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科研】【媒體】新冠病毒和媒體亂象

2020-02-02 06:53: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31635996



最近武漢的新冠病毒(nCov)成爲大衆一致關心的議題。但是正因爲它是一個突發的意外事件,而且病毒還在不斷演化之中,所以自然有很多不確定性,連致死率、潛伏期等等基本參數都還沒有共識,像是R0(Basic Reproduction Number,用來標識病毒流行的擴散率)、有效藥物、種族的易感性這些需要很多樣本才能做統計分析的事,更加是先天上就不可能這麽早有定論的。

然而這不影響網絡上的大V們不斷地創造和傳播謠言。我原本本周有個小感冒,所以沒有用心寫稿,但是實在看不過去,所以在《觀察者網》的留言欄和《微博》賬戶上反復盡一己之力來闢謠;爲了節約精力,主要專注在美國合成了nCov作爲生物武器這個陰謀論上。但是正如我們多次討論過的,造謠比闢謠容易太多了,結果我當然是疲於奔命。

不論如何,無腦群衆對美國的非理性指控,會使未來中方對美國的正當指責失去道德制高點;而把流行疫情的來源搞錯了,更是會影響事後的彌補工作。所以我已經寫下來的分析,還是值得讀者們閲讀理解。在此節錄一些原本沒有發在博客上的討論:

一)同濟大學的一篇論文,號稱nCov所專注的ACE2受體,在亞洲人的基因特別常見,結果成爲網絡上美國合成nCov這個陰謀論的主要“證據”(參見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33158&fixcomment=20011409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33468&fixcomment=20030311 )。這些人不但完全忽視十天前德國就已經有白種人輕易被傳染的事實,也根本沒有去讀懂那篇論文。

我評論如下:“這篇論文所用的統計樣本,總共有 八 (8)個人次!基本就是趁話題熱門來炒作;真正在做實事的生醫從業人員很多,許多病患還在生死邊緣掙扎,這種散佈假大空公關的人其實是在吃人血饅頭,爲什麽要幫他們出名呢?”

“生醫研究要比較個人之間的基因差異,都必須有至少幾千個樣本起算,往往還遠遠不足以得到確切的結論,直到幾十年後,纍積了幾十萬個樣本的Meta-Study才有定論。

這篇論文一共采集了8個樣本,他們敢下任何定論都是明顯在胡扯,只能靠公關炒炒熱度、騙騙外行人,實際上就是消費真正在做研究的科學家們的信譽,順便還製造謠言恐慌,這些社會成本是很大的。這麽自私的騙子,應該被嚴厲打伐才對。”

二)十幾年前SARS結束之後,有一位大陸的軍醫叫徐德忠,寫了“非典非自然起源和人制人新種病毒基因武器”一書,把SARS都歸做是美國的生物武器。這本書自然成爲陰謀論者的聖經(參見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34107&fixcomment=20052488 )。

我:“一篇文章被管制,不一定是因爲它說了實話,也可能是它説了假話。

一個作者想不出對某現象合理的解釋,並不代表合理的解釋不存在。

以這篇論文爲例,它的核心論點是SARS後期的傳播特徵和西班牙流感以及一般流感都不同。但是不同的病毒,原本就會有不同的傳播特徵;尤其冠狀病毒和流感病毒的血緣較遠,差異大是必然的。爲什麽作者避而不談呢?

即使忽略基因上的差別,傳染病的傳播特徵也受社會因素影響很大。SARS和流感的最大差別,在於它一開始的人傳人不强,所以政府反應雖然不是第一時間,但是2003年開始全力隔離圍堵的時候,仍然是局限在10000人次這個數量級以下。一般流感和西班牙流感都沒有在前期遭遇這樣强力的防治,那麽後期的演化和發展會有不同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造謠張張嘴,闢謠跑斷腿。MIT的研究估計後者比前者困難大約四個數量級。你覺得在爭論這個議題時順風順水,其實正因爲你是造謠的那一方。”

三)美國北卡州立大學的教授Ralph Baric,在2015年發表了一篇論文,其實是只改動了冠狀病毒的一個基因,但是在陰謀論者口中,就成了美國合成生物武器的證據(參見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34651&fixcomment=20078425 )。

我:“剛剛去讀了論文的原版。這個所謂的“人造”、“Engineer”和“Hybrid”都頗有誤導外行人之意。

實際上是拿中國科研人員在蝙蝠洞找到的一種冠狀病毒(從時間來看,當時還沒有找到蝙蝠版的SARS,所以應該是SARS的表親),然後用基因編輯手段,改動了一個表面抗原的蛋白質。這種只改動一個蛋白質的基因編輯,在2012年發明了CRISPR之後,是很隨意的事,隨便哪個大學生物實驗室都做得到。

這樣的結果,是最低程度的轉基因,所以硬要説是“全新”、“人造”、“嵌入”等等,立刻成爲一個語義學上的爭論。論文的作者認爲這個新抗原會幫助病毒傳染到人類呼吸道,但是並不能真正做實驗證實,距離對種族能精確制導的生化武器,更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四)以上的評論被轉發到《微博》之後,聼不進去的讀者不少。其實這不是意外;博客這裏不入流的留言早就被刪或被禁了,微博的水準自然不能比。不過代我管理微博賬戶的“世界對白”還是緊張,向我反映了一下。以下是我們的對話之一。

世界對白:“昨兒發的其他關於陰謀論的帖子下面大約有一半人是不贊同的,或者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而直接反對的人有不少同在風聞中回復是一樣的---不需要精確制導,只需要定點播撒就行了。要麽是拿白人更易得流感來反證。

不過我現在有點擔心您被稱為批評者!雖說沒啥不好,但怕被標籤化!!!真的要考慮下這個問題。”

我:“我向來沒有預設的意見和立場,最近的評論依舊是就事論事,給出證據,或者剝開假證據的皮。有邏輯能力的人,自然能看得出來;沒有邏輯能力而已經預設錯誤立場的人,當然就會1)忽略我給的反證; 2)失去了自己的證據,就退守較弱的論據,然後說總還有可能。其實我在五年前,開始批評台獨的時候,他們不也是這樣反應的?沒有證據的可能性,我以前已經解釋很多次了,就是宗教;像是上帝的存在,並沒有任何證據,但也不可能從邏輯上否認這個可能性。後來邏輯學家為了方便群眾理解,還提供像是Russell’s Teapot(由著名英國哲學/邏輯學家Bertrand Russell提出)這樣的例子:如果有人硬要說在小行星帶漂流著一隻精美的茶壺,這種沒有任何正面證據的論述,反對的人有義務提出反證嗎?沒有正面證據,就是廢話,根本連猜想都不應該,更別說在大眾論壇傳播了。事實上,絕大多數的謠言在邏輯上就屬於這一類;所以這種行為不只是非理性的,而且是有害國家社會的。

我一再說,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其背後的理論基礎就在於此。我所謂的不在乎流量,正是不能屈從於多數群眾的非理性。他們聽不進事實與邏輯,自然有能聽得進去的。我如果不說給後者聽,這些人在天然愚昧的公共論壇就會勢單力孤,開始懷疑自己的態度和結論,最終是劣幣驅逐良幣。所以請你務必把這裏這段話發在微博。不喜歡聽的讀者,請終止訂閱,但不要在留言欄無視事實證據,大放厥詞,污染言論環境。國家有難,許多人正在犧牲奉獻,旁觀者的最基本責任,就是不要無中生有,給做事的人添亂。”

五)與世界對白的對話之二。

世界對白:“今天又開始另外一撥所謂“證據”(王孟源注:參見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1.30.927871v1 ,這是一篇印度人寫的論文稿,號稱新冠病毒有HIV基因被人工剪接進去),而有人已駁斥沒法複製這一過程。另外就是remdesivir治好了一例美國病人,而上次非典的特效藥達菲也是這家公司進展 的。這個被一個在美國的醫療科普大號闢謠。“思想火炬”(社科院官方賬號)轉發了第一則新謠言。

魔幻的是願意公開出面批駁的好多都是海外華人,支持的都是國內大V。“知識分子”這兩天也開始關注一些負面消息,天天撕逼。倒是陳經還堅持就事論事。”

我:“唉,真是讓我無語。我早就說過,在期刊發表的生化論文,9篇倒有8篇是假的;所以論文本身不是證據,論文裡面提到的“證據”也必須仔細與已知的事實核對,如果有任何“新穎”的證據,就應該視為“嚴重存疑”來處理,畢竟它有8/9的機率是錯的。

美國和中國的那些藥物(包括雙黃連)研究,毛病很簡單,他們的樣本數量太低,都是個位數的。就算他們實驗過程完全正確嚴謹,光是統計誤差就讓它們毫無意義。這些人出來說我們的結果有100%的強度,但是他們忘了提,統計誤差是10000%。(100±10000)%是什麼?什麼都不是!所以這些作者都是在蹭熱度,吃人血饅頭,偏偏沒有科研常識的大V也只想著流量,拼命傳播假新聞。面對這種天然沒有確實信息的情況,反而越是謊言越可以說得確切,也就越容易讓百姓接受。

那篇印度人寫的,連期刊論文都不是,而是所謂的“ Preprint”,也就是“預印本”,作者高興怎麼寫就怎麼寫,證據可信率連1/9都沒有,而是無限接近於零。為了嚴謹性,我還是去把它仔細讀過了(捏著鼻子讀的;其他人做到了嗎?);它的內容是這樣子的:他們直接拿了中美分析出來的nCov基因(含2萬9千多個基因字母),和既有的100多個冠狀病毒(7大類,包括SARS,MERS和nCov)基因樣本(這個工作有國際上現成的資料庫可以查詢,作者的工作量大約是一分鐘)做比較,發現有4個小段落是nCov獨有的。然後他們再拿這4個小段落去查詢HIV的基因(9千多個字母)做比較(同樣用現成資料庫一行指令就做得到),結果宣稱都找到了對應。然後他們直接進一步說這不可能是天然的。

假設這群印度作者在打入指令的過程中,完全沒有犯錯,我們看看他們邏輯推演的細節:首先,他們不是在所有的HIV基因組合裏面都找到對應,而是在已知的幾百萬種HIV樣本裏,硬是强迫電腦反復地去找最好的對應。結果的確是第一個段落(6個字母,不到一個蛋白質分子的1/100;而人類從HIV的祖先Retrovirus所抄襲的基因,光是Syncytin 1就有幾千個字母)在一個來自泰國的HIV樣本以及第二個段落(也是6個字母)在一個來自肯亞的樣本裏有重複,但是第三個段落的最佳對應是15個字母裏有9個一樣,第四個段落是19個字母有8個一樣,這顯然是極爲牽强的。在邏輯學裏,這個Fallacy叫做“Data fishing”,也就在過多的樣本裏,挑出偶然類似的巧合,然後硬上因果關係。任何一個生化研究員,至少必須估計一下P-Value,也就是結果因巧合而出現的機率;然而這群印度作者連討論都沒有,顯然很不入流。

其次,HIV病毒已經人傳人100多年了,幾百萬個變種都是為侵入人體細胞而演化出來的。nCov雖然很新,卻已經是所有近年來爆發的冠狀病毒中人傳人能力最高的(但是致死率也最低);那四個獨特的段落都發生在Spike glycoprotein之上,也就是病毒表面的抗原蛋白,負責接觸寄主細胞,方便傳染用的。所以除了統計偶然之外,也可能是趨同演化。總之,作者那句“不可能是天然的”天外飛來,完全缺乏邏輯論據;必須先排除統計偶然和趨同演化兩個遠遠更自然、更可能的解釋,但是他們連嘗試都沒有做。如果硬是要說那四個基因段落是人工加上去的,那麽更必須解釋爲什麽要用HIV來抄襲增加傳染力的基因。HIV的可怕,在於1)它主動攻擊免疫系統;2)它能躲到内臟深處,很難根除。傳染力是HIV的弱項,若要抄襲,應該抄流感才對。所以這群印度人的電腦搜索結果,其實是證明了HIV沒有被用來人工合成nCov,剛好和他們的結論相反。

中國網絡上的大V們,前一分鐘才罵北京的研究人員只花了兩三個禮拜就急著出論文在國際一流期刊發表,下一分鐘連氣都不必換就可以拿印度人只花了幾分鐘就做出來的預印本來造謠、傳謠,居然還不知道是在自我矛盾。這基本上是因爲他們造謠的流量收穫很大,成本卻是零,不到幾天,他們的讀者就把這些謊話忘光了(參見前文《大婁子的零後果》)。有了E-Government之後,應該要求這些大V的年度發言必須有至少50%正確,否則每個謊言按一個讀者一塊錢來罰款;有了成本,才有可能讓這些人收斂;群衆本身必然沒有能力來糾正這個亂象。

不同意我這些意見的人,很簡單,留下實名身份做記錄,我們等半年看看誰對誰錯。上次我被這樣質疑是兩年多前,我說悟空衛星的所謂重大發現是統計噪音(參見前文《談悟空衛星》),整個中國高能和天文行業裏幾千個人在《知乎》上罵,什麽髒話都出來了,結果一年後復盤,這些一度呱噪不停的猴子不是都全部噤聲嗎?連一個有品格能承認錯誤的都沒有。所以大衆必須明白,有品格有見識的人,萬中無一,網絡上幾千、幾萬個流量明星,比不上一個堅持說實話的人。”

【後註一】結果這次不用等一年,不到一天,印度人就被迫道歉撤稿。原因正是我在正文中指出的,他們沒有考慮統計偶然。別的能搜索同一個資料庫的生化研究人員,重複了他們的伎倆,發現那4個段落在其他非HIV的病毒樣本出現的頻率遠遠更高。這是因爲DNA只有4種字母,一串6個字母的段落只能有4^6~4000種變化。換句話說,每4000個字母就可以預期它出現一次,而每個病毒樣本就有幾千或幾萬個基因字母,每一類病毒在資料庫裏有N個樣本,那麽印度式的搜索自然會找到超過N個對應。

