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金融】【经济】谈中国股市和其他问题

2015-07-06 03:23: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748



这几天比较忙,所以原本想讨论中国股市和其他的政策问题,却一直没有空閒可以静下来写稿。昨天在《观察者网》看到一篇陈平教授的文章(参见http://www.guancha.cn/chenping1/2015_07_05_325651.shtml),刚好把我的一些想法已经讲了。现在冒着被当做拾人牙慧的危险,讲讲我的看法。不过让我先声明我对习政权大破大立的决断力其实是很佩服的,他在政略经略上所选的大方向也是正确的,只是治理世界第一大国实在太困难了,所以有些方面似乎还顾不到:

1. 明清两代是中国歷史上的主要朝代中吏治风气最糟糕的,这主要是因为朱元璋由社会底层出身,对士大夫阶级有很深的敌视心态,所以将官僚系统的薪俸水平砍了不只一个数量级,导致官僚如果不贪就连基本生活费用都付不出来。我认为海瑞只能是特例,体系的问题必须用体系的手段来解决。既然专业官僚是高速经济成长的必要条件,就应该付给他们专业级的薪水,新加坡和香港已经做了很好的示范, 中共应该及早改变薪俸政策,否则反贪反腐只会是逆水行舟,事倍功半。

2. 大陆社会对诚信的注重远低于已开发国家的水准,这在大部分人口还是农民工的阶段可以轻易弥补,在经济跨进高科技的初期甚至还有助于快速引进国外的新技术,但是一旦產业前进到世界先进的水平,新科技必须从头研究起,偷抢拐骗的习气就成为严重的阻力。对商标法、专利法和着作权法的严格执行还只是治标的手段,要想治本必须将中国各大学的风气彻底整顿;这是因为基础科研是一切新技术的根本,而大学是进行基础科研的主力。目前大陆大学里不但学生作弊风气极盛,连教授也常常抄袭、作假、或用其他手段填充论文出版数量,而最不可原谅的是在他们被抓包之后往往没有任何不利的后果。我常说在现代人口密集、分工详细的社会里,绝大多数的活动都是纯粹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脱离现实的假话再离谱也有可能被接受,但是做研发却是人与自然世界的互动,物理的规律是不会为任何人而折腰的。既然习政权的第一政略要务是產业升级(参见前文《2025年的中国工业》),而產业升级靠的是研发,那么负责研发的教授群就不能滥竽充数、蒙混过关,所以必须使任何作弊的教授被抓之后必然会被永远踢出学术界,才能端正风气,建立良好的研发环境。我个人十分不明白为什么中共领导阶层对这么严重、基本而急迫的问题会视而不见。

3. 中共的宣传体系老气沉沉,完全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尤其在对西方(除了美国之外;美国的宣传体系太过强大,针插不进、水泼不入,但是跟欧洲人就可以讲道理)的英语宣传方面极不到位。我已经在前文《美国宣传战的新困境》里建议中共当局模仿俄国的Russia Today,而中宣部似乎也有意去做,刚由部长带队到莫斯科去取经。BBC在上周又宣布要再裁员1000多人,这是大好良机,可以很简单廉价地将西方的宣传战将纳为己用,希望中方不要再错过了。

上面提的几项都是相对容易的步骤,下面谈谈一个比较深刻的问题,也就是市场经济和社会正义之间的抉择。市场经济靠的是自由,社会正义的真谛则在公平,而自由和公平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是原始社会几百万年下来演化进人类基因里的,民主和法治反而只是近代发明出来的人为方法和体制。可是市场经济上了规模之后就有资本的累积,资本累积到一定程度,钱滚钱的速度必然会远超过任何劳动所能期待的回报,这就造成自由与公平之间的先天矛盾。欧洲是工业革命先进地区,对这个矛盾有近两百年的审议熟思,但是每个人在自由和公平之间都有不同的偏爱,所以在政治上仍然形成了连续的谱系,我们把偏爱自由的叫右派,偏爱公平叫左派。

如果左派和右派之间纯粹只是主观偏好的问题,那么就和审美一样不会有客观的最佳方案,我们也就不能根据理性和逻辑来做进一步的分析。不过还好实际上有一个客观的标准,超越个人主观偏好的层次,能让我们得到方程式的唯一解,这个标准就是整体社会福祉的最大化。很幸运的,绝对自由主义下的资本无限累积(如当代的美国)和绝对一致的均贫共產社会(如毛泽东的人民公社)都不是这个解。最佳解是在两者之间,必须让资本有创新的自由,能够创造新财富,但是资本累积之后,不能靠简单的金融手段不劳而获,剥削大眾劳动的意愿。这才是真正能长期推进高速经济发展的社会基础;正是因为资本不可能自愿接受限制,所以我以前一再提起,只有一个强力的政府和有效的官僚系统,才能确保最佳的平衡。

有读者曾提到好资本和坏资本之分,其实资本永远只寻求最大的风险调整后收益(Risk-Adjusted Return),没有好坏的分别,真正的好坏在资本利得的方式。能在自己国家里推动產业升级的投资,其回报就是好的;纯粹搜刮劳动大眾财富,或甚至是为将来在国外做寓公做准备的,就是不好的。这对中国这种在环境污染等生活品质上还远不如欧美的开发中国家,尤其重要。那么哪些资本利得是“纯粹搜刮劳动大眾财富”的呢?我认为最普遍和严重的就是房地產所得,而针对这类不劳而获的解决方案只有重税。不但房租的税率应该在50%以上,开发商和投机者也应该付出重税。要分辨资本利得和自住房產增值其实很简单,只要是產权过期不到五年的就应该面临更高的税率。以往中共的地方政府靠变卖地產筹钱,地產商不但是不劳而获,而且是官商勾结的典型、贪腐的主要管道。现在中国的经济已经将要向已开发世界迈进,如果再不改革,就会步美国的后尘,產生尾大不掉的寄生性资本力量。美国还有美元霸权可以向世界榨出几年的GDP,中国可没有那个选项。

另一个搜刮劳动大眾财富的重要管道是股市。表面上大股东是投资创新的典范,实际上股市的定价受国际金融宽松程度、民气的潮流、政府的金融政策和其他市场的自然波动等影响都极大,企业本身的创新和营利能力反而是决定股价的次要因素。这次A股的股灾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或许外资银行有做空的企图,但是真正打压股价的主要力量必然是大股东逢高脱手,成了违反大眾利益的典型例子。再加上这些大股东都有内线消息,他们的卖股先天上就有很高的剥削成分,所以必须有所治理。幸好在鼓励投资创新和避免剥削小民之间有一个鱼与熊掌两者可以兼得的好办法,就是对一切自上市公司直接取得的股票(亦即不是在公开股市买来的)要求其卖价与出脱后一年之内的股市最低价的价差,以90%或甚至100%的税率徵收回国库,如此一来,资本家仍然可以得到投资创新所创造的长期回报,但是股市天然短期波动所造成的不劳而获的果实也能回归社会大眾。

在公开的股票交易方面,美国银行界和对衝基金都是制造波动、混水摸鱼的专家(很不好意思,我自己退休以前就是这行的专家之一)。如果中共不想让这些国际资本或者他们的中国模仿者剥削小投资人,那么就必须有针对性的策略。我的建议是任何持股不到3个月的所得依70%课资本利得税,3到12个月的依50%课税,1年以上的则课30%。为了避免最新的自动化交易程式(Program Trading,这是我本行里的本行)剥削大眾,一方面应该课徵0.5%的证卷交易税(只对卖方徵收),另一方面必须要求任何买单卖单在股市公开一分钟以上才能取消,否则小投资人还没有机会看到或对这些单子做反应,自动化交易程式已经挑肥拣瘦了几千次了。

我所提的有关房地產和股市的新规定和税收,在美国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这是因为它们的专业性太强而美国财阀对立法机关的控制太深。但是这都为国为民谋福的正道,而且我已经考虑实践上的可行性,它们都是很容易执行而且很难规避的(例如内线交易是另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但是要正面解决十分困难,还好一般的内线交易都是短线的,如果税率高达70%,危害就小得多),希望中共当局不要以没有前例为藉口而轻易忽略了它们。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有可能如此正面挑战资本家不合理利益的政府,如果能够在这方面有所创新,不但会成为中国崛起的又一动力,也会为其他的国家做为模范,使世界更多的人口能摆脱贫富不均的枷锁。我曾说过,我认为21世纪人类的最大挑战,不是全球暖化也不是霸权归属,而是如何解决贫富不均的问题。我在本文所做的建议,是朝正确方向踏出的第一步。

【后注】2015年十月8日,消息传出(参见http://www.guancha.cn/economy/2015_10_09_336941.shtml)证监会出台新的程式交易管理办法。我个人认为这个办法太过繁冗,反而没有切中要害,时日久了必然会有规避手段,显然没有诚实的专家主持。

60 条留言

afterlights
2015-07-06 00:00
我想这招除了对国有企业有用之外,对其他形式的企业是没有约束力的。
规定他们不能在国外上市没有用?你懂不懂企业的资金需求?

