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國際】【政治】21世紀之民粹

2019-06-04 11:20: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27091235



人類進入21世紀之後,民粹主義之興起成爲世界許多國家的新趨勢。而這個現象背後的主要動力,正是我一再提起過的21世紀國際社會所面臨的三大問題:貧富不均、氣候變化、和霸權交替。

其中,貿易全球化以及中國的崛起和產業升級,使得歐美等先進國不再能獨占工業革命的紅利。以往把第三世界當作廉價原料來源和高價產品市場,從而將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内建的財富集中趨勢,外泄為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現在不再有效。於是這些先進國家,紛紛經歷了百年首見的中產階級退化現象,引發民衆的普遍焦慮和不滿,形成了右翼民粹的溫床。

但是因爲過去半個世紀,這些國家的財閥對政治、輿論和社會組織,進行了深刻的洗腦與改造,20世紀中期的福利政府和社會主義思想,已經被徹底滲透、分裂而且閹割。左派被財閥主控的大衆媒體誤導,逐漸流於各式各樣不食人間烟火的形式主義,從而喪失了自己在群衆眼中的公信力。當氣候變化這樣重大的經濟議題(氣候變化不是道德問題,而應該是人類經濟整體優化過程的一部分,我在前文《有關環保和全球暖化的幾點想法》已經詳細解釋過了)被財閥有意忽略的時候,左派也只能繼續玩弄罷課、游行之類的自嗨花樣,形成了另一類的民粹。

歐美財閥主宰内政外交,得以追求最大利潤的結果,是使其國内經濟去工業化。再加上美國在冷戰勝利後得意忘形,自以爲是人類歷史的終結,於是在21世紀的開端做出很不智的極度戰略擴張,隨即被打回原形,並且因爲過度金融化而發生了百年一見的經濟危機。其後不可避免地進行了戰略收縮。在這段虛耗、收縮、然後Trump上臺又開始虛耗的過程中,美國基本忽略了自己做爲世界霸主的責任,在有繼任者上位之前,就已經放棄甚至主動拆除了原有的國際規則。其結果是第三世界的區域强權有了對内對外的自由行動空間,既有的民粹趨勢得以凝聚發酵。

在進一步研究這些細節之前,我想先明確定義民粹是什麽。民粹一般被翻成“Populism”,也就是迎合一般民衆(Populace)的喜好。這裏的“一般民衆”是與“菁英”(Elite)相對而言,所以其實是Plebs(賤民)的婉辭(Euphemism)。不過這個原本的定義太過廣汎中性,在21世紀(尤其是菁英媒體)的實際使用上,民粹這個詞匯帶有强烈而明顯的負面意義,所以我認爲應該更精確地說,民粹是迎合群衆的非理性喜好,也就是我在前文《談損人不利己》中詳細解釋過的各種損人不利己的意願。

當我們加上“損人不利己”這個額外的衡量標準之後,就會發現像是北歐的環保,或是東歐的反穆斯林移民運動,都不是真正的民粹,至少不算是真正糟糕的民粹。貨真價實的21世紀民粹,主要有兩個類別,第一類浮現在去工業化嚴重的先進國家,以英美為代表;第二類則發生在新興的半工業化區域强權,築基於它們内部傳統文化的偏執,例如土耳其和印度。

在本文開端,我介紹了近年來民粹在全球興起的背景,但是那只是產生民粹的基本動力。民粹要走上極端非理性的損人不利己路綫,即使在原本就欠缺理性思考能力的社會裏,仍然不是件易事。畢竟這種政策路綫内部的輸家也比贏家多,受損失的人自然會發聲反對。所以必須有能夠控制輿論的力量在幕後推波助瀾,特意將群衆的怨氣或愚昧引導到預先設定的方向上。換句話説,這些民粹從國家民族的整體觀點來看,固然是損人不利己,但是細看之下,真正主導的内部勢力,依據的仍舊是損人利己的利害關係。

以美國爲例,目前的對外貿易戰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傻事。做爲民粹選民的典型,鄉下農民反而是最吃虧的。但是幕後操控輿論、製造“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的,卻是像Fox News和Sinclair Broadcast Group這樣的玩家,他們都從貿易戰受益。前者是全國聯播網,由Rupert Murdoch掌控,後者則是美國最大的地方電視臺控股公司,由Smith家族操縱。兩者都沒有國際貿易之類的生意(雖然Murdoch是澳洲人),他們代言的也是同樣不依靠跨國貿易的國内財閥(亦即“土豪”)。

Trump所代表的,正是這群土豪,以及受他們洗腦的民粹選民。傳統的國際財閥,例如Koch兄弟,雖然也堅持右派(Conservative)政治理念,要求減稅和免除監管,但是對關稅極爲排斥,所以對中國的鬥爭手段,反而和民主黨相似,選擇的是“軟實力”戰略。只有土豪,原本就只在乎國内市場,也沒有外包生產的需要(例如房地產、媒體、礦產等等),美國的自貿協議越少、貿易壁壘越高,他們的獨占性越強,利潤也越加豐厚。

英國的脫歐,一樣也是民粹被有意導向仇外的結果。臺面上固然也是一批只顧炒作自己知名度和收視率的專業政客和媒體人,幕後出錢出力的同樣是國内財閥。不過英國的去工業化比美國還要徹底,能因貿易上孤立而獲利的人更少,稅法也還沒有如同美國一樣,改成優厚富人的累退性(Regressive)稅率,所以這裏英國國内財閥的考慮有所不同:不是爲了提升自己的獨占性利潤,而是為了從歐盟獨立出來,才能自由削減福利支出,並且可以在稅法上留下財閥專享的漏洞。

歐盟在近年開始壓迫瑞士等傳統域外避稅天堂,要求它們必須配合查稅。這對普遍繼承祖上多代財富(Old Money)的英式階級社會,造成很大的新威脅。讀者如果去研究脫歐主帥Nigel Farage對脫歐成功後的政見計劃,就會注意到他在金融(英國的第一產業)方面,主張模仿新加坡(他不敢用臭名昭彰的老牌避稅天堂為例子,其實新加坡和香港的法規,比起Cayman來不遑多讓),全力保護銀行秘密(Banking Secrecy),希望把倫敦變成富人藏錢的好去處。這個辦法,與倫敦現在做爲歐洲金融中心的生意需求剛好背道而馳;因爲倫敦的金融生意是Investment Banking和Commercial Banking,而不是Private Banking;前者需要政府監管的透明性,後者才是見光死。Farage在這個細節上,泄露了他堅持脫歐的實際動機。

土耳其的民粹運作,和英美有根本性的差異:美國的宗教迷信,基本只是土豪忽悠選民的手段,在土耳其,因爲國民的教育水準更低,它的民粹可以完全築基在宗教上。原本土耳其國父Kemal堅持反對宗教迷信,認爲它是現代化的最大精神障礙,所以歷代共和國政府都堅守世俗化原則,對宗教人士參政嚴加監管。這給予了野心政客和宗教狂熱分子一個共同的努力目標。

在1970年代,年輕的Erdogan加入了備受軍政府打壓的宗教性政黨。1980年代,一個叫做Gulen的Imam(伊瑪目)開始轉投入社會福利工作,尤其是廣建學校。土耳其的公辦教育水準很低,私立學校卻極爲昂貴,原本只有上層社會才能享受。Gulen所建的學校水準高、費用低,為很多聰明的貧困學子,帶來前所未有的高等教育機會;但是這個機會是伴隨著宗教性洗腦而來的。隨著Gulen網絡的畢業生進入政、教、軍、警、商、法等等職業,原本是絕對世俗化的土耳其菁英階層開始了量變而後質變的過程。

在1990年代,Erdogan贏得了一系列的地方性選舉,Gulen成爲他的天然盟友。2000年代,Erdogan當選總理,Gulen黨徒在他清除軍方世俗派勢力的過程中,出力甚偉。雖然後來兩人爲了奪權,反目成仇,但是土耳其近百年的世俗傳統已經被消滅殆盡。宗教性民粹成爲既有的主流,即使Erdogan下臺或Gulen過世,都將繼續主導土耳其在可見未來的所有内政和外交走向。

印度的故事,幾乎是土耳其的完整翻版:Erdogan變成Modi,軍方換成國大黨,伊斯蘭換成印度教,Gulen黨換成Vidya Bharati,只不過去世俗化的發展時間晚了大概十年左右。這裏Vidya Bharati已經成爲印度最大的私立學校網絡,它和Modi所屬的政黨BJP同樣是RSS的分支,而RSS則是成立於1925年,致力於Hindutva(印度教至上)的非政府機構,在英屬時期,被視爲恐怖組織。印度獨立之後,暗殺Gandhi的就是RSS。

Modi剛剛在今年的大選,出乎意料地大獲全勝。我想很多旁觀者都沒有注意到,Vidya Bharati從根本上改變民意和權力結構的作用有多大。印度與土耳其不同,它與中國接壤,體量又大,它走土耳其式的宗教激化路綫,對中國的未來有更明確而直接的威脅和影響(例如與巴基斯坦開戰的可能性大幅增加)。然而我在中國智庫的產出裏,卻從來沒有看到有注意到這一點的,希望這篇文章能夠提醒相關人士。

至於臺灣,更是現代民粹的先行者,既有靠仇外來牟利的無恥政客,也有真心走極端的狂熱分子。最可笑的是,臺獨連自辦學校都不須要,陳水扁把公立學校系統變成謀私的臺獨養成班,八年的馬英九政權居然什麽都不改。天下之蠢,莫過於此。

【後註一】正文裏第二段有關歐美貧富差異化的討論,十分重要。我在幾年前的文章和留言欄裏,有些零零星星的討論,這裏只直接做了總結,但是細節沒有解釋清楚。剛好有讀者問起這個話題,我在留言欄回復得比較詳細,乾脆在正文也附註一下:

