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美國】再談美國的腐化

2018-12-06 04:30: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20933727



兩個月前,我在《美國政壇的系統性腐化》和《從Manafort案談起》兩文中,解釋了現代美國的政治腐化已經是全系統、全層次、深入核心、人人有份的,只要隨便掀開一塊石頭,下面必然是爬滿了腐蛆。但是平常自然沒有媒體或個人膽敢/能夠去掀開真相;剛好美國政壇的建制派爲了與Trump所代表的民粹派鬥爭,派任了Mueller為特別檢察官去調查Trump身邊官員和外國金主的交易,我們才得以管窺美國政治的腐敗現象。

今天(2018年十二月5日)消息傳出,Mueller決定Trump的前任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已經充分合作,把和俄國交涉的過程交待清楚,所以不必坐牢,只處以罰金。這完全不出人意料,因爲Michael Flynn原本是高級將官,從政只有2016年的幾個月,和Trump一點淵源都沒有,現在就算為前老闆撒謊到底,也不能指望自私刻薄的地產商人會因此而對他特赦,所以乖乖招供是唯一的理性選擇。真正有趣的新資訊,在於一同公開的一件附帶消息:Flynn未登記而成爲外國説客,不只服務了俄國,土耳其也是顧客之一。

目前已有的訊息是,土耳其在2016年七月軍方發動政變失敗之後,Erdogan政府在八月就聯絡上Flynn。當時Trump還沒有當選,一般人都認爲他機會渺茫,Flynn做為競選團隊中的顧問,居然在三個月内就拿到53萬美元的報酬,一直到大選結果出來,才結束。我們不知道是因爲Flynn覺得真要當官了,繼續拿錢風險太大,還是因爲準備上臺,要求加錢太多,土方負擔不起。但是一個衆人不看好的競選團隊成員,動動嘴就有這樣的錢可拿,那麽像是Hillary的團隊要價多少,大家可以自行想像。

本周稍早,Manafort案也有進展。Mueller向法院報告說Manafort的所謂合作,虛情假意、純屬敷衍,要求立刻從重判刑。Manafort和Trump也沒有什麽淵源,那麽他爲什麽甘冒大險,一方面和Mueller虛與委蛇,另一方面和Trump的律師團隊暗通款曲,把檢察官所問的問題轉告給他們呢?我認爲唯一合理的解釋,是Manafort和Flynn不同,他幹這行生意已經30多年,骯髒齷齪的事太多、牽扯到的大人物太廣,如果通通交待出來,後果無法控制,所以只好鋌而走險,希望Trump會願意為他付出特赦的政治代價。而前面提到的那些不知名的大人物們,自然也會幫他在Trump面前説話,所以特赦的機會要比Flynn大得多。

從這個角度考慮,就能很好地解釋另一個奇怪的現象:Trump多年的法律助手Michael Cohen,也選擇和Flynn一樣乖乖和Mueller合作,而Manafort這樣的短期外援,反而願意守口如瓶。上周有報導,Cohen之所以“變節”,是因爲他判斷Trump會斷尾求生、落井下石。一個與Trump共事十多年的人,應該很瞭解他的涼薄性格,而Manafort這樣老謀深算的政客,又沒有什麽交情,卻情願把身家性命交到他的手上,背後不見光的權力交易,可想而知。

Manafort的專業,主要對外。美國政壇臺面下真正的大筆交易,其實還是來自内部,例如Cohen的“客戶”都是美國國内的。不過因爲這行生意太過成熟,謀食者眾,才逼得Manafort等人向外開闢藍海市場。就像中國的手機工業一樣,國内競爭太激烈了,自然會有小米到印度投資設廠的事。

内部腐敗的成果是什麽?去年為財閥們大幅減免所得稅和公司稅,顯然是Trump至今最大的成就,但是還有成千上百其他的小法案,一般老百姓根本不會注意,也注意不了,美國的主流媒體當然也不會去分析。我在這裏舉一個很小的例子,也就是在前述2017年減稅法案裏夾帶著的一個項目,叫做“Opportunity Zone”(“機會地帶”)。