我真厌恶这些只会乱喊自我猜测,不做逻辑推理的留言。你再写意识流,就是立刻删除。
afterlights
2015-07-06 00:00
我想问,如果按照王先生对股市的想法,那还有哪些中国本土的企业会乐意在中国上市?
这还用问?当然是规定你若要在这里做生意,就得在这里上市。
caspase
2015-07-06 00:00
1,关于中国学术风气的问题,先生的担忧自然是正确的,但是我窃以为学术打假并不是当前中国的主要任务。现阶段主要任务仍然是引进大量尖端人才,在这方面出台了很多人才计划,例如千人,万人计划等等。中国的学术生态除了风气不正以外,更大的问题是水平很差,即使引进了这么多人才之后,学术水平拿得出手得仍然只是985,211中少数顶级大学。以中国的体量计算,中国至少需要现在100倍左右的高级人才。所以政府现在干的还是拿来主义,跟工业界干的一样,引进金字塔尖的人物,从上而下逐渐提高水平,然后才是学术打假。当然太离谱的作假是不会放过的,例如去年有人盗用同名学者发表的文章去申请千人计划,就被抓了。
2.中共文宣已经被大家诟病多次了,在先生这里都算老调重弹了。文宣部门的用人有很大问题,胡温时代文宣被专门用来粉饰太平,对外更无作为,而且本地媒体也开始低级化,八卦化,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有传闻说文宣口是习近平权力较为薄弱的地方,因为这个部门一直受到党内其他派系的把持,意识形态挂帅非常严重。
3.讲一个将来我认为可能会很有趣的领域,那就是电影。近10年来中国电影屏幕数量呈指数增长,电影票房的增速是年均30%。我估计今年中国大陆的票房将达到北美的60%-70%。5年之后达到北美两倍。这样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北美电影的利润越来越依赖中国,导致他们不敢拍太多有抹黑中国的电影,相反会讨好中国,例如去年的变形金刚4.我认为大陆的电影战略和高铁战略异曲同工,先把市场做大形成市场的垄断,然后引进技术人才完成资源整合,然后再逆向输出。如果成功,这将是软实力的很大提升。
1. 几年前有一个大陆教授买进美国的DSP晶片再雇人抹掉标示,重印他自己公司的商标,藉此成为国家重点项目,被抓包后一点事也没有,继续开他的德国跑车上下班。我不知道其他的学者想法如何,我自己若是被邀请进千人计划,但是评审我研究结果的资深同事是这类家伙,我就没有什么兴致去。
2. 这点我同意,以前也已说过到19大之后可能有好的变化。
3. 电影方面,近五年好莱坞已经很明显地偏爱中国,但是美国的电视、小说、新闻和网站仍然是极端仇中的,所以整体来说,外国的反宣传不太可能打进美国主流。其实连Russia Today都没有多少美国粉丝,就可见端倪。
frances
2015-07-06 00:00
finally you have written an article on this hottest current issue in China...I believe some decision makers in this field should really invite you to China immediately to help to solve this problem...
To add on your ideas on how to effectively discipline (mainly by heavy capital gain taxing?) inside traders/unfair tradings to small investors...I personally feel small investors also need to learn there is no free lunch and share market should not be a gambling ground for fast big gains (which also cause fast big losses). A healthy attitude to share market investment is critical to personal wealth management as well as to the growths of many companies.
I never have strong enough heart for share market investment, friends joked that's why i am poor...although i know if i did "play", I would be even poorer now
Insider trading is another big issue, but I don't have a simple solution, so I did not mention it in the main article.

On the other hand, the few suggestions I did make are all easy to implement and hard to weasel out. They should make big improvements on the capital markets. I hope they don't fall on deaf ears.
南山卧虫
2015-07-06 00:00
说起中共的文宣,也感染了在香港宣传基本法的方式--我在街上看到,用一辆类似流动图书馆的大巴,上面站着几位穿制服的人,放着些基本法的资料,然后就等巿民上巴士去查询......我倒很想知道,有谁会上车去查询?

还有,亲中议员也不遑多让,母亲节往住户的信箱插花,被网民恶搞成清明节去灵灰阁插花......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中共在发展工业的时候懂得要引进国外的先进技术,为什么在搞文宣的时候就忘了。
四海之内
2015-07-06 00:00
请问先生对这个材料有何看法?
中国新材料可靠光驱动飞行 系首次用光推动
http://news.qq.com/a/20150620/006942.htm
这又是一个大学教授没有诚信、胡乱吹嘘,纯粹是骗钱的。刚好是我解释为什么研究环境不诚实就很难有真突破的绝佳例子:钱和奖励都被骗走了,哪个真有本领的研究人员愿意跟骗子为伍?
小张
2015-07-06 00:00
干脆先规定禁止散户直接参与股市交易以保护老百姓的荷包。散户想玩股票就得经由大型基金代理操作。一般老百姓与机构投资人比起来的风险是完全不对称的。普通人就算知道这种风险,但还是经不起股市飙涨的诱惑。如果整个股市都是大型机构投资人互相搏杀,起码在博弈的立足点上比较公平。
在美国,每家银行都有几千个年薪50万美元以上的推销员,专职负责收买基金的职员。你真以为基金的雇员会以投资人的利益为第一要务吗?
萤火
2015-07-06 00:00
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表述不清。我想説的是政府治理能力和政府道德水准方面。
“市场经济和社会正义之间的抉择” ,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有可能如此正面挑战资本家不合理利益的政府,”
。。。我觉得所有政府都是为统治阶层服务的,中国政府也一样,很难主动削既得利益阶层的蛋糕。
是的,但是中共政权内的利益集团和资本财团并不完全重合,力分则弱。习近平既然敢挑战前者,自然也可能压制较弱的后者。
萤火
2015-07-06 00:00
拜读先生的文章。
先生提的几个观点很好,正是目前中国政府做得很差的,尤其是第二,第三点。
但我觉得,类似习近平对清廉吏治的愿景似乎有点过于美好,先生对中国政府(或者讲一国政府)的治理能力和道德水准的要求和期望是不是高了些?

我不是说先生对政府要求和期望有什么问题,但我觉得现实中能全部做到的政府并不存在。
中共在1960年代就想要造卫星、核弹和核潜艇。我不觉得我建议的事项有那么难。
Bin
2015-07-07 00:00
关于王兄所提中国人才与研究的素质问题,我的看法是,中国文革十年,直到1977年才开放高考,如果以王兄同等年龄来看,等于你念大学的时候正好遇到毕业几年的人当你大学教授,而文革期间的学歷都是屁,只研究如何斗争如何搞派系,文革期间甚至清大的红卫兵还提出要中科院讨论【相对论是否抄袭毛语录】的议题(可以上百度查询相关),文革十年,其实也革掉中国的教育系统,而要恢復就不只是十年的工夫了。藉由海归可能好些,十三亿人口中的菁英还是能自学成功,但这些顶尖表现,也只能在大陆的一级学府中表现,其他的学术单位的落后就远超过你的想像了。
言之有理。可是我并不是要求中国的大学系统一夕之间跻身世界一流;我只是觉得不诚实的人必须被踢出学术界。
Stan The Man
2015-07-07 00:00
francis-lui.blogspot.tw/2014/11/blog-post_21.html

王大哥个人以为这篇文章对于中国科研的分析如何?
合理,只是太过乐观。没有政府的坚持,骗子总可以靠贿赂和拉关系而过关。中国不像美国,可没有100多年来慢慢等学术界自清。
Stan The Man
2015-07-07 00:00
王大哥在文中屡次提到对瘿弱的中国宣传体系之改善建议,关于这点,不才要提出一点个人的愚见:与美国舆论界的铜墙铁壁相较之下,中国对外舆论宣传的攻击力不足究其根本原因在于其国内民眾对于国家舆论的信心度不够(虽然近年来已有一些改善).因而导致了中国政府必须一面必巩固国内的舆论一面对外宣传,分身乏术,力道不足.

