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政治】西方对中国制度的短视

2014-10-24 02:12: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659



原本我的本行是物理,后来改行做金融和经济。军事则是服役期间被派到金门当了情报官,专门负责閲读共军的文件(简体字是那时就学了),然后写报告,结果后来对共军的发展一直很关注。这也就是我这个部落格的三大主题。不过我对国际关系和政治体系也很有兴趣,尤其是和经济发展或政略戦略有关联的,我已经在前面的一些文章稍微射猎。但是我在政治学方面的学术根底不够,若是要写大题目,怕贻笑大方,所以一直计划着想挑选好的文章来翻译或摘要。

我过去这两年最喜欢的政治书籍是福山(Fukuyama)的两本新书。福山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在25年前靠“歷史的终点”(“The End of History”)一炮而红,后来新保守主义(Neo-con)视他为宗主之一。既然美国是人类演化的终点,那侵略落后国家来强加美式制度就是有良知的美国人的天赋责任,而小布希是很有良知的,于是找了个藉口(WMD,Weapons of Mass Destruction)就侵略了伊拉克。没想到福山也有他自己的良知,而且和小布希不一様,福山的良知是基于现实结果的,所以他居然为伊拉克戦争而道歉了。此外,美国像他这様成了大名的学者,大多从此不干正事,只是在某个智库挂个名,然后到处给演讲,重弹老调骗取出场费,可是福山却老老实实地继续做研究。从福山最近这十年所写的东西来看,他实在经过了非常痛苦的内心挣扎,在仔细检验事实真相之后,不得不承认他的旧理论的谬误。除了那两本新书之外,他在最近一期的Foreign Affairs里所刊的那篇“America in Decay:The Sources of Political Dysfunction”(“衰退中的美国:政治失调的原因”),虽然谈的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一件事,其讨论之深入、援例之广博,还是无人能出其右。

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史前时代到法国大革命。

政治秩序与衰退,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

可惜不论他的书还是文章都太深太博,我实在没空来翻译(而且台湾好像有一位教授已经把它整本翻出来了)。刚好昨天在Financial Times(金融时报)上有一篇由Martin Jacques所写的社论叫“The Myopic Western View of China's Rise”(“西方对中国制度的短视”),基本上是同一个论点(作者显然也读了福山的书),但是浅显简洁得多了,这我还有时间翻译一下。熟悉英文的读者可以直接看原文:http://www.ft.com/intl/cms/s/0/b2f1ef30-47c2-11e4-ac9f-00144feab7de.html?siteedition=intl#axzz3H1sYjSmv

西方总以为中国会垮在它的政治制度上:中国不是西方式民主,所以它的政府撑不了多久,迟早得要改学欧美的制度。可是中国自己的制度其实已经有三十多年成功的纪录,而且还推动了人类史上最伟大的经济变革。中国政府效率极高,不但有高瞻远瞩的戦略眼光,同时也是非常务实而勇于尝试的。人民的生活水准大幅提高,因而对政府十分支持。所以等着中国垮台(尤其有些人总鼓吹会马上垮台)是完全不切实际的。事实上,真正可能发生的是经济继续发展,生活水准持续提升,而中国政府也越来越受百姓支持。

然而经济发展并不是中共当局唯一的民意依靠。西方人老是假设民主选举是任何政权的合法性来源;这对中国来说,是大错特错的。中国有2000多年的天命观念,国与家并列为中华文化的基石,中央政府是中华文明的具体化身和保卫者,这才是中国政权正统性的根源;而选拔贤能、为民服务的传统和君臣父子之间的伦理关系,更是根深蒂固的中国独有文化。

在古中国的朝廷昏庸衰弱的时代,整个国家也会跟着乱了;最明显的例子就是1840年鸦片戦争到1949年中共建国的那一百多年。所以中共在政治上的成就之一,就是在长期衰败之后,重建了强而有力的中央政权,在现代背景下,恢復了它的各项固有职能,包括它在国家社会的核心地位、贤能治国的传统、政权的正统性和组织动员能力。

很多人以为中共就是中共,它的制度一直没变。这个错觉来自于只把民主化才算是改革。其实自1978年以来,中国政府经歷了不间断的巨大改革,其幅度远超过英美自己所採行的变动。只要想一想,三十多年来中国推动了如此大规模的经济升级转型,它的政府怎么可能没有进行深刻的改革呢?这个经济发展和政治改革手牵手一起前进的过程,只会持续下去,而且会更让人嘆为观止。所以正确的态度不是把中国的政体当作一个脆弱、随时会垮的没用东西,而是应当认识到,根据过去三十年的实践结果,它是一个极为成功的体系,整个世界都将日益积极向它学习。

西方人喜欢假设是中国,而不是民主国家,会遭遇一连串的治理难题。这只是因为他们脱离了歷史现实,靠纯粹空想就把民主制度定义成一个永恒而完美的乌托邦。张大眼睛仔细看,你会发现其实美国的民主政府才是无力改革、短视近利、党同伐异而且纯为富人服务。

从歷史的大角度看,西方民主社会很可能将面临艰难颠仆的未来。这些民主国家过去的成功和它们人民的高生活水准,实在是植根于200多年来对世界的经济掠夺和政治控制,这当然是无法持续的。

现在西方国家普遍在衰退,欧洲尤其明显。到2030年,中国经济规模大概会是美国的两倍,可能高达世界的1/3,届时美国的霸权将烟消云散,而其人民必然会对国内的政治精英和体制进行反省。欧美各国的平均生活水准已经停滞了好一段时间了,你真以为能有稳定的社会?

歷史的常态是崛起中的国家有团结稳定的内政,衰落中的帝国则内部纷争不断。我们不该低估是西方民主国家而不是中国,会遭遇更严峻的治理难题的可能性。

59 条留言

K.
2015-09-06 00:00
说到古希腊民主,我倒想到,现在(也不能说现在,19世纪以来)言古希腊民主无比伟大足为万世之表率者,其实说的都是古希腊——具体地说就是雅典——的黄金时期——具体地说就是BC490的马拉松战役到BC404的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的这半个多世纪

但是BC404之后,不算短暂反復的时期,希腊、雅典依然实行着同样的民主制度,直到BC148被罗马征服,这中间两个半世纪的希腊歷史却是极其可悲的,但极少有人提到,除了专业的歷史学家,在公开场合被人提到的机会可能还不及黄金时期的万分之一

那么,只有黄金时期的希腊民主才叫民主,黄金时期以后的希腊民主就不叫民主?这显然是荒谬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希腊在后两个半世纪中重復着可鄙可怜的短视和内耗,现在欧洲的状况只是那个情况的放大,即使在黄金时期,雅典帝国的行为也和今日的美国十分相似,这就是以史为鉴的意义
没错,而且霸权的来源也是地缘政治的巧合;短暂的霸权过程中,对内的倾轧和对外的妄动一直都没有停过,后来的衰败反而是必然的。
姚广孝
2015-09-06 00:00
2015年,福山的倒戈。李光耀的去世。希腊的亡国条约,对于已经被民主骗了几个世界的地球人来说,就是一个转折年。我认为15年在各方面都是转折年,中国被民主颠覆的可能性就会开始呈现逐年下降趋势。

(王岐山还特意接见了福山这位重量级的政治学术大佬。)

毕竟随着中国每年一亿多人次的出国旅行,那么中国的国际观也会慢慢形成,十年后会对民主有着更加深刻的认识。也会破除对西方的迷信。

(其实现在中国一个三线城市的面貌和治安都比巴黎好。)

而在20年后,民主会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笑话退场。而这一笑话在千年前的希腊已经上演过,哲学王柏拉图自己就是反民主,因为他老师竟然也是被民主绞死,而他们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还是反民主的。也就是说西方三哲以及后来在1918年出版的西方的没落作者施宾格勒都是旗帜鲜明。

(百年后的今天西方的没落这本书还是很有意义重读的)


任何的政治制度其实最终其实都是少部分的人制度,政治毕竟是一门艰涩的专业,而极大多数人压根就没有这个专业的入门证。而万一大跃进进去了,整个国家就是慢性自杀。
自从欧洲人征服美洲后500多年,白种人的运气总算开始用完了。这是人类歷史上最大的巧合,也难怪这么多人被迷惑。

这些错误的理论其实也能帮助中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专心做正确的事,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姚广孝
2015-09-06 00:00
其实如果一个人有着历史观(事实上在互联网时代的人是没有历史观的,他们只知道看媒体给他们“喂食”的种种新闻),撇开制度因素,从1949年的中国看,外面的人尤其是西方人基本上不会认为中国有任何资本过的比印度人好,甚至中国再分裂的可能性会更大。结果现在的中国无论是国力还是人民的生活水平都比印度强太多。

从这个起跑线上看,中国比赢了印度就等于证明了制度的优越。

而问题中国人现在的呈现的一个6岁思维就是比美国哪里差就代表了中国发展差,或者是,比美国差就潜意识里面比输了全世界。

然而每个人都不会静下来想想,到底当年(1949)和中国一个起跑线上的人口大国哪个发展的好了。国家好不好一定会要回过头看看当年的第三世界的中国,现在跑到哪里了。因为每个人的对比都有起跑线的,结果现代人竟然连这件事都不会想一想了。

一个正常人绝对不会用天天去把一个农村起步的青年哪去李嘉诚比富裕一般,但是现在的中国人却喜欢用那些半个世纪之前就领先中国半个世纪的国家来对比之后再说中国全世界最腐败,全世界最污染,全世界贫富差距最大。

当我去说中国人的人均寿命已经是金砖国家之首(其实是世界卫生组织数据),他们立马反驳,中国哪里好了,肯定是中国国家统计局的骗人数据。

无限悲痛。这个世界有小部分的人已经意识到了亚洲民主后的悲剧(和中国对比),还有小部分(博主)认识到了,民主在全世界都是强弩之末,现在还有十几亿的人活在这种迷梦之中。



还好中国完全压倒美国也就是15-20年的事,届时那些公知必然会换好几套说辞,我们这些已经看清事实的人却可以专心对同一个认知做更深刻广播的研究,也算是一个回报吧。
姚广孝
2015-09-06 00:00
美国的民主生命力一反常规的坚强其实是依附在”美洲大陆“这个新大陆的超强生命力身上的,并且还巧合的撞上了”全球化“这个时机。

