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医疗】当前世界的公共卫生危机

2015-09-04 11:13: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771



我以前已经提过几次,美国在1970年代犯了一些严重错误,40多年下来这些错误越长越大,造成当前国际社会许多不合理、不公平、不安全的扭曲现象;一个共同的主轴是最后总由弱势群体来买单。这些错误包括国会修法容许公开游说,使得财阀能堂而皇之地腐蚀各级官员,逐步掌控了政府的所有部门,结果美国的贫富不均如火箭般上升,社会阶层间的垂直流动性则直线下降,以致当前美国社会的不平等超过了19世纪的水准,达到先进工业国家前所未见的地步。另一个错误是尼克森打破了Bretton Woods体系,使狂印美元成为一国的特权;美国不劳而获的掠夺自然就是贫穷国家的损失,过去两代人时间内开发中国家必须冒着极大的周期性金融风险,随时准备应付美元波动所代表的搜刮。

第三个错误是取消了徵兵制,改用募兵制。这并不真是因为反越战运动而採行的改革:如果一个战争不公不义,那么就应该结束它而不是换为佣兵来执行。实际上是财阀们不愿让自己的子弟冒生命危险,所以就趁着反战运动借力打力,满足了自己的私欲。很反讽的是一旦上层和中產阶级的子弟都不必冒生命危险之后,美国的军事冒进不再有国内政治上的阻力,反而使不公不义的战争更容易发动,间接导致了小布希用兵伊拉克,不但造成几十万伊拉克人和4000名美军的死亡,侥幸存活的当地人民也普遍面临了生活水准的严重下降,而且间接引发了连锁反应,激化了大批临近国家的人口,使中东战祸连绵,无数难民至今还流离失所,冒死寻找安全的新家。

但是美国在1970年代还犯了第四个错误,同样影响深远。1976年一月底,有几个在新泽西州Fort Dix陆军基地受训的新兵开始有流行性感冒的症状。二月5日,一名叫David Lewis的士兵在集体长跑时虚脱倒地,送医几天后不治死亡。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CDC,疾病控制中心,是美国联邦政府内负责公共卫生的专业机构)在两周后检验出H1N1 Swine Flu(猪流感)病毒。当时还没有基因解码能力,也不彻底了解一般Swine Flu和Bird Flu要人传人有多困难,只凭着1918年全球大流感(死了近一亿人,是世界歷史上第二致命的流行性疾病,仅次于黑死病瘟疫)也是H1N1就拉了紧急警报。

1976年十月,福特总统示范接受猪流感疫苗。

刚好那是选举年,福特在尼克森辞职之后继承总统位不久,人心不固,所以想藉机展示自己的领袖决断力,于是下令强制为全国人民打针对这个病毒的预防针。虽然总共就只有十几个病例,而且在二月底以后就销声匿迹,但是总统把它当作重要决策,各单位还是继续雷厉风行地推行,包括国会都通过紧急法案给予疫苗厂商法律免责权。之所以需要免责权,是因为当时的疫苗还有百万分之几的可能性会有严重的副作用,也正因如此,如果一个病毒没有构成真正的流行威胁,实在不应该全面打预防针。福特把一个专业问题绑架为政治决定,结果赌输了。当年十月,距离大选投票只有一个月,这个强制性的预防针计划付诸实施,到十二月共有4000万人完成注射,因为发生了54个脱髓鞘多发性神经炎(Guillain-Barré syndrome,GBS,这是人体对入侵的病毒反应过当,免疫系统开始攻击自身细胞的疾病)的病例而紧急喊停。

这个灾难性的错误政策决定不但浪费了一亿多美元,还帮助卡特击败福特为新总统,而且一举扭转了美国民意对公共卫生的看法,此后的怀疑敌视态度至今仍在祸害全球。首先,一些公知和大师们开始编造疫苗的新危险,尤其是把自闭症硬是与疫苗扯在一起,近年来有明星出面参与了鼓吹活动后,很多家庭主妇相信了这些胡扯,拒绝让自己的小孩打疫苗,以致一些早已绝迹的幼儿流行病又开始在美国重新泛滥,到现在仍然是双方各执一词的争议。其实事实证据很明显地不在公知的那一边,但是造谣容易辟谣难,这个可笑又可悲的蠢事还在继续下去。

