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政治】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

2018-03-18 11:30: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11157635



在經濟/政治/心理學裏,有一個很有名的實驗:教授在課堂上拿出一個透明的塑膠或玻璃罐,裏面裝滿了小彈珠(或是球形口香糖,或是M&M巧克力),然後讓(必須是文科的,否則不是估計,而是計算)學生們猜有多少個(必須依照猜的準確度,來算是一次測驗的成績,否則學生不一定用心合作;準確度最好是用對數的絕對值來算)。第一步先讓每個學生自己猜,時限很緊,不能討論;等猜測的結果上繳之後,再給學生們半個小時公開討論,如果有志願者,可以上臺演講,發表自己的意見,然後再收集一次修正的答案。

這個實驗要比較的,就是整個班級總預測的(對數)平均,是否隨公開討論而接近或遠離正確答案。因爲這個實驗很容易做,所以已經被重複很多次了。它驚人的地方在於,一般來説,討論後的新猜測反而比原本的直覺要差,而且討論越久、越激烈、越徹底,修正後的準確度就越糟糕。

從邏輯上來看,這個結果並不難解釋:每個學生的猜測固然一般會有相當的誤差(Error),但是因爲沒有理由大家都一起猜多或猜少(也就是沒有偏差,Bias),一旦有很多學生來做獨立的猜測,這些猜測的平均值就必須遵循中央極限定理(Central Limit Theorem,CLT)來接近正確值。因爲CLT說平均值的錯誤與獨立猜測的數目(N)平方根成反比,所以經過討論後,個性柔弱、沒有自信的學生會放棄自己獨立的意見,結果是N值變小了,那麽自然錯誤就反而增大。

這個實驗要模擬的,正是一般普羅大衆的政治意見,在經過大衆媒體的討論之後,是否會因而改進。如前所述,即使假設媒體的編輯和記者(相當於實驗裏主動表達自己意見的學生)沒有私心,那麽除非他們都是絕對理性的政治學大師,否則他們好心宣揚的立場被廣爲傳播之後,仍然會造成普選制結果的退步。這是現代大衆媒體的第一個内建矛盾。

但是自從19世紀報紙開始普及,實際上的大衆媒體都是充滿著報社老闆的私心和編輯個人的偏見的。就算讀者們有能力過濾這些Bias,任何私有大衆媒體最終還是必須討好讀者,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那麽因爲這些偏見來自讀者本身(這已經和前述的實驗不一樣了:現實裏的政治意見顯然是主觀的、相對的,不像實驗裏的那個問題,所以必然有些先天的Bias),當然不能期望他們做什麽過濾。

這個現象的例子很多,尤其是把責任外移,像是美國人在討論爲什麽會有貿易逆差的時候,絕對不會想要聼真實的原因(主要是1.美元是國際儲備貨幣,可以輕鬆、憑空地印,然後用來買外國的實際資產和勞動成果;2.中國的體制效率高;3.中國人更勤勞聰明),必然是要指控中國作弊,因爲這才是自我感覺最良好的解釋。所以美國媒體,不論左右,對貿易逆差的報導都有同樣的偏差,然而這當然會有實際上的政治後果。這個效應也就是現代大衆媒體的第二個内建矛盾。

我曾經在留言欄提過很多次,現代大衆媒體越是方便、普遍、多元化,普選制的結果就越差。在只有報紙的時代,還可能選出林肯、羅斯福;一旦有了電視,像是羅斯福這樣不良於行的殘廢者固然連想都別想選總統,選民更會逐步把選舉與娛樂混肴,極度追求一時歡樂的後果,最終出頭的變成了雷根這樣的演員或甚至Trump這樣的真實秀名人。追根就底,問題正是出在大衆媒體的内建矛盾上:同一化使得幾億人可以犯同一個錯誤,而追求自我感覺良好更是打消了社會自我修正的能力,每下愈況,一路錯到底。

以上還只講到電視。過去20多年互聯網的普及,更是使大衆媒體進入了雙向化的時代。歐美居然還有人以爲這是民主進化的又一步,說每個選民都有了自己的聲音。其實是造謠更加容易、闢謠更加困難,偏差也就被放大得更快、更極端。美、俄互相通過互聯網來影響對方的選舉(通俄門被美國媒體廣爲報導,但是其實CIA也承認自己幹同樣的事歷史更悠久、範圍更廣汎,參見《Ex-CIA director: US meddles in foreign elections for a very good cause》),是有心人主動造謠的例子;但是就算沒有外界的惡意搗亂,互聯網的負面效應也是可以用科學來證實和量化的。

MIT的Laboratory for Social Machines(社會機制實驗室)剛剛在《Science》發表了一篇新論文(參見《The Spread of True And False News Online》),研究了過去11年的Twitter信息,發現假消息被轉發的機率比真消息高6-10倍,其原因來自1)假消息比真消息新奇;2)假消息的内容更加令人恐懼或憤怒。正因如此,假消息不但傳播得廣、傳播得快,對消息的接收者來説,假消息也更加讓人印象深刻,并且更可能影響他們的實際行爲反應。

這是現代大衆媒體的第三個内建矛盾。究其原因,是一般公民的政治專業知識和理性思考能力,比舊媒體的記者和編輯還要低得多,把傳播公共訊息的權力交到他們手裏,自然是劣幣驅逐良幣,放任謠言充斥了。

正由於大衆媒體的許多内建矛盾,它不可能成爲挽救直選制的力量,反而是造成西方現代民主功能失調的主要因素之一。臺灣人常常自誇,歐美媒體也偶然會褒獎臺灣的新聞自由,這其實是莫大的反諷。

【後註一】留言欄有人反應,他在臺灣的其他論壇討論這篇文章,回響令他十分無奈。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談一談一個有關這整個部落格的事實,亦即爲什麽我選擇一個小衆的平臺,完全不試圖推廣自己的聲音給社會大衆。

2017年十一月,英國心理學會(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發表了一篇研究結果(參見《Very intelligent people make less effective leaders, according to their peers and subordinates》),發現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如果智商相差在30以上,就非常困難。所以最成功的商業主管,智商都在120左右,這樣他們有足夠的才智來處理大部分實際的問題,同時還能與多數的員工做良好的溝通。

這個現象,其實我很早就知道,也是我一輩子的困擾。我兒子雖然還在高中,但其實學的都已經是大學的課程,不過他的智商和我還是相差近30點,所以就經常談不到一塊兒;他媽媽的智商又和他相差得更多,兩個人也就更是鷄同鴨講。

當然智商只是一個極端簡化的代表,人與人的溝通有其他的維度。我一般更著重於理性和邏輯:只要有能力、有意願遵循邏輯,就不會有鴻溝;反之,再怎麽聰明的人(例如Witten或者Weinberg),如果全憑主觀、剛愎自用,那麽我也不可能和他達成共識。

我寫這些文章,鎖定的對象是1%的1%的社會精英;衡量的標準,就是理性思考能力,所以原本就不是面對大衆的討論。 如果我們依邏輯所得的結論,違反了這幾十年來流行的“民主”、“自由”等教條,我希望我的理性讀者們有能力堅持對事實和邏輯的信任,從而擺脫教條的束縛。別忘了,我並不是第一個走邏輯道路而得到這些結論的人,中國的孔孟和西方的Plato,在2000多年前就已經有同樣的認知;我所做的,只不過是把這套思路,應用在現代社會的細節上罷了。

【後註二】正文裏主要假設沒有人有心、故意去利用大衆媒體上造謠容易、闢謠難的特點,但是實際社會裏,必然會有這樣的企圖,政治上的抹黑尤其簡單。最近剛曝光的一家英/美國際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就是如此的一個專職企業:如果需要打擊政治上或生意上的對手,可以雇用這家公司來安排妓女或金主製造醜聞,即使被害者拒絕,只要有了照片,一樣百口莫辯。我不想詳細重複細節,請大家自行上網搜索。

【後註三】2018年四月5日的《經濟學人》刊出了一篇社論(參見《Fake News Flourishes When Partisan Audiences Crave It》《有偏見的讀者自然會引發假新聞》),討論了正文中的第二定律。

【後註四】2021年十月22日有一篇新論文(參見《When and Why Did Human Brains Decrease in Size? A New Change-Point Analysis and Insights From Brain Evolution in Ants》),研究了Homo sapiens腦容量降低的歷程,把最近一波定代於3000年前,亦即商周之交,人類剛進入鐵器時代。這個時段是令人驚訝的晚近,所以我對這個結論有所存疑;假設它是正確的,目前唯一似乎合理的解釋,來自經濟分工和文化傳播,導致多數人不必用腦、人云亦云的逆淘汰,類似正文中所討論的,大衆傳媒越興盛,則受衆平均智商越低的效應(然後經過多個世代的人擇演化)。這難免引人遐想:互聯網的鍵盤俠文化是否又在引發更新一波的腦容量收縮?當然這其實是一個老話題了,參見2006年的電影《Idiocracy》,或者正規學術用語:Kakistocracy。

88 条留言

南山臥蟲
2018-03-18 12:51
//其實是造謠更加容易、闢謠更加困難//重中之重!現在的所謂新聞自由,其實是造謠自由--造謠動動嘴,闢謠跑斷腿。中國開始實行的互聯網實名制,絕對是先進、文明、高效的舉措。粗略估算,僅憑此點,若能切實全面推行,社會效益已甩歐美幾條街。(但現在不宜大力點破,讓自由派繼續自我感覺良好下去)
權利和責任,絕對應該是匹配的。現代西方制度下,愚民只有權利,沒有責任,是他們面臨困境的基本原因之一。
2018-03-19 04:49 回复
LingJE
2018-03-18 13:05
關於令人恐懼憤怒的消息,金燦榮教授有一個解釋,說是人從動物演化而來,由於物競天擇結果,凡是對危險沒有警覺的都被淘汰掉了,能存活的人類傾向於接受令自己恐懼害怕的消息,提高自保能力,以此來看,現在台灣島內有很多人是不適於生存在今天的世界上的。
這個效應,我以前也提過幾次,通常是在討論西方宗教的時候,因爲它是人類發明宗教的幾個心理因素之一。
2018-03-19 04:48 回复
alphalijing
2018-03-18 14:40
这里我试图补充一下王博士的论证,缺乏政治专业知识和理性思考能力的大众参与大众媒体造成虚假消息和娱乐化泛滥,这个现象还只是大数据未被引入大型互联网公司之前的状况。现在YouTube Facebook以及Twitter都或多或少使用大数据对用户的阅览偏好进行分析,主动推送符合用户品味的消息,以增加用户的使用时间。这导致一个人,在不主动专注不用政治阵营的声音的情况下,他每天接收到的全部咨询都是相同政治倾向的。因此一个只上网独派青年甚至一生都不会接触到一条客观宣传大陆的报道。这种互联网行为的结果就是左的更左,右的更右,独的更独,统的更统。社会主流价值观崩溃,社会对立更加显著。而不幸地,美国和台湾都有显著地这方面的趋势。这大概可以作为内建矛盾的第四点。
這其實是對第二個矛盾的加强。
2018-03-19 04:45 回复
雙耳
2018-03-18 14:44
每天都會固定時間看王先生的部落格,期待有新的文章或者精彩的問答交流。這次有關大眾傳媒的文章很精彩,也是我最近在看的書和在思考的內容。有關那個玻璃瓶的實驗,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大眾的廣泛討論只能得出更大偏差的結論,這個是必然會發生的事情?但現實裡也有另一種情況,比如川普和柯文哲,從目前媒體曝出來的內容來看,他們都很善於利用大數據來自我設定,把自己勾勒成符合選民期待的形象。但他們同時也有影響粉絲的能力,而且為了維持這個粉絲群體,是需要趨於理性還是選擇更偏激?。如果選舉是民意多數的凝聚,那選舉也有鐘擺的特性,假設鐘擺能夠成立,(目前來看國民黨除了靠這個,別無他法了),是不是能夠說明民意會也會自動或者被動糾正?
鐘擺效應,我以前寫過專文(就是《民主體制下的救世主情結》)來討論。它與實際執政的品質沒有什麽關係,只能看作是一個噪音。
2018-03-19 07:10 回复
mgs
2018-03-18 16:00
大陆有一个人叫欧成效,和王先生一样是物理科班出身,后来的转行经历也有些相似,只不过王先生是转金融,他是转房地产。他对媒体、民主的看法和王先生有点异曲同工的意思。以下是他的文章:邪恶的媒体 #80 (修改版)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xNTMxMTc0MA==&mid=206647425&idx=1&sn=36e887ddec70c1492497d8febebbc7b3&scene=21#wechat_redirect这篇的内容接近王先生文章的第二点,他主张“制评分离”,媒体人只传播事实,不要评论量子退火效应 #F1220https://mp.weixin.qq.com/s/S_dPRCqbyVVvXPtifIJIHw这篇里面,他认为1969年电视机发明之前,美国其实是共和制,1969年之后才是民主制。以及主张民主是邪恶的。他写了很多文章,包括炒房、经济、历史、军事,相信王先生会感兴趣的,可以关注他的微信号公众号看看
是的,美國在1968年之前,黨内沒有普選,所以絕對不算是普選制。不過至今黨内普選仍然不是一人一票。

只寫事實類報導,不寫社論,一樣可以注入偏見,而且反而更加難以過濾。美國媒體的“Fake News”並不是像Trump所説的無中生有,大部分時候是選擇性報導,把證僞自己立場的事實忽略掉,然後就可以以偏概全。
2018-03-19 04:37 回复
深思者
2018-03-18 16:40
今早剛跟一朋友因為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80317002145-260409 在skype上談民主我說人民素質未到 勉強實行民主是一場災難他說我對民主制度完全失去信心,我不相信一般民眾能清楚一個合格領導人的條件
這些結論,不應該淪爲口號,成爲大家隨口比較聲量的工具。

