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索引页

【金融】【戰略】美元的金融霸權(一)

2014-10-02 21:29:00

原文网址:https://blog.udn.com/MengyuanWang/108908641



我在前幾篇談戰略的文章裡,好幾次提到美元是現代美國霸權的基礎,也是中共要打撃美國霸權的終極著力點。其實很多人都有這個印象,可是因為經濟和金融專業性很高,細節很複雜,因果關係往往出人意料,所以美國到底是如何利用其金融霸權在全球榨取不義之財,一般的解釋常常似是而非,或者不盡詳實。當然我對這些成千上萬的騙術也不可能完全了解,在這裡只就我所看到那一小部分說一說。

在整個19世紀,國際金融所用的主要貨幣是英鎊。到1890年代(這個時期的經濟資料不太可靠,所以也有說是1910年代的),美國的國民生產毛額已經超過了大英帝國的總和,但是在此後的50年,英鎊仍然是金融界的第一貨幣。這固然是受英國政治外交力量的影響,也有市場的惰性關係,但是其主要的原因是“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也就是大家都用的東西自然特別方便,即使它並不是最好的。當初微軟的視窗作業系統,就是靠這個效應吃下了整個個人電腦的市場。不過英國雖然因英鎊的地位而受益,特別是可以用很低的利率來融資,在大部分的時間裡,它佔的便宜是有限的,這是因為當時的世界以金本位為主,霸權國家也不能亂印鈔票。

經過兩次世界大戰,英國國勢的衰頹再也掩蓋不住了。在諾曼地登陸後,德國投降已經只是時間問題,於是美國召集了所有44個同盟國的代表,在1944年七月於新罕普夏州的渡假勝地Bretton Woods的一家豪華旅館裡開了三個禮拜的會,會談的主題就是戰後的國際金融體制。參加會談的國家雖多,其實真正的話題是英鎊該如何為美元讓位,所以實際上是美國代表懷特(Harry Dexter White,四年後就被發現是蘇聯的間諜,隨即很及時地“心臟病發”而死亡)和英國代表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大名鼎鼎的20世紀最重要的經濟學家)之間的角力,其他的國家只是在旁幫美國掠陣。當時英國的戰時經濟全靠美國接濟,吃人的嘴軟,拿人的手短,凱因斯知道不可能再維持英鎊的國際地位了,因此他無私地建議創立一個全新的國際儲備貨幣,由全世界共管。美國當然回答:“Absolutely No”,從而否決了這個正確的方案。 Bretton Woods的結果是美元成了國際儲備貨幣,同時建立了世界銀行(World Bank)和國際貨幣基金會(IMF,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前者由美國人當總裁,後者的總裁由歐洲人選,但是總部也設在華盛頓,兩者距離美國財政部不到半英哩,基本上都是後者的附屬機構,受美國財政部長指揮。

懷特(左)在Bretton Woods志得意滿,凱因斯(右)雖然笑容滿面,其實是大輸家。還好凱因斯兩年後就死了,沒有見到美國背信忘義的下流手段。

在1950和1960年代,美元雖然是國際儲備貨幣,但是Bretton Woods的規定是仍然依循金本位制度,一兩黃金35美元,美國的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要多印鈔票必須先買下額外的黃金,因此美國的金融霸權所佔的便宜並不大。到1971年,尼克森覺得憑空印鈔票實在是太方便了,所以片面撕毀了Bretton Woods協定。其他西方強權抗議之後,尼克森在當年十二月簽了新的Smithsonian協定,哄騙列強說印鈔票到此為止,只把黃金價調整為38美元一兩。實際上聯邦儲備銀行根本就沒有關掉印鈔機,到1972年,大家都知道被美國騙了,又拿他沒辦法,只好跟著也印鈔票,於是1970年代就成了通貨膨脹完全失控的十年。

John Connally,尼克森的財政部長。當其他國家向他抗議美國違反條約,亂印鈔票的時候,他回答:“The dollar is our currency, but your problem.”(“美元是我們的貨幣,但卻是你們的問題。”)把美國在外交上一貫的流氓無賴嘴臉,表達得淋漓盡致。

