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美国】美国式的恐龙法官(二)

2015-07-30 13:27: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755



另外一个最近的案子发生在伊利诺州(Illinois)。芝加哥一向与阿拉巴马州(Alabama)齐名,是美国黑金政治风气最猖狂的地方。过去的七任伊州州长有四个后来被关进监牢;其中最有名的是Rod Blagojevich,他把一切州长的职权都标价出售,包括批准一个儿童医院所需的资金和指定欧巴马参议员席位的替补者。在2012年被判14年徒刑之后,他随即开始一个上诉申诉,要求联邦上诉法院把他的一些罪名改判无罪。

联邦上诉法院(Federal Appeal Court)是美国仅次于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的法庭,其法官由总统直接任命,是终身职。这次Blago(Blagojevich的昵称)申诉的是有关欧巴马选上总统之后留下的参议员席位,挑选替补人是州长的职权。2008年大选之后,Blago马上开始拍卖,兜售的对象有好几个,一般是直接要钱(要价是几百万美元),但是欧巴马自己也想指定人选,于是Blago给了新总统一个大折扣:不拿钱,只要欧巴马任命他为一个部长。但是Blago的好几个案子随即爆发,2009年州长的职位被弹劾罢免,后来代任州长只好挑了一个年纪很大的小角色,暂时为参议员座位保暖。

这次上诉的论点就在于Blago并没有要钱,他要的只是一个部长的职位,所以他的律师争论这不算贪污。惊人的是三位法官一致同意,在一周前发布的判决书里做了解释,这个判决有两个理由:1)部长的薪水是劳动的酬劳,在会计上净价是零;2)这样的交易,自美国建国开始就是政治的常态,人人都这么做,所以不算犯法。第一个解释是这个判决的最大问题:从此政治职位和大学入学这样很明显地有高度价值的东西,也可以合法地作为贪污的酬劳。此前美国的法律界一般是依常识,而不是会计来认定交易的价值。所以有了这个新的判例,美国政商勾结、财阀操纵政权所用的法律漏洞,又被扩大增建了。以前承诺职位,必须是心照不宣;现在可以堂而皇之地签契约:你若给我儿子当局长,我将来会花大钱雇你为顾问。

至于第二个理由,人人都犯法,所以就不算了,只是点出了当代美国政治的悲哀。18、19世纪,欧美还没有建立现代的文官体制,对贪腐的定义和现在完全不同。以当时的旧法律和行为准则来为当代的腐化辩解,恰恰只印证了美国政坛最近40多年来的快速退化。19世纪末是所谓的Gilded Age(金片时代,意即社会的内部腐朽,但是富者极富,有钱能把一切都披上金片,所以看来金光闪烁),贫富极为悬殊,政权由财阀完全掌握。现在联邦上诉法院不但不以其为耻,反而以其为例,把一百多年前的骯脏惯例合法化、正规化和体制化,难怪现在美国贫富悬殊的程度正在突破19世纪的纪录,向史无前例的高点迈进(参见前文《富豪口袋里的国家》)。

我在前一篇文章已经提过“徒法不能以自行”,有恐龙法官是法治的必然结果,必须有外来的纠正力量。今天这个例子指出,当整个社会开始腐化之后,外来的退化影响也会反过来将恐龙法官收为己用。法治的背后最终还是人治,不能期望它独立于政治与社会之外。法治是帮助政府和社会留在公平这条正道的手栏,主要只有警示引导的作用;如果人民决心跳崖自杀,如当代的台湾,一道手栏是挡不住的。

【後註】今天是2020年二月18日,Trump宣佈對好幾個政客和富豪大赦和減刑,其中包括Blago;他原判14年,被減爲已經服刑的8年,即日釋放回家。

48 条留言

frances
2015-07-30 00:00
Have Taiwanese all think there is no law available to bond young people's lawless behaviours nowadays? In US I suspect the same behaviours will risk being shot by law enforcement ( we've seen some got shot from making less trouble)...What's wrong with these young people? or just me getting old?
The entire society thinks that anything against China is good. The whole island is sick.
frances
2015-07-30 00:00
I think the problem being If Blago were found guilty; then there will be too many consequent legal cases against too many other govt officials in the future...an unimaginable caos...? politics is not somewhere we see high moral standards, sadly. We must stay hopeful though...otherwise even myself will need anti depressants...
Many corrupt politicians have been convicted of similar offences over the decades. Now they have a free ticket to buy and sell government power, legally.
小行
2015-07-30 00:00
"法治系统的背后最终还是人治,不能期望它独立于政治与社会之外。"

这段话亮了
自知者明
2015-07-30 00:00
王先生在文章中提到”人人都犯法,所以就不算了,只是点出了当代美国政治的悲哀”,恰巧也是台湾当代政治的悲哀。九月政争中,马英九总统试图以司法关说问题处理立法院长王金平(不得不说马英九亲上火线的行为十分愚蠢),但是他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全台湾的民意代表都在关说(关说已经变成是选民服务了),民眾基本上是大都是共犯,几乎人人都犯法的情况下,难道要把全台湾人都抓去关吗?失败是可以预见的。

文章的最后一段更是让我心有戚戚焉。反课纲行动的最大依仗,就是高等行政法院的程序违法判决。先别说程序违法(教育部未提供最后一次会议的完整记录)跟实质违法(课纲内容违法)的差别有多大,如果有仔细看过判决书,可以知道原告台权会向教育部要课纲微调的相关资料(一共有五项),其中教育部有四项提供的是完整资料,有一项则是节略版本。教育部的理由很简单,教育部认为这项资料的参与委员的工作是一直维持到105年2月,中间已经有委员被学生和滋事份子骚扰,所以希望让委员们先安心工作,等工作完成后再提供完整会议记录,目前就先提供节略版本。高等行政法院却判决教育部败诉(目前还在上诉中),着实让我无言以对,这应该是”当整个社会开始腐化之后,外来的退化影响也会反过来将恐龙法官收为己用”的最佳验证之一吧。

顺带一提,我认为王先生在前篇文章强调的是:法治发展难以避免会出现恐龙法官,故法治之外,尚需存有外在的制衡机制。我并没有认为您在鼓吹陪审制,可能是我辞不达意,让您误会了,不好意思。
台湾人学了美国制度的皮毛,把它更推向极端,毛病自然也更大。
RR5
2015-07-31 00:00
要让台独支持者转向,只有两种方法:
1让他们亲眼看到中国彻底压倒日本和美国那一刻,台独背后的势力都投降了,这些人也不会再有其他妄想
2让他们求仁得仁,自食其果,无话可说。现在民气反国民党,那就让蔡英文上台呗