但是危害更大的是对疫苗制造商的态度转变。经过这个惨剧(正式名称是The 1976 Swine Flu Disaster,1976年猪流感惨剧),美国的行政、立法和司法单位转为对疫苗制造商严重敌视;厂商为了避免被告上法庭,疫苗成为志愿性的,而且接受疫苗的民眾必须签免责合同。疫苗原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生意,没有什么钱可赚(最赚钱的是每天都得吃的用来控制慢性病的药,一劳永逸的治疗反而不是好生意),一旦它不再受到政府的全力支持,就成了厂商的鸡肋,于是开发新疫苗的资金基本蒸发殆尽。而美国是世界生医界的领头羊,美国不再开发新疫苗,最吃亏的其实是热带贫穷国家饱受各种传染性疾病摧残的人民,所以至今仍有14亿人患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与其同时,同样有副作用也同样不赚钱的抗生素生意也就同样被忽视。30多年投资欠缺的结果就是细菌的抗药性越来越强,而新抗生素的研发管道空空如也。这连在美国的医院都已成为一个大问题,在开发中国家自然是更为糟糕。

我以前已经多次讨论过自由市场体制的极限,其实在医疗上它的问题尤其严重(另一个不适用市场体制的行业是法律诉讼;美国在医疗和诉讼上浪费的GDP举世无双,正是因为市场机制完全失效)。这不只是因为市场无法对个别人命做公平合理的定价(我以前讨论过的人命估价是统计上的平均值),更因为刚刚解释过的厂商寧可控制而不是医好一个疾病的反常动机(Perverse Incentive)。这不但代表着今日迷信绝对自由主义经济的美国不可能重建一个有效率的医疗体系,也是后进国家的机缘。如果中国能认清局势,建立一个合理的医疗研发体制,将资源有效地投入到美国人有意忽视的疫苗、抗生素和其他彻底治好疾病的手段,不但是自己生化工业后来居上的好机会,而且将造福无数国内国外的贫苦民眾。在这个方向的第一步,就是要摆脱对美式药品专利制度的迷信;美国的专利已经成为完全只为大厂商谋利的手段,反而抑制了新发明的动力。中国应该模仿印度,严格限制药品的专利权,宽容平价生產仿制药的厂商,以其他方法奖励新药的开发(例如广建官方的实验室),否则在美式制度下,大者恒大,中国永远也无法建立自己的生医工业,也永远只会是跨国公司压榨的对象。

21 条留言

K.
2015-09-04 00:00
“以致当前美国社会的不平等超过了19世纪的水准,达到先进工业国家前所未见的地步。”

挑个错,不是前所未见的,就像我前几天说到的Piketty的书里计算的,美国尚未达到欧洲在20世纪初的程度(那是近现代史上最高的)

“中国人均寿命其实在金砖国家中是最高的”

很正常,统计数字经常和人的感觉相悖(特别是当有人在操纵感觉的时候),举个例子,大陆人口是台湾的50倍,按照人口比例,假如台湾每年发生一件极度骇人听闻的事,大陆就会有50件,差不多一周一件,而实际上大陆并不会一周发生一件。假如大陆每年发生10件极度骇人听闻的事,按照比例是台湾的五分之一,但绝大多数人(不分左右岸)的感觉却是:大陆每年极度骇人听闻的事的比例是台湾的10倍
我知道Piketty的结论,但是他用的统计资料不是最新的。最近7年来,联储会的四万多亿量化宽松基本上都进了财阀的口袋,使美国的贫富不均成指数上升,这些资料大概还要5年左右才会反应到新的统计结果上,所以我猜测美国已经打破纪录了。

我自己对黑心食品的非正式估计是大陆5:台湾1,所以台湾奸商比大陆邪恶10倍吧。
YM
2015-09-04 00:00
很好的文章,让人深思,不过看了评论,我不同意姚广孝和K.的论述。公共卫生,食品安全等首先不能用人均来算,更不应该互相比谁更烂,除非中国真的这么不思进取的话。做好公共卫生,食品安全是一个大国必须要正视和承担的,至于这一点,必须虚心向美国日本学习,用更强的监管和惩罚体系,用更科学的生產,冷链,储藏等方式和适当的市场机制做好。我希望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国内的食品安全,不然共產党生產再多武器也是不及格。该批评的时候就应该批评,不应该护航,同理对台湾的塑化剂,毒淀粉,馊水油也是。