雖然大家一起印鈔票,真正能從空氣中擠出銭來的只有美國,這是因為只有美元才是國際儲備貨幣,大家的外匯都必須是美元,也就是不論聯邦儲備銀行怎麼拼命印,其他的中央銀行都必須照單全收,否則不但你的貨幣升值影響出口,對衝基金(Hedge Fund)可以藉利率低的美元換成你的貨幣來炒你的地皮或股市(這叫做Carry Trade),泡沫爆炸以後爛攤子還是你的(日本就是這様被整垮的,所以中共不敢開放人民幣自由兌換)。反過來,美國根本不收藏其他國家的貨幣,所以別的央行跟著印鈔票來買美元,這些鈔票就只能留在國內,直接衝撃物價,結果就造成這個很奇怪的現象:美國拼命印鈔票,通貨膨脹卻發生在別的國家,而且越是財務體質弱的國家,受衝撃就越大。當然凱因斯作為一代大師,完全預見了這個問題,但是他低估了美國人的無恥程度,以為一紙協定可以把美國綁住,結果美國金融霸權穩固之後,就片面丟棄了他原本承諾的義務,從此可以隨意做銭。這些銭當然不是真正無中生有,而是從全世界其他國家榨出來的,套句台灣人愛用的話,就是美國國庫直通其他國家的國庫,高興搶銭就搶銭。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美國已經做了三輪的“量化寛松”(Quantitative Easing),實際上就是堂而皇之地大印美鈔,到這個月底正式結束,總共印了五萬億美元,也就是搶了全世界五萬億美元;這數目比美國十幾年戰>爭浪費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三萬億美元還要大得多。那為什麼要停呢?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雖然通貨膨脹主要由其他國家消受,美國自己還是會受到間接影響。經過六年搶了全世界五萬億美元,美國的生產毛額年增率已經超出了3%,通貨膨脹率雖然表面上還只有1%,但是它的反應是滯後於經濟成長的;再印下去,通貨膨脹率就有可能衝過頭了。第二個原因是人民幣在旁虎視眈眈,如果欺人太甚,只怕各國的中央銀行都開始把外匯改存人民幣。畢竟當初條約是美國自己撕毀的,現在美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純粹是靠“網絡效應”。

【後註,2021/12/14】在過去幾年,美方對中惡意完全浮現表面,並且出盡所有損人利己/損人不利己的手段,即使是不明中方戰略決策過程内幕的旁觀者,也終於可以斷定他們不再有任何理性藉口不對美元做出全力替代,所以幾天前我在留言欄解釋了這個邏輯推論;不過那裏我沒有明確解釋另一個必須考慮的背景因素,亦即國際上美國形象的崩塌和中國地位的上升。在七年前我寫這篇正文的時候,還不可能指望主要阿拉伯國家不自動為美國站隊,但今非昔比,現在把來自中東的原油進口也包含入去美元化的努力方向裏面,是完全合理的。這對不熟悉國際形勢和輿論現狀的讀者,或許有點突兀;剛好今天看到這一篇新聞(參見《UAE suspends multi-billion dollar weapons deal in sign of growing frustration with US-China showdown》),報導了UAE因爲拒絕配合美方抵制華爲的要求,寧可不買F35戰機。我想提醒讀者,UAE爲了F35,在一年前甚至冒了伊斯蘭世界的大不韙,和以色列建交;這樣一件事關國安根基的大事,都不足以讓他們犧牲和中國的經貿關係,那麽在原油交易上改用人民幣,當然是可以討論的話題。

【待續】

21 条留言

学而时习之
2015-11-19 00:00
王老师讲的非常清晰! !

个人觉的在史密斯协议之后,应该加上牙买加体系,也就是取消金本位后,以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

这样可能更全面些,也好理解其他文章提到的特别提款权(SDR)。
我觉得省略这些细节不妨碍理解歷史主轴。
世界对白
2015-12-17 00:00
今天在汉唐归来中看到转载这个系列,不过改名为“中共的崛起,产业军事金融缺一不可”又搜索了下,中华网也转载了。
military.china.com/.../20958654_7.html 借机温故知新了下。
PS:一两黄金35美元?调整为38美元一两?两处转载也是原文刊登的。
上周他们已经转载了《美国式的恐龙法官》。他们转载之前不先问许可,不太礼貌;转载时不列链接,不太友善。