其實我們可以用事實與邏輯來推導結論,請先讀完我以前有關政治社會的文章,包括留言欄在内。
2018-03-19 04:33 回复
虐猫狂人薛定谔
2018-03-18 16:55
很好奇王博士在第一段中专门在括号中提到“必須是文科的,否則不是估計,而是計算”。我想如果是理科学生做这个实验,也应该服从中央极限定理吧。文科和理科的区别,估计和计算的区别,只会导致统计后的标准差sigma的大小不一样。受过科学训练,理性计算,得出大误差离谱结果的可能性小,整体统计结果会是一个标准差相对较小,相对尖而瘦的高斯正态分布,比较容易对最终结果达到共识。我现实中遇到相当数量名校毕业生,还有一些在自己的理工科专业上很有建树的人,对政治和对世界的认知却非常的幼稚和肤浅。他们的理性只局限在自己的专业,看待世界的眼光和中国进城打工的农民工没有任何区别。现代社会分工这么细致,一个人大概只能在有限几个方面的问题上可以进行理性的计算,对于其他问题,除非花时间去仔细研究,大概都只能是文科生般的估算。
你問的很好,第二段的評論也是我在正文裏省略掉的一個考慮。

之所以應該用文科生,不是為了第一個猜測,而是爲了公開討論那部分。如果用了理工科生,與面對政治議題的普羅大衆就有了兩個差別:1)他們是互相認識的,所以知道誰特別聰明;2)聰明的理工科生,可以對這個問題算得非常精確,比絕對理性的政治學大師算政界的未來還要準得多。

事實上,政治的事,一般不像罐裏有幾顆彈珠這樣有絕對的精確答案,所以用文科生更加合適。
2018-03-19 09:14 回复
金陵散人
2018-03-19 11:53
政治複雜程度遠超任意一門自然學科,參照高斯分佈的理論,具有較高政治智慧的人群不足百分之二(二倍正標準差以上的人),而具有卓越政治智慧的人群更是不足萬分之一(四倍正標準差以上的人);民主制度的重要表現形式是讓絕大多數不具備政治智慧的人去對未來做正確的選擇。(雖然他們能夠對過往的結果做正確的否定。但“知道什麼是錯的”與“知道什麼是對的”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能夠對過往的結果做正確的否定”的選民,已經是很難得了;也只有人口千萬以下的北歐國家才有這樣選民。

美國人在2010年,大舉批判Obama Care,就是錯誤的否定;意大利人在2016年否決Renzi的改革,也是扼殺自己的國家;至於臺灣,選民的智商更低,例子更加不計其數。
2018-03-19 19:13 回复
fff
2018-03-20 16:48
博士言人所不能言不敢言, 令人欽佩.但在台灣, 這種言論幾幾乎(也可以說是一定)會遭到惡意攻擊.以我所遇為例, 攻擊如下:先說:有內建矛盾那就要完全禁止大眾媒體嗎?有內建矛盾那就要像中共一樣完全沒有言論自由嗎?再來說:你這樣說和完全禁止言論完全沒有言論沒什麼兩樣.然後就是一堆謾罵.奇怪的是, 這種攻擊百分之百有效.被攻擊的人只能說:"自己不是完全禁止言論完全沒有言論",而如此說也應了攻擊者說的"你這樣說和完全禁止言論完全沒有言論沒什麼兩樣".被攻擊的人無法說:"自己不是完全禁止言論完全沒有言論, 而是說大眾傳有內建矛盾",而如此說也應了攻擊者說的"有內建矛盾那就要完全禁止大眾媒體嗎?有內建矛盾那就要像中共一樣完全沒有言論自由嗎?".好線陷在一個迴圈裡.
先用邏輯瞭解現實的規律,然後下一步才是決定如何反應。

這篇文章的論述,簡單來説如下:

1)即使沒有任何偏見(Bias),大衆媒體的普及只會增加誤差(Error);

2)在大衆已經有偏見的前提下,私有媒體只能反饋這些偏見;

3)互聯網不但反饋偏見,而且選擇性地加强謊言的傳播。

這裏最重要的一點結論,是新聞從業人員的素質、涵養和品格,並不能扭轉這三個系統内建的矛盾;反過來是劣幣必然驅逐良幣,有見識、有良心的新聞工作者,必然會被排斥和淘汰。

要跳出這三個矛盾的局限,我們必須仔細檢驗論證過程中的顯性和隱性前提。我的整個推論的重要邏輯前提,只有兩個:

1)大衆沒有絕對理性和專業知識,也不知道要服從有絕對理性和專業知識的少數精英;

2)大衆媒體是自由市場的一部分。

所以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由政治權力取代自由市場來主控媒體,然後只容許理性和專業的論述出現在媒體上。這聽起來不就像中共的體系嗎?只不過他們搞宣傳的人員層次、眼界和手段都不夠高就是了。

至於那些面對事實和邏輯,卻仍然拒絕接受的人,他們正是以身示範爲什麽愚民沒有資格行使任何政治權利,就像嬰兒沒有資格行使任何政治權利一樣。這裏的重點是“行使”兩個字,他們的基本權利仍然存在,只是既然他們太蠢,任何政治上的主動行爲和意見都會危害自己和社會,那麽這些權利只能由第三者來執行和保障。
2018-03-20 20:05 回复
范特西
2018-03-20 19:18
TOfff 跟 前輩的回覆王前輩的說法是對的,但是fff的說法其實更像是...A: 櫻桃這種水果小孩子吃了容易噎到,所以盡量小孩子吃時要小心而反對者B回: 照A如此說,是不是因為會噎著所以都不要吃櫻桃...blablabla這在辯論中,這種是很常用的招數。麻煩的是這很難有效的反擊如同fff所舉例的“有內建矛盾那就要完全禁止大眾媒體嗎?”很難回擊而王前輩之後的回覆,敘述、推論都都是合理,但是還是沒有達到有效破解對方的反問。尤其是“政治權力取代自由市場來主控媒體”剛好又落入對方的攻擊砲火之中這樣就變成會被延伸為,那跟箝制思想有什麼區別?
區別在於,愚蠢的或有害的思想就不應該被鼓勵傳播;理性的思想本來就是小衆,所以也不須要對大衆開放。政權只要把守大衆傳播的關口,同時容許精英小衆的自由討論。

所以簡單的回答是,錯的、假的話就不應該對大衆傳播。自由並不代表應該做,就像你有往自己臉上塗屎的自由和權利,但是社會也有譴責、限制你這樣做的自由和權利。

至於“鉗制思想”,當然看是什麽思想了。喜歡Child Porn的思想在任何現代社會都是被“鉗制”的,請這些人試著在美國傳播看看。

臺獨思想對臺灣弱勢民衆的危害,遠大於Child Porn。

最後,你可能必須接受,如我在【後註】裏所說的,和蠢蛋講理是浪費時間。
2018-03-20 20:04 回复
游客 越雷
2018-03-20 20:06
trump现在居然要欧洲用向中国加税来换取美国向欧洲减税。个人认为:虽然中国在开两会,但也应该向欧洲通气,告诉他们中欧应该合作对付这个不靠谱的红脖子总统,王先生以为如何?附上新闻网址http://m.guancha.cn/economy/2018_03_20_450871.shtml话说,王先生觉得最近有没有什么中欧合作机会,比如当初希腊反华,结果没钱后,只好卖了个港口给中国,现在不知有没有类似的机会
這個問題應該放在國際類的文章下。
2018-03-20 22:36 回复
樓上
2018-03-20 20:14
王先生高見,但是老百姓又能怎樣,興百姓苦亡百姓苦吧了!中共的體制媒體政府管控,但是又缺乏對權利的高質量監督,也會有人不滿意。但是台灣新聞自由氾濫,我反正不知道誰對誰錯,誰真誰假,我也沒有時間去查證誰真誰假。(15586@gmail.com)
我這篇文章並不是鼓吹集權;大部分的集權會有腐敗的問題,能真正反腐的集權是很少見的。但是西方的解決方案有它的内建矛盾,所以必然會有不良的後果,這才是本文的主旨。

正因爲一般百姓沒有能力或時間去搞清楚這些政治事務,他們也就不應該做政治決策。政治是社會整體利益的最大化,這事關重大,牽連甚廣,又繁又難,當然是應該由專家來處理。所謂的直選式民主,明顯地違反邏輯,是人類史上的最大忽悠之一。
2018-03-21 01:38 回复
樓上
2018-03-20 23:59
12樓好天真,現在是網路新媒體時代,啥是真啥是假?看待問題角度本身就是多樣的,看待問題的立場又多樣,每個問題牽扯到利益有多樣,解決問題的方式又多樣,問題背後的原因又多樣,問題與問題相互影響等等,你能判斷誰對誰錯?如果那麼簡單,這世界還有那麼多煩心事?(15586@gmail.com)
不對,這是無知之人的看法。

公共事務不是個人喜惡,是非對錯可以依照社會整體利益最大化來計算,所以是絕對的、客觀的。

與此同時,這些計算往往是混沌的(chaotic,亦即初始條件稍有變異,結論就南轅北轍),所以我才會一再强調體制和政策的對錯好壞,視人而定、視時而定,不能概括而論,不能搞簡單的Correlation。修憲是如此、一黨專政也是如此。但是混沌並不是相對的或主觀的,這點邏輯必須想清楚。
2018-03-21 01:32 回复
雙耳
2018-03-21 06:20
等了一天時間,居然沒人提出有關剛剛曝光出來,並引起FB股票大跌的那個劍橋分析公司事件。縱觀這個公司的操作手法,就像我在前面留言裡提到的,通過對所有社交媒體的參與者大面積分析,從而建構自我形象,人設。根據報導出來的內容,似乎英國脫歐和川普的獲勝,都有它的身影。另一方面,從陰謀論角度,不清楚這次所謂的劍橋門,是由什麼媒體曝光的。是否跟現在的全球貿易戰有關,歐洲似乎已經意識到,大數據時代,互聯網方面他們已經遠遠落後中美了,結合歐洲最近提出要對Google和FB收取特殊稅種,是不是跟這次曝光有一定連接?
你沒有看到我的後註。

在這裏和大家分享一下Cambridge Analytica的高官,在向記者解釋他們的生意時,所說的幾句話:“It is no good fighting an election campaign on the facts."(“靠事實是贏不了選舉的。”)“Because actually it is all about emotions.”(“因爲實際上選舉就是選情緒。”)

這兩句話正是我在這裏强調了四年的,爲什麽現代直選制下,越不適任的人越能當選。
2018-03-21 08:34 回复
Siliconnections
2018-03-21 06:50
版主提的這個實驗很有趣,我假想我參加這個實驗,討論時如果有一個同學說「這個遊戲我玩過好幾次,每次我都估的很準 (專家),你們聽我的吧」,我很可能會聽他的意見,修改我的猜測。這個社會早已高度分工,太多的事情我們不了解,也沒時間追根究底,所以通常上網尋求「專家」的意見。財經問題看專業財經雜誌,醫藥問題看專科醫師的網頁,小到平常買個小東西,也上網看一下網路上的評價。關於政治問題,也只好相信有口碑,信的過的政論分析報導。現在的問題是,如果那些法律/政治/經濟專家們,不能堅守知識分子的道德良心,寫出來的言論也是立場偏頗,別有用心,那麼市井小民就完全無所適從,只能完全被操弄了。
別說這些“專家”可以被收買,事實上電視和網絡上的名嘴,99%都是自欺欺人的騙子。
2018-03-21 08:39 回复
mgs
2018-03-21 08:38
请容许我再次宣传一下欧神的观点,希望王先生不会觉得烦,哈哈。对于言论自由的范围是什么,他提出过一个标准,就是逻辑。不管你说什么,就算是纳粹思想,只要符合逻辑,尽管放马过来,因为如果一个思想是真的有害的话,那么就一定可以通过逻辑辩倒你。所以只需禁止不讲逻辑的话就可以。所以fff所受到的攻击可以这样反驳:“有內建矛盾那就要完全禁止大眾媒體嗎?”不,只禁止不讲逻辑的媒体。“有內建矛盾那就要像中共一樣完全沒有言論自由嗎?”不,只禁止不讲逻辑的言论。而具体分析他们的行为,更像是自己的低智行为被揭发,感觉受到侮辱,于是篡改对方的观点,将对方观点偏激化,再进行辱骂。你试图跟他讲道理一定是处于下风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打算跟你讲道理。(当然对这些人来说,没有能力识别观点的范围,只会极端化地思维或许才更接近真实情况,自然也没有能力讲道理)我想了想,对付这样的人方法有三: 1、直接将其言论删除 2、保持距离,放任不管。然后他一定会因为自己的行为受到现实的惩罚(保持距离的原因) 3、教化。然而这实际上是教育系统的责任,可是我们的教育系统实在是不合格,就算是学逻辑学的,离开了那些抽象符号,面对显示,大多也无法做到讲逻辑,这更多是个态度问题。当然,要准守逻辑这个标准很难,但是要有追求,就像本博客。一开始提出这个标准是为了反对政治正确,我认为正确的就是正确的,加上修饰语“政治”就暗示着:政治正确=逻辑错误而白左又是这么一种不讲道理的生物,他们完全把政治正确这个潘多拉魔盒给打开了,把政治正确用到一切自己想要的地方,于是:政治正确+白左=没有言论自由、钳制思想最后离题一下:政治正确+白左+现代媒体+民主+穆斯林黑人墨西哥裔+白人低生育率=欧美要完
好吧,大家可以試一試。

我一直覺得和蠢蛋講理是浪費時間,所以也沒有仔細去考慮過細節。
2018-03-21 08:43 回复
lbboy
2018-03-21 09:32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1163有本書”被新聞出賣的世界”透過具體的手法講述作者怎麼樣操縱網路媒體。 看過後也更容易對現代媒體傳播的信息有所謹惕。情緒性非理性的偏見在網路媒體中可以呈現病毒式的傳播效率。而要對錯誤或非理性訊息的辨證或澄清通常需要的資訊量較大,需要讀者更多的專注力。 所以本質上傳播效率就不在一個等級。這也是為什麼闢謠要跑斷腿的原因。久而久之,這些偏見就成為人們的信仰或論述的前提。 這也是為什麼常跟人討論就陷入鬼打牆的局面,因為壓根他們對事實或邏輯一致性並無興趣,就只會回到他們已經被設定好的結論或前題。(lbboy.ethan@gmail.com)
是的,有足夠的理性,能接受新事實證據而改變自己意見的,已經是少數中的少數,即使在高智商雲集的行業如高能物理,也是如此。
2018-03-21 12:24 回复
Dofin
2018-03-21 10:50
我曾经提出一个想法,让国家的专业团队根据道德表现、专业水平和经验、政绩等标准遴选各个部门的领导,而由普通民众根据该领导上任后在业务和道德上的表现执行罢免权(任何人都可以发起罢免但要达到罢免门槛)。这样的好处是竞争对手不能通过煽动大众而使自己上位,因为任命权不在普通民众。在位者也不能只顾讨好其上级不做实事,因为上级无权保其官位。也许中国将来应该走这条路,王兄怎么看?
請仔細看看我的【後註二】,抹黑在位的對手是非常容易的。

