章法,不知道是否因为外交部看了博客的缘故:)Tik Tok在美被无端刁难,外交部立马指出美国的行为是有罪推定的无理打压https://mp.weixin.qq.com/s/xQWbcXZcSIChMsf-_m_hNw。SVB暴雷,外交部当即指出这绝非美国内政(显然是针对前段时间布林肯对台海不是中国内政的发言)https://mp.weixin.qq.com/s/e7Z-QDCtRa9aUgdxPjMC4w最妙的是,Robert C. O'Brien被民进党授勋,外交部竟立刻揭露此人曾说如果中国“侵略台湾”就炸毁台积电https://mp.weixin.qq.com/s/Gnnx2U7U2e2rnnu4eZGWYA美中不足的是中方缺乏RT那样的传播平台,正义的声音无法传播出去,实在是遗憾。二十大后我还疑惑五年后,老练的王毅主任退休,新任的秦部长是否可担当重塑国际秩序的重任,现在看来是多虑了:),希望新的金融系统也能如此敢于斗争,善于斗争。
是的,外交部的發言比起五年前有天壤之別;國際媒體方面比較弱,但是《CGTN》其實做得不錯,只不過沒有足夠纍積傳承,以致知名度和影響力都還不高。不論如何,這方面的確有新氣象,我們可以將憂心轉注到教育部。
2023-03-25 01:21 回复
bgsnwss
2023-03-30 04:37
王先生你好。最近上海徐汇中学一群参加军训的学生中,有一个女生在微信朋友圈里开了个玩笑,说自己戴了假发混进男生浴室里偷看男生洗澡,引起了十多个男生的不满,要求该女生道歉。这本来是件小事,但有一个英文女教师介入,指责那些男生欺负女生。有男生把那个教师的录音发到网上以后,这件事上了热搜。那个教师的某些言论引起了很多人不满,比如“你们大男人就算让人看了又怎么样”“无论这个女孩子是对是错,都不值得你们口诛笔伐”,把所有的责任推到男生身上。 校方和教育局的反应倒也在意料之中,先是说徐汇中学没有浴室(军训并不在校内举行,所以说这话完全是在敷衍塞责),教育局后来发文说这只是一个玩笑,还暗示男生剪接了录音,对女教师不利。但根据网上流传的完整版的录音,那个女教师的态度其实还要恶劣得多。 中国教育界被白左渗透之深,王先生也说了很多,这里也不多说了。 然而,这件事其实还透露一个更大的问题,也就是很多男性网友对于政府在处理女性犯错或犯罪的事情上采取轻判甚至纵容的态度感到非常不满,甚至出现了“塔拳一体”这样的说法(塔指的是政府,拳指的是女权)。 首先,前段时间好几所大学出现了男生在网上开女生的黄色笑话,或者把女生的照片移花接木成黄色照片。这些男生很快就被校方开除,有的还被拘留。微博上不少官媒还对这些事做出评论,一再强调哪怕只是开玩笑,只要受害者主观认为受到了侵犯就是违法的。然而,一旦犯错对象为女性,这些官媒要么默不作声,要么轻描淡写。 上一次唐山黑社会打人事件中,不少官媒甚至女明星借机辱骂全体中国男性。可当有女性违法上了热搜的时候,这些社交平台要么压热搜,要么淡化犯罪者的性别,甚至扭曲事实,误导读者以为犯罪者是男性。不少网友整理了近几年的案例,发现对于同样的罪行,男性基本重叛,女性基本轻判,甚至无罪释放的也不少。比如前年,湖南一个中年女性在乘坐公交车的时候忽然拿刀扎司机的脖子,司机差点丢了命,结果那个女乘客只囚禁了四个月就放出来了;上海某所大学的女学生偷了另一个男生的耳机,还诬赖那个男生性骚扰她。整件事水落石出以后,那个女生非但没有不开除,还有传言说她被保研了;还有广东一所大学,一个女生因为怀疑男生插队就用玻璃把男生的头砸伤,结果也没收到任何惩罚。 当然,这些事很可能只是某些单位和稀泥的做法,不能代表整个中国社会都是这样。 然而,这种不满的情绪已经开始出现,反女权的声量在网上越来越强大,而且一些反政府的言论已经开始在这些反女权的圈子中传开,所以感觉情况不是很乐观。现在反华势力已经通过女权收割不少,现在担心接下来会不会通过反女权再大干一场。
這件事,博客以前詳細討論過了,請你找一找,回顧既有論證,這裏簡單總結一下:男女在幾百萬年游獵經濟下,各自演化出來的生理和心理差異,一下子放到高度城市化的工業社會,適應不良在所難免,是現代人類必須面臨的普世矛盾之一。既然女性針對男性最惡劣的少數做過激反應是錯誤的,男性反過來針對女性中最惡劣的少數做過激反應也顯然不明智。然而政府處理任何社會矛盾都應該追求公平合理,絕對避免偏頗,女權問題是白左思潮的重要工具,尤其必須嚴謹:和稀泥表面上似乎尊重以和爲貴的原則,實際上把矛盾深化、隱形化。正確的做法是制定明確的處理原則,公告全民,然後嚴格執行;反正中國社科界閑人多得很,讓他們鑽研這些處理原則的細節是有效的廢物利用。
2023-03-31 00:46 回复
bgsnwss
2023-03-31 02:28
谢谢王先生的上一条回复。您提到“正確的做法是制定明確的處理原則,公告全民,然後嚴格執行;反正中國社科界閑人多得很,讓他們鑽研這些處理原則的細節是有效的廢物利用”。这些中国社科界的闲人(包括很多政府内部人员)正是这些问题的罪魁祸首。在很多涉及性别矛盾的热点新闻中,他们没少煽风点火。另外,最近通过的一些相关法律和处理原则,比如《妇女权益保障法》《消除工作场所性骚扰制度(参考文本)》的某些条文具有很强烈的主观性和偏向性,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是不是说,如果这些问题得不到有效的解决,就只能让社会自行调节,或者等到冲突尖锐到政府没法不管的时候再来解决呢?
你把公知和閑人搞混了。我說的“閑人”,指的是沒有學識、沒有主見、沒有風骨、沒有擔當的學術人,對公知撒佈惡毒謊言置身事外。至於公知應該如何處理,我們早有定論,不再贅述。
2023-04-01 01:33 回复
rongbing mu
2023-08-24 17:07
王先生,请教一下日本的福岛核污水排放究竟有多严重的危害?这可能是个中方的政治宣传问题,因此在本篇下提问。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