所謂的“Opportunity Zone”,就是美國聯邦政府指定了人均收入為大約最低10%的縣(County),任何公司和個人只要在這些地方做任何超過7年的投資,就可以抵掉其他收入的資本利得稅。乍看之下,這好像類似中共在貧困縣所做的扶貧工作,實際上根本是兩回事。

這是因爲美國的這個法案對所謂的“投資”完全沒有限制,所以私人資本自然選擇最安全、報酬率最高的項目,也就是房地產。其結果是幾百個新的REIT(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房地產投資信託)馬上出現,專門炒作這些地區的住宅、商業和農業地產。換句話說,聯邦政府用減稅去補貼房地產商炒地皮,當地的人民面臨的卻是高漲的地價和房租。

因爲這個項目很新,所以它所造成稅收損失和經濟上的浪費還很難精確估算;我個人覺得在未來20年,應該會遠遠超過千億美元級。當然只要美元仍然是國際儲備貨幣,就算是十萬億美元的浪費也很容易解決(解決的方法叫做“量化寬鬆”)。不過這裏幾千億、那裏幾千億,通通加起來,還是有局部壓力的,所以也就難怪美國的財團和富豪們不再只看著來自中國的利潤,而開始支持民粹、遏制中國崛起;其目的是維持美國的霸權,因爲只有如此才能保護他們“既有的生活方式”(“Way of Life”)。所以中共政府在和美方談判的時候,不能再單純指望財團勢力會壓制美國國内敵對中國的企圖;在戰術上偶爾利用個別富豪還算可行,但是在戰略上必須有長期抗戰的準備。

【後註一,2022/03/10】昨天美國國會在拖延了五個半月之後,終於通過了這個財年的年度預算,總額一萬五千億美元。然而這裏真正重大的消息内容卻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只有《CNN》的一個評論員做了公開討論(參見《Congress just got its secret weapon back》);我鼓勵讀者去深入瞭解,這裏簡單總結一下。

美國政壇素來是衆多利益集團分贓的平臺,尤其國會有個傳統,容許各別議員設法在聯邦預算法案之中明列專項,把錢花在自己的選區;這在口語中叫做“Pork Barrel”,專業術語叫做“Earmark”。2008年John McCain代表共和黨參選總統大選;他一生痛恨Earmark,所以也將其列爲主要競選議題之一。雖然他落敗給Obama,共和黨卻在兩年後的期中選舉奪回衆議院,新任衆議院議長Boehner是McCain的知音,成功修法禁掉了Earmark。

然而美國社會已在全面腐朽的過程中,禁掉了合法的腐敗,除了鼓勵非法的腐敗之外,還有遠遠更嚴重的副作用:亦即沒有了臺面上的利益交換,建制派因而失去對社區和議員的掌控能力,大幅加速了右翼民粹的興起。正是這一群極端選民和他們所支持當選的新議員,先在2015年成功逼迫Boehner下臺,然後在2016年把Trump捧上總統大位。

當前民主黨議員團隊眼看著在年底的期中選舉將會喪失衆議院的多數,在失去政權之前大家趕緊先撈一票是人情之常,於是默不作聲地解除了12年來對Earmark的禁令,不過爲了遮掩,把它改名為“Member Directed Spending”。未來幾年“MDS”有可能成爲美國政治新聞裏的新詞匯,不過其所描述的現象,卻是遠自幾百年前英國首創Parliament之初就一直流傳至今的。

18 条留言

狐禪
2018-12-06 12:45
天下大勢,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至於天下財富,我就不知了。

Thomas Piketty在《21世紀資本論》裏已經論證過,除非有全國性、根本性的大災難,資本纍積的速度高於GDP的成長,所以資本只能隨時間而越發集中;換句話説,和平狀況下,自由市場經濟必然會加劇貧富不均。
2018-12-06 13:15 回复
虐猫狂人薛定谔
2018-12-06 13:39
今天两个新闻在微信朋友圈爆炸,一是华为老板的女儿在加拿大被抓要引渡到美国,二是张首晟在斯坦福跳楼自杀,各种传他被调查涉嫌公司偷了美国的技术。中国一般关心政治的人,对美国现在的做法充满了警惕和不信任。观察这两件事的后续,也许某一部分切合这篇文章的标题吧

美國人向來就是Bully惡霸,現在已經決心與中國敵對,還有什麽做不出來的?