中国的民情并不像美国一样,上下皆沆瀣一气,对于自己国家的意识形态打从心底信仰着,毕尽美国有着位居世界顶端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当作信仰自身国家的基石,而中国没有.再加上美国藉由英文这个Lingua franca 的优势,使得美国在舆论宣传上较中国更有工具上的优势.

那么,该从何改善这样的情况呢?首先,便是调养中国的舆论体质,要使得中国的社会民情养成有着对于外来不良讯息的免疫力.目前的中国有网路长城扮演着保护的角色,如此一来虽然能让大眾避免于不良舆论的感染,却也让诸如带路党之类抗药性佳又不扑灭不了的病毒和外部势力联手攻击网路长城的存在正确性以及政府的保护决策.所以中国政府就只能被动挨打.

相较于美国,中国虽然没有语言工具这个优势,但是中国庞大的人口数以及年轻世代欲主动瞭解外界的好奇心反而是中国能產出大量翻译人才的基石,个人在文化娱乐上就受惠不少,因此,只要政府能善加引导,以国家级的力量培养出一个隐性的官方机构,专门翻译世界各国看待中国的文章,提供民眾直接接触一手外部消息的入口,民眾自然而然能接触到为量不少来自外界充满对中国有恶意以及攻击性的文章,久而久之,这些过度偏颇的文章自然会养成民眾对外部舆论潜在目的的敏感度,如此一来,中国政府不但能让中国民眾养成相对于只接收国内讯息的美国民眾更完整的民族世界观,还顺便养成了外来舆论的抵抗力.

而当人民有了舆论抵抗力后,中国还可以着手利用民间的力量开始逆向攻击外来的舆论宣传单位.
和台湾一样,每位中国的大学生,都规定要有基本程度的英文素质,有鉴于此,中国政府可以试着不强制性的规定,每一位大学生都必须在毕业前以小组方式以诸如世界公民课程的理由到类似BBC或者YOUTUBE等外国舆论媒介找出有关于中国的负面舆论宣传,并且试着找出其中的瑕疵,错误,不公正之处,可以的话,以群体的方式公然反驳其文章作者或指责该舆论媒介.这样一来,中国的高等教育群不但能亲眼见识这些舆论单位之偏颇,甚至能造成该单位的麻烦,导致这些舆论单位必须逆封锁来自中国的交流,让中方站有道德的高度攻击这些舆论单位.

以上,是个人的突发奇想,实行起来一定有其难度,但个人认为老祖宗藉由调养体质医病的智慧是能借鉴的.
我倒没有想那么远,只是眼前就可以雇用英国佣兵来打笔仗,要比刻板的八股文有效多了。
caspase
2015-07-07 00:00
哎,说到开记者会胡吹,让我想起去年小保方晴子stap细胞的闹剧,谁能想到最后把一个潜在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给逼死了。当初开记者会的时候多么风光,没过几个月就这样收场。不过我认为如果这件事发生在美国,恐怕不会这么严重,最多撤销论文罢了。当年黄禹锡干细胞造假,韩国在西方压力下关了他几年,结果他的细胞系后来被george daley证实有很大的价值。西方主导的科学界对东西方有不同的标准,在这个领域亚洲人几乎没有话语权。
在西方,若是论文作假,学术生涯就完了。关进牢房是太过了点。

一个研究有没有应用价值,应该由行内的专家决定。对外行人大吹大擂,先天上就心术不正,再加上没有被抓包的不良后果,现在越来越多美国教授这样搞(丁肇中是先驱),其实是一个衰落的迹象。中国应该把握机会,做得更好而超越,不应该随其堕落。
caspase
2015-07-07 00:00
实际上先生点出了科研界最大的弊病,科研到底是要discover还是publish?咋一看似乎两者没有矛盾,因为有了discovery就必须publish做推广,但问题就是现在很多机构把因果关系搞反了,变成了publication 等于discovery.这个问题不仅仅在中国存在,全世界都一样。而且nature, science, cell已经垄断了重要成果的发表权,很多错误的结果发在这样的杂志上,被引用的次数却远远超过发在小杂志上的正确结果。中国目前还是做行政的管科研经费,是外行管内行,问题就更严重,造成中国的研究者很难专注做真正重要的研究,研究都是短平快的。中国的跟踪研究非常厉害,比如ips细胞,自从yamanaka的发现后,很多ips的后续重要进展都是中国人做的,但是中国自己却很难作出最初的原创性研究。总之,这不是一时半会能解决的问题,就算中国的学术生态经过大量海归的改造后接近欧美,这样的问题还是存在。
其实西方科学家开记者胡吹乱盖是最近三、四十年的新现象,是电子传媒污染社会的另一种方式。当然它比起实验作假要好些,但是仍然是不该有,而且不利真正科学进步的事。
chenwj
2015-07-07 00:00
我要抗议一下。民进党就是一个诈骗集团,不论其手法高明与否。还是跟 RT 学比较恰当。:-)
很难说是谎言贩子先到,还是买家本来就有。
test
2015-07-07 00:00
用光推动已经上nature了,就像您说的,没有确实证明就说人家是骗子不太好吧
www.nature.com/.../nphoton.2015.105.html
基础科研发论文的标准要是很松的。这是一个“有趣”(但是绝对是没用)的性质。我批评的是他对记者所吹嘘的实用价值,你要不要打赌,30年内都不会有光推的动力在太空中实用化。

这类的实验每年有几百个。在媒体上吹一吹后就永远销声匿迹的还算好的。当局要是肯追踪问责,教授们就不敢胡吹乱盖,那么经费就不会被浪费掉了。像是我在《永远的未来技术》里谈的核聚变,已经浪费多少个百亿美元,就因为那些教授们要骗钱吃饭。你知道他们发几千篇论文了吗?超弦的论文以十万计,有哪一篇是说实话的?

我去年写那篇《丁肇中和高能物理的牛屎文化》时,丁肇中说“很快”、“马上”就会发现暗物质。我在超大也遇到一些容易受骗的,当时我就说到年底绝对没有下文,到30年后也不会有下文。现在已经一年了,你去Google看看,丁肇中找到暗物质没有。
yy
2015-07-07 00:00
"房租的税率应该在50%以上"