而美国人喜欢对外宣传共产主义国家喜欢通过战争转嫁国内矛盾,其实在美洲大陆独钓天下的美国才是干这行的老手。

没有以上几个巧合在一起民主在人类历史就好像一场足球赛的休息时间,只能在中场休息看看。

(事实上民主的创始国希腊也只在小范围的政治版图上持续了不到250年左右)

美国人发明的互联网在短期内看似对中国威胁最大,但是长期对于美国自己才是自我割腕。正是他吹响了民主的最后的弥音。

互联网很多人,或者说没有人知道其实就是民主的一种”扩大化版本“,(这是我的研究领域)西方的遭遇是慢性自杀,民主+互联网民主的扩大化=理性的彻底消弭。

人的本性需要鞭打而不是自由和选票,绝对的自由就是绝对的人性堕落。

现在美国的年轻人已经很少去教堂了,日本的年轻人道德也在下滑,全世界的网民的逻辑越来越成为笑话,90后在网上每条留言下都是漏洞。

互联网在摧毁宗教,道德,逻辑和强力政府之后,民主的选民还能用手中的选票毁灭原本就不存在的理性。原本就很混乱的世界会变得更加失控。就会接二连三的选出让外界很吃惊的人来。现实的理性也会慢慢被互联网吞噬。

(事实上一万个人里面才有一个人具有政治上的理性,其他都是宣传机器下面的墙头草,但是候选人却喜欢用超高量话筒的歌颂群众)

那个时候中国反而(原本强力的北京在被互联网分权之后还是可以具备民主国家不具备扭转乾坤的作用,政府还可以维持基本作用)才是没有失控的国家。
中国在失控放权的路上走了几步,还好习近平不信那些鬼话。
广东人
2015-09-10 00:00
先生翻译的"The Myopic Western View of China's Rise"非常好, 我读起来很享受. 中国近代饱受列强侵略, 丧权辱国. 当回顾历史, 我除了牢记历史教训, 也庆幸中国被打醒了.

下面是先生正文提到 "America in Decay:The Sources of Political Dysfunction"观察者的中文翻译文章:

福山:衰败的美利坚(完整版): www.guancha.cn/.../2014_10_12_275200.shtml

非常值得一读的好文, 各位不要错过.
文章比较长,但是论点十分深刻,福山并非浪得虚名。
追云燕
2016-12-02 00:00
王博士:

网传有七不讲:
1.普世价值不要讲
2.新闻自由不要讲
3.公民社会不要讲
4.公民权利不要讲
5.中国共產党的歷史错误不要讲
6.权贵资產阶级不要讲
7.司法独立不要讲

请问博士认为是真是假?

如果是真, 其与中国现在的制度有何关系?
goldshore
2017-05-25 00:00
To追云燕
这个事情以前有人问过啊,不要去信,中国政府对社会的管控不是该放松而是该加强。
奇怪,我也记得回答过了。
omituofo
2017-05-25 00:00
我发现很多人都喜欢割裂的看中共历史,其实个人觉得这样过于主观和不尊重历史,其实可以看看中共一些在外演讲阐述共产主义道路的视频,又或者看看流出来的王岐山讲话视频。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永远都有代价要付,很多时候是领导人素质和经历带来的必然代价,历史总是滚滚向前,这些错误常常会带给民族和国家巨大的灾难,但是多难兴邦,优秀的民族和体制本身就是不断学习和提升,跟上历史的车轮,勇攀高峰。关于毛的问题很多人甚至我自己都在心理鄙视过,但是如果毛能从革命建国立马转变成循规蹈矩的共和国建设者,这其实非常不现实,何况在那种国情和世界情况下,在某些史料证明中,他当时在共产主义世界中取得的个人地位相当于他之前的斯大林,共产党集团虽然失败了,但是假设成为这条道路的领导人没有价值也是我们后来的看法而已。anyway, 100年之后再讨论毛吧,现在的说法都太短视了.毛泽东的级别不只是是国家领导人,在这个时代他的评价定论尚早
我想一个手上有那么多人命债的歷史人物,永远都不可能完全洗白。

我对这些歷史功过的态度,不是要再多等100年,而是只关心它们对未来路綫选择有意义的那部分,其他的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们尽可能地诚实,但也接受早年环境不同、道德标准不同、政策选择得失很复杂的这些事实,不要求一元化的黑白论断。
姚广孝
2017-05-25 00:00
最近一不小心在书店看到了一个美国非常有名的Robert D Kaplan 写的 the revenge of geography . 书中观点时而闪烁。后来我进而挖掘这个人。发现又发现了他写的无政府时代的来临。有的地方说他是冷战后四大政治思想家,其书籍影响了几位美国总统。不知道博主听过这个人没有。

此人一反美国专家的常态。大学毕业之后游走各国,哪里乱就到哪,到70个国家实地考察过。苏联倒台之后,反而大唱民主悲歌。对民众,媒体的看法也是和博主多有类似之处。可惜这种人不符合西方人的口味。知名度一直在福山之下。
他是个奇人,但是我自己绝对不会和Wolfowitz搞到一起来推销侵略伊拉克。
山猫
2017-05-25 00:00
@李大叔 我觉得辛亥时期和北伐到蒋经国时期+改革开放后的中共才是中国歷史上正确的道路。许多中共支持者对毛时代的暧昧以及一些国民党情怀的人出于对中华民国的感情而否定现在大陆模式的观念都是固执的。以前的我属于后者,想看开很痛苦⋯⋯不过如果想想中华民国是为何而生的,今天让被台独当作工具的中华民国入土为安才是正确的吧。
国民党在蒋经国之前,一直没有足够的纪律来做必需的改革。蒋介石对贪腐的暧昧,和北齐的高欢一样,也难怪他的民国和北齐一样短命。

毛的政策十分偏颇,但是他留下来的党组织却是后来邓小平成功的因素之一。
山猫
2017-05-25 00:00
@渔翁 中国人容易衝动是事实,半个世纪前中国人赶走了KMT召来了欧洲上空那个幽灵没多久就开始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了,今天台湾人赶走KMT是否想清楚后果了(虽然站在全民族的角度KMT恐怕现在无法代表全民族的权益,但其执政绝对比民进党对台湾有利。)大陆人在冷战那高速发展的年代走了快小半个世纪的歪路,能再赶上世界潮流也是让人捏把汗啊。还有我常认为民进党和早期中共很像。。但也许民进党转型成现今的中共类似的党要半个世纪?不过它可没有中共那么多的机会和时间以供失败与浪费
共產党是有理想、肯牺牲、讲实干的;民进党除了爱宣传之外,有哪一点相似?
李大叔
2017-05-25 00:00
不过总体上来说中国制度的形象都被毛给破坏了,而西方人台湾人包括相当一部分大陆人都无法也无心去理清创党初期的中共、毛时代的中共、改革开放后的中共完全是三种不同的中共。就像大陆或者台湾的国民党支持者有时也出于感情无法去分割清楚辛亥革命时期的KMT,北伐到蒋经国时期的KMT,以及解禁后的KMT。
这两年来,西方不是宣传打手的高级知识分子要诚实地说中国坏话,就只能谈两件事:雾霾和毛。

不论如何,共產党一直是有理想的;国民党则只有在创党初期和蒋经国治下,才是真心为国为民。
李大叔
2017-05-25 00:00
出于对一部分毛的支持者的理解在此我不评论毛,但我想强调的是中国人/华人有个心理缺点。很难接受打破非黑即白的结果。比如对中共有负面阴影一部分人就黑到底了中共干啥都要批判一番,比如崇拜中共的就觉得中共无论做什么都一辈子伟大光荣正确了。同样道理投射到对岸,觉得过去反共发展成了发达地区,一直反共就可以走向幸福了,但没发现为何同样反共两蒋时代台湾在上升而现在在衰弱。更令人吃惊的是有部分台湾人得到了与正确思考结果完全相反的答案,竟然说是台湾还不够自由民主(大陆也有类似的一批人,虽然立场和这样的台湾人不同,可是思维是相似的,可以对号入座)
是的,连带关系(Correlation)并不代表因果关系(Causality),这是做社会科学最基本的常识,但是一般人仍然一再误解。臺湾在蒋经国治下能高速发展,是因为有一群有理想、有纪律、肯干事的技术官僚,遵循着外销主导、先轻后重的正确经济路綫,和反共没有关系,和美式民主以及自由媒体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事实上,邓小平后的共產党就走了完全相同的路,达到一样的结果。
渔翁
2017-05-25 00:00
所谓正确的道路, 多半是后知之明. 文革属于歷史的偶然, 但终究是檔不住歷史必然的自洽(或曰调整). 任何时代都会有感嘆, 这也属于歷史的必然, 是前进的动力.
我不同意。清明、有纪律、有理想的政府,才有执行力;有科学精神、遵从实践主义的政策,才值得推行和牺牲。这两个原则,都是事先就可以断定的。

歷史也没有自动带来进步的必然性,即使是资源丰富、没有外患,也可能进一步、退两步,例如巴西和阿根廷。
渔翁
2017-05-25 00:00
是的, 这种现象我认为是因为相较于西方人, 中国人是比较容易衝动的. 那么自己招来了魔鬼那就怨不得谁了.
我不觉得中国人是比较容易衝动的。真正的问题可能是在于一百多年落后于欧美所带来的自卑。没有了自信,就不能择善固执,容易受英美的忽悠摆布。
YM
2017-05-26 00:00
"文革属于歷史的偶然", 文革是历史的必然, 文革是中国有史以来最民主, 最敢于向所有规则和传统挑战的十年, 但同时也是最血腥, 最不理智的十年.

打了很多字又删了, 台湾人和大陆人区别就是课本里的"旧中国人"和"新中国人"的区别, 你们没有经历过我们共和国的70年历史, 你们真的不懂

台湾是在二战后, 也通过自己努力, 成为西方经济体下一个经济部门和车间, 因为你们人少, 而且政治上完全融入美国体系, 所以可以通过集中精力, 发展少数几个产业, 就可以达到一个比较发达的水平....

