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美國】美國大選中的危險人物

2020-02-24 06:29: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31814245



上周有讀者在訪客簿詢問關於美國大選的最新發展,我回復說“Sanders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者,是左右兩派財閥土豪都不能接受的候選人,所以他們事先就做了縱深防禦,明面上有Biden的所謂溫和派,暗地裏還插了一個假的社會主義者Warren來分散初選選票,Buttigieg原本只是備胎。結果Trump陣營集中打擊Biden,Warren背後的金主又曝了光(Buttigieg也一樣,但他的溫和派支持者不在乎),現在只能靠Buttigieg來吸取民主黨内溫和派選票,情勢危急,所以才會有在Iowa渾水摸魚的局面出現,未來也必然會有更多的陰招,包括由Obama出面“仲裁”,直接忽視普選結果都有可能。”後來覺得此事很重要,值得多所著墨,所以在此進一步討論。

Buttigieg從小是文科優等生,對政治特別有興趣,在高中時代認同了民主黨。當時年紀小,還很理想主義,偶像正是Bernie Sanders,憑著一篇誇贊Sanders的文章,獲得甘迺迪紀念舘2000年度的“Profile in Courage”大獎第一名,從此平步青雲,拿到了哈佛入學的門票。就讀哈佛期間,繼續走紀念甘迺迪的一整條終南捷徑,出任甘迺迪學院特別社團Harvard Institute of Politics的學生會長。畢業時是“Magna cum laude”,亦即成績名列前10%,並且跟隨著克林頓的前例,獲得了羅德獎學金到牛津讀碩士。

如同克林頓一樣,Buttigieg對拉關係、建履歷有高度的天分和努力。在前往牛津之前,他先花了一年在The Cohen Group(一家小型但是重要的國際關係和國家安全顧問公司,由克林頓手下的國防部長William Cohen創立)。在2002、2004、2006年的選舉,他也分別參與了幾個國會議員和總統候選人Kerry的競選工作,充任總部裏的年輕幹將。2007年碩士畢業後,在McKinsey顧問公司任職,接觸到更多的政商精英,包括健保公司、游説公司、軍火商以及國防部。

在2008年,Buttigieg留下一個很不尋常的記錄:他忽然到Somaliland“觀光”了24小時,還和當地的不具名高官(可能是“總統”)聊天,回來之後寫了一篇游記叫做“Tourists in Somaliland”“到Somaliland的觀光客”,居然立刻登上了《紐約時報》,而且不是旅游版,而是社論(參見https://thegrayzone.com/2019/12/17/national-security-mandarins-groomed-pete-buttigieg/http://web.archive.org/web/20191216074656/https://www.nytimes.com/2008/07/31/opinion/31iht-edmyers.1.14914273.html )。Somaliland是索馬利亞的北部省份,過去20多年來一直在閙獨立,2008年時有《Al Jazeera》報導說它企圖以讓美軍建立新基地(Somaliland緊鄰中國唯一海外軍事基地所在的Djibouti,兩國同樣扼守戰略要地亞丁灣)為籌碼,交換美方的外交承認。很巧的,Buttigieg的文章正是鼓吹這件事。在這裏我想提醒讀者復習《從Manafort案談起》一文;美國政要權貴為外國游説賺錢並不是共和黨的專利。

2009年,Buttigieg只有27嵗,但是履歷豐富、交游廣汎,在前一年到Somaliland出任務,證明他已經獲得民主黨幕後權力核心的信任,前途不可限量。這時他必須做一個選擇:可以繼續待在幕後,走Manafort的路子;也可以跳到臺前,自己出面競選公職,類似Pompeo在共和黨一步步爬升的過程。他選擇後者。在美國,權勢階級要辦什麽,都有合法的快速通道;參軍是政治精英履歷鍍金的重要手段,自然也不例外。Buttigieg雖然不像Pompeo是西點軍校的高材生,但素來與國防部有淵源,於是他一夕之間就忽然成了海軍情報部的少尉。因爲是後備役,基本不費什麽時間,更不影響他的政治生涯。

2010年,Buttigieg第一次競選公職,沒有選上印第安納州的財務長(State Treasurer)。次年,他再接再厲,終於成功當選South Bend(人口:10萬)市長。因爲軍事履歷的政治加分,最好是要在前綫待過,他在2014年特別請了七個月的假,真的到阿富汗去服役。雖然沒有經歷戰鬥或冒險(不過得以與CIA合作,參見https://thegrayzone.com/2020/02/07/pete-buttigieg-cia-afghanistan/ ),事後仍然獲頒一個許多普通士兵出生入死都夢想不到的中級勛章(Joint Service Commendation Medal)。期間還被邀請成爲Truman Center的董事;這是民主黨負責“國家安全”的一個外圍組織,實際上是兌現美國霸權來為外國客戶提供有償服務的白手套。另一位知名的董事,是Joe Biden的兒子Hunter Biden,也就是Trump疑心在烏克蘭撈了不少錢的那一位紈絝子弟,後來因此引發了彈劾案。這年Buttigieg還只有32嵗,但已經和前副總統的家族平起平坐,不再只是跑腿,而可以圖利自己了。