福山抱怨美國政府成爲否決制,正是因爲否決和罷免,和任命與執行同樣是重要的政治權力。把它們交到愚民的手裏,後果一樣不堪設想。
2018-03-21 21:02 回复
狐禪
2018-03-21 18:36
方便好人的也會方便壞人,限制壞人的也會限制好人。在當今科技普及的情況下更是如此。解決的關鍵就在分辨好壞,這不見得是科技可以辦得周全的。人的介入是必然的,而且要隨時地調整。中國歷代的智慧都這麼認為,這是老美所缺的。
是的。中共當代的制度,已經是當前人類社會最接近邏輯理性標準的了,所差的就是紀律,來保證掌權者不以權謀私,而這正是習近平内部改革的重點,真正是切中要害。
2018-03-21 20:28 回复
樓上
2018-03-21 19:34
社會利益最大化?那麼實現社會利益最大化的過程中能保證每個人利益都能照顧到?社會利益最大化過程中一旦出現損害精英的利益時,那些精英願意嗎?王先生你原本一年能掙100萬,因為一個政策讓你一年能掙20萬,你願意嗎?社會利益最大誰來計算?計算出來的結果你確保每個人都會認同?現實中的利益分配會有那麼容易?都知道毒品有害,不還是有人吸毒嗎!(15886@gmail.com)
爲了合理的社會公益要求而犧牲自己的私利,這叫做道德標準,有所為有所不爲;我不但願意,而且是我一輩子整個物理和金融職業生涯的基本原則。只因爲你是一個自私短視的臺灣人,身邊的家人、朋友也都是自私短視的臺灣人,並不代表世界上每個人都是自私短視的。

社會公益的計算,從孔孟時代就是由賢能負責。只因爲你一輩子沒遇見過一個賢能,並不代表他們不存在。

現實中利益分配當然不容易,尤其在一個道德敗壞、民智喪失的社會,所以必須有强勢的公權力。有人非要吸毒,那麽就進牢房吧。

大陸讀者沒有一個人會問這種蠢問題,現代的臺灣卻盡是這樣無知、無良、無德的蠢蛋,真是可悲。
2018-03-21 20:45 回复
一單元
2018-03-21 19:46
王先生的政治觀點在台灣沒有生存的土壤!你去PPT看看就知道了!!!另外,相比部落格,大家都更喜歡看視頻。(1588695@gmail.com)
我所代表的,是事實與邏輯,這是普世皆準而且永世不變的準則。你身邊的臺灣,乍看之下狐群狗黨、不義之徒甚多,但是和事實與邏輯作對,人再多也必然迅速滅亡。

我雖然只有一個人,但是自反而縮,下一句是什麽,只怕宵小之輩不但不知道,根本就不能理解。
2018-03-21 20:59 回复
alphalijing
2018-03-21 19:51
后注1p5l1 1%重复输入了一次,不过不影响阅读
不是的,我的確指的是1%的1%。其他人或是路過,或是旁聽。
2018-03-21 20:39 回复
愚公
2018-03-21 21:27
政府的职能就两个:1、做蛋糕;2、分蛋糕。关于做蛋糕,第一要维护国家稳定和国家安全,别让国家资源空耗,让人民可以安心去做蛋糕;第二要发展科技、培养人才、制定产业政策,提高做蛋糕的效率;第三利用外交手段到国际上去抢更多的蛋糕。至于如何分蛋糕,政府应该做到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能人多得、庸人少得,同时社会弱势群体要有基本的生活保障,在不打击生产积极性的前提下,适当偏向低收入人群。这片文章和留言讨论的媒体自由和“钳制思想”,其实可以用“是否有利于做蛋糕”的标准来衡量,也就是王先生说的“政治是社會整體利益的最大化”。如果你的媒体对国家做大蛋糕没影响或有积极影响,那你爱怎么自由就怎么自由;相反如果你的媒体是破坏国家安全稳定,是挑拨民族仇恨、撕裂族群,让国家机器空转,让人民不能安心去做蛋糕,那么这样的媒体是必须被“钳制”的。其实自由和法制、民主和政府职能是两对互相矛盾的概念,绝对的自由必然和法律抵触,凡事都讲民主那这个政府也就可有可无。
你説的沒錯,不過最後一句話容易讓人誤解:民主推到極至,說政府可有可無並沒有錯,但是更精確的説法是等同於無政府狀態。政府本來就是獨立於個別民衆之外來行使公權力的機構;如果一切都要由每個國民復決,那麽就無所謂公權力,也就無所謂政府。
2018-03-23 00:19 回复
愚公
2018-03-21 22:05
财富的再分配肯定会动到有些精英的利益,要想让每个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合格的政府不是因为有精英反对就不去做,而是不管你反不反对,只要有利于做大蛋糕(合理的分蛋糕也是更好的做大蛋糕),那就应该去做。就如中共的反腐、军改、政改,这中间涉及到的利益团体绝大多数是精英,但是为了更好的做大蛋糕和分配蛋糕,那也是要做的事情。
是的,這正是我過去幾年一再提起的,中共是當今世界唯一能進行必要的改革(亦即動既得利益者蛋糕)的主要政權。
2018-03-23 00:26 回复
雙耳
2018-03-21 22:58
看到19樓的交流,很有觸動。中共的黨代會一般比人大和政協會議來的分量明顯要重一些,而且似乎透明度要低很多,重要的是好像代表的選擇也不會像兩會那樣,受制於代表的政策性條件。去年有一條新聞,可能很多人沒有留意,習近平要求加強黨務公開,增強黨內對黨務,信息的知情程度,我弟媳是黨員,現在每週都要求上課學習,寫學習心得。雖然現在仍然有走形式的意思,但如果真的可以堅持十年,相信肯定會有怀揣理想的積極分子會從這個制度裡受益。這個是否能夠說明中共是有意的在經營一個精英的議事,討論圈子?這樣會比普通大眾廣泛討論更容易得出最優的答案吧。
中共對學術界,包括政治、經濟和社會學,的討論,一向極爲寬容,連明顯當英美喉舌、重複西方歪論的教授,都沒有顧忌,反而是民進黨清洗反對者,絕不容情。
2018-03-23 00:29 回复
小小軍迷
2018-03-22 01:18
我平時不怎麼關注政治,偶然看到王先生說過兩岸要打仗,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對兩岸關係有何影響?兩岸開戰台灣這麼大,即使中共打贏了,能守得住?如何治理?另外中共內部問題那麼多,梧桐的代價是不是太高了?(13868@gmail.com)
從軍事的觀點來看,臺灣很小、離大陸極近。臺灣海峽150公里寬,太平洋寬12000公里,是海峽的80倍,你從哪裏得來的“不易防守”?

我對臺灣讀者格外寬容,所以這次不刪你的留言,但是這純粹是浪費其他讀者的時間。你先花半年,讀完我的所有文章和留言,再參加討論吧。
2018-03-23 00:34 回复
lbboy
2018-03-22 09:24
普選是一種方法,跟其他制度相比的好與壞,要根據客觀的比較。如果一個公司把全股東或員工定期普選管理階層當成公司標榜的成就,應該會讓人笑掉大牙。但在政府管理,我們卻堅信只有採用普選的方法來負責治理才有正當性。有一位教授註解”西方人避免下下策,中國人追求上上策。” 似乎有一定的道理。而公司通常是追求上上策的。自然不會盲目的追捧普選。但不論如何,最終還是要以事實,績效來客觀比較。 把某種固定形式當成唯一的正當性,一點都不科學。(lbboy.ethan@gmail)
普選制不止是不科學,而且是可以依嚴格的邏輯論證,證明是非常低效有害的。

這如果不是下下策,也很接近了。
2018-03-23 00:49 回复
new-yorker
2018-03-22 09:31
說到貿易逆差,我認為中國的貿易入超遠沒有看起來的那麼高。1.中國只是產品生產的終端。中國對韓國、日本和台灣都有大量的貿易出超。因為韓國、日本、台灣也在產業鏈之中。美國的很多出超是轉移支付給了美國亞洲的盟友。不能簡單得認為中國貿易入超特別大。2.另外,很多美國企業在華生產,是佔據價值鏈的高端的,是實際上拿走大頭的。但是,這些跨國企業並不會把利潤匯回本國交稅。美國政府抽不到稅,寡頭們也不願意拿出獲益反補全球化中失意的本國勞工。美國絕對不會支持一個自己受害的全球貿易的。實際上,美國確實是全球化自由貿易的大贏家,但是根子是財富的分配。現在的問題是,川普和兩黨沒有一個敢觸碰這些寡頭的利益,都在轉嫁矛盾。把階級矛盾和財富分配矛盾,轉移為民族矛盾以及國與國之間的矛盾。對國民進行洗腦教育。
是的,美國對外的總貿易逆差,有一半集中在中國身上,的確是因爲中國現在仍然是世界產業鏈裏,組裝成品的主要基地。但是要指望美國人誠實討論此事,當然是緣木求魚。其根本原因,仍然是正文所提的,私有新聞媒體體制下,自我感覺良好是遠高於事實和邏輯的考慮。
2018-03-23 00:58 回复
new-yorker
2018-03-22 09:32
3.其實,王先生在美國長期生活工作。肯定清楚,美國中產會把養老金和部分積蓄投資在基金和股票上。美國企業在華盈利,會反映在股價上,也是美國中產在經濟全球化的變相收益,返還了貿易入超。4.美國的經濟自由化是一個迷信。為什麼美國對華出口這麼少?因為很多中國急需的高端設備,美國是對華進行貿易禁運的。美國其他的東西,中國又不需要。這才導致了美國對華出口遠少於對華進口。那麼美國是否開放中國資本投資美國的高新科技企業呢?答案大家肯定知道。美國不僅干預中國資本投資收購美國本土的技術企業,還對資源和能源性企業以國家安全名義加以行政否決。不僅如此,在金融領域美國也是排斥中資,馬雲收購MoneyGram被美國政府否決就是個鮮活的例子。所以,中國大量的外匯儲備只能投資利率低,且會被美國以鑄幣稅剪羊毛的美元國債上。投資回報率高的產業,美國政府都是千方百計地排斥中國資本。美國這個國家,昨天可以宣揚自己是異性戀,今天可以宣揚自己是同性戀,明天可以宣揚自己是雙性戀。骨子裡,就是一點,自己永遠只能做1,不能做0;永遠只能自己幹別的國家,反過來卻不可以。在規則裡,自己玩輸了,就會立馬掀桌子不認賬,推倒甚至自己制定的規則。
你最後的結論,對在美國長住的人來説是明顯的常識,但是臺灣人一般根本不相信。
2018-03-23 01:00 回复
回复27楼
2018-03-22 10:06
邓小平在八十年代曾讲过,普选是个好东西,中国人迟早要搞。我认为中国未来是追求上上策但是避免在追求上上测的过程中出现下下策,最终实现英国哲学家罗素在 《远东问题》中的预言。(12467@gmail.com)
堅持事實與邏輯的第一步,是不迷信權威。

我絕不要求我的讀者憑空接受任何論斷,我的一切結論都有嚴格論證,並且明白清楚地在這個部落格解釋出來。你若不能指出我所舉的事實和邏輯有確實的錯誤,就沒有資格反對。
2018-03-23 00:12 回复
暗中觀察的高雄人
2018-03-22 19:52
to30樓: 我想,王先生在(含之前的)論述與回覆中,已經舉出了足夠多的事實與邏輯,讓我們知道普選(尤其是西式民主自由下的),並不是什麼好東西。而且在幾個前提看不到解決方法前,無以阻卻其弊,包含最重要的兩點,個人並不全然理性及必然的訊息不對等。 普選能夠發揮效用的假設建立在每個選民都能完全理性沒有情感偏向的做出選擇,且每個選民對每個候選人的每項條件,包含他們的能力與政策都有著全面無漏的理解。這和理想市場一樣,人類近期內基本是不太可能達到的。加以訊息不對等的情況又受現代傳媒放大,除非小概率的奇蹟出現,普選將只能選出下策或下下策。 台灣兩次選出了連政見都說不清楚,只會叫囂鼓動民眾情緒的民進黨總統,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太陽花學運更是現代傳媒如何顛倒是非黑白的絕佳案例,作為大陸的實驗田,我衷心希望你們能正視實驗結果:民主自由普選這些東西有劇毒,生人勿近。 鄧氏是偉人,不代表他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理,真理從來只能藉由事實與邏輯煉得。您若有不同的看法,何不示演一下其中的事實與邏輯?
有臺灣南部的人能說出這樣的話,我很高興。
2018-03-23 00:12 回复
雙耳
2018-03-22 21:16
王先生好久沒有著手有關經濟的文章了,很想聽聽先生有關近期國際經濟和地緣政治的真知灼見。請教先生,現在想學習一些經歷政治方面的知識,有沒有系統的由淺到深的書單可以介紹給我的?其他朋友如果有好的建議,也可以郵件給我。zbl1984042315@gmail.com
我最近是不是太和氣了,居然有人敢催更?