但是中国大陆不一样, 我们的人口是美, 欧, 日之和的1.5倍, 我们是超级大个子, 我们不可能依赖某个国家, 因为也不会有国家愿意让你依赖, 为了工业化, 现代化, 我们必须走一条完全独立自主, 而且异常艰苦的道路, 人口是财富是资源, 这是工业化之后. 但是在一个农业国向工业国转型的过程中, 人口是诅咒是负担.

昨天观网的文章, 对于中国的工业化之路介绍很全面: www.guancha.cn/WenYi2/2017_05_26_410182.shtml
人少和人多只是规模的差异,外销主导的发展本质是完全相同的。

中国在1989年之前,有十几年是美国的准盟友;其后20年,则是美国对东亚的战略忽略期,所以可以加入WTO,完全融入全球贸易圈。真正受到排挤,是2009年之后的事。实际上,TPP这样针锋相对的贸易排中政策,拖了许多年,最后也并没有通过。

你的这几个发言,已经犯了欠缺事实和逻辑支持的大忌,原本我应该直接砍掉,但是顾念到你是老网友,所以我还是花些时间来详细解答,希望你藉机自己好好反省。
YM
2017-05-26 00:00
中国在二战后进入社会主义国家是中国当时社会的必然选择, 文革十年也是必然会发生的, 如果没有文革十年这样直观而强烈得冲碎了着每一个中国人最基本的价值观, 今后也会以某个形式, 某个时间爆发出来. 文革十年之后就是

---中国在1860年第一次尝试现代化和工业化, 但是因为陈旧的官僚体制, 教育体制, 人口素质, 而几乎完全失败

---1910年, 中国通过抛弃原有的政治体制, 全盘复制西方制度, 再一次冲击, 但是仍然失败, 原因很多, 譬如没有能力独立自主, 新的政治体制仍旧充满了各种蛀虫等\

---1950年开始, 中国在极度绝望和新的希望中开始第三次冲击工业化和现代化. 使用的是二元剪刀差和已经动员到全国基层每个人的超强政治体系. 这次的成效是非常明显的, 但是因为国际大环境的对立, 以及中国过于强烈的政治意识形态, 长歪了

---第四次在1978年开始的尝试终于成功了, 中国终于从一个农业国彻底而且完全得进化成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国家

但是第四次成功的工业化, 并不代表前三次工业化道路是不必要和完全错误的, 你吃了第四个馒头饱了, 并不是因为第四个馒头很神奇, 而是因为你前面吃了三个馒头, 每个馒头都很重要

渔翁和山猫先生都是看到了中国近现代历史的某个片段, 然后以这个片段中的是非成败来做政治道路判断, 但是更全面的视角是中国从1840到1978所有138年的历史都是改革开放的铺垫, 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并不是小平同志用"超人"一样的能力改变了中国, 而是这个古老的国家在沉淀了所有资源之后, 做好所有的准备之后, 在一次必然的觉醒和适当的时机中而一飞冲天

科学来说, 一个粒子可以做布朗运动, 而达到统计规律, 或者说达到系统误差可控的数量的粒子就不可能做布朗运动了, 当你数量变大, 你必须遵从某个规律...国家和民族也是如此, 你一个人是生命是偶然, 而国家和民族的历史道路必然是遵从某种规律的必然, 所以我一开始就给了结论, 共产党的出现和掌权, 文革的十年, 中国的工业化都是必然, 而这种必然就是我们民族的历史.
我再强调一次,连带关系不是因果关系,只因为歷史是这样发生的,并不意味着每一个事件都对后来都有正面的贡献。如果真的有这种正面贡献,我们就应该可以用理智分析出其脉络。

文革是极端反智,而且针对性地打击60年代初期建立的官僚体系;所以它摧毁的刚好就是我上面回答渔翁时提到的现代化必需的两大要素:方针和组织。英美硬是把民主自由说成工业化的先决条件,是反因成果,已经够离谱了,把和现代化完全反其道而行的文革也説成现代化的先决条件,纯粹是颠倒黑白。
YM
2017-05-26 00:00
如果用台湾做对比, 很多事情就很明白了, 上面所述的三点新中国的特征可以放在台湾来看, 可以把台湾的现状从一个全新的角度看的透彻

1, 基层组织革命, 国民党在412反革命屠杀之后, 49年之前, 从来就不看重基层组织, 他在412之后就已经完全成为了一个和历史上的军阀没有本质区别的旧军队, 旧政权, 被推翻是毫无疑问, 必然中的必然, 来到台湾之后, 蒋介石有喘息时间之后, 全面反思大陆的失败, 才开始重新重视如何改造基层, 而用的方法就是共产党在大陆的方法的温和版本, 甚至还照抄延安整风运动....但是自从90年代之后, 国民党又走回到了412之后的老路, 开始脱离基层, 依靠黄复兴等最深蓝的铁票仓, 相比而言, 民进党因为是草根出身, 对基层改造的重视远远超过国民党, 所以在越农村, 越基层, 越草根的地方, 民进党通常都有优势, 而国民党现在的优势除了那些铁票仓, 就是在基层原子化的都市内, 譬如台北

2, 唯物辩证法, 经验主义, 实事求是是中国现代思想的底层基石, 而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都不具备这个能力, 所以台湾的选举大部分是以口号为主, 以行骗为辅, 按照台湾的90年代初具有大陆45%的GDP的优势来说, 如果能踏踏实实做事, 不会混到现在只有大陆GDP的5%不到, 然后在两岸谈判中毫无筹码

很多在大陆是由技术官僚, 利益相关代表协商解决的事情, 在台湾是由政党带动特定人民情绪, 发展成为政治斗争的标的物, 譬如核电, 同性恋, 休假, 产业政策等等, 如果永远这样下去, 这个社会离自我解体或者说暴力革命的那天不会很远

3, 一次广泛而又深远的实事求是的辩论, 走出意识形态的束缚, 这一点大陆在78年底做完了, 台湾看来还很遥远, 但是如果不能走出意识形态, 那台湾永远不会有明天的, 台湾或许也需要一场新民主主义革命, 需要学习辩证唯物主义, 需要改造思想, 实事求是

对于台湾的评价很主观, 或许也很偏颇, 若有与事实不符的地方, 也请原谅
当代的大陆青年,的确有较好的辩证法训练,但是无中生有的陋习,却和臺湾一样。这点我在最新的文章里讨论过了。

臺湾固然是以口号治国,大陆也不能算是100%的脚踏实地。外行领导内行、内行哄骗外行,好大喜功,虚掷民力的错误政策,仍然是很普遍的。要说有真正现代化的先进文化,就必须一切以事实和逻辑为基础,对自己和组织绝对诚实。我不相信当前的中国已经接近这个程度。
YM
2017-05-26 00:00
我上面所说的在台湾和香港的"旧中国"和大陆的"新中国"的词汇, 这最早是蒋介石在抗战胜利告全国同胞书中第一次运用. 但是在第二次国共内战失败后, 蒋介石一方就不提了, 共产党一方接着说这个概念.


本人主观中, "新中国人"是一个很重要, 或者说极端重要, 又很难解释的概念. 个人看法是新中国和新中国人有三个特征:

1, 当49年内战胜利后, 中国几千年以来宗族控制的基层组织被共产党像犁地一样整个翻覆, 然后建立了从所未有的, 以中央直接控制到每一个村庄, 每一个毛细血管的管理组织形式, 这有多重要, 看下面的括号:

(中国几千年来, 中央政府的权利没有一次进入过自然村以下的行政级别, 中央收税的方法大部分是通过向自然村负责人, 也就是"保长"一类的税人收取, 在中世纪的欧洲也是如此, 现代的台湾也有这一形式到今天的延伸, 就是里长, 相比而言, 大陆的村长和台湾的里长, 古代的保长完全不一样, 里长和保长是自然村所选举或推举的, 和上层行政单位对接的"村代表", 而大陆的村长是中央行政权利直接延伸到自然村的"中央代表")

2, 新中国是以"唯物辩证法"和经验主义为基础思想的新国家, 他把道家, 儒家, 佛家中所有"虚无缥缈"的命定论和唯心主义几乎一扫而空, 这是共产党的功劳, 但是这种一扫而空发展到一个全民大民主时代的具体表现形式就是破四旧, 达到孔家店等...很多人包括大陆人台湾人都对这段毁坏文物的历史及其厌恶, 但所有这些令人悲伤的事情的底牌是"新中国新的科学唯物主义思想体系在攻击旧的唯心主义思想体系下的副产品"

3, 很多人都不知道改革开放如何开启的, 表面上它的开启是毛泽东去世, 邓小平上台, 但是开启的钥匙是一场维持了半年, 由光明日报一篇社论引发的, 波及全中国的思想运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条件", 在这场全民参与的大辩论结束之后, 中国终于走出了所有意识形态的束缚, 把所有历史全都放在身后, 把所有自尊自负自卑等浅显的情绪扔到垃圾桶里, 开始了今天的所有一切
可以用理智分析看出对后来工业化做准备的中共政策,是40和50年代的土改。它也打破了旧有的宗族社会,相对地提升了个人和国家的重要性。这点我们两年前已经讨论过了。

虽然文革里被杀的人和土改是同一个数量级的,前者却完全没有任何正面的意义。刘少奇在大跃进之后建立的团队和执行的政策,和十几年后邓小平所做的一模一样。纯从工业化和现代化的观点来看,文革的唯一“贡献”就是延迟了中国的进步近20年。
omituofo
2017-05-26 00:00
中国共產党的建立必须要有实体, 那就是中国人. 而中国人是有五千年歷史的民族, 它的文化里有糟糠也有无数的光辉. 中国共產党不是凭空就能跳出来的, 他的產生离不开歷史的框架而他的作为也必须接受批判. 一总而言, 中国共禅党是否伟大现在还难以下定论. 而我认为, 中共產党应该是谦卑的, 他应该说我是渺小的, 我也会犯错, 但是我愿意为歷史做出伟大的贡献.