Buttigieg從一個小城的市長跳級參與2020年的民主黨總統初選,原本應該不是指望要一舉脫穎而出,而是打打全國性的知名度,為出任部長級官員或州長/國會級別選舉做準備。但是建制派的第一人選Biden本身包袱很多、魅力不足,又遇上對右翼民粹反動的社會主義風潮,很快被拉下神壇。這時就必須由假冒社會主義的Warren和“溫和派”的Buttigieg接棒,阻攔Sanders通往大選之路。於是這兩者都獲得了民主黨大金主的慷慨捐款,其中Buttigieg收穫尤其豐富而明顯,例如Black Rock基金的Kaczmarek等等。不過最值得注意的,還是來自美國情報界(包括CIA和軍事情報單位)、國務院、國安部幾乎所有民主黨籍要員的公開支持(Endorsement);對一個從未在聯邦政府任職的年輕候選人,實屬罕見。

我預期Sanders在民主黨初選的領先會逐步擴大,類似Iowa Caucus的亂局也就很可能會持續出現。Iowa初選的問題核心在於所用的計票軟件是由一群克林頓的幕僚開發的,他們領導人的配偶則正在Buttigieg競選陣營裏工作。結果在幾天混亂之後,Buttigieg硬是壓倒民調遙遙領先的Sanders拿到民主黨州黨部官方認證的最高票。近年《Facebook》宣稱Stalin說過,“投票不重要,計票才要緊。”(“It’s not the people who vote that count; it’s people who count the votes.”)這已經被公認是僞托;美國做票的傳統歷史悠久(參見Edgar Allan Poe的死因),這句話其實有可能是19世紀美國地方土豪發明的。

不論如何,即使Sanders在七月初選結束時有最多的票數,民主黨還有黨内大佬出任的Superdelegates(超級代表,佔總代表人數15%)可以平衡修正;如果這樣還不足以推翻普選結果,臨時更改規則,甚至忽視既有程序,由大佬們直接另推候選人都是有前例可循的;事實上在1960年代之前,這種Brokered Convention(用台灣俚語,就是密室裏搓圓子湯)才是常態。

如果Sanders能克服既得利益者的層層阻撓(包括各種造謠污衊,例如昨天《紐約時報》剛剛引用CIA消息報導,俄國人正在暗中支持Sanders,參見https://www.nytimes.com/2020/02/21/us/politics/bernie-sanders-russia.html ),成爲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那麽不論最後誰當選,都是全世界的福音。Sanders專注在内政改革,美國政商精英必須分神對抗,只怕無法全力對外搜刮掠奪;Trump則笨拙自私,到處霸凌,反而加速霸權的衰落。真正危險的,是民主黨建制派,尤其是和宣傳顛覆專業戶(CIA和國務院)淵源很深的Buttigieg,才是Hilary的Spiritual Successor(精神繼承者)。

【後註一】今天是2020年三月1日,Buttigieg宣佈退出競選。這並不是意外,因爲昨天Biden才在南卡的初選中依靠黑人選民的支持獲得大勝,重新成爲建制派的希望所繫。正因爲Buttigieg是近衛親兵而不是獨立候選人,所以在幕後大佬急著集中力量打敗Sanders的當下,他必須領頭示範,讓路給Biden。

【後註二】今天是2020年三月2日,Amy Klobuchar也急著在超級星期二之前宣佈退出競選,並且立刻擁護(Endorse)Biden。Buttigieg隨即也宣佈給予Biden他的Endorsement。這種棄卒保帥的運作,很明顯地呈現出建制派對各個候選人的幕後操弄。只有Warren因爲是假激進派,分散的不是Biden而是Sanders的選票,所以必須繼續留在選戰之中。

21 条留言

華刀出鞘
2020-02-24 08:22
1982年出生,完全作弊的人生,都出来竞选总统了。在家待了17年出来当选市长的韩国瑜,当了三四十年医生当选市长的柯文哲,花花公子一生的川普总统,花花公子小布什,乌克兰的演员等等。真是让人艳羡的民主!民主是一个陷入进去好像再也出不来的坑,选票就是愚民不会放弃的鸦片。封建帝王腐烂的朝政还可以起义革新,民主怎么办?尤其像是印度这种五千年从无农民起义历史的地方。
英美的民主制,最早是土豪直接主導,建立霸權之後是政商精英接手,雷根/Thatcher之後土豪開始反撲,不過比較間接隱秘了,最終臺前是由小丑出馬來娛樂大衆。
2020-02-24 09:23 回复
magkey
2020-02-24 09:00
关于Buttigieg,我有一个疑问是想请教王先生:如果大佬们真的忽视既有程序重新推选候选人,真的会把Buttigieg推上去吗?即便Buttigieg有千万个优点,但是要让美国大部分人接受一个同性恋当总统,恐怕不是太容易吧。更何况他是民主党人,同性恋身份并不会帮助他和trump的竞争中加分,支持同性恋的群体本来大部分就是支持民主党的左派。而且Buttigieg的资历实在有点浅,我实在难以想象这种资历的人可以直接成为总统。对于民主党大佬来说,将一个几乎不可能赢的Buttigieg推出去有什么好处呢?如果只是为了阻止sanders,将biden推上台不是更好吗?
這種密室折衝,每個參與者都有他自己的小九九,外人不可能事先預測他們的決定;届時也要看幾個候選人的人氣漲跌如何。