我一直都認爲中方低估了美國人的下限,對他們的行爲標準有著幻想。這件事應該會有助於消滅這類幻想,讓中方在外交上更加務實。
2018-12-07 21:31 回复
天涯觀光團
2018-12-06 13:50
今天(12月6日)傳來消息說加拿大扣留了華爲首席財務官CFO孟晚舟,稍後會引渡美國受審,呵呵鄙人聞訊大吃一驚,這是中美競爭進入瘋狂節凑階段了嗎 ?

早有徵兆。

我從一開始,就不願意讓我的文章翻成英文,所有美國英文報紙、網站邀稿一律婉拒。
2018-12-06 13:58 回复
虐猫狂人薛定谔
2018-12-06 15:48
https://ustr.gov/sites/default/files/enforcement/301Investigations/301%20Report%20Update.pdf

贸易总署301报告第46页,还真的是在关注张首晟的公司...11月20号的报告

有可能張是真的想在賺錢之餘,順便為國家引進技術,也有可能他只是以此為藉口來從中國募錢,結果弄巧成拙,反而成爲中美角力的犧牲品。我們可能永遠都不能確定真相。
2018-12-06 16:15 回复
游客 越雷
2018-12-08 10:06
王先生,我想问一个不太合时宜的问题。我们说日本反战是反战败,将来如果美国失去了霸权(败)他们会反思自己的错误还是说反思自己没有早点打中国

(抱歉,这个问题可能太离题了,但是我作为一个20岁的普通大陆学生,真的感觉原来的所谓的“发达国家”真的太邪恶了,虽然真的以前的64和在南联盟被炸大使馆,但没想到在2018年能亲眼看见所谓邪恶)

王先生,括号里面的抒情请不要在意,我主要想知道美国将来如果失去霸权后美国学术界会怎么看?世界其他国家学术界又会怎么看?

你所問的這些玩家,如日本、美國學術界、美國的其他附庸國等等,都不以頭腦清楚、邏輯明晰見長,再加上種族歧視這種根深蒂固的偏見,所以很難用理性來做預測。不過美國很可能不會有英國的風度,自願退居二綫,那麽中美之間的衝突,就會延續超過實力已經明顯扭轉的階段,也就是不只一代人的時間。

我在這個博客,一直想清楚解釋給讀者,美國不可能永遠滿足於短暫的商業利益,世界霸權所帶來的特權太優裕太舒服,所以一旦中國成長到明顯威脅它的程度,美國内部必然會達成共識,對中國撕破臉、出手做敵對性的遏制和打擊。好在習近平不是一個碌碌無爲的人,現在有如此明顯的挑戰,他必然會督促他的團隊準備好方案。這並不代表軍事衝突;美軍是美國實力衰退最慢的一部分,在未來10-20年内,中國的軍力仍處於劣勢,貿然開戰,徒然是以弱擊強。中方的長處在經貿,一帶一路是正確的著力點;Trump又自毀外交上的盟友關係,中方應該在這些方面,放下以往的含蓄隱忍,只要占有道義的制高點,就可以主動出擊。例如2008年Putin邀請中國一起抛售美債,當時中方認爲中美經濟同舟共濟,所以拒絕了;現在再有這個機會,就不必客氣。
2018-12-08 22:12 回复
貓靈子
2018-12-08 12:09
雖然個人一向堅信:政治不是道德之事,但美國佬的下作,有時也會讓本貓這個自認道德底線不高的人,覺得有點離譜.請問王兄:這次孟晚舟被捕,中國政府會不會開始對通用或寶僑這類美國防禦力較弱的公司開始下黑手?因為若不對等報復,對美國佬而言,就會開始認定他們可以得寸進尺.