没想到我突然这么认同渔翁的一番话,说的太棒了。不过对于中国人的定义和之后的宣传和发展就是难中之难. 王先生有兴趣讨论下之后的中国人和中国文化的定义嘛?我感觉这个问题需要博古通今,对于积累太少的我来说都不知从何谈起,特别是遇到血统和新疆西藏问题,遇到海外华人,第三代甚至更年轻的ABC,中华民族的内涵越来越难以清楚说明了
文化不是我的专业,我只能针对个别特定问题,做理性的分析和解答。我想当代有不少这方面的专家,你可以去找找他们的着作。
山猫
2017-05-26 00:00
可以说毛造成了中国知识分子和精英阶层以及海外华人、港台与大陆的意识形态割裂,我之前发布的那张华人中国人的计算机行业精英列表,里头很多人都是在毛时期流入海外又或者早年在海外求学因为毛的种种疯狂无法归国。很多归国精英和中国本土培养的人才在文革结局是悲剧的。而且毛造成了中国歧视知识分子的氛围,最近新闻上復旦老教授八千人民币的工资爆光后,有人发现名牌大学教授还不如上海月嫂的工资。然而大陆网络上全是'嫌少可以当月嫂啊搬砖啊'之类的风凉话,还说什么知识分子就该清贫(以为当和尚啊?现在少林寺都是上市公司了。。。)毛对中共永远是个想甩又不能甩也不敢甩的符号
后面的这点,是我们这一代的人应该自己处理的问题,老是把过错推到40年前就已结束的文革上,是不负责任的想法。
海熊猫
2017-05-26 00:00
楼上诸位前辈的想法都很有道理,不过王先生说的也是事实,往前看最重要。比如根据这个帖子的主题就是可以理解成如何让西方包括港台提高对中国及其制度的认可度。就拿香港来说,比如效仿英国成立一个香港旅,航母定期到香港访问一下。让香港人可以把自身荣誉和国家荣誉结合起来,并且能多接触国家发展强大的一面。英国当年成立的皇家香港军团还有部分参加了英国阿根廷马岛海战,这估计就是英国提高殖民地认同感的一个方法。(不过中共貌似担心哗变)。。。其实台湾的乡愿情节也可以统一后以此类推。战争年代日本一直把同乡的士兵组成一个师团,这便把故乡荣誉和国家荣誉结合了起来,也提高了士气与团结(缺点还是担心哗变和容易形成派系化)
这不适合作为当前宣传的主轴。
渔翁
2017-05-26 00:00
我所谓歷史的必然性, 当然也是后见的有关各民族的兴衰或灭亡. 讲的是一种歷史规律. 如果单以中华民族而言, 因为她自古以来就有庞大人口, 加上悠久的文化和包容性以为凝聚集体意识的因子, 所以她是不可能会消亡而只会沉沉浮浮. 现在这个民族又遇上了歷史的转折点, 正是奋力一搏的时候; 所以我也谈到近世中国人所表现出来的衝动. 王先生说是百年来衰败所造成的自卑, 那固然不错. 但如果谈得远一点, 把这种衝动说成是肤浅, 漫不经心, 稍有成就即酖于安乐, 那或许更能在提升集体国民素质上找到与西方国家抗衡的基点.
歷史上从没有千年帝国. 中国共產党的制度里, 集体领导和她选拔领导人的方式以及各地成立社会科学研究院都是以人为主, 那扩大和优化选拔的底层, 或许才是百年大计. 这除了教育之外, 应该也包括方方面面, 甚至包括整肃目前的娱乐界以传达正确的价值观.

YM是雄辩的, 但我也要指出其中偏颇和矛盾的地方. 秦代对全国掌控之严不输共產党, 但何以三世而亡? 宋代被批为积弱不振, 但以全世界的范围来说, 她当时的成就可以作为所有现代国家的雏形. 文革十年是歷史的必然? 应当说改革是必然, 但为什么要出以那么激烈的手段? 甚至演变到到不顾伦常毁坏所有已建的价值? 又矛盾的是同样的政党在之后又有180度的反转, 向西方的经济制度靠拢而且再度地恢復以往的传统价值? 中国共產党的建立必须要有实体, 那就是中国人. 而中国人是有五千年歷史的民族, 它的文化里有糟糠也有无数的光辉. 中国共產党不是凭空就能跳出来的, 他的產生离不开歷史的框架而他的作为也必须接受批判. 一总而言, 中国共禅党是否伟大现在还难以下定论. 而我认为, 中共產党应该是谦卑的, 他应该说我是渺小的, 我也会犯错, 但是我愿意为歷史做出伟大的贡献.
歷史是否有必然性,是个老题目。我认为是否定的。一方面这是因为人类社会权力集中,所以像文革这样大事件,基本上仍然是毛泽东一人所决定。我本身的经验是,同样的问题,个人的决定有很大的随机因素,例如有时候我可以拒绝面前的那桶冰淇凌,有时则不能。另一方面,连社会整体的文化,都可以由少数人有意地扭转改变,例如Bismarck把懒散嗜酒的德国人改造成严谨守秩序,又如李登辉把臺湾多数人整成白痴,都只花了一代人的时间。

新中国的建立还远不到成功的阶段,中共本身的诸般缺陷也还很明显。自满和狂妄,恰是未来中国发展的可能失足之处,不可不戒。
mr edwin
2017-05-27 00:00
共产党的之所以能成功,对理想的坚持和对现实的考量是不可少的元素,但是从精神层面来说即使在1970年的中国其国民素质,道德操守,信仰追求也远比当今中国更强,虽然自傲狂妄,不切实际,但是文革能被之所以能被广大中下阶层民众接受并扩大化,靠纯忽悠可能是不行的。文革的最大错误就在于脱离现实谈理想,在毛泽东的错误影响下发展成理想者和现实者的内战,通过愚民政策来鼓动人民,忽略了中国人民的实际需求是理想者失败的根本原因。但是相反自邓小平之后,放下主义谈发展,让中国人虽然在生活水平上有较大发展,但是丢掉了共产党坚持多年的理想追求,90年代反智风横行,社会治安混乱,中国人道德水准,理想追求和党员的自我修养荡然无存。再看之前中远集团那篇文章,触目惊心,共产党的天下居然买不到党旗,资产数千亿的国企领导班子毫无党性,把为人民服务这句话踩在脚下,共产党员最后为何到如此地步。我并非为之前共产党的错误辩护,只是对如今中国共产党还能不能对当年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做的承诺负责感到怀疑。
习近平的改革,任重道远。
mr edwin
2017-05-27 00:00
历史确实喜欢开玩笑,没有因就没有果。中共在建党初期完全是个大洋奴,属于海外革命团体的中国分支,而建设这个革命团体的人又恰恰是一群爱国者,是试图用共产主义来救国的人,只不过在救国和共产主义这两者上每个中国共产党员都有自己的理解和衡量。其实文革的因在共产党建立之初就彻底种下了,早期的共产党组织是所谓“洋奴”,效仿苏联,更倾向于后者,把认为实现救国的前提是把纯洁的共产主义理想贯彻落实,其发动的肃反运动危害之大不亚于苏共的一系列清洗,只不过之后一直忙于生存和发展,没有把这个问题彻底说清楚。毛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也不是一个纯粹的共产主义者,也不是一个讲政治正确的政客。他不在意所谓传统,中国传统文化在他眼里可能一文不值,这点倒是很像民国时期很多大师,比如鲁迅胡适等开明文人。在建国之前,毛的思想更偏重于救国图存,在建国之后,随着一系列战争的成功,共产党的建设发展计划有了一定的成就,再加上后来的大跃进让他错误估计当下形式,毛的思想又逐渐向理想转移,开始不信任自己曾经的同志,最后一发不可收拾,变成了中国人在思想和政治领域的全面内战。最后还是现实战胜了理想,不过好在邓小平是一个能在两者间充分平衡的人,他的政治智慧和影响力让中国以及他自己不至于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只不过可惜的是在他之后的共产党人很多都彻底迷失了道路。白浪滔天,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
美国人喜欢说,毛泽东发动文革是为了斗倒刘少奇派,我想这太小看他了。当时他对军队仍然是一呼百应,若只是要打倒刘少奇,简单至极,根本用不着搞文革。

我同意你説的,他是为了“理想”而发动文革的。详细来说,支持社会主义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是讨厌不平等的。但是经济发展,天生就会產生并加剧不平等(参见Piketty的研究),除了全面性的天灾人祸,否则很难扭转。

一般的经济学家,只要经济总量还在增加,就不在乎不平等。比较有远见的少数,则认为只有底层民众的生活有改善,才可以忽略不平等。我个人认为,只有底层民众收入增速超过顶层,才算是好制度;我们应该用尽一切和平的手段来向这个方向努力。毛泽东则显然觉得只要还有不平等,顶层就应该被打击,以便迅速达成一切平头,即使造成歷史性的人祸,也在所不惜。

邓小平的政策,是文革后必需的改革;习近平所推行的,则又是开放30多年之后,必须做的修正。世界的大环境不断演变,内部的组织、文化、社会和资本力量也此起彼伏,政策原本就应该因时制宜、持续改进。反腐是当前的正确方向,从金钱转向理想则是未来的努力目标,这些是当代人的责任,我们不该自满,也无须气馁。
华开
2017-05-27 00:00
年前,和朋友閒聊,不经意间,居然扯上了一向避之唯恐不及的文革话题。
谈文革到底该如何谈呢?