Buttigieg有不少大佬(包括紐約時報)當後臺,是很明顯的事,但是當然他也可能因爲年紀太輕而先做副總統。
2020-02-24 09:19 回复
贞曜
2020-02-24 11:34
Spiritual Successor用的很传神(笑),上一次选举前辈就败下阵来,选民看了trump四年的大戏之后恐怕后辈也很难满足其胃口,更何况比起女总统的噱头,同性恋还是正向号召力不足。不过仲裁之类的釜底抽薪手段倒是颇有可能出现,只看sanders魄力和准备如何了。还不知道此次疫情的经济冲击究竟有多大,如果在大选之前美联储的麻醉剂就开始失效的话,选情或许会天然有利于极左阵营?当然竞争者也可以在演讲时信口开河就是了。
其實這正是直選制度的另一個可笑之處;一堆候選人爭破頭,然而不但選民愚蠢、財閥大佬在幕後主控,最終一對一的結果其實取決於經濟衰退的時間點,這是一件連最專業的人也無法準確預測的事,基本是個隨機事件。候選人的才、德、智慧早就在層層關卡之下,被過濾掉了。像是Sanders拼了一輩子,50多年的不懈努力,還必須等到Trump當上總統這樣的黑天鵝才有一絲機會,那麽現代美國要再選出小羅斯福這個級別的大政治家的機率之小,可想而知。
2020-02-24 23:34 回复
magkey
2020-02-25 04:59
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王先生:sanders的想法固然是很正确的,但是他的执政能力真的能够支持他的想法吗?Sanders几乎就没有地方主政经历,政治生涯也基本上是在国会里,他的施政能力是没有得到过检验的。他的想法很好,但是到目前为止,起码我没有看到他有将口号实现的能力。sanders的想法是非常激进的,比如medicare for all,在他的网站上谈到医保的钱从哪里来时,他就直言不讳地说向富人、华尔街征税(他列出的可能性包括Impose a Fee on Large Financial Institutions,Establish a Wealth Tax on the Top 0.1 percent等)。这些想法当然很美好,数学上也可能是正确的,可是这么激进的政策真的能顺利实施吗?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是不是正确:我的看法是sanders是一个很好的理想者,思想家,但是他画的饼更像是空中楼阁。医疗改革本来就是非常困难的,连obama去推obamacare都困难重重,即便sanders能当上总统,他真的有能力能推动medicare for all这么激进的政策吗?我心里真的是非常怀疑的。
他能否推動政策,要看國會選舉的結果:如果民主黨在他領導下大勝,連參議院都重新掌控,他基本有兩年時間可以爲所欲爲。

至於政策是否切實際,那是另一個話題了。我覺得全民醫保反倒不是問題。Medicare的體制、組織、規則都是現成的,砍掉私營健保公司和“Benefit Manager”(近年新增的又一層中間商),可以節省每年萬億美元級別的浪費。這裏越是激進、越不容易出錯,ObamaCare正是因爲求妥協,結果增加開支而沒有減少中間剝削,在經濟上本來就説不過去;所以Sanders反而是改革醫保的最佳人選。

他的其他政策,問題比較大。例如豁免學生貸款,其實大宗是職業訓練的研究所(即法、商、醫學院)以及營利性大學,前者主要是上中產階級的學生,拿稅金來補助他們並不合理;後者的根源是傳銷式的野鷄大學,原本就是爲了詐騙學生貸款而設立的生意,豁免貸款最終反而是補助騙子。我認爲這裏就不應該激進,合理的做法是對一般學生以還清貸款爲條件豁免利息,對營利性大學則必須至少取消它們借貸的資格,然後考慮是否追繳它們的利潤,最後才部分減免受騙學生所欠的本金。

外交更是他的弱項:不止是過度相信白左的那一套,以致很難采納務實的政策,而且也可能成爲幕後大佬們阻撓他連任的手段。上一次美國有一個這麽天真的理想主義總統,是Jimmy Carter。他在競選連任期間,不但伊朗政變沒有被CIA預防,解救人質的軍事行動都莫名其妙地被自己人搞砸了,結果剛好方便財閥支持的Reagan上臺。我一直有疑心財閥的運氣爲什麽這麽好,不過沒有找到正面證據(然而也不像新冠病毒是人造那樣有很强的負面證據),所以不能做論斷。但是如果Sanders總統也在2024年遇到一連串的外交、軍事挫折,或許就可以說不一定純屬巧合。
2020-02-25 06:28 回复
華刀出鞘
2020-02-25 10:25
这几天在看吕思勉的《中国通史》,其中有一章关于历代选举的,讲官员选拔制度的发展,感觉欧美还处于先秦和九品世家时代,欧美贵族们就是世家培养如同王谢之家,只认世家不知天子;有些是写一本书有点名气,出山封臣拜相,如同先秦诸子百家、诸葛亮也是一样。隋唐开始了科举制度,渐渐有了宰辅起于州部,猛将发于卒伍,因为天子家天下,开始了选贤任能。一直发展到现在形成了执政者通过智商测试进入体制,进行长达数十年的历练,然后幕僚智库主要写报告出主意而不进入执政体系。也是非常艰难的走到了这一步,还在慢慢探索。
其實我寫這篇正文的用意之一,就正是在於解釋給讀者,美國政壇精英的選拔過程。