【後註二】在2020年二月6日,一篇南卡大蔡教授(Cai,Guoshuai)的新論文公佈(參見https://www.preprints.org/manuscript/202002.0051/v1)出來。這和同濟大學的研究是完全相同的題材,也同樣是一篇預印本,還沒有刊在期刊上。它們主要的差別在於蔡教授的樣本有224個,而同濟的研究只有8個。蔡教授的發現是,ACE2的基因表達和種族、性別都沒有關係;換句話說,白種人對nCov和黃種人一樣易感。唯一影響ACE2的因素是吸烟,越是老煙槍,ACE2在肺部和支氣管細胞出現得越多,也就越容易因爲nCov而惡化成肺炎,致死率隨之越高。所以同濟的結果可能是因爲8個樣本中代表中國的都是抽烟者,而代表白種人的不是。此外蔡的結果也解釋了至今兩個很奇怪的統計現象:首先雖然nCov在國外的患者往往也是中國僑民,中國内地的致死率卻是遠遠最高的,這可能是來自中國沒有嚴格的禁烟文化,成年男性吸烟的比率高達48%,遠高於常住西方的華裔僑民。其次,中國内地的死者,有超過2/3是男性,而中國女性吸烟的比率當然要比男性低得多。

【後註三】因爲SARS也是靠ACE2來感染人類呼吸道,針對它的抗體和藥物已經研發了17年了,可能有些已經通過臨床實驗的第二步。我們可以確定過去兩個月,許多生醫研究人員日夜加班嘗試用這些藥物來對付nCov,只要它們通過了培養皿階段,那麽馬上就可以被應用在實際治療上。這些目前還未公開宣傳的藥物,可能比Remdesivir更加有效些。

【後註四】今天是2020年二月18日,我剛注意到一篇由好幾個國際知名研究機構的研究員發表的新Preprint(成文於2020年二月16日,參見http://virological.org/t/the-proximal-origin-of-sars-cov-2/398),把nCov的基因代碼和SARS做了詳盡的比較,發現雖然兩者都依賴ACE2蛋白質來侵入人體支氣管細胞,但是所用的方法不同,屬於趨同演化的結果。這當然是對陰謀論(中美兩邊皆然)的又一打擊。

【後註五】根據《NPR》在2020年二月20日的報導(參見https://www.npr.org/sections/goatsandsoda/2020/02/20/807742861/new-research-bats-harbor-hundreds-of-coronaviruses-and-spillovers-arent-rare),三年前有研究人員在Borneo采集蝙蝠樣本,一次就發現有至少400多種冠狀病毒寄生在蝙蝠身上。他們對附近村落居民也做了檢驗,發現有幾種冠狀病毒早已跨越物種,可幸的是傳染力和致死率都很低,當地又偏僻,所以沒有引發流行疫情。我在此再一次强調,有些人所謂“吃了幾千年野味都沒問題”,其實是把自己的無知當成事物不存在的證據,這種埋頭鴕鳥的心態是非常危險的。實際上野生動物的病原傳染到人體,是年年處處都在不斷發生的,nCov只不過是小機率的完美風暴:傳染力和致死率雙高,而且一開始就出現在大城市中心,沒有被自然局限在窮鄉僻壤。

【後註六】我在過去幾周搜集新冠肺炎的學術資料時,很看重的一個網站是https://nextstrain.org/ncov。這裏他們實時列出全世界所有已經被實驗室可靠檢驗出的新冠病毒基因變種,編纂出一個家譜。仔細去分析,可以得出很多有意思的結論;例如美國已知的病例,除了從武漢撤僑和鑽石公主號的游客之外,有一例來自泰國,另一例來自尼泊爾,但是華盛頓州的發病集團(Cluster),來自早先出現在福建、重慶和台灣的一個變種,其背後的傳染鏈可能是一位沒有症狀的華裔僑民。

另一個觀察,是病毒已經因突變而分爲兩大類,S族最早於一月5日在武漢被檢測到,估計突變時間是去年十二月26日,被放在家譜的下半;L族,最早采樣也在武漢,估計突變時間是十二月17日(這裏的突變時間估算和三月3日來自中國的一篇論文相反,中方研究人員認爲S早於L,這可能是因爲他們的病毒樣本較少,參見https://academic.oup.com/nsr/advance-article/doi/10.1093/nsr/nwaa036/5775463)。S包括了前面提到的華盛頓州發病集團、南韓、香港、英國、澳洲以及部分台灣和日本的早期病例等等(據稱還有一個美國人和一個澳洲人同時兼有兩類病毒)。目前還未能確定L與S之間的傳染特性有什麽差別。

不論如何,L族和S族之間的差別,正是在新冠病毒的Spike Glycoprotein(又叫Peplomer)之上,負責咬住人體支氣管細胞表面的ACE2受體,使病毒得以侵入,所以這是決定病毒傳染力的要素,也是疫苗和抗體(Antibody,血清療法靠的就是抗體)辨識病毒的關鍵所在。目前中外共有至少35個研究團隊在開發新冠疫苗,因爲病毒的分化,這些疫苗不一定會對兩類都有效。例如流感病毒有兩種主要的Peplomer:Haemagglutinin(H)和Neuraminidase(N),各有好幾個類型,所以流感被分類為H1N1、H2N3、H3N8等等,而個別疫苗一般不能兼顧。冠狀病毒的H Peplomer不太重要,前面討論新冠病毒的L/S類別其實是針對它的N Peplomer,如果用流感的命名法,L/S會變成N1和N2,所以我猜測有可能會需要混合疫苗。

【後註七】一個月前,我提到試管(In Vitro)實驗中對COVID-19有效的藥物,除了Remdesivir之外,還有氯喹(Chloroquine)。最新(今天是三月10日)的中國和南韓研究報告,發現氯喹的抗病毒機制,來自它是一種Ionophore(離子載體),可以幫助Zn2+(鋅)離子進入細胞内,而鋅離子能干擾RNA病毒複製蛋白RdRP的合成。不過目前很多研究小組還在做人體(In Vivo)實驗,氯喹是否有療效必須等待雙盲實驗的證實。

【後註八】後註四提到新冠病毒與SARS雖然同樣利用ACE2來侵入人體細胞,但是基因設計細節不同。在2020年三月26日發表的新論文(參見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273449)中,發現新冠對ACE2的結合能力,不但强於SARS,而且遠超目前人類計算機模型所能預期的精妙程度;這一點,其實我在二月底上《八方論壇》節目時,已經做出同樣的結論。

【後註九】剛剛注意到這篇三月30日的論文(參見https://www.imperial.ac.uk/media/imperial-college/medicine/sph/ide/gida-fellowships/Imperial-College-COVID19-Europe-estimates-and-NPI-impact-30-03-2020.pdf),研究了11個歐洲國家的新冠疫情,認爲實際的感染人數是官方數字的10到60倍。例如意大利,如果假設10倍差異,那麽死亡率是1%左右,正是我一再估計的數值。

52 条留言

magkey
2020-02-02 09:19
阴谋论永远会有市场,这种东西创作出来,就是为了让一部分无知的群众相信的,王先生无论再怎么努力辟谣,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明白的。这让我想起一件事:史东先生曾经在八方论坛上邀请刘铁侠先生去讲911,刘铁侠是一直在鼓吹911是华盛顿一小撮人搞的“苦肉计”。我觉得这种阴谋论应该显而易见是无稽之谈,不知道史东先生为何会请刘铁侠上八方论坛,去讲不太有说服力的阴谋论呢?
每個人都有盲點。史東對陰謀論很有興趣,我做爲他的朋友,自然盡力幫他理清真假。

其實我還有其他的友人,也是這樣的;送我評論鏈接,如果是離譜的陰謀論,我就直接說這是胡扯。反正論語説的是“友直友諒友多聞”,並沒有說“友客氣”
2020-02-02 09:35 回复
Fanboy
2020-02-02 12:39
实在很难想象居然有这么多读者相信阴谋论。针对前面一个留言,如果所谓美国人在中国乡下选取病毒,合适就随机投放在野外市场的阴谋论都可以成立,那么很容易就可以类似造谣如下:大量中国留学生/中餐馆老板在美国的机密任务就是设法传播传染病,找到合适的病毒(黄种人免疫或易失效)就可以通过中餐产业链传播全美国,每年通过流感杀死3-5万人,1200万人染病,同时降低美国国家效率,增加美国医疗开销,从而严重降低美国国力。以上这条谣言可比一群盎格鲁萨克逊人在中国的乡间找蝙蝠/刺猬和然后在野味市场执行特务工作真实多了。我担保至少一千万美国人买账。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王先生强调指控要合理,因为非正当的指控会带来更多更荒谬的指控。最终双方都陷入非理性的死循环,伤人害己。
美國、英國和其他仇中國家,對中國事務動用陰謀論是日常,但是這不代表中方應該和他們比蠢。正因爲有敵對的態勢,更必須保持清晰的頭腦和眼光,才能理性選擇正確高效的對應策略。美國搞中國陰謀論,是因爲他們的體制要求先對愚民洗腦,這是他們動員全國做對外鬥爭的第一步,但是缺點也很明顯:百姓被弄蠢了之後,對中決策就完全失去彈性、無法折中,只能一味蠻幹到底。

其實對生命科學有點常識的人都能簡單看出,光是你説的“選取病毒”,挑“合適”的投放,就已經是極度危險而困難的工作。如果病毒還沒有跨越物種障礙,那麽傳播給人和其後突變獲得人傳人的能力都是極低機率的事,投放一千萬次都不一定有用。如果要在實驗室内先解決這些必要的突變,那麽就算對病毒非常瞭解,而且能隨心所欲地修改成千上百個基因,仍然要拿活人來多次實驗以確定效果。畢竟生物現象不像物理系統,不是設計算得仔細,成品就能八九不離十。這還沒有考慮到在投放現場必然會留下的人工痕跡;而武漢海鮮市場的幾百個病毒樣本都符合自然突變的特徵,光是僞造佈置這些樣本,就遠超人力之所能(假設每個佈置的假樣本有99%的成功機率,500個假樣本都成功的機率是0.6%;然後你必須考慮一大群美國人在海鮮市場翻箱倒櫃的能見度問題)。

很多一般群衆會誤以爲我以前也提倡過陰謀論。其實這是把“沒有證據”和“創新獨特”搞混了;前者是陰謀論,後者是正當深刻的分析。我介紹過的美國過往的醜事,即使是全球獨家的看法,也都是建築在環環相扣、可簡單驗證的事實和邏輯之上。例如我在《訪意大利有感(二)》中説,美軍在二戰中故意在意大利戰綫拖英軍的後腿,就給出許多强力的正面證據,基本否定了傳統歷史上的説法。像是登陸地點的選擇,大家上Google Earth就可以馬上檢驗我的理論;Clark得到最高勛章的奇特時間和背景,也是上網一查就有的歷史記錄。庸人把我的獨到分析和陰謀論相提并論,是因爲對他來説,兩者都挑戰正統敘事,他卻沒有能力看出我論述中所含的嚴謹事實和邏輯。試圖教育這樣的群衆,就像是對天生沒有聽力的人解釋Mozart一樣,必然是徒勞;所以我一向都説我的目標讀者,只限於有邏輯能力的人。
2020-02-02 19:44 回复
南山臥蟲
2020-02-02 14:35
//有了E-Government之後,應該要求這些大V的年度發言必須有至少50%正確,否則每個謊言按一個讀者一塊錢來罰款//數年前,L先生就與我談及數字(數碼)稅/電子交易稅/電子金融稅等,今借機從哲學角度一談愚見。其實,設立「網絡公共資源稅」,更為名正言順,且易懂。因為,所有的網上事項得以執行,實際上都是公權力維護(含資源投放),以及國民信賴/共識的結果。在這個環境(穩定、合理、可靠等要素,都須成本)中賺錢,理論上都應打稅。當然,大部分金額小的,都是小百姓糊口度日,可以豁免(一如薪俸稅的起征點)。但是,那些大賺特賺的大V/明星/網紅/某寶/某Q等等等等,都必須課以合乎比例的稅項——目前的稅率,是極不合比例的低;或者,根本就沒有。一如,在北京的長安街,在上海的外灘,在廣州的海珠廣場,你在那兒擺地攤,大賺特賺,卻不交稅,行嗎?我曾在香港做年宵巿場,賣年花、年貨(都在人流旺盛之處),七天的工夫,政府設立的幾平方米的小攤位,每個投標金額從幾千/幾萬/十幾萬的都有——其實,這就是「公共資源稅」。
我覺得我們住英美體制的人,對各式各樣的苛捐雜稅十分習慣,但是内地人對稅好像很排斥。

有了E-Government之後,徵稅要容易得多;事實上,徵稅正是俄國領先全球的E-Government施行的重點。不過如果文化上不能接受,就必須循次漸進,選擇有重要行爲誘導作用的稅先行實施,例如果糖稅。
2020-02-02 19:49 回复
K.
2020-02-02 20:23
.如果範圍在中國大陸,我認為網上關於這次事件的絕大部分言論和行為其實只是人們釋放精神壓力的一種方式。具體選取哪種方式,視個人的人品和傾向而定。您跟他們比等一年看看誰正確根本沒有意義,不要說一年,他們連一天的記憶力也沒有。當然這中間也少不了海內外的惡意造謠者和帶節奏者,跟他們比更加沒有意義,他們本來就是在故意傳播謊言。.現代社會網絡上的輿論,本質上和過去村頭、街頭閒人的聊天、八卦沒有任何區別,是一種娛樂,所有人嘴上都說自己非常認真,但其實他們樂在其中,我指的不是幸災樂禍,而是輿論為參與者提供了激烈地釋放情緒的管道,他們在享受這種釋放的過程,而不管釋放的是什麼情緒。同時,這和真實、邏輯沒有半點關係,我不是要指責他們,因為人性如此,但您跟他們爭誰對誰錯是沒有用的,他們也不是真的在乎。.一般民眾在面臨一個自己無法完全掌控的事件時,並不會真的去尋求事件真相,甚至不是要真心解決事件,而只是尋求一個釋放情緒的管道,比如很多人搶購雙黃連,他們並不是真的認為雙黃連是包治肺炎的靈藥,甚至買回家都不一定吃,他們買的是一個“我能夠做些什麼”的安心感。雖然這個過程一般都免不了蓄意的造謠和帶節奏,但即使沒有造謠和帶節奏,民眾中間也會自發地產生各種“民間解釋”,這種現象和人類本身的歷史一樣久遠,如果事件延續得比較長,那麼各種“民間解釋”之間會產生競爭,最後留下幾個“看似”最有說服力的解釋(依然不一定符合事實和邏輯)被大多數人相信,但對這種短期突發事件幾乎沒有辦法,事件消失之後各種解釋也就消失了。
這種群衆的非理性,是我在博客一再强調的現象,這裏的讀者應該都能接受是現實。