难道不会担心,税率会转嫁到房租租金上,反而会对弱势不利
遏制囤积房產,压低房价,鼓励买房自住,再配合公建公寓。社会主义国家早有先例。

我的用意在避免大地主囤积房產的同时,容许中差阶级储蓄,所以一个房东的第一个房租免税或降税也可以,或者不设在50%,而是跳造累进税率的高层。税法天生就需要很多微调,但是大方向对了,就该尽量去做,不能因为一句话说不清就放弃。
yy
2015-07-07 00:00
说到搞宣传,中共要跟民进党学才是
其实民进党的宣传并不高明,只是台湾人太容易受骗了。
之乎者也
2015-07-07 00:00
“渔翁”网友这条建议我个人觉得不错。其实高薪养廉对现在的中共来说财力并不是问题,也有学者一直都在呼吁这样做,但迟迟无法推行的原因主要在于高层害怕激起民意的巨大反弹,连官媒在这个问题上都小心翼翼。盖因中国官员贪腐在胡温时代达到顶峰,民间和媒体中已形成了巨大的仇官仇富舆论,公务人员的形象已是极其不堪。九十年代没钱这么做,现在有钱了不敢这么做。特别是中国的贫富差距还相当大,习近平不得不考虑后果。所以我觉得如“渔翁”网友所言,转变一下高薪养廉的形式,变为如果在任内不犯错误,官员可在退休或离职后领取一笔不菲的奖励,和优渥的退休待遇。一旦在职期间有贪腐或渎职行为发生,将立即取消。这样还能变相鼓励公职人员以清廉为操守。
(其实今天公务人员的实际待遇并不算太低,特别是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很多地区的公务人员都有内部福利分房,房价远低于市价。尽管公务人员的薪金收入不高,但是这些变相福利也一直被媒体所诟病。因此,中共领导人不得不顾虑重重)。而且,还有一点比较重要,在建立高薪养廉之前,必须先要建立完善与独立的官员监察制度。否则,官员一边拿高薪,一边不受制约继续贪腐,高薪养廉最后将变成一个笑话。这应该是中共领导人推行高薪养廉的第二个顾虑。中共现行的纪检体制还有很大的缺陷。比如各级纪检委受制于同级党委,很多官员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哪有自己反自己的道理。所以,学习香港廉政公署模式,只对最高领导人和中纪委书记负责的独立纪检委在未来势在必行。我想,只有改革到了那一步,才有可能开始探讨高薪养廉的实现。而习近平当前的反腐还处在追责与补欠账的缝补阶段,毕竟前任给他留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超级烂摊子。
你说的并非没有道理,不过我个人比较喜欢直接、简单的制度:把福利转为薪水,然后着重于基层进一步加薪。如果基层已经可以过很好的日子,他们就不需受上级左右,反而可以对高层做监视。欧洲的清廉就靠的是这个机制。
南山卧虫
2015-07-07 00:00
//你去Google看看,丁肇中找到暗物质没有。//

哈哈哈,笑得半死。

唉,宗教的异化,已经很明显了;科学的异化,一般人还没看出来。
丁肇中就是赌媒体记者和一般民眾不会记得他的牛皮,但是我是记得很清楚的。
渔翁
2015-07-07 00:00
不知王先生对这次大陆股市崩盘的原因有何看法? 虽然我对阴谋论存疑, 因为外资大量的流入是不可能不被察觉的, 但这么短的时间里如此大幅度的下跌, 实在不免会让人想到其中或许真的有人为因素存在?关于中共宣传的短版, 我总认为那是因为她受限于党即是国这点含混. 而如果不能将之合理化, 等到那些老革命都去见马克思之后, 我恐怕中共连对内宣传都会很吃力. 譬如整治贪腐如果要制度化, 那先公布党员的财產; 这点或许做得到, 但是公布党產及党的金库呢? 这些不也都是从老百姓那儿来的税收?
另外
最后关于高薪养廉, 我觉得目前中共还做不到, 因为中国还不够富裕. 解决的办法不如提供较好的退休照顾, 这样比较不容易造成财政上的压力.

讲阴谋论总是给人一种疯狂的感觉,但是这40年来美国人越做越离谱,阴谋论往往还没有事实那么邪恶。例如Snowden揭露NSA的内幕之前,有谁敢猜美国会试图对全世界的每一通电话做监听?又如十几年前,加州尝试把电力市场对私人企业半开放,结果马上断电频仍,州营的电力公司反而破產;一开始大家怪州政府,后来才知道是Enron收买发电厂职员,故意制造电力缺乏,谋取暴利。

我对中方公务员的退休津贴不熟,不过用退休俸来弥补以往薪水的不足,反而给反对派断章取义的藉口,台湾是前车之鑑。
Erwin
2015-07-08 00:00
陆股这次重跌不是太意外,四五月份就一堆乱象了,像是一堆散户高杠杆融资,开户数每个礼拜破百万,成交量常常再破世界纪录等.....
比较让俺意外的是大陆政府在危机将发生之前居然毫无动静,然后股市重挫之后整个财政货币政策大乱,救市手段和时机又一整个荒腔走板,中国政府在金融方面的操作看来像是个菜鸟。
我也是很失望。散户根本就不应该被允许用杠杆;那是美国财团搜刮人民财富的手段,中共照单全收是很蠢的。

李克强政府只怕执行力不足以满足习近平为中国所设的目标。
之乎者也
2015-07-08 00:00
A股的问题,有人归咎于外国游资集体做空这也太搞笑了,中国是有严格外汇管制手段的,尽管确有外资或其代理人也参与其中,也有地下钱庄等外资套利离场渠道,但是如此大规模金融攻击想在中共眼皮底下发生基本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这回的主力仍是胡温时代释放出的巨量流动性,现今房地产的不景气,国内大量游资无处套利,拉高再做空股市基本是可以想见的唯一选项了。可以说几乎是又一次2007的重复演绎罢了。这些手握大量流动性的大客户有资金,有内幕,磨刀霍霍,可怜的只是被媒体营造的气氛所忽悠的小散户。中国股场如赌场,很多散户经历了2007,吃一堑却不长一智。最可恶的是媒体,散布五花八门的消息与舆论,用大量垃圾信息欺骗没有基础金融知识的散户,比如“股市暴跌的元凶是西方敌对势力做空”就是典型的欺骗无知股民的谎言之一。陈平教授切中要害,中国的金融人才匮乏,且普遍被美式金融思维所误导。希望中共监管部门能够看到孟源先生关于股市监管措施的建议,从源头上堵住制度的漏洞。
我觉得自由股市是大户宰小户的屠宰场,只有在炒作所得和交易频率上都下重税才能保护它做为长期投资的管道。
渔翁
2015-07-08 00:00
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 这次崩盘就是自己人剪了自己人的羊毛. 可嘆中共对金融秩序的掌控竟是如此荒腔走板, 真是很失望. 看看后续发展吧!
王先生重税的主张我认为可能需要一些配套; 亦即股市以及房地產大户都得列名在国安的管控名单下, 只要这些家伙一有移民或转產的迹象就约谈, 最好掌握一些他们操控股市房市的一些证据, 就此钉死他们.
在我看这些人比贪官还可恶; 因为我认为贪官多少都还为国家做了些事, 而这些人纯粹就是偷窃抢劫. 再往坏处想, 这批人如此贪婪无忌, 搞不好还跟目前的当权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然何以会如此肆无忌惮? 而股市崩盘这样的大事, 习李到目前都没出声; 恐怕也是因为突然挨了一闷棍的关系吧?
不过这样也好; 人不能太自信, 不要以为一切已尽在掌控之间, 不能忘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句话, 也不要忘了江李都还是有些潜在势力, 有可能会扯你后腿打击你的威信. 所以要整顿的话不能只是唱高调, 弄个表面平整, 要修理的话那就往死里整, 把所有烂根都一总拔起.
再看看当下中国的社会风气; 一朝富裕起来正好助长民族劣根性, 社会上瀰漫一股奢侈萎靡之风, 连官方媒体的网站都刊载影剧八卦又乱七八糟的广告就是按之不走, 真是不像话. 我这个台湾出生的统派这里讲一句我学来的大陆话; “这还像是共產党的天下吗?”
结论: 习要真是个狠角色, 那现在可以开始准备痛下杀手了!
大资本列管是对的,但是现在大陆也有一堆迷信美式经济学的“专家”,一天到晚鼓吹金融自由化;只怕连中共也被国际资本的宣传部门给“统战”掉了。
caspase
2015-07-13 00:00
哎,宣传是中共最弱的一环,也是我最担心的一环。胡温第二任期内没有发生大规模反共事件我以为是天大的运气,尤其要感谢西方的金融危机让他们自顾不暇。不然以当时弱势的胡温政府,党内派系林立,民心思变,物价房价飞涨,真是一点就燃。现在想想真是后怕。不少大陆经济学家是美国培养出来的,以美国的价值观为准则,天天鼓吹和国际接轨,却不知现在西方搞的那套恰恰就是最邪恶的,杀人不见血。十九大之后中共权力核心会有极大调整,希望会有改善吧。
只要是芝加哥大学出身的经济学博士都是国际财阀的文字打手,但愿全球的政界领导都能有此觉悟。
frances
2015-07-13 00:00
NZ economy exactly started going down after its govt hiring many economisits trained by Chicago Univ...what a disaster...and still going strong...tears...
My biggest surprise is that they even have a willing market in China! This latest round of stock market volatility is exactly the result of regulations which encourage it. Volatility brings profits only to the big money by hurting everyone else.
frances
2015-07-13 00:00
and what's worse NZ prime minister ( National party) who used to be a trader/dealer in wall street...and his govt is well known for being corrupt and selling off/out the whole nation to profit foreign (mostly American) big corportions...it won,t take long before NZ becoming the next Greece...and most people here are still in deep sleep
These politicians win by confusing the people. Trades of actual products are good, but deregulation of finance is very bad. Opposition needs to educate its audience and avoid being painted as anti-business.
2015-08-11 00:00
观察者网更新了一篇讲中国科研的文章,不知王先生对这篇文章怎么看