不過我想提醒你,從鄉擧里選、到九品中正、再變為科舉的兩千年過程,其實不能簡單地歸納成選拔精英過程的民主化。它們其實只是對“精英”做出不同的定義,所以範圍隨時代而變動。鄉擧里選是1%,九品中正變成0.01%,早期科舉又成爲1%,到明清慢慢達到大約2-3%(當時中國人口95%務農,再加上手工業和漁業,能讓小孩讀書的真不多)。要到人人都能接受義務教育,才是廣收天下英才;這一直到現在都不是完全成功的,因爲鄉下的基礎教育仍然不能和城裏比。
2020-02-26 00:10 回复
ant
2020-02-25 16:51
王先生對 Buttigieg 的詳細分析令我吃驚。不敢說很了解美國政治,但對檯面上說的出名字的政治人物還有一點認識。對 Buttigieg 只在性向上的就 rule him out。就算我們對性向不在意,在美國很難想在 swing states 他有可能勝出。就算是深藍,也會質疑他太過資淺。Sanders 一樣,很多民主黨選民希望的是一個能打敗 Trump 的候選人,而民主黨檯面上的一個都選不上。是民主黨背後真找不到人,還是他們已放棄?Bloomberg 是一個少數很多人覺得有希望,而他錢多到不需要捐款。王先生獨沒提到他,想知道看法。
美國右翼民粹(例如茶黨)興起至今已經有幾十年了,其中有很强的紅脖子反智成分,於是郊區長大的新一代年輕人慢慢培養出一股反動力量。在2011占領華爾街的時候,還是老左派和城裏的激進白左的合作;到了2016年,分佈在全國各地城市圈的年輕社會主義者已經開始集中力量支持Sanders(我兒子也當了志願義工),甚至Hilary都受到威脅;到今年已經成爲民主黨最大的草根力量,所以我才會預期Sanders在初選中獲得最高票(不是獲勝,因爲建制派很可能會耍賴)。

至於Sanders對陣Trump,很難說哪一個更偏離美國社會的中間;事實上美國的政壇,已經不再有什麽中間了(這也是爲什麽彈劾案根本就是浪費時間),不論誰出面,佔45%的共和黨人絕不會投給民主黨,佔另外45%的民主黨人絕不會投給共和黨,與其去爭取那10%原本腦袋就飄在雲端的“Others”,其實勝選的關鍵在於把自家選民的出動率最大化,所以所謂Bloomberg才選得上,完全是外行人的想法。
2020-02-25 23:57 回复
K.
2020-02-27 20:33
.是不是可以這麼理解,美國現在不是兩個黨,而是四個黨,分別是共和黨建制派、共和黨激進派、民主黨建制派、民主黨激進派當然,現在一個黨確定了候選人,黨內另一派的選民還是會捏著鼻子投票,但是在兩黨建制派和激進派越來越分裂的背景下,這種情況還會持續多久?而且這個背景產生的原因及未來的趨勢是兩黨激進派越來越多,這樣持續下去建制派總會面臨壓制也壓制不住、收買也不願收買的狀況例如,Sanders今年在初選中大勝,但是最後被黑箱政治換成別人,支持Sanders的激進派選民能接受嗎?就算這次能接受,這種情況還會持續多久?
比你說的,還要複雜一些:必須先考慮另一個維度,也就是草根相對於(政商)精英,然後前者再分爲“溫和派”和“激進派”。所謂的“溫和派”或者“中間派”,其實就是願意聽從精英掌控的媒體宣傳的一般群衆,而“激進派”則看出大衆傳媒是假新聞,所以依賴網絡上的新信息通道。當然網絡上撒謊更加無節制,所以才會產生茶黨。左派現在還有些理性,但是像是仇中這種無分左右、全面洗腦已經大功告成的議題,也不能指望他們能跳出那個大坑。

2016年的大選,是現代美國政治的分水嶺,正在於這一點:Hilary對決Trump,38家全國性大衆媒體有36家支持Hilary;在以往這樣一面倒的宣傳優勢,必然會產生精英所希望的選舉結果,但是實際後果大家都知道的。