兒子考SAT,差了一題沒有滿分,必須重考(亞裔男孩,沒有滿分就不可能進前三名學校),我也跟著在後面服侍他。

經濟學的入門書很多,你可以找一些用幽默語氣寫的科普書,比較容易讀。政治學看福山的書吧。
2018-03-23 01:07 回复
jay
2018-03-23 02:54
王先生不是說最近要寫一寫兩岸問題,如何處理。 如何統一,如何治理的問題
有一些其他的議題,吸引了我的興趣,暫時擱下了。
2018-03-23 06:58 回复
回楼上用简体回复了一大堆的
2018-03-23 06:17
看似洋洋洒洒,实际上味如嚼蜡联想式逻辑混乱的同时,忽略客观现实,我认为如非别有用心,就是浆糊大脑王博士,现在大陆的网络上这样长篇大论泛泛而谈的人每个角落都存在,我认为是秀秀存在感来满足下自己内心的感觉。我认为这类人大都是有同一个特点,根本就没听劝告去看过大部分,甚至文章之后才来回复。大陆人在网上普遍浮躁,正如他自己口中的"出气筒",就拿到这儿来宣泄了。希望您在这儿严肃处置,省下王博士自己和各位读者最宝贵的时间。(111@gmail。com)
是的。我對臺灣的留言,還稍作寬容。大陸讀者都是旁聽,請格外自愛。
2018-03-23 06:57 回复
雙耳
2018-03-23 07:24
哈哈,催更?不敢不敢。只是這博客雖精,但奈何篇幅太短,每每讀完,總是感覺意猶未盡。也只有定期常來看看精彩回帖應對,寥勝於無。雖然讀者如我,恨不得能天天拜讀新作,但昨天看到先生尚有不盡家事,還要應付像我這樣痴纏的讀者,想想便覺汗顏。本來不需要解釋,但吃了主人許多白食,若真的因為貪得無厭,惹的主人不快,就惶恐不安了。雖然我知道王先生應是調笑,但還是先道歉一下,順便祝另公子學業更有精進,心想事成,好夢得圓!
我素來不喜歡囉嗦。一個道理不論如何深刻,如果一句話能解釋得完,我就不會像社會學者(例如福山)那樣去寫一本書;這樣我才可能有時間去想新的話題。

我也知道“得道”(這是道家的詞匯,佛家說波若波羅蜜;原本都是指深刻的道理和智慧,不過現代人往往把這兩個詞神化了)的喜悅,但是獨立思考出新的智慧,比起上網閲讀要難得多,所以大家不應該期待我每個星期都能想出一個來。

很多時候,我的一些想法已經醖釀了許多年了,但是如果沒有形成完整的體系,我就不會寫下一整篇文章來。例如這篇文章,開頭的那個實驗,是我轉金融的第一年就知道的,其他有關大衆媒體的負面效應也是觀察過好幾百次,但是一直等到本月讀到MIT的那篇新論文,我才覺得罪證確鑿,邏輯上有完美的嚴謹性,不怕任何挑戰,可以寫一篇正文。

至於我零星提到的道理,不見得就不深刻,例如政治、經濟和社會學普遍犯了把Correlation當作Causality的錯誤,若是福山想到的,他大概可以寫兩本書了。你應該仔細重讀所有的正文和留言欄評論;我並不會把重點加黑,反而通常只是點到爲止,所以你自己必須小心慢慢地去思考;有能力、肯用心的讀者,就會有遠比他人更深刻的體會。例如【後註一】裏面,我說我的政治評論其實是把孔孟思想應用在現代社會,那麽用心的人就應該想想論語裏面,那一個段落是預言了西方民主制的謬誤。我說過我的目標讀者是1%的1%,所以做引申是讀者的責任,我不會像大學教授一樣,為20嵗的毛頭小子們划重點、給作業。
2018-03-24 05:07 回复
Kun
2018-03-23 10:11
我常在想人類的腦袋為什麼那麼容易被操弄?為什麼那麼容易接受洗腦?這在生存上有什麼好處?現在我至少想到一個很大的好處,那就是病人生病時從醫生或是其他值得信任的healers得來的安慰劑placebo效應.以粗略的估算來說,西醫的治療不到20%是有科學上的證據的,但事實上,遠高於這個比例的人看完醫生後,覺得狀況變好,這就是安慰劑效應.甚至於這些~20%有科學證據的治療方案所產生的效果,大約也有一半是安慰劑效應的貢獻.這就是為什麼西醫放血治療各種病症,明明是無用的,卻可以延續上千年.舉一個現在的例子,對於心血管阻塞的病人安裝血管支架,已在十年前被證明無法降低死亡率與心肌梗塞發病率,不過仍然被大量使用,除了醫生,支架公司要賺錢外,主要因為可以減緩心絞痛.但是這個減緩效應最近被證明是安慰劑效應.所以以病人角度來說,不裝支架就沒有安慰劑效應,為了安慰劑效應,就必須裝支架,但也要承受吃抗凝血劑可能帶來的副作用.所以對於冠狀動脈阻塞病人最好的治療方式,應該是放心導管到血管中,卻不留下支架,來然後騙病人說已經放了,這樣病人不僅可以減緩疼痛,也不用一輩子吃抗凝血藥.這就陷入了兩個矛盾,就是醫生為病人著想,其實應該要騙病人的,但是不可能有醫生這麼做.其二就是不明就理的病人反而可以得到緩解,知道真相的病人卻不能得到緩解.也就是容易被操弄的人反而獲得更大的醫療效果.這種存在醫學上的矛盾還真難找出解決的方法.就某一個角度來看,人類的非理智是人類能夠生存很重要的一環,但也是最容易被操控的地方.(13579@gmail.com)
心血管支架沒有實際用處的報導,我也看到了,真正是驚人的Placebo Effect。而且還有一個重要的枝節:美國的環境不容許這類的發現,是英國人研究出來的。

我以往提到“自我感覺良好”,總是有很强的貶義,但是你説得對,它實際上是有Psychosomatic的正面意義。不過這只對個人合適,在政治和社會的層面,“自我感覺良好”仍然是導致非理性負面效應的主要原因。
2018-03-24 04:24 回复
求问
2018-03-23 10:28
王先生似乎对文科的学习研究方法比较不以为然,认为理工科的研究更讲究逻辑理性,但是十九大的人事安排来看,得到提拔的官员反而是有经济,法律背景的比以前多了不少,而不是以前中共高官的理工科背景,不知道王先生如何评价?
以前回答過了,請先讀完整個部落格(大約半年吧),再提問題。
2018-03-24 04:53 回复
悟空
2018-03-23 11:46
很榮幸與王先生的觀點共鳴頗深。1. 政治是無比複雜的交叉學科,涉及社會學、經濟學、人口學、生物學、媒體傳播、地域性、文化性、種族、新科技的應用等等多種因素,拋開全面而單論一二,要麼是傻,要麼是壞;2. 媒體/傳播在現代政治中的作用,無論是威權體制或是民主體制,均是極為核心的抓手,Corporate media還是State-run media,本質上沒有任何區別;只不過當今世界,所謂價值“正確”的話語權掌握在西方Corporate media手裡;換句話說,若要討論“真正的民主”,媒體如果定義和運作,是其中最關鍵的環節之一;3. 無論何種政治體系,當人口數量達到不同數量級時,會產生完全不同的社會景象、治理結構、民眾心理與發展趨勢;4. 《21世紀資本論》所揭示的極為簡單的統計學結論,西方學者們甚至視而不見,註定了傳統西式民主體系的式微。
我覺得以往西方能以理性態度(大部分是理工科出身)做深入思考的,頂多是進入經濟學,好像沒有真正的人才研究政治學和社會學,所以我以業餘的身份來做研究,一做就結果一大堆。

當然,像是王滬寧在美國的全盛時期就能看出它的體系的内在問題,這是很了不起的。
2018-03-24 05:00 回复
盲人摸象
2018-03-23 14:07
我看過你的文章,你也確實理性客觀,但是你說的是對的未必別人說的是錯的!就像盲人摸象那樣。你既然認為大多數人都是不理性,那如何讓少數的理性人去做政務官?誰來挑選那些理性的政務官?如何判斷誰是理性的政務官?如何防止政務官以權謀私?大陸的政治制度有優點我不否認但是也有很大的缺點,還需要很大的改進!你在留言說沒有遇見賢能治國並不代表它不存在,就好比你手機丟了反正丟在地球上,你不用擔心一樣!我也回答你,沒遇見理性民主制度,也不代表它不存在,至少新加坡就是模範!(1456789@gmail.com)
盲人摸象之所以謬誤,就是因爲他們只看Correlation,沒有用到邏輯。自己檢驗了一個例子,就無限上綱,當作是普世規則。

我的邏輯論證,講求因果關係,如此一來結論才真是普世皆準。

可笑的是,你的評論本身正是盲人摸象式的自由聯想,充分表明了你並不瞭解那個例子的真意。

我在這裏討論的,是遠遠超越量子力學教科書内容的深刻正道,你卻來爭論地球是平的,真正是浪費大家的時間。
2018-03-24 03:52 回复
Yuheng
2018-03-24 05:53
世人吹捧言论自由、新闻自由时常说真理愈辩愈明。可是事实上我们发现根本不是这样,台湾的二二八吵了七十几年还是没有真相,就是最好的例子。最近两年我观察了中外各种形式的媒体及其读者,越来越相信一点:大多数人都缺乏理性思考能力,在很多问题上都是无法分辨是非的。而且这很大程度上是先天决定的,后天的教育并不能完全弥补这种缺陷。在过去没有社交媒体的时代,传统精英媒体垄断社会话语权,GustaveLeBon所称的乌合之众是分散的,很难被聚集起来对精英阶层的决策产生影响。但是随着社交媒体的快速兴起,这些乌合之众被串联起来。过去到广场静坐、上街发动示威游行要冒着被逮捕被镇压的风险,所能聚集起来的人数也很有限。现在这些人只需要坐在家里,动一下手指,点一下鼠标就可以了,上百万的乌合之众可以跨越地理的障碍被瞬间集合起来。我相信如果北京政府不对社交媒体进行如此严格的管控,美国人可以让六四每周都在中国的互联网上重演。当然,民主世界也同样会被这种力量反噬,所以我们看到社交网络越发达,民主的品质就越低劣的现象越来越明显。(zyh911126@qq.com)
是的,這是我這篇文章的主旨。
2018-03-26 00:03 回复
lastman
2018-03-24 12:45
I appreciate your articles, trenchant and sophisticated, but I really doubt that a cynical person like you will ever like Mencius, a virtue signaling gongzhi(公知) and Social Justice Warrior of his time. His views, albeit compassionate-sounding, were no more than emotionally-charged and worthless rhetorics, if notdemagogy,appealing to the false hope of the people who lived in a time of political and military unrest, and with all due respect, I fail to seea slight trace of evidence and logic reasoning between the lines of his writings.
lastman
2018-03-24 12:50
Mencius "the people first" rhetorics were also exploited by numerous politicans and demagogues after him such as Donald Trump and Bernie Sanders to seize power and advance their agendas. I pretty enjoy reading what his contemporary scholar Hanfeizi wrote about Confucianism. "winning the heart of the people is useless" because "Man are selfish in nature and they do not know their own true interests. The people's mind is as undependable as infant who don’t understand that the small pain they have to suffer now will bring great benefit later". Does this sound familar to you? To me, Mencius stands for everything you are against. I wouldn't be suprised to hear a person who believe in meritocracy over democracy to be a fan of Hanfei or Hobbes, but Mencius? No. Interested to share your thought?
政治是社會公益的最大化,道德也是社會公益的最大化,差別在於前者是系統性的實踐,後者則是個人的行爲準則。

孔孟的確專注在後者,對前者他們的直面討論很少,但這是因爲他們認爲精英統治是理所當然,所以無須多説廢話。論語和孟子中的每一個段落,都以士大夫(用現代語言說,就是專業理性的精英)專政為顯性或隱形的前提,怎麽能説找不到呢?而且如果仔細去想,像是"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女子與小人是什麽?不就是沒有知識基礎和理性思考能力的非專業民衆,因偶然因素而得以對政事置喙嗎?孔子說他們“難養”,正是直面指出一般民衆參與政治決定必然是大災難。
2018-03-26 00:32 回复
小余
2018-03-24 19:20
前幾天在捷運出口聽到兩個年輕人(暫訂是天然獨)的對話,大意是唯一堅持反共的是民進黨,而蔣介石做的唯一的好事是堅持反共,退休將領心理向著對岸還去參加活動是舔共我不知道這些人是腦袋被火車擠過還是什麼,退將之所以去對岸,是因為他們效忠的是中華民國,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難道,會效忠一個連抗日都否定的,都認為與我無關的民進黨政權嗎?會保護大多數也認為自己要自外於中華民國史觀的台灣人嗎?這些黃埔子弟如果認同你們這些台獨腦殘,不就完全否定他們當年原來保護的是一個不存在的國家?之所以提這個例子是想問王博士,到底是『無知的議題』包裝得太好,所以這些人民容易被吸引及欺騙,還是『無知的議題』就是會吸引到『無知的人民』,所以綠色人特別會相信綠色的史觀?我心中一直得不到答案....
我想你如果仔細讀過以前的文章,就會明白我的看法是,絕大多數的民衆在政治學和社會學上的智商等同於嬰兒和貓狗,像是李登輝這樣的別有用心之人,就可以循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的原則,一步一步走到完全錯誤的方向上。
2018-03-26 00:21 回复
五歲半
2018-03-24 21:39
回覆小余:請看正文中關於MIT論文的那一段;偏頗的新聞通常都會使受眾生氣或驚訝之類的情緒來讓人印象深刻。我曾經google過LINE today裡的新聞媒體背景,發現綠色背景的成份高的驚人,對於每天免費特意送到你眼前的訊息,我個人是非常懷疑其用心。最重要需要提醒你的一點:博士的文章我都會過一陣子即重讀一次,而且要慢慢一句一句去認真讀,這樣作之後,相信你也能跟我一樣獲得頓悟的喜悅。
我不敢說字字珠璣,但是因爲寫得簡略,的確有很多重點只是一筆帶過,所以細讀是有必要的。
2018-03-26 00:37 回复
小余
2018-03-25 09:40
給五歲半樓友,我不完全覺得您說的『偏頗的新聞通常都會使受眾生氣或驚訝之類的情緒來讓人印象深刻。』以及『LINE新聞中的綠色新聞』一定能解惑,實際上有些新聞無論再怎麼搏眼球,也不一定上當...最近有個台灣地方新聞,在國民黨目前領先的宜蘭縣長選局中,國民黨的候選人被民進黨的黨工指稱『看不懂公文』,再透過媒體放送。小弟的岳父母是忠實的綠色支持者,整天就一直拿這個說真爛真爛,但因為國民黨的這位候選人是地方鎮長,把歲出的狀態變成盈餘,實際上效果會打折扣,但我的岳父母會『選擇性遺忘』這些東西,因為他們只相信他們意識形態的言論。因此我越來越篤信,人民的無知,容易去相信這些東西,但學歷高低又與無知與否無法成相關..其實說穿了,這些伎倆只要影響那決定性的勝負那點人就好了,這時您的觀點就是百分百對了,哈
一旦成見形成,就像吸毒一樣,會自發選擇地在歪路上走下去。我以前已經用末日教會爲例,解釋過很多次了。
2018-03-26 00:52 回复
徐百川
2018-03-25 11:31
🤔網路發達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大家都想當作者,不想做讀者。不知自己一知半解,又不看多方言論,井底之蛙,卻自認正確,侃侃而談。網路看似各方言論大鳴大放,卻是相互排斥互不相容,一般人的發言只能侷限在自己同道的圈子裡,在理念相左的網站發言,是會被刪除並且驅逐出境的。大多人甚至只選擇合於自己口味的網站看,對不合於自己觀點的言論一律貶斥辱罵,只有吵架毫無交流,自我封閉,難以開展自己的見識,淬鍊自己的思維。網路不但使資訊低質化,使網民的認知不但膚淺化之外,還走向偏窄化。
是的,所以那些以爲互聯網會促進輿論“民主化”的人,在狹義來説,並沒有錯,錯在以爲民主化是好事,其實愚民的討論越深、影響越大,結果就越糟。