中国科技实力正以多快的加速度逼近美国
www.guancha.cn/.../2015_08_12_330260_s.shtml
基本同意,尤其是“有人有钱就能搞好科技“那一段落。

不用自卑,美国的科技能力是靠钱+人的努力造出来的;中国现在也是有钱有人了,只要把制度做好,淘汰掉做弊说空话的人,自然会赶上美国。
...
2015-08-13 00:00
#观察者真是能拉到各路大师都来写专栏阿!#

是的,给不给钱就另说了
观察者网经常擅自转载不给钱
“观察者网经常擅自转载不给钱”,有根据吗?
:0/crwebiossecurity
2015-08-13 00:00
王兄所嗤之以鼻的美式宣传的谎言,以及在博文回复中所举的美国农场主那个怎么炒作石榴汁的案例,在某河这位大师的文章中再次得到验证。m.guancha.cn/chenjing/2015_08_13_330429.shtml
观察者真是能拉到各路大师都来写专栏阿!
是很好的文章。
:0/crwebiossecurity
2015-08-13 00:00
若是王兄也能在观察者开个国际战略的专栏,王兄是否有考虑过?
这都是造福后人,醍醐灌顶的善行,非常期待王兄的眼界能给国内青年带来正能量的春风。
还是自己的部落格比较自由。
:0/crwebiossecurity
2015-08-15 00:00
有人将RMB大贬值跟前段时间的故事暴跌给连接起来,认为贬值是对操作故事暴跌的报复,汉唐转载了此文。

//转:为中国这次耍流氓喝彩!
发布时间: 2015-08-15 21:13
为中国这次耍流氓喝彩
国际热钱 从年初就开始通过 虚假贸易公司等渠道进入中国 这部分热钱通过 贸易公司是需要费用的 大概2-3% 资金要出去需要再兑换成美元 也同样需要2-3%的费用 这样的最理想状态下 热钱进出中国的成本在5% 热钱进入中国之后 勾结阿里等卖国集团 引发这次非正常的股灾 如果从5000点最高点 跌到最低点3300点 下跌50% 热钱的利润大约50% 国家总动员反击了 甚至动用公安部介入 空头被打爆 空头提前收摊利润就在30%左右了 内外勾结 分赃按照最好的计算 五五分成 也就是15%分给了国际热钱 要知道 对于万亿级别资金 半年赚15%是天文数字 如果一切不变的话 也就是人民币汇率稳定的话 热钱通过第三方支付等 手段洗洗钱流出中国 这半年的利润是15%-5%=10% 放眼全球 这绝对是暴利 不让热钱留下买路钱就不叫共产党了 于是看到人民币疯狂贬值 要知道 如果人民币贬值1% 收到持续贬值的预期影响 去地下钱庄等黑市兑换 起码贬值了2% 也就是说 如果短期内 人民币贬值5% 意味着热钱的兑换成本 将额外提高10% 这下大家明白了 这10%正是热钱辛苦半年的全部利润 全部被我们打劫 人民币昨天贬值1.86% 今天贬值1.62% 三天5% 成为一致预期了 据说 央妈这种突袭式贬值 对国外资本无疑是抢劫 全球股市因此大跌的原因 不是怕人民币开始贬值 而是怕中国学会耍流氓了 看到祖国这么流氓 我就放心了//

请问王兄以上论述是属于意淫,求心理安慰的地摊文学还是颇有几分道理?
我认为是前者。
OVL
2015-08-20 00:00
//让人难过的是,我国数以万亿计打造的教育、学术、传媒系统,已经成为为境外资本和境内权贵服务的平台。老百姓,知之甚少,仍旧在用血汗钱赞助他们逃离。//
这是卢麒元先生在文章内所谈到的,也是我前几天有在此看到有网友提出的。对比七公在中美军事上分析的前途一遍光明,在财政上的危机却如此让人不寒而栗!! 苏联瓦解殷鑑不远,祈福中国能挺过此劫!!
经济是一切进步的根基,军事科技什么的,都只是经济发展的结果,所以我一直说贫富不均才是人类在21世纪的头号问题。和全球暖化一样,中国都首当其衝,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解决的只是中期的產业升级问题,资本集中、贫富不均这个长期问题其实更难解决,也更应该提早着手,只是李克强执行力不行,又有一堆被美国经济学洗脑过的愚蠢幕僚,只怕5年之内不会有任何动作。
南山卧虫
2015-08-20 00:00
卢先生刚有一篇文章,王兄不妨一看。

人民币匯率趋势及基本应对策略
blog.sina.com.cn/s/blog_4a405fd90102vk05.html
他对财政和税务的了解,要比我深刻得多了,佩服佩服。只是李克强採纳他意见的机率基本是零。
南山卧虫
2015-08-20 00:00
卢先生预期的前半部已经发生了(人币贬值),但下半部的美元指数并没有上升,而昨晚美股也大跌。

这样的发展,他预料的人币攻防战,有机会出现吗?
我觉得他太悲观了,他看到的那些问题是真的,但是它们是长期的慢性病,短期爆发的可能性反而不大。不幸的是,正因如此,李克强自以为这次还是可以蒙混过关,那么长期的改革就又拖下去,资本集中、贫富不均的问题也就越养越大,就算美国一直没有办法藉此占便宜,最后仍然会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终极阻碍。
南山卧虫
2015-08-21 00:00
//它们是长期的慢性病,短期爆发的可能性反而不大//

我完全是外行,就目前已知情况来看,我较倾向王兄的判断。

//资本集中、贫富不均的问题也就越养越大,就算美国一直没有办法藉此占便宜,最后仍然会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终极阻碍//

中港两地同样面对这个终极阻碍,香港有可能再次成为全国(税政改革)的试验田吗?如有,应从那一个项目作切入点?
我不是税制方面的专家。不过主政的权力核心至少应该有基本概念,知道必须避免把问题弄糟;例如这次要鼓励消费、刺激经济,股市就是一个极糟糕的管道,纯粹帮助大户搜刮更多的资本,外逃也就更容易。
FL
2015-10-07 00:00
“其一,中国已经开始在卖黄金和稀土,套取外匯。”
俄媒:中国印度收购伦敦所有黄金 已几乎没剩余finance.ifeng.com/a/20151006/14005678_0.shtml
这是凤凰财经转载的一篇文章,内容应该不会有假,供诸位参考。
人民银行在2000年到2010年间没有大量收购黄金,当时我就纳闷,现在可以确定是是极大的错误。
K.
2015-10-07 00:00
“其一,中国已经开始在卖黄金和稀土,套取外匯。”

+1,我才注意到是卖不是买,中国这几个月的黄金储备明明在上升

“据中国人民银行(PBOC)官网周三(9月3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8月末黄金储备报5445万盎司,折合1693.58吨,7月末报5393万盎司,折合1677.3吨。而截至2015年6月末,我国黄金储备规模为1658吨,较上次(2009年4月)公布规模增加了604吨。数据显示,央行已经连续三个月增加黄金储备。

具体数据显示,中国中国8月末黄金储备总价值报617.95亿美元,7月末为592.4亿美元,累计增加25.55亿美元。

中国央行今年7月17日曾更新其官方黄金规模,为2009年来首次。央行称,其6月份黄金储备飙升至5332万盎司(约合1658吨),较2009年的1054吨增加超过600吨,并一举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第五大黄金储备国。同时,7月中国有进一步增持了黄金储备。”

www.guancha.cn/economy/2015_10_02_336334.shtml
人民银行的政策不是很灵活,前两年开始买黄金之后一直延续下来,并没有变更的迹象。
K.
2015-10-07 00:00
对了,中国刚刚打上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东西