「只是把它视为中共建国以来一段被浪费掉的十年政治运动而已吗? 还是一定要突出它的负面,并大加口诛笔伐而后止呢? 可以抛开“政治正确”,引用某些对文革持较不负面看法的老三届他们的亲身经歷吗? 我们有无可能仅就事实和逻辑,从文革找到一丝正面的东西呢?而非人云亦云而已?」

「文革是中国体制的一次负向的暴衝,但这个体制自我调适的能力、力度是无人能及的,他负向走得多远,缓过劲来纠错,他正向就能走得多远且令人望尘莫及!」

后来看到台湾中研院院士朱云汉在台大的一次演讲视频,他说:『中国共產党这个体制摸索奋斗三十年,这三十年并没有白费。很多人以为中国1949年到改革开放三十年都浪费掉了,是完全黑暗时期。其实这个认知本身就是错误的。这个时期不完全是。反而可以说中国这个时期以高昂的社会代价——很多人因此而牺牲——去建构了改革开放的基础,这个基础让其他开放国家没有办法去模仿,只能理解而难以复制。』
幸好还有朱云汉先生这样的明白人。

否则,当一些中国人——特别是在台湾的部份中国人——尚且不能正视自己中国制度的优越性时,西方的短视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文革本身是完全负面的。如果它激起了中共多数理性党员在事后纠错的热情,那些功绩属于组织和人员,而不是文革。就好像大地震发生之后,如果重建的城区更好更漂亮,功劳并不属于地震,也没有人应该希望地震再次发生。

文革这个题目,已经严重歪楼了,到此为止。
李大叔
2017-05-27 00:00
对于渔翁先生和omituofo先生分别关于中共建立的实体是中国人和血缘的两个话题,我觉得渔翁先生说得没错,但是再联想到omituofo先生强调的血缘,我想应该注意的是结合我上面'三个中共'的观点(当然应该有更专业的细分法,只是强调中共各个时间段差别极大)来看渔翁先生的话应该用在第三中共上。对前两个中共来说政治理念是远远大于血缘和国家的,第一中共的定义有些模糊,不过定义与毛泽东之前or仅限李大钊陈独秀时代都差不多。随着中共建政后这个情况才慢慢改善。(这是必然趋势,反过来如果台湾的规模实力经济人口与大陆对调,估计现在会有个中国民进党高举爱国旗帜要求统一。)
渔翁
2017-05-27 00:00
楼歪了. 是不是可以谈一下即将召开的 十九大? 习近平一手大改了军制, 那是否战区司令的权责会更重? 打贪持续但为何都要由中央巡视组发动而地方的纪委似乎无作为? 我比较关心在十九大会不会把所有近年来的改变或调整都统一起来; 这个国家实在太大, 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制度的改变或强化影响他以后的发展.
军制改革,是把四总部的权责提升到军委,军区的军政(即管理)任务则交给军种司令部,战区只管军令(即作战),所以权责加重的是军种,尤其是陆军以外的军种。

这次反腐是由上而下推行的,所以前四年主要由中央执行。随着专业的纪委人员入驻地方,更多的行动会往下推广。

如果习近平要对政治组织也做全面性整理,我不会吃惊。不过我不是这方面的专业,所以没办法做详细的预言。
frances
2017-05-28 00:00
I must try to locate Piketty's "Big" book on the 21st century capitalism i bought over 2 years ago but never had enough time and courage to pick it up and read it, so many pages/words...anyway now you mentioned him, i should find it from the book ocean in my cluttered house...plus another library book I have been trying to locate it for last many days, the Utopia, and how do we get there...I have the feeling these two books are closely related in some interesting ways...Being someone who is a mix of realist and dreamer, sometimes i found many solutions provided by academia are not Doable...unless we turn the whole existing system upside down (revolution?)...
Piketty's book is a serious piece of academic work, not really meant for laypeople. You may find it easier to grasp his points by reading various summary and comments by others.
山猫
2017-05-28 00:00
最近常看先生的部落格,学到不少新的英语专业名词,自以为上学时英文学得还可以。可是总感觉先生和华裔华侨网友的英语语法和从句使用的相当地道,要是先生能开一帖介绍如何更多的记住专业词汇的技巧和如何更地道地用英语语法就好了(笑) (其实不少美国人语法也有各种问题)
我在哈佛那五年,可是下了大功夫来学英文;尤其在写作方面,我的目标是与我的英美同学齐平。我毕业的时候,还做不到,又花了五年,才有小成。

在聼这方面,比较容易:多看电视,尤其是SitCom,两三年就会有明显的进步。口语英文则只有厚着脸皮多尝试了。

至于写作的进步,一方面要靠閲读知识程度高的当代文章,《经济学人》是起码的水准。遇到新单字或好的句子,就应该朗诵几遍。另一方面,还是多练习。我在那几年,连写电子邮件,都当做是练习的机会,会花很多时间,一再修饰。

总之,学语文没有捷径。你现在看到我们写英文有如本地的知识分子,这都是5-10年的苦工。
渔翁
2017-05-28 00:00
今天在观网上看了黄奇帆在復旦大学以 "中国房地產的十大失衡和五大应对措施" 为题的万言演讲. 觉得有点好奇; 这个人无疑是个干才, 年纪也不算大, 怎么就给发配到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这样的一个閒职上? 是不是中国能人太多不缺他黄奇帆一个, 所以因为薄熙来那檔子陈年烂芝麻他也就靠边站了?
我觉得和薄熙来没有关系。

中共真是人才济济,连黄奇帆都可以放到三綫。不过他的功夫是实打实的,希望他在19大之后,还是能有大展长才的机会。
刘时荣
2017-06-21 00:00
刚看到观察网"李克强: 政府部门对待各类新业态、新模式要有“包容审慎”态度"报导,微信刚出来时,政府也顶了好一会压力,"不要一上来就管死",后来微信成功了。

去大陆多次,再小的钱也都能用支付宝付款,我想微信支付与支付宝这种支付系统的建立功不可没,使共享经济能在大陆蓬勃发展。对使用户来说,转帐并无成本,大大小小的钱就会透过这系统来交易,过年时,一块红钱也在转,台湾转笔钱,手费15元或7元,那怎么可能用行动支付买罐可乐什么的,我端午节在南京,刻意找小店买个几块钱人民币的啤酒,扫店家墙上二维码就付帐了事。在台湾,没这回事,有二维条码也不成,手续费太高了。 话说回来,中共领导阶层应是当今最有能力的政府了,看了李克强这谈话,台湾真的就是被管死了,官要管,民也要管,环保团体妇女团体工运团体反核团体什么的,都要插一脚,最后就管成了人家的殖民地,行动支付已成人家的殖民地了,而什么团体的领导者,一堆当官当公家公司经营阶层去了。 两岸对照,不禁回头再看这篇文章,有感伤,也有期待。或许真如同学所预期,中国会是人类的希望。尤其AI时代到来,在解决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这问题上。
所有的西方民主政体,都在二战后,年年累积各式各样、繁文缛节的法令条款,70几年下来,就像胆固醇把动脉硬化,又如Windows或Android系统用了几年之后,垃圾檔案在内部累积,于是系统越跑越慢,也越来越不稳定。

这篇正文的一个要点,就是全世界主要国家中,只有中国能每隔十年左右就进行一次大改革,从上到下、由里至外,抛弃过时的制度、组织和法令,与时俱进。

臺湾政客没有智慧,对西方民主制度只有宗教性的崇拜,连明显的糟粕也照单全收,所以民主病发作起来也比人家还要快还要猛。
K.
2017-06-22 00:00
@刘时荣

其实大陆的银行转帐也不用手续费的

日本的银行转帐也收费(大约是台湾的10倍),而且更过分是ATM机在上班时间以外取钱也要收费,就好像ATM机也要上班,日本银行的促销宣传是ATM机在某个时间【不收费】

日本银行封闭落后简直是活化石,例如匯款如果不是银行上班时间就不会即时到帐,中间有休息日就要等休息日过去,如果赶上黄金周就连等7天

就这样日本人还对自己的银行感觉无比良好,这些在大陆不要说支付宝微信,就连银行这样也是不可想像的,说出来就像胡扯一样

被管得很死这方面当然也是更有过之,就像你分析的,各种人或团体已经把社会分工瓜分完毕,然后以加强管理为藉口用各种法规限制后来者创业

支付宝今年或明年要进日本,我很期待它在日本干出一番事业
如果经济还在飞速增长转型,社会建设日新月异,很多法规上的细节必然跟不上。欧日这样的成熟经济,好处在于社会背景基本停滞,所以政治和法律理论上有时间精益求精;坏处是人民与政客往往都不思进取,只关心分赃,旧的法规不去反省,新的法规随意增添,反而作茧自缚。
singsing11
2017-06-22 00:00
其实李大叔有否真正使用过微信支付或支付宝等纟统? 实际上,日常使用信用咭等的支付系统, 本身已经出现大量被盗取资料甚至有大量金钱损失, 不担心实际上的威胁, 反而担心微信支付?他们的金额就算被盗, 金额其实也很有限, 无论安全性及方便性, 比很多现时西方社会流行的支付方式, 实在优胜更多了, 说得不好听,是落后就落后了, 不要再找借口来合理化自己的落后.
你説的有关信用卡常被盗刷,没有错,但是不应该上纲到人身攻击。

美国的信用卡公司,对盗刷的态度就把它当作生意上的日常费用。这是因为去抓人所费不赀,最便宜的办法就是销账认赔。至于长期鼓励犯罪的社会成本,这些银行和信用卡公司是不在乎的。
刘时荣
2017-06-22 00:00
日前马化腾在讨论ofo时,他说从微信支付的支付金额量来看,摩拜胜过ofo。这即显示马化腾和马云等人掌握的优势,他们从整体金流,就知道经济脉动,那些公司有钱途,他们的投资准确度,比散户强太多了。但会不会窥探到个别使用户隐私,这就不好说了。

就像祖克伯Zuckberg是未来的皇帝一样,他掌握了多少人的动向喜好,马云及马化腾任期比习近平长多了,未来大陆的领导者何时去那里买什么东西,这类数据被掌握了,就有可能是黑资料了,比方我今天年少,压根没想到会成为领导人,未来风云际会,可能性越来越高,有心人去阿里云搜集我的资料,我的消费资料,发现我买不少A片什么的,这些资料暴光,就打击到我了。若我去找小三,那我大概就完蛋了。

我信用卡资料曾被盗刷,在以色列,我根本不会去的地方。支付宝还没有,它刷超过一千,会发验证码。加之,我不会成为任何重要人士,我不怕我的消费资料被掌握。

大陆银行,我很不习惯的是,异地存款取款,要手续费,还不低,不就同一家银行吗?上海的户,西安取,就要手续费了。当然,先转到支付宝,再用支付宝去买东西,或在西安找友人转支付宝户换现,就闪过了手续费。

马云说,以前银行业老是留心同业的竞争,哪知有天来个大盗,跨界开仓取钱。
支付宝便是这大盗了。金融业墨守成规,守着一畂三分地,抱着手续费收入舍不得丢,最后整个丢掉江山。