不要跟台独支持者讲道理,对他们来说[爱台湾]是不证自明的原则,[爱台湾=反共],所以没有讨价还价的空间
我原本认为低收入民眾的福祉重于公平、合理、正义,所以不论如何还是希望蔡英文不要上台;不过如果中共如南山卧虫的建议,开始接受并照顾台湾低收入民眾,那么就可以不在乎台湾怎么堕落了。
YM
2015-07-31 00:00
台湾目前的样子,绿营的手法卑鄙下流,蓝营软弱可欺,但是沉默的大多数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楼上很多理性的台湾人民,如果可以尽力量发声,就算不是去报纸刊文,也可以对身边朋友言传身教,破除对民主的盲目迷信和对中国的无限恐惧。我相信绝大部分台湾人民还是有理智辨别是非的,李敖说台湾人就是经济动物,趋利避害的嗅觉很敏感。请问你们试着有做过吗?

看到台湾高中生反课纲有的自杀,有的对父母动手出言不逊,真想一耳光把台湾人扇醒
我也曾和我母亲争辩过,但是她只有国中学歷,没有科学逻辑训练,每一句话都是复述绿营的无线电台的决断式结论,也都是错的,那你们想想要如何谈起?
chenwj
2015-07-31 00:00
我不同意网友 "xxx" 的观点。就算有理性的声音,现在在台湾社会也已经发不出了,难道要大家一起上街头比谁的声音比较大吗? 我认为中央政府以往一直跟随民意摇摆,才会导致今天这种结果。政府要有 "The buck stops here" 的气魄,扛起一切责任,处理好事情。否则,我们选他出来做甚?
奇怪的是马英九的支持率早已到了个位数,他又不必再选,这正是说实话面对良心的绝佳机会,可是他还是在继续梦游中。
chenwj
2015-07-31 00:00
或许他和绿营一样,都脱离现实社会,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吧。我会这么说,是因为看到马英九总统对于两岸关系,一直拿九二共识出来说嘴。可是他知道台湾社会已经没有当初九二共识的基础了吗? 这个政府已经和社会脱节,而社会又和经济现实脱节。当我看到有人为了反 "黑箱" 课纲而自杀、顶撞父母时,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 只因为我知道我无法改变社会的大方向,我选择修身齐家,选择超脱。否则,我的精神和现实生活会陷入混乱。所以我会这样回应 "xxx" 网友的留言,沉默的群眾并不都是共犯,他们只是默默的在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我有同感。

不过我老家在台南,可以确定那里为反中不顾一切的占绝对多数。
chenwj
2015-07-31 00:00
给 "frances" 网友。无论如何,台湾社会表现出的情况就是代表中央政府瓦解。我想已经无关乎显/隐性支持台独的人有多少。中央政府一但瓦解,社会不稳定性会加大,弱势民眾声音只能透过私人/公眾暴力方式呈现,又或是完全消音。还有理性的部分中產阶级,要不就是忙于生计,要不就是漠不关心,要不就是消音。这些都无关紧要了。看到中央政府可以自我阉割到这种程度,我也是开了眼界。
的确是世界奇观。歷史上也有前例,如末代沙皇和Weimar德国;都很快就败亡了。
frances
2015-07-31 00:00
A mentally ill emotionally vulnerable young man were being used by Twn independance fundamentalists...the whole society has gone mad if they revolve around this tragedy (or idiocracy?)...but from what i see, there was hardly a crowd who supported their further protest. I believe the majority of Taiwanese who don't support Twnese independancy, only because those fundamentalists made the loudest noises therefore created such illusion.
I doubt it. Most of these people will tell you after the fact that they were not stupid enough to fall for the fundamentalist thinking. But right now, they are perfectly willing to support the extremists. They are willing accessories to the crime, nothing less.
xxx
2015-07-31 00:00
the silent majority are accomplice in Taiwan nowadays
There are people silently enduring this mess, but I am not sure that they are the majority.
yiqiu2015
2015-07-31 00:00
看到两篇文章,是同一个作者写的大陆台湾系列,一篇叫《台湾为什么不敢宣布独立》,第二篇叫《两岸终极统一方案曝光 》,是我见过此类分析文章的翘楚,我想查查原作者查不到,觉得和王老师风格有点像,是否您的大作?
yiqiu2015
2015-07-31 00:00
第二篇标题复制了一个不严谨的转帖,写错了,应该是《两岸终极统一方案之解析》
那两篇文章主要是主观的猜测,不是我写的。
渔翁
2015-07-31 00:00
上面网友提的那两篇文章不是王先生写的, 因为其中太多臆测.
台湾近年由于政府部门施政不力, 各方面的发展类似停滞, 这里除了有领导人素质的问题外, 当然就是政党恶斗和岛内意识形态的分化以致彼此势同水火. 造成这种局面除了上述内部的因素之外, 当然还有外来的操控. 维基解密和棱镜门事件后, 我更坚信美国一直在操控着台湾的政局而且非常成功. 在大规模的监听下老美可以掌握无数台湾台面人物的小辫子, 这些人地位越高这些小秘密的破坏力就越大. 既可以用它们来直接威胁目标人物, 也可以提供给他的对手. 如此两边下药保证让他们长时自相残杀, 目的就是让台湾拒统.
太阳花何以发生? 那是老美在扇马英九的耳光; 教训他跟大陆走的太近太快了. 反课纲规模小的多, 那是给蔡英文打气. 说来丧气; 因为最近的这件事, 我现在收回先前对小英上台后可能会走向务实的美好愿望而肯定民进党今后只会一心一意做美国人的马前卒. 洪秀柱, 妳身边的人没问题吧? 最好先过滤一遍这些人和老美的关系!
美国人的监听是必然而且全面的,但是我不觉得他们有必要出手操控;台湾人民本身素质太差才是当前乱象的主因。
留言人
2015-07-31 00:00
大陆高中政治课程是这样定义国家的-"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工具"。暴力机关,政法机构都是国家的组成部分,也就是统治阶级的工具,自然就是维持统治阶级的利益。国家若不能从外获利,就必然对内剥削。美国或是台湾今日的社会乱像,就是国家从外获利能力下降,对内压迫加重的具体表现。台湾有着大陆每年数百亿美金的输血依然如此惨淡。如果明年蔡英文上台又不承认两岸一国,大陆当局就有充分理由减少对台输血,那时候几时两岸没有地动山摇,台湾从经济到社会也得悲剧。但是台湾人还自觉得是在干革命。欲求革命之幸福,必经革命之痛苦。抱怨22k,去立法院吹空调的台湾年轻人真的有经历痛苦的准备了吗?
他们对台湾想像中的美式制度已经达到宗教性的狂热,以为只要虔诚膜拜就会上天堂(亦即富强),哪里能做理性思考呢?
自知者明
2015-07-31 00:00
To YM朋友