Piketty的結論,是大資本家每年的稅前資本利得,在和平時期必然高於GDP成長率。以往歐美獨霸世界的工業產值,那麽因爲GDP成長率夠高,大資本家還勉强可以同意通過纍進稅率、工人高薪和福利政策,來使稅後資本利得接近GDP成長率,結果是貧富極端化還不明顯。

在1960-70年代,因爲德、日的復蘇,瓜分了工業產值,然後又有石油危機,石油生產國也來分一杯羹(原油價格基本上是對工業產值抽的稅),英美的GDP成長率忽然掉下去了,這時大資本家就不可能坐視每年只拿2-3%的回報,他們決定盡全力對社會主義福利政策做反撲是必然的(美國的右翼智庫,都是在1970年代初期獲得大筆資金而興起的,游説業的創立,也在同一時期,參見前文《富豪口袋裏的國家》和《大停滯的真原因》)。所以英美資本家對中產階級的殺鷄取卵,其實早在中國現代化之前就動手了,只不過後果因爲1980年代開始的負債消費和1990年代的冷戰勝利紅利而暫時沒有浮現而已。

當然,中國的體量比德日加起來還大得多,對工業產值的瓜分作用也遠遠更强,即使考慮到世界經濟不是零和游戲,總體和長期來説,先進工業國家在21世紀還是必須面對一個更大的負面衝擊。例如法國的GDP成長率,現在每年是1%左右,意大利則基本是0%,他們的資本家怎麽可能接受這種資本利得呢?一旦他們繼續想辦法拿他們的5%,那麽工人的收入自然不可能增長了。

原本民主黨的“軟實力”戰略,就是築基於這個矛盾之上,要聯合歐日等老牌工業國來圍堵中國。但是Trump所代表的美國民粹,只看到自己手裏的霸權,然而這是一個不同的矛盾,是霸主和所有其他國家之間的鬥爭。所以Trump幫助中國轉移了國際鬥爭的本質,是中國真正的戰略機遇。

【後註二】今天是2019年八月15日。Modi在幾天前修改憲法,取消了印控kashmir的特殊地位,並且啓動了嚴格的戒嚴。其目的,在於開放Kashmir給印度教徒殖民,以期完全取代既有的穆斯林人口。隨後巴基斯坦與印度士兵在Kashmir分隔綫發生衝突,互有傷亡。

這正是我在正文裏預言的,隨印度的政治和社會產生宗教激化之後,必然會有的内政和外交上的妄動。中方應該有所警惕,妥為預置方案,準備好因應印度將有的一系列挑釁。

【後註三,2022/06/10】三年前我在這篇正文中,解讀了Trump和建制派的對立,代表的是地方土豪和國際財閥之間的利益衝突;但這兩者在打擊中國、維護霸權這個目標上卻是有一致共識的。今天看到這篇社論(參見《在中国问题上,跨国金融资本与西方产业资本找到了“共同语言”》),基於同樣的觀察,做了更詳細的闡述和演繹,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對照參考。

42 条留言

世界对白
2019-06-04 13:28
前有柯P,朱立伦,赖清德,韩国瑜,后有蔡英文和郭台铭(答应约战)台面上的政治人物选举时都纷纷上一个满嘴脏话,前社团成员——馆长的直播节目,台湾怎么了?
臺灣政局的細節運作,還真不是能用理性分析的。
2019-06-04 23:55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19-06-04 14:22
說個題外話:請問王博士如何評價我這種頂層設計的公有制房地產制度?★房地產制度應該如何做頂層設計才符合「社會主義」http://blog.udn.com/rinoalove486/127091879
房地產和稅制,都非我所長。
2019-06-04 23:57 回复
爱妮
2019-06-04 14:44
现在,欧美的民粹主义只是表像,问题的根源就是资本主义必然造成二极分化,本质就是个阶段矛盾,不可调和,这在马克思的资本论已经有定论了。美国与西方国家不一样的地方,它是全球帝国主义,帝国主义的本质就是侵略性和殖民性,所以,川普发动对中国及他的盟友贸易战和关税战。本质就是美国经济危机还没有从2008年里面彻底走出来,美国的股市是被华尔街那帮金融大鳄吹出来的假像,而下一场经济危机不远了,所以,美国才如此不顾一切搞贸易战。至于土耳其本来已经开始走向工业化和世俗化,走了一半了,结果由于欧美民粹主义抬头,又加上和俄罗斯搞一起,使得Erdogan开始向宗教性转变提供机会,梦想恢复奥斯曼帝国。印度这个国家比土耳其更复杂,社会结构还是前现代的,却使用了一个现代西方的政治制度,严重水土不服。种族主义,宗教、阶段矛盾,贫富差距,腐败等这些矛盾交织在一起,严重阻碍印度走现代化。现在的Modi是个激进宗教份子和民粹份子,上次那个洞郎危机就是听美国的挑衅搞出来的,最后,被习近平化解了,后来Modi也知道上美国当了,改善了与中国关系。印度与中国打仗根本不是中国对手,印度还有一个命门在中国手上,就是印度的鸿河很大部水资源控制在中国手里,这前闹洞郎危机,中国不提供水资源给印度了,他急了。巴基斯坦本来就是中国用来与印度博弈抓手,几十年的冲突了,爆发全面战争可能性很小。台湾,哎,悲哀。已经被国民党,民进党的无耻政客玩死了。台湾没有希望了,只有统一后,台湾才能重生。 现在台湾的危机是菜英文里面一些政客与美国川普极右翼构结,很危险,极有可能爆发战争。6月2号中国的国防部长已在新加坡香山论坛发出最严厉的警告,这已经是军队方面最高代表在国际上公开发言了。如果等习近平和新华社发言,那基本上就是武力打了。台湾人完全不知道危险。台湾好字为之吧
中國躋身產業鏈頂端,威脅的是所有先進工業國。美國帝國主義,卻是世界霸主和所有試圖分享國際治理權力的國家之間的鬥爭。兩者不但不是同一回事,而且是中共國際統戰必須特別分辨的,不應混爲一談。

土耳其的宗教民粹,和俄羅斯一點因果關係都沒有,兩者的合作,純粹是一起纘美國霸權衰退的空擋。

洞朗危機背後印方的政治考慮,目前沒有什麽明證,不應該拿網絡上的謠言當作事實。
2019-06-05 00:06 回复
貓靈子
2019-06-04 20:02
依據個人的信仰-真正的天道本來就是弱肉強食,所謂天生天殺,道之理也!但是沒有智慧的人,常常看到的只是天殺(把弱者宰了下飯)的一面,沒有看到天生(把弱者養肥了再殺)的一面,像床鋪那老渾球,就屬於前者-典型的沒有腦子的領導。  真正的社會結構是由頂級菁英-中產階級-平民階級(含窮人)所組成,一個穩定的社會結構一定是中產階級最多,配合平民階級以及極少數的頂級菁英所組成的扁平化的組織,這就是能讓社會生產力發揮到最大的均富社會。相反的,若中產階級急速向下墜落,頂級菁英所控制的社會資源與財富快速增加,整個社會就會往巨富與赤貧兩極分化,成為國家發展最為危險的一種結構,也會是人民發動革命的淵藪(明朝就是如此完蛋的)。  其實不管是哪種社會結構?社會真正的宰制者還是少量的頂級菁英(這裡的精英指的是社會地位,非指才智),問題是有智慧的菁英會選擇扶植貧民成為中產階級,貧民變有錢了,其實才更有利於這幫菁英的長期剝削,這和把豬養肥了再殺是同樣的道理。反觀沒智慧的菁英,只懂得竭澤而漁,把許多中產階級一頭牛剝幾層皮,變成貧民,日後就不能再繼續剝削了,因為他們的錢袋子都被掏空了。  從某方面來講,歐美會有人反中的主因,可能就在於中國的崛起和產業升級,使得歐美不能獨占工業革命的紅利。以往把第三世界當作廉價原料來源和高價產品市場,從而將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内建的財富集中趨勢,外泄為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貧富差距,現在不再有效。一言以蔽之,中國對內部以及對第三世界盟友的基建輸出式的扶貧舉動,擋住了歐美上層資本家的財路同時也加劇了這些國家內部的財富分配矛盾!
Piketty的結論,是大資本家每年的稅前資本利得,在和平時期必然高於GDP成長率。以往歐美獨霸世界的工業產值,那麽因爲GDP成長率夠高,大資本家還勉强同意通過纍進稅率、工人高薪和福利政策,來使稅後資本利得接近GDP成長率,結果是貧富極端化還不明顯。

在1960-70年代,因爲德、日的復蘇,瓜分了工業產值,然後又有石油危機,英美的GDP成長率忽然掉下去了,這時大資本家就不可能坐視每年只拿2%或3%的回報,他們決定盡全力對社會主義福利政策做反撲是必然的。所以英美資本家對中產階級的殺鷄取卵,其實早在中國現代化之前就開始了,只不過後果因爲1980年代的負債消費和1990年代的冷戰勝利紅利而暫時沒有浮現而已。

當然,中國的體量比德日加起來還大得多,對工業產值的瓜分作用也遠遠更强,即使考慮到世界經濟不是零和游戲,總體和長期來説,先進工業國家在21世紀還是必須面對一個更大的負面衝擊。
2019-06-05 00:51 回复
人類歷史的終結
2019-06-05 01:49
21世纪问题还应该再加一个,就是伊斯兰化问题。伊斯兰教本质是政教合一的神权战争文化意识形态,是一种军事组织,把穆斯林置于高人一等的特权地位,宣扬仇恨杀戮,视异教徒为低劣的异端,和任何文明都没法共存。一旦穆斯林人口达到一定比例,就必然出事,除非强制其接受正确价值观。民粹问题不好解决,精英贪婪自私,官不封建吏封建,财团资本家获得巨大的利益,倒霉的却是底层老百姓,精英必然想办法转嫁,比如洗脑式宣扬。
我覺得伊斯蘭是西亞、北非和歐洲的局部性問題,其範疇還沒有到與其它三項并駕齊驅的程度。