至於傳播事實真相和邏輯理性是否徒勞,我想一刀切完全放棄是不負責任的做法。少數但是不可忽略的一部分人,已經具有邏輯能力和習慣,稍作提醒他們就會能得到正確的觀點和態度。另外還有一些年輕人,涉世未深,更需要有好的示範。更重要的,是打斷非理性言論的正向反饋回路,不能容許他們成爲社會的正統和規範。

至於對社會整體的影響,容許並鼓勵自然但是非理性的思想習慣,年久日深,會有嚴重的腐蝕效應。我反復討論的美國社會在1970年代之後被富豪腐化的過程,正是前車之鑒。在1960年代之前,並不是美國人民的平均智商高或情緒化趨勢低,而是社會價值取向尊重智慧和理性,無知和自私的非理性言論會受到排斥和嘲笑,所以呈現出來的現象是個人的智商沒變,但是社會整體的智商高了很多,國家執行的效率也同樣受惠。台灣在過去30年,也有類似美國的衰退。

中共體制的優點之一,就在於公民的品質和文化對社會整體沒有直接影響;但是工業化、信息化的趨勢,是如果要在經濟上保持先進地位,必然也得在政治上提升公民的參與空間,所以我們事先做正確的教育,是必要的準備工作。
2020-02-02 21:01 回复
K.
2020-02-02 20:52
>>我覺得我們住英美體制的人,對各式各樣的苛捐雜稅十分習慣,但是内地人對稅好像很排斥。有點離題,多說兩句。您的觀察正確,大陸人對“肉眼可見的徵稅”心理上十分排斥,這算是一種文化現象。(很難簡潔地講清楚是怎麼產生的,不過這不重要。)說得難聽一點,如果徵稅不讓他看見,那徵多少都行,但是如果讓他看見買東西時“額外”被政府多拿走了錢,哪怕只有一分一毛,他也會產生強烈的剝奪感。這也是一直以來大陸徵稅都放在流通環節的原因。就算要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同時也是您的那個糖稅在觀察者網激起那麼強烈的反彈的原因。那不是因為他們愛吃糖。都不用說稅,大陸有個機制叫五險一金,就是強制繳納的社保醫保等等,只要計算一下就會發現非常劃算,而且是保護僱員利益的,但就是這個都有一部分蠢人反對,他們想的不是“長期來看這是符合我利益的”,而是“明明應該給我的錢被政府拿走了”更不用說直接徵稅了。您以後最好不要建議在大陸用直接徵稅的方式調整消費習慣,反彈肯定會非常強烈。觀察者網讀者的反應還算是比較溫和的呢。
我也已經有這個印象,所以特別提果糖稅也因爲它是一個工業稅,可以在製造商和批發商的層級徵收,消費者不必知情。
2020-02-02 21:03 回复
K.
2020-02-02 21:42
>>我也已經有這個印象,所以特別提果糖稅也因爲它是一個工業稅,可以在製造商和批發商的層級徵收,消費者不必知情。這個,重點在於徵稅不能“被看見”,您公開討論徵間接稅,和徵直接稅的效果是一樣的,提出討論就是“被看見”了我覺得歐美的做法不一定適合中國國情,他們喜歡用施加懲罰的方式改變民眾習慣,依據的邏輯是:民眾都不想被懲罰,因此他們為了避開懲罰會改變習慣,徵稅可以視為一種懲罰但中國不是這樣,中國民眾的邏輯是“你憑什麼懲罰我”,從而激起強烈的反感,例如糖稅,哪怕平均到一個人頭上只有幾塊錢,根本無關緊要,依然會有強烈的反彈,這是心態問題所以在中國要推行什麼政策或改變什麼習慣,更好的辦法是反過來,用給予民眾獎勵的方式去做,這有點像產生了成語“朝三暮四”的那個故事,不過環境如此,有效針對國情設計政策可以事半功倍
反正我有可能建言的是台灣,不是大陸,這種朝三暮四的伎倆,我不必去擔心。
2020-02-03 02:13 回复
desertfox
2020-02-03 00:40
我只想說,這所有的紛亂武漢和湖北當局要負最大的責任,他們對疫情的反應太慢了,甚至中央的反應都慢半拍,這樣整體就陷於極端的被動。用荒腔走板來形容實不為過,真真讓人很失望!火神山雷神山快速建醫院很了不起?疫情控制才是第一要務,一開始就陷於混亂,其後的動員看起來就很蒼白無力了。所謂的將帥無能,累死三軍!
我自己做過10多年主管,手下最多也就是二十幾個人,但是對情況細節的掌握,仍然是一件很困難、很吃力的事。這是因爲沒人願意向自己的老闆掏心挖肺地說實話,即使難看的會是同僚,一般人也不願意做壞人。如果是有不確定性的事件,自然會保留一些餘地,描述已經有99%或90%信心的估計,而不是更精確的50%信心的估算,所以每上報一級,報告裏的敘述就緩和一級,這在迅速惡化的實際形勢下,就會產生極大的誤差。

如果把目前已有的知識,時空穿越到12月中,我相信沒有任何一個腦袋正常的人會拒絕立刻動員防疫。問題在於當時情況不明,有些肺炎病例太集中,不一定是流感;電子顯微鏡可以看出一個可能是新病毒,但是還沒有證據證明它真是新的,或者這個新病毒不是並發症。如果換成是我,可能也會只説加緊上報、急送樣本到北京的實驗室確認病原體,畢竟封城兹事體大,不是靠疑心就可以做決定的。這個問題叫做“Fog of War""戰爭迷霧",事後諸葛亮用上帝視野可以簡單批評Napoleon的大部分戰術、戰役和戰略決策,但這並不代表Napoleon不稱職。

我並沒有否定武漢政府的責任,但是要決定它的責任,必須有在幾個關鍵節點上所有專家提供的全部細節,才能精確回溯官員所面臨的抉擇,然後判斷反應決策是否合理。這些環境細節顯然是還沒有完整地被整理出來,任何下斷言的人都是言之過早。但是群衆不想等,於是自然有大V和媒體提供結論,即使這些結論是無中生有、憑空創造的。
2020-02-03 02:38 回复
desertfox
2020-02-03 03:48
我會這樣說是根據湖北還有國家防疫專家在下面那篇論文裡的推論; 亦即人傳人在去年十二月中就已發生, 那麼以最長的兩周潛伏期而言, 在今年一月初就應該可以確定這點並且應該發佈警告. 那何以武漢封城會那麼晚? 我相信第一線的防疫專家從一開始就會上報這種 worse case scenario因為他們是專業人員. 但是行政首長在這麼 長的時間裡有什麼反應? 根據報章那是什麼都沒有! 只有等到疫情爆發後急的向中央求救. 所以我認為瞞報這些人是不敢, 但緩報則是肯定的. 至於為什麼緩報? 我不管是什麼理由, 單看緩報的結果我就覺得他們該死.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1316?query=featured_home
你也是老讀者了,怎麽會這麽情緒化?一月底可以確定十二月就有人傳人,跟十二月就知道有人傳人是兩回事,和十二月就確定會人傳人差得更遠。
2020-02-03 12:35 回复
K.
2020-02-03 09:07
漢隆剃刀:能解釋為愚蠢的,就不要解釋為惡意。如果疾控人員100%確定後果,但是不報,那是瘋了而且沒有任何好處;如果政府接到報告說100%確定後果,但是沒有採取措施,同樣是瘋了而且沒有任何好處。我認為王先生的看法是對的,實際情況可能是,出於戰爭迷霧的原因,疾控人員的報告只敢說有一定的可能性,政府認為茲事體大,光憑一定的可能性尚不足以下定決心。當然細節上肯定有很多可以改進的地方,比如各個環節能不能更快一點、反應機制能不能更靈敏一點,總的來說還是缺乏經驗,但經驗不就是這麼累積的嗎。>>我並沒有否定武漢政府的責任,但是要決定它的責任,必須有在幾個關鍵節點上所有專家提供的全部細節,才能精確回溯官員所面臨的抉擇,然後判斷反應決策是否合理。這些環境細節顯然是還沒有完整地被整理出來,任何下斷言的人都是言之過早。但是群衆不想等,於是自然有大V和媒體提供結論,即使這些結論是無中生有、憑空創造的。完全同意。
還有另一個效應上次沒提,就是一旦情勢逐漸明朗,絕大多數沒有責任的參與者都會改變説辭,宣稱自己從一開始就確定真相;有責任的則剛好相反,會説完全沒有正確的預言。這倒不一定是説謊,人腦天生就會自動重寫記憶,美化自己。我自己一輩子鍛煉理性,這一點也是時時提醒自己的事,但是仍然不敢說已經免疫了。

在這個事件上,大家要注意,事後諸葛亮不只是那些媒體大V,親歷其境的專家也可能誇大當時自己對真相的瞭解,只有物理證據(如書面報告)是最確實可靠的。
2020-02-03 12:56 回复
desertfox
2020-02-03 11:18
我當然承認我這是馬後泡, 但檢討不都是馬後炮嗎? 如果說我在這次事情還沒有明朗的情況就妄下定論, 那我就要說十七年前的SARS不就是野生動物互傳病毒然後傳給人再人傳人嗎? 殷鑑不遠, 那在全國各地的野物販賣場有沒有設立檢疫的機制以為防控? 當然沒有, 不然這次也不會出亂子. 觀網前幾天還上個新聞說美國這一季的流感已死了六千六百人感染的人超過千萬, 估計到最後會死人超過一萬. 你這是在說什麼? 完全不同性質的事: 在美國有疫苗不打那是你自己的事, 可是武漢病毒是新的發現, 疫苗的開發和大量生產最少六個月以上, 如果病毒有變異那時間還要更長. 總之這次事件到目前為止官媒的報導和闢謠是那麼的空泛和軟弱無力所以我才懷疑才失望, 心裡只冒出一句話"政府你在幹什麼? 應有的機制不能發揮作用,動不動就找解放軍? 那你到底改革開放了什麼?"
馬後炮不是問題,事後諸葛亮才是問題。你還是先把我的回復多讀幾遍吧。

早就應該禁掉活體野味市場,這點我是同意的;但是你想想,SARS之後十年是誰掌權?習近平上臺要改的東西太多了,遺漏這麽一件事還真不算是過失。

流感是每年都有、完全可以事先預期的,nCov卻是徹徹底底的意外,所以你說美國情有可原,反過來的論述也可以言之有理。請注意,猜錯疫苗就會多死一萬多人,那爲什麽不多準備另一類疫苗?還不是爲了省錢。省多少?遠遠比中國現在花的少,那麽不是很明顯的,美國政府才是草菅人命嗎?
2020-02-03 13:49 回复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20-02-03 13:48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1316?query=featured_home這篇文章似有不少人引用,聯合報一連刋出兩篇文章,指武漢當局十二月中即「早知」武漢肺炎病毒可人傳人(聯合報並未明指此篇論文,但說是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論文根據為四百二十五個病例,那就只有這一篇。)。其實,這篇文章發表於今年一月二十九日。該論文蒐集、分析去年至今年一月二十二日所報告的四百二十五個武漢肺炎病例,推論出該病毒去年十二月中即已開始人傳人。這是事後之推論,為什麼會有人因此而得到「去年十二月中即早知該病毒可人傳人」的結論?難懂。以之責難武漢當局,也很奇怪。醫學專家直到一月底才推論出病毒可人傳人,卻要政府早點有所作為,不知政府官員要憑什麼來作為?政府官員之醫學知識顯然不及醫學專家,無法早有作為,不能怪他們吧?本文之標題有「媒體亂象」四字。其實,何止媒體有亂象,連醫學界都有亂象。此次病毒之來源為何?目前尚不清楚。上面提到的這篇發表於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之論文說道:On December 29, 2019, the first 4 cases reported, all linked to the Huanan (Southern China) Seafood Wholesale Market, were identified by local hospitals (最先四個案例皆與武漢海鮮巿場有關),但科學雜誌(Science Magazine,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1/mining-coronavirus-genomes-clues-outbreak-s-origins)卻說:Many of the initially confirmed 2019-nCoV cases—27 of the first 41 in one report, 26 of 47 in another—were connected to the Wuhan market, but up to 45%, including the earliest handful, were not. This raises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initial jump into people happened elsewhere.(最多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案例與海鮮巿場無關,病源可能另在他處。)我們外人看的一頭霧水。
學術界從來就不是能夠迅速認清真相的系統,既有的錯誤理論(例如Piltdown Man)往往必須等老頑固死光了才會被完全放棄,或者像是胃潰瘍是創新者受不了大牌教授不肯接受建議,自己把幽門螺旋桿菌吞下去證明病菌才是罪魁禍首。