這次英美主流媒體當然依舊假裝美國占理,但是我看如Daily Mail的讀者(主要是英國和其他舊殖民地,含加拿大,的藍領階級,絕不是白左)留言,批評和支持美國的比率是大約8:1。我想這是因爲英國和歐洲也面臨了有關伊朗的美國金融制裁,再加上華爲手機在那些市場很受歡迎。不過美國對這些國家的政客掌控根深蒂固,要在外交上獲得支持是很難的事。

中方的傳統是鴨子划水,表面全無波瀾,水下卻是全力以赴。目前交涉的對象,自然是以加拿大和美國爲主,所以還不會也不能對通用動手。如果事件升級,也不會像俄國人那樣馬上高調地反擊,而是要等一段時間,另找藉口來幹。被質問的時候,還要堂而皇之地說是獨立的事件,不針對某國。
2018-12-08 12:29 回复
貓靈子
2018-12-08 12:50
王兄,在個人的看法上,目前中美間的博弈,戰場主動權仍掌握在美方手中,但雙方實力差距不大,美國是不好打傷中國,但中方也難以給美國足夠的傷害,雙方應還有一段時間會進行戰略僵持,但論發展的後勁,中國教美國為強.所以在兩強交鋒中,個人把寶壓在中國政府上.

但假設美國的股市與債市泡沫破裂,發生2008年等級的經濟危機時,中國如果翻臉,宣布不再購入美債時,要如何有效地將這些燙手山芋拋出?又不至於得罪老美,真的和美國兵戎相見?

無限升級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對中國尤其如此,然而坐以待斃又會鼓勵Trump得寸進尺,所以處理中美衝突,必須依照低調、對等、及時等原則,等待美國的損失產生内發的阻力。

我以前已經解釋過,因爲美元是國際儲備貨幣,可以無限發行,中方抛售美債的效果有限。我擧這個例子,主要是爲了指出10年前那個決定所根據的邏輯有問題,已經明顯不再適應當前的現實。

中方能對美國產生最大傷害的痛點,還是美元的地位;剛好Trump對此毫無知覺,主動濫用SWIFT進行制裁。如果是我來做決定,會利用美國制裁伊朗的這個關頭,聯合歐洲設立一個取代SWIFT的新國際機構,並且順便改爲以歐元和人民幣爲主要貿易貨幣。
2018-12-08 22:57 回复
desertfox
2018-12-09 02:44
這個世界現在是很壅擠了; 全球範圍內或單一國家內都是私心自用上下交征利, 以是族群階層間以及國與國之間的磨擦衝突必不可免. 然而西方國家因為科學發達, 幾百年來左右人類命運心態上永遠都是高高在上的, 所以中國的崛起肯定會成為發達國家的眾矢之的. 我的看法是雖然美國現在與盟友之間有衝突, 但這都是表面的. 骨子裡他們還是一條心, 合起來打壓圍堵中國將會是一個長遠的趨勢; 先前有中興現在有華為, 以後肯定還有其他. 而川普的粗暴單幹恰是給中國提前敲響了警鐘. 所以中國要做好準備; 如果不能引領與國形成東西對抗, 那就要確保本國之內萬眾一心自己不能亂. 改革開放讓中國社會富裕了, 但同時也讓社會變得鬆散脆弱; 我其實是很擔心這一點的.

在戰術上,中國的決策和執行人員對歐美的文化習性還是有些生疏,所以難免會有錯估。我們在美國久住,知道他們的底細,討論起來自然會覺得可以再優化。但是我相信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會有足夠的智慧和紀律,剋服這些挑戰。歐、澳、日、加、新這些美國附庸,固然有種族歧視的傳統,也在政治和軍事被美國綁的死死的,但是歐盟有足夠的體量,並不一定會願意為美國的新冷戰站隊。中國只要小心應對,讓他們在外交和經濟上中立,應該還是可行的,畢竟這是請他們漁翁得利,是他們的最佳選擇。
2018-12-09 09:59 回复
游客 越雷
2018-12-09 12:36
七公,恐怕关于伊朗和“燕子”问题上,指望欧洲还不如指望印度,这个新闻说印度打算用卢比交易伊朗石油(虽然不知道伊朗能和印度买什么东西⊙_⊙)https://m.guancha.cn/internation/2018_12_08_482568.shtml?from=groupmessage

话说当初奥巴马解除伊朗制裁后伊朗把许多建筑工程给了韩国(这个我无法理解,明明建筑工程就算在当时中国也是世界第一,质量够好,性价比最高的)把一个海港给了印度(勉强可以理解)结果川普又制裁伊朗,韩退出了,估计伊朗也没捞到违约金,诶,印度现在反而显得比韩国有远见些了

