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基礎科研】大對撞機不是好的基礎科研項目

2019-04-08 04:37: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25380740



最近兩個月,煩心的事特別多,也就無暇照顧部落格。不過與政策直接有關的話題還是出現了兩次,我不願錯過對人類社會有貢獻的機會,仍然寫了文章來評論,都直接發表在《觀察者網》上。現在把更新過的版本也轉錄在此;這是第一篇。

============================================

今天收到《觀察者網》的科技編輯邀稿,希望我能針對中科院高能物理所所長王貽芳受《科學大院》采訪的一篇文章做出評論。王所長這篇文章東說一些、西說一些,乍看之下好像有點相關性的議題,但是仔細一想,和他最終的結論,也就是要建大對撞機,沒有任何邏輯因果關係。我這篇評論也就只能隨著王所長的意識流寫法,東說一些、西說一些了。

首先,我也來定義一下什麽是基礎科學:其實很簡單,就是沒有明顯立即的應用,只爲了科學理論自身達成邏輯自洽、完整而做的研究。請注意,沒有明顯立即的應用,只是一個必要條件,而不是充分條件。

事實上如同我在許多舊文章裏解釋過的,絕大多數應用科學的研究計劃,成功的機率都在10%以下,而且比較複雜一點的題目,都需要許多階段的逐步預研、演進並建構支持的臺階。所以在《科學大院》的引言中提到的載人飛船、月球探測、量子通信,其實都不是基礎科學,而是在不同的階段的應用科學;換句話説,它們並不挑戰或創新理論基礎,純粹只是解決工程上的實踐問題。

定義搞清楚之後,我們可以開始試圖澄清王所長文章裏因爲語義學裏的不確定性而混肴的議題。他說“不要以是否有用來判斷”如何“均衡支持基礎研究”,然而基礎研究先天的定義就包括它沒有明顯立即的實際應用,所以在邏輯上他的這個説法完全沒有意義或内涵,那他爲什麽要這麽説呢?我想是針對他在過去三年推銷大對撞機所面臨的反對聲浪。

以我個人爲例,實際上我並不反對基礎科研,大對撞機雖然沒有實用價值,也不是我批評它的原因。我以前之所以曾經强調大對撞機在工業技術上的引領效應其實微不足道,純粹是爲了回應王所長自己在這方面所做的誇大宣傳。真正的批評重點,在於大對撞機本身不是一個好的基礎科學,這是因爲它背後根本沒有任何合理的科學理論。

過去30多年,高能物理界信誓旦旦,用來向歐美政府保證會發現Higgs以外的新粒子的理論基礎,如超對稱,已經在Tevatron、LHC和上百個其他實驗撲空之後,完全破產。既然大對撞機沒有理論依據,又比其他基礎科研貴千倍以上,自然不是好投資。

王所長試圖把這種批評,轉化為“是否有用”,然後再蛻變為“沒有實用價值”,這是我在三年前就已經注意到的辨證方法,當時我說他“玩弄語法”,其實在英文裏,這叫做Strawman Attack,是狡辯術的典型伎倆。

王所長接著說,“不能盲目跟風”,並且解釋了他指的是,美國將一半的基礎科研經費集中投資在生命科學研究上,而中國的相關人士想以此為參照,來爭取更多的經費。其實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國人的政策選擇固然不能盲目照抄,但是參考價值總是有的。生命科學界所需的資金比起大對撞機只是零頭,背後的理論卻是絕對扎實。

而且王所長自己用來吹噓大對撞機的人才、工業技術、儀器發展、整體水平等等連帶引領的附加效應,實際上在高能物理方面早已脫離現實,不再有效,但是在生命科學方面卻仍然極爲顯著。這是因爲生醫界的所謂基礎研究,如細胞作用、蛋白質結構等等,離實用也只有兩三步的距離。相對的,大對撞機一方面是既有加速器的放大版本,本質上沒有改變,所以培養出來的並不會是全新的技術,而只是更大、更貴的部件;另一方面太過專精,沒有工業機器與之類似,也就不可能有廉價的技術平行轉移。

王所長在細節上所犯的錯誤太多(例如“只知道燒煤的人是沒法做出蒸汽機的,必須要有熱力學理論的支撐”,然而蒸汽機的發明比熱力學理論早了近兩個世紀,所以除了熱力學理論之外,蒸汽機的發明人顯然還需要時光穿越機),我實在無法一一列舉,而且我也不想陷入細微末節的泥淖,這裏我只專注在與主要論述相關的邏輯謬誤,例如他一方面說基礎科學水平的提升,帶來歐美國家的崛起,另一方面卻又說不要以是否有用來判斷。但是帶來國家的崛起,本身就是最終極的實用價值,這顯然是極大的矛盾。

從他所給的例子,第一類是17世紀的牛頓力學以及19世紀的熱力學和電磁學,它們似乎是基礎研究,但是它們可以直接用在新的發明上,和實用頂多只有一步之遙,所以以21世紀的標準來看,也算是典型的應用科學理論。其實,那時並沒有基礎和應用科研之分,我們覺得它們算是基礎科研,是因爲它們主要促進了“科學理論自身達成邏輯自洽、完整而做的研究”,但是當時物理才剛啓蒙,這些低垂的研究果子也有明顯而立即的實際應用。時代變了,連語義都不同了,自然不能引用來做因果結論。

王所長給的第二個例子,是Tevatron“帶來了超導磁鐵技術的突破與普及”,這又是天外飛來的時空穿越:當時的主流超導磁鐵(Nb-Ti)是1962年發明的,Tevatron計劃卻是1968年才開始紙面作業,1981安裝超導磁鐵,1983年建成。Tevatron固然是當時最大的超導磁鐵用戶,但是它的貢獻在於花錢量產,而不是科學技術上的突破。

王所長的第三個例子是萬維網由CERN的一個職員發明,這是高能物理界用了幾十年的公關套路。我在三年前已經公開指出萬維網和高能物理沒有邏輯上的因果關係(Causation),純屬偶然的連帶關係(Association),就像愛因斯坦在專利局任職期間發明了相對論,並不代表專利法有益於研究重力。當時有媒體特別去詢問王所長的回應,但是顯然他覺得這個已經被反駁的論點,仍然適合回收使用。

至於說“基礎科學還給西方帶來了科學的方法論”,也就是邏輯推理和歸納。考慮到他剛剛示範了如何忽略和扭曲邏輯推理和歸納,我覺得是個讓人啼笑皆非的莫大諷刺。

王所長文章中的另一個主要邏輯矛盾,是他一方面强調“基礎科學的競爭也是國力的競爭”,“美國的大科學裝置…給他們帶來了巨大收益”,一方面卻特意不提美國在1993年裁掉了自己的大對撞機計劃(SSC)。如果大對撞機會有巨大的收益,爲什麽美國不做?爲什麽歐洲做了卻什麽都沒拿到?爲什麽王所長自己連一個確實的論述都擧不出來?所謂的人才和儀器的引領作用,既然一個大對撞機的錢足夠做大約1000個生命科學上的實驗,也就可以發展1000個方向上的人才和儀器,那爲什麽要浪費在一個連理論基礎都沒有的項目上?