一两黄金35美元,有什么问题吗?现在一两黄金1000多美元,美元膨胀了30倍。
世界对白
2015-12-18 00:00
没问题,怪我吹毛求疵了!忘了你们喜欢用十六两一斤这个计价单位。
英文的Ounce含义极多,既是容量单位,也是重量单位,而且不论是容量还是重量,各又有好几种不同的定义。用在贵金属上,一般指的是Troy Ounce,相当于31.1035公克。
世界对白
2019-12-03 18:12
2. 您在文章中说08年到15年美国QE做了5万亿美元的QE,也就是堂而皇之地从其他国家掠夺了5万亿。可是这里有两个问题:1)据我所知欧洲、拉美各国以及日本都受08年次贷危机的影响极其严重,这些国家的央行都同步做了量化宽松,日本还做了QQE。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受影响的主要是没做量化宽松的国家么:比如中国就从08年不到2万亿增长到15年的4万亿?2)对于这些国家的影响,一般是丢给他们一个难题:是选择通货膨胀?还是影响出口?像中国这样有资本流通管制的体制,是不是不大会受到carry trade的影响?但是为什么说是掠夺了5万亿?这里面的逻辑可否请孟源老师详细解释一下呢?
美國財政和貨幣政策的掌權人和圈内人,絕對不會正面回答這類問題,都是顧左右而言他。參見我在2019年12月1日在《觀察者網》上對紐約聯儲會主席采訪的一個留言評論。

至於正確的答案,正文和留言討論早已反復論證。我對懶得看完博客就急著發問的巨嬰沒有好感,所以也不想在此塞一個奶頭安撫你,自己用心好好閲讀吧。別人把智慧經驗寫下來,所花的工夫遠大於你去學習所耗費的。
2019-12-04 03:11 回复
AbzX5
2021-05-21 06:28
这种货币战似乎更类似寡头博弈而不是理想的自由市场. 有的博弈论(Stackelberg games)会区分主导者(leader)和追随者(follower), 美国既然印钱成本为 0, 弹药量无限, 那么自然是拥有先手优势的市场主导者, 其他弹药有限的国家自然是追随者. 美国几乎可以坐庄炒任何东西, 先慢慢将资金注入市场标的, 等到追随者跟风后, 迅速撤离, 让跟风者接盘虚高的资产. 这里的关键在于信息的不对称, 追随者就算明知资产价格虚高, 也不能准确预测价格何时回落, 而主导者本身就控制着大量资金的进出, 他当然提前知道什么时候价格会回落.这里要假设(1)能调动大量的资金到显著影响市场价格(2)能以比价格下跌更快的速度撤离. (1)对于美国来说似乎不难, 由于缺乏金融的专业知识, 请问现代金融市场的流动性能否支撑海量资金做(2)? 不知我的粗略理解是否正确.
是的,的確是像玩Texas Holdem一樣,你的技術再好,如果對方的資金比你高出無限倍,每一手都可以All In,你要獲勝的牌運很快就隨指數而成爲無限小的機率。