我不清楚您是否来过台湾,但若不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恐怕很难真正体会到这种疯狂到了什么程度,除非您有亲身经歷过文革(看着现在的台湾,我终于瞭解文革是什么)。

我并没有贬低或谴责您的意思,贬低或谴责您的意思,台湾现在的状况,上面chemwj朋友也有提到了,不是我们不想讲,而是已经无能为力了。我以前的留言也有提到过,我被有五年多交情的朋友断绝来往(单方面的),只是因为我不支持太阳花学运,并且在脸书批评这项运动,那位算是高学歷了(法律硕士),平常也是个讲道理的人,一遇到政治信仰的问题就变得如此激进,请问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我身边许多高学歷的人(包括与我断交的那位),本科不是法律就是政治,一个个照样睁眼说瞎话(课纲微调”违法”就是一个例子);我也曾经被民进党的职业学生攻击过,只因我不愿被吸收。在台湾有这些经歷的恐怕也不只我一个,面对这样的台湾,除了顾好自己,不让自己变跟那些人一样疯狂外(光是做到这些就已经很艰难了),真的无法再多做些什么了。

如果这篇留言其实与恐龙法官的问题没什么关系,如果王先生觉得不适合就请您删了吧。只希望大陆朋友能了解一些部分台湾人的无奈和痛苦,并不是觉得大陆朋友在说风凉话或在炫耀,而是有些事不真的身歷其境,就算理智上明白,情感上也很难体会。对于这个小岛上的一切,某种程度上已无话可说了。
没事。

像我写的这篇文章,已经是极度浓缩到只剩绝对必要的事实和逻辑,但是还是有5个段落。你怎么跟一般的台湾人解释这些道理?他们在第一句话听到你对民主法治不是完全疯狂的崇拜,就认定你是中国来的五毛党,马上开始听而不闻的还算客气,一般会把你当痲疯病人一样对待。
RR5
2015-08-01 00:00
中国让利:大陆不讲法治,我方比较劣势,让利也是应该的

中国不让利:欺负台湾人,不公平竞争

台湾富了:那是因为台湾人比较优秀

台湾穷了:大陆刻意打压台湾生存空间,窃取台湾资產

大陆军事上可以排除美日干涉或许是十年内的事情
但要在文化上也让台湾彻底无话可说,那是要二十年之后的事情
中共要直接接触台湾基层百姓是很好
问题就怕很多人得了便宜又卖乖
台独的支持者正好许多是无產阶级和蓝领阶级,这些人没有从两岸经贸中直接得利,态度是事不关己的

YST在这方面说得很好,中国的施舍反而会让台湾人恼羞成怒,从台湾人的立场来看就是上等人被下等人同情,怎样都不好受

我真不介意中共直接来强硬的政策,要让他们自食苦果,他们才会害怕
我所说的弱势低收入群体主要是无资產无收入单亲有小孩。这些人应该不是反中运动的主力。
frances
2015-08-01 00:00
I feel not everybody can write well but sometimes they do feel strongly to say/express their views...maybe we can be more tolerent? That reply maybe a bit overly emotional , although without ill intention...nor personal attack...It was hard work for some to read and understand, but how about leave it to readers' own choices?
I don't believe in the law of the jungle.
lbboy
2015-08-01 00:00
台湾目前的法治行政失序及社会混乱与对立的现象,我认为这是有系统有组织长期协同推进的结果。目前是处于正在形成“新国家民族”认同的过程之中。也可以说是推动台湾独立运动实质进程。目前台独相关社团已经大量出台并持续扩大影响,并穫得新世代认同。
(以目前反课纲运动为例,可以参考前民进党立委的观点。明确指出这是新一代的台独运动  https://www.dcard.tw/f/trending/p/417785  )

以我目前观察到的台湾主流趋势的形成,大概可以从有2种人及3个面向来观察。

这二种人是:
1. 第一类人是传递资讯的人,这些人的立场,心证是都已经成型的人。这些人未必有清楚的逻辑。不过他们是讯息接收及传播讯息的主要族群。从最早的广播,电视,报纸,到现在的脸书等新网路媒体。参与实体社会组织和网路社团等多元的群组,接收讨论大量且快速更新的议题评论。而这些通常都是隐含特定立场的论点。

2. 第二类人是论述主导的人,组成各种社团组织。他们產生大量,深入,多元等快速反应的论述。这些人有许是分布在法律系,哲学,社会系,歷史系,财经,医学系等相关的人士。在自媒体与主流媒体,学校教育体系都占有很大的影响力。并在适当议题发起各种社会运动,并指导培养新生代力量。提供大量的论述,逻辑体系给第一类人引用。其中不乏逻辑清晰,容易宣传的论述。

这三个面向是:
1. 歷史/法理: 歷史上尽量切除跟中国的关连性。透过教育,传播媒体,独立社团等方式。法理上大量的宣传台湾地位未定论的资讯与论述。只要看起来言之成理,就能带来许多分享资讯流量。

2. 文化:  大多尊崇自由主义,西方哲学及西方现代国家社会运动思想做为主体。中华文化的影响力及认同感正走向边缘化的过程。

3. 经济:
     经济方面多宣传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把竞争力衰退,经济表现疲软直接导向过分倾中。或中国打压。结论是不但是政治上是敌人,经济上也是敌人。