順便提一下,這裏又是一個不能籠統論之的例子:同樣是刪除異見,非理性爲之,就是自我矇蔽;如果堅持事實與邏輯,卻是保證討論品質的唯一手段。
2018-03-26 00:58 回复
海鸥
2018-03-26 02:56
王博士,你对王沪宁的这一句评价“像是王滬寧在美國的全盛時期就能看出它的體系的内在問題,這是很了不起的”,是基于王沪宁发表的文章吗?他连续做了3代领导人的参谋角色,历时23年,且是唯一没有地方政治经济管理经验的政治局常委,确实有过人之处。王先生可否推荐几篇他所发表过得著名文章呢?
我對中共内部的政治學理論不熟,也沒有讀過王滬寧的文章。我對他的所知,是他獲選為常委的時候,有媒體刊出他的小傳,裏面提到1988年他到美國考察,回國之後就寫報告,結論說美式民主極爲低效,絕對不該模仿。

當時我才剛到哈佛,還相信歐美的制度在有優秀民衆的前提下,可以做世界的楷模;換句話說,還是存有幻想的。相比之下,他的確是高明。
2018-03-26 10:57 回复
天+天
2018-03-26 10:32
前面討論提到孔孟的部分,其實最經典的應該是論語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因為「民主正確」的關係,近人替孔子發明了各種斷句或者解釋,使這句產生了諸多爭議。實際上從孔子那個時代的用語而言,意思和字面上就是一樣的(詳細辨析可見楊逢彬著「論語新注新譯」)。學生時代還覺得:孔子真是落後,這麼不民主。現在反而感覺:其實這結論也不難認知到,只是學生時代真的是說洗腦就被洗腦了。王先生用如山鐵證來說明大眾媒體的問題,戳破民主制度的這個關鍵環節,意義重大,如果有年輕人看到了,吸收了,或許就提前脫離苦海了。就算只是打下一個印記,也是給自己一個破繭而出的希望。我高中時候對台灣社會亂象的判斷:政治媒體化,媒體娛樂化,娛樂庸俗化,庸俗合理化。知其然,但不知其所以然。現在,是一點一滴越發清楚了。
很好,“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確是更露骨的批判,但是因爲有斷句的不確定性,我選擇提別的例子。其實孟子也説過,“行之而不著焉,習矣而不察焉,終身由之而不知其道者,眾也”。行而不著、習而不察、由而不知其道的普羅大衆能勝任事關國運的重大決定嗎?

我總覺得年輕人再怎麽聰明,還是很難跳脫社會集體的洗腦,30嵗之後有了一些人生閲歷,才會有比較健康的Skepticism。
2018-03-28 08:45 回复
Simonx
2018-03-26 16:37
給49樓:臺灣的政治制度最大的問題在於:好人出不了頭。我沒有王先生的學養,只能就我看到的情形簡單分析:1.沒錢沒資源很難參加選舉,臺北市前議員潘懷忠先生之前參選立法委員,在沒有花錢宣傳的情形下,三個月內花費將近2000萬新臺幣後落選;另外常聽說某人為了參選花費XX億。一般人要如何參選?選舉的花費要如何回收?前面提到的潘先生是個很清廉、形象良好的候選人,在極節儉的情形下還要花費將近2000萬(那是他好幾年的數入啊!),如果是全國性的總統選舉至少花費20億以上,這還是比照潘先生以極節儉的選舉方式來估算,如果是2000年大選連先生的選舉花費應該有幾個百憶吧!2.劣幣逐良幣:以前立法委員王鍾渝為例,王鍾渝先生原為中鋼公司的董事長,於2000年大選後撤換,後擔任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上任未滿一屆即發表聲明不再續任,他說:立法委員是他經歷最沒有效率職位...。他還只是以無法發揮個人所長來發表聲明,如果以現在臺灣立法院的亂相,想做事的人不會到那裡的,至於行政院長及各部會首長還是要面對立法院啊!大概只有發大願的菩薩下凡才肯屈就。3.效率不彰,議事粗糙:由於立法院內充滿了各種權力角力,委員根本沒有心力好好討論法案對行政機關的影響並處理執行面的問題,行政官員也只能盡力去做。行政機關認為重要的法案,只要會影響選票的,通常沒有辦法通過,或是放在那裡沒人管。臺灣會沒落在我來看是理所當然的,在上位的只有私心,人人都只想著自己的利益,善良、單純的人或者看不懂手段或者不願意使用手段,只能淪為別人的工具,看得懂的人多數也只能搖頭無力回天,我只能希望:天佑臺灣!(simonx172@gmail.com)
你回應的對象被刪了。

你討論的,只是問題的表面症狀;如果把它歸咎於政客的素質,就沒有跳脫西方虛僞宣傳的陷阱。我已經提供無數的事實和邏輯論證,證明這是體制問題。
2018-03-27 02:33 回复
狐禪
2018-03-26 19:58
沒有絕對的客觀,只有不同角度的偏見。在網路世代,這尤其明顯。只是面對數量龎大的各種偏見,有能力分辨取捨的人,卻沒跟著成長。這該是中小學的社會課教材,養成分析的習慣,對日後學數學及物理也是很有用的。
不對。社會學和政治學有三個常見的邏輯謬誤,我在這幾天已經反復討論,但是你還是沒看懂,那麽我就再整理一次:

1)把混沌現象當成主觀、相對的;

2)籠統歸類,所以得到正負號顛倒;

3)把Correlation當作Causality。

要在學校裏教正確的分析方法,本意很好,但是大概行不通,因爲絕大多數的政治學、社會學教授們自己都不懂,自然寫不出教材來。
2018-03-28 08:43 回复
caspase
2018-03-26 21:01
原核生物prokaryotes和单细胞真核生物unicellular eukaryotes,极少与其他个体协调互动,因此最自由,也最低等。最初的多细胞真核生物还没有胚层分化,细胞分工也不明确,仍属低等。到了多胚层生物,细胞之间协调通讯对生存变得重要起来,因此发展出专职调节机能和应急的神经系统,机体各种细胞的自由度受到极大约束,肢体再生能力和细胞全能性也随着生命体的复杂程度递减,同时中枢神经系统愈加发达和精细。有心的人应该立刻就能看到生物进化和人类社会发展的共通之处了。从原始部落,到村落,城邦,国家和大一统的帝国,由政治精英组成的统治集团越来越专业化,复杂化,权力也越来越集中。民主往往在国小民寡的地方存在,随着国家的扩张,民主自由的弊端越来越突出。西方鼓吹的民主和自由,类似于中枢神经系统把调节和应急的职能下放给其他组织器官,并允许其他已经分化完成的终末细胞例如皮肤细胞和性细胞进入神经系统行使神经传导职能。(caspase1985@gmail.com)
國小民寡,所以可能沒有重要的社會裂痕,如果經濟富裕、基本教育良好,那麽民主直選制的缺點可以被暫時冲淡、壓抑。但是英美掌握了世界話語權,所以可以把這些少數特例炒作成模範,反正一般民衆不懂Correlation和Causality的差別。
2018-03-27 02:48 回复
暗中觀察的高雄人
2018-03-26 21:16
TO53樓:王先生已經舉出了為數不少的事實與邏輯,沒看懂應該先自行思考或充實一下,而不是發些言不及義的文。您若有不同意見,請舉出您所據的事實與邏輯,帶著嘲諷的意味發文可是改變不了現實的。我補充一下,您真心覺得一個喊用愛發電的人能夠上位的制度好嗎?民主自由並沒有神力,只會讓人在喊的時候覺得爽而已,藥效過去後半點用都沒有,愛是發不出電的。現實世界的道理只有事實與邏輯,什麼普世價值不過是謊言。我不但生活在台灣,在被那聲用愛發電嚇醒之前還是綠營的鐵桿支持者,一個連物理法則這樣明確的事實都想撞看看的制度還有什麼好說的?藍營也一樣,為了挑動民意都可以無視事實與邏輯,這難道不是體制的問題?核能留言終結者版的幾位管理員最近就因為堅持科學優先的論點被支持藍營的民眾謾罵。反正選贏就好,謠不造白不造,現實裡繼續裝睡,碰個頭破血流也不回頭。議會制衡?反正選贏了修個法有何難度?司法追訴?反正選贏了,換幾個大法官和監委有何難度?輿論壓力?反正選贏了,給資源讓媒體洗風向有何難度?這樣的體制真的沒問題嗎?我不由得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回歸正題,是人的非完全理性和訊息不對等兩個事實導致民主自由注定愚蠢失靈,您要是對民主自由還有什麼妄想,請先以事實及邏輯回答如何解決以下兩個問題:人的非完全理性和訊息不對等。
原本的53樓被刪了。

其實我覺得訊息不對等,可以靠道德學養優秀的志願者傳播正確的事實與論證來彌補,例如上次大對撞機的爭議;但是普羅大衆的非理性卻是不改變體制就無解的。
2018-03-28 08:40 回复
悟空
2018-03-26 23:08
感謝王先生的回覆。不知王先生是否考慮過換一個討論空間?感覺這個部落格的功能設計似乎不能良好的展示博主與留言者,以及留言者之間的互動。再者,類似Telegram的討論群組,可以讓關注王先生作品的朋友們在平時可以經常討論互動?如果您覺得可行,建議您開放Donate,讓大家可以共同參與建設這個討論空間。謝謝🙏
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沒有找到UDN的Donate功能。

你可以到世界對白辦的《王孟源吧》去盡情討論。我在這裏必須維持一個基本的水準。
2018-03-27 02:57 回复
虐猫狂人薛定谔
2018-03-27 03:38
我對中共内部的政治學理論不熟,也沒有讀過王滬寧的文章。我對他的所知,是他獲選為常委的時候,有媒體刊出他的小傳,裏面提到1988年他到美國考察,回國之後就寫報告,結論說美式民主極爲低效,絕對不該模仿。====================================================================王沪宁1988年到美国考察,后来写了一本400页的书,叫做《美国反对美国》: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418776/用google搜索,很容易免费下载到这本书的电子版,我就不贴下载盗版书的链接了。我看有数个讨论是关于王沪宁的,如果有兴趣可以自行阅读这本书。
好的,謝謝。
2018-03-27 03:41 回复
一單元
2018-03-27 23:32
王先生您好,很高興能夠看到你的部落格。如果臺灣按照陳立夫林洋港那時候的建議,在中共改革開放初期,大膽西進卡位,攻佔市場,控制其經濟。臺灣現在是不是在政治具備吞併大陸的機會?臺灣在經濟上是不是有可能出現一批更多像台積電這樣的企業?另外你覺得林洋港這個人眼光怎麼樣?另外我發現你的好幾篇文章都是簡體字而不是正體字,(1578@gmail.com)
體量差距太大,而且臺灣商人短視近利,大多沒有真正的技術能力,全靠壓榨勞工賺錢,所以十幾二十年之後,還是會交出經濟的主導權。但是這個過程中,臺灣會得到巨大的經濟利益,會比現在富有得多。

我的部落格原本是在中國時報,去年底搬家的時候,是一位大陸讀者志願寫程式做的。他在這個過程中順便把繁體字改成簡體字,不是我的本意。
2018-03-28 04:04 回复
sdwwq
2018-03-29 01:08
您描述的智商差30是估算还是真的做了标准化测试?按照http://www.iqcomparisonsite.com/SATIQ.aspx 里的分数-iq对照表估算,只错一题,再加上30分,如果那个表对sat高分的智商高估20分(已经是非常大的偏差),王先生也不会低于160。这个分数在平均值100,标准差为15的正态分布里至少是3万里挑一的水平,如果高估10分,那么王先生不低于170,在平均值100,标准差为15的正态分布里至少是65万里挑之一的水平。如果没高估,那么您不低于180,至少是2000万里挑一的水平,台湾最聪明人(lol),请问王先生自我评价是万分之一还是百万千万分之一?
我對你的論證有以下幾個評語:

1)高斯函數只有在簡單的物理現象上才準確,任何生物(包括人文、經濟、社會、金融)現象的機率分佈都有“胖尾巴”(“Fat Tail”),也就是在大約兩個標準差的地方,從指數衰減變成次方衰減(一般是2-4次方),所以用高斯函數來推演三、四、五個標準差外的機率,是不正確的。這也剛好是量化經濟學(Quantitative Economics)最常犯的錯誤之一。