印度在這件事上,站在中方這一邊,但是整體來看,它對中國敵意很深,不可能結伴,而且我關心的不是個別事件,而是全球治理的體系如何演變,例如如何取代SWIFT、如何改革WTO等等。在這些真正重要的問題上,能幫助中國抗衡美國的,只有歐洲,所以我在分析中國的國際關係政策時始終强調,影響歐洲的態度是首要的考慮。
2018-12-09 14:20 回复
new-yorker
2018-12-10 11:58
不知道王先生對未來歐洲的作用怎麼看。我個人是很不看好歐盟的。現在歐盟經濟體系下,南歐國家負債和去工業化嚴重,北部國家是主要贏家。但是歐洲第一政治和財政不統一;第二歐洲人共同體認同沒那麼強,也就是說很難效法中國的主動財政轉移支付去安撫內部失意的省份。長此以往,加上歐洲是民族主義的發源地,歐盟解體是大概率事件。如果那樣,不亞於又一次蘇聯解體的地緣政治災難,但是受害者這次是歐洲。再加上歐洲穆斯林人口膨脹,未來未必不發生宗教戰爭。

從這次華為5G的事件看起來,法國和德國確實是尚可爭取的對象。不過,美國有北約這張牌,操控著歐洲的安全。這次的退出《中端反導條約》其實就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當然,歐洲的德法確實也有不臣之心,欲脫離美國的控制。

中國與歐洲相隔較遠,沒有地緣利益衝突,也是比較樂觀歐盟其成的。中國可以通過加強輸送利益和雙贏合作,確保歐洲中立。但是,歐洲右翼勢力大起,歐盟似乎長遠也是扶不起的阿斗;似乎很複雜,難以確保歐洲的整體穩定。在歐洲右翼衝擊執政下,政策是不是會反生偏向反中親美的轉變,不確定性很大。

是的,你説的正是我對歐洲的期許和疑慮。

中導條約其實也是犧牲西歐的利益來增加美國對華談判的籌碼,是又一個讓德法不滿的做法;只不過他們現在無暇旁顧,還沒有開始反應罷了。

中國並不須要指望歐洲成爲盟友,只要他們在制定和修改全球治理規則的過程中,不要和美國一鼻孔出氣就行了,所以成功的機率還是不小的。
2018-12-11 05:01 回复
forthehope
2020-04-11 22:21
为什么对总书记的评价这么高?

其实朋友当中,大家都普遍有讲他志大才疏,做的雄安新区,当年讲的千年大计,现在水花也不见一个。而且修宪,真是众矢之的,虽然先生觉得这个决策是对的。不过大家也讲他权术第一,好的一面是,从严治党确实风清气正了,差的一面是他治下,感觉清楚异己太狠,并且任人唯亲 比如在北京清除低端人口的蔡书记。并且过于喜欢一刀切,环保这些事,严重影响经济,不是环保不好,而是一刀切太过分,并且他手里的每个部门都疯狂扩权,比如网信办,移民管理局,环保部,自己都是不受限制的去扩权,只讲政治不讲实际。

为什么王先生会对总书记的评价这么高呢?虽然我前面说了他这么多缺点,但是军改和八项规定风清气正我是由衷赞赏,但是修宪之后的疯狂扩权,架空总理,定于一尊,实在是上了我对他的好感。



因爲我如果有他的組織才能和權力地位,做得會比他更進一步。我已經多次解釋過,中國不是不夠自由,而是自由過度。

沒有生活經驗、戰略眼光和領導才能的年輕人,自以爲有資格來評價世界頂尖的政治人物,才是奇怪的事。上次有研究生質疑楊振寧,大家已經傳爲笑談;如果開駡的是小學生,豈不更爲離譜?
2020-04-12 05:23 回复
GUI-龟
2020-04-12 03:52
回复