是的,民粹之難解,和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也有關係。我其實繞著這個議題寫了很多文章了,到現在才終於直面這個話題本身。
2019-06-05 02:25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19-06-05 04:19
皮凱提的假設和模型是有重大瑕疵的,其實在社會生產關係不平等的作用下,而生產剩餘價值(利潤)是資本主義系統唯一的目標,資本投資於實體經濟可以用來促進生產力增長但不是必然,投在金融資本投機或是房地產的地租皆不可能讓實體產出變大,其實資本積累是一個動態的過程,資本有機構成C/V提高,剩餘價值率M/V不變,而利潤率下降是一個資本積累的歷史趨勢,因為利潤就是用來擴大下一年投資的資本積累額,而這個資本積累額對總資本的比率就是利潤率 (不考慮資本家消費) 皮凱提確認為因為 公式一 K/Y * r = α總資本所得佔國民所得的比重 符號表示 K/Y=資本收入比 ,R=利潤率 ,G=經濟成長率 ,K=資本存量,Y=國民所得,S=儲蓄率,I=△K=投資 因為 S= 儲蓄率或投資率=I/Y=△K/Y G=經濟成長率=△Y/Y=S*△Y/△K 假設儲蓄率S不變,那麼可以推導出K/Y長期會收斂到如下公式 公式二K/Y = S / G △Y/△K =資本的邊際產出 這個變數是最後隨著總投資的增長而下降的 因為會面臨規模報酬遞減的階段(資本邊際生產力遞減法則) 那麼在R>G是資本社會的常態情況下利潤佔總收入的比重α會增加 他沒有得出資本不可能有產出,也沒研究資本的利潤從哪裡來的?因為這是勞動者從生產過程中被剝奪的剩餘價值這樣的結論,連古典政治經濟學家大衛‧李嘉圖都得出更科學的結論 ,資本的利潤分配本身是和資本量的多寡成正比,既不是和勞動的多寡成正比 ,也不是和貢獻量的大小成正比,相同貢獻量的人 ,有不同資本可以有不同的利潤,只是因為有錢就可以用錢賺錢,因此資本一定會往最少數人集中的馬太效應,資本主義本質上就是不穩定的系統,社會民主主義並沒有消除生產資料私有制... 也就不可能消除 1.社會的生產資料私人佔有 和2.社會整體勞動分工創造之間的不可調和矛盾 1.和2.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因為要求生產資料被私人佔有 資本卻是社會整體的勞動分工創造
這些理論細節並不影響他結論的正確性,因爲有以千計的事實證據支持它,所以實在沒有必要去吹毛求疵。
2019-06-05 06:53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19-06-05 06:45
人民網有一篇馬克思恩格斯論中國http://theory.people.com.cn/GB/179412/185924/185928/11344858.html其實在160年前馬克思已經預測將來世界的中心,會從地中海轉移到大西洋,在轉移到太平洋和亞洲他沒有抱著歐洲中心論的視角來看待中國和印度,當時世界1/3~1/4人口在中國而他預測中國的資本主義革命推翻封建專制清王朝,很可能造成中國工業生產的巨大成長最終導致西方世界的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資本家開闊世界市場就要不斷擴張,那就會改變這個國家的傳統最終把中國也變成資本主義工業大國,那資本相對生產過剩無法實現剩餘價值的基本矛盾還是沒解決(也永遠不可能解決),那可能引起西方革命
我從來沒有去細讀馬克思等人的著作,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2019-06-06 02:37 回复
南山臥蟲
2019-06-05 12:10
看到王兄後來在附注中提及的,歐美統治階級對中產階級殺雞取卵的做法--剛巧,看到另一篇長文,亦有類似的提法,且其分析也有當下案例印證的意義(該文在後半部,主要是分析白左的道德光環和實際功用,亦有一讀之價值)://在法国马克龙以环保和减少温室排放的名义对平民阶级提高燃油税,以便获得更多财政收入养活他们喜爱的黑人和阿拉伯人,但是却不对自己征税——旅游业把法国城市的房价推得很高,但是精英阶层依然有财力在城市中心购买住房,真正需要每天长途通勤勤奋的去工作的都是法国最好的百姓,法国白左就是对这些人征税。//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24662&s=fwzwyzzwzbt左派右派的今与昔
看了那篇文章,覺得講18世紀的那部分還可以,講21世紀的東西就太過武斷,沒有足夠的事實根基。
2019-06-06 02:36 回复
人類歷史的終結
2019-06-05 17:06
伊斯兰教会引起意识形态对立冲突和政教冲突,这远比世俗利益冲突难调和。伊斯兰教已经适应中南部非洲的炎热,北美,澳洲,东亚,俄罗斯,欧洲,南亚,比如斯里兰卡,穆斯林人口出生率都是很高的,在加上移民,穆斯林扩张呈全球化趋势。这些地区穆斯林人口会越来越多,伊斯兰化是一个慢性病,随着人口比例的改变,这个病会慢慢的显现出来,新西兰枪击案和斯里兰卡恐怖案就是例子。所以,把伊斯兰化选做21世纪第四个大问题,这并不过分。媒体虽多,但是大多数都站在精英利益最大化的角度去看待问题,言论自由,但是最终执行的政策都是对精英更有利的,而且鱼龙混杂,大家很难辨别是非曲直。理性被不理性淹没,客观被不客观取代,社会都被短期利益所诱惑,更可笑的是很多人还有圣母婊式的救世情怀,这是一个大麻烦。
我覺得因爲中國會成爲21世紀世界的中心,而伊斯蘭並不對中國有太大的威脅,所以真不算是個世界級的難題。

公權力是必須有的,但是掌握公權力的人如何不夾帶私貨,永遠都會是人類政治的根本問題。我以前已經提過,指望有一個制度能解決這個基本人性問題是不切實際的,必須靠有理想、有能力的人站出來為公衆發聲出力。
2019-06-06 02:35 回复
無知者,無畏
2019-06-05 18:50
原來是不同的利益集團在台上表演!謝謝王兄舉出的美國,英國,歐盟,土耳其和印度及台灣的民粹問題的產生。特別是有關美國以當地土豪(地產,傳媒,礦業等)為代表的非全球化受益者主導的針對中國的貿易戰問題,讓我瞬間明白了困擾我相當長一段時間的問題(為什麼在國會諮詢業界的時候,那麼多人強烈反對針對中國發動貿易戰,而這個貿易戰還是照常進行?),非常感激!我歷來深信,“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美國針對中國的這種貿易戰,正如王兄所說,明明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損招,連我這種智商的人都能看到,難道美國哪些高智商的人全是蠢蛋?通過王兄的這段解釋,我總算是明白了,原來是不同的利益集團在主導他們決策機制。美國那些在全球化中獲利的利益集團這次全靠邊站了,本地土豪們站到了舞台中央,所以他們的政策是“去全球化”。
其實美國的土豪在19世紀是主宰聯邦政治的。到1929年的股市出了問題後,也是因爲當時由土豪主導,所以Hoover總統反而大加關稅,這才搞出了經濟大蕭條。

二戰結束,美國稱霸西方世界,國際財團也霸占了聯邦政府的主導權,一直到2016年Trump上臺才被推到一邊去。然而Trump和選他上臺的民粹,並不真是全新的花樣。
2019-06-06 10:17 回复
無知者,無畏
2019-06-06 07:00
去工業化後的必然美國曾經非常活躍和自豪的製造業,在本地員工工資的急劇上漲和工會勢力無限上綱上線以後,出走他方是必然。我1990年後期在NZL的大學修讀《宏觀經濟學》(Macro Economics)的時候,全球化(Globalization)還僅僅是趨勢(Trend),轉眼間就在西方製造業尋求廉價製造基地的願望和中國的改開政策的雙重推動下變成了現實。不可否認,在全球化的實施過程中,中國無疑是受益人(主要受益是,承接製造技術和培養熟練勞動力,但是商業利潤不多,據估算,應該在總體利潤的5%左右,是事實上的被剝削方),可是最大的受益人,是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製造業(自有製造,供應和銷售渠道的巨型製造業,如通用等)和商家(零售業巨擎和其供應鏈),他們才是最核心的利益承受方。全球化以後,留給美國的是什麼?跟台灣比較類似,資金外流,技術外流,人才外流,本地通暢只剩下設計和樣本製造團隊,在全國範圍來看,留在國內的通常是消費者和老弱病殘以及失去工作的高收入工人。這一點,澳大利亞也一樣。而本地土豪們,也就是王兄提到的,房地產,本地食物加工業,媒體,種養業,礦產業等不依賴外部市場的行業,就業相對就比較穩定,所以支持全球化以後的製造業和商業體系的人勢必越來越少。這也是今天主導全球化的製造業在國內失勢的主要原因。他們不得不靠邊站,讓位給本地土豪了。從國家政策面來看,製造業外移以後,勢必造成國內稅收和就業的減少,但是開支負擔都原封不動地留下來了,因此我認為這些國家在國際貿易上趨向保守和通過關稅來增加收入以解決國內的開支問題,是他們解決國內問題的方案之一。澳大利亞的前任總理陸克文曾經試過增加資源稅來調節去工業化以後的稅收問題,但是很不幸,因為礦山都掌握在礦業巨擎的手中,你想加他們的稅?你別幹了吧,很快就被轟下台去了。這個方面,仍然有很多未明了的空間,值得進一步討論。
的確是個惡性循環:國際競爭力差了,產業外移,反而導致民粹興起,使政策更不理性,結果競爭力繼續下降。