我一向强調,必須從事實和邏輯出發,來決定自己的立場,而不是爲了其他的原因先決定立場,然後再去找理由。要判斷這兩種態度的差別,當然很容易,只須要仔細檢驗證據是否存在和邏輯是否嚴謹。像是美國的情報系統指控華爲的產品有後門已經有三四年了,華爲在海外有幾十萬臺機器,程序碼也願意讓人檢驗,到現在美國人還提不出實證,那麽就反而證明他們是在無中生有。

鼓吹大對撞機也是一樣的:高能物理界已經推銷了30多年,反對的意見在三年前就明白發表,至今王所長還是找不出邏輯自洽的説法,連被反駁過的論點還在回收使用,這豈不也是他由立場決定説法的證據嗎?

【後註一,2021/10/22】剛看到2021年十月22日Sabine Hossenfelder的最新文章(參見《Who’s killing physics?》),把高能和天文物理的國王新衣又品評了一遍;雖然主旨在博客的老讀者眼中應該沒什麽新奇之處,但有些細節還是可以參考的;例如“Sometimes I’m embarrassed to be associated with this discipline.”其實有良知的物理人都應該覺得羞愧,那些還在搞公關的顯然是欠缺狗糧,所以不得不把良心拿去喂了狗。

懂量子力學的讀者,可能對Hossenfelder順帶提到的Frauchiger-Renner Paradox有興趣。這來自2018年一篇《Nature》上的論文(參見《Quantum theory cannot consistently describe the use of itself》),討論的正是我已經反復解釋過幾十遍的,傳統Copenhagen詮釋不合邏輯的問題。他們專注分析的重點是量子力學的Unitary Only假設(所謂的Unitary Only指波函數隨時間演變必須是unitary evolution;Schrodinger方程式遵循Unitarity)。因爲Copenhagen塌縮過程沒有邏輯自洽的定義,所以試圖勉强解決Schrodingers cat就會落入Wigners Paradox。Frauchiger-Renner通過詳細檢視Wigners Paradox,證明任何符合實驗結果、並且邏輯自洽的量子詮釋,都必須違反Unitary Only假設,從而揭露Copenhagen體系根本狗屁不通,純粹把不方便的性質(除了Non-Unitarity之外,還有Non-Locality等等,但FR只談前者)往塌縮那個垃圾桶一丟了事。這篇論文的重要性來自其數學上的嚴謹,否則他們所抓到的小辮子,只是Copenhagen的許多罪行之一;這就像當年Al Capone謀殺、勒索等重罪犯得更多,但Eliot Ness只有足夠的證據來起訴他逃稅。

FR的新結果對我推薦的量子去相干詮釋有什麽影響呢?我解釋過,量子去相干自然解決Schrodingers cat和Wigners Paradox,但是很多Copenhagen陣營的老頑固用來拒絕接受它的藉口,就是它違反Unitarity。當然,如前文所述,Copenhagen只是把Non-Unitarity隱藏到塌縮過程中,但那些人始終耍賴,假裝Copenhagen沒有Non-Unitarity的問題。FR證明了Non-Unitarity是量子力學的必要成分,明確地戳穿了他們的狡辯。

然而如果量子去相干過程依舊遵循Schrodinger方程式,而Schrodinger方程式遵循Unitarity,那麽前者怎麽獲得Non-Unitarity?這個問題我在2016年(亦即早於FR論文)的《談量子力學(一) 》一文中就已經回答過了:量子波的尖峰出現了被Exponentially Suppressed的分離,因而不對應現實的波峰等同於不存在,這個過程是(我所知)唯一能調和Schodinger方程式以及實驗觀察到的Non-Unitarity的邏輯敘事,很可惜全世界的物理界似乎只有我一個人曾經想到這一點(原因可能是我有近30年沒有發論文了),不過既然他們終究還是搞出了FR Paradox,再等幾年應該會有論文開始探索這個方向。

【後註二,2023/02/11】Sabine Hossenfelder對過去50年高能物理界的胡搞,又做了一次總結,有興趣的理工人可以參考《Whats Going Wrong in Particle Physics? (This is why I lost faith in science.)》)。我先提醒大家,她的核心論述,其實正是博客反復强調的Russells Teapot原則,亦即沒有任何事實根據和邏輯基礎而亂編複雜的假想理論,是僞科學,除了方便發表論文之外,一點用處都沒有。

【後註三,2024/04/21】這個月的《龍行天下》節目中,一個隱性(不是故意隱藏,而是時間沒控制好,來不及做系統性的討論)的主題是中國的反智潮流,所以自然提到劉慈欣。當然,我做任何論斷之前,事先必然已經按照科學原則,基於事實與邏輯,詳細論證過了,然而那些論證是多年前在博客留言欄所做,不方便新讀者參考,所以在此簡單復述總結一次。

我對劉慈欣的評價,有兩個獨立的結論:(1)他是一個三流科幻作家;(2)他主動假冒真實世界的科技專家。這裏,一流的科幻應該專注在未來科技將引發人類社會做出什麽樣的對應轉變,主要是法律規範和行爲準則(參考“Three laws of robotics”),但也包括組織、行爲、文化、道德等等,而且這些預測必須符合官僚機制和人群交互作用的社會科學規律。二流的科幻則探討個人情感和周邊人際互動受未來科技的影響。劉慈欣的作品中,對社會組織決策和人性情感反應的描述,都只是爲了推動劇情朝作者安排的不合理方向演進而隨便找來的藉口,其對社會機制和人性的理解只有國中生層次,核心純粹是好人如何逆襲打敗壞人的爽文,再貼上一些似是而非的口號(例如博客批判過的“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障礙,傲慢才是”)僞裝為智慧,以掩飾自身的愚昧本質。我並不是反對爽文,其實只要寫得好(標準是角色智商在綫,不能觸發前面所述作者的社會認知只有國中程度的感覺)自己也喜歡看,但對沒有太高層次辨識能力的讀者,博客在此强烈建議選擇武俠或仙俠題材,因爲這些類別誠實而且明顯地與現實脫節,因而一方面沒有前述的探討社會動力(social dynamics)的任務,另一方面也不會引發下面將討論的對國家公益的真實危害。

劉慈欣是三流科幻作家這件事實,與社會公益無關,是反智潮流的後果而不是原因,單獨來看並不值得博客理會;但是他爲了進一步增進自身的名利收入,積極參與公關炒作,僞裝為現實世界裏的“未來科技專家”,不但直接扭曲國家的科技投資政策方向(參考博客的大對撞機系列文章;其實當年王貽芳會想要以公關炒作動員群衆來對政府施壓,必然有劉慈欣已經幫忙洗腦過了的考慮),而且間接鼓勵官僚階層的好大喜功和利益集團的輿論霸凌,為袁嵐峰等人的忽略做好鋪墊,這就使劉成爲當代中國反智運動的重要推手之一,其行爲的本質正也是博客向來所針對的利益集團掌控輿論以扭曲事實、圖利自身,值得深入解釋揭發。