看了11楼的提问,有点感叹现代生活对人类的挑战。我原来以为读了博客里那么多文章的读者,起码要有一个基本认识:大众媒体只是反映现实的一个角度,但不等同于现实,但因为众人皆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事事都做田野调查,所以要多查证新闻才可能看到全貌。现在发现我这个认识是要进行修正的,现代新闻推送技术已经将人类改造成了一种“我所见即为真实,我看不到等于没有”,甚至“推送即为真实,不给我推送等于没有”的唯心生物(比如11楼提到的雄安新区,政府自己都做了个新闻网,只要上去看看就会发现雄安新区的建设一直都在推进,只不过互联网主流声音没有像刚提出时宣传得满城皆知罢了。再比如一刀切,只要留心政府文件的,经常能看到“一城一策”,“精准扶贫”之类精细化施政的字眼,凡事一刀切和政府文件里的这些字眼是矛盾的。不一刀切又不让人钻空子是难度极高的一件事,人数越多难度越大,政府这方面绩效差不代表它不想解决这个问题),如此下去,不要说中国会步美国后尘,任何一个现代化国家都会面临造成美国衰落的问题。实际上不仅美国,早先一步进入工业化的西欧国家也因为同样的问题产生出了媒体这一新兴统治集团,单靠喇叭就可以控制国民,比如法国防疫从一开始就在隐瞒,可因为媒体维稳十分用力,法国人居然就轻松接受了。



民众作为政策的承担者,本来是有权力在决策过程里发出自己的声音的,在政策执行过程中也有权力监督政策是否落实到位,然而现实是民众大部分信息都是靠媒体获得的,他们考虑问题时需要的专业知识也全靠媒体提供的懒人包来学习,因此媒体想让民众怎么想民众就怎么想,实质剥夺了民众参政议政的权力,民众只不过拥有一种参政议政的幻觉罢了(民众因为无知和过剩的参政欲望绑架政府决策是另一个问题,我个人认为普通民众的参政能力极限就是决定自己家小区如何建设这个程度)。现代技术导致导致信息过剩且传播迅速,导致人类不得不定向接受信息以免被信息冲垮,这实质上又形成了另一种信息匮乏。这种情况下谁掌握了媒体谁就有能力给自己谋私利搞独裁,这并不利于民主(这里的民主不是投票制,而是一种治理政策要惠及大多数人利益的追求)。人类实质上并没有摆脱少数优势集团可以搞特权谋私利的问题,不过技术的进步导致问题的形式不断变化罢了。

説的很好,你把我這幾年來對大衆媒體和選民群衆的批判,換了一個角度來重新演繹,值得大家參考。
2020-04-12 05:27 回复
MAXWELL
2020-08-20 21:33
我一直期待习近平这届领导人能在切割资本与权力的勾结上做出努力,中国普通老百姓权益低,维权难,而且某些地方政府会明显偏袒资本家,以浙商闻名的浙江省,劳动者多次跳槽会被纳入征信名单,而且其下辖杭州市萧山区最近公布的一批新干部任前公示,浙江某民营企业外贸经理(现32岁,硕士学历)拟出任镇区管副职领导职务,属于副处级干部。关键是基层干部工作多年也不一定混上处级待遇,一个民企领导14年参加工作,6年过后调任副处级岗位。这种事情现在还没有披露更多的细节固然还不好下定论,只是中国官商勾结被诟病多年,前面英美的旧事也殷鉴不远,希望现任政府能够如王兄建议的一样搞E-Gov监管地方官僚。

整頓底層紀律,是人類政治永遠的大難題,習近平已經很努力了。
2020-09-03 08:48 回复
乌鹊南飞
2020-08-22 02:50
...