从食品安全看,两岸真是一家,无良商家的劣根性都一模一样。

中国的医学和卫生发展我觉得是中国水桶里最短的一块。我前女友就读的是中国排名第二医学院的博士,看过很多医患纠纷,这点台湾同胞不熟悉,就是病患家属因为很多原因半夜拿菜刀砍死主治医师和护士的事件层出不穷,我不打算为我大陆同胞护航,这点的确是耻辱。除了医患纠纷,中国的当代杏林还有不够专业,医学进展远远落后国际(相比于其他工业,医学的发展是最弱的一块),高等级医疗器械无法自制,大病难看,滥用抗生素,小微社区医疗力量不足,医院分布不合理等等缺陷不足以表。

不过中国的人均寿命的确是很高的,像我的家乡苏州而言,身边接触的亲人朋友们的老年人基本都有85岁以上的寿命,90多的也比比皆是。不过我不觉得这是中国的医疗有多好,而主要归功于稳定的社会,发展的经济,以家为重孝敬老人的传统文化和中国人自古以来调养身心的饮食习惯。

再多说一句,我在美国住了很久了,虽然我上面提到美国医疗的种种优点,不过缺点也是非常明显,医保体系就不说了,美国是发达国家里面最差的,还有ER等候时间极长,看病手续过于繁琐,医疗方式过于保守,都是很大的缺点,这些方面,反而中国做的比较好。我想大陆不用事事学习美国,但也不应该自高自大,有清醒的态度,取他人优点,补自己缺陷才对。不知道台湾的医疗具体如何,不过听说台湾的健保相当好,而且台湾的医师整体能力和素质也是全球都数得上的,不知可否台湾能多和大陆切磋交流,也帮助我们大陆提高医疗技术
台湾在日据时代,最优秀的人才只能学医,留下一个传统至今,好处是医生的水准不错,坏处是人文社会思维水平很差。

我以前已经提过几次,台湾在生医业上有很大的优势,可以与大陆互补,可惜服贸协定通不过。很反讽的是反对的领袖很多是像柯文哲这样的医生,因为他们只懂医术,不懂经济。
YM
2015-09-04 00:00
我在美国跟一些医疗事业的中国人有过很多交流,也在FL,CA,CO等几个州看过病,用的是商业保险,我的体会是美国的整个医疗体系非常,非常,非常烂。先听我把话说完再批评。如果你是用自费看的话,小病还可以,大病无论如何是吃不消的,一般但同样的服务charge你的钱不过分,譬如CT可能只charge你400美刀,但是如果是用保险,那一个CT可以问保险公司要3000,因为这部分钱是保险公司和政府补贴,但这种一样的服务,天差地别的收费在美国已经形成习惯了,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都不想改正,除了奥巴马。

穷人很多没有医保的,我也不知道那些黑人,老墨在老了之后怎么办。

奥巴马的医疗改革几乎失败了,富人不愿意承担更多税收,穷人不愿意多干活,已经是美国社会的绝症了。他们都有自己的道理,但是这个道理都很民粹自私。其实如果是我,我也不愿意多承担税收来养活那些黑人。很多黑人吃的是Section8,food stamp,吸毒养一堆小孩啥都来,就不吐槽了。

总的来说,美国的医疗质量很不错,但是医疗体系和一些配套设施很烂,相反,中国的医疗质量还差的远,但体系建设也没好到哪去。反观加拿大和欧洲的医疗非常之好,但是他们的经济活力远远不能和美中两国比。这又牵涉到欧洲这种接近社会主义的福利社会,对比美国和中国这样赤裸裸的“吃人”的资本主义社会到底孰优孰劣的问题了,题目太大,我是想了几十年都想不明白的
美国的医保体系只保护保险公司的利润和有高级保险的病人。所以如果病人有身份地位,医疗品质绝对是世界第一的。前面有抱怨说中国的高级领导享受比一般民眾好得多的医疗服务,美国也是一样的,只是美国的领导不一定是来自党政,大多是企业界的头目。