21 条留言

人類歷史的終結
2019-04-10 20:21
还是踏实做科研的好,切莫太空洞
問題是這些人入錯了行,高能物理是死巷子,若非轉行,就只能靠忽悠公家的錢來過好日子。
2019-04-11 05:34 回复
人類歷史的終結
2019-04-13 09:45
我们所正在研究伊斯兰化问题,目前有一个基本共识:人类历史的终结最有可能的是伊斯兰一元社会。恐怖主义根源是伊斯兰教教义,土壤是清*寺,保护伞是资产阶级及其知识分子。伊斯兰不是宗教而是政教合一的神权战争文化意识形态,它的威力在于它改变人的社会认同和价值体系。不知道王先生对这个问题有研究么?
歷史上Islam的傳播靠武力征服,到現代則靠移民和人口擠壓,基督教式的傳教基本不存在,所以衝突會有的,但是征服世界就言過其實了,事實上只有歐洲有伊斯蘭化的危險。
2019-04-14 01:31 回复
無知者,無畏
2019-04-16 17:02
的確要遏制這種大聲地吵吵鬧鬧要奶吃的人,在中國目前這種狀態下,的確非常不合適把大量的資金投在已知的沒有任何收穫的高風險領域。我看過此君的一些演說,對一些不明就裡的文科生的確有煽動性,我擔心中國高層一些沒有理論功底的文科生會上他的當,把大量資金給他打水漂。支持王兄從理論上駁斥此君的一派胡言。
從理論角度,我寧可只就事論事,這件事其實已經討論得很清楚了。

但是從現實考慮,只要他還當所長,還在忽悠政府,就永遠有對國家做出嚴重損害的可能性,那麽我也只好和他周旋到底,直到徹底消滅他的公信力。
2019-04-18 04:49 回复
人類歷史的終結
2019-04-17 01:00
一千多年来,没有人可以改变穆斯林,只会被穆斯林消灭,除非比穆斯林更加的杀戮。整个古兰经把穆斯林置于高人一等的特权和统治地位,使得穆斯林可以获得巨大的政治经济和意识形态特权利益,宣扬仇恨杀戮,政教合一,万恩归主,宗教认同,排斥异己,根本没法改变,即使很世俗,也可能一夜之间回到中世纪。青海甘肃宁夏云南新疆的穆斯林都出现极端化和原教旨主义化,而且出现比较严重的认同问题,在骨子排斥异教徒,虽然表面上没啥问题,但是暗地里小动作不断。欧洲一旦伊斯兰化,恐怕将极大激发伊斯兰教的势力和扩张欲望。对伊斯兰教的低估和错误认识是一个大问题,一旦如此,恐怕世界将逐步伊斯兰化,根本不可逆转。
我想21世紀的兩大超强(中美)對Islam都有很深刻的警惕和防範。歐洲已在迅速衰落,如果真正伊斯蘭化,那麽只會更加無力影響世界格局。
2019-04-17 05:48 回复
世界对白
2019-04-23 11:04
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04737&s=syfwqtzr 王贻芳又开始到处忽悠了,还是没啥新鲜玩意。中国花360亿建造大型对撞机,到底值不值?顺便带一句,王先生怎么看几天前解放军军演时电磁压制台湾雷达?
沒有動員到各大媒體正版,我也就懶得評論。

國軍一向是接受美軍上一代的老技術裝備。這一直到20年前還可以以質制量,因爲當時共軍武器落後美軍兩代以上;10年前,共軍只差美軍一代了,對臺就有了數量上的純粹優勢;現在共軍軍工技術已經要和美軍平起平坐,國軍質量都差一代,根本沒得玩兒。
2019-04-24 14:32 回复
世界对白
2019-04-27 01:35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64015869503485#_0 发布了头条文章:《想参与大型对撞机之争?先搞清基本背景 | 袁岚峰》这波攻势蛮凌厉的,弄来“中科大胡不归”看来是针对民间舆论。
十四五將界,他們急了。

不過經過過去三年的論戰,科研界已經大致看穿他們的把戲,我覺得他們這個大忽悠會越來越搞不動。
2019-05-04 04:25 回复
世界对白
2019-05-01 22:54
杨振宁:大型对撞机盛宴已过,从30年前开始就已走在末路上 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19_05_01_499982.shtml “我的看法完全没有改变。”杨振宁最后直截了当地说:“我懂高能物理,我认为你不要走这个方向。”杨老真乃国士也!
這件事上,我的名氣地位遠遠不夠,只能在細節上講理,那麽就只對高能物理之外的科研人員有作用。楊先生的地位聲望極高,可以直接影響官員的理解,剛好和我互補。

他年紀很大了,高能所那些人一定是天天指望他壽終。還好十四五的規劃也就是這兩年的事,大對撞機若是連預研經費都拿不到,那麽十年之内就不可能上馬。

我注意到中國網絡上,原本對楊先生有很多詆毀的説法;大對撞機的論戰似乎使不少人回心轉意,正面認識到楊先生的成就和人格。這算是一個附帶的收穫吧。
2019-05-04 04:33 回复
GUI-龟
2020-01-14 10:06
关于相关报道的提问最近有报道说美国想建一个新型电子-离子对撞机(EIC),作为外行人有些看不懂这个操作,它和高能物理所要盖的那个对撞机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它只是诱骗中国浪费人力物力的一个诱饵?https://www.guancha.cn/industry-science/2020_01_13_531426.shtml
這個EIC是用對撞機來做核子物理,就像是同步輻射是用對撞機來做生化研究,和高能物理沒關係,用的對撞機也小得多。