补充12楼,自媒体时代网民已经进化到“自己来制造推送,用自己的想法来创造现实”的地步了,只要能带一起波节奏,制造一些鲜明易重复的“梗”,就能吸引和改造一群和自己想法类似的人,接下来就是滚雪球地病毒式传播,纠集同党疯狂刷梗,毁坏敌手的风评,让路人敬而远之。这种事情现在在中文互联网上发生的越来越频繁,每起在我看来都是一场微型的颠覆行动。当然对于习主席自然这种行为也不会少,像什么维尼,收集他读错字,加上修宪什么的来抹黑的视频,颇吸引了一些脑袋不清的年轻人。一开始的造梗外部网军的嫌疑很大,有内应也不能排除,因为很多梗就是跟着宣传同时出现的,比如吃个庆丰包子马上就被安上一个外号。但是到后期就是这些被思想改造的人自觉的刷,而且他们陷入自我满足的螺旋,越刷越开心,被删了愈挫愈勇,更不服气。包括对战狼,流浪地球甚至吴京,刘慈欣本人的攻击,也是这个模式,造梗,病毒式传播,塑造思想习惯,“思想丧尸”自发刷梗。对战狼的攻击几乎可以确定有网军,因为后来美澳甚至用战狼外交来攻击中国,这没有网军介入我是不信的。我之所以形容这些人是思想丧尸,就是因为他们接受了梗之后已经丧失了说理能力,你和它们进行任何交流它们只会用梗回复你。回到习主席被攻击的问题,因为很多梗都是生活相关的词汇,很难禁绝,往往这些人又去带了关键词的无关视频下疯狂刷来传染更多人,实在有点棘手(甚至带个习字,它们就能刷)。像志大才疏的评价,明显也是被带了节奏的结果(比如VOA采访李锐他嘲讽习没有学识,然后被做成梗流传),是先有偏见然后扭曲事实来满足自己的想法。中文互联网阴阳怪气的气氛,和这种刷梗的低智风气可以说是互为因果,应该想个办法解决。



我相信,示範高智商的思維和傳播高水準的分析,自然會有受衆。這些受衆必然不多,但卻是真正的思想精英,可以作爲提升社會風氣的核心力量。至於多數愚民,只要體制能把他們隔離到決策之外,就隨他們自説自話吧。
2020-09-03 08:46 回复
Submarine
2020-08-22 03:51
我知道网络和民间对习近平的负面评价一直存在,自然也包括他的很多政策。像是以前常见的“一带一路”撒钱说,反腐揽权说,雄安失败论,战狼外交云云。我听过最扯的说法是:前段时间在国内播送的很多夸赞中国经济成就的宣传和所谓的“战狼式”外交导致了美国政府对于中国的重视和反感和随之而来的打压。这种说法应该很符合那些缺乏对于西方直观认知的人的臆想。

我个人认为,处在这种历史的关键节点,国内应该已经找不出比习近平更合适的人选。他的延任除了胡锦涛的全力支持以外,至少江泽民也不反对。从这种角度来说,他的才能已经得到中央的认可,而他的延任也被中央背书。而至少到现在为止,反腐倡廉、军改、一带一路、南海博弈、疫情防控等方面的成就已经显示出他的才能和担当。

接下来,国内经济转型、社会思潮上的转变、金融和外交方面的博弈、国家统一和与美国更激烈的全方位斗争等等都应该是他在接下来的1~2个任期要继续主导的主要课题。只要他能做到60%的成果就足已,希望一切顺利吧。

我在這個博客的建議,是有點求全的意味,其實習近平已經是當今世界最有效的政治領導。這一點,連我兒子都認識到了。
2020-09-03 08:51 回复
游客 越雷
2020-08-26 12:40
14楼朋友你好。我能理解你的看法,但并不认同,观察者网的专栏作家宋鲁政先生说过“我担心年轻人只会对着一个叫纳粹的外衣猛骂,而对真正的恶政熟视无睹”,你认为“无知的网民会被别有用心的人鼓动而去干扰有益的工作”,这是世界各国都有的情况,王先生的文章多次说过“普通人没有足够的知识和阅历来参与政治和社会管理,这就是投票民主真正的弊端”,中国没搞投票民主,这方面问题不大。

顺便说一下我的猜测。王先生,接下来几年国家之间的摩擦会越来越多,因为这经济增长比较慢,“肉食者”们又不愿意自己的收益增长跟着慢,未来两三年可能还会有经济危机(上一个经济危机都过去12年了),历史上有不少国家遇到这样的情况,离现在最近的两个例子是中国的老蒋和伊朗的巴列维王朝,这种情况下(经济不好,上层人士又不肯分自己的利)只有两种结局转移矛盾或者自己被直接推翻,未来几年各国可能会积极的转移矛盾,所以我猜测国家之间摩擦会越来越多,这可能会导致很多依赖全球化的人和产业衰落,而且就像天灾一样,不会因为人的一厢情愿就停止的,全球都只能面对它