大陆互联网產业,比台湾有趣多了。看到李克强的谈话,算是我第一次看到中共领导阶层说明他们的管理态度。这态度,比台湾高明,也可能比其他国家高明。这类领导,可能是民主政治所选不出来的,以台湾为例,选民其实也要求政府保护他们免于受到伤害,但新创事业刚起来,不会什么弊端都不会发生的,台湾人民陷于妈宝,若有任何伤害,就会怪罪政府没管好,那最佳之道,就是不开放,不开放就没人受伤,就像不谈恋爱就不会失恋受伤,但不谈恋爱,也失去结婚生子的可能了,真被管死了。
真正可怕的是,连要捐钱建立一个医院,都差点被公家的官僚手续拖死了。这些繁文缛节,原本是西方凭着全球掠夺,所以可以无视经济效率的背景下的奢侈品。真不知臺湾凭什么,跟人家比奢侈?
山猫
2017-06-22 00:00
的确网络支付利弊都不小,楼上刘先生所讲的也是想想挺有趣的。说不定某天会发现中共的高层变成了马云马化腾⋯⋯
我想中共对这种事一向很敏感,应该很快就会有对策,例如可以一个官员一旦升到副部级,就要求所有记录全删。
李大叔
2017-06-22 00:00
@刘先生@K网友 两位朋友说了国内银行业不少优点,但我可能要泼一点冷水。国内银行业最大的缺点也是和国内法律最大的缺点有关,那就是不注重个人信息保护(法律上则是对个人信息泄漏的惩罚太轻)。保密性是银行的一大招牌,比如王先生以前一篇文章也提到过他们作为银行业的从业人员离职前都要签署保密协议的(如果泄漏了什么满西方世界都会有法院传票跟着),西方银行业的完善制度是由悠久的歷史所磨练的。刘先生所提的网银微信支付宝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银行业务(只是政府半承认半否认),但我想提醒的是首先在路边小店小饭馆儘量不要刷二维码,有微信被盗号或微信丢钱的风险,尽可能在正规大超市连锁便利店大型酒店等地利用这项服务。另外即使刷二维码的地方没问题,这些软件的公司是否会泄漏您的消费信息作为商业用途,又或者这些公司下的员工出于个人意志泄漏客户信息获利?当然过去政府的不作为或懒惰导致的放纵是罪魁祸首,最近几起个人信息泄漏的事件判刑都很重,颇有杀鸡儆猴的意味。虽然政府开始展现整理规范银行业务的决心,但为了个人信息安全的考虑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是先尽量少用电子支付为好,毕竟中共需要些时间来亡羊补牢。
从邓小平开始,中共认识到要进步必须先放任发展,等略为成熟之后才能开始限制规范。这是经济的先天规律,重点是在规范的过程中,必须是从国家社会的大局着想,而不应该是美国式的任由资本家们自行斗争分赃。
李大叔
2017-06-22 00:00
楼上的朋友你好,你是大陆人吗?我也是大陆人。打繁体字只是方便台湾朋友和王先生看得顺畅一些。我也认为你说的电子支付是未来趋势,只是建议各位网友最好等系统和配套相关法规等进一步完善后再频繁使用。自从出现微信“清粉”事件后,我对扫描二维码开始有不少抵触,腾讯公司竟然会留如此明显的可乘之机给犯罪分子让我有些失望。另外你说的信用卡导致日常个人资料泄露问题,确实存在,但我认为微信支付令人担忧的不是少钱而是微信被盗号导致个人信息的大量流失以及微信被不法分子利用来诈骗亲友。而信用卡可泄露的个人信息相对有限,另外上面也有提到这也正是国内银行业有待完善的保密性方面。当然,虽然西方国家的银行有保密性的优势,但我国的银行特别是国有银行也有比西方国家强的稳定性优势(雷曼兄弟破产那种级别的悲剧几乎不会发生),所以也不必担心竞争问题啦。不过我上面确实有说过了的,其实支付宝现阶段完善程度应该不错了。
我觉得维持并发展一个社会的道德系统,是政府的责任。习近平的头五年,做了很多改革,但是在打假抓骗方面,还没有真正用力。希望在十九大之后,能有所作为。

这几年,有些地方官为了怕事,明明知道是跌倒的人在讹诈好心来扶的第三者,也不肯主持公道。长期下来,把一个原本见义勇为的社会搞成人人自危。这其实是所谓“不作为”中最恶劣的,可是纪委似乎还没有理解它的贻害之大,可嘆。
yy0c
2017-09-11 00:00
@尼李 你说的,其实就是让人民做共犯。

我想到了金庸老先生的话:「从山东来的军队打进了宜官的家乡,宜官的爸爸被判定是地主,欺压农民,处了死刑。宜官在香港哭了三天三晚,伤心了大半年,但他没有痛恨杀了他爸爸的军队。因为全中国处死的地主有上千上万,这是天翻地覆的大变乱。」

宜官是金庸的小名。过去种种,应该成为警钟,永不再现。
土改是刘少奇1947年在河北发明的办法,主要目的就是裹挟群众、满足徵兵的需求;改革社会结构,反倒不是主要考虑。后来国共内战易势,共產党忽然有了充足、热情的兵源,是最大的因素。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找刘少奇自己写给党中央的报告。
尼李
2017-09-11 00:00
楼上的诸位对文革的讨论其实都很精彩。我是一个农村的90后,我想说下就我这种低层生活环境中毛在我上两辈人心中的位置。我爷爷(当时是赤脚医生)他们那个村算比较不错的除了吃不饱村里没有像城市里那种氛围,我外婆他们那边就比较厉害当时死了不少人,有些特别遭村民恨的直接绑到河边就枪毙了,但是他们村里的人都觉得很光荣感觉自己真正的当家做主了,当时被枪毙那些人几乎全是村里的很有势力的村霸和地主(当时最底层的社会环境跟建国之前没啥区别),他们没文革之前几乎都受那些人控制和威胁(我妈说了句很朴实的话:“那家屋头经常打人,你嗯是一点没办法都得“)现在过年回农村上坟的时候这里还有很多那种非常豪华古朴的大墓(被打死那些人家的,普通村民的坟都是一些不规则石块累成的半圆柱形 ,那些墓都是很大的一两块石头雕刻成的还有很多图腾花纹,我老家在重庆的山区那里的公路都还是2005年修的,仔细想想当时全是崎岖的山路不知道多少人才能修好)。其实我觉得文革从侧面起到了最底层民众对中央的向心力,为邓改革打下了基础。
这听起来,反而像是土改。四川是不是解放得晚了,土改敷衍了事,土豪直接当上村支书了?

文革在城市里,是绝对的灾难。
江风
2017-09-11 00:00
不太认同毛是为了个人权力发动文革,文革是什么、为什么要发动文革、文革中会发生什么以及发生了什么恐怕没人会比毛更加清楚。毛在文革中“冷血”的表现恐怕来自于其“理想性”。去读毛的实践论很容易知道,毛的想法一个理论的正确与否,不能光说光想,而要亲自去实践一下,文革恐怕也是这一思想的具象产物,大约是“天下为棋,苍生作子”的感觉。而在毛临终前启用邓小平、推动中美建交,其实对后面的改革开放有极其重大的影响(从这点上看,即使耄耋之年的毛依旧极具战略眼光,并非固执愚蠢的独裁者。)。评价毛、评价文革,以及这两者与后来的改革开放又有什么关系,现在还难以定论。等再过50年,回顾共和国前半生,大约会有粗浅的轮廓。
转一段邓的记者访谈:book.ifeng.com/.../23279575_0.shtml
要更客观的认识文革,以及毛后期的作为,现在既没办法也不到时候,等待历史的沉淀吧。
其实我一直在想,如果哪一天现在中共的执政遭到挑战,这个挑战恐怕不太可能来自于西方所谓的自由主义思想,而是来自那位老人家,这点上恐怕非大陆人没法办法理解。
你在重复我们一两年前讨论的结论。

三年来,我已经回应了5000多条留言,几乎所有重要的话题都讨论遍了。新读者请先读完全部,再参与讨论。
Caspase
2017-09-12 00:00
上个月回国呆了一个月,这次回去的感受很深,虽然对中国的快速发展已经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很震撼。
拿我的家乡潮汕地区来说,过去二十年因为腐败和经商信用问题,发展在全国来说是很慢的,在广东省内是垫底的。这几年汕头换了一个能干的市委书记,城市面貌和市民心态立刻有了巨大的变化。以前潮汕人觉得潮汕的官场伸手不见五指,对未来没有信心,现在居然开始憧憬起未来的潮汕新区起来,人人想着买房置业,私家车也以每个月新增4000多个新用户的速度增长。我才两年没回去,城市道路居然就不认识了,新开了很多的餐馆,卫生条件也有了很大提高,无现金支付已经普及到路边的小摊,连乞丐都开始要求扫码支付(这是真有其事,不是夸张)。像汕头这种三线城市,纯电动的公共汽车比重也已经很高了。
坐高铁从汕头到广州,绕了远路都只需要2个多小时,广东还有多条高铁建设中,以后去广州不到2小时。相比之下我从慕尼黑坐ICE到柏林居然要7个小时,这时间在国内都可以从广州到北京了。我在广州生活了7年,走的时候广州已经非常发达,如今仍然没有放慢脚步。城市的天际线每个月都在变化。拜访恩师,知道他现在的科研经费几年内疯狂地花都用不完,博后的待遇已经赶上德国了。两年前我到广州的时候,共享单车还没兴起,如今都倒闭好几家了。这个时代的中国,新生事物层出不穷,新一代国人对新鲜事物接受程度很高,中国城市高度集中的人口和发达的经济使这些新生事物迅速地优胜劣汰。变异快,选择压力大,进化起来是飞快的。
而一回到欧洲,那股烟火味就几乎完全消失了,回到住处,安静得不像是人住的地方。这个地方已经几十年没变过样了,加上天气很冷,给人一种暮气沉沉的感觉。恩师说的对啊,德国确实环境好,空气好,人也少,生活很安逸,但那是退休之后的生活。年轻人应该满腔热血,到最有活力的地方去奋斗。
这种欣欣向荣、日新月异的气氛,每个工业化国家在早期都经歷过。问题在于如何避免制度和文化的僵化。这一代人有狼性、肯吃苦,从十岁起就玩手机的下一代呢?