至於這次Sanders如果被做掉了,那麽Trump連任的機會自然大增。民主黨草根再怎麽不滿,也沒有用,因爲他們佔人口總數不到一半,而美國警察動手維穩的實力,其實是世界第一的。
2020-02-28 04:07 回复
游客 越雷
2020-02-28 23:39
抱歉,王先生,我不知道这个留言是留在新冠肺炎那篇文章下比较好,还是留在这比较好,我就姑且留在这吧:王先生,这几天美国股市连续下跌,有没有可能会使川普唯一重视的“股市牛市”神话破产,导致连任失败啊?还是说还能再缓一缓?
股市本身沒有足夠的影響,但是股市極可能是雪崩的第一步,接下來有大機率會造成經濟衰退,那麽Trump連任就比較渺茫了。
2020-02-29 05:23 回复
狐禪
2020-02-29 16:05
有兩本書可以對照著看:第一本是“Against democracy"(https://www.amazon.com/Against-Democracy-Preface-Jason-Brennan/dp/0691178496/ref=sr_1_2?keywords=against+democracy&qid=1582962495&s=books&sr=1-2),第二本是"Political animals"(https://www.amazon.com/Political-Animals-Stone-Age-Brain-Politics/dp/0465033008/ref=sr_1_1?keywords=political+animals&qid=1582961999&s=books&sr=1-1)。前者從政治哲學角度討論如何補救現在民主的缺失,後者則從認知神經學的觀點,來說明現代政治選舉的眉角。而後者認為前者的方法不會有效,因為人性疏懶的天性。這些都是有意思的觀察,值得留心。
其實説來説去,還是群衆的素質不夠,有一半智商連100都不到,而公共事務的治理中有太多尋租的管道,有錢有權的人不但能欺瞞選民以自肥,而且必然挾持民意來打擊改革力量。
2020-03-01 07:16 回复
貓靈子
2020-03-01 06:34
  如果可能的話,讓Sanders這種真正的社會主義者上台,可能對美國或是對世界都比較好.美國做為一個強國,現在真正該注意的問題反而是國內的貧富不均,而不是國際上的霸權.中國想要與美國真正分庭抗禮,甚至是爭霸,都還需要點時間.美國與其讓一個笨蛋(川普)或是三流陰謀家(Buttigieg)去主導,還不如暫時重整旗鼓,解決國內隱憂後再重新出發.  真正的大國爭霸,應是在制度的效率上做競爭,誰能提供國內民眾與國際上的僕從國更大的利益?嘍囉們才應該追隨這種老大.美國川普總統的所作所為,其實比水滸傳裡的梁山好漢還有所不如,換了個三流陰謀家,狀況搞不好更壞.  至於美股的崩潰極可是雪崩的第一步,接下來有大機率會造成經濟衰退,個人認為是市場還是了解實情,沒有實業支撐的泡沫總會破掉,看誰比較倒楣而已,雖然這幾天,個人就在透過操作vix指數賺錢(剛好就抓在開始崩盤的當天).但必須同意的是,假設民主黨後頭的金主所支持的Buttigieg真的打敗Sanders(黨內初選)與川普(大選)上台,整個世界格局將會有大幅度的改變.如果是Buttigieg當選,而民主黨又在國會選舉大有斬獲時,中國搞不好要面對美國種類繁多的陰招.
Trump所代表的右翼民粹和Buttigieg代言的建制派精英,都是寧可犧牲國家利益也要打壓霸權挑戰者來保護權貴的特權。Sanders雖然受白左理念影響,但是最高的原則還是全民利益的最大化,那麽中方自然可以找到妥協的餘地,對全人類也是最佳的出路。
2020-03-01 07:21 回复
狐禪
2020-03-01 14:18
9樓 回版主"Political animals"破題第一個例子,就點出選民傾向以執政者做為社區動亂的消災祭品(類似台灣燒王船的習俗)。這固然無腦,但卻是人類社會的通性--認為在這種狀況下「該做些改變」。川普現在正是怕這個。
這個效應的結果,就是每次選舉換一個新的救世主;我以前寫過專文討論了。
2020-03-02 02:26 回复
magkey
2020-03-02 07:27
最新消息是Buttigieg宣布退选了https://www.nytimes.com/2020/03/01/us/politics/pete-buttigieg-drops-out.html可能的原因是Biden在南卡的表现不错,土豪们决定还是把阻止Sanders的赌注压在他身上比较合适。
正是如此。一般有點獨立性的候選人在贊助金彈盡援絕之前,不可能急著在超級星期二的兩天前放棄;Buttigieg剛好相反,他原本就是建制派大佬的備用棋子,現在Biden有起色了,絕對要在超級星期二之前離場,以避免分散選票。
2020-03-02 11:24 回复
magkey
2020-03-02 11:56
这也很好地解释了Biden为什么对前几个州不太重视反而直奔南卡,恐怕他早就知道只要他在南卡表现不错,Buttigieg就会退选。现在Sanders的希望在于Bloomberg有可能会死磕到底,和Biden瓜分建制派的选票。从民调来看Bloomberg并不会弱于Biden太多,两个人谁都不会轻易退选。这样Sanders大有可能坐收渔翁之利。如果他们之一退出,Sanders想要突围可就困难许多了。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王先生,Sanders前几天刚刚公开表示如果中共发动武统台湾,他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这样强硬的表态固然有收买温和派人心的因素,但也透露出他的对华政策是十分强硬的。这样比起来,是不是Trump连任更有利?我很担心如果Sanders上台,外交上重新启用奥巴马那套策略,再把TPP搞起来,甚至如果RCEP到时没有在那之前谈妥,也有被搞黄的风险。
Biden直奔南卡是因爲他的民調崩盤,唯一剩餘的號召力來自他是Obama的副總統,而只有黑人才吃這一套。南卡是民主黨初選時間表上的第一個黑人州。

建制派當然也希望Bloomberg早早退選,但是他有本錢任性到底,所以什麽時候知難而退很難説,不過至少應該會先等著看超級星期二的結果有多慘吧。

Trump是The Devil We Know,而且花招已經出盡了,所以大家都會有他連任更有利的想法。其實中國政府在貿易戰停火協定做了很多讓步,給我的印象是他們預期Trump有可能落選。這倒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