2)我對自己的期許,在於知識廣博、思考深入、堅持理性和道德標準、有正確的三觀;智商是爸媽給的,不辜負自己的天賦就行了,不值得吹噓。

3)我兒子並不算笨;他12嵗的那一年(倒不是我要揠苗助長,美國有一個獎學金項目叫SET,要求資優生在12嵗去考SAT)就在SAT Subject Math Level II(這是美國大學入學考試的三級數學測驗裏的最高級,包括了三角函數;其實SET只要求考最低的那一級,也就是標準SAT,但是那對他來說,太容易了)考了滿分。他現在考SAT拿滿分有困難,是因爲他上的一直是特別學校,學的是拉丁和古希臘文的古典文學(例如《Iliad》,10嵗讀英文版,12嵗讀拉丁版,13嵗讀古希臘原文),反而沒有像公立學校那樣專注在英文的基本文法上。

4)我說和他溝通有困難,那也只是在數學、物理、經濟和國際事務這些話題上。在其他的討論,例如文學、藝術、生物、歷史和社會時事,他大致可以和我平等交談,至於音樂和西洋棋(他曾是幾年的州冠軍)這些他的專長,反而是我插不上嘴。

5)我對我兒子的期許,從他三歲開始反復教導,只有一句話:“Be A Decent Man.” 用中文說就是“做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至於是否成功或快樂,那都是次要的。
2018-03-29 06:47 回复
sdwwq
2018-03-29 10:08
接56楼 1)关于智商的测量,因为智力的基本单位为何甚至存在与否仍然未知,所以至今只能通过特定考试的排序“生硬”套用正态分布确定得分(离差智商),即使有测试分数分布的长尾,也不影响相对顺序,只是每一分代表的智力差别越来越大。不确定区间光比较智商高多少分无准确意义,因为没有“单位智商”,这和很多长尾分布的单位明确的可观测现象(比如财富,身高)不一样。 有时见到别人声称自己的(更多是自己孩子)智商高(140比比皆是,150,160,180甚至200不乏其人,他们绝大部分是网上不靠谱智力测试题的受害者),往往会质问一句,人群中相对排名多少?一般这些人马上露馅,因为连相关概念都缺乏。至于王先生,您的经历和博客里的见解已经能充分说明智力水平很高。 2)关于智力的遗传,Steven Hsu 有个总结公式(不考虑太极端的) 子女IQ服从 期望为 100+((父IQ+母IQ)/2-100)*0.6 标准差15 的正态分布, 0.6是经验参数,通常这个参数在0.5-0.7之间。王先生提到自己孩子和母亲之间相差更多(方便讨论,假设三人为160 136 106),那么孩子其实高过了父母平均值(133),“归中”系数都超过1了(超过期望119.8分16.2分,一个标准差的“幸运程度”)。 智力遗传的“父母平均”和“归中”系数小于1是决定人类社会结构的本质原因之一,它让统治阶级难以通过生殖关系创造造一个超级智慧的明显有别于族群其他成员的团体,试想如果“归中”系数大于1,人类社会必然是一个极端达尔文主义的种姓制独裁社会。
我寫這個部落格的宗旨是討論世界大勢,我自己不應該是話題,我也不會像Celebrity那樣自戀、自誇和自我炒作。

這次提到自己為例子,有其他的目的,請大家不要再鑽牛角尖。
2018-03-29 10:28 回复
fff
2018-03-29 11:05
不相干的問題, 與本 blog 主旨無關, 仍希望王博士回覆.原來令郎不是學實用科目, 而是學拉丁文和古希臘文的古典文學.多年前我也學習過古希臘文與拉丁文, 事後最大的感想之一是花了巨量金錢, 一笑也一悲.請問特別學校何所指? 不是大學裡的相關科系嗎? 好像是什麼古典(Classical)科系?
這個學校是17年前一個對衝基金的老闆娘,為自己的兩個女兒辦的,順便對外招幾個學生,讓她們有玩伴;聽説她前後花了超過2000萬美元。她這樣花錢雖不少,比起別的豪門消費的門道,要高尚得多了。

剛好這個學校距離我家不到1公里,我又不放心公立學校裏龍蛇混雜(即使是我們這個所謂的好學區,一樣也有吸毒的問題),就送兒子去了。因爲那位老闆娘自己在大學主修的是古典文學,所以它就成爲學校教學的重點,第一批雇的老師就是拉丁和古希臘文的專家。我也知道這一點實用性都沒有,並不把它當作長處。

後來我兒子果然說他想成爲作家和詩人。但是到了10嵗那年,去同學的生日宴會,同學的媽媽花錢請了名作家Brian Selznick(電影《Hugo》的原作者)來和小朋友們聊天。Selznick提起自己在成名之前,當了多年的窮作家,有一次口袋只剩兩塊錢,如果買了McDonald的漢堡,就沒錢坐地鐵回家。兒子回來之後,志願就改了。

我在這個部落格,曾經勸年輕學生不要進高能物理;其實我自己的兒子也被別人挽救過。
2018-03-30 10:06 回复
lbboy
2018-03-31 19:04
這裏有個從眾心理學的YouTube ,裡面也提供幾個實驗,也有一些還有透過核磁共振看到腦部知覺的部分有受到扭曲。https://youtu.be/4CgXAjNDYoU
很好的節目,我鼓勵大家去看看。

順便强調一下,非理性的趨勢隨然是愚蠢的,但和理性能力一樣,都是演化過程中,對當時的人類生存有助益,所以被刻入我們基因的傳承。不過現代工業化社會的需求,與原始游獵(Hunter/Gatherer)經濟自然南轅北轍,只有理性思考才是有益的。
2018-04-01 06:52 回复
邏輯有問題
2018-03-31 20:12
王先生啥時候來回臺灣做演講?建議你來臺大教書吧!(1258879@gmail.com)
這種事,不是我自己能決定的。
2018-04-01 04:52 回复
疑問
2018-04-01 00:40
王先生您好,正如你說的那樣,人都是非理性的信息也都是不對稱的,請問一下你的家人和好友看過你的部落格嗎,他們認同你的觀點嗎?他們如何看待你的主張?如果你連父母兄弟都說服不了,在一個不理性信息不對稱言論多元化的時代,你又如何說服別人?別人又如何相信你?(125689@gmail.com)
我寫這個部落格是躲躲藏藏的,盡量不和父母提起。

我的論述和別人不同,因爲我堅持理性、事實和邏輯;這並不代表我能影響非理性的大衆,但是應該能很自然地説服有理性思考能力的讀者。
2018-04-01 05:13 回复
漁翁
2018-04-01 08:15
請問 "疑問" "不能說服家人如何能說服其他人?" 這兩者之間有關連性嗎? 照你的意思; 只有你的家人同意你的說法, 你才有可能去說服別人, 這樣的邏輯存在嗎?(ycdesertfox@gmail.com)
唉,他是典型的南臺灣人,只管親疏,不理是非。你大概是在臺北長大的吧?沒有跟南部人打過交道?
2018-04-01 16:07 回复
狐禪
2018-04-01 09:38
有本老書"social atoms" by M Buchanan (中文翻作 隱藏的邏輯)講的就是從眾現象。我幾乎要把這系統看成bose-einstein 凝態了。
我沒有讀過這本書,不過把人當作粒子來處理,從來沒有對的。

最起碼,人是生物,所以必然要繞過熱力學第二定律,把熵排出體外來建立體内的規律;粒子則萬萬不能。
2018-04-01 16:12 回复
漁翁
2018-04-02 00:33
我確實是出生成長在北部, 最要好的朋友都是高中的同學; 清一色的本省人. 他們的老家有一半是在中南部, 但都很早就落戶於台北. 為了多年的友誼, 所以雖然大家都知道彼此的政治立場, 但我們從來不去討論這方面的問題. 他們大體對所謂的民主無感; 只有一個加入民進黨是阿扁的樁腳, 後來退黨了, 因為他出錢出力最後發覺被騙. 兩個曾經到大陸做生意失敗, 所以極端仇中. 另外兩個, 一個長年在大陸工作後退休回台, 一個在中部續絃娶了大陸老婆. 都是幾十年的老朋友了, 我知道不論他們的經歷如何又即使都是在北部成長, 但他們的共同點就是本土意識極強, 所以我這個統派最好還是不要跟他們談論台灣前途的事. 我只偶爾會回答那位退黨者所提的一些問題; 因為他是我們當中唯一學科學的, 比較理性. 他的老婆以前也反中, 但性好遊山玩水, 到處玩遍沒地方跑了只好往中國大陸去. 幾年跑下來對那裏的觀感也改變了. 所以大陸要對台灣搞統戰, 以前讓利沒用現在提出國民待遇吸引年輕人, 我覺得最好再加上赴大陸旅遊優待卷. 這樣肯定要強過那些八股的文宣; 眼見為實嘛!(ycdesertfox@gmail.com)
我沒有你這麽樂觀。

大多數臺灣南部人,從小就被“鄉土價值觀”(就是只問親疏,不理是非)淹沒,腦子已經完全腐爛了。他們並不是不知道是非善惡,而是不在乎是非善惡,所以不只是愚蠢,而且是邪惡。

順便提幾句,不在乎是非善惡,正是英文裏“Psychopath”(“冷血罪犯”,或簡稱“Psycho”)的經典定義。現代社會高度分工之後,出現了許多Psychopathic的組織和職業,例如政客(只在乎當選)、律師(只在乎勝訴)和各種公司企業(只在乎盈利),但是像臺獨這樣的Psychopath還是很特別的,因爲他們犧牲了是非善惡的原則,並不是爲了客觀的利益,而只是爲了主觀上的自我感覺良好。
2018-04-03 07:43 回复
64楼回复
2018-04-03 08:21
王博士的分析真是透彻,深入骨髓!让我茅塞顿开!我人在日本,一直不了解为什么日本的一类人,比如说ネトウヨ(网上右翼)能不分是非青红皂白地谩骂中国,而且和台湾那些绿色台独几乎如出一撤,我还以为和海岛人的Galápagos syndrome有关联,现在终于学到理论依据了。(111@gmail.com)
不只是日本和臺灣,歐美各國也是一樣的。媒體的老闆、主編和記者都在想辦法加自己的私貨(尤其是老闆,參見當前美國的Sinclair爭議),但是前提是必須先把用戶群做大,那麽自然是愚民喜歡聼什麽,他們就說什麽。

換句話說,因爲大衆媒體的體制和組織先天就是Psychopathic,再有良心的從業人員也不可能有大影響。
2018-04-04 01:43 回复
speeddog
2018-04-04 08:47
http://e.vhall.com/280798522这是金灿荣教授最新讲座,其中有一段关于互联网的观点论述和本文邀相呼应,讲座里还谈了包括贸易战和金正恩访华等热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听听。
海鸥
2018-04-05 03:22
回复66楼:你给的这个链接无法打开,在YouTube上也有2018/3/31金灿荣的完整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qbyAHYK7cM
台灣一路人
2018-04-05 12:32
觀察者網一篇文章「晨枫:美国人给台湾支招搞“弹性防空” 并没有效能可言」與作者「由萬頓驅逐艦看台灣腐敗」其內容提到美國提供給台灣的建議,關於分散式機動防空有相同的見解http://www.guancha.cn/ChenFeng3/2018_04_05_452709_s.shtml原本想發表於萬頓驅逐艦這篇文章下的迴響,但發現其留言功能已關閉,故留言在此
這個留言應該放在那篇舊文之下。

我寫的時候,美國智庫還沒有發表那些意見;至少我還沒有看到。這純粹是邏輯的普世性:任何有足夠見識的人,都會得到同樣的正確結論。

請注意,即使國軍采納這個最優方案,一樣不能扭轉戰局,只不過是增加對共軍的殺傷罷了。
2018-04-06 06:13 回复
speeddog
2018-04-05 22:32
经常听到蔡英文和民进党的人说:“台湾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她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这明显不符合事实,而且逻辑混乱的一个论述,但还能让人深信不疑,似乎不管一个东西多么没有道理,只要不断的重复和宣传,就可以让人接受,这难道不是从众心理的一个例子?
謊話重複幾遍(即使只由同一個人來說),自然就會有一堆蠢蛋相信,這是人類心理學已知的現象。

歐美日本和臺灣,以及其他的“民主”政體,例子太多了。
2018-04-06 06:16 回复
又来回复
2018-04-06 16:21
我怎么觉得是那帮蠢蛋自己心里也不是相信,就是自我感觉良好,就嘴上认同了。还以为叫得大声,旁边的蠢蛋也认同,就没问题了。其实什么也做不到,一出事也是跑得快,也就是满足了那个幻想出来的优越感。例如台湾那环境,违法成本都那么低,满足下自己优越感岂不是自我认为很合理么。(王博士说的“自我感觉良好,大概是这个意思吧?学生想请教下英文该怎么说比较精准?)(111@gmail.com)
心理學裏有一個專門名詞,叫“Cognitive Dissonance”,你去找找吧。
2018-04-08 06:00 回复
zjtzlhlhs
2018-04-14 13:51
其实我觉得您举的例子有一点问题,虽然未必影响最终结论:“一旦有很多學生來做獨立的猜測,這些猜測的平均值就必須遵循中央極限定理(Central Limit Theorem,CLT)來接近正確值。”大量统计的结果应该是使平均值收敛,然而这个收敛的结果却和正确值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单凭主观感觉猜测的弹珠数量基本一定会往过多或过少的方向产生很大的系统偏差。。再举有趣的反例,是一个测试群体智力的游戏:让一群人每人从1到100之间选取一个整数,一个人选取的数与最终所有人的平均值越接近得到的奖励就越高。显然经过几轮的逻辑推演,1应该是一般性的最佳的答案。最终所有人的平均值越小,这个群体的平均智力水平就越高。当然最优的答案应该是1+X,其中X是“傻蛋修正”。
你把誤差和偏差搞混了。