EIC的周長不到4公里,比王所長的CEPC小27倍,質心能級140GeV,是LHC的1/100,利用既有隧道拓寬,原始預算(不含超支)已經達到26億美元,相當於180億人民幣。那麽你想大上幾十倍,又沒有現成隧道的CEPC只要360億人民幣,可能嗎?
2020-01-14 11:11 回复
huhg
2020-05-24 21:41
吸引力的加減邏輯吸引力的加減邏輯 王老師,我是一名粒子物理愛好者,完全贊成你的看法:“高能物理是死巷子”。我這裏有一個模型,非常簡單,簡單到讓人難以思索:粒子在三維結構上完全對稱,粒子的吸引力、排斥力在大小上完全對稱,粒子的有效作用距離完全對稱。這三樣對稱性居然能派生出不對稱,從而引出粒子的引力差異,引力的倍數差。這確實是令人驚訝的。 設兩組完全對稱的正六面體,一組黑色n個,一組白色n個。每個黑色正六面體的每一面可吸住一個白色正六面體,當每一面都吸住一個白色正六面體,一個黑色正六面體最多可吸住6個白色正六面體。為敘述方便下面用白子代替白色正六面體,黑子代替黑色正六面體。黑子與白子的最簡單比例(hu)為:(1:1),(1:2),(1:3),(1:4),(1:5),(1:6)。同理白子與黑子也有6個比例。黑子與白子間設有一個吸引力,記為1。白子與白子、黑子與黑子之間設有一個排斥力。這三個力大小相等。有效作用距離也相等。先做最簡單的模型。A組取6個黑子,排成一列,放在桌面上;同樣,B組也取6個黑子排成一列。AB為一個對照組。A組分別對應每個黑子貼上,第一個黑子貼一個白子,第二個黑子貼兩個白子,第三個黑子貼三個白子,依次類推分別貼上,四,五,六個白子。同理,B組也同樣貼法。結果A組黑白比有6組比例,B組黑白比也有6組比例。當AB兩組裏拿來對比的比例相同時,(暫時不考慮位置不同的情況)它們具有對稱性。反之,它們不對稱。 由於設黑白子之間有一個吸引力,記為1。另設A組的黑白比例為1:3,B組的黑白比例也為1:3。A正面對著B,AB之間處於有效作用距離內,在最簡單的情況及適當位置下,AB之間的吸引力為2。若在AB之間丟一個黑子下去,黑子會被其中的白子吸住,吸引力會變成3,增加了。若在AB之間丟一個白子下去,白子被其中一個黑子吸住,吸引力會變成1。吸引力減少了。理解了引力的加減邏輯後,計算力就容易了。按這模型算法,以hu值即比例計算,最少有6種同hu粒子間的力。按傳統以耦合常數和力的傳遞者的質量(如果有質量的話)兩種參數計算,有四種力。以傳統的方法將力分類,再以這模型算法,容易發現力的種類會多好多。力的種類受hu及黑白子數量限制。力的強度由比例hu決定。力的大小由黑白子數量決定。下面我將白子稱為起點正粒子,黑子稱為起點反粒子。起點正反粒子有個致命的缺點:不能單獨被實驗觀測所實證。這是專業內多少聰明人不敢花時間去仔細思索的原因之一。但是,大家一旦敢去仔細思考了,問題就豁然開朗。由於起點正反粒子在釋放時(即能量釋放),會不對稱釋放,這是可觀測的效應。 王老師,以你的資歷背景,卓越智慧,你最有資格判斷,這是不是一個好的模型?如果需要否定它,請給我一個必要理據。因為它就象我的夢中情人,簡單、自然、完美,一切都恰到好處,沒有需要修改的地方,沒有任何人工改造的痕跡。在找到有效的反證前,我很難放棄它,忘記它,不理它。
當簡單的粒子大規模聚集在一起,會產生新的集體現象,這些新效應來自粒子的互相作用,而不是個別粒子的特性,這叫做“Emergence”“湧現”。它乍聼之下很神奇,其實人類的日常經驗裏到處都是,整個凝態物理就是在玩弄原子的排列組合,看能湧現出什麽有意思的新效應。從同樣的原料出發,配方或製程稍有變異,做出的材料就有完全不同的物理、化學性質,可以看出湧現先天就是一個Chaotic phenomenon(混沌現象),也就是最終結果對起點非常敏感,所以要做邏輯倒推也是非常困難的。

你的模型,接近雪花形成的機制,你可以自行找資料深入研究。不過既然它是混沌現象,有無限多的排列組合,用人力一一嘗試不是有意義的工作。

高能物理和擬態物理不一樣,是從可以測量的現象出發,要剝離湧現效應,藉以推測背後基本粒子的特性和彼此之間的相互作用。所以對撞機做爲研究工具,要求了極高的能量級別和投資金額,卻仍是行業主流鼓吹的目標,就是因爲它搞的是一對一的對撞,自動排除了許多極端複雜的湧現效應。歷史上也相當成功,在讓人眼花繚亂的實驗結果中,整理出標準模型。目前的主要困難,是要理解基本粒子和時空本身之間的相互作用,前者遵循量子場論,後者則是相對論。這兩個理論當然也可能是湧現的結果,但是它們在應用上太成功、太乾净,所以如果來自更深一層的基本作用,所需的能階提升必然以百億倍計算,這是不可能用更大的對撞機來解決的。所以王所長要花千億美元來建的大玩具,只提高能階7倍,並沒有任何真正的知識擴展前景,它的用意除了養肥經手人員之外,頂多就是幾篇毫無實際意義的論文。
2020-05-25 01:51 回复
huhg
2020-06-23 21:30
信王老師,我的模型在1:6時似雪花狀。模型雖然簡單,但要理解透徹,還需要些時間。因此,我希望借老師8小時時間。為了表示我的認真與真誠,我將支付王老師一萬五千元港幣,作為酬勞。我們可以用whatsapp溝通,仔細解釋有關詳情。王老師只需聽取解釋並最後給出意見,不論好或壞。我都樂意接受。在這個愛好上,我已持續多年,是時候寫上句號或者展開一個新旅程了。(由於沒有王老師的Em地址,只能留言在此了。詳情我們私聊吧。huhgcheng@gmail.com)
你這樣讓我爲難了。我並不是貪戀錢財的人,設立自由捐款的賬號是仔細斟酌後的折中:一方面這個博客其實是一個講座,我花大量時間和精力來教學,收束脩是合理的;另一方面,我不願落入網紅陷阱,為追求流量而犧牲品質。但是即使是這樣的安排,還是有一個小小的危險,就是偶然有讀者會陷入非理性的崇拜,從而付出超越自身能力所及的資源。我在博客一向冷酷無情、往往不給情面,這不但是爲了與鄉愿如馬英九做對照,而且也是在不斷提醒讀者堅持理性態度。

客觀來説,每一百萬個民科裏,頂多有一兩個能做出真正突破。這不是因爲他們智力不足,而是沒有經過多年的科班教育,欠缺相關的“常識庫”(參見兩天前的留言討論),自然無法進一步做正確的推論。