10月7日……“吉林一号”商业卫星组星包括1颗光学遥感卫星、2颗视频卫星和1颗技术验证卫星,工作轨道均为高约650公里的太阳同步轨道。其中,吉林一号光学A星是我国首颗自主研发的高分辨率对地观测光学成像卫星,具备常规推扫、大角度侧摆、同轨立体、多条带拼接等多种成像模式,地面像元分辨率为全色0.72米、多光谱2.88米,可……提供遥感数据支持。吉林一号视频星地面像元分辨率为1.12米,主要开展高分辨率视频成像技术试验验证,可为用户提供遥感视频新体验。吉林一号技术验证星主要开展多模式成像技术试验验证。

http://news.ifeng.com/a/20151007/44790119_0.shtml

预计到2020年前,吉林省将有60颗在轨卫星;2030年达到138颗。第一阶段,2015年,在轨卫星4颗,其中2颗视频星,1颗推扫星,1颗实验星;第二阶段,2016年,在轨卫星16颗,完成首次组网,实现对全球任意地点3至4小时内数据更新;第三阶段,2020年,在轨卫星60颗,可实现全球任意地点30分钟内数据更新;第四阶段,2030年,实现在轨运行138颗卫星,形成全天时、全天候、全谱段数据获取和全球任意点10分钟以内重访能力,可提供全球最高时间分辨率和空间分辨率的航天信息產品。

jl.people.com.cn/.../c351793-26287678.html

吉林省需要全球任意地点10分钟内数据更新?还是别的什么部门需要?:b
我也只能想到军事用途。
之乎者也
2015-10-07 00:00
\\谢谢之乎者也网友的指点, 兼听则明. 请问外滙数据的官方来源是?(网址)\\

是的,孟源先生说的人民银行已经公布了。不过我是在外汇管理局看到的。实际上官方一直有陆续公布今年各月份外储的变化,并不是卢先生所说的近期都不敢公布外储情况了,因此我说卢先生是在臆测,实在不够客观。
确实应该兼听则明,我觉得如果要看卢先生的文章,主要学习他的一些分析方法即可(他在财税方面有很独到的见解),但对于他一贯秉持的结论,我个人是不敢苟同。
很可惜,因为他真的有独到的见解和合理的建议。

人的心理自然会护卫自己以往公开说过的话,久而久之,原本理性的分析硬化为成见。我时常提醒自己一切必须以事实为准则;如果我说错了却因心理盲点而没有看见,还请大家指正。

有时明明是不太合理的论调,我也肯花时间探探究竟,就是怕把指正我错误的人吓跑了。还请其他读者耐心旁观。
之乎者也
2015-10-07 00:00
建议卢麒元先生的文章看看就可以了,不必奉为圭臬。我从2007年起就关注他的blog,还和他在网上有过讨论。他对中国经济是一贯的唱衰派,还是毛的信仰者。比如2010年时他曾预言2013年人民币与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大崩盘,就至今也没有发生,显然他低估了中国经济社会的复杂程度。当然卢先生的水平还是很高的,我虽早已不去卢先生的blog,但对他本人、以及他忧国忧民的情怀表示十分尊敬。但他的主流基调太悲观,人一旦预设立场就会失去客观性,会不知不觉地采信一些并不是那么客观的数据与观察指标,甚至连自己都无法察觉。当然,这也可能和卢先生就职的证券公司的投资风格有关。

另外,中国外汇储备数据的问题,官方明明前段时间刚公布了截止2015年9月的外储数据是3万5千多亿美元,回到了2013年5月时候的水平。如果已经连3万亿都不到,这是大事,不可能连一丝风闻都传不出来,卢先生有点太臆测了。
如果他一贯预测熊市,那么已经失去客观理性的态度,新的预言也就没有意义。
南山卧虫
2015-10-07 00:00
//美国人在有机可乘的情形下会手下留情更是匪夷所思//

卢先生在这点和您一样看法, 说美国人在这一阶段对中国还是"不错"的(缓了两个月), 所以, 他推测是另有交易.

拭目以待吧, 如果中国在外匯上关闸(卢推测最快会在十月底), 就是扛不住的明确信号, 到时我的港股就马上出清走人, 还来得及吧.

^^
我认为外匯上或许会关闸,但是应该不是崩溃的前兆,纯粹只是让Soros之流死心。
南山卧虫
2015-10-07 00:00
昨天又和卢先生谈了一次,拣最重要的说说:

卢认为,香港和大陆经济金融都很不妙,将于半年内,先港后陆,爆发大萧条(比萧条更甚)。

人民币保护战,6.3-6.4这个水位,消耗外匯储备极巨,而且,在离岸远期战场上,杀的大都是“自己人”(华资/国企公司和机构)。所以,快扛不下去了,美国暂缓加息两个月,是手下留情(或者有其他交换)。

当然,内部的证据不便说也无法立刻验证。但是,卢说了很关键的两点,想请王兄和懂行的网友验证一下(尤其是第二点)──

其一,中国已经开始在卖黄金和稀土,套取外匯。
其二,中国外匯管理局,平常会定期公布外滙储备水平,但近来没有再公布了。按卢先生以前的计算,中国外匯如低于三万亿美元,就有危险了。所以,他估计目前水平已经不到三万亿。

那么,外滙哪儿去了?部分去了扛人民币,另一部分,来了香港扛港股接货,目的是将原来香港(以李氏为首的)华资大户,礼送出境──该等资金于高位套现出境后,主要去了英国,改头换面,转而在欧洲大肆收购,与德国争夺盟主之位。

对此,卢先生扼腕嘆息不已──这些事情,正是英美最想做的事。
我对香港不熟,只能说经济长期不看好,短期没有意见。

对中国的货币政策来说,我对周小川还是有些信心的,所以不认同卢先生的看法。美国人在有机可乘的情形下会手下留情更是匪夷所思。不过货币政策和我的专业(股市)还是有一点点距离的,或许他的预言才是对的吧?我们再等半年便知分晓。
南山卧虫
2015-10-07 00:00
谢谢之乎者也网友的指点, 兼听则明. 请问外滙数据的官方来源是?(网址)
我想他指的是人民银行在十月7日上午公布的官方数据。
南山卧虫
2015-10-13 00:00
//美式经济学不分辨这些细节应该是有意蒙混,以便图利财阀。//

卢先生在交谈时也说了, 懂行的经济学家, 真正用得上的工具都差不多, 最大的问题是--为谁说话.

所以, 真正懂行而又立心中正的经济学家, 既难且少.
美国经济学的问题是,除了三四个有良心的大师之外,其他不是甘心同流合污,就是为虎做伥而不自知。
南山卧虫
2015-10-13 00:00
经济学中各项因素的因果/逻辑关系, 比起经典物理学, 差一大截(就目前状况而言), 故此, 即使懂行而又立心中正的专家, 也很难精准预测.