美国医疗体系的真正问题是效率太低,因为有超过一半的钱被保险公司赚走了,所以医院只好先超收三倍以上,如此才能收支平衡。我以前已经提过,美国花费18%的GDP在医疗上,这个比率超过任何一个其他先进国家的两倍,而还没有全民保险。不论如何,美国的制度绝对称不上榜样。
YM
2015-09-04 00:00
至于药品专利,我是很同意王先生的论点,美国很多药厂花了大钱研发新药不是为了人类的福祉,而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这一点和华尔街有异曲同工之处,中国必须用法律来规范他们的专利收取行为,也必须加强自己的pharm能力。我有很多朋友都读得传染病学和bio-stat,不过留在美国就业的太多,中国目前给bio-stat的opening非常之少,以管窥豹,中国的新药研发能力的确是远远落后。

中国目前还是仿制为主,而且对于新药不可缺乏的大样本随机双盲对照试验等机制还很不完善。我觉得一个世界级大国必须要有世界一流的卫生保障体系,这一点,中国至少还需要努力20年以上。
印度在这方面反而领先,就正是靠着仿制药创下的基础。其实中国发展机械工业也是走“引进-模仿-自制-创新”的路,不知为什么在药品工业就甘心做美国药厂的万年肥羊。
abs
2015-09-04 00:00
个人浅见,欢迎批评。
中国确实在医疗资源配置上面有个比较严重的体制问题,那就是当病人是涉及到领导,被定义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时候,通常会被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救治”,这就出了很多问题。
比如一个医院收治一个这个级别的病人的时候,那是千方百计的不能让他死掉。基本上心黑点的医院领导恨不得能靠这一个病人几乎把医院的医疗器材全部更新一遍。而且这种级别的病人占用的医疗资源数百倍、千倍于常人。
不知道别的国家地区是不是也是这么个情况。
美国的医院正在连锁化、工厂化,也就是由会计师主管;这是一个不同的问题,但是浪费的资源更多。不过这个题目太大了,不是我能很好回答的。
bme2
2015-09-04 00:00
Unfortunately, the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are unlikely to spend significant efforts on developing treatments for diseases that selectively affect poorer countries, because they cannot put high price tags on such treatments. One hope is that many of the business tycoons (Gates, Zuckerberg, Buffets, etc.) have pledged to donate a very significant chunk of their wealth to society. Some of the money may be directed to develop drugs for treating tropical diseases. For example, the Gates foundation has already been pushing for research on global health problems.
Instead of charity, I think Chinese national governments will be able to do an even better job. It also has the side benefit of developing technical know-hows.
caspase
2015-09-04 00:00
我对最后一段话感慨良深。前阵子我的岳父查出HCV感染,估计源于20年前的一次手术输血。最近病毒活力升高,人变得消瘦才查出来。目前丙肝的特效药sofosbuvir在国内还没有上市,也没有仿制药,所以只能用干扰素治疗,但是他年纪太大,估计受不了干扰素的副作用,医生也建议不用干扰素治疗。sofosbuvir是gilead的龙头产品,本质上其实就是一个hcv的RNA polymerase的抑制剂,化学式非常简单。如果开放大药厂生产,成本不到每片5美元,但是gilead的定价是每片1000美元。一般的病例,一个疗程下来是84000到168000美元。这个价格别说一般中国人,欧美绝大多数家庭都承受不了。gilead凭借这个专利在2014年大赚了十几亿美元,同时,全球每年有三十多万丙肝病人死亡。
印度堪称发展中国家的药厂,它仿制的sofosbuvir功能完全一样,一个疗程下来不到1000美元,就这样印度还抱怨定价过高。全球hcv感染者超过一亿,这不止是在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也不在少数。而类似gilead这样的大公司,根本就不把这些病人(包括自己的同胞)的生命当回事,眼里除了利润还是利润。象这样的专利早就应该强制废除,但在美国这是不可能的。
可笑的是当中国研制出埃博拉疫苗,前往利比里亚给当地人注射时,西方媒体却认为这是中国人在拿这些人做活体试验,不尊重人权。
其实药品专利完全图利厂商是一个举世皆有的常识,只因为美国霸权在过去30几年把药品专利法强加在其他国家上,才成了“国际惯例”和“标准”。连德国原本也对药品专利有很强的限制,后来被美国人逼着修法。

中国既然不是美国的跟班,就根本没有理由每年几百亿美元送给美国药厂,同时让几千万国内的病人吃苦受罪。这同样是留美或崇美的“经济专家”搞出来的祸国殃民的政策,早点抛弃迷信、长些常识,就早点为百姓造福。
cidy
2015-09-04 00:00
“疾病药物控制论”--自由经济体制下的制药哲学。