既然你已經沉浸在這個研究議題許多年了,那麽爲了幫助你厘清人生裏的優先順序,我願意花時間看看你的研究。但是我很忙,八小時是不可能的;請你花幾天時間把它整理成兩頁以内的敘述,然後用訪客簿的私訊功能發給我。我只能承諾我會盡力理解你的論述,然後給你一個客觀的評價;事先警告,這個評價很可能不是你想聼的。我想一般人能接觸到的學者中,沒有人比我更具資格來做這類鑒定;希望你能虛心接受我的結論。至於酬勞,還是堅持我的慣例,大家以能輕易負擔得起爲準,自行考量決定。
2020-06-24 09:15 回复
huhg
2020-07-06 22:48
“同性相斥,異性相吸引”這是我的模型的通俗說法。物理學上,有兩個效應泄露了大自然的秘密:一個是電磁效應,另一個是煙滅反應(正反粒子或正反物質反應)它泄露的秘密更徹底、更基本、更簡單,是自然最基本的結構----起點正反粒子對稱性。煙滅反應和電磁效應一樣,它的適用範圍被過度限制了。將能發生煙滅反應的正反粒子對,適用範圍擴展開來,直到起點正反粒子對。這裏只研究起點粒子之間的作用力及作用距離(其它性質不在研究範圍內),並且僅僅研究他們的對稱性。起點粒子對稱原理一:起點正粒子與起點反粒子之間具有最小單位的自然吸引力F1,引力的大小等於起點同性粒子之間的斥力。起點正粒子之間F2及起點反粒子之間F3,具有最小單位的自然排斥力,且大小相等。F1=F2=F3起點粒子對稱原理二:起點正粒子與起點反粒子之間的引力有效作用距離R1,等於起點同性粒子之間斥力的有效作用距離。起點正粒子之間的斥力有效作用距離R2,等於起點反粒子之間的斥力有效作用距離R3。R1=R2=R3起點粒子對稱原理三:每個起點正反粒子都具有三維對稱結構,六個對稱面,每個面最多只可吸收一個起點異性粒子。每個起點粒子最多可吸收6個起點異性粒子。起點反正粒子比例hu由(1:1)到(1:6)。反之,亦然。從這三條對稱原理來看,正反粒子發生煙滅反應,並且全部煙滅生成光子,這種情況下,每個光子由一個起點正粒子和一個起點反粒子所組成。任一個粒子由起點正反粒子按比例組成。正粒子由佔多數的起點正粒子和佔少數的起點反粒子組成。反粒子由佔多數的起點反粒子和佔少數的起點正粒子所組成。hu值:在粒子裏,起點反粒子數與起點正粒子數的比值。hg值:在粒子釋放的能量裏,起點反粒子數與起點正粒子數的比值。在煙滅反應中,正反粒子全部煙滅成光子時,可以這樣表述:hu正Xhu反=1正粒子釋放能量規律:從易到難,不對稱釋放起點正反粒子。正粒子的hu變化趨向(不一定按順序,但一定按方向)(1:6)→(1:5)→(1:4)→(1:3)→(1:2)→(1:1)。因每一個起點正反粒子的吸引力、排斥力都是平等的,大小一樣,正粒子裏起點正粒子佔較多數,起點正粒子會被更多釋放出來。即hu>hg。“惠勒Wheeler(前美物理學會主席)曾經說過,當我們走近終極理論時,我們會驚訝它們為什麼不從一開始就顯而易見呢?我想惠勒可能是對的,不過那只是因為到我們發現那些定律顯而易見的時候,已經歷了幾百年的科學失敗和成功。”(《終極理論之夢》S.溫伯格P189(諾獎得主))。“根據一個世紀的經歷,大家都相信最後的理論應該建立在對稱性原理的基礎上。”(同上P17O)由溫伯格的話看來,我們認識上的固執、偏見可能可以維持幾百年!大家一直都在尋找各種對稱,甚至超對稱。不同的是,我找到了起點正反粒子這個支點,扛起了這座“對稱大廈”。 黃藍程05 o7 2o2o
我可以感受到你建立模型的動機和樂趣,但是這個模型和已知的宇宙相差太遠:你試圖解釋的題目是牛頓之後、Maxwell之前那兩百年的研究對象,這些問題已經被完全解決,沒有任何疑義。目前困惑物理界的是量子力學如何從更基本的原理湧現(Emerge)出來;許多玩了幾十年量子場論的真正大佬(例如Gerard 't Hooft)嘗試過,但頂多只能做些Hand waving,連Toy Model都弄不出來。