要打破這個循環,最簡單的辦法是讓政府有理性和遠見,然而民主制先天就容易民粹,所以其實它不但是霸權國家興起之後的奢侈品,而且是埋葬它們霸權的棺材。美國人老是抱怨中國人作弊,競爭不公平,其實這些不公平的地方,追根究底都是中方的政府效率高、計劃遠,可偏偏美國輿論又不能接受民主制度的劣勢,所以只好扭曲事實或者找無關緊要的小事當藉口。
2019-06-06 07:58 回复
貓靈子
2019-06-08 07:17
  其實不只美國輿論不能接受民主制度的劣勢,所以長期依靠扭曲事實或者找無關緊要的小事當藉口來抹黑中國。私底下為台灣土豪所控制的傳媒業更為嚴重(三民自),他們不顧事實,對中國政府的扭曲和抹黑更為嚴重,可是手法更為低劣,稍微有點眼光都看得出來,只要多出入中國本土幾次,兩相比較,哪個政府有再做事?馬上一目了然!只要智力正常,偏見較少的知識份子應能獲致相同結論。  那來未來要救台灣,除了更改教育政策外,還必須對傳媒業施以整理甚至是清算,才能釜底抽薪解決兩岸在未來思維對撞的危機(最嚴重的情況下,本來非常容易解決的內部矛盾,會升級成民族敵我矛盾),一勞永逸的解決台灣的民粹問題。可惜這是無法依靠和平手段來達成的,這是台灣目前墮落的總根源。
我在正文的最後一段,刻意寫得很簡略,就是要把臺灣兼有美式和土耳其式民粹的細節,留給大家自己想一想,當作業。

你囘答得很好,大家可以當成標準答案來參考。
2019-06-08 08:41 回复
貓靈子
2019-06-08 07:42
其實有長期政治經驗的中國政治家/思想家,完全懂得後世由皮凱提所說的道理,所以他們對於下層的剝削(儒家的說法就是惜用民力)都是有節制的。高等精英如同大魚,以吃平民的小蝦米維生,但每條大魚每日能吃的蝦米該都有限,不能超額(至少不能太超過)。面對蝦群中的積極份子(例如:商鞅,申不害,慎到)等提出的治民手法與政策的誘惑,可以吸取其部分手法,但不能全盤吸收而不在其面上糊上一層仁義道德,這是搞中國政治的潛規則。  能夠符合這條潛規則的,日後汗青史筆上就會被尊稱為:聖君,反之胡搞瞎搞又不懂得遮掩的(如床鋪目前的做法),一頂昏君的帽子肯定如影隨形。  可惜人性是有弱點的,即使是資質優異的君王,為著享受,大多會靠向國家內部的聚歛集團(儒家最早由賢士系統叛逃到聚歛集團的就是四顆十哲中的冉有-還被孔夫子為文痛批),而疏遠賢士集團,最後弄垮的就是國家財政,而國家財政出問題,最後就是國家的方方面面都出問題,這是本貓研究出的安史之亂產生的原因。美國如今的民粹亂象,其根本原因也是國家財政出了問題,讓處事智慧遠比國際財團差的美國本土土豪集團奪權成功,使美帝治下的和平完全亂了套,不能起到世界政府的管理秩序。
中國古代的農業經濟,主要的生產工具就只有土地,所以和平一久,自然土地兼並問題就越來越嚴重,即使有君主和宰相有心改革,基本都注定要失敗。

看中國的歷史,和現代美國還是不太一樣的:爭權的不是國際財閥和本地財閥,而是君主、始終接近權力核心的高層氏族(包括宦官和外戚)、地方土豪、賤民四個階級的互動。例如在東漢末期,董卓興起前後,這個機制非常明顯。
2019-06-08 08:49 回复
人類歷史的終結
2019-06-08 09:04
以独制共,以台制中,不统,不独,不武,不和。美国的台湾战略真真高明。再加上西方对话语权等控制这么厉害,台湾精英又懦弱贪婪投机,台湾民主还处于泼脏水的阶段,还需要时间去成长。所以不能把民粹的原因全怪到台湾内部。随着非西方世界崛起和陆权格局回归,台湾迟早会冷静下来,否则会吃不尽的苦头。我个人认为两岸都在某一个转折点上,希望两岸转折方向都是有前途的。
西方民主制,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一樣,在和平時期只會逐步衰退(前者趨於民粹,後者財富集中),沒有所謂“成長”。
2019-06-09 07:49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19-06-09 13:30
我是覺得如果還要把政治經濟學當成嚴謹社會科學來看待,就不得不批判皮凱提,就應該以嚴謹的邏輯來看待皮凱提的理論,從錯誤的假設和前提出發必然得到錯誤的結論,如同恩格斯在《反杜林論》中指出的一樣恩格斯批判杜林的社會主義是非科學的時候說「觀念是現實的反映一切觀念都來自經驗,都是現實的反映——正確的或歪曲的反映。」「兩類經驗:外在的、物質的經驗,以及內在的經驗——思維規律和思維形式。思維形式一部分也是通過發展繼承下來的(例如,數學公理對歐洲人來說,是不證自明的,而對布須曼人和澳大利亞黑人來說,肯定不是這樣)。」「如果我們有正確的前提,並且把思維規律正確地運用於這些前提,那末結果必定與現實相符,正如同解析幾何的演算必定與幾何作圖相符一樣,儘管二者是完全不同的方法。但是遺憾的是,這種情形幾乎從來沒有,或者只是在非常簡單的運算中才有。」批判2 皮凱提根本不研究利潤從哪裡來的(馬克思認為利潤是生產過程中的剩餘價值,而資本只能轉移價值不可能創造新價值),一個嚴謹的社會科學研究就應該重視細節批判1現在皮凱提假設脫離不了新古典的瓦爾拉斯一般均衡假設(錯誤的前提會得出錯誤的解決方式),根據這個不切實際的假設1.每一個生產者都是消費者、2.沒有資本家和工人階級的差別3.而且假設社會生產只有單一部門即「生產消費資料的部門」而不是兩大部門然後區分資本家和勞動者的收入那就要區分成兩大部類的生產收入研究它們之間的交換關係 生產生產資料的部門I(C+V+M)的總收入和生產消費資料的部門II(C+V+M)的總收入之間的交換關係4.假設所有生產的東西都能夠賣出去而不會發生兩大部類的「比例失調」但是,讓我們更深入地看一下這個問題。一般人以為雇傭勞動是公平交換,似乎公平所要求的,應該是在雙方在平等的條件下有同樣公平的起點。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如果資本家不能同工人談妥,他能夠等待得起,可以靠他的資本生活。工人就不能這樣。他只能靠工資生活;因此,必須在他能夠得到工作的時間、地點和條件下接受工作。工人沒有公平的起點。飢餓使他處在非常不利的地位。可是,按照資本家階級的政治經濟學來說,這正是公平的最高典範。勞動資料——原料、工廠、機器——應該歸工人自己所有!(生產資料公有制)皮凱提從錯誤的假設出發得出要徵收「高額累進所得稅」這個結論和解決方案,卻不知道資本主義如何運作,以及他的妄想(改良主義)不可能實現
我再說一次:我對寫論文或者叠床架屋的理論建構沒有興趣,我的態度永遠是基於所有可驗證的事實,用最少層次的邏輯,追求達成最大程度自洽的認知。我相信這是要做出準確預測的最佳方案。

Piketty幾百頁的論述,絕對有錯誤或不足的細節,但是他的主旨(亦即資本報酬率和GDP成長率之間的關係)是被事實反復驗證,所以沒有疑義的。
2019-06-10 01:53 回复
膠柱鼓瑟
2019-06-29 15:30
午夜妙想老實講我從川普一上來退出TPP和修牆蓋一個「自我孤立的長城」開始,就有一種怪異感覺,川普會不會根本是一個被漫長扶植起來的中國間諜?? 他所有作為會不會都是一種「小打大幫忙」演的一場假戲貿易戰,其實目標是打歐日其他所有國甚至印度東南亞,而更深層又跟貿易經濟無關,而是要毀美國自己。但不能只打別國卻不碰中國,戲太假,所以要中美嘴上先大打,聲勢造出來,結果共產黨反而成了世界自由貿易捍衛軍的總司令,何其諷刺。而且在承平時期就以一種鬧劇形式把美國最大的牌用掉了,那武力攻台時美國還要用啥牌?牌這種東西,邊際效用遽減,用過一次再用就難了。其實2017年3月30日佛里曼在紐約時報就有登一篇小文,說川普根本是「中國幹員」而他用(agent)一詞,可翻成幹員也可翻中國代理人。但之後這小文章沒引太多討論就不了了之,之後大鬧的反而是通俄門。只能當成我午夜夢迴的奇思妙想吧,要是真有這種事,那真是世界史上最偉大的一場戰略級「超限戰」,川普也將成為史上最傳奇的商人,人生最後談成了最強一筆交易,買賣了整個世界。
這種想法,很多人都注意到過。但是如同我在舊文裏談Hitler的時候一樣,戰略愚蠢的領導比間諜還要糟糕。Trump和他那些佔美國人口40%的鐵桿粉絲,只不過是真的很蠢而已。
2019-06-30 21:37 回复
游客 越雷
2019-06-30 01:02
胶柱鼓瑟朋友,我开一个很不礼貌的玩笑,你的结论很匹配你的名字。那么玩笑就此结束。我有个想法,想问问大家的:半年前,我在王先生的读者群和其他读者朋友讨论电动车在未来二十年会不会有较大的占比,大陆的读者都认为二十年后电动车应该会占机动车(准确的说是汽车外形的车,毕竟电动车没有排气口,应该不能叫汽车)数量的百分之二十,但是台湾和在欧美的朋友却认为“不会比现在多卖多少”,后来才发现:①台湾没有普及充电桩(顺便说一下,我那时才知道,台湾的摩托车多是因为电动自行车充电也不方便,要拎电瓶上楼才行,江苏扬州在05年出售的住宅配套的自行车车库就自带插座)②大陆油价是7-8元人民币每升,美国油价是它的一半左右(群友是这么说的)。上面这个例子是因为我想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川普对中国的贸易战确实给了中国不小的压力,也确实有些行业被打压。胶柱鼓瑟先生的想法,有点像去年10月的我:因为大专生活比较空闲,所以开始关注国际新闻,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如何如何,现在才知道当时自己是多么无知。
中美貿易戰,短期必然對中方有嚴重的傷害,長期可能是大大的好事,但是這是假設中方采納最優解,亦即利用這個機會,重點扶持真正本土的高科技工業。實際上,中級官僚水準參差不齊,地方政府更喜歡損國利己,所以大概不會完全達到最優。