至於最後一段的那個實驗,我想你沒有理解到它的真諦。這種多輪的群體“游戲”(As In “Game Theory”)是chaotic,而且可以有無限多解。你好像沒有把規則搞對、搞全,因爲我看不出它有Nash Equilibrium。
2018-04-16 02:52 回复
dummy_account
2018-04-16 04:07
71楼的内容少了一个重要的前提:猜测的是最接近所有人猜测数字平均数的1/2或者2/3(任何小于1的分数都可以)……初中水平就能知道任何一个小于1的分数的无限次方约等于0, 所以假设所有人都推演无限次,最终结果就会是极限是所能取的最小数1…但是实际并不一定所有人都会以极限来判断。所以题目关键在于猜测其他人会算几步,但这个需要对人群的理解…是很有可能保守起见选个5~13之内的数字。这主要是个博弈问题。当时看到这个评论很奇怪是怎么回事,搜索了一下才明白。我个人觉得连这样的前提都能漏了,说明根本没理解原本问题说的是什么,很可能只是囫囵吞枣。
其實他這個例子,只是簡單粗暴地用外力(Exogenous Influence)來推離中間值,不但與正文裏的例子無關,本身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意義。

多輪博弈的極限必然是1(極端值);單輪的結果只能用實驗求得,而且視參與者的智商和心情而定。
2018-04-18 05:54 回复
zjtzlhlhs
2018-04-16 07:27
看来我前面表述地不够清楚。我的意思是因为您预设的前提,也就是“因爲沒有理由大家都一起猜多或猜少(也就是沒有偏差,Bias)”恐怕是有问题的。大家各自独立地作判断并不意味着就没有Bias。既然您说受众被默认为是没有数理基础的文科生,那么我认为大家基本都是在瞎猜。没有理由认为一群人瞎猜的平均值就是没有偏差的。比如说,一个不了解物体的体积与尺寸的三次方成正比的人就大概率会低估物体体积随尺寸的增长(或者说弹珠个数随瓶子尺寸的增长),那么猜测的平均值自然就偏小。换个极端的讲法,如果将文中的估计弹珠的个数换成估计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距离,难道一群人随机猜测的平均值一定会接近真实结果吗?如果您例子中的受众是理科生,那么我可以接受大家“估算”的结果虽然会有误差但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偏差。但如果说一群文科生“估计”的结果是没有偏差的,我想这还是需要额外的论证去支撑的。-----------------------------------------------------非常抱歉,输入的时候遗漏了“三分之一”(或其他小于一的数)这个关键信息。游戏规则应该是“让一群人每人从1到100之间选取一个整数,一个人选取的数与最终所有人的平均值的三分之一越接近得到的奖励就越高”。
你還是提不出爲什麽參與者會有偏見;説來説去,仍然是誤差。

而且正文裏的第一定律是“沒有既存的偏見時,大衆媒體會增加誤差”。我給那個實驗,做爲一個實際的例子,來幫助理解。你現在想要挑戰的是,這個實驗是否符合定律的前提,就算成功,也與定律本身無關,只代表著例子不合適,必須另找。這種無關宏旨的細節,不值得大家繼續浪費時間。
2018-04-18 05:59 回复
CRYTRADER
2018-04-16 08:41
宋忠平就三方說法,綜合分析後提出最有可能的數據,提供大家參考。《新闻今日谈》美英法军事打击蓄谋已久 俄真的拦截数十枚导弹?20180415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eaAMvm-QDM
我對最近的兩則“化學武器”的新聞,沒有太大的興趣,因爲道理很淺薄,我相信這裏的老讀者個個都能輕鬆看出。

倫敦那個間諜中毒案,只是個例,不論背後真相如何,沒有太大的意義。敘利亞則完全是扯淡,既沒有動機,也沒有證據。Trump只是爲了國内的輿論和政治壓力,必須出手,表明自己敢頂撞Putin。英法純粹是盡當小弟的責任。整個事件唯一值得觀察的是,西方媒體如何扭曲和忽略事實。