我知道這對你是很重要的,所以特別多等兩天,讓訊息在自己腦海裏沉澱過才回復。然而我依舊想不出其他評論,只能建議你放棄幻想,回歸到現實生活。一輩子擡頭仰望天空、尋思宇宙的奧秘,是少數極其幸運的教授才有的特權;低頭看著看脚下的人生之路、享受與家人手牽手的溫暖,是遠為切實的快樂。
2020-07-08 23:31 回复
huhg
2020-08-06 10:43
得到這三條對稱原理時,單純是有趣好玩,並沒有動機,也不知道他們可以做什麼?有什麼用途?甚至不知道“對稱”的概念,只知道他們是相等的。是的,“這個模型和已知的宇宙相差太遠”。這就好像磚頭與(用磚頭建起的)大廈之間的關系。磚頭只有一種,但大廈可以有多種多樣,千變萬化。宇宙內千變萬化,紛繁復雜,但我們關心的、尋找的、是不變的、恆定的對稱的東西。後來讀S.溫伯格的《終極理論之夢》,突然發現這三條對稱原理不就是他們夢昧以求所追尋的嗎?這時我有動機,動機是尋找感興的專業人士了解、認識這三條對稱原理。大家共同合作,解決問題。為了大家容易理解,這時才將對稱原理模型化。由於研究問題從源頭、起點開始,邏輯地解決問題就順暢許多。1978年左右,李政道在中科院作演講《對稱與不對稱》:“擺在我們面前的兩個主要疑難是:(1)失去的對稱性,(2)看不見的誇克”。我發現用這三對稱原理可以邏輯地解決這兩個疑難。一對起點正反粒子是一種統一,(正如原子是原子水平上的一種統一一樣)前題是這對起點正反粒子在力方面能建起“粒子這座大廈”:能派生出核強力、核弱力、電磁力、萬有引力。正如大家在模型看到的一樣,模型派生出的力比這大統一的四力更多。換句話說,這對起點正反粒子統括的範圍更廣、更大、更遠。昨日剛完成一份合約。之前一直很忙,工作繁忙就沒有興趣愛好了,拖到今日才回復,抱歉。另外:由於用我的香港支付寶,支付不了王老師的支付寶,只好借用女兒的大陸支付寶捐了點錢,請笑納。
玩玩消遣可以,不要太當真。
2020-08-12 14:35 回复
Fatgirl
2021-08-29 11:11
愛因斯坦在專利局當員工自己做研究時,應該算是民科,但是他除了比一般的民科多了正規的訓練之外,他專注的題目每一個都是當時科學界最尖端的問題,這好像沒甚麼但其實他沒有教授指明方向其時是很不容易的事,沒有人指導的人(對科學有興趣的人)通常就是找個路上常聽到的或是過去課本相關的題目自己就玩得不亦熱呼,我小時候也常幹這種事,不過就算是愛因斯坦,研究錯題目也只能是個民科
一百多年前,連義務教育都還是很新鮮的事,科研還沒有完全制度化,依舊沿襲了一些貴族豪門子弟當成私人嗜好來做的傳統,拿21世紀的標簽去强加在一個完全不同的社會環境上,有邏輯道理嗎?照你這個標準,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考古學家和古生物學家豈不是更多民科?Darwin寫《演化論》的時候,有教授頭銜嗎?即使到現代,是否民科其實依舊取決於能力而不是頭銜,例如21世紀最難的兩個數學問題解答者(Perelman和張益唐)在發表論文的時候,也都不是教授。
2021-09-02 00:59 回复
未來世界
2021-10-25 07:57
 看完樓下留言有件事想說不訪做一個思想實驗「如果學術界真的是完全憑事實和邏輯說話的純科學,假如真有民科有研究出什麼大發現,例如張益堂等級的發現如果被一個有自閉症並且自學成才的小夥子發表,而他沒有任何背景和權威結果會如何?想像看地球有78億人口這種例子其實很多,愛因斯坦不就提拔過很多新人?想都不用想當然是這個大發現被丟到垃圾桶裡,根本連論文被刊出的機率都沒有,但如果他是某某名學校畢業的數學系博士,就會有人認真對待了,就證明世界上根本沒有只看能力不看背景和權威的如果他把相關論文發表到網路上結果又會如何?99.9999%的人一定看不懂,最後網友只能留下類似言論「這麼長他媽的誰看得完這樣」然後文章超冷門沒人鳥他,因為超過100個自的網路連言民粹主義者不會看,而要經營一個能夠吸引有邏輯思考能力和理性的讀者聚集的論壇,成本是非常高的看完博主後駐我的感想是,這一樣是人性無法克服的兩個矛盾自私和愚蠢的雙重作用,即使是學術界也一樣會腐化的,所以講100萬次也是同樣的效果,如果不是伯主反度大對撞機的文章吸引竹夠多人的眼球,偶然被楊振寧看到,並且意外的他是無私+理性的科學家出來支持反對,並且以他的學術權威來背書,那可能就不會改變歷史至於為什麼博主反對大對撞機和楊振寧站出來反對的論點差不多,但是實際效果卻不同,同樣是論證我上面講到的邏輯,即使是學術界也不會完全看邏輯和事實,而是以一個人的名望、權威、垃圾論文發表數量來評價一個人,而大眾又蠢到無法分辨?
未來世界
2021-10-25 08:05
 看完樓下留言有件事想說不訪做一個思想實驗「如果學術界真的是完全憑事實和邏輯說話的純科學,假如真有民科有研究出什麼大發現,例如張益堂等級的發現如果被一個有自閉症並且自學成才的小夥子發表,而他沒有任何背景和權威結果會如何?想想看地球有78億人口這種例子其實很多,愛因斯坦不就提拔過很多新人?想都不用想當然是這個大發現被丟到垃圾桶裡,根本連論文被刊出的機率都沒有,但如果他是某某名學校畢業的數學系博士,就會有人認真對待了,這不就證明世界上根本沒有只看能力不看背景和權威的 如果他把相關論文發表到網路上結果又會如何?99.9999%的人一定看不懂,最後網友只能留下類似言論「這麼長他媽的誰看得完這樣」然後文章超冷門沒人鳥他,因為超過100個字的網路留言民粹主義者不會想看,而要經營一個能夠吸引有邏輯思考能力和理性的讀者聚集的論壇,成本是非常高的,因為網路平台的話語權也有壟斷性優勢看完博主後駐我的感想是,這一樣是人性無法克服的兩個矛盾自私和愚蠢的雙重作用下造成的結果,即使是學術界也一樣會腐化的,所以講100萬次也是同樣的效果,如果不是王博主反對大對撞機的文章吸引足夠多人的眼球,偶然被楊振寧看到,並且意外的他是無私+理性的科學家出來支持反對,並且以他的學術權威來背書,那可能就不會改變歷史至於為什麼博主反對大對撞機和楊振寧站出來反對的論點差不多,但是實際效果卻不同(假設只有站出來反對那學術界不會鳥你,非要楊振寧出來反對才有實際效果),同樣是論證我上面講到的邏輯,即使是學術界也不會完全看邏輯和事實,而是以一個人的名望、權威、垃圾論文發表數量來評價一個人,而大眾又蠢到無法分辨?
Fatgirl
2021-10-25 08:20
不是過去30幾年只有王先生想到這點,而是以前研究量測問題被排擠的很嚴重,根本不可能發論文,網路上還有故事說在想量測問題結果被實驗室教授警告.唯一可能是例外中的例外是Wojciech Zurek.現在因為量子電腦熱門連帶quantum information變熱門,所以這類問題也連帶紅起來
好吧,那我們等著看誰能搶先發一篇論文,把這個論述嚴謹化、正規化。不過FR已經都發表三年了,怎麽還沒人想到呢?是不是有興趣的都是做數學物理的,所以把精力全放到公理化去了?唉,我説過很多次,所有的物理理論都是等效理論;公理化實在不是太重要的事。

Quantum Information已經成爲高能物理界2020年代的新版超弦,30嵗以下的基本都靠追這輛新救護車來發論文。看到一群中年的過氣超弦人抱怨新一代偷懶取巧、專發沒有營養的論文,我覺得十分滑稽。
2021-10-26 03:09 回复
乌鹊南飞
2022-03-18 02:28
最近浙赣粤运河成为一个话题,江西省要挖一条联通浙江,江西,广东的大运河,目前预算3500亿元,论证接近完成,很快要开工,我是很怀疑现代在其他运输手段极为便利的情况下挖大运河能有多少经济效益,特别是这条河全程仅达三级航运条件,也就是只能供1000吨级船行驶,预算还如此巨大(南水北调也才花了2500亿)真的有必要开建吗?(找不到能对应的文章,我想都是属于大预算工程,放在这里应该还行吧)
傳統土木工程的問題不在於技術風險和專業忽悠,而是經濟效益的評估,這只能由當地當事團隊仔細分析,我一個外人無從置喙。這類議題應該留給直接瞭解真相,而且願意實名作證的人來討論;除非你有第一手核實的論據指出官方評估結果有錯,並且看過/能反駁支持建造工程者的意見,否則就應該閉嘴,以免傳播噪音污染公共論壇。尤其在這個博客,如果你引用的論述來自匿名的網絡評論,直接違反《讀者須知》第六條,嚴重警告一次,禁言兩個月,再犯拉黑。



在此特別提醒大家,不尊重我的時間精力,把這個博客的留言欄,當成其他網絡論壇一樣隨便發言的人,都有被立即拉黑的危險。這裏的一切討論,必須字字以求真為目標;網絡上到處都是網紅“學者”,專門滿足求爽的意願,一般人用不著來這兒騷擾真正想做學問、求真相的絕對少數。
2022-03-18 06:35 回复
百分之百
2024-04-22 09:56
王博士,请参考 郭松民《三体》批判:通往黑暗森林的道路。《三体》获西方奖项的原因在于对中国人中华民族的自黑。
中國作品必須自黑只是美國評審的基本要求,《三體》原本只能象徵性地入圍,是碰巧學會裏的保守派會員造反,白左派鎮壓之餘,想要極度羞辱他們,才刻意選一個讓紅脖子最難受的黃面孔來得獎,所以劉慈欣的“國際地位”其實建立在作爲白左的“多元”花瓶之上,那些SB紅卻自以爲是“民族之光”,真是絕大的反諷。

