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美國】【海軍】蛋糕與美酒

2018-12-29 07:28: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22844616



看過老電影《Mutiny on the Bounty》(《叛艦喋血記》)的讀者或許記得,冷酷殘忍的艦長Bligh喜歡隨口處罰手下的水手,即使是小錯,也會導致嚴厲的中世紀刑罰,包括Keelhauling(用繩索拖過船底,有很大的生命危險)、Flogging(鞭刑,也有生命危險)、Birching(用末端分叉成幾十支細條的樺樹枝來抽打)和“Bread & Water”(“麵包與水”,關三天禁閉,期間只有麵包與水)等等。由於懲罰與錯誤不對等,不但沒有紀律上的幫助,反而嚴重打擊士氣。所以英國海軍在18世紀就開始廢除這些舊式的刑罰,最後一個是“麵包與水”,在1891年被明文禁止。

然而在21世紀,仍然有一個海軍不但繼續容許艦長隨意施行有幾百年歷史的“麵包與水”,而且其實在一些軍艦上還很常用。我說的,正是當今的世界霸主、無可爭議的頭號海軍:美國。

現代的社會非常複雜,分工極細,所以各個專業都有許多不爲人知的細節,但是當媒體終於在2017年報導了美國海軍的一位巡洋艦艦長因爲太過類似Bligh、特別喜歡使用“麵包與水”,而使全艦官兵怨聲載道,我還是因迷惑而震驚(Flabbergasted)了。畢竟如果不是官方的《Navy Times》(《海軍時報》,參見https://www.navytimes.com/news/your-navy/2017/10/09/i-now-hate-my-ship-surveys-reveal-disastrous-morale-on-cruiser-shiloh/)領頭發文,任何人的第一反應都會以爲這又是一個“假新聞”。

前面所提的這艘巡洋艦是美國第七艦隊常駐日本的USS Shiloh(舷號CG-67),那位現代版的Bligh是海軍上校Adam Aycock,他在2015年年中出任艦長,不到半年就送了至少五名水手到基地的牢房關三天“Bread & Water”的禁閉,原因通常是像放假晚歸幾個小時這樣的小事。於是整個橫須賀的美軍就給Shiloh一個新的外號,叫做USS Bread & Water。艦上的官兵上岸的時候,也不敢穿戴有艦徽的衣物,深怕被衆人取笑。

“Bread & Water”的傳統在美軍延續了這麽久,Aycock這樣的艦長雖然不是太普遍,但也是代代都有的,爲什麽在2017年忽然成爲一個話題呢?這是因爲在那一年年底,第七艦隊做了全面的内部整頓,包括對所有官兵做問卷調查,專注在與士氣有關的議題上,“Bread & Water”因此而浮現;而第七艦隊爲什麽會有特別的内部整頓,我想熟悉軍事消息的讀者都可以猜得到答案,就是當年一連兩次的撞船事件(參見前文《美國軍艦撞船事故的分析》)。

當然美國海軍對連續撞船事故的真正結論,是第七艦隊任務過多,官兵疲於奔命,連基本的睡眠都嚴重不足,更別提技能訓練了。“麵包與水”只是連帶扯出來的一件小事;Aycock的任期剛好届滿,於是被退下來,轉任研究員的閑職。既然輿論一致聲討,也就順應輿情來修改規章,從2019年一月1日起,不再容許那個被水手諷刺地稱為“Cake & Wine”(“蛋糕與美酒”)的行政處罰方式。距離英軍的現代化改革,美軍只落後了128年。

Aycock艦長,正準備做告別演説;他那時必然已經知道,他的海軍生涯實際上已經告一段落

在過去幾年,關注美國海軍的觀察者都會注意到它在艦長那一級的軍官,有著很嚴重而明顯的素質問題。除了前面的提到的USS Shiloh以及撞了船的USS Fitzgerald和USS John McCain之外,還有我在《楣星高照的巡洋艦》一文中所討論的USS Cowpens(CG-63,2013年出事的時候,也同樣屬於第七艦隊,常駐在橫須賀)的連續三任問題艦長Graf、Martin和Gombert。比較少人知道,有今年被解職的兩名核潛艇主官(USS Florida和USS Bremerton的艦長,參見https://www.navytimes.com/news/your-navy/2018/09/04/navy-fires-second-sub-commander-in-five-days/ )。

其實美國海軍每年拔掉的艦長都在10名左右,我所知道近年最多的一次是2011年,達到23人之多。被解職的理由,有一半是貪污和私生活混亂這些以公謀私的事情;這是初嘗權力之後的普世人性趨勢,美國海軍願意清理就行了,倒不見得有什麽特別意義。我真正關心的是另外那一半,他們不是像Aycock和Graf那樣殘忍嚴酷,就是剛好相反,一心要當好好先生,結果自然是紀律廢弛。不過這兩類問題艦長,表面看來是相反,毛病的根源卻是同一個,也就是懶政。當過主管的人都應該知道,管理一個組織很累人,有許多細節要注意,事事必須酌情處理,這往往是極爲繁複費時的。如果想偷懶,那麽或者完全不管細節,或者只抓撞到自己眼前的,然後無限上綱,兩者其實是同一個硬幣的兩面,也同樣是在位者不適任的明確表徵。他們是如何升到指揮職位,體現了體系的深刻問題,就如同Trump和蔡英文的當選,是體制低劣的明確證據。