好在美元在全球貨幣的市占率只有60%,所以其他國家若能敵愾同仇,本錢上的對比是3比2,而不是∞。我所一再强調的策略,是提醒其他國家,提前避免最危險離譜的美元資產,不要重蹈2008年的覆轍,那麽美元收放循環的力量就無法完全轉嫁國外,當一個全力運行的熱機,功率輸出跳脫,那麽被釋放的能量自然會把熱機自身扯成碎片。
2021-05-26 09:52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1-08-10 22:25
心得~近日看了一些大陸的視頻,也與大陸友人進行了一些交流,有些心得分享,但因為本人不住當地,也沒有數據,所以以下發言難免有”我感覺”的成分,如有不當,請版主見諒並逕自刪除。對於習近平主席上台後一連串的改革,從最初的反腐到最近的教育改革、反壟斷、加強監管等措施,普遍獲得人們支持(各世代都一樣),但因中國正逢將起未起、似強未強的階段而遭遇美英勢力全方位打壓,所以穩中求進至關重要,然而這也使得許多輕人覺得改革緩不濟急,其中又以一線城市年輕人抱怨房價過高、資產報酬率勝過勞動報酬率為主,例如:反正我努力一輩子也買不起一間城裡的房子,結甚麼婚?生甚麼小孩?不如躺平比較自在。甚至有人說,他可以理解香港年輕人的絕望感,因此被人利用去街頭上打砸燒,也不完全有錯。關於這些現象,有幾點想法:一、改革真的不是革命,必須很小心、一步一步來,否則只會適得其反,所以,如果有大陸的讀者在此,真的希望你們能夠理性、冷靜及堅忍。二、種種跡象顯示,習近平主席所領導的中央政府,很努力地往正確的方向前進,有些項目之所以舉步維艱,除了冰凍三尺外,更有國際因素,舉例來說,年輕人最關心的房產價格問題,過於氾濫的流動性是原因之一,而這與美國濫印鈔票絕對脫不了干係。三、儘管美國的年輕人也一樣因為階級流動困難而不滿,但美國可以透過三個套路輕易紓解內部壓力:(一)虛假宣傳轉移焦點(一切都是中國害的)、(二)國家發錢補貼(反正印美鈔幾乎沒有代價)、(三)望梅止渴(每四年一次狂歡,讓奴隸以為自己是主人,實則始終是資本家說的算)。以上三點都是中國不具備的套路,所以做好內部改革以免被民意反噬,可謂相當重要。今天的中國政府,也許是因為內部待改革之項目眾多,且每項都是難啃的硬骨頭,因而始終不能在打擊美元這一項目上多下心思,但美元霸權的結束,卻恰恰可以讓國內的許多改革事半功倍,不僅如此,在對外關係乃至人類全體福祉上,也都是有利無害的好事!至於策略,對岸的朋友們啊,難道連毛澤東曾說的”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都忘了嗎?
不錯的Cliff Notes;新進讀者可以參考。
2021-08-11 01:51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1-08-10 22:40
特里芬困境(Triffin Dilemma)王先生曾說,外匯市場有其慣性,使得越多人持有者,其成本優勢越大,例如:即便AB兩國間簽了貨幣互換協定,直接由A幣換成B幣的交易成本還大於A幣換美元、美元再換B幣。(希望我的理解無誤,若有還請指正)因此想請教:一、在此情形下,是否代表即便美元被踢下神壇,長期而言,仍只有某一單一貨幣能成為國際唯一或主要儲備貨幣(地位類似現在的美元)?二、一種類似於SDR的一籃子貨幣有優勢嗎?全球的事物由幾個負責任的大國一起決定,從理論上來說,個人覺得更加合理也更有利於全人類。會如此請教,其實還有一個隱性的疑問:如果有一天人民幣成為單一或主要國際儲備貨幣,根據Triffin Dilemma,將無可避免地導致貿易赤字。長期來看,更可能打擊實體經濟,使國內經濟進一步脫實向虛,這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我個人覺得如果以社會主義的角度出發,答案是後者)如果最終的答案反而是弊大於利,那麼是否有更好的解方呢?
1.不必然,尤其中美之間的敵意擺上臺面,或多或少的切割無可避免,隱隱浮現出兩個或三個陣營(現在中方的外交努力方向,不正是要把美國陣營做得越小越好嗎?那也是我寫《再談Biden任期內的中美博弈等議題 》的核心話題)是很自然的後果。國際儲備貨幣碎片化雖然在極長期來看經濟效率不是最高,但過度階段卻可以長達幾十年。歷史上最近的例子是一戰和二戰之間,英鎊和美元的額分上上下下,但基本在同一個數量級,達20多年之久。

2.這正是Keynes預見的解決方案;但如同80年前,美國人必然搗亂,基本不可能在下階段一步達成。中方或許可以預先打下基礎,不過成果是2、30年後才看得到。我一向不喜歡談那麽長遠的事,因爲它們的不確定性不是太低(例如美國必然衰敗,廢話)就是太高(美國衰敗的確實方式和時間,胡猜;要是20年後的細節都能預見,爲什麽不先處理未來一兩年的中美折衝?)。



要確保國家貨幣一家獨大,卻不反噬自身的實業,可以采用金本位(19世紀的英鎊)或半金本位(Bretton Woods系統下的美元)。但這在現代金融環境下,已經不可能行得通;就算行得通,也1)不完全有效;2)永遠會有誘惑,要把撲滿打破,獲得無限印鈔權。所以我的確贊成Keynes的跨國貨幣建議;在實際執行上,短期内讓歐元成爲輔助國際貨幣,等到美元獨霸的利益被削減到足夠程度,再和美國人交涉,建立真正的世界性貨幣。
2021-08-12 17:01 回复
sinianhe2
2021-10-21 15:33
一楼链接“參見我在2019年12月1日在《觀察者網》上對紐約聯儲會主席采訪的一個留言評論。”——https://user.guancha.cn/main/child-comments?id=18831388
啊,既然你給了鏈接,我乾脆剪貼過來算了:

美聯儲的任務之一,是安撫市場情緒,所以撒謊或者答非所問是必要也常用的手段。例如文中被問到量化寬鬆,他卻大談國際溝通。被問到新的國際數字化貨幣,他就强調美元的優越性和美聯儲的必要性。

當然也有他不小心透露口風的時候,例如最後兩段明顯地是在討論過去三個月的Repo市場:Dodd-Frank這種限制金融業胡作非爲的法案,被他説成”使(提供穩定性和流動性)變得更加困難“,指的是Excess Reserve裏有4000-6000億美元其實是Semi-required,不完全能由銀行界自由花用,但其實流動性短缺的真正問題在於過去三年,美國金融界損失了15000億的現金給聯邦赤字和美聯儲,他卻不敢提,只在最後一段說以往的緊急程序,現在已經變成“常規程序”了。這真的是正面的消息嗎?
2021-10-21 23:35 回复
弃车成杀
2021-12-08 02:59
我有点不懂 比如1970-1980那十年 美国也通胀 那通胀是咋回事 后面怎么顶过来的? 和这次的通胀怎么样的
當時的先進工業國僅限於歐美日,而且對化石燃料有近乎絕對的依賴,所以美國簡單把美元和石油綁定,歐日只能被迫跟著印錢,把通脹全球化;這裏的重點在於整個過程中,美元的國際地位從未受到真正威脅,因爲根本沒有接近合格的替代選項。20世紀末,歐洲還有些具備戰略眼光的政治家,所以在事後(尤其是經過Plaza Accord的又一次打擊之後)推行了歐元,其用意就在於避免反復受美元的搜刮。

很不幸的,到了21世紀,歐洲管理階層的素質逐步退化,坐視歐系銀行、產業和歐元受美國的多方暗算而毫無所覺。現在美國又以無限QE來複製50年前的通脹搜刮,眼看著歐洲又要躺平了。中國的正確反應,在於聯合俄國、亞非拉和甚至中東,拒絕被動承受美國引發的通脹壓力,順勢挖美元霸權的墻脚。這裏的第一步,是要求(除了對美的)主要進出口產品立刻改用其他貨幣,尤其是人民幣;對這一個基本手段的任何猶豫,都是鼠目寸光、因小失大的非理性思維,也是中國社科學術智庫界,對國家人民的又一次辜負和危害。
2021-12-08 12:17 回复
芳草鮮美落英繽紛
2021-12-08 13:13
美元若崩塌,歐元獲益極大,為何歐洲管理階層不為此利所誘,甘受美元宰制?是否他們和其背後財團的利益與美元掛勾程度反而高於歐元?
志氣消磨、眼光短淺、思想奴役、自我催眠,和清華、台灣一樣,有什麽奇怪的?
2021-12-09 00:35 回复
弃车成杀
2021-12-09 02:18
现在到处在吹的数字货币 到底啥用? 我看好多学者专家都会认为数字货币 对货币霸权有用 云云 但是你的观点是认为没用
作用是有的,但正因爲它是一個徹底的改變,又沒有緊急的外加動力,所以必然曠日費時,趕不上中美博弈的需要。這和電動車不一樣:後者有氣候變化引發的全球政治推力為後盾,因而進展一日千里,成爲新興工業國彎道超車的契機。
2021-12-09 13:14 回复
弃车成杀
2021-12-12 03:15
我其实担心的是现在的行为是劣币驱逐良币。 比如说 美国乱印钱 然后中国并没有按你所说的去美元化,结果通胀全球承担,美国本身反而股价上升 资产升值 经济增长 继续全球搜刮人才;中国因为货币相对比较紧,然后又打压了互联网 房地产 教培 短期经济下行压力很大(11月份 房地产又有点放松了)。 然后疫情防控,中国严格防控 结果经济肯定影响(比如21天隔离 经常性的普筛查) 美国疫情”躺平“ 反正死的穷人 老人 他们不在乎 还节省了养老金; 美国放松毒品 死的反正也穷人 经济还获得了增长。 代价穷人 黑人 老人承担 中产赚钱了。。
因爲金融是我的專業本行之一,從博客一開始寫了《美元的金融霸權》那一系列文章,早已解釋過針對美元來做反擊的重要性。不過我一直沒有對人民銀行做尖銳的批評,是因爲他們管理貨幣政策,並沒有犯過證監委在2015年股災期間那樣的明顯戰術錯誤,所以在戰略上我也給他們Benefit of doubt。