在事件還在持續發展的過程中,學者們都急著追蹤新樣本,彼此之間的通訊是私下一對一的簡單交流,和一般人聊天差不多,自然沒有什麽嚴謹性可言。要等事情穩定下來,才會有人下功夫核對有矛盾的不同說法,把所有已知的證據放在一起,整理出頭緒來。所以在現在這個階段,別説媒體自己的胡猜,就是期刊上的論文也往往是以偏概全,不能當做權威性的消息,更不能斷章取義。
2020-02-03 14:06 回复
GUI-龟
2020-02-03 21:06
回复desertfox"政府你在幹什麼? 應有的機制不能發揮作用,動不動就找解放軍? 那你到底改革開放了什麼?" 我觉得desertfox似乎对中共体制有一点误解,这次暴露出来的问题大概总结一下就是官僚主义(遇事推诿扯皮效率低、部分干部没担当,只唯上不唯下)、特权腐败(红十字会腐败、卫健委之类的职务成了平时养官老爷的闲职),还有一点点的形式主义(部分无疫情的地区隔离措施搞得和武汉差不多,实际完全可以稍微降级)。实际上,特权腐败是符合中共体制逻辑的固有缺陷,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是人类官僚体系的必然产物,这三个问题不暴露出来反倒比较奇怪。当然这些问题在这次事件中所呈现出来的荒腔走板和破坏力还是突破了我的下限。 这个视频(观视频答案年终秀14:范勇鹏|怎样理解各国的政治制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3Vd05_eox4&list=PLr0JU8OOrK4iT4tjypXrTLgfWJfDABrRe&index=25 )有简要介绍中共体制,里边党是裁定一切的最终权威。视频对党是最终权威,它胡搞该怎么办的问题一带而过。很显然,社会上若有某个组织的权力至高无上,那必然会形成特权腐败,只是程度取决于该组织的自我净化能力。但组织想要保持一定的自我净化能力,就必须要在内部形成一个权威更高可以推行净化政策的小团体,结果问题又回到了起点。行政效率无限高的理想情况尚且无法根绝特权腐败,更不要说行政效率不可能无限高的现实情况。至于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任何一个大型组织只要形成了领导裁定结果和决定赏罚的运行方式,那对底层的办事员来说,唯上不唯下,遇事甩锅和大搞形式主义反倒是利己的理性选择,只不过中国这两个问题比西方更严重一些。 我个人对西方体系和中国体系有一些比较后,态度是捏着鼻子接受中国体系。王博士博客对于西方体系批判的内容比较多,对于中国体系批判的内容相对较少,一些海外的读者可能会有一些误解。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想从大众媒体真正实事求是了解中国体系的问题是不太容易的。西媒要么就是无端抹黑,要么就是透着西方价值的有色眼镜去看(不否认西方价值,但意识形态先入为主这点本身就要打问号,况且西方价值现在也遇到了困境),国内媒体则囿于体制原因不敢大声讨论,更不要说国内还有大批自由派蠢蛋跟着西方人鹦鹉学舌制造噪音,叫嚣一些“应试教育不如素质教育”之类的所谓批判。我目前发现对中国体系问题概括比较好的是党员的各种学习材料,但这些材料的缺点是官话套话很多,概括性又很强,读者得先学会解读官话套话的本事才能看懂这些材料。 我觉得一个文明的治理体系要从下到上要逐层满足下列目标:第一层是要防止有权者胡搞,第二层是要让有能力的有权者放手去干,第三层是防止那些能力平庸的人拿到权力,最高层是体系本身能逼迫那些有能力的有权者干好事而不是无所事事。西方体系曾经满足了最低一层的目标,不过随着大众媒体变得越来越便捷,能说蠢话拉流量影响政策的人越来越多,西方体系连最底层目标都达不成的结果指日可待(英美已经率先证明了这点)。当下中共体系大约介于第一层和第二层之间,中央可以放手去干,但是中底层仍有大批有能力的人被无能或邪恶的长官限制。因此我才对中国体系捏着鼻子接受。
你說的基本和我博客的結論相合,所以我就不做評論,只針對爲什麽我總是揭西方體制的瘡疤再復習一次。

如你所説,他們的問題比中國的常見而且嚴重,所以原本就應該多所著墨。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控制了世界的話語權,在全球顛倒是非、方便掠奪,所以從道德原則和實際後果來看,都是必須大力撻伐的對象。尤其中國的老一代精英,也普遍被洗腦,所以我對中文世界的年輕人撥亂反正是主要的工作目標之一。
2020-02-04 01:35 回复
GUI-龟
2020-02-03 21:08
字数限制接上篇回复其实我对人类能否自治这个终极命题是持悲观态度的。我觉得人类本质就是一群聪明点的猴子,无论什么样的治理体系,只要有人参与的过程,必然有人在里边发挥猴子本性,甚至还有人将猴子本性包装成进步价值要凭借反猴子本性建立起的文明社会予以尊重。人类文明想要更进一步发展,非得把部分权力交给AI,铲除猴子本性对人类社会发展的阻碍。
AI的參數依舊是人來制定的。一切政治體制最終必然還是人治,所以選拔有品德、有理想、有能力、有決斷的領袖,然後充分授權,永遠都是好政府的必要條件。
2020-02-04 01:25 回复
愚者
2020-02-03 22:19
看王先生的文章有小段時間了,收穫很多,感謝分享! 這次新冠病毒我注意到一個現象,也就是除了剛開始死亡率略高於4%以外,至少在除夕之前,確實日期不記得,之後就逐漸下滑,過去十天每次發表病死人數,同時的確診人數新增的,幾乎都是死亡人數的49到51倍,有一點奇怪,這病毒似乎有選擇性噬受難者並且依比例進行的能力。當然可以說其毒性或致命性不強,大夥兒可以安心一點。此外說是傳染力很強,但是離開大陸了以後,是有人傳人的現象,但是相對少了許多,也就是RO很低。這與SARS、MERS非常不同,不知是否有對此二現象的關注報導或想法出現?以上請教高明。
本來要在留言欄這裏答復,後來寫得太長了,乾脆整理成一篇博文。請參閲最新文章。
2020-02-04 01:20 回复
Fanboy
2020-02-17 08:55
最近几天官媒在为中药抗ncov做广告,我个人是极度反对的,因为我理解中,中药并不是神农或者黄帝发明了完整体系而传授给后人的,主要的发展主要依靠经验累积(民间试药)以及总结(李时珍 张仲景),而现代医学就是依靠科学方法进行更高效的总结和累积。nCov完全是一个新的疾病,所以经验是极少的,即使进行总结,也应该是现代医学可以更快总结出方法。相对来说,普通中医依靠千百年的经验治疗普通的传统疾病也就罢了,近年还有中成药注射剂这种明显的智商税产品,所以我对现代的中成药和大集团性质的中医是极度反感的。不知道先生对中药抗疫上的看法如何。
中醫是古代中國人對醫藥科學的嘗試,就像聖經的創世紀是古代猶太人對宇宙科學的嘗試;從科學的觀點,它們早已被淘汰,現在仍然廣受閲讀吹捧,是以宗教形態存在的。

中醫受限於當時的科技工業水準,就像戰國秦漢的寶劍一樣也受限於當時的科技工業水準;現在遺留下來的寶劍樣本依舊非常寶貴,但是大家都認同它們歸屬於博物館,如果戰事發生而有人批量製造它們並說在戰場上會有神效,不是很荒謬嗎?
2020-02-17 09:33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0-02-18 03:36
我贊同王先生將中醫和宗教做類比。嚴謹的宗教能由一些不可證偽的前提,透過嚴密的邏輯推導,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思想體系,因此能使許多有知識、有理性,但沒有正確科學觀的人信服。這是人類心智本質所導致,因此我對於長期能緩慢改變這種認知都不樂觀。(進化論提出一百多年後,創造論還能吸引大量社會資源自我防衛,仍能在該不該寫進生物教科書這種基本議題上與之抗衡。) 我認為可將中醫脫離科學,歸入哲學,以對宗教的方式做規範。鼓勵對信眾心理、精神健康有益的思想部分,但堅決防止對社會整體有害的行為產生。
其實我拿中醫和宗教相比,是有很多重深意的。其中之一是宗教先天築基於非理性的信仰之上,所以原則上就無法依據理性來做討論對話,再加上我和讀者的時間精力都有限,應該專注在沒有其他公共人物能替代的話題上。我不是提過,像方舟子那樣什麽都評論,是誤人誤己嗎?這裏的差別在於我雖然也是在自媒體上發聲,但我不是提供新聞性娛樂或娛樂性新聞的網紅,實際上是在辦教育。教育的課題,取捨自然必須嚴格;孔夫子“不語怪力亂神”,就是出於這個考慮。所以寫博客快六年了,我也沒有主動去談中醫;倒不是因爲我不熟它的細節:錯誤原則下搞出再多的細節也不影響錯誤的程度。正因爲我的專業能力在於科學方法和邏輯思辨,批判非理性信仰違反了科學與邏輯,反而是對方沒有能力和資格來反駁的。

所以這並不代表我應該一直回避。我沒事也不會去批評宗教,但是偶爾談到一神教對西方文化的惡劣影響,也會直面事實做簡要的評論。現代中醫的主體,其實不再是屠呦呦用科學方法去搜檢少數可用的偏方那樣的研究工作,而成爲源自古代陰陽家的神秘主義迷信,陰陽五行、氣和食補很好地對應著上帝、耶穌和天堂地獄的迷思。這個神秘主義的中醫教對中國社會的腐蝕作用在新冠病毒疫情之下,多方面地浮現,不但妨礙事先預防,而且扭曲事後的治療(嚴重到WHO想要整頓中國測試藥物的標準,參見這篇新論文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0444-3)和檢討,這還沒有考慮多年來在學術界、商界和民智上對理智誠信的長期消耗。所以事實上中醫教已經成爲中華文化圈裏負面效應遠遠最大的頭號邪教。你看法輪功一閙就被鐵腕處理,但是2003年SARS那麽嚴重的災難之後,中共都無法禁絕野味市場,結果直接導致了新一輪的病毒,不但傷害數以千計的人命,而且憑空消滅了萬億人民幣級別的產值。這都是因爲中醫教徒以文科知識分子居多,在國家社會的地位和分量遠非法輪功能比。既然它對民族社會有這麽大的危害,我如果噤聲避談,如何面對自己的良心?

至於正確的處置,第一步就是正名。現在的所謂中醫其實有三個不同的意義:首先是類似屠呦呦所做的科學研究,這應該只叫做“傳統藥物”,因爲中醫的理論基礎是完全錯誤的,唯一有一點點實用價值的來自經驗法則得到的許多偏方,而其中又以止痛最容易觀察實驗,所以垃圾成分最低;其次,是由歷史系和博物館保存的歷史記錄和文化遺產,這應該叫做“古醫學”;然後那些既不是搞科學研究、也不是做歷史保存的,即無良商人、迷信群衆和業餘玩票者(包括中醫學院裏不懂雙盲對照原理的那批人),這些才是“中醫教”。當然這些邪教成員佔絕大多數,要好好教育、嚴肅處理並不容易,得看執政者的智慧和理性民衆的擇善固執了。
2020-02-18 08:41 回复
GUI-龟
2020-02-18 23:21
回复我稍微给中医说两句好话,主要参考这篇文章的观点(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3516.html)。其实最早的中医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有非常强有力的考古证据证明公元前168年中医就可以做痔疮外科手术(技术和现代西医外科“气囊充气式”割治痔疮术基本相同)。至于为什么发展成了现在这般模样,是明清时期大量落魄书生混进了医生的行列,他们没经过严格的技术训练,只能靠背诵一些药方来强行治病。可偏偏这帮笔杆子掌握了社会话语权,瞎猫撞上死耗子般治好了几个病人便大肆鼓吹自己的神迹,把自己包装成神医(或是现在的“大师”),真正干事的技术派医生话语空间反倒被挤压得越来越小。时间一久,整个中医行列就被这帮骗子带到玄学的路上去了,对后世造成了深远影响。不管历史如何,今天中医行业里充斥了大量的骗子是不争的事实(我一个读中医的朋友说他们院长对社会上那些“三伏贴”什么的嗤之以鼻,中央态度也是要破除神秘主义)。至于中医院的医生们有没有用双盲试验来做研究?现在似乎有些研究确实有用到双盲试验(至少我这个门外汉看着像那么回事,但是不是真的符合科学研究的标准还需要医学同行检验),这应该是一个正确的方向。虽然中药成分复杂,机理不明,但若能用双盲原则找出一批真正有用的药方,研究价值还是很大的。至于这批药能不能在探明机理前用到临床,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至于我对中医行业的态度,研究、临床什么的让医生们自己去争论(我不懂医学,没什么资格评论),但大力清除市面上诸如“三伏贴”之类的玩意可谓百利而无一害。说实话像“三伏贴”这种只是骗点钱却没什么用的东西还没太大害处,但是像“鸿茅药酒”这种以野生动物做药材为亮点,实则危害健康的东西对社会的危害就相当大,不仅直接威胁人命,还隐隐约约传播了一种”吃野生动物大补“的思想,严重威胁公共卫生安全。把社会上这种骗子清除掉,对中医正名也是大有好处,至少中医不用再为商人们弄出的奇奇怪怪的产品出的问题背黑锅。另外不光中医行业,西医行业里骗子也不少,比如臭氧净化血液有益身体健康什么的,专骗一些暴发户。奇怪的是这类话题在中文网络里的讨论热度远远低于中医话题,两者在大众传媒上的露脸度区别大概还是和背后有没有人掏钱有关系(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中医就没有问题)。另外说句题外话,我想本博客的读者对中医发展史肯定有一种既视感,至少我是感觉现代社会某些领域还在重复历史,可能人类本身就是一种没办法从历史中学到经验教训的动物吧。
你説的,中醫在明清(尤其是清朝中期)被玩票者和空想家借殼上市,網絡上討論的文章不少,資料很詳盡了,但是自欺欺人的假知識分子仍然不在乎。

另外還有一個歷史因素,就是清末民初,民族自信被外國炮艦打趴了,很多士人一夕之間對自己所學的中國文化和價值完全失去信心。比較理性的辦洋務或者搞革命,比較蠢的就開始發明神話了。因爲生醫議題特別複雜,不確定性極高,精確結論很難從幾個實驗觀察得出,所以除了國術(功夫和中醫在近代中國歷史上有很多相似之處;例如我曾介紹過,少林寺也是在明朝被賣把式的借殼上市)之外,造神運動就集中在中醫之上。尤其是這些士人往往自已也玩票,所以順便也是往自己臉上貼金。我以前説過幾次,必須有民族自信,但是自信必須建築在邏輯思辨能力之上,其實就是暗指這件事。