中国还没有真正跨入先进国家的行列,要做的事还很多。
V.C.
2017-09-12 00:00
听起来现在的欧洲很像当时的北宋。几十年高福利的安逸生活,爱心都无限延伸到猫猫狗狗、花花草草上去了。分不清是文艺清新还是精神空虚、感情泛滥。
俄国没有实力当蛮族入侵了,欧洲还可以无限期地因循苟且下去。
尼李
2017-09-12 00:00
我本人对毛态度很中立,看了他现在的孙子反而有些反感,只是在我接触那些60岁以上的老人的时候(特别是在农村)几乎压倒性的爱戴,这让我感觉当年邓要是跟苏联处理斯大林一样的话中国估计会爆发更大的灾难,现在对中共比较难处理的主要还是64,在国内还是一直压着不准议论,我感觉应该和后面的苏联解体进行捆绑式的加大宣传,因为我第一次了解64都是通过台湾的论述(知道之后特别反共反体制),这样中共感觉完全放弃了话语权
宣传战略决定不谈64,就没有战术可言。事实上宣传部门官僚充斥,避战有它的不得已之处。
知道了
2017-09-12 00:00
博主每篇评论都尽量做回复,给人感觉很诚恳,不知道这形容词在这对不对:)
首先我要说的是,欧美对中国政治制度的关心,远胜于中国民生福祉,一个最普通的美国人谈起中国,首先想到的是14亿人勤奋工作好可怕,会伤害到自己。那他们民主选举出来的官员即便善良如我,能给中国开良方发展的更有利么?他的人民都不会答应,民意是最自私的,民主政治是最暴力的政治,动戈起刀兵,古希腊古罗马就是这样覆灭的,我们老祖宗都告诉我们妄起刀兵是有损国运的。

作为80后,在我小的时候电视里经常播放几个白人带着面包日用品到非洲献爱心,隔着屏幕能闻到伟大的人格,长大后读几篇文章,真是颠覆印象。。在中西方对待非洲政策,这里就不多做对比了,然而我们要思考的是,中国人在非常落后的年代,通过电视机经常看到包括普通西方人在内的善行,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几十年里,西方主流媒体什么时候播放过中国人的伟大举动?他们最爱的是戴着斗笠的华人形象,无害,安全,又可以随意玩味。直到今天他们笑不出来了,也就失去了他们过去引以为荣的幽默感,奔向民粹。

欧美不是看不到中国的改变,但政治需要,及利益驱动下,他们必然从各个角度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挑战者施压。你想说为什么印度没事,首先印度是和平解放,谈判桌上该得的利益英国已经拿走了,其次印度在冷战期间面对的压力较小,在美苏间更游刃有余,而中国是武装解放,英国人到现在还在恨中国人不遵守当初的不平等条约,在他们眼里中国破坏规则,难以相处。再次血统论的话,印度婆罗门血统怎么也跟白人近一些,思想文化有共同语言。

美国日本没有一刻停止对中国人的洗脑,今天看到的比如日本人礼貌,人文关怀(日本人把为一个老人的乡村修条铁路,说成人文关怀,重视生命,而忽视其产能过剩,基础建设严重过剩的事实)。美国人人平等,福利高大上,喜欢给穷人送钱,拿中国赔款修医院是伟大,却没人知道医院是传教士的工具,回顾上世纪西班牙人为了传教留下的血腥历史,6个基督徒可以在巴拿马建国,令美国以50万美金的价格获取巴拿马运河的永久使用权。

西方人帮助中国人研究中国历史,什么慈禧疯狂向世界挑战,什么崖山之后无中华,张学良918以后他带出的20万东北军无法救援东北,因为日本人已经在东北布局多年,他们渗透地主阶级,让他们的孩子去日本读书留学洗脑,又在北方教农民种植大豆,日本人全部收购回去做深加工,农民对他们产生依赖,日本人一直告诉从山东河南逃荒过去的人,清朝是清朝,东北是东北,东北要自治,这跟今天香港台湾闹剧没区别。这一点慈禧是清楚的,说慈禧完全没有国际政治头脑也是不公平的,他无法掌控东北就利用沙俄与日本的矛盾彼此制衡,反倒能暂时保住东北。张作霖开山铺银行建学校,但终究还是没有强有力的统治基础与靠山,抵不住日本人的渗透。说回为什么张学良无法救援,因为49.5%的东北军倒戈,日本人又利用学校内奸煽动学生涌向北平示威,阻碍了后知后觉的张学良想要回援的最后时机,直到沈阳沦陷大势已去。

令中国人自己仇恨中国文化就是日本人的阴谋,鲁迅自己受中华文化熏陶,用中国文学来抨击中国文化,就因为他的留学日本的经历。中国共产党解放底层人民思想,中国国民党重新塑造精英阶层思想,无论国民党利用精英阶层反共与否,但他们当初都在努力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现在有些人说国民党亡党,却并根本不知道国民党完成了他的历史责任与人民对他的历史需要。。。中国人的解放源于思想的解放,解放思想才会获得真正的自由,而非所谓的民主自由,实在是肤浅,这不是中国人需要的,当然得不到中国人的认同,于共产党何辜

他们才不会反思对待中国政策的误判,他们恨的是中国没有分裂成8块,警惕日本人,警惕的是他对中华文化圈的思想渗透,而非他的武力,日本人善于间谍活动,善用你的人,他们幼稚园就这么教育,我们比不了。
那些对西方精挑细选的纯正面报导,不是落后国家自己决定的,而是欧美掌控的国际媒体有意散播的形象。从上游来的就只有这类消息,下游就只能照单全收。

你对张学良处境的描述,我不熟悉,是否可以推荐一些歷史资料?
知道了
2017-09-12 00:00
谢谢,关于张学良,918,及日本甲午战争前后对中国的经济战略,这些内容我都是直接照搬王鼎杰节目内容的,出处在本集视频 http://v.ifeng.com/video_3995014.shtml
而王鼎杰过往节目单在v.ifeng.com/vlist/vari/dltj/2016/0/1/detail.shtml 现在他公众号更新频繁,视频节目缩减了
我不确定他说的是完全精确的。当时光渖阳北大营就有8万人,如果马上开打,日方要吃大亏。

我想他个人优柔寡断、犹豫不决,至少是一个因素。
知道了
2017-09-13 00:00
王鼎杰,1980年出生,历任某战略智库高级研究员、学术部部长、学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这是他最近更新的百科履历,但我去年听说他其实是戴旭所在的研究院的,所以很多时候他的言论和戴旭很多时候意思是一样的,所以我相信他们的史料更准确。。。当然您更有分辨能力,我这个小网民就是更多跟你们学习
我对这个议题没有做过专门研究,不能断言。

不过很多社会科的研究者,为了博取眼球,会先设定惊世骇俗的结论,然后穿凿附会、虚构或选用片面事实。
Terry
2017-10-16 00:00
@追云燕
我试试代王博答答你第二个问题。中共能去做主要还是因为中共的组织能力,也就是他们自己所说的党建。中共在社会每一个阶层都有存在,也就是政策能到社会各处,而且权力集中,遇到阻挠也能通过中央的权力来打压,再加上唯物主义的信仰,很多时从小地方开始做实验,成功了再推广到全国,自然成功机会比一下全国推行高。至于为什么改革,那应该是中共合法性的问题吧,毕竟中华传统是百姓没饭吃就有权造反,不改革就是等死,自然要改了。

其实个人觉得人类社会最强的工具就是组织,正是组织给与人类一加一大于二的能力人类社会才能发展起来的,所以放弃政府这个天然的社会最大组织在社会的功用的某些自由主义真的是鬼扯。
説的不错,这正是我以前已经一再强调过的论点。
追云燕
2017-10-16 00:00
王博士:

恕我愚昧, 此文看了数遍, 我还是不知道

1. 被西方短视的中国制度何所指?
也就是能否具体的一项一项指出制度名称, 制度内容.

譬如说: 政治制度中的哪些制度? 经济制度中的哪些制度?...

假如只以中国制度代称中共目前的所有制度或作法,
好像有讲等于没讲, 其他国家或地区要学习或效法也无从学起.


2. 回文中又说到"
全世界主要国家中,只有中国能每隔十年左右就进行一次大改革,从上到下、由里至外,
抛弃过时的制度、组织和法令,与时俱进。"

请问中共本身为何能进行改革, 而不是无力改革或是不肯改革?

这个问题好像比第一个问题还基本.

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做或怎样做的问题, 也包括做的结果和效果.

第二个问题是为何肯做或为何去做的问题, 也包括为何能做的问题,
也就是去做肯做为何能克服被阻挠被抵制被破坏.

又要麻烦博士长篇大论.
今天《Washington Post》才刚刚发文把习近平和Stalin相比。昨天我在《卫报》的读者留言看到有人把中国制度说是“资本家掌控的奴隶社会”,居然还有一大堆点赞。

这些西方媒体如果愿意从事实和逻辑出发,好好分析讨论中国制度是什么,自然就说不出什么负面的诋毁。他们口中的中国,是纯粹幻想出来的非人世界,原本就是用来做仇恨目标的靶子。

中国制度,就是正文中提到的以中央集权,动员地方组织,来专注于改善民众生活水平和国家实力的制度;具体的细节,因时因地制宜,所以改革是永不停止的。
K.
2017-10-17 00:00
中国之外的国家要么是限制政府的权力,要么是限制人民造反的权力,以此获得社会稳定,他们无法理解中国的这种特质(很多中国人自己对此也没有理论概念),未来遭受重大shock之后可能才会有人去尝试理解

我认为中国人对政府的看法就相当于对神的看法:对神平时烧香磕头,如果应验了就大举还愿,但是如果不应验就把神扔到外面曝晒,再不应验就砸了换一个,而且不觉得这中间有什么矛盾,简单地说就是绝对的现实主义,这是一种优点
不全都像是神吧?有些人比较像是唐僧对待孙悟空:自己什么也不会干,指望对方把自己服侍好,还不知感谢。在臺湾,有了紧箍咒,更是以折磨人为乐。
K.
2017-10-17 00:00
举例来说就是,西欧和美国文化中认为政府权力必须被限制,所以当他们看到中国政府有巨大权力时,很自然地会认为中国是一个残暴独裁的国家,因为按照他们理解,在这种情况下国家只会变成这样,偏见倒是还在其次

同理,日本是一个限制人民造反权力的国家,因此他们在看到中国一年几万起群体事件的时候会很自然地认为中国连这么大逆不道的事都一年几万起,可见一定是一个在崩溃边缘的国家