这个问题是来自5年前见到的一个以前在欧洲做药品研制的同门师兄。此君是我的大学物理学的同门师兄,经常一起踢足球,他经过两次转行,最后锁定在了新药研制。他7年前抱着对欧洲新药研制的极度失望回到了中国创业。

我们中国人评价一个医生的职业水平通常用“药到病除”的果效,也就是说,最好的医生是讲究“根治”。中医对很多病症实际上是可以做到根治的。

此君在瑞士一间非常有名药物研究机构获得职位,在那里工作的11年。最令他感到成就的是他们一个三人研发团队,成功获得一种能够有效治癒某一种前列腺疾病的新药,而且这种药已经经过了将近四年的临床试验证明有效率非常高。可是最后,公司决定把这种药锁进保险柜而拒绝生產。原因居然是公司认为这种药无利可图,必须寻求一种用于控制这种疾病的发展而不是根治的药物。这就是今天西方自由经济体制下的“疾病药物控制论”哲学。

我十分同意王兄提到到的,其实西方自由经济的特色就是有钱人通过一个有效控制的体系,包括议会,法律体系,和行政执行体系对弱势群体的掠夺。他们没有人真正有兴趣帮助穷人,或许你能够看到他们通过慈善事业进行捐助,但是这些捐助,最多帮你提供稀粥保住你的性命而已,如果你不幸得了某种疾病,那么你就永远变成了被药厂掠夺的对象。

澳大利亚的医保制度算是西方国家中比较完善的,公立医院提供的医疗服务也是十分有限的服务,如果你有常见病或者是慢性病,政府也会严格控制你的药物使用。很多药物必须通过私人医疗机构才能获得,这些药物如果没有保险公司为你支付,你多富有也会很快被榨乾。

在这里也对那些“维西方马首是瞻”朋友说一声,西方自由经济和民主机制,是一个对强势有钱人极为有利的系统,他们通过控制议会来制定对他们有利的法律体系,通过舆论宣传来影响民意,通过民主的方式来有效地控制行政执法机构,最后通过自由经济体系来完成对内对外的掠夺。

在西方国家,就算你很有能干本事,博上老命,或许你能够过上一个中產阶层的生活,可你别忘了,中產是纳税最多的群体,那么你也只不过是成千上万只等待富人剪刀到时剪你羊毛的肥羊而已。
谢谢你的补充。公司决定在哪方面研究,自然就只有那样的药出厂。这是自由市场与医疗业的天生不合。

美式制度已经被非生產性资本完全霸占,医药业只他们压榨全球人民的管道之一,而专利制度就是把利润最大化的工具;中国绝不可以照单全收。
frances
2015-09-04 00:00
Please correct me if i were wrong...there are a few different angles i took from reading this article
1. I thought more and more people have growing resistence to antibiotics is because in many developing or under developed countries people believed anti biotics to be magic pills and took them (bought them over the counter in any drug stores ) without prescription/proper instructions, abuse and overdosage caused more and more resistence while weakening immune system...that's one of those reasons why newer and stronger "super" drugs need to be developed...vicious cycle!
2.Yes one of TPP's "evils" is American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unreasonably extends the lengths for many popular or rare drugs' patents, which will cause a dramatic increase on the cost for many drugs, therefore make many drugs become unaffordable to many in need.
3. I personally see one of great and extremely valuable niches for Chinese is Chinese medicines and some traditional Chinese treatments/therapy...especially its key philosophies to be "prevention better than later treatment" , " the holistic treatment idea" and " natural ingredients (including foods) better than articifial/chemical elements therefore less side effect" etc. Of course there are always some exceptions in all areas mentioned...especially for certain Chinese medicines which endanger certain plants/animal while there weren,t even porven effects as some claimed. And of course there are in many areas Western medicines/treatments are superior in fixing problems...It needs systematic organisation and documentation for this precious science in my view for it to be well accepted by more western countries
4. this one might offend some; but some medical professionals from some western countries will tell you why some "extinct" deseases started appearing again in well developed countries was because the very many immigrants from less develped countries and much frequent travellings between countries...time to stop, getting too long
The current problem with superbugs has dual causes; abuse of existing antibiotics is just one of them. The other is the lack of investment in finding new ones.