世界上的病毒多得很,中醫要“發明”抗病毒藥有幾十年的時間來搞,結果什麽都沒有;然而一個新型病毒上了頭條,他們在幾周時間就有了解藥。這分明是利用民衆恐慌和事件初期的信息迷霧來騙人自肥;新冠肺炎是一個全球性的問題、國家級的災難,他們利用國難爲己謀利,可惡至極。
2020-02-19 13:44 回复
贞曜
2020-02-19 15:18
王先生好本次疫情虽是突发的天灾人祸,其发展趋势并未失控,所披露沉疴及民众、政府和外界的反应也都是老戏重唱(虽然蔡政府唱了个出人意料的高音),除却具体的学术探讨,其实没有什么新言可表。话虽如此还是不免感叹,民众的不理性反应和聚众性情绪实在让人张口结舌。现代化的公民责任感和自觉性缺失才是张锣打鼓大行淫祠式舆论文化与同流合污以毒攻毒式腐朽官媒的源头活水。这一堑或许能长反省食补迷思的一智,只是不知道要吃多少教训民众才能够审慎面对时移世异的热潮。或许不为温饱挣扎又从出生起就面对大量信息的新一代人能多少长成一点免疫力吧。
其實這次疫情所暴露的真正問題,大衆輿論上沒有專注;不是問題的,反而被反復攻訐。這又一次示範了我一再强調的事實,也就是群衆是愚蠢的,媒體是自私的,兩者合在一起,只會讓非理性的情緒發泄產生共鳴而不斷放大。

不是問題的,是事後的反應。中方試圖對一個傳染力近似流感的新病毒進行隔離防堵,這是世界獨一無二的壯舉,就像50年前載人登月一樣地困難。爲什麽Apollo計劃的工程細節毛病百出,Apollo 13直接出事,全球都同情關注,而中方在防疫過程中,做了一些只有事後才能確定是次優的選擇,就被無限上綱?2009年北美出現H1N1的新流感,美國連全面防堵都不做,任由它傳染到世界各地,至今仍然是每年流感流行的主要變種之一,11年來殺死了近600萬人。中國的努力,是爲了避免重蹈那個覆轍,拯救的是全世界未來的幾百萬人命;即使沒有完全成功,至少也把疫情的擴散拖延幾個月,要出現全球大流行必須是下一個冬天了,届時疫苗已經可以大量生產配發,疫情不至於失控。這樣造福全人類的壯舉,美國人基於保護霸權的需要來詆毀倒也罷了,中國人自己也反過來當作抹黑中共政府的藉口,實在是無良、無知、無恥。

中方真正的錯誤,是沒有在SARS之後,汲取教訓,嚴禁野生動物的活體運輸、集中和販賣;另一方面,也沒有建立完整有效的防疫體系,對醫療系統不但投資不足,而且迷信美國的放任經濟理論,居然去搞私有化。私有企業的唯一目的是賺錢,什麽引進技術、提升服務、回饋社會、犧牲奉獻,都沒有偷搶拐騙來得容易方便。要是有嚴格的政府監管,嚴禁偷搶拐騙,還可以不太離譜,但是辦醫院原本就純粹是要照顧病患、服務社會,政府要是有能力、有閑空去嚴格監管,直接管公立醫院就好了,搞私立來搜刮醫藥費有什麽好處?即使是西方經濟學,也早有誠實的聲音,承認私營體系在醫療、法律、教育這三大方面完全不合適,這是因爲人命、公理和年輕人的心智是不能交由市場來自由買賣的。
2020-02-20 04:37 回复
F_Abww
2020-02-28 13:42
内外对比,差别巨大现在的疫情实在不容乐观,不是国内,是国外的操作太令人摇头了。中国的死亡率还是政府不计成本地投入才达到的效果,可能真打到自己身上才知道痛吧,而且目前看还仅仅是一个开始。现在政府为了安全复工,在微信,支付宝搞了一个健康码(自行申报,经后台审核后,即可生成属于个人的二维码。作为出入通行的一个电子凭证),一开始我以为只是形式主义,后面查了一下背后联合了交通部,铁路局,民航局,公安部,工信部等单位形成防疫大数据;绿码正常,云端会记录你的移动位置,如果和确诊患者产生了交集 ,就会变成黄码 或者红码。举个例子,有人本来是绿码,下午发热门诊看完,傍晚派出所电话就打来了,怎么后台显示变成红码了;但现在还不很成熟,后期应该会达到如果你和确诊人员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超市,宾馆,列车,你的码就变红色,比前段时间在网上千里寻人方便多了。
監控大衆能做到這個地步,對疫情管制當然是有益的。我不認爲這是E-Government的正道,或許應該叫做E-Community吧。

我在最新的《八方論壇》中已經討論了一下:Italy和Iran的治理能力實在不讓人樂觀,現在只能指望春天的到來能幫助遏制病毒的傳播了,畢竟有溫暖潮濕的空氣助攻,連印度都可以避免大流行。
2020-02-29 05:28 回复
hair
2020-03-05 16:25
王先生好!疫情发展到现在有个有趣的现象,大陆官方一早就号召大家带口罩,说法是对防治疫情有帮助。西方国家直到现在即使疫情有扩散的趋势仍然号召大家不带口罩,我也没看到有什么具体的理由。想请教先生怎么看这个现象。
表面上的理由是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有效,實際上的原因當然是庫存不夠。事實和邏輯雖然沒有强到可以說口罩絕對能隔絕每個傳播,但是有足夠的力量來說能幫助減低流行。他們搞的這是律師玩的文字游戲,參見《常見的狡辯術》一文。

先抱歉,借這個留言談一個不相關的話題:一個月多前我開始解釋有關新冠病毒的特性,包括它本身就異常厲害、早期又有嚴重的戰爭迷霧、所以中方的反應能力其實獨步天下、為世界爭取時間做出極大的貢獻等等,在當時是很孤獨的聲音,現在疫情擴散到英美,人人都能看清的確是如此了。我並不是要誇耀先見之明;其實每次有重大事件,我都是要有獨排眾議的精確預測才會想要討論,否則根本懶得去重複大家都知道的事實。不過最近有些新讀者回頭看舊文,居然會在極爲準確的預測裏,硬是鷄蛋裏挑骨頭,找一些還沒有被明顯驗證的細節來説事。這樣的事後諸葛亮很是煩人,像是年初有人對《055級的設計概念》大放厥詞,上周訪客簿又有人要挖中美貿易戰的老墳,在新冠病毒這事上,只怕在大家的記憶模糊之後,也會有人拿無數專家幾年努力所得的詳解來評論我的事先預測,所以在這裏先立一個竿,有認爲我分析得不好的,請趁讀者群記憶尤新之時趕快發言批評。
2020-03-06 04:50 回复
OVL
2020-03-06 09:53
兩個問題想要請教七公,謝謝1. 之前武漢有傳出,已治癒病患出院後又再被檢測出病毒,是不是就是因為您所補充的L與S病毒分別感染?2.鍾南山先生最近也有表示,病毒爆發於武漢,但起源不一定在武漢,從目前已知的訊息來看,是否真的有可能不是在武漢呢?
1.有可能。

2.據我的理解,鍾院士這麽說的邏輯,在於新冠病毒的傳染力一開始就很强,而突變又比較慢(至今兩個多月出現幾十個突變,對全新跨越物種的RNA病毒還算是慢的),有點像是先在鄉下某處針對人體醖釀優化了一段時間才進入武漢;當然,也可能就是完美的風暴。很不幸的是,沒有找到零號病人(可能症狀太輕,沒有就醫,畢竟重症只有15%),市場又被清洗乾净,所有的動物在專家們來臨之前都已銷毀,目前處於死無對證的狀態,考古又沒有防疫來得優先,我們只能等上幾年,希望研究人員能挖出足夠的證據來確定病毒的來源。
2020-03-06 20:42 回复
凤凰院凶真
2020-03-06 22:21
王先生,在大陆媒体前段时间传的比较广泛的中科院上个月的一个研究(http://chinaxiv.org/abs/202002.00033 很多人仅凭这个文章的论述错误的认为这就是病毒源自于美国的铁证)。这里他们提到现有武汉样本中没有检测到H13和H38单倍型。这里没有在湖北发现,我认为原因之一是样本数量问题,毕竟整个湖北只有22个样本。而美国撤侨最早,而且有13个样本,所以他的来源很广泛。从样本数量上看,他们这样的表述是不是有些不严谨或是说有些误导性?另外,您回复hair的留言中说上周不止一人在留言板挖中美贸易战的事,来龙去脉是因为史东的YouTube账号被盗,上传的都是过去的旧视频,那一天,黑客恰恰上传了两三年前年前史东访问您的那个视频。我想那些应该是您的新观众,不知道那是两三年前的访谈视频。
這篇論文似乎和那個網站用的是同一個國際基因資料庫,不過是三周前寫的,所以只有93個樣本。在美國采樣發現新的突變,絕對很正常,因爲正如你所説的,取樣不夠,所以目前樣本和突變的數目相差不到一個數量級,本來每一個新樣本就有可觀的機率會包含新的突變,美國如此,尼泊爾如此(C24034T,亦即在基因第24034字母上,從C突變為T是在尼泊爾最先看到的),南韓如此(T4402C,G5062T),澳洲如此(T18603C,C24990T,C25587T),英國如此(A2480G,C2558T,T18488C,T23605G,A29596G),法國如此(G22661T),新加坡如此(C10138T),瑞士如此(C24378T,C26894T),巴西如此(C2388T),意大利也是如此(G11083T)。正確的分析方法是去看基因家譜,那麽很簡單地可以讀出,目前已知所有新冠病毒都來自同一個源於武漢的祖宗。一般人沒有專業能力去做這個分析,不要緊,但是明明不懂還要硬做結論,製造並散佈謠言,導致惡劣的社會影響,這不是知識分子所應為。

新讀者搞不清楚狀況,連《讀者須知》都沒有看就開始發言,這雖然是Annoying,我還可以理解。那個談055的,卻是典型的無腦噴子,網絡上多的很,博客這裏以往有過,將來也一定還會有,所以我先把話説清楚,以後直接刪除也有依據。
2020-03-07 04:09 回复
magkey
2020-03-08 04:44
这几天,美国的疫情也开始爆发了,不知道王先生怎么看美国疫情的走势?也希望王先生多加小心,祝愿王先生身体健康。
Trump治下的美國,反應極爲混亂乏力,連測試劑都是本周才剛開始批量生產。2009年的H1N1流感和2015的Zika病毒,CDC統籌的大規模測試從一開始就很認真,後來雖然對H1N1放棄隔離,但也減緩了散佈,使醫院沒有人滿爲患得太離譜。現在美國比起日本來,一樣是不檢測、不公佈的掩耳盜鈴,但日本至少還能讓學校停課;像是意大利把米蘭封城,在美國根本無法想象。我覺得Trump的反智、反科學態度,在過去三年對聯邦政府裏的專業官僚體系,打擊非常嚴重,下一任民主黨總統就算有八年時間,只怕也難以完全恢復。

新冠對20嵗以下的年輕人,殺傷力只和流感相當,所以我不用擔心小孩。至於我自己,該有的預防手段當然還是會做,但是50幾歲不抽烟的人,致死率也就是2%左右,而且我在這個世上該做的事也差不多了,實在沒有緊張的必要。
2020-03-08 08:31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0-03-09 03:25
我今天粗算了一下三個地區的每百萬人口新冠疫病死亡人數。一、湖北省:50 (2,986人/60百萬)。二、湖北以外的中國各地:0.086 (115人/1,340百萬)。三、中國以外的世界各地:0.089 (560人/6,300百萬)。第三個數字從今天開始超過第二個數字。比較頭兩個數字可知湖北人民作出的巨大貢獻,比較後兩個數字可知世界各國如何浪費掉中國爭取到的寶貴時間,而後兩個數字差距將會拉開多少,則看世界各國抄作業的水平了。祝王先生身體健康,出門購物等等會與人接觸的日常事,多請年輕人代勞為好。
至少德國的測試劑生產足夠,所以歐盟沒有日本和美國的埋頭鴕鳥問題,他們的困難在於被白左的“民主自由”宣傳忽悠過度,已經忘記政治的最終目的是全民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今天又有新文章揭露湖北處理新冠的錯誤,在一月中旬有十天左右,武漢的衛健委不但對專家組遮掩人傳人案例,而且也把使用直報系統的標準提高到不可能的地步,嚴重干擾了中央反應的速度和精確性。當然這不是中國防疫過程中所面臨的唯一難處,當時情況不明、工具不夠也有很大的影響。像是伊朗在上月也一副慢半拍的樣子,但是一旦有外援的檢測劑大批供應,他們的統計數字就開始合理化,可見客觀資源上的限制是主因。美國和日本才是典型的人謀不臧。

我明天要再趕辦一次雜貨,然後準備自我隔離,避免人際交流。目前一般老百姓,除了保持睡眠充足來加强免疫系統之外,唯一應該試試的是維生素D。所有的維生素都不是藥,而是所謂的微量營養,只有在吸收的分量嚴重不足的時候,才會有健康問題。而現代人隨便吃,營養都比古代豐富得多,所以一般不會有維生素欠缺的問題,唯一的例外是維生素D,因爲它主要不是靠飲食,而是由皮膚在日曬後合成,現代的生活以室内爲主,尤其像我這樣成天在閲讀的宅男,維生素D不足是很常見的,偏偏它又是免疫系統的所需養分,所以特別補充一下很合理。
2020-03-09 08:38 回复
苟利国家公园
2020-03-09 15:09
疫情对中美关系乃至台海影响蓬佩奥之流还在fox利用病毒抹黑中国。fox受众,那些red neck正是美军兵源之重。正如王博你指出的,系统性反华动员进行得越来越轰烈了。民进党当局在疫情对大陆的操作,让大陆和统民意剧烈压缩。美国经过反华动员后在未来的台海战争插手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更不用说台北法案将进一步增加美国干预的法理基础。我了解王博以及对此谈过很多次了,但是事情发展之迅速还是令人惊诧。
如同這次的股市崩潰,客觀背景條件早已齊全,只靠少數人(Trump和美聯儲)的意志勉强續命,等的就是像新冠這樣的黑天鵝事件。這類事件,個別來説無法預測,但是從統計上看,在某個時段内發生的機率卻是相當大的;我在《再談統一》一文中所列的第四項條件,也是同樣的道理。