我個人覺得Sanders以工會的利益優先,不一定會想要加入TPP。他對台灣這樣的美式民主政權有原則上的支持,但中方原本就沒計劃在2024年前動手。Obama是認同建制派的人(不過是半路加入的僕從軍,不像Buttigieg是正規軍親信),他的政策最終是為精英大佬們服務,所以必須消耗國力來維持霸權。我不認為Sanders會浪費資源在霸權上,他應該會大幅削減軍費,並裁撤海外基地,這對世界和平是好事。
2020-03-03 03:03 回复
magkey
2020-03-04 13:10
超级星期二已经基本落下帷幕,Biden的表现超出预期,这也主要得益与Amy和Pete在最后时刻的退选,Bloomberg也没法分流足够的票数。Sanders虽然今天和Biden差不会太多,最终在初选结束时也有可能比Biden拿到更多的delegates,但是以今天表现来看,Sanders几乎不可能拿到1991票,在超级党代表出来之前结束战斗。而且根据调查显示,Biden在迟投票的选民中支持率是高于早投票的选民的,意味着在往后的初选中,Biden的表现可能比超级星期二更好。我感觉Sanders的机会已经非常渺茫了。
不是“遲投票選民“,而是“遲決定選民”,亦即到最後幾天才決定投給誰的。這群人正是對政壇形勢沒有什麽研究理解的所謂溫和派,是英美幕後財閥能左右選舉結果的中堅力量。

美國的社會主義青年,連在左翼的45%人口中,都達不到半數,民主黨自然會繼續留在建制派手中。這也示範了爲什麽西方民主制要做政策修正,都是不可能的事,更別提體制革新了。這是因爲在大衆傳媒完全滲透社會每一個角落的今日,不論事態多麽明顯嚴重,要讓多數選民對提倡改革的“激進派”產生疑慮依舊極爲容易。還是那句老話:群衆是愚蠢的;現代英美的政治體制、社會規範、教育内容、意識形態、媒體宣傳,無一不是爲了確保集體智商向最低的成員看齊而設計的。
2020-03-05 01:13 回复
大粉红
2020-03-04 15:14
现在看起来Biden赢初选的概率很大了。按理说Biden对上川普本来没啥赢面,但是如果选前真的经济崩溃或者疫情大爆发,sleepy joe还真是可能白捡个总统。王老师能不能说一下Biden上台对中国的影响,继续TPP吗?
Biden應該會複製Obama的外交戰略。

Buttigieg和Hilary一樣,是民主黨幕後財閥的直營門市部,Obama和Biden只是加盟店。如果Biden真的因爲經濟態勢,誤打誤撞地上臺,對中國的打壓會是慢性而間接的,那麽應該會緩不濟急,唯一的真正危險來自歐洲的反應。
2020-03-05 01:08 回复
magkey
2020-03-21 01:19
今天看到abc做得一个关于trump政府对抗疫情的措施是否得当的民调,竟然还有55%的人是支持trump的。https://abcnews.go.com/Politics/coronavirus-upends-nation-americans-lives-changed-pandemic-poll/story?id=69696172看起来在股市跌得一塌糊涂,疫情也不受控制的情况下,还有这么多人会这么说,只能说明trump基本盘非常稳固。我想今年他的机会似乎还是不小。
群衆是愚蠢的,我還能說什麽呢?

不過到年底情勢每下愈況,愚民總還是要發泄的;這也是爲什麽Trump未雨綢繆,已經準備用中國人來背鍋。
2020-03-24 05:47 回复
OVL
2020-04-09 09:43
雖是意料中的事,但還是很遺憾老桑退選了,原本以為美國疫情爆發成這樣,民主黨應該可以躺著選,沒想到川普的民調居然還上升了!? 美國民主真的讓人不可思議。還有另外一個我覺得不可思議的點就是,為什麼川普可以在不斷甩鍋抹黑中國的同時,不斷讚美習跟強調他跟習關係很好... 雖然兩面手法是他的拿手好戲,但是旁邊在看的人不會覺得精神錯亂嗎....話說回來,去年年底總統大選民進黨聲勢如落水狗,怎麼看國民黨派個阿貓阿狗都可以躺著選上,哪知幾番民粹操作下來,才短短幾個月後的大選結果風雲變色,看來台灣才是真正的民主燈塔,美國也不過就是照著操台灣的劇本而已
正是因爲Trump自我矛盾是常態,所以聽衆可以選擇相信只有自己喜歡聼的話才是他真心的,反面的話是用來騙敵對方的。當然這樣的聽衆必須很蠢才行,所以Trump參選之後,很快成了右翼民粹的領袖;十年前他的政見還是溫和/建制派的。

不管現在的民調怎麽說,大選日還有七個月,這是非常足夠的操弄空間。Sanders棄選還不到24小時,ABC就搞出新聞,說去年11月美國軍方的情報單位就經由竊聽中方的通訊,得知武漢有疫情,而且上報了可能威脅全球的嚴重警告。這很明顯地與許多已知事實相抵觸,包括中方會在11月就有針對疫情的内部官方討論,而且還已經對病毒做出足夠的研究來瞭解它可能會威脅全球。事實上到一月中,中方才確定新冠會人傳人;到二月中,全世界還沒人預料到疫情會在三月爆發到那個程度;別忘了,歐美政府過於托大,是疫情慘重的主要原因,而這不是能理性預測的。