另外,我寫文章探討現代世界的現象,不同的讀者隨年齡、專業、心態等等的不同,會有不同的領悟和意見。只要是虛心研究真相,我就歡迎來發言。請互相尊重,不要亂貼標簽。
2019-06-30 21:47 回复
南山臥蟲
2019-07-02 10:16
//利用這個機會,重點扶持真正本土的高科技工業。實際上,中級官僚水準參差不齊,地方政府更喜歡損國利己//嗯,L先生近兩年來,不斷強調金融改革,尤其是銀行對中小微企實體經濟的扶助,而非一味投去地產和理財產品。所以,他甚至指名道姓說了一些對口的融資放貸平台,希望政府加強扶助(當然,有沒有他個人的利益關聯,我也沒問)。其實,若有利國利民之心,但又想繞過各個地方的中低層愚貪不作為的狗官(他們配的上這一名稱,敝港中聯辦裏都一大把),其實把一大筆錢(例如50-100億人幣)放進這些對口銀行裏,就當一般存款好了,讓銀行再放出去,這也可以吧--似乎是最順其自然,最不費勁的做法。
我覺得這種“微貸款”方案,構想很美,執行卻很難。非洲和南亞的幾個嘗試,在得了一堆國際獎項之後,無一例外在三四年内就破產,包括上個月剛停業的一個孟加拉機構。

其實原因不難理解:要分辨一個貸款戶是否能夠還錢,需要懂經濟金融的人才,花不少工夫才能研究完成;這個交易成本是固定的,不隨貸款金額大小而變動。所以銀行提供貸款,先天就是金額越大、效率越高。一旦爲了社會政治理念而强迫反其道而行,那麽自然無法負擔這個交易成本,結果必定是有過高的違約率,從而入不敷出。

中國在這方面,一直是依賴國營銀行的獨占性,由央行做政策性要求,强制增加對中小企業的貸款。那麽因爲貸款數額仍然不是太小,而且國營銀行的人工成本比較低,所以負面效應還可以忍受。如果真的照抄外國的微貸款,那麽後果反而會是金融危機。
2019-07-03 21:07 回复
南山臥蟲
2019-07-04 08:38
內行,一矢中的.其實有點像高鐵的訂價個案,規模夠大,加上其他邊際利益(國家級)、整體社會效應的考慮,所以還可以實行。我有位朋友,在大陸的所謂股份制商業銀行裏工作了幾年,似乎就是因為低成本(都是以村鎮县的本地員工為主,工資都比大城巿低),所以表面上看經營得還算不錯(具體來說就是包商銀行)。像這樣的銀行,是否值得支持呢?我的想法可能比較簡單--讓利。放存款進去,但收取較低的利息,其實就等於間接捐款給國家和社會了。還有,如果連這條道也走不通,又如何能支持實體經濟呢?或者,只能以國家指揮棒指導大型國營銀行,以平均低成本的優勢,去作相對而言是高風險的放貸了。(問題有點大,王兄有精力、有心情才回覆吧,一切保重,留得青山在)
Micro-Lending這門生意屬於商業銀行,我的專業卻是在投資銀行的交易所設計上,所以只有原則性的了解。它在執行上遇到的困難,過去十年有零零星星的新聞報導,我注意到了,也深思過其中的緣故,才答得出你的問題。至於要怎麼改進,這是世界級的難題,我不是最有資格解決它的人。
2019-07-04 20:34 回复
游客 越雷
2019-07-14 11:23
王先生,我有一个奇妙的想法:经济危机大约十年一次(大陆的历史教科书直接把这个当做结论教给学生了,不知道王先生觉得这种直接教的教育方式好不好?)像是川普这样在经济危机前夜上台的美国总统,能不能在自己任期的头两年像炸堰塞湖一样先引爆危机,能解决最好,不能解决,那也比在自己任期过半的时候,经济危机来了要好。请问王先生,这种做法有没有可行性?顺便问一下,王先生,有人在过年期末向您推荐的《流浪地球》您有没有去看?那是一部名副其实的优秀作品。
美國在二戰後的經濟周期,原本是比較有規律的5-7年,但是冷戰結束後有一波全球化過程,美國内部的通脹壓力得以藉外力紓解,周期也就增長到10年左右。

西方民選制度下的政客,一般是用減稅、減息、印鈔和貨幣貶值這些手段來人爲吹大泡沫,希望把破滅的時間延遲到他們退休之後。當然如此一來,其結果是經濟危機更爲嚴重。

我沒有看《流浪地球》,但是兒子看了,他説比漫威的電影還幼稚,勸我不要浪費時間。我讀《三體》斷斷續續三年了,現在總算看到第二本,覺得還不是太糟糕,就是對物理和數學的描述,只有大學工科一年級生的程度;邏輯的破洞太多,讓人無法融入;人物的心理和個性也很單極,不是故事裏頂尖戰略人才應有的複雜多面。總之,劉慈欣的長處在於想象力豐富,對一般讀者來説,很有娛樂性。但我不是一般讀者;一本書裏每隔三四頁就看出一個學術、技術或人性上的嚴重錯誤,自然無法融入故事之中。
2019-07-19 22:01 回复
贞曜
2019-12-19 18:26
时事有感马来西亚举办回教大会,是与阿拉伯国家争夺伊斯兰世界话语权了。只是孤悬海外又是亚洲人种,恐怕没什么希望能重振全球穆斯林群体的心气,只能沦为其国内种族政治的又一兴奋剂。民粹主义所挥霍的,恰恰总是实现民粹者所渴盼的安居乐业的机会空间,实在可悲。如果美国撤出后中亚或至少和以色列没有直接矛盾的斯坦国家能安定下来,巴基斯坦的经济及政治话语权或许可期,只是到时倘若印度的宗教激进党派仍然持有主导权,印度次大陆就成为又一个宗教冲突的白热场了。
馬來西亞内部對少數民族的壓迫欺凌,同時有種族和宗教的因素;維持馬來人的優勢是執政黨合法性的來源,所以不時把宗教大旗拿出來揮舞一番是很正常的。

至於中東和南亞,美國的退縮有好幾年了。我以前提過,正是因爲霸權交替的過程已經開始,所以全球各地的區域强權都可以自由活動。當地的地緣環境和石油資源,使得區域强權的競爭特別熱烈,俄國、土耳其和沙特之間,以及印巴對抗,都還會有許多章節的博弈。對中國來説,最直接的威脅來自被捲入印度發起的衝突,這一點我以前也提過了。
2019-12-20 05:30 回复
j3307002
2020-06-30 15:47
印度方面大陸有文章表示印度一直在印控喀什米爾修路,這次印度越界就是要掩護修路.中國不想與印度衝突,但印度卻不斷挑釁,想蠶食中國領土.大陸最理想政策或許是畫紅線,過了紅線就打,不過紅線就維持現在的小打小鬧.台灣方面,台獨教育根據論文研究,最早始於李登輝執政晚期所謂的認識台灣教材,馬英九在第二任期有搞課綱微調運動,雖被反對但直到蔡英文當選後才正式廢除.但就如某網友所言,改教育改媒體這些問題都不可能和平解決,只有大陸統一後才能做.當年馬英九搞課綱微調運動,結果綠營執政縣市宣稱還是會用原本的台獨教科書,就算馬英九硬起來專門考爭議問題且故意只給一種答案,也只能讓他們表面服從.很多大陸人的大話說得太多,說啥我們等統一已經等了七十年,再等七十年也沒有問題之類的屁話.照大陸繼續拖延統一下去,不要說七十年,搞不好七百年也別想統一台灣orz.
我對台灣讀者是額外容忍的,但是基本規則仍然須要尊重。這裏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必須先把邏輯理清楚,不能把錯誤成見當口號來喊,隨便加上兩句明顯不通的道理。

我在《讀者須知》的正文還特別强調,大陸網絡上的謠言不能作爲事實證據,結果你第一句話就是引用匿名、未標識的“大陸文章”。掩護修路必須越界,這個論斷背後的邏輯完全是空白,如果你看不出來,請先回去重讀高中數學,多做些證明題,再來我的博客。我並不要求讀者是邏輯大師,但是基本的能力和正確的態度是必要的。

總統制下,總統的權力有多大,請參見Trump和蔡英文的執政經歷。有阻力不是做不了的藉口,就像我走路也會遇到空氣阻力,但是不能因此而說一步都走不動。這也是很簡單的邏輯道理。

中共不急著統一,是因爲打不過美國;等到國力壓倒美國,政略方程式自然有不同的解。這個道理我至少解釋過幾十次了,簡體字和繁體字都用過,你到底是爲什麽看不懂?
2020-07-02 03:35 回复
机器猫抄人
2020-06-30 15:51
有感而发2020年6月30日前段时间中印边界冲突虽然只有有限的军事升级,但是今天印度公布禁止中国手机应用的消息。结合印度国内高涨的反中情绪(boycott china),和海关刻意延迟中国商品进口通关手续的措施,先生在去年的预言成真了。感慨老工业国虽然没有形成合力,但是也有集体遏制中国的苗头(中欧投资协定)。而中国最大的邻居印度又是一个以反中情绪和印度教主义重构社会结构的民粹主义国家。2020年代的中国国际环境真的越发凶险。非常抱歉没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是看到先生的文章百感交集。
民粹是西式民主的終極形態,特徵就是政策不再取決於利害得失,而是只追求一時爽,然後大家自我感覺良好。所以印度對中國做出某種形式的“制裁”,是必然的事。民進黨政府的治理哲學,和印度一摸一樣,大家對這類思想模式應該都很熟悉了。