我不預期臺海戰爭因新冠而打起來,這是因爲客觀背景條件還沒有到齊,中方寧可再等幾年,美方則自顧不暇,只能放放嘴炮,而台灣根本沒有自主權,事事必須先向美國報備。長期來看,中國恢復元氣的能力遠超歐美,這次的疫情對霸權轉移會有所加速。
2020-03-10 02:11 回复
caspase
2020-03-09 17:03
这一周非常关键,欧洲主要国家距离医疗系统被击溃普遍只有一到两周时间。如果他们不能在数天内做出封城的决定的话,那么这个周末德国,法国,西班牙都有极大概率超过5000病例,整个欧洲达到4万-5万的程度。欧洲的检测试剂和呼吸机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人手,床位不够。因为跟踪密切接触者,隔离轻症患者无一不需要消耗巨大的人力资源,而解决床位问题又需要极高的效率,这两者恰恰是西方的软肋,所以我非常不乐观。意大利封城后,WHO生怕其他国家不敢效仿,马上大加赞扬。同时WHO强调了没有任何证据支持疫情会在夏天自动消退,应该是觉察到美国日本想蒙混过关。我越来越感觉这次疫情跟匈奴入侵很像,最先发生在中国,被其以举国之力击败,进入欧洲后如入无人之地。中国在这次灾难中会先输后赢,而西方反而会因此而陷入经济衰退,效果犹如08年金融危机。
其實如果連症狀太輕而沒有被檢測的也估算進去,歐盟在今天的病例應該已經超過三萬了(名義上是一萬出頭),美國則至少是5000(沒人相信只有600)。我也不看好他們靠隔離來遏制疫情的能力(美國是連嘗試都懶得去做的),但是仍然必須減緩傳播,減低疫情的高峰,避免醫療資源被洪水式地冲倒。

這一波新冠流行,在經濟上對歐洲的負面作用會比中國還大。美國想靠無爲而治來避免直接影響,但是信心崩潰一樣會刺破泡沫,間接地打擊經濟,受損可能超過歐洲;不過這裏有很大的自作孽成分,所以不能完全算到新冠的頭上。Trump是典型的民粹,特點是不講理、不尊重事實邏輯,這和外界更大的客觀力量(例如大自然)一接觸自然會崩潰;這一點我以前在討論台灣政局的時候,已經反復提過了。
2020-03-10 02:29 回复
Submarine
2020-03-09 20:16
王先生,今天刚看到新闻(我反应比较慢),埃及方面宣称:在埃及传染多人的感染源是来自台北地区的一位女性,似乎台湾的疫情并没有台湾媒体所宣称的那么受控,社区感染应该是一直存在(不过尚未爆发)。至于全世界的疫情,在现在看起来是几乎无法阻止爆发了,中东、欧洲和美洲会相继“沦陷”,现在只能祝愿夏季早一点到来。不过王先生是否有兴趣写一篇关于疫情影响世界经济和全球化的文章?我有种感觉:这次疫情会是一次重大的历史事件。
我不是已經反復説過,新冠是百年一見的流行傳染病,它當然會有歷史性的影響。

現在要討論經濟後果,有點困難,主要就是天候的這個變數,使得最終的得病人數在幾百萬和幾億之間都有可能。相差兩個數量級,效果自然也會大大不同。順便提一下,天候的影響,並非來自高溫能殺死病毒,事實上病毒對溫度的忍耐力遠高於人體細胞。實際的效應是夏天的空氣溫暖潮濕,人體呼吸道表層的粘膜對病原體能有很好的隔離作用,免疫系統的效率也高,所以流感的傳染力就直綫下降。不過新冠病毒攻擊的是支氣管,流感則主要感染上呼吸道,同樣的效應是否會出現,還很難説。
2020-03-10 02:40 回复
Zeroy
2020-03-11 06:45
王博士您好,之前我在留言簿違反規定作回復,十分抱歉。我已自我反省,今後儘力不再冒犯。昨天義大利的新冠官方數據已經接近一萬,且所謂的封城等舉措在目前的報道看來落實效果都十分有限。其他歐洲國家不論是已經在快速增長的還是尚在初期的都不容樂觀,脆弱的醫療體系和羸弱的行政能力在疫情面前應該是一觸即潰了。看來他們唯一的救星就是夏天的溫暖和潮濕。但若是新冠不同於流感,不受夏天大幅度影響,導致仍然肆虐歐洲北美,不知到時對歐洲乃至世界會有何影響。
差別在於基層。這些基層的行政人員,真是事多錢少,也只有中國才能組織起來了。一般老百姓至少可以體諒人家,不要當刁民。

如果新冠沒有季節性,那麽基本就是1918重演:幾千萬人死亡,世界經濟大受打擊,而且還不能向德國訛詐賠款來彌補。
2020-03-11 08:31 回复
世界对白
2020-03-11 11:36
代转——王先生你好,我非常冒昧的打扰你并且想得到一些建议。我女朋友在诺丁汉念研究生,她那边的情况是,口罩和消毒液都准备充足,食品物品也有大量准备,但是目前她的情况不容乐观:1.是外国人没有防范意识,不喜欢戴口罩,并且还歧视戴口罩的人,视为有病毒的人,她曾经听到有人看到她戴口罩的时候说病毒去死。当地人依然每天在街上聚集喝酒玩耍2.诺丁汉地区已经开始扩大感染人数,然而学校方面是否停课非常的不确定,她现在仍然要每天去上课或者小组讨论,这个过程需要与别人非常近距离的交流。3.她孤身一人在国外,遭遇这样的疫情,心态方面出现比较严重的恐慌。我已耐心疏导,但个人能力有限,不知效果如何。想听听王先生有什么建议,如能回复感激不尽!
美國也是一樣的。今天我到大賣場,距離紐約郊區被封鎖的病發熱點只有20英里,居然就我一人戴了口罩,而且有不少敵視的眼光。不過美國的大學反應比較快些;我兒子原本要到耶魯的生物實驗室值班,早上收到短訊,說全校關閉,然後他就跑出去找朋友玩了;這個朋友還是因爲Carnegie Mellon周末就封校所以已經回到家的。

我想疫情發展很快,英國和諾丁漢大學頂多就再輕鬆兩周。如果你的女友真不想得到病毒,請假或硬是戴N95也不難熬過這幾天。這就像海嘯警報早已拉響,海水忽然退出沙灘,你回頭往高處跑是正確的選擇,其他人的譏笑辱駡何必在意呢?
2020-03-11 13:48 回复
狐禪
2020-03-11 14:21
29樓 和版主除了自己小心,也要提防別人的不小心,這才是周全的防疫之道。然而後者卻是歐美人士所忽視的--自認教義養良好的緣故吧。但病毒不因教養好而不傳染。新冠病的會在無症狀時傳染,途徑不是咳嗽而是被污染的手。洗手很重要,戴口罩也可降低手沾到自己口鼻,帶出或帶入病毒。
我並不覺得歐美人民的公共衛生習慣特別優秀,例如在紐約也會有人隨地吐痰,一般美國人也沒有像我這樣勤於洗手,燒開水在他們眼中更是匪夷所思。我在30多年前,從台灣到美國的時候,早已適應用公筷母匙,所以也不認爲歐美有什麽不同。如果大陸還有一些公共健康習慣需要普及,我想只要願意去推行,也就是一兩年的事,正如垃圾分類一樣,習慣成自然。
2020-03-12 04:35 回复
華刀出鞘
2020-03-11 21:31
这次疫情的深远影响目前还没有体现出来,在世界的其他国家,会出现反复感染,治好了继续被传染,没有解药无法治疗,这是人类历史上一次自我净化和环境淘汰,直到这次疫情自然消亡或者出现解药和疫苗!这是人类历史上的巨大事件!往后面看上五个月就看到冰山下还有无比巨大的阴影!人类的希望仅仅在于夏日来临,病毒消亡这么一个飘渺的愿望上,从这个角度去看,中国政府下定的决心的历史定位会有这伟大的历史定位!而愚蠢的人类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自由民主的西方政客还在想着金钱和权利。
我已經討論過了,疫苗最早也是年底才會有,而新冠不一定和流感一樣會在夏天消退,那麽在揭開歐美治理水平低下的真面目之後(英美宣傳抹黑的一個主要伎倆,是把對手所面臨的現實困難和資源匱乏歸咎在體制缺陷上,這次是難得的相對公平的比較),還會造成嚴重的人命和經濟損失,可能成爲二戰之後,人類社會最大的全球性災害;在最極端的情形下,甚至可能觸發個別西方政體的深刻改革。

反觀中國,我相信改革的方向已經確立了,現在應該是在斟酌方案的細節。醫療健康系統會是重點,例如我所建議的廣設縣級以下的先進醫院、提升醫護人員薪資、整頓人事規則、扭轉私有化進程、授權給獨立的流行病監控管理系統,都可能會在未來兩年成爲正式的政策。

不過這次疫情最重要的教訓,其實是不能坐等事後處理,必須尊重有遠見的專家意見,事先未雨綢繆。中國政治和外國一個很大的不同,是把最聰明能幹的幹才安排並任命到主管職位上。世界所有其他國家,不論文化背景、體制設計、地理位置、經濟層次,領導都不是選拔最聰明的人才得出的,所以他們必須有強勢稱職的智庫和幕僚(典型的如英國,參見《Yes, Minister》),提供專業和深層的策略建議。中共剛好相反,主官比幕僚聰明;這有它的好處,但是選拔主管必然是以辦事效率為標準,偏偏只有專業幕僚和智庫才會有餘暇去製作預案、未雨綢繆。所以重主官而輕智庫的結果,自然是專注於事後彌補而忽略事先預防。這是中共體制的先天特性,要改不是不可能,但是必須有最高層的重視和背書。在當前國內國外多事之秋,只怕無法獲得優先考慮。
2020-03-12 14:27 回复
華刀出鞘
2020-03-12 09:36
人类没有大规模的热战了,但是自然界会跟人类开启一场的巨型规模的战争,关键的关键是,强行开战而且拒绝投降。作战的策略战术非常明确,就是强制管控(60天隔离,阻断传播路径)+免费治疗(集中控制感染源)+心理安全暗示,就看执行上的差别和能力了,前两者是重点,第三点也发挥着重要的辅助因素,其他国家和地区是无法完成这三点的,目前条件下,尤其是前两者没有100%的彻底执行,对于某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疫情的前景就看不到希望和终结。 ​​​​应该不需要考虑太多经济因素了,首先需要考虑战胜保证生存,然后在想着重新恢复生产吧。
歐美現在再要搞防治,已經錯失時機;他們所面臨的下一階段危機是醫療資源的透支和公共秩序的崩潰。我在上一個答復裏說,可能觸發個別政體的深刻改革,指的就是先崩潰再重建。
2020-03-12 14:35 回复
OVL
2020-03-12 18:09
七公抱歉我又來發問了,謝謝您每次不厭其煩地回覆1. 歐美疫情惡化速度讓人難以想像,目前看來就是以武漢模式的速度在成長,WHO也宣布全球大流行了,長期看來台灣勢必難以獨善其身,只是現在台灣基本也是一罩難求,請問現階段在台灣的老百姓,除了囤積乾糧,勤洗手,多運動,規律作息充足睡眠以增加免疫力之外,還有沒有什麼可以自保的措施2. 七公在再談統一中提到的4個條件,2是早就沒機會了,3在習的任期延長後也已經成立,剩下的1跟4,在目前歐美疫情越演越烈自顧不暇的情況下,2025的這個時間,是不是有可能會提早了呢?
1.我自己也只能多睡覺,吃維生素D,並且盡量不出門,出門則戴口罩。剛好小孩從女朋友那裏得了B型流感(就是今年CDC沒猜對的那一型,這是測試確認的),也只能宅在家裏,兩人一起看《Witcher》。要說準備世界末日(我並不預期本地的社會秩序崩潰),我缺的只有槍械了;在美國30幾年,我一直不願意玩槍,因爲統計結果是平民槍支會“使用”(亦即不是打著玩的)起來,有3/4是用在自己和家人上。