而目前为止这三方面的传播在新世代是很有市场的。
谢谢你的分析。
tobinzt
2015-08-01 00:00
上面 自知之明 和 正心 所述台湾现状我也有同感。有一次在台大附近的臭豆腐店吃夜宵。老板娘非常非常健谈,见我们是大陆来的更是话非常多,跟我们聊台湾经济奇迹、孙运璇、李登辉等。这个50多岁的老板娘认为国民党当年在台湾干的还不错,都是李登辉给弄砸了。听到这,我感觉她至少应该不是深绿。
不过后来谈起饮食,没去过大陆的优越感又发作了。譬如说台湾饮食精致,人好等等。这些都是媒体上常见的说辞,倒没什么。听她说到这里,我就插话说,台湾这么有竞争力,应该不怕服贸啊。结果向捅了马蜂窝,这个老板娘几乎快失态了(freak out)。之前聊天的逻辑也不见了,都说些疯话,譬如,她说 台湾之前的经济起飞跟大陆没关系,所以现在也不需要。等等诸如此类,让人啼笑皆非。
我想,这样一个还不算深绿的普通人都如此有刻板印象(stereotype),碰到大陆问题就思维短路,更何况多数人。
更何况台北本身就比台湾其他部分在文化上先进半个世纪。
励言
2015-08-01 00:00
想配得上「民主」必须有两项先决条件:1.约束自己。2.尊重别人。这两点美国人都做不到,凭什么要求别人学他的美式民主,台湾人在上面两点做的更差。
我会告诫我的孩子,专注提升自己的能力,将来才有选择权,而不是被选择。在台湾有机会争取到好薪水就留下,台湾提供不了那就走出台湾。至于我,「箪食壶浆」,以迎解放军是我最大的期待。
只是有些地区,尤其在台北附近,可能会被打烂;因为国军最精锐的一两个旅会在这里做困兽之斗。其实南部才是台湾困境的始作俑者。
南山卧虫
2015-08-01 00:00
//不过如果中共如南山卧虫的建议,开始接受并照顾台湾低收入民眾,那么就可以不在乎台湾怎么堕落了。//

正是此意,算是网开一面,让有维持生命本能的民眾,有条生路;其余的,就是大国博弈下的炮灰--现代的世界大战没有硝烟,已经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了。
其他的主要是自作自受。
南山卧虫
2015-08-01 00:00
//像我写的这篇文章,已经是极度浓缩到只剩绝对必要的事实和逻辑,但是还是有5个段落。你怎么跟一般的台湾人解释这些道理?//

可以和伽里略时代比较一下,"日心说"其实比上述内容要容易解释得多,只涉及物理,与人事和社会等等庞杂因素无关的,但当时的结果是甚么?

几百年的时间太短,人类的脑部结构,几乎是没有进化过的。
几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因为几个偶然使人脑有接受宗教的趋势(我以后再详细写),在几千年的文明歷史里,实在害人不浅。
南山卧虫
2015-08-01 00:00
//只是有些地区,尤其在台北附近,可能会被打烂;因为国军最精锐的一两个旅会在这里做困兽之斗。其实南部才是台湾困境的始作俑者。//

若真要武统,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大军登陆成功,海空权在手),可考虑当年平津战役的北平模式。
希望只有罪有应得的人受灾,但是战争先天就是残酷的,必定会有无辜的受害者,这些台独罪孽不小。
南山卧虫
2015-08-01 00:00
//我所说的弱势低收入群体主要是无资產无收入单亲有小孩。这些人应该不是反中运动的主力。//

正是如此。不少网友都没看出重点来,以为又是之前的输血政策。

再重申一点--我提议的办法是"救命",不是让利。想得救的人,必须主动前往大陆接受国家救济(唯一的担心是,政治疯狂分子会不会把这也弱小群体说成是"叛台者")。
他们的谩骂是免费的宣传。
大馋猫
2015-08-01 00:00
台湾国比大陆强太多太多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哲学学派是什么,但是我看到你的发言我忍无可忍!最近烧炭自杀的那个台湾无辜的孩子难道是民主的高级所导致的?!难道是台湾的优秀法治造成的?!你再仔细看看王兄文章中的例子,台湾所崇拜的美国对于这种权钱交易居然被认为是常态,难道法治的三大价值自由 正义 秩序,可以随意扭曲?!那个烧炭的孩子认为自己是正义的,因为无法接受自己会被控告而自杀,这明显是台湾政治势力制造谎言鼓动无辜的百姓沦为政治炮灰的一个悲剧!
你既然说到了台湾司法,请问这位自杀的无辜男孩和其他一起反课纲的孩子不是犯法了吗!为什么民进党的人的发言不仅仅不对学生犯法问题做出解释,还居然把矛头指向国民党黑箱,难道你所说的言论自由可以超越法治?不错台湾的法律学者的确比大陆好很多,大陆的法律确在很多方面的理论体系不如台湾发达健全,但是大陆起码知道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什么不对什么是对的,可是台湾因为有言论自由就可以随意诽谤别人,因为有民主可以无视法律随意冲撞政府机关,这岂不是太荒谬了吗!
看到如此台湾人的留言我真的是无比悲伤,我爷爷在抗日战争就加入了共产党,不仅仅上过战场,还送过情报,也和国民党打过,不管如何他都是把台湾人当成中国人的,我真的不想台湾再犯大陆文革的错误!不管你把我当成什么!
以后像这么离谱的留言无须回答。

大家的精力时间都有限;我只好该删就删。
小书僮
2015-08-01 00:00
当台独要求独立之时,不知是否有相同的胸襟上让南投台东花莲澎湖 金门马祖加入中国....有时候都只是绿营自以为是的本位主义.

请问一版主,在美国地方法官如果是採用选举制度,那如何确保候选人是有法学素养,或是在法庭上只是代表庭长,实际上审判刑期有另外的技术官僚亦即非用选举制度????
候选人必须有律师执照。当选后是货真价实的法官。
渔翁
2015-08-01 00:00
感谢LBBOY网友上面所提供的资讯和分析, 那确实拓展了我看台湾政局的视野. 显然民进党在野的这几年真没閒着啊! 干得不错. 青年军已成系统且形成战力了. 沈富雄这位前民进党大佬和他同辈的林浊水林义雄真是完全不同; 后两人现在连讲话都失却逻辑, 而他却是老而弥坚, 见事叙述和年轻时一样的敏锐和条理分明.

他博文中的观点; 这次课纲事件是太阳花的延续, 也是民进党重夺政权的战略布局, 我很认同他这个说法. 他所说的 "学生的角色:战术上是前锋,战略上是侧翼" 虽然这里侧翼应该还是战术用语, 但我懂他的意思; 就是青年军负责制造衝突发挥战略布局里的巩固作用. 因为显性隐性的台独份子其实是民进党的基本盘轻乎不得. 而蔡上台后很有可能会迫于形势不得不走中间路线, 那么青年军的成立为的就是在需要妥协时用来固盘的. 这个设计很高明, 其中如何运作大家细想一下就会明白.