這次新冠疫情,終於打破了全世界對美國的崇拜敬畏心態,歐盟已經決定轉向,與美國保持距離;我在兩篇《後新冠世界》裏詳細論證過了。雖然年底Biden很可能會勝選,但中國還有至少半年時間來和歐盟簽署各類協定;這次香港國安法,只有英國和瑞典出來跳了幾跳,德法都低調處理,是很明顯的正面跡象。

我討論的議題越深刻,能馬上完全讀懂的讀者就越少;這一篇博文一年前刊出的時候,回響並不大,但是現在應該比較容易理解了,所以我把它拉出來置頂,提醒大家復習。
2020-07-02 04:55 回复
乌鹊南飞
2020-07-01 04:37
回23楼欧洲应该是知道中国有求于他,故意作梗以自抬身价,以便后面的讨价还价吧。印度无心也无胆去开启军事冲突,只能在国内色厉内荏而已。关于抵制,我又想到国内的宣传问题。当时12年抵制日系车,在汽车销量上涨百分之十几的情况下日系车下降了2%,后来也一路下降,到现在日系车占有率只有高峰的一半,可以说抵制的效果很显著了,可以提振民族自信。但是舆论却是完全的失败,中国人记住的只有抵制无用,中国人的爱国热情只有三分钟热度,甚至借个别的打砸事件彻底污名化了爱国,爱国无用,爱国贼这些词汇差不多就是那时发明的。非常可笑的是,现在印度抵制中国,有的人来提醒抵制会对中国企业造成损害了。宣传战是彻彻底底的失败,黑白颠倒。抵制日货成功变成了失败,而民众被某些人鼓动上街抵制PX工厂(我不敢说一定有日韩参与,但是当时日韩的PX很赚钱,中国刚想上马几个PX,立即就被民众抵制)和铀浓缩工厂,这对中国产业是极大的损害,却被当作成功。
中國的外宣是完全不存在的;内宣也只求穩定,不求服人。這是我們談到爛的話題,短期内沒有好的解決方案。

我不是禁言你一個月嗎?現在才過了十天,Curb your enthusiasm,please。
2020-07-02 03:57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20-07-01 05:57
1.最近重新看第二次這篇文章,其實王博士的文章的最後結論和皮凱提給出的資料也反覆印證一點,二戰剛結束時因為「戰前的資本價值在戰後大幅度損失,當時利潤率比較高」而大資本家在高利潤的環境下才能夠接受二戰後很長一段時間的高稅率和社會福利,高利潤率會導致高經濟成長率,而不是顛倒過來思考...不是高經濟成長率導致高利潤率,因為如果沒有利潤的項目即使對經濟成長有幫助,資本家1塊錢都不會投資,比如基礎建設、基礎科研、等等就是這樣回本時間很長短期不可能有利潤只能靠國家長期投資,而整個資本主義就是靠剩餘價值和其他人的勞動來驅動的,例外關於資本主義利潤率長期否下降,皮凱提給出的資料「資本收入比」增長最快的那段時間二戰後不就證明一點,他在21世紀資本論書中不是把總資本和總所得做一個資本收入比的成長圖? 資本收入比K/Y增長最快的時間就是二戰後,這就證明二戰後有最快的資本積累率,而從邏輯上說「資本積累率就是不能超過利潤率」,假使資本家利潤不拿去消費而是拿去再投資和擴大再生產,也就是把剩餘價值的全部滾入本金,才可能造成資本積累的迅速提高,這不就印證馬克思關於利潤率下降的預言,而這種依靠剩餘勞動增長模式的前提就是任何資本的經濟增長的前提都要指數擴大貧富差距,也就是皮凱提不了解R>G的根本原因,而現在資本主義只有5%的利潤率資本家當然不願意繳稅,二戰後有一度維持20~30%的利潤率很長時間,這就是戰後嬰兒潮世代,但是嬰兒潮世代的民粹主義只是因為當美國二戰後時特殊的高利潤率歷史環境建立起對資本主義的迷信,不會去反思資本主義增長的動力是窮人的剩餘價值2.關於創新和增長,常常有人拿科技創新來說資本主義的優勢 ,其實創新並不是資本主義的專利要分清楚資本家(股東)和科學家的差別(等於高級的工人階級腦力勞動),發明小兒疫苗和WWW網路和深度學習演算法的科學家一毛專利費都沒拿(科學家和工程師的創新才是科技進步的動力)1.另外關於宗教,所有相信共產主義的人都知道馬克思認為「宗教是窮人的精神鴉片」宗教還是窮人精神的異化越窮就越可能因為生活的不如意而迷信宗教,而宗教又會反過來讓窮人不斷掉入同樣的陷阱裡,中國幸好是因為共產黨執政無神論者比其他國家較多,才沒有土耳其和印度的下場
我什麽時候説過高經濟成長率導致高利潤率?美國在二戰後,工業一枝獨秀,以致成長率和利潤率雙高;我在正文只提了前者,並不代表你可以自己樹靶自己打。

你老是要堅持資本論裏面利潤率隨時間降低的論調,其實那是馬克思在一些隱形前提下的結論。他的假設主要是把歐美工業國家當做一個封閉系統,其他國家只能做爲原料供應地和成品傾銷的市場,而不考慮科技和產能向全世界擴散的過程和效應,也不考慮形成跨國托拉斯的可能。實際上實體產業的利潤率當然是逐步降低,尤其是外包給後進國家之後,那些真正從事生產的工廠利潤特別微薄,但是做零售、服務和尤其金融,完全可以維持舊有的高利潤,例如美國的商用房地產在過去30年的年報酬率在7%以上,一直到今年在Amazon和新冠的雙重打擊下才有停止的勢頭。Amazon自己的利潤率很低,但這是爲了在行業興起早期奪取市場額分,目的是一旦沒有競爭對手,就可以盡情收割顧客和供應商,届時利潤率反而會隨時間增高;這一個道理廣爲人知,所以它的股價才能不斷高漲。

科技創新靠的不是自由民主,而是資源和組織,這一點我寫過博文《科技發展和美式自由無關》專門討論過了。

中國現在還是有邪教的,其中市場教和民主教已經被反復批判,還在被鼓勵的是中醫教;這一點我也已經仔細討論過了。
2020-07-02 04:35 回复
加油人生
2020-07-02 06:25
香港國安法立法完成之後,效果極為顯著,港獨瞬間清零。台獨最典型的特色就是,別人去當兵、別人去死,政治利益我來收。現在的台獨,安全論述已經進化到讓美國人去死。美國人鼓吹了幾十年台灣要有自我防衛能力,台獨派做的最用力的就是表面敷衍,然後明示暗示台灣民眾,將來出事美國人會替我們去死。港獨那些蠢蛋,你看台灣人多聰明、多麼精打細算呀!
我一直覺得仗打起來,民進黨會帶頭連夜綉紅旗。
2020-07-02 11:50 回复
大一統理論
2020-07-02 06:42
其實我不是把歐美工業國家當作一個封閉系統,我是把全球當作一個封閉系統,因為地球就這麼大,王博士的看法其實在20世紀初期有一個德國女革命家提過,他是羅沙·盧森堡Rosa Luxemburg,她認為為資本主義可以透過不斷把沒加入這個系統的前工業化國家來吸收進自己的系統來提高工業國總人口並且這些國家原材料、工資和土地價格比較低可以增加利潤率,但是隨著這些國家也都陸續工業化也會走到盡頭,其實早在1860年代馬克思舊寫過關於預言中國和印度兩大經濟體將來有希望成長為最大工業製造業國家的預期文章,而他早在1860年也就是170年前就遇見中國將成為最大工業國,只是當時中國還在清朝時期面對太平天國起義後來一些表現不如預期,他同時在西方報紙上批判英國的帝國主義和對中國發動的鴉片戰爭是那時候少數肯為中國發聲的人,另外有一點他在資本論第三卷有提到,利潤率下降是有反趨勢的參考第十四章 起反作用的各种原因,馬克斯在資本論第三卷有提到正趨勢和反趨勢會相抵銷,只是我覺得可能長期來看正趨勢會強那麼一點點,關於資本主義可以擴張人口+透過更大程度的海外剝削來推動更多勞動人口參加工業國製造的來提高自己的利潤率,還有壓低食物和基本生活必須品的生產成本的科技創新也是幫助資本主義利潤率提高和延壽的關鍵之一,這也是20世紀之後第二次工業革命電力、化學工業、化學肥料和農藥等創新幫助資本主義延壽的原因.........補充一點:資本主義的創新有兩種方向,1.第一種是節約勞動型技術創新這種科技創新會提高個體資本家的利潤率而會降低總體資本家的利潤(一般人認為節約勞動的科技創新總體的平均利潤會提高就是一種合成繆誤Fallacy of Composition)因為它減少勞動時間只能對單個資本家的創型提高利潤率而壓提其他資本機的利潤,比如亞馬遜推出無人商店和線上購物,實體通路的利潤率如沃爾瑪會受到競爭而降低利潤例如人工智慧、自動駕駛汽車、無人商店、這些都會減少總勞動時間讓商品降低成本而還增加資本的構成分母,因此這種科技創新總利潤會降低2.第二種是第二次工業革命這種創新不斷降低食物、能源、原材料等基本生活必需品的價格,會增加增總利潤 ,這兩種效應互相抵銷掉,只是長期來看我覺得正趨勢會強過反趨勢,要在能源和食物生產等生活必需品成本降低上有創新比現在AI和5G等節約勞動型科技創新更困難
But this long run is a misleading guide to current affairs. In the long run we are all dead.---John Maynard Keynes