同樣的,中醫使得每個中國人的祖宗十八代平均早死25年,等同殺祖仇人的18次方,但中醫教徒一面享受著現代醫學所帶來的疫苗、抗生素、殺菌劑、麻醉技術、X光等等延壽手段,另一面卻反過來頂禮膜拜害死無數祖宗的中醫,稱其爲國家民族的光榮,真正是數典忘祖的奸惡罪行。這其實不是理工科和文科的差別,就算不懂邏輯辯證(個人“實踐”過中醫就可以確定其功效?那麽只要有一個人上過一次教堂豈不也證明上帝存在?)、醫學原理(尤其是Placebo Effect安慰劑效應)、統計意義和科學規則,只要讀過中國歷史,怎麽可能沒注意到那許許多多20、30、40嵗早夭的帝王,其中大多數歷史明文記載是吃藥而死,更別提無可計數養不到大的皇子皇孫;若是還讀過世界歷史,那麽就應該知道每一個國家都有對應著中醫的土方(包括美國在内),而這些土方體系是互相矛盾的(尤其參考印度版),唯一的共通點在於對壽命的巨大負貢獻。現在我已經把理工科和文科都應該能夠簡單理解的事實證據(而且是超大規模天然實驗的直接證據)捧出來送到衆人面前,就是巨嬰都沒有藉口了,還在負隅頑抗的只能是出於愚蠢,天生的、極端的愚蠢,而愚蠢的外溢正是邪惡,這是因爲中醫教不但鼓勵詐騙、浪費經濟活力,還迷惑病患、干擾現代醫學挽救人命的努力;換句話説,這些人爲了縱容自己的迷思,害死人命在所不惜。博客一再强調,蠢蛋沒有對公共事務置評的權力,就是因爲人命關天,不應該放任殘害性命的愚昧主觀臆想污染社會認知。
2024-04-23 20:52 修改
melosny
2024-04-23 10:02
国内中医教泛滥,一直以来都是由于最高层的推动。建国后毛泽东就亲自下场扭转了当时卫生界淡化中医影响的努力,称中医为中国对世界的贡献之首。当今最高层对中医又是推崇态度,所以如果没有官方强力拆除中医利益集团在体制内关键节点的占据,打击中医教的前景就如同学阀学术问题一样,是极度令人悲观的。
毛澤東受時代限制,所受教育之中一點科學成分都沒有;他雖然對中國歷史做過仔細研究,但所學流於浮面的權謀應用,沒有觸及更深的理性邏輯脈絡,因而一直有反智傾向,全民大煉鋼、畝產萬斤和整個文革都是明顯的案例。但我不想多談這些政治敏感的議題,畢竟過去已經過去,追求未來公益最大化才是重要的努力方向,尤其毛的錯誤還是敵方宣傳策反的方便著手點;這其實也是當代中共政權對毛澤東功過的不成文官方態度:聰明人都知道正確的評價,但多説不但無益反而有害於國家團結和政治改革,大家還是針對時弊就事論事,盡量不要去回顧毛的政策影響。
2024-04-24 01:10 回复
百分之百
2024-04-23 16:09
因为又扯到毛泽东了,我不得不出来再发表如下意见:完全赞成工业化成果可以大幅提升寿命,除了王博士说的,像驱虫剂、自来水、马桶下水道、牙刷、牙医工具、冰箱、钢丝弹簧床垫、冷暖适宜的房屋等等都有宜于提升寿命,毛时代赤脚医生下乡,教会农民只喝开过的水、普及卫生生活习惯等措施也有利于增寿。完全赞成现在中医界充满了不负责任的骗钱行为。我认识的中医就有靠搜集无数方子装扮成神医名医,引得无知民众花大钱买药。不过中国尤其是偏远地区的西医,利用信息不对称骗人的也不少。我与生医行内博士交流,觉得博士您的两个论据有问题:第一个,医生在古代是稀缺资源,中药很贵。古时穷人根本没什么人能享受到医疗服务。新中国的医疗体系下乡也是毛泽东、周恩来和支左军官们努力了很久才实现的。应比较同时期富人的寿命,东北师范大学硕士王红印根据葛剑雄、曹树基所著的《中国人口史(第四卷)》和《18 世纪英格兰的人口增长:一个批评的重新评估》统计,中国明朝200多年间,富裕人群的人均预期寿命,与300年后的英格兰富裕人群的人均预期寿命相当。英国进行工业革命后,人均预期寿命增长明显;100年左右时间,人均预期寿命增加了约20岁。而没有进行工业革命的中国,从宋朝到明朝,500年左右的时间,人均寿命仅增加了10岁。工业革命确实起很大作用,但不能排除中医对富人寿命起的作用。第二个,皇家医疗资源也不见得是最好的,皇家不见得是中国最有知识文化的阶层,随着退化衰落,也可能充满了迷信,比如炼丹,甚至是给皇子们服用某些定神药丸。著名医生,张仲景、李时珍都不是御医,黄元御倒是做过乾隆的御医。“医学界还没认识到中药为什么会在covid里管用,所以做不出任何有效临床;不知道是什么科学原理,所以不可能设计出成功的实验”,科学有局限。另外西医对很多问题无解决方案,如感冒包括新冠自然痊愈后的调养,西医认为体温37度很正常,目前想调理还是要用张仲景的柴胡桂枝汤。这些类似经方,在医疗资本化的今天,只有一些中成药垄断集团忙着跑马圈地改制成中成药,无人去搞清楚其起作用的机制。但这些经方、养生技巧和偏方如果确实有作用,但又无法科学化,就无法打倒中医教,也会继续有一些人利用中医教骗愚昧人群的钱。
我在《龍行天下》節目中,開始討論中國古代壽命預期之前,特別强調底層勞動人民因爲營養不良、操勞過度、也用不起醫療,所以預先排除出樣本,只討論中產階級以上、用得起中醫的人,也就是至少是小店的掌櫃。你卻還在大談“古时穷人根本没什么人能享受到医疗服务”。接下來引用不怎麽相關的全民壽命預期統計,還放著學界公認、隨手就有的數據(參見https://www.statista.com/statistics/1040159/life-expectancy-united-kingdom-all-time/)不管,卻專門去找Crackpot例外。至於你所作,皇家是否適合作爲中醫治療成果的重要觀察樣本的論述,更是慘不忍睹,沒有一個字有邏輯道理。他們用的中醫,當然是用戶眼中的最頂級,其他什麽“知識文化”、“迷信”、“御醫身份”之類的藉口,都假設(1)古代存在金錢買不到的高等醫療服務,達到25年壽命的差別;(2)現代的中醫教繼承的不是主流醫術,而是前述虛無飄渺的仙醫手段。前者顯然是小説讀得太多之後的臆想(否則最最基本的,必須提出李時珍、張仲景能治療簡單破傷風的證據),後者更是明顯違反事實。