YM网友是有同胞爱的; 在此向你致敬! 不过林生的自杀, 课纲只是顺带. 这个孩子长年患有忧郁症, 这才是主因. 如同他母亲所说的 "该怪的是社会和大人" . 前者指的是现代社会的激烈竞争和台湾的乱局, 后者则隐隐然有自责的意思; 或许是对儿子要求太高的关系.

另外关于你所疑惑的台湾沉默一群的不作为, 我的理解是; 这些人都很实际, 也多薄有资產, 很多人都有海外关系甚至有美加纽澳新加坡的居留权, 一旦有事则乱邦不居, 大都会一走了之. 当然你可以说他们冷漠, 然而在面对愚蠢的同胞和无能的政府时, 你又能要求他们些什么呢? 毕竟台湾自由化的程度是很高的, 不和你玩可以吧? 这点也可同时回应南山卧虫网友的创见; 亦即大陆招纳台湾贫民, 我认为那是多此一举. 因为一旦台湾中產阶级大量外逃, 她就有足够的空间存活这些贫民. 但我不认为大陆对收回台湾的门槛会设立得太低; 她当然会尽可能的以完整接收为最高目标. 毕竟台湾人平均资產是九万多美元.

最后, 关于王先生给励言网友的回文我不太同意. 解放军一旦进攻台湾, 我不认为台湾会有什么坚强的抵抗. 根据之一是台湾的中高阶军官大部分都是外省第二三代, 这些人多是反台独且具有大中华意识的. 其二, 洪仲邱事件所反映出台湾充员战士的草莓化. 王先生和我差不多都是同时在金门服役的, 所以应该还记得当时外岛野战部队在训练和军纪维持上的野蛮. 或许你是情报官我是步兵排长, 彼此接触有所不同; 但那时的部队和现下台湾的军队真正是不可同日而语. 除了上述两点还有最关键的是; 我认为当下台湾的军队因为国家定位模糊没有中心思想, 不知为何而战, 所以就不可能在面对解放军时死战到底.
我也认为最有可能的是国军一触即散,不过对军事必须从宽意料。

台湾贫民不是缺乏空间而是缺乏财务资源。
自知者明
2015-08-01 00:00
呃......可能有些朋友不是每篇留言都有看,所以我在这边鸡婆提醒一下,王先生有说过明显来乱的人就别理会也别回话,直接冷处理,王先生上网会直接执行管理员权力。

健康的留言版面需要所有留言者共同维持,共勉之。
正是如此。
luliu
2015-08-02 00:00
台湾目前不只是法律得不到老百姓的信任,公权力也没有一个地方民选首长肯也敢完全执行,看到太阳花学运政府的软弱无力,今天又来了反课刚学运,台湾的社会正在快速分解之中。军中更是早就腐败了,那些高阶军官真的会那么笨到,花大钱当冤大头买那些高价不必要的武器吗???前两天坪林居民反对抗争设立防空飞弹营,其实也没有好抗争的,全台湾到处都是防空飞弹基地(密度世界第一,全是 sitting duck) ,打起土仗来,面对无数的导弹、飞弹、智控火箭,没有几个地方能说是安全的。我这一代比王兄年长个十岁左右,很多朋友都放弃了台湾会更好的想法,而有「箪食壶浆」的想法。
其实民主政府是选举胜出的,面对暴民的时候一句话:”你得了多少票?“就行了。偏偏是花了七年来鼓励会打会闹的人越走越极端,马英九是罪魁祸首。
世界对白
2015-08-02 00:00
中国历代的法律不可谓不详实,但从个人行为约束方面更讲究一个“德”字。大陆公知们最爱说的就是美国“法不禁止皆可为”,没在那生活过不敢妄言,但从一些案例来看确实是一些聪明人取巧获得成功并被公众接受。另外把法律当成产业来做,动辄就高额的赔偿金,社会运行的成本太高,不是什么长远之计。当然以“德”来治理社会需要长期的培养,现阶段大陆还不具备这条件。PS:好莱坞经典桥段,个人对抗邪恶势力(包括政府)杀人无数,最后安然到某小岛上幸福生活。算是鼓励违法吗?
说个题外话,少林寺方丈遇到麻烦,又重读了遍王先生的“从少林来谈宣传和迷思”。看着电影少林寺长大的,虽然早知道这些神奇武功就是神话,但现实中如有人攻击它还会与其争辩。生活中接触的一些台湾人内心已接受大陆崛起的事实,但还是会不自觉的做同样事。
文中还提到怎么忽悠人的把戏,也讲个多年前看到的故事:英国人普遍喜爱足球博彩,A先生一早收到封邮件,告诉他周末某场重要比赛的结果,之后果然如此。随后几次的预测也准确了,A先生开始小赌怡情。之后的邮件说要收费了,一次10英镑,并叮嘱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否则不灵了。
其实道理很简单,随机选择一万人,一半一半结果,错了的那批下次不发预测邮件了。无本万利,但对于相信的人却是致命的!要是连对七八次以人性的贪婪还不打算买房子置地?即便第九次错了,估计也不愿承认被骗了。
所有骗术的关键就在于”不要告诉别人“,隔绝你获取正当资讯的途径。
你说的这个十次预测都中的骗术,据我所知是一百年前在美国被股票分析师发明的。现在的对衝基金公司往往一次开十几二十个基金,第一年输钱的就关掉,重开新的替换,所以他们的记录都很好看,其实是老骗术。

南山卧虫
2015-08-02 00:00
//至于我,「箪食壶浆」,以迎解放军是我最大的期待。//

最正路的选择,澳门回归以前,被黑社会搞得一塌糊涂,巿民们(大都理智正常)等的正是解放军。
我想那是因澳门一直以来和香港相比没有优越感,香港则刚好相反。
自知者明
2015-08-02 00:00
理论上民主制度真正强调的并不是“法治”,而是体制内成员的“自律”(民主制度其实是不折不扣的菁英政治)。所谓“法治”,就如同王先生在文章中所言,其主要作用是在警示与引导。国民的自律才是民主社会稳固的基石,法律则是道德的最底线;若国民无法自律,确实执行法治还能勉强维持社会的正常运作,但若连法治都崩溃了,民主政治就会直接变成暴民政治。