美國海軍在國家政治社會體系持續衰落的背景下,還算是紀律相對好、維持了自清能力的一個支柱。但是長期下去,局面仍然不樂觀。至於共軍,在世紀之交發生了緩慢而長期的腐化現象,習近平的整肅軍紀,是刻不容緩的重要改革。

3 条留言

吶吶溪
2018-12-29 09:09
好奇請問:「麵包與水」還有什麼非字面上的意義嗎(比如三天只有一小塊麵包和一杯水)?三十年前我也在台灣的基層連隊服役過,逾假不歸禁閉三天雖然不算輕罰,但是和 Keelhauling、Flogging 或是 Birching 似乎完全不在同個檔次上。以前的兵休個假在外面被憲兵找麻煩說皮鞋銅環不夠亮回來都有可能被關禁閉。
中世紀海軍或許會餓得你半死不活,但是21世紀的美軍是很人道的,至少規章上說被罰者可以要求任何數量的麵包。

“Bread & Water”的確算是比較輕的懲罰,不過連吃三天的硬麵包,只怕是比一般人想像的還要更難受些。而且一般是在港内才會施行;出任務的時候,人手永遠不夠,就只能趕快打一頓了事。所以你出海幾個月,到港了反而被關著吃硬麵包,而同伴們是在客棧裏飲酒招妓狂歡,這不是特別讓人高興的事。

一旦出海,如果沒有嚴重到Flogging,那麽就只用一條打了結的繩頭來抽人,這叫做“Starting”,“開工”,因爲它一般是用來懲罰偷懶的人。有的船長會有專門助手整天拿著繩頭跟在身邊,隨時可以抽兩下。
2018-12-29 11:40 回复
狐禪
2018-12-29 11:47
嚴厲的長官不見得不受部屬愛戴,看嚴厲的著眼點何在。為團體競爭力的會被尊重,為顯官威會被指責。理智上的分別很明顯,在情緒上就不一定修練得到家的。
正文裏已經簡單解釋了:嚴厲執行紀律能不能服人,差別一般在於是否公平合理,然而要做到公平合理,就必須事事躬親,才能面面俱到。這些破壞士氣的凶惡主管,只看到自己鼻下的方寸空間,處罰的都只是剛好撞上的倒霉鬼,那麽大家自然就不會服氣。
2018-12-29 11:55 回复
desertfox
2018-12-30 03:39
軍紀是戰力的根本, 所以我覺得整肅軍紀必須嚴苛, 那是天然的屬性沒什麼折扣好打的. 原則是公平也就是上下一體適用, 作法上則是要公開; 對犯事者或者通告違紀的處罰, 或者集眾觀刑. 我覺得既使在現代, 在任何國家任何部隊裡, 所謂的戰力就跟儲存在水庫裡的水一樣, 而軍紀就是水庫的壩堤, 那是容不得甚至一個蟻穴的存在. 總之我覺得軍紀應該是寧嚴勿寬的. 像逾時歸營我就覺得很是嚴重的事; 如果大家都來這一套那軍隊就不成軍隊了. 我在台灣野戰師的士官隊服役時有次當值星就碰到這種情形. 那時部隊剛從金門移防回到林口, 有個兵去吃拜拜逾時歸營兩個鐘頭, 回來後被我拉到寢室裡一頓拳打腳踢. 那時大家都睡了, 被揍的兵慘叫連連把大家都炒醒了. 我剛上任的隊長把我叫出來悄悄的跟我說; 這裡是台灣不是外島, 不來這一套的. 那兵如果上告, 我有可能被判軍法. 既然上官說話了, 我回到寢室後就準備結尾, 以是發話問那個兵有無認識到自己所犯的嚴重錯誤. 不想那個兵很倔強竟然站在那裏一聲不發. 這時我的室友和同事 (一個陸軍官校的正期生) 忍不住了, 抄起一根棍子又是一頓猛揍, 這時那兵才慘叫求饒. 事後我們兩個也沒被告, 我也按時退伍, 當時是1979年. 但如果換到現在, 恐怕我和我的同事就要吃官司了. 按說這種事如果文明處理; 關禁閉或取消以後的休假都是可以的, 但即使到現在, 我還是會想; 那會有效嗎? 會不會生出更多的怨懟? 一頓胖揍是不是更直接更有效一點? 承平時期如何維持軍紀我其實不知.
我的看法是,獨立於寬嚴尺度的拿捏之外,紀律還有必須公平一致、就事論事這個原則。不只是個別主管必須有一貫的標準,主管與主管之間也不能差異太大。

美軍從來就不以紀律見長,自從改為募兵制之後,更是難以統一施加嚴格的標準。Bread & Water在這樣的背景下,顯然不可能達到“公平一致”,所以最終取消是必然的。
2018-12-30 10:21 回复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