2.新冠疫情的確滿足了《再談統一》一文中的條件4,不過我覺得並沒有滿足條件1。中國自身的經濟也因貿易戰和新冠而受傷頗重,歐美在疫情打擊下,有可能會爲了轉移民眾的怨氣而試圖把問題外部化,所以軍事干預的機率反而增大了。反正長期的後果是中方能較好地復蘇,暫時再等下去是明顯的最優選擇。當然這假設沒有台灣社會秩序完全崩潰的Scenario,但現在討論那一類的極端可能爲時尚早。
2020-03-13 07:39 回复
Leit
2020-03-13 12:51
我想回复下访客簿里面的最新留言:从一开始官方对于吹哨人的态度就是要先安抚再冷藏,这件事情本身由于时间点特殊等原因,讨论从一开始就严重偏离实质,只有情绪,群魔乱舞。倒是政府反应及时先扬后抑的做法成功把李文亮事件的热度很快缓和下去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否则让其一再发酵后果会很严重。至于后续善后和改革,就交给相关部门去研究吧。另外说到宣传部门,因为最近有朋友开始在中宣部基层任职,我得以管中窥豹地了解了下他们内部工作的流程。这让我深深感觉到中国整个宣传体系的无能是必然结果,不是以个人意志可以改变的。宣传工作的本质需要灵活性和及时性,而且往往会牵扯到很多其他的势力,所以在现有体制下处处被设置桎梏。所以我认为中宣部的改变只会发生在政府整体改革的尾声,恐怕不是王兄预测的那样让七零八零后有志青年进入体制就能完成的。
其實中國私有企業界,已經有很多公關經驗。官僚體系裏面,外交部也似乎有意振作,只不過沒有那個視野,所以實際效果不佳。至於中宣部,始終沒有任何正面改變的跡象,的確是只能繼續等最高層出手了。
2020-03-14 03:34 回复
Niets
2020-03-14 10:28
王博,这是中国留学生做的关于北美新冠的网站:https://coronavirus.1point3acres.com/en找来找去似乎是最好的。像NYT版的居然还要付费才能看,这种信息难道不算public service吗?希望有所帮助。
好的,謝謝。不過美國是所有主要國家中,檢測最消極的,所以確診人數可能低估了兩個數量級,這些統計數據也就沒有太大的意義。
2020-03-14 13:56 回复
wl5624492
2020-03-14 15:27
又bug了...TT王先生,您好。先接着访客本与前几位朋友的留言,聊一下:1,目前,由于川建国同志的惊人操作,美国的疫情应该已经失控。若最终迫于民主党的压力开放检测,(比照意大利)美国的确诊人数很有可能突破十万。而中国国内的疫情反而稳定了,最终会应保持在8万多人吧。那么,等到那时,是否可以用这样的的谬论来攻击对手呢?【美国很早就与中国断航。而人口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且地广人稀。感染人数却远高于中国。说明美国的爆发早于中国】因为忽悠普通百姓不需要太深奥的专业知识,只需要似是而非的推论即可。不知这种说法是否可行?(类似于当年污蔑西班牙流感的方式)2,如果疫情果真彻底失控。拜登和桑德斯,谁会因此得到更多的选票?从政见上看,应该是桑德斯有利,不知美国百姓是否买账?3,现在中国开始对一带一路的国家,省对国支援了。当然,这点医疗资源只能杯水车薪,没有实际意义。但或许能收获一些政治利益?4,关于经济方面,虽然中国也很惨了,但纵观全球,貌似能较快地复苏的也只有中国。当全世界都趴倒在破灭的泡沫之中时,唯一一个还能站着的中国,能否借此夺取更多的政治利益。加速霸权的交替?5,想谈谈太空的问题,与您的<開發太陽系的經濟效益>有关。我们明白,用火箭开发太空是不现实的,成本太高,只能当做初步的工具。但我看过一篇介绍“太空电梯”的文章。介绍了目前的难关在于材质的抗拉伸性能,仍属于需要研发几十年的未来技术。我想问的是,这一项世纪工程,可以极大的降低太空运载的成本。是否才是正式探索太空的第一步?提问比较杂乱,还请王先生见谅。
首先,從有關Space Elevator的問題可以看出你並沒有讀完舊文下的留言。請你先花一個月時間閲讀整個博客,尤其是《讀者須知》,期間如果再急著發言,我會把你列入黑名單。

1.美國是已經失控了,但是中方既沒有必要也沒有管道來做宣傳,歐美的民衆和媒體自然會抨擊美國政府。

2.Biden有民主黨建制派的全力支持,應該不止會是總統候選人,而且會是下任總統了(除非他犯下極爲嚴重的Unforced Error)。

3.當然有宣傳價值,但是可以做得更好,例如在醫療用品上打上明顯的中國援助或中國製造的標簽,或者甚至派軍方運輸機載一隊軍醫高調去協助友好的國家。

4.這我不是早已説過了嗎?

5.同上,Space Elevator是大忽悠,我早已説過了。
2020-03-15 06:10 回复
Fanboy
2020-03-14 23:13
这两天在英文媒体上居然真的在讨论Herd Immunity这个做法法。意即干脆让尽量多的人感染从而加速获得免疫力,最终阻断病毒传播。 这样做当然是有明显的人权问题,但是除此以外,我的疑问是,这样的处理,相对于封城戒严来说,很明显是让病毒获得了更多的宿主,从生物学上来说是不是会大幅度增加了病毒变异的可能性?我有此担忧,是参照1918年大流感,第一轮的致死率只有7%,第二轮就突然达到了30%。我不知道第二轮爆发应该解读为病毒发生了提升传染性的变异,导致医疗资源普遍匮乏,大量的重症患者无法得到治疗,还是因为病毒突然发生了致死率较高的变异。 不管是哪一种,如果从科学的角度能够得到证实,那么这个所谓牛群免疫的做法就完全是灭绝人类罪。
Herd Immunity當然是騙人的字眼,實際上就是放棄防治,坐等病毒傳播。Boris Johnson所謂的從“Containment”跳到“Delay”,純屬忽悠,因爲照理兩者的所需手段其實是一樣的,差別只在於要不要回溯追蹤每個病例。英國可並不只放棄回溯,它連隔離、檢測都不做了,那所謂的“減低高峰”要怎麽達成?

2007年,Boris Johnson在被電視台訪問的時候,談起《Jaws》這部電影,他居然說最佩服那個死再多人也不肯關閉海灘的市長。其實從他在牛津時代,就有很多跡象顯示他是一個對他人禍福死活完全無感的Sociopath。英國這些火鷄投票要過聖誕節,現在Johnson把他們放進烤爐,説真的很難讓人同情。
2020-03-15 06:11 回复
desertfox
2020-03-15 03:06
我覺得西班牙流感在第二波致死率高應該是病毒突變的關係,因為在當時已進入夏季天熱的時候,不同於現正的流感天熱就自然消退,而且很多人是在送醫幾小時後就死了,包括年輕力壯的也未能倖免。不過科學的歸科學,新冠病毒的特徵在目前看來只是較SARS傳播力強而致死率不及,然而考慮到病毒的變異,德國英國瑞典的做法也實在令人揑把冷汗。
西班牙流感的確非常非常地厲害。1970和80年代的研究報告中說它的“Population Mortality Rate”(死亡佔總人口比率)超過2.5%,後來被誤引成爲“Case Lethality Rate”(患病後的致死率)是2.5%;其實致死率是在10%以上,這比新冠要高一個數量級。不過這些致死率是在百年前醫療技術的背景下(亦即沒有呼吸機Ventilator)發生的,而且從一個地區到另一個地區變化很大,所以和新冠的對照沒有太大的意義。真正重要的差異,在於西班牙流感專殺年輕人,而新冠剛好相反,這一點讓我很安慰,至少不必太擔心小孩的安全。

若干國家放棄Containment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英國的Delay策略口惠而不實。換句話説,不上溯病例的感染來源情有可原,但是對新病患和他們的周邊人員也不要求隔離,那所謂的延遲流行要從何著力?我覺得德國人或許還有足夠的自律,能主動決定宅在家裏;英國則連政府都說除了正在發病的病人本人必須自行禁足之外,家人朋友可以繼續自由活動,這顯然是存心放手,草菅人命。
2020-03-15 08:50 回复
wangxiaoxiao
2020-03-16 08:12
以司法诉讼为起手式的金融战现在在Florida地方的法院已经有起诉中国的案例了,对象有:中央及地方、国家卫健委、应急民政部门等。 理由是中国在新冠疫情问题上有隐瞒,引发人员伤亡和其他损害。重点是下面这一段:Whil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ould ignore the suit, a consultant with the Berman Group told reporters there are economic ways to ensure the Chinese government comply with the court process, including targeting various bank accounts and relying on treaties between the U.S. and China.我想,这些起诉,自然是有香蕉人和中国国内的乏走狗们上赶着去举证,很无奈,这些全是中国人。多好的由头,向国家索赔(国家在海外的资产)......希望是延伸太多,姑且当做是预则立,不立则废吧。https://cbs12.com/news/local/boca-firm-sues-chinese-government-over-handling-of-coronavirus
美國人這樣霸道耍賴,在超出世界忍耐極限之前好像大占便宜,但是極限已經快到了。
2020-03-16 09:12 回复
世界对白
2020-03-16 13:05
随着全球扩散的蔓延,以及夏季的到来未必能抑制住疫情的可能性越来越高,光靠围堵太疲于奔命,而且长期看成本也过高,还是要尽早想出对策。我觉得大陆这边的健康码可以跟几个靠谱的国家相互认可,比如韩国,新加坡。这样以来第一是输出标准,不光是这次疫情,以后也作为通例;第二类似于免签,省去跨境要检疫和强制隔离的成本,也能敦促打算学习英美“躺平”的国家提振信心。第三即使出了些许纰漏也很容易追查活动轨迹。照最坏的打算,欧洲沦陷只是早晚的事,美国还要观察,那全球贸易将停滞。如果这时能搞这么个联盟绝对是能抢先复苏!这里应该尽早彻底打消日本还幻想办奥运会的念头,可以放风出去,中国出于保护运动员健康的考量要重新评估风险。此处可以@赵立坚(#^.^#)中日韩联手基本能保证供应链的完整,给日本提供另外一种选择,趁着还能控制住及时把防疫这块抓起来,以免鸡飞蛋打!如果能实现对地缘政治也是个大突破!最后带一句,台湾能加入绝对是利好,可惜。。。
你的這些想法很好,如果中方高層願意積極推動,至少部分是國際上可接受的。但是未來疫情發展的不確定性實在太高,將所有新入境人士隔離觀察兩周可能必須無限期地持續下去,一直到幾個主要國家境内完全沒有社區傳播才能考慮比較靈活的做法。
2020-03-16 13:54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0-03-17 10:25
Trump 終於在推特上說出了”Chinese Virus”,底下亦有許多種族主義者留言叫好。我一方面很為在美華人擔心,另一方面也擔心資本主義政權產生危機時,將無可避免的轉向法西斯,禍害全世界。請問事態有可能往如此悲觀的方向發展嗎?
有的,但是機率還不是很大。

美國現在兩黨都在新冠議題上抹黑中國,不過共和黨只是直接叫“中國病毒”或“武漢病毒”,民主黨卻是間接地說疫情是中國人吃蝙蝠才發生的,例如這則NBC電視新聞(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NB8zN5CQGc)言之鑿鑿地描述華南海鮮市場如何賣蝙蝠。兩者相比,民主黨要更委婉、陰險些。
2020-03-18 05:47 回复
凤凰院凶真
2020-03-21 10:19
刚刚看到cnn的报道(https://edition.cnn.com/world/live-news/coronavirus-outbreak-03-21-20-intl-hnk/h_aa7fda626b965ff1558e31c1104d815d) 提到意大利病亡病例性别分布,和【后注二】中中国的死亡病例中的性别比例大致相似(大约是二比一)。但是我查到的意大利烟民的年龄和性别构成 (https://www.google.com/search?q=italian+smokers+by+gender&rlz=1C1CHBF_en-GBAU757AU757&oq=italian+smokers+by+gender&aqs=chrome..69i57.6849j0j7&sourceid=chrome&ie=UTF-8,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501615/italy-smokers-by-age-and-gender/#statisticContainer )In 2018, 1,265 Italian men and 942 women aged 45 to 54 years were smokers. 并且在高年龄段(新冠病毒最致死的年龄段)男性烟民高于女性烟民的比例甚至更低(没有premium account,我只是按图表上的比例看个大概(1.2:1),远不如2:1)。这是否表明这吸烟这个因素对于致死的相关性不是唯一的,是否还有其他因素影响死亡病例的年龄比例呢?
有可能。目前有關新冠病毒特性的討論,多半是早期推測,隨著更多實驗的完成,必然會有修正;這是科學研究的常態。
2020-03-24 05:42 回复
大粉红
2020-03-24 11:11
王先生能不能评价一下美国最近的一连串救市政策,尤其是今天的无限QE(asset purchases with no limit),对于资本市场、美元地位的影响?无限QE这不是又要抢劫全世界来撑美国的市场么?
我在半年前預測會有經濟衰退時已經説過,這一輪QE會是美國最後一次利用美元來做全球搜刮。換句話説,在下一次經濟衰退(大約2030年)之前,美元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會被推翻。最近的發展,完全是依照我所説的劇本來進行的。
2020-03-25 11:39 回复
Fanboy
2020-03-25 22:36
王先生您好,今天Modi在印度官方数据只有500个病例的情况下下令全国封城,应该说明了疫情比官方数据显示得要严重得多。如果这个结论是比较可靠的,那么至少说明高温对于病毒的直接或间接(提高呼吸道粘膜免疫力)杀伤力并有那么高。如此一来,世界范围长期封城的时间长达9-12个月的可能性变得很高了。不知道您是否同意?
因爲新冠往往症狀很輕,而且檢測器材到處都匱乏,全世界所有國家的統計資料都低估實際患病者人數好幾倍,差別只在於是像中國和德國這樣2-3倍,還是英國、日本那樣1、20倍的低估。

印度的檢測普及度並不廣,但正因如此,所以Modi不可能確定實際疫情嚴重到什麽程度,他之所以決定要封國,必然是被歐美的慘狀促成的,算是很有魄力的及早行動。

溫暖潮濕的天候對病毒傳播的可能影響,不是二元的有無選擇,而是連續的Spectrum。綜合目前的傳播速度來判斷,我認爲新冠對夏天的敏感度低於流感是大機率的事,所以歐美不能只靠季節的幫助。他們沒有中國的行政效率,要徹底根除内部社區感染,即使在認真面對疫情的國家,也會需時更久。與此同時,中國因爲只需防範Back Flow回流病例,可以更快、更有效地復工,在經濟上會有極大的優勢。

像是Trump、Johnson和安倍,顯然還沒有“Get It”(懂事?),這些國家的災情就會因而延長。不過除了天候之外,還有另一個可能的助力,是中國沒有經驗到的,也就是那80%的輕症病患。目前已經開始有抗體檢測器上市,這可以檢驗出誰是已康復的免疫者,那麽這些人就能安全地承擔起在公共場所勞動的社會責任。我想這在意大利和西班牙這樣在疫情發展上先行的國家,會有明顯的正面影響。
2020-03-26 09:10 回复
苟利国家公园
2020-03-30 18:06
西方开始埋怨,诋毁,矮化中国中国抗疫努力最近我又观察到系统的反华宣传。先是媒体爆料中方捐赠的检测盒有问题,然后各个国家卫生部接连辟谣。如今business insider开始炒作Boris政府怀疑中国瞒报达40倍!反正口水不花钱,可怜西方国民,一边被洗脑,一边在医疗挤兑中死去。港台媒体像摇尾狗,作些大陆流动焚尸炉的谣言。估计接下来这个声势会越来越大。
這些都是事前就可以預期的,他們的政治正確容許任何人拿中國當替罪羔羊,無能的政客和面對Cognitive Dissonance的種族主義者自然會發明各種歪論。

反制的辦法也有,希望外交部和媒體界趕快想通。例如誣賴中國瞞報病患數據這種事,早應該每天公佈測試次數(很奇怪中方宣傳管道根本不提,好像當作國家機密一樣,真是愚不可及),自然可以和英國他們直接比較;其次是强調WHO對各國防疫工作的評價,順便提一提WHO官員的國籍(加拿大、北歐等等)。至於Trump團隊所謂的中國遮掩疫情,以至於美國措手不及,回應也很簡單:南韓和新加坡是怎麽比美國提早兩個月做準備的?難道他們有Psychic Power?