不过, 有些分析依然可分出功力的高下. 例如, 卢先生对税政的见解, 尤其是对明末田税与丁税之争的分析, 很有见地.
我也很佩服那篇历史税政的分析。
痴愚
2015-10-13 00:00
个人以为,经济政策只有适用问题,需要不断调整利益平衡,永远有利益矛盾的悖论。更多时候是决策者趋利避害的权衡。
执行细节或许如此,大目标却是有其一贯性的,毕竟发展经济的最终目的是为人群谋福利。当前美式经济和中国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专为极富的一小部分人群服务,后者的理想却是贯注在全​​民身上的。
痴愚
2015-10-13 00:00
看芦先生的博客,感觉逻辑性不是很强。有些具体对策说得比较有道理,比如西向政策。有些又觉得没有立论基础。比如强美元支持美国本地重新工业化,没看懂他的论点基础。然后强行压低人民币资產,似乎就能让资本迴流实体,但实体经济的根本问题利润无法支撑成本。强行工业化也没有考虑產业结构落后和升级是个复杂问题。也没有考虑资本强行贬值的贱卖和外逃问题。
我也觉得他的部分论点太过偏颇极端了,不过抑制投机和保护群眾的大方向还是对的。
痴愚
2015-10-13 00:00
自从来到王博士的部落格,收穫良多。很多盘旋在脑子里的有些想法,博士用丰富的经验和实例做了生动阐述。尤其是关于大众传媒的欺骗性和羣众的盲目片面容易煽动,深有同感。经济方面,我觉得最大的思维陷阱是多数人讨论经济的时候都关心非此即彼的做法,抱着各自信仰的理论,实际上经济是个大黑箱,各种因素错综复杂,出问题而难以解决的时候,基本都是结构性问题,看不清黑箱里的结构,谈解决办法都是瞎猫抓耗子乱来。比如通胀通缩,绝对不是简单的灌水抽水的问题,因为如果内部结构是纠缠堵塞不通状态,无论灌水抽水都只会造成灾难。但是好像大部分台面上经济学家只会站在两端,一半要灌水,一半要抽水,好像他们教科书里只交会他们通胀和通缩两个有用的名词。
这一方面我已经在《谈通货膨胀》里做过阐述。货币是用来购买服务或物资的,所以它的膨胀或收缩都必须是相对于服务或物资而来谈。既然服务或物资有好几个大类,供需平衡状况往往不同,那么通货膨胀或收缩就不能一概而论。美式经济学不分辨这些细节应该是有意蒙混,以便图利财阀。
学而时习之
2015-11-29 00:00
好像有点明白了,对于大资本,服不服务实体不重要,能获利就行。同样涨和跌也不要紧,只要有波动便可获利了。

房产税11年在上海和重庆开始试点,当时是针对增量。15年的<不动产登记>,应该是面向存量的提前准备。感觉房地产不是习第一任期的重点,有点雷声大雨点小。也有说法是房产税受到体制内由下到山的抵制,尤其是公务员的"吏"这一块。

房地产这块德国倒是值得借鉴。
一是,对不到十年便交易的房产征收重税。
二是,有大量的租房公司,自己建房子,主要用来出租。
三是,保护租房者权益,租房合同一般无限期,而房东是不能随便终止合同的。
我也觉得习近平这一任不可能有时间管到这事。

德国的均富程度比美国好多了。他的房地產政策想来是比较值得参考的。
一代萎人不是我
2015-12-19 00:00
博主你想的有点多啊,现在中国只要稍微做一些是个人利益受损害的事情,就会被广大网友群众们骂翻天。这说明中共就算在国内的舆论战中都不能完全把控,像现在CCTV的一些新闻还经常给美国背书,实在是无语。在这方面俄国确实是有经验,毕竟美苏争霸与美国斗了几十年,对美国的套路还是很清楚的,也希望中共可以借鉴俄国的经验,不要在舆论方面那么被动了。
似乎是先从英文媒体开始,与俄国合办的新闻通讯社或许最终会对国内宣传也有帮助。
crztrader
2017-09-10 00:00
9月4号消息。中国央行强调,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有关部门将依法严肃查处拒不停止的代币发行融资活动以及已完成的代币发行融资项目中的违法违规行为。随着消息的出台,比特币、以太币、莱特币等一系列虚拟货币统统跳水。

我看了一些资料,这类虚拟货币是有可能成为未来货币。
这东西是现在金融管理上的漏洞且助长投机风气,依理该禁,但其他国家不配合没办法禁。既然无法禁止。我建议,政府也参与挖矿,利用国家电厂剩余的电力,全力地挖,希望过51%门槛或者让其他的採矿者无利可图退出市场而取得主导权。有了主导权,政府就容易管理了。另外,也可藉着实际参予运作的机会,了解其技术与机制,有了这些经验,如果有需要,政府可以开发一套由央行做庄政府背书,更有公信力的虚拟货币。
我在视频访问中评论过了。

等搬家安定下来,会另写一篇专稿。
興中居士
2020-07-17 07:36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在15年救市后,中央却未采取更多根本性的举措去整顿股市,然后在经济总体不景气的如今,热钱和游资再一次的涌入股市,掀起新一波的割韭菜。好在这一次刘鹤为首的中央吸取教训,及时降温,在未酿成大错和泡沫之前悬崖勒马。想请问先生,对黄奇帆市长多次演讲一直强调的“金融的更加开放,放大外资的引入,争取在10年后能做到指数跟着GDP成长率走” 之类的说辞怎么看?
這個議題我已經評論過了:我認爲現在完全開放金融的風險大於收穫,反正當前真正的戰略重點在於拉下美元,這和扶持人民幣成爲國際儲備貨幣是兩回事。
2020-07-17 09:58 回复
2020-07-18 10:17
这些年国内有很多金融“走火入魔”现象,从共享单车到18年引起上百万家庭血本无归,上万人试图进京上访抗议的P2P事件,这类新旁氏骗局有不少都是地方政府为了推广新兴产业拉动地方GDP和就业而不仔细审查就鼓励的,甚至有的地方政府亲自为其站台背书。18年那次绝对对社会稳定的基石-中产群体是个大打击,而这次国家抬升股市不论是出于替股民分忧的好意(好心办坏事)还是替可能出现流动性紧张的国企和一些巨头私企提供高位套现的机会(好像马云就套利100多亿跑出股市了),无疑都会对中产群体造成近年来第二次严重打击。基本上可以看出本次世界金融衰退还没结束,甚至最坏的时刻都还没到(也就是说估计才一半不到),这个时候把股市拉高只会让接下来的暴跌瀑布更刺激,高位接盘的人死的更惨(前些日子有上百万的新开户人数真是可怕)。三月份伴随着美元指数暴涨而被美股暴跌一块拉着暴跌的A股就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您也说过美元依旧很可能会再次出现流动性紧张,这些股民真令人担忧啊。您说的金融开放的风险也可以说明国内金融业从业人员整体平均水平堪忧,前些日子的原油负价事件就造成了中国银行境外期货投资一夜亏损百亿元,作为唯一一家亏惨的大机构成了业界笑话。18年中石化两位高管指挥的石油期货爆仓,损失了数十亿美元,事后高管竟然说是听高盛的才亏的。最奇葩的是这两个造成重大国有资产流失的高管只是停职处理。一些大陆体制内的顶端金融人士拿着体制内最高的合法待遇,远远高于政府的公务员,事业单位的各种教师学者科研人员(中科院最近某个所似乎因为待遇低下,整个所几年内流失了快八成的人),却拿最敷衍的态度对待责任重大的工作。这只能说明要么这些体制内的肥差成了能力不足态度不正的关系户的地盘,要么体制内的精英人士长期在这种封闭垄断的国内金融战场退化严重,急需拉到海外战场锻炼。
這裏的問題在於,英美真正懂金融的都是銀行或對衝基金的玩家,學術界純粹是為他們欺騙大衆、解脫監管的傳聲筒,論文和書籍實際上都是擦屁股用的。然而中國送一堆留學生拿了博士學位回國當教授,還自以爲高人一等,結果教的都是如何方便大戶割韭菜。基本理論就是歪的,怎麽能指望執行的政策細節考慮周全呢?