但是這個謠言的妙處,在於它被栽贓在美國情報單位;不論個人政見立場,連美國紅脖子都不會相信情報單位的公開否認。出面造謠的不是民主黨官方,而是一個主流媒體:ABC,它是白左陣營中的溫和派,對中間甚至若干右翼選民有最強的公信力。而且這個謠言的内容,並不為中國開脫,而是直接把疫情的責任重新丟回給Trump團隊。昨天曝光了Navarro一月的備忘錄,内容據説也是預測疫情會全球化;那應該是真實的,只是被誇大扭曲:公共衛生和防疫,不是Navarro的專業和興趣所在,他很可能只是想恐嚇威逼Trump來對中國禁飛,事實上也成功了。今天一下又出現更嚴重的(但顯然是假的)指控,當然目前不能排除純屬巧合的可能性,但是它也剛好完全符合建制派Deep State的Modus Operandi。

我覺得最可能的脚本,是建制派看到Trump甩鍋中國的動作很成功,這不但威脅到他們自己人的選情和利益,而且即使Biden最終選上了,也可能因爲民意沸騰而被迫做出和中國兩敗俱傷的蠢事,所以就為外交部示範了一下搞陰謀論的正確方式(重點是不能由正角自己出馬),一舉扭轉了疫情責任論戰的局面。這並不代表美國人會忘記對中方追責,只不過是轉移了中國在此事上的部分美國民意壓力,把它重新放到Trump的頭上。
2020-04-09 12:11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0-04-12 17:11
謝謝王先生不厭其煩的指點,使我獲益良多。我想請教當連任危機增加時,Trump團隊是否會使用卑劣手段來打選戰,下限能多low?我的思考點是將Trump和前幾任總統進行比較。之前的美國總統們是政治精英出身,不管有沒有連任成功,卸任後能繼續在精英群中享有足夠威望,並獲得由此帶來的巨大利益。因此,無恥地連任成功並不比光榮失敗帶來更多好處。Trump則不同,他受精英群鄙視,一旦連任失敗,很可能迅速變成落水狗。到時他不但沒有盟友,還要孤軍面對報復他的各方勢力 (民主黨、主流媒體、FBI和司法系統裡的自由派、甚至伊朗聖城旅等等),以致受傷慘重甚至禍及家族(台灣選舉中常說的:當選過關,落選被關)。因此Trump 對連任的渴望會遠大於之前的總統們。Wisconsin初選時,一些防疫措施如減少都會區投票站,明顯降低了民主黨選民的投票率。我認為在大選中以各種「正當」理由製造出類似的情況對Trump團隊是很有誘惑力的,畢竟只要影響搖擺州的幾個民主黨票倉,就很可能改變大選結果。
我同意Trump對連任有以往總統都沒有過的强烈危機感,然而這並不代表民主黨和其他政敵會真的去追究。南韓和台灣學習的是1970年代之後,美國白左紙面上的民主政治理念,其中的總統犯法與庶民同罪的論點,其實是純想象的產物,從來沒有在美國實行過。美國從立國開始,總統就是選出來的國王,而且是17、18世紀朕即國家的那一種。憲法裏講三權分立,總統所領導的行政權既然獨立於立法和司法之外,理所當然不必理會法律;我本周才提過的Trump用Signing Statement來禁止督察長遵照法條要求對國會作報告,就是很明顯的例子。

南韓、台灣和其他國家(如菲律賓)有誤解,來自白左有意無意扭曲對水門事件的解讀:他們說Nixon被罷免是法治體制的必然後果,後來被特赦是Ford代總統個人的特別決定。其實剛好相反,Nixon成爲美國歷史上唯一辭職的總統,是因爲當時老百姓還普遍相信主流媒體,他在被攻訐了五年之後,根本沒有像Trump那樣鞏固的基本盤,所以在政治上壓不住國會議員的罷免運動。至於特赦,反而才是體制下必然的結果,不管誰接任都必須給他特赦;事實上衆所周知,Ford是他在黨内的主要政敵之一。