Yes, I agree that the pharmaceutical clauses in TPP will be very harmful.

I don't think it is productive to distinguish western vs Chinese medicines. The correct distinction is whether they have been scientifically vetted.

The correct lesson from the recent Ebola epidemic is that the rich countries need to contribute more to public health issues for the poor. WHO is a badly run, poorly funded mess. Sorting it out would be a very good first step.
frances
2015-09-04 00:00
To YM: I found racist comment very offensive...jobs scarcity is the major reason for unemployment, very low wages for low end jobs in U.S. (& NZ) can't even sustain basic standard of living... Please do not describe African Americans as the whole who are lazy and drug addicts...Why do Chinese complain about racial discrimination from white Europeans if they have the same attitudes? (almost like the darker skin you have, the less respect you get from those lighter coloured people...Come on, you have even got a president who can prove you wrong straight away). I hope those who are doing well in this world will have more compassion and empathy towards those who aren't. then maybe there is hope for us to have a better world
I don't think he was discriminating on the basis of skin color. My reading is that he was criticizing their culture, although the wording certainly would not pass any PC criteria.
frances
2015-09-04 00:00
there was a documentary i watched last year basically demonstrated how ordinary people can get looked after much better under their national public health than any average American can when they get sick in U.S. And Cuba is seen as a very poor and tech behind country by many...
If health care is considered a basic citizen's right, of course the government will do a better job than the dozens of private companies, whose profits depend on denying coverage and shuffling papers.
frances
2015-09-04 00:00
to be fair there were also cases in the past where serious deseases were from well developed countries to under developed/poor countries, those bugs/visus killed many defenseless locals because they didn't have immune system built up/develped to fight these "imported" deseases...scary thought is certain bugs/virus were deliberately created/developed for some secret agendas, or even with evil purpose. The worst of all was some poor people in very poor countries i.e. few African countries were being used by the multinational drug companies as guineapig to test their drugs in their drug development process...oh it's getting too dark now, please prove me wrong...
I don't think serving as guinea-pig is the major issue. The real scandal is how little the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spend on defeating those tropical diseases.
世界对白
2015-09-04 00:00
说到转染病想起埃博拉最盛行时搜狐博客长年占据榜首的“心路独舞”(母知,嫁给美国人的大陆女性)的文章——埃博拉要多久会传到中国?http://heller10.blog.sohu.com/306133007.html 好笑的是最后中国不但没被传染,还用疫苗帮助了一名美国人和意大利人。
再有就是美国女护士不服埃博拉隔离令 与男友骑车叫板www.guancha.cn/indexnews/2014_11_01_281847.shtml
美国埃博拉隔离政策引争议 被强制隔离护士欲告新泽西政府
www.guancha.cn/america/2014_10_27_280176.shtml
这些大概都是在自由民主旗下的自我意识吧
这些公知母知的水准太差,实在没有浪费时间讨论的必要。

美国对公共安全是很严肃的;为了一己的方便而把群眾曝露给致命传染病,当然会被强制逮捕。至少在执行这类的公权力上,美国还是很有效率的。
姚广孝
2015-09-04 00:00
博主的文章让我想起了中国人均寿命其实在金砖国家中是最高的,远超印度俄罗斯,略微超过巴西,这几乎是所有中国所有人均数据中最高的一项,但是与此同时,中国人的目光却在环境污染和食品安全上花费了过多的时间和媒体资源。被别人喊多了中国奔溃论,中国人就自己像上了发条一样自己唱衰自己。没看到其实中国作为一个新型国家,食品安全和污染可以算轻微的了,医疗更是突飞猛进。
理性地讨论这些缺陷是健康而且必要的。真正的毛病在于有心人无限上纲,把普世问题硬说成体制问题。
陈晨
2015-09-04 00:00
看完这篇文章,突然想起大陆流传很久的一个故事:就是经常打点滴注射抗生素等等,导致抗生素泛滥,人体免疫力下降,而药品商借此发大财,不知道王先生有没有听到类似故事,因为央视似乎也报道过相关新闻。