其實幾年前我已經把金融管理的頭號秘訣寫下來了,這裏再重複一次:金融必須越單調無聊越好,只要有人大賠或大賺,或者高管薪水高漲,監管單位就有失職。
2020-07-19 11:07 回复
2020-07-19 18:22
@世界对白个人建议关于金融经济的讨论不要转载到微博比较好,一来金融经济的话题最近似乎频繁容易触及舆论管理的敏感部分,如果导致你的微博账号被封了就不好了,毕竟已经是粉丝很多的账户了。二来部分网友一看到经济金融负面言论会变成攻击型网友,觉得说的不对的地方可以心平气和互相讨论学习嘛,搞得我不看好股市好像就变成仇人了。现在是全球一体化的时代,又是全球因为各种疫情灾害都在停摆的特殊时刻,加上世界经济周期也走到了一个循环的尾声,这会的股市真的即使凭借运气赚到的也会容易让人凭实力亏回去。我之前发的那篇关于沪深股和港股的提问本来也是想好心间接提醒王博士的读者里持有股票的人见好就收,个人认为接下来即使运气好再反弹再创新高也是比较短暂而不易把握的。(这个讨论不建议转载)
在大陸的轉載,還是由世界對白自己權衡。我在博客討論的東西,沒有怕人看見的。懂的人自然看得懂,不懂的人意見我不在乎。討好讀者,正是我批評過的網紅態度;我寫作只尊重兩個原則:真實,並且與人類福祉相關。
2020-07-20 01:01 回复
2020-07-20 10:41
@世界对白上述建议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希望不要产生误会,准确说是苦恼担忧某些微博网友的言行。有些人很容易认为负面消息就是造谣,这当中一部分在评论区又没礼貌(质疑可以理解,没礼貌就是素质问题了)。我之前说P2P是地方政府所推行背书已经是担心这种人会不爽大骂而避重就轻了,其实这事基本上就是中央的李XX和周小川所贸然推广的http://www.chinadaily.com.cn/interface/zaker/1142842/2015-10-12/cd_22163475.html 这篇中国日报所转载的党媒环球网文章“周小川为P2P点赞”就是一个证据。另外好像是2015年3月22日的新闻联播里也以肯定的态度对其大幅报道过。至于我说的上百万家庭血本无归可以参考http://www.xinhuanet.com/legal/2018-07/15/c_1123128349.htm 新华网所转载的央广网报道,里面提到光其中一个出事的平台就有两百万以上用户。光注册在案的P2P平台最多时就有数千家,还不算一些没有注册的地下平台,再结合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受害人达到百万不是不可能的。现在有些网上的人一看到负面消息或者他们觉得是负面的消息立马条件反射地认为是造谣(国内共有包括死亡的艾滋病患者在百万左右,每年国内各种死亡人口总数在千万左右,猜猜他们读到这些的第一反应),这也是一种诡异的状态,这些国内就能查到的消息也不愿意动动手去查找求证。。。。最担心一些人还可能自发地因此去举报你的微博账户,微博现在就是这个情况,举报你的人多了不管事实怎么样会有大概率封号,想再解封要费半天功夫。你打理这个微博真的也很不容易,如果因为转载我的提问而被封号我也会感到很过意不去的。
你直接和他討論吧。我們被封的經驗很豐富了。
2020-07-20 13:37 回复
乌鹊南飞
2020-07-20 14:49
国家统计局统计2019年中国死亡人数998万,这数字是官方数字,本来是无立场的,问题是如果有的人故意用一种阴阳怪气的方式讲出来,那么不清楚数字的路人自然会觉得你别有用心,甚至以为你是造谣。尤其是中文互联网阴阳人太多,网民早就被训练得极其敏感(所幸王先生这里还没有)。我最讨厌的就是阴阳人,彻底污染讨论气氛,而且传染力极强,除了激怒别人没有别的效果。
我寫稿已經六年,信譽建立起來了,有不少專家學者直接間接采納我的看法,幾乎每周都有讀者私下聯絡我,說又在中文媒體或新出版的書籍裏看到其他作者復述我的意見,像是昨天發現《波音衰敗之源》被寫進暢銷書,或者上個月發表《談美國的反種族歧視運動》之後兩天就有人把同樣的内容重寫了一遍,不過他還增補了5%的額外資料,也算是有新貢獻。

但是除了正確的事實之外,我真正希望傳授並示範的,是科學的態度和邏輯的方法,因爲這是扭轉不良輿論風氣的關鍵所在。態度/方法和知識不一樣,不能靠其他作者的借用來廣爲傳播,必須由讀者群到其他論壇去糾正普羅大衆;所以你看到有人陰陽怪氣,那其實是你的機會和責任去指出造謠、傳謠的錯誤。大家共勉之。
2020-07-21 01:12 回复
2020-07-20 16:43
抱歉再最后打扰一下,这段时间真的感谢王博士的教导。但我和您所说的这种舆论氛围真的值得您去注意,我不希望以后大家打字得花半天时间去考虑每一个词每一个语法的细微差别会不会招来这种无礼的人。也不希望每一个小的数据都必须挂一长串各种官媒政府网站的链接,不然就会有被这种人喷的风险。比如这句文章里:““不亚于二战的动员”实在是说得严重了,日本45年在中国大陆战场的军事力量恐怕最多只有其三成半左右,但很遗憾的是当时国军共军实力加起来都依旧无法在不借助外国力量的前提下将其驱逐出国内,只能形成僵持状态。”我这句话里的“遗憾”是表达对那时中国整体军事薄弱,需要英美苏的帮助才能彻底驱逐出侵略者感到遗憾。”一位网友竟然认为这里“遗憾”该改成“庆幸”,不然就是屁股歪。他难道觉得中国军事力量薄弱到无法独自驱逐出入侵者是庆幸的?我不知道我两语法上的理解哪里分叉了。实在抱歉再次占据王先生的版面,希望您能允许我挂两天在版面上。我实在是个较真的人,既然世界对白转载了,我认为我也要负责把问题说明到底。如果世界对白看到了这则回复,希望你能帮忙在转载的博文下澄清一下了,谢谢。这是最后一贴,以后不会再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大陸論壇噴子很多,鷄蛋裏挑骨頭是他們的反射動作,只能一概忽視,否則正經事都沒法談了。你沒有主持公衆討論的經驗,臉皮太薄;其實這裏用實名的就我一個,你真不須要在乎這些無聊的反應。我在《讀者須知》裏還特別列舉出抓到無關宏旨的小筆誤不能無限上綱,就是對噴子的事先警告。

占用的篇幅已經太多,我都考慮要刪你的留言,不用再談了。
2020-07-21 00:53 回复
cmhshirley
2021-01-23 02:52
大势所趋,中国最终会开放金融,但这过程可能会很长,10年20年?,毕竟经验不足,对于可能的金融后果难以预料,每走一步都需谨慎,比如应该放开上海建自贸港为最优,最后却选择海南岛(文章分析链接如下),显示出国家对金融开放的担心。未来的几十年,中国家庭资产配置就会从房子(~77%)逐渐转移一部分到金融资产(股票基金等),最后和欧美国家的资产配置类似。https://ressrc.com/2018/11/21/what-is-china-hiding-under-the-hainan-free-trade-port/
這裏的問題在於很多中國中產階級在房產上吃了很大的甜頭,誤以爲所有金融投資都應該有類似的報酬率;其實剛好相反,中國房產在過去20年的驚人增值,是經濟成長大環境下的極端特例,基本不可能複製。如果大家都把股市當賭場,對整體經濟是個大災害。
2021-01-23 07:21 回复
GUI-龟
2021-04-25 21:08
深圳官场大地震前不久“深房理”事件(https://www.sohu.com/a/460636900_260616)爆发,简单说这是个民间非法集资把房产证券化的事。有购房资格的人(代持人)向社会募集游资购房,出资人按照出资比例获得房产相应股份。代持人去房市炒房并根据房子卖出价格获得一定代持费,出资人也可以根据股份拿到收益。这个过程中间肯定少不了有人加杠杆去炒房。目前深圳是炒房最严重的城市,中央之前要求深圳自查经营贷流入房市的情况,结果深圳自查结果是“共查出21笔、金额5180万元的贷款违规”。 昨天深圳政府高层全部换人,深圳市长、监察委员会主任、市法院院长、市检察院检察长、人大常委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工作委员会主任、工业和信息化局局长、商务局局长、应急管理局局长全部辞职,换上了新人。 想打击非法集资炒房的手段非常简单,只要查一查购房账户过去几年的资金来源就行。从微观角度看,“深房理”能做大,纯粹就是深圳市有意放纵的结果。从宏观角度看,炒房的土壤是政府绝对不会让房价降下来,房价不能下降,这种事只会屡禁不止。我感觉中国政府目前的办法就是让房价基本不涨,等社会全体收入水平上来以后,房价问题自然解决。与此同时建设二三线城市,把产业和人流分散开,从根本上解决房价上涨的刚需。这个过程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我猜测2010年以前出生的人怕是享受不到可以用合理价位买房的时代了(也就是说这个过程估计得再持续20年左右)。
是的,我以前已經做出同樣的判斷過。

這裏的難處,在於打擊陽奉陰違的地方官員,所以這次深圳的案件是非常正面的發展。
2021-04-26 02:55 回复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