像是援外的醫療器材會被挑剔,也是一個月前歐洲疫情爆發就應該想到的,但是中國自己對私營企業販賣假貨、劣貨的確監管鬆弛,被別人拿來説事,不論是否精確,也不能算是無辜。外交部沒有想到要求嚴格品管、統一出口,當然也是我所説的“應對失當、協調不足”的又一個例子,但是連最基本的印上統一的國徽國旗標識都做不到,就好像是九九乘法表都背不齊,討論微積分是沒有意義的。
2020-03-31 08:39 回复
苟利国家公园
2020-04-02 13:10
Murdoch是中国的敌人,更是民主的毒瘤Sky news 最近有神文Coronavirus: Anger is growing at China over COVID-19 and its apparent cover-up attempt.不仅有事实错误,赵立坚“被升职”为外交部长,印尼的蝙蝠市场“被搬家”到中国,而且字里行间充斥恶意揣测,读完要洗眼睛。文章本身并没有让我很感兴趣。让我感兴趣是我突然联想到sky是Murdoch旗下的。我做了一些fact check,果不其然。而且还看到不少“家喻户晓”的反华媒体同属News Corp: 澳州的先驱报,每日邮报。Fox更不要说了。令我颇为吃惊是泰晤士报竟然也是Murdoch的。王博你说过,Murdoch本身以赚钱为目的。我个人觉得他多少有些偏右的意识形态立场的,土豪大多如此。Murdoch是否以中共为敌,我倒不在乎。但我真切看到Murdoch对民主的腐蚀,深感痛心。在我看来,媒体相当于是大众教育。再加之西方基础教育大多搞得相当差,民主名存实亡。希望我这一辈(95后)能看见西式民主神话的崩溃。越早崩溃,人民才能越早觉醒。题外话:我前些时候和一位德国友人讨论大陆新闻自由的问题,他当时说中国媒体在“吹哨”中表现极差,并吹捧他们的国营媒体,花的是纳税人的钱,保证独立。我当时没有反驳。如今我对这种说法越来越嗤之以鼻。放开新闻管制,怕不是再造多少个黎智英。
Murdoch的News Corp從60年代發跡,1970和80年代英美澳土豪財閥興起的過程中,他是媒體方面的主要推手,作用力相當於後來黎智英對香港和台灣輿論界的腐蝕。英語系國家中,加拿大和紐西蘭的治理還沒有完全脫軌,就是因爲Murdoch沒有到那裏搞顛覆。

我說“顛覆”,是因爲英美澳土豪財閥誘騙右翼民粹來奪權的進程,基本就是一個不流血的慢動作政變,憲法的條文沒變,但是政治經濟體系的實際運作已經全然改觀。香港、台灣和部分中共官員會自願想要去模仿他們,真是極度腦殘的行爲。
2020-04-02 17:07 回复
何求谓我心
2020-06-26 00:07
在先生提出疑问的三个月后,昨天卫健委总算是发布了检测人数的统计报告,截止目前全国共检测九千多万人次,英美媒体也都有报道算是亡羊补牢吧。我对于检测人数有点意外是在于数量低于我自己的预期:我自己就是湖北人,复工之初用人单位都要求提供检测报告才允许出省,有些地方甚至不承认湖北省的检测结果,按道理加上重复检测的数量应该很可观。不过也有可能是其它不太严重的省份没有开展大规模的检测导致检测数量偏低。无论哪一种情况政府部门愿意公布检测统计结果算是一个好的进步。第二个消息是近期国内对于教育有了一些正面反思的声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最近报道出来的顶替他人上大学事件。真心希望教育部门能够在这一波舆论压力下做出一些重要改革。
這類官方統計數字,國際媒體的記者求之不得,因爲很容易把數字玩弄“解讀”一下,水出新的文章來。而且絕大多數人對數字有非理性的崇拜,經常無條件地接受為事實真理。就算是行内頂尖的專家面對可疑的統計結果,如印度的GDP,頂多也只能簡單加上一句“可能有偏差”的警告,在進一步的比較和討論時,還是只能用上“權威”數據。

中方對無關國安的統計資料,應該展現出一點自信,沒有明顯理由要保密的就公開出來。要注意的是,中外的統計規則可能不一樣,例如中國的GDP和美國相比,就嚴重低估了住宅的貢獻。這裏美國檢測新冠報告的是“人次”,亦即同一個人(例如醫護人員)可以接受幾十人次的測試;中國發佈數字的時候,應該把編纂數字過程中所做的類似選擇也列出來,尤其是可能必須和國外做比較的東西,要先想想會不會引起誤解。

我注意到博客這裏有關教育的評論,引起了特別大的共鳴,應該是因爲這事對民衆切身相關,政策的優劣大家多年來在潛意識裏都有體會。一旦問題的核心被點明了,正確的結論很容易傳播開來。希望大家繼續努力;中共對來自人民的反饋其實是很在意的,只要能言之成理,在中國推動這種改革要比美國少了很多既得利益者的阻撓。
2020-06-26 01:04 回复
MAXWELL
2020-06-29 20:24
抱歉王兄我之前的留言存在纰漏,我重新整理一下。楼上说的200多名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情发生在山东,山东省的一些官员貌似喜欢拍脑袋做决定,做事荒唐,官僚主义特别严重。之前山东大学为了献媚外国留学生给他们配发学伴闹得沸沸扬扬;今年山东拆村并居闹得鸡飞狗跳,舆论哗然,陈平老师也反对山东政府的做法认为他们迷信美国模式的城市化可以拉动GDP,即使新冠疫情颠覆美国社会,中国经济官员坚定的自由派依然走老路不回头;这次200多名冒名顶替事件山东政府的舆论公关简直一团糟,山东省政府在2018年-2019年查出在2002年至2009年非法获得学历的200 多人,但是现在舆论已经被一些人带歪到这些非法获得学历的事件是发生在近几年,山东省政府连居然最基本的事实都无法澄清,本来在本世纪初社会秩序还有些混乱信息不流畅、网络不发达,出现这种问题在所难免,山东省本届政府愿意主动纠正历史上的过错应该算是一个正面事件,但是发布了一个官八股的通告后就基本躺平等舆论发酵自己成为众矢之的,甚至更荒唐的联系冒名顶替的受害者要她删帖以免影响政府形象。最近动静比较大的有巨富王振华猥亵女童被判刑五年,案件是去年被《新民晚报》曝光的,后来《新民晚报》关于此事的文章被撤稿,网络截图显示,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陆一波要求有关媒体撤稿,王还雇了微博法律大V 做他律师为他无罪辩护。我的担忧某些资本家可以花钱买通舆论领袖为自己洗白,还有某些官僚跟资本家狼狈为奸。2018年滴滴出行的司机强奸杀害女空姐后,广州公安厅揭露滴滴出行一直拒接接受政府接管,滴滴是通过和其他顺风车企业合并垄断市场并通过补贴代金券的方式抢占市场、打击竞争对手,后来滴滴被勒令整改后暂停出租车和顺风车服务,这是一种典型的“没有我张屠户你们谁也别想吃拔毛猪,”当时知乎里有人提到“深夜暂停服务后,出租车服务必然供不应求,打车难卷土重来,拒载议价现象必然有所增加,让人重新想起滴滴的好处”,果不其然之后的确如此,这样一来滴滴的垄断(有报告显示滴滴专车市场份额近80%)以及监管不严,宣传方式泛社交化等问题反而成了次要。我的另一个担忧就是资本家挟民意逼宫政府。这或许就是王兄之前提到过的中国给予资本过多的自由。
我明白你對地方施政謀私利和不作爲的不耐和失望。這其實是官僚體系的普世現象,必須有外來的力量不斷整改。這種力量在直選制度下,應該是由下至上,但是英美實施的結果,是在大幅對外吸血的背景下,仍然無法長期維持效率。在中國體制裏,則必須由上至下,但是在2012年之前馬放南山太久,纍積的問題太多太大,過去幾年的國際情勢又充滿挑戰,難免讓中央高層分心。我們再等幾年,看看是否會有進步吧。
2020-06-30 01:21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0-10-25 16:41
我在今年3月9日於底下的留言中指出,新冠病毒在中國之外的世界各地造成危害,已開始超過在中國造成的危害。如今再看每百萬人口的新冠死亡數,中國是3.4,中國以外的世界是182,大約是中國的50倍,還在上升中,簡直慘不忍睹。就在上星期, Johns Hopkins大學的網頁顯示,中國的確診人數排名世界第51,還在往下降,美國確診人數排名世界第1。對照去年同樣出自Johns Hopkins大學的全球衛生安全指數(Global Health Security Index)排名,美國第1名,中國第51名,又是何其諷刺。回顧2009年的H1N1,WHO從當年6月開始宣告為大流行病 (Pandemic),到隔年8月宣布結束,經歷了1年2個月,全球大約7至14億人感染。依此對照新冠,WHO從今年3月開始宣告為大流行病,往後數1年2個月是2021年5月,到時感染人數也大概率是數億人的量級,還不一定會消停或群體免疫。除中國外,人類對抗呼吸道大流行病的能力似乎沒有進步。
水分子的相互作用,可以用量子力學精確計算,不過一旦大數目的水分子聚集在一起,Turbulence就很難預測了;這些現象叫做“湧現”“Emergent phenomena”。病毒和人體的相互作用,原本就很複雜,然後病毒又能快速演化,那麽再加上湧現效應,要精確預測疫情的傳播過程,自然是很困難的,更別提完全控制了。目前我們能夠理性期望的,是疫苗的廣汎使用能夠逐步壓制疫情。
2021-01-20 06:51 回复
路哥哥
2021-03-06 23:33
中国疫苗接种人数才五千万,占总人数十四亿的3.5%左右,中国的竞争对手比例都比中国高,这样下去别国开放国门了,中国会不会赶不上?目前中国疫苗已经出口六十多个国家,这是能提高中国的影响力,但是中国人需要国际往来也是非常重要的!
新冠病毒還在迅速變異演化之中,當前的疫苗恢復歐美國内經濟活動是足夠的,要全球通行無阻則言之過早。

此外,中國的强項在於Tradable Goods,所以才會有這麽快的復蘇;旅行這事再拖拖,對經濟並無大礙。
2021-03-07 08:07 回复
Wandering Mac
2022-06-02 21:39
最近隨著monkeypox的傳播以及病例的增加,youtube上很多時政頻道開始聲稱NIH和武漢病毒研究所在幾個月前合作研發monkeypox並意欲藉此再次創造大規模lockdown云云。證據是幾個月前據信是武漢研究所內部人員聯合發表的一篇關於monkeypox的研究論文,而中國至今並無monkeypox病例,以及youtube上一個叫John Campbell的頻道(自稱擁有nursing Phd及多地教學經歷)。這些narratives的邏輯相當一致,即elites把控的政府、藥企與曾造成covid outbreak的武漢病毒研究所狼狽為奸,妄圖繼續pose lockdown來壓制民眾自由,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論文與3個月前發出後monkeypox便在非洲及歐洲爆發,時間非常巧合云云,諸如此類。 我自己本身並非醫學專業,難以準確判讀各篇論文的真偽,也難以判斷這些narratives都大力引用的John Campbell的專業性及integrity。只是這種有罪推定讓我想起來去翻看王先生快2年前寫的有關covid的這篇博文時有種即視感。雖然很在意這樣的narratives會在國際外交上產生什麼影響(儘管我本身缺乏邏輯來論證與預測),但還是不由感嘆絕大多數人是多麼容易被煽動情緒並選邊站隊互毆,無論是基於偏見抑或(被人為製造的)恐懼;而事件最核心的話題,無論是病毒的客觀屬性(monkeypox,covid),或者國際貿易與供應鏈的客觀數據(貿易戰,對俄石油禁運),反倒極少有人能客觀及持平地講明白。就連專家們,基於他們的偏見和立場,也常常大言不慚地掛著專業名號講出和專業及客觀事實完全相左的胡言亂語,這些比他們文章底下的讀者們喊打喊殺的留言對事實和真相造成的腐蝕更大。
純粹造謠。

我反復解釋邏輯辯證的正當規則(亦即正方必須提供强力的事實證據和完整的邏輯推演,反方則必須明確指出對方在事實和邏輯上的謬誤),就是可以簡單過濾這些謊話、蠢話的準繩。當然不能指望普羅大衆做到,但是我能多教育一個理性知識分子,對國家和人類都是實打實的貢獻。
2022-06-03 02:37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2-06-20 13:38
我注意到一篇論文《BA.2.12.1, BA.4 and BA.5 escape antibodies elicited by Omicron infection》(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2-04980-y )發現感染Omicron BA.1 後獲得的抗體己無法有效抵禦BA.2.12.1、BA.4、BA.5等新流行變種,因此目前針對Omicron開發的疫苗很可能還沒廣泛施打便已失效了(指無法防止傳播)。請問這是否表示快速研發疫苗對抗新冠的策略已不可行,而應更重視以有效率的檢測和隔離來防止傳播,再改進治療方式來降低死亡率?
不止一篇,目前有好幾篇論文顯示舊版新冠和Omicron之間的免疫反應交互影響,和常識預期有很大的差異,但還都是早期的初步結果,有些互相矛盾之處。不過你懷疑的那一點,亦即用Omicron來做疫苗並無更高效用,的確是一個可能;下一步應該仔細檢驗Omicron版的mRNA疫苗是否也失效,實驗結果大概很快會出來。
2022-06-20 18:27 回复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