我對幾百年後人類社會的平衡態沒有興趣,因爲科技發展和國際政治完全無法推論到那麽遠。在可見的未來,維持高資本利得絕對是部分大資本能夠輕易做到的,只不過不是一般人所知的企業罷了,所以討論利潤率的長期下降趨勢毫無意義。
2020-07-02 08:26 回复
MAXWELL
2020-07-02 11:41
土耳其的埃尔多安是个见风使舵的老手,土耳其人口8200万,GDP总量7536亿美元,人均GDP不到一万美元,但是埃尔多安敢于得罪中美俄欧盟诸大国现在又与印度交恶人家却还活得好好的。过去土耳其发生政变流亡海外的人士居伦,土耳其要求印度关闭他所控制的学校以及机构,但是被印度拒绝,导致埃尔多安不悦。印度废除了宪法370条把原本克什米尔地区的查谟和克什米尔纳入管辖后,土耳其随后在2019年联合国大会上提到克什米尔的问题,土耳其支持巴基斯坦批评国际社会未能关注克什米尔冲突,印度和土耳其便开始针锋相对。在伊斯兰组织会议上,针对印度国内的“伊斯兰教恐惧症”行为,土耳其、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反对印度,但沙特、阿联酋、马尔代夫则支持印度,而在印度周边能够制衡印度的大国自然只有中国一家,所以土耳其这次向中国示好使用人民币结算中国进口商品费用。我对埃尔多安和土耳其没有什么好感,之前在新疆问题上与中国不对付,又支持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土耳其对新疆维吾尔族的影响力非常大。但是土耳其又是一带一路上链接亚欧的结点,土耳其在中东搅混水,和美国产生冲突,对中国没有坏处。
不跟中國接壤,他喜歡閙就讓他閙,不關咱們的事。
2020-07-02 11:50 回复
desertfox
2020-07-02 22:39
"我一直覺得仗打起來,民進黨會帶頭連夜綉紅旗。"我也是這樣想的,臉皮不厚他們混不到目前的局面。而一旦有事其反應就會跟宋初南漢的末代君主一樣。
聽説過大宋忠臣蹇材望嗎?忠貞必須築基在廉恥之上,越是事前無恥叫囂的越不可能事後以身殉國。
2020-07-08 07:21 回复
MAXWELL
2020-07-06 12:11
度最近四面出击,不止封禁了中国的APP,还因为打算找俄罗斯采购33架战斗机涉嫌违反美国禁令如果不放弃将会面临制裁,又表示要对包括亚马逊和沃尔玛在内的外国电子商务公司征收数字税。最戏剧化的是我本来还担心中方给印度修基建是在资敌,结果印度倒好,7月1日,印度宣布不再允许任何中国公司或者与中国公司合资的企业参与印度道路建设项目。印度公路交通和运输部部长表示该政策以获得批准,甚至当前有任何中资企业参与的招标都将重新进行。让我想起了当年大陆打算签服贸协定给台湾让利被太阳花运动搅黄了。中国为了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承建了越南的河内轻轨二号线,结果延期八次迟迟不开通;又为了所为的中尼友谊、中非友谊,即使尼日利亚多次耍无赖也是投鼠忌器。2012年中国清理三非外国人包括一些尼日利亚人,同年5月22日尼日利亚移民局以“在尼非法从事纺织品贸易活动”为由在尼北部城市卡诺的堪汀夸里纺织品市场逮捕了45名中国商人, 尼日利亚官员23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尼此次抓捕行动直接受命于移民总局,尼联邦政府对此并不知情。该官员称,尼方实施的逮捕行动某种程度上与其“以人为本和对等”的外交原则是一致的,因为中方正在国内开展的清理“三非”外国人员的行动也牵涉一些在华滞留不归的尼日利亚人。(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9CaKrnJvxuZ)
此前還有讀者說中方在印度沒有基建生意。“不知道有”和“沒有”是兩回事;這是非常簡單基本的邏輯道理,但卻是當代公衆討論中的一大誤區,台灣和美國尤其嚴重。

那個河内輕軌建設期間還出過意外,至今越南輿論仍然以此爲例,斷言中國製造等於垃圾,後來中方就很難再拿到工程了。

Nigeria和Zambia這種名列前茅的無賴國家,更加不應該跪求他們的生意。在工程和商業界,一個重要Rule of Thumb是追求最後10%的性能/額份,往往必須付出10倍的代價。在外交上,試圖討好最無良的10%,也一樣是自討苦吃。
2020-07-07 08:56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0-07-09 11:11
最近一連串事件:中美、中印摩擦,日本對中態度轉變,英、歐國家對華為重新審視,英、加、澳對香港內政叫囂,甚至中俄之間被憑空炒作出爭議,再加上台灣一貫愚民反中,背後都有民粹的影子。請問這些民粹勢力是否會以反中為交集進行串聯(或是已經完成串聯)?Trump美國民粹也許不在乎其它國家的利益,但各國民粹勢力在美國宣傳話術帶領下,容易搭上順風車,靠攏成”全球反中民粹”。如果成形,請問中國要如何破解? (我目前的答案是繼續與各國政治精英理性溝通,分享利益,但不知是否會”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歐盟對民粹仍然能夠有效壓制,整體來説有能力繼續采行理性的政策。中國只要搞好中歐關係,澳洲、日本都不足為懼。
2020-07-09 13:01 回复
Niets
2020-09-08 07:29
王先生,如您在【後註二】中预言,Modi政府处置新冠不利经济下行后,在中印实控线附近一系列的过激举动有可能成为导火索。如今边境形势已经升级成印度“鸣枪威胁”(https://www.guancha.cn/internation/2020_09_08_564353.shtml)。您认为Modi会为转移视线而放任国内狂热的印度教民族主义,从而拉拢美国把中国拖进一场边境甚至局部战争中吗?或只是为更好向国内民众交代而在争取更多的谈判筹码?
我的猜測是印軍在場的低級軍官違背軍令,自行開槍,事後謊報栽贓。不論Modi自己心裏明不明白真相,政治正確壓力之下,他不可能明説,只能順勢發表强硬聲明。當然這依舊是爲了個人利益而置國家於險境;接下去要看他是否私底下命令印軍撤退,以避免類似事故再度發生。如果他放任印軍繼續在前綫胡搞,情勢持續升級就在所難免了。
2020-09-10 14:23 回复
K.
2020-09-10 19:17
关于印度还要考虑到一个问题,如果莫迪在战争中惨败,固然不利于印度,对国大党却是极为有利的,尤其是这几年他们在选举中根本打不过莫迪国大党过去执政几十年,在军方肯定有很深的人脉,挑起一场必败的对中战争可以说是既有动机又有能力莫迪即使现在想从边境撤军,也肯定会被反对派大肆宣传,而且下面会阳奉阴违到什么地步也不好说
是的。印度的民粹比美國有過之而無不及;後者在11年的仇中宣傳之後,尚且不可能有真正的和解,前者已經對中國搞敵對醜化58年了,指望和他們和平共存完全是妄想。
2020-09-11 02:27 回复
路哥哥
2020-09-11 14:22
中国有必要和梵蒂冈发展关系吗?这完全是单方面的门户开放政策啊,让人进来渗透、拱手送人可以干涉内部事务的机会。我认为敬鬼神而远之就应该包括这种宗教,这种东西太害人了。
由於近代歷史的明顯教訓,中共當局對西方以宗教滲透洗腦作爲殖民壓榨的敲門磚,一直有相當的認識和防範,所以和教廷的談判才會延續多年、至今未決。不過當前的教宗有罕見的社會主義偏向,原本對中國的敵意就遠低於前任,又有最近和越南妥協的前例,中方要獲取足夠的讓步有真正的可能性。事實上,上月郭文貴才又試圖抹黑中梵談判,編造出中方出價每年數十億美元收買教宗的謠言;他嘴裏吐出來的,100%是謊話,我們無須理睬,但這種人會針對這個題材撒謊,明顯代表幕後的仇中集團擔心中梵和解將要進一步强化中國的國際地位,那麽沒有賣國求榮習慣的華人,自然是應該反過來樂觀其成。
2020-09-13 08:05 回复
Niets
2020-09-19 03:05
借34楼关于中梵关系的话题,想请教一下王先生关于宗教本土化和世俗化的挑战。中共和罗马教廷关系升温的确可喜。大陆半官方的三自爱国教会吸引力不强,近年来大量的地下教会野蛮发展也给农村和落后地区的治理增加了难度。天主教的组织和自上而下的结构可以节制很多乱象,而罗马教廷也多了一个10亿人口级的市场,算是双方各取所需。在下愚见:闪米特三宗教和中华文明一直格格不入,无论是传统的泛自然神论(天行有常,天地不仁),还是官方的唯物主义无神论。一神教的排他性无法很好得融入到中国的道德体系里,甚至是现代的世俗社会。相信王先生在美国一定对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有所体会,在南方圣经带(Bible Belt)更是反智主义盛行。大陆地下教会的无序扩张也对构建华人理性社会造成阻碍,香港教会的高度政治化就是一例。宗教必然会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请问王先生,有没有一条可以让基督教(含天主教)在中国本土化发展并融入的途径,最终让其像佛教一样成为中华文明的一部分,而非反客为主,变成类似在韩国一样的顽疾。
這類非理性的宗教,越新越狂熱就越離譜可怕。天主教有2000年歷史,壞事做絕、罄竹難書,已經進入反思悔過的階段,反而算是危害較低的心靈毒藥。所以在可控條件下,與教廷做和解,不但在外交有益,對内部愚昧民衆的精神疏導也有幫助。