自古以来,无论国家是处于何种政治体制,东西方的先贤哲人其实皆反覆强调掌权者与知识份子必须“自律”,而非“守法”。自律本身即包含守法,守法仅仅为社会正常运作的要素而已,整体社会的提升仰赖的是成员的自律。因此,当社会中的掌权者、能带动舆论者、新闻媒体及其人员以及高知识份子普遍缺少自律精神,甚至带头钻法律漏洞,而法治又无法确实执行时,那道维持社会正常运作的最后防线将随之瓦解,整体社会则开始彻底崩溃,台湾现在就是如此。依台湾目前的社会氛围,重新建立新架构恐怕是不太可行,如果台湾民眾无法认知自已的行为是在加速社会崩解,重建再多再好体系都是徒劳的。

台湾现在的状况再持续下去,等中共内部问题解决道一定程度,足以处以台湾问题时,台湾内部恐怕也崩坏得差不多了(搞不到死到临头,台湾人的自我感觉还是很好),完全砍掉重练反而会变成最快的解决方法,不让脑袋不清的人彻底痛一次,怕是学不到教训。只是场面会很不好看,无辜者更可能会被连累,这是我完全不想看到的。

坏人行恶还知道自己在做坏事,台湾现在却是不少好人在做自以为是好事的坏事,而且还无法劝阻,真是无奈。
没错。美国在1970年代开始的腐化,在精神上来看,就是从以前的“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演变成“everyone for himself“,还找藉口说自由市场和民主法治自然能把个人的自私转化为集体的公益。这是完全的胡说八道,但是已经成为美国的主流思潮,也就是美国腐化衰落的思想因素。
陈晨
2015-08-02 00:00
以前听大学的一位教授讲政治课,说起三权分立,最大的问题是谁来监督三权,法治社会谁来制定法律,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是人治,区别在于大家玩的规则不一样。十多年过去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上面有朋友说了,国家就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工具。一直有人说,美国是资本控制权力,而中国是权力控制资本,这也是两国走不到一起的原因。我觉得过分强调法治,不如努力建立社会共识,就是民众普遍认可的底线所在,有点类似潜规则吧。在此基础上建立可行的法律体系,这样双重保险,是否可行呢?

台湾感觉就是两层防线都被突破了,之前的党争不择手段也就罢了,政治本来就很残酷,可是民进党现在明显不履行在野党义务,反而鼓励学生上街头,既违法又触碰社会底线,至少是大陆民众绝对不能接受的。而大多数民众又被意识形态绑架,还有就是媒体,没有基本的新闻伦理道德,感觉现在的台湾就和百年前的大陆一样,内忧外患,各种思想势力掺杂,民众迷茫不已。
基本上是无政府状态了。政府有公权力而不用,暴民有机可乘,罪魁祸首是总统。
David
2015-08-03 00:00
王兄,最近看到一位网友如下表述,非常畅快淋漓。不知您怎么看?我觉得若是中宣部拿去,对掌握道德高地的帮助可不是一点半点。

The source of instability around the globe comes from US promoting the idea that everyone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vote, while there are a lot of irresponsible free loaders in the world. Free loaders must not vote!

Free loaders support policies that rip off hard working people. They want a piece from others but they don't want to contribute. The US is becoming socialist country like Greece because of its policy in recent years, while the hard working people of the whole world will have to pay! The US should act responsibly and ban voting rights to the free loaders, and it needs to do it Now.

Internationally, the US must stop promoting the idea that every one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vote. Free loaders don't get to vote! Sadly it has been disguised as " spreading democracy". But what it really is, is "spreading laziness" and "making others pay for my laziness". It lowers the competitiveness of the economy. It has to stop before it infects the entire world, especially poor countries where laziness must be avoided like plague.

But why the US does it? Because the US government can't stop the free loaders to vote (no surprise here thanks to Obama). Their solution is to spread the plague to the world to get even! They want free loaders of the world to vote, under the name of democracy! This "American" brand of democracy has to stop! Hard working people must take charge! Hope only comes from the hard working. Be free from the lazy free loaders (and the idea they represent) from the US!
不同意,也无从反驳起,因为他既无事实也无逻辑,纯粹重复一句结论。
lbboy
2015-08-03 00:00
台湾目前社会上对于以法治程序正义追求为号召的思潮是很有市场的。很容易集结民气。以目前社会而言最好用的旗帜就是“反黑箱"的口号。

依法治国,去除弊端并非坏事。但吊诡的是透过一些手法操作。“黑箱"本身的认定就是一个黑箱。以黑箱做为指谪手段来号召民眾来维护程序正义。往往在做的就是跳过正常法治程序,侵害程序正义。透过律师的背书,或利用一些法律判决。就可以在社会兴风作浪,起到关键性的风向影响。

以这次台湾的课纲问题为例。最先开始的是正反双方的法律攻防战。这在法治国家都是双方的正常的权利。对于有争议的事件,本应该尊重司法程序,透过司法解决。

反对课纲者向法院申请调阅课纲审理的会议相关内容。教育部以公开资讯安全相关做法为依据,及依照惯例,只同意课纲实行后公开。意见分歧,双方法律攻防,目前教育部一审败诉,后续正在上诉中。(但也许配合对的法官,对公共利益的见解,高于资讯安全的见解 才取得胜诉,目前法界力量未必中立)

有了初审判决, 所有反对课纲的组织,便利用此判决,做出引申解释及大量宣传,造成大量印象。

关于此判决,依法论法的相关解释如下。

(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 第1627号判决,诉讼标的 是审议课纲程序做成「后」的资讯公开与否,和课纲微调的内容与程序无关。

     「资讯公开」与「课纲微调」属于两个不同的行政程序。 两者的合法性认定也各自独立。

    两者的判决结论的法律效果也不相同。

    资讯公开争议无涉课纲本身合法性。资讯公开判决结果不能用来证明课纲本身是否合法,也不能用来证明是否非法。

     课纲本身有无非法,需针对课纲违法项目提出相关诉讼。并根据严重程度產生不同的法律补正效果。
)

照理此判决只是争议资讯公开与否的问题。并无法做出课纲违法的法律效果。(并且继续上诉中) 但透过话术及大量宣传。这判决在社会上已经被宣传,误导成课纲内容或课纲產生程序本身违法。每个公民都成为正义化身对政府极为不满。对外都宣传并引用法院已经判决此课纲为违法课纲。取得课纲无正当性的印象。

此类运动运作逻辑和步骤大至如下。

1. 找寻程序上弱点,找一个容易胜诉的点切入,进行法律攻防。配合上律师及对的法官。取得法院判决优势。
2. 宣传,引申法律判决解释。
3. 利用运动取得民意力量再次施压。
4. 再次进行准备下一波的法律攻防准备。