我个人还是对此表示怀疑,应该有夸大嫌疑,毕竟生活水平提高,人体自身免疫力本身就能够增强,作为大人一般病症如感冒等自己熬熬都能过去,当然,如果是别的的问题还是需要看医生。所以从根本上我觉得应该还是医疗科技不断发展同时,急需做好与社会的接轨。不然像是大陆的医闹导致医生罢工以及医护人员急缺,和文章中描述的问题也没有什么区别。而这方面确实需要政府作出相应的措施,前一阵刚宣布医闹纳入刑法管理,保护医疗人员的合法权利。
滥用抗生素是全球性的问题。在开发中国家一般是医生图省事,对非细菌感染也乱开药。在美国主要是畜牧业工厂化之后,高密度的家禽家畜容易生传染病,所以会滥加抗生素到饲料里。

滥用旧有的抗生素和人体的抵抗力没有关系(但是会杀死很多有益的细菌),只是会培养出有抗药性的超级病菌。再加上过去三十几年基本没有人投资在开发新药上,所以问题就越来越糟糕。
Kun
2015-09-05 00:00
其实许多人对疫苗怀疑敌视态度并不能完全怪他们,实在是因为整个西方医学界太过于自大与腐败,导致许多人跟本上不再相信主流西方医学及执业医生所说的话.这篇文章提到了药厂与政府的责任,我认为医生也是重要共犯之一.你今天如果成为某个医学学会的重要成员,马上就一堆药厂或食品公司聘请你做顾问或提供你研究经费.因为每一个科别都有医疗的guideline供该科别的医师做参考.而这些guideline就是这些重要成员开会后撰写的,大部份的医师都会遵循以免出事被告.所以药厂极尽可能地影响这些成员.以美国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 (ACC) and the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AHA) 撰写的guideline为例,2700个心血管疾病有关的guideline中,有48%是或是没有科学证据的专家意见或例行处置,只有11%guideline是有一个以上研究支持的.
jama.jamanetwork.com/article.aspx?articleid=183453
而光AHA一年就收了药厂至少1500万美金,这种所谓专家意见或例行处置,要不受药厂影响是不可能的.
www.heart.org/.../downloadable/
ucm_471722.pdf
许多没有科学证据的专家意见或例行处置不仅无效,还可能造成更大危害,这类例子现在也越来越多.最新的例子是0期乳癌的治疗方式.之前的研究显示93%的除期乳癌并不会发展成晚期乳癌,现在的证据显示,对于0期乳癌的治疗(乳房或肿块切除)并无法增加病人存活率.
www.nytimes.com/...
study.html
但美国一年有60,000个病例,这些外科医生怎可能放弃这种赚钱的机会呢.一个国家的人民以赚钱为最高宗旨,这个国家的这种发展趋势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这又是一个市场经济与医疗业天生矛盾的例子。

美国能浪费到18%的GDP在医疗上,高于国防四倍,实在不是一日之寒。
匿名
2015-09-05 00:00
征兵改募兵,仅仅是因为财团想避免子女参军么?征兵制,财团子女避免不了服役么?这方面能否进一步说一说。

另外,观网今天出了篇文章,讲中国制药企业挖角印度人才。m.guancha.cn/economy/2015_09_05_333044.shtml
在越战期间,战争规模越打越大,于是美国逐次增兵,这些兵员是抽籤决定的,所以富家子弟也有上前线的可能。当然真正有关系的家族,还是有办法逃避兵役,例如小布希和钱尼都躲过了,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所以乾脆趁学生搞反战运动的机会,修法改为募兵制。后来美国的兵员基本就是中下阶级,没钱自己上大学的年轻人(但不是最贫穷的族群,军队嫌他们是人渣,不想要)。

台湾现在搞募兵制,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基本上是中上阶级不想让小孩吃苦,修法让没有余钱的中下阶级去受罪。如此一来,前者之中吃饱没事干的更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反中,反正挡子弹的另有他人。

企业去挖人是战术,本文讨论的是战略。
entanglement
2015-11-22 00:00
N1H1疫苗引发副作用的事件,在马英九上台后也发生过,被绿色媒体拿来攻击,使得本来抢手的疫苗变得没人敢打,马英九变落水狗,真是巧合的歷史
疫苗必然是有副作用的,问题在于流行性疾病的威胁是否使危险值得冒。

衹要是以专业态度做的决定,猜错了也情有可原。
Siliconnections
2017-07-17 00:00
看到板主回覆某一则留言,提到 「中医有99%是谬误.....」, 想表达一下个人的浅见。找了一下,这个主题比较贴近,故留言在此。