幾年下來,世界經歷了中美貿易戰、新冠疫情、美聯儲超發,然後通脹壓力浮現表面,再怎麽仁慈的旁觀者都沒有藉口繼續假設人民銀行有什麽隱性的正當理由不對美元下手,所以我才終於開口批評,而且談的只限貿易替代。貿易替代是最最基本的應有作爲,我在過去介紹俄方政策的時候已經反復論證過其壓倒性的正面效益,就不再贅述。不過這些利害考慮,有許多是超乎人民銀行日常職務視野的中美博弈戰略問題,原本就應該由負責戰略分析的智庫來做,所以我並不是把責任完全歸罪於金融管理部門。
2021-12-13 05:49 回复
Taizi Huang
2022-11-06 11:40
上周,埃及为了从IMF拿到价值30亿美元的贷款,将汇率从基本固定变为浮动,埃及镑兑美元汇率随即暴跌15%(https://www.economist.com/finance-and-economics/2022/11/03/the-growing-popularity-of-a-strange-form-of-debt-diplomacy)。王先生,请问IMF强制埃及更改成浮动汇率的目的是什么呢?是否是放松汇率管制能方便美元资产从埃及流出呢?
這篇很老的基礎文章以及最近這一年博客討論後美國時代新國際格局,都反復解釋過IMF在昂撒資本對外剝削過程中所占據的重要角色。匯率管控作爲資金管制的一部分,是金融弱勢國家對外的主要屏障,而强制拆除城墻自古(在公元前第三千禧就記載於Mesopotamia正史)以來是征服者的日常運作。