这种手法配上目前的法治素质的环境背景。屡试不爽,无往不利。 在台湾社会对这种明显扭曲的论述,依然有效,并且没有相抗衡的力量可以扭转被扭曲的舆论。

法院本来就不该帮人吹毛求疵。法律不能只照字面解读,必须有实用性的考量,否则一些不可能满足的程序规则,就只有在律师要找人麻烦的时候才成为他们的理想工具。台湾这些恐龙法官连这点都不知道,你想要他们考虑宣传扭曲后的社会成本,哪有可能?
lbboy
2015-08-04 00:00
(举一个新闻乱象的例子,大家看看)

法院与社会对言论自由的标准何在 ?
目前社会有一些明显的问题就是,资讯大量的被扭曲报导, 或明示或暗示错误观点。但显少看到有法律手段上可以导正。大多以言论自由为保护伞而畅行无阻。

言论自由应该是保障不同观点的权利。而非鼓励扭曲言论的风气。个人媒体发表文章,更是没有查证与责任的态度。很多扭曲言论最后变成了大眾印象,而非驱逐出言论市场。成为一种反淘汰。

以近日课纲问题为例。
近日看到脸书上疯传说,有书商在课文中将国民党形容成民主,清廉的政党。这种洗脑形为令人愤怒。于是收到的网友纷纷群起怒斥国民党主导课纲企图洗脑。

国民党好坏当然可受公评。但以此为例。再网路上将原文,全文拿出来看。发现并非如此,对此事有几个方面来看。

1. 课文非课纲,课文为书商自由编辑,学校自由选择。课纲也无描述国民党清廉等文字。

2. 脸书或新闻所截取的照片或文字, 其章节前后文是在描述说明台湾各政党的状况。
如果有整本课,章节前后关系,应该不会误解。但只取一段,请各位仔细看这两段语意有何不同。是否能看出问题何在。

其原文如下:
分别列出同样的段落不同的版本。(一个为网友所说,一个为书上原文,供大家比较参考)。

这段引起争议的文字出现在全华出版社公民教育课本二册第104页中。

====版本一 (撷取某新闻稿,非书中原文。经常是网友攻击的内容)
 「中国国民党从过去到现在,经常是中华民国的执政党,其政党体质健全、民主、清廉与执政能力关系2300万国民的幸福。如何舍弃包袱与窠臼,......

许多网友看到这段文字就发火,痛批出版社编辑直接把国民党文宣置入,根本就是另类造神、思想洗脑。

=======(版本二,为书中原文。 也有些网友撷取部分段落并说明书中是在褒扬国民党)

中国国民党,经常是中华民国的执政党,
其政党体质   的  健全、民主、清廉、与执政能力,关系到2300万人民幸福。 如何舍弃包袱与窠臼,...........


段落二是原文。与段落一。主要差一个字。
如下:
其政党体质  的  健全 ,... vs  其政党体质健全

其原文前后语意为,
政党体质  的  健全,民主   等等等  特性与全民幸福相关, 并暗指国民党有旧包袱及窠臼要舍弃。其实暗有贬意。

但到了网路上所传播的, 不是少了一个“的"。就是拿少了一个“的" 的语意来说明。
少了一个 “的" 的语意就变成, 其政党体质健全民主。如此扭曲,断章取意,前后不通的文章。传播久了就成为真实了。

少一个字, 意思就差很大。但现代资讯爆炸谁会细看查证。谁又需要为扭曲负责?

让我想起法国大革命时,罗兰夫人所说
自由,自由,多少罪恶假汝而生。


不讲事实,不讲逻辑,一切为情绪服务,暴民藉此夺权,似乎已是一个国族自取灭亡的近路。
mindarla
2015-08-04 00:00
虽然以程序正义号召很有市场,但其实他们也不是真的在乎程序正义,以前几个月柯文哲处理大巨蛋的手法,动不动就会有公文被名嘴或是PTT网友捡到,这种作法既不合法也没有程序正义可言,怎么那些所谓觉醒公民都没意见。

从蔡正元委员的FB流出的讯息来看,以前扁政府时期,调课纲的会议纪录和委员名单也是事前不公开的。
www.chinatimes.com/.../20150804002989-260407

法院判决如果不利,他们一样会说法院是KMT开的,终究是去年太阳花的成果食髓知味,现在什么事都用打砸抢闹逼迫对方就范。
“黑箱作业”本身就是莫名其妙的罪名;哪有什么决策过程能一天24小时对外直播的?
自知者明
2015-08-04 00:00
”黑箱”原本就是在鬼扯,随口说课刚微调黑箱的人,根本没有去看课纲微调的作业流程(关于服贸也是如此)。相关流程足足跑了有两年之久,程序走了一层又一层,北中南还各开公听会说明,每次开会都有明确会议记录,如果这都算是黑箱,我还真的不知道什么叫透明了。

先别说资讯公开程序和课纲微调程序八竿子打不着,行政法院在政府资讯公开法上面吹毛求疵,根本莫名其妙。法条没有订死,就是为了让法院能就个别状况进行裁量,法院却做出这种判决,这样法治怎么可能不崩溃?
台湾的恐龙法官似乎已占了多数,应该正是本文中所说的“当整个社会开始腐化之后,外来的退化影响”所致。
caspase
2015-08-05 00:00
哎,上面贴出来的例子现在大陆不少媒体也在做,比如网易就经常断章取义,用耸人的标题吸引眼球,其新闻评论往往沦为泄愤和秀下限的场所。网易的留言者平均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在大陆主要门户网站里面都是最低的。他们生活中找不到宣泄口所以在网上乱喷我还可以理解,可是台湾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比他们高太多了,怎么整个群体的行为看起来就跟他们差不多?
自日据时代,精英人才就不能思考政治社会问体,只能当医师,至今还是如此。医师中能坚持逻辑思考的很少。
陈晨
2015-08-05 00:00
上面那位网友,网易在大陆被称为养猪场,就是因为那里的新闻过于耸人听闻,而后面的评论更是不堪入目,实际上现在稍微了解的大陆网民都不去那里浏览新闻了。还有一条消息,就是那里很多人都是收费评论的,俗称美分,也曾曝出过相关报道,不过最后不了了之了。

大陆最近刚出台了NGO管理办法,也是限制一些所谓的基金会挂羊头卖狗肉。不过估计美国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像是前一阵子报道,乌克兰政变中,竟然每周通过外交邮件送去2000万美元的现金,真是让人无语。还有最近大陆的文登事件,一些贴吧和论坛里造谣抹黑,无所不为,手段比民进党有过之而不无不及。公安部最近也是要专门对此进行治理打击。
在美国的渗透颠覆活动下,如果还不管制谣言,有如自己往刀尖上靠。
...
2015-08-07 00:00
课纲微调程序正义都是借口,其实就是皇民媚日。
这回闹一闹也好,让更多的人看清他们的真面目。

「慰安妇被迫说」意在分化台日人民感情 | 民报
www.peoplenews.tw/...