我在台湾的时候不信中医,到美国来反而相信了,这是因为在美国(北加州),亲身经歷或亲眼看到中医成功根治异位性皮肤炎(一种皮肤过敏),花粉过敏,失眠... 等西医很难根治的病症,中药和针灸却治好了,让我对中医有新的认识。

我观察到中医看诊的方式就和电视上演的一样,把脉,看舌苔,望/闻/问/切之后,诊断的结果是: 「哪里太寒/太热,哪里太虚/太实,哪里阴阳不协调...」等,然后根据诊断结果开中药或针灸,看起来完全不科学,却是有效。

听过病人和中医的问答,病人: 「你讲来讲去,怎么都是寒热虚实,阴阳五行这一套啊?一点都不科学。」 中医: 「(乾笑两声)我学的就是这一套啊!」。中医的理论从西方解剖学,生理学的角度来看,十分荒谬,但是确实有效,而且不是歪打正着。我觉得从版主「事实与逻辑」的角度来看,事实是存在的,只是不知如何用现代医学和逻辑来解释。
不是Double Blind的大规模实验,没有统计意义。

你的经验,纯粹是人类演化过程的结果,亦即脑自然会从随机事件里,无中生有,幻想出规律来。这对原始人种来説,一般只是浪费心思,但是原始人的心思没有什么价值;一千次里有一次,风吹草动,真的是剑齿虎,那么就会有演化压力了。

宗教的起源来自三个非理性的心理趋势,都是演化的自然结果,这是其中之一。我把中医和宗教相提并论,并非无的放矢,而是有理论根据的。

真正可以做验证的标杆,是像疟疾这样歷史悠久的传染病。一般人以为青藁素算是中医的胜利,仔细想想,就会得到相反的结论。这个中医成就的样板,其实完全不是歷史上中医的主流治法,而是从一本冷僻医书里的几百个偏方筛选出来的唯一一个有效药品,所以中医处方的正确率顶多只有(1/几百)~0.3%,更可能小于0.1%。我说“中医有99%是谬误”是客气的,最精确的估计是99.9%。

近年来,美国生医界也因为研究人员必须出版大量论文的压力而使水准每下愈况。据最坏的估计,有2/3的论文结果是“无可复制的”。但是即使是只有30%的研究结果可靠,仍然比传统中医的0.3%可靠率高出两个数量级。两个数量级在天文学里不算什么,但是对人命就很重要了。
山猫
2017-07-17 00:00
其实中医在西方也并非完全被否认,比如西方对中医认可度最大的就是日本了。比如你在日本药店可以看到很多汉方药,地方政府的公立医疗专科学校有针灸的培训,就连东京大学医学部下都有一个中医研究会。而医科是日本理科中最难考取的专业,所以日本对医学的态度还是很严谨的。不过中医会变得声誉受损我看主要还是海外有一批假中医宣称包治百病,而且治疗方法诡异,前段时间被逮捕的一位海外非法行医的中医就是通过打人治病。
中医本身的含金量就有问题,所以自然容易出骗子。
乌鹊南飞
2024-05-08 03:15
王先生在此文评论区提到了宗教产生的三个非理性趋势,阅读其他文章我只找到2个,一个是从现象中无中生有想象出规律的反射性心理,一个是演化产生的渴求群体认同感,请问第三个是什么呢?
這是2017年的留言討論,當時是引用一篇心理學論文,但因不是正文,沒有給出出處,現在不確定是哪一篇了。不過你再去別的文章下找找留言回復,應該是我給過細節,這裏才會只簡單一筆帶過。

到了2018/2019年前後,我又在《Scientific American》上看到一篇詳盡的總結,列舉出更多引發宗教迷信的人類先天心理偏見,不過那篇文章也找不到了。現在手頭上有幾篇相關論文,供你參考: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4551038a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g1204-1241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111/heyj.14256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2352250X20301950

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21/08/23/why-is-it-so-hard-to-be-rational

這裏是一本書:

https://healthland.time.com/2011/03/16/mind-reading-how-our-brains-predispose-us-to-believe-in-god/

其實這些都是管窺,以人類演化出來的心理趨勢來解釋宗教,是一個心理學學科,叫做“Cognitive science of religion (CSR)”,參考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gnitive_science_of_religion
2024-05-08 05:21 回复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