這裏順道澄清一下,真正在幕後主導昂撒體系的權貴財閥,並不須要事事躬親、直接參與執行細節的籌劃;對像是埃及這樣相對不重要的國家,更可能是接受自動駕駛的設定,放任少數主要高級主管帶領被百年來學術和媒體徹底洗腦的衆多學者和官僚執行既定的政策。
2022-11-07 08:47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3-31 16:23
近期傳出中國、巴西簽訂本幣互換協定,東盟也有意於區內交易捨棄美元,令不少內地網民大high !這麼做,儘管省去了交易時,先將人民幣換成美元買原物料,再將美元換成巴西幣的過程。但若兩國仍是靠美元儲備來替自己的貨幣定價,僅僅在交易時跳過美元,那麼上述事件對"去美元"的進程影響是否極其有限?加速將黃金、原物料(例如石油)錨定自己的貨幣,才是根本之道。
這件事博客多年來反復解釋過了:貨幣有多重意義和任務,美元作爲“國際儲備貨幣”的紅利,直接來自儲備(就在名字裏,稍微用心便能記得,畢竟沒有人說“國際定價貨幣”或“國際支付貨幣”,不是嗎?),定價只是間接鞏固儲備,貿易支付則是更間接地影響定價。當前美元和人民幣的儲備份額比是60%:3%,貿易支付的替換當然緩不濟急;不過以人民銀行主管的尿性,以上的道理他們不是不懂就是不在乎,反正在貿易方面改用人民幣簡單至極(博客自2014年起,就一再説過,這是最最基本的作爲,不知爲什麽一直沒有動手),特別適合用來搪塞悠悠之口,至於實際上爭取國家利益的作用是否足夠,從來不在他們的考慮之列。
2023-04-01 03:48 修改
AngryHedgehog
2023-04-01 08:34
金砖货币。中国央行如此烂泥扶不上墙,纵使俄国央行是明白人,会不会依然难以在今年建立金砖货币?
是否應該做,是絕對的。是否會發生,我不知道,假設知道也不可能公開講。
2023-04-02 00:32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4-01 20:08
王老師所提,也是我擔心的 : 因為金融業務有一定的專業屏障,某些央行官員,藉由做一些早該做、容易做,且對國家貢獻有限的項目,便輕易蒙騙輿論、唬弄百姓甚至忽悠領導,屆時不但沒有受到撤換或懲處,反而加官晉爵。望博客裡具金融專業的有志之士,能看清問題,持續傳播正確有效的方案,別人這些誤國誤民的爛官又一次混過。
唉,希望如此吧;但是該撤換的,最好還是儘快撤換。
2023-04-02 02:48 回复
passer_by
2023-04-01 20:14
王博也说了此次行长留任令人意外,金砖货币真的还可期待吗?(另一方面金融界又很多人被查,感觉信息有点矛盾)
前面説了,内幕消息我沒有。感覺上應該是在談判,但實際困難的確不少,所以難產也不一定;因此那些人民幣支付的協議,作爲兩條腿走路的備份手段也是合理的,只不過十幾年前就該著手做内部準備、五年前就適合公開動手作爲“對等反擊”的事,未免後知後覺。
2023-04-02 04:49 修改
薛丁格的貓
2023-04-02 23:15
新貨幣關於新貨幣,俄羅斯方面有些表述了(https://big5.sputniknews.cn/20230331/1049165742.html ),從報導的內容來看,黃金、稀土甚至土地都有可能成為貨幣的擔保,從執行層面講,感覺的確頗具挑戰性,但願各方能拿出決心與智慧了。
我既往的建議,始終是將共同貨幣的創始國局限在中俄核心,頂多加上沙特等中東富國,主要考慮就是簡化事前談判和事後治理。不過中俄在談判上都不是省油的燈,連C929和重直升機合作項目都齟齬不斷;再看吧。
2023-04-03 00:12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8-02 14:45
台北時間8月2日,美國國債遭信評機構Fitch Ratings調降評級(2011年S&P就調降過),Fitch給的理由與王老師7月21日在<龍行天下>的說法有諸多相似。若他國機構或學術機關(包含像王老師這樣的獨立思想家)如此推論倒不令人意外,但對付外國金融市場向來不手軟的美國信評機構,於美國政府正要大量發行國債之時,對美國做出此一舉動還是頗令人意外,而目前看來,Fitch Ratings的舉動也旋即遭遇了多位經濟學家及財長的批評,Paul Krugman甚至說:「……這背後肯定有一個故事,無論是什麼,都是和Fitch有關,與美國償債能力無關。」。請教王老師怎麼看待此一事件對美國金融市場的長、短期影響? p.s.:po文時留意了一下本文發表時間,才發現轉眼間6年過去了,如今總算在幽暗處,稍微看到擺脫美元枷鎖的一絲絲曙光。先知總是寂寞的,即使面對著全世界最理性最有心也最有力的官僚機構,推廣正確的理念也是一個極漫長且艱辛的過程,想起<量子通信和計算是中國學術管理的頭號誤區>41F的留言,相信只要堅持科學、理性、務實與慈悲,總有一天,能把國家乃至世人帶向康莊大道。
7月《龍行天下》節目裏講美國國債問題,其實是個既老又新的話題:老是老在連美國人自己也已經針對國債不斷上升嘮叨40年了,甚至國債上限之爭都成爲類似春晚一樣的例行表演項目;新則新在以下幾個重點:

(1)過去40年美國的國債佔GDP比率大致還算綫性上升,我想强調的是我們正處在由綫性向指數曲率過度的轉捩點,準備進入S形曲綫的中央陡峭部分。

(2)自2008年之後,美聯儲各種新式印錢放水管道(“窗口”)層出不窮,以致學術界和媒體界都目不暇給、道不出個所以然來。其實這裏的關鍵在於長期利率:在那許多窗口之中,只有QE/QT才作用在長期,偏偏那也是美國債務利息反饋財政赤字的焦點,所以是應力集中點,將會是幾年後下一波危機的重心。

(3)能影響這個下一波危機的最主要變數,在於第三世界用來替代美元的新國際儲備貨幣;目前謠言紛飛,有説會是金本位的金磚貨幣,有説和印度談不攏,所以作罷的。當然一年半前,博客最早做出建議的時候,已經預見這類難點,因而選擇了一個排除印度的方案,可惜似乎沒有被認真考慮。不論如何,本月的金磚會議,非常值得期待。