补充一句,我上面说的限制权力不是通过法律或者规则限制,而是整个社会的文化构成了这种限制
不一定是永久的文化性的,和一时的民情也有关系。小罗斯福是典型的帝王总统,不但国会两院对他唯唯诺诺,连最高法院都被他打服了。他的任期是美国国运急速上升的关键点,我想他的权力极大和国运上升,是互为因果的。
K.
2017-10-17 00:00
我认为这是中国特色的社会契约
简单地说就是人民允许政府平时掌握强大的权力,但是如果统治失败人民有权推翻政府
皇帝统治得当就是天子德教加于百姓刑于四海、雷霆雨露皆承君恩,统治失败就是王侯将相寧有种乎、独夫人人得而诛之
所以一个中国政府想要长久统治就不可能不以民为本——如果它真的不以民为本,统治就不会长久
而且古代信息传播不畅、皇帝有神秘性,这些都是政府的缓衝,现代的政府没有了这些缓衝
是的,中国共產党只是这个悠久传统的一个现代体现,在组织动员能力上特别成功罢了。
K.
2017-10-18 00:00
顺便在这说一下吧。十九大报告(值得专门写一篇)有两个极为重大的论断改变

1、认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换句话说今后要从做蛋糕转为做蛋糕和分蛋糕并重

2、从二〇二〇年到本世纪中叶分两个阶段来安排(略)

简单地说是把原先定下的“2050年建成中等发达国家”提前到2035年,2050年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中华民族将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用词很委婉,什么意思都知道
我从部落格一开始,就强调贫富不均是21世纪人类的第一大问题,而中国是解决它的唯一希望。现在看到中共官方也有这样的人是,让人欣慰。
追云燕
2017-10-19 00:00
似乎不是我想知道的答案, 一笑.
不过我想知道的答案世上大概也无人知道, 又一笑.
不过也可能我的问题不能让大家明白我想问什么我想知道什么也是原因之一, 再一笑.

底下两篇文章,
大概可说明我想问什么我想知道什么.

也就是中国为何能崛起?
为什么能创造这种奇蹟?


金灿荣:“非西方”的中国为何能快速崛起
http://www.jcrfans.com/html/2017-09-19-1391.html

胡鞍钢:中共不仅创造了发展的奇迹,也创造了建设强有力执政党的奇迹
www.guancha.cn/HuAnGang/2017_10_17_431190.shtml
海天一色
2017-10-23 00:00
关于中国的制度,或中国制度的理论,鄙人冒昧提供一些浅见供参考。空间宝贵,儘量简短,好在大家学问渊博,定能闻一知十。

1. 天赋人权与革命民权:天赋人权是现代主流观念,可现实确实如此吗?歷史事件就不说了,即今天的加泰公投,库德族独立,甚或数年前的顏色革命,有的流血,有的不流血,有的成功,有的不成功,但哪一样不需要奋斗抗争?所以权利是奋斗争取来的,亦即国父孙中山先生所谓的革命民权。(三民主义是本好书,我是 43 年前读的,王博士应该也读过,不过当时很多人只当成联考拿分的工具。)所谓枪杆子出政权,今日中国既然是共產党人当年牺牲性命打下来的,她可以与其他团体分权,但她若选择专权,其他团体要分权就必须奋斗争取。

2. 政党政治与一党专政:两大党轮换执政就像双头马车,忽左忽右,ㄔ于前进,虽能进步,效率不佳,今日美国可谓最佳写照。台湾则是一匹向前一匹向后的双头马车,而今向后驶的马得力,自然只能沉沦。至于多个小党选不出执政党,又组不成联合政府如比利时,自然也是不足为式。相对而言,今日中国虽只是单驾马车,但对准目标一往直前,效率与成果却是举世瞩目。许多人称之弯道超车,我却认为这是别人ㄔ于前进时中国在直线加速。(这里顺便提一下我对毛泽东的看法:此人搞斗争无往不利,治国却一蹋糊涂,搞得人民一穷二白,刘少奇的小农政策刚让人民吃上两口饭,文化大革命又搞得社会动盪不安,人人自危,但却为共產党绝对专政打下无可撼动的基础。开国之君未必治国有方。)

3. 民主,人民作主或以民为主:一人一票看似人民当家作主,但领导人选出后选民往往被抛弃脑后,改为资本家服务,抑或一党一把号,各吹各的调,百家争鸣纷纷扰扰该听谁的。一党专政看似独裁,但若能做到不谋私利,为民谋福,如中国的各种基建,打贪扶贫,才是人民之幸,国家富强之道。我相信(也是希望)中国的一党专政可以协助资本家发展產业进而福国利民,但不允许资本家操弄政治(如美国的游说团体。)中国自称其制度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在我看来,就是"以民为主的一党专政。"习惯了一人一票的您,会愿意为了这种制度放弃自己"神圣的"一票吗?这听起来像: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但这话是两千年前说的,当时民眾大多是文盲,使知之甚难。今日应改为:民可使知之,更应使由之。用白话文说,就是:我告诉你们我要做什么,你们跟着我走就对了,这也就是十九大报告的目的。

4. 总统首相与国家主席:我想说的其实是国家领导人。民选的总统首相也可以是优秀的领导人,如邱吉尔罗斯福(记得王博士对后者甚是推崇),即使帝制时代也可以出明君,但却如凤毛麟角,庸才蠢材为多。尤其今日的选举文化,候选人由专业人员各种擦脂抹粉,包装打扮,对对手的各种抹黑,真令人觉得丑恶。中国自邓小平先生以降,各个领导人尚称稳健,尤其是换位时,政坛稳定,无风无浪,盖政治稳定乃经济发展的基础。但习近平先生上位前,薄熙来尚未东窗事发,也是热门人选,设若当初是薄上位,今日的中国可能是另一番景况,即使不影响国家发展,也会让民眾质疑一党专政,转而寻求政党政治。因此,在习先生离任后,如何继续选出有智慧,魄力与清廉的领导人,实为党运与国运之关键。

Ps. 鄙人潜水多年,自觉浅陋,不敢献丑。闻得网友对中国制度有疑问,一些想法与大家分享,欢迎批评指教。
徐百川
2017-11-10 00:38
😲三年来,我已经回应了5000多条留言,几乎所有重要的话题都讨论遍了。新读者请先读完全部,再参与讨论。---------------------哇!!您把我嚇跑了!
歪比巴卜
2021-06-18 16:00
对于『骗子逃脱』的问题,整理了一下相关报道,我又来猜测一下,感觉福山对类企业制模式的两点提醒还是比较有解释力的。①地方级别的信息困境②“坏皇帝”问题。⑴上层因为不同产业所需要的工业政策划线标准出现失误,把芯片交给地方来做;⑵各地竞争,大赶快上,“求贤若渴”;⑶有些资源的骗子利用地方这种心态趁虚而入,只要能忽悠住地方首脑,让他相信芯片制造类似粗钢生产,搭好场子买入光刻机就能像生产线一样不断生产,就能拿到投资;⑷等资金枯竭出大问题,已经投入太多了无法挽回,这个时候失败,地方层级比起承认“自己判断力失准,被骗子骗了”更愿意将其包装成“高风险科技投资失败”,这样瞒住上层,自己的政绩就不至于太难看;⑸那既然变成“高风险投资失败”,那自然不能拿司法程序处理骗子,最后骗子就得以逃脱(因为地方政府间还存在竞争关系,信息也不怎么透明,所以还可以二次行骗)。逻辑层次太多...博主看看删掉就好.. 如果大佬想了解当代中国政府的运作模式,景跃进老师编的书《当代中国政府与政治》写得不错(上届用的教材),基本就是写实,也没啥偏颇 :)
你的描述並非完全沒有道理,不過最後為地方官脫罪的説辭我不能苟同:這些項目都是有合同的,合同的核心是私營資本必須投入多少多少,“高風險投資失敗”是生意不賺錢,和廠房根本沒建成是兩回事。你事先不去檢驗資金是否存在,事後放著違約的法律責任不去查辦,這本身就是又一層次的犯法謀私。
2021-06-20 00:59 回复
歪比巴卜
2021-06-19 19:35
唔,抱歉,是我表述有问题,“自然不能”之后的说辞目的不是为地方脱罪,而是想从『骗子逃脱』这事,倒推地方『出了事想控制影响范围以保护自己政绩』的心理动机,找什么借口是其次的。(至于这种因为一己之私掩盖浪费国家资源、时间的行为无论从哪个角度都绝无脱罪可能)拿半独立于地方行政系统的司法系统查办骗子显然属于升级事态(扩大知情面),并且谁知道司法系统介入了还能查出些什么猫腻,所以地方主管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咽(放走骗子)。。 关于曹山操盘的泓芯泉芯,以及为什么【骗子会被纵容】的问题,半年前国内自媒体就有报道,甚至还预测了暴雷的结局:①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mz4y1o74F?from=search&seid=16016190692495160396 ②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xh411R7oW(3分钟开始,前面在胡扯别的)
所以國家紀委、監委早該介入;這些半導體詐騙所造成的損失,比之華融有過之而無不及,槍斃幾個人也不爲過。
2021-06-20 00:12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2-03-21 02:26
俄烏衝突以來,Francis Fukuyama和Paul Krugman陸續寫出水平很低的文章,如前者的《Preparing for Defeat》談俄國像英美媒體複讀機,後者的《Another Dictator Is Having a Bad Year》談中國,犯了先生此篇文章中所提的各種短視。請問他們是真的被困在西方的信息繭房裡,還是為了個人趨利避害而討好西方愚民,還是為了配合西方宣傳體系工作?現在西方知識份子的處境為何?
我覺得是歐美社會全面愚化的結果,媒體、學術和智庫經過兩個世代的嚴格逆淘汰,只有最愚蠢、最偏執、最欠缺科學修養的人存活下來,而且還不斷被鼓勵强化自身的心理成見和宗教迷信,能維持理性思維的被徹底邊緣化(例如Stiglitz和Mearsheimer)。中國也有類似的現象,像是中醫教就已經腐爛了三四個世代,幾百萬從業者中,還想要像屠呦呦那樣做科學的不及1%。
2022-03-21 04:29 回复
返回索引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