狡辯術中的刪除無視對方論述的既有關鍵部分,挑選被扭曲過的統計數字,以及采用明顯違反事實的前提(亦即“婉約”的撒謊),你一個段落就都犯了;如果這樣都不拉黑,就沒人值得拉黑了。



這個留言的論證,欠缺生醫和歷史常識的程度到了極致,如果要全面矯正,必須專門寫不止一篇長博文,但這個議題相對次要,大家自己客觀搜證、認真想想,就足夠了。這裏我只做關鍵的點評。

首先工業革命對平均壽命的影響,集中在底層勞動階級(所以與核心辯證議題無關),主要來自兩方面:正面是對收入和營養攝取有幫助,負面則是污染造成以往沒有的傷病,兩者相互抵消之後,只有些許正面净效應,這可以從上面我給的英國人均壽命歷史看出來:工業革命在18世紀後期開始,全民平均壽命卻一直到1870年之後才真正突破40嵗。

那麽1870年前後那個轉捩點是怎麽來的?是1854年倫敦霍亂疫情中,John Snow提出病菌為病原體的理論,開始推廣在醫院和病戶隔離感染源的努力,到1880年Louis Pasteur合成人類第一款疫苗,那26年的進步,實際上正是現代醫學的奠基過程。李時珍知道病菌是什麽嗎?張仲景能阻止病菌在人體内繁殖爲害嗎?光凴當時文人的吹捧來臆想他們的功力,全然不顧那個時代的世界認知還停留在《聊齋》階段,真是愚蠢的典型。

農業社會的人均壽命從18世紀之前,底層30嵗左右、中產以上(在當時是Top 10%了)頂多50,一路爬升到現在工業社會全民80左右,最大的進步在於減低嬰兒死亡率。新生兒的父母能合理預期他平安長大成人,即便在先進工業國家,其實也是20世紀後的新現象(注意1913年英國平均壽命還只有52嵗,比現在低了30年);除了衛生觀念和疫苗的幫助之外,一直到二戰前後抗生素普及,才算是真有把握養活嬰兒。例如乾隆前後共有17個活滿周歲的正式皇子(過早夭折的還不算!現代壽命數據卻是出生時活著就算入統計),平均壽命是27.7嵗;皇女更慘,10個人平均壽命只有18.9嵗;事實上古代女子平均壽命普遍低於男性,主因是難產,張仲景能解決嗎?嬰兒因病菌感染而夭折之前,就算皇帝能找到李時珍,他能拿得出抗生素嗎?

以上這些簡單歷史事實,只要肯花一點時間去搜尋,然後排除既有偏見去思考,自然就能達到極度明顯的正確結論。拿著低級偏見來博客胡扯,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別忘了,博客只在乎客觀真相,不在乎讀者的主觀臆想,不能把求真視爲最高優先的人,原本就不應該來浪費大家的時間。
2024-04-24 02:49 修改
薛丁格的貓
2024-04-24 16:16
力量分配~一、上篇留言說到李時珍,我想版友可能是想表達,李時珍與一般存心想騙人的術士不同,至少有心探究真相(https://www.chinatimes.com/hottopic/20220409002863-260812?chdtv),以當時的時空侷限來說,至少算個良醫(良心的良)。但客觀來看,因各種基礎知識的匱乏,整體貢獻極其有限。二、中國目前面臨”重要且緊急”的問題是金融,”重要但沒那麼緊急”的問題則是科研管理,無論是從成本效益或宣傳策略角度出發,個人覺得當前首要目標是金殖集團,次之則為科研界的假與大,應集中精神與力量對付之。至於中醫與國術,淺見如下:(一)中醫(台灣已正名為傳統醫學科):舉一親身見聞,具備電機碩士學歷的朋友,太太孕吐,看了幾間西醫沒效,去看中醫,有所改善(無法排除瞎貓碰死號子因素),但重點來了!他摔傷手指,儘管先前有”好的體驗”,第一時間、甚至第二時間….還是找西醫(但信任的醫師出國,又因一些特殊緣故,打死不願開刀,才去找中醫傷科處理)。從這個例子,我想說,正因為人命關天,在民智已開的現代,應該沒有甚麼人會在有重症或急症時找”傳統醫學”處理,頂多是面臨一些疑難雜症時,作為現代醫學的一些補充,王老師不必太過憂心,就算有些浪費時間或金錢,傷害可控,且還好過美妝健康食品(參閱日本小林紅麴事件)。(二)國術:更不會有甚麼危害了,稍有腦子的人,應該不會學了詠春就找10個人對打,時至今日,國術應該就像我們去健身房上瑜珈、皮拉提斯、boxing課程差不多,只是運動健身的項目之一。三、結論:如果中國是一個病人,金殖集團賣國行為是心梗,隨時要你命;科研的假與大是腫瘤,須在變為惡性之前除之;中醫教像是….新冠後遺症吧;至於國術….或許是已經與身體學會和平共處的小傷。
1.沒錯,但這也正是他邏輯混肴的核心:中醫之中當然有少數的良心人,但他們的實際療效一樣和現代醫學有著無可跨越的好幾個代差。

2.3.這些反智現象的直接立即危害的確是遠遠沒有金融那麽大,但間接的影響卻是隨處皆有,只不過在常人眼中無跡可尋罷了;如果當年我選擇提早批評潘建偉而被《觀察者網》全面封殺,《美國陷阱》因而不爲人知,造成中美夫妻論的延續,那麽事後會有多少人知道國家社會承受了無形損害?

因爲金融議題的核心地位,所以我過去幾年才會嘔心瀝血地努力建造完整的邏輯敘事和理論架構(參見《波音衰敗之源》、《從回購利率暴漲談美國經濟周期》、《社會主義國家應該如何管理資本》和《金融史觀》系列),但從2019年以超越整個學界想象的先見,預先描述下一個金融危機,並據此規劃最優戰略回應,然後國家卻放任金融主管一路賣國,到現在事實真相也才稍微有些受衆,這種緩慢艱難的傳播速度,説到底不就是社會整體的理性程度不夠的結果嗎?如果不趕快消除反智趨向,以後的智慧先見一樣會被擱置無視,戰略機緣一樣會被錯失;換句話説,放任劉慈欣愚化民衆以自肥卻不批評的結果,就是大對撞機差點矇混過關,然後潘建偉可以一代一代的找新藉口割韭菜。所以中醫教之類的愚昧現象不但不是無關緊要,而且是長期治本的關鍵所在。這在中國是如此,當年的美國也是因爲放任金融資本以白左反智歪理替換了社會主義思潮,才會有帝國衰敗的加速,最終造成改革的無力和無望;中國的SB紅現在大約相當40年前的美國白左,而中醫教約略等同“心理性別”(不過商業利潤大上幾萬倍),都是乍看之下與日常公共治理無直接關係,但實際上激發群衆中愚昧大半的政治熱情,擠壓理性思維的生存空間,讓有實際意義的討論無地留存,特別是正確改革方向的論證基本無從傳播擴散。
2024-04-28 06:15 修改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