我覺得最可笑的,是現代化學武器極爲高效,這些西方媒體卻把它當做家用化學品一樣來推理,呼吸不順也算作證據。倫敦間諜案最大的可疑之處,就在於沒人死亡。
2018-04-18 06:10 回复
人生天地間
2018-06-17 09:05
很好的分析。但是該怎麼挽救現在很容易就發生的「劣幣驅逐良幣」的社會現象呢?
膠柱鼓瑟
2018-09-05 11:00
我能不能不換種說法美國(選民)想要順差,那翻譯另一種意思就是他要放棄當國際儲備貨幣那何不讓它美夢成真,讓另一種,或另多種貨幣取而代之?
他們不懂這是内建的矛盾,所以Trump的諸般作爲,的確是為人民幣國際化開道。
2018-09-05 12:39 回复
GUI-龟
2019-08-23 18:12
回复大陆媒体受中共管控,仍然挡不住集体堕落的趋势,很明显的一点就是KPI化严重。大陆企业有一种广泛接受的经营思考模式就是数据驱动加结果导向,从好的角度看这有利于增强企业竞争力,从不好的角度看就是有些暂时或永久用数据衡量不出的东西不被重视。这种思路落实到媒体身上就是流量导向,重点关注阅读量转发量评论数什么的,其他的可以往后放一放。一个新闻热点在今天这个互联网时代热度能持续两周就算久了,作为产出文章的编辑来说头号大事就是想办法让手上的题材蹭上热点(时事文章倒也罢了,但是其他领域的文章蹭热点现象也是越演越烈)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文章做出来,趁着热点没过蹭一波流量,刷出好看的数据,好满足上级给自己制定的KPI。就算这一过程里有什么参考文献引用之类的质量把控程序,编辑们为了图省事也是搜到看上去差不多的就直接引用,只要数据能交差即可。大陆自然科学科普文章公众号这一现象尤其严重,一堆非专业文科人士却异常高产,因为他们掌握了搜索引擎的用法,又深谙大众传播的诀窍,写的文章数据反倒比专业人士写的文章数据好看(专业人士大多忙于专业,疏于科普写作,文笔较差,那种引数据列图表的习惯也不合大众口味),结果就是这种搜索引擎科普作家写的夹私货的谬误广泛传播,看不下去的专业人士写的打脸文却只能在小圈子流转。此外公众号为了把流量变现的转化率提高,时不时还要洗粉(就是故意发一些偏激观点恶心走一些理智派,同时吸引更多不理性的激进派关注自己),好为后续高价卖货打广告收智商税铺路。大陆媒体为了赚钱求生的堕落程度不比台媒强多少,只是某些体制特色让他们在特定领域掀不起风浪就是了,但是中共不想管的地方同样也是群魔乱舞。
我深有同感。尤其中共的輿論管理,幾乎完全是防禦英美顔色革命的滲透,媒體的整體素質基本沒人關心,未來的前景並不樂觀。
2019-08-23 19:11 回复
Taizi Huang
2019-09-18 10:18
王博士,您在文中比较了您和儿子的智商,请问你是做了专门的智商测试吗?
童年往事,不值多提。
2019-09-18 12:00 回复
五歲半
2019-11-29 14:46
https://youtu.be/dQMWSjTRd9g從內容素材來推測,我懷疑他是這裡的讀者。因為他用英文發表,雖然我沒發現對博主的關連性,但我還是覺得有一絲憂心,所以特來通報。
你想推薦這個視頻,又怕被駡是吧?它的水準很不錯,我還點了贊,沒有浪費我的時間就不算犯規。
2019-11-30 01:20 回复
乌鹊南飞
2021-09-29 22:15
在网上冲浪无意间找到了一张记录21世纪初自由派网络活动和内心想法的网页,应该是韩寒办的网页之一,早已废弃,居然还能加载出来,也是神奇,https://news.qq.com/hanhan/one/one17.htm里面记载道:“张闳介绍,"文化先锋"开创了民间新闻运作的新方式,主要特征就是把政治色情化,把色情政治化,并催生了最早的"标题党"。”看到这,我惊讶的是他们居然能这么明目张胆地把自己的邪恶目的讲出来,当时自由派的猖狂,可见一斑。惊讶之后,是感到愤怒,这些人(当时有很多是名校大学生和研究生在读)还没掌握权力和财力,就自动想出和默多克一样邪恶的想法,并且不遗余力的执行,简直是不可理喻,非得是对这个国家和民族有深仇大恨才能如此吧?也真是只有有仇有瘾有病有鬼可以形容他们。(稍微离一下题,虽然互联网有的时候能留下历史印记,像上面我找到的那个网页,但是消灭的印记却更多,比如到目前为止,王先生旧文和评论里的链接就已经挂了一半,尤其是网络博客退潮后,引用的中文博客几乎全军覆没,王先生也被迫搬了一次家,幸得志愿者相助,不至于丢掉文章。书刊杂志虽然比较麻烦笨重,但是印出来了就能一直流传下去,不像网络兴衰起落极快,那天服务器没了数据就没了。互联网才发明几十年,现在历史学家还是基本靠书本来做研究,将来人类社会全面数据化,电子化之后,史料的保存传续是不是也会遇到问题呢?)
“政治色情化”、“色情政治化”和“標題黨”都是Murdoch成功立業的基本伎倆,由黎智英引入香港,然後再傳入台灣和大陸。操弄者和受衆都是基於感性思維(亦即動物級別的本能反應)而導致其廣汎運用,破解之術在於對知識份子做理性教育,對普羅大衆則只能嚴格監管媒體;雖然這兩者有些衝突:例如我的博客就被中宣部封鎖了,但這是必要之惡,畢竟愚蠢的群衆佔絕對多數,放任謠言謊話的後果就是現在英美台港的反智社會。
2021-09-30 05:22 回复
未來世界
2021-10-23 19:43
 "研究了Homo sapiens腦容量降低的歷程,把最近一波定代於3000年前,亦即商周之交,人類剛進入鐵器時代。這個時段是令人驚訝的晚近,所以我對這個結論有所存疑;假設它是正確的,目前唯一似乎合理的解釋,來自經濟分工和文化傳播,導致多數人不必用腦、人云亦云的逆淘汰,類似正文中所討論的,大衆傳媒越興盛,則受衆平均智商越低的效應(然後經過多個世代的人擇演化)。這難免引人遐想:互聯網的鍵盤俠現象是否又在引發更新一波的腦容量收縮?" 如果這推論是真的,這種逆淘汰,有沒有可能是古代資產階級掌權者通常都有三妻四妾或有較高的繁殖率,而且掌權者通常不是最聰明的人也不是理性的,反而是類似川普這樣的土豪,因為生產資料私有制允許透過繼承上一代父母的財富而下一代人的智商是有一定的隨機性,不管父母在聰明子代如果有隔代遺傳隱性基因都有一些隨機性,根據中央極限定裡應該會往平均靠近在把人類的平均智商透過私有制經濟和基因演化逆淘汰的劣幣驅逐良幣,越洗越低?所以人類雖然教育水平越來越高、科學越來越發達、物質經濟能力的生活水平提高,表面上智商和開發程度越來越高,實際上腦容量長期是往退化方向走的,就人類智商就像軟體越來越進步但是硬體效能(腦容量)卻越來越差,因為人的智商同時受到後天教育和環境和先天(基因和演化)的影響,以上只是我的猜測
未來世界
2021-10-23 20:25
 "研究了Homo sapiens腦容量降低的歷程,把最近一波定代於3000年前,亦即商周之交,人類剛進入鐵器時代。這個時段是令人驚訝的晚近,所以我對這個結論有所存疑;假設它是正確的,目前唯一似乎合理的解釋,來自經濟分工和文化傳播,導致多數人不必用腦、人雲亦雲的逆淘汰,類似正文中所討論的,大眾傳媒越興盛,則受眾平均智商越低的效應(然後經過多個世代的人擇演化)。這難免引人遐想:互聯網的鍵盤俠現象是否又在引發更新一波的腦容量收縮?"如果這推論是真的,這種逆淘汰,有沒有可能是古代資產階級掌權者通常都有三妻四妾或有較高的繁殖率,而且掌權者通常不是最聰明的人也不是理性的,反而是類似川普這樣的土豪,因為生產資料私有制允許透過繼承上一代父母的財富而下一代人的智商是有一定的隨機性,不管父母在聰明子代如果有隔代遺傳隱性基因都有一些隨機性,根據中央極限定裡應該會往平均靠近在把人類的平均智商透過私有制經濟和基因演化逆淘汰的劣幣驅逐良幣,越洗越低?所以人類雖然教育水平越來越高、科學越來越發達、物質經濟能力的生活水平提高,表面上智商和開發程度越來越高,實際上腦容量長期是往退化方向走的,就人類智商就像軟體越來越進步但是硬體效能(腦容量)卻越來越差,因為人的智商同時受到後天教育和環境和先天(基因和演化)的影響,以上只是我的猜測承接上一篇我還想到幾點,演化是適者生存,不是強者生存,而且演化無方向性具體要看環境,舉個例子恐龍比螞蟻強大,生存下來的是螞蟻不是恐龍理性和邏輯思考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才會佔據主導地位,在古代狩獵採集時代人列需要打獵才能維持生存,但是獵人的社會需要判斷動物腳印、製作陷阱、追蹤等等繼搶都是有利於理性思考獵人生存下來的,但是一旦進入農耕文明,生產資料私有制會養出一個特權群體他們在遇到天災時存活率是比底層勞動階級還要高的,比如遇到大饑荒或是瘟疫通常統治階級不會先餓死,而且繁殖率也較高(三妻四妾),而佔人口多數的社會底層勞動階級不必理性思考只要學習服從上級這樣的人類反而有最高的存活率,導致人類自我馴化和穩定性的環境(不需要打獵)非理性和邏輯思考的基因沒有淘汰機制,而上層階級也未必永遠保持理性,通常開國元勳在動盪的年代因為競爭壓力會有較高智商程度才可能取得政權,但是產握生產資料的富裕階級後過財富世襲和繼承兩三代人以後隨著中央極限定裡隱性基因和隔代遺傳的機制,大腦硬體會逐漸往平均值靠攏,整體來看後代的平均硬體智商(腦容量與基因硬體的先天影響)會往退化方向走,但是上層階級的後代受到較好的教育和營養水平這屬於軟體智商較高(後天影響)營養的確會影響後天發育和智商,再加上統治階級的後代繁殖率存活率應該比勞動階級還要高(天災與飢荒),只要找一找歷史文獻就可以發現有幾十個或上百個孩子的貴族其實很多,到了資本主義社會類似川普這樣的土豪子代的數量和存活率一定也比底層人民高,即使底層因為樣本數量大偶然出現了幾個天才必定也要受劣幣趨足良幣效應的逆淘汰,唯一拯救人類智商往螞蟻社會退化的方法就是基因改造人類技術合法化
未來世界
2021-10-24 23:22
 其實這就是人類固有心理機制之前問過一個莫斯科大學華裔教授他說:真正的民主自由國家是不存在的,利益媒體作為國家的「第四權力」,讓人民以為是自己在自由思考的然後得出當權者和既得利益集團所希望人民得出的結論,這就是現代政治的蠱惑和精神控制。 政治學上面還有個屬於,叫做「擬似催眠」,意思是人民就好像被催眠控制了一樣。說一個真實的例子:當今英語圈子裡面公認的最權威的關於俄羅斯哲學和俄國思想的哲學家,是波蘭人Andrzej Walicki。 他父親因為參與波蘭流亡政府進行反蘇聯活動在1937年被蘇聯逮捕,他被流放此外他還是天主教徒,而天主教和東正教歷史上一直在矛盾對立。就是這樣一個人卻是最公認的俄國思想權威。我們看過他的作品,他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把俄國思想的精華忽略把恐怖主義等糟粕說成是代表和精華。而在歐美國家,卻被再版多次並且翻譯為多國語言甚至韓文。 2012 年我們莫斯科大學的一批教授去美國進行學術訪問,訪問一個著名大學(我記不清是哈佛還是哪一所了)的哲學系,其中有多位我認識的老師。在跟美國的教授們 進行過意見交換過之後,美國的教授們還是很開明的,他們意識到了之前的研究方向出現了一些錯誤,而且受到了某些有意無意的干涉影響導致視野片面化。美國的 教授們於是決定與我們莫斯科大學建立合作關係,進行學術互訪,然後互相派遣教授去對方大學做研究講學...合作合同都談好了。等我們俄國教授回到莫斯科之後一個月,美國方面消息傳來:那個大學的哲學系整個系領導層被撤職換人,所有跟我們俄國學者見過面交談過的教授都被從該大學開除,於是,學術合作也就不了了之了... 這就是,美國的言論自由啊。這是我自己身邊認識的人親身經歷的事情。所以,現實中的大學況且如此,更何況網絡呢。 其 三,我認識的在美國留學的台灣人香港人都告訴我,在美國的大學裡面都流行著不成文的規矩:如果學生公開表現出強烈的親俄情緒或者發表相關言論,那麼大部分 情況下這個學生不會被進一步留下繼續深造(如讀研讀博),如果是教授擁有類似親俄情緒或者發表相關言論,那麼就會被辭退或者勸說他自己主動離開。美國目前 在情報戰方面採用的是兩極化政策:對內加大審查力度,嚴管各種不合所謂主流思想和文章和言論出現,一旦出現,馬上就會被封殺或者不予報導。就比如我上面提 到的例子。另外一方面,極力在輿論和金錢是組織、慫恿和挑撥其他國家內部矛盾,支持發動騷亂。具體方式就是是先通過媒體宣傳的慢性滲透,然後資助 激進分子,最後藉機生事,然後再輿論壓力、假新聞和片面報導導致矛盾激化。然後慢慢地改變目標:從最初的反貪腐等等小目標轉為要推翻政府等等。 而大部分的人類在群體之中,個體的人性就會湮沒、獨立的思考能力也會喪失,群體的精神會取代個體的精神。人類在感情化的衝到下,會失去理性的判斷能力,由此產生滾雪球效應。 最後一發不可收拾。此即「擬似催眠」,意思是人民就好像被催眠控制了一樣。這個並非是現代原創的。著名鼻祖理論家之一是Gustave Le Bon,他的理論培養出了希特勒。
未來世界
2021-10-24 23:29
 這位莫斯克大學教授又說: 關於信息戰為什麼能夠成功,一方面的確是跟人的心理機制有關:目前國際上採用的政治心理戰是有這上百年發展史的一套科學,從19世紀後半期就開始了。 這個就是利用這一點,挑撥人類的「固有心理機制」。政治學上面有一個理論叫做「道恩斯曲線」,意思是,國家的穩定程度與否,不單純取決於國家事實上的經濟發展程度,而是取決於實際發展值和人民期望值之間的極差。 如果相差越多,那麼社會就會越不穩定。 舉例而言,如果一個國家社會發展很低,但是國民期望也很低,那麼反而會非常穩定,如北韓。如果一個國家經濟發展很快,但是國民期望值增長的更快,那麼國家會很不穩定。那麼,通過宣傳,讓國民擴大當前的不滿情緒,讓人把【不滿】和【負面訊息】變成習慣接受的,這就是人類的「固有心理機制」在進行信息戰長期受到宣傳,或者說,行程了固有心理的的人,寧願相信自己習慣相信的東西,在遇到與之不符的現實的時候,會選擇:堅決否定、固有無視、說是片面或者少數個別現象等種種方式排斥接受。所以二戰納粹宣傳部長 約瑟夫·戈培爾才會說:「謊言重複一千次就成了真理。」戈培爾效應(Goebbels effect)一個歷史上的例子:在1945年的社會調查「誰是為了戰勝納粹德國貢獻最多的國家」,57%的法國人回答是蘇聯。而在2004年,認為是蘇聯的就只有20%,而認為是美國的反而有58%,這就是一個冷戰時期長期灌輸洗腦的結果。利用媒體作為國家的「第四權力」,讓人民以為是自己在自由思考的然後得出當權者和既得利益集團所希望人民得出的結論,這就是現代政治的蠱惑和精神控制。 政治學上面還有個屬於,叫做「擬似催眠」,意思是人民就好像被催眠控制了一樣。之前一個美國的社會調查統計:85%的人事實上是不會獨立思考的,他會全屏接受媒體/周圍的人所說的一切然後互相傳話。在問道他們自己對於這件事的看法的時候,他們也就會基本上完全照搬他們聽來的看來的。15%的人會試圖瞭解不同管道和不同管道,然後綜合出來結論。只有5%的人能夠真正自己獨立擁有自己的主見和觀點 以上是他的看法我之前又查這位勒龐的著作,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史達林曾經閱讀過古斯塔夫勒龐的著作,在史達林辦公室桌上經常擺著「烏合之眾-大眾心理學研究」這本書 古斯塔夫·勒龐(法語:Gustave Le Bon,1841年5月7日-1931年12月13日),法國社會心理學家、社會學家,以其對於群體心理的研究而聞名,被後人譽為「群體社會的馬基雅維利」。勒龐認為,在群體之中,個體的人性就會湮沒、獨立的思考能力也會喪失,群體的精神會取代個體的精神。 勒龐早年在巴黎學醫,並獲得了博士學位,畢業後周遊列國,晚年開始研究心理學,並在19世紀與20世紀之交寫下了一系列心理學著作,如《各民族進化的心理學規律》、《法國大革命和革命心理學》《戰爭心理學》等,其中以《烏合之眾:大眾心理研究》最為著名。(法語:Psychologie des foules,英語:The Crowd: A Study of the Popular Mind),已被翻譯為近20種語言。
華刀出鞘
2021-10-25 19:50
道德经里面有好几篇和本文的留言以及内容的理念相通:【第三章】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xiàn)可欲,使民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fú)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第十二章】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tián)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第十九章】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xiàn)素抱朴,少私寡欲。【第四十一章】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第五十七章】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民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jì)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初看道德经觉得不以为然,但是经历了很多世事之后,才觉得他的道理是正确的。而且现在资本主义极大的放大了人的欲望,这方面还需要更多的做法。
MAXWELL
2023-08-18 00:53
我在19年注意到网上集中出现了一股的尊毛反邓,批走资派的风潮,这个风潮的论调主要是贴毛主席的语录(比如: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来批评现状,批红色权贵(诸如安邦陈小鲁,保利邓朴方,薄熙来儿子的红色法拉利以及大小康华,故宫开大奔的那个女的有人曝光跟何长工后人有关系,还有故宫太庙结婚的叶剑英孙女),揭露走资派(其中走资派的头头被认为是邓小平,当时他被嘲讽为“稻上飞”)阳奉阴违、扛著红旗反红旗,然后走资派把自己干的坏事扣在毛的头上,其坏事包括但不限于:你要反右,我就扩大化;你要大跃进,我就浮夸风;你要搞文革,我就大搞武斗;你要破四旧,我就砸文物。当时这股风潮特别流行,一帮人天天在网上刷所谓邓朴方的“万亿资产,十七家,五十家,勤劳致富,不要嫉妒”;邓小平的“先富带后富”“淮海战役我指挥”;“谁的儿子上战场,谁的儿子倒彩电“;还有电影《让子弹飞》的台词。
博客不再批判文革崇拜或評價毛的得失;該説的都已經説過了,多談無益。
2023-08-19 03:46 回复
MAXWELL
2023-08-18 00:59
但是我这里想讨论的不是怎么评价毛邓这个博客已经多次讨论过的话题,而是讨论现在内地的舆论场在分裂,某些群众即使同属爱国阵营,但是观点并不一致,甚至自相矛盾。因为按照上述这些人的说法走资派实力之强连他们心中无比英明伟大的毛主席都搞不定,毛主席一走,这些走资派反扑甚至还把自己干的缺德事扣在毛主席头上,然后老百姓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但是在另一些人(爱国的大棋党?)眼里,除非真的捅了篓子,否则无不是大内高人顶尖智库精心策划的一盘大棋,理由就是”大内自有高人“、”难道XX部门的人都是傻子吗“,”政治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甚至有时质疑的人会被这些人认为是居心叵测,要么傻要么坏。那么问题就来了,后者也十分拥护毛主席,认为毛主席英明伟大,但是按照前者(尊毛反邓者)的观点人家也认为毛主席伟大,但是他们认为连伟大如毛主席也解决不了阳奉阴违的走资派,甚至还被走资派倒打一耙,以致于蒙受不白之冤,那么如此猖獗的走资派是怎么式微的?你问我为什么这么认为,因为前者认为走资派当年可是能把国家大是搅黄搅乱(参考上一段所谓的“你要……,我就……”),但是现在大棋党不是告诉我了嘛,有大内高人、顶尖智库在,政府这样做是有理由的,那样做也是有理由的,背后自有深意。既然走资派都式微了,为什么头几年这么多人天天刷“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不是应该欢呼雀跃吗?我还记得20年初《外国人永居居留条例》一出,全国舆论哗然,正好赶上这股批走资派的风潮,马上就有人认为这个条例是走资派在背弃人民,出卖人民,一通口诛笔伐。那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些所谓的高人智库,毛主席时代就没有吗?别的人先不谈,毛主席可是前后者都公认的千年难遇的伟人,那又是怎么让走资派阳奉阴违得逞还给他扣黑锅的?前者认为的毛主席时代都解决不了的走资派问题,现任政府真的解决了吗?毕竟十年前是胡温主政,胡温时期17大之后唯二的两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18大之后都落马了,八位常委之一周永康也落马了,还有坊间传闻接班的孙政才,地方政府腐败丛生,像是反腐、民族(08年拉萨)、宗教(09年新疆)问题胡温时期就开始暴雷,真正拨乱反正却要到习近平上台,而且习近平还要通过修宪的方式连任,20大的常委还都是自己的亲信。
MAXWELL
2023-08-18 10:56
但是我这里想讨论的不是怎么评价毛邓这个博客已经多次讨论过的话题,而是讨论现在内地的舆论场在分裂,某些群众即使同属爱国阵营,但是观点并不一致,甚至自相矛盾。因为按照上述这些人的说法走资派实力之强连他们心中无比英明伟大的毛主席都搞不定,毛主席一走,这些走资派反扑甚至还把自己干的缺德事扣在毛主席头上,然后老百姓吃二茬苦,受二茬罪。但是在另一些人(爱国的大棋党?)眼里,除非真的捅了篓子,否则既然政府都批准了那就没有问题,政府这么做自有深意,如果有问题的话政府怎么可能会批准(循环论证),理由就是”大内自有高人“、”难道XX部门的人都是傻子吗“,”政治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甚至有时质疑的人会被这些人认为是居心叵测,要么傻要么坏。那么问题就来了,后者也十分拥护毛主席,认为毛主席英明伟大,但是按照前者(尊毛反邓者)的观点人家也认为毛主席伟大,但是他们认为连伟大如毛主席也解决不了阳奉阴违的走资派,甚至还被走资派倒打一耙,以致于蒙受不白之冤,那么如此猖獗的走资派是怎么式微的?你问我为什么这么认为,因为前者认为走资派当年可是能把国家大是搅黄搅乱(参考上一段所谓的“你要……,我就……”),还给主政者扣黑锅,但是现在大棋党不是告诉我了嘛,有大内高人、顶尖智库在,政府这样做是有理由的,那样做也是有理由的,背后自有深意。既然走资派都式微了,为什么头几年这么多人天天刷“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不是应该欢呼雀跃吗?我还记得20年初《外国人永居居留条例》一出,全国舆论哗然,正好赶上这股批走资派的风潮,马上就有人认为这个条例是走资派在背弃人民,出卖人民,一通口诛笔伐。那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些所谓的高人智库,毛主席时代就没有吗?别的人先不谈,毛主席可是前后者都公认的千年难遇的伟人,那又是怎么让走资派阳奉阴违得逞还给他扣黑锅的?前者认为的毛主席时代都解决不了的走资派问题,现任政府真的解决了吗?毕竟十年前是胡温主政,胡温时期17大之后唯二的两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18大之后都落马了,八位常委之一周永康也落马了,还有坊间传闻接班的孙政才,地方政府腐败丛生,像是反腐、民族(08年拉萨)、宗教(09年新疆)问题胡温时期就开始暴雷,真正拨乱反正却要到习近平上台,而且习近平还要通过修宪的方式连任,20大的常委还都是自己的亲信。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