课纲闹事,实在脑残至极。我觉得和只有两岁智商的人没有理好讲,所以乾脆不置评。
华中可基大学
2015-08-31 00:00
博士都做了美式与台式的恐龙法官系列,也请从您的角度做一篇中式恐龙法官吧。
中式的槽点应该更多吧,`(*∩_∩*)′,我等也能从外部角度了解我国司法现状,日后也有改进的方向。
中国的法治系统还没有独立,所以称不上真正的恐龙法官。在加上我对中国地方新闻也不熟。。。
le wang
2015-09-05 00:00
王先生谈到恐龙法官,但美国有严格的陪审团制度,先生文中案例为什么陪审团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可否请先生解惑?
陪审团只有在重大的刑事和民事案件才会召集。即使有陪审团,他们大都不是法律专家,也不能做很好的逻辑思考,主要靠法官来当向导;法官可以决定他们什么证词可以听、什么不能听,所以一个法官对判决的影响力可以达到90%。如果陪审团真的做了法官不喜欢的判决,法官甚至可以否决它,只是不常发生罢了。
励言
2015-11-30 00:00
TO:自知者明
1.顶新案社会舆论正反意见皆有,但如果法律真是你的专业,应该还记得法官依职权可要求检方补齐证据这一条吧,法官为何不此之途而径予判决?(倘使检方疏漏,何况判决出炉后已有多位您的同业在电视中指出检方并无疏漏之处)。
2.现在台湾司法失去民眾信赖之处在对法条、名词解释太过钻牛角尖、对法理反而偏离。而法理的形成其实是生活经验的累积与归纳。
3.对于学习法律之人,本人无原始恶感,毕竟现在还有很多法扶基金会律师为弱势同胞义务辩护。但凡是改朝换代,新统治者有两样东西一定全部换新,一为史学、另一则是法律。古今中外皆然(如甲午战后日本据台焉能再循大清律例治理台湾)。
4.本人生活中之感触,一旦统一之后,公职人员可以100%留任者仅社工、医护。
或许你该对统一后如何整顿臺湾政府机关做有系统的建议,然后设法发表在大陆的媒体上。
渔翁
2015-11-30 00:00
////工业原料和食用原料在法律上有分别定义,如果没有针对混用的惩罚条文,那么这个法律也定得太草率了吧。///

工业原料不可混用在食物里, 各国的食安法里肯定是有严格规定的, 台湾也不可能例外. 顶新出包的油其来源是回收油还有越南来的饲料用猪油(不是整块而是骨头边的脂肪熬炼的; 亦即不纯, 可能含钙过多). 台湾人猪油吃的多, 但来源有限所以商人才会掺以回收油或饲料用油.
这里我就搞不懂; 欧美人都不太吃猪油, 那肯定比台湾的猪油便宜, 台湾为何不大量进口? 或许欧美的lard里面都含有BHA, BHT, 虽然有严格限制但那是很毒的抗氧化剂, 台湾人一听恐怕又是哇哇叫, 所以商人和政府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台湾人是吃饭皇帝大, 连吃饭时都认为不该被打扰. 现在顶新给他们吃了地沟油又把他们当牲畜看, 是可忍孰不可忍; 当然非灭了他不可.
我想是欧美的人工太贵,即使没有本地的需求,生產的成本还是压不下来。

此外这些动物油应该是可以加工后做工业原料的,例如化妆品。
渔翁
2015-11-30 00:00
顶新的判决是因为油品里没能验出有害人体的物质, 而我想顶新这么大的企业基本食安应该是底线, 不然这生意也做得太冒险了. 目前这件事造成新商誉受损并很可能退出台湾食品市场, 我认为对这个企业而言这已是相当重的惩罚了. 而同样的事在美国的话也仅是misbranding (false or misleading labeling), 够不上刑事案件的. 至于在美国食安判刑的案例去年就有www.pressdemocrat.com/... . 这个案子里判刑有两个要素缺一不可; 亦即有害人体和故意为之, 而顶新尚不至如此恶劣. 其实类似事件到处都有; 欧洲几年前不也有IKEA 的meatball里面掺了马肉吗? 而Nestle 这个全球最大的食品公司最近在印度也有速食麵含铅过高的纠纷, 而在法院处理后也没见什么反弹. 那为什么这次全台的灭顶呼声高涨? 是因为顶新红色商人的背景? 还是台湾人不懂法不诛心, 不顾证据没有法治观念? 无论如何, 顶新案我个人并不认为是法官错判.
自知者明说的对; 台湾食安法有问题, 亦即只管成品不管来源. 然而徒法不行, 这次事件暴露出台湾食安检查系统的漏洞; 那个油厂长时传出恶臭后有人告发, 却在两年后才得揭发, 这不晓得是公权力不彰还是官商勾结? 然而这方面却不见台湾媒体追查; 这次是运气好没查出有害物质, 如果不亡羊补牢, 那下次呢?
工业原料和食用原料在法律上有分别定义,如果没有针对混用的惩罚条文,那么这个法律也定得太草率了吧。
励言
2015-12-02 00:00
王兄:容我再叨絮几句
1.周星驰有部电影,据中一桥段:你敢拿明朝的(尚方宝)剑斩清朝的(贪)官?
2.「原料也不贪小便宜」,台湾庙宇及善心人士赈济贫民之食用油(含泡麵里的调味包)有多少是来自希腊、义大利的高级橄榄球?
3.依台湾法律:自白不能当成判决惟一证据。我网路自白说我是男的,你信吗?
我想还是等全案水落石出之后,再做定论吧,目前我觉得证据不足以确认这是一个恐龙法官事件。

在此同时,让我们提醒自己,一个好的法律系统必须在适应社会需求和保持客观刚性之间求得平衡。法治的基本是人治,但是法治独立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它不衹是人治。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