其實《美元的金融霸權》系列,是2014年的文章;2017年從《中國時報》搬家到《UDN》。

說到先見者必定孤獨,我剛剛接到一個座談會的邀請,議題是中國如何建立金融自貿區;但是博客反復論證過,對昂撒財閥開放金融是自找死路的行爲,所以只能拒絕了。以下是我給邀請方的回復:

金融的唯一正當任務是為實體工業提供融資,而融資要合理高效的關鍵在於信息的透明、完整和及時,所以現代昂撒系金融體系追求的複雜和“自由”,正是爲了從實體工業最大地吸取利潤,是一種寄生性的存在,其之所以能如此“成功”,基於美元霸權的全球性搜刮剝削是重要因素,其他國家不可能複製,嘗試複製的結果是志願成爲被剝削的對象。因此上一任政府被洗腦而作出的錯誤政策選擇,亟需反轉;金融改革的確有緊迫的必要,但重點方向應該在於反腐和打假,而不是自由和開放。

在前述的考慮下,我對自貿區的規劃管理這類細節沒有意見,因爲它們根本就不應該存在。
2023-08-05 04:52 回复
薛丁格的貓
2023-08-02 15:52
台北時間8月2日,美國國債遭信評機構Fitch Ratings調降評級(2011年S&P就調降過),Fitch給的理由與王老師7月21日在<龍行天下>的說法有諸多相似。若他國機構或他國學術機關(包含像王老師這樣的獨立思想家)如此推論倒不令人意外,但對付外國金融市場向來不手軟的美國信評機構,於美國政府正要大量發行國債之時,對美國做出此一舉動還是頗令人意外,而目前看來,Fitch Ratings的舉動也旋即遭遇了多位經濟學家及財長的批評,Paul Krugman甚至說:「……這背後肯定有一個故事,無論是什麼,都是和Fitch有關,與美國償債能力無關。」。請教王老師怎麼看待此一事件對美國金融市場的長、短期影響?p.s.:po文時留意了一下本文發表時間,才發現轉眼間將近10年過去了,如今總算在幽暗處,稍微看到擺脫美元枷鎖的一絲絲曙光。先知總是寂寞的,即使面對著全世界最理性最有心也最有力的官僚機構,推廣正確的理念也是一個極漫長且艱辛的過程,想起<量子通信和計算是中國學術管理的頭號誤區>41F的留言,相信只要堅持科學、理性、務實與慈悲,總有一天,能把國家乃至世人帶向康莊大道。
薛丁格的貓
2023-08-25 15:03
南非財長談話(https://news.cnyes.com/news/id/5301777)大致可總結為:沒要創建共同貨幣,但促進各國本幣間的結算機制,以利貿易中減少使用美元。唉,千呼萬喚”屎”出來。五國間的經濟發展程度差異甚大,各懷鬼胎,最終的結果連金本位制共同貨幣的次優解都沒能做成,現行方案就算成,充其量也不過是次次憂解…….,真令人心痛~金融市場發展至今,貨幣除了最為交易的中間,還有”價值儲藏”的功能,如果不能創建一個共同貨幣體系,僅是各國間使用各自貨幣交換商品,除了中俄沙等國分別因為有著完整的工業體系與重要天然資源,其餘國家的貨幣誰願意持有?擺在身邊既不方便使用還得擔心它貶值,成本與風險均高,還不如持有美元算了!被圈住的動物尚且知道每次撞不同的牆面以”試”出衝破點,只能期望潘行長未來改弦易轍,另起爐灶與 Nabiullina合作了。P.S.:深刻懷疑50~65歲間的許多中國官員、”學者”及”專家”,受了海灣戰爭、年少貧窮或是利益綁定所影響,沒了勇氣、忘了初心甚或存心作妖。俄烏戰爭前半年,這些人可能更傾向認為俄羅斯會大敗,想著戰後如何討好昂薩,心盲無明,以致壓根就沒有認真思考建構國際新秩序的最佳方案。
一年半前我寫正文的時候,也知道那些60後、70後的官員不可靠,可以簡單忽略聲量微弱的正確建議,但因爲此事有Nabiullina參與,總覺得以她的學識聲望和身份地位,這些人必須認真考慮最優方案,那麽就有較大的機率去采納。結果他們失去“沒想到、沒預見”的藉口之後,依舊選擇坑害國家和人類,我也極度失望,但除了繼續努力建言之外,還能做什麽呢?
2023-08-26 03:15 回复
返回索引页