至於共和黨想方設法來遏制窮人投票,這也是歷史悠久的事,只不過一百年前KKK和紅脖子支持的是民主黨,所以出手的不是同一批人。你覺得最近幾年美國壓制投票變本加厲,倒不是Trump本人直接所爲,而是因爲他指派了新的法官,使共和黨在最高法院和多數聯邦上訴法庭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所以各州選舉法可以隨便搞,不必擔心被糾正。
2020-04-13 04:00 回复
OVL
2020-04-29 10:09
看到七公談到近期川普的選情急轉直下,我想民粹的操作也許可以讓選情在短時間內操作,但是現在距離11月還有這麼長的時間,川普想要連任的難度真不是一般的高以往都認為川普要是連任對於中國長遠來看是利多,但是在這次甩鍋中國之後萬一未來被民意綁架,也不知川普會在做出什麼損人不利己的舉動,相比起拜登,不知對於未來中國的崛起,何者會有較不利的影響?若是七公方便的話,還請評論預估一下,謝謝
理論上,Trump執政越久、對美國傷害越大,但是他已經瀕臨狗急跳墻,難保不會瘋狂到和中國同歸於盡。反正這次的新冠疫情,已經大幅加速了美國的衰落,或許中方不必太貪心,四年的Trump已經足夠了。
2020-04-29 10:20 回复
sinianhe
2020-09-07 11:47
杨安泽Andrew Yang 及 其对贫富分化的观点我对美国政治并不了解,直到杨安泽及其UBI(universal basic income)政策出名。但这份关注随着杨在February退选也消失了。然而现在看到王博对民主党参选人物的评价,和我心中的粗浅感受竟有天差地别,可见政治明星人设和实际人物的形象差别已经被巨大利益塑造到一般人根本无法洞察的地步了。由此推测,选择领导人必须要由专业的组织(例如组织部)来抉择才行啊。回到问题:1.王博竟然丝毫没有提到 在美国政治上创造华人历史的台湾老乡杨安泽,是因为杨不是资本代言人所以根本就不会兴起波澜的缘故吗?2.我还是想提出王博 和 杨安泽 对 美国乃至全世界即将面对的最大危机“贫富差距”的根源/解决之道的区别。 *我知道王博认为主因是资本不愿意拱手让出自己超出经济成长率的利润给下层阶级(有点为富不仁的意思),所以解决之道是要用强势政府来改造他们,实现利益再分配。 *杨安泽给出的病因更加具体:他认为 科技进步/生产设备的智能化无人化 是接下来导致贫富分化的主因(而不是资本”为富不仁“),所以他实现财富再分配的方式也很具体直接: 用增值税VAT收富人的钱给所有人发UBI社保。明显杨安泽的VAT税法要比Warren或Sanders的富人税温和的多,似乎在美国也更可行一些,这也得到了曼昆Mankiw的认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LjHIBKuR74)。但即使是温和的VAT方案,美国资本家似乎也不愿意妥协(杨参选期间在美国媒体被失声的案例很多)。跳出美国而从火星视角来看人类,明显您的观点更加宏观,而杨的更加具体,所以不知道您对杨认为 人工智能 会是导致贫富分化主因的观点有何态度?
1.我不提楊安澤,是因爲他對華人族裔的困境一句話都不提,就只是一個白左傻B;美國的白左傻B還少了嗎?

2.他對美國貧富分化的診斷,純粹是基於加州經濟學派的歪論,雖然不像芝加哥學派那樣徹底顛倒黑白,但依舊是Barking up the wrong tree,所以處方自然也是既無可行性、也不會有效。美元很可能在未來5到10年中失去國際儲備貨幣的霸權,届時美國面臨的將不只是財富分配的議題,遠遠更嚴重的是整體財政和經濟的穩定性問題。到2020年才開始討論財富分配,是典型的等馬都跑光了才爭辯是否要把馬廄的門關上。
2020-09-07 21:47 回复
sinianhe
2020-09-07 23:10
续1+ 杨安泽Andrew Yang 及 其对贫富分化的观点“他对华人族裔的困境一句话都不提,就只是一个白左傻B”。杨安泽的政策方案确实似乎没有任何惠及少数族裔(遑论华裔了),其支持亚裔细分法案尤其令很多华人不满(说其是皈依者狂热)。关于这件事情我听过他一次在华人联谊会上是这么解释的:随着中国崛起和美国动荡,在美华人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犹太人。为了避免这个最坏的结果,所以他支持降低华裔的优势。另外,从他对关键州的投票分析策略来看,我猜测他鉴于华人的投票参与度和重要性之低,所以他不能为了讨好华裔,而损害大局。 我想有这些回答应该证明了他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白左吧。”到2020年才开始讨论财富分配,是典型的等马都跑光了才争辩是否要把馬廄的门关上。“关于资本控制美国政治的问题,杨应该也看出来了,所以他的一大政见就是严格限制大额政治献金,他的竞选资金也全部都是小额捐款。用UBI来解决美国金融霸权衰落应该是没有办法了,但UBI这个政策应该也确实是缓解贫富分化的一个值得研究的工具吧。
華裔有什麽優勢?法律、慣例、文化、成見,樣樣都是公開或半公開歧視華人,所謂“Diversity”的藉口可笑之極,佔世界人口一半的亞洲,只夠格反映出3億人口美國文化的1/6?楊安澤這種明顯陪跑的候選人,又哪有什麽大局可以損害?出來競選只有兩種考慮:第一是打自己的知名度,以便將來升官發財,第二是為了理想,用這個機會教育民衆、倡議改革。他要是對華裔的利益有一絲的在乎,至少出面説一句:華裔的成功在於比別人努力,用名額限制公平競爭、剝奪權利和機會,可能反而是種族歧視。光是跟在Sanders後面炒同一個類別的福利開支,除了為自己在白左媒體財團找工作,又有什麽作用?將來他頂多入閣;華裔幹到部長級又不是沒有前例,低著頭當象徵性的卒子,反而讓白種人更加名正言順、心安理得地欺壓華裔百姓,這不是踩在同胞的頭上求富貴是什麽?

限制大額政治獻金,楊是排名大概第一億的鼓吹者,這除了討好白左、圖利自己之外,有什麽實際貢獻?白左媒體願意談這個議題,第一是因爲空談擺姿態不費一文錢,第二是如果太陽從西邊出來,居然能改,那麽財閥要左右選舉得靠什麽?不就是要重新依靠這些主流媒體嗎?這樣就能從金錢政治解脫出來?

唉,我的回答或許很簡短,但都是深思熟慮過的結果,請你也先把正反兩方論據都考慮之後再來爭辯。
2020-09-08 05:52 回复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