下層民衆沒有邏輯思辨能力,是無可改變的現實。中共若是能夠堅守黨員和各級學校教職員不受非理性邪教荼毒的底綫,就已經很了不起了。但是他們連方方、何新這樣胡説八道的個人都無法處理,有組織、有資源的宗教,如中醫教和基督教只怕是擋不住的。
2020-09-22 00:49 回复
路哥哥
2020-09-23 21:00
35楼的回答涉及到一个目前网络上谈到的阴奉阳违问题,大概意思就是:你要提意见,我就拼命的否定你,你要宣传抗日,我就拍抗日神剧,你要反腐,我就取消基层福利,你要宣传宣传共产党,我就搞一个新婚夜炒党章!等等事件!总之,每一件事我都积极配合!但是事情恶心的你有苦说不出!先生之前谈到电子政府,我想这类事情,好像也无力解决吧?
真正難處理的陽奉陰違,是私底下不見光的事。你所提的Passive Aggressive抵制行爲,反而是公開、容易吸引公衆注意力的事,所以解決起來簡單得很:每次有胡搞,讓當地省委、市委處理,一周後如果沒有嚴厲懲治出臺,沿著指揮鏈向上問責四或五級。這樣高調搞幾次,以後自然沒人敢再犯。
2020-09-24 23:43 回复
GUI-龟
2020-09-24 17:27
对国内不严惩学术腐败的一些看法楼上提到的阳奉阴违现象在国内破坏力很大,比如疫情期间习近平去武汉考察,对下边的要求是顾好民生,保障群众基本生活水平,然后马上就有基层官员用垃圾车给老百姓送肉。不过类似的事不能简单理解成全部都是阳奉阴违,还有官僚主义的问题。比如今年下半年学校陆续恢复教学,教育部给各高校的要求是“开学后,要严格日常管理,严格把好校门,严格活动管控,强化教室、食堂、宿舍、实验室等重点场所疫情防控及安全管理,继续执行‘日报告’‘零报告’制度”,“坚决克服麻痹思想、厌战情绪、侥幸心理、松劲心态,坚决杜绝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但在实际执行中,驱动下级官员行动的指导准则却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个学校的校领导生怕出了病例要被问责,直接搞封校政策一刀切,很多地方开学都快一个月了还在搞封闭管理,学生们怨气很大,锅却是中央在背。这让我想到了官僚体系队伍建设的问题。正好王博士严厉批评过教育部不严惩学术弄虚作假的不作为,我认为这和整个学术体系乃至官僚体系的队伍建设有一定关系,干脆一起写在这里。十几年前的汉芯事件在国内有一定新闻热度,对国内负面影响很大,其中之一就是国产芯片研发从此陷入停滞状态,我想当时高层多少知道一些相关信息。就算当时不是很清楚,现在美国拿芯片卡脖子,高层也不可能不去了解国内芯片产业落后的原因,只要扯到芯片产业落后的问题,就绕不开汉芯事件,所有提交上去的内参报告都忽略这一事件的概率实在微乎其微。因此我认为高层一定了解过汉芯事件的始末,至少了解程度不会比普通老百姓差,也一定知道学术腐败对国家的严重影响。但是习近平在9月11日的科学家座谈会上的讲话中(http://www.gov.cn/xinwen/2020-09/11/content_5542862.htm),依旧没有提及严惩科研弄虚作假的问题,内容更多是应该怎么做,而没有说不应该怎么做,我认为这种表态只能是另有考虑。就汉芯事件来说,当事人累计骗取经费上亿,中间牵扯到的相关人员上至国家部委,下至上海交大,现在却依旧逍遥法外,结合他任职上海交大的背景,颇让人怀疑有相当多的利益关系勾结在里边。我相信其他高校一定还有类似的事,不过没有扯出来罢了。另外韩春雨事件也让人能一窥中国学术界内复杂的利益关系,在韩春雨学术造假被撤稿后,地方政府还在往里大把投钱(https://zhuanlan.zhihu.com/p/41758214)。这两件被揭露出来的事证明学术腐败不单纯是学术界内部的事,恐怕还牵扯到某些官员的利益,真要彻底清除学术腐败,难度不会比现在的反腐容易,毕竟这两件事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一件事。
我談的學術腐敗例子,都是已經公開的。或許如你所説,露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但這比起官商勾結,可以按圖索驥的方便性還是高得多:只要先嚴懲學術界人員,不難拿到進一步的口供。所以説來説去,還是願不願意做的問題。
2020-09-24 23:40 回复
路哥哥
2020-09-25 01:14
我看到毛主席去世的时候,还有欧美青年上街哀悼!说明当时欧美不少人还是对中国的意识形态非常认可的,四十年就变成如今的样子!那随着美国的衰败,再次认可中国应该不会太难吧?昨天看到一个为中国说话的记者在土耳其被暗杀了,应该说即使现在,欧美也是有少数人认可中国模式的?
真正左右民意的,不是現實的好壞,而是文化概念的流行風潮。美國在6、70年代的社會主義運動,並不是精確評估文革政策的結論,而只是反應了青年對内部社會規則的反動。其後富豪奪取話語權,在文化上可以視爲針對左翼思想的反反動。我們已經反復討論過,白左思潮是這個反反動文化中負責疏導左派階級矛盾的那一支,美國例外論則用來麻痹右派,而近年的仇中宣傳,絕對是兩者兼顧,不留給任何理性反思傳播的空間;這和50年前有很大的不同。
2020-09-25 09:38 回复
路哥哥
2020-09-25 17:24
王先生如何看英语教育问题,今天上街看到不少英语培训机构,联系到我自身,因为中学时期英语很差!影响了高考成绩,其实我这样有一定理科天赋但英语不好的人不少!是不是应该把英语从主要选拔考试中去掉,需要出国留学,以及涉及到阅读外语的人,专门考试!这样可以节省很多人的时间,另外我发现英语中参杂很多意识形态,不少学这个的变成盲目崇拜西方的恨国者!
語文天生是大數量無厘頭慣例的集合,沒有統一的邏輯規則,對人腦的要求和數理剛好相反,所以文理雙修的人很少見。

英文雖然德不配位,但21世紀的人類社會需要這個國際語言,連歐盟内部在英國脫歐之後仍然要繼續使用英文來做交流。中國如果不想像美國那樣養出自大自戀的文化,就不能關起門來不管國際上的消息和意見。

至於意識形態,哪裏都有。我不是已經反復舉證,説明中國網民的迷信或許和美國、台灣對衝,其非理性的本質卻如出一轍?在這樣的背景下,不去瞭解外國人的愚昧,只會降低内部公共討論的素質。
2020-09-26 13:02 回复
林庭雨笙
2021-06-28 09:22
国际语言的要求王老师,你在本文的上条回复中提到,英语德不配位。我的理解是,“英语作为世界通用语言是德不配位的”,对吗?如果是这样,那您认为作为一门世界通用语言,需要具备什么资质呢?汉语是否具备呢?进一步,您认为将来汉语可以成为世界通用语言吗?
不是的,你誤會了。我說“德不配位”,指的是Anglo-Saxon民族的卑鄙殘忍,實在不配擁有國際通用語言。

單從語言本身來看,英語沒什麽大問題:它已經是印歐語系中,語法相對簡單的了,比起俄文、梵文要容易得多。中文的說/聼更簡單,但讀/寫是西方人難以越過的鴻溝。
2021-06-28 09:30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1-11-24 06:41
我看不懂最近Erdogan對土耳其貨幣的一頓操作,這是宗教性民粹導致的嗎?請先生指點。
完全非理性的作爲,很難以理性推斷。我個人認爲最可能的解釋,在於他是虔誠的穆斯林,對高利貸(Usury,阿拉伯文叫做Riba)先天極度反感,所以强制壓低利率。
2021-11-24 08:06 回复
AbzX5
2023-03-12 16:22
今天在Youtube上看见一则非常有趣的数学视频, 介绍McKelvey-Schofield Chaos Theorem, 大致意思就是在民主投票下, 你总有办法通过改变议题, 来诱导得到想要的投票结果, 只要每次都推出迎合51%但更加偏离中间的组合方案, 反复操作, 总能有办法过渡到任意想要的方案, 哪怕这个方案一开始不会被多数接受. 考虑到如今选举民调统计的高度发达, 近年来越来越极化的氛围, 特别是再加上这个博客所介绍的事实(财阀通过资助左右两方的民粹极端政治团体实现正反两面操纵), 这恐怕不纯粹只是数学模型, 而是现实中已经有的实战操作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oQ4ii-zBMw&ab_channel=SpanningTree
操弄民調是英國人發明的老技術,在《Yes Minister》節目中就被反復譏嘲過。其實我覺得那還算是對“民主”這塊招牌做表面上的尊重(Lip Service);幾年前有一個重磅的研究,分析美國國會法案通關機率是否取決於公衆支持,發現影響是零!請注意,這個分析所用的“公衆支持率”,正是已經被扭曲過的民調結果,所以實際上應該是越不受選民支持的法案、通過的機率越高。

那篇論文探討得很詳細,值得對美式民主的真相有興趣的讀者去學習理解。請搜索Martin Gilens and Benjamin I. Page,《Testing Theories of American Politics: Elites, Interest Groups, and Average Citizens》(2014)。

至於McKelvey–Schofield chaos theorem,一般是應用在代議制和選票的設計上,可以論證間接的層級越多、委任的範圍越廣,對民意的扭曲就越容易。不過我認爲民選制的問題,遠超這一個數學定理,即使事事公投,並容許無限多選項,依舊有很大的操弄空間;再加上民意本身往往就不是最優解(例如美國人對於享受全球掠奪的紅利,先天有廣汎的支持,他們反對的是分配不均),所以沒有必要過度强調這個角度,否則很容易重蹈Fukuyama在2017年狂讚英國民主體制的覆轍,事實上我曾指出英國的代議制在開始公投之後,決策水平反而摔下斷崖,不是嗎?
2023-03-13 04:32 修改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