歐美還有老本可吃(尤其是美元霸權,12年的穩定經濟靠的就是4萬億美元的放水),一旦吃完了,外貌光鮮的大廈就要轟然倒塌。未來5-10年是關鍵;這一點我已經反復解釋過了。
2020-09-03 08:55 回复
AbzX5
2022-02-27 02:51
王先生这篇博客里提到了"way of life"这个借口, 还有之前提过感恩节的开国神话. 美国当代的营销当然已经很丰富完备了, 毕竟有无数文人墨客及其信徒为其添砖加瓦. 但我其实一直更好奇美国最早的营销话术是怎么无师自通被发明出来的, 因为哪怕是早期的话术, 也看起来非常高明老练, 完全不像是生手. 直到今天看到这个VOX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OkFXPblLpU&ab_channel=Vox算是部分解答了我的疑惑, 原来这些话术和套路在"南方历史"上都已经用过了. 所以我认为"南方历史"可能是了解美国宣传话术演化最好的活化石, 好比始祖鸟化石之于进化论.

你説的沒錯,“Way of life”和“Self determination”等等説辭,都是南北戰爭後南方州被占領期間,發明出來凝聚抵抗意識用的,後來不但成功逼迫聯邦政府撤軍,南方得以恢復種族歧視政策,到了20世紀還越演越烈,成爲美國文化的主流之一,參見《Gone with the wind》。

不過這並不代表昂撒文化撒謊抹黑、自欺欺人的傳統,是19世紀的新現象。你住美國,應該知道“Go Dutch”是什麽意思,有沒有想過那句話的起源?它其實原本是“Dutch treat”,意思是“荷蘭人請客”,指各付各的;另外還有“Dutch wife”,“荷蘭妻子”,指妓女;“Dutch courage”,“荷蘭式勇氣”,指爛醉下的瘋狂作戰,等等。爲什麽英語裏有這些痛恨詆毀荷蘭人的詞匯呢?那當然是戰爭需要,而那場戰爭發生在300多年前,亦即17世紀下半的第一、第二和第三次英荷戰爭。知道這個典故的人已經不多,但其中其實還有更驚人的細節:1672年第三次英荷戰爭爆發,英法聯盟攻打荷蘭,後者陸戰失利,共和國首相(Grand Pensionary)Johan de Witt被迫辭職,然後被暴民當街刺殺,吊起來燒烤分食。我一直有點好奇,爲什麽英國人不拿這來説事?難道他們認爲吃掉自己的首相是理所當然,遠遠沒有不肯請客來的離譜嗎?還是在日後神化大憲章的過程中,把“民主制”在歷史上的不光彩記錄也一並清洗乾净了?
2022-02-27 04:03 回复
乌鹊南飞
2024-03-31 20:14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7z421o7hk我现在才知道,诺顿瞄准仪不仅效果很烂,而且在美国内部也不是最好的瞄准仪,只是靠着公司的营销和军方的关系,排除了另一家生产更好瞄准仪的公司,然后借着陆航营销自身的企图,成为了二战中保密程度数一数二的武器设备,而这种严密的保密本身也是一种营销,而讽刺的是,开战之前德国就拿到诺顿的图纸了。至于战后自欺欺人者逐渐相信自己的谎言,这一幕对我们也是很熟悉的。我在想,这套造谣抹黑,自欺欺人,乃至于自我催眠的功夫,似乎很适合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啊,就仿佛昂撒在进入资本主义之前就适应了一样。

我從來不相信林肯的那句“You ca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 and all of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but you can no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事實上,歷史記錄和公共認知充滿了流傳極廣的謊言和誤解(例如商代歷史曾被周公全面改寫,抹去關於人祭和人牲等食人習性的記錄;“曹錕賄選”其實是國民黨用來抹黑的栽贓;北韓印美元假鈔則來自當前的世界撒謊冠軍:昂撒政府和媒體),完全成功欺瞞all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必然也很多,只不過既然成功,自然沒有實際案例可舉,但若像林肯那樣據此做出它們不存在的結論,就未免太天真了,畢竟還有另一句更合邏輯的名言:“Absence of evidence is not evidence of absence”。
2024-04-06 05:08 回复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